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猛鬼山坟1电影】《大俠魂》之第廿三章 連番征戰樂淘淘【中文天堂网WWW新版资源在线】

《大俠魂》之第廿三章 連番征戰樂淘淘【中文天堂网WWW新版资源在线】/

《大俠魂》之第廿三章 連番征戰樂淘淘
发布于:2022-05-29

,

第廿三章 連番征戰樂淘淘

,

一旁觀戰的紫薇仙子,看的芳心顫抖,歎爲觀止,想不到那個郎生有特異的天賦、持久的戰力,等下若親經曆,那痛快之,不知是何滋味?再看二人正在甜睡中,自火高燒,全奇癢無比,無處發,又不能強要他即來替自己解決,因他才剛剛,非休息一段時間是無法再戰的,只有強忍火,等著快樂的來臨。

,

梨仙子睜開迷人的雙眼,長長籲一口氣:“龍兒,你醒

,

“二姑姑,我不累,舒服嗎?”

,

“嗯……好舒服……姑姑還是第一次領略到這樣美的滋味……小親親……姑姑好愛你……好愛你……”說完緊摟著華云龍像發瘋似猛親猛,使得在一旁忍著滿火無法解決的紫薇仙子,是又氣又恨的道:“二姐,我難受死了,你已吃飽喝足了,我還餓著呢。”

,

“對不起,三妹,我愛他愛得忘形了,寶貝,快去親親你的三姑姑去,讓她嘗嘗龍兒的狠勁吧,你們玩吧,我好累,要睡了。”

,

“三姑姑!對不起,冷落你了。”

,

“哼,你還記得三姑姑……”紫薇仙子氣鼓鼓的哼道。

,

“三姑姑,別生氣,等下龍兒給你意想不到的樂趣,算陪罪好嗎?”

,

“嗯,那才差不多。”

,

華云龍一手撫著紫薇仙子梨子形房著,口含另一粒頭吸吮著,另一手入多毛的禁地,撫兩腿間高突的陰戶,食、拇二指先按,陰核一陣后,中指輕輕入陰道里面不停的扣挖,弄得紫薇仙子春撩升,全顫抖,縫里春水泛濫,濕淋淋、膩膩順著手指流出。

,

紫薇仙子被逗的眉騷眸蕩,口里聲浪語:“寶貝……姑姑……被你得渾酥癢……小被你挖……挖得難受……死了……”

,

“三姑姑,你出來了。”

,

“都是你……小親親……壞死了……別再……了……”

,

“唉呀……龍兒……別挖……了……姑姑……受……不了……了……要兒……的……”

,

華云龍的大寶貝早已青筋暴,高高翹起,充份完成攻擊的架式,一見紫薇仙子水泛濫,騷癢難忍的蕩樣,分開修長豐滿的大腿,挺著大寶貝對準紫薇仙子深紅色、濕淋淋的洞,用力了下去,只聽「滋」的一聲,同時紫薇仙子也「哎唷」一聲浪叫,華云龍粗長的寶貝直抵心,紫薇仙子緊窄的小被塞得漲滿,陰壁一陣收縮,一陣松開,心吸吮了大龜頭數下,使得華云龍一陣快布滿全。

,

“三姑姑,真看不出你的材苗條,想不到你的小里面的還真肥,挾得我的寶貝好舒服,好銷魂啊,三姑姑,你的內功真,我好愛你。”華云龍又開始抽,先用三淺一深的法,抽五十余下。

,

“啊……龍兒……你太會玩了……三姑姑……的水又出來了……”紫薇仙子嬌軀痙攣著,雙手雙腳緊緊挾抱住華云龍,一陣顫抖,一水隨著寶貝的抽,一湧而出,浸濕了一大片床單。

,

“三姑姑,你又出來了,你的水真多啊。”

,

“寶貝,姑姑從來沒被大寶貝過,今晚第一次遇上你這大家夥,才搞出這麽多的水……出來了……”

,

“三姑姑,還早呢,我要把你的水掏乾、掏盡才罷休。”

,

“龍兒,看你的本事啦。”

,

“好,看招。”于是華云龍用枕頭墊在夫人的肥下,雙手握緊兩條大腿,推至紫薇仙子雙間,兩膝跪在床上她的雙腿中間,使得紫薇仙子的陰戶更高挺突出,舉起寶貝猛力入,狂抽猛,次次到底,下下著,狂頂心,紫薇仙子被搞得小痛、漲、酸、癢兼而有之。

,

只見她,一頭秀發灑滿在枕頭上,粉臉嬌紅、眼如絲、嬌喘籲籲、柳腰款擺、肥挺聳、聲浪哼:“啊……好龍兒……三姑姑……好舒服……快……用力…………死我……你的大寶貝……是我一個人的……好龍兒……要命的小冤家……我什麽……都不要……只要……龍兒……用力………………我小就行了……唉啊……唉啊……你真凶……三姑姑……又……又要……了……啊……”

,

紫薇仙子說著,肥猛搖,挺腹收肌,一陣痙攣,一陣吸氣吐氣,滿臉生輝,眼冒大,豔發抖,仙死,小里,又是一水沖擊而出來。

,

“三姑姑,我也要出來了……”華云龍此時也已快到頂峰,大龜頭一陣酥暴漲,猛力的一陣沖刺,抵緊子宮口,滾熱的,進子宮里。

,

得紫薇仙子,渾顫抖,心的快傳遍全,口里浪叫道:“好龍兒……燙死我了……”一口咬住華云龍肩不放,雙手雙腳緊緊抱住華云龍,眼一閉。

,

華云龍完后也覺疲倦,壓在紫薇仙子體上,雙雙閉目昏昏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床上三條蟲,悠悠醒轉過來,二位中年美婦的兩雙美目注視華云龍良久,梨仙子道:“寶貝,二姑姑了四十多歲,今天第一次才領略到人生的樂趣,我好愛你……”

,

“龍兒,三姑姑了四十多歲,也是第一次被你領到了快樂的巅峰。龍兒,我真愛死你了,假若不遇著你,我這四十多年真是白了。”二美婦說畢,抱緊華云龍狂親狂不休。

,

大蘭仙子推門而入,一看地毯上散亂地放著男女三人的衣褲,再看床上的三條蟲,雖已轉醒,但仍貼疊,全一絲不挂,緊緊摟抱著,卿卿我我,糾纏得愛不釋手。

,

“恭喜二位妹妹啦。”蘭仙子逗著二位師妹道:“怎麽啦,玩了一夜還不夠嗎?到現在還舍不得放手啊?”

,

“啊,大師姐,不要看嘛,真羞死人了……”梨仙子嬌羞的用被單蓋在上。

,

“還怕羞呢,昨晚一夜又哼又叫的到天亮,就不怕羞嗎?”蘭仙子也繼續調笑著。

,

“不來了……大師姐好壞……”紫薇仙子粉臉羞紅的鑽入華云龍懷中。

,

“大姑姑,要不要躺下來,大家親熱一下。”

,

“不用啦,以后有的是時間親熱,快起來吃飯吧。”

,

這晚,一男三女赤于紫薇仙子之床上,實行四位一體的遊戲。華云龍細觀三美婦,尤其婦人到了中年,由于善于保養,其成熟之風韻,非少女所能比擬,細觀其各人之外貌及體各有不同。

,

蘭仙子,生得高貴大方,嬌之態不現于形,風姿萬千,皮膚雪白嬌嫩,光細,房豐滿,屬球型。頭大而呈豔紅色,暈呈粉紅色,平坦的小腹上並無紋,陰阜似小饅頭高高凸起,陰毛烏黑生,玉腿修長,部豐肥。

,

梨仙子,面如滿月,雍容華麗,爽朗熱,嬌之態,現于眉目,皮膚白皙,嬌軀豐滿,嫩潤,房圓大飽滿,屬籃球型,頭大而呈深紫色,暈呈豔紅色,其陰阜高突似大饅頭,陰毛烏黑濃又長又多,長滿小腹及兩胯間,玉腿修長,部肥大厚。

,

紫薇仙子,姿容秀麗,天生一付美人胚子,嬌豔妩,杏眼腮,一笑兩個酒渦,熱似火,皮膚光細嫩,房雖不肥大,但屬于梨型,彈十足,頭呈褐紅色,暈呈豔紅色,其材苗條,小腹平坦。陰阜與呈小饅頭形,陰毛烏黑而短短的,但卻濃的包著整個高突的陰戶及陰兩邊,玉腿修長,部肥圓、高翹。

,

“寶貝,看夠了沒有?姑姑們等得都不耐煩了,龍兒還慢的,快點來吧。”蘭仙子道。

,

“大姑姑,等一下嘛,讓我先和你們調一調,等你們的浪水流出來后,我再開始給你們一頓痛快的美食。”

,

“寶貝,我們都聽從你的,可是你只有一條寶貝,我們有三個人,是怎樣玩呢?”梨仙子亦問道:“誰先,誰中、誰又最后呢?”

,

“二姑姑,你放心吧,我自然有辦法,使你們三人同時痛快,絕對公平,一視同人,同嘗甜頭。”

,

“好,好,我們聽你安排。”紫薇仙子言道。

,

于是華云龍下得床去,拿來紙、筆寫好三張號碼:“各位親愛的姑姑,我現在寫好三個號碼,分別是一、二、三號,誰抽中第幾號,就照抽中的號碼,順序而上。我躺在床上,由抽中第一號者將小套坐我的寶貝,以五十下爲限,不可貪多,到了第五十下就停止抽出來,換抽中第二號者上來,以此類推。”抽簽的結果:一號梨仙子,二號紫薇仙子,三號蘭仙子。

,

于是華云龍仰臥床中央對紫薇仙子、蘭仙子道:“三姑姑、大姑姑,你二人斜躺在我左右兩邊,把腿張開,我替你二人扣挖止癢。”二美婦一聽此言,欣喜萬分:“龍兒,你真體貼。”依言而行。

,

梨仙子立刻翻而上,用玉手握住華云龍的大寶貝,把自己的大肥,對準了龜頭,腰用力猛往下一壓:“唉呦……我的媽呀……好痛……好漲……”梨仙子到華云龍的大寶貝,像一根燒紅的鐵,被自己硬生生的坐在自己的肥里面,里面的肥被撐得漲漲的,一絲快,流遍全百骸,又、又癢、又酸、又酥五味雜生,說不出的舒服。

,

“龍兒……姑姑是……又痛快……又舒服……”

,

“那你快動吧。”適時蘭仙子及紫薇仙子也被華云龍的手指、挖得水直流:“寶貝……大姑姑……三姑姑……被你挖得……爽死了……我……我受不了……了……出……出來……了……”二美婦同聲浪叫。

,

此時梨仙子道:“龍兒……快玩我的……快……”于是華云龍停下、挖動作,雙手用力握住梨仙子之肥,猛房及弄頭,軟中帶硬,細嫩光,起來,真是過瘾極了,隨著梨仙子的肥,一上一下的挺刺。

,

梨仙子被頂的眼翻白,嬌喘連連,心大開,全血沸騰,一陣酸酥癢上,使她顫抖起來,不停的扭動部,口中著:“哎呀……喂……龍兒……好龍兒……哦……哦……我好舒服……我一個人的……小冤家……你要死姑姑……了……又……又碰到心了……姑姑……要……了……”

,

說完一陰直而出,她的一雙玉臂雙腿,已不聽使喚的癱瘓下來,嬌軀軟綿無力的壓在華云龍的上,櫻猛著華云龍。蘭仙子一看她已達到高潮,急忙將梨仙子推下馬來,手持毛巾,爲華云龍擦去汗水和,觀其寶貝雖經一戰,還是直挺挺的一柱擎天,粗壯長大赤紅的大龜頭,耀眼生輝,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概。

,

“三姑姑,該你了,別像二姑姑那樣急,不然我的大寶貝刺痛你的小,我會心疼的,慢慢的玩才過瘾。”

,

“嗯。”紫薇仙子翻跨坐其上,玉手握著大龜頭,對準多毛肥厚的陰戶慢慢坐壓下去。當華云龍的大龜頭被坐入時,紫薇仙子頓時香汗淋淋而下,全不住的發抖:“啊……好漲……”

,

華云龍忙雙手握住肥大如籃球型之房,又又。下面的大寶貝,被肥滿的陰緊緊包挾住,暖暖的,真是受用極了。紫薇仙子覺華云龍的大寶貝,像一根燒紅的鐵,光是進去一個龜頭,就漲得四肢百骸,酥、、酸、癢,其味真是不可言狀,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

“寶貝……好漲啊……也好舒服……”慢慢的扭動部,華云龍雙手著她的一對肥大房,尤其是那如葡萄般一樣大,而呈紫紅色的頭,豔麗耀眼,真使華云龍得愛不釋手,越越起勁。雖然手上的覺是很過瘾,但是下面的大寶貝才進一個龜頭,還是不能滿足華云龍的需要,于是挺起部用力往上一頂。

,

“哎呀……龍兒……輕點……好痛……”紫薇仙子一聲慘叫,一雙美目都翻白了,嬌喘籲籲,真是極了,她雙手緊緊抓著華云龍的肩頭,嬌喘連連道:“好龍兒……剛才你那用力一挺……差點把姑姑的老……老命都報……報銷了……狠心的龍兒……”

,

華云龍低頭含著紫薇仙子的大肥,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她的大頭,一手在她腋下及房邊緣腰的上下,不停的撫,不已。而大寶貝也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上挺,紫薇仙子也扭擺著細腰,旋轉著部,配合寶貝的挺進,坐壓到底。

,

“好龍兒……小冤家……你碰到姑姑的心了……你真是我的好龍兒……寶貝……大寶貝哥哥……你頂死我了……”

,

紫薇一面叫,一面瘋狂的抛動那肥大白嫩的部,拼命的套動,雙手緊緊抓著華云龍前肌,全抛動,香汗淋淋,動作越來越快,還不時的在磨、在轉。心不時的在收縮,放開著地吸吮龜頭,使華云龍癢到心里,舒服得直叫:“三姑姑妹……好……好功夫……真美死我了……再套重一點……小肥……再吸……我的龜頭……”

,

兩人緊緊摟在一起,浪成一團,紫薇仙子套得更快,聲百出:“龍兒……我……我……不行了……我被你的大……大寶貝頂……死了……喔……好痛快……啊……要命的……我……了……”浪聲未完而一如注,水順著寶貝流出,弄得二人陰毛濕糊糊的,嬌軀一陣顫抖,疲力盡的壓伏在華云龍的上,而香汗淋淋,嬌喘籲籲。

,

華云龍雙手撫著細腰肥,嘴也著紫薇仙子那迷人的櫻,二人是又親又愛的盡纏綿。休息片刻,紫薇仙子悠悠醒來,長籲了一口氣:“龍兒,姑姑覺得剛才好像是死過去了一樣,好龍兒,你真厲害,我這一輩子是愛定你了,我真少不了你啊。”

,

華云龍輕愛撫過紫薇仙子一番后,再將她推下來,回首先望一望二美婦,見二人粉臉帶著滿足的笑意,閉目而睡。再回首見蘭仙子,坐在床頭,一對水汪汪的眼,瞧著自己高翹、一柱擎天的大寶貝,粉臉通紅,火充滿雙眼,呼吸急促,酥起伏不定,一對肥,一上一下抖動著,華云龍翻坐起,摟著蘭仙子,手撫肥,口櫻,先來一陣事前的親熱、愛撫。

,

“大姑姑,害你等了這麽久,會讓龍兒好好伺候你。”

,

“龍兒,你累不累?大姑姑真怕把你累壞了。”

,

“大姑姑,我不累,剛才都是她們二人在上面套弄,我睡在床上沒有出太大的力,怎麽會累呢?大姑姑,你上來吧。來,爬到我的上來,把大寶貝套進小肥里去。”手指不停的著頭。

,

蘭仙子被華云龍得全痙攣,陰戶騷癢難忍,非得有條大寶貝入,才能解饑止,也就顧不得羞不羞,翻跨上,玉手握住華云龍的大寶貝,對準自己肥白多毛的源洞,部用力往下一壓。

,

“哎呀……好痛……”蘭仙子雙眉一皺,櫻一張,響起了一聲嬌叫,美豔嬌容頓時便成蒼白色,頭上香汗而下,嬌軀一陣顫抖。華云龍雙手蘭仙子的肥及粉,覺大寶貝被她的小肥,緊緊包挾住,暖暖的、濕濕的,暢美舒適,好受極了。

,

“大姑姑……還痛啊?”

,

“嗯……不太痛了……只是好漲……”

,

“大姑姑……還沒有到底呢……”

,

“乖乖……先別頂……等大姑姑的水多一點再動……好龍兒……乖……你要愛惜大姑姑……”

,

“我知道……大姑姑……我會永遠疼你……愛你……請大姑姑放心吧……”

,

“龍兒……”蘭仙子伏壓下嬌軀,雙手摟緊華云龍,把一雙豐滿肥大的房,貼著他雄健的膛研磨著,兩片濕潤的櫻,含著愛兒的舌頭猛咬猛吮,柳腰肥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扭擺套動,小里的水潺潺而流。

,

“寶貝……你的大……大寶貝頭……碰到……大姑姑的……心……了……大姑姑好舒服……”蘭仙子被大寶貝頂得神魂顛倒,心一陣收縮的吸吮著大龜頭,吸得華云龍暢美非凡。

,

“大姑姑……你坐正體,動快一點,你壓著我不好行動,快……”

,

“嗯……”蘭仙子依言挺腰坐正,華云龍雙手扶在她的腰之間,幫著一上一下推動,蘭仙子配合兒子的推動,一起一落的套動。

,

“啊……龍兒……寶貝……大姑姑……大姑姑給你頂……頂……死……了……我不行了……我……丟……了……哦……”

,

蘭仙子說罷,水大放,緊跟著嬌軀一陣痙攣,一頭栽倒在華云龍的上,櫻大張,連聲嬌喘,閉目小睡過去了。華云龍一看,三美婦都已昏昏沈沈睡去,無法再戰,而自己的大寶貝依然一柱擎天,剛硬如故,想戰嘛,又無對手。只好搖頭苦笑一聲,閉目養神,等下一個回合了。

,

經過一陣不算太短時間的休憩后,三美婦才悠悠醒轉過來,紫薇仙子嗲聲嗲氣道:“龍兒……你真厲害,我們三人都被你弄得爬不起來的。”

,

梨仙子道:“你們看,龍兒的寶貝還翹得那麽高,真嚇死人了。”蘭仙子和蘭仙子一看,心中是又驚又喜,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氣概。

,

華云龍道:“三位親愛的姑姑,你們真是太自私了。”

,

“我門什麽太自私了?”三美婦同時問道。

,

“你們都滿足了,倒頭就睡,我的寶貝一直硬到現在,還未出火,你們痛快過后就不顧到我難不難受了。”

,

“龍兒,對不起嘛。”

,

“一句對不起,就算了不成嗎?”

,

“那……龍兒你要怎樣才高興呢?”

,

“看我的……”華云龍說著翻而起,命三美婦,靠床邊仰天躺下,每人肥下墊一個枕頭,雙腿張開,華云龍就站立床口,雙手握著梨仙子兩條粉腿,將小腿放在肩上,來個「老漢推車」的姿勢,挺槍就刺。華云龍也不管梨仙子是否疼痛,腰用力的狠抽猛。

,

“啊……龍兒……小冤家……姑姑……好痛……也好美……浪……被你得……要上天了……好龍兒……用力……快……快……我要……會的小祖宗……我不行了……”梨仙子已被得容失色,一如注。

,

“龍兒……姑姑的好龍兒……你得姑姑爽死了……小好舒服……快……用力……死浪……吧……”華云龍此時滿頭、滿和如雨下,加快速度,全力沖刺三十余下。

,

“啊……龍兒……姑姑……要上天了……我……又……了……。梨仙子被得仙死,一而出,人也癱瘓了。華云龍將梨仙子雙腿放下,拔出濕淋淋的大寶貝,它還是堅硬如鐵,青筋暴,雄糾糾、氣昂昂的高翹著。

,

“三姑姑,龍兒來伺候你了。”

,

“龍兒,三姑姑的小,你是知道的,你的又大又厲害,別像二姑姑那樣太用力,乖,要愛惜三姑姑,等三姑姑適應后,叫你快、叫你用力時,再快再用力,好嗎?”

,

“好,三姑姑,龍兒都聽你的。”

,

“真是我的好龍兒,三姑姑好愛你,龍兒來吧。”于是華云龍擡起紫薇仙子兩條粉腿,將小腿架在肩上,大寶貝對準豐肥的陰戶口,慢慢往里面入,因紫薇仙子生得體態嬌小苗條,陰道緊小,當華云龍的大龜頭入后,覺漲痛異常。

,

“哎呀……寶貝……好痛……好漲……停一下……再……”華云龍的大龜頭被紫薇仙子緊窄的陰道緊緊包住,異常舒暢。再看她粉臉一陣青、一陣白,緊皺雙眉,知道目前不可再入,于是放下雙腿,伏在紫薇仙子豐滿體上,親櫻,撫房,安撫一陣。

,

紫薇仙子在漲痛之余,得到華云龍一陣溫存安撫,內心萬分甜美,臉頰也漸漸恢複粉紅色,于是一面輕輕的擺動著肥,表現出女人天賦上需要的本能,一面嬌聲嗲氣的道:“龍兒……三姑姑要你……的大寶貝……用力……到底……”

,

“好。”華云龍聞聲,知道她需要狠的了。于是挺起上,再將紫薇仙子的兩條粉腿擡高架好,腰部用力一挺,大寶貝直搗黃龍。

,

“啊……天啊……好痛……死人的冤家……”華云龍也不顧她的叫痛聲,猛力大抽大送。

,

“哎呀……好龍兒……我……好痛……好漲……也好舒服……要命的小……小冤家……快……快用力……我……完了……我的小……要給……龍兒……穿……了……”華云龍咬牙閉嘴,收縮門,埋頭苦干,越越快。

,

“好龍兒……我……真美死了……我要登天了……我的……好龍兒……我……三姑姑……不行了……要丟給龍兒……了……”紫薇仙子的水大量出后,人也癱瘓在床上。

,

“大姑姑,對不起,讓你久等了。”華云龍拔出濕淋淋的寶貝,摟抱蘭仙子,愛撫安著。

,

蘭仙子手拿毛巾,替華云龍一面擦汗,一面說道:“寶貝,大姑姑不急,你看你累得一是汗,氣喘如牛,快點先休息一下,不要過度的作樂,不然會損壞的體。”

,

“大姑姑,不會有事的,龍兒的體健壯如牛,力充沛,又正在年輕力壯的時候,你怕什麽嘛?”

,

“嗯……話雖不錯,可是不能太貪歡,體要緊,大姑姑看你累得這樣,不知多心痛,乖,先躺下休息一會兒。”

,

“大姑姑,我還未呢,漲得好難受,給我好嗎?”

,

“你呀,真是我們的魔星,大姑姑先抱著你先休息一會,等下再給你,好嗎?”

,

“嗯,好吧,都聽大姑姑的,以后我一定保養體力,全心全力愛你,使大姑姑獲得人生的幸福、快樂和滿足。”

,

“啊……這才是我的好龍兒、寶貝。”倆人熱烈的擁撫一陣后,相摟相抱進入夢鄉。

,

華云龍和蘭仙子二人休息了一個多小時悠悠醒來,見其余二美婦尚在酣睡,也不驚醒二人,兩人先去廁所小解一番,相擁進房,上得床去熱烈親、愛撫,終使已平息的火,再度暴發,隨之再度展開戰火。

,

蘭仙子先跨而上,玉手握住寶貝,將整個毛短而濃的陰戶,套座下去,華云龍雙手握住蘭仙子前一對梨子型房起來。蘭仙子因火高熾,水早已流滿整個陰道,也不管自己陰道緊小,是否容納得下華云龍的大寶貝,即一坐到底,嬌軀痙攣,頭上香汗而下。華云龍的大寶貝被紫薇仙子肥滿緊小的陰戶包得緊緊的,子宮口在龜頭上一吸一放,美妙極了,于是挺動,一頂一頂的配合著。

,

“哎呀……龍兒……你……頂輕一點……大姑姑……受不了……你那又……粗……又大……的寶貝……頂得我的……心……都……了……我……”蘭仙子也拼命的套坐著肥,磨著大龜頭,光揀陰道里面,癢的地方來止癢。

,

蘭仙子此時緊緊摟抱華云龍,肥坐套扭磨,越來越快,口中夢呓般著:“好龍兒……你要了我的命了……我被你頂……頂出來了……哎呀……”一熱沖擊著華云龍的龜頭而出,嬌軀隨著伏壓在華云龍的上,喘聲籲籲,美目緊閉。

,

華云龍卻並不滿足,等蘭仙子休息一會之后,再度翻上蘭仙子之嬌軀,提高兩條粉腿,手握寶貝,先再陰核上擦一陣,只癢得蘭仙子肥亂扭。

,

“乖寶貝……別逗大姑姑了……大姑姑……小里面……好……癢……快……快……進去吧……龍兒……”

,

“哎呀……輕一點……龍兒……痛……痛死了……”

,

“大姑姑……才進去一個頭呢……真的這樣痛嗎……”

,

“你不知道……你的寶貝有多大……塞得滿滿的……”華云龍也知道蘭仙子之陰道窄小,再看她粉臉蒼白、咬牙皺眉,現出滿臉痛苦的表,于心不忍的道:“大姑姑……你真的這麽痛,那我拔出來好了。”

,

“不……不要拔出來……讓它在里面泡……泡一會兒……就像現在……這樣……停住不要再動……就不會那麽痛了……等水多一點……再動……乖啊……”

,

蘭仙子嘴里雖然叫痛,但雙手像條蛇般的,死死的纏著華云龍,用前一對肥,磨擦著他的膛,細腰肥也扭動起來了,小嘴含著華云龍的舌頭吸吮,增加自己的快,以備應接激戰,她只覺到華云龍的大寶貝,像條燒紅的火一般,在小里面,雖然有點漲痛,但是又有點癢,由陰戶的神經樞鈕,直達全百骸,舒暢極了,水緩緩而出。

,

“啊……好美……好舒服……龍兒……你動吧……大姑姑……要你……再……深點……”蘭仙子粉臉嬌紅,眼含春,聲浪語,嗲勁十足,那蕩的模樣,真是勾魂蕩魄,使人心搖神馳,非大塊朵頤才得爲快。真想不到蘭仙子,在床上是如此騷浪、蕩、銷魂蝕骨,看的華云龍禁不住火高漲、野大發,再也無法憐香惜玉、溫體貼,于是挺動,用力一頂,一到底。

,

“噗滋”一聲,接著直聽蘭仙子嬌叫:“哎啊……好龍兒……這一下真……真要了……大姑姑……的命了……”小里,水都被大寶貝迫壓出陰道外,流得二人的陰毛及大腿兩側全濕了。

,

蘭仙子雙手雙腳緊緊纏住華云龍,夢呓般的著,快的刺激,使她覺到整個人像是置在熊熊的火焰中,被焚燒一樣,拼命扭腰擡,使陰戶和大寶貝貼合得更緊,一陣陣的癢,從陰戶處,心的神經傳遍全,不由得她嬌呼出聲:“龍兒……真美……你動吧……大姑姑……要你……我的小……小好癢……動……吧……乖……”

,

華云龍眼見蘭仙子之騷態,刺激得他火更熾,寶貝硬得漲痛,也暴發了男人原始的野,挺動腰拼命抽,次次到底,下下著,蘭仙子的小,就像個圈圈一樣,把整條大寶貝緊緊包住,每當頂到底時,心一閉一合,吸吮著大龜頭,再配合抽時「噗滋」、「噗滋」的水聲,真是美妙絕頂。

,

“啊……寶貝……我的好龍兒……大姑姑……美上天了……大姑姑的心……又被你碰……到了……好酸……好……好癢……好龍兒……快……用……用力點……死……大姑姑……大姑姑也不會怪你……的……”華云龍的全汗如雨下,氣喘如牛,拼命苦干,他也是舒暢極了,全每一個細胞都在動飛躍,連續不停抽了兩百多下。”

,

“哎呀……龍兒……大姑姑美死了……會的……龍兒……你真要死……大姑姑了……呀……我……了……”美得蘭仙子雙手雙腳死死纏繞著華云龍,玉齒狠狠咬著華云龍的肩,全一陣痙攣,飄飄仙,進入暈迷狀態,樂得芳魄出竅、云遊太虛。

,

華云龍也在一陣暢美暈眩中了,蘭仙子被強有力的熱,入心,燙得她又是一陣顫抖:“啊……龍兒……好燙好有力的甘泉……得大姑姑的心……真舒服……真美……大姑姑的小冤家……大姑姑愛死你了……”

,

“大姑姑……我也好舒服……”

,

“嗯,好龍兒,睡吧……”

,

纏綿幾日,「苗嶺三仙」因爲還有些其他的事,所以就離開了徐州。這日清晨,華云龍正漫步院中徑,忽見店夥領著五六人走來,早就吩咐店夥如有人訪,直接帶至獨院。華云龍一瞥之下,看清前面四個神采飛揚的少年,正是蔡昌義、余昭南、李博生、高頌平,后面一個年約五旬的壯位老者,卻是蔡家的管家谷宏聲都來了,薇妹因何未至?

,

五人也見到了華云龍,全都面呈興奮之色,蔡昌義子最躁,飛奔上前,一把拉住華云龍雙手,敞聲笑道:“云龍弟,聞你在徐州呼風喚雨……”

,

華云龍哈哈一笑,道:“昌義見此言不妥,能呼風喚雨的,非仙即妖,小弟不足稱仙,又不願爲妖,如何呼風喚雨?”

,

蔡昌義眼一瞪,道:“不是呼風喚雨?大下武林人物,都給你一把抓到徐州了,還說不是呼風喚雨。”

,

說話中,四人都圍了上來,華云龍不暇與他胡扯,拱手作揖,笑道:“諸位兄長好,谷總管好。”

,

只聽高領平笑道:“云龍弟,你可知道,咱們沿途而來,但聽人聲載道,談的都是你,人人均一睹華家華公子的風采,真是一舉成名天下知了。”

,

華云龍劍眉微蹙,道:“樹大招風,名高招忌,小弟在徐州這番作爲,也是萬分不得已。”

,

余昭南道:“然則何爲?”

,

李博生道:“讓我猜猜,云龍弟可是爲了喚起江湖上的注意三教,以免各個擊破,聲討搏力,共來群邪?”

,

華云龍含笑道:“還有爲了扭轉彼我之勢,坐鎮徐州,若玄冥教、九陰教、魔教果然來襲,則迎頭痛擊,可收以逸勞之優勢。

,

蔡昌義敞聲一笑,道:“著啦,把他們殺得丟兵曳甲,一個不留。”

,

華云龍微微一笑,忽見店夥追著一個衣衫褴褛,蓬頭垢面的小孩,叫道:“站住”

,

“嘿,難道連小乞兒也要來除魔了?”

,

華云龍料是查幽昌派人傳訊,招手道:“小兄弟,來這里。”

,

那小乞兒跑上前來,店夥手一攔,未曾攔住,叫道:“小牛兒,慢著,你給我安份點。”

,

奔上就要抓住那小乞兒肩膀,那小乞兒往旁躲開兩步。大眼一瞪,道:“你別狗眼看人低,拿不準人家大爺會把我當客人一般看,否則我敢進來麽?”

,

華云龍莞爾一笑,朝店夥一揮手,道:“這位小兄弟是我的上賓,你們去吧。”店夥一楞,嘟嚷著走了。

,

那小乞兒好生得意,沖著店夥的背叫道:“你瞧怎樣?”

,

華云龍面龐轉向那小乞兒,藹然道:“小兄弟,你叫小牛兒麽?是不是一位姓查的老爺叫你來的?”

,

那小乞兒怔了一怔,搖頭道:“不,是一位姓陳的大爺叫我送信來的。”頓了一頓,道:“我就是小牛兒。”說話神氣現,倒像名滿天下。華云龍暗道:難道我猜錯了?

,

只聽蔡昌義哈哈笑道:“小牛兒?沒聽過這名字。”

,

小牛兒向蔡昌義瞪了瞪眼,道:“你的名字我也沒有聽過。”

,

蔡昌義笑道:“你又不知道我姓名,焉知必未聽過?”

,

小牛兒道:“反正我知道你不是華家華公子,就決未聽過。”

,

余昭南微微一笑,道:“你怎麽曉得他不是華公子?你怎曉得誰是華公子?”

,

小牛兒道:“華華公子哪會像他這般毛毛躁躁的。”手一指華云龍,道:“這位一定是華公子了,嘿,華家的人才有這般……這般了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

蔡昌義笑聲不絕,道:“好小子,有你一手。”

,

華云龍見那小牛兒眼珠靈,一副聰明的樣子,不由好立起,笑道:“小兄弟,有什麽信息?”

,

小乞兒探手抓破衣搗了半晌,又空著手拉出,搔了搔沾滿油膩的頭發,道:“糟,不要掉了。”

,

蔡昌義失聲道:“掉了?”

,

華云龍哈哈一笑,道:“翻翻靴統。”

,

小牛兒吃了一驚,連道:“對,對,我怎未想到?”

,

谷宏聲、余昭南、李博生也注意到這小牛兒的皮靴很新,也不當是他這等人穿的,都會心一笑。小牛兒蹲下子,果然由靴統掏出一張三疊的紙條,雙手捧至華云龍而前,苦著臉道:“華爺……”

,

華云龍嗤笑一聲,道:“你要什麽?”

,

小牛兒嗫嚅說道:“那位陳姓大爺說,消息送到,華公子必會照顧一頓,賞賜不少。”

,

高頌平笑道:“爲什麽不早取出?”小牛兒面紅耳赤,呐呐說不出話來。

,

華云龍笑道:“你不夠高明,想要量我,得先拜我爲師,再學上十年,以后鬼心眼少用。”轉向谷宏聲道:“谷管家,可否請你照顧這位小兄弟一下?”

,

谷宏聲平視他爲蔡家的未來姑爺,聞言笑道:“華公子有事盡管吩咐。”招呼小牛兒一聲。小牛兒被華云龍說破心意,躇躊不安,借勢開溜。

,

華云龍展開紙條一看,只見上面簡單與道:“一手執鬼頭杖之美豔少女,領有多人,昨晚居于城外西北曹大戶家,東郭壽今晨率數十人住人城外曾家廢園。城北王家老棧,則有一玄衣少女,攜仆滯留不去。”下款署名「查幽昌」三字。

,

華云龍心中暗道:“果然是他,想他一來自恃份,二來目標太著,自不會親自與一小叫化打道,此人做事,倒也穩重。”只聽蔡昌義促聲道:“我看看,寫些什麽,誰寫的?”

,

華云龍將紙條遞給蔡昌義傳閱,淡淡說道:“送字條的是北地武林健者,梅素若與東郭壽都來了,那申居主卻不知何往。”

,

蔡昌義亢聲大笑,道:“好極,熱鬧來啦,咱們正好轟轟烈烈干上一場。”

,

華云龍道:“你別把事視之太易了。”

,

李博生道:“云龍弟對敵之策,是否已有成竹在?”

,

華云龍道:“也只有隨機應變了。”語音一頓,苦笑道:“主要是因我方友雖多,而能與東郭壽對抗的,卻無一人,群起圍攻,縱能斃敵,死傷必大,況……”

,

蔡昌義叫道:“別長他人威風,公公說你必可擊敗那老鬼。”

,

華云龍搖了搖頭,道:“將來或可,如今只怕還差了此。”

,

蔡昌義口齒一張,又講話,華云龍卻轉向余昭南道:“伯父母有消息?”

,

余昭南容色一黯,卻靜靜地道:“未得近訊,不知玄冥教對他們兩位老人家如何?”

,

只聽蔡昌義道:“我說去沂蒙山區闖闖,他人都沒反對,偏是他獨持異議。我妹妹隨侍公公,公公說要找一處地方閉關,修複原有功力,另外還有那賈嫣……”

,

華云龍面色倏變,驚聲道:“公公怎地了?”

,

蔡昌義濃眉一軒,道:“你不必大驚小怪,公公說沒什麽。”華云龍暗暗忖道:以公公襟,天大的事,也淡然處之,當然說沒什麽,目光一轉,見余昭南、李博生、高頌平,俱面現茫然,似是對元清大師向他施「圓光灌頂」大法,毫不知,略一沈,覺得還是不說爲妙。

,

忽聽蔡昌義道:“公公命我帶一句話給你。”

,

華云龍斂容道:“公公有何教誨?”

,

蔡昌義道:“公公說,仁心即佛心,你本著仁心,如何做都可以,只是你機智雖夠,德量未弘,勸你于此多加磨練。”

,

華云龍點頭道:“他老人家的教誨,我必永銘于心。”

,

蔡昌義突然笑道:“其實我總覺得他老人家未免仁慈過份,婆婆媽媽的,嗨,依我脾氣,打就打,講什麽德量。”

,

衆人不禁齊齊展顔一笑,忽聽一個宏敞的聲音笑道:“說得是,應該,應該。”

,

由獨院小廳走出侯稼軒,拂髯長笑,蔡昌義沖口道:“你是誰?”

,

華云龍笑道:“這位是侯伯伯,大名稼軒,當年人稱「翻天……”

,

侯稼軒截口笑道:“夠了,夠了,龍少爺何苦將老朽昔日匪號抖出。”華云龍微微一笑,替雙方引見畢,幾人進入小廳,也不分賓主,隨意落坐,自有一番商量。

,

華云龍問及元清大師與蔡薇薇閉關處所、時間,誰知連蔡昌義也不曉得,心中雖然惦念,也只有暫且擱下。當晚,蔡昌義等便宿于院中,這座獨院頗大,有廳有房。

,

初更,華云龍依然輕袍緩帶,單人攜劍,飄上屋,直奔城北「王家客棧」。這家客棧規模可較「天福客棧」小多了,並無獨院,上房僅有五間,皆是黑沈沈一片,查幽昌箋上並未言明在哪一間,華云龍猜測薛靈瓊主仆必是選位置偏僻的,略一沈,正弄出聲響,引她出來。

,

忽聽房中傳出悠然一聲長歎,及蹀踱之聲,隱見窗上一系纖細黑影幌動。華云龍心念一轉,形一掠,閃電般啓窗而入,房中雖暗,他神目如電,見房中一位玄色勁裝,腰一柄短劍,瓊口瑤鼻,楚楚動人的少女,正是于司馬家的鍾山見過的那玄衣少女。那玄衣少女聽得窗棂響動,一驚回,嬌軀轉處,光華一閃,已將短劍掣出。

,

華云龍哈哈一笑,拱手齊額,道:“有擾清眠,恕罪恕罪。”

,

玄衣少女見到他,並無驚容,玉面反而掠過一抹喜色,納劍人鞘,冷冷說道:“深更半夜,你來干麽?”

,

華云龍暗道:她只怕早料我會來此,一笑,道:“一日不見,如三秋兮,況將近半年,在下心頭思慕難禁,不覺失禮,姑娘原諒。”玄衣少女玉面微暈,朱一啓,方說話。

,

忽聽房門一響,薛娘的聲音道:“姑娘誰來了?”

,

玄衣少女道:“你別管,去睡去。”

,

只聽薛娘的聲音道:“是姓華的那纨绔小兒?”

,

華云龍哈哈一笑,道:“承蒙誇獎,愧不敢當。”

,

玄衣少女峻聲道:“你好羅……”忽聽「嚓的」一聲,房門一開,當門立著那肌膚如玉,而臉上傷痕累累的薛娘,盯住華云龍。

,

玄衣少女芳心大爲不悅,道:“退下。”

,

薛娘一指華云龍,道:“他……”

,

玄衣少女王面一沈,怒聲道:“你連我的話也不聽了,是不認我這個主人了?”薛娘呆了一呆,狠狠的盯住華云龍,一步一頓,退了出去。

,

玄衣少女蓮步輕移,將房門重又掩上。華云龍微微一笑,道:“瞧尊仆的神態,我若要對姑娘不利,她非將我生不可。”

,

玄衣少女冷然道:“憑公子的武功,她還不是找死。”

,

華云龍放聲一笑,道:“薛姑娘……”倏然改口道:“姑娘大概奇怪在下如何知姑娘尊姓?”

,

玄衣少女櫻一撇,道:“這有何奇,你必由薛娘上猜出。”

,

“我還知道姑娘芳名靈瓊,姑娘必然驚奇了。”

,

玄衣少女嬌靥微現訝色,隨又漠然道:“你見過那丫頭了?”華云龍心中暗道,看她與那雪衣少女之間仇隙不小。

,

只見玄衣少女薛靈瓊行至桌邊,皓腕一擡,燎亮火折子,就點亮桌上油燈。華云龍卻一把將火折槍過,滅去放在桌上。薛靈瓊怒道:“你是什麽意思?”

,

華云龍含笑道:“姑娘猜猜看。”

,

薛靈瓊心道:“這華云龍死不正經,不要做出什麽無禮舉動。”只見華云龍卻倏地從懷取出描金折扇,展開輕搖,道:“姑娘放心,在下只是覺得星月之光已夠,何必點燈,並無他意。”

,

華云龍若無其事,目光一轉,見室中僅一榻一桌二椅,迳往椅上一坐,折扇一指另一木椅,道:“姑娘也坐。”

,

薛靈瓊遠遠站著,冷然說道:“我站著很好,不勞費心。”

,

華云龍也不再說,折扇一搖,道:“姑娘一聞在下巳曉姑娘芳名,即知是玄冥教主那女徒所說,知姑娘姓名的,必是極少……”

,

薛靈瓊截口道:“自然比不上你公子名滿江湖。”

,

華云龍繼道:“因何不猜是遇上玄冥教王,那教主必知姑娘吧?”

,

薛靈瓊一聽他提起玄冥教主,美眸中突然掠過一絲恨色,道:“如逢上了,你還能安安穩穩坐在這里?”

,

華云龍心道,她與玄冥教主必有大仇,口中卻道:“哦,玄冥教主這般厲害?”

,

薛靈瓊哂然道:“幾時見了,你就知道。”

,

華云龍忽然收起折扇,肅容道:“姑娘所知定然不少,如蒙見示,在下必當有以報命。”

,

薛靈瓊一抿朱,道:“如果不說呢?”

,

華云龍誠懇的道:“在下知姑娘必有淒涼世,此乃彼此兩益之事,姑娘何樂不爲?”

,

薛靈瓊冷冷說道:“我就不樂爲。”華云龍劍眉軒動,有些不悅,忖道:“我好話說盡,你這般拒人千里,也太豈有此理了。”

,

只聽薛靈瓊道:“咱們主仆縱然武功低微,人單勢孤,卻從不受威武所屈。”

,

華云龍暗道:“原來她秉賦高傲,不願受人之助。”念頭一轉,微微一笑,道:“算在下求姑娘如何?”薛靈瓊聞言,怔了一怔,櫻微動,卻未出聲。

,

華云龍沈聲道:“姑娘……”

,

忽聽房門「呀」的一聲,推了開來,薛娘重又入內,卻奔至薛靈瓊旁,急聲道:“姑娘,你就答應了吧。”

,

薛靈瓊垂目望地,道:“先頭是你力加反對,現在贊成的又是你,不行。”

,

薛娘怔了一怔,嗫嚅道:“這……是爲姑娘好……”

,

薛靈瓊截口道:“決不。”嬌軀忽轉,面向牆壁,香肩微微抽動。薛娘手足無措,望著小主人。

,

華云龍蹙眉道:“薛姑娘還不滿意?”

,

薛靈瓊頭也不回,道:“你嘻皮笑臉,那有半分誠意。”這一開口,頓時忍不住啜泣之聲。

,

華云龍暗道:這丫頭好一份傲骨,微微一笑,道:“姑娘說怎麽辦?”

,

薛靈瓊面對牆壁,道:“假如我不說,則華公子不肯白走一趟,非將咱們主仆擱下了?”她微微抽,說話也是斷斷續續,三句話說了半天。

,

華云龍啞然一笑,道:“姑娘將在下說成邪魔了,若是如此,在下也只有黯然退走。”

,

薛靈瓊默然半響,似在沈,忽然說道:“既然如此,你發一個誓,我就講。”說話中,緩緩轉回嬌軀,只見她玉頰清淚闌干,嬌靥一片淒涼之色,本來楚楚動人的容貌,而今更彌足顫人心弦。

,

華云龍睹狀又心頭一軟,忖道:她主仆勢窮力蹇,卻傲然不屈,無論如何,我也當盡力臂助。心念一轉,苦笑道:“姑娘何必逼人太甚,在下實乃誠心相助,發誓卻又何必?”薛娘突然悄然退出房中,反手掩門。

,

只聽薛靈瓊道:“好吧,我就說,只是我所知不多,你可不要失望,或認爲我隱瞞了。”

,

華云龍將手一拱,道:“在下只盛,焉敢再費猜疑。”

,

薛靈瓊一抹淚珠,道:“野外說去。”蓮足一頓,幌出窗子。

,

華云龍知她防隔牆有耳,卻含笑攔阻道:“就在此處不好,何苦去野外喝風?”幌亮火折子,將桌上油燈點亮。

,

薛靈瓊立定旋,道:“就在這里?”

,

華云龍笑道:“在下覺得姑娘未免多慮了。”

,

薛靈瓊冷笑一聲,道:“華公子必是自恃功力,以爲敵人欺近,必可察覺,其他不說,玄冥教中高過公子的,怕不下十人,華公子保的住?”話聲中,卻坐了下來。

,

華云龍劍眉聳動,道:“哦!玄冥教高手偌多?”

,

薛靈瓊道:“華公子大概以爲小女子聳人動聽?”

,

華云龍笑道:“豈敢。”

,

薛靈瓊見他意似不信,冷冷一笑,話題一轉,道:“華公子心急玄冥教內,小女子……”

,

忽聽華云龍截口道:“在下急一聆的,是姑娘世。”

,

薛靈瓊微微一怔,道:“大丈夫總以天下事爲重,況小女子世平常,不聞也罷。”

,

華云龍哈哈一笑,忽又由懷中取出折扇,「唰」地打開,扇了兩扇,始道:“天下的大丈夫,或許均是如此,在下幼而不肖,長無經世之才,卻獨重美人……”薛靈瓊面上一熱,螓首一側,望向他處。只聽華云龍繼道:“何況姑娘這等佳人,遇有不幸,在下若不略效綿薄,如何安得下心來聽?”

,

他的話半真半假,薛靈瓊芳心直跳,半晌始道:“玄冥教與我世有關,那一個先敘,皆是一般,還是先講玄冥教的事。”

,

華云龍拱一拱手,道:“悉聽尊意。”

,

薛靈瓊轉過面來,道:“那玄冥教主小女子倒見過幾次……”

,

華云龍道:“姓名是什麽?”

,

薛靈瓊道:“不知道。”略一沈,道:“他說的名字,必是假的。”

,

華云龍搖頭道:“不然,那玄冥教主必是狂傲絕倫之輩,只怕不肯改名換姓。”

,

薛靈瓊微微一哂,道:“你可聽過武林中有姓施名標的?”

,

華云龍想了一想,苦笑道:“或許是未出過世的魔頭。”

,

他心中卻暗道:“那玄冥教主與爹媽均有怨仇,理當行走江湖過,只是……”饒他聰明絕頂,一無頭緒,卻是猜不出來。

,

只聽薛靈瓊道:“那魔頭猶在盛年,三绺長須,面目倒也不惡,最扎眼的穿著一襲大紅長袍,教中對外稱教主,自稱神君……”

,

華云龍陡然道:“是否「九曲神君」?”

,

薛靈瓊星目一睜,道:“你怎麽知道?”

,

華云龍忖道:我說那根碧玉簽上武功,如何與那幾個仇華所施相像,果然如此,難道「九曲神君」另有傳人?他暗念不已,道:“我見那仇華武功似是九曲宮一脈。”

,

薛靈瓊訝然道:“「九曲神君」的武功,從未流傳世上,華公子如何得知?”

,

華云龍道:“我偶得一記有「九曲神君」武功之物,故而得知。”只見薛靈瓊朱微啓,旋又閉住。

,

華云龍知她是想一觀,微微一笑,由懷中掏出那根碧玉簽,遞給薛靈瓊,道:“姑娘請看。”

,

薛靈瓊怔了一怔,心道:“他將此物任由我看,顯然是真以我爲友了……”卻又恐華云龍不過是弄手段,面龐一仰,兩道秋水,澄澈的目光,投注在華云龍臉上,道:“華公子,妾與那玄冥教仇若海深,既有此物,可否請公子成全?”

,

華云龍慨然道:“此物對在下用處不大,姑娘既是急需,就請收下。”

,

薛靈瓊也不客氣,果將那碧玉簽收入懷中,沈有頃,忽然忙道:“華公子之言,賤妾可有些不信哩。”語氣神態,都益見緩和。

,

華云龍楞了一瞬,笑道:“姑娘何處動疑?”

,

薛靈瓊道:“華公子正向玄冥教挑戰,若得玄冥教主武功,豈能說用處不大?”

,

華云龍「哦」了一聲,道:“姑娘原來謂此。”

,

薛靈瓊道:“有何不對?”

,

華云龍道:“非是在下自誇,擊敗玄冥教主之徒,易若反掌,要對付玄冥教主,則那魔頭已煉至爐火純青,想要由此尋出破綻,那是休想。”頓了一頓,道:“當然亦非毫無用處。”

,

薛靈瓊浩歎一聲,道:“事實如此,則我領你之”忽將那玉書簽重又掏出,送至華云龍面前,道:“華公子請收回。”

,

華云龍略一沈,笑道:“在下倒變成出爾反爾的人了。”搖一搖頭,收回書簽。

,

只見薛靈瓊嫣然一笑,道:“你本來就是嘛。”

,

她原來無論何時,都是幽怨滿面,生似永遠不知天地間,複有歡樂之事,雖與梅素若的冷若冰霜有異,卻同樣令人覺無法親近,眼下燦然一笑,則是寂寞已久的芳心,驟然受到了滋潤,故忍不住發山歡笑,那完全是由內心深處而起,自然而然,連她自己都未覺出,愈見出色,愈顯得美豔。

,

華云龍也爲之欣然,飽餐秀色之余,不禁暗暗想道:她有何憾事?致今她這樣本該是終日巧笑的少女,竟是滿懷郁郁?華云龍轉念上下,但覺讓如此佳人,日坐愁城,乃萬分殘酷的事,道:“姑娘世……”

,

薛靈瓊截口道:“你不必問。”語音微頓,幽幽地道:“我本來不想說的,如今卻又改了主意。”

,

華云龍聲道:“你最好是說,這樣會好受些。”

,

薛靈瓊螓首微點,忽又笑道:“我先將玄冥教內部簡單說明吧。”想了一想,道:“玄冥教教主以下,設有副教主一人……”薛靈瓊又道:“再下是總壇與天、地、人三壇壇主,分司內外,各地分壇壇主,武功不高,不說也罷,非同小可的是「萬有殿」供奉了一批奇人,個個莫測高深……”

,

華云龍暗道:“聽說九曲宮當年也有座「萬有殿」,那魔頭既自命「九曲神君」自然要仿建當年的「九曲宮」。”轉念下,道:“那批人再高也高不過玄冥教主吧?”

,

薛靈瓊怔了一怔,道:“應該是在玄冥教教主之下。”

,

華云龍忽然放聲大笑,道:“想那批人不過玄冥教主手下奴才,如何夠得上奇人之稱?”

,

薛靈瓊方自一怔,忽聽「嗤」的一聲銳響,一縷勁風直接華云龍面門。華云龍何等手,如何會被擊中,頭一偏,卻不慌不忙地躲開,那顆小石卻「碰」的一聲,穿破門扉。但聽一聲長笑,窗外有人道:“小子貧口薄舌,理當一懲。”

,

華云龍若閃電,穿窗而出,大喝道:“說要一懲,因何逃走?”

,

這兩句話,洪聲震耳,客棧中人,及左鄰右舍,早被驚醒,只是知道江湖人爭殺,少惹爲妙,一個個裝聾做啞,依然一片沈靜。華云龍上了屋瓦,依稀見一條人影,向東北激而去,心中一轉,疾追上去。忽聽薛靈瓊叫道:“華公子……”

,

華云龍略一駐足,回頭道:“薛姑娘,此人非除去不可,你快些遷居。”話甫落,見那人影在城頭閃了兩閃,已然失蹤,心中大急,拼力追趕。

,

追出城牆,依稀見前面數十丈,一條人影,他越發拚出全力,只因聽那人口氣,似是玄冥教人物,走脫了此人,薛靈瓊主仆更是危險。這一陣奔馳,疾逾電閃,已將徐州城遠遠抛下。又過一程,華云龍忽見前面那條人影停了下來。華云龍暗忖:以輕功而論,此人已是頂尖高手,我要取勝,怕不容易。轉念間,已沖至那人近處,只見原來一個面若重棗的青袍老者。

,

只聽那青袍老者哈哈一笑,道:“小子,你迫老夫怎地?”

,

華云龍止住腳步,道:“閑話不說,只問閣下是要受一段拘囚時日,或是埋骨于此?”

,

他淡淡說來,那青袍老者怒湧如山,暴喝道:“好狂的小子,老夫……”忽然驚覺,哈哈一笑,道:“好狡猾的小子,老夫吃過的鹽,比你的飯還多,焉能陰溝里翻了船?”

,

華云龍確有激他心浮氣燥,相機取勝之意,也暗贊那青袍老者不可輕視,龜甲古劍一拔,漠然道:“我也是真話,聽不聽由你。”

,

那青袍老者一瞥他手中古劍,道:“你已準備與老夫一拚?”

,

華云龍冷然道:“你知道就好。”振腕掄劍,劈了過去。

,

那青袍老者視如不見,仰天大笑,道:“可惜啊,可惜。”

,

華云龍見那青袍老者不避不架,他雖自幼刁鑽古怪,卻天豪俠,只得硬生生收回到招,道:“可惜什麽?”

,

那青袍老者笑聲一收,道:“你以爲老夫是什麽人了?”

,

華云龍夷然道:“大概就是那玄冥教主養在萬有殿的那批人。”

,

青袍老者道:“老夫可惜的即是,你事未弄清,即輕舉妄動,兵凶戰危,豈可不謹慎。”

,

華云龍暗暗冷笑,道:“看來閣下倒像一位長者,尊謂如何?”

,

青袍老者淡然道:“又不作狀結,報名干什麽?”

,

華云龍劍眉一軒,道:“可惜無論如何,今夜是必領教領教了。”

,

此際,天將破曉,四野茫茫。那青袍老者震聲一笑,道:“好小子!老夫不給你點教訓,也不知你將來要狂上哪一天了,也罷。”

,

只見金光一閃,那青施老者已雙手各執一大若海碗,外緣平,內若鋸齒的金環,既不似龍虎鋼環,也不似護手圈,倒是從未見過的奇門兵刃,華云龍暗付:這兵器必可鎖劍,只是咱們華家劍法,豈你可所想像。但聽那青袍老者道:“老夫這「月日雙環」,招式另有神妙,你當心了。”

,

華云龍道:“華家劍法的奧妙,想來是不必說了。”他殺心雖以稍減,卻不甘輕易放走那青袍老者,心念一轉,撲了過去,古劍斜揮,攔腰斬去。

,

他這一劍平平淡淡,乍看一無威勢,那青衣老者卻瞿然一驚,暗道:“如此功力,不愧天子劍之子。心急電轉,仆避過。

,

華云龍曬道:“我當閣下武功多高,原來深谙閃避。”

,

那青袍老者怒氣一湧,暗罵:好個狂小子,非給你一頓教訓不可。心中在想,口中卻道:“好啊,你不是要領袖群倫?玄冥教比老夫高的,大有人在,打不過老夫,還是乖乖滾回落霞山莊去吧。”語聲中,金光閃掣,有若一座金山般,朝華云龍當頭下。

,

華云龍也暗暗心驚,卻昂然不俱,手中劍一振,猛然迎上。只聽一陣金鐵鳴之聲,華云龍登登登連退三步,左手痛不已,心頭一震,但見那青袍者者亦飄退丈余,面上微現驚色,暗道:“他未必占便宜了。

,

那青袍老者心神震動,喝道:“好小子。”金環互擊,發出一陣震耳之聲,撲上前,雙環一擊華云龍百彙,一襲小腹。

,

華云龍形凝立,刷的一聲,古劍閃電般點向敵。他這一式,妙處全在一個快字,后發先至,竟比那青衣老者猶快了一線。那青袍老者瞿然一驚,忖道:“這孩子,劍法竟已練到這等地步。”心中在想,口中笑道:“孺子可造。”招式一收,轉至華云龍左側。

,

華云龍隨劍走,古劍指定那青袍老者,忖道:“這青袍老者來的突兀,雖似惡意不深,但同道中並未聞用「日月雙環」的,不可不防,天色巳明,伍伯伯及昌義兄等,見我失蹤,怕不大肆搜尋,還是速戰速決爲是。”心念電轉,大喝一聲,刷刷兩劍,全力進攻。

,

那青袍老者揮環迎敵,暗道:“瞧他似已視我爲大敵,要不要將份講明了?他一念猶豫,已被華云龍搶了先機。只聽華云龍一聲朗笑,一連攻出十余劍,攻勢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來,那青袍老者功力固高,手中一雙金環,雖有傲視江湖的造詣,一時間,也勢窮力蹙,招架唯艱,再也不暇旁慮,全力對敵不遑了。

,

那青袍老者如陷泥淖,縛手縮腳,數次搶攻,都扳不回平手,他個高傲,如何肯于此等況說明份,心念數轉,忽然甘冒奇險,賣個破綻。這等高手互搏,稍一疏忽,那是必死無疑,那青袍老者也不過是奮力反攻,略爲急燥一點。

,

華云龍動在意先,自然而然就施出一招「大河星散」蹈隙而入,卻忽然想道:“我這一招施出,他是不死必傷……”不覺劍式一頓,吐還。

,

那青袍老者等的就是這個,震聲一笑,金環疾出,連連進擊,華云龍頓時失去上風。只見朝陽照耀下,一團金光中,一道青光,翻騰不歇,刺目驚心,那金環與古劍劈風之聲,如狂風怒吼,震耳聾。華云龍心神凜然暗道:“天下奇人果若過江之鲫,這老者我何嘗聽過了,竟有這等功力。”

,

忽聽那青袍老者沈聲道:“華云龍,你還不認輸?”

,

華云龍冷然道:“你這話說早了。”說話中,但聽嗆啷巨響,劍環擊,兩人兵器都蘊足了真力,一震之下,頓虎口一,華云龍手中劍固遠遠蕩開,空門大,那青袍老者左手金環,也被挑飛。金光沖天而起,一閃而逝。

,

那青袍老者哪顧及護回金環,只聽他哈哈一笑,右手金環一,疾朝華云龍左肋擊下。這一環快如閃電,華云龍看著難以躲過,誰知他不躲不閃,黾甲古劍由左而右,借勢一招「龍戰于野」,亦將點上那青袍老者腰際。

,

那青袍老者未金環沾衣,即便收回,也算小勝一場,眼下卻見若不撤招,則必拚個兩敗俱傷,無奈之下,金環一收,飄退二丈。但聽華云龍大喝一聲,如影附形,緊隨而上,古劍倏吐,沾衣即即古劍歸鞘,拱手一揖,道:“晚輩得罪了。”

,

那青袍老者爲之氣結,道:“好小子,老夫那一環如原勢不變,你現在只怕只可申了。”

,

華云龍笑道:“晚輩早料前輩是位尊長,必然不會擊下。”

,

那青袍老者怔了一怔,道:“小無賴。”

,

華云龍含笑道:“何況前輩此來必是試試晚輩武功機智,能否應忖強故,小子如窩窩豈不惹前輩不悅?”

,

那青袍老者暗忖:好聰明的孩子。心中暗贊,口中卻道:“少年人要忠實點,你一味賣俏不嫌膚淺?”

,

華云龍已笃定他必是同道尊長,道:“老人家教誨,小子敢不拜領。”果然仆一拜。

,

那青袍老者側避開,道:“老夫也當不得你的禮。”

,

華云龍肅容道:“老人家尊號……”

,

那青袍老者截口道:“你還想刮老夫的臉皮?”

,

華云龍陪笑道:“小子是怕失禮。”

,

那青袍老者哼了一聲,道:“你早失禮了……”倏然頓住,目光一閃,向右邊一座青蔥茂森望去。

,

忽聽華云龍道:“來者是友。”

,

那青袍老者冷冷一笑,道:“是女子?”

,

華云龍一點頭,道:“老人家功力高強,老遠便聽出來了。”

,

那青袍老者臉色一沈,道:“好極了,隨處都有膩友,嘿嘿,老夫真不信你是天子劍的兒子。”

,

華云龍心頭一震,隨笑道:“老前輩……”

,

但見那青袍老者猛地形一幌,掠撿起那只飛去金環,毫不停頓,向東而去,華云龍忙叫道:“您去哪里?”但那青袍老者並未答話,人已無影無蹤。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猛鬼山坟1电影】《大俠魂》之第廿三章 連番征戰樂淘淘【中文天堂网WWW新版资源在线】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