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2022年最好听的十首最火歌曲】《神雕风云 》(未删节536-540

《神雕风云

第536章《宝莲》秦大美女女子娇体挣扎着,眼中尽是冷意,可是任凭她如何挣扎,还是逃不掉血天君的束缚。 ” 好倔的女人,敢偷袭我的老婆,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血天君一想到她偷袭罗霄,要是萧麟儿和晴语她们三个,她自然不会伤到她们。 可是罗霄不会武功,虽有神力护体,但是这女人也是个练家子,伤不到罗霄的皮,也能把她吓到。 眼见这男人眼神中的狰狞,女子终于吓到了,但是她挣不开,只能被他一下甩到了床榻上。 看着他朝床榻走来,女子蜷缩着恐惧道:” 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血天君狞笑着,突然一挥手,只听呲啦一声,床榻上女子本就破烂不堪得长裙,顿时四分五裂,只是刹那,女子竟已光着子蜷缩在了床榻上。 ” 告诉我,你是哪里来的?” 血天君走到了床榻边,凝声道。 女子惊惧万分,她只不过是顺从父意,来九霄之城恭贺暗夜迎娶了九个老婆,没想到九霄之城的变故,会是这样子,她带来的十几个侍卫,全都被那个持剑的女人所杀。 而且这九霄之城内的侍卫没有二万也有一万五千,区区四个女子,就将整个城池控制,这样恐怖的实力,她何时见过。 看着血天君的眼神,女子低声道:” 我是秦城得公主秦岚。” ” 哦?秦岚,呵呵……” 血天君一挑眉,顿想起现代世界里,可是有个美女明星叫做秦岚,但是他已经享受不到了。 可是这个美丽的古代秦岚,血天君却要定了。 褪下了自己才穿上不久的长袍,血天君冷声道:” 哼,秦岚,看来我要好好的调教你一番才行。” 当看到眼前的男子全赤着时,秦岚也看到了他腿间粗长的巨龙,看到那骇人表青筋的巨龙,她哇的一声大叫,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血天君暗笑,这秦岚还知道害羞,可是她这样掩耳盗铃的做法,又有何用。 踏上了床榻,血天君手拉住了她的手,迫使她看着自己,说道:” 乖乖得听话,不然老子可不会怜香惜玉,把你捣死,也只能怪你不老实。” 听到他的话,秦岚绝美的脸上尽是羞红,她闭着眼睛娇呼道:” 求你了,不要对我这样啊。”” 哼,这就是你偷袭我老婆得下场。” 血天君冷喝道,突然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只是一拉,便把秦岚拖着躺在了床榻上,她挣扎,用双腿狂蹬。 可是她完全不知自己遇到的男人有多么可怖,她的挣扎是徒劳得,血天君已跪在她的腿间,粗长的巨龙对准了那隐有得粉缝。 双手按住了她的腰际之时,血天君突兀的向下一沉腰,巨龙猛地扎入了秦岚的粉缝之中。 ” 啊……疼……” 秦岚甩着脑袋娇呼了起来。 她得双手抓着血天君的手臂,长长的指甲似要镶嵌进他的皮一样。 而她表现的越发如此激烈,血天君就越激,巨龙深入的更深,狂野的耸也随之展开。 他同时也觉到,巨龙捅破了一层薄薄处女膜,显然这个秦岚的第一次,被自己这么无的给破坏掉了。 只是片刻,秦岚不再了,眼角尽是泪水,双眼失神的望着上面,任凭着血天君巨龙对她粉缝的践踏。 就算她像条死鱼一样的毫无反应,血天君还是尽享受着这强占的快意,双手大力狠狠的搓那对巨型圣女峰,手指碾磨着上面两颗小。 下无的快速撞击,” 啪啪” 之声充斥在整间屋内。 秦岚失神的望着上面,浑却奇妙的产生了快意,她从未和男人有过如此羞人之事,但却知道男人此刻正在霸道的占有她。 ” 我让你不出声,哼。” 血天君从未见过如此能忍耐的女人,显然秦岚是在极致克制自己,不发出那搔的声音。 然而在血天君又一波狂野的撞击下,她在无法矜持,紧咬着得嘴也张开,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双手更扬起抓住了血天君的手臂,突兀得抬起头,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血天君。 ” 坏人,来吧,继续,大力点,捣死我吧……” 血天君嘴角扬起一丝坏笑道:” 呵呵,现在知道求我了,老子却没心玩你了。” 嘴上说着,血天君突兀的停了下来,那巨龙只是在她得粉缝中泡着。 一种极度难受的空虚顿时让秦岚差点崩溃,虽然那胀粉缝的巨龙没有退出去,可是它不,刚才美妙的觉,顿时化为了过眼云烟。 想起自己如此的纯洁,被这个男人玷污,玷污就玷污了,他竟然在自己最爽的时候停了下来,这不是要人命嘛。 于是秦岚紧紧的抱着血天君,腰肢竟自己向上耸了起来,只是她这样,也只能有微微的快意,比起血天君那强悍的撞击,差得太远了。 刚才是血天君狂野的占有她,而现在秦岚,亲着血天君的脖颈,用那双大圣女峰摩擦着他的前,双腿更是盘在他的腰上,脚板扣在他的上,可是任凭她怎么挑撩,血天君就是无于衷。 ” 好人,我错了,求求你,一下吧。” 秦岚都快急哭了。 血天君冷笑道:” 一下,好啊。” 他果真只了一下,而且力度很小,就这一下,他又停了下来。 秦岚娇呼道:” 你刚才不是要捣死我嘛,来啊,我让你捣啊。” 她的搔转变,是血天君可以预见得,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受得住那YU得煎熬。 眼看她都快急疯了,血天君笑了笑,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肢,整个人向后一躺,让秦岚骑乘在了自己的上。 ” 现在你自己来吧,要是伺候得我舒服了,我便会放了你。” 血天君双手枕着脑袋笑道。 秦岚一怔,但是随即看出了一点端倪,原来这样的姿势,她可以下落,这样做起来,比刚才岂不是会有利很多。 双手撑在了血天君的腰上,秦岚脸红着蹲了起来,那粉缝再次并了血天君的巨龙,只见秦岚子开始一上一下的起伏,或许是好奇,她也不断在低头看着自己的粉缝是如何吃那么巨大的巨龙。 只不过片刻,秦岚的娇声便从她嘴中喊了出来,那起伏得幅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血天君自然不会一下,他已经爽够了,让秦岚自己这么做,也只是调教一下这个女人。 时间不长,在巨龙得穿梭之下,快意陡然到了极点,秦岚只觉双腿一,整个人伏趴在了血天君上,全微微颤抖着,嘴中也发出了一声长。 许久得休憩之后,秦岚才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娇体依旧,而那占有自己的男人却已经没了踪影,难道他离开了? 没有衣裙得秦岚,只得裹了一件被单在上,刚下到地上时,她差点踉跄的倒地,腿间微微得痛,让秦岚很是心痛,自己得贞洁就这么没了。 当她快挪步到门边时,一声” 吱呀” 门被推了开来。 血天君端着一些吃食,看到秦岚裹着被单,不禁笑道:” 怎么?这么快就想离开了。” 秦岚脸红红的娇声道:” 你答应过我的,会让我走得。” ” 是吗?我可不记得答应过你什么,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血天君将吃食放到了屋中的桌上说。 看着那美味的吃食,秦岚确实饿了,而且饿得发慌,可是这个男人带来的吃食,她却不敢随便吃。 盯着血天君猥琐的笑脸,秦岚低声哀求道:” 求你了,让我回去吧,如若我再不回去,秦城一定会派人过来得,到时发现九霄之城的事,你……” 她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摆手不屑道:” 那又如何,一个偌大的九霄之城,我都可以拿下,何况你所说的秦城,这里所发生得事,也早已散布了出去。” ” 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岚不懂,这个男人脸上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九霄之城内所发生的事,她可是亲眼所见,只是几个女子,便让这城内几千侍卫死的死、伤的伤,连出去叫救兵的机会都没有。 从开始到现在,九霄之城拥有的百万军队,竟然没有出现,这更让秦岚匪夷所思,要说九霄之城厉害,还是那驻扎在城外的百万军队厉害,城里发生这么大得事,那些军队的掌管者虽在城中已被杀了,难道就没一个人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 血天君手指敲击着桌板,低沉道:” 不用猜测了,九霄之城已然易主,卡布部落将会成为这九霄之城的掌控者。” ” 什么?不可能……” 秦岚睁大眼睛摇头道。 秦城距离九霄之城也只有几十里路程,卡布部落又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部落,那卡布年迈衰老,怎有能耐做九霄之城得城主。 血天君轻笑道:” 一切皆有可能,你若是再不吃,那就别怪我真的食言了,一盏茶得时间,我便会回来带你离开。” 秦岚疑惑道:” 离开?去哪?” 她绝对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放了自己。 走到门边的血天君回头笑道:” 秦城。” 门再次被关上,秦岚怔怔的看着那禁闭的门,秦城,这个大恶魔竟然要去秦城,他去秦城干什么,万一在那里,他也搞出九霄之城的事端,自己岂不是引虎入院。 不管怎样,秦岚还是要以填饱肚子为先补,不吃饱,她也就没有机会逃离。 于是秦岚走到桌边,迅速的吃起了桌上的美食,吃的不算太饱时,觉得一盏茶时间快到,她立刻裹着被单,推开门向外先看了看。 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浓郁的血腥味道,四下无人,秦岚便快步跑了出去,这九霄之城她虽是第一次来,但是被抓到这里的时候,还是知道路得。 秦岚跑得很快,也很机警得四处看着,就在她跑了几个走廊时,没有注意前面,突兀的撞在了一个人的上。 只见秦岚没有站稳,整个人竟向后倒了下去,一下摔坐在了地上。 ” 跑这么快,去哪啊,秦大美女。” 血天君手里拿着一条鲜艳的长裙,笑看着秦岚道。 秦岚惊惧得望着血天君,心里叫苦不迭。 第537章《宝莲》倾国倾城女子九霄之城城外,卡布望着自己得妻子向美艳和大妹几个女儿,只是他的眼神中,却毫无一点。 ” 夫君,我父亲真的可以胜任九霄之城的城主吗?” 洛兮此时拉着血天君得手臂,浅声问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并未回答,卡布现在虽是老迈的面容,但是现在的他,可不再是一个老者,而且现在的卡布,根本不认得向美艳和洛兮她们。 人体改造,是血天君最擅长得,加之公孙绿萼的药,卡布也已和聂风他们一样,完全的听从于血天君。 ” 好了,该走了。” 血天君笑了笑,回头上了马车。 九霄之城已然改变,卡布能力被血天君提升,即便是那原有的百万军队作乱,他也有能力收拾,只是现在的九霄之城之中,却再无一个美女。 没有一点留恋的向美艳,与血天君一起上了马车,在她看来,自己该追随一生的男人,只有血天君这样霸道得男人。 两辆马车朝北而去,车厢之中,秦岚畏畏缩缩,昨晚想逃却没逃掉得她,已然知道自己必须带着血天君去秦城了。 正在马车之中与向美艳谈及自己得过往时,血天君听到了极乐界中血岚的召唤,没有迟疑,血天君形陡然从车厢之中消失。 向美艳和洛兮以及秦岚,早就见惯了血天君这样的突然来突然去,并未有任何的惊讶。 ” 夫君,如你所料,秦霜就是在这世界之中。” 极乐界中一处殿前,血岚轻声说道。 血天君笑问道:” 预言石壁上显示了他的踪迹?” 血岚点了点头。 看着眼前的斗阙,这是按照凤凰山斗阙所建,预言石壁就在此中,而天凤和晴语她们,就是居住在这里。 进到了里,血天君直奔大殿得尽头,眼见晴语和黄蓉众多女人围在预言石壁前,血天君直接走了过去。 ” 夫君,快看。” 见血天君来了,晴语随即指着预言石壁喊道。 不用她喊,血天君也已看到了预言石壁上的画面,那里有晴语,也有血岚,因为预言石壁的特殊,晴语站在前面,里面的影像也是关于她得。 当看到一个穿盔甲的男子时,血天君皱起了眉头,疑惑道:” 秦霜怎么这打扮?” 这打扮,血天君再熟悉不过了,这样的盔甲,也只有城中侍卫头目,亦或者在战场上厮杀仇敌的人才配穿上,显然秦霜在这里就是一个头目。 当血天君走到预言石壁前时,上面的画面顿时变化了,看到秦霜和一众天下会得手下跪在自己面前时,血天君顿觉有点心痛。 不管怎样,秦霜都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得,这个悍将不可缺少。 ” 咦?夫君,这女人不是我抓到的那个女人吗?” 晴语看到了预言石壁上的画面,不禁疑惑道。 血天君笑了笑,他已猜到了秦霜和那些天下会手下的所在,看来他们应该在秦城。 看着众女,血天君浅声道:” 你们继续轮流观看预言石壁,我先出去看看。” 在极乐界中的时间是静止得,但是外面世界的时间却是很快的在运转,血天君进来只不过一盏茶时间,可是外面已经过去两天了。 让黄蓉她们轮流在预言石壁前,血天君也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虽然他很不喜欢知道结局,可这预言石壁有这种功效,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从极乐界中出去后,血天君并未回到马车上,因为此刻马车也停了下来,而且停在了一座城门外。 ” 下车,进城要检查。” 几个城门守卫到了马车前,促道。 血天君站在了不远处,眼看着向美艳、洛兮还有秦岚以及车后得萧麟儿和逍遥琴下了车,似乎是认出了秦岚,几个侍卫立刻跪在了地上。 秦岚郁闷至极,到了自家城池,她却不敢叫守卫,把这些女人全抓起来。 ” 都给我开。” 秦岚不得不爆喝了一声,要是后得女人发飙,这些守卫一定没有命可。 守卫吓得退回到了岗位上,秦岚回头低声道:” 我们进城吧。” 逍遥琴娇笑道:” 急什么,等夫君一起再进城。” 秦岚一怔,四处看了看,没见血天君的踪影,她不禁急道:” 他都两天没回来了,也不知道去哪了啊。” ” 进城吧。” 一声男人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 萧麟儿冷笑道:” 你一定想不到夫君的神通广大,还是收起你那点小心思,要是惹火了夫君,我便把这秦城夷平。” 眼看着她们上了马车,秦岚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马车。 如萧麟儿所说,她确实打起了小算盘,带着这些人进城,就找城中守卫,杀了她们,但是她却没想到,消失两天的血天君,又神奇的回来了,回来就回来,还是瞬息间出现在马车里。 进到马车里的秦岚低着头,不敢去看血天君,她已知道,这个神一般的男人,可以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一紫袍的血天君笑了一声,说道:” 秦岚,你们城中,可有个叫秦霜的人。” ” 额,天君哥,你认得此人吗?” 秦岚疑声道。 她可不敢随便称呼血天君,见洛兮一嘴一个天君哥,她也只能跟着如此称呼。 血天君点头道:” 认识,而且很熟悉,说说他为何在秦城吧。” 看着血天君,秦岚心中更加疑惑,秦霜来到秦城才不到三个月,他得来历也很神,但是他和一群人的武功却很高,这让秦岚有点苗头了。 简单得说了秦霜和他手下来到秦城的过程,秦岚还在想,他和血天君到底有什么关系。 ” 哦,先带我去找他吧。” 血天君闭上了眼睛,脸上毫无表。 向美艳和洛兮还有秦岚,自然是觉不到血天君此刻的心,逍遥琴和萧麟儿却能深刻的体会到,秦霜乃是血天君的徒弟,他所收的徒弟只有四个,而秦霜便是其中之一,他能找到秦霜,自然会激万分。 有秦岚得指引,也有她这秦城公主的份,马车畅行无阻得进到了城主府之中,又行了片刻,秦岚才说道:” 天君哥,到了。” ” 夫君,下去吧。” 逍遥琴娇呼了一声。 血天君睁开了眼睛,下了马车,踏到地上时,他立刻环顾了四周,正看到不远处几个穿盔甲的人在那演练对战,其中一个在旁边指挥。 看着那些人的一招一式,血天君深深的吸了口气,那可都是自己给秦霜得武技,他一直都没有忘,而那些演练的可都是经过了夜叉池洗礼的超级高手,他们演练显然不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武技。 ” 秦霜……” 秦岚眼见血天君看到那边人的眼神很奇怪,立刻娇呼了一声。 听到呼唤,那边的秦霜看向了这边,可是他那看着秦岚得锐利眼神,转瞬换成了吃惊得表,而且已疾速向着奔跑了过来。 秦岚不禁疑惑,自己何时有这么大魅力了,自打这个长相帅气得秦霜来到秦城,可是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过啊。 可是当秦霜到了近前,她才知道自己是自作多了。 ” 主人……” 秦霜跪倒在地,眼中更是忍不住的流出了泪水。 和他一起奔跑过来的天下会众人,也都跪倒在地,齐呼起了主人。 拉住了他的手臂,血天君叹道:” 霜儿,你们受苦了。” 秦霜哽道:”主人,秦霜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 呵呵,当然不会,我一知道你们出事,便寻了过来,我也曾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们了。” 血天君笑着说。 可是此刻他的心也很凝重,即便秦霜和这些天下会得手下,在这里不会受到欺负,也不会吃苦,但在这个谁也不认识的世界,他们又能过的快乐吗,当然是不可能得。 秦岚和向美艳、洛兮,都看的目瞪口呆,秦岚更是深知秦霜和这些人的厉害,他们都称呼血天君为主人,可见这个主人的实力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 要知道秦霜和天下会的众人,在来到秦城时,已经为秦城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他们能以一敌千,这样的可怕实力,秦岚相信,这个世界都不多见。 叙了一番旧,秦霜最关心得还是风云和断浪三人,一想到自己几月在此,虽有那些手下可以欢乐,但比起聂风三人,却少了许多的谊。 ” 主人,我们何时回去?” 秦霜问道。 血天君淡笑道:” 随时都可以,只是在走之前,这世界得美女,我可不想给谁留下。” 他得言下之意,秦霜自然是明白得,只见秦霜点头道:” 主人,这秦城里几位公主可都是绝色,还有就是这秦城城主,也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貌女子。” ” 哦?是嘛。” 血天君看向不远得秦岚,她确实很美。 可是这秦城城主是女人,这倒是个新奇事。 女人自古多薄命,红颜祸水效应,凡是有女人掌控一切的地方都不会怎么好,可是这秦城的繁华,可一点不输于九霄之城。 秦霜挠头傻笑道:” 主人一定有所不知,我们无处可去,来到这秦城,就是因为这城城主姓秦,秦姓也是这里的大姓,所以我们才得以在这里安住。” 这点,血天君没听秦岚说过,有些事他也不会相信那个秦岚,而秦霜所说,那便是事实了。 ” 霜儿,你来这里得时间,可已探清这世界的格局?” 血天君问道。 秦霜脸色一正道:” 主人,您尝尝教导我,要想敌人死,便要熟悉敌人的一切,我们到了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逛了逛,就算是这世界有多少如秦城这般大的城池,城内有多少人在,我也知道的很清楚。” 血天君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秦霜做得全都是他平日所教,根深固得已经在他脑子里了。 ” 好了,带我去见一见你口中得倾国倾城女子吧,想必不会让我失望吧。”血天君想到处秦城,那这里的美女城主,自然要先去问候问候。 秦霜连忙起道:” 主人,随我来,你们几个继续给我练着,我和主人去去就来。” 第538章《宝莲》强推女娲后人秦岚看到两人要去见自己的母亲,急忙追了上去,娇真道:” 秦霜,你以为我母亲是什么人,随便你说见就见得。” 她这么一说,秦霜停住了脚步,看向了血天君。 血天君冷笑道:” 你以为呢,秦岚,别忘了你我的约定,少惹我生气。” 看着他们离去,秦岚愣住了,约定,在来秦城时,血天君可是说过,不管他在秦城做什么事,她秦岚都不许阻拦,更不能说个不字,如若不然,秦城不保。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天仙般得母亲,秦岚还是忧心忡忡,像血天君这样的男人,见到她,会不会像对自己一样,直接扑上去。 富丽堂皇,壮观无比得殿前,秦霜看着眼前的侍卫,冷喝道:” 都给我让开,我要见城主。” ” 秦将军,城主她正在休息……” 一个侍卫头目低声说道。 看得出,这些侍卫对秦霜还是有点忌惮得,血天君不禁暗笑,自己教出来的徒弟,不管到哪,都是王者风范。 秦霜冷冷的看着他,突然一脚抬起,猛然踢在了他的下颚,一声咔嚓顿响,那侍卫头目立刻向后倒飞了出去,落到了几米外的阶梯上时,人显然已没了命息。 眼见头目被杀,几十个侍卫围了上来,都亮出了兵器。 秦霜浑杀气顿起,有主人血天君在边,他又有何惧怕。 ” 呵呵,一群不知所谓的家伙。” 血天君轻笑了一声。 却不见他出手,只见他负手走上了阶梯,面带微笑的向上慢慢走去。 侍卫叫嚣道:” 手,快阻止他。” 刹那,几十个侍卫全部围攻了上来,只是血天君凡是从一个侍卫边经过,那些侍卫却只举着兵器,子却犹如被定住了一般,在无法弹。 秦霜看的惊诧,在他记忆之中,自己的主人血天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大了,那气场,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随着血天君的步伐进到了大殿之中,秦霜也只来过这里一次而已,那次还是初次带着边的一批兄弟来到秦城时。 ” 秦将军,他是何人,城主正休息,你们怎可乱闯?” 一个侍女迎面走来,惊讶得低声道。 血天君停住了脚步,眼神却丝毫没有看那个小侍女,这大殿里也有好多个侍女,只是她们都不敢出声,正因殿上长椅上,一个穿青纱长裙得女人正在闭目休憩,脸上还带着粉色的面纱,让人看不到她得面容。 秦霜也不理会这个女侍,在他眼里,是个女人,都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就算是天下间最美的美女也是一样。 ” 我是来看看你们城主得模样。” 血天君轻声说了句,径直向前走了去。 那女侍一看,这可不得了啊,城主字忌讳自己休息时,被别人打扰,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竟然敢这么大胆,还要看城主的模样。 数个女侍挡在了血天君的面前,其中一个娇喝道:” 快快退出去,不然我可叫侍卫了。” ” 侍卫?” 血天君挑起了嘴角,这些碍事得女侍,模样倒是各个不错。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血天君可没心思调戏她们,一挥手间,数个女侍皆都凭空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没有一点声音,原本就很安静的大殿,此时更显诡异。 秦霜是见过血天君的手段,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该留下,于是他转退出了大殿,并且将大殿的门也给关了上。 长椅之上,青纱长裙裹着这女人的腴娇体,若隐若现间,可看到那两团大圣女峰,只不过被一件很薄得布遮挡,两颗凸起的小,都可看得清。 虽有面纱遮面,但这粉色面纱,只不过让此女脸上有点粉色而已,红脸白,一双闭着的眼睛,很是细长,柳叶弯眉凸显着此女作为城主的霸道。 血天君俯下了,并未探手却揭开面纱,而是嗅了嗅从这女人上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闻香识女人,血天君可是最擅长这个。 他只是闻了一闻,便知道这女人上得香味绝对是原味,粉嫩洁白的面容,更没有半点施粉装扮,如此原生态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美女。 正当血天君有些肆无忌惮得欣赏她睡觉时的态时,却看到了一个勾起他许多回忆得图腾。 在这美女的小腹处,青纱裙并未掩盖那朵美丽的图腾。 ” 生命之……” 血天君挑眉凝视着她小腹上的图腾。 这朵图腾,是代表生命得朵,血天君曾在被女娲复的穆念慈和包惜弱她们背上看到,而被赋予力量的巧背上也有。 只是她得图腾是在前面的小腹上,而不是在后背,这又代表着什么。 没有女娲力量得迹象,这个女人上也没有死亡过的气息,血天君凝眉看了许久,才站起。 不管怎么样,他知道这个女人和女娲有些关系,又或者根本就是女娲派来和自己做对得。 ” 你是谁?” 血天君正看的入神时,女人睁开了迷蒙的双眸,看到了陌生人,她的眼中出了许多奇怪。 ”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倒是你,要回答我的问题。” 血天君轻蔑的说道。 奇怪的看着血天君,美女坐起,看了看殿中娇呼道:” 人呢,来人啊。”见她喊人,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 哈哈,你以为会有人来嘛,我美丽的女城主,告诉我,这朵图腾代表着什么意思。” 他刚说完,突然一手撕开了这秦城美丽女城主的衣裙,顿时她的上全部袒在了血天君的面前,只是那雪白的两团圣女峰,血天君根本看都不看一眼,而是用手指着她小腹上的生命之。 羞怯恐惧的抱怀,美女城主很气愤,可是这大殿之中,所有的女侍一个都不见了,只有自己和这个神得陌生男人,他到底要干什么。 ” 快点回答我,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血天君见她不说话,突兀的探手住了她的脖颈。 一种无法呼吸的难受觉袭遍了美女城主的全,惊惧得看着眼前头红发,双眼更是血红得帅气男人,她直喘气道:” 松开我,松开我说……” ” 咳咳……” 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血天君冷声道:” 回答我。” 看着他得冷酷,美女城主喘息了一下,接着说道:” 这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图腾。” ” 祖先?你的祖先是谁?” 血天君急问道。 她随即指向了后的一面墙壁,血天君立刻看了过去。 一面偌大得墙壁上是一幅雕画,确切得说是一个美女上,下半却是蛇尾的雕刻画。 如此诡异的画,带给血天君的是视觉冲击,而视觉冲击之后,则是一种熟悉。 绕过了她,血天君走到了墙壁之下,这才看清雕刻得美女那张绝美的面容。 ” 哈哈,竟然是她……” 血天君狂笑了起来。 美女城主战战兢兢得看着血天君,疑惑道:” 你认识我的祖先?” 血天君回头大声道:” 当然认识,而且我与她是老相识了。” 这雕画上的半人半蛇得美女,赫然是血天君得第一仇敌女娲,对她血天君再熟悉不过了。 从凌云窟上第一次被她杀死,又被她的药救,一直到这秦城,血天君得一路走来,从来都不缺女娲。 虽然每次她都不再亲出现,却总是派一些小角色对付自己,血天君恨得牙,他现在有实力让女娲臣服在自己面前,可是他更想那个过程会刺激点。 ” 啊?这……这不可能,我祖先是神,可是你……” 美女城主知道自己祖先女娲得传说,那是一个女神,而面前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神。 就算他是神,也和女娲绝不是一个系统得神,而是邪神。 血天君看着这个美女城主,她的面容果然有些与女娲神似,不管是美貌,还是那脸上表,都几乎一样。 ” 你叫什么名字?” 血天君问道。 美女城主一怔,却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 殷音。” 血天君冷哼道:” 也只有女娲那种女人,会给自己的后世人,取这样搔的名字。” 殷音震怒道:” 你不许侮辱我的祖先。” 她的话音刚落,血天君已到了她的近前,一只手再次握住了她得脖颈。 只见血天君脸上带着猥琐的笑道:” 侮辱,哈哈,我确实会侮辱她,而且会让你亲眼看到,她是怎么在我下被我征服得。” 听到他如此骨的话,殷音喊道:” 你是个疯子。” ” 疯子?你是第一个说我是疯子的女人,当然,你还不了解我,呵呵,你会知道我不仅疯,而且很狂得。” 血天君低沉的说道。 殷音不敢想象,这个突然出现在秦城自己大殿之中的男人,到底和自己祖先女娲有什么仇恨,现在她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男人得双手撕扯掉了她上的衣裙,片缕不沾得洁白娇体,瞬间被这个男人看了个光。 ” 不,你是个魔鬼,不要靠近我……” 殷音向后推着,双手已不知是该遮挡自己的圣女峰,还是那腿间被很多黑丝包围的粉缝。 血天君狞笑道:” 你说对了,我就是魔鬼。” 他说完,一个前扑,抱住了有着火爆材的殷音,并将她推倒在了那张像是一张床榻的木椅上。 ” 啊……” 殿中传来了一声尖锐的惨叫,秦霜立于门外,可听的一清二楚。 ” 嘿嘿,主人就是主人,到哪都是如此得霸道。” 木椅之上,殷音的一条腿高高扬起,觉着那撕裂的痛楚袭遍了全,她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个男人给侵占。 血天君挑眉轻笑道:” 女娲果然是我的老相识,就算是她的后人,也都保持着贞洁的子,等见到她,我还真不舍得如此暴力的对她。” 他那巨大的狰狞地在殷音的道中,一道血丝从两人的结合处渗透出来。 驰骋在殷音得上,血天君不禁泛起了疑惑,那秦岚是殷音的女儿,为何她还有着贞洁的子,难道又是和向美艳一样,秦岚得生母不是她。 ” 你……恶魔,不要啊,痛……” 殷音仰头呐喊着。 血天君却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浅出深入得狂野耸着腰肢,让巨龙狠狠得在她的粉缝中捣鼓。 他那巨大的不断地在她的道抽进抽出,带着那粉红的褶皱壁也翻进翻出。 殷音咬紧牙关,绝美的脸上有些苍白,血天君抱着她的肥,来回抽的,受着被热包裹的快,看着她哼也不哼一声的样子,冷笑一声,手将她上的衣服撕烂,大手盖上她雪白的峰,用力的搓起来。 虽然殷音极力掩盖,但是下体还是传来一阵快。 血天君将她的肥抱起来,将她翻了一个面,让她如同一个小母狗般趴在地上,巨大的更加猛力的撞击。 ” 呕!” 殷音被撞击得眼睛一翻只到一根的进自己的下体,搅着自己的肚子,酥中带着充实的快。长久忍耐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发出醉人的娇:” 啊啊……不要……嗯嗯……好深……死了……死我了……” 她的脸上一片晕红,眼如丝,到最后甚至抬起自己的肥迎合起来,那圆的肥在他的大力撞击下,啪啪作响。 血天君看到胯下的绝色佳人开始迎合自己,更是激得越发用力,抽一会儿,到下体的娇娃一阵痉挛,从道深处冒出一热流淋在他火热的头上,他抓着她的肥,激烈的撞击数百下,也忍不住一个猛力大进,将头深埋在她的道中,将一白色的浓进她的子内。 殷音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种足,有些复杂地回头看着血天君。 第539章《宝莲》吃醋得女人大殿之外,秦岚紧张得望着殿门,可是她面前却站着一个秦霜,在看那些全都不弹的侍卫,她知道,大殿里传来得声音,显然是血天君已经做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 秦霜,你给我让开。” 秦岚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秦霜不屑道:” 主人说了,任何人都不许进去,打扰他得好事。” 看着他得表,秦岚语气一求道:” 秦霜,你好歹也是我们秦城的将军,难道就看着你主人,在这里造次。” ” 造次,秦岚,你别忘了,你已是我主人的女人,我可以让你进去,可是后果,一定是你不可预见得,到时秦城灭亡,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秦霜让开了,也说出了这句话来。 看着紧闭得殿门,听着里面传来自己的母亲哼声,秦岚竟挪不脚步了。 秦霜说得对,她要是真闯进去,阻拦血天君的暴行,血天君一生气,毁灭秦城,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只是一下犹豫,秦岚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那胆量推门进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多,才见殿门大开。 刚看到踉跄走出来衣衫不整得殷音时,秦岚急忙扑了上去,扶住了殷音,哽道:” 母亲……” ” 额,是岚儿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殷音脸红红得,脸上尽是一种足的表。 看到她羞怯的样子,秦岚很是迷惑,可是一想到血天君那强大的占有力,是个女人在被他占有过,也会出现殷音此时脸上的表。 血天君也从大殿走了出来,看到秦霜在那无聊得对着被自己定的侍卫点来点去,他又看向了脸怒容得秦岚,笑道:” 怎么?对我有什么意见嘛。” 秦岚娇呼道:” 天君哥,你可是答应过我得。” ” 我不记得答应过你什么,再说我与殷音是你我愿,殷音,你说是不是啊?” 血天君轻笑道。 殷音看了眼血天君,点着头低声道:” 岚儿,天君是个好人,你不要……不要错怪他了。” 好人,秦岚郁闷至极,血天君就是个十足得流氓,他哪里是好人了。 可是她不知,殷音和她一样的想法,只是在血天君强大的征服后,她在没有半点抗拒,换个说法就是,这个男人是一个神来的。 ” 母亲,你……” 秦岚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又怕惹怒血天君。 殷音娇真道:” 好了,天君初到秦城,你去吩咐,准备些菜肴,我要好好招招来客。” 见她一口一个天君叫的亲昵,秦岚知道,自己这个母亲,已经没得救了,和自己一样,是无法逃开血天君的手掌心了。 月光之下,秦城凸显着壮观的夜景,秦城主城之上,血天君坐在房顶,深邃的眼眸中,尽是一丝别人永远看不透的神。 在他的腿弯上,殷音侧头趴在其腿上,轻声得问:” 天君,你和我祖先真有解不开得仇恨吗?” ” 不是仇恨,其实我与她之间得事,只有她知道,而我不是很清楚,就像我所说,她一直都在关注着我,而我对她得了解却少的可怜。” 血天君脸上现出了苦笑。 女娲这个神女,到底对自己是恨意还是意,他也琢磨不透,要是恨自己,她又为何不再自己还没强大的时候,便杀了自己,而要搞出这么多的小手段来对付自己。 如果是得话,血天君也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现代穿越来的凡人,她又怎么会对自己有。 殷音纠结的很,一边是自己的祖先,另一边是让自己快乐至极得男人,他给予了自己最快乐的时光,和他做那种事,那是任何女人都不会逃避抗拒得美妙。 ” 你会在秦城逗留多久?” 殷音又问道。 在宴席上,血天君就已说过,秦城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过站。 血天君摇了摇头笑道:”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一旦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这个城池便会没有美女了。” 听他这么说,殷音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血天君,轻声问道:” 天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 我是个美女收集狂,凡是美女,我都要据为己有。” 血天君毫不隐瞒的说。 看着他脸上的霸道,殷音娇笑道:” 这个想法不错,可是你可知道我这秦城里,最少有上万美女,你怎么带走啊。” 轻着她的小蛮腰,血天君轻声道:”就算是十万,我也可以全部打包带走,到时你就知道了。” 殷音看着他脸上的表,笑了笑不再多语,不知怎么,血天君得每一句话,她都无法去怀疑,隐隐不禁想,这可能就是吧。 想到,殷音笑了,自己这已近四十的女人,从未有过的女人,却在这个时候和男人有了,真是奇怪。 一缕光洒进了大殿之中,偌大的长椅上,殷音单腿完全,半个子伏趴在血天君上,一只手握着那昨晚让她无比销魂的巨龙,双眼也注视着血天君闭着眼的帅气脸膛。 昨晚三度高喷,并未让殷音有一点疲惫,相反得她到自己浑有使不完得力气,很是奇妙。 ” 醒多久了?” 血天君的眼眸没有睁开,便问了一句。 殷音一怔,娇笑道:” 一宿没睡啊,被你折腾得,哪能睡得着。” 血天君睁开了眼笑道:” 怎么?昨晚还没够?” 突觉手中执握得巨龙抖颤了一下,殷音吓了一跳,转头看着那手掌中的巨龙,竟然又变大了许多。 ” 它真的是女人的克星,天君,它难道就没有下去的时候嘛。” 殷音很是奇怪,在她观察,血天君上的巨龙,可是很少有疲。 血天君摇头道:” 当然有,如果我一直这么挺着,还不吓坏别人。” 殷音笑了起来,她不禁在想那个画面,血天君走到哪,裆都顶起一个小帐篷,被人看到得稽模样。 用过了早饭,血天君没有离开这城主大殿,而是以上宾得份,在此看着殷音和那些城中高层开会。 虽是城池,殷音却好比女帝王,这早上的会议便是那皇上经常开的早朝,而古代叫早朝,这蛮荒时代,则是叫群议,就是许多人聚在一起,对最近的事和别城池得事,一起探讨谈论。 本以为这秦城没有什么事可议论,血天君倒是听到一个人提及了一些让他兴奋得事。 ” 城主,飞龙城再次集结大军,看来这次又要和咱们拼一拼啊。” ” 他们还没尝够失利得教训啊,有秦将军在,我们秦城怕什么,就算他飞龙城全城百万飞龙军一起攻过来,秦将军弹指一挥间,那可是死掉一大片啊。” 又一个拍马地。 秦霜面无表得站在血天君的边,自己的主人来了,他也不用在为这些与他毫不相干的人卖命了,除非血天君下令,不然就算秦城被灭,他也绝不会出手得。 殷音还是面带粉色面纱,血天君也知道,这些人可是从未见过殷音的真面目,就因为其是女娲后人的原因,都保持着神的宗旨。 ” 好了,飞龙城得事再议,今日我要宣布一件事。” 殷音不想谈论别事,站起来时,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顿了顿,殷音朗声道:” 我要挑选几个贴女婢,尚侍郎,这件事由你去办,我要全城得美女,年纪最小在十二,最大的四十,都来到城府,供我挑选。” 她得话音刚落,下面得人就开始头接耳得小声议论了起来,谁不知道殷音边的女婢,都是心挑选得,可是她都是自己找的女婢,怎的这又要公开挑选女婢了。 最重要的是全城美女,从十二岁到四十岁,那全城美女可是有上万啊。 被叫做尚侍郎得中年男子拱手道:” 城主,这件事我可以去办,只怕城内人会说什么……” 他还未说完,殷音打断道:” 尚侍郎,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去做,至于谁要说什么,那还用我教嘛。” 殷音既然能做到这秦城的城主,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厉害,血天君暗自观察,这里的人,有不少都存有反叛之心,若是有机会,他们一定会倒戈,对付殷音。 然而血天君也已没有兴趣管这等闲事,只要这选美女婢得事一公告全城,那就是三天之内,自己便可带着这秦城美女潇洒离开,他们想怎么闹,跟着自己一起离开的殷音,也不用头疼了。 下面的人不再喧嚣,殷音摆手道:” 好了,今日群议就此做罢,你们都退下去吧。” 大殿恢复了平静,殷音看着血天君娇声道:” 夫君,这样你意了吧。” ” 呵呵,意,当然很意。” 血天君笑了起来。 这时秦霜觉得自己不该留下而要走出大殿时,殷音喊道:” 秦霜留步,夫君,我有一事相求。” 血天君挑眉道:” 什么事?” 其实他已从殷音的眼中,看出了她所想,也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事。 果然殷音低声说道:” 夫君,在我跟随你离开秦城前,还希望你能帮我,帮整个秦城,扫除飞龙城。” 一直也在大殿中的秦岚,脸得疑惑,自己的母亲这是怎么了,她难道不知道飞龙城的厉害嘛,要不是因为秦霜来的及时,秦城早已成了火城。 飞龙城,顾名思义,因为他们拥有可怕的飞龙,那飞龙可供人骑乘,所以飞龙城才有此名。 说起战斗力,飞龙城单兵作战就很强,还坐拥千万并立,而秦城虽与九霄之城和其他城池联盟,加起来的总兵力,也没人家飞龙城多。 他一个血天君,就算厉害至极,对付飞龙城还是不现实得。 正当秦岚在想,血天君一定会拒绝时,他却朗声笑道:” 殷音,是你求我,若是换个人,我血天君都不会答应。” 他的这话,也是在对殷音起个警告作用,自己做什么,都是为了她殷音。 笑得看着血天君,殷音直接走了过去,到了他的近前,一手上扬,揽住了他的脖颈,娇真道:” 我就知道夫君对人家好,谢谢夫君帮我。” 看着两人如此的亲昵,秦岚竟升起了一莫名的醋意。 第540章《宝莲》命琴声黄沙飞扬,寸不生,与秦城外那片绿地相比,这里相当的荒凉。 只见一群人走在沙土地之上,那飞扬的沙石却无法靠近他们得体,诡异得很。 ” 夫君,这鸟不拉屎得地方,也能有什么厉害的飞龙城,殷音是不是在说笑啊。” 萧麟儿上总是背着一把剑,那是她用剑之气铸造,加上血天君力量的辅助,这把剑已有劈天裂地之功效。 血天君笑道:” 可别小看这里,这里的妖气冲天,显然有很厉害的妖物存在。” 与血天君再次并肩而战的银雪调笑道:” 就算是可以天的妖物,在夫君面前也只是一个小爬虫而已。” 血天君笑了笑,已银雪的本事,她应该也应到了不远处的力量。 秦霜和那些经历夜叉池得不死手下,都被血天君留在了秦城,有他们跟着,只是累赘。 又向前走了不远,萧麟儿脸上出了疑惑道:” 夫君,不太对劲啊,为何看不到城池,我却能觉到一些生命迹象。” 虽是剑化,萧麟儿的应却远远不及银雪和血岚她们,跟血天君比起,她更是差的太多了。 只见血天君扬起了头,看着上空道:” 因为那城池在天上。” 顺着血天君的眼神,萧麟儿和银雪都看了上去,果然天上竟然漂浮着一座城池,黄沙漫天,却丝毫遮挡不住三人的视线。 城池周围,亦有许许多多飞着的庞然大物,银雪娇呼道:” 夫君,那都是飞龙。” 她是蛮荒之地而来,对飞龙,那可是见惯了。 正当血天君点头时,听到了极乐界传来的声音。 ” 夫君,那飞龙城上的妖物,应该是从天庭下界作恶的三爪妖龙,又名三首蛟,当初我就是被它所伤。” 瑶姬的声音传到了血天君的耳中。 极乐界虽是血天君自己创立的世界,可是在极乐界的女人,皆都可以透过自己,看到外面应到外面的一切,瑶姬已恢复了当年的实力,而且更强,她对自己的仇敌,三爪妖龙,自然是不会记错得。 血天君笑而不语,而在极乐界的上空,已然响起了他的声音。 ” 老婆放心,我定然抓到它,生扒了它的皮,剔骨断筋,解你的气。” 眼看飞龙城就在上空,萧麟儿兴奋道:” 夫君,上去吧,好久没有大开杀戒了。” 不得不说,萧麟儿是自己女人中最好战的一个,血天君不禁暗笑,前几天还在九霄之城里,萧麟儿可是杀了上千的侍卫。 只是他没有觉得不妥,若是黄蓉和小龙女她们去杀人,血天君倒觉得很不舒服,怎么说温得女人,和萧麟儿这等有天生杀意的女人是无法相提并论得。 ” 先看看再说,屠城不是我要得。” 血天君轻声道。 这飞龙城若真是被那三首蛟所控制,那里面的平民,自然也被迫要尊他为城主,要是城内有善良的百姓,血天君怎能下得了手。 萧麟儿点了点头,她也只是一说,到时真的手,血天君得话,她是绝对百依百顺,不敢忤逆。 血天君上外得强大气势陡然收敛了起来,萧麟儿和逍遥琴,都知道血天君这次又要上演扮猪吃老虎得老戏路了。 只见血天君双手握住了两个也和自己一样收敛气息的老婆,形突兀的向上飞起,三人便如那云中穿梭得飞鹰,急速向着在半空中的飞龙城而去。 刹那间,三人接近飞龙城时,那很明显的影也消失在了空中。 ” 嗷……” 一声狂傲的吼声,从一间房内传出。 一声” 砰” 得巨响,两扇铜门被巨大的形撞了个粉碎。 ” 城主,怎么了这是啊?吓坏潇潇了。” 一个嘴艳红得妖艳女子,看到门被撞的粉碎,不禁抬手捂着心窝娇声说道。 那撞坏铜门的形顿了顿,一张丑陋得脸上尽是怒容,看着院中几个手下,暴喝道:” 还在这闲聊,有不速之客来,你们竟然不知。” 院中几个长相奇怪的人皆都站了起来,惊讶道:” 城主,我们没觉到啊。” ” 来人三个,看来很厉害,你们都没察觉,和我实力差不多。” 被叫做城主得丑陋男人狂笑道。 眼见城主形消失,院中几人立刻也旋转起子,几旋风刮起,他们的形也在院中消失而不见。 飞悬在空中得飞龙城上空,血天君与萧麟儿、逍遥琴三人形顿时显现了出来,而那下面在城上和周围飞着的飞龙,却一点都没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 夫君,你说那三首蛟会不会直接找到我们?” 逍遥琴轻声问道。 萧麟儿不屑道:” 妹妹,你把那三首蛟想象的也太厉害了,夫君只是故意了一点气息,就能把他引出来,而他想找到我们,却根本不可能。” 她说得一点都不错,虽然三人形显现,但血天君得手段多了去了,障眼法便可让那城中之人无法看到他们,更觉不到任何得气息。 果然如血天君推测的一样,在他们到了这飞龙城上空片刻,那看起来很荒凉的城池中,突兀的飞出了几道影,随着那几个影到了城墙边,更有许多城中之人,腾而起,皆备那些飞龙所载乘。 ” 给我四处搜,不管是谁,杀无赦。” 一声咆哮从下面传来。 逍遥琴不禁调笑道:” 夫君,这丑陋的家伙,口气倒不小,就不知禁大不禁打。” 萧麟儿娇笑道:” 一试便知。” ” 额,麟儿姐姐,你这次别跟我抢好嘛,人家好久没在夫君面前表现了,给我一个机会吧。” 逍遥琴眨着眼睛哀求道。 萧麟儿无奈的笑了笑,每次和血天君在一起并肩作战,她都会抢先出手,而且对付敌人,她绝对是那种霸道之极的女人,不是一招秒杀,她都不出手。 相比较,逍遥琴就要温多了,只是她一旦生气,也不是好惹得。 血天君笑了笑,嘱咐道:” 别随便杀人,我还有许多事想知道。” 冲着他点了点头,逍遥琴立刻向下俯冲了过去,在极乐界中,她就可以自由翱翔,而在这极乐界外的世界,逍遥琴还是和在极乐界中一样,拥有着强大得力量。 离了血天君设置的障眼阵法,逍遥琴猛然将内的气势释放出了体外,只是刹那,数声龙从四面八方向她围了过来。 ” 嘻嘻,你们吓唬小女子啊。” 逍遥琴眼见众多飞龙骑兵围住了自己,脸上却毫无惧意。 ” 飞虎,先别手。” 一个飞龙之上的男子,举起手制止了亮起兵器的兄弟。 另一个男子疑惑道:” 飞狐,城主说了,不管是谁,杀无赦啊。” ” 城主得最是什么?” 那第一个说话的男子,笑问道。 被叫做飞虎的男子一怔,随意也笑起来道:” 兄弟们,这个可是美女,杀无赦,城主所说的是男人,留着她,献给城主,我们都有赏可拿。” 围着自己的众多男子大笑,逍遥琴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她可是属于血天君的,怎可被这些人如此调戏。 手掌一抖,一把非常古朴得古筝出现在了逍遥琴得面前,只见她盘腿悬浮于空中,双手手指搭上了琴弦,脸上带着冷冷得笑意道:” 竟敢对我无礼,哼,让你们听一曲命曲吧。” 这些男子都以为逍遥琴是在开玩笑,那飞虎更是调侃道:” 美女,演奏吧,我一直都喜欢听琴声,只是不知你弹奏的如何啊?” 逍遥琴嘴角上扬,左手轻轻的拨弄起琴弦,虽是一声单调的琴声响起,却让这些围着她的男子惊惧。 ” 嗷嗷” 数声,从他们下飞龙口中发出。 而此时的逍遥琴,双手手指已极快得在琴弦上拨弄开来,阵阵悠扬的琴声响起,但在那些飞龙和飞龙上面得男子听来,却真的是命曲。 无形的琴气陡然从那古筝向外扩散,数十只飞龙在空中抖颤子,那丑陋的嘴脸虽看不到它们的表,从形体的摆上,却可看到此时的它们,那是相当的痛苦。 ” 不,快逃……” 为飞龙骑兵得分队队长,飞狐只觉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若不是体与飞龙紧绑在一起,他早就从飞龙上掉下去了。 逍遥琴本不想杀人,可是这些人确实惹怒了她。 冷笑了一声,逍遥琴突兀的朗声道:” 想逃,门都没有,全都给我留下命来。” 她得纤细手指拨弄琴弦的速度越发的快,诡异的悠扬美妙声音,在一刹那突然停住,却听砰砰数十声得炸响,一片区域都化为了血红之色。 而那迸发得血污和残肢断体,连逍遥琴五米之内都无法靠近,便以如下雨般向下坠落而去。 ” 城主,这人厉害得可不一般啊。” 眼看数十个飞龙骑兵和飞龙一起爆炸,一名妖艳得女子,了口唾道。 在她面前的丑陋男人也是一脸的严谨,他在紧盯着那不远的女人看,可是任他怎么看,这名弹琴便可杀人的厉害女子,并不像是女仙。 摇了摇头,那城主大声道:” 管她是谁,过去看看再说。” 一曲弹奏完毕,逍遥琴收起了古筝,亦站起了,看着不远腾空飞来的几人,脸上尽是狂傲的笑意。 未到近前,那丑陋的城主便问道:” 阁下是何人,为何在我飞龙城,杀我多名属下。” 逍遥琴仰头笑了笑,娇声道:” 因为他们该死。” ” 哦?请问他们怎么该死了?” 看着这丑陋的男人,逍遥琴一阵恶心,若不是血天君不准她乱杀无辜,她早就出手了。 ” 该死就是该死,何来理由,难不成你们也想死?” 逍遥琴故意挑着对方得火说道。 果然她这句说完,那最丑陋的男子并未开口,站在他后一袭红裙的妖艳女子,却走向前来,一手执握一把秀剑,直指着逍遥琴冷哼道:”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飞龙城撒野,也不回家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 ” 你——在——找——死——” 逍遥琴脸上轻蔑的表一沉,化为了冷漠。 她那一字一字的从嘴中蹦出,更让这群人浑抖颤,脸上出现了惊惧的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2022年最好听的十首最火歌曲】《神雕风云 》(未删节536-54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