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月神赋】《温暖 》第24-25

《温暖

【《温暖》第24-25章】 作者:可乐瓶子2021/10/8发表于:禁忌书屋字数:10067 第24章 红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古人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所以才有那么多人铤而走险寻求刺激。 我和婷婷在床上也很和谐,或者说我很迷恋她,迷恋婷婷那种带点婴儿肥的,但大部分的时候婷婷都是纯纯的,是天使然,她有但不色,那种觉也让我沉醉,但她偶尔的放纵让我罢不能。 我没想过婷婷还能惯着我胡来,但望早就冲昏了大脑,激发了我的劣根,压在下的婷婷和幻想中的静互相切换,给了我不同的刺激,而从婷婷紧抓住我的手也能觉到,她也逐渐兴奋,婷婷是娇小的,可以任我住她还能进去,虽然深度有些打折扣,但这样有一种征服的兴奋,婷婷下边本来就很紧,因为我住她,把她束缚祝了,她不停的扭让接触的地方摩擦更加激烈,能觉到她的膝盖顶着我的,我每一次入她都逃无可逃。当我挺起上的时候,真的有一种骑马的觉,我慢慢的调整角度开始加快律,整个床已经开始随着我“吱呀!吱呀!……”婷婷听到了,明显有点惊恐,连忙推我,我知道她在担心被静听到,开始我也有点担心,但没有超过1秒,马上转换成了兴奋,反而加快了速度,而婷婷也只象征的抵抗了一下,拉过了枕巾塞到了嘴里,眼睛里浮现了一种迷离的惊恐……不过几十下,觉自己直接到了极限,一下子到底,觉用尽全的力气把那个地方撑大,也许有3秒,也许有两秒,我用力挺着,慢慢的两眼开始发黑,全力气都没了,忍不住了……每喷一下,都不自主的一下,似乎是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挤出去……“啊~~~”婷婷嘴里的枕巾已经不知道跑那儿去了,当我开始喷的时候,她也开始不受控制,并没有同时高潮,她似乎稍微来的晚一点,当我力趴在她上的时候她还在悸。 当我开始迷糊想睡觉的时候,婷婷把我从她上推了下来,自顾自的大口的喘着气。我手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婷婷的后背贴了过来,又反手把我半硬的巴拨到的位置,也紧贴了过来……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半夜,有些尿急,捡起地上的衩才出门,然而发现厕所里灯是亮着的,一拉门,门没。听到里面有声音咳嗽了一下…… 一阵悉悉索索,门开了,静走了出来,我有些尴尬,毕竟只穿了一个三角衩,赶紧钻进厕所。憋得太久,释放的时候额外舒服,甚至于引起我的无限遐想、品咂……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她的味道……等我回味过啦的时候,味道已经没有了,我才恋恋不舍的出来。路过静的门口的时候看到门下有微微的光透出来,她还没睡么?我悄悄的靠近门,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敢停留太久,悄悄的踮起脚回到自己的房间,觉自己像是做贼一样,心蹦蹦跳。婷婷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也没,我钻进被窝,她整个人是潮热的,我扶着小靠过去,半硬的巴靠在她的里,而刚碰到她,她就习惯的调整了大腿的位置,轻轻的住我,拉过被把我们两个盖上,手从婷婷的睡衣下边钻进去,轻握着那个果冻似的子,食指和中指,若有若无的住她的小头……我手一覆上去,头就慢慢的变硬了……婷婷的头很小,起的时候像颗玉米粒,婷婷往我怀里拱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姿势就不了,双腿绞了一下,我巴也挺了一下,更靠近她的大腿根,下边被紧紧的住,上边盖上来的是火热而…… 醒来的时候,婷婷已经去上班了,翻仰面躺着,翻的时候觉到了下边小兄弟很有神,很喜欢这种醒来的时候,硬硬的觉,虽然只是晨,大脑有点放空,全有一种力的疲乏。 忽然听到外边有声音,有人来回走,我看了下屋子里的东西,婷婷的包不在,那……只能是静了。突然有点小兴奋,到不是为了什么,也许仅仅是因为有机会独处吧…… 带着兴奋,穿戴整齐,至少换了三套衣服,最后选定了一个运短,配了个T恤衫,这样看起来不那么正式,还能很随意。站在门口,心突然开始咚咚的跳,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无耻,但那个男人不是呢?在门口足足站了有2分钟,终于鼓起勇气拉开了门……然而客厅里并没有人,厕所的门虚掩着,应该也没有人,隔壁的房门是关着的,但没有一点声音,台的门关着,一眼看去,也是没人的……看来我是幻听了,哎!我还真是龌龊,有那么一点小失望,我自嘲的笑了笑。“该不会是在屋里吧!”,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似乎是没有声音,但似乎是有声音,我紧贴了一下门,“吱呀!……”门突然开了,我一下子几乎是吓死了,这……这他妈的没法儿解释啊!卧槽!我死定了,当我刚要解释的时候,突然发现屋里没人,本来心已经快要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那一刻仿佛时间停止了,然而正在我庆幸的时候,忽然听到后一个声音“你到我屋里干什么?”紧张到极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声音,吓得我一闪“咣!”我一下子撞到了门上,连疼带紧张,一下子蹲到了地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静开心的大笑。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 “哈哈哈!哈哈!” “你是从那儿蹦出来的?” “我那儿也没去,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我的门口偷听” 我头皮一,心道“她都看到了?” “我没有,我是听听有没有人……” “然后呢?”静抄起手肩膀盯着我。 “我……我……”我他妈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编了 “然后就进去偷东西?你不是第一次了吧?我总觉屋里进过人” “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进去过” “撒谎,进去过” “没有!我从来就没进过!”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承认的,所以我几乎是提高了两个八度。 “搬家的时候你没进过?哈哈哈……” 我一下子被怼得哑口无言,对女人,我智商基本为零。 “哈哈!哈哈哈!”静得意的从我边过去还瞟了我一眼。 心像过山车一样,我甚至觉血压都有点高了,既害怕又庆幸。 然而接下来的事却没有向着我期望的方向发展,静突然不再理我了,自顾自的洗衣服,洗衣机在洗,盆里也在洗,我尴尬的围着她绕了两圈,想要说点什么,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静也瞟了我几眼,也没有说话。去厕所尿了泼尿,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静在台的背影,她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因为姿势的关系,腰上出了一片白,而后边,一个红色的蕾丝也了出来,白色的底,趁着猩红的颜色,耀眼而美丽,我故意走的很慢,走到了她的侧后方,假装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话,而我的眼睛已经沉迷到了,随着她的作,而开合的腰上…… “哗!”突然静泼了我一水 “干嘛啊?”我迷惑了 “干嘛?你不知道?……回去看你老婆去!” “哦!……呃!”好吧,被发现了,突然没有理由呆下去了。只好回了自己的屋子,但眼前那一抹红色总是挥之不去。突然想起她没有生气,那么……是不是可以继续看呢?又想起在医院的时候抱她的觉……或许……可以…… 于是又出来,刚一出来,就被静叫了过去,原来她已经洗完了,要我帮她换水,我自然是颠批掉的,但眼睛总是离不开她,或者是腰上,或许是前,看那两团在眼前晃啊晃的,心里的,我明目张胆的看,但静只是瞪了我几眼,但我知道她没有生气,似乎还有点脸红。 我胆子越来越大,偶尔转,故意碰她的,我已经硬了半天,她一定觉到了,她再和我擦而过的时候都离我远远的,但这样更让我心理长……终于洗完了衣服,静瘫坐在沙发上,前一个夸张的弧度,我有点迷惑了,觉自己呼吸有点急了,慢慢的蹭过去,坐在了她边,当我又一次悄悄的靠近她的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咯咯的笑着跑了。“老秦,你想干嘛?” “我……没想干嘛” “离我远点!” “好” 静绕过茶几,看起来要回卧室, 我突然鼓起勇气“等一下!”, “干嘛”, “嗯……”, “说不说?真墨迹!”说罢就要走 “我想抱你一下……”我觉得我用上了全部的勇气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为什么?” “呃?”我没想过为什么,也没想过她会问,所以一下子懵住了。 “切……”她鄙夷的转走了,而我也冷静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再想什么,也觉得有点脸红,竟然在家里和媳妇的同学这样……再也没办法说什么,只是心理暗骂自己龌龊,觉得自己很渣,我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我转脑筋,拼命的给自己找些理由,但那些理由自己都没办法相信,哪怕搪塞都做不到。 静不再说话,看出来心也是有点低落,来来回回忙碌着。手投足中,腰间那抹白色还是很耀眼,但我却完全没有冲了。我默默的帮她换水,倒水,帮她把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她晾晒的时候,帮着拽下…… 我装作不在意的偷瞄她,她装着没发现,但都没有再吭声。 在屋顶的晾衣绳上,帮她把最后一个床单挂到绳子上,她突然在床单的另一面说“其实……我也有错,在医院那次,我应该拒绝你的……” “啊,不不不,是我的错,其实也没想怎么样,当时有些不自禁……都是我不好……”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让你道歉……我当时没有拒绝你,是因为当时根本也什么没想,大脑一片空白……你抱着我的时候……我……我什么都没想,没想自己是有男朋友的……” “嗯,我也是” “但……但后来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哪样……我和婷婷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不应该……” “嗯,是,都是我的错” “我不是说你错了……哎呀,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没错了……” “哎呀!不对,不是没错……也不是错……就……就……就是个意外” “……”觉静和我一样,大脑一团,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都不知道说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哎……我也不知道了……”静叹了一口气,光在床单上印上了一个剪影,静无意识的在床单上划拉着,我们就这样在床单的两端沉默着,好像是在不同的世界…… 看着静的影子,觉她离我很近又很远,我对她的觉也是琢磨不定,说不上喜欢,更谈不上,但有一种觉想接近她。 静无意识的在床单上划拉着,我想我能理解她现在的心,因为我也是觉毫无着落,我出手,映着她的手影,一起“如果我们的频率一样是不是就能有应呢?”我心理胡思乱想着,突然她不了,我不知道怎么想的手指迎了上去,点到了一起。她停顿了大概有0……1秒,我们几乎是同时,慢慢的开了手掌按在了一起。觉有点头皮发,就是那种心有犀的觉,甚至于我知道她有和我一样的觉…… 说不好那个觉,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在某个点有了接触,我惊叹于这种体验,似乎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几乎又是同时,我们撤回了手,静弯腰捡起了盆,掀开床单走了过来,她路过我边,没有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光的原因,我看她的脸颊有一点点红…… 第25章 链子 事趋于平淡,我也再次开始早出晚归的上班,每天还是一样匆匆忙忙,早上有的时候能碰上静,一起走,大部分是碰不上,因为上班时间不一样,晚上也还会和静一起下班,我们没有单独商量过,但我早到了,会等她,而她早到了也会等我,然后我们一起回去。 从那天以后我们没有再提过,都只唠些别的东西,有一句没一句的,我们都是刻意的不提起,只是有的时候我看着她的时候,她发现了会有一点慌乱。有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停顿,但我能觉到。而我们虽然看起来平平常常,但即使在家里,也能觉到她看我的时候也很多,有的时候路过的时候甚至于后背能受到她的目光,不是我后背长了眼睛,是那一种觉,被别人看的觉。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有一次我忽然回,我看到她眼里的诧异,我知道那个眼神是不同的。但我们都没有说破,我知道我在后边看她的时候她也知道。 我和婷婷也依然很腻乎,静和峰偶尔也会秀恩,也许是因为慢慢的熟悉了,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觉友之上甚至滋生了亲。有一次我和婷婷提起了这个觉,她听了哈哈大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她和静也有一样的觉,前几天才谈论过。 但,我觉还多了一点点,我比婷婷多了一点点,就是和静的一点点默契,比如眼神,我觉得那是不同的,即使大家一起吹牛侃大山的时候也能觉不同,虽然大家都看着我,婷婷和静都盯着我,但我能觉静的眼睛里有和婷婷不一样的东西。甚至于吃饭的时候,她不经意的一瞥,我都能觉到,我们互相都没有特意的去盯着对方看,但余光里也包含这关注。这种觉很奇妙,明明她并没有看你,但你就是知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没有激,只有平淡。在地铁上我还是会意边的女人,闻她们的味道,每个女人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很甜,有的很腥,有的很蜜,有的很臭,但大部分的味道是说不清的,而在各种化妆品的混合味中分辨出来并不容易,然而一旦能分辨出来,觉很有意思,算是自己的恶趣味吧。 没有再看到木木。她像是消失了一样,很难形容那种觉,不是失落,是一种不确定的觉,我甚至有一点怀疑木木是不是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人?难道是我臆想出来的?而且我自己好像是越来越相信了。我没有任何她来过的证据,我甚至于在好几个地铁站下车,去找那块她坐着痛哭的大石头,然而都没有……我有些抓狂了,我甚至去了她住的小区,然而现实又一次撞击了我,那个楼竟然没有了,你知道那种觉么?甚至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本来应该在那个地方的那个楼没有了,是真的没有了,这个那个区域都用蓝色的彩板围了起来……拆迁了。从墙缝里看围墙里面已经一片狼藉了,觉那个本来就隐隐约约的人影更加不清晰了…… 如果没有再看到木木是理之中略带遗憾,那么我得到的补偿就稍微有点多了,甚至于我觉得那是上天给我的眷顾。 毫无征兆的,再次碰到了彩虹。 那是平常而普通的一天,手术后已经上班了。地铁上大部分人都戴着口,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非典。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但有很大一部分人,已经习惯戴口。我没有戴,因为不习惯那种呼吸困难的觉。 我还是坐在靠门口的位置上,眼睛习惯的盯着车厢里的那根柱子。我已经好久没有靠那个柱子了,因为没有她……。但似乎是养成了习惯,我总是偶尔瞄那个柱子看,总是期着她的出现,然而并没有。 把头收了回来,闭上了眼睛,回想之前的一幕幕,她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呢?她怎么会是静的同事?世界好小啊……为啥碰不到她了……搬家了么……或是……唉……我长叹了口气,不管世界多幺小,任何人的距离还是那么遥远啊。明明在一个城市,本来可以天天碰到的人,也会碰不到…… “扑哧~~~”突然听到一个女声笑了。 我睁开眼睛一下子傻了,她竟然站在我的对面,笑的看着我。 我一下子蹦了起来。 “嘣!”脑袋撞到了栏杆上,我疼得蹲到了地上,地铁上传来哄然大笑。 我觉得魂已经出了,大喜大悲的变化。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不是疼哭的,是撞击后的自然反应。她也和大家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我站起来不停的脑袋,她看着我笑个不停。 等大家都不关注我了,我才尴尬的和她打了个招呼“嗨!” “嗨!哈哈”,她还是忍不住笑,但笑起来很好看…… “下班了?” “嗯!恢复得怎么样?” “完全没事了……没想到你是护士” “呵呵,嗯,也没想到我们有共同认识的人,嘿嘿” “是啊……”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我们似乎是第一次说话,尴尬多于欣喜。 我偶尔看向她,她也偶尔看向我,眼光遇到的时候,只能硬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因为我的智商似乎降到零了,搜肠刮肚也找不出话题来,而她似乎也是一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车停了,她突然说“拜拜”。在我诧异的表中她下了车,等我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的时候,想跟着冲出去,但车门已经关闭了,我只好跟着车走了两步,看着站台渐渐的远去。 我赶紧回到门口。“大西门站”。 我整个人是停止思考了,觉信息量太大了,根本无法接收了,车停了又启,直到最后到了十三号街(终点),被人撵了下去。我懵懵的,这一天味同嚼蜡。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脑袋是她开心的笑。脑袋是她口后边那双美丽的看着我的大眼睛…… 晚上下班,我调整了时间,准确坐上了车,然而……并没有碰上她,我甚至下车延迟了一站,依然是没有。我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安自己“其实你已经得到够多了”。是啊,我已经得到够多了。还不知足么? 下地铁了,看到地铁口有个人影来回踱步。我的思绪一下子回来了。她看到我出来,也没有说话,转慢慢走,我们经常是这样,看到被等的人出现了,就转走,基本不说话,另一个人会慢慢的追上来,或说话,或不说话。我追上了她,侧脸看她,和每天一样,看不出高兴或者不高兴,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就那样一前一后的慢慢走。进小区了她突然低头说“这个周末我过生日”。 “哦!……什么?”我没想过她会主告诉我她过生日。 “没听到就算了” “啊,听到了,听到了,你过生日!” “呵呵,打算送我什么礼物?” “嗯……我和婷婷送你一个大糕吧!” “哦!……好啊!”也许她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但我明显受到了她的那一点停顿。难道……我可以单独送她个礼物么?突然有一点小激。 回到家里婷婷已经做好了饭,当收拾完卫生的时候已经10点多快十一点了,打工一族每天都是这个样子,我们都是外地人,在沈没有根,只能靠自己打拼,早出晚归。基本上每天都是一样的,我已经躺在床上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婷婷才洗完澡,女人就是这样,一涉及到梳妆打扮就会耽搁很长时间,我实在是理解不了,为什么晚上睡觉了还需要涂涂抹抹?等她闭灯钻进被窝的时候,我已经半迷糊了。虽然屋子里有暖气,但还是抵不过北方的寒冷,婷婷基本上是冰的,她一下子钻进我的怀里,我几乎会觉自己被瞬间冰冻,她拉起我的手环在她的腰上,然后又往我怀里挤了挤,我打了个哆嗦,而她腻腻的舒了口气“啊~~~”舒服、慵懒、魅惑~~ 我虽然已经习惯了,还是觉得体某部分被唤醒了,婷婷的小手从我俩间的缝隙进去,把我硬硬的东西掏出来,一边向下按压,一边调整了姿势,用小和大腿住了,她整个是冰凉的,但和我那个部分接触的地方出奇的火热…… 这种被冰冷包裹的火热,让我舒服的不行,忍不住前后,然而婷婷却按住我不让我。婷婷又向后挤了挤,甚至叉开腿调整了一下,也许是姿势的问题,觉被有一种被拉的觉,突然的尖端传来了一丝清凉,原来婷婷用小手握住了头…… “好好玩啊,又热又弹”婷婷嘿嘿的笑着。 “对了老公,静要过生日了,上次我过生日她送了我糕,我们也送她一个吧!” “咝~~~好!”她在这个时候提起静,让我忍不住挺了一下。 “你了!哼!~~~~呀!别!”婷婷一下子就发现了,假装生气了。 而我早就忍不住了,往后撤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角度,一下子顶在了那个嫩嫩的地方,婷婷一下子全绷紧了,等我的入~~~ 我却故意不,吊她的口味,“要不我们送点特别的吧!” “好好好,送什么都行!”婷婷已经等不及了,小往后压过来,我故意弓着子,不让她得逞,但即使这样头也已经陷进去一半了。婷婷整个子都有点微微的僵硬了,觉连那个地方都绷紧了。见我不,小开始慢慢的了。“快来~~~~”婷婷腻腻的说。 因为婷婷是整个蜷缩在我的怀里,我把嘴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要不把我送给她吧!”很明显,觉婷婷的体顿了一下,慢慢的觉得婷婷体开始发了,我也小幅度的开始了,大半个头在她下边的小嘴边进进出出,我知道她快忍不住了,我又说“好不好?” “好!~~老秦~~~我~~……啊!”最后一声啊是尖叫,因为我就在等这一刻,等她忍不住了,等她臆想我和静在一起,等她还没准备好……一下子了进去…… 婷婷也觉得声音太大了,赶紧捂了嘴,然而我不会给他机会,开始继续快速的夯她,毫无技巧,次次见底的干法,每次到底,婷婷都忍不住哼唧,但哪里又能忍得住呢? 每次进去婷婷都哆嗦着,而哆嗦的时候觉里面更更紧,终于一下子深到底以后不敢再,然而也仅坚持了不到一秒就开始喷了,能到那种抵的喷,每一下婷婷都跟着哆嗦…… 整个过程时间不长,觉连5分钟都不到,但出奇的觉很舒服,看婷婷晕红的紧闭双眼的脸颊,知道她也挺足,我想退出来,结果被婷婷拉住了,不让我,还好巴还是半硬着…… 关于床上的事我和婷婷深入的聊过,开始的时候婷婷是抵触的,但后来也接受了,因为我告诉她其实只是最开始调的时候我确实是想到静了,但进去以后的确没有再想过,整个过程包括到最后出来,我完完全全的是和婷婷在做,那种整个过程都在想别人的况是不可能出现的,那个时候根本是无法思考的。所以我们俩不会刻意的去提静,但提起了,也不反对,而有的时候婷婷模仿静的语气和我说话,确实能提高兴致,所以她也乐此不疲…… 而且她还经常故意和我说静的事,说她以前是怎么样的人,说一起洗澡形容她的是什么样的,下边的毛是什么样的……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每次都能撩到我。 关于夜里的声音,我们和静的两口子都是心照不宣,大家都不提,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所以除了偶尔碰到静的时候,婷婷悄悄的掐我以外,基本上都是正常,毕竟我们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是两个家庭。 日子还是忙乎而平凡,我们普通的小人物就是这样,总是期着各种奇遇,但终究是要平凡的生,而那些接受不了现实的人,忍受不了平凡,平凡的生就变成了枯燥,进而铤而走险……我是懦弱的人,那个时候也不懂得那些,贪黑奋斗也仅仅够生而已,但我有一个我的婷婷,可玩可,我觉得喝水都是甜的,从不觉得生艰辛,即便是每天天不亮就爬起来赶地铁,也不觉得怎样。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方式,我不是甘于平凡,我只是不觉得奋斗是辛苦的而已。 和婷婷在一起,她肯足我的龌龊的想法其实我是有一点自责的,但享受着这种刺激就像是吸一样,每次做完了之后我是有那么一点点自责的,但总是之后寻求更多的刺激,其实每个人都一样吧,又有多少人沉迷cool18的bbs4不能自拔呢?我这样给自己寻求解……即便我知道自己不对。 周末越来越近了,然而礼物却还没有着落,她之所以告诉我,无疑是一种信号,曾经想干脆买算了,没有女人会不喜欢,但……难道要在上楼之前扔掉么?想起一个又一个礼物的备选,但马上都被推翻了,所以周五的下午我偷偷班了,漫无目的的在中街逛,然而……商品千千万,哪一个才是合适的呢?从中午十二点一直逛到了下午5点,中街从东走到西,又走到东……心理有一万种纠结,抬头一下子看到了远处的翠华楼“干脆买个项链吧”于是提起勇气走了进去,东瞅瞅西看看,最后徘徊在银饰品柜台,只有这里是我能尝试的,银的项链要不就非常细,要不就小贵,一直拿不准主意,后来终于选了一条,但却有点短,然而售货员一句解释让我马上掏钱付款。看看时间,静差不多该回来了,我赶紧向地铁口赶去,远远的看到有一个模糊的影在地铁口徘徊。 自从她那天说了以后,就没有再提过,也许是因为静觉得告诉我已经“越界”了,我绕到她的后边“嗨!”,“哎呀!吓了我一条”,她似乎在想事。 “你怎么在这里出来了?” “我去给你准备礼物了”因为终于选到了心理认为喜欢的东西,所以有点洋洋得意。 “哦?”静的眼里明显带光。 “呶!”我把口袋里攥得很热的盒子拿出来递到了她的眼前。 “……”出乎我的意料,静并没有手接,突然我明白了为什么了。 “哈哈哈,放心,不是戒指” 她尴尬的一笑手接了过去“谢谢!我可以现在打开看么?” “当然,现在就是你的了” 翠华楼送的绒面的小盒子有点紧,但她稍微用了点力打开了,里面是一条银光闪闪的链子。 “那个……不是铂金的,是银的”我不好一丝的挠了挠头。 “谢谢,谢谢”能看得出她的欣喜。 她把链子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看链子上挂的致的小叶子,和小铃铛配饰,眼角都带着笑。她比划了一下,发现不是项链,她马上就明白了,是手链,小心翼翼的戴到了腕子上,但觉稍微有点长。 “似乎很容掉噎”静抬起腕子来回晃。 “嗯……不是手链……是脚……脚链……” 静听了吃惊的看着我,我俩同时想到了那个晚上……静的脸一下子红了“讨厌啊!” 转快步走了。 完了,似乎生气了。我赶紧追了上去。 “那个……不喜欢么?” “不喜欢!!!”静头低得更低了。 “哦!……”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那……那怎么办……” “我……我不太会选礼物……我……没经验……不……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哎呀,看你的傻样,我喜欢,喜欢着呢,开玩笑都听不出来么?”说完扭向前跑了几步。哦,原来是喜欢的,心突然预约起来。赶紧追了上去。 她脸还是红的,但已经抬起头来了。她还是不看我。 “那……你会戴么?”我小心的问。 “不知道!不告诉你”她飞快的扫了我一眼。 女生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无论怎么样,终于是送了她礼物了,总之我不再纠结了。 进了楼道,楼道里依然是没有灯,她走在前边,我跟在后边,楼道里手不见五指,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地铁口等我的原因,路上都是有路灯的,但楼道里没有灯。我们住在顶楼,有很长的楼梯要爬,还有一层就要到了,在缓步台一下子碰到了她,我以为我撞到她了,刚想说对不起,她突然回抱住了我,因为在楼道里,所以羽绒服都是敞着的,她在羽绒服里面抱住了我。她前的鼓鼓的部分清晰的印在我的口,我到了前两边都跳得厉害,一个是我的,一个是她的。 “谢谢你,谢谢你的礼物” 当我终于明白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刚要手抱上去,她突然跑了,而整个过程可能只有1秒甚至更短吧。已经听到她按门铃了,而我还在体会怀里剩余的温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月神赋】《温暖 》第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