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天之妖瞳】《王府春·卷一 》(27)

《王府春·卷一

第27章 香头会 首发于禁忌书屋 “二少爷,来了” 王二少,点了点头向这此人模狗样的狗友示意问好。 在于约定的地点二少与他的一些管账的的手下都已经聚好了,此时的天上的月眉儿也以高挂在天上,此时的天上万里无云,在月儿洁白的光照下,好像什么都格外明亮。不管远的近的都看的一清二楚。尤其不远处的送子娘娘庙,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的庄严。与过一会儿,要举办的“香头会”有显得那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天的月色不错,上年的不行,大伙都要打火把” “不错,上上年也是好,娘的,刚要尽兴,就下雨了” “别说了快到时间了” 二少看着旁边的人说话,听着觉也是一阵希奇。二少说白明也不是为了猎艳,他只是图个好奇。对于他这样的公子哥来说,尤其是不差钱的公子哥,要的更多的是猎奇。 只听“磅”的一声一声锣响,好像是进军的号角,一大群绿绿,莺莺燕燕的打扮的像儿一样的女人儿,从送子娘娘庙里跑出来,呼啦呼啦的如泉水一船源源不绝。 美色当前,这些手下也不问什么二少爷不二少爷了,狼吼一声像那美丽的“水流”奔去。 二少看的也是一惊的在洁白的月光下,二少看到了一个小小不到百十平方的小小的送子庙,跑出来的女人看这气势不下于千人。 二少回再一看,自己四周一个人也没有,由于二少站的地方于较高,看的也很清楚,这群男追群女的场面颇有些群狼狩群羊的意味,也对人也是生物,狩猎也是天生的本能,只是文明,更含蓄些摆了。 二少来的兴趣,也学着儿狼吼一声撒开欢的追了上去,其中不乏不追上的,一男一女手拉着手儿,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去了,不一会就有轻微的欢愉声传来。 我擦这树林还有这妙处。 二少再一看,玉米地也行。随后二少又笑了笑,自己不是在堆也有过吗,自己真的是大惊小怪,再说了男女来这做什么,不就是求子吗? 二少又来了兴致,又开始做怪了的吼了一声“噢~~”二少没来由的觉很快乐,很轻松。也许是今天的天色好,也许是今天不用压抑的自己作为人的兽吧! “我来了~~~”一边吼一边跑一下子跑到了那群女的中间。二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自己只是单纯的老鹰抓小,跑着玩,玩累,跑累了就走。现在可到好,一不小心超前了。 二少收减缓了速度,要侧而出,说白了疯够了,二少要回去了。“啊~~”随着女人的一声羞叫,给二少迎侧撞了个怀。是的太近了,那女人收不住脚,压着二少一同倒在地上。二少见机立马抱着女人一,落到旁边的滩上,不让后面赶来的人不小心踩自已。 现在的二少压在了这个女人的上,柳叶眉儿,那双凤眼。圆的脸脸颊儿,有那么几分的熟悉。 在月光的照耀下如肚皮如玉人儿一般光,是个妙人儿,至少是个少妇儿,只是这妙人儿到底在那里见过,二少有些想不起来了,但可以肯定,这个妙人儿二少认识,就是这么熟悉,该死怎么想不起来了。 “王二少爷,你~~~你怎么会在这儿”看着眼前的熟人儿,这个少妇儿也红了脸,像是做坏事被抓住时的样子,脸羞愧。 二少一听声音猛然就想起来了,是苟婶呀?我说怎么看得这么熟悉。 此时,被压在下的苟婶恨不得找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其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羞人的事被熟人看见了不说,还给抓到了这就有些让人受不了。 王二少一想就随之明白了,苟婶自己的儿子死了,女人家不能没有一个男人。这是合理的,二少不知苟婶也不是没有人给介绍过,只是一听是“二狗”的名声,就挡走了不少人。现在“二狗”走了,苟婶有了王二少给的那些钱,还有二少时不时的派人来周济的一些钱粮,现在自己又种些菜和养些什么的时不时的到集市上去买,日子现在过的也不错。苟婶就想呀,人呀!不愁吃喝了就就想有个盼头,儿子没了,自己成了寡妇。也不能总要二少爷手不是,自己不能在这亲欠着二少爷的,再说家里没个男人不成,儿子原来在,家里还算有个男人,现在儿子没了。找一个人,搭伙过日子的。那天从早市上卖菜,听买菜的一对妯娌说笑说有个地方的求子娘娘比较验,求子,求子, 怎么求子,有了子当然要有子他爹,晚上还有“求子会”还说在这会上看对了眼就可以搭伙过日子。 苟婶子暗暗的记了下来,也没多想,就打扮了一下,来到了求子庙。进了庙再一听旁边的人开玩笑说的话,一听这下是完了。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原来是来找野男人借种的。自己想要出去发现人太多了,自己都挤不。接着就是告诉自己一定要拼命跑出这个羞人的地方,结果好巧不巧得被王二少给撞上了,她当然不好意思解释什么,也不好解释什么。 “二少爷,俺~~~”但是苟婶知道自己必须要解释什么,但是张嘴就不知道怎么说,真是好说不好听。 “我知道”王二少略懂的点了点头。 苟婶脸色绯红“二少爷,你怎么再这” “你说呢?”王二少有些轻挑的声音,同时习惯的挑了挑眉毛,王二少说完做完这些作后,就有些后悔,真是这几天跟这些老爷们在一起,自己的子也跟他们一样了上了,真是要改正。 苟婶言闻一下子害羞了起来,螓首低垂,不知再想什么。 周边传来似有似无的羞人的的声,二少一愣,随记就明白了,这是狼儿扑到羊了,那些个浪老爷们,在路旁边有点遮掩的小土洼中,迫不及的天地为席,开始了最原始的男女的繁衍之道。 我说呢这旁边的树怎么这么多。 二少邪笑了一声,对于现在的气氛来说,是有着那么的暧昧味道。“不要~~”二少的手儿上前握住的美农妇的手儿,只是轻轻的挣扎的一下表示着自己的不,就任由着小色郎儿把那手儿拉到前,“啊~~~”苟婶子娇哼一下,就被二少搂在怀中。 一手搂着一手十分的轻挑的用指儿挑着苟婶下颔,看着那在月光的照耀下三分慌乱、四分羞涩又外带着三分的期的玉颜儿。一副任君采撷样子,太妈诱人了,二少知道果然当天不把趁这个机会把她给办了,不然的话将会是自己一辈子的遗憾。 “啊~~~”这一声比上一声调还要高几分,是的二少二话没说把苟婶拦腰抱了起来。 干就完了,还说什么,搞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天之妖瞳】《王府春·卷一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