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WENDY FIORE】《王府春·卷一 》(30)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禁忌书屋第30章 姐弟夜语 吃完饭后,众女毕劝二少回房休息了,未几到的房内就看了有一个玲珑的影儿在自己的床边。 二少再定睛一看是弯着腰儿在给自己整理床铺,不用问,那一定是小儿。他是自己的贴侍女,这都是她的工作内容。 于是,悄悄的从其后面,一下子将小侍女好抱在怀里,一咸猪手,向那部袭去。 “小儿,小乖乖,别怕是少爷我,嘿嘿,没想到这儿居然了不少~~~”二少看怀的娇人儿先是一惊,于是亲了旁侧的玉颊,接着出言相戏。 “放开我”二少还没有得意多少妙,一听这声音一下结巴了起了。“这~~这~~这~~”二少明显的还是没有总结好言语,这怎么是自己的干姐姐钱青青。 “小的刚才脚扭了一下,于我就就来了”钱青青红着脸细声的说道。心里也是暗叫一声冤孽,白白让别人占了便宜。 “好了,你赶了一天的路,我给你叫人给你打水洗澡”不等二少说现解释什么,自顾自的就低着头跑了出去。 “不错哟~~”钱青青刚没出去多久,又一个如莺的声音响起,是月姨娘,二少想过很多次见面的场面,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只见月姨娘手里奉着一盘糕点,站在门口“看来,我是来早了,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只是误会” “是吗?大吃老夫人的豆腐也是误会”说着月姨娘走进了房内。 “什么,我那是给撒娇好不好”二少脸一红,但还是死不认账“再说了什么老夫人,分明要叫” 月姨娘皓首一红,轻轻的打了他一下:“哼,叫你胡说”又忍着那红脸颊的羞意“别打岔,老娘,才不吃你这套,那田嫂子红光面,是怎么回事” “呃~~”二少一听这话又是一惊,看来声东击西的战术是再用了,不过看着美妇儿那戏谑的眼神,他也知能讪讪的站在那里说道:“这~~这~~~” “好了,我知道,我们的事不能曝光,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对于男人只能适时的敲打,点到即止,不然只能适得其反。 说完她袅袅的来到桌前坐着,把那玉盘一放,摆着几块如玉的雪糕儿,纤纤玉手拿出其中一块。“呶~~这是我做的你喜欢吃的糕点尝尝” 二少近前来坐下,也不自己接着而是,自己一张嘴,直接了掉了,还故意的玉指上啜了一下,一边吃一边瓮声的回味说道:“好香~~好吃~~” 月姨娘顿指头上儿一阵酥人意,如水的眸子又明了几分,看狼虎的二少,捻笑道:“别慌,没人跟你抢”说着又掏出绣帕儿,温的擦了擦二少嘴角上的渣儿。 二少闻着那帕儿上如兰的气味儿,顿时觉口里的糕点儿不香了,一下拽着那玉手儿:“陪我”看着月姨娘眼睛里出现样的。 月姨娘玉颜粉红未退低着螓首儿,任由那有些粗糙手握着低声细语:“不行,你赶了一天的路了,听说村东街的聚宝阁,来了一批好东西,我要看,装备些给小妹当嫁妆”。 二少一愣,看着脸羞红的月姨娘似笑非笑。 “小混,不早了,我先走了”说完一阵风儿似的袅袅而出,只留下空中好淡淡的清香,让人回味无穷。 月姨娘刚走还没有一会儿,有几个下人双手提着两个装温水桶儿,到一旁的大木浴桶,不一会儿就倒好大半桶儿。 “二少水好了”出于礼貌还是要通知少爷一下才能出去 “嗯”二少也不废话。 下人们知趣的退了下去,二少刚才门给关上没多久,转走了了几步把上衣下放到一旁的红木架子上,却又听见了敲门生。 二少以为是刚才出去的下人是不是落下什么没拿走或都说是什么洗浴忘给自己了。 “谁呀”赤的上把门打开了,定睛一看是大姐,于是双手本能的护住膛“大~~大~姐~~你怎么~~来~~来了” 本来本着脸的俏少妇儿,看着自己弟弟说话结结巴巴一下子“噗”的轻笑起来,仿佛是三月的春儿,艳如李。二少一下子直勾勾的看着。 “好了,别矫了,我又不是没看过”白了他一眼,直接迈着轻盈的莲步到了房内,暗到自己的小弟的健美,没想到长的这么壮实。 “是看过那是在小时候”二少也放开了,看了就看了自己姐姐也无所谓,反正又不是全,只是上半,不上下半。 “你也知道小时候,你有多淘” “是啊,没少惹姐姐你生气” 王大小姐忽然看到了二少左肩上几道浅浅的伤痕,在有些古铜色的皮肤下如果不细看是看不出的,只是王大小姐的皓腕不由的抬了起了。轻轻的了上去,二少经过那玉指甲儿轻轻的带着丝丝的,本能的缩了缩。 “这么大的人了,还怕” 刚说小时候,又说这么大,这话题可够远的,二少刚想调笑几句,只见王大小姐儿眼睛里有丝丝的泪痕儿:“疼吗?” “不疼,都长好了”二少又想到了什么“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姐姐真是没用小时候是弟弟保护我,现在还是弟弟保护我,真是没用”。 “大姐说什么,你是我姐姐,我不保护你,谁保护你” 听到这话王大小姐王清儿,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好你是下定什么绝心。 左肩的那几道浅浅伤痕是小时候二少跟大小姐王清儿出外玩耍时扑出一只恶犬要咬王清儿,被二少挡下了,当然了二少的代介是左肩被咬破了,恶犬就成了狗堡了。 大小姐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儿,走到门口,二少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大姐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刚想解释什么就看到大姐到门口张开的双臂儿,“呜隆”一下将门给关上了,双“啪”的一下用木栓给锁上了。 又款款的走到浴盆边儿,如玉的纤指儿拿起边沿放叠好的的毛巾儿“过来吧!小弟”声音而又轻宁。 “大~~大姐~~你这~~”二少直接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况。 “小弟,让姐帮你搓澡,好不好”王清儿红着脸儿,轻声的说道。 “好啊!”看着大姐那祈求、期盼的眼神,二少也不再坚持什么了,只要是保留了最后的底线,那就是大布头没有下来,其它的就随大姐好。 于是坐到了浴桶中,大小姐看了看没说什么,只是用小手儿捧些水儿,在二少的上浇,一只手儿用温毛巾儿给他擦后背。 “你啊你,你上什么我没看过,还这么腼腆”看着拘谨的二弟,大小姐一边擦着左臂,一边调笑到,仿佛又回到没嫁时的泼。 “好啊,我可就真了” “好啊!你,我看看”王清儿的不觉为擦其的力道明显的多加了几分力。 “呃,今天算了走路累了,没劲儿了” 王清儿白了他一眼儿,一脸的得色,把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得意的表。 这一抹的万种风,让二少看呆了。这是什么觉,四月芳菲开,“砰砰”的心好快。 “坏小子,你看什么看,”王清被二少直勾勾看得不好意思了“我脸长了,把右臂儿过来” “嗯,儿”二少木然的按着大姐的吩咐出的手臂,“不,比儿还好看,姐你真美”。 王清儿一愣,玉颜两侧腮儿更红了“就知道言巧语,骗女孩子行”,俄而间又轻叹了一声,加了一句“对,我这样的小寡妇没用” “又来了,大姐”二少一听一下子有些急了“姐你是个好女人,我就想找你这样,可惜到现在都没找到。” “哼,别说这些好听的” “我敢对天发誓,如果你不是我姐,我抢也要抢你做我的老婆” “啊~~~我叫你胡说,我叫你乱发誓”王清儿听完后直接就用浴桶里的水儿开始乱泼二少,表达自己不依,这个作让二少狼狈不堪。 “唉哟~~别~别~~姐~~”二少慌乱的护着头儿求饶。 “嘻~~嘻~~叫你胡说~~啊~~”二少胡乱掩护的时候,一下把王清儿的一只素手儿给鬼使神差的握住了。 “放开”若无骨,如其玉,低首蛾眉,羞如二八佳人,二少“嗷”了一声,放开了自己那只手儿还过又换了另一边的手儿接着握着。 “小无赖,谁让你换另一只手的” “好”二少直接两只手同时握住了。 还是这么混,真是气死我了。于是王清儿只能暂时忍住羞意:“好了,起来松开手,我给你擦擦前”。 “好”二少松开了手,站了起来。 王清儿一边擦着一边受着那男人躯的健美,又以掩盖似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小弟,你叫王田,你知道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名字叫也是田字,不过是清恬的” “啊,这怎么觉是女生的名字” “没错,还过这些都是老话了” “什么老话,说来听听”二少来了兴趣 “我也只是听一些老人说,二娘没到王家来之前”说到这儿王清儿神一暗。 “大姐,要不就不说了”二少知道,大姐是想到难产的大夫人。 “我没事,就是私下里说,我娘说如果二娘那时找到如意郎君生,不管夫家姓什么,如果那时二娘生的是女儿就以恬静的‘恬’字名子,认她做干女儿,哪果是男儿就是以田地‘田’字为名” “那是不认他做干儿子”二少突然聪明的抢答又问了一下“是不是这样,姐,对不对” 光顾着说话了,不知不觉间那手巾不知掉那里了,现在的大小姐只是用玉手儿在二少的上乱擦,不如说是,一听到自己弟弟的话,好像是突然间把自己的美梦给打碎的的样子。 “哼,小坏,不洗了,你自己洗吧”红颜娇嗔嘴里是这样说着,但那荑还有些恋恋不舍,最后好像是下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一样。 其后果就是“哎呦!疼~疼~~”二少吃痛嚎叫了一声,这个混、小色狼这会是想不明白,怎么说的好好的大姐怎么这么狠心的扭掐自己。女人真是奇怪,我也没有出言调戏啊!没道理。 “大姐,你别~~别~~”二少出言要给自己的姐姐道歉,“生气”二字还没说,就听“啪”的一声门闩被开了“嗡“嗡”的两下门又给关上,觉那玉人仙子就像是羽化了一般,来无影支无踪。 这是什么况,怎么个况,二少脑子有还是有些凌乱。 “呼~~~”这仙子一般的人儿低首儿上,就像突然从二少屋里出来像是了气玩偶一般依在一旁近处红色的檐柱上,王清儿羞红的脸长虚了一口气,笨,什么叫认他为干儿子,那是要结为夫妻、结为夫妻。 春寻芳雨过,不如躺下睡一觉。 贴主:迷茫369于2022_03_14 6:07:46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WENDY FIORE】《王府春·卷一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