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竞猜足彩】《NTR心理治疗实录》(1)晨钟

《NTR心理治疗实录》(1)晨钟/

向往美,却又期背    望幸福,却又望幸福被生生掰断。    是成全,还是堕落。    是佛,还是魔。    当天堂近在咫尺……    NTR ,到底是什麽?    ****************************************************************    烟头猛的一亮,随后青灰色的烟雾涌出,弥漫四周。一个中年人把烟头摁灭,端起半杯浓茶,大口喝下。    「沈渊,再没有阅读量,别说妳,我自己都没脸了」,中年人放下茶杯,沈声说道。    长桌对面,名叫沈渊的年轻人低着头,看着桌上的纸面。纸上画着报表,一根曲线从高处陡然下落,接近横轴。空白处,几个字力透纸背。    「阅读量=广告=生存!」    「咱们下个专访一定要火,妳找找新颖的话题,什麽火找什麽,周一给我方案」,中年人盖起保温杯,起往门口走去。    等中年人走远,沈渊手托着额头,在纸上写写画画。    太一点一点的落幕,沈渊再抬头时,窗外已是一片黑夜了。他看着杂乱无章的纸面,掏出手机,发出一条微信。随后把东西塞进背包裏,起离开。    ……    晚高峰的地铁,人们紧贴在一起,却又像独立的孤岛。沈渊侧挤进一个角落,闭着眼睛,调养呼吸。    手机传来震,他看了一眼,随后挨个打开支付宝,微信零钱,银行卡APP ,用计算器加上一个一个数字。确认几遍后,他给对方回了一条,「好的,房租下周转给您」。    他刚把手机放回口袋,又是一下震。    「都什麽时代了,还农民工、孤寡老人的,妳告诉我谁看?」,沈渊口像被石头压住,呼吸都有点不畅,「沈渊,妳关注别人死,别人关注妳死?网上吸引眼球的就三样,色,暴力,钱!妳想想,怎麽围绕这些找新的主题!」    两个阿姨挤了上来,车厢裏多了些许嘈杂。沈渊僵硬地回了一个,好的,随后打开喜马拉雅FM,胡乱搜索。    「凛冬将至,随着资本的恶化,创业环境将变得愈发严峻,大家可以订阅我的……」    「一个人的成就,和他的格局有关。格局低,妳无论做什麽都不会有大成就。    我会在课程中,给大家讲解……」    沈渊撇着嘴角,一个个频道不断切换,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他突然面疑惑,凝神细听。    「老师,我喜欢换妻,衹有想到她和别人做,我才能有反应……」沈渊看了看,是一个心理咨询FM,「最开始我们都挺好的,不知道什麽时候起,我开始幻想她和别人发生关係。我到网上搜,看到很多人有这种想法,叫NTR 节。老师,现在我没办法正常夫妻生了,该怎麽办?」    「怎麽会有这种癖好」,沈渊低声说道,「也太奇葩了吧……奇葩?!」    沈渊突然眼神一亮,他一边听着,一边掏出随记事本,不断写写画画。    人越来越少,周围是空座,可沈渊依然站在门边,保持着刚进来的姿势。    又是一次到站,车厢裏静悄悄的。沈渊长舒一口气,合起本子扫了扫四周。    车厢空无一人,他猛地抬头,大呼一声我靠,匆匆跑到站台另一边,钻进返程的地铁。    ……    一路曲折,总算回了家。沈渊第一时间坐到电脑桌前,打开浏览器,按照刚才的关键词一个一个搜索,不时在纸上写着什麽。不知不觉,桌上铺了A4纸,。沈渊站起来直了直腰杆,体轻鬆了不少。    「啧啧,这个专题好,又生僻,又有吸引力。就是专访是个问题,我上哪找人专访呢……」,他思索片刻,挂上VPN ,从google一页页搜索,一个论坛映入眼帘,「有了!」    沈渊点开论坛,仔细地看。论坛裏分为图片和小说两个板块,图片板块,都是自己的女友或者老婆暴,和别的男人亲热的照片。而小说,也是围绕这类话题展开。看着看着,沈渊脸渐渐发,体也灼热了起来。他起接了一杯凉水,几口喝下,强行扑灭体裏的火。    「现在不是看H文的时候」,沈渊等心跳平息后,重新坐好。这次他每打开一篇帖子,就迅速拉到内容以下,看有没有人留联係方式。考虑到可能出现的专访,他衹挑当地的人,衹要有当地的人留了联係方式,他就加对方的好友。    不知道发了多少个好友验证,总算有一个人通过了。    沈渊说明是从论坛上看到的,对方秒回了一个,单男?沈渊没接他的话,衹说想探讨一下NTR 的心理。    一分钟,两分钟,过了十分钟还没回。沈渊再次发出一条信息,这次秒出现一个红色叹号,「您的信息已被对方拒收」。    出师不利,沈渊思索着,想哪裏出了问题,这时,又有一个人通过了。    沈渊这次放慢了节奏,没说自己的来意,衹说对NTR 兴趣。聊了几轮,沈渊觉差不多了,于是问对方是怎样的心理。    这个话题一问出,果不其然,又被拉黑了。    接连几轮都是如此,要不被拉黑,要不被删。沈渊皱着眉,体后靠,眼裏已没有刚才那神采了。    月亮高高悬在空中,沈渊离开书桌,走到窗前。灯火零星的点缀大地,冷风拍打着窗户,留下一声声虚无的撞击。    「明早问问迦纱吧」    ……    西山·大觉寺    银杏参天,遮住一方天地。金色的树叶铺地面,在光下,绽放出一层氤氲的光辉。一个穿白衣的女子拾阶而上,走到古老的门前。她仰起头,看着巨大的牌匾,目思索。    「静等观?是,静是静,静并不等观。辩证思维容易形成平衡,中庸的哲学。而中庸,会不断弱化人的创造力,形成为了而的社会意识形态,让人大于秩序……」    一个大叔挂着单反,晃悠悠地从转角走来。他看到这幅画面,愣了两秒,随后赶紧举起相机,对準女生的背影。女生似有觉,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淡然一笑。大叔挪开相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忘记了按快门。直到女生步入屋内,他才猛地合上嘴巴,后悔不已。    白衣女子再从屋裏出来时,外面已多了几分嘈杂。她带着笑意,快步走到角落,拿起手机放到耳边。    「我啊,现在就差研究生论文了,一点都没」,她声音轻轻的,带着些许娇嗔,「就不穿厚衣服,谁叫妳不来看我的」    风吹起,一片银杏飘落。她掌心接住银杏,白皙的手指转叶柄,声音恢复了一丝知。    「嗯……癖好,通常跟童年和青春期的经历有关。某些刺激,形成了特殊的奖励机制,发展成独特的癖好」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麽,她脸嗖的一下发红,声音羞愤,「臭沈渊,我怎麽知道嘛!反正妳要是敢这样,妳就死定了!」    挂掉电话,她双眼眯成两道月牙,给圣洁的面庞加了一抹。经过此地的男人们癡了,像古剎晨钟响彻心底,余韵悠长……    沈渊放下电话,脸的笑容绷都绷不住。听到迦纱的声音,他的整颗心就暖了起来,一夜的疲劳,也因为迦纱的声音彻底消除。    他重新坐在电脑桌前,用电脑端登录微信,再次和通过的人一个一个通。    有几个人没回,有几个人有把他拉黑了,但收获还是有的。一个犬夜叉头像的人挺配合,问什麽说什麽。    衹是……他回答的总不在点子上。    沈渊问他怎麽了解到NTR的,他问什麽是NTR.问他为什麽喜欢这种题材的,他说刺激啊。再问他为什麽刺激,他又说不知道,就觉得刺激。要不是人家有问必答,沈渊真觉得他是逗自己玩的。    沈渊暗道,不行,再这麽聊又聊死了。他赶紧表示谢,说有问题再问他,结束了对话。眼看事又陷入僵局,沈渊低着头沈思,寻找新的突破口。    正当沈渊盘着腿找联係方式时,一条信息发来。    「惹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    沈渊笑了起来,回道,「那今晚用火锅给妳赔罪好不好啊」    信息秒回,沈渊看了一眼时间,赶紧去浴室,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换上出门的衣服。    公换地铁再换地铁,用了两个多小时,沈渊总算到了商场门口。他打着哆嗦,不时望向地铁口。    又是一波人从地铁口出来,先是一两个,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走了出来。到达地面后,他们缩紧体,快步往四周散去。人群快散尽时,一个穿白色风衣的女生,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她头微微上扬,姿挺拔,衣摆随风舞。笔直的双腿替前行,散发出极强生命力。光洁的面容上,一双眼眸先是淡然,像普照大地的光。随着眼前人的走进,光凝出一束神采,随后整张脸都温暖了起来。    「迦纱」,沈渊朝前走几步,迎上白衣女生。女生抽出一衹手,挽住他的胳膊,半个体倚在他上。一缕馥郁的檀香钻入鼻子裏,沈渊脸上堆了笑意,和女生一起走入商场。    「胆子大了啊,足足8 天没来找我」,迦纱拖着沈渊来到电梯口。    「忙嘛,我们最近在弄新的专题」,沈渊说道。    电梯刚到,裏面已经挤了人。迦纱想等下一趟,可几个男士主往裏靠,空出一片区域。迦纱略微表示谢,便和沈渊走了进去。    电梯很挤,迦纱站在中间,旁边的男人使劲嗅着空气,眼睛有意无意扫向迦纱。可能是目光太灼热,迦纱有些不自在,紧紧靠着沈渊,不再作声。沈渊用手臂护着迦纱,直到电梯门开,才离开众人羡慕的眼神。    走进店里,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迦纱在菜单上勾勾画画,叫服务员上锅底。等锅底上来后,又跑前跑后地调蘸料,拿饮料。    配菜上来,迦纱以怕为由,指使沈渊下菜。等配菜熟了,迦纱却又不怕了,第一个起来,放到沈渊味碟裏。    「哎呀,我这麽能吃,会不会嫁不出去啊」,迦纱一边说着,一边把香辣牛放入碗中。    沈渊看着迦纱曼妙的腰线,还有的部,笑着说道,「上次是谁说,要多吃,不然会变小的」    迦纱脸一红,哼了一声,却故意挺起了口。    一阵玩闹后,迦纱拿出纸,轻轻擦拭嘴角。沈渊喝了口饮料,放下筷子,声音认真了起来。    「问妳个问题啊,主编让我出个专栏,披一些生僻吸引眼球的事。我找到一个小众群体,但不知道他们是怎麽想的,妳帮我分析分析。」    迦纱嗯了一声,体前倾,单手拖着下巴,认真看着沈渊。    「就是有些人…怎麽说呢,喜欢看自己的女友和别人亲热。他们把这个称为NTR 节,这样的人好像很多,他们是怎麽个心理呢」    迦纱皱着眉,出嫌恶的表,「有点像倒错,需要特殊的方式唤醒兴奋状态,不过这个癥状是怎麽回事,现在也没有统一的说法。」    沈渊赶紧掏出本子,记下迦纱的话,随后又说,「那我怎麽才能知道他们的心理呢?比如我问他为什麽觉得刺激,他说他也不知道。问他为什麽喜欢,他也说不知道,那该怎麽办」    迦纱沈思片刻,说道,「可以给他相应的刺激,把他放到幻想的境中。在体验后,进行深度咨询,提炼他们的心理」    沈渊一边记录,一边说道,「那还是条死路,以前的专访都是很配合的,这种太隐私了」    迦纱抿嘴偷笑,说,「来,手机给我,趁我心好,帮妳问问」    沈渊出半信半疑的表,说,「妳行不行啊,别被拉黑了,现在可没剩几个人」    迦纱假装生气地看了沈渊一眼,拿过他的手机。    她看了几个聊天窗口,随后清了清嗓子,用最温和的声音说,「您好,我是一名心理学研究生,正在研究心理的课题。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回答我几个问题麽?」    不一会,此起彼伏的震传来,迦纱举着手机,得意地看着沈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竞猜足彩】《NTR心理治疗实录》(1)晨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