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三角函数】“疯”城记(黑人警告) (1)

“疯”城记(黑人警告)

【“疯”城记(黑人警告)】 (1) 作者:故事公子2022/04/11发表于:sis 会写这个文的原因其实是在另一个网站看了另外一个有关封城的文。该文的作者呢,把被封城的无辜人民当做了讽刺对象。实话说,看了以后有些不忿。加上我与该文作者的防疫政策看法也有很大出入,当场就讽刺了他是个“坐牢好者”,希望他的城市也有机会受一下被封城的觉。该文作者说我诅咒与他,某网站版主也以我攻击人为由封了我的回帖。我素以为黄网应该是中国言论最自由的地方,谁想现在竟然也落了个必须闭嘴的下场。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你乐意封控,那被封城不也应该是你乐于付出的代价吗?为什么到了你自己的头上,就认为这是诅咒呢?你为了这必须的代价,不应该欣然接受这种牺牲吗?鄙人是个不怕人骂的的人,所以作为一个支持“共存”的人,我很欢迎不同意我的观点的人也来讽刺我,我甚至已经给我们这类人想好了一个名号,那可比“坐牢”好者NB的多了,请叫我们“病死”好者吧。许多话,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不吐不甘!像现在国内的舆论环境,把这个疫的扩大化都归罪于上海人。我虽不是上海人,但作为一个在天朝生了三十余年的民,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一城市的人民居然有权力能决定他们城市的各种政策。既然有话想说,我就决定自己写一篇了,只想尽可能地忠实记录一些封城以来的各种奇葩怪事,希望能博诸位一乐。 写法采用的每小节一个个人pov,小节开头的名字,便是这个小节的主人物视点,这样每个章节个人的视角的受限的,私以为这样很适合表现在疫下,每个孤立地陷在无的防疫浪潮中的个体,他们能获取的信息是很有限的。 第一章 山雨来“封”楼 杰弗森 “窝们中国真的是太安全了,尼们看我脸上戴着的是什么,是口!在中国,窝们人人都有口,而在非洲,窝们都买不到口。尼们知道,在非洲一个中国产的口价格都要超过等重的黄金了吗。。。”一个戴着口的高个黑人男青年正站在大街上用极其夸张的语气和作对着镜头说着话。 “好,一条过,表很到位啊,收工,大家收工了。小杰表现的不错啊,越来越熟练啦。”一个微微有点发福的中年男人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小意思啦,陈导,都没点新鲜有挑战的内容。” “没办法,大家就看这些,你拍的不轻松吗,钱也不少赚。”陈导对黑人青年做了个数钱的手势。 “那叫神损失费,”被唤作小杰的黑人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口,语带嘲讽地说,“还有这个,闷死了,我们早就不戴了。” “大家不也是为了安全嘛。” “哼,你们中国人还老说自己聪明呢,户外戴口不是彻底的反智行为吗?病度,病度你们听说过吗?”他一把扯下脸上的口,在手上团了一团,看样子是想直接扔掉,但他略一迟疑又把口塞到了兜里。“那陈导,没事我就走了,明天见。”黑人转过潇洒地冲后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明天见。” 小杰的本名叫做杰弗森,他也并不是非洲人,他来自美国,自称非洲人当然也是为了节目效果,至于他的非洲老家呢,他压根儿就没有去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演员,表演的内容便是上面所写的那些内容极度弱智的流量码。可你别因为他演的内容弱智就小瞧了他,在好几个平台上他都算得上知名网红,拥有上百万的粉丝,单靠广告月入就有数万,这样的收入水平即便在中国最大城市魔都都算的上高收入了。按理说一个人能找到这样轻松又收入不菲的工作,应该过的挺快乐的,然而现在的他却一脸怒容地坐在他上个月刚买的特斯拉上划着手机。 ”猩猩给老子爬。” “倪哥去死。” “光彩虹小白马” “吃西瓜,采棉“ (这些信息大部分采用简易表,因此中文阅读能力不行的杰弗森也能看懂) 。。。 拉黑拉黑拉黑,他疯狂地点击着。当然不管每天他怎样屏蔽,这些消息每天都会大量地出现在自己视频下的评论和给他的私信里,他按了一会儿也就累了,于是他关掉app,开始打起了电话。 “ivy吗,下午在家吗,我去找你,什么你们小区被封控了?好吧,过一段再去找你喽,爸爸你哦。 “嘿Lily,你们该解封了吧,我记得你们被关了半个月了。什么,还没通知什么时候解封,还没菜吃了?好吧,我去超市给你买,等我到了再给你电话,不用谢,现在不用谢,嘿嘿,等你出来以后用你的小紧逼好好谢我啦,我也想你。” 。。。 对这么个出美利坚的年轻黑人来说,心不好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趴体大还有女人。在这个国家,大嘛,他现在不好弄到,趴体,他也暂时没有圈子,这里唯一不缺的就是女人了。中国男人惹我生气,就由他们的女同胞来代偿,也无可厚非吧。但是今天,他杰弗森,拥有女友,友,学伴,ONS女郎等等名目繁多伴侣的杰弗森!打遍了他所有的电话,却发现他连女人也找不到了,他所有的女人都正好被上海市政府的准防疫政策给关了起来。 这他妈是什么鬼日子啊,没有约到,还成了美团跑腿。他看了下手机,2022年3月27号。他点开日历,决定要把这充纪念意义的一天给标记起来,叫什么好呢,就叫无日吧。 陈戌源 (日常黑国足^ ^) 刚认识陈戌源的新同事总会夸赞他父母给他起了个好名字,是的,他个货真价实的程序员。在这个时代,程序员往往意味着高收入,他也不例外。刚刚以年薪百万跳槽到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陈戌源是一个奋斗逼,他深信着奋斗的价值。作为一个从高中才跟随父母来到上海的新上海人,这些年来也没少受到“乡屋宁”“刚波宁”等诸如此类的排挤侮辱,可他依然通过自己的努力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的妻子张若妤是是他的高中同学,310,正宗静安人,往上三代都住“上只角”。又加上当年自己的经济条件确实一般,掏空父母的钱包也只够在他工作地附近买一套房子凑合当做婚房。所以当年妻子嫁给他的时候,可没少引起亲朋好友们的长吁短叹,类似什么“好好的一个静安小姑娘嫁到浦东了 ”,“下一代就是波方宁了,听伐懂上海话喽”这样怪气的话,他早都听了。当时他就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成功给自己给妻子都争口气,如今他们结婚已经六年了,自己的收入飞快的增长,在摆了经济困境以后,妻子也终于在去年给他添了个儿子,夫妻之间琴瑟和鸣,小家庭可谓幸福美。现在在这个美家庭里唯一不美的地方,大概就是卧室里放着的那本离婚证了,不用奇怪,这是一场假离婚,原因嘛,肯定是为了买房喽。他刚刚贷款买了二套房,这里面除了有看好上海房地产市场的原因,也有自己心里立下的带老婆回到“上只角”的宏愿。而他们现在居住的唐镇壹号小区是登记在她妻子名下的,他自己名义上算是这套房子的租客,而这种关系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们夫妻间的一个趣梗。 “房东太太,中午还回来吗?我有点想房租。” “切,明知道我中午回不来,就在这大放厥词,嘴有意思吗?” “太太,我今天是真的想。” “这可是你说的哦?今晚不租,房东可要赶人了。” “保证足质足量,嘿嘿。” “行了少贫了,我要开会了,我怎么就不能居家办公啊,哭哭。记得按时给儿子喂换尿布啊。 “知道了,房东太太,一定完成任务。” 与那些因为在小区里参加准防疫而颇有微词的人们不同,陈戌源这个张江男觉得准防疫的好处颇多,不就是居家办公么,多久自己也受得,反正他的工作在家里也能够完成。再说了,防疫的事,听政府的不就行了?那些在网上bb来bb去的,共存派,清零派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政府想封城的时候自然会封,想共存的时候自然会共存,他从来只有一个观点,那就是听政府的,需要你们来BB吗?海里那么多专家呢,做什么决策可不是都是对的。 现在,刚刚履行完了爸的职责的陈戌源看了一会儿微信群,他的好些个上海本地人为主的群都在疯传着上海即将要开始封城的消息。这些人,真的是听风就是雨,呵呵,他点开相册找出他存了好几天的官方辟谣图发了一个朋友圈。 “大家不要再传谣了,3月22号就辟谣过了,上海不会封城,这么多天了还在传,也不会弄点新鲜的。” 发完朋友圈,他放下手机,开始了今日份的coding。可他还没干到五分钟,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那是他同事老周的来电,他以为是工作上的事,便赶忙接了起来。 “老周吗,有什么事?” “戌源,你听说了吗,上海这次真的要封城了。“老周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紧张。 “老周,你人没事吧,这都陈年老谣了,你还信?没事,我挂了啊。”他这个同事啊什么都好,和自己关系也挺不错的。就是脑子反思想,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政府辟谣就是证实了,每天讲一些谋论的东西,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 “戌源,你别挂。我这次消息确实,非常体,听说就是明天,要从浦东开始,你赶紧出去囤点物资。。。” “知道啦,知道啦,我迟点看看呗,先挂啦。”陈戌源随口敷衍了老周便挂断了电话。可是老周的话还是让他产生了一点儿的摇,他想了一想,打开微博,输入“上海封城,谣言”几个关键字。果不其然,他搜索到了最新的辟谣信息,以及上海防疫办的吴凡女士昨天刚发表的关于上海为什么不能进行封城的讲话,这下他终于放下了心,把老周出门买储备物资的建议彻底地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杰弗森 杰弗森手推着一个当当的购物车从山姆出来了。他觉今天有些奇怪,整个山姆都塞了疯狂购物的人潮,他们的样子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乡参加“零元购”的同胞一样。在结账的时候,他甚至再三向收银员确认了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折扣,答案自然是没有。那么这些小黄人都在发什么疯呢?自己是来给被封控在小区里的bitch们购物的,难道这些人也像他一样都是海王?他摇了摇头,开始对着手机记录分配起给各位美女买好的物资,这可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做的不好的话可是有馅的风险的。唉,要是每个人都像最听话的Catherine一样就好了,当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管话说的再好听,女人善妒和男人心这都是本,中国有句古话不是这么说的吗,江山易改本难易。 “这是给Lily的,这是给jessy的,这是。。。”好了,他终于给所有分配好的购物袋都做好了记号,可这还不算是大功告成,他还需要跑上好几趟呢。 差不多三个小时以后,杰弗森终于以真挚的结束了最后一个“铁窗之“,为了防止审美疲劳,他还特意地把他”铁窗”名单里最喜欢的Lily留到了最后一个。不过这个绝妙的安排同样给他带来了一个新问题,他觉自己现在就要燥死了。对于LILY这个腿玩年,能玩一辈子的货,即使是隔着铁栏杆,他也用他的禄山之爪足足了有十分钟之久,可是对他来说这依然远远不够。如果不是因为街上的行人实在太多,他甚至都想试着隔着栏杆肏肏lily了,反正自己的也够粗够长,就算隔着栏杆应该也能把这货肏到升天。也许自己可以等到半夜再来试试,隔栏打,想想确实也挺刺激的。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三十了,跑了一个下午却仍旧浑充力的杰弗森,开着自己崭新的特斯拉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区——唐镇壹号。这个小区,他刚刚搬来还没有一个月,因此对邻居什么的也并不熟悉,所以目前这里自然没有可以让他就地取材的“姘头”了。看来改日还是要想办法加一加业主群什么的,改善一下“邻里关系”,发掘发掘资源,“你说是吧,兄弟,这都是为了你好。”他了胯下那根已经一天没有得到女藉的自言自语到。 因为杰弗森工作时间的关系,他还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回过家。晚高峰,堵车是令人痛苦又从不缺席的要素,这让本就心不佳的他更加郁闷了,但在旅途的终点,已经把F WORD当成RAP歌词的杰弗森很快就发现在这个点回家,收获的好像也并不全是让人烦恼的体验。在与他仅相隔两个位子的车位上,一个正从自己车上卸货的少妇背影捕获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正在卸货的少妇穿一套平淡无奇的黑白职业装配一双黑色高跟鞋。饶是如此,朴素的衣着依然遮掩不住她火辣的形,特别是因为少妇正在弯腰取东西的缘故,这让她圆又结实的部恰好以一种喷薄出的姿态正对着杰弗森,再加上那双原本就生得笔直修长又因为发力的关系绷得紧紧的美腿,黑人把这一切美景都尽收眼底,他忍不住下了一大口口水,胯下的兄弟也理所当然的敬了礼。 “赞美你,我的主,这一定是一副由您恩典赐下专门来拯救我的架。”杰弗森激地想,他甚至忍不住在口画了个十字,“背影已经是九分,让我再看看正面。”怀抱着这种想法,他用超人般的速度停好了车。 那边厢,少妇已经提着两个沉重的购物袋下了车,步履维艰地向家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看方向和自己是同一个楼,两个购物袋对于材窈窕还穿了高跟鞋的女子来说显然是超负荷的,少妇每走一段就要把袋子放在地板上喘息一会儿。看到这一幕,杰弗森心里简直要乐开了,tmd,看样子顺利的话,自己甚至今天就能拿到这尤物的微信。面对这种天赐的的搭讪良机,久经战阵的杰弗森怎么会允许自己放过这种机会,他拿出自己高中时在校队打跑锋练就的速度,紧赶了两步就超过了少妇。最后他还存了个心机,刻意地和女人在横向上拉开了一点距离,以彰显自己不是有意尾行上来的。 “老公你快下来,东西太多,我是拿不了。“后传来少妇说话的声音。 黑人青年回过头来,他的目标此时正低垂着头用耳机讲着电话,并没有注意到四五米以外正站着一个对自己想入非非的黑人。他也因此有机会细细地将她打量了一番,女人戴着口,只出上半张脸,即便是如此,杰弗森也觉得她足够迷人了。她化着淡妆,微卷的长发漆黑如午夜,睫毛又又长,眼睑的褶皱上涂着橘红色的眼影,整体看来来非常致,那双明眸是整张脸上最出彩的部位,让人有一种想要陷进去的冲。女人皮肤的白皙程度在杰弗森看来比起白种人也不遑多让了,腰肢纤巧,再加上那傲视大部分亚洲女的上围,言而总之,这是一个真正的美人。 “你支支吾吾的在说什么呢?我不管,你给我马上下来,就这样!” 听女人说话的内容,她大概是讲完电话了,杰弗森赶忙收了收自己那快要滴到地上去的哈喇子,摆出一张尽可能绅士的表,用温的语气开口说道:“你好,小姐,请问你是不是需要帮忙呀?” 那美人闻声抬起头来,刚刚和丈夫发了顿小脾气的她心中本就有些不爽,心说这又是哪个不知死的男人想来招惹自己。女人本想两句话就给他滋回去,谁料引入自己眼帘的,是一个深色皮肤材高大但长相却颇为帅气的非裔男子,这让她一时有些慌了手脚:“I。。..I。。.,my。。.my。。.husband will。。..” 黑人看到女子慌张的样子,微笑着出一大口白牙答道:“夫人,我懂中文的。“杰弗森虽被算作黑人,但若较真起来他其实是有白人血统的,虽不是那种一滴血黑人,但是他的长相还是带了一些明显的白人特征,肤色也没那么黑,比较符合国人的审美,这也是他在中国能吃的这么开的原因之一。 ”你懂中文啊,哎,我还,“女人自嘲地笑了笑,”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丈夫马上就下来了,我等他就行,不用烦你了。“回过神的女人还是想按惯拒绝掉陌生男人的帮忙。 可是心怀鬼胎的杰弗森又岂会给她拒绝的机会,他直接上前一步提起了放在地上的两个购物袋说:“我看我们是同一个方向,不烦的,夫人,我帮你送到电梯。”说完他便大踏步走向了电梯间。 女人见此景又哪里好意思再拒绝,只好快走两步跟了上去,忙不迭地说:“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心里念道这老外果然比较热,不像国人看到别人困难都是尽可能避开的,至此她心里对这黑人小伙存了三分的好。二人很快来到了电梯间,在等电梯的过程又闲扯了几句。 “原来你也住在我们楼吗?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可是我们楼好像没有黑人住户呀。 “应该不可能,我搬来还不到一个月。” “是不啦,我说我们楼里要有个黑人我应该还是会注意到的。” “那可不一定哦,我都是半夜出门的。” “那是什么意思?” “我是黑人,我融入在了夜色中。” “哈哈哈,是个笑话啊,那你也没有那么黑。”少妇笑着多看了黑人几眼,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抖音上那个叫小杰的主播呀?” 黑人闻言转过头来,用极其夸张的语气来了句他的经典台词:”窝们中锅真是太厉害啦!!! “真的是你啊,我有追过你的视频。”少妇激了起来,随即又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是在B站上。” “我知道,鬼畜嘛,我不介意的。“黑人摆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其实他暗地里不知道投诉过B站多少次了。 电梯终于到了,可是敞开的电梯门内却空无一人,少妇不免出一脸失望的表。黑人却很高兴,他知道这意味他的进度条又能多走几格了,在心里谢过少妇老公这个本季最佳助攻王以后,黑人提着袋子走进了电梯,“我们上楼吧。” 少妇这才回过神来跑进了电梯,她转头询问起黑人男青年,”你住几楼呀? “十五楼。” “这么巧啊,我们是同一层哦。”少妇说完便按下了15层。 “哦,是吗?那真的很巧?”这确实出乎杰弗森的意料之外,一个送上门的意外惊喜,看样子时机应该是彻底成熟了,“那我们真的是很有缘,以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所以你叫什么呢?你都知道我是小杰了,你也应该介绍下你自己。 “我,我叫张若妤。” “若鱼,很好听的名字。” “不是若鱼啦,是yi u 妤,第三声。” “若鱼,若鱼,若妤。” “对最后那下念对了。”刚生了小孩的张若妤正是母旺盛的时候,因此辅导一个老外像孩子一样咿呀学语也确实让她挺足的。 ”张若妤,那我们以后就算朋友了。好了,我们到了。“十五楼的电梯门外依然没有那个男人的影,杰弗森马上开口道:“那我帮你提到家门口把。” 杰弗森跟着张若妤来到了他们家门口。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这次要不要微信都不重要了,下次再碰到的时候再要都行,不过你老公既然给了这么个妙到毫巅的妙传,我不门岂不是有伤天理。他放下手里的购物袋,拿出手机对张若妤:“若妤,不如我们加个微信吧,我连这里的物业群什么的都没加,你可以拉我进去。” “好的呀。”张若妤口答应。 两人随即添加好微信,互相道别。杰弗森转向自己的房子走去,还没走到门口他就收到了张若妤给他发来的消息。 “(◕ᴗ◕✿),你好,你的微信名怎么叫做BIG J,你不是叫小杰吗?” “Big and small are opposites,LOL。”不用多久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叫BIG J了,杰弗森心想。 “是这样,这也是你的幽默吗,呵呵。我把你拉进管家群了,好了,我要进屋了,下次有机会请你喝咖啡。 “OK,Thank u,I can’t wait。”杰弗森最后回了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脸表,便心意足地回了家,此刻他心里想着的是咖啡喝得,你也吃得。(这里面设定杰弗森的中文阅读能力一般,他是通过微信的翻译功能看的) 张若妤 张若妤自认不算个脾气暴躁的人,特别是在她生了孩子以后,自己一直是很讲道理的。可是这一次老公真的把自己惹毛了,不用说,责任当然全在老公。自己听说要封城了,赶忙到超市采购了点生必需品,辛辛苦苦的扛回家里,打电话让他下来帮忙拿,这无可厚非吧。他到好,人不下来还就罢了,回答的还吐吐的,让人听了简直要疑心他是在和小三厮会了,得亏自己遇上了个热心肠的外国小伙帮忙,这才顺理的地回到了家。事到这,自己也不过是了有一点小脾气,心里想着把他数落一顿也就结了,所以自己面怒容地推开了门,看也没看,就理直气壮地吼了起来:“陈戌源!!!你最近的胆子越来越大。。。” “媳妇儿,你回来啦。”回应自己的是个老太太,这个世界上最能让自己尴尬的老太太,张若妤的婆婆刘月琴。 “妈,您。。。您来啦。”那个瞬间,张若妤觉自己浑的尴尬癌都要犯了。虽然婆婆表面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自己发脾气的嘴脸肯定都被她看在了眼里,自己苦心维持多年的淑女形象这下是彻底破灭了。这一切除了自己的倒霉老公以外,还能怪谁呢,难道要怪自己吗?有谁能想到自己家里除了老公之外还有多余的人呢。 张若妤都快要气炸了,但她又不能发作,在陪着婆婆演了十分钟世界和平的节目以后,她这才找到机会把她该死的老公揪了出来。 “你给我说清楚,你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们家的。” “什么你妈我妈的,那就是妈。”陈戌源是个大孝子,在对自己父母的问题上从来不肯妥协,就连称呼也不能。 “别转移话题啊,你给我讲重点。” “妈说她想孙子了,要来住一段。” “婚前可是说好了的,各过各的,你不知道我们生习惯不一样,要是住在一起会有很多生矛盾的。”其实张若妤的婆婆也不是那种农村老太太,她老公家里也是出自某东部省份省会的,所以她们从前也并没有那种针尖对麦芒的况。但是实际接触下来,她觉还是有些不适合的地方,主要是在男女家庭分工方面,她婆婆来了,就意味着陈戌源基本不会负责家务了,这也是她最不能忍受的一点。 “是各过各的呀,妈只是来住一段。” “一段,一段是多久。” “妈没说。” “你…,不行,这个事我们必须讲清楚了。” “一个月?”陈戌源看到宝贝老婆双目出的凶光立马改口道:”那一周总行了吧。” “说好了啊,就一周啊,超过一周我和你没完。” “好啦,我保证,说是一周就一周,绝不耍赖。” 张若妤看到老公兮兮的样子,气总算是消了些,她接着说道:“还有,现在上海可是疫区,妈还有糖尿病,我们小区说不准哪天被封控了,妈要去哪里看病?” “她自己带着药呢,不碍事的。”陈戌源说完马上又换上了一副讨好人的神,“”我就知道妤妤你最好了,虽然嘴上凶了点,心里还是为妈考虑,我们家妤妤最善。。。” “行,行,行,打住啊。别以为讲几句好话,我就能原谅你了,等妈走了我再和算账。” 这个时候,陈戌源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自言自语道:“狗东?我最近没买东西啊?”他带着疑惑的神色接听了电话,“你好请问是?冷柜?我们家没。。。” “我买的。”张若妤啄米也似的点着头。 “哦,是我们的,你送上来吧,是1501没错。”“陈戌源挂断电话紧接着说道:“我们家有冰箱了啊,你买冷柜干嘛呢?” “囤货啊,现在都在传要封城了,我们得赶紧准备物资冻起来,一个冰箱不够放。” “才不会封城呢,都辟谣了,你不要听别人瞎说,要相信政府。”一说到这种事,陈戌源立马变得亢奋起来了。 “好好好,我老公最懂了。你说不会封就一定不会封,不过冷柜我们留着吧,被准防疫总是有可能的吧,我们过两天去囤点东西。”张若妤知道在这种东西的立场上,她拗不过自己的丈夫,只能以退为进。 “行吧。等会收完东西,我们去吃大餐怎么样?反正今天也来不及做饭了。” “好呀,我想吃日料,不还是吃牛排吧….” 夫妻间的小小曲就此结束,我们的乐章也即将迎来最后的高潮。 杰弗森 杰弗森刚刚享用完他的晚餐,就听见趴在他脚边的Rocky不停地发出“呜呜呜”的叫声,它是在提铲屎官今天它还没遛过你呢。杰弗森拿来牵引绳,替狗子套好,自己穿了运卫衣,便带着它下楼了。 Rocky是一只公喜乐牧羊犬,今年三岁,双黑色,好是运和观测长目智人种之间的配行为。Rocky的狗生可谓命途多舛,它是一只籍贯武汉的狗子,生于新冠元年,最早的主人是杰弗森和他当时在武汉往的女友,Rocky这个名字也是她起的。在那场众所周知的封城中,Rocky和杰弗森的女友一起坐了76天牢。你要问那杰弗森去那了?他是美国人,自然是回了美国。在封城的第四天,也就是1月26号,他便跟随美国领事馆的撤侨包机逃离了武汉,做了逃兵。 杰弗森下一次再见到Rocky,已经要等到半年后了。大概是因为遭到了长期禁足,Rocky当时看起来像是生了病,鼻子掉了色,上的毛掉了一半,格也变得很暴躁,时常会无端地开始狂吠,杰弗森一度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好。但也是在那时,Rocky培养出了它狗生的第二大好。那是一次很偶然的发现,在又一个火连天的秋日午夜,杰弗森在和女友使用Doggy style这个姿势配的时候,突然发现在黑暗之中一双诡异的绿色眼睛正盯着自己看。他赶忙打开灯,狗子Rocky就这么现了原形。 “Hey Boi,what are u looking for?u spying on me? ” “汪汪!”似乎是因为杰弗森的作停了下来,Rocky立马发出两声抗议的叫声。 “aha!u like sex?“杰弗森一边问一边扶着自己黝黑粗壮的,进了他的武汉女友那已经被干的翻了蝴蝶边的屄里。 “啊。。。啊。。。死我了。。。“在武汉女人蚀骨销魂的叫床声伴奏下,Rocky放松地趴在了地板上,不过一会儿,它居然还摇起了尾巴。那个晚上,也许是因为有了观众,杰弗森记得自己肏的格外尽兴。此后的一个小时,Rocky还证明了自己是个遵守礼仪的观众,房间里除了女人嘤嘤哦哦的娇喘声以及体碰撞所发的啪啪声,他再也没有听Rocky叫过。 从那天晚上开始,Rocky就正式成为了杰弗森房内的固定观众。杰弗森也不知道作为一只狗,Rocky关注的点到底在哪里,也许是那些女人被自己日到呼天抢地的叫喊声,或者是女人上因为发所散发出的诱人气味,总之Rocky一直看的很专注。它甚至还有自己偏好的姿势,每当高大的杰弗森走下床,把这些材娇小玲珑的中国女孩抱在怀中像玩一样猛肏的时候。Rocky就会变得更加兴奋,它会跑到主人的脚下,发了疯的一样舔弄起被中国女孩滴落下的水所弄的地板。这同样也是杰弗森自己最喜欢的环节,大部分中国女孩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都会因为害羞而变得更加兴奋,从而在杰弗森的肏弄下绝顶升天,喷出水柱般的潮吹,Rocky也就能舔的更加欢实了。 差不多两个月以后,Rocky跟着杰弗森去了上海,它慢慢地从坐牢PTSD里走了出来,重新恢复成了一只泼好毛色漂亮的狗子,不过它喜欢看杰弗森做的好却就此保留了下来。因为分分隔两地,杰弗森又给不了女人想要的对未来的承诺,杰弗森还呆在武汉的女友在成功的找到一个国男接盘侠以后,很快就和杰弗森分了手,Rocky从而开启了一段频繁更换女主人的狗生。 刚开始,Rocky对这些新女孩表现得有些认生,总是不愿意亲近她们。杰弗森还以为这是狗的正常反应,见过几面也就熟悉了,但是Rocky的反应却似乎充了随机,有的女孩只见过两面,它就会主地投怀送抱,而有的女孩它见过好几次了,还总是对人呲牙咧嘴的。后来经过数十次样本的比照总结,杰弗森发现Rocky确实会认人,只不过它的认证方式与自己有关。当这些女孩被他用大黑屌顶着子口灌上一肚子新鲜浓的白浆以后,Rocky就会完全地把她们当作自己人了,而那些还没被自己中出过的女孩,无论见过多少次,Rocky也只会把她们当作外人。杰弗森翻遍了讲述狗的行为模式的书,也不知道怎么解释Rocky的认证逻辑,他只能勉强和将这事和狗的地盘标记本能联系了起来,就像Rocky总到处找寻桩子撒尿一样,它也许把主人的内也当作了一种宣示主权的行为,这个女人从此是我们家的了。 对于一只如此忠诚又神奇的狗子,杰弗森自然是的紧了,甚至要远远超过他的女人们。毕竟女人嘛他都记不清自己换过多少个了,而狗呢他从来也没有换过。而Rocky的好处还远不止于此,它是只魅力无穷的狗子,那些和自己分开的女人,即便是像武汉女那样已经结了婚的,都经常会找机会来看看Rocky。而通常在看完Rocky之后,她们和杰弗森也免不了再赤诚相见一次。在这样的剧发生了无数次之后,杰弗森自己也有些糊涂,那些女人到底是来见他还是来见Rocky的。她们的说法自然从来都是自己想Rocky了,不过原因究竟为何,其实对杰弗森来说并不重要,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和Rocky是永不分割的队友。 当然,作为一只公狗,Rocky也是有自己的生的。而它的猎艳之旅时常也会给自己的主人带来帮助,当它在街上偶遇了一只有着美丽女主人的小母狗的时候,它和主人就都有了机会。在某些恰当的时间里,这种机会甚至还是同步的,当它像一只真正的公狗那样骑上小母狗的时候,杰弗森也会骑上小母狗的主人,这是它和主人之间最难得的默契。人的叫床声和狗的吠叫声在那一刻织在一起,一起谱写出一曲生命的大和谐,在这一刻,人和狗之间的界限都变得模糊,Rocky和杰弗森,小母狗和女主人,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都是在享受生命原始乐趣的物罢了。 但是在这个迷人的春日夜晚,杰弗森没有那样的好运气,Rocky只给自己找到了一只看起来像是德国短毛猎犬的小母野狗。 Rocky和小母狗开始兴奋的相互嗅探,杰弗森则看了看他腕上的运手表后说:Rocky,I give u 30MINUTES。“接着他便松开了牵引绳,退到了附近的一颗行道树下。 对于Rocky这种释放天的行为,杰弗森从来不横加干涉,己所不勿施于狗,这是他对孔夫子那句名言的个人理解。现在他有了30分钟的空闲时间,对于杰弗森这样的时间管理大师来说,这些时间足够做很多事了。 他先打开微信,视了一遍张若妤的朋友圈,大概了解了张若妤的家庭状况。原来这个美少妇去年刚生了娃,大概还在哺期把,难怪那大子看起来沉甸甸的,这岂不是还有机会体会下人妻喷的名场面么,也不知道母好不好喝,这让他对张若妤的期值更加高了。他还特意把一张张若妤和她老公陈戌源以及他们一岁儿子的全家福合照给下载了下来,以作为他将来的战利品。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把这些资料背景,连同他爆肏张若妤的视频一起上传到他的Only fans页面,最好再配上些漂亮的生照,详细的描述下他是如何轻松地让一个有夫之妇出轨的。像这种资料背景充足的视频,非常之抢手,是可以卖个高价的,他已经干过不少次了。虽然在他公众平台的视频下面,每天都有不少讨厌的中国男人冲塔,可是他卖的爆干中国女人的小视频,买单的也都是这些口嫌体正直的国男。他也知道,包括在那些辱骂所谓黑婊的帖子下面,通常也会有国男在求视频一观。正因为此,他才特别看不起他们,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卖这些小视频的收入多少都不重要了,重要是那一种在心理上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快。 他的微信上除了工作上的同事和寥寥几个男朋友之外几乎全是女的,大部分都还是年轻漂亮的女,他当然不可能只有张若妤这么一个备选猎物。研究完了最想拿下的张若妤,他就开始继续他的每日流程——撩一撩,关心一下,那些他最近通过各种渠道结识的新女孩。其中有一个叫做小洁的女孩朋友圈内容,特别地引起了他的注意:“看了一下我的存款,和要还的信用卡还款,我承认,我是穷疯了[叹息]兔子疯了要咬人,我穷疯了要发疯[叹息]” 刚毕业的女学生jie,是杰弗森给女孩的备注。小洁是他今年参加一个网络公司年会表演上认识的,模样算是挺清纯的,就是材略为平板了一些。那个时候杰弗森手上的资源还很宽裕,包括在那个年会上,他一口气加了好几个辣妹,其中就有那个材好到爆炸的Lily,所以这个略显普通的姑娘小洁,他就暂时没有下手。可是最近的局势已经容不得他挑挑拣拣了,他便把这些备胎又重新拉了出来。他们最近聊过几次,他知道她也已经被封控了大半个月了,经济上也有些入不敷出,还和他吐槽过可能连房子都租不起了。现在看到这个朋友圈,他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便给女孩回复了一句,如果没房子住了可以来我家呀,我这有空的房间,等你找到新房子再说。 等他跑完这些流程,Rocky也从小母狗的上下来了,刚刚完事的它显得有些萎。杰弗森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九点了,他便牵起了Rocky踏上了归家的旅途。 没走两步,被自己开了静音模式的手机在袋里嗡嗡嗡地响个不停,杰弗森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哪个架解禁了,赶忙兴奋地掏出手机,谁想到却是他傍晚刚加的管家群。杰弗森心想这群中国人又在发什么疯,他骂了一句Fxxx,把群消息改成了不再提醒,就将手机熄了屏。 他这才发现今天的路面上有些不平静,到这个点,这条路上本来并不会有多少车流了,可是今天却很反常,整条路都被滴滴叭叭按着喇叭的车辆堵了起来,上海的通已经糟糕至此了吗。不止是如此,杰弗森还看到,还有更多的车辆正不停地从周边各个小区里驶出,这样的场面禁不住让杰弗森回想起了他曾经看过的灾难电影。Rocky似乎也被这场面触了,冲着排成长龙的车流不停地吠了起来。 杰弗森扯了扯Rocky,示意它不要再叫了。“I am leagend ,u are Sam right?”他想起了电影的名字,巧合的是,和电影的配置一样,他现在也是一人一狗,上海总不会有丧尸吧,他摇摇头,牵着狗走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三角函数】“疯”城记(黑人警告) (1)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