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小说半吟】《大侠魂》之第廿四章 美人恩重情如海

《大侠魂》之第廿四章 美人恩重情如海/

第廿四章 美人恩重如海   忽听一个银铃似的声音道:“华公子。”  华云龙转过子,却见左侧林中,莲步款款,走出三位美艳少女,为首正是方紫玉次徒贾少媛。他早已发觉三人,并不惊讶,淡然道:“尊师与顾老前辈来否?”  贾少媛吃吃一笑,道:“华公子瞧不起咱们么?怎么咱们来了,连问也不问一声?”  华云龙啼笑皆非,拱手一揖,道:“是在下失礼了,诸位姑娘好?”  贾少媛三人,也一本正经的回礼,齐声娇笑道:“华公子好?”  华云龙暗忖:这些丫头一个个刁钻之极,直问反而费事。心念一转,含笑道:“贵教来人多少?”  贾少媛格格娇笑一声,道:“你猜。”  华云龙目光一扫她们,笑道:“我猜只有二位,偷跑的。”  贾少媛嗔道:“胡说,全来啦。”  华云龙瞠目道:“全来了?”  贾少媛道:“不是,本教锐,全已到了徐州。”  华云龙自言自语道:“查幽昌不是死人,怎么如此扎眼的一群人也会漏掉了?”  忽听那黄衣少女噗哧一笑,道:“华公子,别听我二师姊的,本教虽全已北上,咱们二人却是最先至徐州。”  贾少媛黛眉一扬,转面嗔道:“死丫头,你好大胆子,胆敢跟我作对。”  华云龙哈哈一笑,拱拱手道:“告辞了。”  忽听那红衣少女道:“华公子请留贵步。”  华云龙止住形,笑道:“姑娘何来指教?”  那红衣少女娇嗔道:“华公子来去匆匆,显然是不屑理会咱们。”  华云龙蹙眉苦笑,道:“那有这回事。”  那红衣少女接道:“华公子大约连咱们叫什么也不知道……”  华云龙一笑,道:“在下记素差,经历的事,过目即忘。”  那红衣少女笑道:“我说对了吧?  华云龙接道:“唯有天下名,无论姚黄魏紫,名字一过耳,则终不忘。”  忽听那黄衣少女吃吃一笑,道:“听来倒像是知道,华公子说说看。”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诸位姑娘都姓贾,那是不必说的了。”一指那黄衣少女道:“姑娘单名一个婉字。”又一指那红衣少女,道:“姑娘芳名兰姣,在下未记错吧。”  三位少女齐齐娇笑起,华云龙而笑,半晌,贾少媛始道:“二位师妹不要胡闹,正事要紧。”  华云龙哑然失笑,忖道:“你们也知正事要紧,玩笑在先,正事在后,也未免太不分轻重了。”  只听贾少媛道:“华公子可知本教北上之故?”  华云龙暗道:这还要问,顾姨与咱们家是何等,自是助我来的。心中在想,口中笑道:“贵教神机莫测,我如何得知。”  贾少媛娇笑道:“量你也猜不到。”顿了一顿,道:“当家师接得你在徐州,仗令尊声名胡做非为……”  华云龙大笑截口道:“办正经事,岂是胡作非为?”  贾少媛抿嘴一笑,道:“家师就招来咱们说:这小子顽皮胡搅一通,你们说该如何是好?我就说:那还不容易,他死他,咱们不理就是了。”  华云龙敞声笑道:“姑娘好狠的心。”  那黄衣少女贾婉格格娇笑一声,道:“别忙,还有更狠的。”  华云龙张目一笑,道:“是谁?”  那贾婉笑道:“就是我。”  华云龙道:“你又如何说法?”  那红衣少女贾兰姣吃吃一笑,道:“她呀?她说,师父,这样太便宜他了,既然他想挑起一场风波,咱们就帮他把四海八荒的魔头,全都牵出,让他—一收拾,岂不是助他大出风头了。”  华云龙笑道:“好主意,却恐风头虽健,命就短了。”  贾少媛娇嗔道:“尽说丧气话。”忽然面色一整,道:“二师妹的话,虽是玩笑,也是事实,华公子,家师真存有一劳永逸之意。”  华云龙剑眉微蹙,道:“你们就未曾想到,我架得住?”  贾少媛道:“得道者多助,华公子又何需忧虑,徐州不是有那么多同道?”  华云龙缓缓说道:“同道虽是不少,武功低弱的占大多数。”语音凝顿,笑道:“总是诸位尊长好友,瞧我太以不肖,是以不加理会了。”  贾少媛娇笑连连,道:“咱们武功,也是低弱,华公子大概不欢迎了?”  华云龙喜颜色,道:“欢迎之极,姑娘如今下榻何处?”  忽听那贾兰姣娇笑道:“看得见华公子与那穿玄色劲装的少女就是了。”  华云龙微微一怔,暗道:以她们功力,不可能欺近而我不觉。略一忖思,已猜到她们大约是住在王家老栈的对面,自己一时疏忽,倒忘了注意。  贾少媛那勾魂摄魄的美眸,在华云龙上一转,笑道:“华公子,孤男寡女,处于暗室,你与她做了些什么?”  华云龙暗道:好大胆的丫头,连这话也说得出口。敞声一笑,道:“室中点了灯,姑娘难道未见?”  贾少媛笑道:“那是隔了许久以后。”  华云龙无心跟她们胡扯,当下道:“在下要回栈了,改日去诸位姑娘处,再行细叙。”  贾婉笑道:“咱们也要回城,同行一程,华公子不会讨厌?”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有女同行,固所愿也。”  说话中,四人一起走回城去。华云龙施展三四分轻功,贾少媛等三人己吃力之极,愈拖愈远,贾婉不禁高声叫道:“你再这么赶丧似的,我可要骂了。”华云龙回头一看,短短一程,她们已落后七八丈,只得将脚步放得不能再慢,才让三人跟上。     好不容易,徐州始又在望,放缓脚步,进入北门。他们一男三女走在一起,实是惹眼,男的俊逸轩昂,英气,女的都是美艳夺目,而且举手投足,俱有一种撩人韵致。这时城门行人虽多,熙攘拥挤,但见了四人,全都让开了一条路,华云龙早是徐州家喻户晓的人物了。行到王家老栈的对面一家宅第,但见林木葱茏,庭院深深,面庞一转,笑道:“诸位所居之处,清幽敞阔,我真想搬来。”  贾兰姣娇声道:“请呀,华爷虎驾,请都请不来哩。”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贵教只来了三位?”  贾少媛知他担心已等的力量薄弱,道:“放心好了,玄冥教、九教、魔教如不将你先收拾了,大致还不会找上咱们这些小人物。”华云龙暗暗忖道,她这话之意,似说若咱们华家倒下,正派侠士则必无噍类。  只听贾婉笑道:“何况敝教也非无一高手,都象咱们一样不济。”华云龙淡淡一笑,一揖至地,道别而去。  才走了几步,忽听背后碎步,回头一看,只见贾少媛追了上来,道:“华公子。”  华云龙转道:“媛姑娘有事么?”  贾少媛朱一启,言又止,华云龙诧异不已,心道:“她们还有什么说不出的?”  贾少媛哦半晌,忽然庄容道:“华公子,咱们大师姊托我带一句话。”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哦,什么话?”目光一抬,忽见四周人群中,有一个中年汉子,鬼鬼祟祟的躲在人后,他记奇佳,略一思忖,便想起似是玄冥教下的人,形一闪,已扣住那中年汉子肩膀,拖出人群。  那中年汉子眼前一,已被抓住,惊惧之下,奋力一挣,岂知华云龙扣在他肩上的手,似毫未用力,忽若铁箍钢钳,剧痛澈骨,不禁「哎唷」一声。只听华云龙沈声道:“说,你们教中来了何人?”那中年汉子痛的头上直冒大汗,却咬牙不语。  华云龙松开了手,道:“说了就让你走。”那中年汉子一话不发,猛然一拳,击向华云龙口。华云龙哈哈一笑,手便已扣住那中年汉子腕脉,微一用力,道:“快讲。”讵料,那中年汉子承受不了,腕脉被扣,气血逆行,惨叫一声,骤然昏倒。  华云龙摇头道:“这等脓包。”将手一松,目光一扫周围众人,道:“里面有玄冥教的朋友没有?将这位朋友抬走,我保证不加以为难。”说罢之后,众人你望我,我望你,却未出来一人,也没有人敢离开,免得落上玄冥教徒的嫌疑。  候了片刻,华云龙晒然道:“玄冥教下,原来都是无义气之辈。”顿了一顿,道:“也罢,华某人保证不派人追踪,总敢出来了吧。”此语一出,忽见一个汉子,由人群中挤出,一语不发,俯抱起那昏倒的中年汉子,就走去。    忽听华云龙喝道:“等一下。”那汉子悚然止步,转过子,目含惊惧,望著华云龙。华云龙沈声道:“也告你们主子,以后少派这等丢人现眼的人来了,连我都替他羞愧。”他大模大样,有若那汉子是他部属一般,语毕,挥手道:“去吧。”那汉子那敢答话,如蒙大赦,鼠窜而去。  贾少媛忽然向两位师妹一打手势,贾婉螓首一点,状似会意,华云龙头也不回,却笑道:“媛姑娘,不必费心了。”  贾少媛愕然道:“你已遣人缀上了?”  华云龙转笑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哪会遣人,不过不要我说,自有人缀去。”  贾少媛格格娇笑,道:“真是小头,我以后也得小心一二了,免得上了当还不晓得。”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你们大师姊有何话说?”  贾少媛一瞥四外,秀眉微蹙道:“以后再说吧。”  华云龙也不在意,举手作别,贾少媛三人自行叩门人院,他却去了王家老栈一趟,却凤去楼空,薛琼主仆并未留下一句话,不由暗悔自己过于心急了,只得搁下此事,回至客栈。     方入栈口,巳见蔡昌义在食堂中团团转,一眼看见他,冲上来便道:“你一夜跑到哪儿去了,可知玄冥教主向你下书了么?”  华云龙心中一惊,口道:“什么?”  蔡昌义双眉一耸,道:“一大早便有一个姓孟的老儿来扰人清梦,携了一封玄冥教主的信,说是邀你一会,决无恶意,却找你不著,由伍老前辈代你收下,大家都在院中小厅商议,我懒得理会,一人在此等你。”华云龙忖道:这玄冥教主不声不响,便已在徐州布署完毕,仅此一端,巳见不凡。  玄冥教主邀约之事,来得实在太过突兀,他一时间,也觉难以应付,蔡昌义急声道:“咱们快些进去,他们大概已等的象热锅上的蚂蚁了。”  二人快步回到独院小厅之中,只见伍稼轩,余昭南等人,围桌而坐,一个个神色凝重,见他进入,纷纷招呼。华云龙无暇客套,迳自拿起桌上一封书信,抽笺一看,见是:“字奉华家华公子左右:本日三更,谨备非酌,遣人接驾,望祈光临,煮酒论剑,月旦天下英雄,公子令之豪杰,不谅以加害相疑。”落款赫然是「玄冥教主」四字。  华云龙阅毕,拾头说道:“诸位对此有何高见?”  侯稼轩皱眉道:“书中仅有激将之意,却无半语保证决不相害。”  高颂平道:“那姓孟的不是说决无恶意?”  侯稼轩笑笑道:“姓盂的不是主子,他的话岂能深信。”  蔡昌义道:“管他的,咱们一块儿去,好好的喝酒就是了,否则大战一场,谁怕他了。”  华云龙莞尔一笑,道:“玄冥教实力如何,咱们尚不清楚,可断言的,玄冥教武功为群魔之首,加上那批属下,就算将诸位伯伯也算入,怕也难以讨好。”  除了侯稼轩,当年神旗帮旧属,犹有三人在坐,都一语不发,忽见一个五岳朝天,面貌奇丑的老者道:“那玄冥教主是谁?龙少爷估计那重份量。”此人名薛人九,当年曾以白骨推心掌,击了昔日凶名盖世的龙门双煞的大煞一掌,亦当年神旗帮有数高手之一。  华云龙笑道:“那魔头究竟真名如何,我也不大清楚。”想了一想,即将所知关于玄冥教主的事,细细叙出,顺便也将薛琼及那雪衣少女提了一提。  忽听侯稼轩问道:“龙少爷,你说的那薛琼有一柄斩金截铁的短剑,可否形容一下?”  华云龙暗道:“他大概想由兵刃推测薛琼的来历,略一沈,道:“那短剑长约二尺,款式异常,护手有若飞云,柄上似是镌有二字。”思忖片刻,笑道:“好象是「风云」二字,是不是我可不敢说了。”  侯稼轩双眉齐,道:“龙少爷,她真姓薛?”  华云龙怔了一怔,道:“有何不对?我想不会有假。”  侯稼轩沈声道:“二十年前的风云会首任玄,就曾用过这柄短剑。”面庞一转,望了昔年旧属一眼,那薛人九等三人,齐齐颔首,侯稼轩又转向华云龙,道:“此女心怀叵测,龙少爷还当提防一二。”  侯稼轩以为华云龙纯是怜香惜玉,暗道:“龙少爷这风流脾不改,将来只怕总要吃了女人的亏。”不觉暗暗担忧。  余昭南道:“云龙弟的看法又如何?”  华云龙道:“此约我是非主不可,而且要单人赴会。”  李博生沈道:“为免示怯于人,的确该去一趟。”  蔡昌义道:“难道就睁著吃那般王八羔子的亏了。”  华云龙笑道:“也不尽然,那自号为九曲神君的玄冥教主,虽与我家衔恨甚深,只是他既想独霸天下,就不得不顾到份,小弟想,手的机会很少。”  忽见一个小脑袋在门口探了探,轻轻叫道:“华……大哥。”  华云龙见是小牛儿,走了过去,笑道:“兄弟,什么事?”  小牛儿道:“有一个大姑娘,嗯,好漂亮,又好,穿著一套雪白的衣裙,说在对面酒楼等你。”  华云龙暗忖,难道是她,彼此敌对,你来干么?低低一笑,道:“她叫什么?”  小牛儿瞠目道:“我不知道。”顿了一顿,道:“她说大哥一听就知。”  华云龙点一点头,道:“我知道了。”微微一笑,道:“你以后得机警点,不要受了人家一点好处,就直称人家好,连敌友也不辨了。”  小牛儿面色一红,道:“是好人或是坏人,我看得多啦,谁也别想瞒得住我。”眼珠一转,问道:“她会是敌?”  华云龙笑道:“私底下是朋友,公上是敌。”  小牛儿再是聪明,究竟年纪幼少,不懂人间恩仇敌友,错综纷纭,况他生长环境,只论恩怨,不知公私,闻言惑然道:“到底是友是敌?”  忽听蔡昌义叫道:“你们说话有个停止没有?”  华云龙道:“你将她当做朋友没错就是。”转走回,道:“四位伯伯,四位兄长,我出外一趟,有一位朋友约我在对面酒楼相晤。”  蔡昌义讶然道:“为何不请他进来?”  华云龙笑道:“是位姑娘,且是敌方的人,不太方便。”  余昭南道:“你不歇一下?玄冥教主之约又如何?”  华云龙沈一瞬,笑道:“此宴是非去不可,多加计议,反而烦心,至于休息则不必了,小弟调息须臾,即可恢复。”  侯稼轩等四个老人,一听那姑娘居然还是敌方的,不觉都锁起眉头,再见他这份大敌在前,而漫不经心之态,更是忧心忡忡,只是他们都熟谙华云龙,知道劝也无用,故仅叮嘱几句,华云龙漫然应喏,一抱拳,又出了客栈。     踏入酒楼,跑堂的枪步上前,哈腰道:“华爷,请楼上雅座坐。”  华云龙点了点头,大步上楼,虎目一闪,正问明那雪衣少女在哪间雅座,忽见临窗的一间雅座,传来玄冥教下那雪衣少女脆若银铃的声音,冷声道:“在这里。”华云龙忖道,听你的口气,倒象是吵架来的。走了过去,跑堂的忙不叠打起雅座帘幔。  只见那雪衣少女凭窗而立,手支香腮,娇躯斜倚窗边,怔怔望看街上车马,闻他走入,头也不回,道:“把这席酒桌撤了,另换一桌。”  那跑堂的讶道:“姑娘,这席酒还是温的呀。”  那雪衣少女忽然转过娇躯,怒道:“罗嗦,要你换你就换,会短了你的钱不成?”  华云龙一瞥桌上酒菜,果见尚犹有热气,心中想道:“她是候我甚久,借题发挥了。”不禁朗声一笑,挥手令跑堂的退出,拱手道:“姑娘宠召,请恕在下……”  “你是大英雄,想来不会因知玄冥教的内,趁此时机,逼迫一个小女子?”华云龙先是摇了摇头,继而又点了点头。  那雪衣少女惑然道:“什么意思?”  华云龙一笑,道:“在下不是大英雄,却惧现在若得罪了姑娘,今晚之宴,就难受了。”那雪衣少女抿嘴一笑,忽又螓首一低,悠悠叹了一口气。华云龙见她神大异往昔,心中暗暗忖道:这丫头真敢违背师命,与华家的人为友。  两人入席坐定,华云龙举起酒杯,道:“听说令师与寒家有杀师之仇?”  那雪衣少女玉面微沈,道:“不解大仇。”  华云龙笑道:“令师名讳……”  那雪衣少女螓首一摇,闷然道:“今夜之宴,你如去了,家师一定会告诉你,此刻何必多问。”  华云龙心念暗转,忽然道:“令师可是名为施标?”他故意将「施标」二字,咬字略为含混。  那雪衣少女星目一睁,道:“你如何知道了?”  华云龙心念电转,忖道:“那自称九曲神君的玄冥教主,名字既为施标,武林中未闻此人……是了,必是声音相近……”脑中光一闪,恍然大悟,突然放声一笑,道:“谷姑娘,尊师原来姓谷。”  那雪衣少女谷忆白闻言,立知他原来并不知晓,芳心又气又恼,道:“哼,你别得意,实告诉你,你这样死得更快。”    华云龙微微一笑,他已知道,而今的玄冥教主九曲神君,就是昔日的无量神君的门徒谷世表。当年无量神君遣谷世表至青州秦氏夫人家中寻仇,华天虹奉母命万里报恩,拼斗谷世表,那时华天虹化名皇甫星,武功尚低,远非谷世表之敌,中了谷世表一记「九辟神掌」,险些断送一命。其后华天虹曹州跑,与白氏夫人化敌为友,惹起谷世表嫉恨,找上华天虹,却形势一反,败回无量山。  子午谷建醮大会,无量神君被文太君击毙,谷世表含恨而退,重投星宿海凶魔东郭寿门下。九曲掘宝,东郭寿门下弟子,锻羽而逃,谷世表却下落不明。华云龙道:“想不到谷世表居然成了九曲神君,重新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过咱们华家还在,你想猖獗,怕不容易。”  那雪衣少女谷忆白见他久久不语,以为他是因己之言,心怀不悦,幽幽地道:“你今晚最好不要去应邀了。”  华云龙剑眉耸,道:“此宴为令师下柬相请,姑娘何出此言?”  那谷忆白冷冷说道:“你已知道我师父是谁,难道尚不清楚他老人家与你们华家仇深若海,你去了就回不来了。”  华云龙莞尔一笑,举杯呷了一口酒,却觉口中微生刺痛,已知酒中含有沾即死的药,心中暗怒,忖道:好啊,想不到你用这卑鄙手段。心念一转,却神色不,将酒杯置于谷忆白面前,含笑道:“姑娘也请喝一口,如何?”  谷忆白娇靥一红,霍然起立,怒声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忽然幽幽一叹,又道:“也罢,既然你要我喝,我就喝吧。”皓腕一,拿起酒杯,凑近朱。  华云龙看她神委曲,不似有假,心中暗惑,想道:“看来不似她所下的,只是此间并无他人……”眼见她即将饮下,手臂一,已将酒杯夺过,淡淡一笑,道:“原来这家酒楼,是贵教手下开的,在下竟未看出。”放下酒杯。  谷忆白也是心窍玲珑的,见状已知酒中必有毛病,柳眉一剔,倏地高声啊道:“萧贵。”她一怒之下,语中贯注内劲,楼下都听得清清楚楚,声震屋瓦,华云龙若无其事,忖道:她功力不弱,似比那几个师兄都要强些。  瞬时,一阵急骤的脚步声传来,帘幔一掀,一个年约五旬,貌若商贾的人,走了进来,躬惶然道:“姑娘何事怒?”  谷忆白冷笑道:“你也知我会怒么?”  那萧贵呐呐道:“属下……属……下……”华云龙暗暗忖道:“看她方才的强忍委屈样子,那知玄冥教下的人,如此怕她。”  只见谷忆白黛眉一挑,冷然道:“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是谁主使你的?”那萧贵嗫嚅半晌,说不出话来。谷忆白然大怒,恨声道:“好。”闪电般掣起那含酒杯,玉手一抖,就将怀中酒泼向那萧贵。  华云龙蓦然右掌一扬,发出一和劲力,将那酒成三四尺方圆的酒雨,扫落地板上。那酒中的,好生厉害,才一沾楼板,嗤的一声,已将楼板浇黑了一大片。那萧贵惊魂甫定,见状又骇出一冷汗。华云龙双眉微耸,谷忆白也未料烈及此,怔了一怔,芳心益怒,森然一笑,又说话。  忽听一个洪亮苍劲的声音响起,道:“姑娘息怒,此事无关萧贵,是老朽之过。”话声中,一躯魁梧,紫棠面皮的老者,走了进来。  谷忆白一见那老者,黛眉微蹩,冷然道:“既然是董伯伯令萧贵做的,董伯伯位高权重,侄女自是无话可说。”  那董姓老者未料谷忆白在外人之前,即出言斥责,哈哈一笑,掩去窘态,朝华云龙一抱拳,道:“这位想是华大侠的华公子,老朽董鹏亮,这边有礼了。”就在拱手之际,一潜力,业已悄无声息地袭向华云龙。  华云龙暗暗一哼,抱拳还礼,道:“华某年幼,如何敢当。”就势发出一暗劲,直迎上去。  两人各立桌子一边,两暗劲即在筵上相撞,「波」的一声轻响,谷忆白以为二人功力,这一较掌,那怕不碟盏狂飞,木桌四散,谁知仅座间微风流,吹得屏幔飘飘而己,芳心暗道:“他们功力都已达收发由心了。”  美眸转,只见华云龙双肩微幌,董鹏亮却连退三步,踩得楼板格格作响,面上神色一变。她对董鹏亮功力,早已熟知,却未料及华云龙功力至此地位,芳心暗暗想道:“他既有如此武功,师父是更容他不得了。”无端忱虑不已。  董鹏亮暗自心惊,敞声一笑道:“风闻华公子不恃武功高强,且避之能,老朽故聊为相试,华公子宏量,想必不会介意。”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不见得,若是有人意谋害尊驾命,尊驾也力加容忍?”  急听谷忆白忿道:“董伯伯,你就这般不给侄女面子?”  董鹏亮眉头一皱,道:“姑娘如此讲,真令老朽无地自容了。”  谷忆白冷冷说道:“无地自容的该是侄女。”她咄咄逼人,令董鹏亮大为难,萧贵一旁更是噤若寒蝉,也不敢。  只听华云龙朗笑一声,道:“谷姑娘请坐,小事一件,何必斤斤计较。”谷忆白闻言,冷笑一声,竟然依言住口。  男女之事,真是迥出常理,不可思议,谷忆白与董鹏亮,同为玄冥教中人,与华云龙本为仇敌,而今偏与华云龙是友,显得十分温驯。董鹏亮暗暗忖道:“女心外向,我早劝神君勿收女徒,如今……”念头一转,笑道:“华公子果是豪侠襟。”  华云龙淡淡一笑,道:“贵教主柬邀在下,尊驾知否?”  董鹏亮颔首道:“老朽焉得不知。”  华云龙本讥讽对方几句,心念忽转,淡然道:“既然如此,届时再领教吧。”抱拳一礼,又向谷忆白拱一拱手道:“在下告退。”  谷忆白急声道:“你……连杯酒一箸菜犹未下……”  华云龙截口笑道:“姑娘盛,在下心领即是。”  谷忆白愈是惶急,偏又想起既为敌仇,挽留的话说不出口,美眸一瞪董鹏亮与萧贵,怀恨意。董鹏亮也就罢了,那萧贵不由机伶伶一个冷战,急忙垂头不敢仰视。天底下,唯之一字,最为玄奥莫测,可以使敌化友,也可以使友成仇,可以生人,也可以死人。  谷忆白暗中见了华云龙,固然非只一次,却也屈指可数,真正见面,连今天也不过区区二次,若说就此生,凭她高傲偏激,未免太不可能,只因她素来小视天下士,除她师父一人外,天下的人,都视若粪土,而与华云龙一斗之下,处处落了下风,傲受挫,初时将他恨之入骨,归后苦练武功,意有朝一日,能赛过华云龙。  不数日,她无端恨意渐减,芳心虽仍念著华云龙,却非如同前日,恨不得剁上华云龙千刀,而是忆想华云龙俊美无俦的仪表,高绝的武功机智,最重要的,虽在嘻笑中,隐隐有一种光明磊落的英雄气概,便望一见,甚至结友,明知有违师命,也不可阻遏,连她也不知何故,因而悄然邀了华云龙。  及见了面,她又不知如何开口,又被董鹏亮、萧贵一扰,话说不上两句,华云龙即告辞,芳心更是悲苦恼怨,兼而有之。忽然,她泪光浮,恨恨地道:“你走好了。”莲足一跺,径由窗口纵落街头,不顾路人的讶异,疾奔而去。  华云龙虽觉事无关于己,可奈他天风流,最见不得女孩子之泪,大为不安,心念电转,忽然也纵边上,唤道:“谷姑娘。”  两人在大街上,毫无顾忌的施展轻功,虽引起行人商贾之惊,却也不骇,原因是徐州近日已司空见惯了。华龙云武功远胜谷忆白,不过二三个纵跃,已迫及她,谷忆白霍然螓首一回,道:“你赶来为何?”语气虽有忿忿,脚步却缓了下来。  华云龙暗忖:“你这怒气,太没由来。”口中却道:“在下意邀请姑娘至另一家酒楼。”  谷忆白停住子,冷冷说道:“你不是执意离去么?”  华云龙止住步子,笑道:“在下是恐姑娘不肯赏脸,不得不尔。”  两人这时伫立在一家屋的瓦上,离开最热闹的西大街,虽巳远远,仍有不少行人,见到二人在屋瓦之上,谷忆白悲恼愁苦一凝,觉出不妥,娇躯一耸,复落在一条僻巷之中,华云龙随之跃下。谷忆白轻轻地道:“我想找一家偏僻安静的。”  华云龙颔首道:“好,只是偏僻容易,安静则难,说不定更是噪杂。”  谷忆白道:“没关系,只是没有那些厌物扰即可。”她说的厌物,显然是指玄冥教的那些人。  华云龙莞尔一笑,道:“咱们循这巷子走吧?”  他方迈开脚步,谷忆白扯住他的袖子,道:“不要在这方向走。”  华云龙怔了一怔,扭头问道:“何故?”  谷忆白道:“我记得刚刚走向南而来,来这方向不是又回头走了?应往这边走。”  华云龙心道:这等小事,也说个不休,微微一笑道:“依你。”转走去。  谷忆白笑靥如,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紧紧跟著他走。这条巷子虽窄,倒是蛮长,走了半里,未见尽头,谷忆白左顾右盼,见旁边就有一条小小面店,轻轻一拉华云龙衣袖,道:“就在这家好么?”  华云龙转面一看,见这家面店窄隘暗,剑眉微蹩道:“我是无可无不可……”  谷忆白道:“那就这家。”娇躯若轻翔的彩燕,已掠入店中,华云龙无可奈何,随之入内。     那开商的是一个面皱纹的老头儿,放眼一望,见店中忽然走入一对璧人,男的如玉树临风,神采夺人,女的如娇照水,丽若天仙,他一辈子那里见过这等人物,一时几疑眼,不禁了著眼。华云龙见店内暗,只不过三张桌子,十来个竹凳,油渍斑斑,粗陋不堪,并无一个食客。  只见谷忆白却毫不介意,搬过两个凳子,娇声道:“坐啦。”  华云龙坐了下来,笑道:“我瞧你是大酒楼上厌了,居然要进这等面店。”  谷忆白嫣然一笑,道:“你这也不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吃喝?”  华云龙摇头道:“不,我童年常跑下山,云中山周围城中,这类小店常去,大了才止。”  谷忆白星目一睁,道:“你们落霞山庄富可敌国,还怕吃穷?”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云中山左近城中的小抖乱,流浪儿,那时都是我手下喽罗,与他们打一伙,不好上大馆子。”  谷忆白想像他幼年时顽皮景,抿嘴一笑,忽然觉出这小店的老头儿并来过来招呼,玉面一转,嗔道:“喂,老板,客人上门,你怎地理也不理?”  那老头儿因初见这秀逸人物,心怀凛凛,未得招唤,趑趄不敢上前,听那美如天仙的少女出言相责,不禁嚅嚅道:“小老儿……”  谷忆白玉掌一挥,道:“其他休提,你这里有什么吃的?”  那老头儿楞了楞,道:“姑娘喜欢什么?”  谷忆白娇笑道:“我喜欢的,你这里怕没有。”  那老头儿道:“姑娘说说看。”  谷忆白美眸一转,道:“我吃熊掌、驼掌、猩、四鳃鲈鱼,你有么?”华云龙暗暗失笑,忖道:她上次显得城府深沈,此刻却似一个十三不字之年的少女。  那老头儿目瞪口呆,道:“这……”  谷忆白嗤的一笑,道:“算了,你将面名念一遍。”  那老头儿如蒙大赦,急忙将可做的面都说出来,谷忆白略一哦,转面朝华云龙道:“其他顾名思义,我都知道,唯有春面,名子倒雅,是如何做,我倒想尝尝。”  华云龙忍俊不住,想她贵为玄冥教主之徒,每日山珍海味,对这等最平常的,反而不知,道:“春白雪,知道么?”  谷忆白失声—笑,道:“原来就是白面,就吃一次吧。”星眸凝注华云龙,一片婉神色,低声道:“你吃什么?”  华云龙笑道:“你吃的,我也喜欢,也来一碗春面好了。”谷忆白灿然一笑,挥手令那老头儿去做。  这时,已近午正,却仍未有食客,华云龙向外望去,只见店外有十余个人,一直朝两人望来,这面店炉灶都在店门口,那老头儿,边下面,边向那群人招呼。只见一个汉子,跑至那老头边,低低说了几句,他耳力过人,已听出说的是自已,那老头儿似是大为震惊,转面望了望二人,现出敬仰神色,那说话的汉子,说完重又奔出。  华云龙知那群人大概仅是一干穷汉,见到了华家华公子,自是不敢进店同席,有心唤他们进来,也免得妨了面店生意,但见谷忆白兴高采烈的神,忖道:“我与她的谊,说不定仅此一次,唉,她既然要静,就让她清清静静的进食,会多赏那老人一点就是。  一忽,那老头儿端上面来,立于一旁,搓著老手,嚅嚅道:“华爷,这……这面……”  华云龙一摆手,道:“这些你不必管,去歇下吧。”  那老头儿以为他们是对侣,不喜有人扰,急急退得远远的。谷忆白津津有味的吃著,华云龙也取过竹筷,挑了几条。男女之间,就是这般微妙,共食之时,若是无,则龙肝凤髓,也难下,若是有,那伯是糟糠齑盐,也津津有味。只听谷忆白声道:“味道如何?”  华云龙笑道:“不坏啊。”  谷忆白言又上,半晌才道:“今夜你非去不可么?”  华云龙知她是指谷世表所邀之宴,笑道:“那还用说。”  谷忆白微微一叹,道:“我那几个师给与孟为谦、端木世良他们,都一力撺掇家师,就在宴上废了你。”  华云龙夷然道:“令师意下如何?”  谷忆白道:“我师父笑而不答,我瞧危险的很,你还是不去为妙。”  华云龙略一沈,道:“令师我虽未谋一面,但于此事,我看令师必会客客气气我。”  谷忆白轻轻一叹,道:“既然如此,你要小心。”沈半晌,忽道:“家师练有一种掌力,能将绝逼入敌人体内人,那力之烈,天下无出其右……”  华云龙截口笑道:“在下百不侵。”  谷忆白道:“你不惧,可是那掌力却可透重甲,伤肺腑于不知不觉中。”顿了一顿,凄然一笑,道:“这些话我本不该说的。”  华云龙道:“姑娘放心,在下绝不利用姑娘所告。”  谷忆白幽怨地道:“你……”螓首一垂,默默不语。  华云龙站起子,道:“咱们可以走了?”谷忆白默然起,随他行出店口,华云龙随手抛下一锭银子,道:“门外的朋友,我都请了。”  那老头儿连忙道:“华爷,不要几文钱……”话犹未毕,只见华云龙向犹候立店口的人招呼一声,与谷忆白己走出老远,眨眼消失巷中。  二人漫步之间,不觉已出南门,华云龙煞住脚步,道:“姑娘好走,在下不送了。”  谷忆白悠悠一叹,道:“咱们可以做朋友么?”  华云龙道:“眼下不是朋友?”  谷忆白玉面一仰,道:“以后呢?”  华云龙暗暗忖道:“你师父既非报杀师之仇不可,我家也不能坐视群邪猖狂,你我处境实有若水火,这个朋友,如何得起来?”转念之下,开口明言,但见谷忆白两道秋水般澄澈的目光,紧盯住他,见他沈不语,娇躯已暗自颤抖。华云龙见状之下,再也不忍心说出决绝之辞,笑道:“只要你不想杀我,自是可以。”  谷忆白芳心大畅,嫣然一笑,悄声道:“本教的高手,大部聚于城南十余里外的一所庄院中,较次的则在近城另一在院,柬上未写明地点,必是距城远的庄中,不过,我可能不出席。”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想在那般景况与你见面。”转走了几步,回头一望,谷忆白仍俏立原地,痴痴望著他。  华云龙挥了挥手,谁知谷忆白反而翩若惊鸿,飞过来,唤道:“云龙……”顿了一顿,道:“我可以喊你名字么?”  华云龙微微颔首,问道:“有事么?”  谷忆白忸怩一笑,吐吐道:“我……”突然低下了头,道:“今晚我在「荣升客栈」等你,你一定要来。”说著,不他答话,飞就走。  华云龙哑然一笑,转行去,心中想道:这般含糊下去,不是了局。他对谷忆白的意,实是煞费踌躇,念起蔡薇薇,且华、谷两家大仇,决无和解之理,趁早断了,无奈他又以为是,仇是仇,不能混为一淡,要他伤了美人上心,以他倜傥不羁的,那又是千难万难的事。       思忖中,华云龙回至客栈,蔡昌义、余昭南等俱已出门,院中唯留著侯稼轩、谷宏声数位老人。华云龙高声道:“侯伯伯,昭南兄他们去了何处?”  侯稼轩眉头一蹙,道:“见你正午未返,放心不下,找你去了。”  华云龙笑道:“他们固热可,我又岂是容易暗算的。”语音微顿,道:“查幽昌的人来过了?”  侯稼轩颔首道:“有人来言,他跟踪两个玄冥教徒,见他们追入城东里余一所庄中。”  华云龙摇头笑道:“那不是谷世表所居之处,应在城南十余里。”  侯稼轩惑然道:“怎么牵出谷世表那贼胚来了?”  华云龙淡然道:“谷世表变成一大魔头了,自封九曲神君,建起玄冥教,自称教主。”  侯稼轩惊声道:“那小子已有这等气候了。”当年神旗帮的人,因白啸天与无量神君不薄,谷世表时至大巴山做客,均熟知此人,故于此事,惊愕非凡,唯谷宏声向未涉及江湖,并无他。  只听薛人九冷冷说道:“咱们将所有兄弟,都招集起来,守在庄外,形不对,即冲入接应。”  侯稼轩颔首道:“薛老弟说的不错,谷世表对华爷一家,可谓积恨如山,龙少爷走了单,那有不下手之理。”  华云龙笑道:“诸位伯伯太小看他了,谷世表而今措置,俱见枭雄心,岂致如此轻躁。”  谷宏声哈哈一笑,道:“那玄冥教主想不到竟与老朽同宗,老朽倒非与他亲近亲近不可了。”语下意一斗谷世表。  众人尽皆莞尔。只听一阵脚步声,人犹未见,已闻蔡昌义高声叫道:“你捣什么鬼,说好就在对面酒楼,又溜到那儿去了?”话声中,领先走入,余昭南、李博生、高颂平也进入厅中。  华云龙道:“我此去得知玄冥教主之来历,你们呢?”  蔡昌义楞了一楞,道:“那杀胚是谁,你说来听听。”  华云龙一懒腰,道:“问贵总管吧,他还是谷总管的同一家人。”  蔡昌义面庞一转,朝谷宏声道:“好呀,谷总管,原来你与那魔头是一家人。”  谷宏声啼笑皆非,道:“那魔头虽然姓谷,那里便是一家人,华公子是顽笑的话。”  华云龙若无其事,抱拳道:“酉正约会,必需以全付神,我先休息一下。”转走回房中,静坐调息,他貌若漫然视之,其实那敢有半分大意。众人不敢扰他,自于厅中计议。       掌灯时分,华云龙代清楚,悄然来到了「荣升客栈」,问明谷忆白的房间,正准备敲门,里面传来谷忆白的声音道:“门没有闩,你进来吧。”  华云龙推开房门,踏进屋中,闩上门闩,转首过来,却吃惊地发现谷忆白正试图擦去脸上的泪水:“姑娘,你……”    “你还叫我姑娘?……我我喜欢你……我你……我知道这不应该,但是你难道就一点都没受到我的吗?……我知道我们不能相,但是偏偏却又不可自拔地上了你……”终于眼角再一次落下晶莹的泪珠,飞快的手拭去泪痕,谷忆白逞强的出苦涩的笑容:“这样的我……你一定很讨厌吧……或许你根本从来就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啪」的一声清响,华云龙狠狠的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脸颊上明显的现出一个五指印:“不是那样的。”轻著谷忆白充惊讶的脸庞:“你知道不是那样的……我早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只是……我不知道……我们这样……我带给你的究竟是幸福……还是灾难……”  “忆白……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华云龙突然轻声问道。    “嗯。”谷忆白不经意地应了一声。冷不防的,华云龙的双手从背后圈住她的纤腰,在她的耳畔低语著:“为什么喜欢上我呢?”    华云龙的气息就吹拂在耳边,她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不为什么……”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喜欢这样子的我?”华云龙环抱著她的手紧了一紧。    转过来,谷忆白微抬起头面对著华云龙,眼中是:“有些人会因为某些原因才去喜欢上某人,譬如权势、财富、恩,可是我……不知怎的莫名其妙就喜欢上你了,你叫我怎么回答呢?”  看著她雪白的粉颊上红云,娇羞的模样实在令人难以自制,华云龙忍不住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对不起,如果我早些想开的话,也不会害你难过这么久……”    “呐,云龙……你想要我吗?”说出这句话后,她羞涩地低垂著头,觉自己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华云龙固然是惊得呆了,谷忆白也为自己的大胆而脸红心跳,一时间,斗室一片宁静,更加添了几许暧昧的味道。    “你是指……”谷忆白低头不语,不敢看华云龙的眼。    “你确定……”华云龙问得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伤到了她。一咬牙,谷忆白主凑上香,轻轻在华云龙上印上一,这已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她是华家死敌的徒弟,自己真的该碰她吗?华云龙放开了一直圈著她的手:“你是个好女孩……”    不等华云龙把话说完,谷忆白双手一推,把华云龙推离边,落寞的神让人无比心疼,猛地转过背对著华云龙:“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看著她细弱的双肩不停的抖,华云龙知道她正努力忍住泪水,天啊,我到底做了甚么?居然如此再三辜负这样的深?恍惚中,华云龙终于清楚的了解,让所的人到快乐才是最重要。双手再次有力地怀抱住她,拥有所的觉竟是如此的让人愉悦,华云龙不禁暗骂了自己千百回,竟让如此可的人儿伤心。    “放开我。”谷忆白在华云龙的怀抱里挣扎著,虽然喜欢华云龙的拥抱,但并不是在这样况下。没有说话,华云龙只是紧紧地抱著她,受著她的怒气,那让华云龙更加珍惜拥有她的难得。    “我叫你放开,听到了没有?快放开我啊啊……”谷忆白的声音忽地变得弱,华云龙在她颈边耳垂附近的舔,使得从未与人如此亲接触的她招架不住,雪白的肌肤随著华云龙的舌浮现羞怯的嫩红。  “你是个好女孩……所以让我来采取主吧。”华云龙在她的耳边轻声吹气也似的道。华云龙的像是带著火焰,灼热地在她的脖颈烙下印记,谷忆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深怕自己会在这迷人的觉中昏迷过去。    “啊……”谷忆白慌乱地抓住华云龙已入自己衣内的大掌,无力地将体靠在华云龙的上,求饶似的道:“慢……慢点……”喔,这直接的刺激对她来说可能暂时还无法接受,华云龙收回进她领口的手,绕过她的腋下,不经意地轻触到她的部下缘,引起她一阵惊叫:“你……”  华云龙突然将她拦腰抱起,俊秀的脸上挂著不怀好意的笑容:“别太紧张,我都还没开始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谷忆白觉得现在的华云龙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毫不掩饰他的望,也毫不隐藏他对她的意,既大胆又多,充了吸引人的魅力。    “一旦开始,我就不保证能停得下来了喔……”谷忆白羞红脸,埋首在华云龙的怀中,轻声应道:“嗯……”    走向卧室,华云轻轻在床上把她放下,轻手轻脚地爬上床,审视著谷忆白,只见她羞红了脸,紧张地用力闭著眼睛。她是这么的紧张,如此怎么能受到他珍视她的心意?又怎能体会两人欢的甜蜜接触?    “睁开眼睛。”华云龙声道。轻轻摇头,谷忆白连出声都不敢了。  “你不想看到我吗?”嘴角微扬,华云龙决定要慢慢的撩拨她,让她冷若冰霜的形象为了他变得热如火。谷忆白连忙摇头,她不知道这是华云龙的诡计,紧张地深怕华云龙误会了她。  “那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啊……你一定是讨厌我了,我还是走吧……”华云龙静悄悄地著衣服,出了壮的上,他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不,不要走,我睁开就是了……啊……”谷忆白一睁开眼睛,所看到的景象让她张口结舌。    华云龙双手拉著已解下腰带的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脸色古怪地看著她:“你……怎么那么快就睁开眼……”    从刚睁开眼看到时的惊讶,谷忆白的心渐渐变得不再那么的紧张:“你骗我。”    干笑几声,华云龙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哎呀,被你识破了。”经过短暂的沉默,两人相视一笑,存在于两人间淡淡的疏离消失于无形。  “忆白,让我看……让我看看你。”华云龙用华云龙深的蓝色瞳仁注视著她,口中说出充了望的要求。    谷忆白有著短短的迟疑,那是她从小所受的礼教和男女之防的影响,要越过那确是需要勇气,但是在华云龙炯炯目光的注视下,她缓缓起:“只为是你,云龙……”紧张的纤细手指轻轻颤抖著,解开束缚著雪白衣裙的的粉红缎带。    谷忆白的双手背在腰后,令人目眩神迷的美丽体,羞怯地在所的人面前完全的展现,耸挺的双峰、盈握的腰、甚至两腿之间神的黑色丛林,全都毫无遮掩地尽入华云龙的眼帘。底下梳理整齐的发髻,乌黑亮丽的过肩秀发瀑布般流泻而下,更替她赛雪欺霜的嫩肌肤提供明显的强烈对比。秀眉轻蹙,醉人的眼眸闪著的诱惑,微启,谷忆白说出一生的承诺:“让我属于你。”  “嗯……你早已拥有我了。”轻轻将她拉入怀中,华云龙在谷忆白颤抖的瓣和同样颤抖的魂之前,献上华云龙的。融化也似的,在华云龙的扶持下,她无力地仰躺下来。这是个象征著开始的,华云龙出右手,轻轻地复上她的部。    “啊。”谷忆白浑一颤,华云龙的手所带来的陌生触让她惊慌,不禁挣扎著想要逃。    “别怕……”华云龙再次住她,不再只是浅,在她因为华云龙突然增加力道的而讶然时,华云龙的舌尖趁隙突破她紧咬的牙关,纠缠住她逃的舌尖,挑逗她生涩的香小舌,汲取她口中美的香甜。  “呜……”在华云龙半边体和舌的压迫下,谷忆白只能不断地以呜声表达她的不安与紧张。终于放过了她的,华云龙的舌尖溜到了她小巧的耳垂儿附近,轻轻舔著。    “云龙……云龙啊……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说话,华云龙却突如其来地含住了她的耳垂,使她不由得轻声惊呼:“啊。”华云龙所带来的觉,都是她从未曾有过的,甚至连想像过也不曾,偏她又是那么的,在在被那充望的触所牵,而再也不可自己。华云龙也发现到了,光是在她肌肤的轻轻就足以引起她全的震颤,她竟是那么的。  “哦,忆白,我想让你更快乐……”双手在这同时,也毫不客气的爬上了她嫩的双上,姆指与食指互磨擦著粉红色的尖,蓓蕾的颜色开始由浅转红,似乎也在膨胀著。    突来的刺激迫使谷忆白不由自主地连连摇头,那如同般的小嘴梦呓似的轻喊著:“云龙……啊……这觉……啊……”    雪白嫩的肌肤因为从没有过的觉而浮现出淡淡的粉红色,同时渗出微微的汗粒,就好似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华云龙以舌尖轻轻舔去她肌肤上的汗珠,并来回地在双峰之间的深舔舐亲著。双手入华云龙散乱的黑发中,原本是试图阻止华云龙的行,最后却无力地随著华云龙的移,从小腹开始漫延的陌生觉让她无比紧张:“云龙……我……好奇怪喔……怎么会……这样……呜……”    双手捧起她浑圆的峰,华云龙在她上一,然后是纤细的脖颈,再至她的锁骨,轻轻叹道:“你好美……”华云龙的手掌轻轻复上她的前,拇指轻轻摩擦著她的蓓蕾,而华云龙的嘴则是眷恋著另一边的甜美,不断地以舌尖轻舔她最的尖。  她蓦地睁开眼睛,震惊地看到华云龙的舌正亲昵地拂拭著她的房,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使她颤抖地出声:“啊……不……不要……这样……”    可是华云龙恍若未闻似的,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谷忆白忍不住发出人的声音,这样细致且缓慢的折磨,简直要将她给逼疯。华云龙灼热的气息直接喷在她嫩的肌肤之上,她觉得自己的全好像都快要燃烧了起来:“好……好热……”    华云龙用各种方式不断撩拨著谷忆白雪白峰上粉红色的蓓蕾,时而轻轻啮咬,时而以牙齿起再放开,直到华云龙觉到粉红色的蓓蕾变得硬挺:“告诉我,忆白喜欢吗?喜欢我……这样吗?”    “嗯……我……呜……”她洁白细致的面容因华云龙而泛红,那半开半阖的粉红小嘴,只能无意识地不停发出哀求似的声。  华云龙早已经肿涨得难受了,但是他仍然继续著挑逗谷忆白的行,他想要让她体会的完美高潮:“还没……还没呢……”    华云龙的手继续探索,轻轻地过她的双峰,然后往下移,她平坦的小腹。华云龙手像是带有神奇的魔力,轻易地就能让她发出,所引发难耐的热潮迫使她轻轻摇头。华云龙继续著她的小腹,然后,华云龙的手更往下移,开始谷忆白嫩的大腿内侧,修长的手指缓缓地碰触到她双腿会的部位,令她震惊地发出破碎的嘤咛,甚至本能地紧双腿:“呀……不……喔……那儿……不行……”  谷忆白吹弹可破的细嫩大腿被往旁轻轻的一揽,她仅仅做了些微的抵抗便放弃了,没多久,呈现在华云龙眼前的是一丛丛呈包围之势的纯黑野,和隐藏在其中的。    “好美。”随著赞叹声,华云龙的眼中泛起深沈望之光。华云龙在盯视著她的私处,她在华云龙灼热的视线下羞窘了起来,谷忆白忙要拢紧双腿,却教华云龙掰得更开。    “不要看……那里……”慌乱无措的水眸,瞥见华云龙俯下头,她来不及阻止:“啊……不要……”华云龙的舌侵袭她娇嫩的私处,令她又骇又惊。华云龙灼热的舌予取予求地任意吸吮,执拗的舌头舔住那颗诱人的小核,不断地逗弄撩拨。  “啊……”直到谷忆白的下一阵抽搐,似乎已经达到轻微的高潮,华云龙仍不放过她。华云龙的舌狂恣地在她私处吸吮,邪恶的舌头巧地舔舐她的蜜核,越来越快。    “不要了……”阵阵痉挛自她私处漫延开,全窜过一阵阵趐的快。但华云龙仍执意地汲取:“喜欢吗?”华云龙改以两手撩拨她私处。    “不要了……我……我受不了了……”放下所有矜持,谷忆白开始哀求起来。华云龙手探向她的私处,开始更放恣的侵略。华云龙用两指挟住突起的蜜核,轻轻、细细撚。  “呀……”她猛地弓起子,全颤抖不已。  “告诉我,忆白觉得舒服吗?”华云龙邪恶的两指,愈加剧烈地撚不停。    “嗯……”谷忆白无意识地应道,只觉得所有的灼热似乎全都集中在下半了。“好可……”觉到手上源源不绝的意,华云龙意地笑了,突地,长指探进幽。    “啊?”突如其来的入侵,使得谷忆白下意识地绷紧全,不由自主地紧双腿,无力地试图排拒华云龙甜蜜的触,华云龙修长的手指就这么被卡住。    “忆白,别紧张。”华云龙强忍住发的亢奋,低声吐出诱哄耳语:“让我疼你,嗯……”华云龙俯亲著她的红。好不容易她放松之后,华云龙才开始缓慢地推进手指,探入她紧窒的体内,缓慢的入、再入,直到她完全包裹住华云龙修长的食指,再缓缓地抽彻,或深或浅地掏探幽,让泌出更多。  “呃……啊……”谷忆白狂乱地扭躯,似乎期得到更多:“云龙……”泥鳅似的长指在她体内乱窜,她禁不住摆起部。华云龙的额头沁出丝丝汗珠,带著魔力的手指激发出她的阵阵快,一波波漾开的波挑衅华云龙的视觉,华云龙必须咬紧牙关才不致让自己提早崩溃。    “云龙……可……可不可以……快一点……”体内的热潮悬在爆破边缘,她终于忍不住决定放纵自己,抛开所有,放声娇喘要求。华云龙哑然失笑,为她全然的坦白而悸,她忠于自己的体,也忠于自己的念,丝毫没有一丝矫造作,华云龙无比心地依她所言,更努力地点燃她毫不遮掩的热。    “啊……”下腹传来阵阵收缩,谷忆白的双手紧紧地撕扯床单,终将亢奋的望推至最高。指尖传来一阵灼热的觉,华云龙知道自己终于达成了今晚的初步目标,却突然看见仍不断喘息著的谷忆白落下泪来:“怎……怎么啦?是不是我弄痛你了?”    她只是不停地啜泣著,一个劲儿的摇头,令得华云龙更加不知所措:“告诉我,是不是我哪儿做错了?我会改的,你别哭了喔,你再哭下去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都是你。”谷忆白凝著泪眼瞧著华云龙道:“你让人家……让人家那样,还害人家变得那样,说出那种……那种无耻的话来……”家教甚严的黄闺女,体验到那种从来不曾有过的无助与难堪,谷忆白微红的脸庞哭得有如梨带云龙。  原来是这么回事,华云龙突然拉住谷忆白的手,让她隔著子碰触华云龙下腹的生理反应。她起初还弄不清华云龙拉她的手去华云龙上的哪个部位,等到意识过来时,忙将自己的小手抽回,脸庞红得好似夕的红霞。    “你……怎么可以让我碰你那里。”那样结实的、跳的肌触,让她心头小鹿胡乱撞个不停。俊秀的脸上带著邪邪的笑,华云龙欺近她的边,在她面前几乎碰到她的脸的距离道:“忆白难道不喜欢,刚刚我那样做时的觉吗?”  静了半晌,谷忆白突然拉起被单,将羞红的俏脸隐藏其中:“就是这样才会觉得难堪嘛。”    “忆白喜欢我吗?”她点点头。    “忆白讨厌我碰你吗?”红著脸,她摇摇头。    “这里有别人吗?没有啦,你别那么紧张嘛。”华云龙双手捧起她如画般美丽的脸庞,深地送上一:“只有我们的时候,还管别人定下的那些规则做甚么呢?再说,我们是两……相悦?”    看到谷忆白点点头华云龙才继续道:“这又不是甚么坏事,尽的享受彼此有甚么不对呢?”双手按著她的双肩,轻轻地将她推倒,华云龙欺靠近,放肆恣意地一挑眉:“今夜……是属于我们的。”  看著华云龙下上最后的遮蔽物,谷忆白双手十指遮住脸庞,却还是从指缝间偷偷地窥视。华云龙知道她在偷看,故做娇羞状地侧遮住重要部位,微笑著责备道:“哎呀,讨厌,忆白偷看人家……”    “谁……谁偷看你了……少臭美……”谷忆白红通通的脸了她的,华云龙饿虎扑羊般跃上床,在她耳边道:“真的不要看?可是我想让你看耶,这样才公平嘛,毕竟我看过你了……”    “云龙……呜……”重重了她一下,刻意让分时发出「啵」响亮的声音,直把她吓了一跳。  “忆白……真的可以吗……”双手拉扯著华云龙的黑发,将华云龙拉近到自己的面前,谷忆白颤抖的声音诉说著她早已做好的决定:“别再让我等……我已经等得够久了……”主封上,香小舌以不纯熟的生涩技巧挑逗著华云龙,她要追求自己想要的。    舌尖划过她的贝齿,引起她阵阵轻颤,华云龙也放下心中的挂念,回应她如此真诚的望。华云龙沈下腰部,火热硬挺的下体抵住她的小腹,令她的体猛然轻颤:“啊……”  将自己的体慢慢下移,华云龙的一寸寸遍了心人儿白玉般的肌肤,撩起佳人未曾尝过的火焚的滋味。手指轻轻过她下体的毛发,微微地抖著,挑逗著隐藏在其中的。谷忆白不断左右地摇头,这些微的作所带来的强烈震撼让她无法自制:“呃……啊……”    从那完美圆弧的下缘往上圈起,华云龙的左手搓著她白嫩的房,牙齿钳子般啮咬著峰顶那已然挺立的粉红蓓蕾,间中再以舌尖轻地舔玩弄。    “嗯……嗯……”在华云龙有预谋的撩拨之下,谷忆白不自禁地扭娇躯,像是条美丽的白蛇,忘地在的被褥里。  突然间,谷忆白发觉到有一个灼热的物体轻触著自己的私处,在瓣之间轻轻游移著,却绝不是手指:“云龙……云龙……”双手分开她不自觉并拢的双膝,华云龙撑著她的膝盖,跪坐在床上:“真的可以吗?我……真的要给我吗……”    “笨……我……我真的……不能再等了……”谷忆白的声音渐渐变小,脸颊却越来越红,羞得以床单遮住了头脸。    “会有些痛……忍著点……”扶著自己硬挺的下体,华云龙持住先端慢慢挺进谷忆白嫩的。  “呜……”用力皱紧双眉,用力抓住床单,谷忆白全都因为紧张而绷得紧紧的。    “放轻松……忆白……让我你……”华云龙双手再次攀上她的双峰,缓缓地搓著,试著缓和她的紧张。体遭受异物侵入的觉让谷忆白害怕,使她坚定的决心也开始摇:“云龙……我……啊……啊……”    华云龙在她分神说话的瞬间,用力挺,一口气贯穿了她。谷忆白强烈地觉到华云龙的进入,讶异地抬起下巴,秀眉紧蹙,咬紧牙关忍住那瞬间撕裂的痛楚,急促地呼吸著。停止了一切的作,华云龙等著她适应他在她体内的觉。  细小的肩膀仍旧急促地上下起伏,谷忆白因痛楚而紧皱的眉头却渐渐松开,受到华云龙在体内的轻微脉,痛楚慢慢被一种从未曾有过的快所取代。华云龙开始缓慢的律,一进一出之间,华云龙发觉她已经懂得享受这作所带来的愉悦,于是渐渐加速,给予她更多。    谷忆白半闭著眼睛,那种酥、悸的觉,随著华云龙的律逐渐地愈来愈来强烈,体不自主的分泌出更多的体,且无规律的不安扭著。华云龙那慢速的律让她几乎无法忍受,她咬住自己屈起的食指,以防自己尖叫出声:“嗯……哼……嗯……”  华云龙拉开她的手指,将自己的食指入她的间:“别咬自己……”    谷忆白因为害怕伤到华云龙的手,而再也不能忍住自己发出既像抗议、又像央求的轻叫声:“唔……唔……”华云龙的食指在她口中撩拨著她的舌,她想阻止华云龙,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制止,也寻不著力气抵抗,只能任华云龙为所为。    华云龙突然抬起她的一条腿,臂弯顶著她的膝弯,开始更强烈的冲刺。华云龙将火热的下体自她的幽里抽回一半,随即迅速没入,让两人的体几乎完全合。谷忆白浑一震,被那强烈的快所震慑,燎烧而起的火使她难受得直想挣,但也希望汲取更多:“啊……啊……”    华云龙一次次的律,渐渐将她推向的顶峰,华云龙低头在她耳边细语:“告诉我……忆白……喜欢吗……”  他又这样了,谷忆白赌气地闭上眼睛,倔强地决定不再发出声音。微扬的嘴角逸出轻笑,华云龙下开始强而有力的抽,每一下都深深的抵在谷忆白体的最深处。愉悦彷佛永无止境地不断加强,谷忆白难耐地摇著头,却还是坚决地不让华云龙听见她的一丝。    放下谷忆白高抬的修长玉腿,华云龙俯怜地轻著她是细细汗珠的部,喃喃道:“哦,可的忆白,你真是太可了……”谷忆白被华云龙有力的双手紧抱在怀里,受到华云龙在体内灼热的律,激烈的狂潮一波波向她袭来。  在毫无预警之下,谷忆白脑海瞬间变得一片空白,而体则似遭雷击般痉挛战栗。一阵不可抑制的抽搐,她的手指掐进华云龙的背部,脚趾用力地弯曲,忘地扬声高叫:“啊……啊啊……嗯……嗯……啊……啊……啊……”    华云龙觉紧紧包围著他的幽,不断涌出温热的津,嫩的内壁也因为达到高潮,而强烈地收缩痉挛著,让他也到无比的兴奋,几乎忍耐不住。不过,他并不打算就此结束。双手复住谷忆白有弹的玉,逗弄著粉红的顶端,受她在他的指尖下变得硬挺而颤抖:“告诉我,忆白……喜欢吗?”    高潮刚过,她的体变得更加,华云龙只要一个小小作,便能带给她莫大的欢愉:“人……人家才不说呢……啊……”  这变相的回答已足够让华云龙意,华云龙猛地住她的,让每一次的进入都更加激烈,带领她攀登另一次的高峰。激烈的律让两人的结合处隐约传来撩人的声音,加上两人的急促气息和体相互拍击的声音,顿时整个小小卧房都是令人魂为之销的惑之音。华云龙忘地沈浸于撩人的旋律之中,将自己的作不断地加快再加快:“喔……忆白……我……我快……”  “啊……云龙……我喜欢……好喜欢……啊……啊……啊……”在谷忆白达到不知第几次的高潮的同时,华云龙溢的意也剧烈地爆发,将灼的热进她的深处……     谷忆白枕在华云龙的右手上,半边子倚在华云龙的边,悠闲地躺卧休息。经过方才连续数个时辰的欢,她已经记不清华云龙到底占有了她几次,只觉得全都酸疼不已。看著谷忆白全虚地躺靠在自己的上,眼底是一种足过后的慵懒,冷艳中带有诱人的态,华云龙只觉得原本疲惫不堪的下半似乎又蠢蠢了:“忆白,你最好躺过去一点,还有,可不可以别用那种眼光看我……”    “怎么了?我压痛你了吗?”华云龙拉开遮盖著两人的被子,苦笑道:“我怕他好像又要「生气」了……”  “啊。”不由得一声轻呼,难道他的力是无穷尽的吗?怎么一下子又变这么大了?看到谷忆白微惧意的双眼直盯著自己的那儿,华云龙搂著她的手紧了一紧,体贴地声道:“今晚我不会再碰你了,所以,别担心了。”    “不,我没关系的,如果你真的还想要的话……”虽然这么说了,可是她眼里的惧意可一点都没有减少。微微一笑,华云龙趁她不注意时亲腻地偷偷了她小巧的尖一下,引起她一阵惊讶的颤栗,笑嘻嘻道:“真的没关系吗?”  峰峦起伏赛雪欺霜的完美玉体,成一个大字形仰躺在床上,谷忆白闭目咬牙的模样儿,就像是个即将赴刑的犯人,在华云龙的眼里简直可到了极点:“我……我没关系的……你……你来吧……”    不可否认的,华云龙的体望著她,但是此刻的华云龙心中溢著暖暖的意,能够得到如此毫无保留的垂青,夫复何求?华云龙愿享受这有些痛苦却十分甜蜜的折磨:“忆白,你这样子……好好笑喔……”    谷忆白这才发现华云龙调笑的目光,羞赧地缩起子,躲到华云龙的怀里:“你……最讨厌了啦……”没有再说话,华云龙搂著怀中的她,两人静静的享受著恬静的夜色。    美人恩重,华云龙怜地理著她凌乱的发丝,慢慢地看著她沈入梦乡。亲了她一下,然后才悄然起,去赴「九曲神君」之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小说半吟】《大侠魂》之第廿四章 美人恩重情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