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玛尔扎哈】《王府春·卷一 》(29)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禁忌书屋第29章 回家 “啊~~~嗯~~不~~~不~~~~啊~~~呃~~~不~~~啊~~~~~”苟婶儿披散着头发美丽的螓首在儿左右下上的回来点,在那散开掩盖的朱有些无力的娇哼呢喃着,现在的她是是跪撅着的儿,双手向后被二少这个小坏抓住,二少也是半跪着下力的儿连着那寂寞的娇美的小儿,来回急速的和捣弄,小腹在圆的儿上“啪啪”作响,可见是多么的速度和带劲。 “老货、人,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啊”二少大吼着语言未落下体就又来狠狠的一猛棍。“不~~啊~~啊~~~”搞得苟婶这个寂寞太久的的老寡妇酥的直翻白眼儿。觉到自己的心尖就要出来了,只是现在的她只只无力承受着这入骨的爽。 “是不是货啊~是不是啊~~说~~说~~~”二少的怒吼不断儿,一连猛击三下。“俺~~不~~~啊~~~~”这三下的威力可不小可苦了跪伏在地上的苟婶,句完整的话没说完,就爽得螓首后仰,体也后抑,呈如弯月状,那螓首正好落在了二少的左肩膀上,从侧颜观之红如玉的脸颊儿,上面几丝乌黑的青丝留在那因下体儿重击面爽得那细小呆看的青筋突起玉额,在月光的光照下有一种娇艳到极致的秽之美,这次是真要了命了,苟婶儿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被二少干晕在怀里。 因为纯美寡妇的的晕厥下边的儿,也像是开了闸的水儿,津儿涌了出来,水儿太多了浇的二少来不提气防守,也低吼一下,强劲的打到了美寡妇道中,重新洗涤着那娇美的子。 半坐着抱着如玉的美妇,看着中天的月色,听着四周传来的虫鸣儿,别提多惬意,如果要有有一根烟或一杯小酒就更好了。 “嘿~~嘿~~~”看着怀中如兰吐气的迷昏的美寡妇,二少心中不由得产出一种畅快。二少有别一只手儿把几屡青丝从洁白额头上拔开,低头有些怜惜的亲了下去。 “嗯~~二少爷”虽然二少的作很轻,还是惊扰到片于半迷醉状态的美寡妇。 “苟姐姐,醒了,哪 就接着来”二少出了坏笑,挺了挺雄风恢复的下体。 美寡妇觉到磨擦自己下方如怒蛇一样的物件儿,先是一惊又看着眼前这笑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急色和坏坏的有意味。 “不要啊~~”如莺初啼,高潮足后的娇儿无力,又新承。 天一道白云飞过把月儿挡住,好似要替地上的这对狗男女打掩护。 ****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王家前院的小亭中,座着一对玉人姐妹。 “大姐,二哥快回来了吧?” “是的,这几天你都问了好几遍了”“嘿嘿,我想二哥了” “是想你二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吧” 王家的大小姐白了自己的三妹一眼。 “不是,不是”王三小姐刚想说什么,就被另一种声音如莺之声打断了。 “清儿,小秀你们在这儿呢,来来来,我给你们做的莲糕”月下一个袅袅的影从月门出来,那特有的姿缦步而行,体态玲珑,成熟风在洁白的月光下儿宛如飘落到人间的仙子。一旁在后面端着青瓷盘的小丫环,更是衬托出她那子成熟妇人独特的经守岁月打磨过的气质。 “不用了,我不饿,三姨娘,我回房了”王大小姐,有些冷淡回答。 看着月下那有些寂寞影,王小妹没等丫环把盘儿放下,就有些迫不及手抓了一下,狠狠的咬了一口。 “好吃,娘,你是不是惹姐姐生气了,最近怎么觉,大姐对你特别冷淡”。王小妹一边嚼着一边有些呜的对自己的母亲发出疑问。 “嗯~~,这老的、小的都不让人省心,慢点吃,没人和你抢,都是大姑娘了,还这么没有规矩,到了婆家可怎么好。” “娘,我才不要嫁人,我要跟娘、大姐、二哥、二娘、、永远在一起” “没想到小嘴儿挺甜,有了心上人你就知道了” “娘,有了心上人的觉是什么样的” 月姨娘闻言脸上莫名的一红,小冤家,说好的一百天就真要一百天,唉不知道提前几天也没有什么事。又转念想到当这个混小冤家要来的时候,都是小别胜新婚,呸呸、自己在想什么,我是她姨娘,不是妻子,再说是我们是,啊··不能再想了,再想自己是边破鞋都不如了。 “怎么了小妹,我脸上有儿”搭眼看见自己的女儿王小妹双手拿着那糕点在前,乌黑的大眼睛直勾勾,愣愣得看着自己,那眼神让自己很不舒服。 “不是有,是比儿还好看,刚才娘,你在想什么,觉很甜美和幸福,我从来最没见过哦”。 “净胡说,没什么只是,在想以前的一些往事” “嗷~” 看着天上的弯月儿,月姨娘默默的在心里念了一句“千里共婵娟” ***** 今天是最后一天,晚上二少又请了查账的伙计在”悦来酒楼”请大家搓了一顿好的,王二少还特意给每人加了份汤炖枸杞每人一盅。看着都喝光见底的众人,大家会心一笑,昨夜战火打的猛烈,要好好的补一补。 “二少爷,昨天有收获吗?”有个人衬着喝酒的空挡贼嘻嘻问了王二少一下,王二少没有说话,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给布兜,攥的手里往鼻尖这么一靠,哈哈的这么一闻。 “好”从人都明眼的吼了一句,不知是羡慕还是赞美,只是打这一闹这喝酒的场面就又热了几分。 酒空人尽兴,二少脚步有虚晃来到悦来酒楼的后院厢房。手儿轻轻的敲了敲厢门。 “来了~”如莺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开门的妇人正是苟婶儿,脚步有些蹒跚,蛾眉微皱。一脸羞怪的神色看着眼前的小男人,那天昨天香头会太累了就跟住在这悦来酒店里。 “累了吧,俺”刚进厢房坐在太师椅的二少看着苟婶儿眉头一皱。这时美寡妇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是我,我让小二给你准备点姜汤醒酒”。 “嗯”看着低眉顺眼的妇人儿,二少意的点了点头“要不是爷今天我看你不适,刚刚说错的那那一句,就要好好的罚你” 哼,小混,也太霸道了,不就是说个俺字吗,至于这么霸道吗?暗暗的责怪自己昨天太贪欢了,搞的自己下体都破了皮,又红又肿,好像是初夜的那时候,真是老不羞了,跟一个比自己死去儿子的小男人搞到一块,唉,冤孽啊! 其是是苟婶她不如知,她那如莺的娇唤声,老是带个‘俺’就显得太煞风景了。 二少喝了点姜汤,看着美寡妇有些阑珊的将一旁的盆架上的盆儿倒上温水,看样子要服侍自己洗漱。 “你现在子不好,我来吧”二少言语轻浮间带此丝丝的怜惜。 “我,你知道我子不好”苟婶儿白了他一眼。俄尔,又脸色一红“今天晚上,你要~~~” “我知道,你家男人心里清楚,所以才让你留下来陪我,不然你自己一个人回去,我还真的不放心” “哼,不要脸,你才多大,还算你有良心”苟婶羞着脸回了一句。 ***** 月儿高挂,钱府众女刚有完膳。 “钱伯母,你吃什么了觉我们回来这几天,你的气色增了不少,也年轻了许多” 钱夫人脸色一红刚想找个由头回答小话儿,却没想到这小妮子,看了不远处的春姨“春姨,你体还没好,走路一拐一拐的,,你别我来帮你收拾餐”。 春姨闻言讪讪面色一红,尤其不敢看钱夫人。 “我也来帮忙,春姨,你先支休息吧?”钱青青回来的这两天也觉得母亲跟春姨也有些怪怪,出于本能她也没多想什么。只是看这春姨窘迫的样子就也出来解围毕竟 春姨怎么说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钱夫人对此暗叹一声:“好了,小春,你先回去休息吧,几个碗而已,这儿就给她们了” “是,那我退下了”春姨也没有矫,再说留在这不是更尴尬。 田婶儿看着春姨有些颠簸的影,又撇着着钱夫人,又看着小,道了一声冤孽。 ***** 一夜无话,清晨天刚微亮二少睁开了双眼,看着怀的熟睡的美寡妇,他小心翼翼的要起来,不想作有些大。“啊~~二少爷,这么早,你要起来,我来帮你”苟婶打了个哈欠,睡眼迷离的起,丝毫不介意自己前被黄色肚兜包裹住部,反正已经是他的人了,再怎么看也无所谓了。 “你体好些了吧?不用了,我自己来” “嗯~”苟婶儿一愣,接着又是一红。 这美人春睡迟和美人娇羞。可真是诱人啊,如果不是赶着回家,又将是一场大战。不此战只能再延后一些,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我先把房钱给结了,你再好好睡一会,我过些天再去找你” “嗯~”这一声低的可怜,不认真听真听不出来,二少刚想再逗逗苟婶,可惜的是这个美寡妇已经把全给缩到锦被里。 “哈哈哈~”二少畅快一笑,接着苟婶儿听到关门的声音,才从锦被里出那螓首,红着脸长呼了一口气,脸羞恼的神色,这个死人怎么笑的这么大声,这么坏,小混、小色狼,看起来文质彬彬,怎么就这么坏。 过几天就来找我,“呀~”不知羞,不知羞,苟婶儿不知双联想到了什么儿又把皓首埋到的锦被中。 在前台结过了账,又了店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清凉的空气,看着那红通通的朝,二少的脚步一阵的轻快。回家了,脑子里有、母亲、大姐、小妹,还有那等着自己归来的佳人。突然觉有些愧疚,是呀这几天有些乐不思蜀了。 他又想到了钱夫人,春姨,脚步不觉得又加快了几分。 钱府,二少敲开了了敲了门。“来了~”是春姨的声音传来,“呀!二少爷,你怎么回来了”看到眼前的男子,春姨的莺啼之声音有些不可思异和惊讶。 “怎么不欢迎” “不是的,你不是说直接就走的吗?” “我想你了不行” “贫嘴,咦~这是什么”拿着刚刚二少递给自己的东西,春姨发出了质问,再一细看,是一金色的钗子,上面还有一个红蓝宝石显得十分的美“二少爷,这怎么好意思呢?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你都把最宝贵的东西给我了,我送你点东西,又怎么了”二少本来想再调笑一番,一看对面的春姨的脸色一白,顿时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了,刚刚那话有歧义,这不是跟嫖娼一样了吗? 于是又加了一句,“怎么不收你家男人的东西,嘴上说的贵实际上是嫌弃了” 春姨脸色一红知道刚才想岔了,羞言:“胡说什么,不说了,我要打扫院子了,太太可还在生你的气呢?”说完,也不理二少,直接到小院子里,低着关拿的扫把,认真的扫那刚扫过的地。 二少也不再调笑她只是走过她边时又轻轻的说了一句:“我,过几天再回来看你。” “小春,是谁来了”这时还没到客堂门,门里就传来钱夫人那温的声音。 “干娘,是我来了”二少讪笑着进了去。 钱夫人,高坐在堂前,不知在绣着什么,凝眉一看是二少来了看是一喜,直接从坐位上站了起来了,把手里的计往桌子上一放,又接着脸色一摆“哟,我当是谁啊,不是我哪干儿子吗,怎么有东西落下在我这个老太婆这儿了”。 二少急忙上前抱着有些挣扎的美夫人,“什么老太婆,珠圆玉好风华,别闹了老婆”。 “胡说什么呢?什么老婆,我是你干妈,你自重点,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是‘香头会’,找了个一错的相好的吧,恭喜你,明年就会给我添个干孙子。”钱夫人明显是越说越生气了。 二少鬼脑子多才眼一转“你放心明年我会让青青有个弟弟或妹妹或者说是弟妹都有。” 效果很明显这话打到美妇人的七寸了。 “你要死,呸呸~~你说什么”钱夫人顿时羞红着脸,又轻轻的如莺说道:“快放开,有人看见了不好。” “有什么人,你说,这会有什么人。” “哼,你得意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小春趁我不在,就搞的那些事,我看不出来。” 二少先是一愣,又接着在美夫人的耳朵闻着那妇人儿上散发出来如兰儿一船的体香轻言:“谢谢,夫人大度” “哼,我可没同意,你倒是会顺杆往上爬呀!” “这是我给你买的钗子,你消消气” 钱夫人一看是一个金子反造的金钗,上面镶着一颗红色的宝石,明显是十分的珍贵。钱老爷在世时也没有给钱夫人买过这么名贵的东西。 “哼,算你有良心”钱夫人心了“唉!有没有规矩,你怎么乱看人家的东西” 二少赶路有些累了,把金钗送到钱夫人手中,就想到堂椅上做着,正好看好了钱夫人刚刚放到一旁的的绣帕,拿起来一看,这才绣了一半,不过能从这大半绣图看出大体,是要绣两只鸳鸯。 “绣的不错,绣好可心给我吗?” 本来就是要给你的,钱夫人没有答话,只是红着脸把绣帕从二少手里拽过来,掖在袖中,的说了一句:“小春儿是个苦人儿,你可别负了人家和我”美夫人这一句最后两个字细若蚊声,可还是被二少听到了。 ******** 紧追慢追的的终于追上了娘一伙人,在下午快落山的时候到了王府。 娘和则合小儿几女的自觉和二少分开。独自从后门进了王府估计正在收拾东西。 “二哥,你可算来了,我跟大姐都等了你一下午了”最先跑出来的是小妹,接着就是那清丽如兰的大姐,在王府的大门口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小妹乖”二少拍了拍王小妹的头,又上前来“大姐,我~~”二少一时有很多的话想跟大姐说,但又说不出来。 “小弟回来,就好”语气虽然说的轻淡,但眼角还是出轻微的颤抖和激仿佛千言万语就在这一句中,二少上前轻轻的握住了大姐的荑。 王大小姐先是一愣,红着脸但并没有收回玉手儿,姐弟两个人就这么看着二少。 “二娘”小妹的一声呼喊,好还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小石子,一下子把大小姐和二少惊醒了。 “娘~~~”二少一看是王夫人也要出大府来迎自己,于是,放开手儿,丢下一旁有些低垂着粉颜的王大小姐,飞快的的来到了美母跟前,拉着她那苦无骨的玉手儿“想死我了,我回来了” “哼,既然这么想我,就应该早点回来,又不是不让你回来”王夫人白了自家儿子一眼。 “嘿嘿~这不是忙吗?”二少舔着脸而笑。 “忙什么忙,你是王家的二少爷,又不是专门查账的管~~~” 王夫人还没有训完自己的种,却被另一个如莺的声音打扰了“我的二郎大少爷终于舍得回来了。”月姨娘还是那么的风万种,袅袅的从大院里走来,只是玉额发梢稍显凌乱,细看这下有点细汗在上面。 “三妹,你也是的不用这用急,二郎只是第一次出远门回来,时间长了些不用太胆心”。 这些天在,月姨娘刻意的讨好下,王夫人对月姨娘的观变好了,尤其是听到下人们说,月姨娘这些天时不时私下给王二少拜佛祈福,加上王老爷过后,自己就更孤独,要是再没有个说些话的人儿那就真没意思了。 “娘就是偏心”王小妹有些吃味。 “这些天,你这丫头不也时不时的跟大小姐,为二郎祈祷” “不说了,娘就是偏心”王小妹脸色一红。 大小姐王清儿在一旁皱着眉头,不说什么。 “小丫头,你在说谁偏心,跟说说” “娘”王夫人月姨娘同时喊到。 “”大小姐王二少王小妹同时喊道。 原来是太夫人领着侍女从后院的佛堂也出来迎接好些天未归家的孙儿。 “嗯~乖~”自从王老爷走后 太夫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的开心。 “”也许是岁月的洗礼,也许的书香的熏陶,太夫人如观音一般有一种高洁的熟美,脸颊如玉,眉角那几条浅浅的皱痕,加两鬓的几屡白丝,并没有让她显得苍老,反而更添了几分岁月的风韵。 已经食味过成熟女的二少,现在已经算是开窍了,。夫人已经五十多,在一般人眼里这就是一个三十到四十之间的充知美的成熟女,成熟的大胭脂母马,让人一骑的冲。 现在的二少出于男人正常的本能,一下子扑到太夫人跟前,一把抱住这位王家最高贵的美妇人。 如儿童般的撒着娇,头儿埋在那略有垂的两峰圆中,用鼻儿尽的吮吸着那里间因兜布挡住散发出成熟玉体久特有的香儿。 “好了,好了,小田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老住我怀里钻,我这把老骨头,也襟不住你这么折腾”。 “不,,最好了” “好了,田儿,你一会还要给你爹祈福,别腻着了”王夫人的略带责备的声音转来,二少只好有些悻悻然的放开了这个大吃下豆腐的机会。 “好了。二郎回来了,正好开饭了,小妹你说是不是”一旁的月姨娘看自己的大姐兼婆婆些生气了,开始拿二少跟小妹打趣。 “没错,今天知道你要回来,二娘亲手做了些你喜欢你的菜”王大小姐也上前来说道。 一家人进入厅堂,还未开饭前就把给众女的礼物一一奉上,席间笑语不必多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玛尔扎哈】《王府春·卷一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