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希腊总理】《我爱淫妻雅雯》【SE色】

《我爱淫妻雅雯》【SE色】/

《我妻雅雯》
发布于:2022-05-30

,

我是一个奔四的IT男,一晃结婚已经8年了。年轻时候由于总出差,没怎

,

幺谈朋友。快三十那几年,家人着急,回家休假时候,通过亲戚朋友不断给我介

,

绍。其中一个比我小五岁的女孩陈雅雯,就成了我现在的妻子。

,

由于自己有个头,样子也算帅气,名牌院校毕业,工作单位也不错,工资也

,

算可以,所以和雅雯发展很迅速。她当时大专刚毕业,没找到工作,样子和嗓音

,

一年后就结婚了。

,

婚后生还不错,她属于持家型女孩,和我来到北京,一直做全职太太。雅

,

雯个头160cm,婚后有点发胖,但材总体还好。她在那方面,尤其听话,

,

嘿嘿,我特喜欢丝袜,每天都让她在家都穿,有时甚至睡觉也不,她都能做到

,

,至于偶尔玩玩SM游戏,她也很理解我。

,

当然,雅雯在我面前总表现得贤妻良母,大家闺秀。随着接触到她边的同

,

学,尤其是男同学,发现也许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偶尔看到她和要好的男同学

,

,打打闹闹。事后问她,她总说我小心眼。我也没什幺证据,但心裏总觉她是

,

那种闷的女人。

,

婚后2年左右,过了那新鲜劲,做的频率不那幺高了。一般是在网上看

,

那种妻的小说(大学时候就喜欢看这类文章),看得兴奋时候,让她换上开档

,

丝袜,猛一顿。

,

有的时候,边边问她:「你眼睛那幺勾人,以前是不是总有人搭讪你?想

,

不想别的帅哥你?」之类的话。其实,那时候如果真有别人来她,我肯定拱

,

手相送,这就像吸一样,鬼迷心窍,进入了那一种状态,觉这样子更刺激!

,

当然,正常时候我会顾及很多问题,如健康,被别人知道,她的受等等。

,

后来,我给她手机拷贝一些诸如『淩辱女友』的文章,让她看,还问她觉

,

怎幺样。她倒是很听话,把文章看了,有时还问我这是真的假的?我当时怀疑她

,

看的时候是不是下麵了。后来有一次做,达到高潮时,问她哪些文章好看,

,

她居然说喜欢父女乱伦、或是母子乱伦那种。估计这是实话,但不知道她为啥喜

,

欢这类文章。

,

有一次我看完一篇新的妻小说,不等她换开档丝袜,直接撕开她的色

,

袜,把她按在电脑桌上猛她,问她:「愿不愿意穿丝袜勾引别的男人?」

,

她说:「我是你老婆,干嘛勾引别人啊?」

,

我说:「试一试,证明你的魅力啊!你的眼睛那幺勾人,哪个男人受得了?」

,

她说:「怎幺勾人了?」

,

我说:「哪个男人看到你都想你!大货、大逼。」说完就控制不住,

,

了好多『子弹』,雅雯也达到高潮。

,

过后,她还小声说:「还想要……」

,

我抱着她说:「让别人来你,好不?你选谁?」

,

她说:「你真的允许别人我?」

,

我说:「嗯,我允许你和别人做,但不能瞒着我。」

,

她撒娇着说:「不要,我自己找。」哈哈,她的蕩一面终于出来了。

,

此后,我和雅雯逛街时,经常让她穿超短裙或者短,配丝袜。看到大街上

,

别的男人看他,心裏有一种特别的足、刺激。她也很理解我,配合我,而

,

且逛商场总挑选这类的衣服。

,

逛街逛累了,在街边的椅子上休息时,我让她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我腿上,

,

她总是毫不犹豫地抬过来。一点也没有害羞(这也验证了我的判断,她的本也

,

许就很。不知道以后她那幺是她慢慢卸掉伪装,还是因为我的慢慢开发)。

,

街上行人经常看我们,可是我还是炫耀似的,不断她的丝袜大腿,有时候把

,

她的高跟鞋掉,她的丝袜美脚。

,

(一)火车春色

,

前面介绍了我的妻本,但在实际生中,由于考虑到很多问题,不可能

,

像小说中那样做一些太过分的事。可是,小说中那些妻画面不断在我脑海出现

,

,刺激着我,折磨着我,让我罢不能。

,

2012年夏天,我準备回老家休假。晚上在被窝裏我抱着雅雯,说了自己

,

的想法,想在火车上玩一些游戏。说完我的设想,她并没有惊讶,而是好像很熟

,

悉这些事似的,一口答应下来。

,

8月下旬的北京,并不是很热。火车站永远都是人头攒。

,

晚上7点,雅雯一个人出现在北京站的月台上,色袜加上齐牛仔短

,

,让一双丝袜美腿一览无遗,黑色高跟鞋增添少许(怕太累了,鞋跟并不高

,

)。四周的男人不时瞟向她的美腿,都望与这位美女同一车厢。

,

这时火车来了,人们鱼贯进入车厢。这列火车是全卧铺车,第二天早上6

,

点多抵达目的地。雅雯的位置是1号中铺,靠近洗手间一侧。

,

火车开后,雅雯没有坐在1号床下铺,而是坐在过道另一侧靠窗的折叠椅

,

上。独自一个人玩着手机,着二郎腿,不少去上厕所的男人路过时都猛盯着她

,

的丝袜美腿。

,

我的位置是1号下铺,假装和雅雯不认识,坐在下铺靠走道一侧,独自玩着

,

手机,并观察过往旅客的作。1号上铺的小伙子,坐在我右边。对面2号上、

,

中、下铺的三个中年男子坐在2号下铺。

,

半个小时内,发现有几个色狼上了好几次厕所,有的故意在门口走来走去,

,

不时看着雅雯,雅雯也偶尔抬一下头,用眼睛「勾引」一下这些苍蝇。

,

这时,雅雯起的那条丝袜美腿可能是累了,换了几个姿势,最后右腿在

,

走道中间。高跟鞋也挑在脚尖,一碰就会掉下来。

,

这时,一个比较年轻帅气的色狼瞅准机会,故意从雅雯边快速走过,「不

,

故意」地把她的黑色高跟鞋碰掉。雅雯假装很惊讶,小声「啊!」了一声。

,

小伙子赶快说「对不起」,然后蹲下来,左手手拾起那只高跟鞋,右手握住

,

雅雯的脚踝,把鞋穿上。

,

此时雅雯面色羞红,娇滴滴地说:「谢谢,好绅士啊。」

,

帅哥好像受到鼓励,右手鬆开雅雯的脚踝,收手的时候顺着雅雯的小腿了

,

一下,然后坐在雅雯对面的折叠椅上,说:「很高兴为美女服务的。」

,

雅雯装作不知,说:「你真会夸人,帅哥。」

,

帅哥觉雅雯已上套,说:「你就是很美。」然后两人便你来我往聊起来了。

,

我在旁边,他们说什幺全听到了。小伙子也是刚刚工作不久,也是到终点才

,

下车,还没有女朋友。因为四周人多,小伙子开始还不敢放开聊。

,

聊了一会,终于转向『正题』,问雅雯平时是不是经常这幺打扮,裙装配丝

,

袜?雅雯假装很单纯地说:「怎幺了?很正常啊。大家都是这幺穿的。」

,

小伙子夸奖雅雯一番。然后说配上丝袜腿和脚真美。雅雯知道他已上钩,顺

,

着说:「没有了,我的脚不好看噢。」

,

说罢,又把挑鞋那只脚的高跟鞋在地上,将丝袜脚斜着到走道中间:「

,

我的脚趾打横长的,头三个脚趾一边长,四、五脚趾又几乎一边长。」

,

我此时装作搭讪,忙话:「美女,这是罗马型脚趾。最好看的是希腊型脚

,

趾,二拇脚趾长一点的。」

,

雅雯假装惊讶,说到:「大哥,你对脚挺有研究的。」

,

我说到:「我是做中医按摩的。罗马型脚趾经过长期按摩,可以变成希腊型

,

的。想试试幺?」说罢,不等雅雯回答,假装很专业地,手握住雅雯的脚掌,

,

放在我的腿上,煞有介事地讲起中医按摩,边讲边按摩这按摩那。

,

实际哪是按摩,就是!而因为这是事先计画好的,雅雯很大方地不时点

,

着头,表示赞同,说到:「好专业啊!」

,

此时,雅雯对面的小伙子惊讶不已。他自己勾引了半天,没想到被我一下子

,

就得手了!坐在边另外几个人也有惊讶之色。(嘻嘻,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

按摩了几下,正巧有个男人通过过道,雅雯的丝袜美腿此时正好横在过道中

,

间,她急忙收腿,穿回高跟鞋。那个男人愣了半天,才缓过来,慢慢走过去了。

,

之后我自然加入他们的聊天。

,

一会火车上开始卖盒饭了。边几个人有的上厕所,有的去餐车,有的出来

,

走走,最后只剩下对面下铺那个中年男子。

,

小伙子一看人少了,加快对雅雯的「进攻」。指着雅雯齐短出来的的

,

丝袜袜边(因为短过短,一圈袜边都出来了)说到:「姐这是什幺?怎幺不

,

同颜色呢。」说完还了几下。

,

雅雯一下子羞得脸通红,假装淡定地回答:「是袜边。」

,

小伙说:「哦,真。姐,累了吧,我也会按摩。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

说完,同样不等雅雯回答,一把抓住雅雯的起的右脚脚腕,放在自己两腿之间。

,

此时我明显看到他下面隆起一大块!(估计他已经忍不住了)雅雯此时脸更

,

红了,又不好意思说别的,只能顺从,希望他赶快住手。

,

我在旁边添油加醋:「小伙子,你的技术也很专业哦。」说完,津津有味地

,

欣赏陌生男人扰我老婆。

,

按了一会,我建议他们坐在我的下铺上,这样按摩舒服些。雅雯急忙把丝袜

,

美脚抽回来,坐在我的床铺裏面。

,

还没等小伙子过来,我就把她的丝袜双腿抬到床上,坐在床中间按摩她的大

,

腿。小伙子也连忙过来,坐在床边按摩一双丝袜美脚。此时觉得雅雯的丝袜美腿

,

,比在家裏多了。这就是妻心态吧。

,

对面那个下铺的中年男子此时看傻了。咕咚咕咚直口水。雅雯此时觉得羞

,

死了,又不好反抗,乾脆低头玩起手机来。

,

「双人按摩」持续了几分钟,因为旁边人陆续回来,我们又不好太过分,连

,

忙假装正经地坐在床铺上。

,

雅雯看到「丢人」的场面终于结束了,连忙收回双腿,又不好随便放,怕这

,

群色狼继续扰。因为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最裏面,所以乾脆穿过窗边的小桌子

,

下麵,踩在对面的床边。

,

此时,我觉得雅雯就像一只被群狼围困的宰羔羊。怕我们两个色狼,难道

,

对面那个中年男人会放过你?

,

对面这个中年男人到很老练,慢慢移到对面床铺的窗边。假装很不经意间

,

,手扶到床边。那裏有雅雯的丝袜美脚!因为床边的小桌子有桌帘,所以他的

,

作很隐蔽,不仔细看别人看不到。

,

他到雅雯的那一刹那,雅雯看了我一眼,我扶了一下眼镜(这是我们的

,

暗号,表示继续这样进行下去)。雅雯只好任由对方美脚。我和那个小伙子

,

则继续与雅雯聊天,对面那个中年男子也加入我们的聊天,而他的手则一直没离

,

开雅雯的丝袜脚。

,

聊了一会,自然相互要了联繫方式(雅雯準备了一个临时号码)。

,

此时已经8点多了,广播播放快熄灯了。雅雯要到中铺睡觉,便爬小梯子上

,

床。

,

此时,我急忙说:「美女,好爬幺?我来帮你吧。」说完,我的一双大手便

,

不由分说按到雅雯的左腿上,假装用力推她。小伙子,一看机不可失,立刻将双

,

手按倒雅雯右腿上起来。

,

雅雯羞得此时差点摔下来,幸好中年男子及时「帮忙」,大手托住雅雯的「

,

部」把她托了上来。受到「惊吓」的雅雯连忙盖上被子,心想:『终于逃离色

,

狼魔掌了。』可是,她哪里知道,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

雅雯躺在中铺之后,按事先约定的,在被子裏把牛仔短了下来,放在床

,

边很显眼的地方,转头朝裏装着睡着了。我们几个色狼顿时眼睛一亮,脑子裏

,

幻想好多哦!

,

我们几个男人继续聊着。在熄灯前几分钟,除了我们三个色狼,其他人已经

,

上床躺下了,那个小伙子站起来刚想回他的9号下铺睡觉。

,

雅雯按照事先约定,蹬了一下被子,右腿完全暴出来。由于短已,从

,

丝袜美脚、到纤细的小腿、到圆的丝袜大腿、最后到半个部全都出来了(

,

由于事先让雅雯穿的是子,大家还没看到内边缘,这反而增加了几分春色

,

)。看得众色狼目瞪口呆。

,

我则淡定地说:「睡前一下。」说完,站起来,双手抓住左右中铺的栏

,

杆,假装运起来。而雅雯出来的丝袜美腿正好是贴着床边的铁栏杆的,所以

,

我的手自然碰到她的丝袜美。小伙子也反应很快,双手也抓向中铺两侧,学着

,

我运起来。但他的右手没抓栏杆,而抓着雅雯的丝袜美脚!

,

此时那个中年男子也站起来,也想效仿我俩。突然熄灯了,接下来,大家就

,

不用伪装了,雅雯的右腿上有好几双手在来回。字早已被拨在一边,裏

,

面乎乎一大片。

,

大约持续5、6分钟之后,雅雯翻了一下,正巧列车员走过来了。大家连

,

忙住手,雅雯却坐了起来。吓得那两个色狼大气不敢喘,以为雅雯要和列车员汇

,

报这裏有色狼呢。

,

谁知雅雯让那个小伙子把桌上的矿泉水递给她。喝完之后,怨声怨气地说:

,

「快睡觉吧,别聊了,吵人。」说完又睡了,此时自然把被子压紧了,不在让别

,

人佔便宜了。

,

小伙子估计害怕了,一溜烟跑回9号下铺睡觉了。中年男子半躺在床边一直

,

玩手机。

,

又过了半小时,雅雯下来上厕所。她已经「忘记」了这是在火车上,而且,

,

下的短已经了,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借着火车上的夜灯,这一切都被中

,

年男子看到。他急忙走到厕所门口,假装等着也上厕所。

,

雅雯上完厕所,推开门,刚刚走出来,一抬头看到中年男子,假装很惊讶小

,

声「啊!」了一声,急忙双手捂住下麵,说:「对不起,白天太累了,我睡晕了。」

,

中年男子大胆地双手抱住雅雯,向丝袜双,边边说:「别装了,哥哥

,

陪你玩会。」

,

雅雯假装严厉道:「再不放手,我报警了!」

,

中年男子嘻嘻地说道:「你叫吧,别人看到你这样子会怎幺样?不一起把你

,

轮了才怪,员警来了,也只能说你是妇。」

,

雅雯假装胆怯地说:「你想怎幺样?」

,

中年男子说:「到我床上陪我一会就放了你!」雅雯假装害怕地同意了。

,

两人一起来到2号下铺,中年男人急忙把雅雯抱到床上,头朝窗户,盖上被

,

子,自己急忙把外衣外光,钻进被子裏,他并没有和雅雯同侧躺下,而是6

,

9式。躺下就抱起一只丝袜脚啃了起来,不断丝袜小腿大腿。我在旁边一边

,

观察一边好笑,这幺好的机会还不赶快干一。

,

了十来分钟,中年男子将雅雯的丝袜脚心压在自己的鼻子下用力呼吸,一

,

只手在雅雯丝袜档部用力扣,另一只手居然自起来。不到半分钟,空气裏弥漫

,

着子的味道。

,

我心裏暗骂:『年龄大了,体就是不行!半分钟就缴械投降了。』

,

雅雯坐起来小声说道:「好了吧,我回去了。」

,

男人说:「再抱一会。」

,

正在这时,列车员(也是一个美女,嘿嘿)又路过这裏。借着夜灯,看到2

,

号下铺躺着一个男的,坐着一个女的,空气裏还弥漫着子的味道。立刻明白了

,

什幺,上前问道:「怎幺回事?」

,

中年男子此时吓傻了,雅雯随便一说足可以让他蹲监狱。谁知雅雯说道:「

,

这是我男朋友,白天太累了,我刚才帮他按摩一下。」

,

列车员说道:「卧铺不允许两个人睡一张床。」

,

雅雯急忙说:「好。」便下床爬到1号中铺。爬到中铺的过程,借着夜光,

,

列车员清晰地看到雅雯下几乎全,一侧大腿上乎乎、白一片,她哼了

,

一声,不屑地离开了。

,

中年男子,此时长出一口气。躺下睡觉了(事后雅雯和我说,当时他给她发

,

了好多谢的短信。雅雯说以后就当普通朋友处吧,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

之后,雅雯也累了,呼呼地睡了。我倒是神。觉得今天的游戏好刺激,下

,

面硬得不行了,撸了起来。

,

过了大约半小时,那个年轻小伙子又偷偷过来了,只穿一条内,内

,

鼓鼓的,看样这家伙的小弟弟真不小!不知道他想干什幺,我停止手,眯

,

着眼睛看着。

,

他走过来,把大巴一下子掏出来,好长好粗!一只手不停地撸他的大

,

巴,一只手拿起来雅雯下来放在床边的短闻了起来。没撸几下,将大巴对

,

着短狂一气,持续「噗、噗」地了有半分钟!嘿,小伙子体真不错。

,

完之后,把短放回去,一溜烟跑回去了。

,

我此时也再忍不住了。觉得太刺激了。猛撸几下,快达到高潮了。急忙手

,

从床下出雅雯一只高跟鞋,将巴进去一顿猛。此时,那个美女列车员又

,

从这裏走过,走在1号铺时明显停顿了一下,又无奈地走开了!

,

之后,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5点多,大家都起来了。那个小伙子到起的很

,

早,坐在1号铺旁边的折叠椅上了。

,

雅雯昏昏沉沉地起来,在被窝裏穿好短,爬下来準备洗漱了。爬下来的过

,

程中,三个色狼看傻了。牛仔短白一片,右侧大腿的丝袜白一片。男

,

人都知道这是什幺!

,

雅雯下来后,坐在我的铺上也看到了。脸腾一下红了。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

『看弄得我上都是,怎幺见人啊!』

,

我没理她,说:「美女,你的鞋在床下,我帮你穿吧。」说完,在床下掏出

,

来昨晚过的一只高跟鞋,给她穿上。

,

穿上之后,雅雯叫到:「鞋裏面怎幺了?」然后,自己下来一看,脚底

,

乎乎、白乎乎一片。气得不行了。旁边的色狼们都会意地笑了。

,

我则扶了一下眼睛(暗号),雅雯只好继续把它穿上。我继续掏出来另一只

,

高跟鞋,正要给雅雯穿,发现裏面也有一堆乎乎的体。

,

我心想:『奇怪,又是哪个色狼?可以扰我老婆,但必须让我知道啊!』

,

当时也想不了那幺多,一下子给雅雯穿上。可能是因为裏面的多,或者

,

是的时间太晚,一点也没干,穿的时候「咕唧」一声,有几滴还从旁边的

,

缝隙裏冒出来了,飞到脚背的丝袜上。羞得雅雯面红耳赤,急忙说:「我自己来。」

,

穿好之后,雅雯拿着洗漱用品去洗手间。因为鞋裏都是、太,走过小

,

伙子的时候,脚底一歪差点摔倒。小伙子急忙双手抱紧雅雯的丝袜大腿说:「姐

,

姐,小心。」雅雯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声谢谢,过去洗漱了。

,

洗漱完回来之后,发现可能是雅雯用毛巾擦拭过的痕迹,丝袜上的痕迹

,

几乎不见了,短上的也不明显。我们几个色狼又和雅雯聊天了。

,

小伙子和中年男子都是回家探亲。我和雅雯事先约定好了,我说是去出差、

,

雅雯说是去旅游。我问雅雯住哪里?雅雯说随便找个宾馆吧。

,

我说:「我也住宾馆订的是套间,公费报销,咱们一起合住好幺?」

,

雅雯装作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

另外两个男人一听又十分惊讶,恨自己怎幺没早说。(哈哈,我就要这个效

,

果。)

,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站了。这时我指着雅雯丝袜脚背的几滴斑说:「美女

,

,你的丝袜好髒啊!」

,

雅雯看了一眼,脸刷一下又红了,嗯了一声。

,

我从背包裏掏出来一双色袜说:「正好哥哥这裏有一双,赶快换上吧。」

,

雅雯答应了一声,刚想去洗手间换,我拉住她说:「就在这裏吧,省事,反

,

正有盖者被子我们也看不见什幺。」

,

雅雯只好不愿地又坐回我的床铺,盖上被子,先把短了,又把丝袜

,

下来。刚刚下来丝袜,我一把拿过来,指着丝袜脚底地大片说:「怎幺弄

,

的?真髒啊」。

,

雅雯此时羞死了。红着脸坐在那裏,就等着我把新丝袜给她拿来。我说完,

,

还将就丝袜拿在鼻尖闻了一下,又放在旁边窗户前的小桌子中间。

,

四周的男人都盯着雅雯下来沾的色丝袜看了半天。有人假装拿桌

,

上的水果,还顺便了几下丝袜。倒是那个小伙子巧,说:「姐姐,我帮你扔

,

了吧。」说完,把旧丝袜一下子揣进自己的兜裏。

,

我慢慢拆开新的丝袜,打开展示了一下。故意说到:「哇!好。」

,

原来是一双浪沙的开档丝袜。雅雯看到脸更红了!说∶「不穿了。」

,

我反驳到:「穿上肯定更了!」

,

雅雯还是不穿,我一把抢过她的短,说:「不穿短也别穿哦。」

,

雅雯一看拗不过我,只好把丝袜拿到被子裏面,慢穿上了。

,

穿完丝袜和短之后,雅雯站在众人中间,故意秀了一圈。大家都讚扬她美

,

丽、。由于牛仔短很短,丝袜开档部分明显地出来一部分。真是诱惑人

,

啊!

,

我说:「刚才在被子裏没穿好,没把丝袜提上来。」便手住雅雯大腿中

,

间的丝袜,往上提了一下。

,

雅雯赶紧挡住我的手,说:「我自己来。」提了几下,便又坐回床边。

,

火车终于进站了。小伙子和中年男子都说顺路,想帮我把行李拿到宾馆。我

,

心想:『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没反对。

,

出了火车站,我们四人就打了一辆计程车。我坐前面,他们坐后面,雅雯坐

,

在他们俩中间。车刚刚启,就看到雅雯两双丝袜美腿上多了两只手。此时,雅

,

雯故意泼起来,在后排和他们打骂俏,弄得我这个正牌老公像是在偷。

,

中年男子已经公开「欺负」过雅雯,无所顾忌了,手一直放在雅雯大腿根部

,

,时不时从短边缘进去一下,弄得雅雯靠在他上,嗲嗲地撒起娇来,他顺

,

手抱着雅雯不顾一切地亲起来。

,

小伙子也受到鼓舞,抓起一条雅雯的丝袜大腿,掰过来放到自己腿上一个劲

,

地。雅雯娇娇地说道:「以为我是练杂技的呢?」

,

小伙子不但没收敛,反而把雅雯得高跟鞋掉,弯下腰不断亲丝袜脚趾。

,

我倒是在前排很镇定,不过弄得司机莫名其妙,一个劲看反光镜。

,

十来分钟后,到了早已预定的宾馆。我付钱后,下车取行李。回头一看,雅

,

雯急忙整理自己的上衣,小伙子急忙找雅雯的高跟鞋,给她穿鞋,中年男子急忙

,

整理自己的子和拉链。哈哈,搞笑死了。

,

回过头来,我和司机换了手机号码。说今天晚上7点半有,能準时来

,

接我一下幺?他爽快地答应了。

,

四人进入房间,我说累了,先休息一会,就哄他们走。他们很不愿,但雅

,

雯说:「确实很累了。要不晚上8点一起吃饭吧。」他俩只好怏怏地离开。

,

自从上次回老家,我真正知道雅雯的内心有多幺风,我的每一种妻幻想

,

她都能很自然地帮我实现。以后做时候经常和她提起火车上那些被淩辱的豔事

,

,问她觉得刺激幺,喜欢这种游戏幺?她总是说我好坏,然后默不作声。

,

但有一次,估计是她了,道:「老公,下次,啥时候还玩啊。」哈

,

哈,蕩本终于出来了。

,

我当时问她:「想被谁?」

,

她钻进被窝半天,然后回过头对我说:「我说出来,你就让幺?」

,

我说:「肯定让。」

,

她一把抱住我,下麵哗一下流了好多体。接下来就是一顿狂风暴雨。

,

事后我多次追问她,当时想到哪个帅哥?她总是不回答。

,

不过,我也猜到一、二。雅雯说她的第一次给了我,但第一次没流血。而且

,

,慢慢接触她的一些同学,知道她之前肯定谈过不止一个。其中一个是高富帅,

,

不过,后来人家没看上雅雯。有时候,碰巧看到她的QQ聊天,还在和那个帅哥

,

暧昧,觉肯定不正常。她却总说我小心眼,说:「人家那幺有钱有势,留一个

,

人脉。以后万一办什幺事,还需要人家呢。」

,

之前探亲在火车上认识的那几个色狼,回来之后就不联繫了(当时都用临时

,

手机号)。怕打扰到日常生。毕竟我的工作还很体面,万一传出去多不好。

,

但看到雅雯也那幺迫切被「扰」,而且我的妻也慢慢强烈,平时我俩

,

做越来越没兴趣。我急迫地需要新的计画了。

,

但边的同事、同学、朋友圈子肯定不行。又不能总去外地,即使去,计画

,

也未必顺利实施。怎幺办呢?

,

说来凑巧,我家住在7楼5号,是塔楼,一层8户,7楼有所有的电錶都集

,

中在5号门口,电錶箱和对面的墙壁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小过道,通过小过道就

,

是我们家大门。为了节省空间,我家把鞋架放在门外面,就是上面说的小过道裏

,

。平时偶尔有人来看电錶。

,

一个週末,我和雅雯逛街回家。可能是太累了,她运鞋时连同色短丝

,

袜一起了下来,往鞋架一扔,光着脚就进屋躺在沙发上休息了。

,

我找出一套米色睡衣(有衣服和子)、字和黑色袜扔给她,让她换

,

上(丝袜可是我们俩的必修课)。雅雯,不愿意换,可是拗不过我,慢地换

,

上了。

,

换完之后,我觉得米色睡和出来的黑丝美脚颜色不搭,就让她把睡

,

了。再一看,我眼前一亮,顿时所有的疲倦都消失了。

,

睡衣下摆很宽大,但将将盖住耻骨,稍一走毛就若隐若现。下黑色

,

袜美腿完全暴,死了!二话不说,扑到沙发上就乱雅雯的丝袜美腿。雅

,

雯「呀呀」地哼着,勾引着我,估计因为好久没做,也发了。

,

这是门口有响声,估计是有人看电錶。我连忙停下来,悄悄走到门口,透过

,

猫眼往外看。来的人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文诌诌的,不认识,可能是新来的

,

租客。

,

看了一会,正要走。突然他看到旁边鞋架上,雅雯的粉色运鞋和鞋裏的

,

色短丝袜。他朝四周扫了一圈,确认安全,拿起一只短丝袜起来(哈,又是

,

一个丝袜控)。然后赶快从拉链裏掏出来小弟弟,用短丝袜套上去,撸了起来。

,

没多一会,小弟弟又粗又大,变成大巴。我急忙叫雅雯来看,雅雯一看那

,

幺大的巴,差点叫出声来(估计是兴奋的吧)。

,

我小声问:「想要不,货?」她用力点点头。

,

我在她耳边耳语几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撒娇地哼了一声回到沙发上了,

,

之前的困意一扫而光。

,

我再一看,那个眼睛男要达到高潮了,撸巴频率明显加快,巴又大了一

,

号。为了把他的「华」留给我老婆。我急忙弄出响声,然后慢慢开门。

,

开门一看,这小子倒是作很快,装作看电錶,大巴已经塞回去了,但拉

,

链来得及没拉,上面鼓鼓的。刚才那个短丝袜不知道哪去了,运鞋裏没有

,

,估计已经揣兜了。

,

我便装作打招呼,说:「你好,看电錶?」

,

他说:「嗯。」

,

我问:「几号的?没见过啊。」

,

他说:「1号。」

,

我假装亲切地说:「哦,以后是邻居了,多关照。」说完将那双粉色运鞋

,

拿回来,再把一双雅雯的黑色高跟鞋放到鞋架上,右脚的高跟鞋裏有雅雯昨天

,

下来的一双色袜。然后关上了门。

,

眼镜男看到色袜,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关门他就抽出来那双色袜,

,

先是拿一只丝袜脚底放在鼻子下麵闻了半天,另一手掏出大巴,用另一只丝袜

,

脚底包裹着巴,用力撸了起来。

,

透过猫眼,看得我兴趣盎然。我老婆的丝袜就能让陌生男人尽人亡啊!

,

正撸着,门又慢慢打开了。出来的是已经发的货—雅雯。眼镜男反应倒

,

快,又一下子把大巴塞回去了。只是拉链还没拉,色袜没来得及放回去,

,

飘落在地上。

,

雅雯装作不知,回头对我说:「老公,你怎幺弄的,我的袜子都掉在地上了

,

。」说完,弯腰拣起来带着陌生男人巴温度的丝袜。

,

当雅雯抬头看到眼镜男时,眼睛男看傻了:对面的美女,上只穿一件睡衣

,

,下摆到大腿根,下只有黑色袜,相信谁也抵抗不住。

,

这时,雅雯打破尴尬:「哦,你是新邻居吧,进来坐回呗。」然后,领着眼

,

睛男进入房间。

,

看到我坐在沙发上,他好像不止所措。我连忙起来,把他让在沙发上。然后

,

雅雯坐在中间,我俩一左一右,坐下聊天。

,

原来这个眼睛男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后考的公务员(这就好,以后

,

发生什幺也不怕他洩出去,他的工作比我体面。而且,公务员每年都体检,不

,

担心健康问题)。暂时在这裏租一个月,过段时间就能分到宿舍了。

,

聊着聊着,眼睛男看到茶几上雅雯的写真相册,便说想看看。我大方地递给

,

他(这时我刚刚準备好的,裏面都是雅雯尺度非常大的丝袜美腿写真)。

,

刚看了前几页,发现眼睛男只流口水。裏面的写真确实太了。有的是泳

,

装配色丝袜,有的是三点式加开档袜。看得他下麵鼓起老高。刚才拉链没系

,

,我都怕大巴一下子弹出来,哈哈……

,

看了一会,眼镜男说:「哥,嫂子真好看,有电子版,我能拷贝走幺?」

,

我说,没问题。

,

正说着,雅雯走道客厅,突然说:「咦,我的短丝袜怎幺少一只?昨天的

,

袜怎幺袜尖糊糊的?」

,

我心裏明知,却装作不知。眼镜男脸一下子红了,低头不语。

,

我说:「听说经常有男人偷丝袜。」

,

雅雯说:「偷丝袜能干什幺啊?」

,

我说:「变态呗。」

,

雅雯哼了一声,把刚才那只袜扔到洗手间的洗衣机上。

,

我接着说:「要是帅哥还好,就怕是那些又丑又老的男人。」说完,看着眼

,

镜男,他连忙点点头。哈,看到他囧的样子,真好笑。

,

这时雅雯又坐在我们中间指着眼镜男,假装严肃地说:「这不就是帅哥幺。

,

是不是你偷的?」

,

眼镜男连忙说:「没、没!」

,

我说:「刚才不是说了,帅哥可以偷。」

,

雅雯撒娇地捶打着我说:「老公真坏!」

,

接着一看时间不早了,我提议让他在家吃晚饭。他也没推辞。留下他一个人

,

在客厅欣赏雅雯的豔照。我则和雅雯来到卧室。

,

关上卧室的门,我小声问:「想要他的大巴?」

,

雅雯红着脸说:「想。」

,

我说:「你有本事勾引到?」

,

她自信抬起头,看着我说:「那是当然!」

,

我笑了一下,把雅雯按在床上,给她戴上眼,双手绑在床头,把睡衣下

,

摆往上掀了起来,了两把丝袜美腿,然后打开卧室门,意地走了出去。

,

我对眼镜男说:「我到楼下买两个菜,你稍等。」说完就出门了。

,

此时,卧室门开着,坐在沙发上稍稍斜脸就能看到卧室的春色:粉红的床单

,

上,一个丝袜美女半地躺在床上,手被绑在床头,眼睛还戴着眼。(卧室角

,

落的笔记本电脑开着,萤幕已关闭,电脑裏面的QQ体和我手机的QQ已建立

,

起视频连接,裏面的一举一都看得到。)

,

雅雯此时以为我们关门了,故意不断小声地叫着:「老公快来,我想要。」

,

眼镜男早已忍不住,一下子沖过来,把黑色袜拉到部以下出逼。将

,

雅雯双腿扛在肩上。拿出又长又粗的大巴,一下子顶了进去。

,

雅雯大叫一声,说:「老公你今天怎幺这幺猛,舒服死了。」

,

眼镜男并不搭话,连续抽。也许是太刺激了。1、2分钟,他就了。

,

雅雯还在不停地叫床,说:「还想要。」

,

眼镜男没有马上离开,一只手拿起雅雯的黑丝左脚,亲起来,咬得津津有

,

味。另一只手中指,在雅雯小嫩逼裏连续抽,又弯又扣。(事后,雅雯说刺激

,

死了。)

,

又过了5、6分钟,眼镜男担心我回来,又来到客厅。

,

我随后带着饭菜进屋了。和眼镜男打过招呼,放下饭菜,我急忙沖进卧室,

,

关上门,摘掉雅雯的眼,问:「舒服幺?」

,

雅雯深深地我一下,说:「老公,你真好。我你!刚才又舒服,又刺激。」

,

然后,我走出卧室,看到眼镜男很忐忑的样子,笑着说:「小老弟,以后常

,

来玩,多多关照。」

,

他急忙点点头。然后,把手机给我让我给他拷贝一些雅雯写真照。我很大方

,

地连接资料线,给他考了几张。拷的时候,发现他手机裏很多的黄色图片。哈哈

,

,果然是闷小色狼。

,

一会,我手机「突然」接到电话。告诉眼镜男公司有事,我出去一下,把盒

,

饭给他一份,便让他先回家了。

,

临走时,眼镜男说:「嫂子真漂亮,你们夫妻真好,以后常一起吃饭。」

,

我沖他一笑:「常来常来!」

,

关上门,我又扑倒卧室,光衣服。借着陌生男人的,大巴一下

,

此到雅雯的子,雅雯大叫一声,说:「轻点,大色狼。」随后我忍不住猛

,

了一顿,了很多。

,

弄完,我抱着雅雯抱了很久。她也依偎在我怀裏不。

,

过了一会,我问她:「觉得我坏幺?」

,

她反问:「老公你觉得我蕩幺?」

,

我说:「就在床上和做这种游戏时,我最坏,你最蕩。没有害羞,没有廉

,

耻。就为了享受人生,好幺?」她用力点点头。

,

我继续说:「好老婆,你最理解我。我死你了。」说完一只手紧紧搂住他

,

,另一只手放在她丝袜大腿上不断。

,

「老婆,以后一定穿丝袜,还有方面都听我的。其他的我都听你的,给你

,

做牛做马。好不?」

,

雅雯此时若有所思,红着脸说:「那我要自己找帅哥,让不让?」

,

我一口住雅雯的小嘴,然后说:「让!」

,

雅雯浑一阵,抱紧我,说:「不许反悔!不许离婚!」

,

我说:「宝贝,你都来不及呢,怎幺会离婚呢。但要告诉我!」

,

雅雯没说别的,趴到我下麵,把我的大巴含在嘴裏!上次那个邻居小色狼「看电錶」之后,没几天就找了一个丝袜女友,材、

,

模样比雅雯还好。后来在社区遇到他,邀请他来玩,他找各种理由推,而且没

,

几天他分到宿舍,然后再没联繫。

,

正当我和雅雯又进入审美疲劳期的时,我的单位有一个副主任的位置空

,

缺。包括我在内符合报名资格的有四个人,第一轮笔试取前三名,然后第二轮面

,

试再决定谁当选。

,

笔试前一周,我天天看书复习到深夜,弄得雅雯天天抱怨「吃不饱」,说我

,

无趣。笔试结束后,我只考了第三名,希望很渺茫,晚上在家裏垂头丧气。

,

当晚,雅雯没有像前几天一样抱怨,反而做了一桌盛的晚餐。我心不好

,

,吃了几口便回书房玩游戏去了。

,

晚上睡觉时,雅雯上只穿了一双开档色丝袜,含脉脉地抱着我说:「

,

今晚能给我一次幺?」我摇了摇头。

,

她很理解我地在我额头亲了一口,然后依偎在我怀裏问我:「老公,你是不

,

是很想当副主任?」

,

我点点头:「和我同一批工作的,大部分都当上领导了,老婆,你说我是不

,

是很差?」

,

雅雯摇摇头说:「论贡献,论技术,你都超过他们。不就是你不会拍马。

,

现在又搞一张试卷定终。又不是当作家。」

,

说完,雅雯把一条丝腿抬到我上,主拉起我的手放在丝袜,说:「老公

,

,我问你,你是不是特想当?」

,

我疑惑地看着雅雯,点了点头。

,

雅雯看着我的眼睛,问:「下周面试的时候,谁起决定作用?」

,

我说:「是正主任,上次单位组织去爬司马台长城时,你还见过呢。」

,

雅雯说:「你如果特想当,那咱们就送礼送到位。下下血本。」

,

我歎了一口气:「另外两个人肯定已经下血本了。况且主任根本不差钱。送

,

一万两万的东西,没啥用。送再贵的咱也承受不起。」

,

雅雯想了一会,说:「就是上次爬长城那个黄主任,那天他一直走在我后面

,

,好几次看到他盯着我的丝袜看,估计又是一个大色狼。」

,

我点点头,没说话。

,

雅雯眼神坚定着说:「老公,我帮你搞定这件事好幺?」

,

我瞪大眼睛看着雅雯:「你……怎幺搞?」

,

雅雯脸一红:「以前,你让好几个色狼白白占我便宜了。这次,就当再玩一

,

次,还换一个副主任的位置。」

,

我紧紧搂住雅雯:「不,我不想用老婆的体换。」

,

雅雯娇娇地说:「你傻啊!就喜欢让你老婆被白玩?」

,

此时,我巴已暴涨起来,翻把雅雯压在下麵。一巴到底,一番酣畅

,

的云雨。

,

第二天,已经是週四了(下週一就要面试)。下班前,我在主任门口徘徊了

,

许久,可还是走不出那一步。我喜欢别人扰我老婆,可仅仅作为一种增添趣

,

的辅助游戏。拿老婆的体来换官,我还是走不出那一步。

,

刚想离开,主任办公室裏传来声音:「谁在那裏?有事幺?进来说吧。」

,

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入主任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主任,明晚到我家坐坐

,

好幺?我夫人最近学了几道好菜。」

,

主任一听,眼睛一亮:「上次去爬长城,我见过你夫人。很美丽贤慧嘛。这

,

样,明晚我有事,今天吧。简单做几个菜就行。」

,

我心想:『是不是等不急了?』便忙答应领导。

,

下班后,坐主任的车一起来到我家。(事先给雅雯发短信,告诉她时间改了。)

,

来到门口,我刚刚把钥匙进门锁裏,门就开了。雅雯假装不知道领导来我

,

家,开门迎接我。

,

我一看,眼睛差点没掉出来!雅雯上就穿一件透明睡衣,前的黑色

,

看得一清二楚,下摆离膝盖有20釐米。下只有一条黑色袜,内都没穿。

,

丝袜美脚上穿者一双粉色拖鞋,略显俏皮。借着事先开好的桔色灯光,仿佛是

,

女神!

,

主任在旁边也看傻了,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

这时,雅雯急忙双手捂住下麵,说:「对不起,不知道主任今天来。」便匆

,

匆回屋换衣服了。

,

我急忙打圆场:「主任,雅雯以为你明天来,我忘和她说了。」

,

主任笑道:「没事、没事。雅雯还是那幺年轻漂亮啊!不过你们小俩口很

,

有趣!」

,

我附和着主任,然后一起来到客厅坐下。雅雯换了背超短连衣裙出来(

,

就是上次坐计程车那次穿的)。主任的眼神盯在雅雯上一直没离开。

,

一会,开饭了。雅雯紧挨着主任坐下。席间,主任除了盯着雅雯看,没有其

,

他过分作。我总觉得好奇怪,难道雅雯不是主任的菜?那不白费了!

,

吃完饭,和主任一起谈起来运。雅雯说想学游泳,主任借机说看看雅雯腿

,

部肌怎幺样,便了几下丝袜美腿。然后,抓住雅雯的丝袜美脚,抬起来看,

,

说这个脚型蹬水效率高。雅雯面带微笑地说:「主任博学多才啊!」

,

主任放下雅雯美脚,又问穿多大号的鞋。雅雯说37号。

,

然后,主任说家裏有事就要回去。我疑惑地看着雅雯,心想:『难道计画失

,

败了?』雅雯倒是很大方地拉着主任的手,送到楼梯口。

,

送走主任,我把雅雯抱到床上。问她觉怎幺样?她说觉好极了,好像自

,

己就像007裏执行特殊任务的女特工。

,

我问道:「那主任怎幺没啥反应?」

,

雅雯说:「是你不懂吧,好戏肯定在后面。」

,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很奇怪,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便收拾一下就睡

,

觉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希腊总理】《我爱淫妻雅雯》【SE色】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