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同居的日子】《王府春·卷一 》(3-6)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于禁书屋**********************************祝大家节日快乐,由于女主有个月字,你懂的**********************************       第三章 姨娘的人   二少书房中看了一会书,觉到了有些口。多年来的相处让乘巧的丫环田送上茶杯给自家二少爷解。看着眼着清秀的小丫头或者说小女生,二少突然问道:“小,你今年应该跟小妹差不多大了吧?”    “二少爷,我比三小姐了大了一岁。”     “呵呵,哦!都这个年龄了,也快该出嫁了,还过最好十八岁再出嫁,我想让小妹也十八岁出嫁或者再晚几年也成,毕竟现在这民国,对了娘给你找到人家没有”王二少爷脸是轻笑似有意无意的调侃道。    “二少爷你坏死了,我可不想,我···”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羞红了脸,闷着声不说什么,只是红着脸那对凤眸儿里水汪汪的,水汪汪的看着王二少。二少突然发现这眼前有些扭的小丫头居然有几分女人的色。    小在今年十七岁,姓田名,因为自己母亲是二少娘缘故跟自己的母亲一样在王府当帮佣,大家都叫她小,真名字田儿叫的比较少,乡下 人也不讲究这个,府里人都叫她田小的或小儿的最多,就因为是王二少爷,二少娘的原因,从小伺候二少。十五岁的时候给送参汤时正好偷听自家夫人王夫人和自己的娘亲聊天说过等到二少爷成年的时候要二少爷把自己收房,现在二少已经成年,出了王老爷的事,就耽搁下来。说起王家老爷年轻的时候武功很有名是个出了名的刀,结三教九流,风流成,也尤其喜欢跟人家比试武艺,到了老年才有很大的收敛。    二少爷调笑了田儿一会,就要出门散散步,让有看书些疲乏的脑子清醒下来。他无意看到月姨娘,有些鬼崇的瞻前顾后,好像小偷一样,这种景打断的他要上前问安的举,到是月姨娘的表现让二少爷顾时有些疑惑,心中生出了些许跟在后面悄悄尾随的冲,月姨娘今天打扮的也有些妩,略带粉红的旗袍,衬托出独有美妇人的风和的休型。粉红的胭脂扑抹在脸上好像又年青了几分。还有那一又洁白高跟鞋和丝袜衬托出的美腿的和。一个这打扮,一看这风,这是一个绝色的尤物,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这是二少爷对月姨娘的最终却定,内心深处也出现了一丝丝道不明的觉,真的是打心眼里的羡慕自己的老爹。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二少就这着尾随了半天,见月姨娘来到一个酒楼要了一个雅间,二少爷一路上有很多的猜想,最多的就是红杏出墙。不然不会打扮这么好看。二少爷来到月姨娘隔壁的雅间,要了些菜,就这么趴在墙上偷听。    不一会,果然出现一个“吱哑吱哑”开门关门的声音。月姨娘娇的声音传来,虽然小但还是能听得出是什么。    “你约我干什么,现在老爷病着,我们这上频繁的见面会传出去这样对你对我都不好,”娇的嗔声却掩不住的语气中的欣喜。   “我想你了,所以我··”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二少眉头闻言就是眉头一皱。    “再想也不能这时候,你不有我的照片了吗?唉!”明显月姨娘的放气有所缓和。    “照片没有本人好看,我就想再看你一眼,你这几天怎么样,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我就是忍不住···”   “学明哥,我知道我·····” 王二少爷听到这一下子就火大了,月姨娘居然真的偷人,这个叫学明的男人必须死,王二少爷心里狠狠发誓的道。不过又有声音过来了让二少暂压心头的怒火,先听听这对狗男女说的什么。“小月,这些年苦了你了,我没本事,我····”    “我知道的,我这还有些私房钱给你,你先拿去创业去吧?” “谢谢你,我不能要你的钱,小月,我是一个男人,你这样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说什么好,那就收下,就当王家欠你的,还有你怎么把老爷祸害成这个祥子,连高老爷都受你连累。” “呵呵,小月,那死老头子是自己好色能力不行非要找补药,我只是让他体验了一下,没想到他偿到了甜头收不住手了,他···” “他什么他的,你给老头这种下的玩意,你到成好人了,最冤枉是二姐,现在二姐也对我搭不理的了。”     “我知道,呵呵,不就那老不死的在自家夫人那里过夜,然后一病不起的吗?这药又不是你给的,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的事,我们这样平繁的见面,我猜二姐,她好像对我起疑心了。”    “不会吧。”男人的声音明显有些惊慌。    “放心,二姐现在只是有了些疑心,”    “那就好,那就好”   “哼!你就这点胆子”   “我是没关系,只是对你,就不好了,我毕竟是个男人”二少听着男人辩解的声音,心里一阵冷笑,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到是说你不收钱,这到好直接岔开话题,这钱十有八九收下了。      二少现在到是更加恨的牙根,是你们这一对狗男女,把父亲搞成这个样子。二少想罢,也不再去听那对男女之间的调笑了。他很恐怕,自己再听下去要有杀人的冲,既然发现了猎物,就该寻思怎么抓捕了,二少恨恨付过酒钱,现在还不能打惊蛇,毕竟老爹现在这个样子,王家再出这样事,就更加不用见人了。二少不断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克制,二少长吁了一口气,眯着眼思索了一会儿,有了决断。     他下楼拦住了店小二,在他的耳边耳语一番,又偷偷塞了几块银元。小二笑眯眯的收了起来,到后面拿了一个果盘直接到了月姨娘的包房里。 不一会下来了,对着坐在隐蔽角落的二少耳边说了几句,二少点了点头,又给了小二哥几块银元。如意赌坊,镇子上最大的娱乐场所,“二少您来了”看着王家的二少爷来了,门仆立马换上笑脸迎了上去。对于赌博,二少说不上厌恶,也说不上喜欢。这里可以结三教九流,也算是常客。    “二少要玩几把”   “是的,不过我问一下,狗兄在这么”   “在呀!今天运气不错,赢了不秒钱”二少掏出一块大洋,给了那人说道:“烦小哥,帮我请过来”   “二少太见外,我怎么能收您这····”   “无妨,我们都是朋友了,不给我面子吗?”   “那我就厚颜收下了,您等会我这就去找狗爷”那人的脸上的笑意,就更胜了,他知道二少别看文文弱弱是个书生模样,但也是一个练家子,颇有王老爷豪气的作风,出手也极为大方。二少来到了一旁座位上,又找到了几个熟人,说白了也是一些混混,招他们过来,低声说一些话。其中两个混混的腿脚最快,二少给了些钱简单代几句后,掏出几块钱拍到他的手上,都说钱是开果,钱谁不喜欢。然后,笑着向二少刚出来的酒店出发。顷刻就来到酒店,问起了二少结账却没有让退掉的包间“是,那边吗”那混混手指着二姨娘的包间问道。    “不是的是旁边那间,那包间的人还没有走”那两个混混心里的有计较,匆忙来到了二少的包间,二少特意嘱咐过小二哥一会有人来吃,结账没让他撤。于是两个混混大快朵颐了起来,还时不时的竖着耳朵,听听那旁边的包间有没有开门的声音。     没错,二少钱派二人来监视的,二少已经从小二哥那儿知道那包间里的男人大概长什么样子,只要那包间里的人出来,女的不要问,就只要监视男的就行。    二少安排好了一切,天就黑。   “二哥,你回来了,”看着来迎自己的小妹,二少的那种被月姨娘所作所为所伤的心,突然了一下。   “嗯”   “二哥,你不舒服。”   “没有”   “怎么这么晚回来” “有点事,刚处理一下。” “你还有事,不会是会人了吧”    “你这小妮子,倒调侃你哥哥来。”二少亲昵的朝小妹的鼻尖刮了一下。     “怎么了二弟,什么事让你这么晚回来。”     “大姐,”二少先是叫了一声,然后看着眼前清丽的小妇人又解释道:“没事,都处理好了。再说,有了大姐的保符,什么问题都是小问题,是不是小妹。” “对。对”三小姐挽着二哥的胳膊连忙点头。少妇看着对面亲无间的弟弟妹妹,由其是儿一般无忧无虑的小妹,有些语重心长的道:“二弟,父亲现在这个样子,你是家里的男人,这时候你更要注意休息,你也要多劝一下母亲,也要多帮一下母亲,母亲这阵子也憔悴了很多。大姐是个无用的人,只会给家里带来。” “大姐,你又胡说些什么,我们是一家人,现在都民国了,还信这玩儿。” “老辈的话总是没错的。”少妇的脸色依旧暗淡如是的道    “大姐,你就是太········。”二少见些景心里有些恨铁不成钢。但看见自家姐姐眼中落寞的神色,也不敢再表现出什么,就把“太不挣气”了下去,转而口而出“太可了”。这个不伦不类的语调,一下把小妹和大姐逗笑。    二少也没想到有这总结果。错有错招,总算给大姐带来一丝快乐了,唉!心中又回想着大姐刚才说的,对!这个王家要我来当了。第四章 私会    一个隐的小巷里    “狗哥,多谢了”    二少从狗哥的手里接过纸条,由衷的说道。   “小意思,二少你平日里我不薄,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难事风杯酒下去,几句奉承话那小子就不知道北了。让他代写一封书,还不是小意思”狗哥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只是,这,这钱,有些不够。”   二少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继之是一笑“我知道,我都给你备好了”说完从兜里掏出二十个大洋,心里却说看来今天不能给大姐和小妹她们买做丝绸布做衣裳了,也不能去百宝斋寻宝了。狗哥接过钱,又道了一声谢。   “对于,他个人你最近再看紧一些”   “放心,二少”   “对了狗哥,我后天在百香楼的已经定好了包间,到时候你定要来”   “二少客气了,这多不好意思”听到百香楼,狗哥了口水,那中这里顶级的馆。    “这有啥的,一顿饭而已,看不起我”    “那伙计我就却之不恭了”    跟狗哥告别拱手告别,二少眯着眼一路回到了书房,从袖口抽出那张纸放在桌子上,又拿来一张白宣纸压在上面,描了几个字:明天中午村东街小东阁见——学明    看着这几个字,二少眯着眼不知道再想什么,突然长叹一声。好似想到了什么,又想开了什么。~~~~~~~~~~~~~~~~~~~~~~~~~~~~~~~~~~~~~~~~~~~~~~~~~~~~~~~    都说浓妆淡抹总相宜,今天晚光很明亮,什么都好像被照得很洁白白一样,月姨娘此时的心也有些打鼓,昨天下午在街上,有些适意走走看看小摊上有什么好式样的手饰,一个吃着糖葫芦的小男孩递给自己一张纸条,那死鬼这些天不见,倒是很紧慎了。他什么时候买得那处小宅子,当时自己看了那上面的信息也也没有特在意,现在的她临了到见面的时候还是不由得特意打扮了一下,临走时对着镜子是看了又看,看了看天色,实在是不能再拖延了,才恋恋不舍的出门了,乌黑的秀发高盘云鬓的用翠色玉簪着,明得眼角上有些巧的红的脂粉,小朱,还有那同样是翠色的旗袍贴在在玲珑的材,那色的丝袜,粉色的小绣鞋,无不招示着,她是一个风万种的女人。可是当她来到幽会的地点时,一间小四合院,月姨娘下先是看看小心翼翼的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跟着,一敲门,居然门没关,月姨娘进门回把门关上,朝院中的正厅进去,打开房门,有些害羞如玉的脸上娇念叨着:“死鬼,找我~~~~”她不经意的一撇,看着在不远处高坐着用手时不时指敲击着桌面,或者说是很温文尔雅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子,她脑子一下子一片空白说话也有些结巴    “你···怎么··会··在·这里,二少爷·······”现在的月姨娘看到自己于人幽会选定的地点,来的人却不是自己的人,却是自家老爷的儿子,顿时吓坏,脸色苍白的在原地愣住了。像一个没有生气的木头人那样僵在那个地方。    王二少轻笑了一下,停止手上的举,心想女人啊,约会时晚了半个时辰,害得息挺无聊的,心中犹豫决,刚下定心要准备打道回府,她还是来了,这期间自己不断重复着也许是自己想错了,看着从小到大对自己笑语盈盈的,温的月姨娘居然干出这样的事,虽然心里还是,还是不想相信,但看到眼前明知是这个结果。也是十分的愤怒,但又一撇看见月姨娘一副被吓坏的脸色,特像一只无助的小鹌鹑,内心也是一阵不由的痛惜。但又看到打扮成这模样美妇儿,又有泛出一丝道不明的酸涩。“月姨娘,好呀!好呀!王家的三姨太居然连合外人来坑害王家,你对得起王家,又对得起我父亲吗?你说你是怎么想得,王家那里对不住你,你有没有想过小妹。”王二少坐在那里像个判官一样,冷酷无,却又很公正,又眼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妇人,虽然有些心痛也知道,要下狠心了。    在看此时得月姨娘有些苍白的脸和木然的眼神中,一听到二少言语中上来就提到自家老爷,好像被戳到了某个疼点,一下子苍白妩的脸,顿时变得铁青和带有些咬牙切齿或都说有些病态的疯狂或嚣张就像是一个突然暴起的野猫儿,大水遇上岩浆般的剧烈的效果更为准确,一下子把心中的话匣子开:“我对不住王家,我对不住老爷,王家、老爷,月姨娘,三姨太哈~~哈~~~~我告诉你····我的好二少爷,你们王家你们的老爷······哈哈哈······都TM是混帐,老的是混帐,小的也是混帐。是啊!小妹!王小妹~~哈哈~~~说的好~~~说的好~~~哈哈~~”说的王小妹月姨娘眼眸中闪过一丝怜,接着就闪过一丝厌恶。   看着有些疯癫的月姨娘,二少心里一阵的心慌和疼惜,也不禁反问自己是不是自己语气太过了,又想起小时候她拿糖逗自己,还有自己受到老爹责备时,也有她在一旁给自己讲,虽然有些是装的,但是看到明艳的月姨娘,如风婆一般,自己也是一阵的心疼,这觉比自己想像的要疼的太多了,二少想到此再也没有要强壮指高气昂必要了。“月姨娘,你听我说,那个胡学明不是个好东西,他都是骗你的,你上当了,你·····”从这些话中明显看出二少的语气中还是比较关心月姨娘。    二少那天赌坊里出来又留了个心,又找了几个狗友盯着顺便又让打听了下那个叫“学明”的一些况。有钱能使鬼推磨,倒有不少信息。“我知道,胡学明他骗我,他不是好东西,他也是个混账,可他是个男人,一个知道哄女人的男人,也可以说一个正常的男人。”     “月姨娘,你~~~~”二少听这话明显有些无语了,心想这是什么况,我的亲姨娘,咧···都知道,你还往里跳,这是是何道理。也许是看出二少的困惑,也许是自问自答,美妇回答了这个原因,这个理由。    “我是不要脸,我就是,我是人偷汉子,养汉子,可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一个孤独的女人,对我是王家的三姨娘,每天过着锦衣玉食的生,那老不死的也给我名下很多的房产,地产。胡学明正是明白这一点,也正因为这一点,他只会哄着我,求着我,你说是不是我的二少爷~~哈哈~~哈~~”月姨娘说出了她的缘由,王二少闻言也是一下愣了,我艹还有TM这解释,二少顿时有一种脑洞大开的觉。月姨娘看着这王二少的呆愣的模样,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接着又想到眼前这个王家的二少爷,那个老东西的现在躺在床上的阉货得孽种,这些年的不曾向人提及的委屈又接着爆发出来了“你王家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胡学明和我是指腹为婚,就是因为胡学明的爹在比武中,下手偷袭咱们家的王大老爷,不过你们王家的王大老爷倒是慈悲只先是把人打的半死,然后以给些钱,又用雇佣的名义,让我第一天到王家就把我给迷晕了给霸占了。”月姨娘把‘你们王家的王大老爷’咬的特别重。    王二少又是一脸蒙蔽,没到在意月姨娘的语气,心想我老爹威武。居然能干出这样的事,佩服,佩服啊!“啊!不对呀,为什么我老爹会不认识胡学明,怎么又会中他的计的。”二少明显有些疑问。    “中他的计,哼哼,要不是老东西好色,怎么会中他的计,他有什么计?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月姨娘不知是替胡学明解了一下还是把所有男人都骂了一下,又接着道:“你这小东西,知道还挺多啦,那时候胡学明在外游学,我家道中落,在胡家当童养媳。”    王二少听闻月姨娘说的这些,在加上自己托人打听一些传闻就把大概给索出了自家老头青年跟人家比武签了生死状,胡学明的爹下手,老头子还是拼了命把那个人打赢了,并没有把人打死,别人都说是慈悲为怀,不过老头子却另有打,只是看到那家的小儿媳比较漂亮,事后以雇佣名意到王家,没几天老爹就给那家送了个物品,用小棉盒装的,几十两银子,一女人的肚兜和一条带血的白布。那家自然知道那带血的布表示什么,自己的儿媳的清白被人‘霸占’了。被本来就重伤加上被老爹这么一羞辱气不过就一命呜呼?也有气不过的要打官司,之后就不了了之,二少狂想绝对是老爹用钱摆平。“唉!~~~”二少轻叹了一声,也是阵的无语,这是怎么办,本来他也没想好怎么办,这件事关系到王家的名声,今天他来到这里说白了只是给月姨娘一个警告。尽管自己是十分生气,打听的消息中可心看出,胡学明说明了就是从小娇生惯养,在外明曰游学,实际上是鬼混。确切的说已经变成一个无赖了,吃喝嫖赌无一不通。    其实胡学明也没有那么深的心计,只是有一次给王老他送药的时候,发现三姨娘就是自己的抢走那名童养媳。他也是听别人说的印度“十粒金丹”效果不错介绍给了王老爷,才是最真实的事,然后才跟月姨娘勾勾搭搭。    二少把所有的联系起来,此时也是无奈得笑了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此刻神经有些的美妇儿月姨娘的眼中却是反馈成了一种对女人偷一种鄙夷的神色,尤其是在这种形下无限制的扩大了。“我告诉你,二少爷,我受够了,你们鄙视我也罢,骂我也罢,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我不想再回王家面对那个老不死,还有二姐那若有若无的嘴脸,我真的受不了,只要我不死,不要说胡学明,就是没有胡学明还有李学明,张学明,我就要红杏出墙,我就是给你们王家抹黑,我要给王大老爷换上绿顶子,名声什么的,我什么不在乎,我只是一个缺的女人,我只想要我有人有什么错?”二少闻言又是一楞,乖乖看着眼已经破罐子破摔的美妇儿,二少不由的心里估计下,是不是胡学明教的,这都是什么什么,真是不可理喻,不可理喻。自己也是一阵的怒火中烦,这娘们疯了,也不管什么尊卑长辈的,上前去一甩手一巴掌打在了月姨娘那雪颊上,月姨娘玉手捂着微的脸来,也是一下愣了,看着小男人生气平时温温而雅,现在一月铁青的样子,顿时有一丝报复的快意。“怎么生气了,哈哈····孬种··打女人”    “人,我,你···你,姨娘你别闹了······”二少不知说什么好,但一直在心中说冷静,要冷静。    “我胡闹,你刚刚骂我是人,现在你又还知道我是你的姨娘,还有你这个畜生居然敢打我。你信不信你家的老东西都没这样打过我,我现在是被你们逼疯的,我~~~老娘,我现在跟你拼了”说完月姨娘一下子扑到二少的边又是抓又是挠的,二少被美妇独有体香,醺得一阵迷醉,男人的本能一下子就出来,一把美妇甩到床上,压在下。     月姨娘吐气如兰一下子惊醒了。    “畜生,你要干什么,不要我是你姨娘~~~~”看见月姨娘如此惊慌失措,二少一阵的得意,快意,胆子也大了起来顿时就是恶向胆边声。    “呵呵,现在想起你是我姨娘来了,晚了,人····”    “是,我是贼人,老的是这样,小的也是这样,老娘,我又不是没被狗咬过,又不会少块,就当鬼压了”美妇儿的言语轻调,犹不自觉。     “月姨娘,我···”看着月姨娘这种态度,二少躁的心出现了犹豫的状况。    “没胆鬼,起来··压疼了我···有色心没色胆····哼~~~~”鼻音拉的老长,    对于那月姨娘鄙夷的神色,二少一下火了,自己偷还有理了。二少冷笑一声。     “呦~~是吗,人,老子tm让你知道王家小二爷们的利害”    边说边十分轻挑的用手指挑了一下,美妇如玉的下颌,说完就如恶狼一般就厮扯妇人的衣服,对于妇人成熟的体音二少迷醉似的猛吸了一下。    “小王八,你~~~你敢,你~~~我~~~”    “哼~~”二少冷哼了一声,月姨娘还想着要挣扎一下,对于弱无力,高阁闺中的妇人岂是青春健壮的年少的对手,当月姨娘看见二少那半祼上得强壮的腱子时,眼中闪过一丝的迷醉,比那老不死的好看多了。有的时候,女人也有色狼的本质。趁美妇儿迷醉的时候,二少也加紧自己的侵略“步伐”直接把月姨娘变成了一丝不挂,玉体洁白,像一只大白羊,二少本能驱使让他来不及好好欣赏,只有超挺拔的棍咋就,没费多大的力掰开盈的玉腿,看这那私处略有细小护在下方,淡紫色且水的小缝儿,二少迫不及用手扶各扶着岔开的玉腿,腰一弯,着一挺,只听“啪”的一急速的挺进了妇人儿的“玉洞”中,粗大的头一下点击到了子口。    “哦~~~”    正中靶心,下的美妇儿却是眉头一皱,白眼微翻,朱却传来一声带有杂着疼痛和快的娇呼,拉长了很多显的很迷醉,对于长年没有生的月姨娘,下边的‘源’还是以发挥出为‘主人’对于‘访客’原始的热,本能得紧紧吸吮,本能得贴紧,要体会它的温度,发挥出了一个神仙洞的吸、紧、、热的特来欢迎和逗弄二少的棍。玉蛤久违体验到了的,肿胀,热的觉,就像一个在沙漠涩,本能的求着雨水的降淋,当雨水来时,本能吸吮,吸收,的美妇想本能的闭上眼,好好体会一番少年的棍散发出来的刚强,硬挺,可是压在自己上郎就没有趣得很,二少对于这个“玉蛤”给棍和大脑的快,是无比,他好像在一个温中,只有间断的冲锋,才能更舒服,也才能让自己的火发出,他要驯服胯下的这匹胭脂马,要不断用大吊抽打她,在她的上驰骋,让她不断‘哦哦’的嚎叫,证她臣服,让她求饶,这他本能想要的,所心,一上来就是拼命冲刺的冲刺起来,月姨娘这个美妇儿,一下受不了这么快的速度,但大脑是一阵接一阵的舒爽得让她猝不及防,让她本能的手足不听大脑使唤,脑子一阵发,让她不知道在干什么,只能一味本能得一边狂风得扭雪应付少年对自己子的撞击,对那自己不曾有过如潮的快,她自己时乐咬着嘴憋气,让自己清醒一会让快积压一会,当快积压不了时,只能让红娇呼,太猛烈了美妇儿只能翻着眼,似乎是引诱少年郎快点给自己“发”,还说有些说不清的是缓解还是给少年郎助威的意思现在得她只能从挥朱中发出:“不要~~~~太猛了~~~~,我~~~~啊~~~~很久~~~~~~没做了,”“什么~”二少闻言也是一惊,不过并没有放弃扭腰的速度,只是长吸了一口气缓解一下,准备再接再厉,你别说美妇‘源’特有的吸力,力和胯下撞击雪白玉体如大白羊那样特有的、弹刺激着自己的脸门和棍,让二少像本能理想探索,冲锋到美妇儿最深最深的地方。“呵呵,你说你跟那胡学明是怎么回事”    提起胡学明三字,二少有些咬牙切齿,于此挺下体又狠狠用棍冲击了“儿”几下,大头狠狠提,点了美妇儿的子三下,表明了自己对月姨娘和胡学明之间的暧昧得态度,此刻美妇刚缓过上气不接下气状态,现在的子又是一阵舒爽的哆嗦,白眼频频,这可要了老命了,二少这几下也是够下的‘胭脂马’受用的了,还过美妇儿还咬着嘴,细细的喘着气,努力让自己清醒些,发出娇和的解释“再~~啊~~~怎么说~~呀~~~也要~~~等老爷~~~~过~~~嗯~~~以后,男人不能太容易~~~~~~啊~~妈呀~~~嗯~~~嗯~~~~啊~~~~~~~~~~啊~~~~~~~~~嗯~~”月姨娘红着脸长憋了一口气把后面的话全说完了,接着就肆无忌惮的嚎叫起来显得十分享受。    突然她发现上小混的棍一下子胀大了许多,没有多少风月场的她或着说还是良家妇女的她知道是小男人要了,她对此很着急,好像是刚享受大餐的小女孩一样,哀求着“不要停,不要~~~鸣~~~呜~~~~呜~~~”拼命的扭自己的臂部,其中事杂着些许哭腔,可以看出妇人儿对此次‘’或者对二少棍的那些许的恋恋不舍,可这美妇儿的这种作语气本能的这招却让二少觉到更大的刺激,反而加快的步伐,二少没让美妇儿失望,抽了几百下,美妇儿一下子朱一张“啊~~啊~~”,月姨娘高潮了,同样连体二少也觉棍在中‘玉蛤’一道热的水来袭,温顺的冲激着头,他也受不了,虎吼一声,混厚的子在了美妇儿的子。    “啊~~~~~~~~~”娇声低嘶,弱无力妇人儿,只能微抬着美丽的头颅挺一下,发出舒爽的声音。冲刷着“子”带来着另一种的生机,打一个新的烙印,美妇儿此时只舒爽得昏了过去了。这是天国    受后得杏微雨那真得是妇人儿脸色潮红,细汗流出,迷离的眼,从这也显示出她对少年给予的高潮和很是受用,二少也是狠狠的吸了几口气,最后的冲锋,他也是一鼓作气,对他而言对他的体格而言,一次明显是不够了,看着昏昏眠月姨娘,二少笑了一下。对于二少的这个举,月姨娘没有看见,但不妨碍实指作,她突然眼迷离,小嘴儿一声惊呼,也许是太刺激了没发现半的棍还在自己的儿。现在又已经雄风再起了,突然,又一想小混是第一次,美妇儿过些荤段子,知道男人第一次时间都不会太长。第二次就会长很多,说内心中一种无名的足和一丝的幸福。对于第二次她现在是十分的期。    “啊!嗯~~~~”月姨娘不觉间了三分,好像是在鼓励少年一般,她却有些幸福的悄悄的张开自己的又腿,微微挺自己的,迎接着压在上少年再次给予她梦寐以求的“天国”。她知道她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她体会到了·······第五章 与月姨娘激     幔帐春深,云雨过后,美的妇儿王家月姨娘现在不像个怨妇,倒是像个乖巧的跟只家猫儿昏睡在自己的口,微红的脸颊中还流出未干的细汗,真是酣淋漓,那脸上好像反映美妇儿无限的风无限的美,这美透着些懒散神色的躺在二少的怀里。而现在的二少也有些懒散,眯着眼轻轻着怀中无限风的的美儿,心里一阵的舒爽,不过心里的却又有一丝的懊恼。但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后悔的。不过自己真的干的是什么事,毕竟月姨娘是自己老爹的小妾,扒老爹的灰,真让月姨娘给说道了,她是给老爹换帽子,而且是自己帮她给他换的。    “唉!”二少一声苦恼的轻叹。     “嗯”懒散弱娇声从自己怀里的妇人儿的红中传出。月姨娘声音中带着足又或者透出丝丝的三分色,二少闻言看了一下怀中自家的月姨娘,一副足后要醒未醒的慵懒神色,这妇人儿赤着儿。    “哼”美妇儿又一声暗含着被二少那声苦叹打扰不和娇嗔,还过你别说此时的月姨娘的神态有着云雨过后那足的神色,眼睛微开如玉的脸颊有透着红,二少一下被美妇人这么独有的风‘美人醉春景’,看的眼直。二少轻喝了一下,鲁莽的把月姨娘给压在下,是的,这个美人儿无意中又成功挑起了自己的。    弯腰一挺,“嗯~~”大棍在妇人的睡眼离迷中又进入了。这时的二少爷看着已经醒来美妇儿,他没说什么只是慢慢挺自己的‘小兄弟’细细的品味妇人儿中的滋味,对于二少的温行径,月姨娘虽是无语,但从她扭自己臂部也可以说从举指上看她也是很受用的。   “嗯~~~~啊~~~~~嗯~~~~~~嗯~嗯~~~”床上的这对背伦的狗男女只有着最原始的流,月姨娘也只是娇的轻哼。表达着对上男人的赞扬。”不要~~痛~~啊~~轻点~~~嗯~~~”这时的二少又手向着妇人的双发出了攻击,可他不亲足,又埋下头用嘴亲自觉那房的和,好像要把给吸出来。   二少听着妇人儿娇告饶的声音,一想到下被自己玩弄仙死的妇人儿,首先她是个美人,有名的美人,最重要是自己父亲的小妾,自己的长辈,一种奇特的征服,自豪。不由得‘冲杀’又凌厉了十分,同时自己的‘小弟兄’月涨大了不少,一快顿冲到脑门。    “月姨娘~王家~三夫人~我的~~好~~三妈妈~~~”正在少年胯下扭到臂的月姨娘听到小男人的舒爽的呢喃,一下子也是有一种逆伦的快和快。哼,那老东西,该你当王八,被自己的儿子当王八。    “嗯~~~好~~~二郎~~~三妈妈~~~好~~嗯~~~舒服~~~~干~~~死~~~我~~~~嗯~~~不要~~~上~~~挑~~~啊~~~嗯~~~~不~~嗯~嗯~~啊~啊~~~呃~~~啊~~~饶了~~~奴~~~~~~”    最后月姨娘的娇成功挑逗了二少爷的的,让二少爷一时舒爽觉自己的头更大了,也更加死命的挺自己的棍,在美妇儿的‘玉蛤’疯狂输出。让美妇儿‘目不暇接’快是一浪又一浪,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或者是一组词,只剩下短路似的。对此,况二少很是足。   “人,知道··你家爷··我的···厉害了吧?”对于棍在美妇儿儿中受到那生命的韵律扭快,王二少多少也受到几丝的影响。   无奈的下的妇人儿,被自己整治已经是要死要的,只剩下“嗯啊”有气无力的娇。    “我叫你偷人,人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还狂不狂了,还抹黑王家吗~~啊~~~说~~~说~~~~”这一顿的含怒而击,美妇儿一会摇头,一会儿点头,又一会因为少年下棍‘抽’觉的累积,只能红着脸在哪儿憋气,不过一会儿像洪像有大声’咿呀’的呼号哈混不清。   ”啊~”二少虎吼一声,埋头在美妇的前,脸部觉着双的直挺,闻着那儿的香儿明明很爽的事,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    月姨娘觉自己是在天国,也觉到了小男人棍又胀了三分,知道是男人马上要了。于是她更加拼命的扭,回应着对男人的‘关怀’可异二少给她太多的快,她也要爆发。   “啊~~~~嗯~~~~啊——”长声一拉,美妇儿离迷的白眼一反,高潮了打在自己的棍上,二少冷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冲杀下意识的停了一刻中,又挺棍开始。但看下的美妇儿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娇弱模样,又狠狠刺了几百下,在孕育自家小妹的出生地。    对于这波冲激,妇人只轻哼了一声,白眼一翻爽晕了过去。对于接二连三的高潮,让月姨娘这个美丽,孤寂的美妇儿彻底不知人间何事,高起的体验,拂平了她心中的怨气和愤闷。第六章 哭泣的月姨娘    月姨娘悠悠的醒来,一下子用被子盖住自己玉体,埋头痛哭。莺莺啜泣。    “呜~~~呜~~~~”    这时的二少也被吵醒了,也坐了起来,二少也是无语,自己又犯错误了,真是应了那句话,撸前如魔,撸后圣如佛。二少这时是进入了贤者人投。二少有些尴尬想上前把妇人儿好好安一番,又想自己做的那叫什么事就有些讪讪的刚的手又收回了来,月姨娘红杏出墙是不对,可自己做了也不地道。只能轻语:“月姨娘,你别哭了,我~~~”现在王二少是一种,其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觉,但是发这种事又不得不说的一种有些尴尬的角色。    “呜~~~呜~~~二郎~~谢谢你,让我~~呜~~~知道~~~什么~~~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呜~~~”    王二少一阵无语还怎么会有有这作,自己是万万没不到是这种景,是不是深院太寂寞了,还是说女人真是奇特的物。见此景二少也只能把美妇人儿拉到怀中,连连点头细声说:“我知道”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这些年苦了你了,月姨娘”其实二少真不知道说什么,不过眼下形和结果只能对月姨娘采取这样的方式了,轻声安加甜言蜜语策略。这举反而让月姨娘哭的更加伤心了,二少看只哭泣的美人儿,只能不停的轻轻的着美妇的皓首,一阵的怜惜心,心中不由的想着隋炀帝杨广和华宣夫人,唐太宗玄武门兵变后收纳自己的两个兄弟的的妻子,还有李治和武则天三角关系。    未久在怀中美妇姨娘的泣声小了,那梨带泪的,有些微红的眼角儿,带上一点儿那足后人的春意儿,一下子让二少呆了,太美了。    “啊~~”觉到小男人的胯下儿的雄起,月姨娘不由的发出惊讶的轻嗔,心中不免慨王二少的年轻力,恢复力强。    月姨娘的这声带有惊嗔的叫,让二少那惊艳的觉打碎转化到了无穷的火,这他妈的就是一个妖。“不行~~啊~~二郎~~噢~~~”二少红着眼,拒还迎的美妇又压了去,搞死你个人,抽死你个妇,让你她妈得勾引老子,你让他妈的偷人二少在美妇一边冲锋,“二少~~不~~二少爷~~~啊~~~不行~~”听着胯下的玉人儿那娇滴滴的娇声儿,那在心头中别物多爽了,这其中不乏对自己躺在床上半死不老爹的羡慕,而更多是对一个礼教的逾越,一种说不出来的背德,我,他妈的原来好这口也不是没胡理由的。    锦幔春色足,小虫(虫:老虎)擒娇娥。一连梅三度,心开醉色浓。    现在的胡学明很得意,这几天可以说是很快,手儿不断的一杯一杯的和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二狗喝着,没想到那个老色鬼居然卧床不起了,看样子那老家伙就算能好也多半是废了。那老家伙现在死不死也无所谓了,自己通过小月已经捞到很多的钱了,那个娘们,在王家学的架子也大了,脾气也见涨了,不过吗?哼哼,只要是女人就喜欢男人的甜言蜜语,尤其是长相不错男人的甜言蜜语,自己再加把力到时候····    想到这他不由得哈哈大笑,继而一阵的冷笑。    “学明兄,怎么了这么高兴”二狗子扬头喝完了酒看到了胡学明的异样问道。   “没事,只是想到一些有趣的事”   “什么,有趣的事”   “不能告诉你”   “切,不说拉倒”   “嘿,嘿,狗子好兄弟,来喝酒,喝酒”    胡学明端着酒杯朝二狗抬了一下,二狗喝谄笑的说道:“学明哥你的东西,用得真的很不错,我请你来吃饭,是想,如果王家有什么大的生意一定要照顾兄弟一下。”    “没问题,凭我们俩的关系~~~~”    “学明兄,我的那个,你是不是”    二狗子突然不些不好意思起来。    听到暗示胡学明从兜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小东西,像是小药瓶递给了二狗子。    二狗迟疑了一下,看着手里的两个小药瓶,上面写着是英文,想是想到什么了“这是王老爷那~~~~”    “没错,不过这李老爷和王老爷,你不会不~~~~”    “哎,学明兄,此言差矣,”二狗子突然吊起的书袋,不过他毕竟没有这么多的学问“这个是年轻人玩的玩意,李老爷、王老爷他们老了,不行喽!你说是不是”    “没错,是不~~~~”没等胡学明说完,二狗子就把一瓶药,塞到了胡学明的手上。胡学明见状连忙推“二狗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老哥什么也别说了”    “你是什么意思,你给双份钱,我~~~”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你不帮我写信了吗,那家人看了信同意了,今心里高兴,男人吗,对吧!虽说快有老婆了,但是有名话说的不是挺好的吗‘家不如野香’,老哥不想试一试,咱们今儿兄弟我请客,咱们先····嘿嘿···去洗个澡,听个曲,然后去春红楼,叫个姐儿,不四个姐儿,一人两个杀她们个人扬马翻”。    二狗子眉毛一挑儿,‘你懂得’的意思。    于是,两人会心一笑,分别倒出十粒来在手掌。    “干杯”    抬手举杯,这俩狗友狐朋头一扬同时用酒服下药。    这时的狗子心里突然一惊,怎么越说越歪道了。不是要想办法,让胡学明服用的吗,自己怎么也跟着上套。突然,又一想自己刚说过的自己才比王老爷年青多了,顿时觉又好心了不少,能出什么事,再说了我也是替人办事,出了事那人好意思不表示表示。    于是胡学明就没有于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同居的日子】《王府春·卷一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