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GOOD 在线观看】『东莞星幻游记』【成人 MP4】

『东莞星幻游记』【成人

有服务之都称号的东莞星是宇宙中排名前十的旅游星球,吸引着各地星球的游客前去游玩,为保持竞争力东莞星制定了许多有利于游客的法律。

  林伟早就对东莞星慕名已久,光几年的积蓄终于能够兴致悖悖地登上前前往东莞星的飞船。

  到了东莞星,走出机场的林伟东张西望,果然看见不少颇资色的美女在街上穿行,东莞星本地男女比例达到一比九的传言果然是真的。

  林伟一边走路一边看,一个奔跑的影撞进了他的怀里,林伟退了一步,娇小的体却反而跌坐到地上。

  她是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少女,一头打着卷的金发披在双肩,上穿着一件水手式的校服和一条到膝上一公分的短裙,女人的高贵和青涩同时体现在她上。

  看见一名像天使般的少女摔倒,林伟都觉的自己是在犯罪,连忙把手抻到她面前,想要把她扶起,少女却毫不领地把他的手一掌拍开,劈头骂就道:「你妈的!你走路不带眼呀。」林伟想不到美丽的少女不但不领还一开口就是骂脏话,他依旧好生好气说道:「小妹妹!这可是你自己不小心撞到人摔倒的吧。」这时有两名眼带墨镜穿黑衣西装的高大男子从少女的后跑了过来,地上少女见到大喜,指着林伟就高声叫道:「这个混欺负我,快帮我收拾他。」一名黑衣男子冲上前来一拳就把林伟打倒在地上,少女已经在另一名黑衣男子掺扶下站了起来,她弯着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林追,叫道:「撞了本小姐还想跑,坏了本小姐的好心,立即道歉不然要你好看。」明明是被人撞了却被人要求道歉,林伟正想反辨,两名黑衣男子一脸戏地看着林伟,秀着上结实的机,把手指的关节按的「啪!啪!」做响,大有他道歉就揍他一顿的意思。

  林伟很是憋屈可是遇到这种况,他也只好忍气声的低声说了声「对不起!」少女听后这才冷哼一声,带着两名保镖扬长而去。

  一个熟悉的影走到了林伟的面前,他抬头一看不由大为尴尬,小手的主人不就是当初抛弃他的初恋人何美,一想到自己刚才没有骨气的一幕落入她的眼中,林伟就觉的自己脸上无光。

  何美穿着一套漂亮的休悠衣服,对他的前男友林伟嘲笑道:「我说林伟你也太逊了吧,现在看来当初我离开你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我在附近开了一间名牌女服装店,要是你实在混不下去,可以来我这面试当门童哦!」说完何美塞了一张名片给林伟后笑着离开了。

  气的林伟把名片成一团丢在地上,骂道:「令人恶心的臭婊子。」林伟心沮丧地爬起来,心想这次来东莞星是不是来错了,居然遇到了这么恶心的事,正走着突然他后开来一辆红色的跑车一下就把他撞了个跟斗。

  幸亏这辆明贵的跑车刹车能可以,不然非把林伟撞死不可,跑车上下来了一位留着短发穿着黑色丝袜,打扮干练的女人,这时林伟也从地上跌跌呛呛地爬了起来,女人见他穿着十普通,人也没事,从上掏出一个证件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对不起,我是一名律师,我在赶时间。」说完从提包拿出一叠钞票甩在林伟的上后,就回到车上就开车离去。

  林伟呸的一声吐出嘴里的淤血,心里骂道:「妈的!今天出门真是没有看黄历,连续遇见两个疯婆,真不明白东莞星是怎么被人称为服务之都的,这口窝气决对就不能这么罢了。」林伟拿出电话报了警,很快警赶到了现场,这件事惊了东莞星的总统,他接见了林伟。

  两人一见面总统就用双手握住林伟,表达出了自己的歉意:「林先生第一次来我们东莞星却糟遇到这种事,鄙人表示万分的歉意,为了维护东莞星服务之都的美誉,我们一定依法还林先生一个公道。」东莞星的总统很重视这次事件,要知道这个星球百分之九十的收益都来自旅游业,要是不给林伟一个意的代,这就会成为一个外事件,那时东莞星将会丢掉服务之都的美誉,来游玩的旅客就会锐减,东莞星也会再次破产。

  总统从书手接过一份简报,翻了翻后接着说道:「根据先生提供的车牌号码,犯罪嫌疑人已经抓捕归案,她名子叫做叶茜,今年二十五岁,已经在律师界从业五年了,是一名资深的律师,看来这个星球的法律制定的还是过太宽松,不然为一名律师也不会知法犯法。」总统递了一张黄色的磁卡给林伟,林伟看了看这张模样普通的磁卡问道:「总统生先,这是什么?」总统笑着说:「这可是件好东西,黄卡代表这个星球最高的份权利,致于它有什么用,一会见到了撞你逃跑的美女大律师你可以亲自问她,律师对这些事最清楚不过了,最后祝林先生这次东莞之旅愉快。」警察把林伟送到了间公寓前,临走时给他一个串锁匙和一个类似超市扫描码器的东西。

  林伟打量起眼前的建筑叹道真是豪华,律师一定是一个很赚钱的职业,他用锁匙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一走进大厅林伟就看见了叶茜,一个银色的铁环紧紧地套在她雪白的脖子上,两条铁从脖子处廷出把双手固定的头的两侧,使她看起来像一个投降的犯人,上依旧穿着那件名牌黑色西服,下光着,的只剩下裹到大腿根部的黑色丝袜,她坐在一台改装过的健脚踏车上面,穿着黑丝的双脚绑在踏板上艰难地踩着,一柄顶在户的细毛刷不停地刷她漉漉的小,嘴里不停的传去消魂的声,从地上留有一滩不小的水渍看,在林伟来到这里前她也不知道高潮了很多次。

  叶茜看到林伟就像看到救命稻一样,哀声救道:「救救我!快让我停下来,我快不行了。」原先撞人后还敢嚣张逃逸的女律师不见了,现在她只是个两眼泪痕凄惨求饶的无肋女人,看到女律师现在这个样子,林伟心中就是一阵快意,他弯下腰抓住叶茜踩的腿,户上的刷子停了下来,脚踏车的金属坐垫却释放出强大的电流,电击坐在上面的雪白,叶茜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痛苦地扭着躯,尖叫道:「放手,快放手,要死啦!啊!啊!」林伟松开手,脚踏车再次开始运行,电流停止了,的小再次受到刷子的刺激,尖叫声又变回了。

  女律师有气无力道:「求求你!帮我把……把电源关了。」林伟却笑道:「撞了人就跑的女律师请给我一个帮助你的理由。」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叶茜一定毫不犹豫地下肚子,撞到人的时候叶茜认为林伟只是一名普通的本地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只需要赔点钱就可以了事,可是林伟却是一名外星游客,像东莞星这种以旅游为支柱产业的星球,法律的天枰可是严重倾向游客的。

  已经快要淹死在快海洋里的叶茜,知道现在能救她的只有眼前这位她曾经瞧不起的穷小子,在她房上刷的毛刷和不时遭到电击的让她快要疯掉了,从没有求过人的叶茜不得不放下了段,用卑微的语气求道:「求您把电源关了,让我做什么事都可以,我就要死了。」「什么事都可以吗?」林伟一脸的嘻笑。

  叶茜连忙说道:「是!是!无论什么事都行。」林伟悠闲地扬起警察留下的仪器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叶茜脸红着脸答道:「这是纹扫描机。」「纹扫描机?有什么用的?」「机器上有个圆形的凹槽,只要把它贴在峰上,它就会发出一种X 波段,能够穿透衣物对峰的形状进行扫描,通过比对联邦数据库里不同头的形状来确定女的份和地位。」「哦!是这样吗?」林伟听她说的有趣马上就把纹扫描机贴在叶茜的房上。

  只听见「滴!」的一声,机器后面的显示屏上显示了以下数据:

  姓名:叶茜

  年龄:二十五

  三围:九二;五九;九四

  奴等级:一等奴

  备注:所有人林伟

  林伟奇怪地问道:「这所有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是我的名字?」叶茜羞红了脸,她觉的自己像一头牲畜一样被人鉴定着份,却还是不得不回答林伟的问题:「星球法规定,旅客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是上帝,每名旅客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因为撞了您还开车逃逸,被法院判罚成您的私有财产。」私有财产!看见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女律师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林伟兴奋地说:「那么就是说有我随意处置你的权利罗,包话鞭打,贩卖,甚至是处死!」想到自己以后的命运就掌握在这名不起男的男人手里,她就到莫名的悲哀,叶茜十分不愿地小声应道:「是。」知道这位曾经气场十足的女律师以后将会是自己的玩物,林伟兴奋地问道:

  「那大律师您以后应该称呼我什么呀?」

  「主!主人!快把电源关掉」失控的快已令叶茜完全没有了选择权。

  林伟看她的样子真的快到了崩溃的边缘,他还有好多事没有问呢!只好先关掉了电源,他问道:「这奴等级又是什么意思?」该死的细毛刷终于停了下来,叶茜像被人抽了魂一样坐在脚踏车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林伟见她不搭理自己,又把手放在电源开关上,大有她再不说话就按下电源的样子。

  全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的叶茜被他这们做吓的打了个激,连忙惊叫道:「别开!别开!先让我喘口气!」叶茜一边喘气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这个奴等级要从五百年前的东莞星说起,这个星球很久以前男婴的出生率就很低,这造成了星球劳力的不足债务高筑,巨额的债务危机终于在五百年前爆发了,政府为了还债无奈之下只好通过了奴法案,法案里规定:年龄十五岁至四十五岁的女公民,按照等级每月都要进行一定天数的奴服务以做还债,一共分成五个等级,一等奴每月服务零天,二等为两天,三等为六天,四等为八天,五等为十天。除此之外还有债权人权益法案,法案里把以持有债权的多少来分成五个等级,一等债权人是黄卡,二等是红卡,三等是蓝卡,四等是绿卡,五等是黑卡,只要持有黄卡那怕那天不是奴的服务日也可以对她们随意侵犯,而持有红卡的只能对二等奴或在下随意侵犯,如此类推。」「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今天开跑车撞我的还是个一等货色。」像叶茜这种无论走到那都像块磁铁一样吸引人眼球的美女确定有这种资格,但这并不能平息林伟的愤火,他飞快地按下了电源开关。

  雪白的冷不防地造到了电击,痛的叶茜哇哇大叫,赶紧踩脚踏车,韧的细毛刷再次令她分泌出水,她忍不住放声痛骂:「你就是个混,你不得好死!啊!!啊!!」林伟本来就不想这么轻松的放过这名美丽的女律师,只是她的痛骂声的确是有点吵,他找来一个红色的口枷塞进她的嘴里,这样她的叫骂声只能变成呜…呜…的声。

  林伟拍了拍手,出了这么多事他也累坏了,他推开房间门躺在叶茜的床上,一边嗅着叶茜留下的体香一边缓缓进入梦乡。

  二

  林伟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这觉睡的就是舒服,看看台上的闹钟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他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

  大厅里的叶茜依旧在不停地踩着脚踏车,只见她已经双眼翻白,白色的唾沫从口枷处溢了出来。

  林伟走过去关掉了脚踏车的电源,叶茜依旧在那里机械式的踩着脚踏,看来她早已经失去了意识,林伟挠了挠脑袋,本来还想叫她做饭的,现在看来只能是自己手了。

  第二天的清晨,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叶茜醒了过来,在她狭小的蜜里还着一根粗大的,主人的脑袋正埋在她那双豪之间,恶心的口水从他嘴角边流出的口水滴落在雪白的房上。

  要是以前叶茜早就一耳光扇过去然后大声尖叫起来,但是现在她不能,昨天下午的经历让她明白道,在别人面前她还是那个冷若冰山的大律师,在他面前她只是个卑微的女奴,只要他一生气她的世界将会天崩地裂。

  睡梦中林伟舔了舔嘴,叶茜立即把自己坚挺的峰朝他嘴里凑了过去,这是这位气质优雅的大律师在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

  坐在餐桌前的林伟皱起了眉头,碟子里还一边生一边却煎焦的荷包真是无从入口,看着坐在对面忐忑不安的叶茜,他心想女强人这类生物果然是和好厨艺是无缘的。

  「把衣服了!」糟糕的早餐把林伟的心也弄的糟糕起来。

  接到主人的命令叶茜十分不愿地起了服。

  黑色的高跟鞋,裹到大腿的黑色丝袜,黑色的蕾丝文和内,黑白相映更彰显出叶茜白细的皮肤,两只玉手不时的遮遮掩掩,尽管她的心里知道这种遮挡不会用任何用处,可是羞辱的体还是不自禁地做出这种作。

  林伟命令叶茜蹲在地上,丢了两个球手套让她戴上,红色的皮项圈往天鹅般高贵的脖子上一套,再一拉连在上面的缰绳,叶茜就像一只母狗一样跟在他的后。

  林伟牵狗一样把叶茜牵出了公寓,她脚上那双名牌的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时候依旧发出和往日一样发出贵的声响,可是它的主人却失去了往日的从容,紧着雪白的大腿,低下以往高傲的头颅,每次有人从旁边经过的时候她着是把脸斜向别一边,深怕被人认出了份。

  在经过一条十字路口的时候,叶茜突然停了下来,任林伟怎么拉她就是不肯走。

  林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马路的对面有一对女警正中喝叱两名闯红灯的小学生,他问道:「叶茜!你认识那两个女警?」叶茜点着头说:「是!那两个警一个叫邹另一个叫李彤彤是我高中时期的死对头,主人我们绕过去好不好!」林伟脸色一板叱道:「你想让一个主人为他的奴而绕道吗?」说完硬拉着叶茜就朝那边走了过去。

  叶茜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爬行在林伟后,她一方面默默祈祷不要被千万她们不要发现她的存在,一方面把她的头低的很低很低,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一名头低的快要贴在地上,穿着黑蕾丝的高高的美丽女人反而更容易引人注意。

  果然就在经过两名女警边的时候,邹发现了叶茜,她惊声叫道:「哎哟哟!这不是当年我们学校里叱咤风云的校叶茜吗?」「不!不是!我不是叶茜你们认错人了!」被以前的死对头看见她像只母狗一样被人牵着,叶茜谎忙否认道。

  李彤彤不停地用鞋尖掂着叶茜的那对巨,嬉笑道:「就连声音都这么像,还敢说你不是叶货,你就别在那装蒜啦!看来你读书时专们用来勾引男人的大又长大了不少哦。」邹也绕到叶茜的后「啪!啪!」地拍打着她圆的,笑道:「当年处处压我们一头的叶校不是去做律师了吗?现在怎么转行当起母狗了?大律师不如来来我们警部吧,没事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牵着叶校到处溜溜顺便拜访一下老同学,他们一定很期知道当年傲气十足叶校的改变,还有警部可是配备了很多强状的大狗公哦,到时都给大律师当福利好了,哈!哈!哈…」想到高兴处邹放声大笑,被当年的两个跳梁小丑这般溪落,叶茜死的心都有了。

  看着自己的女奴被这般被人欺负林伟心中也是不爽,他下咳一声,拿出黄色磁卡在两位女警面前一扬,说道:「两位警小姐,你们看看这个是什么。」笑声嘎然而止,为警察的她们当然认的出这张黄色的磁卡代表的是这个星球最高的份和权限,她们马上收起了轻挑,双腿立正,腰杆挺直,对着林伟敬礼道:「见过首长!」林伟冷哼了一声,拿出纹扫描机朝她们上一滴,不屑地道:「一个三等品,一个四等品有什么好嚣张的。」又对叶茜问道:「小母狗!你想怎么处置她们?」刚才还趴在地上被人随意玩弄的女律师听到可以随意处置她的俩,立即有了翻做主人的觉,第一次诚心地对林伟道谢道:「谢谢您!主人。」两个正在立正敬礼的女警却被吓的双腿发,想不到就这么一会时间就角色互换了,这回轮到她们是砧板上的鱼。

  林伟牵着他的律师母狗离开了十字路口。

  李彤彤站立在十字路口的通指挥站台上,嘴里不时吹响哨子,手里摆出让过往车令行禁止的手势,女警的制式短裙被拉到膝盖的位置,一条镂空白色内直接暴在行人面前,原本刚好可以包裹整个的内被拉成字状,从她正面看去,可以发现几根跑出内外打着波浪的毛,从她后看去,只会看见两片的大,因为内已经完全塞进缝里面了,雪白的上面用朱红色的膏写的「货」这两个字。

  一名妇女牵着她的五岁的小女儿过马路,小女孩指着李彤彤就问道:「妈妈,为什么那位警察姐姐不拉上子?还有上写的那两个字是什么呀?」妇人把女儿的脸偏向另一边不准她再看,骂道:「不准看,你爸爸就是被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给勾跑的。」已经走过十字路口的小女孩挣了妈妈的手,转跑到李彤彤面前,狠狠地在她大腿上打了一个巴掌,叫道:「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这才重新跑回到母亲的边。

  挨了五岁小女孩一下的李彤彤并不痛,强烈的羞辱使她的脸通红就像煮熟的虾子,她不是没有想过把裙子提回起来,可是她也知道黄色卡片代表的是什么,违背黄卡持有人命令的后果是她不可以承受的,她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指挥通上,也好让自己忘记这种强烈的羞辱,她的手势摆的更加的标准,哨声也吹的更加响亮,在这名敬职警的两腿间,那条被拉直的内却被她道流出的弄了一大片。

  在路口不远的一处护栏杆处,一把手铐把邹的双手铐在护栏的下端,右脚高高抬起被另一把手铐铐在护栏的上端,她就这样弯着子趴在地上两脚大大地张开,以这种不雅的姿势固定在栏杆这里。

  刚才被她喝叱的两名小学生去而复返,走到了邹面前,矮个子男生见她摆出这个奇怪的姿势就问道:「警察姐姐你在干嘛?」邹一时也不知怎能回答,想了老半天才吱吱唔唔地说:「我,我在地在捡东西。」高个子男生立即反驳道:「不对!警察姐姐分明就是想在这里尿尿,我家狗狗尿尿时就是摆出这个姿势的。」「你少在这里吹牛啦!你家狗狗尿尿会蹲这么久的吗?」「真笨!人家警察姐姐还穿着子呢!怎么尿尿?我们帮她把子了吧!」「好哇!」矮个子男生拍手同意道。

  刚才还被邹训坼过的小学生这回可把她给吓坏了,两手被铐一只脚抬起的她无力抵抗,那怕是两腿并拢也无法做到,她只能一个劲地说:「不要!不要!

  我不是想尿尿,快住手。」

  两名认死理的小学生可不听她的话,一起把她的短裙卷到了腰间,在女警的惊叫声中,拿出剪刀把她的内剪的碎丢在地上。

  这样女最宝贵的小和眼就无法遮掩地呈现在两名小学生面前。

  矮个子男生奇怪的说道:「已经帮警察姐姐了子了,为什么她还不开始尿尿呢?」邹从早上出门到现就没有小过便,现在也确实有了尿意,可是在这种羞耻面前你叫她怎么能尿的出来?

  高个子男生很自做聪明地说出了邹无法尿尿的原因,他指着她的小说道:「你看警察姐姐这里的小不见了,没有小自然尿不出来啦。」矮个子男生把头凑近了邹的小,同意道:「果然是没有哦,姐姐的小去那了?」高个子男生很是神气地指着她的小教训道:「你没看到这里有条细缝吗,小一定是藏到里面去了。」「原来是这样,我们把姐姐的小找出来吧。」深信不疑的矮个子男生把手深进了邹狭窄的小里用力探挖,真的想要寻找出隐藏在里面的小。

  一名对没有一点了解的小学生,正在用他的小手在女人最宝贵器官里面肆意的探索,痛苦伴随着快令邹无肋地扭她水蛇般的腰肢,不停告饶道:「别!别弄了,我是女人,女人是没有小的!」「是这样啊!」矮个子男手把手缩了回来。

  高个子男生却抽出挂在邹腰间的警棍,朝小用力地桶了进去,说道:

  「警察姐姐我们帮你造一支小吧。」

  刚才的探已经令邹的道分泌出,有了的警棍一下就通过了道进了子。

  邹发出一声悲鸣,全抽搐,紧锁的尿关失去了控制,尿化成一条金色的弧线洒了出来,无论她怎么收也收不住。

  两名小学生就像做完一件好事一样高兴的跳了起来。

  高个子男生拍了拍邹的大说道:「老师说受了另人的帮助要说谢谢,警察姐姐你也快点谢谢我们吧。」邹深怕这两名孩子再对她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来,只好挤出一个笑脸,顺着他们的意思说道:「谢谢你们小朋友。」矮个子男生也拍了拍邹的大说道:「不用谢啦!老师说互相帮肋是应该的。」两名热心肠的小学生在离开的时候不忘向尊敬的警察姐姐挥手道别。

  一名像征着法律威严的女警被两名无知的小学生剪掉了内,美丽的被肆意的玩弄,最后还把粗大的警棍进了子,她还要摆出笑脸道谢,邹现在恨不得地上裂出个洞让她钻进去。

  不过这只是她的妄想罢了,她还要保持这种小里着警棍,做着母狗洒尿的姿势,在她的尿旁边等着她接班的同事到来。

  三

  林伟正牵叶茜走在大街上,门口站着两名穿着暴女仆装少女的店面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走了进去,两名女仆对他鞠躬叫道:「欢迎光临界。」「这是什么地方?」林伟问道。

  「这里是奴服务中心。」

  这时已经有女仆走过来把叶茜牵向另一边,这间店里规定,和主人一起进店的女奴是不同跟着主人一起的。

  叶茜被女仆牵着爬进一个奇怪房间,里面撅着无数个,女仆把她带到其中一个位置,让她站了起来弯腰,直到腰和大腿弯呈九十度,手腕和脖子正好进一个卡槽里,女仆按下一个按键,「咔」的一声,脑袋和手就被固定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这位美女大律师起的也成为她刚才所看见的一个。

  前方有一根橡胶做成的朝叶茜嘴里了过来,她习惯的把头躲向一旁,「啊」的一声尖叫,叶茜的被女仆狠狠地抽了一鞭,女仆骂道:「货!到了这里还想装高贵,快把含到嘴里。」受了一鞭火辣辣的叶茜连忙把橡胶含进了嘴里,这时女仆又对她说道:「要把这根橡胶想像成你主人的,用心地为它服务,这根连接着电脑,会根据你的作在屏幕前显示分数,分数不到六十分的人就要挨鞭子。」女仆说完又对着叶茜狠狠一鞭。

  再次吃痛的叶茜不得不开始舔起那根橡胶,开始了她人生的第一次口。

  店长亲自出来接了第一次来的林伟,他为林伟介绍道:「全星球的女人每月的强制奴服务日都会到他这种店里为客人提供奴服务以做还债,当然要品级越高的奴服务就必须的支付更高额的金钱,除此之外本店还有租借和买卖的业务」「哦!这里还可以买卖奴!」一听到这个林伟来是来了兴趣。

  店长见他有兴趣也热心起来,他对林伟推荐道:「店里正好有一个很不错的二等奴,不如我带您去看看吧。」店长带着林伟来到一群少女面前,售的奴全部面带微笑像个雕像一样站在地上。

  店长指着一名穿天蓝色一件式泳衣的少女,问道:「你看这件货怎么样?」林伟打量着这名少女,泳衣的布料是半透明式的,可以隐约地看到前的两抹嫣红,下小的上方,泳衣镶了一个空心的圆铁环,一个尾指大小的条从铁环中了出来。

  林伟指了指少女下的条问道:「这时什么东西?」店长笑着说:「林先生为何不自己确认一下?」林伟出手指轻微地碰了一下,少女「呜…」的小声叫了起来,再碰一下,少女又「呜…」的再叫一声,两根手指按在条上面轻轻磨擦了一会,少女「呀…呀…呀…」地了出来。

  「这里这么这个该不会是她的缔吧?」林伟问道。

  店长笑着说道:「是的!先生,这就是她改造过的缔!度是平常女人的十倍,要是这只女奴不肯听话,你只要抓住她这里顺便一下,保证她会呀呀的尖叫,然后乖乖地听话,她除了好调教之外,还有五星级的厨师认证,二星级的调教师资格证,是头不可多得的二等奴。」听到这女奴这么优秀林伟也了心,问道:「这女奴多少钱?」店长紧忙答道:「只要一百星币就可以了。」「只要一百星币?这不过是坐一次记程车的钱,那不是和白送差不多?」林伟有点不敢相信。

  店长促道:「是啊!像这种货色可是很抢手的,说不准先生转离开一下,就会被人买走了。」听到店长这么说林伟就更加狐疑了,从口袋掏出纹打描机对准少女的口一滴,屏幕上立即显示了她信息。

  姓名:奈奈子

  年龄:十八岁

  三围:八一;六三;九零

  奴等级:二等奴

  备注:缔特殊改造,拥有五星厨师证,二级调教师资格证,有大和民族血统大和民族这个宇宙中公认最卑鄙,无耻,低劣的民族,看到这一行字的林伟那里还不知道受骗了,一脸怒气的瞪着店长。

  店长马上冷汗直彪,并不是林伟的眼神有多恐怖,而是像拥纹扫描机这类东西决对不会是普通人可以拥的,敢用欺瞒手段推销产品,在法律上可是被认定为诈欺罪的,只要林伟一投数,不但店长的位置保不住,说不定还要去吃牢饭。

  店长大汗淋漓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位女仆走过来对店长说:「店长!有电话打您。」店长借机对林伟说道:「先生我去接个电话,您可以看看其她的货品,价格上一定给您优惠,其它方面也一定会叫您意的。」店长心里想道:「一会无论他提多么过份的要求,自己都要令他意,只要他令外一说,自己这辈子可就完了。」林伟转过去想看下其她的奴,一个影飞扑到他脚下,扯着他的小腿不让他离去。

  林伟低头一看,扯住他的正是奈子,她把林伟的小腿紧紧抱在怀里,以致于那双饱的房都已经挤的变了形状。

  奈子对林伟哀求道:「主人!求求您把我买下来吧!奈子是您听话的小奴隶,奈子可以每天为主人烹制美味的菜肴,要是主人还有其她不听话女奴,奈子可以帮主人把她们调教的听听话话的,主人就把可怜的奈子买回去好不好!奈子成为女奴已经两年了,每个人一听奈子有大和民族的血统就不要奈子,店长老是骂奈子是个赔钱货,总是喜欢把各种残忍的刑用在奈子上,还说今天要是再没人要,他宁愿赔上一笔钱把奈子送去矿星那挖矿,奈子不想去矿星,矿星那个地方不但没有衣服穿,整个人还会变成像煤炭一样黑,每天只能吃连猪都不吃的潲水,主人就可怜下奈子,把奈子买下来吧,求求您了主人。」奈子还没说完,远处已经传来店长过来的脚步声,奈子连忙松手,重新站回商品台,灿烂的微笑再次出现在她脸上,因为店里规定只有主人选择喜欢的奴,奴是没有权利祈求或推销自己的。

  林伟看着奈子哀求的眼神,心一下子就了下来,指着奈子对走过来店长说:「店长!我就要她了,你办一下手续吧。」店长一愣看他的样子刚才还是不想要的,这下怎么回心转意了?这下店长心中更是忐忑,心里想道:「难道想他买下来再投数自己,这样的话他的罪名就更大了,他的人生就要这么完了?」接手续办好,以后奈奈子就是林伟的奴了,店长做着他最后努力,对林伟邀请道:「先生!过几天有一个奴品鉴仪式,能请您做嘉宾吗?」「什么是奴品鉴仪式?」林伟问道。

  店长回答道:「就是判定一个奴的等级,听说这次要判定的奴还是位处女,先生您一定要来啊!」林伟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

  店长这才松了口气,心想看来这件事还有转机。

  店长把林伟送到了门口,奈子半蹲在地板上,脖子套着一个黑色皮项圈,嘴里衔着连着项圈的缰绳,见到林伟走过来,连忙爬过去把衔着的缰绳递了过去,还对着林伟讨好的「汪!汪!汪!」叫了几声。

  这时一名女仆也把叶茜牵了过来,林伟接过叶茜的缰绳,却看见她原本雪白的被打的通红,林伟疑惑地望着女仆。

  女仆解释道:「刚才在调教房里叶茜口的分数一直就没有超过三十,所一直都被机器鞭打着。」这也难怪这位大律师,她本来就是一等奴,接的客人本来就少,更加没有口过,所以她也第一次尝试到了被打的滋味。

  奈子听了连忙对着林伟献道:「主人!主人!把她给我吧!我会为主人把她的口调教的的。」林伟了一下奈子的脑袋,问道:「你真的可以?做不到可是要受惩罚的哦。」奈子拍口保证道:「主人这件事包在我上,奈子用自己的做担保,要是做不好主人可以用板子打烂奈子的大。」林伟听后笑着牵着两名着的女奴走了回去。

  第二天,林伟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了看手表也差不多要回去了,他舔了舔嘴想起了昨天的晚饭,拥有五星厨师证的奈子做饭就是好吃,出来的时候林伟就把叶茜给了奈子调教,也不知道奈子的调教技术是不是和她的厨艺一样,想像一下叶茜这位气场十足的律师为自己卖力口的样子,林伟的下就不由的支起的帐篷。

  公寓的大厅里奈子双脚大大地叉开坐在沙发上,两腿之间穿了一条皮质的内,内上安装有一条金属,奈子左手拿着一个遥控器,右手握着缰绳,看着这间房子的主人叶茜跪在她的腿间吐着那条金属,遇上令奈子不意的时候,她就按下手中的遥控器,金属就会在叶茜口腔内释放出电流,尽管电流并不强大,可是口腔却是一个神经末梢非常极中的区域,叶茜依旧被电的口水横流舌头发,想要把这根恐怖的金属从嘴里吐出,奈子紧抓连着她脖子的缰绳不让她出来,叶茜只好一边忍受残忍的电击一边向奈子「呜…呜…」地求饶。

  公寓的大门被打开,是林伟回来了,刚才还像女王一样的奈子丢下叶茜就冲到了大门口,跪落在地板上一边从鞋柜里拿出林伟的拖鞋,一边讨好林伟道:「欢迎主人回来。」穿好拖鞋的林伟走进大厅,对奈子问道:「今天叶茜调教的怎么样了?」奈子连忙回答道:「对不起主人!这母狗太笨了,进步是有一点,就是还不能令人意。」「那好啊!那就看看在奈子的调教下这只母狗的口到底进步了多少。」奈子走过去对着叶茜的就是一脚,骂道:「蠢货!还不过去为主人口,要是不能令主人意,今天非把你的臭嘴电的稀巴烂。」叶茜连忙爬到林伟前,一口把林伟的含进嘴里开始了口。

  尽管叶茜的口技术并不高明,但是看到一个气质高雅的大律师不停地用她的能言善辨的小嘴在卖力的为自己服务,他也很快的来了觉,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奈子在一旁大声叫道:「主人!主人!进她的鼻孔里。」就在子出的一瞬间,抽离了嘴巴顶在叶茜的鼻孔外,一白色的一下就冲进了她的鼻腔,鼻腔突然被奇怪的异物入侵,难受的她捂着鼻子不停干咳,这名政法界有名的大律师那里受到过这种遇,眼睛红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林伟对奈子赞道:「调教的很不错以后要再接再励。」得到主人夸奖的奈子扑到了林伟上,娇声说:「主人!我以后再为这只笨狗训练,门开发,母狗礼仪好不好。」林伟也想看到叶茜这名大律师如何像一只母狗一样向他行礼的,于是就点头答道:「好啊!那就给奈子你了。」叶茜却是听的脸色发青,心里咒骂道:「这个大和婊子简直比地狱里的魔鬼还要可恶。」林伟想起今天还答应了店主去做奴品鉴仪式的嘉宾,他问奈子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在那间店里她可是被店长整整折磨了两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不寒而栗,她连忙摇头道:「小奴还是留在家里等候人吧」。

  林伟见她不肯去,便说道:「那好,奈子把子了。」奈子万分不原的把子了下来。

  林伟又命令光着的奈子坐在那台调教用的脚踏车上,开了电源,被电了一下的奈子,赶紧踩踏板,细毛刷也毫不留的在比常人十倍的缔上来回刷,受到刺激的奈子连忙向林伟求饶道:「主人!其实我也是想和您一起呜……呜……呜……」还没等奈子把话说完,一旁的叶茜已经把一个红色的口枷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拉着林伟说道:「主人!我们快走吧!不然就要迟到了。」林伟牵着叶茜刚出门口,叶茜突然抱住了林伟的大脚上,娇声地求道:「主人!您以后能不能叫我茜茜,要是不行叫我茜茜母狗也行。」林伟用手指轻轻地着叶茜细的脸,问道:「为什么要我这么叫?」叶茜用双手捧起在她脸上不停的手掌,把林伟的手指含进嘴里轻轻吮吸,说道:「茜茜是我的小名,以后我想和主人更亲一点。」林伟听后点头道:「好吧!那我以后就叫你茜茜好了。」叶茜高兴的叫道:「谢谢主人。」能当上知名律师的人那里会是个是笨,叶茜明白奈子之所以能骑在她头,把她当做一条母狗来调教还不是全仗着主人的恩宠,她也一样可以利用自己的一些优势来换取主人的宠,只要得到了主人的宠幸,她也可以把奈子当成狗一样使唤,叶茜自信她这个美女大律师无论在美貌还是魅力方面决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叶茜又对林伟说道:「主人!好气的母狗茜茜想咬上一根骨头再跟您出门可以吗。」林伟奇怪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叶茜,难道被奈子调教后这名大律师变的特别的听话,他点头同意道:「那茜茜你自己回屋里拿吧。」通过批准的叶茜返回屋子里,在柜子找去了一根橡胶做成的骨头模形,她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来到了奈子面前,把脚踏车的电流强度开关扭到了最大,奈子立刻痛的「呜…呜…」直叫,当强度扭到这个位置,只要踩的速度怕上一点,强劲的电流将会毫不留地通过奈子的。

  叶茜盯着狼狈的奈子骂道:「你这条可恶的大和婊子就在这里好好的在这里享受吧。」骂完之后叶茜这才转离开,整间屋子里就剩下奈子一个人在拼命的踩踏板,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求救声。

  四

  林伟被店长请进了一间包厢,今天要品鉴的女奴也被带了进来,林伟一看哟这不正是那天在机场撞了自己还命令保镖揍了他一顿的金发少女吗。今天她脸上戴了一个潜水镜一样的眼,眼的镜片是特制的,林伟可以透过镜片清楚地看见金发少女那双无肋的眼神,而金发少女那边向外看就只能看见模糊的人影。

  店长对林伟介绍道:「这名金发少女今年十八岁名字叫艾薇儿,是星球十大财团之一的马利财团长的千金,她居然利用手中的财权,硬是把她成年的消息瞒过了一年,却不知道这只会使她受到更严厉的处罚。」店长把声音压的很低在林伟耳边轻声说道:「林先生,我可以把艾薇儿的处罚权到你手上,处罚完之后再以一百星币的价格卖给您,就是上次的那件事您看?」虽然林伟不知道店长指的那件事,不过他可是个聪明人自然有聪明的办法,他沉了一下说:「那好吧!就按照店长先生的意思办吧。」店长听后大喜,高兴的说:「那我先告辞了,就不打扰先生的品鉴这头奴了。」店长离去后,留在艾薇儿眼中的人影就剩下了一个,她知道这个人就是决定她将来命运的那个人,一等奴和五等奴的命运可是天壤之外,她今天一定要成为一等奴,她为此可以牺牲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尊严。

  艾薇儿跪在地上,爬到林伟的脚下,下了林伟的子出雄壮的,用她娇嫩的脸轻轻地磨擦着,说道:「母狗薇薇的脸已经能受主人的雄伟了。」小巧的鼻孔贴在上用力的吸闻,说道:「主人所散发雄芬芳令货薇薇的开始起来。」瓣般的小嘴不停的亲的头,说道:「的薇薇体和魂都是属于主人的,请主人赐薇薇为一等奴吧。」林伟怎么也想不到机场时刁蛮的千金大小姐会变成如此的下,他强忍着笑声说道:「不行!单是效忠是没用的女奴,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你将只会是个五等奴。」艾薇儿张嘴把头含住,小舌尖一会顶在的口用力料,一会又在头上打着圈,一会缩紧小嘴用力吮引,一会又把整根进嘴里让头顶在她的喉里。

  尽管在出门的时候林伟已经在叶茜上过一次,但在艾薇儿纯熟的口技下,他很快就来了觉,不过他并不想就这样在她的嘴里,因为在这名千金小姐上还有更好玩的地方。

  林伟说道:「想不到大财团的公主会有这么好的口技术,平时一定练习了很多次吧,让主人的在你的嘴里吧,凭借湛的口技术,主人会赐与你四等奴的份的。」艾薇儿双脸通红,出高贵的她为了这次的口鉴会可是专门在假上练习了无数次,付出这么多努力就是为了今天能够成为一等奴。

  听了林伟的话艾微儿立即就把林伟的吐了出来,区区一个四等奴如何足的了她的胃口。

  经小嘴的套弄林伟的已经变的和铁条一样硬,艾薇儿站起来用手撩起她那条名家设计的公主裙,出没穿内的。

  林伟看见讽刺道:「哎!哟哟!马利财团的千金大小姐真是秽,出门居然不穿内。」艾薇儿今天出门是故意没穿内的,她想反正到了品鉴的时候也是要掉的,干脆就不穿算了,也好免去掉内时的羞耻,但经林伟这么一说她倒真成了个娃一般。

  艾薇儿可不想自己在林伟心中留下不好的印像,只有做到十全十美林伟才会把她评成一等的奴,好在这位大财团的千金小姐也是机警,机一就讨好道:「主人!不是的!是母狗的太想快点遇见主人的大,这才没穿内。」说完艾薇儿就瓣开自己的对准已经硬直的把它了进去。

  林伟到他的在狭小的道里碰到一层薄膜,艾薇儿也叫道:「主人的就要刺穿小奴的处女膜啦,母狗好高兴!」细小的腰肢用力向前一顶,大就穿了过去,处女之血从细缝里处留出了小,艾薇儿强忍着破处的疼痛,献道:「小母狗的初夜被主人夺走了,小奴以后就是属于主人的了,请主人赐于小奴一等奴吧。」年轻而富有弹的道紧紧的着林伟的令他很是舒服,但是他还不想就这么结束他还要找点茬子,他故意说道:「母狗!你该不会是个冒牌货吧,肯定是那位千金小姐从某个高级夜总里把你找来做替的,要不你的道怎么会松的像条大渠。」大渠?要是平时有人敢这么对这位千金大小说话,她早就一脚把他踢的生不能自理,可是现在说这话的人手里握着她人生的命运,她只能提起腰用力的缩紧道,林伟顿时觉的一紧,可是他还是摇头道:「不行呀!这种程度充其量也就是大渠变成小渠而已。」艾薇儿明明就觉到自己的道已经紧紧包裹住林伟的,可是她又不能出言反驳主人,她只能双手握拳,眉头紧锁,憋住一口气用力收缩道,那怕是她把脸憋的通红,林伟还是说:「不行,不行,还是太松了,我看千金小姐还是做一名四等奴吧。」怎么会这样,艾薇儿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名四等奴说每个月必须在奴服务中心强制服务八天不说,一张四等权限的绿卡也不难得到,据她所知在她班里拥有绿卡的就有不少人,难道说她这个在学校里不可一世的人物以后每天都要为她曾经眼中的渣子提供服务,不行,决对不行这样。

  艾薇儿对林伟祈求道:「别!别这样,伟大的主人,小母狗不想做四等奴。」林伟笑道:「是吗!那你就要用你上比较紧的地主来给主人爽一下罗。」比较紧的地方?艾薇儿一脸迷惑。

  粗大的顶在了艾薇儿紧闭的菊上,他的意思再明的不过了。

  ?艾薇儿被吓了一跳,这名千金小姐怎么也想不到她用来拉屎的地方会有朝一日成为了男人玩乐了地方,她咬紧牙关衡量再三,最终还是四肢着地像只狗一样趴在地上,把长裙撩在腰间,把抬到面前,用手辨开两片雪白的肥,说道:「请主人用粗大的随意欺负小母狗的眼。」林伟毫不客气的把整根一下子全捅进了艾薇儿的眼里,只听她「啊…」的一声惨叫。

  艾薇儿觉的她的就要裂开两半了,这种痛楚比破处时还要强烈一百倍,她觉她就要被林伟死了,可是心中的意念还在支持着她,她泪如泉涌一边哭泣一边撕吼道:「痛!痛死我啦,主!主人!给小奴一等奴吧!痛!痛!」林伟才不管她说的话,他用力的开发着艾薇儿的门。

  渐渐地艾薇儿也适应的痛苦,林伟却把抽了出来,一把抓住她的金色卷发,把她从地上扯了起来,把她的脑袋按在他的大前,说道:「小母狗,快闻闻上的味道,如果能今我意的话今后你就是一等奴了。」一阵大粪的味道钻进了艾薇儿的鼻孔,她知道这是抽过她门后留下的味道,她也知道只要过了眼前这关她就是一等奴了,她依旧还是那个高贵大方的千金小姐,她强忍着强烈的呕吐,贴近用力地吸了几口气,接着她张开小嘴把还有她粪便的含进嘴用,用心的口起来。

  看着自己的在这名千金大小姐嘴里吐,林伟实在是忍不住了,一白的从中喷出,洒在千金小姐那张高贵的脸上。

  布色的脸上出微笑,艾薇儿知道她成功了,林伟把她脸上半透明眼给取了下来。

  艾薇儿看着林伟惊叫道:「是你!」

  「真荣幸,看来千金大小姐还记得我!」林伟笑着说:「正是因为如此,我决定把大小姐您品鉴为奴五品,您没意见吧!」艾薇儿像块烂泥一样倒在地上,原来无论她如何努力结果早就已经注定,枉她还扮的这么下,起给别人,卖力的为有大便的口,想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干呕起来。

  林伟看到艾薇儿这副模样,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黄色的磁卡,对她说:「小母狗你看看这时什么?」艾薇儿认得出这是一张代表星球最高权限的卡片,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

  林伟解释道:「这张卡可是亨有很多特权的哦,比如说把某个五级奴圈养起来,不让别人随便触碰。」听到这话的艾薇儿眼睛一亮,连忙伏倒在林伟脚下,说:「小母狗愿意成为主人的私宠,恳请主人保护小母狗。」林伟给了艾薇儿一记白眼冷哼道:「开什么玩笑,母狗!我还准备把你吊在你们学校的公厕里,让全校里人都来欣赏你这只狗发时候的样子。」一想到要是真的被吊在学校厕所里被人玩弄,艾薇儿宁愿现在就去死,她向林伟求道:「主人!别!别这样,薇儿愿意做您一个人的母狗,您想想,薇儿在别人面前是一个高贵典雅的千金小姐,薇儿在主人面前却是一个只会发求主人宠幸的小母狗,您不觉的倍有面子吗!」林伟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说道:「你真的愿意成为我的私宠。」艾薇儿连忙张开双腿,两手撑开还有处女之血的小,说道:「小母狗的永远只为主人您一个人敞开。」林伟拿来一个遥控跳丢在艾薇儿上,说道:「自己把震调到最大,放进小里,我也来尝尝和千金大小姐一起逛街的滋味。」大街之上人来人住,剧烈震的跳使艾薇儿全无力,不得不双手抱着林伟的胳膊,整个体依偎在他上。

  突然林伟停住了脚步,他透过一家商店的橱窗看到一个熟悉的影,他走到这家服装店旁边对艾薇儿说道:「把跳拿出来,在这里等我。」林伟走了进店,原来开这间店的正是抛弃过他的初恋人何美所开,何美见到林伟笑着说:「哟!这不是林伟吗?怎么回心转意决定来我这当个门童了吗?

  老相识了,一千星币包吃包住做不做?」

  一千星币!就连扫大马路的最少都发三千星币工资,林伟想不到何美依旧是这么尖酸刻薄,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来应征的,我只是进来随便看看。」何美笑道:「一个大老爷们来我这家女服装店有什么好看的,可千万别说是买给你女朋友的,我这的都是高档货你买的起吗?」林伟对站在门外的艾薇儿招了招手,叫道:「薇薇快点进来。」一头打着卷的金发披洒在双肩,上穿着一件名师设计的公主长裙,手里挎一个黑色真皮小挎包,艾薇儿就像一名公主一样迈着高贵典雅的步子走进了何美的小店。

  林伟指着何美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初恋女友何美小姐。」接着又指着艾薇儿介绍道:「这位是我的现任女友马利财团老板的千金艾微儿小姐。」何美结结巴巴地对艾薇儿打招呼:「大,大小姐好!」艾薇儿奇怪地问:「何美小姐,你认识我?」何美心想反正纸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都要被他们知道,反正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就直说了:「大小姐,我借贵财那六千万能不能请您高抬贵手给我再多一点时间?」艾薇儿一听,有戏!她当然看的出林伟和何美之间关系并不和谐,要不然林伟也不会叫她份他的女友,不过这正是她讨好主人的一个机会。

  艾薇儿脸色一板,用冰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何美,说道:「你就是伟伟的初恋人何美。」何美被她看的全发毛,心想这下完了,要是被她逼着还款自己一定会流落街头当乞丐,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是!」艾薇儿看到何美那忐忑不安的脸色,心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故意把声间拉长:「给你廷期也不是不可以。」「真的可以,谢谢大小姐」何美见她答应立刻连声道谢。

  艾薇儿却话风一转说:「要想廷期,先把裙子撩高把内下给我。」何美看着林伟希望他能够转过头去。

  林伟却是一副看戏的模机笑嘻嘻地看着她。

  何美知道求饶也是没有用的,只能当着初恋男友的面把内下来递给了艾薇儿。

  艾薇儿并不想这么简单就放过她,她把内塞进了挎包顺手拿出了里面的跳,说道:「塞进你的小里面,把震调到最大,以后每天上班都戴上它,我会专门派人监视你,直到你把欠的六千万还清为止。」已经没有选择权的何美把剧烈震的跳放入了她的小,强烈的刺激使她不得不紧双腿,这时店里来了一位买衣服的客人,这时何美才被批准放下裙子接客人。

  林伟看着何美行走时别扭的姿势,对艾薇儿竖起姆指小声赞道:「小母狗做的不错。」艾薇儿也用只有林伟才能听到的声音讨好道:「谢谢主人夸奖。」一只大手进了长裙朝没穿内的大抓去。

  「啊!」的一声被突袭的艾薇儿惊叫一声。

  林伟嘴角扬起幸福的微笑,心想:「这次东莞星之旅真是来对了,自己要不要申请东莞星的永久居民权呢?」

【全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GOOD 在线观看】『东莞星幻游记』【成人 M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