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少妇人妻200篇白洁】《王府春·卷一 》(32本卷完)

《王府春·卷一

首发禁忌书屋第32章 途中遇表舅 都说年青人终究是年青人,力有的是,刚在自己干妈钱夫人自己如羊脂般的玉体上算是迷了一会儿。却就醒了过来,看着窗外还有些晨晞的微光,二少知道自己的时间还是够多欢愉一会。 “嗯~~嘿嘿~”二少轻笑了的十分得意且意从钱夫人人这艳成熟的娇躯玉体上起来,那还有余威的儿在还在本能呼有吸附它的璧儿也随着它的披出而“噗”的一声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而接着伴随也是同样细不可闻的“咕~~咕~”的一条浓的儿也从其里粉嫩的两颊儿流出,看着那上面四周的轻的毛儿。真是太,太。 不愧是青青出生的圣地。想到钱青青这个清丽的少妇人儿,看着躺在幔床上不知人世何世的红潮艳丽睡美人的钱夫人。不愧是娘俩,狼二少想到这儿眼前有些恍然。 “爷~~奴也要”二少觉后背而有两个挺拔的大球儿在顶着自己。 是的是春姨这个艳婢儿,半醉的看到了自家主子钱夫人的欢乐,也羡慕起来,所以她看二少已经在夫人那儿算是暂时完事,所以,她来撒娇的索求起来,不或者说是为主分忧,他体验过二少站力,知道那只是开始,不来个四五回,这小混球儿是不轻易就放过的。、 二少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惊,春姨这个成熟的艳婢儿,居然用纤纤小玉指而,把自己的半还还硬的带着些的那话儿握了起来。原来以为钱夫人更一些,怎么春姨却略胜一筹。 二少半跪着要起却因为春姨的这一手儿,就顺势转了过来,让这个盈的熟婢儿摆弄的更方便些。 “嘿嘿~~好,姨儿,还差这么一点点”二少同样的调笑,不过却是有不同的目的。 虽然艳婢儿春姨的玉手套弄不错,但是面儿再快速雄起还是差了点时间,或者说是钱夫人的刚才叫二少官人、相公、让二少有些回味无穷,春姨儿这招儿好是好,但刺激却不足。 “哼~~”二少刚想点拨引导什么坏坏的神色,春姨儿娇哼一声,白了他一眼,带着些风款款的味道在二少面前跪了下来,微红的皓首对着二少胯下那话儿一埋 “噢~~”二少闭着着舒服的轻叫了声,是的春姨这个艳婢儿有朱红的小嘴儿,吸裹着二少那话儿,也不嫌那话儿上有斑斑未干的体儿。 二少是万万没有想到春姨会有这绝,凭良心说二少现在只享受过小儿的,只是小才初学,略有青涩,对于其她的有过关系的美艳妇人二少有这个打算,只是要慢慢引导。 “嗷~~爽~~哼~~不错~~”二少这个评介对春姨明显是个鼓励,那儿更是表现的最为明显,又硬了,于是逗弄儿头的小舌儿又了几分,又“噗呲~~噗呲”了几个深喉对于小男人识货的奖励。 “啊~~不对~~~”二少好陶醉的迷着眼又想到了什么“没说你,不要停”二手的手而放在春姨因“吹萧”而披散长发的皓首上。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你怎么会这么熟练”二少发出了疑问,手觉那美艳的螓首明显一顿。二少莫名有些生气,上面的春姨儿刚想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头儿被那坚实的双手儿死死摁住,二少狠狠的挺了几下,最后一下子直接要到喉管,却硬是不出来,看着下力的春姨被自己捅的口水直流,翻眼才放过了她。 “呃~~呃~~”春姨儿红潮的玉颜后仰儿喘着粗气儿,觉着空气中的是如此的香甜,有另一种快直击自己的心,原因是这么的妙用无穷。 “啪”的一声清响,这脸上一把掌打醒了仿佛还在美梦中的艳婢儿。 “别想逃,给老子吸”二少蛮横的将这个熟妇艳婢儿的双压在自己的胯下,在为自己小兄弟服务,说白了二少其实也是一种趣,如果不愿意,顺势压到,力挺进中原。做最原始的媾和,睡服再说。没想到是这艳熟的婢儿居然这么顺从。 “嗷~我知道了~~是老钱、你的前主人。钱老爷~~~”艳婢儿又一顿,不过这次却跟上次不一样,这艳婢又开始认真的吸吮了起来。这可比上次又温顺了许多。 “噢~~好~福气~~好福气~~~”二少连连赞叹,不知是说自己还是羡慕老钱这个老家主。“噢~~好~~老钱~~”听了这两个字美婢儿眼了他一眼,只是埋在那散发中,二少就算是知道,也是看不到。 “噢~~”二少很爽同时也发出了自己最好的赞美“钱老爷~~是不是~~你吸死”最后一句赞美的“的”还没有出口,就觉到胯下一痛。 “啊~~痛~~痛~~停~~~”二少嚎叫着,不好太得意望形。 “你个小王八,我都心经把什么都给你了,你却这样对我,你走~~你走~~呜~~呜~~”春姨儿说完埋首幔床中莺莺如泣。 听着艳婢儿春姨的哭泣声儿,二少立马就知道自己开的玩笑有些重,不过二少这个小狼人自己他自己的解决办法。 “嗯~~~过去~~呜~~呜~~”春姨有些伤心打定主意这小混说会么也不会再理,要好好的惩罚他一下,虽然是奴婢也是有些地位,她一觉到二少这个坏胚子,把手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发生不依的扭月儿。 “呜~~~呜”春姨这个熟妇艳婢儿丝这没有发觉到自己将会迎来与自己想象不一样的场面。“你~~啊~要~~不~~~”当她发觉到时已经迟了,二少这个混要用狠狠的“做”方式来对付这个不利于自己的书面。 “啊~~”一声莺语嘶长的悲鸣,这里音儿里有伤心有足有欣喜更有含有一丝丝的期。 是的蛇儿已经入洞了,二少顺势压在的羊脂一般的玉体上,这个艳婢儿的玉背上。“不~~啊~~~不~~啊~~~”硬挺的顺进入那艳熟婢儿的如少女一般粉嫩的小儿,一气猛捣,差点将心儿都给挤了出来。 “别~~不~~不~~~”不一会儿这个没用的艳婢儿就在二少的进攻下开始的肆无忌惮的,在大力的抽中带出那“噗噗”飞溅的体。 “不什么不,伤心什么,老子告诉你,我要了你,你就是我的女人,不能再想别的男人,我要不嫉妒,那是假的,我要你,我要你记住你是我的女人”说完,胯部儿狠狠的挺了几下,搞得下的艳婢儿潮红的脸儿白眼直翻。 这惯用的招数俗,但是管用,虽然听仔细一想有些前后不通,不过这不是主点,重点是二少嫉妒、吃醋,的意思表达出面就够了。 在强在的能力下,春姨这个美妇婢子还不芳心可可。 “爷~~~我~~错了~~啊~~爷~~请~~你~~~狠罚~~春儿~~啊~~”是效果这不就来了吗,春姨也许知道这个是假但是她很开心,对于男人的甜言蜜语,要结合行。不光要,也要做。 一旁已经醒来装睡熟妇夫夫人白秀兰,也就是这间院子的主人,钱夫人,本来想上前劝两句,但没想到是这个结局,唉!这个小混真是天生玩女人的,真是女人的克星。 “啊~~”一声畅快的如莺长鸣儿打断个个闭目中的美夫人的慨。 “爷~~别停~~~给我~~~全给~~我~~”春姨在高潮后不却知羞耻的用还有剩余的一丝力儿说出了想要背上小男人的。 “好,给~~都给你”二少长息了一口气咬着牙“噗噗”又捣弄了近百下,肿的儿在艳婢儿玉体内灌了嫩内的子。 这时的二少把儿抽了出来,看着那儿顿时溢出浓的白色儿,说不出的自豪。 又看了看不远处还在装睡的干妈美妇,来到她的前,轻轻吹了她小巧的耳垂轻声的说道“干妈,我知道你醒,我还要” “啊~~~”钱夫人一听一下子惊了起了,躯体不沉的燥热了起了。“你不是~~~”钱夫人红着脸呢喃。二少抬着看了看窗外“天真好,天还早” 嘿然而笑,猛虎年食,扑向了此时如白羊儿一般温顺的温和的干妈儿。 是啊!天还早 ****** 神清气爽,得意洋洋,出了钱府,看着快到中天的太,二少知道自己明显是与两妇玩的有些过了。 虽说已经走了老远现在想想不是回味无穷,“呼~~”深深的吸了一呼,仍有余香。 二少回味着那余香儿,脑里想着早晨的的那香艳的一幕幕,却没有游注意到迎面有个人着急的却又十分的谨慎左瞧又看,那像要躲着什么人,那个人是个带着个黑色的呢帽,圆墨镜,只是不太热的天有青褐色的围脖,围挡住自己的半个脸,淡青色的长衫,黑色平底鞋。双手在怀抱揣着什么东西。 二少一个没注意那个人也没有注意,于是就怎么二人就撞到了一起,于其说是撞到了一起,不如说是两个人的肩对肩的相蹭到了一起,“唉哟~我的~~”那人居然倒地上了,倒地的这个个人看体形,也不见得比二少小多少,相反却多外表看略大一些,二少也没有想到,这个人是纸做的。 “你瞎啊~~,唉哟~疼~你~~妈~~~我的东西呢~~”这个倒地的纸人,则想问候二少老妈一下,就猛然惊醒自己怀里的东西就不见了。二少看到了,掉到那纸人左则不到半米的地方。二少一看是个一鸦片烟枪,翡翠的烟嘴,红木色的杆上有包着银,有包银的地方不光有祥云纹,还点缀着几颗颜色不一样大小相当的小宝石。让这个害人的东西,显的是那么的雅致。 ???二少刚想上前去捡起来,可是地上的人却比他快多,他向弹簧一样“嘣”的半起着子,左右寻的看了一下,接着就跪爬了几步也顾不地上的尘土和上的尘土,从地上拿起稍微看了一下那物件没有被碰坏、碰掉什么。拿着那害人的物件则又以半跪的方式来了个“回马枪”。烟枪直指二少“疼死我了,你个王~~”刚想“王八“出口这时被撞的那个人却看到了二少的面容,一由于有墨镜和围脖的遮挡,看不到他略有震惊的神色不过“大侄子”三个字口而出。’而现在有些围观的民众一听这三个字,一下子就知道两人的关系,于是,就这么散了。 我说呢声音有些熟悉,二少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这个被自己撞倒的人就是自己的表叔。 就是二少的刚故的老子,王老爷的妹妹,二少亲姑沈王氏王玉书的儿子为为沈中。 “我说中叔,你做什么,这打扮”二少立马上前将其扶了起来。沈中把眼睛和围脖取了下来,沈中的的脸色明显苍白了许多,神也有些萎,话音儿也有些嘶哑,憔悴的十分的明显。 “我~~唉哟~~轻点,我的骨头快散了”沈中刚想说什么,这时的二少出于愧疚,开始始自己的表叔拍打起上所到的尘土,有由有些地方到的太厚了一点,于是就多加了几分力道。 “好好。我轻点,”二少点了点头又拍打了起了,沈中也是一只手儿握着那物件,一只手儿也拍着上的尘土。 “中叔,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 “我没事” “没事就好,我说中叔,你吸大烟”沈中闻言,眼中先是一惊,“怎么可能,这是别人的,我只是~~只是,我一个读书人,怎么不知道这玩意的危害。”沈中眸光一展异色一闪好似想到了什么“这是我一个朋友欠我的钱,让我拿这个抵债,你说我一个读书人,要是让人看到了于就就这就~~”沈中还想说什么只是被二少打断了“噢,好了,干净了,中叔你真没事,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没事,没事” “那没事,我有事我先走了”二少急着赶上小儿她们。 “别~~哪个~~那个~~大侄子,我为了讨账,这几天的盘缠快没了,你借我点”。 “啊~~噢~~”二少先是一惊,“那好吧”二少刚人兜儿掏出十块银洋,想到自己表叔两块救救急,可是这老小子,眼儿直,一把手儿全抓到自己手上了。 “两有两个铜钱,你要不要”二少兜儿里还有几块大洋和一些铜钱,有些故意逗一逗这个老小子。 “好啊,好啊” 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出乎二少的预料,手指里的两铜钱居然,被这老小子给一手手强拽了过过,由于抽力比较大,二少觉自己的指儿那红痛痛的发热。 “俗语说的好一份钱难倒英雄汉”他又猛然觉到似乎自己的举有辱份“呃~~老说说的对蚊子再小也有,要勤俭”。 “中叔~~你~~”二少还想再说什么。 “大侄子,你不说你有事吗,就别管我了,你去做你的事吧”说完就逃也似的的一溜烟,好像怕二少缠上他的似的。 这怎么,这,二少望着那消逝在不近拐角的背影,这是中叔吗?在二少以往的印象中这位大表叔,一直是一幅端着读书人架子的,这怎么办的这么市侩,这么的贪钱,虽然以前至少也要点脸。若是以前估计会红着脸退回几块银元,二少有一种世道要变的觉。 二少轻笑了笑,算了还是快赶路吧,虽然觉挻无语,算了也是亲戚,借了就借了吧! 第一卷·完 贴主:迷茫369于2022_03_20 7:03:03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少妇人妻200篇白洁】《王府春·卷一 》(32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