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铃村爱里】《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 》82-85

《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

作者本者,后续到150+了,有兴趣的书友可以私信我———————————————- 第八十三章 一路翻了上百米,体却完全受不到任何疼痛,反而有一使不完的力气,甚至连腹部的不适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来不及思考,连带爬、手脚并用的冲向了生死不明的妈妈,双手抓住了那摊烂泥覆在妈妈脖颈处的开口,猛地发力,自己却差点摔了个趔趄。 这玩意儿居然这么脆的么? 我原本只是想把它从妈妈上揭下来,没想到直接就将其撕成了两半,有种铆足了力气,却是去撕扯一张纸巾一般。 这时我才注意到,我浑上下不时得有蓝色的小闪电在跳着,被我撕出了一个大口子的怪物,从头到尾都毫无反应,如玩偶般任我摆布,巨大的裂口处凝着暗红色的血,却怎么也流不出来。 卧槽,难道是时停了?!! 我不知为何突然有了如此神威,只知道这么逆天的功能绝对与系统不了关系,想想那垃圾系统的持久力,我连忙一把抱起地上的妈妈,还未踏出一步,下就传来“噗”的一声,冰冷的血不断的溅在我的小腿之上。 系统果然如我想象的一般早… 既然时间的流速又恢复了正常,我自然失去了“缩地成寸”的便利,好在危机已然解除,体也借此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甚至连拳头上的伤口都已愈合。 眼前的走廊也已恢复了正常的模样,不再是一排复制贴的状态,看来空间错乱的幕后黑手实锤无疑了。 我抱着妈妈朝着套间走去,怀里的妈妈体温虽然十分冰凉,上布了淡绿色的,但微微起伏着口让我稍稍放下了心。 “你来救妈妈了…” 妈妈虚弱的抬起脑袋看了我一眼,又无力的靠在了我的胳膊之上。 还没等我真流,表达一下拳拳之心,后又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嘶鸣,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那怪物被我手撕的仅剩不到三分之一的部分连接着分裂的体,没想到居然还没死透,生命力极其的旺盛。 垂死挣扎的怪物像只八爪鱼一般胡乱的拧着烂泥般的躯体,不知是从哪个部分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我心中警铃大作,看这静,怕不是还有一波亡语吧。 我搂紧了妈妈,正迅速的逃离现场,然而仅这一回头的功夫,总统套房的招牌离我们的距离就被拉到了千米之遥。 光是先前百米的距离,跑了我半条命也没能跑到头,踏上这条取经路,那可不仅仅是望山跑马了。 我当机立断的抱着妈妈冲入了一旁敞开着的房门,这里是弭明诚先前出来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怪物不过是回光返照,迟早要油尽灯枯,我才不会像个二傻子一样去跟它正面;只需以逸劳,慢慢的等它流干了血,自然也就西去了,再说扭曲空间这种大招,蓝耗低的了吗?只出不进的它又能发多久? 关上了房门,我抱着妈妈想要先将她放床上,让她休息一下,然而这个房间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跟个大号的棺材似的:没有桌椅板凳、没有床铺被褥,卫生间就不提了,连个窗户也没有,不知原本就是这么设计的,还是出了什么其他的变故。 这会儿也顾不上地上脏了,我搂着妈妈坐到了地上,妈妈的体温上升了些许,呼吸愈发沉稳有力,却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眉眼间掩饰不住的疲态。 我想那怪物的能力应该类似于在水管的中段又接了个水龙头,只要关闭了这个漏点,体质极好的妈妈很快就能生龙虎起来。 妈妈整个人靠在了我怀里,浑瑟瑟发抖着,我心疼的看着妈妈脸的污渍,只能愈发用力的搂紧了妈妈,希望能给予她些许安全。 不知与我分离的这段时间里,妈妈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而我却在和大姨行那鱼水之欢,享受着人间极乐,心里的内疚,堆积如山。 忽然,我脑子一热,低头在了妈妈的额头上。 在我紧紧的怀抱下,妈妈体的每一分变化我都能清晰的察觉,对于我落在她额间上的,妈妈并没有表示任何抗拒,搂在我腰侧的手反而愈发的用力,想来是真的委屈的紧。 妈妈的默许给予了我莫大的勇气,我轻轻的沿着妈妈光洁的额头一路向下,顺着高挺的鼻梁,一直到了鼻尖,妈妈放在我腰上的手改搂为抓,紧紧的拽着我的衣服,我能受到她的紧张,妈妈却依然没有什么抗拒的举。 我心中一阵悸,忍不住一口含住了妈妈的珠,将妈妈两片冰凉的薄吸进了我温热的嘴里,妈妈浑猛的一僵,不知是愣住了,还是太过于震惊,竟没有第一时间把我推开。 此时的我其实并没有多少望,反而是心里揪的难受,我搂着妈妈静静的了好一会儿,妈妈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猛地将我推开,神色复杂的瞪着我,却没了以往的暴怒,那眼神里除了埋怨和责怪,竟然还多了一丝娇嗔。 虽然我们并没有舌头,仅仅是两片嘴相接,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是接,然而我还是激的难以自持。 这可是我搭个肩膀都要挨批的妈妈啊! 她没有第一时间将我推开,狠狠给我一记人格修正掌,已经是阶段的胜利了! 我终于离着妈妈的心更近了一步! 还没等我兴奋多久,脑子里忽然久违的传来了那熟悉又陌生的震,接连不断,债般震的我脑浆子都快沸腾了。 大量的信息瞬间涌入脑海,我只觉得一阵眩晕,整个人直直的向后倒去。 一长串的系统提示如刷屏般排列而出: [自检程序已启…] [正在重启中…] [系统重启完毕…] [收到来自究极管理员——真·真漂亮子的语音消息。] [正在执行强制播放…] “呼…呼…喂喂喂…听的到吗?” “这破麦真难用,早知道不在那个地摊上买了,该死的商,等老娘逮到你,骨灰都给你扬了!!” 背景里传来一阵乒里乓啷的翻杂物的声音,紧接着是折叠着的纸张被展开的静,似乎是正在查阅着说明书之类的东西。 … … “淦,被你气死了,都忘记这是留言了…” “咳咳…嗯。” “甘霖娘!你个衰仔!3090借你玩个扫雷都能给你弄死机了!你他喵的有吧!” “长话短说,我没那么多时间了。你现在所处的地方本就是个聚之地,说是用来囚的牢笼都不为过,在这儿挂掉的人不得而出,生生世世徘徊于此。” “本来只是一些低级的体,思维混沌,无法积累什么怨气,偶尔刮刮风,撑死了会让某些地方气森森,气极弱的人可能会被暂时俯什么的,成不了大气候。” “然而我翻阅了系统的后台日志,你丫好死不死的在这个地方遇到了袭击,系统启了应急机制,然而这个简洁版的系统早前被你玩坏了,本应作用于你体之上的增幅,选错了目标,投放到了这个鬼地方上,将它的特足足增强了近十倍,耗尽了这段时间积攒的所有能量。” “好在你还算有点脑子,知道强行从另一个能量源上汲取了一点能量,让枯竭的系统有了一丝电量,我才能通过搭电法出来刷个脸,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超级英雄总是在最后登场,唉,先叉会儿腰,可把我牛逼坏了…” “咳咳,总之,这个地方不仅是囚禁魂的牢笼被放大了数倍,囚徒们的魂强度更是指数级的增长,甚至可以实现以体化的方式直接出现,随之而来的,是消耗的倍增,它们变得嗜血而贪婪,本能的求着新鲜的血与魂,来维系着自的存在。” “系统若是全力消除这个增幅带来的影响,以你每日所能提供的能源,大概也需要7天,而你一介弱,万万是无法在这个群魔乱舞的节骨眼,到那个时候的。” “虽然你方才获取了大量的能源,但系统的重启已经消耗了一半,不然倒是能直接解决眼下这个棘手的问题。所以我调整了剩余能源输出的侧重,截取了七成,构造出了一个临时的强化商店,就像你刚才体验的那样,足够保障你和能量源的生存问题。” “不过,所有的强化都是临时且一次的,真正要永久化,需要海量的能源,就算把你榨成人干都不够任何一种永久的能力。” “既然名为商店,也就意味着你需要自己付出代价,才能得到想要的‘商品’,这次系统的重启,还有强化符的构建,加上你刚才的显圣,最后剩下的一丝余力也被我用来发这个传音了。” “简而言之,一滴都没有了。想要保住你的狗命,就踏马给老娘抓紧干啊混!我还没从你上薅到羊毛呢,自己还搭了一点积蓄进去,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了!呸!真晦气,再有下次,老娘直接…嘟嘟嘟…” 第八十四章 大魔王小白毛久违的声音传入脑海,看来先前我所听到的并非是我在绪激下臆想出来的幻觉,没想到这丫离线了这么久,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管理员的账号码,作为大魔王麾下天字一号打工人,我的确是有些汗颜,从获得系统以来,非但没能给老板挣到钱,反而赔的老板都不得不当掉了她的蓝白条纹小胖次,令人唏嘘。 短短的几句留言,包含的信息量巨大,而我一下子抓住了重点,小白毛认可甚至赞赏了我对大姨采取的行! 我当然不是需要王的承认,而是这代表着,能够拯救妈妈,我强推大姨的举至关重要,没有我冒着大不韪强推大姨的话,小白毛可能就没办法诈尸救场,妈妈可能就此香消玉殒。 虽然我很大成分上是建立在合理推测上的赌,但我赌对了! 如果大姨能知道事的始末,牺牲自己的贞洁,就能换取妹妹的平安,我想大姨肯定是愿意的,说不定还会原谅我的大逆不道,饶我一条狗命。 当然,系统这种凌驾于超自然之上的东西没办法予大姨知晓,我也不好意思告诉她,别人家的系统多么的高大上,而我的系统为什么需要专攻下三路才能发挥它的神妙。 尽管很像是在为自己开,但我伤害了大姨的负罪,减轻了许多。 对于小白毛把系统宕机的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自然是嗤之以鼻,明明是自己写的程序有BUG,非要赖到用户的上,不想想我是个什么牛马,也配将这种跨维度的高级玩意儿弄坏? 不过我们先前对于这个村庄的猜测全都错了,看来村民们还真不只是想要通过故弄玄虚来推村里的经济,从村口那个倾斜的石碑下埋藏的部分,大致能推测出这里的人并非对当地的古怪之处一无所知,可他们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宣传造势,想要将更多的外人引入此地,其中是否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深层目的?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都雨我无瓜,我只想带着妈妈和大姨,平安的返回我们的小窝。 不可避免的,一个沉重的事实跳了出来,是我想要忽略,却又无法视若无睹的问题,那就是死去的那些人,是否都是因我而死? 说来也是离谱,如今的局面居然是被那个刀疤脸一棍子敲出来的,因果这东西真是说不清楚,虽然不是我主观上发了这场异变,归根到底,如果当初在大巴上的时候,我没有去主招惹他,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妈妈不用在鬼门关上溜达一圈,我也不会和大姨有了无法割舍的联系,那些无辜的人是不是也不用遭受这场无妄之灾了? 我的心里有些沉重,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客观事实,暂时无法想通此节,只能先封存在心底,留日后困而出时,再寻个心理医生为我开解一番。 咦,大姨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唯一让我惊喜的是这个阉割版的系统,居然真的对我的人安全有着应急保护机制,若是系统当时没有死机,我说不定还真的能化五秒真男人,在大姨面前好好一手。 离线许久的数据视角也终于恢复了正常,视线内的右上角出现了一排倒计时,想来就是系统将这个地方重置到正常状态所需要的时间。 [335:59:55] 三百多个小时?! 略略心算,我们居然还要在这种险象环生的地方呆上14天! 我连忙看向了以拉低了一倍的执行效率打造出来的,这次保命的关键所在。 倒计时的左侧,浮现出了一个陌生的图标,我心念一,一排排琳琅目、里胡哨的道展示了出来。 [帝皇铠甲*一分钟试驾] [内窃取*成功率50%] [神速力*一秒体验卷] … 我没去理会其中似乎混入了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神速力这个字眼,刚才那种神妙的觉和时停般的错觉,应该就是加持了神速力的状态,若不是我毫无心理准备,浪费了一些时间,说不定我早就抱着妈妈离了险境。 这些道的名字看起来都十分眼熟,想来是人类对于大魔王的文化输出的结果,如果它们真的像影视作品里表现出来的那般强力,那我可真的能在这个末日般的鬼地方横行霸道了,可惜都是试用的模式,要是我能随时随地化闪电侠,哪个女人扛的住我的光速平A,石女都能给我肏成妇… 然而每一个道下方标识着的一串长长、12px大小的数字,迅速的浇灭了我的兴奋,从即将离凡人行列的幻想中平复了下来。 虽然兑换强化符所需的点数算不上天文数字,但也不是我想换就能换的存在,我现在可谓穷的叮当响,连最便宜的那个都买不起。 这个问题迫在眉睫,我不尽快刷出一个技能以备不时之需,在这怪物狂欢的世界里,我拿什么去守护我最重要的人。 说起来,要是说我从大姨上获得的点数都耗在给小白毛提供脸的机会和那张临时强化符的话,系统重启所需的海量点数,居然全靠着和妈妈的轻轻一。 强的话自然是没有这种夸张的加成,不然大姨被我强行征伐了数小时,我现在都足以兑换成超人了。 两个人的心意相通,才能获得指数级暴增的点数,也就意味着,妈妈非但不反我刚才亲了她,反而还有些不自禁,甚至还可能带了一丝男女的愫,不然无法解释系统瞬间获得的大量能源。 达成这个结果,可能要归功于弭明诚。 若是没有他,妈妈对于我,最多只有激,更多的是理所当然,毕竟我是她的儿子,就算我为她上刀山下火海,妈妈也只会觉得欣和,以及自己教育的成功,万万不会联系到男女之,甚至连想都不会往这个方向想。 而弭明诚的忽然出现,又匆匆消失,将妈妈从地狱拉到了天堂,还没等妈妈喘口气,又瞬间被推回了地狱,这时候我出现了,此消彼长之下,被爸爸抛弃过一次的妈妈,在再一次被男人抛弃的况下,对我的降临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和莫名的,只有‘儿子’这个男人,才会坚定的守在她的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丢下她一个人,直到永远。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臆测,或者说,是我的期望,如果妈妈的心理真的如我推测的那般,那我和妈妈的关系将更进一步。 眼下最重要的是我得想办法将和妈妈玩亲亲的游戏常态化,才能尽快的攒出一两个技能所需要的费,虽然不是心意相通的况下,即使是嘴对嘴,把妈妈的嘴亲到皮,妈妈把我单纯的视为儿子的话,那么我获取的点数估计也就比偷偷多上一点,但也远比握个手个肩来的效率多了。 可妈妈又岂能轻易的让我如愿,方才之所以能顺利的和妈妈对接,是发生在妈妈心神剧烈的激之下,没事就想亲一口的话,妈妈指定会觉得我是有什么大病。 “亮亮你没事吧?!” 妈妈神惊慌而自责,还以为我伤到了哪里,被她冒失的一推,连爬都没法爬起来了。 我愣神消化这些信息的功夫,妈妈焦急的声音传入耳朵,实际上我被大量数据挤入脑海带来的眩晕弄到在地,其实还没过去几秒,心神上的流,效率极高,有些类似醍醐灌顶、仙人传功。 微微偏过了头,我将视线转向了妈妈,终于恢复正常的数据视角弹出了妈妈当前对我的状态值:好度原本就一直维持在95以上徘徊,这次更是顶到了100,而且代表着好度的进度条隐隐散发着橙色的光芒,仿佛要爆表了一般,我如果不是她的儿子,这个女人早已对我死心塌地了,当然,那样的话我也没办法在妈妈心中占据这么重要的位置。 如果妈妈对弭明诚同样有着好度的判断的话,我相信此刻肯定也降到再也威胁不到我的程度,不再是需要我担心的存在,而且不管他怎么弥补,都没办法修复生死之间产生的裂痕。 而影响妈妈对我男女之防的亲度,更是从50直降到25,量化的数据使得扑朔迷离的变得清晰了起来,我隐隐觉我的推测没有错误,妈妈真的对我产生了超出母子份之外的! 或许连妈妈都不自知,自己已经将儿子当成了一个男人来看,这一发现让我差点不管不顾的大叫起来,从格的亲度一路砍到了25,我和妈妈经历了数次生死间的危机,才使得妈妈坚韧的心境出现了一丝松,更加证明了若不是系统的辅助,我要想通过成绩之类的东西去威胁妈妈就范的话,简直就是用勺子去挖混凝土。 和妈妈走到了这一步,有些如梦似幻,想当初我连搭着妈妈的肩膀都要被教育一番儿大避母,再敢放肆那就是皮带伺候了,而如今,我居然可以搂着妈妈品尝她的胭脂,虽然还没到换口水的程度,但也离着这个阶段的目标不远了。 不管是为了在这剩余的时间内守护好我的女人们,还是为了占妈妈的便宜,这两者反正也不冲突,甚至是相辅相成的。 我躺在地上。 偏着脑袋看着神焦急的妈妈。 “啊,我摔倒了,要妈妈亲亲才能起来~” 第八十五章 说着,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我刻意孩子气地高高撅起了嘴,像一只鱼在呼吸般,开合着被我挤成鸭嘴状的嘴,同时发出了“啾、啾、啾”的声音, 妈妈狠狠的拍了我一下,“这么吓妈妈好玩吗?!我看你是欠抽了,什么玩笑都敢开了?!” 我一个激,对于皮带的恐惧刻入了DNA,当即就要爬起认错,先唱一首征服看看能不能摆平。 谁知妈妈愤愤的目光忽然和了下来,纤长的素手轻拂着我的发梢,有些苍白的脸颊微微有了几分血色;受到妈妈心境的变化,我也收起了玩笑的嘴脸,与妈妈眼波流转的美眸静静对视着,狭长的丹凤眼诉说着无尽的与怜,还有一丝我无法确定的纠结与愫。 她嘴上这么教训着,却是缓缓的俯下了子,致美艳的脸庞缓缓地靠近着躺在地上的我。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甚至怀疑正在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我的幻觉,妈妈居然真的要… 然而妈妈的琼鼻在触及我的鼻尖时便偏转了航向,只是在我的侧脸上轻轻盖了个章,又迅速的直起了腰,俏脸飞起两朵红霞,偏过头去不敢看着我。 “好..好了吧!赶紧起来,这个大了人,跟个孩子一样,不知羞!” 妈妈的语气带着佯装的淡然,目光却是上下游移着,没个焦距,她的反应更是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摆明了心中有鬼。 不过只是亲个脸颊而已,母子之间做这个作虽说有些亲昵,但也不是什么上纲上线、有违人伦的大事,妈妈却娇羞的像个刚刚谈恋的纯小女生被男朋友强行索一般,既无奈又不愿,却又无力拒绝,不得不乖乖的献上自己的香,可的让我发狂,恨不得立刻将妈妈压在下好好的疼一番。 巴势不可挡的了起来,好在我的反应比体的本能更加迅速,我预判了它的预判,牢牢的住了弹到半空中的铁棍,不顾要折断的疼痛,狠狠的将它回在两腿之间,这时候要是让妈妈看见我起的巴,芳心大乱可能就会变成大怒了,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努力也全都白给。 我连忙坐了起来,这个姿势更便于我曲着腿,自然而然的挡住起的巴,还没等我寻个俏皮话,转移妈妈和儿的注意力,妈妈的上忽然冒起了一阵青烟,我的上同样如此。 “亮亮…” 我低头查看的瞬间,妈妈无助的叫了我一声,似乎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抬头一看,鼻血差点没喷出来,视线仅离开了一会儿的功夫,妈妈上的衣服已经渐渐的被腐蚀出大小不一的孔洞,似乎是那怪物留下的所致,而我的上衣因为抱着妈妈的缘故,也沾染到了一些,此时也是消融出了几个大洞。 此时妈妈上的衣服漏洞百出,好在这种成分不明似乎只针对衣物起效,不会伤及皮肤,真是个绅士的怪物。 妈妈急的都快哭了,圆领的T恤正在一点点的消失,漏出了藏在底下的大片白腻的肌肤,阿迪达斯的运也同样无法幸免,匀称圆的美腿一点点的出了水面,甚至已经可以看见妈妈纯棉的白色小内,和上配套的全式。 虽然咋一看这东西似乎对人体无害,并不会伤害到妈妈,但这东西连衣服都能噬,多少带点腐蚀,万一再来个突变融合什么的,岂不是错过了最佳的补救时机。 “对不住了妈妈。” 我当机立断,一咬牙,手将妈已经破破烂烂的上衣了下来。 妈妈尽管十分难堪,却非常配合的抬起了双手,骨子里,妈妈和大姨的格有些相像,绝不会在紧急关头扭,作小女儿姿态。 说是,在单薄的T恤离开妈妈的上之前,就已经像那只怪物一般,断成了两截。 妈妈尴尬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抱着胳膊,大片白腻的美不要钱般放送着,肌弱骨,锁骨分明,恰到好处的低洼盈无限的诱惑;平坦光的小腹即便是坐姿都没有些许赘;盈盈一握的腰肢目测可能比大姨还要细上一分,当然,体的数据得等我日后实地测量完毕,才能做出公正的判断;修长挺拔的上仅靠着一件维系着最后的尊严,可惜两个海碗将妈妈的子遮挡的严严实实,连一丝都不曾透于我。 我下意识的着唾沫,看着眼前难得一见的旖旎风景,接下来,可就是妈妈的子了… 许是我口水的声音惊醒了妈妈,就在我颤抖的出手时,她忽然出声道:“我..我自己来!你快转过去!” 惊慌的妈妈发现了盲点,现在正是稳固我和妈妈的新阶段的时候,我不能将望表现的太过赤,维稳为上。 我只能恋恋不舍的移开了目光,正要转,只听“啪嗒”一声脆响,好像是带子绷断的声音,紧接着妈妈的应声弹了开来,落肩头,一对雪白细腻的房跳了出来,雄伟而挺拔、饱而圆;在惯的作用下颤颤巍巍的晃悠着,粉红的蓓蕾朝着我微微摇摆着,我的世界霎时间只剩下了这两点殷红。 妈妈和我都因突如其来的意外愣住了,然而命运似乎想要一口气让我兴奋而死,仅这愣神的功夫,妈妈的子也早已消失殆尽,仅剩下腿的两截孤零零的挂在小腿之上。 而且纯白色的内君遭遇了和同胞兄弟一般的境地,或许是妈妈被那怪物压着的缘故,背面沾染上的最多,棉质的内再也包裹不住妈妈的肥,深邃的渐渐浮现了出来,束于髋部的松紧带坚持了两秒,‘长叹一声’,再也蚌埠住了;绷断而产生的弹力带着内飞了出去,多年未归的老家出现在我眼前,高高隆起的肥嫩阜不见一丝耻毛,细窄粉嫩的缝亦如稚女一般,没有丝毫的色素沉淀,比之初经人事的大姨毫不逊色。 我不禁怀疑上辈子是否先拯救了银河系,又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上帝才赐予了我一对完美无暇的双胞胎白虎姐妹,却又让她们分别作为我的妈妈和大姨。 “呀!!!!!” 妈妈一声尖叫,连忙紧了双腿,手捂住了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怒斥道:“看什么呢?!非礼勿视没有教过你吗!!还不快转过去!!!” 她神羞怒,眼看是真要发飙了,我忙不迭的想要转,反正这副美景已经被我封锁在记忆殿堂,随时可以提取出来欣赏回味,可我的慌乱却是一不小心暴了胯下硬挺着的巴。 “你你你!…” 妈妈的表有些难以置信,右手下意识的想要指着我的鼻子,又想起了自己的手还充当着临时的内,我连忙转过去,擦拭着不由自主留下的鼻血,讪讪的说道: “呃,讲道理,介..介可不能赖我啊!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代表着您的儿子体健康、发育正常,如果没有这个..现象的话,不管问题是出在我还是您的上,我想都是大家所不愿意看到的吧…” “你还敢说!我可是你妈!!像话吗?!….说话就说话,头别转过来啊啊啊!” 妈妈抬起了一条玉腿,不住的踢踹着我的后背。 “瑞瑞,习惯了。” 我担心妈妈看到了我起的巴会产生不好的联想,从而影响我在她心目中的评分,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难道就这么回到解放前了吗?我本能的想要以数据视角来探测妈妈的心态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没转过头,就被妈妈发现了蛛丝马迹,呵斥了回来。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一个凹凸有致、体态婀娜的美妇人,全赤的与她几乎和成年人的材无异的儿子呆在一个房间,尤其是母亲赐予少年传宗接代的宝贝已然充血起,意味着它已经做好了繁衍的准备,随时可以向敌人发起冲锋,可狭小的房间内,却只有母子二人。 我背对着妈妈,悄悄手压着对母宝,现在还不到利刃出鞘的时候,纵使妈妈浑无遮无拦,孤男寡女的和我呆在一起,而且妈妈又不是大姨,此时又十分的虚弱,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为所为,甚至是像对大姨那般对妈妈。 可我的巴不能代表我的本意,虽然我同样很想和妈妈水融,不分彼此,想的都快发疯了,可我不愿意使用强迫的手段,来达成这个目的。 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去强迫大姨,对她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会一味的推诿责任,毕竟真正爽的人是我,我不能既当这个又立那个,但我不会在妈妈上重蹈覆辙,甚至连想象一下她用失望而悲伤的眼神看着我,都会让我心碎不已。 方才被妈妈崩坏的衣服吸引了注意力,此时我才发现我上的衣服虽然也被烧出了数个大洞,但总体还保持着结构的完整,妈妈浑都沾上了,从而才被腐蚀的干干净净,而我的上衣仅仅靠着妈妈的部分被腐蚀出了几个大洞,反过来穿的话,完全能挡的住春光,保险起见,我将上衣了下来,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要是有什么我没发现的漏洞,被妈妈误会成我图谋不轨,好心都是这么被做成了驴肝肺。 “你…你想干嘛?!!” 我刚刚下上衣,妈妈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杂着一丝颤抖和慌乱。 不知是因为妈妈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男人,还是被她看见我起的巴的缘故,我的举还是给妈妈带来了误会。 如果此时后的是大姨,我会顺着她的话头逗一逗她,可现在在我背后的是我的母亲,这种玩笑轻易开不得,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并不解释,检查好衣服,就将它抛给了妈妈。 赵晓芸又不是二傻子,自然明白了自己误会了儿子,晶莹的耳垂火烧一般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对儿子联想到那方面的事… 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没一会儿,妈妈又喊道: “喂,把子也给我!” “啊这..” 妈妈的要求并不过分,毕竟她的下可是空空如也,可我没办法足她的合理要求,因为我的内早被大姨的蜜浸,了下来藏在了和大姨内相同的地方。 我现在也是真空上阵的啊!!! “墨迹什么啊!你一个男孩子还害羞什么,平角够用了啦,快给我了!!” “不是…妈妈…我…” 我实在是想不出怎么合理的推辞,只能硬着头皮、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没穿着内啊..” 要是让妈妈毫无阻碍的看见我起的巴,那真是要变天了。 “你是变态啊还是三岁小朋友?!内都不穿就到处跑!!!” 妈妈羞怒的斥道,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故意欺骗她。 这个说辞虽是实,但是太过牵强,我急忙解释了一句:“我不是刚好在洗澡嘛,听到您的呼救,着急忙慌的,就没来的及套上内了…” 苍白的解释不如实际的行,为了打消妈妈的疑虑,我背对着妈妈,缓缓的下了子,出了半个白净的。 “好了好了,妈妈相信你!快穿回去!!真是越越回去了,上小学的时候帮你搓个背都害羞的要死要的,这么大个人了,还好意思在你老娘面前子。” “切。” 我委屈的嘟囔道:“叫我子的是您,叫我穿回去的也是您,到头来还要怨我,真是没有一点王法了…” “你说什么?!” 妈妈一下子提高了音调:“你老娘我就是你的王法!你有什么意见吗?!小赵同志!” “没有没有!一切服从组织的安排!!” 我背对着妈妈,高高的举起了左手,出了四根手指。 妈妈噗呲一声乐了出来,再也无法佯装严肃,轻笑着说道:“你能深明大义,组织上还是很欣的,鉴于你的表现,组织会酌考虑减免你的债务…” 这黑心的女人,明明是救命之恩,居然还在计较着我斗地主欠下的那点钱。 “话说….” “啪”的一声,我只到光溜溜的上被一只嫩而温热的小手拍了一下,妈妈轻佻地咯咯笑着,“你的脸已经够白了,没想到子还要再白上三分,别人都是小白脸,我看你干脆叫小白算了,还蛮有弹的哟~哈哈哈哈…” 我们母子二人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相处过来的,这么一打岔的功夫,不论是生死的惊惧还是爆衣的尴尬都消弭了大半。 受到妈妈心的转变,我一时得意忘形,口而出道:“害,我哪能跟您比呀!您的可比我白净多了,而且又大又挺,又圆又,曲线玲珑,饱圆,当真是名副其实的肥…” 话还没说完,我就预到了不妙,连忙缝上了嘴巴,但为时已晚。 “你,都看到了。” 妈妈的笑容戛然而止,声音低沉而平静,没有掺杂一丝绪波,却带给我一种雷暴前那令人窒息的压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铃村爱里】《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 》8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