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横琴口岸】《成龙记》7-12集(实体全本12集)作者:失落

《成龙记》7-12集(实体全本12集)作者:失落/

下面的连结,”不重要” 有空随手加分,没空随便~如果”帖子不错请评分支持”才是重点 !【】经典一句就够!! 【】嫦娥奔月,捷足先登【】犬系VS.猫系【】最搞笑的cosplay图【】这..根本是仙女老师来着!!             【成龙记】第七集               内容简介:  成功救出冷翠,周义鬆了口气的同时,也得知自己将安心调教冷翠。出了冷双英魔掌的冷翠,却是不意入了周义这个处魔窟。为求报仇雪恨,冷翠只得屈于「十八奴规」,任周义……  皇后驾崩,突来遽变。原本进行顺利的计划也因此得停止改变,眼看敌人的计谋步步得逞,却无法阻止,回到宁州的周义心急如焚时,却报红莲圣姑求见,想讨取他上的头发以及!?哼哼!只要她红莲圣姑愿意亲「」来取,他绝对乐意奉上……           第七集 第一章 委为奴  获悉一个衣衫不整的蒙脸女郎从自己的卧宽冲出来,还杀了几个卫士后,冷双英便第一时间赶回来了。  府中卫士已经找到了玄霜掉下来的汗巾,冷双英认得是自己亲手塞入冷翠户之物,也不怀疑有人助她逃跑。  冷双英以为冷翠纵是内功高明,能够驱走酥骨筋散和销魂香帕的,但是受了两天罪,定必筋疲力竭,要跑也跑不远,一方麵下令关闭所有城门,全城戒严,一方麵亲率卫士,搜索旧。  虽然搜遍旧后,还是一无所获,冷双英可没有气馁。下令继续挨家逐户搜查,务要把冷翠捉拿回来。  发觉妙计得逞,周义去了心头一块疙瘩,知进今夜可以高枕无优,安心调教冷翠了。  返回卧室时,周义故意放轻脚步。本先在外间偷听两女有什幺静的,岂料才推开了门。便听到玄霜欢呼似的说:「回来了。」  周义心中一稟,略念自从修习奇功,武功一日千 ,如此提气轻,该己落地无声,想不到这样也会给玄霜发现,她的武功定必更高。倘若心存恶念,自己便是与虎同眠,迟早亦会为她所害,要不早有对策。又怎能高枕无忧。想得愈多愈是心烦意乱,神思纷乱地走进内间,脸上犹带不豫之色。  「王爷,出了事吗?」  看见周义神色有异。玄霜愕然问道。  「她怎幺了?」  周义没有回答,目注床前道。冷翠拜伏床前,上仍然不挂寸缕,先如丝的粉背和浑圆雪白的大叫人双眼发直。  「坐下再说吧。」  玄霜拉着周义,坐在床沿道。  「王爷。」  冷翠嘤咛一声,挣扎着爬到周义脚下。悲哀地说:「如果,你能助我报仇,我……我便……」  「报仇?可是杀了冷双英吗?」  周义哼道,觉有点不对,却不知道什幺不对。  「还有宋元索!」  冷翠咬牙切齿道。  「宋元索也是你的仇人吗?」  周义寒声道。  「我想通了,当年冷双英被逐出百兽门后,便投雄了宋元索,除了宋元索,谁能派出这许多人马围攻本门。」  冷翠气愤道。  「我为什幺要助你?」  周义冷笑道。  「我通御兽之术,武功也不错,当能给你略尽绵力的。」  冷翠忍气声道。  「我这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留下来有什幺用处?」  周义嗤之以鼻说。  「如果你能让我亲手杀掉冷双英,我……我还可以给你为奴……水远随侍左右。」  冷翠颤声道。  「给我为奴吗?」  看见玄霜得意洋洋地点头示意,周义不禁奇怪,可不明白白己只是离开了一阵子,她怎能使这个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女妞乖乖地俯首,甘作雌伏。  「是……奴婢愿意遵守十八奴规,奉你为主,唯命是从,任劳任怨,任打任骂。」  冷翠伏地饮泣道。  「你也知道十八奴规吗?」  周义看了玄霜一眼,说。  「是婢子告诉她的。」  玄霜邀功似的说:「她已经答应一一遵守,永不反悔。」  「你还告诉她什幺?」周义皱眉道。  「我还告诉她,你表麵虽然凶恶,其实……其实是骗人的。」  玄霜腼腆道。  「王爷,我……我不会反悔的。」冷翠道,玉手却悄悄地往间探去。  「她怎幺能了?」  周义看到了,若有所悟道:「是你运功给她驱?」  「是的。现在是能了,却使不出气力。」  玄霜点头道。  「那幺销魂香帕的也驱走了?」周义暗愠道。  「应该没有,运功后好像是好一点,然而过不了多久又发作了。」  玄霜同地说:「王爷,你快点给她解吧。」  「我……奴婢己经得很了。」  冷翠带着哭音说:「求你……求你……给奴婢解吧。」  「我有答应收你为奴吗?更没有说过要给你解。」周义冷笑道。  「为什幺不答应?」玄霜不解道。  「她行刺我父皇在先,伤我在后。还放蛇咬我,留在边可不知什幺时候,又会在背后给我一刀。」  周义余怒未息地说,忽地记起没有取回七煞神,将来这个女奴便少了一样厉害的武器。  「那时我……我只是奉宋元索的命令行事,不是存心加害的。」  冷翠流着泪说。  「我怎知道你是不是诳我?」  周义冷笑道。  「我没有。我可以发誓!」  冷翠着急地说。  「发誓不痛不。有什幺用?」  周义晒道。  「你要怎样才相信?」冷翠痛苦地说。  「当我的女奴要绝对服从命令。你做得到吗?」  周义冷冷地说。  「我做得到的。」  冷翠毅然道。  「口说无凭,要是你能通过三个考验。我便收你为奴助你报却血海深仇。」  周义诡笑道。  「什幺考验?」  冷翠问道。  「你现在不是得很吗?」周义残忍地说:「上床。让我看看你自己用指头煞。」  「什幺?」  冷翠惊叫道。  「没听清楚吗?我要你当着我的眼前自,尿出来后。还要张开让我看看!」  周义森然道:「这是第一个考脸,要是办不到我也会给你煞,不过……」  「我办得到。」  冷翠悲叫一声,挣扎着便爬上床。  「要这样,我才能看清楚的。」  周义存心羞辱。自己靠在床头,使冷翠头下脚上的坐在怀 ,把水汪汪的捧到眼前说:「手吧。」  冷翠虽然己非完璧,却是未经人事的闺女之。要她赤体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己是够羞人了,还要让他如此接近地看着自己玩弄神的禁地,更是无地自容。却又不得不为,因为己经别无选择,唯有手往腹下探去。  刚才周义不在时,冷翠想得很清楚了,以他的为人,冒险从冷双英手 救出自己。怎会安着好心,目的当是为了打探宋元索的军,自己合作尚好,要不合作,恐怕除了受辱,也要受罪,结果还会命不保。  不能死,要是死了,哪 还有人重振百兽门,以报大仇,複念自己青春年少以后还有许多好日子,更不想死。  然而这个大仇也不是说报便报的,纵然能与冷双英同归般尽,可知宋元索却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拼死亦没有用。  冷翠几经思量,看来只有周义这个可恶的男人才有望击败宋元索剪除元凶。还能让白己诛戮残杀父母的冷双英,于是把心一横,听从玄霜的劝说委为奴。  「当上女奴后,你的体命便是我的了,我要你干什幺,你便要千什幺,不许说不,更不许心怀异誌,如果你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定会后悔的。」  周义看了玄霜一眼道。  「我……我明白……」  冷翠悲叫一声,纤纤玉指便熟练地游进春水的缝 。  「我们都是你的女人,当然要听话了。」  玄霜挨在周义旁说。  「如果真心不贰,也会得到我的疼的。」  周义点头道。  「人家什幺时候不听你的话?」  玄霜撒娇似的说。  冷翠暗念此女可真无耻,但是传言玄霜对周义癡心一片,不惜自甘为奴也不以为异。  「除了冷双英,便没有别的男人碰过你幺?」  周义玩着不溜手的大腿内侧说。  「喔,没有,他也没有!」冷翠触电似的娇哼一声。指头深入不毛道。  「怎幺没有?我看着他把指头捅进去的。」  「他……」  「什幺人给你开苞的?」  「我……我自己……」  「也是用指头吗?」  「是……是用落红饲育本奋神兽的。」  「就是大黄小黄那两头老虎吗?什幺是本命神兽?与其他用水喂饲的猛兽有什层不同?」  「它们……呀……它们是百兽之源……可以助我……训练其他猛兽的。」  「为什幺不多练几头?」  「每人……每人最多练一至两头……两头己经是最多了。」  「现在它们在那 ?」  「在大锺山……呀……不……不行了。」冷翠忽地起劲地抽着,随即尖叫一声,便瘫痪床上急喘。  「尿了吗?」  周义问道。  冷翠含羞闭上眼睛,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像没有气力回答。  「张开来看看。」  周义桀桀怪笑道。  冷翠倏地耳根尽赤,挣扎了一会,终于移开掩着户的玉手,双手扶着腿根慢慢张开了神的洞。  虽然张开的不多,但是才一张开,一白胶浆似的体,便从裂开的缝 汹涌而出。  「第一个考验算你通过了。」  周义意地说。  「王爷。我看她是真心相随的。不用再考验吧。」  玄霜找了一块乾净的汗巾,塞入冷翠手 说。  「为什幺不要?」  周义冷笑道。  「你……你还要怎样?」  冷翠早念到如果当不成周义的女奴,可不知他会怎样处置自己。也不急着清理涕泪涟涟的洞,却带着哭音:「你怎样考验也行,我一定会尽力做到的。」  「这便对了。」周义从冷翠手 取过汗巾说:「可要我给你抹乾净?」  「……有劳王爷了。」  冷翠暗咬银牙,脸红耳赤道。  「宋元索的国师是什幺人?」周义手扮抹道。  「是个妖道……名叫南海神巫!」冷翠答道。  「南海神巫?他的妖术是不是就像圣姑丹薇那样装神弄鬼?」周义看了玄霜一眼,问道。  「我不知道,丹薇是他的徒弟,只学了半年法术。」冷翠摇头道。  「你见过他使用法术吗?」  周义问道。  「见过,他通药物用呀之道,举手投足,便能杀人于无形,很是厉害。」  冷翠脸俱色道。  「除了丹薇,宋元索还派了什幺细作过江?」  周义不声色地问。  「还有太子妃瑶仙。」冷翠直言道。  「她是天字号的,是不是?」  周义笑道,暗道看来此女是决定背叛宋元索了。  「你,你怎幺知道?」  冷翠吃惊道。  「我当然知道。」  周义故弄玄虚道:「一瑶仙是天字,你是地字,丹薇该是玄字了,还有其他吗?」  「没有了,就是我们三个。」冷翠答道。  「听说瑶仙最近奉命执行一个重要的任务,知道是什幺任务吗?」  周义继续问道。「应该是行刺周英帝。」  冷翠不想也不敢隐瞒道。  「怎样手?」  周义沈声道。  「这可不知道,但是该是这几天手,要报讯恐怕也来不及了。」冷翠道。  「为什幺宋元索三番四次要取父皇的命?」  周义虽然大概也能猜到答案,还是询问道。  「据说他很是忌惮英帝的英明,有碍北伐大业,近日闻说英帝有意废黜庸碌无能的太子周仁。要是英帝现在死了,周仁便会登上大位。纵然没有瑶仙作内应周朝的江山亦岌岌可危了。」  冷翠答道。  「瑶仙是什幺出?」  周义把汗巾裹着指头说。「她是宋元索的徒弟……呀。」  冷翠忽地娇哼一声,原来周义竟然把指头捅了进去。  「徒弟?她的武功高吗?」  周义掏挖着说。  「我……呀……我不知道呀……可是应该不弱的。」冷翠颤声道。  「如果她手行刺,岂不糟糕。」  玄霜优心忡忡道。  「应该不会的,她是老大的女人,要是明着出手行刺,一定会给人发现,那便等如太子弑父,谋朝篡位,朝中的王公重臣岂会坐视不理。」  周义沈道。  「那怎幺办?」  玄霜问道。  「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能听天由命了。」  周义没有道出已经暗 上表报请英帝加强戒备,抽出指头道:「好了,弄乾净了。」  「谢谢王爷。」  冷翠含羞忍辱道。  「也算你通过这个考脸吧。」周义诡笑道,「最后的考验是看你懂不懂得伺候男人。」  「我……我不懂,可是我……我可以学的。」  冷翠芳心剧震,手足无措道。  「肯学便行了。」  周义大笑道:「玄霜,你当姐姐的得负起教导之责,首先侍候我衣服。」  「好的。」  玄摇咯咯娇笑道,俐落地给周义宽衣解带。心知他己经决定留下冷翠了。  尽管周酸痛,冷翠还是勉力爬起来,羞人答答地手帮忙。谁料周义乘机上下其手,大肆手足之。  「我家的女奴做人的目的就是供我发泻,让我快。知道吗?」  周义把玩着冷翠的房说。  「知道……」  冷翠脸红如火道。  「你可知道女人上那三个孔洞,是用来供男人发的?」  周义笑道。  「哪三个?」  冷翠愕然道。  「玄霜,告诉她吧。」  周义手往下移,又在冷翠腿根玩弄道。  「是一个,嘴巴是一个,还有一个是眼……」玄霜不加思索道。  「眼?」  冷翠发觉周义的怪手己经探入般间。抵着狡小的菊洞轻挑慢撚。禁不住惊叫一声。恐怖地叫:「不……那 不行的……求你不要!」  「为什幺不行?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吗?」周义指头一紧。竟然强行闯了进去。  「哎哟……不……会很痛的!」  冷翠脸如纸白道。  「不要害怕,王爷只是说说,不是真的。」  玄霜下周义的内衣,挑战似的在光的肩头轻轻咬了一口道。  「你道我光说不练吗?那幺现在我便给你开苞!」  周义火直冒,凶巴巴地说。  「你要是喜欢,什幺时候也可以。」  玄霜腼腆道:「可是你不是还要给她解吗?」  「难道我不能一箭双雕?」  周义大笑道。  「那幺我……我去洗一洗。」  玄霜红若脸说。  「不用忙,你留下来,教她如何使用嘴巴侍候我吧。」  周义自行掉内道。  冷翠惊魂未定,一根昂首吐舌,巨人似的捧又在眼前出现,更是心惊跳不知如何是好。  「妹妹,你吃过冰糖葫芦没有?」  玄霜爬到周义下,笑问道。  「吃过。」  冷翠其名其妙地点头道。  「看清楚了,王爷的大家伙就像冰糖葫芦。也是同样好吃的。」  玄霜吃吃娇笑,低下头来,双手摊着一柱擎天的巴津津有味地舌燕施,又吮又吃。  冷翠不禁骇然,其不明白她怎能把这样丑陋肮髒的东西含入口 ,旋念接着便要轮到自己时,顿觉肚苦水,发觉複仇的代价实在不小。  「你不要吃了,让她试试吧。」  玄霜吃了一会。周义便推开螓首,怪笑道。冷翠知道不吃不行,咬一咬牙,强忍恶心的觉,便学着玄霜那样张开小嘴。  为了调教冷翠,周义很晚才合眼,一觉健来,不用查着案头的沙漏,亦知道该已日上三竿,或许还到了午饭时间。周义张开眼,发现怀 的冷翠仍然熟睡,但本该在畔的玄霜不见人影,看来已经起床了,遂把冷翠推往一旁,然后坐了起来。  冷翠睡得很熟,给周义推开后,搭在服间的锦被掉了下来,仍然没有醒转。光的胭体侧卧床上也不。好像一称白玉雕像。看见冷翠红扑扑的粉脸。周义忽地发觉此女与玄霜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同样长得漂亮,是难得一见的尤物。  而且各有奇功艺。当能助自己成就大业。可惜两女亦是心怀异誌,各有心机。  周义明白冷翠要不是知道杀不了冷双英,更难与宋元索为敌,又怎会像为了练成奇功,诛杀宋元索的玄霜般属为奴。自献,如果不作防範,宋元索送命之日,恐怕也是自己大祸临头之时。  表麵看来,玄霜该不是问题,一来她修习的奇功能不能得到大成的关键,尚在自己掌握之中,二来还有製她之法,只差未作试脸,三来她仿佛已为绮红的先天妇之说所愚,不仅能够尽享受的欢娱,对自己更好像难舍难离。  周义头痛的是不清玄霜究竟是真是假,更不知她的心 想些什幺,命悠关,岂敢稍有大意。  冷翠的武功虽然不弱。役兽驱蛇之术更是不同凡响世上无双。但是与宋元索结仇。却又形单只影,举目无亲,要不投靠自己。天下再没有容之所。  问题是此女对自己心存偏见。还不知思图报,要她真心效忠,却也不易。  更叫人烦恼的是玄霜好像与她颇为投缘,要是两女同一鼻孔出气朋比为,可不能掉以轻心。  想到这 。外间传来脚步的声音,周义知道是玄霜回来了。  「王爷。」  进来的果然是捧若脸水的玄霜。  「你怎幺大清早便起来。不多睡一会?」  周义下床道。  「人家睡不着。」  玄霜歎气道。  「为什幺?」  周义问道。  「有了新人,你便不用人家侍候了。」  玄霜幽幽地说。  「谁说的?」  周义笑道:「你的子不方便嘛。」  「昨夜你说给人家……」玄霜羞人答答道。  「给你的后边开苞吗?昨夜我太累了。只要你不怕苦。改天便给你开苞。」  周义心中一蕩道。暗念此女如果是做作,那幺这样的表麵功夫可真了不起。  「我不怕。不过你白天去了富春楼。晚上又把能吹折腾了一个晚上,要是累坏了怎幺办?」  玄霜关怀地说。  「我要给她解嘛。」周义笑道。  「你肯要她了吗?」  玄霜送上脸巾道。  「再说吧。」周义擦着脸说。  「你说什幺,她便干什幺,哼也没哼半句,这样还不意吗?」  玄霜看了还在床上熟睡未醒的冷翠一眼说。  「谁说没有?」  周义讪笑似的说:「她不是叫得震天价响吗?我看她也是喜欢的……」  「你也真狠心。这几天她已经吃了许多苦头。你还是没完没了的,一个黄闺女如何受得了。」  玄霜同地说。  「她还是闺女吗?」  周义晒道。  「怎幺不是?你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哩。」  玄霜嚷道。  「当初你不是也大叫吃不消吗?」  周义笑道。  「人家……人家是先天妇……」玄霜腼腆道。  「要怪也只能怪冷双英了。」周义胡扯道。  他把销魂香帕绑在她的嘴巴 。以致中甚深。要不狠下心肠,一定后患无穷。  「有什幺后患?」  玄霜莫名其妙道。  「如果余末清。便会成为后天妇了……」周义诡笑道。  「他可真该死。」  玄霜骂道。  「他的什幺金钢铁甲功看来刀枪不入。要杀他也不容易。」周义歎气道。  「有宝刀宝剑便行了。」  床上的冷翠忽地说话道,原来她也醒来了。  「我的青风剑不知行不行?」  玄霜喜道。  「就是可以也不能杀。」  周义哼道。  「为什幺?你答应杀了他的。」  冷翠急叫道。  「他还有用,我说现在不杀,不是永远不杀。」周义冷冷地说。  「有什幺用?」冷翠质问似的说。  「混帐,你忘记了自己是什幺份了!我要向你解释吗?」  周义疾言厉色道。  「妹妹。王爷自有道理的。放心吧。王爷能把你救出来,要杀冷双英又有何难。」  玄霜劝道。  「玄霜。此女桀骜不驯。看来不是真心投诚,自甘为奴的,你要小心着看,提防有诈。不要漏我们的机大事。」周义冷笑道。  「我与宋元索仇深似海,怎会作他的细。」  冷翠抗声道。  「兵不厌诈,谁知你是不是与冷双英串通演戏。前来打探报的?」周义悻声道。  「你……你要怎样才相信?」冷翠痛苦地说,她当然不是自甘为奴,而是没有选择。  「王爷,我看她只是报仇心切,才会一时急,出言目犯,不是使诈的。」  玄霜缓颊道。  「我不管,你负责给我严加管教,要多用鞭子。少耍嘴皮子。」  周义寒声道:「我们回去前。不许她穿什幺衣服,洗乾净上几个洞。方便我随时作乐。更别让她走出这 半步,以免生事……」  「我不走出这 便是,让我穿上衣服吧。」冷翠哀求通。  「穿什幺?穿了也要下来。」周义讪笑道。  「妹妹,冷双英派出了许多人马。大肆搜索你的下落,外头乱糟糟的,不宜外出,这 很安全,不用担心有外人进来的。」玄霜好言安道,明白周义不想冷翠知道道的。  「外边很乱吗?」  周义洗漱完毕,穿上子道。  「乱得很。」  玄霜点头道:「冷双英关闭所有城门。全城戒严。派兵逐家逐户搜索,闹得城 天翻地覆,听说昨晚也曾大搜旧,只是没有找到吧……」  「我已经下令天神佛。所有天兵天将把这 团团保护。他找得到才怪。」周义诡笑道。  「我们什幺时候回去?」  玄霜问道。  「一再等两三天吧,我还要去春楼一趟。」  周义答道。  「你还要去富春楼?」  玄霜奇道。  「是的。我买了一个女奴,过两天要去收货。」  周义回到床沿,在冷翠畔坐下道。  「女奴?」  玄霜怔道,冷翠也是暗 奇怪。  「我可以保证一定比她听话。」  周义往冷翠前下去说。  「不……」冷翠惊叫一声。转躲开。  「你看!」周义冷哼道。  「妹妹……」  玄霜走了过来,声道:「你要是这样。王爷便不疼你了。」  「手禁製她的武功吧。」  周义忽地说。  「她还使不出气力……」玄霜愕然道。  「暂时不能吧。但是酥骨筋散的药力该快过去了。要是回複武功,谁知她会不会胡来?」  周义森然道。  「我胡来什幺?」  冷翠凄然道。  「小则跑了出去,大则出手伤人,那怎幺办?」周义哼道。  「我……我不会的……」冷翠急叫道,暗念要是自己恢複武功,也难保不会出手反抗的。  「看你这别扭样。是想反悔了吗?」  「不……不是。」  冷翠急叫道:「我答应给你为奴。便……便不会后悔的。」  「王爷,我看她只是害羞。不是存心反悔的。」  玄霜劝说道。  「女奴是最下的,不许有羞耻之心。过来……让我一子。挖一挖。」周义恶地说。  「你!」冷翠羞叫一声。最后还是咬着牙爬到周义前。  「告诉你,如果你想手刃仇人,便乖乖的当女奴,逗得本王高兴,也许会有好日子的。」  周义把冷翠抱入怀 。搓着脚前的球说。  「只要你能助我报仇,要我干什幺也可以。」  冷翠哽道。  「好了,王爷,该吃饭了。可是把饭菜拿进来吗?」玄霜有心解围。  「难通能带她上饭馆吗?」  周义大笑道。  玄霜外出张罗饭菜时。周义继续大逞手足之,见冷翠认命地没有闪躲后,才大发慈悲,放她下床洗漱。吃完了饭,周义独自回到道,在赵成何昌的陪同下,透过分设各处的窥孔周围走了一遍,发觉果如玄霜所言。宋军在城 大肆搜索。弄得人心惶惶。飞狗跳。目睹搜城的宋军纪律极差。不仅乘机抢惊,还调戏妇女。百姓摄于他们的残暴,敢怒而不敢言。  周义暗暗欢喜。知道宋军纵是骁勇,可是不得人心,他日率军攻城时。当不难要何昌等煽百姓乘乱造反, 应外合该能拿下城池了。从搜城的进度来看,何昌估计宋军还要两三天才能完毕,周义知道暂时不宜妄,着他们小心监视,自己则回去盘问冷翠,查探宋元索的军。午夜梦醒。冷翠发觉自己虽然还是躺在周义旁,可是他却与玄霜而眠。心 不禁有种异样的觉。  冷翠打了个嗬欠,觉嘴角呼呼的,尽管知道是自己给周义或玄霜消理时留下的秽渍。还是想也不想地吐出香小舌,舔个干净。当了女奴己经三天了。  冷翠可没有想到只是短短三天。自己便从眼高于顶,不把男人放在眼 的百兽门主,变成一个比婊子还要下流无耻,以取悦周义为己任的女奴。  更出乎愈料的,是冷翠很快便习已为常。没有把这些羞辱放在心上。初时的委屈亦己蕩然无存。就像衣服,这三天 ,冷翠没有穿过像样的衣服,大多以汗巾缠理,彩帕襄脚。到了后来。与周义在一起时,就算周义不说,她也主解下汗巾。光溜油的不挂寸缕,方便他上下其手,探采。  赤体事小。冷翠也曾在周义的命令下。当着他的前小便洗澡。还不只一次以指头自我逗弄,供他笑乐。冷翠虽然常常告诉自己,如此牺,只是为了报仇。深心处却明白如不是从中得到前所未有的乐趣,焉能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可不知道差错,自此陷海。  原来冷翠率领百兽门北上充当细作时。听从宋元索的指示。支使门下弟子牺牲色相。换取行事的方便。耳濡目染。贞的观念甚为淡薄,迄今没有男人,除了不甘色笑迎人。也因为没有碰上对眼的男人。尤有甚者,百兽门的驯兽之术以春水天癸饲育盯兽长虫,冷翠以闺女之。最的户镇日为群兽舔吃。自然受罪。唯有以相公宣火。可不知道此举只能治标,体 的火仍积聚不去,失调之外,还暗 腐蚀其心誌。遗害不少。  初嚐禁果后。积压多年的火略作好解之余,也使她说不出的足。方悟真正的男人远胜伪。自然乐在其中。什幺也不计较了。也许由于体得到足,冷翠眼 的周义亦好像顺眼得多,没有以前那幺可恨了。倒是玄霜那个浪蹄子却愈看愈讨厌。表麵处处护着自己。实则害怕自己与她争宠,失去周义的欢心。常常不要脸地撒娇献魅,叫人恶心。  幸好自己也出了气。昨夜奉命用嘴巴清理那小践人的臭时。借机咬两口,咬得她失魂落魄,抢地呼天,要不是给她一手推开,自己也不想太过着迹,一定会多咬几口的。  话说回来。冷翠是不敢开罪玄霜的,因为这三天虽然蝎力奉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回答周义的问题,至今他还是心存顾忌,不酥骨筋散的药力完全退去。便出手製住自己的武功。如果恼了玄霜,便没有人给自己说话了。  念到自己子然一,还要委为奴。俯仰由人。冷翠便肚辛酸,更把宋元索、冷双英恨之人骨。因为要不是他们横施手,自己又怎会沦落如斯。冷翠明白周义是报却大仇的唯一希望。也不俱他会食言。因为无论有没有自己,他亦要与宋元索为故的。  可虑的是周义斗不过宋元索。大周虽然国富民弓,兵多将广,但内优外思,宋元索又实力顽强。诡计多端。想到这 ,蓦地芳心剧展,坐了起来。  「妹妹。你怎幺了?」  原来玄霜也皿来了。  「我……我有一件事忘记告诉王爷。」  冷翠急叫通。  「有什幺事明天再说。睡吧。」玄霜失笑道。  「是什幺事?」  周义打了一个嗬欠道,想不到他很是浅眠。两女说不了两句。也醒来了。  「前些时我再入周京,途中碰上马文杰,在鲁王的亲信陪同下。携同厚礼,前赴百州下书。」  冷翠紧张地说。  「鲁王?下什幺书?周义的睡意一扫而空。肃然道。」姚文杰神神的不肯说,据说是宋元索给鲁王的回信。  「回什幺信?」  「不知道,不过听说给鲁王送信的使者是一个公主。」  「公主?」  「是一个名叫安莎的番邦公主。姚文杰说此女很是风,宋京的王公大臣。很多是她的入幕之宾。」  「是她?」  周义不萦失声叫道。暗念此女已经投靠了天狼战天。竟然又给周信作使者,心 冷了一截,两人分明也是互相勾结,个中没有明谋才怪。  「你认得她吗?」  冷翠好奇地问。  「何止认得?她的眼也给我干烂了。」  周义哼道:「那幺姚文杰又是什幺人?」  「是四大虎将的老 。老大是冷双英,关雄是老二,翟豪是老三。」  「你还有什幺没有告诉我的?」  「还有……瑶仙谋刺大周皇上。为的是要太子早日登荃。与宋元索言和,划江而治。」  「还有什幺?」  「没有了,我只是忘记了。不是故意隐瞒的。」  「嗯嗯。你要是有这个胆子……」  「没有。奴婢没有!」  「宋元索如此狡猾,诡计层出不穷。王爷,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早谋对策吧。」玄霜优心忡忡道。  「吃过午饭后,我去接月儿回来,要是顺利,明天便回去吧。」  「冷双英昨天虽然取消戒严,但还有许多探暗 巡逻,城 仍然不安全。我与你一起去吧。」  「如果你也去。不是没有人看管这个小妇吗?」  周义沈道:「你不要去了。我和何昌安排一下。该没问题的。」  「我不会跑的,而且人家武功受製。又没有衣服可穿。要跑也不能光溜溜的跑出去的。」  冷翠幽幽地说。  「她是你的人,也很听话,没有你的吩咐,她岂敢踏出房门半步。」  玄霜央求似的说:「让我一起去吧。免得人家牵肠挂肚。」  「好吧。」  周义点点头,寒声喝道:「小妇,你听消楚了,给我难乖的留在这 ,等我回来,要是出了什幺事。我便像冷双英一样把你吊起来。用销魂香帕塞着你的嘴巴。看看耍多久才能死你。」  「是……小妇知道了。」  冷翠委屈地说。  「你也可以趁机慢慢想清楚,看看还有什幺没有告诉我。我便会多疼你一点了。」  周义意地说,事实这几天朝夕相对,经过反複查问,已经相信冷翠纵然不是真心为奴,但是为了报仇。亦没有欺骗自己。  「是,婢子会努力想清楚的。」  冷翠神一振。言又止道:「但是如果瑶仙得手……」  「如果她得手。我使不能给你报仇吗?」周义冷笑道。  「婢子只是担心……」  冷翠嗫嗫不知如何说下去。  「我们早知道她是宋元索的细,还不小心防範吗?」周义晒道:「她手之日,便是败亡之时了。」  「这可好极了。」  玄霜欢呼道,冷翠自然也鬆了一口气。那 知道周义心 却不大踏实。担心英帝一意孤行,坚持要有足够证据,才把瑶仙拿下,以免太子心生怨慧。要是如此,恐怕通得自己要兴兵造反了。  周义安排了接应人手,与玄霜挂上人皮脸。上暗藏兵刃,玄霜在衣下还穿上黄金甲,吃过午饭后,便在何昌的陪同下,再往富春楼。  虽然己经解除戒严,但是道上行人稀少。富春楼前更是门可罗雀,看来百姓仍然惊魂未定,没有多少人还有胆子上街。周义等在掩饰道入口的药店 窥伺了一会,没有发现街上有什幺可疑人物后,才出门。药店与富春楼只是一街之隔,三人不声色地走了进去。发觉 边亦是冷清消的。只有两个奴无打采地打扫庭院,看见周义等进来,才丢下扫帚,把他们迎进大厅。  「王爷。你……你来了吗?」富春楼的老板卢远,与包括姚妈在内的几个鸨母正在厅中坐对愁城。赶忙愁眉苦脸地起来迎接。  「我是来接人的。」  周义取出九百两银票道。  「王爷,现在外边乱糟糟的,官兵还在搜查乱党,带着她出城也不方便,还是再过几天才把人接回去吧。」姚妈嗫嚅道。  「我自有办法带走她。」  周义不耐烦道:「人在那 ?」  「王爷。对不起,我可不知什幺时候才能人。王爷要是能等,便请多等几天,否则我只能退还订金了。」  卢远渐愧地说。  「为什幺?」  周义侮然道。  「元帅把她从金大将那 要去了。」  卢远小声道。           第七集 第二章 重返王陵  「元帅?那个元帅?」  周义问道。「就是本城的冷元帅。」  卢远戒俱地说。  「冷双英?」  玄霜嚷道。  「别嚷,小声一点。」  卢远着急叫说:「别说一个婊子。他就是要富春楼我也要双手奉上的。」  「胡说,他没有。」玄霜不地说。此刻已经知道周义买回来的女奴月儿。就是当日那个可怜的余饶女郎,可是还没有说毕,周义却打岔道。  「他什幺时候要去的?」  「是前天的事了。」卢远絮架叨叨地说:「就在大爷光临本楼的那一天。城守将军带了我家迷人等四女前往人馆。在元帅和城 的官员将领前。豔压群芳,把人馆的婊子全比下去,该是谈到除了她们四个。我还买了她。结果第二天元帅便着人往金大将府中。要她回府侍候,看来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  「冷双英不是与她在一起!」  玄霜恼道。暗念冷双英这几天忙于搜捕冷翠,除了红、红杏两女。哪 还有其他女人。  「谁告诉你是元种要了她的?」  周义止住玄霜说话,问道。  「是金大将,元帅怎会认识我们这些小人物?」  卢远歎气道。  「是他吗?」周义沈道。  「就算是金大将要把人留下来,我也没办法要回来的。」  卢远闻弦歌而知雅意,苦笑道:「王爷。我还是把订金还吧。」  「如果我等,要等多久?」  周义问道。  「难说得很。就像城守本该昨天还迷人等四女的,突然又要多玩几天,那边陈将军又向我要人了。小人可惹不起他们,唯有从命了。」  卢远苦笑道。  「这样吧,我是等不下去了。要是人回来了,你便告诉对街药店的掌柜。我使会着人前来接人,付尾数的。」  周义点头道。  「是。小人遵命。」  卢远舒了一口气说。  「王爷,如果接到人。我们该怎幺办?」回到拐道往,何昌问道。  「要小心保护。把她送返王陵,然后通知我。我会派人把她接回宁州。」  周义答道。  「那幺我们什幺时候回去?」玄霜问道。  「明天早上。你去收拾一下吧。」周义点头道。  「回去是下坡路,走得舒服,也快得多。大概半天时间便能返抵家门了。」  何昌笑道。  「半天时间,不是吧?」周义孤疑道。  「是的,太子设计了一辆车子,坐在上麵,顺坡而下,快若奔马,名叫下坡车,可惜只有一辆,而且车子不大,除了御者,只能乘坐两人。」何昌像大蟠龙旧人,最近才知道芝是女儿,习惯以太子相称,解释道。  「那幺可要多造几辆。方便回去报信了。」周义笑道,记得芝乘坐的轮椅暗念此女可真是兰质慧心。  「这是太子的御用车辆,我等岂能逾越。」何昌愧恐地说。  「规格不同的便成了。」周义笑道。「真的没问题吗?」  何昌犹豫道。  「行,我回去告诉她便是。」周义点头道。  「谢谢王爷。」  何昌喜道。  「冷翠也是和我们一道走吗?」玄霜抽嘴问道。  「是,不过不能让她发现道的。」周义沈道。  「你还不相信她吗?」  玄霜怔道。  「知人知麵不知心。三朝两日,谁知她心 想什幺?」周义晒道。  「如果能蒙着她的眼睛,我们再製造一些声音,扰乱视听。她如何知道人在地底。」何昌思索着说。  「唯有如此了。」周义点头道:「玄霜,我们进去看看。」  周义玄霜不在时,有人在他们的寝室外边看守,门上还加上横门,好像囚房似的。冷翠武功受製,要跑也跑不了。看见周义等回来,守卫抽出门闩,便施礼告退了。冷翠不在外间,内间的门还是像周义等离开时关上一样,周义推门而进便看见冷翠腰缠彩帕,靠坐床上沈思。  「王爷……」  看见周义回来,冷翠赶忙下床施礼道。  「我们明天便返回宁州了,从此,你便是我的女奴,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的。」  周义冷冷地说。  「我……我不后悔。」  冷翠嗫嚅道:「可是……」  「可是什幺?」  周义哼道。  「奴婢想了半天,觉如果随王爷回家,除了侍候王爷外,便没什幺贡献,要是留在南方,或许还有用一点。」  冷翠鼓起勇气道。  「有什幺用?」  周义寒声道。  「宋元索用作卫士的猩猩兵是奴碑一手训练,亦是由本门长老银岖指挥,奴婢一定要夺回来的,而他们在百兽山捕捉了数百头大猩猩,要是能够善加利用,便有望再建百兽门了。」  冷翠低声下气道。  「你自己办得到吗?」  周义抨然心,问道。  「如果王爷答应,奴婢便会写信请王爷派人送往大锺山,传召门下弟子带同大黄小黄回来帮忙,便有成功之望了。」  冷翠答道。  「你可知道此行十分危险,要是失手了,没有人能救你的。」  周义沈声道。  「我知道,可是奴碑很想给王爷办点事,而且这些猩猩兵挡者披,十分厉害,要不及早夺回,以后更没有机会了。」  冷翠歎气道。  「倘若你失手被擒,你便会调转枪头,投降宋元索,说不定还会下嫁冷双英了。」  周义沈道。  「不,我不会的。」  冷翠立誓似的说:「我与他们仇深似海,就是杀了我,也不会委事仇,更不会出卖你的。」  「很好,你写信吧。」  周义暗念如果能够夺下猩猩兵,对自己可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冷翠的死却是一点也不重要,狞笑道:「写完了信,我便让你乐个痛快,明天再送你前往平城吧。」  几天没有穿上衣服的冷翠,重行穿上衣服时,好像有点不大习惯,低头看见玉臂上的守砂已经落了,心 便如打翻了五味架,百般滋味一起涌上心头。  冷翠早已望一嚐男人的滋味,看看是不是像门下弟子说得的那般美妙,这几天不仅得偿素愿,还证实了那种仙死,销魂蚀骨,叫人无法忘怀的乐趣。  遗憾的是周义在床上虽然出色亦很粗暴,没有自己梦 人那般温多,看来门下弟子说得对,强壮的男人全不懂怜香惜玉,鱼与熊拿,不可兼得,再念到自己为势所逼,不得已要委为奴,看来老天爷亦要自己舍鱼而取熊掌了。  话说回来,如果周义不是这样粗暴,也许便没有那幺多乐趣了。  就像昨天,该是由于分手在即,周义特别兴奋,回来以后,便足不出户,一次又一次地弄得自己高潮叠起,讨饶不绝,刚才裹上汗巾时,发现两片有点儿红肿,走时, 边还好像隐隐作痛,便知道战况何等激烈了。  扪心自问,冷翠初嚐异味,也是恋恋不舍的,但是如果能够夺回这些猩猩,百兽门便实力大增,可以在这个乱世中有所作为了。  「阿翠,穿好了衣服没有?」  正在憧憬着未来的风光时,忽地听得周义叫道。  「穿好了。」  冷翠定一定神,迈步走了过去道。  「把手放在后边,让我绑起来。」  周义装扮成宋军的样子,手执布索说。  「为什幺要绑我?」  冷翠惶恐地问道。  「出到外边,我们或许会碰到宋军的,你装作囚犯,便容易蒙混过关了。」  周义砌辞道。  「我这样如何走路?」  冷翠可怜兮兮地说。  「快点,我可以抱着你的。」  周义不耐烦道。  「做个样子行吗?请你不要绑太紧。」  冷翠自把双手放在后,怯生生地说。  「当然可以。」  周义把布索挂上粉颈,在粉臂缠了两圈,然后绑着玉腕说:「我已经给你解开武功的禁製,打的也是结,很容易挣的。」  「谢王爷。」  冷翠舒了一口气道。  「经过我的滋,这双子好像是长大了。」  周义搓着冷翠前的球,笑嘻嘻道。  「是吗?」  冷翠没有气力似的倒在周义怀 说。  「王爷,可是要蒙上眼睛吗?」  这时一宋军衣服的玄霜,拿着一块扭成布索般的红色丝帕过来道。  「也要蒙着眼睛吗?」  冷翠不解道。  「这是让你认不得出入的道路,要是将来为敌人生擒,也不能供出我们如何混进这 了。」  周义笑道。  「我不会给他们生擒的。」  冷翠咬牙切齿道,却也知道要是再落入冷双英手 ,一定熬不住那些恐怖的刑责的。  「走吧,在外麵千万不要出声。」  周义蒙上冷翠的眼睛后,便搂入怀 往门外走去。  何昌和赵成等早已在外边等候,下坡车也在道準备妥当了。  下坡车就像没有车顶的车厢,也有四个轮子,可是车前没有驴马,车辕多了两根手柄,一根用来控製方向,一根用来停住车辆,还有一根用来控製速度,依赖下坡之力前进,驾驭是容易,但是只能往前走,不能退后,从安城前往王陵自是方便,要回来却要靠人力牵引。  何昌自称不敢逾越,所以没有使用,周义却相信真正的原因,该是他们不想费力送回来。  周义把冷翠放入车斗 ,与玄霜登上车辕,朝着何昌等摆手示意,然后,拉手柄,车子便往前溜下去。  赵成和一众侍卫亦随即登程,虽然走路辛苦,的时间也多,但是没有了管头,却是愉快。  冷翠觉自己置飞驰的车子 ,却没有听到驴马的声音,然而道路崎呕,车行颠簸,娇躯倒在车板上,仿如置惊涛骇浪,不时淩空抛起,然后掉下来,煞是难受。  走了许久,冷翠发觉车子仍然毕直向前,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奇怪的是记忆中,安城可没有这样的道路,而且以这样的速度,应该出了城池,又怎会没人拦阻。  冷翠腹疑团,愈走愈是奇怪,要不是双手反绑后,早已耐不住扯下蒙眼丝帕,一看究竟了。  就在冷翠快要忍不住出言发问时,忽地发觉周义走到旁还把她抱入怀 。  「王爷,我们出城了没有?」  冷翠小声问道。  「出城了,正朝着平城而去。」  周义答道。  「不对,安城前往平城,可以行车走马的只有一条官道,但是那条道路不是这样的。」  冷翠狐疑道。  「你看得见幺?」  周义奇道。  「不,可是那条道路上山下坡,还有许多弯路,不是一条直路。」  冷翠抗声道。  「你不要管,总之能够安全到达便是。」  周义笑道。  冷翠点点头,暗念此人高深莫测,看来该能与宋元索一较高下。  「你可记得我昨夜教你的说话幺?」  周义问道。  「记得,要是不幸失手被擒,便把逃走一事赖在金旺上。」  冷翠答应道:「不过我不会让他们捉的。」  「但愿如此,你要小心一点,不要轻举妄,事成后先躲起来,然后尽快通知我,等候接应。」  周义正色道。  「知道了。」  冷翠初次觉周义关怀之意,暗喜道:「现在可以解开人家吧?」  「还是不行,你知道的愈少愈好。」  周义声道。  「人家很是气闷……」  冷翠埋怨道。  「那幺我给你一点乐子吧。」  周义笑嘻嘻地解开冷翠的带说。  「就在这 吗?」  冷翠惊叫道。  「这 有什幺不好?」  周义笑道。  「可要把车子停下来吗?」  玄霜忽地说道。  「不,继续上路吧,会我再招呼你。」  周义心念一,掉冷翠的子说。  「我才不要!」  玄霜撅着小嘴说。  「我们……乘坐的是什幺车子?」  冷翠借机问道。  「是快神仙车。」  周义扯下骑马汗巾手在腿根索着说:「坐在上边,便快胜神仙了。」  「你坏死了。」  冷翠道,知道周义没说实话。  「怎幺乾巴巴的?」  周义皱眉道。  「你再多一会吧。」  冷翠恬不知耻地说。  「我有办法……」  周义诡笑道。  冷翠正在猜想周义要干什幺时,蓦地发觉甜香扑鼻,随即有一块香喷喷的丝帕覆在口鼻之上,不禁失声叫道:「销魂香帕。」  「你多嗅几口便行了。」  周义笑道。  「你要死人吗?」  冷翠急叫道。  「有我给你煞嘛。」  周义大笑道。冷翠曾经饱嚐此苦,知道闭气也是没有用,唯有依言吸了几口气,没多久,便觉浑焕热,腹下更如虫行蚁走,着急地叫:「发作了……快点快点给人家煞!」周义哈哈一笑,抽出一柱擎天的,伏在冷翠上,腰下使劲,一下子便把巴送进溉流的洞 ,然而只是藏深处,也不。  「呀……冤家……快点呀!」了一会,冷翠发觉周义没有弹,禁不住乱扭乱跳,盖在脸上的销魂香帕也掉了下来。  「不用忙……」  周义还是没有,可是车子忽地一跳,把搂在一起的体弹了起来,再掉下来时,巴便急刺洞深处。  「这……这不行的……」  冷翠道,方悟周义是藉着车子辗过崎岖山路而生出的跳作乐,虽然大是省力,但是有一下没一下的,使她余有未尽,咬碎银牙。  「谁说不行?」  周义怪笑道,车子又跳了一下。  「要快一点……人家要快一点!」冷翠撒娇地叫。  「玄霜,她要快一点呀。」  周义笑道。  「玄霜姐姐……求你……求你走快一点!」冷翠若有所悟,央求着说。  「你们真胡闹!」玄霜咯咯娇笑,调整车子的方向,专挑凸凹不平的路麵行走。  随着车子的跳,冷翠哼卿乱叫,听得驾车的玄霜春心蕩漾,亦不自禁地探手在前搓。  走了一段路,冷翠的叫声也愈来愈是高亢急骤,玄霜突然看见前边路旁有几个土坑,心念电转,便改变方向,朝着那些土坑驰去。  「哎哟……不……不行了……呀。」几下急剧的跳,冷翠更是尖叫几声,便瘫痪车上急喘。  这时车子又辗过一个更深的土坑,跳更是剧裂,随着一记急刺,周义亦也按捺不住,长号一声,亦在冷翠体 发了……  「在这 歇一会吧。」  玄霜煞住车子,吃吃笑道。  「真是刺激……」  周义伏在冷翠上喘息着说。  「是……真美……」  冷翠梦吃似的说。  「你也要吗?」  看见玄霜脸红如火,态撩人,周义怦然心道。  「要也没有用,你还有气力吗?」  玄霜似笑非笑道。  「多歇一会便有了。」  周义喘着气说。  「有也不行,谁来驾车?」  玄霜慎道。  「让我……让我驾车吧。」  冷翠娇喘细细道,暗念要是这个浪蹄子答应,相信周义也不会拒绝,那时便可以看看这 究竟是什幺地方了。  「算了,还是赶路要紧。」  周义抽而出,爬到冷翠前,说:「给我吃乾净吧。」冷翠虽然看不见,却也认得熟悉的气味,放是张开嘴巴,把那粗大的含入口 。  冷翠昏昏沈沈的躺在车上,半睡半醒,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地听到玄霜低声说:「差不多了。」  「去吧。」  周义点头道。  冷翠最初以为是到了宿处,岂料车子虽然速度大减,还是继续行走,再走了许久,才停下来。  「我们要歇息了吗?」  冷翠迷迷糊糊地问道。  「不是,我们到了。」  周义看见玄霜在王陵入口举手示意,知道已经準备妥当,放是抱起冷翠,开步便走道。  「到了那 ?」  冷翠茫然道。  「我们到了平城东北的蟠龙山。」  周义答道。  「不是吧,从安城到蟠龙山,快马也要走三、四天,怎会这幺快的?」  冷翠难以置信地说:「放开我,让我看看。」  「别急,我们还要再走一段路的。」  周义边走边说进:「会我会留下乾粮银两,你可以自行挣绳索,去那 也行。」  「你……你是说真的吗?」  冷翠愕然道,觉两耳生风,知道周义使出轻功行走,尽管手 抱着自己,仍是快若奔马,至此才发觉他的武功竞然是出乎意料地高明。  「当然是真的。」  周义说:「蟠龙山虽然也有宋军出没,但是地方辽阔,以你的武功,只要小心一点,当能轻易避开。」  「我……我想多侍候你几天才上路。」  冷翠嗫嚅地说。  「不,我也要立即赶回宁州,不能留下来。」  周义断然道。  「我……我能不能前去宁州看你?」  冷翠哽道。  「你是我的女人,当然可以。」  周义笑道。  「王爷……」  冷翠中一热,忍不住悉悉疏疏地哭起来。  「不要哭了,你要是不想回去,便不要回去。」  周义心中一,声道。  「不……你对我这幺好,我……我更要回去!」冷翠泣道。  「那幺你可要千万小心,别让我牵挂。」  周义假仁假义道,随着前头领路的玄霜朝着蟠龙山的出口进发。  出口的暗门已经打开了,久违了的思书、思琴在门旁大做手势,指手画脚,看来是请周义把冷翠留下来,周义没有理会,穿门而出,外边已是黄昏了。  玄霜领着手抱冷翠的周义来到一个山洞前麵,朝 边指了指目询问之色。  周义看见洞 放着一个包袱,还有一盘冒着热气的饭菜,意地点点头,放下冷翠说:「就是这 ,我回去后,会着人前往大锺山送信的,可是最快也要十日才能通知你的弟子,也不知道她们什幺时候前往与你会合,你要好自为之。」  「王爷,让我再看看你吧!」冷翠哀求似的说。  冷翠叫了几声,却是没有一点回音,心 着急,手上使力,绷绑着玉腕的布索,赶快扯下蒙眼丝帕,跳了起来,四处寻找,已经没了周义的蹤影,接着登高远眺,发觉周围的地形山势果然很像平城的蜗龙山。实在难以置信。  跟着发现地上的包袱和饭菜,冷翠打开包袱一看,却是替换的衣服和乾粮,饭菜还是热腾腾的,更是如在梦中,有点怀疑周义是不是使出了仙法道术。  虽说仿如做梦,但是一切也是那幺真实,冷翠卷起衣袖一看,粉臂的守砂没有了,刚才在车上媾的一幕,还是曆曆在目,忍不住把玉手探进子 ,发觉 边果然一丝不挂,因为骑马汗巾给周义用作清理秽渍,事后当然不能係上。  冷翠思潮起伏地呆立了一会,最后长歎一声,匆匆吃过饭菜后便捡起包袱,趁夜下山。  周义放下冷翠后,便拉着玄霜迅快地闪进王陵,随即关上暗门,冷翠那 料得到荒山野岭之中,还有道暗门,自然找不到他们了。  这时芝也在思棋思画的搀扶下赶到了。  「王爷,怎幺你收了她为奴,又这样狠心,不把她留下来?」  芝学着周义、玄霜从门援的窥孔往外窥望,看见冷翠寻找周义不获,孤零零地然下泪,心有不忍道。  「怎样说她也是宋元索派来的细,谁知道她是不是口是心非,暗施反间之计?王陵关乎你们全族安危,岂能随便?」  周义解释道。  「不会吧?」  芝沈道。  「宋元索诡计多端,难说得很。」  周义正色道:「就算不是,她请缨南下,冒险瓦解宋元索的猩猩兵,要是失手被擒,能够熬得住他们的的严刑逼供吗?」  「要是落在他们的手 ,定然生不如死。」  思棋害怕地说。  「她真可怜。」  芝同道。  「别说她了。」  看见冷翠开始进食,看来是有了决定,周义可不想多说,改口道:「你的病可有好转?走路有没有问题?」  「有劳王爷关心,妾的病已经好多了,也能走路,只是体虚气弱,走得不远吧。」  芝激地说。  「可有惦着我吗?」  周义笑问道。  「怎幺没有?公主不仅茶饭不思,做梦时也大哥王爷的乱叫。」  「就算是大白天,还是整天把王爷挂在嘴边哩。」  四女七嘴八舌道。  「你们不也一样吗?」  芝红着脸说。  「挂在嘴边吗?可是想吃了我?」  周义笑道。  「是呀,你去后,公主餐餐也吃大肠,却又不入肚 。」  思琴狡笑道。  「你多事……」  芝脸红如火地骂道:「王爷远道归来,一定饿坏了,还不快点去备膳。」  「可不用大肠了,我自己有,可以让你家公主吃个痛快。」  周义怪笑道。  「你也是大坏!」芝娇慎大发道。  「公主不吃,我们也要吃的。」  思书吃吃笑道。  「好,去吃饭了,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周义大笑道。  「王爷,可要留几个人接应她吗?」  芝倒没有忘记冷翠,指一指外遏道。  「不用了,我看她是打算趁夜上路。」  看见冷翠背上包袱,预备下山,玄霜摇头道。  「别管她了,我们走吧。」  周义把芝横抱起道。  「王爷,这几天对岸全是绿旗绿灯。」  芝嘤咛一声,主抱着周义的脖子,低声道。  「绿旗绿灯吗?很好,即是天下太平了。」  周义笑道。  这顿饭吃得愉快自不言,吃完了饭,思书思画给周义洗脚时,众女也围在旁,要他和玄霜讲述此行经曆。  「这个冷双英真不是人,自己的侄女也想染指。」  听罢周义救出冷翠的经过后,思琴愤然骂道。  「宋元索那 全是蒙着人皮的野兽,哪一个是人。」  思棋悻声道。「冷翠与他们仇深似海,该是真心降伏,不会出卖我们的。」  芝沈道。  「也许吧,如果失手被擒,就是真心也没用。」  周义晒进。  「要是知道跑不掉,应该自行了断的。」  思画歎气道。  「有时形势逼人,或是像她那样中了暗算,纵然一心求死,也不是容易。」  周义摇头道。  「冷翠连冷双英也打不过,还要硬碰宋元索,不是自寻死路吗?」  芝忧心忡忡道。  「倘若冷双英不是刀枪不入,也许早己给冷翠的七煞神咬死了。」  玄霜歎气道。  「七煞神是什幺?」  思棋问道。  「是蛇,据说给它咬过后,要是没有解药,七人必死。不过王爷也给它咬过,我已经从冷翠那 拿来解药,但是他都不肯服用。」  玄霜埋怨似的说。  「你也给它咬过吗?」  芝惊叫道:「为什幺不吃解药?」  「那是多个月前的事了,冷翠夜 行刺时,曾经给它咬了一口,我早己把蛇逼出体外,要不然尸骨已寒了。」  周义笑道。  「冷翠为什幺要行刺你?快点告诉我们!」众女齐声追问道。  周义又说了半天,最后说:「要不是七煞神落在冷双英手 ,那些解药也没什幺用了。」  「既然有解药在手,该吃一颗的,以免还有余未清呀。」  芝不以为然道。  「我也是这幺说,他却不肯答应。」  玄霜不道。  「已经没事了,还吃什幺解药,药能乱吃的幺?」  周义哼道:「不要再说了。」  「你们看……」  玄霜委屈地说。  「冷翠既能役兽,也懂驱蛇,可真了不起。」  芝发觉周义脸不悦之色,不敢多说,改变话题道。  「如果你想学,可以叫冷翠教你的。」  周义笑道。  「我能学吗?」  芝好奇地问。  「只要是女人便能学了。」  周义神地说。  「为什幺?」  思书等奇道。  「因为要驯服那些野兽,需要喂以春水,只有女孩子才有春水的。」  周义诡笑道。  「春水?」  思画不解道。  「春水就是水。」  玄霜红着脸说。  「水?怎样喂?」  思琴失声叫道。  「很简单,让它们趴在上麵吃便是。」  周义笑道。  「不是吧!那幺如何喂蛇?」  思棋难以置信地叫。  「是我亲眼看见的,怎会有假,不过我没有见过她喂蛇,很有可能是要让蛇儿钻进洞 。」  周义绘声绘影道。  「别说喂蛇,单是让蛇儿爬在上已经是要命了!」  「这样的驯兽之术,不学也罢。」  众女唾道。  「有什幺可怕的,会我便要把大蛇钻进你们的了!」  周义笑道。  「王爷,你长途跋涉,一定是累坏了,必定要好好休息,不能如此糟蹋自己的!」芝着急道。  「我整天坐车,什幺也没干,怎会累?」  周义抗声道。「真的什幺也没干幺?」  玄霜撅着嘴巴说:「怎幺冷翠在车上叫得震天价响的?」  「她叫什幺?」  思画不明所以道。  「我家王爷剥了子趴在她的上,她也没有穿上子,你说她叫什幺?」  玄霜脸泛红霞道。  「我只是趴着,没有呀,的是你们的玄霜姐姐。」  周义嬉皮笑脸道。  「你……你两个一起干吗?」  思棋愕然道。  「才不是哩,他……他把下坡车变成了风流快车。」  玄霜红着脸解释道。  「你真胡闹!」芝粉脸通红道。  「你们可想试一试风流快车吗?」  周义怪笑道。  「不!」众女齐声叫道。  「可惜这 不是道,没有又长又直的下坡道,要不然,把风流快车送进来,便有你们的乐子了。」周义大笑道。  「你不能这样糟蹋人家的心血的!」芝颠道。  「当然不是糟蹋,而是……」  周义机一,央求似的说:「你给我造一辆真正的风流快车行吗?」  「不行……不可以的!」芝粉脸通红道。「又说什幺也听我的,这点小事也可答应。」少司义歎气进。「我……不是……人家不懂!」芝急叫道。「你要不要告诉她们月儿的事?」  玄霜有心解围,打岔道。  「那个月儿?」  思书帮忙地追问巡。  「月儿是王爷在窑子 新买的女奴。」  玄霜答道。「怎幺又买了一个?」  思画不似的说。  「是这样的,或许她能助我对付红莲圣姑……」周义道出月儿的世。  「宋元索如此作孽,真是百死莫赎!」思琴愤然道。  「要是我们……唉,人在那 ?」  芝同受道。「还在安城……」  玄霜歎息一声,道出月儿还是陷虎口,周义已经着何昌暗 营救,设法把她送回来。  「要是她能够回来,便立即通知我,看看该把她如何处置。」  周义接口道。  「希望她吉人天相吧。」  思书唏嘘道。  「如果收服了红莲圣姑,你又多一个女奴了。」  思画目异色道。  「何止一个,听说圣姑还有许多漂亮的女弟子。」  思琴幽幽地说。  「不要多事,常人也有三妻四妾,何况王爷份尊贵,奴婢成群也是理所当然。」  芝白了两掉一眼说。  「我们不是多事,而是害怕王爷回去后,有了其他的女人,便只闻新人笑,不理旧人哭了。」  思画低头道。  「傻孩子,我不分新人旧人,只看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吧。」  周义若有所于扮道。  「那幺你该知道,我们……公主是真心向着你的。」  思琴粉脸一红道。  「我怎会不知道。」  周义涎着脸说:「晚了,是不是该睡觉了?」  「你要是乖乖的睡一觉,睡醒以后,我们……」  芝羞不可仰地说。  「你们怎样?」  周义怪笑道。  「我们一定会好好侍候你的。」  思棋大着胆子说。  「可不许赖皮。」  周义打了一个嗬欠道,事实上奔波了一天,他也是累了。  「我们什幺时候有赖皮?」  思书吃吃笑道。  「很好,我不习惯一个人睡觉的,有谁陪我睡觉?」  周义笑道。  「我陪你!」芝口而出,接着脸红如火,嗫嚅道:「你却不能乱来。」  「好,全依你吧。」  周义大笑道。           第七集 第三章 大变在即  芝一,周义便张开了眼睛,猿臂轻舒,搂着预备下床的玉人说:「为什幺不多睡一会?」  「吵醒了你吗?」  芝惭愧地说。  「天亮了?」  周义不置可否道。  「是的,我想出去看看,她们给你準备了什幺吃的东西。」  芝含羞道。  「什幺也没关係。」  周义听到外麵有点声响,知道昨夜睡外麵的玄霜和思琴等四女已经起床了,诡笑道:「不过我首先要吃了你!」  「我?」芝惊叫一声,粉脸通红,埋首周义前,好像没有气力弹。  「可知道你是我家 最不听话的女人吗?」  周义温地轻芝的秀发道。  「我如何不听话?」  芝惶恐地 头问道。  「我要你造一辆风流快车,你……」  周义笑道。  「我是不懂,真的不懂。」  不周义说毕,芝已是着急地叫。  「有什幺不懂?」  「我……我不知怎样才能让你快,要是下坡车便容易,我立即着人建造,要多少辆也成,还可以把图样给你。」  「也好,你把图样给我,我着人建造便是。」  「除了这样,人家可没有不听话了。」  「怎幺没有?我可有告诉你,与我一起时,不许穿太多衣服的。」  「没有,你没有……」  「我现在告诉你,除非有外人,否则不许穿这幺多衣服,知道为什幺吗?」  「是……是方便侍候你。」  「对了,尤其是陪我睡觉,看……又是衬衣……又是 衣…… 边还有抹的……」  周义口 说话,手上却抽丝剥茧,一件一件地地把芝的衣服下来。  「王爷……」  芝含羞闭上眼睛,也没有闪躲。  「玄霜陪我睡觉时,汗巾也没有係上的。」  周义笑嘻嘻地扯下白丝罗巾说。  「嗯……」  芝脸红如火,低嗯一声道。  「还痛吗?」  周义的怪手经过不堪一握的粉,往光无毛的腿根探去说,暗念回去后,可不要忘记问汤卯兔讨几枚丹,着人送来给她和四婢服下,那便更完美了。  「不……早已不痛了……」  芝呢喃道。  「苦尽甘来,以后你便有乐子了。」  周义使出调妙手道。  「只要……呀……你快……呀……我……呀……我也快了。」  芝道。  「乖孩子。」  周义心中温暖,五指如梳,轻轻搔弄着那责起的三角洲说。  「噢……不要这样…………你死人家了……」  芝本能地护着腹一F,发觉阻挡不了讨厌的怪手时,便 手抱着周义的脖子,颤声叫道:「亲我……亲亲我!」周义岂会客气,低头便往的红下去。  缠绵的一,得芝喘息不已,星眸半掩,也不知道周义的指头何时从紧闭的中间挤了进去。  周义的指头在紧凑的洞 进进出出,发觉潮如泉涌,知道好事已谐,也不耽搁,自行掉犊鼻短,便腾而上。  雨散云收,周义趴在芝上歇息,暗念自己的好像愈来愈不受控製,明知此女初经人事,难堪风浪,也怜她一片真心,本来有心怜香惜玉,细意嗬护的,岂料事到临头,便把一切抛诸脑后,只顾尽享受,全不管她的死。  「是不是很累?」  周义略带歉疚地轻着颤抖的朱说。  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疲累地又是摇头,又是点头。  「我们起床吧。」  周义发觉玉道 的抽已经平静下来,放是抽而出,声道。  「不……不要走……抱……抱着我……」  芝娇喘细细地搂着上的周义说。  「外麵的小鬼还不进来侍候?」  周义扭头叫道。  「来了。」  门外的玄霜答应一声,便捧着脸水进来了,四婢虽然有点儿腼腆地在后你推我让,闪闪缩缩,却是人人脸带,神色有异。  芝至此才知道外边有人偷窥,不禁羞不可仰,却又不想也没有气力弹,唯有别开红扑扑的粉脸,鸵鸟似的躲在周义下。  「我不做声,你们便不用进来侍候吗?」  周义翻而起,靠坐床头,埋怨似的说。  没有周义压在上,芝的体便完全曝在空气 ,羞得她手足无措地遮掩着一塌糊涂的禁地。  「谁知道你要不要我们侍候?」  玄霜放下脸水,语带双关道:「妹妹,现在你该知道王爷有多凶了吧!」  「不仅凶,还狠得很哩,我家公主苦得杀猪似的大叫,他还是无放衷。」  思书掩嘴偷笑道。  「杀猪不是这样的,这是公主叫床的声音。」  思棋汕笑道。  「是叫床吗?公主便是公主,叫得真是听。」  思琴吃吃笑道。  「你们……你们真是岂有此理,不进来帮忙,还要取笑人家!」芝大发娇慎道。  「是呀,为什幺不进来帮忙。」  周义怪笑道。  「我们能帮得上吗?」  思画红着脸说。  「我们要是进来帮忙,芝那有这幺多乐子?」  玄霜坐在床沿,掏出手绢,揩抹着芝脸上的汗水说。  「姐姐,你也与她们一起欺负人家了!」芝嗔道。  「那幺告诉我,你快吗?」  玄霜笑进。  「我……我不知道。」  芝含羞白了周义一眼,抿不语。  「好了,快点侍候我们洗漱,同时準备饭菜,我快要饿坏了。」  周义大笑道。  这顿饭吃得愉快不在话下,吃完了饭,周义置众香之中,谈淡笑笑,从安城的所见所闻,说到冷翠透的敌军报,又从宋元索的实力和布署,谈到南征的初步构思?众女也各抒己见,畅所言,其中以芝兰质蕙心,见解辟,而且言必有中,使周义获益良多。  到了午后,赵成和同行侍卫也从安城赶回来了,周义才吩咐他们自行休息,忽地接到急报,江畔竟然展开五麵红旗。  「五麵红旗是什幺意思?可是发生了什幺大事?」  芝看见周义脸色大变,关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  周义烦恼地说:「不过……」  「你也不知道?」  思书奇道。  「原本的约定,是如果发生了大事,需要王爷立即回去的,便会亮起三麵红旗,可没有……」  玄霜突然也脸色大变,急叫道:「王爷,不会是……」  「我也希望不是。」  周义歎气道。  「究竟什幺事?」  芝追问道。  「宋元索派出细谋刺皇上,该是这几天 手,如果……那便糟糕了。」  看见周义点头示意,玄霜道出心中疑虑道。  「皇上吉人天相,宋元索不会得手的。」  思琴等齐声安道,芝却是脸如纸白,没有做声。  「此事非同小可,我要立即回去。」周义凛然道:「玄霜,你着赵成发出红色讯号,命对岸接应,我们日落后。」  「你……你要回去了。」  芝泣然泣道。  「是,如果父皇出事,我这个晋王岂能在外手握重兵,恐怕亦会命悬人手,不能不回去的。」  周义忧形焚色道。  「如果……」  芝言又止道,她也是出帝王之家,明白不知多少人为了帝位,不择手段,甚至骨相残,却又不知如何说话。  「如果有人敢对我不利,嘿嘿……我可不会坐以毙的。」  周义知道芝心 想什幺,目异色道。  「你……你要小心一点。」  芝嘎道。  「我懂。」  周义正色道:「刚才我们议定的计划,暂时要全部搁下来,你什幺也别干,听候我的消息,再作打算。」  「是,我明白的。」  芝点头道:「我会严监视冷双英的静,要是发觉他打算趁机渡江,我会立即通知你的。」  太还没有下山,芝已着四婢準备了饭菜,周义等吃过晚饭,便可以。  由于分手在即,席上尽是离愁别绪,人人食不下,芝更是腔泪水,语还休。  「天黑了吗?」  周义可记不起自己问了多少次,然而归心似箭,也是食之无味。  「已是黄昏时分了,我看……再有一顿饭时间,该完全天黑了。」  思画目注沙漏道:「一顿饭!怎幺还有一顿饭?」周义恼道。  「王爷……」芝忽地拜倒周义前,泣叫道:「是我……呜呜……是我不好,是害了你!」  「此事与你何干?」  周义皱眉道。  「我……我是不祥人,如果你不是碰了我……呜呜……怎会出此大事。」  芝梨带雨道。  「胡说,怎幺又说这些?」  周义歎气道,本道她破以后,已经忘记了此事,谁知她还是耿耿于怀。  「你……呜呜……你对我太好了……」  芝倏地若有所悟,扭头叫道:「去拿鞭子,让王爷打我一顿,才能消弥我的罪孽。」  「公主!」四婢急叫道,却没有。  「快去,你们快点去!」芝促道。  「不要和她胡闹!」周义喝止道。  「王爷……求你打吧……呜呜……你要不使我吃苦,我……我一定会累了你的。」  芝爬上一步,抱着周义的大腿叫。  「王爷,汤卯兔扣开江畔的暗门,正在赶来求见。」  也在这时,赵成在门外紧张地叫道。  「汤卯免?」  周义霍然而起,可没有理会赖在地上泣叫的芝,朗声说:「立即带他前往大厅见麵。」  「是。」  赵成答应道。  「你们几个看着她,别让她胡闹,我去去就来。」  周义心急如焚, 腿踢开了芝,便出门而去?「王爷,我随你去吧。」  玄霜随后赶上道。  未有当上芝入幕之宾前,周义便常常与她在大厅见麵,这 在两人的寝室中央,见麵甚是方便。  了一会,上的水靠还是滴着水珠的汤卯兔在赵成的引领下,匆匆而至,看来他是泅水过江的。  「坐,出了什幺事?」  周义急不及地问。  「皇后大归了。」  汤卯兔没有坐下,拜倒周义前说。  「起来,起来说话。」  闻说素来疼自己的母后去世,周义不禁心乱如,急叫道:「为什幺会这样的?是哪一天大归的?」  「据魏子雪早上传来的急报,皇后该是初三那一天逝世。」  汤卯兔答。  「慢着,今天是什幺日子?」  周义打断汤卯兔的说话问道,记得自己是初三那天出发前往安城。  「今天是十三了。」  汤卯兔答。  「十三?怎会迟了十日才报?魏子雪在干什幺的?」  周义怒道。  「皇上三天不朝,初七才召子雪进议事,让便是几天,前天才公告天卜,发出哀诏召诸王回京奔丧,估计最快还要三、四天才能送抵宁州,他的报已经是快得惊人了。」  汤卯兔解释道。  「皇上与魏子雪议些什幺?怎会七、八天不发丧的?」  知道死的不是英帝后,周义心 定了许多,问道。  「皇上严令魏子雪要作金人缄口,他的信中也没说,信末却有『大变已生,速回』八个划上双杠的大字,还要王爷在路上加倍小心。」  汤卯兔答进。  「大变?」  周义沈道。  「因为事态严重,我们商议后,才决定由属下冒险白天渡江,希望能及早通知王爷。」  汤卯兔继续说。  「魏子雪的信在那 ?」  周义问道。  「原信在王爷的书房 ,属下没有带在上。」  汤卯兔答道。  「没有关係,你干得很好,回去后自有重赏。」  周义点头道:「原来你的水如此妙,竟然能够泅水渡江。」  「说来惭愧,属下的水不过平平,然而留守宁州众人中,只有我以前曾经随王爷渡江,知道道的门户,才滥竿充数吧。」  汤卯兔神色尴尬地说。  「你是如何渡江的?是在水 闭气行走吗?看不出你的功力大有长进。」  周义纳闷道。  「属下的功力依然如故,能够在水 行走,也不用闭气,全赖裴源发明了一件名叫水肺的东西,在水底才能呼吸。」  汤卯免笑道。  「水肺?有趣,回去后,记得拿来给我看看。」  周义点头道。  「王爷打算什幺时候?」  汤卯兔问道。  「哀诏既然未到,我们还有时间,明天晚饭后才吧。」  知道出事的是乃母后,周义可放下心头大石,改口问道:「除了此事,这些天州 有没有什幺事发生?」  「没什幺……是了,王爷过江不久,冷翠也随即过江……」  「这个我知道了,也处置了她。」  「红莲圣姑从豫州回来,天天前来看你回来没有,好像有什幺急事。」  「哪有什幺急事,你们怎样打发她?」  「我们依照王爷的指示,告诉她王爷出巡未返,不知什幺时候回来等等,可是她还是不死心,天天前来查看。」  「王府的修葺工程完成了没有?」  「差不多了,通往百楼的道已经完成,其他的只是小工程。」  「京 有什幺消息?」  「听说吕誌杰回京后,给老爹吕刚严加训斥,还请旨遣他前往鲁州,在军前效命。」  「又是鲁州!」  「吕刚则以教子无方,引咎请辞,业已获準,只皇上委派继任人选后,便告老归田了。」  「可知道皇上属意那一个?」  「太子力荐刘方正,陈阁老却提议袁业出任城守,皇上好像至今还没有作出决定。」  「陈老还算帮忙。」  周义继续查问下去,知道诸事进展顺利,心 稍安,遂着赵成带汤卯免前去休息,自己则与玄霜返回卧室。  「你为什幺这样冥顽不?」  周义才进门,便看见芝一白衣跪在门后,手上还捧着皮鞭,心 更添烦恼,不知是气是怜道。「王爷,你可记得什幺时候给奴掉破的吗?」  芝平静地说。  「那是……那是我前往安城的前一天,即是……即是初三。」  周义计算进。  「正是那一天。」芝凄然道:「你才碰了我,皇后……皇后便大归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是不祥人吗?」  「不祥人又怎样?我喜欢便是,而且碰你的是我,又不是她,与你何干,只是巧合吧。」  周义强忍心中怒火道,刚才他已经发觉有人偷听他和汤卯兔说话,芝当是因而知道母后大归的消息。  「皇后是你的骨至亲,她老人家出事,不是等如害了你吗?」  芝泪流脸道。  「那幺你是要我惩治你了?」  周义记起那本什幺玉房七戒扉页的几句话,愤然道。  「是……」  芝爬到周义前,鞭子高举头上说。  「王爷,你便随便打几下吧。」  思书歎气道,她与三婢侍立一旁,人人也换上素服。  「不,要重重的打,因为……」  芝急叫道。  「为什幺?」  周义怔道。  「因为……因为今早你……你又疼了我!」芝红着脸说。  「那幺以后我还要疼你碰你吗?」  周义悻声道。  「奴家苦命……呜呜……要是因而害了你,我……我宁愿你不疼我了。」  芝大哭道。  「我以后不疼你便是,不用打了。」  看见玉人说得凄凉,周义也不忍心下手,歎气道。  「不打不行的!」芝着急地叫:「你已经沾染了我的衰气,要是不打,还是会害了你的。」  「玉房七戒虽说严惩,没说要用鞭子。」  周义摇头道。  「不用鞭子,如何使妾受罪,也压不下那些衰气。」  芝咬紧牙关道:「我也喜欢涯打,打得愈重,我愈是喜欢!」  「犯。」  周义心中火发,夺下芝手 皮鞭,一手扯着秀发,便鞭如雨下,却也知道她娇贵,没有太是使力。  「哎哟……打……大力一点……呜呜再打……别怜着我!」芝惨叫连连地叫。  「不要打,你会打坏她的。」  玄霜和四婢赶忙趋前拦阻道。  打了几下,周义怒气稍减,气呼呼地丢下皮鞭,愤然道:「你要是再犯,我便……」  可是看见芝痛的粉脸煞白,汗下如雨,便再也说不下去。  「再打……再多打几下……要不然可压不下我的衰气的。」  芝喘着气叫,手上却起劲地在粉搓,当是疼痛未消。  「你还要我说多少次,世上没有不祥人的,你也不是。」  周义把芝拉入怀 ,怜地说。  「不……呜呜……我是的……就算不是……如果能让王爷平安大吉,万事如意,我受点罪有什幺大不了,就是打死了,我也开心的。」  芝泣道。  「公主,王爷打也打过了,别再难为自己了。」  思棋劝道。  「这不够,白虎如果没有吃足苦头,还是会出来作崇的。」芝急叫道。  「白虎?」  周义不知好气还是好笑通:「我成的给你这个白虎气死了。」  「那幺你再打吧……多打儿下消气吧。」  芝央求道。  「公主……」  玄霜和四婢可没想到又芝如此死心眼,劝无从,不知如何是好。  「那幺还要打多少?」  周义歎气道。  「白虎还没有叫苦。」  芝决然迸。  「要叫苦还不容易吗?」  玄霜吃吃笑道:「王爷,你的大鞭又可以派用场了。」  「不,不行的……」  芝惊叫道。  「为什幺不行?大鞭也是鞭子呀。」  玄霜笑道。「不一样的,那东西……那东西不能使我吃苦……」  芝粉脸一红道。  「今早你又叫得这样厉害?」  玄霜汕笑道。「我……我是……快!」芝耳根尽赤,羞不可仰道。  「那幺先把衣服下来,让我看看打伤了没有?」  周义手解开芝的衣带说。  「没有……」  芝抽泣道:「打伤了也没关係,白虎碍主,打死也是该的。」  「胡说八道,本王受命放天,将来还要承继大统,小小白虎怎能害我。」  周义晒道,无意中透了深藏心中的野心。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她要是知道厉害,才不敢害你。」  芝斗嘴似的说。  「现在该知道厉害了吧!」周义抽丝剥茧地把芝的衣服一件一件地下,看见粉臂染着一道淡淡的红印,怜惜地着说:「还痛吗?」  「不,不痛。」  芝口一热道。  「这 一定很痛了。」  周义突然好像有所发现,让芝俯伏膝上,扯下汗巾,轻轻点拨着球上麵那道红彤彤鞭印说。  「只是一点点吧。」  芝嘎道。  「要不是你把我气疯了,我怎会忍心下此手!」周义自怨自艾似的说。  「王爷……呜呜……你不要对我这幺好呜呜……我会害了你的。」  芝泣叫道。  「傻孩子,你怎会害了我?」  周义轻笑一声,低头便往芝的伤处下去。  「王爷……」  周义的舌头温地涨扫着伤处时,芝得嚎陶大哭,暗念得个郎如此关,真是死而无憾。  「还痛吗?」  舔了一会,周义 头问道。  「不痛……呜呜一点也不痛……」  芝激地叫。  「那幺以后别再气我了,白虎也好,不祥人也好,我也疼的。」  周义的手掌从芝间探了进去,索着说。  「我不气你……呜呜……我不气你!」芝饮泣道:「可是你不惩治白虎了幺?」  「谁说不?会我还要白虎叫得震天价响,死去来哩。」  周义手中一紧,怪笑道。  「王爷……」  芝一声,伏在周义膝上的娇躯失控似的左右闪躲。  「妹妹,现在已经很晚了,别再闹了,明晚王爷便要回去,一定还有许多事要带的。」  玄霜知道周义的指头定是在禁地肆,心不是味道地说。  「王爷,你还有什幺事要吩咐?」  心蕩漾的芝憬然而悟,挣扎着爬起来问道。  「现在我要惩治白虎,明天再说吧。」  周义把芝横抱起,笑道。  第二天的晚上,周义便与玄霜汤卯兔等趁着夜色,偷渡玉带江,返回宁州。  芝偕同四婢亲王江畔送行,知道周义回京奔丧归期未卜,更是依依不舍,难舍难离。  为免玉人悬念,周义设计了一套讯号,白天用旗,晚上用灯,既可以互通消息,也能一相思之苦。  送君千 ,终须一别,渡船启确后,梨带雨的芝还是伫立江岸,恋恋不去,周义遥望玉人,暗念此女不仅天生丽质,博学多才,而且癡心一片,能够收为内宠,实在是自己之福,可惜固执迷信,不知为什魔,竞然深信那不祥人白虎之说,实在叫人厌烦。就像昨夜她虽然灿死,乐不可支,可延云雨过后,还是为此忧心如焚,直至给周义发狠地打了几下,才如释重负地沈沈睡去。  如果不是母后大归之事非同小可,周义真想多留一阵子,尽享受这个可的美女之余,也要设法使她不再妄想。  母后春秋正盛,体魄素来康健,也未闻染恙,无端去世已是奇怪,父皇不发丧,更是莫名其妙,肴来别有内,不知是凶是吉。周义左思右想,发觉无论如何,此事己经打乱了自己的布署,伐宋之事固然有碍,没有母后在父皇前美言,以后的日子也会艰难得多。  想得愈多,周义觉愈是不妙,恨不得能背抽双翼,飞返京师安排对策,无奈念到哀诏未至,不能贸然回京,使他更添几分烦恼。  差不多夜半时,周义终放回到宁州了。第一件事便是赶往书房,取来魏子雪的信,从头再读一遍,然后把信放在火卜烘烤,没多久,信上便然再生字迹。  周义与魏子雪的通讯之法,倘有绝对的机大事,魏子雪只希望周义自己知道,便会用药物写在纸上,用火烘烤后才能现出字迹,这一趟可用得上了。  「母刺父,父杀母,神离奇,瑶仙可疑,回程小心。」  信上只有短短的十八个字,己经叫人毛骨惊然,惊心魄。  明眼人当能猜到其中还有谋,周义深悉内,想也不想,便肯定瑶仙就是幕后黑手,要假手母后行刺父皇,只是想不到她怎能支使皇后手。  要知道父皇母后虽然不算恩,但是结璃廿余载,母后的尊荣富贵全係父皇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生出杀机的,何况母后素来不喜瑶仙,如果神智清明,怎会为她蛊。  如此看来,瑶仙不是暗下药物,便是使用邪术,先使母后迷失本,才会如此倒行逆施的。  複念魏子雪既然有此怀疑,当然会告诉父皇,父皇为人明一定也会想到,可是没有拿人,分明仍然不想废去太子,担心没有真凭实据,与他因此反目。  一念至此周义便心 有气,暗念瑶仙已经害死了母后,父皇还是优寡断,要攀倒太子,恐怕更是难上加难了。  周义对着魏子雪的报,呆呆地想了许久,才长歎一声,返回寝室休息。  周义睡得不好,心更是糟透了,起床后也无心处理公务,只是召来亲信,论述此行的收获,还告诉他们自己行将赴京,重新安排各人的任务,着众人留意江防,勤练兵马,提防宋元索冷双英等乘虚而入。  「何坤,我去后,你暂代州牧之职,有什幺事与大家一起商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便行了。」  周义说,何坤是他从晋州带来的大将,为人处事谨慎,该能托付重任的。  「是,末将明白。」  「记得派人前往上游的石滩查察,看看是不是能够涉水过江。」  「会末将立即派人前往。」  「还有,宋元索答应给冷双英添兵十万和三百战船,看来会在附近的海口建造,溯江而上,你要切监视,半途截击。」  「末将知道了。」  「巳绥,你不用随我上京,留下来专责对付宋元索的细作,有什幺消息便尽快通知我。」  「是,属下也会亲自把冷翠的信送大锺山的百兽门余孽,要是她们相信,便助她们偷渡过江,就算不相信,也不会难为她们。」  「还要留意对岸的讯号,必要时可以渡江求见。」  「对芝公主要报喜不报忧,定时发放讯号,稳住她们的军心,是不是?」  「不错,至于红莲教,我见过圣姑后,再定对策吧。」  「这个婆娘从豫州回来后,不知有什幺急事,天天来找你。」  「可是查问那些母狗的消息吗?」  「应该不是,母狗训练营前后已经把那些母狗的平安信送来。」  「不会是在这 传教遇到阻碍吧?还是识破我们的计划,发觉教徒全是我们派去的?」  「这 没有问题,倒是她回来后,把两个使者调回豫州帮忙。」  「为什幺?」  「我听到她告诉徒弟,豫王整天缠着那两个留在豫州的使者作乐,她们没空外出传道,唯有两从这 调两个回去了。」  「那幺她是欠干了。」  「欠干?」  「我招呼她吧。」  周义没作解释,继续说:「皮源,卯兔说你发明了一个水肺,能让人在水 潜行,十分有用,你看看能不能多造一些,让水鬼队的军士使用吧。」  「可以。」  「还有百楼……」  「其实也差不多造好了,不过再给找一个月时间,便能完成改建,保证比晋州的更有趣的。」  「你留下下坡车的图样慢慢研究,不用还我了。」  「芝公主巧手慧心,能够设计这样的车子,可真了不起。」  「王爷,红莲圣姑求见。」这时,亲兵进来稟告。  「来了。」  周义笑道:「你们退下,玄霜留下来,与我一起见她。」  「老参见王爷。」  圣姑丹薇就像平常般一淄衣,检枉为礼道。  「圣姑急与本王见麵,可有要事幺?」  「王爷,大祸临头了。」  「出了什幺事?」  「老前些时奉召返回天庭,天帝谕示,太岁突然移位,天劫己逼近眉睫,更糟的是大周位处三煞恶位,异变即生,本及早报告王爷,以便早为之计的,没料过去半月,己经劫难频生,来势汹汹,看来纵然没有天劫,大周也是岌岌可危了。」  「什幺劫难?」  「老夜观天象,发觉帝星忽明忽暗,摇摇坠,护翼群星更是黯然无光,特别是南边的两颗,甚是不妙。」  「帝星出事?」  「难说得很,但是十分凶险。」  「不会吧,要是有事,一定会有急信。」  「星象放十天前才开始有异,道路遥远,往返需时,这两天便有消息。」  「南边的两颗星该是我和四弟了。」  「不错,豫王爷修行有年,道行不俗,虽然应劫,我看最多只是大病一场,但是王爷……」  「我会怎样?可是小命不保幺?」  「送命事小,可是祸害极深,小则祸及家人,大则……唉,大则祸延社稷,殃及黎民百姓。」  「不会这幺严重吧?」  「倘若是常人,只会祸及己,王爷天降真龙,係家国,当然严重了。」  「什幺天降真龙?」  「不好……唉,老一时说快了嘴,误天机,不过也顾不得了,如果王爷能避过此劫,还有帝王之望。」  「怎样才能避过此劫?可是立即入教吗?」  「缓不济急,此时入教也太迟了。」  「那幺如何是好?」  「现在王爷的将星为乌云盖掩,以致戾气缠,要是能够驱走乌云,使将星再亮,便能消弥此劫了。」  「怎样才能驱走乌云?」  「只要……只要王爷能够赐下几件自之物,供老作法。」  「什幺?又是头发毛和吗?」  「没有这些东西,老也无能为力,还望王爷以大局为重……」  「非要这些东西不可吗?」  「是的,老也知道此事委屈了王爷,如果王爷答应,老打算派遣门下两个弟子前来侍候,她们也有几分姿色,还是处子之,事后会留下来随侍左右,供王爷使唤。」  「也罢,让我考虑一下吧。」  「事不宜迟,还望王爷早作决定。」  「王爷,不能答应把那些东西给她,那个什幺国师一定是用来施展邪术,暗算你。」  圣姑去后,玄霜着急地说。  「我知道。」  周义点头道。  「我真不明白,这些东西没有记认,随便找一些回去也可以,不用如此功夫的。」  玄霜不解道:「难道那个什幺国师能分出直假吗?」  「如果不能,她也不用把两个闺女徒弟送我了。」  「你要不要那两个闺女?」  「我要是喜欢,随时可以手到擒来,也不用换。」  「那幺你决定拒绝她了。」  「不,如果她用自己换,那使却之不恭了。」  「要是她拿到那些东西……」  「要是她喜欢,便给她吧。」  「可是冷翠说那个南海神巫的邪术很楚厉害,要是……」  「那些东西多得很,纵然南海神巫能分辨真假,圣姑丹薇该是没有这个本领的。」  「你也可以把她拿下来,同时禁绝红莲教,一劳水逸。」  「红莲教在豫州的势力极大,要是现在拿下了她,恐怕会有许多愚夫愚妇出来闹事,那便烦了。」  「如果那些母狗训练完毕,可以出来传播忠君国的思想后,那幺也不用禁绝红莲教了。」  「对呀,那时更不用多此一举了。」  「你买下月儿,可是为了劝她投诚吗?」  「可惜不能带回来,否则当能使她生出异心,暗 去抽宋元索的后腿。」  「看来她的消息很不通,不仅给宋元索蒙在鼓 ,也不知道皇后大归的消息。」  「哀诏未到,她怎会知道,刚才那些鬼话,当是根据瑶仙谋刺父皇的计划编造的。」  「她说豫王有事,看来是要出手加害了。」  「就算是也不足为奇的。」  「可要警告豫王小心吗?」  「或许已经太迟了,而且他中已深,左右全是红莲妖女,告诉他也是没有用。」  第二天,周义才收到豫王抱恙的消息不久,圣姑便登门求见了。  「王爷,豫王发病了,是不是?」  圣姑平静地问道。  「你也知道了。」  周义歎气道:「使者说他昨天突然昏倒,好像病不轻,昨夜还大说梦话,家人慌了手脚,放是赶来报告。」  「好极了。」  圣姑舒了一口气道。  「圣姑何出此言?」  周义沈声道。  「能够说话便是好转了。」  圣姑解释道:「昨夜老发觉天生异象,知道像王出了事便立即使法相助,渡过此劫,从现在起,他应该慢慢好转,明天该能下床了。」  「是吗?」  周义皱眉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横琴口岸】《成龙记》7-12集(实体全本12集)作者: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