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人大代表述职报告】《成佛记》

《成佛记》/

《成佛记》正文 成佛记(01-05)    【一、少林寺】    我住在少林寺,是一名小和尚,法号君宝。我师父叫做澄观,是少林寺的罗    汉堂和尚,绝对不是住持或者长老。师父年纪比较老了,之所以还收下我和我师    兄君玉,是因为少林寺最近生意太火爆了,各大长老在武林中声明显赫,又结    了不少江湖上的朋友,于是少林寺前来拜师学艺的年轻人挤爆了少室山。其中就    包括了我的师兄君玉,他本来只想做一个俗家子的,但是俗家子是有条件的。    为了避免光头数量过少,方丈及时颁布了一条法令,命令每年只能招收六    子,且俗家子不得佔少林子的二成以上!师兄入寺的当年,少林已经招了    四九十八个和尚和一个俗家子了。    当年只有两个名额了,且都得剃髮当和尚。其实大家到少林寺来,只是想学    点武功,去打架厉害,泡妞神奇。若就此当和尚,岂不误了终?于是纷纷转    头去武当,崆峒华山等大场子去了,虽然武功没那幺厉害,但是胜在可以喝酒吃    ,远比少林这个佛门胜地要好!只有我师兄眼珠子一转,反正少林武功厉害,    学好后犯个寺规,被逐出山门不就行了,嘿嘿,老子今年十六,出来的时候算是    二十,怡红院的小红正好给老子开苞了……于是一脸笑的就在一众和尚目瞪口    呆的眼光下坦然落发入寺,法号君玉。在他的后,就是腹中无食,本来就是来    当和尚的我,君宝小和尚。    我的师傅澄观和尚,平生武艺高强,但是佛法却不甚深,所以始终无法做    到少林寺的各大堂的支持,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和尚。此和尚最喜欢吹牛,每到念    经念道头昏的时候,就叫上我们师兄,然后命令我们光衣服做俯卧撑。    做完两千个以后,他就一下自己的光头,用一种茫然的眼光望着西方,然    后就会讲出让我们爆笑的话来。他说,为师原本是西方佛祖山坐下的一头猫,    因常常听我佛讲法,于是智渐开,勤于修炼终于修成人。一日因缘际会,路    遇佛祖,佛祖问到:何谓成佛?可怜为师最不喜欢的就是读书,于是答不上来    ……佛祖微微一笑,又问道:最擅长何?为师立刻答:金枪不倒神功。于是便    开始示範。    佛祖嘴巴张大半晌,说话不得,最后才道:猫有,须得入世历练,传道    授业,方得修成我诸般教义当中的欢喜佛法。最后命我师父投胎前往东土修行,    并赠送十字真言:徒往天堂,即可成佛!每次说到这里,我师兄和我总是笑得肠    子都搅在一起,刚做完俯卧撑的腹部肌都一闪一跳的,此时我师父才黯然一笑,    道:五十多年了,为师还是参不透啊……    虽然师父老是吹这样的牛,但是他人是很好的,经常教我们所谓的金枪不倒    神功,所以我师兄都比较敬师父。于是叫师傅再给我们示範一下金枪不倒神    功,师父便光衣服,默运真气,全浮起一层圣洁的光辉,须臾,胯下之枪突    然雄起,在师傅的真气运作之下,时大时小,时长时短,时弯时直,然后坚持两    个时辰不倒。我师兄大为歎息,又以我师兄这个棍叫的最厉害。他脸崇拜    道:师父如此神功,必可扫遍江南秦淮,又可挑完京城八大胡同啊!此时师父一    脸不屑的说,为师年少未入少林之时,什幺场子没逛过,可是那些粉头没有一个    能撑过为师一个时辰的。君玉大为惊讶,一双贼眼转个不停,也不知道在想什幺。    然后师傅就穿上衣服,诚心的去研读他永远不可能明白的佛经去了,留下我    们两个不肖子暗地底嘲笑师父如此神功居然跑入少林……    师兄君玉最大的心愿就是逛遍天下所有的青楼,混出像前朝柳三一样的赫赫    名声。可惜少林的青灯古佛,还是让这个热血少年黯然伤神。每天一对经书,师    兄就如月经不调的女子,脸的痛苦,这时候我就知道师兄肯定要先告痛上个茅    厕了,然后再过小半个时辰,师兄就要再次尿遁。然后是练武,君玉全上下就    没有一个地方能看出此君有练武的天分,但是奇怪的是,此君练武顺利的出奇。    后来师父才说,这孩子就叫做骨骼奇,天生练武的料。并预言说,只要师    兄长期在少林,少林寺的发扬光大肯定不会没有希望。可惜师兄志不在此。    只有天资一般,完全为填饱肚子才入少林的我,一部部的经书读着,一套套    的拳法练着,生怕一不小心被师傅责怪,逐出少林是小事,饿死郊外是大事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某一日。师兄照常出恭,我正在读着一部新的经书    《楞伽经》,此经书据师父所说是当年佛祖所赠,并说此书藏着一个天大的。    真正读懂此书者,必将打开一条前往未来的通道,前程不可限量。师父认为    这很有可能是成佛之路,于是潜心研究了多年,从中悟出了一套《九神功》,    练完之后金枪不倒神功趋于完美。但是是否他那条神枪能通过去与现在从而达    到未来,不管他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至于师兄,他的经书一大半是我给他    读的。    于是我翻出这本曾经给张无忌等人带来莫大机缘的经书开始一字字的研读了    起来,越读越觉得佛法无边啊。在此书中,天书一样的经文是必须有的,在    天书一般的经文中间,杂着九神功的修炼方法。我一边看天书,一边琢磨九    神功,顿时时间流速加快。彷彿一瞬间,又彷彿过了一千年,我明明觉得师兄    刚才才去出恭的,可是转眼间他又要开始练武了。我眼睛,已经是掌灯时分    了,确实要开始练武。我觉得一片茫然,但是习惯使我叫了一声君玉,然后又开    始了对练。这一次罗汉拳,般若掌,大力钢指我们都练了一遍,忽然师兄非常    惊骇的对我说,君宝,你的武功怎幺提升了这幺快,出手速度比上次快了很多啊。    我故作严肃的说,要勤修佛法。师兄晕倒了……    不过时间流速加快的事我没敢和师兄和师傅说,我怕被当成怪胎扔出少林。    我只敢偷偷的忍受那种恐惧,不敢不看书,也不敢不修炼。时间又过了    三年……    终于有一天我将这本九神功全都琢磨了一遍,书中没一个字都彷彿玄奇异    常。而时间的加快让我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那一个个古朴的经文彷彿都在旋转,    然后在空中飞舞,成一团,我抬头望去,只见几个金色的大字「DOGIS」    闪闪发光,盏茶时间后才消散,然后一切又彷彿归于平静。    我了眼睛,看到眼前的君玉,突然觉得应该跟师兄坦白的说说这种怪事    了。我于是直接往正在睡觉的师兄肩膀上一拍,出手速度无与伦比。只见正在流    着哈喇子的师兄就这幺被我拍飞,没错,直接飞穿过禅房的大门,飞过罗汉堂,    飞出寺门,飞出少室山,飞向遥远的天上,而我自己的手也紧紧吸在师兄的肩上,    我们加速加速加速,尖叫尖叫尖叫,无尽的恐惧伴随着无尽的速度。我们不停的    从不知道多高的高空一直打转,速度越转越快,终于我们两眼发黑,真气散尽,    直接陷入了昏迷,昏迷的前一刻,师傅的那张脸突然在眼前出现,只见这秃驴浑    哆嗦,激地叫道:徒儿,为师成佛就靠你们啦!我,救我才是正经!    【二、丐帮】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我旁    边那个死光头正在睡觉,哈喇子一如既往的流着好长。我长吁了一口气,妈的终    于醒过来了。可是我抬头望下四周,又望了一下天空,突然一种不良的觉油然    而生!MD这是什幺地方?只见我们趟在一个桥下,桥上跑着各种大大小小四个    轮子的怪物,这些怪物发出大大小小的噪声,后面排除淡淡浓浓的烟雾,跑得非    常快,几乎能赶得上我的出手了。天空中居然没有什幺鸟儿,却有这一个巨大的    很像鸟的怪物在空中飞,居然还慢慢的在降落。    同时四周的空气非常浑,噪音浑然天成,让我无法呼吸一样!我急忙拍醒    师兄,这死和尚一醒来就捉住我的光头猛敲一顿,还大声嚷嚷:打死你这个秃驴,    不让我睡觉!我急忙叫道,师兄啊,出大事了!师兄果然停手不打,因为从小到    大我从来没说过出大事了这种话。然后他也像我一样,抬头看了看,又四处看了    看,黑着脸对我说,这是什幺鬼地方?    这些是什幺鬼怪物啊?    然后师兄就运起真气準备使用一苇渡江的神功飞起来去看。可是我看见他运    了一次,準备跳起,然后又运了一次,準备跳起,等到他试了第三次的时候,我    终于觉得不对头了,于是我暗自运了一下九真气,果然丹田空空如也。我两的    内力在那次恐怖的飞行当中,消失殆尽!但是当我暗运金枪不倒神功的时候,小    兄还是坚挺如往昔。师兄朝天大吼一声:这TMD怎幺事啊?    我觉得事不宜迟,赶紧对他说,师兄是这幺事………我将所有的异常从头    到尾都告诉了师兄,从九神功,到时光加速,到金色的佛字,到昏迷前师傅的    哆嗦。    师兄听完后木然半晌,然后一脸难以置信的说,莫非师傅说的竟然是真的?    过了一会儿,师兄抬起头说,君宝,完了,这是命!天意不可违,我们得去    找天堂了。我问道,找到天堂能够去幺?君玉笑着拍着我的光头说:到时    候我们都成佛了,想去还不是小菜一碟。君玉总是这幺地优秀,在迷惘的时候    总能让我放下心来。我不好意思的望着他,也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然师兄    ??    的    脸色又晴转了,我两面对面同时说道:天堂在哪里?    天堂在哪里?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很快像就要进入    了地狱。要的况有:我们过了许久都不知道自己正在什幺地方。原因是我们    讲的话没人能够听得懂。这个地方有各种各样的人们,有和我们一样黄皮肤黑眼    睛的,有金髮碧眼的,有已经如黑夜那般漆黑的(一度引起君玉的恐惧),每当    我们试图去打听下目前的状况时。对方第一句话总是:好阿油?要幺答:隔你    啊。要更加无理:阿娘哈色诱。每当这时候,我总得要点功夫把一脸暴的    君玉给劝来。若干此尝试后,筋疲力尽的我们终于认识到,在这个全新的陌生    的地方,是没有人会将我们的话的。于是更重要的问题来了:我两该考虑如何生    存的了。    前面提到,我两的内功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金枪不倒神功;我两在这个地方    语言不通,根本不能与人流。那幺看似最简单的捞钱方法抢劫,已经行不通    了。我们既没有让人听懂「此路是我开」的嘴巴,即使有,也没用让人听懂之后    乖乖把钱送上来的少林和尚的威望了,即使有,也没用天下皆知的少林功夫了。    难不成用我们胯下那条不倒的神枪把所有人都刺死?这简直太伤我们少林和    尚的自尊了,君玉道,绝对不行!    于是我们把所有的时间用来思考与观察,要为了找一条行之有效的方法    可以吃点饭,以免就地圆寂而成佛。君玉和我沿着这个地方的路(真TM好路啊,    路都是硬硬的,无论天晴下雨,一般都不会让我们的脚陷入泥中)边走边看,越    走越是好风景啊。这个地方的女人们,有的竟然穿着一件短小的上衣(君玉说这    伤风败俗简直如同怡红院),出一大片白的脯,而且下面只穿了一个小    短,竟然将大腿都了出来。    阿弥陀佛,我每看一眼就要念一次佛,君玉就要狂笑一次(TM没有用的),    最后我终于选择了放弃,MD伤风败俗者实在太多了呀!这个地方没隔一段路,    就有一个柱子,这个柱子,晚上会发光,会把好大一片地方都照亮,让我们可以    不分日夜的赶路。我们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受的腹中的饿,最后我们终于    得出以下重要的结论:一这里的人们使用的钱不是铜也不是白银和黄金,而是    一张纸,纸上画着一个老人头,用颜色和大小来分面值;二我们唯一可以获得    这些东西而可以不说话的方法,就是坐在一个桥下,手中拿着一个破碗。    很明显,我们两个从少林出生的不肖子,现在正式加入了丐帮!还好,此    地的丐帮子没有打狗,也不会打狗法,而且看他们的衰样,估计也不会降    龙十八章。因此,我和君玉在抢佔地盘方面,凭藉着之前少林的辣功夫,还是    不佔上风。只是闻名天下的少林武功,竟然被我们两个不肖的小和尚用来抢佔丐    帮的地盘,达摩老祖泉下有知,会不会气的过来?    不管怎幺样,我们开始了漫长的乞丐生涯,不管风吹雨打,我们都雷打不    的窝在我们的桥下,手中拿着一个破碗,上的衣衫早已不是以前的那僧袍,    君玉是一长长的棉风衣,下面一条打着补的子,放眼望着他的光头,光头    早已被一头乱糟糟的沖天竖起的长髮覆盖,长髮下面是一双犀利的眼睛,坚挺的    鼻子,稜角分明的嘴里面一根子在燃烧(君玉学会了抽这些子,而且看样    子非常陶醉),下巴长着一把长长的山羊鬍子。没错,这个就是少林寺罗汉堂出    的丐帮子君玉的造型,且被许多乞丐纷纷模仿。其中有一个最到位的,后来    终于做上岸了,听说大家都叫人犀利哥。君玉的学习能力非常强,慢慢的在他的    指引下,我们对这个世界了解的也越来越深。    【三、青楼】    君玉说,这里的青楼都不叫青楼了。他指着一间亮着粉红色灯光的建筑说,    都叫「桑拿」。我问道,什幺叫桑拿呢?君玉道,不知道,可能是一种洗澡的设    备。桑拿这两个字居然和我们的一样,但是这种洗澡的设备究竟是什幺?某日,    我们(要是君玉)急火攻心,决定去一探究竟。我们大摇大摆的走到了一家上    面写着「桑拿沐足」的大门口,门口的女孩(穿着依旧可称暴)目瞪口呆的望    着我们两个,我估计她是被我们的造型和上的气息所震骇。君玉话都不说,直    接把我们行乞多年的积蓄(也就是一沓绿色的小老人头)摔到她的前面,然后恶    狠狠地望着这个小姑娘。只见这小妞很风的马上笑了(君玉后来忆说,这幺    小的老鸨还是头一次见啊),然后她立刻叫来一个小,吩咐了几句。然后不知    道她对我们讲了一堆不知道的什幺东西,君玉不耐放的挥了挥手,示意知道了。    然后我们就被带到了一个洗澡的地方,小示意我们把所有的衣服全部下,    然后让我们分别在一个小隔间里淋水,我们师兄事隔多年,终于将上的汙垢    全部搓了下来。然后我们又被带到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房间里面蒸了蒸,还没有熟    透就被叫了出来。然后全通红的又被带入了一个池子里面泡了泡,小示意我    们再次沖水,然后给我们毛巾查干。一人穿上一套袍子后,我们被带入两个相连    的小房间。    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小床,床上有好几条毛巾。前面有一台里面可以出声的设    备,我知道的。里面有少林寺,也有和尚,但是他们的打扮实在是不像极了,重    要的是,武功还乱七八糟,而且居然还可以和少女闲聊。少林寺,根部不是这个    样子,罗汉堂的荣誉简直要被这个方形盒子给破坏殆尽了。电视机后面是一个简    陋的可以沖水的隔间,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见过。我坐在这个小床上,终于忍住    了将那个方盒子砸掉的冲(我可是少林寺出,勤修佛法),準备睡觉。门突    然被敲了一下,一个中年大妈走了进来,只见她略施薄粉,穿着一件蓝色的暴    服装,然后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什幺。我按照君玉教我的流方式,就很严肃的    点了点头。只见这个大妈开心了笑了一下,又问了一句什幺,我又点了点头。大    妈又反问了一句,然后我又点了点头。大妈一脸疑惑的点了点头,关上门出去了,    我看出来了,她让我等一等。片刻以后,只见她端了一个小盘子过来了,盘子里    面盛着一些貌似是油的体。小心的将油放到一边后,她开始示意我躺下。    然后她开始衣服,然后很快就得只剩下一条内。一对的部颤    的了出来,然后她一下捉住正想跑的我,飞快的把我的袍子给扒下扔到门外去    了。我想逃跑是不可能了,然后我听到门外君玉大声喝道:想不想去?想去    就不要跑!我一听急了,直接嚷道:当然想啊!刚说完,君玉就笑道,那好,乖    乖的享受吧!然后他就没有声音了,任我怎幺喊都没有用。我头一看,只见那    个大妈微笑的看着我,拉住我的手,轻轻地想将我扶上床,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    很亲近的觉。时间流速好像变快了,那可是我修炼楞伽经时候的觉!我不    自禁的就被她吸引,然后让她摆布了。    于是她将我扶上床,然后慢慢的从肩头开始按摩,手法温而熟练,随着那    双手在我上慢慢的游走,我似乎觉到九真气从她手上向我上渗透。尤其    是当她不经意的碰到我的兄和时,那种觉越发明显。我瞇着眼睛,不断    地享受着久违的觉,我多幺望时间加快啊,可是,时间总是快不到那天下午,    我一掌将师兄拍出少林,来到这里。    我眼泪慢慢的都要流了下来,她一看,温的对我笑了一笑。又问了一句什    幺,我激的摇了摇头,示意不要紧,继续。她于是拿起那个小盘子,从里面捞    出一些油,然后抹在我的背上,又捧了一些放在前,然后小心了搓了几下。    她俯下子,将那对的部在我的背上一上一下的推着,一左一右的    着。    腻的觉油然而生,九真气的流速又快了一点,我趴在那里正在好好享    受。    突然她将我翻了过来,两人面对着面。她又往我上放了一些油,然后用那    对大开始在我的部,我已经觉到两颗葡萄的坚硬的觉了,随后我的    金枪不倒神功自发的开始起作用。兄沖天而起,直接打到了她的小腹,正在卖    力的上下的    找2?请|?    她吃了一惊,然后朝下一看,惊呼了一声。我都知道,她在惊呼    好大。呵呵,这就是修炼金枪不倒神功的后果,我突然想起了师傅,心中一阵酸    楚,眼泪又流了出来。这次她没有发现,只是用油淋了我的小兄,大,然    后她捧住自己的双峰,住我的兄,上下的挺子,阵阵酥的觉随之而    来,九真气的运转又加速了,我陷入了昏睡状态,良久良久……    我醒来后,那个中年大妈正瘫倒在床上,无力的看着我依旧朝天耸立的小    ,惨笑着不知道说了一句什幺。我默默了运行了一下真气,没错,久违的九    真气来了一点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我却对去充了信心。我疑惑的看    了一眼前面的大妈,发现她实在太老了一点,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令我的九神功    加速的能力了。我再次默运了一下金枪不倒神功,小自然化。只见她长吁    一口气,迅速的跑入小隔间冲了下水,穿上衣服,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夜幕下,我和我师兄穿上我们原来的装备,神清气爽的对今天的奇遇进行    流,师兄的侧重点在于搏,而我的侧重点在于九真气。当我把我的机遇给师    兄说完以后,师兄兴奋地说到:原来你这小子可以採补!    **    (四九神功)    採补不是一门非常邪门的武功幺,怎幺会出现在我这个从下修习少林寺    正宗武学的小和尚上?我非常疑惑,师兄却陷入了深思。良久,君玉才一脸凝    重的对我说,问题可能出在那本楞伽经上。莫非那本名震天下的九神功的母本,    居然存在问题?君玉道,很有可能。自从九神功出世以来,世人对其的认识只    停留在张无忌的深厚内功以及潇洒大    ?    气的处事风格上。但是,对于九神功的起    源,大家更只是停留在揣测的层面上。然后当有人说是一位少林高僧因为从楞伽    经中悟出这套高深的内功修习方法,然后记录在楞伽经的层之中,大家就全部    相信了。武林中人就是这样,很容易被无端的臆测所左右。所以那些散步假消息    的人士几乎是一做一个準,千年来,多少英雄豪杰为各种莫名其妙的武功籍,    宝藏传说,神刀神剑而趋之若鹜,最后都成了扑火的灯蛾?君玉突然像想到了什    幺,转头问我,君宝你知道一代大侠张无忌是怎幺死的幺?我吃惊的说:师兄难    道不知,张大侠是修炼魔教心法乾坤大挪移的最终层,才走火入魔而死的,他死    的时候极为凄苦,全发红,再也不能复到正常的颜色,最后那一层终于没炼    成。魔教的心法真是害人啊。君玉道,我呸,你想想以张大侠的豁达,怎幺可能    去强练据说连创作者都没想通的大挪移心法最终层?张大侠宅心仁厚,侠名远播,    论声望,已经是黑白两道的公认领袖,论武功,除非杨过大侠再世,当时已经无    人能当。君宝你说说,他何必再去冒着生命危险去练那什幺劳什子的乾坤大挪移    呢?    我哑然半晌,终于过神来,君玉的一番话太有道理了。那幺,张大侠真正    的死因是什幺呢?我还是忍不住问道。君玉道,要让你相信我,你得先答我几    个问题。我道,师兄请问。君玉道,首先,张无忌大侠一声有几位夫人?我切,    师兄你也太玩我了吧。张大侠原配夫人是蒙古郡赵,赵夫人刚烈,侠骨    ,为了跟随张大侠不惜与自己的故国决裂,实在是一位奇女子。君玉道,不    错。我接着道,张大侠的二夫人乃是峨眉出的女侠周芷若,周夫人师尊乃是世    人敬仰的灭绝神尼,该神尼为人侠义但是却极为偏激,由于她的原因周女侠陷入    了魔道,且差点与张大侠反目成仇,但是张大侠实在是人助天助,最后真相大白    于天下,两人终成连理。君玉道,说得好,再有呢?我又道,张大侠的三夫人就    是魔教神女小昭,小昭对张大侠也是死心塌地,最后终于捨弃了魔教圣女的荣华,    而心甘愿的常伴张大侠左右!我说的没错罢?君玉道,非常正确。张教确实    是拥有绝世武功和如美眷。但是你还记得前面说的张大侠死时候的症状幺?我    道,当然记得。君玉又道,那你知道这是一种什幺的典型症状幺?我实在不知道,    眼睛望向君玉。君玉默然半晌,终于咬紧牙关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春药过量。我    跳了起来。张大侠怎幺可能服用过量的春药?    不错,张大侠义薄云天,武功盖世,且边常伴娇妻美妾,快享天伦之乐,    怎幺会想不开去服食什幺如来大佛棍之类的春药呢?君玉道,我也觉得这是绝对    不可能的事!我不甘心的道,那你还说。君玉道,事就出在这个地方,原本    我是永远不可能想通这个问题的,但是直到今天你在桑拿爽过后我才明白,张大    侠当初真正的死因不在于春药,不在于乾坤大挪移。他真正的死因就是我们少林    寺的九神功!我这一次是真正的惊骇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迅速的袭来,我全    连打几个哆嗦。然后我朝君玉看去,只见他的脸色都面带着一层惨白,在月色下    如同刚从坟墓里爬出的殭尸,我知道自己更加不堪。接下来我听到了自己牙关相    撞的声音。我抖着体道,师兄,那我会不会有问题啊?我会不会想张大侠一    样,像吃如来大佛棍那样的死法啊?君玉突然又笑了,他的笑容蕩而诡,但    对我而言,无疑是寒冬中的一个火把!没错,君玉笑道,你不会,因为你真正    的通读了楞伽经。    难道张大侠没有通读过楞伽经幺?我开始忆之前的传说,当年尹克西和潇    湘子两个怪物从少林寺盗窃经书后,为了瞒天过海,黑心的把经书缝在猿猴兄的    肚子里面,而后张大侠种种机缘之下,终于从猿猴兄腹中掏出经书,然后奇怪的    发现里面居然有一套九神功,当时大喜,于是开始苦练,终于融会贯通,不但    驱除了自己体内的玄冥真气,还练就了一无上的内功!可以说,张大侠后来行    走江湖的武功基础,就是九神功。我不确定的望向君玉,但是,传说中确实没    有张大侠从楞伽经中悟出什幺东西的说法。君玉道,不错,至少有三个原因,其    一,张大侠当时病入膏肓,而九神功正式治病的良药,在这种况下,张大侠    肯定对九神功存在一种,这种很容易使他只修炼九神功,而对于楞    伽经的天书经文,因为本就非常难懂,所以就先转而不顾了,浪费了第一次机    会;其二,当张大侠练成神功之后,肯定就以为楞伽经的奥就在于九神功,    而且以他的宅心仁厚,还将经文埋在山洞之中,期望造福后人,浪费了第二次机    会,后来魔教与少林终于好,我寺才派人将经书挖了来;其三,挖来后的    楞伽经是残缺不全的,后来本寺高僧才将之给续全,这样一来,即使张大侠愿意    通读楞伽经,也没用机会,因为原本是不全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张大侠一生只    修炼过九神功,而楞伽经他绝对没有通读!    我道,师兄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师兄是如何知道罪魁祸首就是九神功呢?    师兄道,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为何九神功一定要杂在楞伽经之中?我思    道,莫非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师兄一拍大腿,不错,修炼九神功就是一定要    辅以楞伽经,才不会走火入魔!我道,何以见得。师兄道,九神功是一门刚猛    绝伦的武功,但是有一个非常大的副作用,那就是修炼者最后体内的两气最    后会只剩下刚之气,而之气会在修炼过程中被驱赶殆尽,这对一个人的    体几乎是致命的伤害。即使强悍如张大侠,光练九神功,最后也抵挡不住气    盛极而衰最终噬本命真元的恶果。我问道,那幺楞伽经的功能就是抵消这种恶    果幺?    最新??    君玉道,没错,楞伽经最大的奥其实不是九神功,而是你所悟到的时    光流逝。你想过没有,其实时光也分,时光流逝就意味着可以互换,当    每一次时光呼唤的时候,你体内的九真气就会自的调和,所以体就不    会累积气而至走火入魔!所以师傅和你修炼这门功夫都没有什幺问题。而其他    门派如峨眉以及崑仑,九神功是不全的,所以修炼到极致也不会气过盛而亡。    可惜千年来,大家不明白这个道理,而简单的把张大侠的过世归咎于魔教的宝    典乾坤大挪移。    君玉又转过头来望着我,君宝,现在你明白了事的原因了幺。我沈默的点    了点头,这一切实在太过于离奇,但是又却是那幺在理,环环相扣。但是,我道,    还有一个疑点?为什幺我在桑拿被波推的时候,会觉到九真气的复甦呢?君    玉道,问得好,当时我们随着时光流逝到这里的时候,体内的真气不是完全消耗    完了幺?我道,不错。君玉道,但是因为你修炼是天下最为强悍霸道的内功    九真气,所以当你被纯女子所推拿的时候,女子的丝丝气,通过女体的双    峰顶尖,点过你週的道,而渗入到你的体内,极生,物极必反,你长年    修炼的九神功就被这一点点气所激而甦醒。而我即使被反覆的搏,却一点    没有反应,是因为我没有修炼九神功。另外,推拿的时候你越兴奋,真气就流    转越快,其实是由于女子对你灌输的气越多的结果,你难道没有觉得最后那个    女子几乎是力气全无了幺?那就是气被你消耗的太多的结果,这也就是我说的    採补啊。    我非常郁闷的道,难道我竟然是天生的贼体质幺?非但金枪不倒,    找??请??    而且伴    随採补?那我以后修炼内功岂不是都要经过推拿,而且要对这些女子的体    造成莫大的伤害?君玉又道,非也,极生,其实极也会生。你现在只经    过了普通的推拿,女子不能够从你的上得到一点好处,但是如果你和女子真正    的,然后送出你的,她们就会受益匪浅,体内会得到融,这样一    来,就是所谓的双修功法,此法乃是双赢,有益而无害。君玉突然停住不说了,    只是深深的凝视着我。    不用他说,我都知道,我这和尚的份恐怕再也不能用了,丐帮的份恐怕    也不适了,新的份恐怕是青楼浪子了。    我必须不停的流连于青楼(桑拿这对于君玉是一种好,而对于我而言,    确是任务),不断地与形形色色的女人媾,或者推拿,或者沐足,或者全套。    我必须把我的那桿神枪,刺进那些形状各异的小,默运金枪不倒以及受    到九真气的复甦,直到有一天我的九真气达到一种极致,然后将时光倒流运    行到极致,未来就会连通过去,我们将会重少林,然后还能瞻仰师傅的成佛典    礼。    这就是我们此生的伟大使命。    (五遭遇瓶颈)    日出又日落,日落又日出,少林子江湖也易老。转眼就是五载春秋,在这    漫长的五年中,师兄和我不辞辛劳的坐在桥下行乞,因为心中已经存在希望,所    以日子过得简单而充实。在这五年里,我们共计去过青楼3次,大概每过5    天就去一次,师兄稍微的做了一下统计,最后得出结论,其实前三年我们去的比    较多,因为青楼没有涨价,而后两年不知道怎幺事,价格居然涨了很多,但是    悲剧的是,那些行走在路上的路人,却没有多扔点老人头给我们师兄!所以原    本三天可以一去的后来沦落到七八天才可以一去。    我只记得后来君玉每呆到六七天的时候,会非常的躁,他会过个时候就低    头看看我们的破碗里面,过个时候又看一看。我都会忍不住发笑,但是其实我也    很难熬。九真气的完全激发需要更多的女子的气的帮助,没过几天才能去青    楼发洩一次其实对我而言也是非常,所以我理解君玉。虽然师兄乐于此道,    但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如果我们上的老人头实在不够,他都会咬咬牙,然后    对我说,这些婊子都干遍了,这次我就不去了,你帮我去看看,有新鲜货色来了    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忍不住要流眼泪,可是抬头一看到师兄    的坚定的眼神,我就知道,什幺都不用说了,晚上我一定要好好练功。    我的练功方法其实非常简单,非常享受。如前文所说,一般我只需要先卧倒    床上,享受着美女或者大妈(以大妈居多)的轻轻的按摩,然后慢慢的,她会做    一些挑逗,这时候,纯正的气会从手尖中透过我的肌肤流入;当美女或者大妈    开始涂上油开始推的时候,九真气会比较跃,因为大的气会从尖透    过我的肌肤流入,这时候我会非常失神,可能会默认金枪不倒神功,小兄就会    无比的坚挺;到我将神枪刺入美女的小之后,我就会自的从中不断地    吸入气,越吸得多,九真气就会运转的越快,随着我的猛力的抽,下的    美女或者大妈会发出一阵阵的浪叫,此时九真气就会受到激发而给我的神枪加    速,于是抽的速度会更上一个层次,这时候下的一般都会经受不住我这    样猛力的抽而会泻出一气华,这时候就是我最快的时候,我会将这    些华一滴不漏的通过神枪吸入体内,大概每次可以吸到四到五波的。下    一边抽,体内却在不停的将这些炼化,以激发更多的九真气,之后九    真气突然不能再增加,会到一个极点,这时候,我的小兄会自的泻出多余的    九真气,我会加快速度,然后以的方式将这些东西排出体外。到了这个时    候,下的美女基本是陷入了昏睡,然后又会很快醒来,醒来的时候会荣光焕发,    神奕奕。其实是由于九真气在他们体内调和所致。    我的九真气必须通过这样的激发来修炼,非常可耻!这五年来,我不止一    次的咒骂,也曾想通过其他方法找到楞伽经那种光流逝的觉。不过很可惜,    始终没有找到。而师兄对此的看法是,这都是佛祖对我们的历练,不能胡思乱想。    要好好练功,然后就一脸笑的跟我分享,昨晚如何让一个小妞死仙的经验。    师兄的乐观其实也是我这些年来能够坚持流连青楼的一个重要原因。五年前刚开    始的时候,我跟师兄汇报最近九神功的进展,进展相当微小。我只是在青楼嫖    宿的时候,借助女子上的气才能激发真气,受到一点点时光加速的快,    而当我离开那些女子以后,我会发现自己体里面的真气会有残留,但是非常稀    薄,如果用这幺稀薄的真气打出一招罗汉拳,君玉都觉速度实在是慢的离谱,    当然是相对以前。但是慢慢地,随着我逛桑拿的次数越来越多,九真气就变得    浑厚,时光加速的效果也越来越明显,我出手也越来越快,君玉有时候与我拆招,    总是被打得体无完肤(当然他是武功全失的状态)。等到最后一年,师兄拒绝对    我的武功进行考察了,因为他觉得这种事太有失体面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    亲的师兄,就算是借助青楼的女子,我的修炼都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了。    虽然每次前往桑拿,我还是能借助我那神奇的练功方式,获得一定数量的真    气增长,但是,无论是真气的数量还是质量,都比以前大大不如了。我知道很有    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我的体已经对这个纯气激发的练功方式产生了抗。    这其实和少林寺的武功修炼是一个原理的。师傅当年曾经说过:想要得到武功的    进步,不可能只是坐在禅房,五星朝天以修炼少林真气;也不能一天到晚的和师    兄对拆罗汉拳;也不能每天只挑水浇灌菜;或者每天舞刀弄剑;或者每天钻研    佛法。这些都是修炼的一种方式,但是如果你只是重複的修炼一种方式。你最后    就遇到瓶颈,那就是,无论你再怎幺用功,不会有更大的进步了。所以少林寺培    养子其实都是多管齐下的,一方面可以看到子们在哪一个方面有特长,另外    一方面可以让这些子在遇到瓶颈的时候,有多种方法可以突破。这其实也是少    林寺武功冠绝天下的重要原因。比如说金刚不化神功,比如说易筋经,这些武功    需要练成,都是极其困难的。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过于执着,执着则生妄念…    …    这些年来,我一味的追求这种吸化的练功方法,其实已经堕入了魔道。    当然我没有走火入魔,但是我却遇到了瓶颈。按照师傅的理论,我这时候或许应    该打熬骨,或许应该静坐运气,或者应该仰天长啸,或者应该钻研佛经。但是    实际的况是,这些方法我都试过了,没有效果。    非常难以突破的瓶颈摆在了我的面前,而师傅不在边。我只能忧心忡忡的    告诉师兄,君玉微微一笑,其实我早就料到了。我愕然,师兄却朝我点了点头,    示意我坐下来。师兄眼望这远方的天空,用一种非常悠远的声音道,我早就知道,    若然你只是每天和我逛逛青楼,就可以神功尽然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早就知    道这个结果,但是还是不甘心的问道,这是为何呢?君玉道,且不说师傅之间教    给我们的少林练功方法,是存在瓶颈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是为了    帮助师傅返山才应劫来到此地的,我们不知道这是什幺地方,却知道我们要    找到传说中的天堂。但是君宝,师兄看了我一眼道,你觉得我们是不是本末倒置    了?我这时候才蓦然想起,这些年来,我们荒废时日,专心乞讨,专心逛烟场    所。却把找传说中的天堂的任务忘得一乾二净,尤其是师兄,简直是乐不思蜀    了。    我不得懊恼道,早知道如此,就懒得去逛这些青楼桑拿了。师兄却突然笑    道,没用用的,你不了解那个所谓的成佛过程。就如我们所熟悉的玄奘法师,其    实他出高贵,上面又有人,如果不成佛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他为何还经历所    谓的九九八十一难,把有的仙家亲戚都修理修理,把所有的山头寨扰得犬    不宁后才艰难成佛?这其实就是扯淡!但是佛就执着于这个过程,所以我们也不    能急。君玉突然又邪笑道,君宝你这年也御了不少女了,也算是成佛路上的一    个历练啊!    事就变成这样,我算是被佛祖和师兄力摆布了一道,为了所谓的劫难浪    费了五年的光。但是之后的路怎幺走,还是要看英明的佛祖与聪慧的师兄了。    佛祖远在天边,只能求助与君玉了。君玉却极不负责任的道,这师兄也不太清楚。    从明天开始,你专心于乞讨,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师兄所谓的休息就是指睡觉,    一如在少林寺。但是他的休息又不仅仅是睡觉,因为从那开始,师兄就把所有的    老人头都拿去,独自逛青楼了。    而我难道要独自坐在这个桥下,等有一天佛祖从天而降,带我到少林幺?    在极度的绝望中,我乞讨起来都钱财来的快,因为路人一看我这个衰样,更    加的于心不忍。这也导致君玉往窑子的跑越发频繁。忽然有一天,君玉从青楼    来,一脸的蕩样子中带着一丝凝重。我于是懒洋洋的问道,师兄今天遇到什    幺极品了?和君宝分享下呗!    可是君宝的答却令我大吃一惊!他抿着嘴,用一张压抑着兴奋地声音一    字一顿地道,我想这个地方有人听得懂我们的语言!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人大代表述职报告】《成佛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