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蜜桃97】《王府春·卷一 》(8)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于禁忌书屋第8章噩耗   几天后的金华庙,大殿外,一声少女的声音响起。  “二哥,你发现没有我娘现在气色,好了很多,现在吃得也很多。最近我觉好像胖了不少。”田秀儿亲昵的拉着二少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二少聊着,二少听到小妹提到月姨娘,心里也一惊,不过表面上附合了一下。因为在王家又因为现在自己老爹生病了,所以这一个多月来二少和月姨娘自从的那次偷,到现在只能说是眉目传,偶尔不着边际吃些豆腐。   田秀儿还是有些小孩子格,有看到有一对蝴蝶在一旁的丛里飞舞,就甩开二少的手,跑到前面追蝴蝶了。   穿白衣白鞋,头带白和扎带的大姐从大殿内出来了,还是那么的典雅美,清丽的脸上要是没有些落寞的神色就更好了,二少在心头胡乱的比较着,如果说大姐是典雅,自己老妈就是高雅,月姨娘是风雅更多的娇。  “小妹,别玩了,走了”  看自己大姐出来了,二少招呼自家小妹一声,原本都是二少的娘陪着大姐来上香的。不巧的是娘告假,二少没事就拉就小妹一起陪着大姐。看着向自己跑过来泼的小妹,王家大小姐王清出一丝的笑意“都快是大姑娘了,还这么顽皮。”“大姐不来了,老是说这个有意思吗?”“最有意思的是要找个好郎君,对不对?”“不来了,都拿这个打趣人家”看着小妹如此害羞的神色王清儿和二少都乐了。王秀儿也把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因为她刚才偷偷的求了一个姻缘签,是一个好签。这时候家突然来报,看着腰上栓着一个白绫。王家三姊妹一下子蒙了,互相对视了一眼。那家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他们跟前,“二少~~爷,大小姐~~啊~~三小姐,老爷~~过~~”下人这时已经捋好的气息,“老夫人突闻恶耗也昏厥了,现在家里乱作一团。老管家派俺来叫二少爷你快回来~~”************  据月姨娘说王老爷走的很安详,睡梦中走的没有,任何遗憾。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住持的,自有经验的王家老人主下人们在那忙着布置堂和采买,二少先是在老爹的尸旁痛哭一番,又在老管家的提醒下,忍着悲痛和母亲她们一起好言安了后堂中的王太夫人,也就是自己的,可是话说了一半,说着说着又落下了眼泪,这时王清上前进的两步,看着如玉的脸上那红肿的眼睛二少一不由的心疼起来,只听王大小姐莺语般的声音杂着哭音着对二少说: “二弟,呜~你也别伤心了,现在~~有~~有~~~很多事~~~~要你主持,放心,这~~~~~我们会好好看着的”。二少点点头忍信悲伤说:“好的大姐,我要去给父亲擦子,穿寿衣,你在这看着,我先走了”。说罢不等大姐回话,自己就捂着嘴出去了,大姐的绪刚恢复好,自己不能在流泪给大姐,引发大姐的悲痛。  同时又撇见不无远处梨带雨的月姨娘,真不知道,她的哭对老爹有几分真,二少也只能忍着悲伤,替老爹进行小殓。  老管家安排了一下报丧的事宜,看着替老爷擦着子,痛哭的王二少,轻叹了一声,上前去安了一下。  “福伯,你不用劝我,我有分寸,您老也劳烦一天了,也要好好的休息”   “谢谢少爷关心,我没事的,我还行。”  “嗯,福伯你先忙你的吧,我想跟父亲,说说话”  第二天,在二少的安下,太夫人勉强的喝了一碗稀粥。“好孙儿,你也别光说我,我听下人说,你也没吃什么东西。”很难想象这黄鹂般的声音是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嘴里传出来的。王太夫人今年六十多了,看着像四十多岁的样子,风韵犹存。因为丧子的打击,乌黑的秀发上已经多了几根白丝。眼角上的皱纹是岁月烙印下知的美。因为月姨娘的件事,让二少知道了女人的美,现在太夫人又是一幅娇弱无力的的病态模样,让二少一下不由的心痛起来,当然对于弱者谁都有保护的望,对太夫人有几分男人对女人的欣赏和。  这时候下人来报。  “二少爷,姑他们来哭丧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去看看”  “嗯,去吧!”  太夫人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孙儿,又不由的想到小时候的王老爷,唉!白发人送黑发人。二少来到堂,姑,还有她的儿媳妇,入眼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妇和一个三十多岁美妇这对姐妹。都盘着妇人的发髻,一个体态盈,一个体态,从穿着上那洗的有些发白绸衣上可以看出她们的日子过的比较朴素在王老爷的棺材前哭嚷,不用问寻个年纪稍长的就是跟差不了几岁的王家姑,别一个就是侧是她的儿媳,由于是女比较害羞的原因还是声音的原因,泣声如莺,比较小有种如歌如泣的觉。说起这个位王家姑,年青时嫁给同村一个沈的书生,他18岁中秀才,算是比较年轻的很秀才公,都说这么年青,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当时的王老太爷也看的眼热,正好家中的这位姑,也到了出阁的年龄,于是,就这么的托煤找上了这位秀才公,秀才公的父母也很意,于是双方成了亲,自从成了亲之后,小俩口起先也算是如膝似漆,不过有一点却是很不好,就是那位沈姑老爷却是屡考不中进士,于是心中烦闷,整日喝酒,沈秀才也渐渐的颓废下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传了一些歪风,说这个秀才爷考不中是,因为姑的命格和他相克。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的,于是这位秀才公每次喝完酒最先是骂,最后成全武行。虽说是文弱书生没有多少力气,虽然出手不重,但也够人受的,每次这位姑都是默默忍受,这种态度更是助长了男人的“雄风”。当然王家也知道这些事,也找过几次,每次秀才公太度一次比一次的诚肯,都是认真悔过,痛哭流涕,之后就是涛生依旧。  这沈秀才不知是喝酒太多了,还是怎么的没到三十岁就自己喝死自己。这位姑沈王氏就守了寡,幸好留下一根独苗,当这位沈王氏好不容易等到自己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却迎来了一个晴天霹雳,朝廷已经准废除科举的消息传来。听到这个消息王老爷也堪觉自己这个小表弟堪是可惜,不过王家家大业大就给表弟在家里找了个管账的差使,表则一面清高的表示先干着有些钱之后再另谋出路。起先没有什么,日子久了一查账,少了好几百两的银子。一打听全都用来包戏子,赌博了。王老爷一番思索之下,之只让他另谋生路了,希望他有所收敛,可是养成的坏习惯那能说改就改。当然了,太夫人和王夫人没少私下接济,她们,据说前些年姑的老丈人的出殡的钱,还是太夫人和王夫人私下瞒着王老爷出的。  二少急忙迎了去寒暄了几句“姑,”  姑沈王氏擦着眼泪“嗯”了一生,表婶沈夫人则轻声的安说道:“小田,我可怜的娃儿,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  二少闻言脸色有暗淡,泪眼一,“没事的,我知道”抹了下眼角,“怎么没见表上叔,他最近还好吧”姑沈王氏和沈夫人闻言脸色一暗,神有些凄苦,沈王氏轻叹一声,沈夫人刚想应答,突然大门外传来汽笛声。她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听一个女人如莺般带着哭音的声音传入耳边“大哥~~~~大哥~~~呜~~~~~呜~~~~~~~~你~~~~怎么~~~~就~~~~~呜~~~~”泣不成声。  二少闻声告罪了一声,立马跨步出民堂只见一个波浪型头发,衣着时髦的黑锦牡丹旗袍,穿黑色高跟鞋。在那件旗袍的作用下,显示出她那体态肥美,玲珑的姿,但脸上却是梨带雨,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疼,这上天的恩物,这个看着像三十出头的少妇儿正向这边急慌慌的跑来,由于穿的高跟鞋的原因,跑的有些不稳摇摇晃晃的,看此景二少的心里悲伤的绪再也压不住,快步跑上前却扶着美妇儿,那妇人也不避讳,一下把二少揽在怀里放声大哭,发内心的悲痛,这时候王太夫人,王夫人,月姨娘,大小姐,三小姐这些个莺莺燕燕也闻声出来。看着这景,也是默默无语,都在一旁抹眼泪。  王少和美妇哭了好一大会,哭止住了王二少也趁机搂着美妇儿的腰轻轻拍打地安“姑妈,你~~别哭了,你这样,我~~爹走的也不安~~心的”美妇儿用手帕擦了擦红通通的眼睛还和二少一样也带有些哭音的“嗯~~嗯~~~我知道~~~~”美妇瞥见四周这么多的人,虽说都是自家人,但也抱自己在外甥这么久了。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红着脸上前跟众人一一的见礼,没错这个妇人就是王老爷的胞妹王采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蜜桃97】《王府春·卷一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