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蓝心妍】『《青山隐隐水迢迢》』【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

『《青山隐隐水迢迢》』【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

《青山隐隐水迢迢》

正文 青山隐隐水迢迢(01-06)

    作者:真不是马甲(独醒)

    字数:28292

    第一章 家

    (一)

    风,不大,但仍在吹着浮云。还是绿的,还未谢,但是天已渐冷。这里

    是江南。

    「去正好……去正好……哈哈哈哈哈……」青衣男子摇着手里那早已空

    空如也的酒瓶,口里不清不楚地嘟囔着。王隐的衣服并不是上乘质地,剪裁却极

    为细。但是前襟敞开着,前亦有大片酒渍。他却一点也不在乎。可能脑

    海里正浮现着的是昨晚那肥,鱼水之欢。只记得那是温暖的大床,的

    棉被,美丽的人儿……

    「瞧那酒鬼的衣着,应该不是穷鬼。」「就那双新式靴子也不是常人家能

    拥有的。」两个猥琐汉子商讨后径直朝青衣男子走去。

    王隐右手挥了挥,有气无力地说着:「你们是……是什幺人!别,别别……

    别挡着我的路。「

    其中一个贼人大喝道:「把钱拿出来爷们就饶你一次!」另一个贼人已然揪

    住了王隐敞开的前襟,扬起了拳头像是準备砸下去。

    「钱?呵呵……有钱我就不用这幺快去了啊。」谈笑间王隐已轻鬆拨开了

    抓住前襟的手,大步往前继续走。两个贼人明显不相信他的胡话,「我看你是我

    见棺材不流泪,不揍你不舒服是吧。」

    「我,这酒鬼约莫着真没钱。」他们刚把趴在地上的王隐了个遍。王隐

    一抹嘴边的血丝,右手试着撑起子,「都说了没钱你们就是不信!」「,让

    我打爆你这嘴!看你还口硬不口硬!」

    「住手!」人未至,声先到。远处一男一女飞奔而至。

    「五师兄,终于找到你了。」女孩兴奋地叫着。

    同行男子已然击飞两个贼人,「我看你们是嫌命长了。」

    出鞘剑青光刺眼,一闪而过向二人刺去。

    王隐手里的空酒瓶碎了一地,却挡住了那要命的一剑。「算了吧,他们也是

    找口饭吃罢了。」

    女孩嘟着小嘴,不地说着:「五师兄老是这样,只会想别人。」

    王隐已然站了起来,拍着上的尘土「我?随意了,也就那幺一事。」

    那男子狠狠地踹了其中一个贼人一脚,啐了一口,骂道:「给我,要不是

    五师兄你们就去见祖宗了。别让我何沖再见到你们。」

    救下王隐的男女是他的师兄妹,男的是他八师何沖,女的是何沖的妹妹何

    泳。二人奉命出来找「失蹤」的王隐。他们都是青山派的掌门王十四的座下

    子,而王隐则是王十四庶出的儿子。

    王隐的酒气似乎去了很多,和何沖兄妹去的路上在问着门派最近的况。

    何泳挽着他的手臂,争着说:「还能怎幺样啊,一切正常得很。就是师父和

    师兄们很是担心你,叫我们一定要找到你呵!」

    那跳的口使隆起的小山磨蹭着王隐,他不为所,「哦?那二师兄来

    了没有啊?」何沖笑着说:「二师兄早就来了,河间狼跑来江南不是找死吗。

    五师兄你可不知道,泳儿这些天找不到你可是茶饭不思啊。「

    何泳跳着捶打着她哥哥「哪有,五师兄你别听他胡说。」

    这少女的娇嗔可真是风万千,王隐也有点,了何泳的头,不自

    禁地把她抱在怀里。

    儘管佳人在怀,王隐还是望着远方,眼里似乎仍有说不尽的惆怅。

    (二)

    酒是葡萄酒,杯是夜光杯。葡萄美酒夜光杯握在一只稳定的手里。血红色的

    美酒在夜光杯里有条不紊地摇晃着,映着王十四淩厉的双眼。王十四一向是一

    个享乐义者。他享受,也很懂得享受。通常一只手握着酒杯的男人,另一只

    手总不会闲着。

    此刻他坐在玉床边,另一只手则在美人上游走着。一个半的年轻女子正

    伏在他双腿上,吐不息,

    点”^b^点

    双手则不停地上下撸着粗长的火龙。王十四的右手

    从女子的后脑顺着脊柱一直往下,似乎也在享受着这白皙细嫩的肌肤。把杯中

    美酒一饮而尽,得以解放的左手把女子上仅存的肚兜一下扯去,顺延往下

    着两个圆球。

    女子在他的之下吹奏得越发地卖力,左手扶住青筋尽现的火龙,右手帮

    忙着解去王十四的衣物。

    「嗯,不错,果然进步神速啊。」王十四也忍不住讚歎,右手在女子上

    了一把,顺势把女子后脑轻轻按住。

    女子对这突如其来的压力很是不适应,火龙直捣喉咙深处,嘴里是说不出来

    的难受。火龙在女子喉咙的紧缩下更是受到了刺激,彷彿又涨了一圈,王十四还

    趁机挺了两下。女子由于不能吐出口中巨龙,呼吸本就困难,但火龙散发出来

    强烈的男子气息却让他拒还迎。女子逐渐支持不住,脸色涨得通红,左手更是

    停止了上下撸。原来是王十四的左手在趁机採撷她前刚熟的葡萄,她遭到上

    下攻瞬间就抵挡不住。

    「哈哈哈哈,我这下厉害不厉害?」王十四鬆开了按住女子后脑的右手,女

    子如临大赦,急忙吐出火龙,娇喘连连,「您老就会变着法子折磨人家……」

    上边说着下边双手却已在着王十四的子。「乖,来床上,让我好好补偿

    补偿。」

    好一个妙龄少女,玉体横陈,眼如丝,柳下惠再世估计也把持不住。少女

    长相标緻自不必说,不可多得的是那一双足以勾魂摄魄的眼睛,配上已然发育

    的娇嫩体,真可谓极品尤物了。王十四也不含糊,低头着女子的肚腹,并一

    直向上,双手不缓不急地搓着两座小山。当到前之时,出舌头舔弄着那

    粉红葡萄……

    「啊……好啊……」女孩一边喘着气一边用双手抱住王十四的头还让他继

    续舔弄。津还沾在葡萄上,王十四往山顶吹了一口气,女孩的头瞬间变得坚

    硬异常。轻轻含住,舌头绕着坚硬的头打转,牙齿轻咬,并往外拉……女孩在

    王十四成熟的技巧前显得不堪一击。

    「快点啊,人家受不了了啊……」女孩求饶似地喊叫着。王十四也有点忍不

    住,胯下火龙摩擦着源洞口,找着进入源的小径。此时女孩依然急不可

    耐,竟然子一沈,用玉壶直接套住了火龙,「啊」地一声舒适长歎。王十四突

    然到下体一紧,一层换暖舒适的壁已然仅仅包裹住炽热的火龙。腰一直,

    火龙便直冲深处,换来女孩足地。

    王十四左手把女孩双手按在头上并支撑着体,右手则是抓住右边房不放,

    五指替用力,时轻时重,时急时缓,把个小山搓成般样。下体则是有节奏

    得抽着,每一下都敲击着少女的最深处,稜角分明的龙头则是刮着周围的壁,

    引得的嫩阵阵收缩,把火龙包得更为实。

    「啊,我不行了,慢点……慢点……」少女开始求饶,由于双手被固定在头

    上,只得扭腰肢以躲避逐渐加快的进攻。可是在上的男人看来,她扭的腰

    肢只会增加男人的慾望使下体攻击得更猛烈些罢了。疾风骤雨般地冲击终于来临,

    少女已经疯狂了「饶了我吧,我要去了,去了……啊……」

    少女的腰肢已然弯成弓弩一般,王十四却是放慢了速度,但加大了每一下冲

    击的力度,火龙以猛烈撞击心来获得快。少女首先支持不住,圈住王十四后

    腰的双腿绷得笔直,浑一阵颤抖。火龙重重一击打在心,但这次并没有退出

    来,而是缓缓地扭龙头,在心处轻摇慢转。这可给了少女最后一击,蜜喷

    在了龙头上,壁像是要吃掉火龙一般猛烈收缩。

    王十四少女发洩足过后,火龙继续进出源。只是此时已是溪水氾滥,

    两人私处的毛髮都已沾上了少女流出来的蜜。「唉,你持久仍是不行,我还是

    怕你伤了体啊。」王十四也有意加快速度,尽早结束这场鏖战。

    少女已然缓过起来,正有一搭没一搭地着「噢,噢……爽,真爽……」

    此时姿势早已改变:男子跪在床上,双手扶住少女腰肢,少女双腿搭在他的

    肩上。

    少女由于被固定在床上,前两座小山只能随波逐流,跟着火龙的进出而前

    后摇摆。男子还嫌不过瘾,用左手抓住少女脚踝,把少女双腿拉直,右手又到了

    前兴风作浪,少女泛红的前指痕就没消失过。

    少女双手勾住王十四的脖子,王十四顺势低头住了少女的小嘴。少女双腿

    被压着摆到了前。一阵津欢之后,王十四用手摁住少女双腿,低头看着火

    龙进攻源洞的壮观景象:进进出出引得瓣时隐时现。

    少女在不知不觉间又攀上了巅峰,蜜再一次喷洒在龙头上。王十四马眼一

    紧也不再忍,抽出火龙骑坐在少女上,右手扶着龙对準少女的妩脸庞……

    王十四的白色的物喷了少女一脸。

    「下次再玩久一点,那不孝子该到了。」

    少女自觉地把马眼里残存的仙吸到口里,横吹直奏,把玉笛清理得一干二

    净。

    (三)

    王十四喝着他喜的葡萄酒,稳坐在江南楼秋厅位上,这里可是青山派

    的日常议事之处。他旁站着的大徒秦启一看到王隐踏入秋厅,就低声喝着:

    「你这小子,还不快点过来见过师父!」

    王隐一把推开前的何沖兄妹,向前两步,「不孝儿王隐来了,见过爹。」

    何泳推了他一把,低声说着:「快点像师父谢罪啊。快啊!站着干什幺。」

    大师兄秦启也走下台阶,拱手向王十四求:「师父,五师既然已经来

    了,您就开一面吧。」

    王十四拿住酒杯的手越发用力,看着几位徒都为王隐求,内心更是愤怒。

    「你这不孝子!你们为什幺还要帮他求!」越想越是不爽的王十四夜光杯

    甩手而出,直飞王隐。

    葡萄酒泼了王隐一脸,夜光杯径直砸在了王隐脸颊上。王隐不躲不避也出乎

    王十四的意料。王隐俯捡起地上的夜光杯,低声说着:「谢谢爹的美酒。」

    王十四大喝着:「你看你现在是什幺样子,不辞而别也就算了,流连青楼毫

    无大志,还把青山派的佩剑当了换钱继续天酒地,传出去成何体统,我青山派

    还有什幺脸面!你自问对得起那把青山派的佩剑幺!」「爹不也很推崇『赢得青

    楼薄倖名』的杜樊川幺?」

    王十四怒不可遏,「你,你……我怎幺会有你这幺个儿子!你去玉人峰吧,

    罚你守护听萧阁三个月不得下山,你好好反省一下!」

    原来王隐虽是王十四的儿子,但却是侍女所生,母亲更是难产而死。少年学

    艺的时候王隐更是调皮捣,学武又不刻苦,却偏琴棋书画,王十四对他也是

    地|?

    无可奈何。随着年龄的增长王隐对这种拘束的生更是不,经常违反门派的规

    条,久而久之父子的矛盾也就越来越大。

    王隐倒是暗自庆幸父亲把自己「流放」到后山玉人峰上,那里虽然是偏远了

    一点,但也是难得的清静之地,也正好可以躲开师兄们的冷嘲热讽。现实也就

    何沖兄妹,六妹王水儿和他关係比较好,大师兄和二哥对他倒是不冷不热,其余

    师兄妹和他的关係都不太好。

    何沖兄妹帮着他把东西搬去听萧阁,何冲倒是有点担心:「五师兄在这边可

    不要再搞出什幺事了,别再刺激师父了。你那把剑在哪个当铺,我去帮你拿

    来吧。」王隐倒是坦然一笑:「呵,我在这边作画吹萧,正好自得其乐,也不用

    像以往那样处处看别人脸色。」

    「你说说看倒是看谁脸色啊!」一阵清越的女声从高处传来。那是一个穿着

    浅青色衣服的女子,高挑优雅,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觉。王隐也难得微笑着说,

    「水儿啊,你怎幺知道我在这儿?」

    王水儿排行第六,是王十四的亲女儿,由于和王隐同年出生,两人一起长大,

    十分深厚。「六师姐,你这衣服好漂亮啊。」何泳叫喊着。王隐笑着拍了

    一下她的头,「你六师姐穿什幺都这幺漂亮啊,是这衣服穿在她上才显得好看。

    你不知道有多少色狼想一亲芳泽而不得。「王水儿也忍不住摀住嘴笑了起来,

    这一笑真可是风姿绰约,迷倒众生了。

    「这玉人峰不是还有三哥在吗?你们也好有个伴。我刚才去看他了,好像他

    还是这幺孤僻啊。」原来王水儿刚才是跑来看他们的三哥王山了。王山因故寄居

    玉人峰庐拒不外出,王十四和王隐他们师兄也完全没有办法。何沖问道:

    「唉,真心希望三师兄能解开心结,不要这样浪费了大好青春。」

    王山因何隐居后山?王隐如何习惯后山生?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分解。

    (第一章 完)

    第二章 后山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上文说到王隐落魄地到了青山派,被掌门王十四

    罚守后山听萧楼……

    风在叶,叶在追风。这正是江南的秋。绿竹环绕,清风绕樑,那是青山派

    先辈闭关或者清修之地听萧楼。

    王隐素有文人节,自然喜欢此等清幽素雅之地。每天游山玩水,作画吹箫

    好不自在。从竹林慢步归来,听着树上轻歌,突然起了和鸣之心。走进偏房,却

    不着那放在茶几上的玉箫。

    「吱,吱吱……」窗页震,然后便是阵阵踏碎枯叶之声。王隐弓从窗口

    飞出,那是一只半人高的猴偷走了他的玉箫。

    王隐也笑了。看这猴毛髮乾净,不似天养之物,突起好奇之心。他刻意与

    猴保持距离,倒想跟随猴找它的人。

    猴跃在枝头,惊扰了树上的歌姬。飞鸟纷纷起,震落一片残叶。它还

    头看了看王隐,拍了拍白色的,似乎嘲笑王隐跟不上它的步伐。

    「贵客哪位?恕不远迎。」猴逃去的方向突然飘出冷漠的声音。

    「我是王隐,刚被爹罚来后山。」他也惊讶不知不觉间追出这幺远的距离,

    前面是一座庐。

    不,应该是一片庐。这庐虽然材料简陋,但显然是人有心,空间不断

    增大,而且错落有致。「三哥好心,养了这幺个宝。」

    王隐的玉箫笔直飞到王隐面前。「还你,那是畜生不懂规矩。」王隐这才

    看到正走进庐的三哥王山:黑纱在头上,肩上停着两只猎隼。

    「能否让我进去庐开开眼界?」「随意。」

    猴跑在最前面,左绕右拐地。原来这庐建在树林之中,格局隐含五行八

    卦之道,乱走肯定是走不远的,还不知道有没有机关埋伏。原来这王山年少时就

    喜欢奇门外道,对五行八卦机关暗器之类颇有涉猎。王十四本就不懂这些门路,

    王山只是偶尔看到了青山派一位先辈遗留下来的手劄而自学成才。

    在厅,客就坐,竟然就有两位侍女迈着碎步飘来上茶。侍女外面只批薄

    纱,虽然有几层,但是肚兜和在外的肌肤不被看到也很困难。王隐盯着侍女

    看了几眼,笑问他哥:「三哥在此好生快。」

    王山笑了笑:「负残驱,聊以自乐罢了。」只是笑声实在是令人发寒。原

    来王山当年出了事故,付出了左手前臂和鼻子的代价,就此不再出山,扩建庐

    在此定居。

    在王隐唏嘘间,一个上茶的侍女「啊」的一声,双腿间掉出一根短木。原来

    那是一条假,被塞在了侍女两腿之间,故而她只能靠碎步移。

    「拿刑来。」王山冷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个半少女在地上跑了过来:

    四脚着地,披着背心,撅起,口衔长鞭,像狗一般从后厅「跑」来。

    王山一手抓起长鞭,那是一条普通皮鞭,只是末端顶着一个小球罢。那端

    「犯事」的侍女颤抖着体,脸朝外跪在地上,缓缓地反手拉起纱裙,下亵。

    那是稀疏的地,但早已沾了水。随着侍女跪在地上抬高光的,

    王山的长鞭毫不犹豫地抽了下去。

    侍女的想起,一会儿便是几道淡红的鞭痕。「教训了你们多少次,你们

    偏要在客人来到的时候出丑。哼,看我怎幺治你。」说罢鞭子便直飞洞口,少女

    不堪忍受,长呼一声「啊……」,子向前倒去。

    「起来!看我打爆你这洞。」少女不敢违背,忍痛抬起,可怜那

    的缝承受着无的鞭打。「啊,啊……好痛,受不了了!啊……我知错了人,

    人……」

    王隐倒是起了恻隐之心「这,她既然认错了,三哥可否饶过她一?」王山

    闪亮的黑纱已然盯着跪在地上侍女,狠狠地道:「哼,你想饶她?她还不答应呢。」

    那边侍女已然不断「人,人……啊,啊啊啊啊……请再用力一点,

    啊啊……」

    王山很是得意「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了吧。」王隐看得可是十分难受。

    原来他来到后山这几天一直独处,本来就是慾望强烈的年龄,再看到这令人

    血脉贲张的场景,叫他如何受到了。「三哥,你教训侍女我也不便继续旁观,就

    此告辞了。」

    「你若有需要,不嫌弃的话就来我这里吧,反正你是被罚上来的估计一时半

    会儿也下不去找女人。」王隐拱了拱手,大踏步走了出门。那猴倒也机,知

    道客人不懂如何出去,自走在前面带路。

    山下,青山派正是难得的聚餐时间。王十四坐上首,门派长老,徒子嗣按

    辈分大小在两边依次坐着。除了王山和王隐的位置摆着碗筷空在那里,何泳也不

    见了人影。

    何冲和王十四汇报,「泳儿她说不舒服,大家不用等了。」「那起筷吧。」

    王十四最小的儿子王迢似乎故意地问着他:「五哥怎幺不来啊?」王十四脸

    色一变,「别提那窝货,我们吃饭。」

    王水儿瞪着王迢:「你这是不是明知故问幺,真是开哪壶提哪壶啊。」大师

    兄秦启出来当和事老:「师师妹别吵了,吃饭吧,菜都凉了。」

    另一边厢,原来何泳是偷偷拿饭菜上去送给王隐了。「泳儿怎幺上来玉人峰

    了?」何泳微微地喘着气,「师父只是说不準你下来,没说不让我们上来啊。我

    跟我哥说我病了,嘻嘻……」王隐放下她的饭菜「别这幺任啊,跑上来多远啊。」

    何泳撒娇着说:「你别管,人家就喜欢来找五师兄。」

    这是何泳披着浅青色披风,里面穿着一套淡红色衣衫,衬着微红的脸,让

    王隐看得癡了。刚刚借运气压下去的慾火,又窜了上来,下体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五师兄,五师兄……你这是怎幺了!喂,喂……」王隐才发现自己的失态,

    连忙找借口开。何泳促着:「你快吃啊,菜都凉了。」「看你就饱了啊,哪

    用得着吃啊。」何泳捶打着王隐,「你坏,你坏,就欺负人!」王隐一把抓住

    了她的小手,呆呆地看着她。何泳挣不得,又闻着他口强烈的男人气息,一

    异样的觉涌上心头,她顺势倒在了他前。

    王隐本就在天人战,理智与冲在激烈碰撞,这何泳的一倒彻底冲垮了他

    的理智。他一把揽住何泳,低头着她的额头。何

    点”b点

    泳一也不敢,心里既害怕

    又期。

    王隐喘着粗气:「泳儿,我能要你吗?师兄现在很辛苦。」何泳急了,抬头

    说:「师兄哪里不舒服了,泳儿可以帮你吗?」王隐把她的小手引导向胯下,

    「师兄这里很辛苦,泳儿愿意解救我吗?」一边把这她的小手在轻轻套弄玉箫。

    「嗯啊」一声,何泳又把脸埋在了他的衣衫前,小手小心地在上下搓弄着。

    王隐彻底放开了手脚,左手按着她的大腿上下,右手解开她的披风,从口

    展开攻势。

    两人已在了一起,但何泳明显没有经验。王隐替着她的上下双,不

    时用牙齿轻摇。何泳哪里受得了,小嘴微张吐着气。此时王隐趁势出舌头攻

    入她口内,找着的另一半。两条长舌纠缠在一起的时候,王隐右手已找到

    了她前衣衫的开襟处,魔爪了进去,轻轻地在前两边游走着。左手则是绕

    后到了处,在不算的后上肆着。

    何泳的双手不知道摆在哪里,乾脆死死抱住他后背不放。而她自己则在王隐

    的双手进攻下,不知不觉间已没剩下多少衣物在上了。王隐吐出了何泳的舌头,

    向下着她已然泛红的颈脖,在颈后咬掉了肚兜的结。

    前两个小笋跳了出来,一来她形娇小,二来她并没有经受充足的「按摩」,

    基没有扩展开来,故而已而不算小的双还是尖尖的。王隐也很是惜这对玉

    笋,两只手一边一只,轻轻地放在双上面按弄着。拇指和食指还不时轻笋尖,

    引得何泳不断。王隐的头终于把战场转移到了双上。先深深地嗅了嗅双

    上独特的少女幽香,然后用鼻子蹭几下笋尖,另一边则是用手掌心摩挲着尖顶。

    舔弄一番后,把左边的尖笋一把含在口中,舌头轻轻绕着打圈。右边尖笋则

    是被两只手指住往外拔,然后还转着笋尖,把原本已经坚挺的小珠玩弄得从

    粉色转为红色。玩腻了则两边替再来一轮,反正何泳已是「无力抵抗」了。

    两人已经在门口一路战斗到床上,衣物更是撒了一地都是。王隐把何泳的

    子摆正,低头了她脸,低声说「忍住,我会对你放轻点的。」何泳坚定地看

    着他,「嗯,我相信你。」

    落红无,流水有意。这一瞬间很长,何泳长了脖子想亲眼看看这人生奇

    妙的一刻;这一瞬间又很短,就是王隐对準洞口玉萧一进一出的事。

    没有意料之中的惨叫,何泳双手抓紧床单,出了一冷汗,虽是难受的痛,

    但是她到的是无比的幸福,起码在这一刻肯定是这样的。而随着玉萧的缓慢抽

    ,带出了阵阵腥红。

    王隐心理其实也颇为矛盾,自己慾火难消,但那边刚经人事。虽是一直慕

    自己的师妹,而且人生的第一次还给了自己,但是他心里还是隐藏着一丝愧疚。

    正在他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作的时候,听到何泳轻声说:「师兄,请你快

    一点,我下面有点……」说到后面几乎听不清楚了,但是王隐如临大赦一般,

    立即挺腰桿卖力运作。

    就那幺的第一下,何泳已是意想不到。王隐苦苦憋了这幺久,这幺一下全力

    一击该是何等的威武。她不禁高呼「啊……」声犹未断,第二下又接踵而至……

    的气息瀰漫在空气中,虽然何泳已是洩了2 次,但王隐忍了这幺多天来

    的邪火可不是这幺容易就能解决的。此刻王隐正翻着何泳的子,使她侧着子

    躺在床上,自己则是依旧坐在床上,体验侧面进入的快。何泳的蜜已闲红肿,

    但她已然彻底沈醉在的疯狂之中,口中不清不楚地依依呀呀「额!额!额!…

    …妹妹要死了,额!额……「

    王隐也觉「大限将至」,把她子再翻一番,从后面攻打已无还手之力的何

    泳。何泳一开始还能勉强用双手撑着子,后来抵挡不住如潮的攻势,一下一下

    的啪啪声「震撼」着她的心,直接正门朝下伏在了床上。而王隐则是对着中间

    一线天穷追猛打,从双中硬是挤出了一条道路直通幽境。「师妹,顶住,师兄

    要来了……」「哦!哦!噢!噢……啊……」白喷洒在心的同一刻,何泳也

    再次到达了高潮。

    「还痛吗?痛的话先别下地走吧。」王隐关心地问着旁的何泳,恢复理

    智的他此时看到痛苦的何泳,集。何泳则是硬撑着起床,「没事,我要

    去了,哥要担心死了。」

    把何泳送下了玉人峰,盯着她远去的方向,王隐呆呆地看看了一炷香,虽然

    何泳已然远去了很久。

    床上睡的是谁,心里想的又是谁……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山下,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王十四最小的儿子王迢正在房里忙着,他虽

    年仅6,但是却少年老成,无论哪一方面都是。论心计,他尽得他爹的谋士「铁

    横江」习伯希的真传;论武功,他已击败了不少成名高手;论体,更是长得

    高大俊逸,床上功夫一点也不比他父兄差。此时此刻,他正在和一个年龄相仿的

    少女激烈地「对抗」着。

    「哈哈,我今天看出爹实在是很讨厌王隐,看来他永无出头之日了。」说罢

    「啪」地一声打在下少女雪白浑圆的上,少女「嗯」地闷哼一声,向

    后迎送地更加欢快。

    少女喘着粗气道:「谁,谁……会喜欢那个窝货啊!啊啊……听何……何

    沖说,说……他被两个不会武功的毛贼打到吐血,也不会还手啊。」王迢哈哈一

    笑「何沖?那也是木薯一块,估计他除了他妹妹,其他女的手都没过呢。哈

    哈!」

    少女已无力还口,王迢的攻势越来越猛,已然应付不来。王迢继续说,「要

    不你去勾引一下他啊哈!看他懂不懂得怎幺也好……哈哈哈哈,找个时间得试

    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货,给我爬过来舔乾净。」

    (第二章 完)

    第三章 暗涌

    (一)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

    风在轻着夜的脸,江南楼内,秋厅上,王十四和手下几人却坐在了一起。

    座下的有王十四的师周恪训,现在是青山派的护法,负责保护门派驻地的

    安全;与恪训相对地坐在王十四另一边的则是王十四的谋士「铁横江」习伯希;

    坐王十四对面的则是江湖人称「铜锤铁汉」的易成钢。这三人可是青山派前些年

    崛起的重要功臣了。

    周恪训先发话:「掌门,今晚又捉到了一个热血门派过来的探子,估计是来

    附近地形的。这已经是入秋以来的第三个了。」原来这些年青山派的强势崛

    起已然威胁到了江南传统豪强热血门在江南的独尊地位了,这一两年来两派小摩

    擦不断,很多有识之士断言两派已无和平相处的可能。「一山不能容二虎」,

    这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易成钢粗暴直接「干!乾脆约个时间拉开架势好好战个痛快得了,这样下去

    会憋死人的。反正我的铜锤已经很久没过了。」易成钢年轻时随着王十四南征

    北战,是门下的头号猛将。战必争先,一对重五十六斤的大铜锤不知砸断了多少

    英雄的刀剑,不知敲开了多少豪杰的脑袋。

    王十四一摆手,说道:「成钢,别冲,这晚叫你们来就是想仔细揣摩揣摩,

    如何能够更好地应对当前局面。」军师习伯希终于开口:「敌强我弱,拉开架势

    硬碰硬恐怕少有胜算啊。」

    易成钢不服:「当年汉口三杰不也是如日中天吗?还不是被我们大白天在汉

    干了个底朝天,热血门?怕个屌!」习伯希摇摇头,笑道:「那不同,当年我

    们是瞒天过海,出其不意地集中优势力量去奔袭。不然哪有这幺容易得手啊!」

    「那现在不也可以再来一次瞒天过海吗?直接偷偷地干他热血门就好了啊。」

    「呵呵,现在谁不知道我们青山派和他热血门势不两立啊。而且从他这幺频

    地派人来探路,估计也是不怀好意啊。我们去偷袭不是被抓个正着吗?」王十

    四也明白这个道理,继续探讨着:「难道真要开战?正面一战不可避免的话还不

    如先下手为强。」

    周恪训道:「这样看来,之前他们门雷霸竟然想让六小姐许配给他那白癡

    儿子,就是想羞辱我们青山派,激怒我们罢了。」王十四一拍桌子「混账,要我

    水儿?断无可能!宁愿一战,即使玉石俱焚,我王十四也是不会屈膝投降的。」

    习伯希起移步到了地图之前,比划着地图三个的红点,说道「诸位请看,

    这是他们热血门这几年为了防御我们势力南扩所新增的三个堂口。热血门现在一

    共也就7 个堂口,但是他们要从以前四个堂口的人手以及装备调配到七个地方,

    必然会分散了各个堂口的力量。」

    周恪训也懂了,「也就是说,我们如果集中力量攻击他分散的堂口,就能取

    得局部的优势?」王十四还是很谨慎,「虽然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啊。雷霸既然

    想对我们手,那幺必然会在前沿的几个堂口布置重兵。现在我们捉到的探子已

    然这幺多,没捉到的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而我们则对他们的进攻计划和布防一

    点都不清楚。」

    王十四等人也来到了地图前面,周恪训指着最突出的一个红点说:「这狂风

    堂位置最为突前,像楔子一样钉在了我们势力範围内,对我们威胁最大。而那里

    是我们以前的一个据点,对地形也不会太过陌生,我提议先拔掉这颗钉子。」军

    师习伯希也点头道:「至于其余的两个堂口,洪水堂和烈火堂,一来地形不熟,

    二来距离我方太远深入敌阵并不稳妥。」王十四也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不

    置可否。

    半晌,王十四终于开口了:「让我今晚再好好想想,你们去準备一下吧。」

    每次大战,无论如何,在最终决策之前王十四都要一个人在晚上深思熟虑,

    第二天清早再做出决定,这次也不例外。

    (二)

    「军师,如何?」王迢这晚竟然没有在床上。「还好,十四爷已经被说了,

    下定决心要先发制人,出手打击热血门前置的三个堂口了。」习伯希压低了声线,

    毕竟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透会议的内容。

    「好!那边的况你确定吗?这次可要慎之又慎啊,不容有失。」「迢少爷

    今晚就放心地休息吧,等好明天清早十四爷的传召。」习伯希转手走之际,

    头笑道:「哦,对了,大战在即,你可别在其他浪费太多力了。」王迢也乐了:

    「知道了知道了,有劳您老关心。军师先吧。迟些时候一定找个极品来孝敬军

    师您,啊!一定……」「哈哈哈哈,这个日后再说!说定了!日后再说……」

    「我们的迢少爷终于来喽,还以为人家这晚要独守空房呢。」从纱帘后传来

    兴奋的叫声。王迢急急忙忙地下了靴子,「佳人有约,怎敢不来,只不过刚才

    有点小事需要处理罢了。」

    「哼,恐怕是刚从别的床上爬起来吧。」「没有没有……」「哼!」「王迢

    有罪,让七师姐久等了……来来来,师来好好孝敬孝敬师姐,今晚一定尽力而

    为,绝对令你意。」

    这七师姐名叫李飞凤,是王十四一个世的遗孤。王十四当年见她年纪轻轻

    就父母双亡,人又长得可标緻,故而收为徒。不出其然,随着年龄渐长,李

    飞凤果然是越来越漂亮,一对丹凤眼勾魂摄魄,整个人就散发着妩的气息。初

    出江湖就迷得众多青年才俊为之神魂颠倒。

    王迢嬉皮笑脸地坐到了床上,挨在李飞凤边。举头轻轻地了一下李飞凤

    的粉颊。舌头轻点,嘴离开粉颊的时候,还顽皮地吹了一口气。津的蒸发给

    飞凤脸上带来了一丝凉意。

    「师姐,来一个……唔……」两人已在了一起,缠绕的两条舌头不依不捨,

    一时缠斗在你口中一会儿又到我口里,好一副香艳的春光。

    飞凤本就不是什幺贞洁仕女,手下当然没有闲着:左手着沈睡的大蛇,

    右手则探进了王迢前的衣襟内。王迢见师姐如此,更是大胆。双手直接摆在了

    师姐前。当然,凭他的格当然不会只是白白地放上去不作为了。他两手由外

    向内地着两座小山,拇指不时往里摁,把小山一会儿挤成圆球,一会儿成

    厚饼。

    「师姐这里就是坚挺,玩不厌啊。」本风流的李飞凤虽然年方十九,但

    是经验已很是富。她可不像何泳那般青涩,她的前饱经开发,不可能呈

    现何泳那般尖笋状,而又未及生育,故而是两座坚挺的小山。

    「师这里也不弱啊,还没彻底甦醒就已经这幺吓人。」飞凤的丹凤眼紧紧

    盯住王迢下体,她就是不相信在她的挑弄之下这兇恶的大蛇还能沈睡。果然,王

    迢已是忍受不住,大蛇速度抬起恐怖的巨头,耀武扬威似的。

    李飞凤自然懂得「打蛇随棍上」这个道理,顺势就扒下了王迢的子,巨蛇

    速度弹了出来,扬起了威武霸气的三角铁头,渗着。她一看舌头开始吐出透

    明的体,得意一笑,加快了挑弄的频率。

    王迢岂会任由李飞凤摆布,双手不知在什幺时候已经把她了个光,正在

    细细地着她腻的后背呢。他已经在吮吸着李飞凤的脖颈,一个接一个的

    痕是他的战利品。

    李飞凤左手扶着大蛇的卵,右手自上而下地套弄着大蛇。大蛇微微颤抖着,

    她更是轻轻地着蛇,右手用掌心摩擦着的三角铁头。蛇头与蛇接

    的地方最为,此刻却遭受着快速而技巧的。「额……师姐,慢点,慢点

    ……我快不行了。」王迢停止了一切作,仰着脖子低吼道。

    李飞凤却似乎在惩罚他一样,越撸越快。到最后更是俯下子,低头用香舌

    去点蛇头。

    香蛇还没点几下,大蛇已是不能自控,青筋尽。李飞凤更是速度抬望着

    王迢的苍白的脸,一对吃人的丹凤眼里似乎在嘲笑着师孱弱的内力。不出

    意料地喷洒而出,王迢苍白的脸才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

    李飞凤调戏着年幼的师:「你还是太年轻了……」用舌头把右手上沾染的

    一一吮吸乾净,左手勾在了王迢的下巴,引诱着他。

    王迢无地自容,一脸窘相,只好低头避开师姐吃人一般的目光。心跳稍微平

    伏只后,他恢复本色「师姐,我怕弄髒了你的床铺,你是不是……」「便宜你这

    小子了。」

    见李飞凤俯準备理蛇头,王迢低声笑道:「师姐,是时候让小为你服

    务了。」李飞凤用左手狠狠地握了大蛇一下,掉转子,趴在了王迢上。李飞

    凤在上面,低头用小口理着大蛇上刚才喷洒而出的;王迢子在下,双手

    掰开师姐大腿分别放在两边,準备口手齐用,对源洞发一番攻势以挽颜面。

    李飞凤左手扶稳蛇,用小口把蛇头整个含在嘴里,香舌绕着圈儿地在理

    着,右手勉力撑着上,双腿在跪在王迢腰边。王迢用左手顺这浓的地,

    右手拇指和食指顶开源洞最外面的关卡。

    顶开大后,廓然开朗。潺潺流水不断,蜿蜒山脉连绵。王迢也忍不住在

    心里叫了声好。食指轻轻地挑拨着芽儿,观察着洞内山脉的「风云变幻」。原

    来李飞凤的下体异于常人,洞内通道不是笔直的直通心,而是曲折蜿蜒,可谓

    曲径通幽了。

    王迢有心在这里扳一城挽颜面,故而挑弄得极为用心,对付也是用

    尽了手法,一儿拨弄一儿……而玩腻了外围之后则是探幽径了,此时

    芳已然透了。

    而李飞凤知道师有心玩弄,也乐得享受,可下体瘙,只好拿手边大蛇发

    洩了。她清理乾净之后,对着雄风依旧的大蛇再次发进攻。这次手口并用:檀

    口舔拨着蛇,小手则不住地套弄。舔完蛇之后则是把三角铁头含进口腔,

    吐不息。吐过程中双始终不离开蛇头,吐出来的时候犹如轻一般紧贴;

    进去也并非大口张,而是贴着蛇头随着它的增大而增大。这样双的摩擦加上

    蛇头的配,给予蛇头最大的刺激。

    王迢也不是嫩,下体即使再爽,刚刚才完一不可能这幺快又再失手。

    他派食指作为先头部队率先探入了险境。只觉弯弯曲曲好不複杂,两边壁

    还不住收缩,似乎在逼退外来的入侵者一般。他不甘失败,食中二指再行冲击,

    这次可是稍微撑开了幽径,他也不是随意进去参观,在里面一番挖弄挠刮。这下

    可要了李飞凤的小命了,她吐出了口中大蛇,喘着粗气,拚命地扭着。殊

    不知这只会令体下的男人更为兴奋,体内的手指也更为放肆。

    「啊~啊~,好啊……」李飞凤忍不住着。王迢桀桀地冷笑着不作

    应。但是又改作了中指孤军突进,只是这次兵贵神速,明显快速行进的节奏。

    他翻着手腕,把中指当做下体对李飞凤的小洞进行抽。李飞凤也快到节点

    了,明显地支撑不住,双手一上趴在了王迢腿上。王迢则更为得意,右手中

    指对着洞内突出的小点就是一阵挠弄。李飞凤再也坚持不了,双腿一抖,一仙

    泉自幽径喷洒出来,了王迢一手。

    他得意地拍着李飞凤的「我的师姐哟~ 这就坚持不住啦?」李飞凤才理

    顺气息,断断续续地说着:「哼,刚,刚才……刚才是谁,被,被我两下……

    就了?「王迢也不答话:」嘿!我那是一时大意被你搞了个出其不意罢了。

    有种会你可别求饶。「说罢又提枪上马,一边拍着雪白的,一边在李飞凤

    后抽着……

    「啊,啊,啊……慢点,慢点,啊啊啊啊……」

    (三)

    这是鸟儿唤来的清晨。

    几位长老,秦启等子嗣徒都接到了王十四的一大清早的传召,集中在了秋

    厅。

    「古有西汉陈汤」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现在我青山派已经被热血门踩

    上门来了!」王十四顿了一顿。「热血门门,霹雳手雷霸,他的第三个儿子是

    个不折不扣的白癡儿。但是,前段时间,雷霸竟然敢发帖请求我将我的女儿,王

    水儿下降给他的白癡儿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座下众人异口同声。

    「没错,最近他们还频频派探子过来我青山派据地的地形,居心叵测。

    与其当它热血门準备完毕拿我开刀,不如反客为,先发制人!「王十四环

    视了一下众人,」经过我们详尽的分析,对热血门的突袭计划如下安排:「我作

    为这次行的总负责人,带队出击;恪训师和秦启留守此地。易成钢和王青作

    为先锋,带人先到狂风堂前隐蔽好,收集好报向后力汇报。其余众人随我

    一起行,体任务到时再作分配。军事,你给他们说一下烈风堂的况。」

    习伯希上前道:「烈风堂,以前是我们青山派的一个小据点,后来我们不想

    增大摩擦就撤离了那里。堂口应该坐落在牛头岗山腰上,上山的道路至少有三条,

    但是都不太好走,后山也有一些小径能拐过去,但是一旦被伏击将没有退路。而

    且据我们所知他们打算把那里构建成一个长期的据点,作为一个针对我们的前线

    枢纽。那幺必然会有不弱的防守人马,工事可能也会有所改造,成钢和二公子你

    们一定不要冲。」

    王十四指着自己的大儿子王青,「尤其是你啊王青,戒骄戒躁才能有所作为,

    懂吗?」「爹啊,这番话你跟我说了不下十次了。」习伯希顺势道:「要不这样

    吧,十四爷,我陪同他们在前面侦查,也好互相有个照应,你看如何。」

    「也好,有你拉着他们也不会乱来。」王十四似乎放心了不少。「那幺各自

    去收拾準备吧,午后出发。注意保持机,别走漏了风声。」

    王隐倒是优哉游哉,日到桿头才起来洗漱。绿竹沙沙地响,原来是之前偷去

    他玉箫的那只猴又过来「造访」。王隐随手把之前师妹拿上来的水果扔给它。

    那猴「吱吱」地乱叫,双手比划着什幺。远处却是「不如归去」的杜鹃啼

    血之声。

    「喂,可否方便?」原来是王山突如其来地造访。「嗯?请进,三哥有事找

    我幺?」王隐慵懒依旧,闲散地穿戴着衣物。

    王山也不进去,在门外道:「今天我的庐塌了一间偏房。颳风下雨也不见

    得会倒下,于是我拈算了一卦,却是大凶之象。」「你我都在这玉人封,卦象

    应该不是对在我们头上,难不成山崩?」

    王隐绑好了腰带,继续说着:「我刚才也听到了杜鹃的声音,约莫是山下要

    发生什幺事吧。」王山「我等山上之人,理什幺山下之事,不如继续享受这松风

    清泉,及时行乐。」

    「哈哈哈哈哈……也对,反正我来了这听萧阁以后,心中郁结也解开了。」

    「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不亦乐乎。」

    王山的影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猴的啼叫之声了。王隐也只好摆弄玉

    箫,缓缓地吹起一曲清风颂。悠扬,清越的笛声飘出了很远很远。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分解。第四章将讲述青山派和热血门激战狂风堂…

    …

    (第三章 完)

    第四章 激战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

    易成刚,习伯希,王青三人带着一干锐,率先从道下山,分批赶往前线

    狂风堂附近。而王十四则是吩咐女人王水儿和徒李飞凤外出联繫在外人马,到

    时与力汇。而他自己则带着大徒秦启,四徒张浩,何沖兄妹以及小儿子

    王迢地从后山绕去前线。留下排名第十的徒也是他的义女王江南在总部,

    到时候这边有什幺意外好像他汇报。

    而力部队穿行后山都被「镇守」后山听萧阁的王隐尽收眼底。他的不

    安又浮上心头,再联想到今早三哥王山所说的卦象,不堪想像。而他数次想大部

    队方向移步,想过去提醒父亲及师兄,但都止住了脚步。他知道自己虽说是掌

    门人王十四的亲儿子,但是在门派里的地位还不如和掌门毫无血缘关係的众徒。

    自己过去劝阻也阻止不了父兄的出征,反倒影响了士气更加不好。

    萧声再想,穿透竹林。何泳叫道:「是五师兄的玉箫!大家快听!五师兄在

    听萧阁看着我们勒。」王迢淡淡地说:「九师姐,你想得也太多了吧。只听到萧

    声就能推测出这幺多东西?不可以是五师兄闲着无聊吹萧自个儿在玩?」

    萧声渐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王

    隐一吐中气,方显痛快。另一边随后传来两声长啸,王山也是不甘寂寞。

    二人虽是驻足后山玉人峰,但毕竟是青山派的人,二十年的不是轻易就

    能泯灭的。「大家走吧,别误了大事。」王十四表面依然平静如水,可是又有谁

    知道他内心是否正翻江倒海呢。

    秦启驾马赶上了走在前头的王十四。「师父,热血门那边狂风堂现在是何人

    把守?」「应该是那个号称『一棍挑江东』的冯愈强,那人擅使一条齐眉棍,也

    算是他们热血门有数的一个高手了。」「就是他一条齐眉棍挑落了江东五霸?我

    们谁对上他都得小心提防才是。」「呵呵,启儿啊,你就是有时候太谨慎了,学

    了你那周师叔罢?我们几乎倾巢而出,还怕他一个冯愈强不成?」秦启讪讪地傻

    笑着。

    「爹,我看易叔和军师他们就能拿下狂风堂了。」王迢很是乐观。「就算他

    们能打下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毕竟人数差距摆在那里。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汇

    成一更强的力量以绝对优势去击溃对手,减少伤亡,你说是不是?」

    一直沈默的四徒张浩突然开口,「如果对面也在狂风堂集结重兵怎幺办?」

    王十四呵呵一笑,「呵,做每件事都有风险,只能够在事前做好分析探讨从得出

    最优选择。当然了,你说对面未蔔先知在狂风堂做好埋伏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

    是可能有点小罢了。」原来这个四徒张浩,很喜欢转牛角尖,想问题不够全

    面,这格也导致了他的剑法向着走偏走奇的奇怪路子发展。这也别说,他的这

    特点反而让他和对人对抗的时候屡屡取得先机。他师父,也就是王十四的武功走

    的是正统路子,同一个师父他的师兄也没什幺异样,敌人哪里知道就他剑走

    偏锋,故而经常能打得敌人措手不及。

    午后,光从树叶间的缝隙漏了下来。后山宁静依旧。

    「原来刚才是你在吹箫。」王江南等王十四带着众人远离之后,来到了后山。

    王隐也很诧异这小师妹的出现

    「嗯?又如何?」王隐故作镇定。说完才从画中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稀客。

    王江南那是一如既往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站着离王隐足足有八步这幺远。她

    本是已故的大娘的远房侄女,自小就被王十四收为义女。自大娘死后,她更加地

    不喜欢与别人来往,犹似一座冰山,给人冷冰冰的觉,与名字中的江南「二字

    格格不入。

    「我原本以为你在这里终日沈湎酒色,不料你竟然在这里清修?」她的声音

    彷彿也从冰雪中飘来一样,冷冷地,听着令人很不舒服。

    「令你失望了,我在这里寄山水,聊以自乐罢了。」王隐扭过头来继续作

    画。这小师妹的美丽容颜,令人不敢直视。以免面红耳赤一副窘相,他还是转移

    了视线。

    「噢?那九师姐前几天体不舒服又是怎幺一事?」「这,这……我,我

    怎幺知道……」王隐这下倒是不知道怎幺答了。一下子被戳中要害,何况是在

    女神般的师妹面前,这要他何以堪。原来之前何泳刚被破了子体不适,被

    其他人发现了端倪。

    这下王江南乐了,看着王隐手足无措的样子,抬手用袖子遮住半边脸笑了起

    来。王隐癡癡地看着这平时冷冰冰的小师妹,她笑起来真是彷彿周围的颜色都为

    之暗淡。

    文字在这位貌若天仙的美女面前显得很是乏力。青山派内有四位女子,可

    都算是美貌之人了。王水儿气质过人,遗世独立;李飞凤妩人,风诱人;

    何泳娇嫩可人,天真可。而王江南则是青山派里面公认的四位美女之首,她可

    谓集三人之长,美得令人怦然心却又美得不敢让人有丝毫歪念。若说缺点那就

    是她过于高傲,有点孤芳自赏,骨子里就看不起别人也不愿与其他人往。

    原来王隐之前自暴自弃,不但是因为在门派里被父亲鄙视,被师兄们耻笑

    疏远,而且是他喜欢上了不能喜欢的人:他的妹妹王江南。看着王江南的逐渐长

    大,女魅力与日俱增,王隐对她的恋也逐渐变得不能自拔。于是乎,一个豁

    达开朗的王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消沈悲观的王隐。

    他也知道这样的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人伦与道德是无法逾越的鸿。他

    的这份一直潜藏在心底,没有让外人得悉。而他一联想到自己的难产而死的

    母亲只是一个无名无份的侍女,使他始终得不到父亲的喜与重视,也只能歎

    命运弄人了。

    不止是他,在王隐看来,王青、王山、王迢这些人也对王江南的美色垂涎三

    尺。如果不是碍于姐妹的名分和父亲对她的宠,说不定江南早已惨遭手。而

    更令王隐这位慕者痛心的是,几位兄对自己意中人只是色上的慾望,而没

    有丝毫的意。反正王隐这几年来一直纠结于此,经常莫名地就心烦意乱,只能

    运气理顺,不知不觉间反倒是提升了内力。

    「你在画什幺?」江南又恢复了冰冷的语气。「我也只是刚笔而已,我一

    向都是心之所向就直接搬到纸上。要不给师妹画一张?」

    「无聊,我去了。你继续吧。」王江南转就走,王隐继续低头调色,借

    此掩盖内心的燥热。王江南走了几步,开口道:「其他师兄大多都希望能和我

    多一会儿,你却沈醉于那水墨丹青,很好。」王隐背部微微抽搐,他是多幺地

    想和江南在一起啊!可是在一起了又能如何?仅仅是在一起而已。

    当王隐理清头中思绪,猛然的时候,江南已不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蓝心妍】『《青山隐隐水迢迢》』【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