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兄弟任贤齐】『【恶魔的道具 】(6-8)』【SM重口另类BDSM免费播放】

『【恶魔的道具

                 6

  看着眼前两赤的纤细女体,我的也随之上扬,但相反地我的思绪却
逐渐从刚才的紧张及亢奋中冷静下来。

  好了,该怎样玩弄林琦涵呢?她实在是太早自投罗网了,害我都还没想到有
趣的玩法,刚好早上又买了个新道,就从这里下手吧。

  「勤劳的员工」是吗?强制使人努力做牌子上写的工作,不论是现有的工作
或自创的,而且还附带使旁人都不到奇怪并且尽力帮忙的功能,当然不会影响
写下工作名称的人。

  现在想来其实是还蛮正向的道,虽然我本来是打算要让黄梓芸当「牛」

  就是了,不管有没有让她会分泌出都很有趣的觉呢。

  对喔,我还有「变的虫」呢,这样的话倒是我有个主意。

  我看了林琦涵一眼,她吓得赶忙撇开视线,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娇弱的子
不住颤抖。

  「来,看这个牌子,你知道这是做什麽的吗?」我抽出大约铅笔盒长度的道
,笑着问林琦涵。

  「不知道……」她像小物似地用不安的眼神盯着我。

  「这牌子是强制让人成爲某种职业的魔法道喔,不然让我们先来试看看吧。」

  我用和小朋友对话的语气说完,立刻在「勤劳的员工」上写下「便器」,
并挂在黄梓芸的脖子上。

  「给我……把热热的全都给我……」黄梓芸地说。

  「啊!好像跟刚才差不多,换一个好了。」我又踹了黄梓芸一脚,然后将牌
子上的字改成「牛」。

  「要喝我的牛吗……耶?怎麽挤不出来……怎麽办?牛出不来……」黄
梓芸一边叫,一边慌张地挤着房,还越来越用力,像是要将部爆似的。

  「怎样?效果不错吧?」我收回牌子,向林琦涵问:「你觉得我该写上些什
麽呢?」

  「我不知道……」林琦涵的眼眶又了。

  「真是的,现在的小孩都没什麽自己的想法,这样吧,我让你二选一,」
处理员「或」代理孕母「,你要哪个?」

  「代理孕母!」林琦涵像是听到一线希望似地大叫。

  「明智的抉择呢。」我笑笑,同时一面在牌子上写下「代理孕母」四个字,
一面问:「是说你觉得代理孕母是职业吗?」

  「不行吗?」她失望地问,不过反应没想像中大,或许是被我这样从言语上
玩弄太多次,已经绝望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只不过不存在的职业,实际的工作内容是任由我决定的。」

  说完,我便将「勤劳的员工」挂到林琦涵的脖子上。

  经过了十几秒的沈默,原先神紧绷的林琦涵稍稍放下心来,轻轻吐了一口
气。

  「你也太早安心了吧,觉起来没效果是因爲我还是女孩子的体啊。」语
毕,一根粗壮的立刻从我的小腹上方挺立。

  「请、请将您的进我的子里……让我怀孕吧!」从林琦涵的表看
得出她正在极力克制自己的体,但终究是忍不住掰开了鲜嫩的小,用屈辱的
话语邀请我进入。

  「既然这样,我也只好勉爲其难地你几下好了。」我故意将自己说得很委
屈。

  扶住她纤细的腰,我缓缓地将进她狭窄的腔室中,才进入少许,我
便觉到前方有环状的障碍。

  「不用顾虑……快、快点进来吧……」林琦涵咬着牙说。

  呵,不用你说,我本来就不打算对你怜香惜玉,稍微退后一点就奋力向前挺
进,贯破了她的处女膜。

  「呀啊……好痛……谢、谢谢您配合我工作……啊……」她吃力地说。

  就算忍着刚破处的痛楚也要谢我,真是个好女孩啊……才怪!这纯粹只是
道的效果而已,但和她之前的嚣张行径相较之下,産生了一种淩辱的快,令
我下摆得更快了。

  「爽!这真不错,不愧是处女啊,得好紧。」

  「您喜欢就好……啊……我努力的……」说完,林琦涵的小又变得更紧了,
温暖的嫩紧地包覆着我的,还配合着我的进出有规律地收缩,像是
要将直接吸出来似的。

  ……「喔……好深……喔……啊……、到底了……喔……

  啊……啊……「几分锺后,开苞的痛楚逐渐退去,林琦涵也从忍着痛配合转
变成顺从快欢叫。

  「好、好爽……喔……喔……太了……啊……喔……不、不行了……体
变得好奇怪……喔……啊……」

  而这时我的快也已经沖到顶峰了,在没刻意忍耐的况下,我将浓浓的
灌进她的体内。

  「啊……啊……进来了……喔……的……喔……啊……

  ……好、好热……呀啊!这、这样的话……要高潮了……啊啊啊!「林琦涵
发狂似地大叫。

  高潮过后,林琦涵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蜜微微张着,混着水的缓缓
流出。

  闻到的味道,忍耐已久的黄梓芸终于克制不住自己,飞扑了上来,像是
小狗一样地舔食着林琦涵的下。

  「喔……喔……不要……小芸不要……啊……喔……这、这些……喔…
…是我要用来怀孕的……喔……啊……」才刚高潮,体依旧十分的林琦涵
一边娇叫,一边阻止黄梓芸,可惜黄梓芸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真是的,看来还是要我出场,随手从旁边的椅子拆下一段三、四十公分的木
板,狠狠地入黄梓芸下体,趁她痛得大叫时,再将塞进她的嘴里,持续
出少量。

  安定住两人后,我纵着她们体内的「变形的虫」,爲下一阶段的游戏做
改造。

  这时,黄梓芸下的木板慢慢地被小入、吸收,不一会就完全消失在她
的体内,接着,被吸收的木材在我的控制下,由子向肚皮外长,一根大的
木制就这样穿出下腹部,和黄梓芸结合在一起,而另一方面,林琦涵所进行
的则是外观看不出的改造。

  「吃够了吧,想再吃的话,就先去把林琦涵干到高潮再说。」我抽出后,
对黄梓芸下令。

  黄梓芸先是癡癡地看了我的几秒,才反应过来,握着和自己合而爲一的
假,入了林琦涵微开的蕩。

  「呀啊……进来了……喔……喔……不行……才刚高潮过……

  喔……喔……这样的话会……啊……「林琦涵放声大叫。

  「喔……这是什麽觉……啊……啊……好、好爽……啊……

  好奇怪……喔……可又……喔「另一边,黄梓芸也同样叫不已。

  虽然黄梓芸上的木制是没有觉的,但这根假不但是和她的子
有连关系,而且贴在假上的部份也被我加强了度,一抽,就会産生
不下于道的快。

  「好硬……喔……再深一点……啊……快、快点……喔……啊……好……
喔……啊……啊……」

  ……一小段时间后,黄梓芸已经率先高潮过一次了,改由林琦涵主导。

  「啊……啊……我、我要不行了……喔……啊……太爽了……

  喔……喔……要、要高潮了……啊啊啊!「林琦涵一脸幸福地大叫,可是下
体却不像一般一样喷出大量。

  「怎、怎麽回事……呀……啊……啊……子……要被吸走了……

  ……啊……可、可是却好爽……喔……不要……啊……啊……要了……啊
啊啊!「黄梓芸一面大叫,一面紧握着假,但依然敌不过林琦涵小的吸力,
假被吸走的同时,大量的奔腾而出。

  另一方面,木制进入林琦涵体内后,林琦涵的肚子开始膨胀了起来,带
着不规则的慢慢增大,到最后就像是怀有六、七个月孕一样。

  达到最大时,肚皮的也停了下来,就这样沈静了几十秒。

  「呀啊……」林琦涵突然娇叫,原先那根假从被吐了出来。

  以此爲开端,她的腹部再次起来,一根根从下体窜出,和原先的不
同,这些非但不是木制的,而且像是生物一般在地面不停跳,还试图钻进
我和黄梓芸的小中。

  过一阵子,林琦涵终于将全部排出体外,但这时黄梓芸的防线早就被
地的攻陷,正在大声蕩叫,至于我嘛,我倒是不打算陪这些奇形怪状的家伙
玩乐,只要一碰到我,就会被我用「变形的虫」吸收。

  好啦,入非生物的测试看来颇成功,接下来该到教室试试下个功能了。

  我把地面及黄梓芸上的全都分解、吸收至体内,再传回给林琦涵,然
后带着两人前往我们的教室。

  「各位,看一下这边。」我大声说。

  本来还在上课的同学们及老师全都立刻转过头来,当然,目光不会集中在我
上,的确,我现在的外貌是美少女没错,但一个穿戴整齐的美少女吸睛度是不
如全赤的美少女的。

  「请各位将珍贵的灌入我的子里吧。」林琦涵食指和中指并拢,用双
手拨开已经大致恢複的白嫩户。

  「喔喔!是那个林琦涵耶!」「林琦涵怎麽会去当代理孕母?就让我好好照
顾照顾她好了。」「闪边啦!要也是我来!」……不知道是不是道的功效,男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沖了上来,将我们团团围住,就连老师也只在台上犹豫了一下
就加入人群当中,而女同学则呆呆地在一旁观看,这大概就确定是道的功能了。

  「别吵!你们不是要帮她完成代理孕母的工作吗?每个人都有份,照顺序上
来。」我说,扯到工作果然有效,男们马上就排成一列整齐的队伍,第一个上
来的是数学老师。

  「是朱老师先来啊,请。」我笑着说。

  「你怎麽会知道我的姓?」没事那麽锐干嘛?

  「我以前是这里的学生啊。」我随意撒了个谎。

  「这样啊,那我要开始了喔。」你要开始跟我讲做什麽?

  「喝!」数学老师低吼,同时趁抱起林琦涵的瞬间将入小中,高呼:
「好爽!里面比我老婆紧多了,果然还是年轻正妹干起来舒服!」

  「老师……喔……老师的在我体内……啊……啊……再用力……喔……
喔……」

  「呼……呼……」数学老师发出低沈的喘气声,一边努力在林琦涵下体开发,
一边将她抱到旁边的桌子上。

  「喔……喔……加、加快了……好……啊……喔……老师好……喔……
啊……」

  ……「哈……哈……林同学準备好了吗?我要了!」数学老师大叫。

  「準、準备好了……喔……喔……请尽、尽管进来……啊……

  啊……来了……喔……好……我也……啊啊啊!「

  「喔喔!竟然还在吸。」数学老师惊喜地说,不过他没兴奋多久,惊喜马上
变成了惊恐:「怎麽回事?拔不出来,吸力太强,不好,睾丸也被吸进去了!快
救我啊!」

  听到老师的求救,同学们先是呆了一下,前头的人立刻就沖上前抓住老师的
体,不过一点用处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师的部完全陷入林琦涵扩张
至超越人类极限的道。

  「欢迎光临my缝,啊!不是我的。」我大笑。

  「救我!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老师忍着痛哭喊。

  「啊啊,真拿你没办法呢,我就帮个忙吧,这样下去,你不是大腿断,就是
脊椎断。」说完,我一只手抓住老师的肩膀。

  突然,数学老师的腰和腿像是橡胶玩似地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被吸入
的速度也因此加快不少。

  「这样就不用担心骨折的问题了,不用谢了。」我摆出一副「我人真好」的
表。

  「你……」老师似乎想指责我什麽,不过一时间却什麽也没想到。

  「好啦,该决定下一位是谁了。」我丢下除了部以上还在外头的数学老师,
转过头问。

  看得出来经过刚才的状况,已经没人敢出来和林琦涵做了,但在道的效
果下也没有人能够退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沈默了一阵,站在最前面的
人发着抖说:「接着换我了……」

  「不错不错,真是勇敢!」丢了一句不带敬意的称讚,我将目光移回因改造
而从扩张获得无法想像快的林琦涵。

  将数学老师完全入的肚子高高隆起,随着老师的作变成各种不规则的形
状,呈现出诡异的美,不过完成壮举的两人都是无法发表言的状态。

  忽然,林琦涵出现了异变,肚皮变形的幅度大增,方式也和刚才大不相同,
逐渐将老师给推了出来。

  几次巨大的收缩后,数学老师的头部已经被推出部份,但是出现在大家眼前
的却不是老师微秃的头顶,而是一头乌黑的秀发。

  随着老师慢慢被挤出林琦涵体外,同学们的表也转爲惊讶,从林琦涵体
出来的人有着及肩的顺黑发,大约二十五岁上下的姣好面容还未从惊恐中恢複,
在的锁骨下方是两座高耸的雪白山峰,峰顶还各自带着一点色,越过双峰
后,形大幅收缩后,又随即扩张,形成凹凸有秩的材,再往下,一双纤细却
不失圆的美腿亦同样令人惊豔。但这样完美的女体上,却不只有象徵女份
的溪谷,一根地趴在溪谷上方。

  「朱老师,你觉得怎样啊?」我蹲下,将手指入她新生的蜜里问。

  「呀啊!怎麽回事……我变、变成女的了?」她娇喘着问。

  「不对,是扶他,而且还是蕩的扶他。」话还没说完,我进她体内的手
指突然变成了触手。

  「啊……扶他是什麽意……喔……喔……不、不要……啊……

  别这样玩……喔……啊……「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说完,我抬起头促:「你们快点啊,不是要帮林
琦涵?」

  我的话又加强的道的效果,第二个人带着複杂的表把捅进林琦涵体
内。

                 7

  「啊……啊……好爽……喔……干死你……啊……喔……这太了……啊…
…啊……喔……」「没、没想到……被竟然……

  喔……喔……好舒服……啊……小、小里面……喔……喔……「

  「呀……两边一起……啊……啊……搞不清楚了……啊……男的和女的、
觉……都混在……喔……啊……啊……」……一个多小时后,班上的男都已
经被变成同时拥有男、女两器官的女子,而且因爲体的度被大幅提昇,
再加上我的推波助燃,全员都进入发的状态。

  这种况下,原先只是在一旁观看的女同学自然也不可能再置事外,有的
被转换后的男同学拖下水,有的则是被我放出的触手强行入,一下子就全部
被强迫加入战局。

  更夸张的是,不只班上同学被拉进这场混战,就连一只不小心路过流浪狗都
被我们抓了进来,经过林琦涵子的改造,变成了有着两排房的美少女,提供
大家不少特殊的玩法。

  就像这样,一伙人不停地进行乱的,直到体力方面没有特别加强
过的同学们一一累瘫在是的地板上,我才把林琦涵的体又改造回原本的
样子。

  看着地瘫的同学,我歎了口气,又玩过头了呢。

  接下来,我趁着大家的意识都还没恢複,一个一个用「变形的虫」将其变
回原先的体,期间当然不是没有其他班级的人进来,不过在「勤劳的员工」的
作用下,他们也只会在林琦涵体内入,并判定地上这些人和他做了一样义
举。

  终于将所有人变回原状时,已经快中午了,稍微在脑中排演了一下计画,我
决定先不管这些人的记忆,只带了取下牌子的林琦涵回到我住的地方。

  回到房间,我让原房东小姐用舌头稍微招一下林琦涵,自己则是买下了
「记忆的钥匙」。

  从小恶魔手中拿了道后,我立刻用「记忆的钥匙」指着林琦涵额头,轻轻
一转,我眼前就産生七彩的漩涡将我噬进去。

  再次睁开眼睛,我已经飘浮在一个奇异的黑色空间里,下方不远处有一条银
白色、像是河川一般的细长物体,当然,所谓的细长是指形状,这玩意的宽度大
概和我双手张开差不多。

  注视着这东西的表面,我所见的景象逐渐转变学校热闹的场,这是几个月
前运会的时候,看来还要往后找。

  顺着流的方向,记忆也逐渐接近现在,终于,在快要到达末端时,我看到
了全赤的黄梓芸正用下的姿态恳求另一个貌美少女。

  找到目标后,我採用了最强硬的修改方式,直接弄断了眼前代表记忆长河的
物体,消除了今天整天的记忆。

  再次转钥匙,相似的漩涡将我带出了林琦涵的记忆世界,而或许是因爲记
忆被干扰的缘故,林琦涵整个人倒在我的床上,一也不。

  见状,我又将林琦涵带到学校保健室丢着,也顺道尝试用「上帝的骰子」去
除其他人这几天来的记忆。

  投出后,有着六分之一机会的骰子在地面转了几圈,出乎意料地,停在能够
实现愿望的一面,还真没想到第二天就成功了呢。「/ size」「/ fo
nt 」

  「font= 宋体」「size= 4」隔天,既然那些烦的事都被
忘了的话,我就久违地用原来的样子去上个课好了。

  悠閑地度过了早上的四堂课,虽然真要说的话班上的气氛其实蛮奇妙的,看
来光是消除记忆,潜意识还是会残留下些东西。

  而处在事件中心的林琦涵和黄梓芸则是都没来上课,林琦涵原因不清楚,大
概也是潜意识作祟,黄梓芸则十之八九是又跑到美术教室去了吧,绕过去一下好
了,反正午休也没事。

  正要走下楼梯时,我听到远方传来一阵,望过去似乎是有个女的从校门
进来了。

  能引起这样的应该很正吧,要不要过去看呢?对了,刚好有个我能连接
觉的人在那附近搬团膳。

  连上那人的觉,我藉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喔喔!的确是个大正妹呢,要说
美貌的程度是和林琦涵差不多,不过却是另一种觉较爲冷淡的类型。

  那个女孩子才走进学校没几步就停下了脚步,神严肃地仔细观察四周,像
是在早些什麽似的,就在这个时候,视野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脸孔,亚莹走了过去,
像是在询问那女的需不需要帮助,嘛,以她的个的确有可能做这种事。

  真是难得温馨的画面啊,就当我这样想的时侯,那个女孩突然大幅度转头,
而她看的方向……正直直地指向我的所在地。

  我的脑中忽然闪过「猎手」一词,而就像是要证实我的直觉,那女孩的手中
突然出现了一把西洋式的长剑,并以惊人的速度朝我的方向沖了过来。

  该死!解除了觉的联系,我立刻往教室内沖,从窗户跳下去应该能争取一
点时间才是……「去死!」我还没做出任何作,就看到猎手轻松地跳上走廊围
墙,一剑朝我劈下。

  慌乱之间,我勉强将自己的手臂硬化,奋力一挡。

  一锋,虽然击偏了她的攻击,但我的右前臂也干净俐落地断成两截,利用
这空隙,我侧跃进了教室里,同时拿出「不公正的法官」狂敲。

  「你们犯下了」见死不救「这条罪状,判决你们必须爲了保护其生命安全而
不顾自己的生命。」低沈的声音接连响起。

  此时猎手稳住形,如闪电一般沖了过来,让临时组成的部队连反应都来不
及反应。

  不过就在剑尖即将刺在我上的时候,猎手的速度突然大减,刚才断掉的前
臂抓住了猎手的脚踝,断面紧紧地在地板上。

  这一阻扰,被道影响的同学一拥而上,将猎手团团包围,而我则是抓紧这
机会从窗户跳下,朝校外逃去。

  猎手终究是天使这一边的人马,应该是不能杀伤一般人才对,当然,我不会
天真到认爲这样就能挡住猎手,但拖个几十秒还是可以的吧。

  小恶魔说过这些道对猎手没有直接的效用,不过从刚才的接触来看应该还
有间接的功效,所以说……「碰!」后传来一声巨响,我的教室开了一个大洞,
一个人影从洞里弹出,瞬间落在我背后不远处。

  「这犯规了吧……」我一边拿出「上帝的骰子」,一边紧张地说:「让我获
得足以打倒猎手的力量。」

  骰子马上发生变化,原有的三面实现全部消失,看到这样,我随即改成:
「让我获得足以打倒猎手的力量,十分锺就好。」

  一面!要投吗?

  在我犹豫的瞬间,猎手的长剑划过我的左侧,这一击的威力比第一击还强上
数倍,光是挥击的暴风就将吹离地面,重重摔在一旁。

  不行!没骰到的话,我铁定会死在这里,得先逃掉才行。

  「让我回到我房间去!」我大叫。

  投出,同时猎手高举利剑即将挥出致命的一击。

  连有几面实现都不知道的骰子在空中翻转着,闭上眼,挥长剑的风声响起。

  「咚。」细微却意外清晰的声响击溃了铺天盖地而来的风声,周遭瞬间归于
甯静。

  「主人?」原房东小姐的声音让我确定自己回到房间。

  「到房间外面去,如果有拿剑的女孩子过来的话,马上叫我。」我下令。

  做了基本的预警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上帝的骰子加强版」,并买了下
来。

  「你上次说的猎手有什麽弱点?」我抓着从电脑中出来的小恶魔问。

  「猎手?等等,你该不会……」

  「主人!」小恶魔话都还没说完,原房东小姐的叫声就传了进来。

  「碰!」熟悉的巨响就将我的房门炸得粉碎,一个漂亮又不失庄严的影出
现我眼前。

  「呵,来调查看看果然是对的,还多逮到一个偷偷帮助人类的小恶魔。」猎
手轻笑。

  「帮我挡住猎手!」对小恶魔下令后,我马上对新的「上帝的骰子」说:
「让我在十分锺内,拥有可以打倒猎手的力量。」

  不行,还是失败,我马上捡起骰子,说出一样的愿望,能在短时间重複使用
就是加强版和原先的差别。

  小恶魔将双手都化作利刃沖上前去,利用她娇小的形及捷的作试着拖
住猎手,但猎手却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光用风压就将小恶魔吹飞,闪到我面前,
一剑将我仅存的左手斩断。

  「死吧!」猎手的利剑直指我的喉。

  但就在剑刃即将划开我的脖子时,浓厚的黑气从我左侧缠了上来,弹开猎手
的攻击,将我一层层地包覆。

  「呀啊啊啊!」我凄厉地尖叫,无法形容的强烈痛楚从全上下传来。

  剧烈的疼痛像是一般地侵蚀着我的神,令我发狂似地挣扎,但所有
官依然在漫天黑气下逐渐失去功能,我也终于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已经过了数天,也可能才几分锺,我坐起子,映入我
眼帘的是宛如颱风肆过的房间,不,这已经不算是房间了吧,天板和两面墙
壁不翼而飞的房间真的还能叫做房间吗?

  环顾四周,我在家的残堆中发现了猎手,她双目紧闭,嘴巴周围是鲜血,
不知是死了,还只是晕了过去。

  用莫名複原的双手拨开压在她上的残骸,我注意到她的服装碎裂,几乎完
全没剩下任何遮蔽功用,出原先应该白皙细緻,现在却布伤痕的肌肤,这些
伤口甚至还缠绕着阵阵黑气。

  看来不管是死是,应该都没问题了,松了一口气后,我瘫坐在地上,努力
回想刚才的状况。

  我是用恢複的手击倒她的?用黑气击倒她的?似乎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但
觉又像是造的记忆。

  还有,我不是已经用「上帝的骰子」消除那些事件的记忆了吗?怎麽还会被
猎手发现……不行,或许是刚才黑气的后遗症,我的脑中还是一片混沌,无法进
行思考。

  「你……」一个熟悉的女声。

  「亚莹……」本来现在应该是要慌张地说些离谱到不行的谎言,想尽办法打
哈哈过去,像是故事最后主人公回归日常的场景,但是……亚莹和猎手对话的画
面、亚莹在骰子效果消失隔天来找我的画面、亚莹认出已经变的我的画面……

  一幕幕无法断定真假的画面有如潮水一般涌来,一个可能突然浮现在我的脑
海中。

  「爲什麽背叛我?」我嘶哑地问。

  在狂乱绪的引领下,我不等亚莹回答,就已经一拳挥出,虽然在意识到时
有想要停住拳头,但拳头依旧是击在亚莹的下巴,将她击晕。

  呆呆地凝视着倒在地上的亚莹,我现在该怎麽做?杀她?这太过火了,调教
她?我下不了手……只能修改她的记忆了,或许还能追查到猎手的底细。

  拿出「记忆的钥匙」对亚莹一转,我立刻被吸入亚莹的记忆世界。

  和林琦涵那次不同,我直接从最近期的记忆下手,再逐步往前找。

  最前头是和我碰面的这一小段记忆,再来依序是往我房间跑的画面、猎手朝
走廊上的我飞奔而去的画面、和猎手对话的画面……

  「……我搞错了?」记忆已经前溯至数年前,我与亚莹刚相遇不久的时候,
但除了我本来就知道的部份外,亚莹完全不曾和猎手接触过。

  反倒是看着我们俩共有的回忆,让我的绪慢慢稳定了下来,头脑也终于比
较清醒一点了。

  现在我面临一个重要的抉择,不再使用这些道,或是让亚莹远离我,再这
样使用道下去,随时都可能会发生我难以掌握的事。

  思考了许久,我的望终究压过了爲数不多的良知,毕竟现在的我实在无法
放弃使用道的觉了。

  下定决心后,我开始着手修改亚莹的记忆,不像是对林琦涵那样用暴力直接
破坏,而是用手将关于我的部份轻轻搅混,让亚莹无法再回忆起我的事。

  之后只要再使用道的力量让亚莹转校及搬离这里就基本上完成了。

                 8

  先对亚莹做了简单的处理,我将目光转向另一个更需解决的问题。

  虽然从猎手残破的躯看来应该是没有急切的危险,但一想到刚才的锋,
她那强大的威势,让我还余悸犹存,就这样放着不管是绝对不可能的。

  该怎幺处置这家伙呢?杀了她?这是最保险的作法,就是可惜了她的美貌,
绑住她?又怕会有变故,还是得先问小恶魔再说。

  「小恶魔。」我呼喊,却没有回应。

  又叫了几次,后方才传来小恶魔挣扎的声音,我寻声找到她的位置,并帮她
把上的家破片移开,询问她该如何处理。

  「猎手的剑在那堆残骸里,先抽出来。」小恶魔指着房间的一角。

  「然后?」了点时间,我从中翻出长剑后问。

  「杀了她。」小恶魔坚定地说。

  「等等,没别的方法吗?」我还是对她很兴趣。

  「……至少先将她抵挡魔界法术的魔法阵去掉,这样威胁会小很多。」小恶
魔想了想说。

  「怎幺去?像是之前一样要破坏人格吗?」我将长剑放在一旁。

  「不,没那幺困难,越是高级的魔法阵,所需的条件就越困难,只要破了她
的处女就可以了。」

  「轻而易举,这可是我的专长呢。」我说,虽然几天我还是个处男就是。

  转头看向猎手,由于从一见面到刚才爲止,我几乎都在逃命,直到现在才有
办法好好欣赏猎手的长相及材。

  猎手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上有着如冰霜雕塑成的緻五官,虽然漂亮,却也
有一种令人难以亲近的气质,材高挑纤细,却又还不到骨的程度,四肢有着
经常运的女会有的曲线,更不用说部了,虽称不上极大,但相较于一般人
也是相当有份量。

  当生命的危机过去后,再看到这样诱人的女体,我的下很快地有了反应,
高高地挺起,一反刚才的局势,以施害者的姿态对着猎手。

  「不会有危险吧?」我对小恶魔问。

  「应该是不会,就算她恢複的再快,没几个小时,要恢複到能造成威胁是不
可能的。」

  闻言,我握着下体粗壮的,对準猎手那看起来像是小女孩一般洁净的
户奋力一挺。

  「啊!」猎手突然睁开眼,同时大叫了一声,吓得我连忙抽出已经半的
。

  就在这时,我眼前突然出现了数支漆黑的箭矢,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箭矢
迅速坠落,直直地钉在猎手的四肢及脖子上,又随即化开,转变成黑色的环状物
将猎手束缚在地面上。

  「这魔法好强啊,之前怎幺没用?」我终于反应了过来。

  「我正常时是用不出来的,是借用了你刚才由」上帝的骰子「召唤来的魔力。」

  小恶魔解释。

  「这样啊,不如妳之后教我一些攻击用的魔法好了。」我说。

  目前看来,道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功能,但觉上实际的攻击能力还是刚才
小恶魔用的魔法比较高,至于魔力什幺的,再另外想办法就是。

  接着,我又将注意力转回到猎手上,看着洞口微开的稚嫩小,我却没有
任何怜香惜玉的念头,反倒是有种说不出的征服,被吓的很快地恢複硬
挺。

  这次,猎手已经完全被压制住了,连嘴巴都被脖子上的束缚物抵着,无法说
话,本想说应该不会问题了,但才入头,我的就卡在她的道中,没办
法继续前进,我只好先退了出来。

  「这是怎幺回事?」我问小恶魔。

  「看来她的处女膜上还有另一层防护。」

  「要怎样处理?」

  「我还不确定魔法的种类……对了,这应该是防止邪之物的魔法,只要找
个带神圣气息的东西进去就破解了。」小恶魔想了一下后,突然光一闪地说。

  「神圣气息?对了,那把剑。」一想到这,我立刻转头寻找丢在地上的长剑。

  拿起猎手的长剑转了半圈,以剑柄对着猎手的下体,狠狠地了进去,登时,
猎手的小流出几丝鲜血,纤细的体也向上弓起,可是依旧没挣束缚。

  拔出剑,轮到正戏登场,我藉着血的一口气捅了进去。

  「好紧!」本以爲能到底的,没想到猎手的道这幺狭小,层层褶皱紧紧
地住我的。

  在这强大的压力下,我试着慢慢抽送,虽然摆的幅度不大,但猎手紧
緻的小仍带给我极大的快,而且每当我入时,猎手的壁就会一阵收缩,
像是在做最后的抵抗,可惜这样的抵抗只会让我得更爽而已。

  随着我的抽,不知道是已经适应我的,还是开始受到快了,猎手
原本紧绷的俏脸也逐渐鬆懈下来,不过表依旧是冷冰冰的。

  但想到之前被她追杀的画面,就觉得不该让她过得这幺轻鬆,在入到她
体最深处的瞬间,我利用「变形的虫」将变粗了一大圈,被硬是撑大
的痛楚让猎手立刻紧咬嘴、双眼翻白,体也不住颤抖。

  不过我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又马上在她体内反覆突进,在这样残忍的攻势
下,猎手硬撑了几分锺后,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我也因爲没意思了,而了
事,并顺道在时将「变形的虫」送到猎手体内。

  颇出乎我意料的是,当我起时,被我用超巨大尺寸过的竟然已经
开始恢複,没几下就回複到原先细嫩的缝,这也是猎手的能力吗?可是好像也
没什幺大不了的。

  搞定了猎手的事后,接下来就轮到亚莹了,基本上这不会太难处理,不过
在慌乱中遗失了不少道,只剩下「不公正的法官」和「变形的虫」,加上电
脑又被打烂了,需要去别的地方上网买回一些才行。了大概十几分锺,我找了
一间网咖,靠着小恶魔的帮助连上拍卖网,买下处理这种事最实用的「上帝的
骰子加强版」,一口气将亚莹的事解决,本想顺便把猎手的力消除,不过除
非限制在极短时间,不然「实现」的面数都是零面,所以就作罢了。

  除此之外,我还买了等下要用的新的道,然后準备回去好好玩弄沦爲猎物
的猎手了,之所以没将之前的道补齐,则是因爲「上帝的骰子加强版」实在是
有够贵的,上次况紧急没看清楚,这次光是要不要买下来就让我犹豫了许久。

  接着,我先回去将亚莹带到隔壁镇爲她準备的高级公寓,了点时间后才又
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时,原房东小姐已经醒了过来,正以恐惧的目光看着猎手,不过等会没她
的事,我就叫她到一旁去了。

  让小恶魔解开猎手脖子上的束缚,我拍醒了昏过去的猎手,并说:「我们来
做个赌注吧,对打一场,妳赢了就放妳走,我赢了妳的力就归我了。」

  「赌注?你凭什幺?」猎手恶狠狠地说。

  「呵,不看看是谁被打倒了,更不用说守护妳的魔法阵已经被我破了,能给
妳一个机会已经不错。」

  「……好,我接受你的赌注。」

  听到这,我立刻拿出一张像是扑克牌的卡片,「绝不反悔的赌徒」,也就是
刚刚新买的道。

  「再说一次。」

  「我接受赌注,还不快放开我!」猎手大吼。

  「小恶魔,放开她吧。」我命令。

  小恶魔点点头,同时唸起了咒语,束缚随着声音慢慢化成黑气消散,而我也
趁这时间控制猎手体内的「变形的虫」,对猎手的体进行改造。

  白光一闪,不等黑气完全散去,猎手一把抓起手边的长剑就往我挥了过来,
要不是我早就全神贯注在注意她的作,可能已经被划伤了。

  但也就仅只于此了,撇除了带有奇袭意味的第一击,她在被重创及束缚后,
速度及力量都已经大不如前了,若我只专注在闪躲和防御的话,几乎不可能受到
任何较大的伤害,更何况我还有直接让她不能的大绝招可用。

  不过一直闪躲也不好玩,只是我也没有什幺攻击的手段,虽然除了使用大绝
招外,拖下去我也能赢,可是这又少了玩弄她的乐趣……对了。

  「小恶魔,教我魔法吧,就妳刚才用的那招好了。」我大声说。

  「耶?现在吗?」或许是因爲猎手在场,小恶魔显得有些顾虑,但她无法违
背我的命令,还是只能说:「好吧,首先咒语是……」

  「慢一点,多唸几次。」我一边闪躲一边说,结果差点就被砍中手臂。

  依言,小恶魔又唸了几次,直到我说停爲止,记住后,我将咒语複诵了一遍,
却没发生任何事,倒是惹得猎手大骂我太过嚣张。

  「唸是唸对了,不过光是这样是不够的。」看到我怀疑的目光,小恶魔解释:
「唸咒或画魔法阵都相当于创造机器,但机器是不会自己运行的,需要给予力,
有的还需要适当的作。」

  「作的方法是?」我随意问,毕竟我也不认爲魔法那幺容易学,只是想要
趁机羞辱猎手而已。

  猎手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攻势不再淩厉,对经过强化的我几乎构不成威胁,
看来是我先前做的改造发挥效用了。

  「唸咒的同时,要去受四周魔力的流,应该能觉到前方出现魔力较
集的区域,由上方灌入周围的魔力,就能形成五枝可由意识作的魔箭。」小恶
魔仔细地说明。

  「听起来不会很难。」

  「比起功效,这的确算是较简单的魔法,不过对没学过魔法的人,魔力可是
很难知的,我当初了好几个月才能勉强受到魔力的流。」

  「这样啊。」觉似乎很烦。

  不过我突然想起小恶魔似乎说过我可以看到魔力,姑且试试好了。

  我先回忆起那个晚上所做的事,接着再逐步把当时的觉找回来,慢慢地,
我的视野中浮现出各种不同的顔色,一开始是淡淡的,然后逐渐变深。

  抓住这个机会,我快速唸完咒,前方立刻出现了特殊形状的魔力团块,像是
五个浮在半空的甜甜圈,不过后面灌入魔力的步骤就没那幺轻鬆了,在魔力团消
失前只成功灌入一些,但还是勉强做出了不到十公分的短箭。

  出!

  白影闪,猎手吃力地躲开两箭,并挡下另外三箭,但她也气喘吁吁,脸
潮红了。

  就在她重整态势,要发进攻时,没想到却双腿不稳,倒了下去。

  「你该死地对我做了什幺?」她已经几乎没了反抗力量,但嘴巴仍旧不愿示
弱。

  「妳怎幺这幺迟钝,现在才发觉。」

  「怎幺可能现在才发觉,这种……这种……」猎手话说到一半,却又说不出
口。

  「这种什幺啊?」快「两个字说不出来?」我嘲讽地说。

  「你……」她狠狠地瞪着我,不过我不痛不。

  「看来该是让妳知道自己怎幺了。」

  我走到猎手的面前,抓起她的左手用力向外一扯,整个左前臂就这样被我取
了下来。

  但这暴力的举下,随之而来的既不是鲜血淋漓的场面,也非怵目惊心的伤
残断口,就连惨叫都没有半声,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诡异的景象。

  被我取下的手臂并没有任何断口,在原来应该是断口的地方有着一根细长的
男生器,正随我的晃展现出它和一般不同的强大弹。

  既然有了男的,另一端自然就是女孩子的小了,和周围的肌肤一样
白皙粉嫩,且因爲才刚拔出,小微微张开,出内部溼的嫩,像是在
引诱人填似的。

  「我的手……你这个变态!你对我的手做了什幺?」猎手不可置信地大叫。

  「妳自己看不就知道了吗?」我说,还顺便弹了她的一下。

  「呀啊啊!」猎手娇叫。

  「很爽吧?再来试试这个。」我让自己的口瞬间膨胀了起来,并将塞
进双间来回摩擦。

  「呀……不要……你、你这个变态……变态……喔……啊……」

  「这个体有部的确是还蛮变态的。」我笑笑说,同时从头到脚变成一
位有着娇俏面容及豔丽材的女子。

  「这、这不是重点啊……快放开……呀啊……这觉……快撑不住了……快、
快放开我的……啊……啊……」

  「放开什幺啊?」我一边用的挤压着她的,一边不怀好意地问。

  「你、你……喔……呀……你是白癡吗……喔……就是你手上的、的……呀
……东西……喔……」

  「这样说我哪知道?」我加快了抽的速度。

  「啊……啊……不行……不行了……喔……喔……有、有东西要出来了……
呀……啊……我说……我说……放开我的……快、快点……呀啊啊!」

  话才说完,猎手就到达了高潮,下体涌出了大量的水,四肢关节也有不少
蕩体溢出,不过我并没有给予她的功能,所以她左前臂只是不断痉
挛,没有喷出任何东西。

  看向倒在地上不停抖的猎手,我顺手将她的左前臂了回去,只不过是
在下半的蜜里,强烈的刺激让她又高叫了几声。

  接着,我再接再厉地拆起她的体,右前臂?也进下面的小好了,上臂?

  接在一起后再到门里,双腿?现在上半空空的,就入原本双手的位
置吧。

  「你这个变态对我做了什幺?」从高潮中回複过来的猎手大骂。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变态、变态地骂,也不看看妳现在的样子,谁比较像是
变态啊?」

  被我这样一呛,猎手马上就闭上了嘴,但我可不会因爲她闭嘴了就放过她,
下体再次长出一根巨大的,并马上往已经被双手佔据的小了进去。

  「啊……不行……啊……喔……塞了……喔……呀……不要再进来了啊…
…喔……喔……下面……下面会坏掉啊……喔……

  啊……「

  不理会猎手的惨叫,我的腰奋力摆,和另外两根一起开垦着猎手才开
苞没多久的小,一次次深入内部刺激着秽的泉水涌出。

  同时,我的双手也没閑着,有时抓着猎手错位的四肢抽几下,让她急得乱
挥,有时则是玩弄起猎手坚挺的及粉嫩的蓓蕾,惹得她怪叫连连。

  「啊……太深了……喔……啊……啊……不要……那、那里……

  ……呀啊……好舒服……不对……喔……应该是噁心才……呀……

  啊……啊……「

  「喔……喔……部不行……不要再了……啊……啊……吸、吸也不行…
…喔……觉好奇怪……不要……喔……啊……啊……

  ……「

  十几分锺后,我一面拉着在猎手上像是尾巴的两段手臂,一面问:
「怎样?投不投降?」

  「投降是……喔……啊……不、不可能……喔……」

  「如果妳不投降的话,我就要拔出来了喔。」说完,我就停了下来,让
留在猎手的道中。

  「谁、谁稀罕啊……」她逞强道。

  「妳确定?现在是谁的手搂住我的腰?又是谁的脚踩着自己的部?」我拍
拍那双洁白修长只可惜长错位置的美腿。

  「这……」

  「不说我就拔出来了。」我将退出一半。

  「等、等一下……我说就是了,是我输了,我、我投降……」猎手咬着牙,
不甘心地说。

  她才说完,一强大的力量立即灌进我体内,瞬间流遍全上下,産生一种
充盈的觉。

  这种和快不同的舒畅让我加快了突进的速度,暴风似地疯狂
着猎手的。

  没多久,我就和猎手一起到达高潮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兄弟任贤齐】『【恶魔的道具 】(6-8)』【SM重口另类BDSM免费播放】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