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说说细节长文】《大侠魂》之第卅三章 二娇上门投怀抱

《大侠魂》之第卅三章 二娇上门投怀抱/

第卅三章 二娇上门投怀抱   忽见那郝老爹匆匆走进,朝华云龙禀道:“华公子,门外一名道人,口口声声说要化缘。”  贾少媛接口道:“你直接给他就是,华公子如今何等忙碌,焉能理会这些琐事?”  郝老爹摇一摇头,道:“那有那么简单,那道人要化的是华公子。”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我这红尘俗物,竟也有人来化,难得难得,说不定真的教化走了,去看看吧。”举步走出大厅。这一来,无形打破僵局,氏姊妹与贾少媛,好奇心,随著华云龙,赶至大门。  只见门口丹墀之下,站著一名老道,这老道貌相奇特,面泛红光,恍若婴儿,白发垂至腰际,两道雪白的眉毛。长达三寸,下覆双目,怀一袭千疮百孔的道袍,右手却执著一玉柄拂尘,背负一柄形色奇古长剑。那老道见到华云龙等走近,目光闪闪,眉毛微,似是非常注意华云龙。  华云龙微微一笑,拱手道:“请教道长上下。”  那老道不答反问,道:“你就是天子剑华天虹之子华云龙么?”  华云龙道:“在下正是,道长此来何为?”他心中暗道:他老道分明负绝高武功,近来一干凶魔尽有出世的消息,我可得提防一二……”  只听那老道说道:“贫道此来,特为完成一桩功德。”  华云龙笑道:“哦,这必是一椿造福万民的善举,敬闻其详。”  那白眉道人道:“咄,权贵龙骧,英雄虎战,也不过是如蝇聚膻,如蚁竟血,你还不觉悟?”  华云龙剑眉微轩,道:“在下不知道长何谓?”  那白眉道人长届一耸,双目光大盛,厉声道:“贫道就要度尔,你在徐州空自掀起轩然大波,果为何事?不过徒然造成江湖流血而已?”  华云龙淡然一笑道:“道长此言当向玄冥教或魔教、九教说出,若他们放弃争霸之心,在下自是罢手。”  那白眉道人道:“物必有对而后争,若华家退出武林,则又何必一战?物极必反,华家称尊武林,业已二十载。”  华云龙口一笑,道:“道长言之有理,可惜在下尘埃中人,白费道长一片苦心了。”  那白眉道人似是倏地震怒,沈声道:“你既顽冥不,贫道也不多说,不妨一战,以胜负决定如何,”华云龙暗道:这老道分明寻衅来的,我且量他,转念之下,步下丹墀。  那白眉道人喝道:“小子接招。”手中拂尘一挥,朝华云龙迎面扫去。  华云龙暗道:这老道好生无礼,也不掣剑,形一侧,避开拂尘,一掌劈去。那白眉道人哼了一声,拂尘徒然倒转,袭向华云龙肋下诸大要,左手骈指如戟点向敌臂,一招二式,确是凌厉。华云龙形再侧,霍地欺,一招「二用无位」,击了过去。  那白眉道人闪避不叠,连变两招,堪堪挡过,不禁洪声道:“不愧天子剑之子。”  忽然退开八九尺,弃去手中拂尘,华云龙住手不攻。只见那白眉道人翻腕拔出剑来,笑道:“华家神剑,天下无双,贫道不自量力,却想讨教一二。”  华云龙忖道:原来他也是擅长剑法,也自出剑,道:“道长请。”  那白眉道人不再客气,掠而上,但见寒芒一闪,直袭华云龙。华云龙双眉耸,喝了一声「好剑法」,长剑一挥,反击过去。呛呛连响,两人一个照面,兵刃硬接三次,激起一阵紧的金铁鸣。片刻工夫,两人巳在门前力搏了五六十招。  这两人武功俱是绝顶,氏姊妹,贾少媛等,逊之远甚,只见二人疾步闪电的相盘旋,剑光耀目。直看得眼光了乱,目不暇接,那看得出其中妙,不由暗暗担心。这场搏战不平凡,顿时吸引住无数路人。    华云龙此刻已然看出,那白眉道人施展的武功,是通天教的路数,心中一,暗道:莫非是他?微念之下,他功凝双耳,他听那白眉道人的脚步声,虽则这等高手之步声极其轻微,且宝剑击,鸣声震耳,他仍听出,那白眉道人著足之声,果隐有木石之音。  忽听华云龙纵声喝道:“道长莫非是通天教主?”  那白眉道人闻言,猛功一招,倏地退开,黯然自语道:“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双目一抬,朝华云龙一稽首,道:“英雄出少年,古语良然,华公子这时年纪,已能与贫道战成平手,贫道深为华大侠后继有人贺。”  忽见人丛中奔出二名肩背长剑的中年道人,叹声喊道:“师父。”伏拜倒那白眉道人之前。那白眉道人微微一叹,挥手道:“你们起来。”  华云龙再无疑虑,知道面前这白眉道人即二十年前,江湖「三大」之一,通天教主天乙子,忖道:他此来多半是友非敌,还剑入鞘,抱拳道:“街上不是说话之地,道长请进,容晚辈拜见。”天乙子微一颌首,与华云龙并肩走入大门,氏姊妹、郝老爹,贾少媛随之而入。    入厅,几人叙礼坐下,天乙子执意不肯自居前辈,华云龙只得按常礼见了,分宾主坐下。坐定,天乙子喟然道:“贫道曾令小标转告,已无出山之心,却又出尔反尔,华公子或许以为贫道襟诡诈,竟图再兴风波?”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晚辈岂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忽听一个苍劲的声音呵呵笑道:“老杂毛不必口是心非,老夫就不信你真已洗心革面,居然不思东山再起,逐鹿江湖了。”话声中,屏后走出如山与侯稼轩。  天乙子起微一稽首,笑道:“碰上当年旧相识,贫道纵怀坏心,也是难以施展。”如山、侯稼轩二人,都是通天教之敌,二人确是有些对天乙子放心不下,故闻讯立刻赶至。  天乙子二人相继入座,道:“「神虺噬心」控制了一批高手,华公子知道与否?”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晚辈听说过。”  只见天乙子沈半晌,忽然说道:“华公子可信得过贫道?”  华云龙怔了一怔,道:“道长之言何故?”  天乙子脸色肃穆,道:“通天教昔年所行所为,那真是人僧鬼厌,大伤天理,三十年前,「北冥会」上,贫道又曾手创华公子先人,虽蒙令尊大度,赐予一条生路,唉,贫道中夜思维,自觉罪不容诛……”他缓缓说来,慨万干,那痛悔之心,丝毫不加以掩饰,谁也不料,当年的一大魔头,竟会忏悔如此。  华云龙肃容道:“过去的事,道长也别提了。”微微一顿,恍然道:“道长敢是为了晚辈未正面答复之故,其实,晚辈岂有信不过之理。”  天乙子赧然一笑,道:“是贫道多心了。”  华云龙道:“只不知东郭寿将那批高手囚于何处?”  天乙子道:“那地方在桐城左近,属于潜山山区。”    华云龙讶然道:“毋怪我二探东郭寿所居的曾氏废,察不出半点踪迹,原来东郭寿将那批人藏在潜山。”  忽听候稼轩道:“老夫也去。”  华云龙剑眉一蹙,转面说道:“侯伯伯,神旗帮属下,正由你统率,对抗三教,正仗这支主力,安可轻易走。”  只听如山冷冷说道:“老夫孤家寡人,一无牵卦,陪你走一趟。”  华云龙摇头道:“我方高人,多靠前辈连络,老前辈庶务实繁。”  如山哼了一声,道:“系大局,又如何可任意走?”要知华云龙纵然时时刁钻古怪,那品魏武功,长辈虽有外装严厉的,那心中仍同是喜,正是侠义道中,天之骄子,让他陪一个恶名籍甚的人,长行千里,那谁也难以放心。  华云龙笑道:“老前辈大抬举晚辈了,放著偌多高人,少晚辈一人,何关轻重?”暗中却以练气成丝,传音入的功夫,道:“天乙子回心向善,咱们不该处处存有疑心,激恼了天乙子,投向敌方,那就追悔莫及了,况晚辈也非易与,天乙子想要加害,又岂能得逞?”如山,侯稼轩、不由默然,二人虽虑及天乙子包藏祸心,对华云龙的武功机智,倒也放心得下。  华云龙振衣而起,道:“道长且休歇片刻,明日酉时天色已昏,乘黑出城。”转面朝贾少媛及氏姊妹,道:“此事必须出其不意始可,行踪须,愈少人知愈好,这样五七日内,东郭寿或犹难料我们去向。”  贾少媛想了一想,道:“既是这样,不如我先一步将马带至城外僻处,宿县、虑州、怀远,均有本分坛,可以换马,乘马虽然慢些,放辔疾驰,也不致慢到那里,况且路上时有遭人攻袭之虞,保持体力,实属必要。”  华云龙暗赞她心思缜,颔首道:“就这样吧。”  天乙子望了贾少媛一眼,面色微微一变,沈声说道:“小姑娘,顾鸾音是你的什么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说说细节长文】《大侠魂》之第卅三章 二娇上门投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