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一胎五宝】《神雕风云 》(未删节531-535

《神雕风云

第531章《宝莲》美妇向美艳血天君止住了笑,靠近美妇道:” 记住,三日,如果在九霄之城三日后的日落,见不到你的其他女儿,你们部落就会有灭顶之灾。” 说完,血天君转就走,还没走出两部,突然两支长矛挡住了他的去路。 丑陋的部落男子冷声道:” 哼,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以为我们卡布部落就这么好欺负。” ” 杀了他……杀了他……” 顿时周围喧嚣了起来,血天君带着黑巾蒙着脸,只有那双深邃的眼眸在外面,盯着眼前的部落男子,他冷哼了一声,突然抬手握住了长矛,只一下,便将那长矛折断。 ” 你们可以试试。” 血天君淡笑着说。 他当然不会胡乱杀人,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让卡布部落恨九霄之城,虽然部落不强大,要是他暗中作,就算拥有百万军队的九霄之城又算得了什么。 ” 让他走。” 美妇低沉的说了句。 她是部落族长的妻子,更是整个部落的领头人,她的话自然没人敢抗拒。 血天君离开,所有部落得人围着九妹的母亲,其中一个咆哮道:” 向夫人,九霄之城太欺负人了,我们不能答应啊。” 这美妇名叫向美艳,其实她本不属于这个部落,而是不远的一个村落的人,隶属九霄之城管辖,而九霄之城对于周围村落的管理,实属暴力,所以她才嫁给了卡布。 几年前部落还很平静,但是现在,九霄之城的城主,却越来越欺压她们的部落。 想到自己得九个女儿,已经送去了九妹,剩下的八个女儿,她是真心不舍得,可是九霄之城城主的手段,向美艳还是很熟悉得,如果不答应,部落真的会有灭顶之灾。 ” 嗯,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来人,把他们都安葬了吧。” 向美艳看着木箱,那里面可是自己部落的三十个顶级高手,现在却已经全部丧命,这就是来自九霄之城的警告。 夜无比的凄凉,弯月的银灰笼着整个部落,向美艳回到帐篷里,看了看那已经病入膏肓得卡布,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不然他的命绝对不会超过三天。 部落外的一处地上,向美艳穿白裙,独自踱步漫无目的的前行,心痛的觉,让她留下了了泪水。 ”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老天你开开眼,看看我们的部落,我们都没做过坏事,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 向美艳子突然倾斜,摔倒在了地上,她哽的看着天质问道。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向美艳知道老天都是没有眼的,这世间不公平的事,上天根本不会管的。 ” 天上没有乌云盖,妹子你快到我边来……” 一串歌声从不远处传来。 向美艳吓了一跳,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在那唱歌,虽然歌声不咋样,可是歌调却不错。 她止住了泪水,刚站起,却看到十米外一个影朝这走了过来,月色之下,她可以看到那个人很清晰,一头长发,有些妖异的红,一锦色长袍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 喂,那位大姐你在哭什么啊?” 还没到近前,那个男人就喊了起来。 看到他有影子,向美艳倒没那么惧怕了,而且这离部落不远,要是他是坏人,自己也有机会尖叫喊人。 当那男人到了近前时,向美艳暗暗呼了一口气,这个男人长得可真是俊逸不凡,只是看到那双眼眸时,向美艳顿起了似曾相识的觉。 ” 大姐?你……你不是女鬼吧,为何我问话,你不搭理我呢?” 血天君故意一脸害怕的说。 他其实一直没离开部落太远,在向美艳从部落到这里,他就跟了过来,顺便回到极乐界,换了衣服,加之他来时冒充的九霄之城人的面貌,这向美艳绝对不会认出自己来。 向美艳破涕而笑道:” 我还以为你是男鬼呢,所以没敢搭理你。” ” 哦?这么巧,你是女鬼,我是男鬼,缘分啊。” 血天君嬉笑道。 看着他脸上的笑,向美艳娇真道:” 我才不是什么女鬼,你也不是男鬼,我知道鬼是没影子得。” 看到自己后的影子,血天君摇头说:” 我说的鬼,未必是死后的魂,再说这里这么荒凉,你在这哭,差点把我吓死了。” 狐疑的盯着血天君打量了一下,向美艳疑声道:” 你这么晚在这里干什么?你是不是九霄之城的人?” ” 九霄之城?没听说过,我是闲云野鹤,无聊出来游玩,没想到迷路了,不知该往哪走了。” 血天君苦涩的说。 向美艳直勾勾的盯着血天君的脸,希望能看出破绽,看出他是在说谎,可是这个男人的表平静如水,而且是很认真的在说。 于是她相信了这个男人的话,指着远处说:” 那里有一座城池,就是九霄之城,我后是一个部落。” ” 大姐,还不知道你为什么哭呢?” 血天君当然知道九霄之城和卡布部落,只是他出现在这里,哪是为了寻找能住的地方。 听他这么问自己,向美艳摇头道:” 不关你的事,我要回去了,你快些赶路吧,小心点,路上有野兽。” 见她转朝部落走去,血天君追上去,拦住了她的去路笑着说:” 我都走了一天路了,连口水都没捞着喝呢,大姐你行行好,给我指条路。” ” 你比我小不了多少,我叫向美艳,不是什么大姐。” 向美艳娇真道。 她年纪是有近四十,长相却娇的很,让人看着,就好像三十出头的美妇一样,血天君俊逸不凡,刚毅的脸上却多了许多人无法拥有的成熟气息。 这也是向美艳第一次见到如此帅气好看的男人,一想到卡布那个垂死老头,她不禁心里直叫苦,自己这么多年,除了在部落里过着安稳平静的日子,却是很枯燥乏味。 ” 呵呵,美艳姐,别急着走嘛,看得出,你心不好,不如坐下来聊聊吧。” 血天君轻声笑道。 向美艳一怔,她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诱人的地方,可是这个比自己年轻点的男人,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图谋不轨,还是觊觎自己的美色,一想到这,向美艳的脸顿时红了。 她怎么可以这么想,这个男人一看确实不像一个好人,可是他怎么想的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偏偏想他觊觎自己的美色。 ” 怎么了?你的脸这么红啊?” 血天君探头疑惑道。 向美艳看到他的脸靠近,吓得向后退了退,颤声道:”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看着她捂住了自己上面藏在裙内的两团圣女峰,血天君挑眉道:” 没什么啊。” 神经过,向美艳也发现他只是靠近,并没要对自己做什么。 ” 你是不是有什么伤心的事啊,美艳姐,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你解忧。”血天君轻声道。 凝视着血天君,向美艳娇羞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 血天君。” ” 好吧,就算你知道我有什么伤心事又能怎么样呢?” 向美艳确实想找一个人倾诉。 只见她坐在了地上,血天君遂盘腿坐在了她的边。 月光洒在向美艳得上,更将那绝美容貌体现的淋漓尽致,高挺的鼻梁可至极,略厚的嘴,凸显着她的魅力,特别是那双忧郁的双眼,很是迷人。 这时向美艳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娓娓叙说了她和她部落得事,虽然早就知道,血天君还是很认真的听她说着。 直到今晚的事发生,血天君一脸愤慨道:” 欺人太甚,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王法天理吗?” ” 王法天理?九霄之城势力庞大,他们要做什么,就是王法。”向美艳恨恨的说道。 血天君冷声道:” 你们部落就不打算反抗,如你所说,九霄之城的城主是个老头子,你难道要看着你的几个女儿嫁过去?” 向美艳侧头看着血天君,嘴角一扬冷笑道:” 我们当然想反抗,可是反抗的结果,必然是整个部落被踏平,到时死的人就不是几个十几个,而是我们部落所有人。” ” 他们很强大,你们敌对不过,既然这样,那你只好乖乖拱手送女儿给那个老头子,任由他欺负你的女儿们,接着他还会踏平你的部落,甚至像你这么美的美人,他也不会放过。” 血天君突然站起,激的说道。 抬头看着血天君狰狞的面孔,向美艳浑然不觉他说得话会成为现实,但是仔细一想,九霄之城要称霸这片区域,那么这卡布部落,当然也不会被落下。 只是他夸自己是美人,这让向美艳的脸再次浮现了红晕,没有女人不听夸赞自己美貌的话,向美艳也从不拒绝,只是她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男人夸她是美人。 ” 那要怎么办?” 向美艳口而出道。 问出这句话,她就疑惑了,自己为什么会问一个陌生男人怎么办? 这么短的流,难道自己没了主心骨。 血天君蹲在了她的面前,脸上毫无表的低沉道:” 找机会杀了九霄之城的城主。” 向美艳摇头道:” 不可能得,就算可以杀了他,九霄之城还是有别人接替得。” ” 那就杀光九霄之城的掌管者。” 血天君又说道。 看着他的表,向美艳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霸道,就算他的话是妄想,向美艳却非常喜欢听。 ” 我们部落没有高手,怎么杀?” 向美艳觉得,血天君竟然如此提议,那他就一定有办法。 果然血天君点了点头轻笑道:” 你只要想杀,我就有办法,当然还需要你的帮助才行。” 向美艳娇声道:” 我?我不会武功,怎么帮你?” 血天君笑了笑,遂即说起了自己的计划,他本以为向美艳不会欣然接受,可是她一点都没有犹豫的接受了。 ” 天君,你到底是什么人?” 向美艳越发的觉得血天君很神,更觉得他就是上天派来的一个救星,来搭救自己和卡布部落得。 面对面得距离,让血天君闻到了向美艳嘴里说话吐出的香气,不得不说,向美艳的美貌是无与伦比得。 第532章《宝莲》行鱼水之欢优美的面容上,写了疑惑,向美艳在想什么,血天君很清楚,不管是谁,遇到一个愿意帮助自己的人,都会有怀疑对方的机。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向美艳在想,这血天君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艳姐,像你如此漂亮的女人,嫁给一个你不的人,难道就不觉得可惜?” 血天君注视着向美艳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向美艳摇头低声道:” 我只求自己一生能过的安稳平凡,至于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从来都没想过。” 血天君朗声道:” 那样会快乐吗?美艳姐,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他吗?你还这么年轻貌美,怎么就能跟他一生。” ” 我……” 美艳嘴张启,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她心里,当然对那个已年迈无力的卡布毫无,但是她又能如何,一个女人,如果背叛,在卡布部落,是要被吊死得。 血天君声道:” 美艳姐,能说说你的过往吗?” 过往?向美艳眼中出了回忆之色,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叙说得,从小时候记事,一直到现在,她得故事很平淡无奇,可是令血天君却倍激。 原来这向美艳至今还是雏女一枚,那些女儿都是卡布和前期生的,她嫁给卡布的原因,竟然是卡布为了自己的部落族长的名头,要多纳妾,所以他一连娶了三个老婆,向美艳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迎娶的新娘,卡布却从未与她们同床过,如此的暴敛天物,实在是不应该。 ” 可惜,可惜啊……” 血天君仰头叹道。 向美艳疑声道:” 可惜什么?” 血天君凝视着她的美眸笑道:” 可惜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啊。” ” 你,能不能正经点。” 向美艳娇嗔道,心里却美滋滋得。 即便和血天君还不算太熟悉,向美艳却觉得他绝不会是坏人,虽然有那么一点点色,可是这也是男人的本质。 血天君轻笑道:” 与美艳姐这么美的美女畅谈一夜,你让我怎么正经,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 你也不是坏人。” 向美艳一脸认真道。 脸上出了坏笑的表,血天君靠近她的脸,低声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 看着他靠近自己,那张俊逸不凡的脸,更加清晰,而且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一炙热之,直进她的心怀。 向美艳呢喃道:” 我觉你不是坏人。” ” 哈哈,觉,女人的觉一向都很准啊,可是我并不是什么好人。” 血天君大笑了一声,突然再次靠近向美艳的脸,他的鼻尖都触碰到了向美艳的鼻子上。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吓了向美艳一跳,她刚要撤回头,却被一只手揽住了脖子,迫使她根本逃不掉。 ” 呼呼” 粗重的呼吸声从血天君的鼻中传出。 向美艳本有惊惧,却用那双人闪烁的美眸直勾勾的看着血天君,她相信这个男人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太过分的事。 血天君又说道:” 天快亮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 这……这就回去。” 向美艳张嘴说道。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血天君突然住了她的,更已迅雷之势,将他的舌送到了向美艳的嘴中。 肆无忌惮的长舌,在美女口腔中不断的扫撩,一手环住她脖颈,而另一手则霸道的欺上了她的大圣女峰,弹力和温热接憧而来。 向美艳呆愣了近乎五秒,才回过神来,可是她双手不管如何的去推男人的肩膀,就是推不,她更觉自己快要窒息了,那热烈的激,和男人巧的长舌,加上圣女峰怪手的搓,使得她全酥发热。 手无足措得向美艳,只到一阵目眩,她害羞的闭上了眼睛,既然无法抗拒,她也只能去顺从,顺从这个霸道的男人,在欺负自己。 血天君尽的吸允着向美艳的香、舌,而她的呼吸此刻越来越急促,一直在前阻挡的双手,也轻轻的饶后,在血天君背部着,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 嗯嗯” 的低声。 许久之后,血天君才放过了她的,在向美艳大口呼吸之际,血天君的嘴却又朝她的耳根、颈项、香肩游过去。 ” 不要……” 向美艳只觉得阵阵酥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不停的颤抖着,娇喘着不要。 可是血天君哪会放了她,一手不断大力的搓她的圣女峰,另一手托住了她的肥于,他的手段颇为厉害,如向美艳这样连都没经历过的女人,又怎能抗拒他的极致挑撩。 此时的向美艳彷佛陷入了昏睡中,已不知道血天君正在她上做什么事,只是有着无限得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像很” 需要” 但又说不出是” 需要” 什么。 当血天君用双手微微分开她的裙领,去亲她雪白的肌肤时,向美艳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一阵酥无力,而摇摇坠。 长袍扑在了地上,血天君将脸宁红得向美艳推倒在了上面,俯紧靠在她的侧,看着那嫣红的脸,还有那迷醉的美眸。 ” 不要欺负我了,好吗?” 向美艳低声哀求道。 可是她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心里话,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让她倍刺激,那是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的快乐,血天君的手给与了她极大的足。 血天君轻声笑道:” 美艳姐,我怎么会是在欺负你,我这样可是为了你好啊。” 嘴上说着,他的手再次欺上了向美艳的圣女峰之上,手指更是恶作剧的在她峰尖上凸起得小上摩擦,显然向美艳已经被挑起了YU,她那扭曲并在一起的修长白腿,就是如此的表现。 嘤咛娇哼了一声,向美艳皱眉道:” 不能,我们不能这样啊。” ” 为何不能,就为了你那不该坚守的,美艳姐,我问你,你现在可舒服?” 血天君坚定的眼神,让向美艳很害羞,看来自己是难逃了。 她摇了摇头,这样的话她是难以启齿,可是那种舒服,却让她差点大喊出声,甚至到了一个无法遏制的地步,就算血天君现在继续,她也绝不会在反抗。 怪不得人人都说,人世间最美妙的事,便是男女欢,那种趣,向美艳没体验过,但是如今有了这个机会,她却想试试。 血天君继续说道:” 你不说话,那我可就当你是舒服的了,我还有更舒服得,趁天没亮,好好让你享受享受。” 向美艳刚要拒绝,突觉前一阵微风袭过,没有冷寒,但是她却看到自己的裙,已经完全的被血天君扯开向两边,只有一件灰色肚兜的她,彻底将自己的娇体袒了出来。 月色昏暗,却毫不影响血天君的视线,洁白如玉琢一般的火爆娇体,就这么赤果果得在自己的眼前,那肚兜下的两团大圣女峰,更似要突破肚兜的束缚,挣出来,依稀可看到上面的两点凸起。 ” 天君,不要这样,求你了……” 向美艳脸上现出矜持的表,可是她的哀求声音,更加刺激着血天君。 血天君单手已绕到她的后,将她的肚兜细带轻易拉了开,手撤回来时,也顺便将肚兜从向美艳上扯了下来,果然如血天君所料,那被肚兜束缚的圣女峰,绝对得超大,故因这古代女子,都喜欢束XIONG,所以从外面看,不是很大。 两团被解放的圣女峰上下弹跳了起来,雪白无暇的诱人至极,被惊吓到的向美艳完全慌了神,她的全竟然第一次被男人看到了,还是一个她才认识不到一晚上的男人。 慌乱的她急忙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两团圣女峰,血天君却笑道:” 其实上面好看点,可是下面也不错。” 听到他如此猥琐的说,向美艳又用手按在了自己的粉缝处,可是那一刻,血天君已经看到了,她的粉缝周围尽是黑丝,很显然得象征着向美艳的需求,绝对不是一般女人拥有得。 她可以用双手遮挡的很少,看到两团圣女峰又袒出来,血天君可抓住了机会,两只大手握了上去不说,整个上半都压在了向美艳的上。 仰头可看到向美艳娇红得脸上,尽是羞怯,此刻她闭着眼眸,浑娇颤。 对付这样的美女,血天君有太多招数可以使用了,加上向美艳是个需求量大的女人,只要开发得当,日后她定又会成为极乐界中的顶级女女中的一员。 于是血天君不紧不慢,先是用嘴亲了她两团圣女峰中间得壑,又转而用舌在那肌肤上轻扫,双手不停得搓时,手指也不忘在那两颗可得小上做小作。 如此得挑撩手段,即便通忍耐的女人,也不会忍住,何况是一个从未有过男欢女得向美艳。 她脑中一阵空,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和这个欺负自己的男人有什么关系,更忘记了一切一切。 仿佛置在一处海面之上,向美艳只觉轻浮浮得晕眩,不知不觉间,那双手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因为她觉到一个异物,直咯得她大腿生疼。 当血天君的嘴吸允住她的小时,向美艳既惊讶、又害羞,还有很多的舒畅,一种想方便但却又不是的觉,只是下全了,那种觉让她超舒服。 握住那异物的手不觉的一紧,向美艳才被挺硬异物上的温热吓得一回神,细细一想,便知道自己握的异物,其实就是哦男人上的巨龙,她害羞的很想抽回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挺硬、温热在手的觉。 血天君已发现了向美艳这么简短的改变,她已经开始坠入自己设下的界之中,想逃已经不可能了。 于是血天君使出了浑解数,或用舌= 尖挑撩那坚挺的小,又时而用牙齿轻轻碾磨着那小,如此的挑撩,让向美艳在无法忍住矜持,她开始了大声的呼喊,搔得喊出了上所受到的极致快意,也是这种快意,让她到粉缝中,似乎又喷发了一场热。 第533章《宝莲》向美艳得初蹄” 天君……” 向美艳不停得娇呼着。 她时常都会梦到一个男人,在她上占有她,给她足。 而此刻这个男人真的出现了,她知道,血天君就是她命中注定的男人。 ” 美艳姐,是不是很爽,是不是很想要?” 血天君吐出了嘴中得小,抬头看着向美艳那迷离的眼眸笑道。 向美艳娇羞得嘤咛道:” 你坏你坏你真坏。” 血天君已俯跪在了她的腿间,凝视着向美艳低声道:” 故因我坏,你才会喜欢,接下来,还有更坏得。” 眼看他跪在自己面前,向美艳虽知男女欢之事,必须要男人进入女人的体内,才算完成,可是她却不知道,那样的过程到底是什么样得。 ” 你在好奇什么?” 血天君看到向美艳脸上的狐疑表,不禁笑问道。 向美艳已无了开始的羞涩,娇真道:” 我想知道,你要怎么占有我?” 血天君指着胯间的巨龙,朗声笑道:” 很简单,我要用她,攻破你的防线,让你彻底的成为我的女人。” 她不懂,这可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男人的巨龙,表青筋的狰狞巨大且长,令她心跳不已,那上面圆突突得蘑菇头,更是闪着奇异的光泽。 如此解释,血天君也知向美艳根本听不懂,于是他抓住了向美艳的脚踝,将她双腿高高提起,跪着的子也向前倾斜,那巨龙自然而然的贴近了她的粉缝。 那里已经泞不堪,温热的粉缝更一张一合,像是在对血天君的巨龙说着欢迎进来的话语。 已到了这个地步,向美艳再无抗拒之心,眼中更是生出一丝祈求,好似在祈求着血天君能快些进来。 在那粉缝上研磨了数下,血天君听到向美艳鼻中发出了搔的娇,脸上表一转,腰部突然向前一顶,那巨龙顺着得粉缝,顿时扎入了进去。 ” 啊……” 原上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长空。 月亮与星星,似乎都被此场景所惊羞,而躲了起来。 天空虽然开始泛白,可是这里距离卡布部落有一定的距离,向美艳的惨叫只持续了片刻,便被她用手捂住了嘴。 ” 唔唔” 得哽声从她嘴中发出,两行眼泪也从她眼圈中落了下来。 血天君一鼓作气得作风,确实不是每个女人能忍受得,加之其没有给向美艳解除痛苦,她是确切的尝受到了女人第一次的痛楚。 这时地上早已是声一片。 血天君赤全趴在向美艳上拼命地抽着,长达八寸的巨龙深深浅浅的在她的小里来回不停抽送。 ” 啪啪” 剧烈的抽声中顺着巨龙与向美艳的小合处不时流出透明的,沿落到青上,皎白月色下,两人下腰肢处的地如同清晨沾水般,亮晶晶打了一大片。 向美艳将修长的双腿搁置在了血天君肩上,不住抖颤着,浪叫道:” 啊……啊……再深……些……啊……好……好深……啊……” 血天君又重重地带着弧度将巨龙完全进她小,她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嗯嗯……哦……啊……好奇妙……好足……啊……继……续……大力点……” ” 啊……好涨……” 又是一声娇呼,向美艳张大了小嘴。 她何时享受过如此的快乐,那种被巨龙抽小的快意,实在太了。 血天君抽搐了几下,略提起她娇小的子,再度按落,整个巨龙弯成弓壮钻入向美艳窄小的小里,不停的抽。 ” 啊……嗯哦哦。好美妙……啊……好大的巨龙……得我好舒服……啊……哦……爽死了……啊……” 如此反复了几次,向美艳大作,摆向上挺起娇驱,配合着血天君的作上下起落,噗嗤噗嗤得抽声不绝于耳。 ” 啊……用力……哦……的太深了……啊……” 向美艳涨红了妖艳的面容,长长的头发已甩的很乱,遮住了大半的脸庞,却可以看见她连连大张的小口。 ” 哦……哦……嗯嗯……” 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和起伏,前的一对可观的房也顺势上下晃着,雪白的房中间那两粒红的头然挺立,似两滴红泪娇艳滴。 纤腰下两条纤腿半开,黑黑的毛上水迹一片,汨汨地被巨龙不停带出,过两人腿根,小四处是狼籍。 血天君暴涨的巨龙青筋浮现,刺激着向美艳紧窄的小,口那两片如双般厚的紧箍住巨龙,唧唧地翻进翻出,” 啊……继续……唔……好……太爽了哦……唔唔……” 微风吹袭之下,向美艳得美妙娇连连不停的在这片地上畅响,此时的血天君,在她上驰骋,犹如一匹缰的野马,在她那娇的蕾间穿梭。 时间仿若停止了一般,只可听到两人扑通扑通的心跳,直到血天君那热的意撒进自己的心田,向美艳才回转神来。 脸上带着足的向美艳娇嗔道:” 人家可是第一次,差点被你捣死过去。”血天君轻着她得鬓角发丝,抹去了她鼻尖的香汗,笑道:” 那还不全因为我的美艳老婆,这么美丽,材又这么好,我忍不住嘛。” ” 哼,谁是你老婆啊?”向美艳娇真道。 突觉粉缝之中得巨龙再次坚硬,她急忙改口道:” 夫君,天亮了。” 血天君调笑道:” 怕了吧。” ” 嗯,人家怕死了,要是夫君还想来,不要在这里,去别处可以。” 向美艳妩的笑道。 她得搔,血天君是见识过了,连连三波高朝喷发,却还不足,可见向美艳是多么的喜欢和自己合。 ” 呲” 的一声,血天君那灼热巨大的龙头推开美艳的蜜瓣,过美艳颤的珍珠,撑着美艳紧缩的美甬道,随着血天君拧腰纵,刹那间,他那灼热的庞然大物已经深深的在美艳充春水蜜的中,终于血天君进入到了美艳那神圣肥沃土地里。 ” 啊……” 如其来的疼痛使美艳闷闷的哼了一声,美艳咬紧了牙关,庞然大物在美艳的美甬道中,血天君觉就像钢焊凿进泥缝里一样,美艳的美甬道真紧。 美艳的部一阵痉挛后,浑都在发抖,虽然刚入一半,但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让美艳皱起了眉头抿起了嘴,美艳很疼。 血天君的着美艳的房,心疼无比的看着她,问道:” 痛吗?我才进去半截……” 面色有些惨白的美艳没有勇气面对血天君的眼睛,只是摇摇头,他知道美艳在隐瞒,她不忍心破坏他的心,血天君停了下来,静静的趴在美艳上,他开始不住的着她,亲着她。 ” 唔……嗯……” 顺势接住了美艳轻的,血天君自不会客气,不只是片挟住了她的,轻轻地磨挲起来,连舌头都趁机溜了进去,勾上了她含羞带怯的香舌,就在她檀口中轻扫慢搅起来。 血天君的舌技何等厉害?甫贴上,便入了她的口中,勾的美艳香津泛滥,竟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地,让香舌顺从他的勾引,将带着甜意的香唾,一丝一丝地推向他的口中,被住的连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血天君的是那般炽烈,火辣辣地直接攻入了最深处,连舌头都是那般落力,弄得美艳口舌无暇应接,真不知该好好给他的片轻磨,还是该任他的舌头勾弄搅玩才好呢。 美艳那只贲张鼓的香峰,随着她激烈的呼吸,抖的比之前更加迷人,好像比刚被他弄上床之前,还要盈了少许,连峰尖那两朵娇美香甜的蓓蕾,此刻都已经鲜美的绽放开来,泛出了的玫瑰艳红,骄傲地挺立在白玉般晶莹的高峰上头,美艳眼一线,带着无比火的眼儿美妙无比地飘着血天君,雪白的肌肤已染透了甜美的嫣红色泽,似连呼息之间,都能透出甜蜜的香氛,那迷离如水的眸,虽是仅留一线,惑之意却更加诱人,再加上美艳小嘴微张,香甜嫩地不住吸气,显见她也正求着。 原本的美艳还想回上血天君,寻求着他口中那的气息,至少在现在得到一点儿足;但血天君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竟故意俯下去,将脸凑在美艳的山峰之间,在那深邃的谷间舐了起来,香峰虽是无比,但在美艳的上,处原还不算怎么的地带,但在此刻已被诱发了春的状态之下,那处的觉竟也变得锐起来。 血天君不只是舔舐而已,整张脸都凑了下去,短短的须根处,在已被舐的的处来回摩挲之后,那酥难搔的觉,却是更加美妙,而且在舔舐当中,血天君的脸颊也不时轻揩着美艳的香峰,虽说被磨挲的部分较属内部,不是常被他搓的蓓蕾四周的带,但在这间接的摩擦下,连那极处都像是被刺激到一般地火热起来,那热是由内往外的,比起一般的弄更是火辣,还勾着美艳芳心当中的一丝向往:他到什么时候,才要再度光临那的蓓蕾呢?那想法是如此刺激和羞人,光只是想着而已,美艳的体已愈发灼热起来,美艳好不容易筑起来的一线理智,登时全被火得不成模样,就好像涨到顶处的洪水,一举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热的焰一口气溃发如洪,瞬间便烧遍了美艳的周,令她整个人都被那火充的的,其他的念头都被瞬间蒸发,说有多望就有多望外侄儿血天君的狂野挞伐,让她体内奔腾的火焰找到一个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肤彻底烧熔。 美艳的蜜瓣慢慢地膨涨起来,深深的美甬道越来越热,春水蜜也越来越多,美艳的美甬道好紧,好热,好,温温,的,褶绉层绕的严丝合缝的包容着血天君的庞然大物,像是被无数细嫩的小嘴同时的吸吮。 先不讲他事前的准备充分,还未合便弄得美艳飘飘仙,浑上下每一寸仙肌玉骨只求着云雨之欢,连美艳嫩时都是小心翼翼,冲激着内的力道不仅全不逊于楚心,还有过之,抽之际更不带丝毫痛楚,令美艳只觉得舒服欢愉,内更是,得他更好作,加上血天君的庞然大物既粗且长,顶挺之时技巧熟娴,不仅胀的美艳畅快至极,抽送之间还时有勾挑,巨龙头处似有若无地揩弄着美艳娇嫩的心,弄得春心漾的美艳更加热难抑,在血天君上娇痴扭摆,口中时发语,娇嫩、嗯哼连连,浑都似充斥着火热,对他真是又又恨。 血天君到下一片火热,仿佛全的血都一齐涌向那里,这真是世上最销魂最难耐的滋味,过了一会血天君觉得美艳已经适应了,才再次弓腰挺慢慢用力,逐渐将整根庞然大物尽根入,血天君开始缓慢的作起来。 每一次的深入,血天君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美艳,望着怀里这个令他怜痴狂的女人,他的心里激不宁,因为她是他的当朝名臣长孙无忌的妻子,他发誓他要在有生之年让美艳成为最为快乐、最为福的女人,他此时血天君没有了乱伦的罪恶,现在他只想深深的受那种只有乱伦才特有的兴奋和激,事实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外侄二人相拥相亲,相相更刺激,更美妙的呢? 血天君的庞然大物和美艳的紧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突然血天君锐的觉到美艳的蜜瓣正在急剧收缩,美艳的蜜瓣正在紧紧的咬他的庞然大物根子,于是他轻轻一,立即一阵说不出的酥、、酸、,沿着他的庞然大物从美艳的美甬道里传了出来,这是血天君从未有过的快,从那里涌出的快布了他全的每个细胞,使他产生了更加强烈的。 血天君用大手紧紧箍着美艳弱不禁风的柳腰,用灼热昂挺的庞然大物在她径中反复抽戳着,美艳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血天君的猿腰,紧贴着他,迎接着他无度的索求,血天君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美艳的细嫩肌肤上,往着盈的双间流去,和她的香汗汇集凝合,那景格外刺激,这使血天君眼中的火更加炙热,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舔吮着美艳濡挺的尖。 血天君能明显的到美艳汗的娇躯紧贴他黝黑壮实的体,颤抖着,扭着,是那样的弱无助,不知不觉中,美艳的美甬道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他大的庞然大物,疼痛已悄然褪去,美艳的体也发生着变化。 这也难怪,俗话说,女人四十如狼似虎,向美艳虽说不到地方,三十多的年纪,又从未体验过男欢女得快乐,第一次享受到了快乐,才会如此上瘾。 只是她已多次喷发,血天君自有恢复她体力的本事,却不能弥补她喷发出去的意。 起穿回了各自的衣服,血天君才认真说道:” 老婆,事关紧要,今天算起来,还有两天,九霄之城得事,还是要早些处理才好。” ” 嗯,那夫君你确定了嘛,我和她们的安危可都在你手里握着了。” 向美艳点头道,但是一想到血天君的计划,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扶起了有些腿得向美艳,血天君认真道:” 你只需把我带到部落里,剩下得事便由我来解决就是了。” 卡布部落,血天君由向美艳领去,自然受到了高等贵宾的招,见过了卡布,血天君已确信,这个已到生命尽头的老头撑不过几天。 而九霄之城之内的九妹,血天君一点都不担心她,有逍遥琴和萧麟儿她们在,就算暗夜那老头想霸占九妹,也是绝不可能的事。 ” 母亲,难道你真要将我们送到九霄之城去,洛兮绝不答应。” 一个大的帐篷里,向美艳坐在一张椅子上,面无表的望着下面站着的八个美女。 此时说话的便是卡布得八女儿洛兮,她比九妹大不了几个月,但却深得卡布的宠,而她上面七个姐妹,皆都习武出,又是部落中的英,所以九霄之城要卡布出一个女儿时,他不得不选择了九妹。 另一个看起来有二十出头的妖艳年轻女子也娇声道:” 母亲,九妹已经嫁过去了,九霄之城分明就是想霸占我们的部落,就算我们全过去又怎样,到时他们更有借口灭掉我们的部落。” 血天君一直站在一侧,打量着这八个各有千秋的小美女,这计划是他而定,自然不会出错,他也不会让这些美女,被别人夺去。 向美艳看着这八个女儿,沉声道:” 难道你们有什么好计划嘛,如果你们不嫁过去,部落一定会被灭掉,就算九霄之城的人很卑鄙,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可是,母亲,那可是个糟老头啊。” 洛兮激的喊道。 冷冷的等着洛兮,向美艳娇斥道:” 你也知道,可是当初九妹嫁过去时,你们一个个的都巴不得她过去,她难道不是你们的妹妹嘛,大妹,你是大姐,你就没想过自己替九妹过去。” 听到母亲的责怪,妖艳的大妹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血天君算是看透了这八个美女,九妹也说过,与众姐姐的关系不是很好,就是因为她老小,上面姐妹众多,到了她这里,卡布已经老的走不了,对她的关也就少了许多。 其实九妹根本不知道,她的八个姐妹,除了老大是卡布亲生,其他皆是卡布捡来得,有的是被遗弃,有的则是因为战祸,而失去了父母亲人。 向美艳见她们都不再说话,站起又说道:” 我也知道你们都不想去九霄之城,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即便不是为了我们的部落,这也是为了你们自己,我想过带着你们远走高飞,可是九霄之城的实力,是绝对不会看着我们逃走。” 看到向美艳朝自己看了过来,血天君暗中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他早已保证过,这八个美女就算去了九霄之城,也不会有事,所以向美艳这样说,其实都是在假装。 ” 洛兮,死亡与着,你选择哪一个?” 向美艳走到了洛兮的面前,低声问道。 洛兮抬头看着自己一向都很怕的母亲,犹豫了片刻才说道:” 着。” 向美艳又看向其他女儿问道:” 你们呢?” 答案是统一得,这点向美艳得很是透彻,因为她们全都很怕死,是胆小的女孩。 得到了答复,向美艳朗声道:” 好了,都别摆着一张臭脸了,到时我会跟着你们一起去九霄之城,还有我请来的这位朋友。” 朋友? 在大妹和洛兮八个姐妹眼中,这来到部落的上宾真好看,俊逸不凡的脸孔,和那飘逸的红发,从来到部落,就吸引了很多很多女人的目光注视。 当然大妹和洛兮八个姐妹,也都知道了他叫做血天君,是个游历野江湖得人,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怎么和他认识。 向美艳走出帐篷时,血天君刚跟上去,却听到后面的八个美女中的一个娇呼道:” 大哥哥,你先别走啊。” 血天君回头疑惑的看着八个美女,可的是,她们八个刚刚还是一脸得不悦,现在却都喜笑颜开,那老八洛兮得眼神中,竟有点暧昧的诱惑。 ” 是在叫我?” 血天君不知谁喊的,只能指着自己试问道。 只见洛兮边走出了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她看起来也就十九八岁得模样,皮肤是有点黝黑,长相却很特别的受看。 她娇声道:” 是啊,这里又没有别的男人。” 血天君笑道:” 不知妹妹如何称呼?” ” 我叫绚香,排行老七。” 她毫不思考得,便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血天君一脸的释然,绚香是九姐妹中胆子最大的一个,但是平常她却不应该是这种主找男人说话的女孩,看到洛兮和大妹她们眼中的皎洁,血天君算是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她们推举得。 绚香走到了血天君的边,低声问道:” 不知大哥哥是怎么认识我母亲的呢?” 血天君暗笑,这应该是她和她姐妹们最想知道的,自己来路不明,向美艳昨夜一夜未归,部落中人一定有知道得。 ” 我和美艳姐早就相熟。” 血天君淡笑道。 这时洛兮眨着可的大眼睛笑着说:” 我知道了,天君大哥是我母亲一个村子出来的吧。”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脑筋陡然一转,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只让向美艳将自己带到部落中,如此一来,自己还真的可以冒充向美艳村里的人。 于是他点头夸赞道:” 洛兮妹妹真聪明,我和你们的母亲确实是老乡。” 洛兮骄傲的看向了自己的姐姐们,那脸上表好像再说,看吧,你们都别乱猜了,这个大帅哥和母亲是老乡。 血天君不想与她们多说什么,现在说也无用,他刚要走,大妹低声问道:”九霄之城,你去过吗?” ” 去过一次。” 血天君回头道。 他看到了大妹脸上浮现出了失落的表,只听她接着说道:” 那里是个地狱,我们的母亲要将我们送去地狱。” 血天君直视着大妹浅声道:” 你们都误会她了。” 第534章《宝莲》九妹得初夜大妹看着这个让她心的男人,挑眉道:”难道不是嘛,对,九妹是不该嫁给那个糟老头,可是她已经去了,现在母亲还要把我们也送过去。” 八个小美女都看着血天君,都在等着他的解释。 血天君凝声道:” 你们的母亲是伟大得,她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点得侵害,相信我,到了九霄之城,你们一定会明白得。” 看着血天君的背影,大妹和绚香几姐妹都是疑惑万分,如果说这句话的人是向美艳她们的母亲,她们一定不会相信,可是这个她们压根还不熟悉的男人,说出的话,却让她们没有怀疑。 三天转瞬即到,九霄之城张灯结彩的夜晚,富丽堂皇的城池,在黑夜中异常的壮观。 城中得城府之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笑看着面前与自己坐在桌上得友人笑道:” 我暗夜都快入土了,没想到这个年纪,还能娶到九个貌美如的老婆,哈哈……” ” 城主,常听人说,人越老心越,看来还真不假,我只是很好奇,城主用了什么手段,能让卡布那老头,将他九个女儿都嫁给城主您呢。” 一个穿重甲得男人笑问道。 老者站起了,虽已年迈,他却一点没有老者的颓废,眼中尽是光得他冷笑道:” 这有什么,卡布肯将他的九个女儿嫁给我,只不过是为了保全他们的部落。” 九霄之城得宴席一直进行到深夜,喝了不少酒得暗夜,被人搀扶着回到了城主府中的大殿之内,看到大殿之中的两桌宴席已完毕,他不禁笑了笑。 ” 向夫人,这么晚了,你就别回去了吧。” 暗夜看到一个美妇坐在大殿一侧,立刻笑着说道。 向美艳起道:” 城主,我只是送我的几个女儿过来,并未久留之意,不管多晚,我都会离开得。” 暗夜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女婢,这几个女婢立刻退了出去,并将大殿的门给关合了起来。 眼看着向美艳,暗夜踉跄的向她走去,嘴上说道:” 向夫人,留下来吧,留在我的九霄之城吧,在这里,跟着老夫吃香的喝辣的,包你享福便是。” 听到他的话,向美艳嘴角一挑道:” 暗夜老匹夫,你得野心可真不小啊。” ” 哦?哈哈,向美艳,我可早就想你好久了,就算她们全都嫁给我又如何,你们的部落,我照样可以亲手毁灭,但是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我便不会这么做了。” 暗夜猥琐的笑道。 整个通亮得大殿,烛火突然全部熄了下来,向美艳娇声道:” 好啊,你想得到我,过来啊……” 暗夜虽喝了不少酒,却一点都未醉,透过一丝光亮,他疾步朝着向美艳的方向冲了过去。 黑暗的大殿中,毫无气息,突兀的一声闷响,烛火奇异的摇曳再次亮了起来。 只见暗夜睁着眼睛,狰狞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把长剑在男人手中执握,刺穿了他的体,他想叫得,可是男人用了一块木头,塞在了他的嘴里。 ” 你一定很好奇我是谁吧,呵呵,告诉你,我才是美艳的男人,而且你迎娶的九个小美女,全都是我的女人。” 他面前的男人说着,将他嘴中的木头拔了出来。 暗夜吐出了一口血,单手扶住了面前男人的肩头,狞笑道:” 哈哈,真没想到,我暗夜戎马一生,竟落得此下场,就算你杀了我又怎样,九霄之城不会这么容易被你们出去得。” 这时暗处的向美艳走了过来,冷笑道:” 暗夜,你听听外面……” 暗夜看着向美艳,耳中听到了外面的尖声惨叫,他在透过窗棂向外看时,火光一片片得,显然外面是在厮杀。 砰的一声响,几个侍卫冲进了大殿,其中一个大喊道:” 城主,不好了,外面敌袭……” 他还没喊完,就看到大殿中的景,顿时懵了。 在他们刚进大殿,看到暗夜背后突出的长剑时,外面已进来一个持剑女子,只见她毫不犹豫,甩剑便劈砍,眨眼之间,便已将几个侍卫劈砍在地。 ” 夫君,外面侍卫已全部解决。” 女子呵呵笑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看着暗夜沉声道:” 真是不好意思,你的九霄之城在今晚就要不复存在了。” 暗夜脸上很冷,体更冷,他绝对想不到,一个偌大的九霄之城,会在一个时辰不到,被四个女人毁灭。 推开了暗夜得尸体,血天君回头看着向美艳凝声道:” 你要的,我已经全部做到了。” 向美艳看着这个征服过自己的男人,娇声问道:” 夫君,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句话她问了许多遍,整晚的计划,他做得天衣无缝,他也隐瞒了很多。 九霄之城乃是这里最大的城池,却在一晚不到,就被毁灭。 从部落带着八个女儿来到九霄之城,向美艳无时无刻不在祈祷,祈祷血天君的计划可以成功,她没有失望,血天君确实做到了。 ” 呵呵,你会永远着的男人,美艳,你答应得事,可还算数?” 血天君轻笑道。 向美艳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眼见血天君转要走出大殿,她急忙娇呼道:” 天君,对她们温一些。” 血天君走出大殿,持剑的萧麟儿娇笑道:” 放心吧,夫君对他的女人都很温得。” 一间房内,九妹浑抖颤得望着眼前的几个姐姐,和她一样,大妹、绚香几姐妹,也是惊恐万分。 洛兮颤音道:” 九妹,你得四个女婢,怎么如此厉害?” 九妹摇头道:” 八姐,她们不是我的女婢。” ” 怎么可能?” 大妹疑惑道。 九妹随即说出了刚才所发生的事,她一直以为跟随自己的四个女婢,是部落中得,可是当到了九霄之城,她才发现,四个女婢被掉了包。 虽然她们的长相没有变换,可是九妹很熟悉自己的女婢,她们根本不会武功,然而杀死外面那些侍卫的女婢,却武功高强。 九姐妹同是疑惑万分,这时门外走进了一人,看到此人,九妹急忙站了起来。 ” 天君哥……” 她娇呼了出声。 这几天她一直都未见到血天君,还以为他离开了九霄之城。 绚香奇怪道:” 九妹,你也认识他?” ” 嗯,我在来九霄之城的路上,天君哥做我的马车到了九霄之城。” 九妹点头道。 只是她现在很好奇,为何血天君会出现在这城主府内。 知道她们有众多疑惑未解开,血天君关上了门笑道:” 其实今晚发生的事,都是我一手作,九妹,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我不会让别的男人占有你的。”九妹浑微颤,但那已不是恐惧,她这几天来,都在想着血天君,想着他告诉自己的那些话,现在她才明白,血天君没有骗她。 ” 她们是谁?” 九妹低声问道。 血天君走到九妹面前,俯视着她浅声笑道:” 我的四个老婆。” 萧麟儿,逍遥琴和罗霄以及晴语,罗霄虽不会武功,却得到了公孙绿萼用的真传,天下美女最心,罗霄可是死了不少男人。 有她们四个,血天君也毫不费力,便将整个九霄之城控制在了手中。 ” 天君哥,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九妹呢喃的抬头问道。 血天君不禁暗笑,她和向美艳一样,也会问出如此的话来,当然,就算是大妹她们,也都一样,会问自己的来历。 可是血天君并不会告诉九妹,自己其实来自现代的21世纪,他笑了笑,单手上了九妹的脖颈,看着那优美的面容,低头笑道:” 一个可以拯救你的人。” 看着他靠近自己,九妹顿时愣住了,然而那张嘴亲在她的上时,九妹才回过神来,只是她没有任何的抗拒,而是任凭血天君亲着自己,让他的舌进入到自己的口腔之内,肆无忌惮的扫撩。 眼见如此场面,大妹和绚香八姐妹都惊讶了,谁都没想到,血天君会对九妹做出如此的事来。 嘤咛阵阵,九妹不知自己是怎么就躺到了床榻上去,更忘记了自己上的裙衣,是怎么被血天君褪掉得,她的绝美容颜之上,尽是羞涩。 ” 今晚你要做我的女人。” 血天君双手按住了九妹那双大的圣女峰,笑着说。 九妹娇嗔道:” 天君哥,你欺负人家。” 她毫无羞怯,自打这个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九妹就已经决定,自己要成为他的女人,只是她没想到,会是这么快。 血天君轻搓着九妹的圣女峰,和上面的两颗小,那早已崛起的巨龙,此刻在九妹的粉缝上研磨而起,潺潺的热从九妹粉缝中流出。 奇妙的觉让九妹娇出声,虽从未和男人发生过激那种事,九妹却已知道,要做女人,就必须需要男人的进入。 阵阵快意袭遍了九妹的全,于是她娇呼道:” 天君哥,快些,给我吧……” 血天君笑着看向了站在床榻边的绚香八姐妹,轻声道:” 你们都看着,马上就会轮到你们了。” 绚香几姐妹都狐疑得看着血天君,她们不知这场面如何形容,却觉到奇异的热意,让她们小腹燥热,浑难受的很。 只听九妹哀嚎一声,几姐妹同看到血天君突然向前一顶,烛火的映下,她们看到两人的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血天君并未让九妹的痛楚持续,使出力量将她的痛楚减到了最低,巨龙才开始后撤,在向前,不停的如此循环,九妹起初得痛叫,也化为了美妙的哼。 大妹几姐妹看的心惊,却也被带了起来,原来男欢女竟是如此的神器,那粗长的巨龙,竟然可以进入到那窄小的粉缝。 ” 姐姐们,我好幸福哦……” 九妹知道今晚自己绝不是唯一,她知道正在征服自己的血天君,还会对自己的几个姐姐做同样的事。 洛兮走近娇声道:” 九妹,是不是很舒服?” 九妹笑得很是甜美,血天君得手突然拉住了洛兮,侧头住了她的小红,洛兮措不及防,想挣开,却发现自己毫无力气。 第535章《宝莲》名器春水洛兮娇体横陈,偌大的一间房内,大妹和绚香众姐妹,全都娇喘嘘嘘,脸上尽是足的浪笑,眼看洛兮怯懦的表,九妹娇呼道:” 八姐,你还迟疑什么?” 绚香也调侃道:” 七妹,我们都已和夫君做了,你要是不做,可不能走出去得。” 看着面前伟岸的男人,洛兮脸红红得,虽看了一场场香艳的场面,她还是有些惧怕。 血天君并不急,征服了大妹她们,这个八妹洛兮,自然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他在等,在等她主的求自己。 下已是凝无比,洛兮只觉腿间很是难受,那小腹的燥热,更是让她浑都有说不出得诡异觉。 ” 天君哥,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吗?” 洛兮娇声问了一句。 血天君轻笑道:” 只要你想,当然可以。” 洛兮看向了几个姐姐,又看了看那凌乱的床榻,一咬牙走到了床榻边,只见她侧上了床榻,躺了下时,也拉起床榻上的被褥盖在了自己的上。 ” 呵呵,八妹,你这是做什么呢?” 大妹笑道。 洛兮害羞的闭上了眼,娇呼道:” 天君哥,来吧。” 血天君自是不会拒绝美女的邀请,与九妹比起来,这洛兮更显得小一些,那圆圆的脸上,红霞遍布,小小的嘴嘟着,可至极。 到了床榻前,血天君手掀开来了被褥,笑着说:” 洛兮,我来了,你让我做什么呢?” ” 天君哥,你……知道得。” 洛兮娇嗔道。 血天君故意不懂道:” 我知道什么?” 嘴上这么说,他的手却毫不客气的按在了洛兮的圣女峰上,少女的圆,酥得大,一点都不输给她的几个姐姐。 ” 嗯,天君哥好坏,你怎么对我姐姐们,就怎么对人家便是。” 洛兮说出此话,顿觉自己变了。 若是以前,她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便这个男人是她喜欢的那一种,她也不该如此不矜持得。 血天君点着头,狂笑道:” 那哥哥可就不客气了。” 他的双手扯开了洛兮上面裙领,顿时将两团在小肚兜下的圣女峰袒了出来,丝质的粉色肚兜下,也可看到那凸起的两颗小,受到前面姐姐和九妹的影响,她们已经挺起发硬。 捻住了一颗小,血天君轻轻的用手指碾磨了起来,而另一手则顺势,将洛兮上的长裙褪了下来,直到她的娇体完全的展现在面前。 粉色肚兜与粉色长,那长裆处,可看到隆起的倒三角地带,这样得饱,表明着洛兮也是一个调教便可成为搔的女人。 羞意让洛兮知觉顿失,那激的场面,她虽看了一遍,可当自己被作为主角时,她却又害怕了起来。 瑟瑟发抖的娇体,血天君手掌摩挲着她那嫩得肌肤,片片肌肤经由血天君的手掌摩挲,立刻便出现了红晕,而此时洛兮的双腿也扭的并在了一起。 ” 天君哥,那里不要啊……” 洛兮只觉自己的长之内,那只在上游走的怪手,竟然从小腹上,一下掀起长的边沿钻了进来。 血天君可不会就这么停止,手掌已经触到了那温热的粉缝,他便笑道:” 为何不要,你不是答应了,要做我的女人嘛。” 洛兮脸上红红得,睁开了那已迷醉的美眸,娇真道:” 洛兮好难受,好哥哥,不要在折磨人家了啊……” ” 折磨?这怎么会是折磨呐。” 血天君不禁笑道。 此时他的一根手指已侵入了洛兮的粉缝之中,热乎乎得粉缝中,很是紧凑,当血天君手指进入更深时,洛兮已仰头娇了起来。 ” 哦哦……天君哥……好舒服……啊……真啊……” 血天君顿时皱起了眉,他上过的女人已经数不清了,然而其中拥有名器得却很少,黄蓉便是第一个,拥有池凝名器,而这洛兮,那粉缝源源不断流出的热。 竟然是名器春水,十大名器拥有的女子,被男人征服时,玄门大开之际,便会释放出无穷无尽的神奇力量,这点血天君可是深知其中的好处。 ” 嗯……天君哥,人家那里好啊……” 洛兮腰部直往上顶,那细细的手指,根本无法足她。 血天君笑着,手指开始快速得扣挖,热也更加疯狂的喷而出。 只是片刻,一声长从洛兮嘴中发出,血天君才抽回了手指。 ” 洛兮,哥哥可要真格的了。” 血天君翻上了床榻,跪在了洛兮的脚前。 洛兮睁着美眸,脸上已没了刚开始的羞涩,看着血天君,她低声道:” 天君哥,人家准备好了。” 看着她自己去除了肚兜,那双洁白得两团圣女峰,顿时暴了出来,颤悠悠的像是在对血天君召唤。 血天君这时手住了她长的边沿,轻轻的向下褪去,到了她的腿弯时,洛兮主的抬起了腿,配合着血天君将她的长除下。 春水名器的粉缝,果然是奇特,外表虽普通,但是那热却好像止不尽得向外流出,也可见洛兮是多么的需求了。 ” 夫君,快些吧,我们可都等着看呢。” 绚香站在了床榻边笑着说。 眼见几个姐姐和九妹都过了来,洛兮被蜷起着双腿,脸红的嗔怪道:” 你们都不许看啊。” 大妹调笑道:” 为何不可以看,你还不是刚刚看了我们被夫君欺负。” 九妹直接双手按在了洛兮的圣女峰上,娇笑道:” 呵呵,八姐的这两团很,比我的还大,真叫人羡慕啊。” 见九妹上手,大妹和绚香以及其他姐妹,更有甚之,皆都出手在洛兮的上撩了起来,血天君暗叹,这女人流氓起来,可比男人厉害多了。 血天君已忍不住了,春水名器虽很强大,但是一旦那春水流尽,便会失去其功效,于是血天君挺着粗壮的巨龙,在洛兮的粉缝上研磨了起来。 听着洛兮连连的娇,血天君双手握住了她的小蛮腰,突然向下一沉腰,那巨龙已迅雷之势,顿时潜入了她的粉缝之中。 ” 啊……” 洛兮惨叫声刚起,绚香突兀俯,双手握着她的脑袋住了她的。 迫使她的初痛声变成了唔唔之声,只见她娇体狂扭,想要摆深深刺入粉缝中的巨龙,可是却怎么也摆不了。 看着各姐妹在前面堵着,排行老三的三妹急忙上了床榻,坐在了血天君的后,双手按住了他的背,大笑道:” 为了让洛兮能更舒服,我要帮忙推一把。”说着,三妹果真使劲的推起了血天君的腰。 ” 啪啪” 之声和众女的笑声,让整个房间充了愉悦的气氛,好不容易,洛兮才摆掉了绚香的,娇呼连连道:” 哎呦……哎呦,你们这是要我的命啊。” 众女哈哈大笑了起来,而血天君也拼命的狂顶,给予着洛兮极致的快意。 直到许久,一声长后,洛兮浑了下来,已有数波喷发的她,竟翻着白眼晕眩了过去。 这也难怪,血天君的强大持久,和超强得战斗力,那是一个女人如何都无法受得了得,在加上九妹这些个美女得挑撩,洛兮又是名器春水,很容易便会喷发。 外面得喊杀声已沉寂了下来,门外响起了一串敲响。 血天君已穿回了长袍,洛兮也已起,在九妹和绚香的帮助下,才得以穿好裙子。 ” 进来。” 血天君喊了一声。 门被推开,一个人影踉跄的进到了屋内,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到地上的人时,血天君挑眉脸疑惑,虽然那人披着凌乱的头发,却难掩盖她是个美女的事实,上裙子也有数条口子,只是没伤到皮罢了。 ” 夫君,这女人刚才偷袭罗霄。” 随着进来的萧麟儿,脸气恨的说。 血天君点了点头,笑问道:” 外面如何了?” 萧麟儿看到血天君后的九个美女,显然她们已经全部成为了自己夫君征服过的女人,没有必要隐瞒,萧麟儿轻笑道:” 这九霄之城是够大,可是高手却没有一个,男侍卫基本杀光了,全城内美女,让晴语直接带回了极乐界。” 意得笑了笑,血天君现在就算不直接说出来自己所想,萧麟儿和晴语她们,就可以自己去完成许多事,既然美女已全部送进了极乐界,那么后得绚香她们,也不必留在边了。 ” 美艳呢?” 血天君又问道。 萧麟儿答道:” 也去极乐界了。” 血天君这才回头笑道:” 几位老婆,你们先去一个地方,我很快也会过去。” 大妹和九妹几女,脸上都出了疑惑的表,却见血天君一摆手,她们眼前一闪,全都消失在了房内。 ” 夫君,那个卡布部落怎么办?” 萧麟儿轻声问道。 因为血天君今晚的计划,是让九霄之城彻底成为一个废城,但是他仔细一衡量,自己都夺了人家的妻女,何不送个人,所以这九霄之城才没被完全毁掉,血天君打算将这城池给卡布。 看着地上那女人,血天君低声道:” 和这里一样,你知道该如何做。” 萧麟儿笑着点了点头,从东瀛开始,到这里,萧麟儿已知道血天君的手段,那就是到了一个地方,便会来个大收,只要是美女,不管如何,全部都会掠进极乐界。 看着她转走出了房间,血天君才走到那只是受伤却没有晕过去的女子面前,蹲了下来时,他的手也撩开了女子面前的发丝。 那是一张绝美的面容,美的晶莹剔透,只是那双眼睛此刻却显得很恶。 ” 你叫什么名字?” 血天君淡笑的问道。 女子冷声道:” 你今晚的所为,会有报应的,我们秦家,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得。” 血天君一怔,着她的下巴道:” 秦家?额,真是笑话。” ” 呸……” 女子吐出了一口唾,只是那唾从她嘴中飞出时,到了血天君脸前,却已经停了下来。 她竟然敢对自己做出这种事,血天君可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女子,冷笑了一声,血天君突然提起她得手臂,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轻声道:” 你一定不想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会是什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一胎五宝】《神雕风云 》(未删节531-535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