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成都大学吧】『人间风月之羔羊依然赤裸』【在线直播平台】

『人间风月之羔羊依然赤裸』【在线直播平台】/

前方的路灯似乎都灭了,延的道路象是通往地狱一般的黑暗,我回想着刚才刘玲的歇斯底里,不由狂笑出声,笑得连方向盘都几乎握不住,脸上有些,我手去,却发现不知何时脸上流了泪。
  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这一瞬间炸裂开来,这觉让我心痛,就好像儿时失去了我心的玩手枪一般心痛,我想哭,于是便把车子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嚎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发出了什么,当哭得晕晕沉沉的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心里觉舒服了许多,我胡乱的擦了擦脸,重新开汽车,却又觉得上发冷,刚才从刘玲家出来时的那种暖洋洋的觉已经不翼而飞。
  “,什么时候沈的夏天也开始这么凉快了?”我向车窗外吐了口唾沫,然后把车开上道,但我这是要去哪里呢?
  漫无目标的把车子在街上开了几圈,我才想起肖琴还在等我。我不她,事实上我觉得我没有过任何人,包括刘玲,其实我很早就知道我如此怀念她只不过是因为她是我印象中完美纯洁的坐标,因为我烂,我卑微,我自卑所以才异常强烈的望近距离的受完美,现在呢,一切都结束了,完美纯洁的偶像替我亲手打破了她自己,但这又有什么关系,至少我还有钱,至少我还有几个和我一样的朋友,至少还有肖琴,虽然我知道她也不我。
  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肖琴拿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打瞌睡,并没有让我吵醒,我了外衣上前摇了摇她:“回床上去睡吧。”
  肖琴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看了我一会,这才完全从睡意中摆出来:“你回来啦?饿了吧?我给你做了点吃的┉”说着她起把我拉到餐桌前让我坐下,然后从灶台上把锅端了过来。
  我默默的吃了一碗她给我做的粥,她见我没有再吃的意思,便起收拾起锅碗,然后在洗碗池前刷洗餐。
  我看着她的背影,发现她穿得是今天白天刚买的睡衣,几乎透明的睡衣将她的子完完全全的暴在我眼前。我的视线从她圆的双肩落到那没有痕迹的洁白后背,然后落到她堪可盈盈一握的纤腰,最后定在她那只穿了一条字从而把大完全展现给我的上。
  一瞬间,肖琴的子让我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觉,我恍惚的想,这是女人?是我的女人?完完全全是属于我的女人?
  这恍惚中萌生出来的荒诞想法却让我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望,于是我的呼吸渐渐急促,于是我的渐渐起,于是我站了起来从子前开口里掏出瞬间坚硬的那个叫做巴的玩意走到肖琴后面,最后,我把巴顶在她的上,用力的向里面挤。
  肖琴的子微微僵硬了一下,然后她便迅速的擦干了双手转过体,用两臂攀住我的脖子,一张小嘴微微张开着向我的嘴贴了过来。
  我强忍望,躲开了她印向我的嘴,肖琴的小脸变得通红,眼神也变得幽怨起来,那微微撅起的小嘴让我的巴越发的坚硬,直挺挺的顶在她的小腹上。
  肖琴觉到了,她咬了咬下,把脚踮起来,把我的巴到两条腴的大腿中间然后轻轻的前后挺腰肢:“想要了?”
  我喘着粗气告诉她:“不是要,是!”说着我把手挤到两人紧贴的体中间,从她的房一直到长毛的户,最后,手掌代替我的巴进了她的两腿之间。
  肖琴却忽然推开了我,把我一直推到椅子上坐下来,然后当着我的面把睡衣下,彻底出只穿了一条小小内的子。
  “我好看吗?”肖琴微微侧站着,双手从她的脖颈后缓缓向上,把那一头顺的长发撩起,然后又把双手挪到前,托起她自己那一对的房轻轻摇晃,最后,她微微的分开两腿,双手也到自己的胯间,把挡住春色的内拨到一边,然后在毛丛中找到自己的两片缓缓的分开它们,对我出里面的粉嫩。
  “好看吗?”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秽的姿势,又抬眼看了看我。
  我点了点头嘶哑的告诉她:“好看。”
  肖琴得意的一笑,却不再向我展示自己的体,而是跪到我的面前,轻轻分开我的双腿。她一手握住我仍旧高高起的巴,一手托住,然后用小嘴轻轻的向头上吹气。
  我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肖琴这才出舌头,缓缓的在我的冠状上舔了一圈,然后收回舌头,深深的在头上面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
  她的顺着巴一直了下去,到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微微张开了小嘴,把一只睾丸吮到了嘴里轻轻扯了几下然后吐出来又吮住另一只,然后她就这么含着睾丸,把脸贴到我的大腿内侧不再作。
  老实说,今天的肖琴让我到有些意外,她从不曾象今天一样风万种过,以前的她是一个稍微有些青涩的少女,而今天,却变成了一个妖娆的女人。
  我低头看着她,并手着她的头发,肖琴睁开眼睛,吐出嘴里的睾丸:“想要了吗?”没等我回答,她便为我解开腰带,给我退下子。
  我握住巴搓了两下,然后把头对准她的小脸,肖琴明白过来,再次俯首含住巴,然后上下起来。
  原本有些平缓的绪在肖琴强烈的套中又变得激烈起来,虽然她已经很卖力的在为我口,但我还是觉得不够,这就差一点点的觉让我觉得要爆炸一般难过,于是我站了起来,微屈双膝,双手扶住肖琴的脑袋,肖琴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所以她向后挪了挪子,把双手从我两腿间过搭在椅子上,又把脖子直。
  等她摆好了姿势,我便开始了抽。
  肖琴的嘴并不大,可却能将我的巴完全的容纳。我向前挺腰,缓缓的把整根巴都到她的嘴里,头肆无忌惮钻进她完全开放的喉咙,然后再抽出来,只留半个头在她的双之间,之后再进去……
  这种缓慢的抽并不影响快的发生,相反更加强烈,我强忍着疯狂发的冲,慢慢的体会着肖琴的口腔带给我的刺激,直到快达到最高峰的时候我才加快了速度,没几下高潮就降临了。
  我搂着肖琴的后脑,死死的把她的脸摁在我的胯间,巴在她的嘴里不断抽搐跳着把一尽的排到她的喉咙深处。肖琴如以往一般发出浅浅的听起来有些痛苦的声,但她从不挣扎,今天也没有。
  当完全排出望和以后,我松开了肖琴。她离开我的胯间,www.ninilu.com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把她拉到怀里,给她擦掉眼角的两滴泪水。
  肖琴把头埋到我的肩膀上轻声问:“舒服吗?”
  我点点头:“舒服。”
  和肖琴洗过了澡之后,我们上了床。肖琴赤着子趴在我的口,手指在我的膛上乱画着什么,好半天她才长叹了口气:“明天就要走了……”
  “行李都收拾好了?”我问她。
  肖琴答应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你……你喜欢不喜欢我?”
  “喜欢啊?”
  “是吗?你我吗?”
  我当然不她,所以我只能反问回去:“你呢?你我吗?”
  肖琴没有回答,而是重新把脸贴到我的怀里。我了她的头发:“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送你去机场呢。”
  之后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肖琴从我怀里爬起来,轻轻推了推我,我以为她还想和我说些什么不的话,便装做熟睡的样子。肖琴又推了我几下,见我没有反应,便下床出了卧室。
  不一会儿,客厅里响起她刻意压低的嗓音:“……是我……我明天就走了,他送我,你就别来了,我们在上海见吧……现在?现在不行啊……我也想你,但现在我不能出去……你别胡闹,挂了吧。”
  我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电话那边是谁?她同学吗?是她喜欢的男人?
  肖琴进来了,她重新上了床,可却迟迟没有躺下的迹象,我偷偷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肖琴正抱着双膝坐在我旁边看着对面的墙,她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肖琴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躺到我边,轻轻的把脸贴到我的前幽幽的说:“对不起,对不起……这辈子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下辈子一定会补偿你的,好好的你,给你做个好媳妇……”
  肖琴哭了,的眼泪染了我前的皮肤。
  肖琴,其实你根本用不着这样,我不你,也没指望让你上我,我足你的愿望,送你去上学,不过是因为你和我都是赤的一无所有的羔羊,仅此而已,何况你并没有亏欠我什么……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我觉得我快要睡着了。可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却让我清醒过来,边的肖琴也慌乱的跳起来,跑到沙发边从她的包里取出手机。
  她再度跑到客厅,和来电话的人通起话来:“你疯了,不是告诉你了吗?什么?叫你不要来,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好吧好吧,我现在下去……”
  结束通话的肖琴回到卧室爬上床,她推了推我,又叫了我几声,见我没什么反应,便下床套上一内,然后从衣柜里取出一件我的短袖套在赤的上。
  穿好衣服,她又小心的推了推我,这才转出去了。
  肖琴出门后,我睁开眼睛,然后下床来到台向下看去,单元门口一个高高瘦瘦的影正在徘徊,过了一会,萧琴的影子出现在门口,两个人立刻紧紧拥抱在一起,然后萧琴拉着他向小区的走去,两人消失在那片假山之中。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忽然强烈的想知道两人将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于是我胡乱套上衣服下了楼,然后也向假山那边去。
  进了假山区,我慢慢的向前走,没走几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我走近了一些,把子贴到假山上仔细听过去,传到耳朵里的是一个女人刻意被压抑住的声,中间还杂着一个男人急促的呼吸声,那……是肖琴的声音。
  一瞬间,我心里泛起了一杂着苦涩的酸意,我虽然不这个女人,但她毕竟是我名义或者说实质上的女朋友,毕竟现在和我过着与夫妻无异的日子,毕竟——毕竟我终究有些喜欢她。
  我压抑住心里的翻腾,探头向那边看过去。
  那边浓厚的夜色里,肖琴白晃晃的子清晰可见,她高高仰着头,一只手捂在自己的嘴上,一只手在她前那个男人的胯间不停的着,而那个男人把子到大腿根处,白得刺眼的不停的前后着,脑袋却埋在萧琴被撩起上衣出来的脯上疯了一般拱着。他一只手拼命的着肖琴的,一只手进她的两腿间不停的掏着。
  两人激的用手刺激对方的生器官,胡乱的在对方的脸上脖子上亲,最后,那男人终于忍耐不住,他扳过肖琴的子,把她的上压下去,使肖琴的高高的了起来,然后那男人跪倒在肖琴的后,猛的把脸埋进她的,拼命的舔了起来,象条狗一样,肖琴终于克制不住的放声起来。
  但当那男人起握住自己的巴向肖琴里捅去的时候,肖琴却停止了迅速的直起了子:“不要……”
  “为什么?!?”那男人痛苦的高声质问,肖琴拉下自己的衣服连连摇头:“不行,现在不行……不是早和你说过了,等到了上海以后我什么都给你,你怎么就等不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肖琴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真正的男朋友!那个姓金的垃圾有什么资格碰你?!?”
  肖琴抬起头看着那个男人:“你别这么说,他不是坏人……”
  “你还替他说话?他不是坏人是什么?这个肮脏的嫖客,××犯不是坏人难道我是坏人了?”那男人暴跳如雷,连连跺脚,连子都被震掉,在他的脚下堆成一团。
  肖琴连忙捂住他的嘴:“你小点声……他是嫖客不假,可你怎么不想想,要不是他的话我早就到酒店里去卖了,要不是他的话你父亲治病的钱哪里来的?你的学费生费哪里来的?我又怎么能到复旦去上学去和你在一起?他对我很好的,我们这么骗他已经很对不起他了……小桐你就成全我,别让我对他太内疚了好不好?”
  那男人听了她的话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把肖琴搂到怀里:“小琴,苦了你了,都是因为我……”
  肖琴紧紧的抱着他没有说话,许久之后,肖琴轻轻推开了那个男人,那男人问:“你怎么了?”
  肖琴轻声说:“对不起,没让你足,你看你下面还这么硬,我用嘴帮你出来吧……”说着她蹲了下去,抱住男人的,然后张口将那个男人依旧起着的巴含了进去。
  那男人向后几步靠在假山上,低头看着肖琴给他口,我不想再看下去了,便打算回去,就在这个时候,那男人忽然抬起头,我看到他的双眼,竟不由浑冷了一下,因为我看到了一双象狼一般的眼睛!
  躺在床上,我回想了一下认识肖琴的前前后后,原来她说的都是假的,她并不是为了虚荣才出卖自己的初夜,并不是为了圆自己的梦想才想去复旦读书,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
  “那小子可真是有福。”想到这里,我竟然嫉妒起来,那样一个其貌不扬的穷鬼都能有肖琴这么好的女人为他做这么多,可我呢?我除了钱还有什么?这些沙滩城堡一般的财产如果没了,谁能象肖琴对那男人一般对我?
  也许我这种人只能过自生自灭的日子,没人肯给我什么,我也不能给别人什么,从刘玲家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我这只没有皮毛的羔羊已经披上了外衣,可现在想想,我还是原来那只赤的羔羊,除了自己的体以外一无所有。
  肖琴回来了,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光衣服,然后进了卫生间,我听到她刷牙漱口的声音,接着又听到她洗澡的声音,最后,她赤着重新爬上了床,趴到我怀里。
  原本有些空的心,此刻被一种莫名的平静充,我翻把肖琴抱住,打算睡了。
  肖琴却推起我来:“醒醒啊……”
  我睁开眼睛:“你怎么还不睡?”
  肖琴咬着下,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我:“我……我想让你再……再我一次。”
  看着她红的嘴,我忽然想起刚才她含着别人巴的样子,一无名之火猛然上头,几乎是立刻,我就到吹了气一般猛烈膨胀起来。
  我盯着她的眼睛:“发了?”
  她腻笑一声:“嗯,发了。”
  我靠到床头坐好,示意她给我裹,肖琴猫一般爬到我胯间伏好,张口把巴含了进去。
  我仔细的看着我的在她美丽的脸上,在她的口中进出,不由想起了初识她的那天晚上,以及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于是我让她停止并躺到床上,而我则翻骑坐在她的房上,用在她的口间不住厮磨:“准备好了么?”
  “什么?”她疑惑的看着她眼前青筋暴起的雄器官,又看了看我。
  “象你的小逼一样你的嘴。准备好了就把嘴张开!”肖琴愣了一下,随后可能是想起了我们最初的那一夜,对着我吃吃的笑了起来:“轻一点啊,别象那时候似的┉”说着,她张开了她的小嘴。
  我把一颗睾丸塞到她嘴里扭了几下,“裹!”她微微用力,将我的睾丸吮入口腔深处。我抬起,将睾丸从她口中拔出,又将另一颗塞到她嘴里,肖琴已经不像当初那么生涩,她熟练的轮流吮舔着我的睾丸,我把向下挪了挪然后将巴整根进了她的口腔,头顶在她的喉咙上……
  一切都如那夜一般,不同的是,当初的肖琴无法忍受我深深的进她喉咙,而现在的肖琴却能轻松的容纳。
  我蹲在她头上不停的她的嘴,直到我的双腿再也没有力气支撑我的体,这才趴到她上,把巴向她的顶了顶,肖琴分开两腿缠到我的腰上,然后用手扶着我的巴对准她的逼,我看着她的眼睛,一点点把巴进她的体。
  肖琴几乎立刻就起了反应,连带着我不得不热烈的响应她的热,我用双手支着床,不停的下压上拉,把我的巴在她的体内不住的抽着,一刻也没有停止。
  二百下还是三百下?当我到上的汗水如雨点般滴落的时候,同样汗水的肖琴忽然出手胡乱的在我上乱,同时口中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她高潮了,道不住的抽搐着死死缠着我,两条腿却笔直的向天空,纤细的脚趾蜷起来又展开。
  我还在不停的她,丝毫不顾她已接近嘶喊的,肖琴也许是又来了一个高潮,刚刚有些平静下去的道再一次强烈的抽搐起来,这次不止她的脚趾,连她的体一起剧烈的扭着,她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蹙着眉讨饶般的看着我:“我……不行了……要死了……别弄了……”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死你这个小婊子!”我大吼着更强烈的抽起来,可仅仅几秒之后,我就丢脸的了。
  高潮之后的肖琴象猫一样缩在我怀里,在我的之下发出一声声足的低,等完全平静下来以后,肖琴展开子又趴到我的脯上:“你……还想不想要?”
  我摇摇头说:“算了,你还是睡一会儿吧,要坐很长时间飞机的。”
  肖琴把嘴贴到我耳边:“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后面吗?现在我给你好不好?”
  也许是肖琴在离别之前报答我一下?但火已经发的我此刻心里想起的却是刚才和肖琴在一起的男人,这让我再也无法提起兴致,甚至让我对边的肖琴也起了一点厌恶之心,但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激过后正常的受,肖琴的行为并没让我讨厌她,再说,她迟早是要回到别人怀里的,不是吗?
  在她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稍微有些好心的嫖客,一个可以给她提供金钱的凯子。而在我来说,肖琴只不过是生命里众多临时女人中的一个,只是陪我的时间比别的女人多了一些而已,而这一切也马上就要结束了。
  当我停止胡思乱想的时候,肖琴已经在我怀里睡着了。
  我看了看表,现在是凌晨四点,离肖琴离开还有五个小时。我下地穿好了衣服,然后从保险柜里取了一万来块钱放到肖琴的包里,最后给她简单的留了张纸条:肖琴,我公司里有点事,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打车去机场吧。去了好好的学习,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
  我不知道肖琴是什么时候走的,上午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四处看了看,肖琴把所有她自己的东西都带走了,她的衣服,她的生用品,包括她最喜欢用的勺子和筷子。她只留下了做好的早饭。
  我知道,她不会回来了。
  生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白天我努力工作,夜里和王凯他们几个到处玩乐、喝酒、把马子逼,而家里又住进了一个姿色不下肖琴的女孩子,我叫她小妖,是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弹得一手好钢琴,而且子象面条一样,我喜欢一边她一边让她弹琴给我听。
  小妖很泼,是个十分开朗的姑娘,唯一让我有些遗憾的是她太年轻太虚荣了,但好在她很聪明,知道我们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一次和王凯他们几个说起小妖,几个垃圾双眼放光,一致要求我帮他们也在音乐学院搞几个乐呵乐呵,我答应下来。
  过了两天,我去音乐学院接小妖,在她的要求下领她到商贸吃了顿饭,然后便把她带回家痛痛快快的在她青春美好的体上发了一番。
  过后,小妖边握着我已经下去的巴,左右乱甩边腻声央求我,说:“哥呀,礼拜天我去逛街的时候看见范思哲又出新款了,明天下午我没有课,带我去买好不好?还有啊,上次你给我的零钱也没了,你再给我拿点儿吧…好不好嘛?”
  我着她挺的说:“好啊,咱们小妖提的要求我什么时候没足过?明天就去,你看上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小妖眉开眼笑,猛的扑到我上狠狠的亲了我一口,然后细声细气说:“哥哥真好……哥你还要不要?我给你舔一舔吧?”
  我斜眼看了看她:“舔什么?”
  小妖轻轻的打了我一下:“你可真坏,就想听那些……”
  “我是真没听懂啊,你到底要舔什么啊?”
  小妖冲我皱了下鼻子:“舔什么,我想给你舔巴,这下行了吧?”说着她钻进被子,爬到我的胯下含住头舔了起来。
  我虽然有心再干她一下,但实在是懒得,便躺在那里让小妖一直用嘴给我吹,www.ninilu.com小妖刚跟我的时候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但经验并不富,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一直没进步多少,包括她的口技,她只会含着我的头在嘴里用舌头乱舔,但这并不影响快,小妖中带硬的小舌头每次都会让我到舒服。
  今天也是,在小妖的舌头攻击之下,我很快就到了她的嘴里。
  等我的巴停止以后,小妖才抹着嘴钻出被子钻到我怀里:“我做的好不好?”
  我说好,舒服极了,忽然想起答应王凯他们的事,于是我对她说:“明天晚上有时间吧?我带你见几个朋友……对了,你明天回学校以后找几个漂亮的晚上带出来,给我几个朋友介绍介绍。”
  小妖忽闪着大眼睛问我:“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我点了根烟吸了几口,然后告诉她:“都是垃圾,但有钱,比我还有钱。”
  小妖点了点头:“那就好办了。”
  第二天下午去接小妖,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发现小妖已经和几个女孩子站在那里了,我降下车窗招呼她们上车,几个姑娘嘻嘻哈哈的钻了进来。
  几个女孩子都上来以后,小妖向我介绍她们:“哥,这是小兵,这是囡囡,这是笑笑,她们都是我们系里的,和我同岁……哎,给你们几个介绍一下我男朋友,过一会儿等我买完了东西咱们就去┉哥,你朋友请咱们到哪里吃饭啊?”
  我边开车子边摇头:“不知道,不过咱们吃饭不是去万豪就是去海馨,你们喜欢吃什么?想吃海鲜的话去海馨好了,我打电话让他们订个包房。”
  几个女孩子都没什么意见,于是我便给王凯他们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去海馨订房,而我则拉着几个女孩子去了太原街。
  到了范思哲专卖店,小妖挑了几件衣服和两个包,想划卡的时候我看到另外三个女孩艳羡的表,便收回了卡,对小妖说:“你让你同学也挑几件衣服,算是见面礼好了。”
  小妖面得意之色,很大方的对三个女孩子一挥手:“去挑吧,随便挑。”
  几个女孩子欢呼一声跑到店里,小妖挽住我胳膊亲了我一口:“哥你真好,真给我长脸。”
  过了一会,几个女孩子拿着挑好的衣服回来了,我结帐之后和四个姑娘在街上逛了一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带她们去了海馨龙,和服务员核对一下之后,服务员带我们上了二楼。
  进门发现王凯,老佟和叶子都已经到了,我回头对几个显得有些害羞的姑娘说:“去吧,看哪个哥哥好就过去坐旁边。”
  可还没等几个姑娘有所作,三个不知羞耻的垃圾便象挑小姐一般招呼起来了:“来,那个蓝衣服的妹妹过来坐哥哥旁边……”
  叶子干脆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一把拉住他看上的那个叫囡囡的长发姑娘回到座位坐下。
  瞬间便分配完毕,好在三个姑娘只是稍显羞涩,却没什么不之色。
  三对男女很快就熟悉起来,哥哥妹妹叫得十分亲热,我小声问小妖:“你跟你同学说了没有,只是临时个朋友。”
  小妖撇了撇嘴:“老土,这还用说啊?谁不知道啊?”
  饭局很快就散了,几人迫不及的分别领着姑娘去鬼混,好在他们没忘了结帐。
  我没吃饱,于是和小妖留在包房里继续吃了起来,吃饱以后我回想起刚才三个姿色出众的姑娘,竟然起了兴趣,于是我让服务员没招呼别进来,然后不顾小妖的不,在包房里把她搞了一次,外面有人,所以这次份外刺激,我很快就到高潮要来,于是我拉过龙虾船,把都到龙虾上,小妖边提子边奇怪的问我:“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了,让小妖把巴擦干净,一切都收拾好以后才拿起筷子,了片龙虾在里了几,然后递到小妖嘴边:“来,吃了。”
  小妖不吃,我奇怪的看她:“你又不是没吃过,来,吃了它。”
  小妖斜眼看我:“那你得多给我点零钱!”
  ,就他妈的知道钱,一瞬间我的怒火爆发了。
  我甩手把沾了的龙虾扔到地上,然后从手包里随手抽出一捆钞票扔到小妖面前桌子上:“好,我给你。”
  小妖愣愣的盯着桌子上的钱,我一摆下巴:“拿了钱给我出去。”
  小妖懵了,她呆呆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慢慢的蹭到我的边拉了拉我的衣服:“哥,生气啦?”见我不说话,她便有些慌了,连忙拿起筷子去船里沾了的龙虾往嘴里送:“我吃,我吃还不行嘛……”
  我忽然间对她无比厌烦,不想再看她,于是便站起来:“你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小妖扔掉筷子扯住我的衣服,哭了:“哥你别这样啊,我小,不懂事,你原谅我一回吧?”
  看着她可怜楚楚的样子,我的心倒是有些了下来,但还是想离开这里,于是我对她说:“我没生你的气,你也别多想,先回学校去吧,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说着我走到门口,想了想又对她说:“小妖我告诉你啊,以后不管你跟了谁,都不要那么直接的开口要钱,全世界没一个男人喜欢贪财的女人。”
  说着我扬长而去。
  此后她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都没接,以后她便没有再和我联系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成都大学吧】『人间风月之羔羊依然赤裸』【在线直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