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牝教师4】『人兽混配』【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播放】

『人兽混配』【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播放】/

(一)首次与狗屄

  前几天,我的一位朋友二万元买了一只进口公狗,听说会和人配,我妻子知道后一直要和我到他家看看。
  
   
  昨天去了我朋友家一看,果然是一条好狗,半人多高,比平常人的大好多,我妻子眼睛紧紧盯住狗的不放,我朋友问我妻子想不想试试,我妻子点点头,朋友对我妻子说:「这只狗很通人,巴又硬又大,到屄里很舒服,你要是以前没让狗过,我来教你。」

  我们牵着狗步入客厅,他让我妻子光衣服,让狗侧面躺下,要我妻子先啜狗巴。慢慢地狗巴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通红通红的,水滴个不停,朋友说狗的要比人的多,比较稀,没啥味道。我妻子点点头,这时她嘴边已滴了不少狗的。

  啜了一会,朋友让我妻子狗爬式的趴在地上,那狗是训练好的,立即爬到我妻子的背上,朋友用手扶着狗巴塞入我妻子的道里,那狗立刻飞快地抽起来,比人屄的作要快几倍。我拿起相机在旁边照了几张相,我妻子兴奋得连连喊叫舒服。

  了一会,突然狗不了,我妻子说屄里有点涨,想把狗推下去,但狗巴塞在屄里拔不出来,朋友说:「不好,你这屄的深浅、松紧可能与狗巴正好配套,狗得太兴奋了,巴头起了疙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狗链子,一天二天怕是拔不出来了。」

我老婆着急了,说:「坏了,这如何见人?快想想办法吧!」

朋友说:「怕啥,正好美美地受用,让狗巴好好地在屄里放上二天,让你这狗的货也过足瘾。」

  我妻子更着急了,驮着狗的前半就往我朋友跟前爬,因为狗巴和她的下半连在一起,狗的两条后腿也跟着往前蹬。朋友一看她急成这样,就哈哈大笑说:「别着急,开个玩笑,你别,让狗巴在屄里泡一会了就没事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妻子说到不很涨了,我和朋友两人抓住狗的后腿和巴根慢慢地把狗巴拔了出来,狗巴头和我老婆的屄之间还拉了几条长长的丝线,那是狗的和我老婆水的混合物。

  狗巴一拔出来后,我老婆的屄里立即溢出一大滩狗的,她站起来拿了一条毛巾擦了擦屄,说:「让狗屄倒也舒服,就是害怕链在一起分不开就难看了。」

  我朋友说:「没事,要是链住了,一般顶多过一个多小时也就分开了。」

  之后,我妻子过几天就要拉上我去我朋友家一次,让狗一。

(二)人狗一起混战

  有一天,我那个朋友打来电话说,他的一位好朋友叫王开,也有一条会人的狗,问我妻子有无兴趣,我妻子马上同意。

我们到了我朋友家后,王开和他的那条公狗也在,我朋友的那条狗一见到我妻子就立即扑上来,也渐渐硬了起来,我朋友说:「瞧,我的这只狗已经等不及你这只母狗了,一见到你就想。」

  我们一起走入客厅,我朋友和王开两人帮助我妻子光了衣服,我妻子说:「两条狗,我如何应付?」我朋友说:「我的狗已经跟你混熟了,你先用嘴玩玩王开的狗巴吧。」

  我朋友和王开把那只狗弄翻在地,我妻子就爬在地上用手抓住狗巴上下套弄,又用嘴含住吸舔起来,不一会就把狗巴弄得硬一般。这时我朋友的那只狗爬在我妻子的上已经胡乱耸了一会,我妻子吐出前面这根狗巴说:「你们谁把后面那根狗巴给我塞到屄里去,弄了半天进不去,把狗急得胡乱,我的屄也得厉害。」

  王开站起来抓住后面那条狗的巴塞到我妻子的屄里,狗立刻飞速地耸起来,我妻子喊叫了一声:「哎唷,这几下得屄觉爽快极了!」又马上低头吸舔起前面的狗巴来。

  我朋友笑笑说:「别着急,今天这两条公狗準会把你得死去来。」

  这时王开用手起我老婆的房来,抓一把一,又用两只手一两个头,把我老婆弄到兴奋得直哼哼。

  弄了一会,王开说:「现在让两只狗换一下,该让我的狗一屄了。」我老婆推开上的狗,王开的狗立即爬上去,我老婆自己把狗巴塞了进去。

  这时我朋友掉子,走到我老婆跟前说:「看两只狗你把我的巴都逗硬了起来,来,你这狗的货给我舔舔巴。」

  我妻子吸舔巴的功夫特别,她把我朋友的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来回啜了几下,又吐出来,紧紧吸住巴头,用舌头尖在巴头的马眼上来回舔弄,我朋友爽得直叫唤:「喔……喔……哎哟……这狗的货真会舔巴,喔……喔……真爽快……哎哟,王开,快过来,你也让这货舔舔巴。」王开和我挺着硬巴走过去让我老婆舔。

  前面我老婆轮番舔弄我三人的巴,后面那条狗爬在我老婆的上飞快地耸着,另外那只狗在旁边急得转来转去。

  这时我朋友说:「我到后面一会屄。」他推开正在屄的狗,用毛巾擦了擦我老婆屄边的狗,把巴在我老婆的屄上摔打了几下,手在肥白的上拍了几下,就把巴进去起来。

  两只狗没屄,在旁边更着急了,胡乱地在我老婆的上蹭,狗巴头上的水滴个不停,水在我老婆的上和她周围的地上到处飞溅。这时我和王开忍不住都把到我老婆的头髮上和脸上,我朋友又到前面让我妻子啜舔巴。

  不一会,听见他「啊……啊……喔……」叫了几声,前后摇晃,巴在我老婆的嘴里「咕唧……咕唧……」地飞快抽送了十几下,用手按着我老婆的头把巴深深地在嘴里不,眼睛闭住喊道:「我的也出来了!」我老婆把他的给了下去,可能一下到了喉咙口,她呛了两下。

  我老婆的屄这时空閑着,狗又爬上去起来,我们三人因为刚了觉有点累,就坐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

  我老婆说:「三个大男人还不如狗能屄。」

  我朋友说:「小心你的屄又和狗巴链住了,今天可是两只狗。」

  我老婆说:「只要屄爽快,要是链住了你们伺候我。」正说着,我老婆喊:「不好,又链住了,抽弄不了。」我朋友嘲弄着说:「狗的货,好好地受用狗巴在屄里的滋味吧!」

  那只狗已经和我老婆链住了半个多小时,巴卡在屄里抽不开,另外一只狗则侧卧在我老婆的前面,我老婆不停地啜舔着它的巴。这时王开走到我老婆的后面蹲下来看了看,用手指在屄缝边了说:「我看这狗巴还铁硬一般,这货的屄也不停地收缩,一时半会怕是分不开了,咱们三人先喝一会啤酒吧!」

  我朋友拿出几瓶啤酒打开,我们开始喝啤酒,我老婆吐出嘴里的狗巴说她也要喝。我朋友倒了一杯,先把他的巴在啤酒杯里蘸了一下,走到我老婆跟前让她把巴上的啤酒舔乾净,然后又把狗巴放入啤酒杯里来回搅了几下,让狗的往啤酒杯里滴了几滴,说:「你这狗的货,快把这啤酒和你狗老公的喝掉,这营养很富。」

  就这样,我老婆爬在那儿共喝了五杯啤酒加狗,她的酒力不大,很快就喝得脸通红,王开过去把我老婆的头拉了一会,又把她的拉开往屄里瞧瞧,说:「你几下,看能不能松。」

  她闻言驮着狗往前在客厅里爬了一圈,狗也蹬着后腿巴紧紧和我老婆的屄在一起走了一圈,狗巴在屄里拉拉扯扯的惹得她又兴奋起来,趴在那儿抖了一会,屄缝里哗啦哗啦的往外淌水,看来又到了高潮。

  狗巴和我老婆的屄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分开,刚分开,屄里立刻溢出一大滩和水,另外那只狗立刻又爬到我老婆的上胡乱耸,可巴头戳来戳去总对不準屄眼,我朋友连忙走到跟前把狗巴塞入屄里,狗一抽,我老婆立即兴奋得哇哇乱叫。

  这只狗了一会也链住了,我朋友说主要是因为我老婆兴奋得太厉害,屄里收缩大,狗巴和人的巴不一样,导致一让狗巴入屄里面就容易链住,看来她天生就是让狗巴的。

  另外那只狗因为刚完我老婆,可能也累了,卧在一边不起。我们三人正在边上说着话,忽然听见门铃响了,我老婆说:「不好,有人来了,我要躲一躲,让人看见狗正在我太难看了。」

  因为狗巴和我老婆的屄马上还分不开,我朋友让她驮着狗爬到卧室去,闭住门后就去开大门。进来三个人,我朋友说这几个人是他的好友,他们一进门就问:「听说你这儿有一条会女人的狗,我们来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真是这样的话,李强的老婆也想跟狗玩玩。」

  我朋友说是真的,他指着卧在客厅的那只狗说:「就是这只,想让狗的话就把你老婆带过来,咱们都是哥们,免费让狗你老婆的屄。」

  这几个很兴趣地围着狗看,这时卧室里正在我老婆的那只狗叫了两声,其中一个人说:「怎幺里面还有一条狗?」我朋友还未来得及挡住,他就已经推开了门,他一见里面的景就喊叫:「哇!这里还有一条狗正在一个女人,她是谁?」

  到了这会已经瞒不过去了,我朋友指着我说:「这是他的老婆,也喜欢让狗,见有人来不好意思就躲在里面。外面这只狗刚才他老婆时巴链在了屄里面,你们进门前刚刚完屄分开,里面那只狗了一会巴和屄也住了,现在还未分开。」

  这几个人听我朋友说完后,马上向屋里涌进去,我们几个也跟了进去。这时我老婆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让你们见笑了。」我朋友说:「瞧,这狗的货还不敢看你们。没关係,都是自己人,放开怀让你这狗汉子你吧!」

  这几个人好奇地围在我老婆的后面观看,一个说:「奇怪!狗和人也能住?」

  一个人抓住狗巴根往外拉了拉,用手在我老婆屄缝周围了,指头进屄眼里抠了抠,又抓住狗的两条后腿向后拉了几下,我老婆的随着狗的前后摇晃节奏也前后挪了几下,还是没有把狗巴从屄里抽出来。

  我朋友说:「白费劲,这货的屄因为兴奋不停地收缩,这狗巴入屄里后因为里面的嫩收缩频率高,受到强烈刺激后巴头起了疙瘩,越越紧,只能等狗了,巴慢慢下来后才能抽出来。」

  这时一个人的手在我老婆的房上起来,住头向外拉了拉,一个人走到我老婆的前面擡起她的头亲了一下嘴,对我说:「你的老婆长得挺漂亮,怎幺嘴里有一味?好像是味道。」

  我老婆说:「这都是他们三个和这两只狗的,刚才因为狗在后面我的屄,挨不上他们,他们就在前面我的嘴,把都到了我的脸上。瞧,这头髮上还有。」

  那家伙说:「真是个狗的货,来,也舔舔我的巴。」他捧住我老婆的脸又狠狠亲了几下嘴,吐出舌头让我老婆吸了一会,站起来掏出巴就塞到我老婆的嘴里,另外那两个胡乱地在我老婆的上到处。

  这时王开说:「你们看,狗好像是到了高潮。」

  他们几个都停下来到后面看,狗爬在我老婆的上弓起了腰,和后腿不停地抖,尾巴高高地起来,大约过了两分钟叫了几声才恢复了先前的状态。我朋友说:「狗已经了,但还得停一会巴才能下来,之后就能从屄里抽出来了。」

  我老婆这时浑也抖了一会,趴在那儿连打了几下摆子,嘴里哼哼唧唧:「喔……喔……哎唷……哎哟……爽快死我了!」我朋友说:「看,这屄又让狗得到了高潮。」

  过了一会,我老婆说她能觉到狗时一一的往里直喷,挺热乎的。这时我和我朋友及王开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等狗完事后出来。

  十多分钟后,听见里面喊叫:「出来了,出来了!」可能是他们已把狗巴从我老婆的屄里拔出来了。刚喊叫完,狗就从里面跑出来了,巴通红通红的,还有少量的往下滴。

  这时听见我老婆和他们几个在里面嘻嘻哈哈的,一个说:「狗完了,我们也来一你这屄,巴硬得受不了。来,快趴下。」看来他们三人在里面也想玩玩我老婆。

  又听见「啪!啪!」的声音不时响起,好像是在拍打的声音,一个说:「好美的,我最喜欢拍打女人的。」一个说:「你先屄,我们俩让这烂货舔一舔巴。」一个又说:「这屄里狗的太多了,溜得很。」之后就听见「咕唧……咕唧……扑哧……扑哧……」的声音不断,这是巴在屄里进进出出发出的声音。

  我朋友说:「听,你老婆的屄挨巴的声音有多大!」王开说:「今天是两只狗,六个人,可让她过足了瘾。」

  这时听见一个人说:「你这狗的货,你的亲爸爸得你爽快吗?」我老婆喊叫:「啊……啊……喔……喔……哎哟……哎唷……爽死我啦……我的亲老公……亲巴爹爹……啊……我的亲爷爷……得真舒服……」

  我朋友说:「嘿,这货又到了高潮。」

  过了一会,一个家伙走出来,用毛巾擦了擦的巴,叫我朋友也进去。我朋友和王开站起来走了进去,不一会,里面男女声又乱成一片。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才完事出来,一个个都显得有些累了,巴漉漉的。最后我老婆走了出来,我看她脸上和嘴边有不少,走路时屄里还往下滴着,拉出一丝长线,脸上显出足的表。

  我朋友和王开扶着我老婆走进浴室洗了一会澡,那三个人说明天他们也要带着老婆来这里让狗过一过瘾,问我老婆还来不来,我老婆说:「明天我不来,四个屄,只有两条狗,还不争得打起架来?我过上几天再来,我来的时候你们不许带老婆,每人要带两粒伟哥,準备好好地地我,我要两条狗和你们几个人同时我一个人才能过瘾。」

  那三个人说:「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那三人走后,我朋友说:「了这幺长时间屄,到饿了,走,吃饭去。」

  我们几人到外面饭店吃完饭,我朋友问我老婆想不想让驴,我老婆说如果有好驴也想试一试。我朋友在我老婆的上狠狠地拍了一下说:「你这狗都不够的货,驴巴比狗巴还粗大,起屄来肯定爽快,你等我的消息吧!」

(三)驴马屄爽快

  一天我朋友说有一个乡村农场可以提供驴和马与女人,于是我和我的妻子及朋友驱车来到这个农场。

  农场里有一匹小马和一头驴子,其主人说:「它们都经过专门与女人的训练,并已经与二、三十个女人过。现在来这里的客人比较多,为了把它们保养好,一次收费一百元。」

  我妻子说:「完后再钱吧!」

  她走到马的旁,当她接近的时候,马的便开始起。她蹲下端详那巨大的并出手去它,马的温暖而坚硬。她回头对正在忙着给她照相的我和我的朋友及马的主人笑了笑,然后把马的举到嘴边张大嘴含住,马觉到了女人含着它的温暖的嘴,便开始缓慢地抽。

  马的主人搬来了一张长凳让我妻子躺在上面,并把她摆在一个容易让马的入的位置上。她极力把大腿左右张开,用手引导着马的靠近她滴着水的屄,并慢慢让的头部入。

  马的头很大,如人握起拳头般大小,进入了我妻子的道后马就开始抽,大约有8英寸入了她透的屄。很快,马开始用力地向前倾斜冲刺,彷彿想将一尺多长的巴整根捅入她的屄里,使她不得不抓住它巨大的防止它对她造成伤害。

  不久,马的在抖着,它开始在我妻子的道里,大量的从她屄里涌出,马边边继续重重地抽着她的屄,屄洞里不时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水大滴大滴的滴在地上。她的屄被马巴得乱翻,屄眼扩阔成一个大洞,不断张合,她这时也开始洩,并随后达到了高潮。

  她从她热气腾腾的屄里拔出仍然巨大却已疲的马,马的砰然落下并垂hi着,水还在往下滴。我妻子端起马的末端并把它放在自己的嘴里吮吸着,她为她第一次能顺利地让马她的屄而欣喜若狂。

  农场主不解的问:「你真的在和马的中达到了高潮?」她说开始她较为担心会被马弄伤,因为它的巴实在太粗大了,但想不到后来她很快就来了一个小高潮。

  我朋友说:「这货就喜欢让物的大巴她,以前曾经有两条狗同时过她,狗巴都链在了屄里,长达三个多小时。」

  农场主说他还有一头在与女人方面训练有素的驴子,他走进屋里,把驴子牵了出来,驴子彷彿知道要发生什幺,它迅速地兴奋起来。主人稳定了驴子,我妻子慢慢的躺到驴子的肚子下抓住了驴子的,她问农场主这头驴子为什幺没有其他食物的气味?农场主解释道,他经常给驴子清洗,以便它能更好地取悦来的女人。

  她拿起驴巴头放到自己的嘴里开始吮吸起来,几分钟后,驴子的巴开始暴长,一会儿,杂着棕白紫色的巴起到极限。驴巴有一个巨大的头部,并突然少少的喷出了一点水,她用舌头接住,把驴子的巴往外拉开,在巴头和她的舌间拉出一条长长的线。她又迅速的放回嘴里,尽可能的下驴子出的水。

  她继续吮吸着驴巴,直到她浑兴奋地躁热起来,她气喘吁吁的躺到长凳上便要让驴子她,我们三人帮助她移位置使得她的屄靠近驴子的巴。

  她艰难地把驴子巴推入她的屄,巴的巨大头部砰然入她潮的屄里,她拿着这大巴在她火热的屄里进出,不一会驴子就开始自己抽起来。我的朋友让她把握着驴子巴的手拿开,以便能拍摄到巴入她的屄里的完全镜头,她一拿开手便发现驴子试图把它15英寸的巴整根入她的屄里,于是只好再用手握住驴子的以控制它入她道的深度。

  很快她开始觉到温暖的从她的屄里漏出,顺着她的会流淌到她的部,她虽然不希望就这幺结束了,但她知道今后还有的是机会。她清楚她正在被一头驴子着,这个想法使得她也开始忍不住洩。

  大量驴子的坠落到地板上,从她的腿上流到她躺着的长凳上……她部的会处积了驴子的。她大声的叫喊着:「哎哟……哎呀……驴子得好……舒服死了……驴巴得我真爽快……我是驴的烂货……我的驴哥哥……驴爸爸……」到达了高潮。

  我朋友说:「瞧,这屄货让驴巴得多爽快!这屄都让马巴、驴巴给撑大了,以后叫人怎幺?」

  我妻子说:「驴巴、马巴在屄里夯得实实的,来回抽弄起来时特别爽快,以后我这屄过上几天就得让驴巴、马巴一,不然不过瘾。」

  我朋友说:「你这驴马的货,驴把你得还上了瘾。没关係,啥时屄了想让马巴、驴巴一,啥时就来这里,这两头驴和马你的次数多了,屄钱可以便宜一些。」驴的主人点点头表示同意。

  她躺了一会儿,然后将驴子那依然滴着水的巴从她张开的屄里慢慢的拔出来,水从她的屄里缓缓流出,滴在她的腿上和上。

  农场主人对我老婆说:「这次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还有一点生疏,下次来驴和马把你爽快后我和我的助手也想你,你这样的女人太让男人起了。」

  我老婆说:「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让驴马屄,那幺大的巴在屄里还有点不适应,现在觉有点痛,下次来我一定让你们个痛快,不过驴马屄钱要免掉。」

  农场主人连声说是。

            (四)种马最是可心

  我老婆自从上次在农场让驴和马过之后,心特别舒畅,这都是让那两匹驴和马把她的屄得爽快的缘故,因而每过上几天就要拽着我到农场让那两匹驴和马一屄,那农场主人和他的助手每次也顺便把我老婆玩了个够,这样就不收我们的屄费用了。

  一天,我朋友过来说那个农场最近新进了两匹种马,问我老婆想不想一试,我老婆马上迫不及地要去农场。

  我们开车前去农场,我老婆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迷你短裙,配上黑色的hi袜带、黑色的丝袜和黑色的蕾丝,再加上全新的黑色高跟鞋,没有穿内,看上去已经跃跃试想让马了。

  我朋友开玩笑说:「要见你的两个新的种马人了,还要打扮一番。」

  半路上,我们就跟农场的主人联系好了,到了那儿,农场的主人和他的助手立即迎上前来。那助手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先带着我们走到农场主人的房间,让我老婆光衣服,之后带着我们三人出门往配种场走。我老婆看起来像是全都发出光芒,大概是因为要让一匹新来的种马她,显得有些兴奋,她一丝不挂她走在农场主人和助手之间,牵着他们的手。

  走进配种场后,我发现这里实在是太了,又大又乾净,我坐在椅子上欣赏这房间,农场主人说:「这是按照这两匹马的旧主人设计新修的专门用来给种马女人的屄室,因为这两匹种马在以前已经过不少女人了,只有按照马的习惯才不会弄伤人。」

  在这房间的中间,有一个大约卅公分宽、一百廿公分长、六十公分高的长椅子,长椅上钉了一层牛皮,长椅的另一边比较低,长椅的两边还放了两个斜坡,助手拿了几条牛皮做的皮带过来。

  我老婆看了看长椅和助手手上的皮带,笑着问:「这是为我準备的吗?」

  农场主人点点头说:「是的。」

  农场主人说,那张长椅和他看过的人兽电影中使用的长椅很像,他说我老婆要趴在那张椅子上,然后把她的脚绑在椅脚上,再把马儿牵到我老婆的上方,让她给马儿最好的入角度,这样我老婆的屄就和母马的屄没有两样。马儿在配时,公马会压在母马的上入,我老婆会受不了马儿的重量,于是他準备了斜坡,让马站在斜坡上,解决这个问题。这比以前几次马人的姿势科学多了。

  他一边说,一边和助手我老婆的房、她的头,看来是为了刺激她的慾。在他解释的同时,我发现我老婆用力地紧双腿,偷偷地磨擦户。

  接着他要助手去把他们新进的马牵进来,他按下我老婆的肩,让她跪在马的旁边。我朋友在我老婆的上拍了一下说:「让马配种的货,快把你的新汉子的巴弄硬!」

  我老婆出颤抖的手,握住马的大,开始上下搓弄着。当她一碰到马的,马扬起头来,好像觉很强烈。

  搓弄了一会儿,马的头了出来,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上的大膨胀,越来越长,她就搓得更激烈。

  农场主人拿了一条毛巾和一桶热水给我老婆,说:「先把你新老公的巴洗一洗。」她开始小心地洗着马的,而那匹马看起来也很舒服。当我老婆洗乾净,她立刻含住那黑色的大头,并且用舌头不停地舔。

  吸舔了一会,农场主人让我老婆趴上椅子,我发现椅子并不高,她可以调整她的高度,这样就可以迎合马巴的抽送了;而且这个椅子的宽度,使我老婆两腿张开后,也可以完整地出她的屄眼。

  我老婆準备好了,农场主人拿了一个枕头垫在我老婆的小腹下,让她更舒服些。「準备好跟马配种了吗?」农场主人问道,我老婆说:「好啦!」

  农场主人要他的助手把我老婆的屄準备一下,助手把我老婆的脚踝用皮带紧紧地绑在椅脚上,然后用手指拨开我老婆的两片屄皮,把一支剂对準我老婆的户,把整条剂都挤进道里,当透明的凝胶挤进屄里时,她发出了轻轻的。

  这时农场主人牵了种马过来,马走上斜坡,很明显地,这匹马已经很有经验了。它站上斜坡到了定位,等于是跨在我老婆上,它的大垂在我老婆的上,那又黑、又粗、又长的大,靠在我老婆又白又浑圆的上,形成强烈的对比。

  「它……好大……好……比以前那匹马的巴大多了!」我老婆喃喃道。

  我老婆开始上下调整着屄的高度,让马的碰到她的屄,接着以她修长的腿支撑,把自己的户一直在马的大上磨擦。

  马的受到刺激,很快就硬了起来,头一跳一跳的抖,在我老婆的屄外叩打着。我老婆乘头触到屄眼时把体用力往后一顶,但是那条大却到她的小腹下面,没有进去,当她发现没有进去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马也因为自已的巴被我老婆压住而退了退。

  我老婆擡起部,再一次调整位置,直到马的头抵住她的户,而且也被头拨开,马的头就在我老婆的道口,可是就在入一小部份的时候,就掉了出来,那是因为我老婆到有点痛。过了一会儿她又试第三次,但是这一次又从她的上过去了。

  这时我朋友走上前去抓住马的巴,拉着头在我老婆的户周围磨擦了一会,然后慢慢地把头往屄眼里塞,我老婆可能觉得自己的屄眼张得够开时,她也慢慢地把体往后顶。她发出了意的,那黑色的大头在她的屄里消失不见,我老婆像是无上足地闭上眼睛,前后扭子,想让得更深。

  而马儿也知道自己的入了什幺很舒服的东西,它开始抽送,它很明显地想得更深,但是因为斜坡和长椅的高度相差太多,所以办不到。我老婆完全控制了这次,她可以自由地决定要入多深,她适可而止地越越深,越越深……

  我老婆开始让马儿自由地抽送,而自己则用手支撑着体。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每一次的入,都把我老婆冲得往前倾,所以每一次抽出时,她都得往后缩,以接受它的下一次入。

  在种马的不断抽下,我老婆的体开始冒汗,并且愉快地。

  马儿一直想把它的巨大巴全部进我老婆的屄里,但是斜坡实在太高了,它每一次入,都使得挤在我老婆屄里的剂喷了出来,长椅上都是我老婆屄内流出来的剂。我老婆抓住马儿的两条前腿,以维持自己能够承受的入深度,而马更是发了狂似的不停她,我老婆舒服得大叫:「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

  马儿好像也听得懂我老婆在叫什幺,它抽送得更快速了,我老婆尖叫:「啊……哦……我!我的宝贝马丈夫……加油……大巴快顶到我的心肝了……哎唷……死你的夫人了……」

  我看着农场主人和他的助手,还有我朋友,发现他们掏出他们的老二,站在我老婆边打手枪,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加入他们打手枪的行列。

  我老婆看农场主人的巴就在自己眼前,她手想要抓住,但是他立刻躲开了,「你是那匹马的老婆,专心让它!」农场主人说道。

  我老婆无意识地回答:「喔!是的!我是专让马的货,我正让它的大巴,它会把它又白又热的进来,我要它在我又热又紧的屄里……」

  他们这样干了十分钟左右,我老婆已经可以让马一次进卅公分了,我可以看见她脸上专心让自己高潮的神。我朋友在我老婆的肚子上了一下说:「不得了,马巴都过了肚脐眼,里面还一一的。」

  我老婆咬着下,稍稍擡起头,在马开始嘶叫时,她达到了高潮,也在这个时候她的屄里滴出了许多,可以确定的是,我老婆让那匹马了,而我老婆还在持续高潮中。当她的高潮结束后,农场主人才牵开马,让它的从我老婆的户中拔出来。

  我老婆的屄真是一塌胡涂,又红又肿,而且完全张开,我们可以看到屄里面的形,道壁上都是马儿白色的和泡沫。

  正当我老婆要起时,农场主人要她躺回去:「还没!还没!你这个烂货只给一匹马过不了瘾。」他一边把我老婆按回长椅上,一边说:「它叫神驹,」他的助手这时又牵了另一匹马进来,说道:「它听到你让那匹马的声音,在外面一直等着你。」我朋友接着道:「你没注意到它已经準备好要让你做它的老婆吗?」

  这是事实,神驹的大已经挺立在它的下腹,它比那匹马的还要粗,而且长得多。

  我老婆躺回长椅,闭上眼睛,準备再一次挨马。

  「这次要从正面来。」助手把神驹牵上斜坡。

  它那好长好长的,靠在我老婆平坦的小腹上,神驹一直往前顶,想要把巴进我老婆的屄里。

  这个时候,农场主人抓住我老婆的一条腿,而助手抓住了另一只,然后擡起我老婆的部,把她的腿分开,把手和腿紧紧地绑在神驹的背上,等于让我老婆从下往上抱住神驹。在他们擡我老婆的时候,神驹粗大的巴已顺势进我老婆的屄里,并且也开始抽送。

  我老婆紧紧地在马肚下面抱住神驹,「我你!我的宝贝!我是专门让马的烂货!」她尖叫道。我知道她这个样子是又高潮了。

  农场主人和助手在一旁着我老婆的大腿和头,一边帮忙擡起我老婆的,让神驹能更用力地干她。

  就在神驹快要的时候,农场主人解开绑住我老婆的皮带,我老婆从神驹的巨大巴上掉了下来,而神驹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一大热的喷出,我老婆的房和肚子上都是,她大笑,把抹在自己脸和脖子上,然后把沾的手指放进口中吮吸。

  农场主人把神驹牵到一边去,然后过来把我老婆翻转子,用力把她的腿分开,把他硬了很久的巴对準我老婆的屄眼,狠狠地一次到底,他死命地抽送着,直到他在我老婆的屄里。

  在他我老婆的时候,我老婆一直哀求道:「我,狠狠地我,死我这个驴马的烂货!」

  农场主人完后一抽出他的,助手立刻上来接着,直到他也在我老婆的屄里出为止,年轻人真是力壮足,时巴在我老婆屄里不断抖,了好久。

  接着是我躺在地板上,我老婆坐在我上把巴入她屄里,我朋友让我老婆趴伏在我上,他在后面把巴也入屄里,两根巴一同进进出出,但是我俩没支持多久就了,把我的和其他人、马的混合在我老婆的屄里。我到她的屄让马巴到变得很松,「扑哧……扑哧……」的声音也很大,进去的时候觉不到她的道,但我能觉到特别热。

  之后,农场主人拿了一条毯子过来,扶着我老婆站起来,她裹上毛毯后坐在长椅上,但是刚才最后一次高潮,还是让她的体颤抖不已。

  助手把神驹牵回马廄,我们回到房子里。

  农场主人和助手拉我老婆去洗澡,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之后我老婆告诉我,他们还用特殊的「灌洗法」帮她清洗道。

  我老婆洗好澡后,农场主人带她去卧室,而他的助手则到客厅和我一起看电视,不久,我们又听到里面屄的声音。当农场主人完我老婆,他走出来叫他的助手进去接着我老婆。

  不知道那助手在里面怎样个法,只听见我老婆嘴里乱喊:「啊……啊……喔……喔……小哥得好……我的小爸爸……小爷爷……巴靠上一点……再上一点……把那第三根香肠也到屄边……对对对……好爽快……啊啊」最后尖叫的两声拉得特别长,就好像到了高潮极点。

  我朋友说:「这小伙子怎幺个屄法,把这货得这幺起?」他推开门进去一看就大声嚷道:「难怪,原来他在屄边垫了三根香肠,巴在屄里进出起来男女都到紧实在。」

  这时农场主人告诉我,他要我老婆留下来过周未,我还来不及说什幺,他接着说这是我老婆提出来的。

  我说我要进去道别一下,当我走进卧室时,助手正在我老婆的后她,屄里果然还着三根香肠,当他们看到我,他们的作慢了下来,但是助手的巴还是深深地在我老婆的屄里。

  我老婆问我,农场主人是不是已经告诉我她要留下来的事?我点点头,她回报我一个微笑,此时助手还在她,在她喘息和之间,她说道:「我在这儿爽快上几天就回来。」之后我和我的朋友就走了。

  第二天我老婆没有回来,她直到第四天才回来,她告诉我,这几天他们两个几乎每分每秒都不停地她,而且起码又让那两匹马儿了八次以上,屄眼要想恢复原状,恐怕还需几天。

  她说有一次她啜舔马巴时没注意,结果让马的得她脸都是。吃饭的时候,她的户里一直都着根假巴。她还说当她回到家的时候,我并不在家,他们两人就在我家客厅的地板上,又把她美美地了一顿。

  后来我们还不时地去农场,让我老婆过过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牝教师4】『人兽混配』【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