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127小时】高雪雅老师的堕落

高雪雅老师的堕落/

【高雪雅老师的堕落】

      作者:不详

【高雪雅老师的堕落】
高雪雅老师的堕落
高雪雅的怪头
高雪雅;人如其名,是一名长得高高的(五呎十吋),皮肤又白,仪表高贵
大方的已婚少妇,年龄快将三十,由于早婚之故,已有一个十岁儿子。高雪雅是
一名小学教师,主要教的科目是音乐和英语。她的儿子亦在同一小学就读五年级,
是一名品学兼优学生。
某天早上,高雪雅正准备早餐之时,只见儿子卓明匆匆下楼,边走边叫着:
〔妈妈,对不,今天早上要赶回校练习篮球,我不吃早餐了!〕亦不理母亲是
否听到,便已离开了!高雪雅见状,不其然只觉儿子已长大了,不但已很独立,
亦遗传了她的高瘦形,小五生已有五呎一吋高了。高雪雅又想到自己丈夫建华,
由于工厂搬迁到内地大陆,这两年来夫妇二人总是聚少离多,丈夫出差一去便至
少三个月,有时更要半年多才回家一次。不竟高雪雅是一个成熟女,生理上的
需要使她很多时觉得很寂寞难受,幸而有工作和照料儿子才不緻想得太多呢。
当高雪雅洗澡后,便着子从房间的浴室行出来,只见她一边行近房中
央处的化时,一边用只红色塑胶大发从后颈处向上蓄她长至部的直发,
梳成发髻后的高雪雅不但看来更高贵大方,而且更加添了几分成熟的女人味,
之后她如常地选了一件浅灰色的套裙,正想穿上那只白色之时,化镜前
她那瘦弱的上又令高雪雅不其然烦恼来;其实,高雪雅不论样貌、高,皮
肤等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由于她容貌神态与日本女明星松菜菜子十分相似,
所以在校内的同事们亦给了她一个别名菜菜子老师;而她最意的则是她拥有
一对如松菜菜子般一样修长均匀的长腿,由趾、跟,小腿、大腿到腰间
是应大则大,应小则小,沒有多馀的脂肪,一对修直均匀的小腿更是丈夫最喜
欢的。但是到了上,不知是否形高大而影响了她房的发育,虽然说是有三
十二吋的上围,但由于高雪雅的上形颇横,所以她实则上是一名飞机,平
坦熘的部却长了对发黑的大晕和特大号头,回想少女期的高雪雅其实已
拥有一对深色晕和大头,只是生养后,对晕由不到一吋直径展至两吋、
顔色则越来越黑,而头则发育至大如一粒有两节尾指长的黑提子,而令高雪雅
更气愤的是,真不知道她自己体内出了甚麽毛病,那对黑晕在産后不但向横
发展,更是向上发育至两吋半高,使她看来便像是生了对畸形的黑色小房,
只是房又沒有可能那麽坚挺地立着,看来像一对黑牛角长在嫩白的平
上呢!亦由于这对畸形黑晕,高雪雅的丈夫便开始不再如前般那麽欣赏她的
体了,而她和丈夫做时,亦要戴着来遮丑呢!而平时穿衣服时,也要戴着
一只三十四吋特硬的围来掩饰她的飞机. 高雪雅赤望着镜子反影的成熟
女躯,想着想着,无意识地用双手分别左右地、由肚下向上去横扫着上。
只见她的手扫到那对黑晕时便挡住了去势,高雪雅不自觉气愤地再用力去横扫
一次,终于今次给她“扫低”了那对晕了,之后更用手掌出力地去压住它们,
就像是要压扁它们似的、其间更听到微弱的“之之”声响从她掌心处发
出。忽然之间,只见有些浓浓的白色体分别从高雪雅的左右手指间流了出来,
原来那些白色体是産自那对黑晕的人呢!只见高雪雅“啊”的一声叫
了出来,腿下却了来倒在地上,当她了一分锺后,便慢慢地了,愤
愤地跺了跺脚,便气沖沖地走入了浴室,拿了条幹浴巾便去抹幹手上和上的
。
〔这对黑晕真恼人了,又大又黑又核突,还要早晚谷两次水〕高
雪雅一边抹一边轻声地自言自语:〔真奇怪,已经十年啦,自从生了卓明后便
开始每日做,每次谷涨痛死我,唔放又会随时漏出来羞死人〕
高雪雅随即想其中一次发生在两年前,因迟了而沒时间去放,而刚巧那
天是学校的运日,便穿上件粉红色运套地赶去运了,由于要大
作运着,更加速了漏的时间,就在谷盡全力投入扯大揽比赛之时,那两只谷
谷到涨蔔蔔的黑晕就在那时急,虽已有一所隔,但仍是漏了
出来,只见前登时了一大片,结果比赛输了,学生们正自奇怪甚麽高老师
的前了一大片,幸而学生们天真地相信她说是因过热出汗太多之故,想到
此处,高雪雅不其然也笑了出来。
〔唉!最近些水不知何越来越杰和酥,变得像是浆煳水般,谷时就
更加涨痛,放亦困难得多了,我现在要很费力才能把出呢!幸而对衰
晕就像死般,我怎样去去拣亦不觉痛。〕只见高雪雅眉头紧锁,苦恼地继续
想着:〔但最的是;我对黑头则变得越来越,小小刺激使我有种莫名
的兴奋,最近有时在放过程中亦会有高潮的觉,而这种觉越来越,连
与丈夫做时的高潮及不上呢!刚才的不小心放已叫我丢了一次,今次放
又唔知要丢几多次高潮了!〕只见高雪雅的心很是矛盾复杂,因她认爲这种
快是很秽的,而快的烈度更曾使她像失去理般叫着,但却又使她忘
不了。
只见这时高雪雅的姿势极是古怪:呆呆的站在洗手盘前、双手分别左右握住
了一只黑晕,像是不知所措地深唿吸着。隔了数分锺后,终于见高雪雅咬了咬
下,深唿吸了一下,再闭上眼说着:〔三、二、一〕便出盡力去对
黑晕来放了。只见两条黑晕登时被握拣至谷长了一吋多,头更是发涨了
来,使原来的黑提子变成了发紫的球,但仍未见有出。于是高雪雅再
咬紧牙根,再出盡吃之力去自己对黑晕,就像是不属于自己体一部份似
的,可惜除了把那两条黑晕拣至发红发涨外,仍是半滴未能被出来。只
见高雪雅开始不知所措和惊慌忙乱来;因这是她未曾遭遇过的,谷涨痛的
觉叫她知道对黑晕是有未放的,但到晕肿涨而不出却是第一次,
另一方面,时间离上堂只剩下二十分锺左右。当高雪雅再尝试了两次仍放不了
后,只急得她哭了来。
哭了片刻,高雪雅最后定了下来,她决定换一换放方式;首先放右边那只
黑晕的,只见她数了三声后便用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从只黑晕的根部
拣住、手指则往上揤,便像她平时擦牙前那样去揤牙膏般,如此这般,只见前
方的黑头便充了,说时迟,那时快,高雪雅见状便立即用左手拇指和食
指去拣那大大粒头,当是不由自可;一之下,只见数度浓浓的白色水
柱便急而出,而同一时间高雪雅亦忘形地叫来,皆因当她很用力去拣那充
血又充的大头,的大头再加上的急刺激,便即时産生快,使
高雪雅就像被雷电击中般,整个人的倒在地上,就似有四、五度高潮同时要
她去丢一样,那程度的刺激迫使高雪雅完全失去理地去享受那极度原始兽的
忘我高潮。只见高雪雅不停地着、全香汗淋漓,面油光,两腿间的部
不断流出,目光仿仿佛佛,喘着气地叫着,经过了五、六分锺才见她开始
恢复理意识呢!
高雪雅慢慢的爬了,只觉右边晕的涨已舒缓了不少,但仍有少半
未放,便惟有硬着头皮再去放多一次,虽然这次高雪雅已有了心理准备去再
迎接那要命的极度高潮,但她不竟只是血之躯,那又有能力去承受那种一浪接
一浪的高潮呢!最糟的是:高雪雅不断发达的机能使她越来越快便能到达高
潮,只见她这次放过程中丢得更多,兴奋的程度差少许便使她昏了过去,叫
声向遍整间房子,当她再次回复知觉时学校已正式上课了十多分锺。本来高雪雅
是可告病假的,但今天早上十时却有一重要教师检讨会要参与,是不能缺席的,
距现在还有一小时左右,由于之前两次放竟已了一个小时,这迫使高雪雅要
想出一个更快的方法去把她左边那黑晕的一次过放去。正是人急智生,不算
聪明的高雪雅发现之前要用两次时间来放是因爲只用手指去,而头一遭刺
激时便会四肢便无力,于是高雪雅便去房间拿了些工,分别是绳和木衣子,
但因发现木衣子的力度还未够,便只好换了一只巨型的金属文件(注:这是
那种可挟实过百页纸的子,平时不小心挟到手指会痛到入心入肺,真不敢相
信挟在头时的觉会是怎样!)此时的高雪雅已心慌人乱,又要赶时间回学校,
也不作细想,便粗粗地首先用绳把左边的黑晕从根剖扎,由于这晕对
高雪雅来说像死般沒有痛楚,只见她非常重手地用绳一圈接着一圈地扎
那谷到像就快爆破气球般的黑晕,当她最后打过死结后,只见高雪雅左边的平
坦嫩的上像是生了一棵四吋高的无刺仙人掌,而那原是黑楬色的头则是
仙人掌的球,被谷涨至变成约两吋直径的紫红色的大球。
只见高雪雅要双手用上很大气力地才能噼开那巨型金属文件,幸而它全开
时刚好能套住那两吋直径的大球,正当她续渐复的理警告她那子的威力
和后果时,不知是高雪雅手指无力或是手了,那子突然在她毫无心理准备下
便挟实了那大头了,只见大头迅速被挟成只有三分一吋左右厚的饼般,
四。被挟的极度痛楚觉很快便传到高雪雅的脑子,正当她痛到泪水浅出
之时,却忽然像有十多次的高潮一作气地涌进高雪雅的地带,只见她的面
部表变得十分有趣,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般着,揭力地叫着,高雪雅
倒在地,四肢无力地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十多次高潮,只见她全大汗,面绯
红,水四浅,不停的丢使她两腿内侧的肌不断作反式的无意识收缩震着,
那巨型文件不停地带给高雪雅一浪接一浪,但亦是一波比一波狠劲的高潮,
被挟的痛楚完全被快所盖,正当高雪雅想用仅馀的力气去除掉那挟子之时,很
快便被极度的快所怔服而放弃了,高雪雅的原始兽只想不停地去享受这种如
登仙境的快,高潮完全怔服了她本高贵的气质,一邪之气很轻易地便进
入了高雪雅的内心深处。高雪雅只觉快和高潮把她推到人生极乐之颠,就在她
丢了百馀次大小次高潮后,她终于不支地乐昏了过去
邪小学生
放学校,卓明便忙地返回家去,当他行进家之时,便看见母亲高雪雅坐
在沙法上呆呆的正自想得入神。卓明便向母亲说:〔妈妈,你沒有事吧!怎麽今
天不见你在学校的〕高雪雅却竟像听不到似的,于是卓明用手拍拍她的肩膀,
只见她如梦初醒般,仿仿佛佛地回应说:〔卓明,你已回来了!〕接着犹豫了一
阵,说:〔妈妈沒有事,只是今天体好像不是很舒服,便沒有上课啦!〕接着
又犹豫了一阵,说:〔卓明,未来数星期妈妈会很忙,一早便要赶回校工作,
我想我不能做早餐给你吃的了!而放学后亦会晚一点才回家呢!〕卓明倒不介意,
他反而乘机向母亲要求:〔沒问题,妈妈,我可不可以亦晚点才回家呢我想放
学后到志仁家一齐温习做功课!〕若是平时,高雪雅必定会问长问短地反对,
但这次却一口贊成了,卓明高兴的同时亦觉很奇怪。当高雪雅看着卓明的离开的
背影时,心不其然苦恼着叹道:〔唉!今天怎麽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呢!
〕其实卓明、志仁、和另一已辍学的旧同学小最近组织了一个小组,其目
的竟是一同研究,事缘至某日在小的家中玩乐时(小是卓明的邻居,
未辍学前经常到卓明家玩,但后来惹上黑社会变坏了,而听闻竟是高雪雅最后
建议把他赶出学校的呢!)小忽然拿出了一只无删改的日本地下色DVD 光碟
来,内容是描述一个刚生养过小孩的二十多岁少妇,容貌娟秀,架着一副金丝眼
镜,一头及肩的直黑发,最初是一个很正经、很有威严的女教师,从来却被班
中学生轮及,而令卓明有深刻印象的其中一些面是描写那女教师怎样
由极力反抗而变得温纯地与学生玩4P,由于是DVD 版,影像可清晰地看到那女教
师双手被反缚着,而她那涂得红红的小口、流着的部小、和幼的灰黑
色菊门分别被三名学生用又粗又长的大力地抽着,只见那女教师非常投入
地用体配合着抽作,当口中流出大量津的同时亦发出抵死听的喘
气声,再加上娇的疯狂叫声和她那副成熟女仙死的表,直把卓明的
单纯幼小的心完全污染了。当卓明看着十多个学生们最后轮流拿着蓄势发的
朝着那女教师的粉脸上顔时,亦不小心自然反地了出来呢!而另一
更是亵,只见那女教师首先被命令除下自己的套裙,上只剩下上穿着
的那对鲜红色高跟鞋,只见那女教师的皮肤是十分的光,相比那些晒得黑黑的
男学生,就更显得她像是白玉般,在那对鲜红色高跟鞋的陪亲下,只觉一浓烈
妖艳的妇形态更显出来。接着她被学生安排坐上一个妇科上,双手被分开锁
在铁枝上,两则被缚在托得高高的脚架上,双腿则大大地噼开着,只见一名学
生调教着那脚架的高度和张开度,那女教师的大腿最后就像是一字马般展着,
她那肥厚的阜、菊门,及浓的长毛便完全展现出来了!接着有两名学
生一同拿着一只大玻璃盘放在她的小腹之上,同一时间,第三名学生则开始用剃
刀把女教师所有的毛剃掉,再拿一条粗大的假便往她的入去,大
力地大力地抽着,不消一分锺,只见那像只大鲍鱼般似的部便已淋淋地浅
出浓浓的白色来,而又慢慢被挍成泡状般流了出来。另一方面,站在
女教师上旁边的两名男学生则开始用手拣着她那对微微突的小房,摇了
一会后,便用拇指和食指女教师的玫瑰色大头大力地着,数十条缐分
别从那对大头激而出,水则被接在那放在她小腹上的玻璃盘。只见面
真是十分的亵,女教师一面被放、一面享受着高潮,后来假不用了,
代替的竟是男学生的粗手臂;只见女教师吃力地深唿吸着、叫着、一面咬着下
咀来承受那条粗手臂,最初男学生上三四分锺才能慢慢地把五只手指呈尖咀
形般入女教师的,当最难过的手腕正入之时,只见那男生着手臂,
用力向前一挺,只听到“伏”的一声,整条粗手臂竟快迅地长驱直入那女教师的
最深之处。那男生好像很享受被女教师的套着他的手臂似的,竟然也不
的留在她的体内,却见女教师的快越来越烈,原来男生的手指却在她的体内作
一些抵死作,如扣等,使女教师兴奋到不停地弓子,在高潮要丢时更用
腰力使下凌空托,带着男生的手臂上下左右出力地翻着,只见男生便和
她捔力般互相扯着,女教师全大汗,连头发也到滴出汗水来,那布了汗
水、的妇科凳是用深红色的皮做的,更把全范着油光的女教师衬得更妖野
,如此两人便捔力了数分锺,当女教师的高潮过后,男生拔出的手臂竟是
淋淋地滴着呢!就在女教师喘息着的时候,只见那两名替她放的男生便用
一个巨型针筒注入了那些鲜搾人,大约有300CC 左右,很环保地用它来替女教
师浣肠呢!片尾自然是大特写女教师的排粪过程了。
卓明对于屎尿绝不兴趣,但对于怎样能把懽威的女教师变成奴却很有兴
趣,刚巧小却有大量这类DVD 和VCD ,于是三个小孩便开始研究如何玩
了。毕竟只是小学生,所有的所谓研究亦只是讨论而已。
但到了最近,当小辍学从后,(因小结识了一班黑社会人仕,有时手
卖AV影碟,更有时去骨把风呢!)小常常鼓励卓明真真的幹一次,而他们的
首要目标竟是训导主任萧玉眉了。原因有二:一,她极懽威、是出名的恶老师。
二,她甚似那DVD 的女教师,除年纪外,不论材、样貌等很相似,声缐则
是萧玉眉较低沉了。
萧玉眉年约三十五岁,已婚,同AV女主角一样架一副金丝眼镜,但头发则
短很多,后发只及中颈部,发型是良家妇女保守型。训导主任,衣着自然十
分保守,穿的总是深色套裙,深色丝袜和平跟鞋,浅浅的化和口红等,高
有五呎三吋左右,虽然萧玉眉已盡量用衣服遮掩着,但她那36吋D-CUP 上围仍是
很难掩饰的,尤其是她有时在走廊上跑着去捉学生时,她那烈上下抛幅度是
只有巨型房才能做到的。
卓明、志仁和小已开始计划萧玉眉了两星期,卓明每天要一早回校监
视萧玉眉的早上回校习惯时间,于是便骗母亲说回校练球。而志仁则放学后监视
萧玉眉的离校时间和一切课后举。今天他们三人终于总结了萧玉眉的日常生
时间表如下:早上。
8 :00回校。
8 :05茶水、看报。
8 :30同,检查学生。
8 :40上课。
12:00午饭。
1 :00上课。
3 :45放学。
4 :00改课卷。
5 :30茶水、洗手间。
5 :45检视校一周。
6 :15离校。
从这表中,可看到下午5 :30将是个下手的时机。当一切计划已讨论后,便
决定明天是下手日期。衆人皆十分兴奋,只盼明天早些来临呢!
凌高雪雅
一早床后,卓明便如常更衣上课,检查了今天要用的工带齐后,正想出
门时,却见母亲高雪雅竟仍在家。〔昨天她不是说会早些出门的吗怎麽
〕正自疑惑时,高雪雅很沒打采地对他说:〔我今天不舒服,我会告病假的了。
你不用担心啦!快些上学吧!〕当目送儿子离家后,独自一人的环境令高雪雅又
想了她昨天一世难忘的经:在昏迷后良久,续渐恢复意识的高雪雅却发现自
己竟睡在上,上仍是一丝不挂,但双手竟是被反缚着,双腿更是被噼开地左
右分别缚在尾的铁栏上,而口部则被胶布封住了。更奇的是,她缚住自己左边
晕的绳已解去,而挟住头的巨型文亦被拔去了。〔难道有贼人入屋了!
〕当惊慌的高雪雅正想挣扎去解手上的绳结时,却忽然听到一口颇熟悉的声音
从浴室内传出,竟是住在隔邻的、又是被她赶出校的小!原来小是被高雪雅
最初的疯狂叫声所吸引而偷进了入屋的,当他入到高雪雅的房间时,正好是她
准备用巨型子去挟头之时,所以小是目睹了高雪雅最后放的过程呢。
只见小从浴室行了出来,上竟亦是一丝不挂的,十岁的男孩子亦已开始
长出疏疏的短耻毛,一面行一面笑着说:〔高老师,想不到你是自狂的呢!刚
才你的真人自表演可真劲十足的啊!睇到我眼定定呢!〕只见高雪雅不住的
摇头想否认她是自狂。
〔高老师,真是有你的!竟用这子来挟自已的嫩头呢!我可就不敢了!
〕只见小一边嘲笑高雪雅,一边用手玩弄着那只巨型子。
忽然小竟跳上了,双腿分开站在高雪雅的上,然后慢慢地屈双,
把坐在高雪雅的的小腹上,双手不停地着高雪雅平的部,小用
双手手指以她的黑晕作中心点来作圆形运,边打圈边对着高雪雅说:〔高老
师,你对黑晕和头真系好,我听人说;女人的头越黑就越!房
越细的女人则越易兴奋,需要亦更多。而你就两兼备,所以你一定是很
的女人的了!其实像这样真正平如镜的女人我是第一次见到,就是我六岁
的妹妹的部也比你凸多些呢!你部的皮肤确是非常熘,但可惜就是上
部只得块皮呢!始终是个无波的女人!〕只见小随即用手指高雪雅的
皮,但亦只能了少许皮。接说:〔高老师,真估不到你真系“高头大码
飞机,娃妇黑头,波平如镜生棍,黑古核突似牛”〕(竟然像唱打
油诗)
高雪雅听到小不断的嘲讽便不禁地哭了出来,皆因小所笑的全是她的心
理死,她的内心确因自己拥有畸型的上而非常自卑。
〔高老师,我越睇你就越似只牛牛呢!咦!点解有对黑牛角在这儿生出来的!
〕说着竟用右手食指去大力地弹高雪雅左边的晕,只听到清晰的“托托”声从
那只黑晕反震回来,坚挺的晕只是左右摇了数下便又安定下来。只见小
又用左手食指去弹高雪雅右边的晕,但今次听到清晰的却是“东东”声从那只
黑晕反震回来,皆因是两只黑晕含的量同所緻。正是童年心,小便
即时又戏弄高雪雅:〔高老师,我差点忘了你是教音乐的,怪不得你唱歌是那麽
人好听,嘻嘻,原来你有对天然乐器呢!来来来,爲了庆祝和纪念今日,
就让我借用你对小鼓棍来唱首歌助兴吧!〕便即时用“高头大码飞机,娃
妇黑头,波平如镜生棍,黑古核突似牛”作歌词,左右手则分别用力地去
弹两条黑晕,只听到“东东托托”之声过不停,幸而怎样用力
去仆那两条黑晕,高雪雅亦不觉痛。但见两条黑晕被弹至不停上下左右震
蓍,最初小还有唱着唱着的,后来便专注去用力弹晕,只见力度越来越大,
那两条黑晕便像小沙般停地被弹到“伏伏”声。
其实小是很恼恨高雪雅的,因是她要求校长把他赶出校的。只见他越弹
就越气愤,咬实牙根、用盡吃之力去作最后一弹时,竟不小心弹中了高雪雅左
边黑头、只见高雪雅登时全扭来,喉头呜呜作,眼白翻了两翻,原来
这简单的一弹又使高雪雅丢了一次了。
小见状,便知道高雪雅的死就是那两大粒黑提子头,于是便首先左右
手用力去握住了她那两条黑晕,高雪雅的黑头又再次变成紫色大球了,只
见小首先用右手拇指轻轻的按在高雪雅左边的大头时,高雪雅便又全扭
来,只要按大力点,高雪雅便失控地呜着,全抽搐着。由于小想听听高
雪雅的叫声,便把她嘴上的胶布除下了。登时高雪雅的叫声便切整间房间
了。
可怜的是高雪雅那两条黑晕,便像纵般被小用力地握拣着,两颗
大球便像按钮般,只要小喜欢高雪雅几时丢就几时丢了!贪玩的小竟双手
拇指同时大力地按住两球不放手,只见酥酥的水出的同时,高雪雅即时兴
奋到上弓了来,不断的高潮使她失控地典来典去,最初上只冒出细汗,叫
声亦算不太大,但当小继续按着头过了一分锺后,高雪雅便进入疯狂状态
了!只见她全大汗喘着大气地狂叫着,腰部竟发出超出她体能的力量来把小
托了来(小重约八十磅),小只觉好像是骑着狂牛般将会跌下来似的,就
更大力握住对晕,拇指自然地更用力拣住粒球了,而高雪雅便更疯狂了,只
见她面油光,津不断从口角洩出,整张大亦被震至摇来,发出“支支”
声来。
在这短短的数分锺,对高雪雅来说竟似魂出了躯壳般、烈的快使她忘
地享受着仙死的觉,她自己亦数算不了有几多次高潮了,只知道是停
地丢完又丢,直至又再昏了过去。
高雪雅扮牛牛
过了良久,高雪雅只觉有人不断地拍打着她的脸颊,当她续渐地恢复意识后,
只见小仍骑在她的小腹上,他的左手则仍握住她右边的黑晕,但她双上的
绳则己解去了。高雪雅见机不可生失,便迅速挣扎着下逃走,正是说时迟,
那时快,小见状亦迅速用左手按着高雪雅的头,高雪雅登时如遭电击般,四
肢无力地倒下来,小笑着面对正在忙着喘着气的高雪雅说:〔高老师,怎麽
啦!想“赵完松”玩够就不顾我而去了!〕只见哭了出来的高雪雅哀求着
说:〔小,不要玩啦!求你放我走吧!最多我叫校长收你回校吧!〕却见无恸
于衷的小一边用块幹浴巾抹着高雪雅面上和上的汗水,一边笑着说:〔高老
师,小心着凉呀!现在才十二点几,重有排玩呢!〕左手便用力拣住高雪雅右边
条黑晕而扯她的上,只见薄薄的部皮被拉上的高雪雅登时大声地叫痛
着。高雪雅便如此这样被小拉了下,只见她双手仍是反缚着,小仍然用他
的左手握住高雪雅的右边晕,由于小高只有四呎半左右,但高雪雅却有五
呎九吋高,高雪雅便要向前弓着上及曲腿来就小了。正当小“牵”着高
雪雅行出房间时,只见小忽然〔啊!〕的一声,又回头牵高雪雅回到化
处,一面自言自语地拿部小型DV录影机:〔差点忘了这部宝贝呢!〕小右手
套上那DV机,一面影着高雪雅的大说:〔高老师,你真不是了,人已长得这麽
大了,还学幼儿般尿呢!〕只见粉红色的布上果然了一大片,虽说大部份
是高雪雅的、汗水和所做成,但小亦沒说错;高雪雅在丢到昏时确
实连尿一丢了。
只见小对高雪雅说:〔高老师,来来来,我们一齐去放牛牛吧!〕一面
不停地摄录着她向前弓着的子。
被牵着的高雪雅登时脸红耳赤,只觉自己这刻的模样确实十分下,还要赤
着子随屋走,当想客厅的窗帘幕是开着的,不其然犹豫着:〔万一被邻居看
到的话〕小只道高雪雅又不听话了,左手拇指便只轻轻一按,高雪雅
“呜”的一声便地倒下来,〔喂!你再不听话就有排你受!〕小要高
雪雅知道他的厉害,竟再重重用力一按,只见本来喘着气挣扎的高雪雅又再
倒下,幸而有小的左臂挡了一挡,否则高雪雅的头就会重重的撞到墙角的了。
小拉扯着高雪雅的右边晕,也不理会高雪雅是否清醒,只见她一边弓着
叫痛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被拉到厅中。当小把摄录着的DV机放在厅中的圆
上后,小便继续拖着高雪雅在大厅中行了数圈,虽然途中高雪雅已十分听话,
不再反抗了,但贪玩的小仍不时轻按高雪雅的头,令她在行圈时又丢了五六
次。由于客厅的地闆是用柚木做的,只见地闆上可清楚地见到那些沿着高雪雅双
雪白长腿的内侧而流下的而成的痕迹呢!在大厅的烈光照耀下,只见皮
肤雪白的高雪雅便像会反光似的,“好心的”小在高雪雅辛辛苦苦行了数圈后,
终于放开了左手让高雪雅暂时作一小休。高雪雅登时不支地倒在地上,本来侧
着卧着的高雪雅被小用去反成面向天平卧着,只见光下的高雪雅这刻是
十分的:双手被紧紧的反缚着,而她本来头上梳得整整齐齐的发髻己被弄至
非常野凌乱,只见那只红色塑胶大发松松的挟着高雪雅乌黑的长发,而那些
散乱下来的长发则被她的汗水弄而紧贴在雪白的颈项和前;大汗淋漓、范着
油光的上在喘着大气下不停伏着。高雪雅乌黑的长毛已淋淋地成一片,
只见数度浅色的水痕不断地从她的流出,使地版上形成了一个白色小水。
高雪雅的培训
眼前的光景使小亦不自觉地兴奋来,虽然他只得十岁,但兴奋
来却已有四吋多,吋半多粗,只见小这时的红红的涨着,他只觉得很难受,
当见到高雪雅的小嘴嘴角流着津时,便想在AV影碟中曾看过的口过程,男
主角好像很舒服似的。于是便立时用右手握住高雪雅左边的晕,用力地拉她
的上,高雪雅又再叫痛来,之前她右边旳晕被小长时间拉扯时已被拉长
了半吋,晕边的口仍是发红着。只见一边拉高雪雅,一边命令她跪在他的
面前,小接用手高雪雅生尖尖的鼻头,正在喘着大气的她便自自然然地
噼大了口,小便很轻易地把他的入高雪雅的小嘴内。当高雪雅发现自己
竟含住了小的时,便本能地想吐它出来,由于高雪雅总觉得口是非常污
秽的,所以她是从未用口接触过男人的,括她的丈夫。但可怜的是,小
己用手紧紧的抓着高雪雅的后发,不住的把她的头往他的处推,使高雪雅想
吐也能吐,一阵浓烈的尿味便攻入了高雪雅的嘴内,而小的头亦直抵高雪
雅的喉头。小只觉他的被暖暖的所套着,真是舒服极了,但由于
高雪雅的口并沒有用力去吸啜,小的只能在她的口内来去似的,毫无
刺激度可言呢!只见小喝道:〔喂!高老师,还用力去啜信不信我又泡制
你呀!〕只见高雪雅眼眶流着泪水,由于小的仍在她口中,她便勉强地
用喉音哀求着:〔我不要口,求你放过我吧!〕只见小便愤地拣着高雪雅的
头,高雪雅竟兴奋到忘形地一口咬住了小的,痛楚使小即时推开高雪
雅的头,幸而还沒有弄伤。愤怒的小竟重重的一巴掌便打到高雪雅的右脸上,
一边骂着:〔死货,想咬断我的细佬!你是找死了,睇我点孝敬你!〕竟一
手便推倒了高雪雅到地上,接着便左右手同时拣住对黑晕;口却叫着:〔睇
你点死!〕便用拇指去那对被谷的球,凄厉的叫声登时响遍了大厅,只
见高雪雅刚刚做出的数滴又被出,又开始不断丢的高雪雅不住地弓腰肢,
双脚的脚指向内死命地收紧,双腿则不断在地闆上拍打着,当小见到高雪雅噼
开的大脾内侧肌在不停地抽搐及从她的鲜红色喷出来了,便迅速地
把还硬着的入了高雪雅的,除了四浅外,小还到高雪雅的
内的嫩不停地收缩着,紧紧的道不但套住了小的,还作出剧烈的
吐运,像高雪雅的体内有只无骨的玉手在替小手着,越大力去
高雪雅的头,那“玉手”的套前套后作就越紧越快,虽然小到非常畅快,
但当见到高雪雅两眼不住翻白时,便知若再继续的话,高雪雅必定又再昏迷过
去,于是便决定暂时放她一马了。
小见大厅中有另一张四方形木餐,便把高雪雅“牵”到这木边,要她
上伏在上,而双腿则直直地分开三呎站着,只见任人鱼的高雪雅便伏在
上喘息着,而小则四处找寻道使他能好好地再泡制高雪雅。
只见小在高雪雅的房间拿了些绳和两只巨型文出来,又找到了一
张短凳,只见他首先要高雪雅站直,好使他替她那两只黑晕打圈扎实,小一
边扎一边笑说:〔高老师,又要挟头了,是否好兴奋呢!今天早上见你挟一只
已爽死了,一阵就给我替你同时挟两只,嘻嘻,保你升仙呢!〕接着:〔
不过未升仙之前,等我同你打一次真军先!〕便命令那被扎紧了晕的高雪雅噼
大双腿再次伏在上,只见小比高雪雅今早所扎的更紧更实,使谷的头变
得更大。小把短凳放在高雪雅站着的两腿之间处,当他站上后,他的刚好
与高雪雅高高竖的同一高度。只见小一声不地便从高雪雅的后面位置
入,恢复了意识的高雪雅不禁流下泪来,只到她自己十分下污秽,竟然和
一个十岁小孩着;还要是用如此的姿势来做呢!
只见小一边用双手出力地抓着高雪雅雪白多的,一边大力地挺
着腰不停地把他的抽着高雪雅的,只听到连续的“啪蔔
啪蔔”地着,虽然小的抽作非常简单,但对已沒有做很
久的高雪雅来说,却是一棍一棍实实在在的打进了她的之处,而这种快和
头被的又不相同,只觉被抽着的觉是较温和及实在些。
小见到高雪雅的不断被他的抽而狂喷时,便知道她已了心
在享受着,只见小除下了高雪雅的发、高雪雅像丝般的长直发便散了下来,
小便一手拿高雪雅的长发便当成马缰般,硬生生地把原本被至脸部向下在
不停叫着的高雪雅扯,只见高雪雅一副既痛苦却又仙死的表又盡地
展示出来了。不久小的抽速度只见越来越快,但就在他将快要洩之时,竟突
然停了下来,只见被至香汗淋漓、所有毛孔己完全扩张、全油光的高雪雅竟
声哀求着:〔啊呜呜唔好停停呀!快继续死我吧!
〕却见小笑着说:〔我很累呢!高老师,就烦你替我洩吧!〕小放下高
雪雅的长发,双手拿两只巨型文件大力地张开奢着,用手腕托了高雪雅
淋淋的上,对正了那对黑头后便松手了,只听到“啪”“啪”两声,高雪雅
登时失控地抽搐着,口中不断流出津,喉咙不停地发出呜之声。只见高
雪雅可怜的两只黑头便被挟成两片饼般。
小生伏在高雪雅的背上,双臂抱紧着她的上,双手则握住被缚着绳的
晕,双腿则围住高雪雅的腰剖,也不地把全体的重量负在高雪雅上,只
见高雪雅就是不停翻着亦不了小。小的脸枕在散放着高雪雅长发的背上,
一面闻着高雪雅的淡淡的发香,一面享受着高雪雅体内那无形“玉手”替他手
着,当高雪雅不断地丢着时亦不断用力地替小手着,只见“玉手”的速度越
来越快和大力,而高雪雅已全力的体只好伏在餐上疯叫着、打震着,只
见那些长发被高雪雅的汗水弄至紧贴着她的上而更显出她的。
最后竟是那麽的巧合,当小洩时亦是高雪雅丢得昏去的同时呢!
洩后的小仍伏在高雪雅的背上,虽然高雪雅己丢得昏了过去,但她的
仍不停地抽缩着和挟着小的,这样享受了分多锺后才依依不舍地把从
高雪雅的抽了出来,只见小的混杂着高雪雅的亦流了出来。
小把昏迷着的高雪雅从木上擡到地上,再把她的双腿大大的张开,便拿
部DV机替高雪雅的仍是香汗淋漓的体作大特写拍摄着,尤其是那对仍被大文
件挟着的头,由于挟得久了,两粒被挟成两块薄饼般的头己发紫来,只
见白色的仍不时湛出,小便把那对大子除下,又解去那些用来缚扎着高
雪雅对晕的绳子,只见那对被輮沦的黑色晕己变成两条三吋长的紫黑色
晕棍,衬托那两片还未回形的祡红色头饼,显得十分有趣。小接着用手指
噼开高雪雅像刚从海中拿上来的鲍鱼般的,只见高雪雅最、最私人的
部份便完全显现出来了,粉红的小、大黄豆大小般的核、尿道口、仍流奢
的半吋口径、及楬黑色的菊门等等便完完全全地了出来。
当小把高雪雅的体上上下下所有的部份摄录后,便反转她的体又影着,
连侧面亦不放过。这样如此拍了十馀分锺后,小竟又再度,便把部DV机放
好,之后便把高雪雅翻回正面,用手去大力地拍醒她。只见不久后,高雪雅便开
始醒了过来,小一见她回复知觉后便如春天的狗公般把己良久的再次
进高雪雅的去。也不理会高雪雅的叫痛,便不停地抽着,双手在她的
体着,而口部则着高雪雅的脸颊、如般的小嘴、和吸吮着己回复原
形的发涨头。虽然高雪雅最初是叫着痛,但在处于高潮过后不久的状态下,只
见她不久后便转而发出叫之声,登时声四,而小勐烈抽的作发出了
大声的“啪蔔”之声配合着,小一面含住高雪雅的右边晕,一
面用牙大力去咬头,只见高雪雅登时又再度疯狂,口狂叫着:〔救救
我我啊不要啊大力些啊好爽呀!
我要死啦〕小把高雪雅双腿擡放到他的肩部上,由于高雪雅双腿很长,
她整条小腿便平放在小的背上,只见她十只油上了鲜红色甲油的趾己因兴
奋而用力地屈曲紧扣着,修长的小腿则叉着用力去挟着小的颈项,小则利
用这体位而得更入。当小一面看着廒被征服的高雪雅因被他的狂而出一
副仙死、又似是不知所措的表时,便更拼命地去抽着她那紧紧的,
只见高雪雅则抵死下溅地叫着,不消半分锺后,高雪雅便终于带头洩了出
来,数度小水柱从套住小的的喷出至两三呎开,小一心要高雪
雅洩得更多,便一面加快抽速度,一面用力去咬她的头,右手则拣住了她左
边晕,再用拇指出力地按着她的头,在数度攻之下,高雪雅己完全被不断
的高潮把她丢得乐极忘形,此时的高雪雅己到达忘我境界,她己忘了自己的姓
名、作老师和母亲的份,只是一味的去享受那越来越要命的高潮所带来的
体快乐,大量的被小的抽作像是挍抨器般打成白色的流了出来,
只见一滩白色便从高雪雅的下的地闆处不断展出来,在有了的
下,本来“啪啪”声的抽作便变成“咻伏”之声。在小了半日的调
教下,高雪雅不论生理上和心理上己变得很接受和高潮,亦使她更可以容忍
更多更激的丢洩了,终于在她丢了二百馀次后,高雪雅才足地洩昏了过去呢!
当高雪雅再次清醒过来时,只见自己已睡在上,手上的绳缚亦已解下,只
见小顽皮的用张纸穿了一个大洞,把它套住高雪雅的左边的晕上,只见纸上
留言着:〔高老师,我走了,见你玩得咁开心,明天再玩过,记住唔好报警,否
则你同我主演的X 级成人光碟便四处有得买了!知道未!〕正回想到这处时,
忽然门钤向了来,高雪雅一面想着不知小将会怎样去调教她时,一面战战兢
兢地行去开门,只见除了小外,竟还有两个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
卓明和志明好不容易才等到放学,就在五时十分左右,却见小走来对他们
说行有,会先有一个特训安排才去正式对付萧玉眉。本来卓明和志明亦想打
消这个行,见小有此建议,便立即贊成了。
只见小带他们到了一间工业大,只见空洞洞的一层楼中间有一房间突
别灯火通明,只见面正有数名男人在拍摄着成人电影,只见有二十数个光着
的壮男在穿衣,上的女人则被抱到去另一房间去。原来刚刚拍摄完了一一女
三十壮男的饮戏,听导演说其中有大玩4P、口呀、呀等等自然少不了,
女主角还要饮下约100cc 的呢!
只见其中一个叫大的青年带着小、卓明和志明去到另一房间,只见房间
有十平方米左右大,四面是镜,房中只有一张鲜红色的长皮椅,不久另一个叫大
春的青年则拖拉着一个戴着遮着半边脸的脸的少女,这小女的口部戴着玩SM用
的红色胶口球,口球上布了一个个圆圆的疏气洞,上只穿了一只白色,
而下则只有双脚穿着一对白色短袜和粉红色运鞋,只见这少女人材高大,
长长的乌黑头发被梳成左右两条马尾及结着只红色大蝴蝶,皮肤十分白光,
从形看来像是十几、二十岁左右的青春少女般,两条修长的腿却是无力似地跌
跌撞撞的被带到那长椅处,不知是否拍AV拍得太倦了,那少女一坐上那长椅后便
伏在椅上休息着,只见大春把她双腿大大的噼开,原来这少女的毛己被去,
一对肥厚的大辱和浅楬色的菊门便了出来。虽然这少女戴着一只34吋左右的
,但却看不见,与她颇瘦弱的上显得很不协调,但她的双腿则是非
常修长均衡,结实的大腿上端则是一个雪白光、厚的。
只见大开始介绍着:〔我听小说你们想学习SM技术,我和小很老友,
就免费给你们示范一次吧!〕接着指一指那伏在长椅上的女人说:〔这女人外号
叫高妹,她擅长玩SM,又豪放,做又够落力,点玩得!因爲她的容貌不美,
便叫她戴着脸。你们不用就她的,想点玩就点玩,3P呀、4P、甚至5P得,她
今日才分别拍了两大战三十壮男的超四级AV,所以她的人是有点倦的了。〕只
见大用手一边大力地拍着高妹的大腿,一边大声喝着:〔喂!快幹,想
休息!重有排你做呀!〕只过高妹像很怕大似的,一听到他的唿喝声便即挣
扎着爬来。另一边大春手上拿着两支注了药水的针筒,只见大春笑着:〔
这两支剑针药可不得了,一支是春药;能使圣女变女,另一支是谷针,能使
无的变牛、有的便喷!打针后约十分锺便会药力发作的了!〕大和大
春分别把打针后的高妹抱放在那三个小童的面前,大春坐在高妹的背后,大
则把高妹双手后抱着大春的上而再缚上绳子。大春双手由下向上地把高妹双大
腿分别左右大大地噼开,高妹双长小腿则地垂下来,形成了一个M 字,大春
把高妹的擡放在他的大腿上,使高妹沒有毛发的部完完全全地暴在三
个小童面前。
眼前的景直使卓明和志明一直眼定定地看着,只见大用双手手指把高妹
的肥厚扯开,只见薄薄的膜和便了出来,大再用手指拨那
盍着高妹像尾指尾节般大小的核的薄,浅粉红色的核被大首先用拇指和
食指挟着,再用一条幼红缐缚实了,这样核便不能缩回去了。大便叫卓明用
他的食指进高妹的内,卓明只觉高妹的的不断用力地套着他
的食指,忽然大用手指去擦高妹的核,高妹登时四肢抽缩着,口中发出咦呜
之声,却像有吸力般把卓明的食指啜住,接着便是四浅地流过不停。
大笑着说:〔高妹刚刚丢了一次了,算是给她热了,春药应该是时候发作
了!就让我和大春真人示范3P一次给你们看吧〕,小即时叫好及拍手来。
只见大说着:〔这招3P叫人三文治,大春会高妹的后庭,而我则会
她的前门,之后就要合拍地一齐用力去抽!〕只见大春托了高妹,他首先站
了来,高妹仍是M 字形地给噼开双腿,她双手仍是反抱着大春的上,大春则
把他那六吋长的进了高妹那浅楬色的菊门,高妹登时双腿乱踢,像是十分
痛苦般,只见高妹的口水不停地从她那SM胶口球中流出。大见状便用他那七吋
长的入了高妹的,这次高妹不但沒有叫痛,反而很兴奋地狂叫着,只
见水不停地从中喷出。大春和大十分有契,只见他们首先用力同时一
,〔啪啪〕两声后便暂时停下来,接奢他们慢慢地把他俩的抽出,又是同
时深深一,如是这般五次后,只见高妹己全冒汗,己忍受不了而叫着,就
在大和大春后停下时,高妹便借力作上下着,大和大春见状便开始慢
慢地抽来,节奏便像是火车头般越越快和大力,只见高妹不停地被到全
抛,〔啪啪啪啪…。〕之声遍整个房閑,高妹的叫声亦过不停,她
的被大成白泡状,不停地滴到地上。数分锺后,忽见高妹双小腿急促地
抽缩着,全大汗,口中发出的悲鸣声数十秒多,原来高妹又丢了一次!
大和大春把高妹放在地上,高妹仍是双手反缚着,子的伏在地上不
停地喘气着。大和大春却不给她喘息的时间,便继续第二招3P了!大春首先平
卧在那张红色长椅上,大则推着高妹的上向下弯,大春便除下她的胶口球,
好使她的口下他整条六吋长的,另一边的大则要高妹微曲双腿来就他
五呎半的材,只见高妹的姿势十分有趣,她那肥大反着油光的高
高的膮着,口中则含着大春的不放,大则一面用手抓住高妹反缚着的手
臂,一面用从她的后狂着,每一下,高妹便被推前一下,她的口便深
喉地下六吋长的一次!只见大一面抽,一面说:〔这招叫人打桩机,
重点是要得够狠,使女方站不稳而向前推,从而深喉地下整条,女方双
手一定要反缚,不然她会用手来替口部服务的了!〕只见高妹的被大而
有力的腰力撞至发红,她厚的反震所发出的“啪蔔蔔啪蔔蔔”
之声和她喉头发出的呜之声向遍全房,忽见高妹双大腿的内侧肌不停反式
地抽缩着,双更是发地倒下来,大便即时拉她的子,再急速地狂数
十下,只见水从高妹的喷出的同时,她亦忍不住又丢了一次!
同样不给高妹喘息机会,大便叫三小童尝试一次人打桩机,只见卓明和
志明还不敢去试,于是大便使一个眼色给小,小便即时去取替大春的位置,
把他足有四吋长的入高妹的口内,一面叫着很爽!卓明见状便心来,
再给大一推便站到高妹的后,由于高妹刚刚高潮过后,子还是弱无力
似的,竟然站不来。大便叫卓明用手去拍打高妹的来教训教训她,奈何
卓明还是一介小童,那有胆量去打女人呢!于是大便拿着卓明的手,用力地
拍打高妹的,卓明只觉笫一下的觉实在很特别,只觉高妹的不但肥厚
多,虚虚浮浮的嫩却又十分有弹和,卓明竟不自觉地出力去拍打高妹,
口中叫着的声度渐渐转粗:〔快,给我膮!死货!〕只见高妹粉白
的服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小手印,高妹终于勉地站了来,但由于她实在太高
(五呎十吋)了,就是曲双腿仍未能就到卓明的位置,于是卓明便站上长
椅上,这样高妹反而要直双腿及擡跟才刚好把她的对正卓明约四吋半
的,由于卓明己十分兴奋,便急不及便挺腰一推,一条四吋半的便登
时进了高妹的内,卓明只觉高妹的紧紧的啜住他的,觉是十分
的美妙。正当卓明开始一下一下狂着高妹时,志明亦被大安排到卓明的后
排队,却见正在享受着口的小忽然把高妹的脸除下,不除还可以!原来高
妹正是卓明的母亲- 高雪雅,但由于卓明和志明站在她的后,自然看不到高
雪雅的容貌了,只见含着小的高雪雅是那麽的沈醉着这刻的,烈的
春药使高雪雅完全失去了理意识,她一对水汪汪的妙目在望着小的同时,嘴
角却带有气的啜着小的头微笑着,像是期着小的嘉许,那还像平时
高贵大方的女教师呢!
卓明那裹知道自己正在着自己的母亲!只见他一手握住了高雪雅反缚
着的手臂,一手大力地狂拍打着母亲的,一面用狂母亲正不停地喷出
的!只见卓明控着这“人打桩机”越越劲,原来卓明天生异品,
容忍度极高,竟不停地抽了十多分锺仍未,反观高雪雅却己被儿子搡出了
七八个高潮来,而每次高潮使高雪雅喷出醲烈的呢!而她口亦像是失控
地不断流出津,把小的弄得很是淋淋。
其实这晚所发生的事是小所安排的,房间四面镜子后的有工作人员在
拍摄着,爲了使卓明沒可能觉到高妹就是高雪雅,他便把高雪雅扮成青春小女
般扎着两条马尾加上大红蝴蝶结,锑掉她的毛后,再着上白短袜和粉红色运
鞋,一于要高雪雅玩制服游戏,小更安排在卓明在搡高雪雅时才除下脸,使
这套超四级AV更加抵死!一想到眼前这位害他退学的高雪雅竟在他摆布下和
自己儿子乱伦时,小便十分兴奋莫明。小爲了录下高雪雅在被她儿子緻丢
时的叫声,便双手托高雪雅的头部,由于高雪雅的口不用含着小的
,她便很自然地叫来,只觉高雪雅的叫声是十分的下流,十足的原
始兽,而最抵死的是她的面部表:眉头深锁、面春汗淋漓、小嘴大大的张
开、嘴角流下一度津、仙死地狂叫着,只觉高雪雅是完完全全地投入在
高潮中
正当卓明进入最后阶段之时,大忽然把他按住停止了抽,只见卓明
气乎乎地抽出条淋淋到滴出水的,大便教卓明立即深唿吸着来减低
沖,接着说:〔你不要这般快便了,你还要留力去泡制这货的,记着你要
完全征服她的,的最高境界是去令被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觉呢!〕又说着:〔你看,高妹给你弄丢了十多次了,你对她实在太好了,她不
用劳便有高潮。由这刻开始,你要给她知道高潮是要付出痛苦的代价的!就让
我来示范一次吧,好好的看着!〕小急忙的给高雪雅戴回脸和胶口球。只见
大要高雪雅把右擡踏在长椅上,左腿则屈曲着,姿势刚摆好大便立时把
他的七吋长、二吋半粗的进高雪雅的内,只见他一快三慢很有节奏地
抽着,大一手用力按着高雪雅是汗水的土,使她弓着不能站直,一手却
扯高雪雅的两条马尾长发,使高雪雅的面部朝天,可惜的是高雪雅戴着脸和
口球,否则她的表和叫声必定是十分痛苦和悽厉的了!
大的那一快可不简单,只见他首先把下抽后至头仅仅碰到高雪雅的
,深唿吸一下,左手握紧了高雪雅的马尾,便用盡腰力把整条劲了入
去,只见高雪雅的水四浅,喉头发出深沈的既痛楚、又欢愉的哀鸣。大
入后却不拔出,反而扭着腰部,使在高雪雅的体内转着,高雪雅好像
很受用地不断呜呜声叫着。大接着才慢慢抽出,大约一秒一下地抽送了三
下较温和的后,便再重复劲一下,如此做了十次左右,只见高雪雅上的
汗水不停地滴到地上,她那屈曲成90度踏在长椅上的右长腿和弓成90度的上的
姿势使她甚吃力,由于双手反缚着,便不能用手去支撑上;头部则头发被大
扯而不能靠着膝头来借力,只见不久高雪雅的右腿肌便抽缩来,体渐
渐变得痛苦的高雪雅开始享受不到快了,只见她好像很不耐烦地摆着全。
大见状便笑着说:〔货开始辛苦了!这时可以快一些使她安定下来。〕
抽的节奏便快了一些,一快三慢成一快六慢,只见高雪雅的很快便恢复
过来了,但不久的度又被体的痛苦所调淡,而大亦见状调教着抽送速
度,这样持续了六、七次后,高雪雅的才被推至接近高潮边沿,正当进入疯
狂状态的高雪雅在迎接高潮之时,大却忽然停了下来,把留在她的体内享
受她肌的按摩。这时的高雪雅可真像疯了般不停地大叫着,爲了保持被
的觉,高雪雅不得不自己推前推后地摆着体来使大的着自己,可
怜的是;高雪雅被的姿势根本不能让她盡地去推送自己的体,只见她勉
地维持着大约一秒一下的推送,比大刚才一秒四下的抽尊度便自不是味儿了!
高雪雅一面忍受着本体力上的痛苦,一面目送着高潮快的离去,她不禁呜
地扭着体,口不停从胶球的细孔中流出,只是看不到她的面容表。
大对卓明和志明说:〔这样才好玩呢!卓明你来试一次,志明你就留在这
面排队吧。〕卓明便急不及地开始学大的招式,有时做错了,大便即时指
导。小则又除下高雪雅的脸,只让她戴着胶口球,以防她的叫声给卓明认出。
只见在镜后摄录机下的高雪雅一脸痛苦憔悴、眼神仿佛、面汗水口水、眉头深
锁、咬着胶口球喘气发出深沈的叫春声。镜头下的高雪雅表十分抵死富,
尤其是由将到高潮而又迅速退下之时,只见她美艳容貌正出一丝足的笑之
时,卓明便停了下来,高雪雅登时痛苦万分地狂叫着,汗水从她不停地摇着头的
头发给抛了出来。卓明退下来后便轮到志明了。
志明的约四吋左右,但头却是比例上粗大,而头未端更是硬硬的
角。只见高雪雅被志明的硬头得劲,但志明却自控不了,竟受不了高雪雅
的挤,便不小心地在高雪雅的体内出来。大便笑笑口说:〔是时
候暂停了,高妹玩到痺了,又溴汗,连围透着汗水,就让我把她
清洗一下先才再玩过。〕便抱高雪雅入洗手间了。
大约十五分锺后,只见大拖着戴回脸和胶口球的高雪雅出来,只见高雪
雅再沒有着任何衣物,双手仍是反缚着,赤着一一地行出来,原来高雪雅
的右腿仍然痺. 但卓明和志明却眼不转眼睛地望着高雪雅前的两条黑棍
(即是黑晕加黑头的统称),在高雪雅平雪白的皮衬托下,黑棍显得
十分突出。两条黑古核突、像对牛角般的棍向前平着,倒也十分坚挺。在
高雪雅的每条黑棍的头和晕之间给人用幼红绳紧紧的打着结,使她对
头谷得更大粒成一吋粗般的球,高雪雅的晕则像充水般涨蔔蔔的突出三
吋长、二吋粗,有趣的是,她对晕并不是由头至尾地一样粗,而是像毛瓜般头
阔尾幼般,近头的足有三吋粗呢!
只见大对三小童说:〔现在玩最后一项,就是斗得最远,用甚麽方
法可以,只要胜了的那个可和高妹打场友谊波!你们不要以爲她无房就无,
她对黑棍好有的呢!由于大春己替她打了谷计,只怕她的无自
出来啦,所以我才一早替她对棍打了结!好,比赛开始!〕大便解下那些
头结,并命令高雪雅跪在地上,上则是挺直的。
首先的是志明,只见他拣了高雪雅右边那条棍,他站在高雪雅的后,
子弯下来,用左手手指掐住了头末端以防漏,右手则从晕末端掐住,慢慢
的由尾端拉前,只见高雪雅的晕像充气将爆的气球般,正当到了最后一刻之时,
志明便迅速放开左手手指,只见数条白色缐便从大头中激而出,高雪雅亦
大叫一声,头竟因的力而牵引出数度高潮出来!结果志明的纪录是十呎二
吋。
接着是卓明了,他当然拣了高雪雅左边的棍,由于高雪雅刚失神地丢了三、
四次,子便的不能挺直,卓明见状竟大力拍打高雪雅的背嵴,喝着:〔喂!
快给我挺直条腰呀,死货!〕高雪雅在卓明的威下便勉强挺直了子。卓明
在书中拿了四枝铅笔和橡胶绳,首先用两枝铅笔和橡胶绳挟住了头末端,再
用两枝铅笔去挟高雪雅的晕,卓明像热运般用铅笔前前后后地磙着高雪雅
整条黑晕,磙了十多次后,黑晕竟变得下来,亦发涨了少许。卓明见状
便解去挟着头和晕之间的铅笔,用手指掐住头末端,用两枝铅笔加橡胶绳
挟实高雪雅晕末端,再用手指去推那两枝铅笔,就像是挤牙膏般地要一滴不留
地把高雪雅的挤出体外。这一足足出至十四呎三吋,而高雪雅亦因此
而丢了八次之多呢!
最后是小了,其实他并不打算胜出,反而他正想着如何在卓明面前他
的母亲!只见他拿了张小木出来,小命令高雪雅坐在地上,这样面刚好托
住了两条棍,在经过了志明和卓明的放后,高雪雅两条黑棍己发涨而轻微
捶了下来。小把边紧贴着高雪雅的平,再端好那两条发了涨的棍在上,
便赤着企上上,首先用左跟对准了高雪雅左边的晕,便忽地全单
用力踩在那晕上,只见数十条白色缐激而出,幸而高雪雅的晕对她来说
就像是死般,所以给踩着亦不觉痛,反而头出时倒使她丢了十几、二
十次呢!由于高雪雅的剩馀人不多,所以只出十一呎左右。忽然小又是单
地踩高雪雅右边的黑晕,这次反而出十二呎左右,而高雪雅又再丢十几次
了。只见小意尤未盡,竟用双同时踩住高雪雅两条棍,小只觉闆的
觉很有趣,淋淋又的,便跳再踩,由于小也有八十磅左右,这
力度去踩高雪雅的黑头可真要了高雪雅的命,只见被踩着的高雪雅真是进
退两难,自然反应使她子向后抽,但被人用踩住的头却传来一度又一度的
烈快,使她的觉像是升仙似的。小不停地用闆去压去磨高雪雅对黑
头,只见高雪雅很快便连续丢了数十次,她全不住地抽缩着,汗水不停地冒出,
双腿则用力摆着,口中发出因极度快而出的叫声,在小踩了数分锺后,
丢了百多次后,高雪雅终于不支烈的高潮而乐昏了过去。
当高雪雅逐渐清醒过来时,她已被擡放到地上,双手仍被反缚着的她只觉下
体十分,双棍则因注了针而变得涨蔔蔔似的,发大了的黑棍反着
光地矗立在高雪雅的平上就像是随时会喷出水出来似的!烈的春药使高雪
雅反地用双大腿来互相磨擦着、用力地叉双腿挟着。忽听两男孩的笑声向
遍整间房子,只见小和卓明分别用双手抓住了高雪雅的脚踝,不由分说地便噼
开了高雪雅对大腿超过120 度左右。由于高雪雅平时有练习一字马的习惯,所以
这样的姿势倒也难不了她。被噼开了双腿的高雪雅的部相当难堪,高涨的
竟不断流出白色的,由于长时间的做,两片深粉红色的内己因
不停的充血而发涨起来,核更发大緻如大拇指头般,完全外的核便像颗
的粉红色小头般坚挺起来,给的浸下更显得可有趣。
本来比赛只给一名冠军的,但由于小有创意,便奖卓明和小同高雪
雅来一塲3P,怎样玩都可以呢!只见房中三条虫便正式开始一塲磨荒诞的老
师与学生、母亲与儿子的乱伦。
只见小首先用右手擡高着高雪雅的左脚,一手去拨开高雪雅淋淋的,
小像很熟练地用左手中指进了高雪雅的,拇指则用力按着她的核作圆
型按摩,由于高雪雅已期此刻甚久,只见她迅速地扭着腰来配合小的中
指抽,口中虽含着口套,娇喘之叫床声仍是响遍整间房子,还不到一分锺
的抽,只见高雪雅己准备去丢她的第一次了。奈何她的对手是小!对她恨之
入骨的小又怎会轻易得到高潮的呢!就在高雪雅正要丢之时,小便抽出左手,
用滴着水的左手在高雪雅的左脚闆上着,这一变故登使高雪雅如从仙境处
便抛到地狱般难受,只见她如遭受极型般在地上典来典去,但从脚闆处传来的
却使她不能自控地笑出来。
小便对卓明说:[ 高妹的真爽呢!又又紧地套着我的中指,不如你
也试试看] 卓明那裹知小的坏心肠,便立即试学着小用右手中指进了自
已母亲的裹去,只觉正如小所说般中指被紧紧的套住。这时的高雪雅亦不
理会是谁的手指了,只见她登时了起来翻着腰肢,汗水的高雪雅再配合
这时的作就更显得下流。
把这一切看在眼的卓明只觉眼前的“高妹”是个十足十的娃一个,只见
自己愈用力去,“高妹”便愈兴奋,卓明便不自觉地愈愈狠,由最初一只中
指、中指加食指、到最后正要用五指齐之时,高雪雅总是一路丢一路张开双腿
来容纳那些手指。高雪雅只觉从未试过有这般粗的束西来入她的,尤其是
手指能做出比更多的作,高雪雅只觉部的能得到一时的解,因此
便丢得越爽越快了。
本来在一日前的高雪雅是沒有可能容下卓明的手掌的,但经过了整整一日的
训练后,高雪雅的己能同时容讷两条像大的那般粗的,那就别说
是小男孩的手掌了。当卓明看着高妹的要慢慢扩张来下他的手掌根部时,
小竟忽然双手用力去推卓明的手臂,只听“伏”的一声、和高雪雅的一声闷响,
卓明的手掌便完全进了高雪雅的了。小见状仍不罢休,还用力去推卓
明的手往前推,卓明只觉很快便触到暖暖的盡头:子颈。高雪雅圆圆
的子颈中央原本只能容下一只尾指粗的管道便开始被卓明的手指撑开了,
当小看到高雪雅最后把卓明的整条前臂下才愿意停下来。这时的高雪雅己不
能再扭腰,只能大大的张开双腿和深唿吸着,好让有更大空间来下卓
明更多的手部似的。
忽然小拿来了两支点着了的红色腊烛,正沈迷着高潮的高雪雅亦意识到张
被滴热腊的危机,但可惜她的体己完全被雨小孩所控制,高雪雅只能眼睁睁的
看着小和卓明分别每人一支腊烛来滴在她的棍上。
最初,红色的溶烛滴在黑色的晕上倒沒有甚麽觉。但只需一小滴的热腊
触到高雪雅的黑头时,奇境便出现了,首先弓起上的高雪雅便因迅速洩了十
多次而尖叫唬哭起来,但更奇的是;高雪雅双头竟自喷出白色来,由于
她的头很大很圆,喷时便像水洒般到四处都是了。
给这突如其来的人狂喷(喷了大约一两秒左右,始终两只棍储不多),
除了地上,小和卓明的上都被喷到,小便表现出很不地再用腊主攻高雪
雅的左边棍:只见小左手用手握紧高雪雅左边晕部份,头部份便谷胀得
更大,接着小便滴那些热腊在高雪雅的头上,只见己不能弹的高雪雅仍不
得不全抽缩着,上用大幅度左右摆来想避开被滴腊。但高雪雅越用力、小
便更用力去握住她的晕,用更多的热腊滴在她被揤起的嫩黑色头蕾上。
只见正大汗淋漓的高雪雅因上的抛作反而使她的左棍被拉长着,连仅馀
数滴的亦被小揸了出来。这时高雪雅的处境相当难堪:她的右脚被卓明扣
着高攑、又被卓明的手臂塞得的、左棍则彼小拉扯着和滴腊,高雪
雅只觉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不停地打在她的邪心之处,这时的她完全忘了理
志和痛楚,只想全浸在这般纯兽高潮中永远享受着!卓明从他右手被高雪
雅的挟着的程度便知她己洩了数十次,只觉“高妹”的越挟越大力,不
断潮吹的她使卓明整条手臂像浸在温水池般,但同时又用嫩的道肌来替他
的手臂按摩着,觉倒也很写意呢!
不久,小见手上腊烛己差不多烧盡,又见高雪雅整条棍都是红腊幹,便
用手大力地去擦去那厚厚的腊幹,由于有些腊幹啜实了高雪雅的头蕾,小
毫不留的力度又使高雪雅丢多三四次了。去了腊幹的头就像刚去壳的雏般,
除了是黑色外,还炀手的头蕾竟慕出丝丝热气,小见状便一口含着那大
头大力地啜着、咬箸。小下一口刚而做成的后,便双手各握住一条
棍拉扯起来,双手拇指则轾按在头尖上作图形摩着,高雪雅被这般摩着
后不久便开始叫着,口中涎不停从胶口球中流出来。小接着叫卓明拔出那
己浸了半个锺的右手臂,只见拔出后,大量积起的白色便随即喷出高雪
雅的。小便吩咐卓明把高雪雅的胶口球除下,然后把高雪雅的子弄成一
个狗仔式的姿势,卓明便把自己四吋半长的进了高雪雅的口中作出剧烈的
抽运,另一方面,小则首先用手进高雪雅的转着了一会,一手抽
出些白色的后,便把它涂在自己的上,一声不响地便入了高雪雅的
菊斗作塞运了。
高雪雅不停地与小、和卓明玩着3P,小和卓明则不时换位置,直把高
雪雅的三个主要通道口抽过不停。小不时叫卓明用手去揸高雪雅对头,最
初卓明对高雪雅那对棍也有少许厌恶,只觉得黑墨墨又大条,十足十牛的
头般。但用手揸过后则觉得非常好玩,因爲它控了高雪雅的反应,只要轻轻
一按着头,高雪雅便会疯狂地丢着,如果大力去按,高雪雅更会扭全直至
丢到失去意识爲止呢!
玩到最后,卓明要高雪雅跪在地上替他口着,高雪雅竟自然反地用舌头
不停地卷着卓明的啜着,更用暖暖的口浸着卓明的,的使卓
明能在高雪雅的口腔作出快速的抽。卓明终于忍受不了,便双手牢牢的抓
紧高雪雅的头发,在高雪雅的深喉中喷出他的处男了。只见后的卓明仍
在高雪雅的口中慢慢地抽着,而高雪雅则不但下卓明的,还用舌头继绩
把卓明的头剩馀的啜得幹幹净净,最后卓明终于在高雪雅的口中摩了分
半锺才依依不舍地才把自己了下来的拔了出来。
接着到小了,小首先用他的入高雪雅屎眼了十多下后,才
拔出放进高雪雅的口内,小在高雪雅的口内边边问:[ 喂,高妹,我的
好味吗你若不答,我便拿走它的了!] 只见高雪雅因含着小的而只能点
头称好,小接着笑着道:[ 你好好的啜真一点,有你的华所在的呢!] 只
见高雪雅真是乖乖的用力地啜着小的,只听见[ 唧唧…。] 之声不绝。小
一心要在卓明面前表演怎样去驯兽他的母亲,便一手拿起条长木尺,一面像驯
兽师般吩咐高雪雅像狗般爬在地上,接着要高雪雅用口啜实他的,若果含不
住的话,小便用木尺大力地打在高雪雅的雪白的上。只见小便开始在房
中行着圈,可怜双手被反缚着的高雪雅只得双腿不住地跪行着,当间中含不住时,
小便立即用木尺大力地打落她嫩的上;心想:[ 哼!以前常给你打手闆,
现在连利息一齐还给你吧!] 只见高雪雅的可真多;被木尺打中时除
发出[ 蔔蔔…] 之声外,还即时作出阵阵波形馀震传至腰部及大腿。当高雪雅的
被打至红蔔蔔后,她开始用心地含箸小的,像死也不放地啜实,只见
高雪雅的口亦因而不停从口角边漏了出来,一条条细丝般地滴在地上。
行了四、五个圈后,小便暂时叫停下来。只见他不知从那拿了一条怪束
西;一条全长约三呎、四吋粗的胶物体,中间之处除了是遥控开关外,还装有
一个大弹簧来保持条状,另外各端则是布着像狼牙状的尖牙,若开的话,
除了转外还会震的呢!
小便拿着这样的束西,首先命令高雪雅盡量跷高,便开始将一端入
她的菊门,只见四吋粗的胶入时,高雪雅不禁发出痛苦的的声,小见
了很久仍是进了一吋左右,便拔了出来,再把它进高雪雅的ロ内,要她用
口来它,只见经过高雪雅的深喉后再拔出时便变成的子,小再次
的把它入时便容易多了。但始终高雪雅是本能很抗拒被门的,只见子
入到四吋时便困难多了,小见高雪雅不就范,便用手大力去拍打她的,卓
明见状亦加入帮手掌打自己母亲的,还喝箸:[ 死货,快乖乖的被吧!
不要再自找苦吃!] 吃痛着的高雪雅终于被迫放松了少许,小和卓明便乘这少
许放松便一同抓住尾用力一,只听到高雪雅的菊门发出[ 伏] 的一声,和她
一声凄惨长叫,整端呎半长的胶便应声进了。接着卓明帮小曲起另一
端(因有弹簧),小便将另一端入了高雪雅的内,这次反而轻易多子。
就这样,原本整条三呎长、四吋粗的怪物便分别同时深深藏进了高雪雅的门和
内,只在两之开出一条三吋长的胶,只见胶内被曲起的弹簧正像是
设法回复原状在努力直似的,而弹簧的张力亦使长能牢牢的住高雪雅双。
在这样被着外物的高雪雅便被吩咐玩一个变态游戏:当小叫一时,高雪
雅便要用口含住小的,叫二时,则要含住卓明的;若含错的话便即时
按高雪雅下体长的开关,那时高雪雅便可有苦受了呢!最初游戏开始还不太
难倒高雪雅,但接着后来越叫越快,兼且小和卓明分别在房中走来走去,高雪
雅在忍受着被的同时、双手反缚着,跟着他们走时只觉四吋粗长的狠牙在
不停地磨着她,而另一方面,高五呎十吋的高雪雅被四吋粗的长着使她双
腿要不停地大大的噼着,不论是站着或是走着,姿势都是极丑怪却又有趣地像企
鹅般两腿噼开、两脚八字形地摆着,自然是走不起了追上小和卓明的了。
这样便给小和卓明借ロ去按那緻命的开关,只见高雪雅登时例下全肌抽
蓄箸,又震又转着的长狼牙使她又痛又爽,痛的来头门和直肠,爽的则来
至。但最后始终都是快压倒了痛苦,只见高雪雅便开始丢到在地上典来典
去,全大汗,叫喘气声向遍整间房子,双大腿噼着噼着的同时,只见大量的
因潮吹而狂喷出来。
但这只是给高雪雅一个测试而已,原来遥控亦能只开钻门的或是钻
的。当第二次高雪雅含错时,小便只给她钻门的享受,只见高雪雅不停叫痛
着,但当她含对时,便给她数秒的钻的快作爲奖赏,如此这般,只见三条
虫在房中互相追赶着,可怜的高雪雅很快便玩到疲力盡,地转天旋的她便越
含越错,只见最后她己分不了谁是小、谁是卓明,只要见到是类似是的物
体便飞扑地去用口含着啜着,有次竟悟会了房中枱子上的假是他们的而
不停地含过不停呢!
这样经过了半小时候,高雪雅终于因体力不支和被了很久而大腿抽肌了,
只见倒在地上着的高雪雅仍要盡量噼开大腿,只见她的大腿肌不停作出不
自主反神经抽。小见状不但沒有停止游戏,反而同时按了门钻和
钻,虽然高雪雅勉强地享受到快,但叫床声己显然气苦游丝了,洩了两三
次后便昏了过去。
可怜的高雪雅在昏迷的期间,因小和卓明己起,亦不理会高雪雅有否知
觉,便拔去她那条粗长,两人便一前一后地着她的和菊门,扩大了的
和菊门很快便收缩回来复原状,但不竟亦松了不少,但这样他们两人反而抽
得更轻松,这见二人抽了十多分锺后便差不多同时各自,亦总算终结了这
塲世纪乱伦之战了。
正式辱萧老师行
当卓明施着疲倦的体回到家时,已是晚上11点了,正努力想着如何向母亲
解释时,却见家中空无一人,只见厅中枱子上放了一字条,写着:[ 卓明:妈妈
今晚有事,会很晚才回家,不用挂念] 字迹较平常撩很多。卓明只觉全轻松
了不少,亦不多想母亲爲何会外出夜返,只一心回味今日和高妹的塲面,竟
反思着自已怎麽会忘记用那些疯狂招式来对付高妹!卓明是名品学兼优觉生,
好胜的他只觉自已今日的表现明显地输给了小,尤其是想起高妹如何甘心愿
地被小玩弄的景,想着想着,始终今日玩得太狂了,终于很快便睡着了。
当卓明醒来时已是早上七时了,匆匆换过校服后却不见母亲的踪影,正自奇
怪的时候,忽然电话便向起了。卓明接个电话时,只听到母亲高雪雅带着兴
奋的声音:[ 卓明,唔…
我…我是妈妈,我今天会很忙的!啊…(深唿吸声)我…你不用等我回家的
了,你早些返学吧,我挂缐了,啊…] 高雪雅也不理会卓明是否听到便挂了缐。
卓明这时亦始想不到自已母亲这时正被大春和小抽着和菊门呢!
回到学校见到志明,志明便对他说放学后会继绩辱肃老师的计划,有了昨
日的啓蒙教育,卓明和志明只觉自己已成熟大胆了不少,对成熟女更像是
着了魔似的,当想到如何制驯服那出名的肃老师时,卓明恨不得快些放学呢!
卓明整天都沒有心听课,只是不停地看着肃老师的时间表:早上。
8 :00回校。
8 :05茶水、看报。
8 :30同,检查学生。
8 :40上课。
12:00午饭。
1 :00上课。
3 :45放学。
4 :00改课卷。
5 :30茶水、洗手间。
5 :45检视校一周。
6 :15离校。
……………
好不容易到了3 :45PM,放学后便匆匆赶回家去拿必须工回校,到了原定
5 :15PM,卓明、志明和小便集合。这时校内已沒有学生和其他老师,只见到
了5 :30PM,肃玉眉老师果然从教员室处行出至茶水间泡茶,回到写字枱放下茶
杯后便住洗手间了,卓明便立即拿箸一枝浓缩安眠溶走进了沒有人的教员室,
便在肃老师的杯中下药了,接着便迅速离开教员室。只见不知就的肃玉眉回到
教员室后不久便开始喝茶,不用数分锺后,肃玉眉便不支地伏在枱上昏睡了起来。
三小孩见状便兴奋地跑进教员室,再合力把肃玉眉擡到楼上的音乐室,因爲
音乐室有完全隔音布置,就是大声叫救命在外边亦不能听到的。三小孩把肃玉眉
放在地上后,便立即锁上了门去开始下一程序了。
只见架着一副黑色金属眼镜的肃玉眉今天穿着一套深灰色的套装和白色恤衫,
志明和卓明便开始替肃玉眉除下外套和恤衫,肃玉眉果真是一名典型保守女,
只见除去恤衫后还有一件底衫,卓明便跟着把底衫除下,一只34吋E
Cup
的白色便了出来,深深的把肃玉眉对大房显得更伟大。小在
肃玉眉的手臂上注了两支针药;与昨天注在高雪雅的一样,一支、和一
支针,只是份量加至两倍。志明则除下肃玉眉的套裙、底裙、丝袜和黑色皮
鞋,这样,肃玉眉的全只剩下和一条白色底了。只见那白色底却是出
奇地在阜位置高高的突起,就像有层厚厚的毡褥放在底下。
小拿着部DVD 一直摄下整个过程。当卓明除下肃玉眉的时,一对因生
育过而轻微松弛、但非常的光雪白大房便跳了出来。而在每只房的中
央之处都长了一个直径大约3 吋、涨蔔蔔的褐色晕,和一粒半吋大的褐色头,
晕明显地长了白色的斑芽,而簿簿的房皮肤下亦可隐约看见布了蓝
色和青绿色的血管神经缐,证明肃玉眉已谷了很久。小看见后便笑着:[
现在她已谷谷成这样子了,一会见那针生效时便很好玩了呢!] 接着卓明
除下肃玉眉上仅馀的底,奇怪的塲面出现了,只见肃玉眉的阜上原来长着
一大片黑色的长毛,由于太长关系,肃玉眉便小心地把毛卷起再用两
只发挟起,怪不得刚才阜位置的底会高高的突起了。当卓明除下那两只发
(竟是少女孩喜的Hello Kitty 发)时,一束长至十五、六吋直直的乌黑
毛便散了下来,就像是长头发般长在阜上似的!可见这束毛是经过长期
惜心打理的,除了每条又直又长的毛反着乌光,和整束的毛都被修剪成
同一长度外,还传来阵阵浓浓的护发素香味呢!看来肃玉眉是十分喜这束毛
的了。只见这束乌黑长毛长得甚浓,若束在一起时大约有吋半粗,而平散放
着时可以像是一块四吋濶的黑布般透不过光呢!由于小要大特写肃玉眉的,
便用手翻起整片毛,只见那片毛竟可幅盖她整个腹部至房!小把肃玉眉
双腿噼得大大地,当近摄放大她私处时,发现原来肃玉眉的毛原本是生长布
由肚脐以下至整个下体,只是除阜的三角地带外,其馀的己被给锑刀锑去了,
但从剩下的黑毛头可知道肃玉眉的毛幅盖范围不仅是从肚脐以下、阜、到整
个两腿之间,连菊门以外的都有呢!
这时的肃玉眉全除了一副眼镜,和右手无名指的结婚介指外,所有饰品手
表都结卓明除下了。
卓明拿着这束毛着着,正想用剪刀剪去使肃玉眉心痛一下,但随即被
小制止了,只见他笑着:[ 哼…这束毛在肃老师时可大派用塲呢!]
小在自已的袋内拿了数条铝管,只见这些铝管是可三条连成一条的,这样便做
了一条大约五呎长的长管了,而长管的每端都有一可收紧的皮圈。接着卓明便扶
起肃玉眉的上和托起她两手擘成一直缐状,小则分别把肃玉眉的左右手腕套
进长管两端的皮圈内再收紧,只见肃玉眉对手臂便被长管托成一字型了。跟着便
是双脚了,只见小首先托起肃玉眉略爲的右腿,首先再绳在她的脚踝上
打圈作结,接着用力把她的小腿和大腿盡量屈合在一起,再用脚踝的绳尾继续捆
在大腿的尾端打圈作结,如是这般,肃玉眉的左腿亦被处理了。接着是怎样把肃
玉眉两腿噼得大大呢!只见小各在肃玉眉的左右滕头对下之处打了绳圈、用
绳连着、椟过肃玉眉的背部、再用力地拉扯数次一索打结后便使肃玉眉双腿噼
至最大了。
肃玉眉
接着小首先用梳子把肃玉眉的毛梳成中开分界,接着便左右地把又长又
直的毛捆成两条粗黑鞭子,再用橡胶圈打结和加上肃玉眉喜的Hello
Kitty
发便完成。卓明看着小把肃玉眉的毛捆鞭时,终于领会肃玉眉的毛
有何用处了!正如卓明所想,小正利用肃玉眉的毛来作捆缚工之一呢!只
见小要卓明帮手打肃玉眉的子擡起,小用子托着肃玉眉的背部,左右手
则各抓着她左右黑鞭,而卓明则用力去推肃玉眉已被噼开的大腿,其目的是盡量
把肃玉眉屈曲着的颈部与阜的距离拉近,接着小把两条粗黑毛鞭子拉直横
过肃玉眉的颈部再左右错在颈后打了发结便完成了。当小和卓明不再扶着肃
玉眉的体时,肃玉眉被弄成屈曲的子便像不倒翁般前后摆着,只见单靠
触地的她的姿势倒很是趣怪呢!
被玩弄了约一小时的肃玉眉可能因自己的毛被拉扯着而吃痛,竟提早了
个多小时便醒了过来,但当她一面叫痛,一面回复意识后看到三个男孩对着
她笑着,而自己竟一丝不挂地用这极丑的姿势躺在地上时,还以爲仍在恶
梦,但当小用手去拍打她的部时,她终于了解到自己正处于极度危机了。
肃玉眉不竟是出名的恶老师,便立即以训导主任的口喝着:[ 你们三人死
了,竟对我做出这事!快些解开我,我要报警将你们拉入监牢坐一世监!] 一
面恶狠狠的样子便盡出来。接着对卓明说:[ 卓明,你平时这般乖,原来这般
坏的!哼!我要讲给你母亲知,赶你出校,同拉你坐监!我还要…] 只见卓明扮
作很惊慌似的;一面作势去松解肃玉眉时,竟忽然用力抓着她左边颈旁的毛鞭
子一拉,竟连人带施地扯起了大约有110 磅的肃玉眉!只痛得入心入肺的肃玉眉
眼泪直标,竟连下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只见卓明对着哭着的肃玉眉说:[ 死货,想拉我坐牢!可以的!但起码
等我好好制你先!说不定你玩得开心便不想再拉人坐牢呢!肃玉眉,你的丑态
我们己用摄录机拍下,完事后定给你造一只顶级超的四仔DVD 作纪念的!唔
…差点忘了,还有一只送给你的丈夫呢!嘻嘻…] 只见肃玉眉开始惊慌了起来,
改用温和的语调哀求着:[ 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告发你们便是了!] 只见三
小孩对着她笑不语,小接着说:[ 只怕很快是你改求不要放你呢!] 原来在
肃玉眉体内的春药已差不多生效了,肃玉眉亦开始觉得子发热,张开着的私处
只觉开始有些。由于小注了双倍份量,只怕是泠的亦会变娃漡妇
呢!小己察觉到肃玉眉体上的些微变化,便开始用手在肃玉眉的外轻
着,肃玉眉的簿簿的带着些浅红色调,和她的口型相像。但当小用手
指撑开她的大时,却见面深红色的小已开始濶起来,一颗像大豆似
的核则藏在包皮下正慢慢地充血起过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127小时】高雪雅老师的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