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九库文学】《大侠魂》之第四十三章 重温旧梦乐悠悠

《大侠魂》之第四十三章 重温旧梦乐悠悠/

第四三章 重温旧梦乐悠悠   一行人浩浩地回到了「落霞山庄」,文太君、小莺、小荷、小芙、小莲、司马琼、小梅、小玉等人,加上先期到此的阮红玉、程淑美母女,早已等多时,众人七嘴八舌地一阵嘘寒问暖后,华美玲人小鬼大,冲著华云龙道:“哥,你胃口真大。”    华云龙笑著将她搂入怀中,亲了个饱道:“小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哥有多大地胃口。”逗得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倒弄得她不好意思了。    接风洗尘宴上,大家举杯共饮后,华美玲娇笑著道:“哥,你现在该给我们讲讲了,你是怎么把这些漂亮的姐姐骗到手的?还有没有不在的?”    华云龙「吐」了一下舌头道:“怎么啦,要三堂会审啊?”    大姐华美娟笑道:“龙弟,你就快讲吧,我们也很想知道。”华云龙于是笑著简略地讲了一遍,姐妹之间自然要戏谑一番。  等大家笑谑完毕之后,文太君咳嗽一声,顿时全静了下来,文太君慈地看了一眼华云龙,然后笑著道:“龙儿这次是因司马叔爷的仇而赴江湖,任务自然是完成得很好,不仅如此,还消弭了武林之祸,江湖又可以平静一段时间。当然,龙儿还顺手牵羊地带回来了这么多女孩子……”文太君的话被大家的笑声打断了。    等再次安静下来之后,文太君接著道:“现在就该讨论龙儿的终大事,虽然你们都与他有过夫妻之实,但却不是人人能有名分的……”    秦畹凤打断了文太君的话:“娘,这件事我们都已经商量好了,还没来得及告诉您。”顿了一顿道:“下月中旬,我们就为龙儿成亲,这主要是为了避免引起外界的流言蜚语,而导致不必要的烦。根据我们征求各位姑娘的意见和建议,到时候做新娘子的是以下八位姑娘:阮红玉、月兰、月蕙、蔡薇薇、贾嫣、薛琼、梅素若、谷忆白。”众女早就已经达成默契,自然没有异议。    这八人里面,除了阮红玉和贾嫣俩人以外,其余六人都是武林世家出,自然不能没有名分,否则必会引起外界的怀疑、猜测。至于阮红玉,因是华云龙进入江湖后遇到的第一个女子,所以也有份。至于「倩女教」众女,谁都不愿占这名分,但是不能一个都没有,所以大师姐贾嫣代表所有的师姐,占有一位。    大事既谐,天色亦晚,华云龙早已安排好今晚陪自己的三位姐妹,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来到母亲白君仪的房中,发现秦畹凤亦在。秦畹凤奇怪地道:“龙儿,你还不去陪美娟她们,跑到这儿干什么?”    白君仪和秦畹凤相视一笑,笑骂道:“你这臭小子,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早干什么了?光顾干我们,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你早就把我们还有美娟她们的肚子弄大了。”    华云龙奇怪地道:“那该怎么办?”    秦畹凤笑著解释道:“你要知道,女人的头一两次是很难受孕的,一般持续三次以上,就比较容易受孕。告诉你,我和你娘配了一种药,取名叫「凤息珠」。凤指女人,息是休息,珠是取珠胎的含意,合起来的意思是女人暂时不能怀孕。是用近二十种名贵中药合成的,除了暂时不能怀孕外对体绝无害处,反有滋补养颜之效。家里的女人,我们早就都用过了。这次跟我们一起回来的,我也在路上给她们服用过了,你大可放心地玩,不用担心。”    白君仪也接口道:“这钟药,每月服用一次就行了,等你想要哪个生孩子,只要让她提前一个月停用就行了。不过,你年纪还小,等过个一两年之后,再有计划的安排一些女孩子怀孕,这样好不好?”    华云龙喜得把俩人搂在怀中亲了个饱道:“真是我的好娘亲。”    白君仪笑著把他推出门:“别缠著我们啦,快去陪美娟她们吧。”      华云龙先到大姐华美娟房中,华美娟正端座在床上。她现在更美了,容颦为面,秋水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娇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那隆起的脯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的玉,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莲,阵阵的幽香,刺激得华云龙心猿意马。    华云龙走上前,一把抱住华美娟,狂起来。华美娟的已经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入华云龙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著华云龙,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经过热的长,俩人的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很快就被「三振出局」。  华云龙抱起华美娟放在床上,压了上去,挺起粗大的宝贝,在她那迷人的户上摩擦了几下,头沾上她那多的春水做为,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龙弟……轻点儿……怎么你每次都是这么猛呢?大姐受不了你那蛮劲。”华美娟是属于淑女型的,受不了华云龙的狂轰滥炸。  “大姐,弟弟你呀,弟弟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大姐快乐也不能这么狠呀,象要把大姐的心破似的。真把大姐弄出毛病来,你不心痛吗?把大姐的小弄破了,大姐倒不怕,也心甘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华美娟温地劝著华云龙。    看华云龙仍旧继续猛干著,华美娟娇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惜大姐?大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大宝贝。大姐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足,强忍这接受你的猛弄,现在你都有这么多女人陪你了,在大姐这儿不尽兴可以去找美玉、美玲或者其他姐妹,让她们接著再来。你想让大姐快乐,大姐知道你的心思,但大姐真的受不了。”    华云龙想起宣文娴曾经给他上过课,知道女人的户因人而异,低头一看,才发现华美娟的道天生生得太浅,就是在兴奋时充分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也不过五寸,而华云龙的大宝贝又太过于庞大,单凭她的道根本装不下,只好借助道后的子来承受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根宝贝,所以每次弄进去都要进她子中好大一截,整个大头和冠状都在子中,轻轻弄已经是不好受了,更何况华云龙每次猛弄狂?    华云龙更加体会到华美娟对他的恋,知道真相后,他怎么忍心再肆意摧残对他温体贴关怀如母、至厚恋、深如妻的大姐呢?当下华云龙怀歉意地道:“大姐,我以前是不知道,我现在明白你以前吃了很多苦,弟弟真是太惭愧了。”    “弟弟,大姐不会怪你,大姐以前是不忍心让你难受,以后大姐不怕了,你有这么多女人,她们肯定能让你足的。”华美娟温地著他。    “大姐,你会不会怪我,大姐这么疼我,可是却连名分都没有,而且以后陪你们的时间也会减少。大姐,我真是对不起你们。”华云龙想起华美娟以前对他的深厚,觉得真是对不起她们姐妹。    “傻弟弟,又说傻话,大姐怎么会怪你?当然大姐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但是其他姐妹也是一样需要你陪她们,大姐怎么能多占你呢。至于名分,那不过是掩人耳目之举,怕惹来闲言碎语。龙弟弟,大姐知道你对大姐好,但是大姐今天跟你说句实话,希望你能听进去。”华美娟深款款地道。    “大姐,你说,我一定听你的。”华云龙著她道。    华美娟回亲了他一下道:“大姐希望你以后,对大家都要一视同仁,雨均沾,即使是娘她们,也不要怠慢了,这样才能不辜负每一个你的人,你明白吗?”    华云龙点头道:“我明白,要是我不出江湖,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了,我就可以好好地陪你们。”    “又说傻话了不是,光我们几个,不出两年,只怕都会死在你手里。”华美娟娇羞著道。    华云龙觉念上来,就开始轻缓抽,吮著华美娟的,遮她的玉。华美娟娇怯怯地躺在华云龙的下,默默地忍受著,接受著华云龙抽弄。娇的她是这么可人,这么令人怜。经过一阵子的抽后,华美娟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源里的一阵阵的发遮,得华云龙浑酥酥的。    华云龙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华美娟经过华云龙这一阵子的轻抽慢,已经充分调了快,道也得到了充分的和扩张,大小都充分膨胀,也从而增加了道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华云龙的快速抽了。  「噗滋」、「噗滋」,经过一阵的快抽疾送,华美娟全一阵颤抖,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几下,道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了,一热喷洒在华云龙的头上,刺激得华云龙也控制不住,丹田中热流上升,一热流进她的心深处,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好弟弟,这是大姐最舒服的一次。”华美娟喜孜孜地说。  “弟弟也是,弟弟也从未尝过这种轻的弄法弄出来的快,从来就没有这么快过。”华云龙这也是心里话,和华美娟这样轻、缓慢、斯文地欢,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了,好弟弟,你告诉我,你和美玲她们是怎么个玩法?”  “美玲最爽快了,不象你和二姐让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于被,二姐是又又怕,半推半就,小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说三丫头是怎么个作风?又是如何个爽快法?”华美娟好奇地追问著华云龙。  “美玲说就,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干,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小,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们两个来,她可真是后生可畏。”  “美玲那小丫头本来就象是个野小子,你俩也许是天生的一对。只有她那样的野丫头,才能受得了你这种蛮劲。”华美娟调侃著华云龙。  “好大姐,你怎么越来越取笑人家?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和我都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天生一家,我对你们都极了。”  “那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华美娟又追问起来。  “凭良心说,我你们三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对你和二姐的意更重些,因为小妹毕竟还小,所以现在我对她的兄长之可能要超过恋人之间的两之。而对你和二姐则完全是两之了。我之所以说小妹最对我胃口了,只不过因为她在床上的大胆作风对我的胃口,适合我的床上功夫,能让我大肆疯狂。那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完全成熟,所以少了成熟女那种含羞带、表面羞涩内里风的风韵,也就不会所谓的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等手法,所以在床上才会对我毫不保留。因为她也不知道保留、还不知道「含蓄是美」的道理,而你和二姐那种含羞带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正的女风采,才最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我的。”    说到这儿,华云龙顿了一下,接著道:“说句不怕大姐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的样子,我就想上你们。并且只有在你们上驰骋时,我才有一种征服、占有、成就、雄、保护,加上在你们上得到的快,再加上我们之间至真至纯的,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男人在女人上得到的至高无上的真正快、最高快、最强快。而小妹给我的那种快,是比较单纯的欢快,要不是再加上她对我的纯真的,那种单纯的欢快是无法同与你俩欢的快相比的。只不过因为我和小妹之间同样也有与和你们相同的至真至纯的,所以才能给予我同样的享受。”    华云龙笑著继续道:“而娘她们的风格则又是另外一种,那是成熟女人的风韵,她们的大胆则和小妹的大胆有天壤之别,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的大胆、见过世面的大胆、风妩的大胆、引诱挑逗的大胆。不过你要知道,虽然你们几个的风格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你们对我的是相同的,我对你们的也是相同的,你们都著我,我也著你们,我们之间的恋是至高无上的,是占第一位的。而鱼水之欢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的恋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占第二位的,不管你们在床上属于哪种风格,我都深深地著你们,直到永远。”  “好弟弟,你真是大姐的好弟弟、好男人。大姐没白你,她们也没白你,你也是她们的好男人。”华美娟地抱紧华云龙,在他的脸上狂著。  “我也知道了,从今以后,对你们要区别对,对付你们的手段要因人而宜:对你是越斯文越好,对小妹是越野蛮越好,对二姐是斯文野蛮兼而有之,使你们大家都称心如意。”  “小鬼,就你的坏主意多,那对娘她们呢?”华美娟故意问华云龙。  “对她们当然是越野蛮越好了,不过对她们的野蛮和对小妹的野蛮不一样,对她们的野蛮是无节制的、最大限度的、越放肆越好,甚至可以适当地放一点、秽一点。因为她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已经守了十年的寡,正需要我的野蛮、我的放、我的疯狂来平息她们心中那焰比天高的如炽火。而且对她们秽点、下流点不怕有什么不良后果,因为象她们这种年龄的女人对这方面的要求正强烈,对这方面的认识也已经定型了。而对小妹就不能这样了,因为她正处在思想、认识、神、意识形成的年龄,如果也那样对她的话,恐怕会影响到她以后,这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对不对?”  “你咋这么多肠子?也真难为你小小年纪就能考虑这么多、这么远。”华美娟娇地笑了,是那样的温、慈祥、妩人。  “大姐,你真美,我真想一口下你。”  “你要真的能下大姐,大姐也心甘愿,大姐何尝不想一口下你?”  “你过呀!只不过你的「口」太小,「弟弟」刚进去你就喊痛,不能一「口」下,得让「弟弟」在你的「口」里上半天,才能全部进去,才能下,对不对?只不过进去的是个小「弟弟」,你的「口」也是下面的「口」,对不对?”华云龙故意逗她。  “去你的,真是个坏孩子。”华美娟娇羞地笑骂著。俩人依偎著,调笑著,享受著亲生姐弟相的乐趣。过了一会儿,华美娟轻轻推了推华云龙,说:“去陪陪美玉和美玲吧,她们等你等得都快要发疯了。”  华云龙正要领命而去,忽然心中一,说道:“不如把她们两个叫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睡。”  “你这孩子,就你的坏主意多,好吧,你在这儿躺著,我去喊她们来,我们姐妹也聚聚。”华美娟穿好衣服,并体贴地为华云龙盖上一条薄被才离去。华云龙也许因为一天的劳累而疲倦了,加上刚才在华美娟上得到的甜蜜享受,一时心意足,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睡得异常舒服。    华美玉不知何时进来了,掀起薄被欣赏华云龙的体,华云龙被她弄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床上,抱著她就亲起来。她躺在华云龙的怀里,温地任华云龙亲,华云龙得寸进尺,手在她的上起来,她那光的肌肤、的峰、嫩的大腿、诱人的玉户,刺激得华云龙心猿意马,火升腾,胯下的宝贝已经坚硬如铁了。华云龙手就去她的衣,她一边轻微地挣扎著,一边轻声阻止著他:“好弟弟,别乱来,一会大姐和小妹就要来了,别让她们看笑话。”  “怕什么呀,你们亲姐妹彼此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你不是早就让大姐亲过、过了吗?大姐还为你的那里上过药呢。”华云龙指的是她初开苞那次的事。  “大姐倒不怕,主要是小妹,那个野丫头一会来了,要是咱俩正好的时候让她看见,她会不进来疯吗?那时看你怎么办。”  “「要是咱俩正好的时候让她看见」,那就连她一起干嘛。”华云龙学著华美玉的语气逗著她。华美玉娇啐他一下,华云龙接著说:“你放心,你以为我收拾不了她吗?自有我对付她。”  “你当然能收拾得了她,不要说她一个,我们家里的十个女人,哪个不是让你收拾得服服贴贴的?”华美玉幽幽地说。  “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华美玉的挣扎实在是太轻微了,说著话的功夫,已经被华云龙把她的衣服了个光。华云龙手向她的户去,怪不得这么轻易就被剥了个光,原来她因为独守空房熬了快一年了,本来就已想他想得火难耐,现在被华云龙这一阵的亲,弄得她春心大而早已水四溢了,所以才会半推半就让他解除了「武装」。    华云龙也不忍心让可怜的华美玉再受火的煎熬,就立即压在她上,挺起粗壮雄伟的大宝贝一而入,就开始用力挺送起来,华美玉也用力地向上迎送著,好方便华云龙的大宝贝的出入,以平息她心头的火。  “啊……好弟弟……你弄得二姐美死了……啊……好美……”  “好二姐……好姐姐……你的小真紧……得弟弟……爽极了……好……对……用力……”  经过华云龙用力地快速抽送二三百下后,华美玉被华云龙弄得美极了,口中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好弟弟……好相公……你真是二姐的好男人……啊……啊……”  华云龙学著华美玉的口,也乱叫起来:“好姐姐……好妻子……你真是弟的好女人……啊……啊……”  由于华美玉已经荒芜太久,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的边缘,向上顶的更用力也更快速,口中的也越来越急促,华云龙连忙用力地快速而疯狂地捅著她,直到她浑一阵颤抖,道中一阵收缩,一从她的心深处汹涌而出,喷到华云龙的头上,她也随即瘫了。    而华云龙由于刚刚才在华美娟上过,所以离的地步远著呢,华云龙知道华美玉由于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一定兴趣正高,一次不能彻底解决她强烈的望,便继续轻地抽送著。果然华美玉没有完全足,经过短暂的休息就重整旗鼓,开始配合华云龙的作,华云龙便又开始快速地用力弄她,疯狂而又技巧地抽她,直得她又高潮叠起,接连又大了两次才罢休。    华云龙也不再把持关,将又浓又热的进华美玉的子中。华美玉被华云龙弄得美上了天,面腥红,目迷朦,四肢瘫地躺在床上一也不了。  “真采,你们表演的真好。”华美玲笑著走进来,华美娟跟在后面。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而在外面偷看?”华云龙听华美玲的语气,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们早就来了,本来我要进来,是大姐拉住了我,我们从窗户往里一看,刚好看见你往二姐上一压,开始把那东西往二姐的那里面,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看的,刚好看了一个「全场」。你可不要怪我,是大姐让我偷看的。”华美玲笑著调侃道。  “我是怕干扰你们的好事,我知道二丫头等弟弟等得难受,不忍心让她再多等一会儿,所以想让她早点得到你的安。”华美娟慈祥地说,那模样,分明象是一个和蔼的母亲。  “说实话,二姐,你们表演的确实不错,不过,你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怎么这么经不起干?一会儿工夫就被他弄得大了三次?”华美玲确实有点疯劲,这不,开始取笑起华美玉来了。    华美玉被她羞得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臭丫头,你经得起干,那你让他干干,让我们看看。”  “对,来,小妹,你让哥哥干干让她看看。”华云龙由于刚才在华美玉上并没有得到完全足,正想在华美玲上继续发,所以趁机接过话头。  “我不,我也经不起干,还是你们干得好,还是你们来吧。”华美玲站在床边,著华美玉那光可的体,赞叹著:“哥哥你看二姐多漂亮呀。哎呀,二姐,你这个小怎么这么美丽呀?真好看,简直是美艳绝伦,说实话,别说哥哥了,就连我看著都心,都想……”华美玲调皮地言又止。  “想干什么?想和我一样干她吗?可惜你少了一样东西。”说著,华云龙故意挺著那依然粗壮挺拔的大宝贝,在她上顶了几下。  “你这个鬼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不要嘴不饶人、处处树敌,小心他们俩人合伙对付你。”华美娟笑骂华美玲。  华美娟的这番话倒提醒了华云龙,华云龙向华美玉使了个眼色,华美玉会意地一笑,俩人一拥而上,把华美玲按在床上。  “二姐,你按住她的手,我来她的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华美玉依言按住美玲的两只手,并把体压在她的上让她无法挣扎,华云龙一下子就把她的子解开了,这下她慌了神,忙向华美娟求救:“大姐,快来呀,他俩人欺负我。”  华美娟笑著说:“我才不管你呢,谁让你口无遮拦呢?自己闯了祸,就得叫你自己受。”  华云龙三两下已经把美玲的衣衫了个光,美玉压住她的双手,华云龙两肋住她双腿,美玉腾出手来抓住她的大房,用力地搓著,口中取笑著她:“小妹,你的房可真呀,比二姐的都大,你才是真漂亮呢,比二姐漂亮一百倍。”  华云龙著她的部,华美玉顺著华云龙的手发现了新大陆:“呀,大姐你快来看,美玲的毛怎么这么多、这么长?真希奇。”说著,她用手梳理著华美玲的毛欣赏起来。    华美娟忙围过来一看,也惊讶:“就是呀,真多真长真黑。”说著也手起来,这下弄得华美玲枝乱抖,喘息不已,口中仍在胡言乱语:“好哥哥,好夫君,我不敢了,你饶了你的小妻子吧。好姐姐,你们就饶了小妹吧。大姐,你怎么也来弄我?我可没有惹你呀,你们怎么还不住手?是不是嫌我叫得不好听?好,我这就叫好听的:好哥哥,好嫂子,好姐姐,好姐夫,你们饶了我好不好?”  这下不但华美玉,就连华美娟都让她喊得难为了,恨恨地对华云龙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弟弟,用力整她。”  华云龙乐得从命,挺著硬梆梆的大宝贝,趁机提出要求:“大姐,二姐,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我怕弄不准,弄不进去。”  “去你的,什么便宜都想占,你会弄不准?弄了我们这么多次,也没见你哪次弄错过地方。”华美娟娇嗔著,但仍然迁就他,玉手分开华美玲那又长又多又蓬乱茂的毛,轻轻掰开华美玲那娇嫩红艳的,出她那红迷人、并早已因春水四溢而濡腻的源洞口,并对华美玉一扬柳眉,暗中示意。    到底是姐妹连心,心有犀,华美玉见状心领神会,一边玉手握著华云龙那大无比、而又坚硬挺拔的大宝贝,将它带到美玲的胯间,对准她的道口,一边娇嗔著:“就是嘛,除了给我们开苞时你这个大宝贝弄不进去,后来哪次不是被你畅通无阻、顺顺当当地弄进去?真不要脸,还好意思说。”并用华云龙的大头在华美玲的间来回挑拔了几下,使华美玲的更加高涨,水也更加汩汩地流出来,道口也渐渐张开了一个小圆口。    华美玉然后将华云龙的大头,顶在华美玲那微微张开、并轻轻的道口上,并轻轻地进去一点点,这才目示意:“行了,进去吧,这下你意了吧?你这小坏,真拿你没办法。你可不要辜负我和大姐的这番辛劳,可要好好弄小妹呀。”  华云龙忙遵「姐妻旨意」,用力一挺,由于有两位姐姐的帮助,粗大的宝贝一下子全根进了华美玲那殷红的户深处,然后就开始横冲直撞,疾抽猛送。  华美玲被三人紧紧按在床上,一也不能,只能静静地迎接华云龙的撞击,虽然被弄得美得要死,但不能从行上迎合华云龙,以发她那强烈的,只好从口中大呼小叫,声浪语层出不穷:“啊……好美呀……美死我了……好哥哥……你真好……你要把妹妹弄上天了……好男人……好夫君……爽死了……好姐姐……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哥哥好好干……我一定会……打败他……啊……啊……大宝贝真长……真粗……真硬……大宝贝要把小妹干死了……”  华美娟和华美玉也被她的声浪语刺激得难以忍受,华美玉先手在华美玲的户上放肆起来,著她的阜,梳理著她的毛,搓著她的,拨拉著她的。华美娟见状,因被华美玲的浪模样刺激得难以自制,并在华美玉的影响下暂时丢开了贤淑文静,向华美玉学习,手在华美玲的那一对大高耸的迷人玉上用力搓起来。    华美玲被他们三人刺激得神魂颠倒,仙死,而由于华美娟、华美玉忙于在她上「揩油」而放松了对她的「压制」,所以她的行得到了自由,就开始用力地向上挺送著,以迎合华云龙,口中的声浪语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弄……要把小妹弄死了……好男人……真能干……好姐姐……你们弄得小妹也很美……对……大姐用力呀……二姐……你也使劲……对……就是那里……”  终于,华美玲到了高潮,一地了出来,华云龙继续用力地疯狂干她,华美娟和华美玉也绪高涨,配合著华云龙继续给予华美玲最强烈的刺激。华美玲被他们弄得一再、大不止,她的实在太多了,把床单弄得得一踏糊涂,那一汹涌涌出的浓浓的少女,侵袭著华云龙的大宝贝,刺激得华云龙头发,宝贝发酥,再也控制不住高潮的到来,终于了。    那的灼得华美玲又是一阵颤抖,然后,她就浑瘫地在了床上,头发凌乱,眼微眯,四肢大张,玉体横陈,躺在一大摊上,道口还没有闭合,道中多余的男女混合,正在缓慢地汩汩涌出,向床上淌流著,好一幅「玉女春图」。  “起来吧,小妹,快把床整理一下,我们也该休息了。”华美娟说。  “不行,还没看你表演呢,你领著他们把我弄了个大特,自己不来一次行吗?”华美玲恨恨地说道:“就会欺负小孩子,还是姐姐哥哥呢,合起伙来欺负小妹妹,看我明天不去娘那里告你们的状。”  “哼,尽管告好了,谁怕你?谁让你口不留德处处树敌呢?不行就让她们评评理,看你该不该挨整。再说,这不过是咱们姊妹间的小小玩笑,有啥大惊小怪?你以为她们会为这个骂我们吗?何况你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吗?让你过瘾还不落好。”华美娟不以为然。  华美玉也反驳道:“就是嘛,不识好人心。你说我们合伙欺负小孩子,你还是小孩子吗?早就让弟弟把你弄成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你要说你是小孩子,那你以后就不要让他弄了,哪有小孩子和男人欢的?”  华美玲见吓唬不住,又改为挑拨离间:“哼,你们以为他只欺负我自己吗?你们不知道,他进入江湖前那天晚上就说过,要让我们姐妹三个一起和他弄,好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促进,让我们互相「抬枪」、「瞄准」,免得他「走岔道」,还说要让我们互相流「作心得」,互相教作姿势、作作等,你们说他这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你们还真听他的,让你们帮忙就帮忙,还真帮他「抬枪瞄准」,最可恨的是大姐,助纣为孽,还亲自把人家的掰开,你怕他真的弄不进去呀?还有二姐,还握著他的宝贝往人家的里,都是重色轻妹。为了讨好男人就不管妹妹的死,算什么好姐姐?”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大姐、二姐也是为你好,不也是想让你得到我对你的才这么做的吗?只不过她们想为我们的欢增加一点趣,好让我们得到更强烈的快罢了,你说她们这么做有什么错?更何况是你先口出浪言惹下祸来,你想怪谁?还有,你刚才挑拔离间说我曾说过的那些话,你说我说错了吗?哥哥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增加你们姐妹间的,增加我们四人的,难道我的出发点不是好的吗?那天晚上你不是已经想通了,已经赞成我的观点了吗,怎么今天又来故意捣乱,故意挑拔离间?是不是浪劲不下,嫌刚才我们弄的不过瘾,想让我们再弄你一次更爽的?”华云龙故意吓唬她。  “不,不,我不敢了,你就饶了小妹吧,小妹再也不浪了,我只不过是心有不甘,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大姐、二姐是为我们好,也知道你让我们姐妹一块和你弄、互相帮助啦什么的也是出于对我们姐妹的,是为了我们姐妹更好地和你好。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快和大姐表演吧,表演完了我们好休息。”华美玲念念不忘让华美娟和华云龙来一次,也无非是出于对华美娟的,想让华美娟也得到华云龙的安罢了。  “你胡闹什么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刚才我去叫你们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和他来过一次了。”华美娟说道。  大家又调笑了一会儿,便挤在床上睡下了。由于华云龙和华美玉、华美玲都是刚来过,还著子,所以华美娟在三人的强烈要求,和「高压政策」下也「入乡随俗」了个光。华美玉、华美玲睡在里面,华云龙与华美娟睡在外面,四人全部赤地并头共枕,偌大一张床挤得的,这是他们姊妹四个自从长大懂事后,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重温儿时挤在一起玩闹的童趣。    可能因为刚才他们弄得太狂了,华云龙和华美玉、华美玲都疲倦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而华美娟也许被华云龙刚才和华美玉、华美玲欢的场面刺激得太兴奋了,偎在华云龙怀里,翻来覆去睡不著,几次华云龙都在朦胧中被她摩擦而醒。    她粉腿压在华云龙的小腹上,膝盖抵住华云龙的胯间,在华云龙的大宝贝上徐徐,素手在华云龙前,檀口吐气如兰,轻轻地咬著华云龙的肩头,华云龙再也无法入梦了,低头注视怀中的大姐,面如,两眼生春,娇羞地看著他,华云龙著她的红道:“大姐,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轻声点,别吵醒了她们。”今天真怪,火一向并不特别强烈的华美娟,也会主要求华云龙再来第二次欢,也许刚才弄华美玲的场面太刺激了,并且一向文静端庄如观音大士的华美娟,也因受不了华云龙与华美玲的欢刺激,及华美玉体力行的影响,而一反常态地亲自参与对华美玲的「非礼」,所以对她的刺激也特别强烈,所以她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要求。    “看来聚众齐乐的效果果然与两人玩乐不同,不但我可以得到在单独一个女人上得不到的、充分的足,对她们女人们的刺激也是难以言表的,可以使她们也更加火高涨,要求更加强烈,从而在我上得到更高的享受。而她们要求的次数多了,无形中使我的足也更加得以成倍增加,以后我要努力创造机会多让她们一齐来和我欢。”想到这里,华云龙突发奇想。    “如果再加上娘和姨娘,那一定更加刺激。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实现这个想法,何况我刚才已经在她们三人的里分别了一次,连三次还觉不是很过瘾,那加上两位妈妈一定会差不多能完全足了吧。更何况刚才弄大姐和二姐时,我都是不忍心过分弄她们才会提前,如果控制一下的话,到现在我最多两次,再多弄上两个人更不在话下。”华云龙暗暗想道。  华美娟手握住华云龙的宝贝,轻轻地套著,再抓住华云龙的手指进入她的户中,她热的道中早已淋淋的了,显然她已经火高涨了,华云龙的宝贝也渐渐地起壮大,便翻伏在她的娇躯上,她自然地分开双腿,大开玉门,迎接「贵客」的光临。俩人你来我往、上下起伏,一切都静悄悄地在暗中进行著,虽然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噗滋」、「噗滋」的声响,但还是把华美玲惊醒了。  华美玲也不声张,爬起来,抱住华美娟的两只大腿,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并轻声对华美娟说:“大姐,怎么刚才光明正大的让你来,你左一个不来,右一个不来,现在趁我和二姐睡了,却要偷偷地偷嘴吃?是不是怕我们看戏呀?要不要让我把二姐叫醒,看你表演?”  华美娟被她羞得面红耳赤,忙说:“好小妹,你就别难为大姐了好不好?大姐求你了。”  “那好,你不让我叫二姐也可以,但是你得让我帮你的忙。”华美玲调皮地要胁著华美娟。  这时华美娟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因为上被华云龙压著,下两条腿又被华美玲抱著,加上怕华美玲这调皮鬼真的叫醒华美玉,只好答应道:“你说我不答应行吗?你要帮就帮吧,想你也不会帮什么好忙,只会帮我的倒忙。”  华美玲闻言,轻轻地嘻嘻一笑,抬起华美娟的大腿,用力地摇摆著,这时华美娟的玉被她掀得悬空起来,华云龙仍然被在两腿之间,就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于她们两人的合力摇摆,华美娟的道自然而然地住华云龙的大宝贝摩擦著。华云龙已经无用武之地,不需用力便可享受到欢的乐趣,这不能不激美玲的奇招妙方。  由于华美娟已经和华云龙来过一次,加上刚才受到的刺激太过于强烈,她早已火高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再加上华美玲的推波助澜,不大一会儿,她便到了高潮,一而出,喷洒在华云龙的头上,她便瘫了。    华云龙开始发威了,大宝贝轻而又快速地在她的道中挺送著,华美玲也转而她的房加以刺激,不大一会儿,华美娟便被俩人弄得又一次了,华云龙也开放关,出几灼热的,直喷入她的子深处,滋著她的心……      隔夜,华云龙进司马琼的房间,一进房中,司马琼就高兴地迎了上来,似水、热似火地拥住华云龙,声说道∶“好弟弟,你真好,真的来陪姐姐了?”  “当然了,像你这样的绝色美人,又知识趣,正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女人,我怎么会不来陪你?我舍得吗?”    “你这个小坏,就会甜言蜜语哄女人欢心。你替姐姐报了大仇,姐姐已经别无所取,你放心,姐姐但求你偶尔能陪陪姐姐就心意足了,不会让你为难的。我真死你了,你这个小冤家。”司马琼说著,娇嗔地在华云龙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华云龙地搂住了她,热地著她说∶“琼姐姐,难得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对我的意才好。”  “怎么谢?用子谢呗。谢可不是用嘴说的,所以要把那个言字旁去掉,那就是。只要你多在姐姐子里面「」,多,姐姐就心意足了。”司马琼含羞带地挑逗华云龙。  “好,现在我就谢你你吧,只不过可说不定谁先「」谁、谁先呢?”说著,华云龙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她的衣服,接著光了自己的衣服,顺势压在她上。    司马琼倒也知趣,分开两条肥嫩的大腿,住华云龙的胯,热的户紧紧地顶著华云龙那坚硬的宝贝,两只粉掌轻轻地在华云龙的背上游,像按摩似的得华云龙浑酥酥的。华云龙手一,她那里已经很了,看来她早已,才会说出那么骨的话来挑逗自己。    华云龙也不再多纠缠,挺起粗壮的大宝贝,对准她那张口等著的洞口,一用力,到了底,一阵猛烈的抽送,三浅一深,旋转摩擦,不让她有喘气的机会。司马琼难以忍受这无比的刺激,户深处一阵收缩,子直颤,因为她的红被华云龙的嘴堵著,只有从鼻孔连连发出阵阵快乐的∶“哼……哼……嗯……嗯……”  经过华云龙不停不休地弄了一段时间,阵阵无穷的快冲袭著她,她颤抖著腰肢挺著,儿款摆,两腿悬空抖,心深处如黄河决堤似的涌出的,灼著华云龙的头:“喔……我完了……弟弟……我要上天了……”  “琼姐姐,过瘾了没有?”  “过瘾了……真要美死我了……谢谢你……”  “怎么样,是你先了吧?”  “是……我先了……你还没呢……那可不行……应该是你我才对呢……你不怎么可以呢……”司马琼喘息著,还是不服输地向华云龙挑战。  “我是怕你受不了,看来你厉害著呢,那咱们就继续吧。”说著,华云龙掀起她的大腿,将她的户得高高的,猛捅一顿,直弄得司马琼声声讨饶,不知了多少,无力地瘫在床上,华云龙才算出了,热的水,把司马琼灼得又是一阵颤抖。  两人紧紧地拥抱著,温存著,享受著男女相的快。过了半晌,司马琼才回过神来,对华云龙道:“本来姐姐很想留你过夜,但我知道我那两个丫头小梅、小玉也想你得紧。她们就在隔壁,想必现在还等著你呢,你快去吧。”    “琼姐姐,你真好。”华云龙仍然恋恋不舍地著她。    “傻孩子,以后机会多的是,快去吧。”说著,司马琼让华云龙起了,温地帮他穿上了衣服,又给了他一个热的长,才放他出了门。      华云龙来到隔壁房间,果然小梅和小玉还在灯下等著他,看见他进来,都喜出望外地迎上来。华云龙一手一个搂著,来到床边坐下,小玉娇声道:“公子,你怎么不多陪陪小姐?”    小梅也接道:“是啊,这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小姐可想死你了。”    华云龙笑著了俩人一下,问道:“难道你们就不想我吗?”  小梅和小玉噘嘴道:“怎么不想,只怕公子早把我们忘了。”    华云龙笑著道:“怎么啦,吃醋啦?”    小梅和小玉幽幽道:“公子言重了,我们哪有资格吃醋?”    华云龙笑著道:“你们别胡思乱想,我不会亏你们,我也不会轻视你们,只要是跟我上过床的,我都会一视同仁,雨均沾,保证把你们俩张「小馋嘴」喂得饱饱的。”小梅和小玉羞红著脸,心里却乐开了,热地送上香,任华云龙品尝。    华云龙亲良久,才搂著二女道:“你们谁想我多一些?”    小梅指著小玉道:“是她,经常半夜里偷偷哭呢。”    小玉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半夜里做梦都叫著公子……”小梅的脸也一下子胀得通红。    华云龙只觉一暖意流入心田,被人是一种幸福。华云龙放开二女道:“这样吧,我先和小玉来,然后再和小梅来好不好?”    小梅笑道:“这样最好,小玉想你得紧呢。”小玉原本雪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在烛光下,更是引人遐思。  华云龙一把把小玉拉过来,小玉也顺势的把体依偎在他的怀里。在烛光下,更让人觉小玉有著一种使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华云龙玉温香抱怀,有种飘飘然的觉。两人又是一阵的热,在这小房间里,处处散发著一种幽香。尤其是小玉的上,更是散发著那少女的体香。  华云龙如何按捺得住,于是张开魔掌,在她的娇躯上,往来的游著。不一会儿,小玉只全难过,口中只是似痛苦而快乐的哼著。华云龙不愧是场老将,轻轻的解下小玉的武装,里面紧剩下那半透明的亵及亵。  头已受到刺激而涨硬,晕的范围渐渐扩散。芳若隐若现,全皮肤雪白,真是令人目不暇接。华云龙于是又轻轻的解下小玉的,俯下头去,用舌头舔著头,用另一只手去褪下她那唯一仅存的防线——亵。  终于,小玉成了一头小白羊了。华云龙一边互的舔著双,一只手探到那已春潮泛滥的苞去扣弄,只弄得小玉她不住的扭。口中哼哼有声,把子猛往他的体紧靠。华云龙给她这浪态剌激得有点受不了,知道已是时候,于是三扒两拨的下衣服。  小玉竟然急不及的扑上来,握著那起了的宝贝。一边套著宝贝,一边下华云龙的亵,俯下头用小口含住了头。华云龙只觉马眼处似乎有热流直往上冲,深深的吸了口气,把火狠狠的给压抑住。小玉一手在握,它是在品尝香喷喷的香肠。只见她用嘴套弄著,又用舌头刮著头,一吸一放,只把她的嘴塞得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扣弄著自己的户。  华云龙看她那浪得出水的样子,自己的宝贝也正急迫的充血,已到无法忍受的地步。于是扶起小玉,然后把她放倒在床上。著她的头,提著宝贝就要闯关。小玉正觉需要,于是用手把户上的瓣拨开,以便让大蜜蜂顺利采蜜。  华云龙深呼吸一下,挺著宝贝叩关而入,小玉只觉一支火热的铁,充了那极需开垦的。华云龙靠著春潮的泛滥而顺利的进入禁区,只听小玉呼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叫声是如此的让入消魂噬骨。  华云龙部一抬,向户顶了一顶,问道:“舒服吗?”  小玉眼半开语还羞地说:“嗯……美死了……简直舒服透了……哼……好哥哥……你快使劲…呀……我要……我要你得我……我舒服……又……快乐……嗯……”小玉这时的户被涨得的,水如泉似的溢出外。  小玉的小嘴儿也忍不住又浪哼起来了:“唔……顶得我……我……真美……美妙……哼……”  “好哥哥……你是我……的……好夫君……我……我不能……没有……你……”华云龙不停的抽著,经过了一百多下,自己也开始喘息著。  他知道一时小玉还不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改用九浅一深了。这时的小玉本来是次次到心,美不堪言。突然觉到好空虚,只觉好久才那一下是最舒服的,于是死命的按住华云龙的,自己也挺著腰相迎。华云龙见她如此浪,有心吊她的胃口,于是停止抽送,把个头在口一沾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钓鱼离水三寸似地。  此举可把小玉整得苦苦哀求道:“别逗人……人家了……人家里…………死了……公子……你……你好狠心……要干不干的……我……我会被你……急死的……”    华云龙知道小玉已经到需要大干特干才能止了,于是改用五浅五深之法。两手按著小玉的双,又用手指去撚头,这下小玉只觉得比刚才舒服多了,但双所传来的需要并不能完全解决。小玉死命的勾住华云龙的颈子,在华云龙的耳边浪叫著:“龙哥哥……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快……用力顶……不要拔出来……我要……啊……啊……”  华云龙知她再也不能用缓法足,于是开始次次尽根,次次著,只听「啪」、「啪」的击的声音,绵绵不绝。还有宝贝深入抽时所带来与春潮的补滋声,构成了响乐曲。加上那声声的低,可让人气回肠。小玉此时已置仙死的境界,体内美得难于形容。  “哎……我……我会乐死了……喔……又酥又的……心……好……好……唔……水……水又出来了……啊……公子……你……真行……我……我太你了……呵……求求你干……干死我吧……不要……不要离开我……”华云龙全上下,已是汗如雨下。  “小玉,你简直是座火药库,你都快把我给炸了。”他著她,一热气直透到她那的毛管去,他激得全哆嗦。小玉不自禁的,死搂紧了华云龙。华云龙这时抽得更快,而且更疯狂了,冲刺得更急,似狂风又似暴雨。  小玉忍不住来自内心深处的快,她浪呼大叫了:“龙哥哥……你真好……咬哟……你是不是要摧毁我……啊……啊……我挡不住你了……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又……啊……呵……”小玉似进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齿地浪呼急叫著。  “啊……对了……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顶……哦……不……不好了……我……我要死了……哎呀……”小玉耐不住高潮的冲,终于出了。  小玉那热,直到华云龙的头上,得华云龙不由得阵阵酥,马眼一,大宝贝猛然抖了几下,便热呼呼的直到小玉的子里。小玉受了这一热冲击,全又是一抖,了第二次水了。一时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只听到喘息声。    小梅已经是等多时,华云龙从小玉上爬下来,两人炽热的目光一接,华云龙即一把把她搂在怀中。四片干涩的嘴一接触,即如干柴烈火,一点即燃。同时,华云龙双手也不甘寂寞,右手从衣襟下探入探索山峰,左手入裙内往神的三角地带探险,他的手是何等的技巧,只过片刻,头发硬,亵也了。  华云龙也因亢奋,宝贝发硬,隔山打虎已不敷需要,于是轻解罗衫,除去肚兜,使的她那对巍峨的峰,彻底暴,并且也把亵除去。他先用手指著头,出其不意的把整个房握紧,使劲的又、搓、。过了一会,他的手慢慢下移。触到她那,丛毛茸茸的毛,于是出手指,进小梅的道内扣弄著。  小梅只觉躯愈来愈热,忍不住的摇摆起来,此刻她似经不起这挑逗:“龙哥哥…………我……我……”  华云龙于是低下头去她,小梅香暗渡,翻弄,搅著,华云龙知道此刻她迫切需要,上按房,下扣户。小梅被他这一招双管齐下,瞬间全发,骨头发酥,水泊泊。她眼如丝,小嘴微启,不时的发出「嗯哼」之声。  华云龙知时机已到,于是把小梅抱到床上。不停的,遍了她的全,到小梅的户时,他先吮住了,用舌尖挑著那似生米的核,只见小梅枝乱颤,更加放浪形骸的叫著:“哎哟……别舔……好哥哥……别舔……舔得人……受不了……哦……我……我好舒服……再深一点……对……再深一点……嗯…里面……哼…………我……我要……你快……快些用大宝贝……给我……我止……”    华云龙把小梅扶正,坐在他怀里,扶起宝贝,从背后就顺著水找寻那消魂的洞口,可是一著急,就是不进去。小梅可急了,一手就引著宝贝入了源洞中,只听「滋」的一声,全根到底。  “啊……痛……好涨……又好舒服……”小梅坐在上面,采取主,觉无上的快乐。肥白的不停的往下坐又往上提,来回的猛套著。她渐渐进入佳境,作愈来愈剧烈,双方也流汗不已。  小梅口中更哼出了快美的乐章:“嗯……好呀……喔……抽…………哎哟……真美妙……哎哟……我的……我的天呀……我痛快死……哎哟……我的……想不到……还可以……大宝贝……小……得太过瘾了……哎呀……哎……”既销魂又痛快,使小梅忘了形。  水如缺堤的黄河,而出,把华云龙的毛和大腿都弄了。华云龙一边玩著她那肥大的双,又看她那肥美的上上下下的磨著大宝贝,真是刺激。毕竟是女人,套得不到六十下,气喘吁吁了。小梅喘著气说:“哦……真舒服……我……我不行了……换你……你在上面……”  于是,华云龙把她抱了起来,用了狗爬式,华云龙挺著大宝贝,摇腰,拼命的向小猛狂抽。小梅狂旋著肥,又一个劲的浪叫:“哎哟……你再用……用劲吧……哎哟……喔……我的好哥哥……我的好汉子……吧……我要死在……你的大宝贝上…………呀……破……烂……烂我的小好了……我的妈呀……哎……”  “哎唷喂……公子……你……你的大宝贝又粗又厉害……干的……我的小酥酥……唔……你……你真行……我……我乐死了……快……快点……”  “嗯……嗯……哼……哼……好……太好了……我好……好舒服……哼……嗯……”  “哥哥……我的……好哥哥……哼……哼……我……我死你……了……哼……”  只弄得小梅浑如火烧,一会儿发抖,一会儿发,一会儿酥,又一会儿直发烧。是充实,是酥,又似醉酒,还有点丝丝的觉。她只到飘飘然,小腹一,原来她已经丢了。她到晕沈沈昏陶陶,叹了一口气:“哼……哥……哥哥……我要上天了……哦……哼真是……美……嗯……”  华云龙轻轻的了她一下,说道:“我知道。”    小梅还是继续狂叫著:“嗯……哼……妹妹……我……愿……死……在你的……怀里……嗯……嗯……”  “哦……停……停……哎哟……我又要……丢了……哦……好美……”小梅又丢了一次。华云龙知道,小梅已快达到高潮了,于是,他慢慢的加快速度。那水沿著,流了一床。  华云龙笑道:“小梅,你的水好多。”  小梅像没命似的猛挺腰凑哼著叫:“哼……嗯……都是……你太会……会干……不然…………也……不……不会出……出那么多水……”    小梅飘飘仙,已进入忘我境界。她主的搂住华云龙,并且主的他,那高耸的房,紧紧的在他前不停的搓著。那的球,紧贴华云龙的部,使得他念加巨,于是,他更加快了速度,「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那床也因急速的抽震,在叫著「咯吱」、「咯吱。  如此急速的抽了二百余下,小梅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她狂叫著:“哦……大宝贝……哥哥……嗯……快……我……我死你了……你的大……宝贝撞到了……心……”  “美……真美……又……又要升天……了……”小梅蛇腰狂扭,部猛抬,头也乱摆,真是到了疯狂点。  华云龙直起直落,下下著底,把小梅弄得又酥又,又酸,又,一张小嘴也不停的狂叫:“哼……哼……嗯……妹妹……的……里……好……心理……也……”  那雪白的,更是一上一下的配合著他的狂抽猛送,小腹一阵收缩,体一抖,一由口流出,得华云龙神一振,突觉一阵舒畅,宝贝一抖索,马眼一开,一热如水箭般,激向小梅的小,这水箭,得小梅浑一颤:“啊……天啊……我上天……了……”  两人疲力尽的拥抱著,小梅开口说:“公子,难怪你能让那么多女人甘心愿的为你死,小梅真愿意死在你的大宝贝下。”    华云龙笑骂道:“馋丫头,难道还没有把你喂饱。”    小梅浑无力道:“我是饱了,但小玉还没有饱,公子,你再去喂喂她。”    华云龙笑著起道:“好,今晚我一定把你们俩个都喂饱。”      华云龙说著,反把小玉推倒,反骑在她的上,形成头脚相,而朝著小低头就,舌头如青蛀捕蛾,一一缩的舔著道。小玉的小,被他轻舔了几下,全的毛孔顿觉大开,热血也沸腾,不由颤著说:“唔…公子……你的舌功真利害……两三下我就受不了……”她浪得难以忍受,手扶著宝贝,小嘴著宝贝,然后张开了嘴含住大头。  “哥……好大啊……真的变的大多了……我的嘴几乎要不下……”华云龙也被她吮得酸难忍,不禁向前顶。  “好人,别,我的嘴巴会裂开。”说著,小玉用舌尖抵著马眼,也吸吮著棱。  两人此时都是火高涨,体不停摆,一个是小拼命上顶,一个雄腰缩,最后两个人都忍不住了。华云龙转个,用手握看宝贝,对著小玉的户,了进去。小玉到一阵胀,不由「啊」的一声叫起来。还没容她喘气来,华云龙又是一顶,真是其快如矢,大宝贝已尽谤而入,头顶著发颤的心。  “唔……哥……你怎么干的那么狠……我……我会被你顶死的……”小玉刚浪哼了一半,大头又是一顶一抽。小玉猛颤,浪水直流,如此抽了五十余下,她更发狂了。  “啊……哼……死我了……我要哥哥抱……”华云龙知道她要了,忙用头猛磨转著。  “啊……不行……要丢了……”小玉周用力,狂抖著,像了气的皮球,双腿在他腰上的玉腿无力垂下。此时华云龙忙紧紧的搂著她,让大头到心一阵缩缩的快。  良久,小玉微微张开美目,嘴角微向上,出一种甜蜜蜜的笑意,凝视著华云龙道:“哥……大宝贝哥哥……太舒服了……太美了……”  华云龙打趣道:“好妹妹,这样够不够弥补我对你的冷落。”  “太够了。”这时小玉到小巧的户中有点发涨,那如婴儿拳头大小的宝贝还在里面,而且一厥厥的抖著。  “公子,说真的,你愈来愈厉害……”  “好妹妹,你说我利害,那个地方利害。”  小玉闻言,脸儿发红,撤著娇说:“嗯……你……你讨厌,不知道嘛。”  华云龙故意猛顶了几下,且用手在她的腋下搔著:“你说不说?”  小玉先是轻「嗯」一声,接著张嘴「咯」、「咯」的笑著,她笑的拢不合,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她结结巴巴地道:“公子……你……你就饶了我吧……我说我说……”  “好,快说。”  “哥哥的……宝贝厉害……”小玉说完粉面通红,忙把头埋在他的前。  华云龙意的笑了,说:“我也觉得我的宝贝愈来愈行。”  小玉「嗯」了一声,对他白了一眼,娇羞地道:“厚脸皮。”  华云龙笑的前仰后翻,说:“你不信吗?那我又要了。”他说著,忙又了起来,他把宝贝抽了开,仅让头抵在洞口,然后摇摆,使得大头像陀螺打转似的。  小玉一见他的大宝贝又在,吃惊地道:“不……不……你别了……我受不了……你若再……我非被你干死不可……”她说著,忙不叠双手紧抓著他的腰部。  华云龙可不吃她那一套,虽然腰被抓著,但他仍照不误。大约过了一会,原本拒绝的小玉,双手垂放在床上了,两眼紧闭,纤腰像水蛇般的扭,部猛挺,咬紧银牙,话儿从齿缝蹦了出来:“啊……啊……公子……妹妹又浪起来了……唔…………重一点好吗……”  华云龙打趣道:“哼,你不是不需要了吗?”  小玉撒著娇说:“哥哥……嗯……别笑我嘛……我要嘛……”  “好,那我就重一点。”说著,他如海底蛟龙,来个长躯直入,每次要下之前必先把头拉到洞口,然后再直抵心。  虽然他的不缓不急,但是他已憋的太久了,有心让早点出,所下下的小道很重,每次下都挟劲风,因此必发出「噗」的一声。  小玉直被干的阵阵,全打抖,浪百出。她浪声连连:“哼……哥哥……这一阵真好……哎呀呀……大宝贝哥哥……快……”  华云龙知道她又面临生死关头,忙吸口气,来个连连不绝的重击。这时的小玉秀发零乱,银牙咬紧,两条手臂像蛇般紧缠著他的体,气喘咻咻,显出一付的神。华云龙猛力的抽著,顶著,一口气直干了二百多下。  小玉眼微张地道:“妹妹……的心……又被你……你撞的……好舒服……咬唔……我……我又要不行了……我要完了……嗯……”  华云龙的头被当头浇下,不由全打抖不停,腰骨也酸了,眼前金光闪闪,马眼一松,像水柱般「吱吱」地了出。了的小玉觉得四肢发,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但是,心一受到冲击,她还鼓其余力扭摆蛇腰,嘴里也哼著:“我……爽死了……也累死我了……”她的声音愈来愈小,最后静止了,四肢像大字型张的开开,已不醒人事了。  华云龙累得猛喘大气,小梅帮他擦干额头的汗水,三人这才相拥而睡,进入梦乡。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九库文学】《大侠魂》之第四十三章 重温旧梦乐悠悠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