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LPL夏季赛】【妈妈、同学、录像带】(5-6)【美胸有用吗】

【妈妈、同学、录像带】(5-6)【美胸有用吗】/

【妈妈、同学、录像带】(5-6)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hhkdesu

,

2021/08/08发表于:SexInSex

,

是否首发:是

,

字数:10,221 字

,

第五章

,

我再次看向爸爸,他的脸有些扭曲了,妈妈低头向罗星问好的样子,显然爸

,

爸也是头一回见。

,

我冷笑着开口道:「这就是老妈私下跟罗星在一起的样子,怎么样?这种谄

,

,老爸你从来没见过吧?」

,

爸爸像是听不见我的话,他的目光死锁在视频画面上,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

视频继续播放,向罗星问好之后,妈妈慢慢走过去,被色丝袜包裹的膝盖

,

一弯,跪在了罗星床边,接着手握住了罗星那根黝黑粗长的巴。

,

看到这样的画面,爸爸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怎么也想不通,妈妈为什么会

,

对罗星这样一个少年如此毕恭毕敬,甚至还主在他床边跪下,把她那白皙的小

,

手往罗星那丑陋的巴上贴。

,

视频中,罗星的态度早已是见怪不怪,他单手过去,住妈妈的脸,向上

,

一提,让妈妈的头昂了起来。

,

紧接着罗星点评道:「嗯,还化了妆,是比我妈好看多了。」

,

「主人过奖了……」

,

妈妈不仅任由罗星摆布,而且还尊称他为主人,本是冷艳高贵的女总裁,此

,

刻却在罗星这个赤少年面前变得如此卑微,这样一幅画面,让一旁的爸爸再也

,

看不下去了。

,

爸爸再也不忍观看,他瞥过了头,手拍打我:「小明,快、快把视频关了

,

!」

,

这视频我已经全部看过一遍,早已经对罗星恨之入骨,然而见爸爸现在这副

,

样子,我反而勾起了一丝冷笑,对爸爸道:「关什么关?后面还多得很呢,真正

,

彩的地方还没到呢。」

,

我默默移鼠标,把进度条往后拖了拖,此时的画面中,妈妈已经跪趴在了

,

罗星的胯下,用自己的红含住了罗星的巴。

,

而一旁的爸爸却撇过头闭上了眼,嘴里还一个劲地让我把视频关掉。

,

我拍一拍爸爸,笑着道:「别呀,还没看完呢,老爸你也来看看妈妈这副样

,

子吧。」

,

爸爸小心翼翼地把头再转过来,睁眼一看,看到画面之中的妈妈穿鱼嘴包

,

裙,跪趴在罗星胯下高高撅起,含着罗星的巴上下吐,嘴里不断发出

,

滋滋响声。

,

见了这画面,我饶有兴致地望着爸爸脸上的表,却见爸爸突然站起来,

,

奔到我房间的窗边,一把打开窗户,接着便把头出窗外,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

,

新鲜空气。

,

不会吧,老爸比我还脆弱,这就受不了了?

,

我在心里暗暗嘲笑,冲爸爸道:「这下你知道我跟罗星是什么矛盾了吧?」

,

在窗边吸够了空气,爸爸这才好了许多,他把窗户关上,转走过来:「这、

,

这视频是哪儿来的?」

,

爸爸顾左右而言他的话语,再一次让我对他失望透顶。

,

我抬起头来看向爸爸,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

如果是正常男人,看到自己妻子被欺侮,第一反应绝对是把那个男的揪出来

,

打一顿。

,

然而从爸爸的反应来看,看了这么久的视频,他却完全没有一点要找罗星

,

烦的意思,嘴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我已经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了。

,

爸爸不再去看电脑上的视频画面,而是缓缓走到我的床边,在床沿坐下,一

,

边摇头,一边说:「不可能,视频肯定是哪里有问题,你妈她不是那样的人。」

,

「呵呵,真的吗?」我看着爸爸,冷冷发笑,「你很了解妈妈?」

,

听了我的话,爸爸立刻抬起头来,提高音量:「当然!我跟你妈结婚十几年,

,

我能不了解她吗?」

,

「哼,能跟妈妈结婚,也算是老爸你走大运了吧?」

,

爸爸听出了我的话里有话,他严肃质问我:「小明,你、你什么意思?你知

,

道什么?」

,

从爸爸的反应来看,妈妈能跟他结婚,确实如视频里所说是迫不得已,这也

,

从侧面证明了视频的真实。

,

我沉默着不说话,爸爸见我这样,仿佛是自我欺骗般地说道:「视频肯定是

,

假的,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可能,梦莉她、她不是这样的人……」

,

从那段视频中我也能看出来,能忍受罗星的如此欺侮,妈妈或许是真的有什

,

么苦衷。然而爸爸这副只知道逃避的态度却更让我看不起,我站起来拉着爸爸,

,

道:「是不是真的,一会儿妈妈回来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

我跟爸爸来到客厅沙发坐下,坐在沙发上,爸爸手肘撑着膝盖,双手掩面,

,

还是不愿意相信视频中他看到的画面。

,

呵,只是看了点开头,看到妈妈给罗星口他就受不了了。

,

要是看到妈妈主坐在罗星上,用小着他的巴上下抽,爸爸会是

,

怎样一副表?

,

要是看到罗星着妈妈的脸,对着妈妈她一脸的浓,爸爸又会作何

,

反应?

,

要是看到罗星让妈妈岔开双腿,把跳塞进妈妈小里,然后狠狠地按下遥

,

控器的最高档,爸爸还会如此逃避吗?

,

眼见着爸爸这副窝的样子,倒还真不如罗星所说——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

,

在家不能,还不如自杀算了。

,

我和爸爸一同在客厅的沙发沉默地坐着,墙上的挂钟叫了两下,时间过去了

,

半个小时,门口传来响,妈妈回来了。

,

穿黑色紧运内衣搭配运紧的妈妈,不论何时看上去都是那么地

,

美丽,刚才妈妈急匆匆地奔上楼去阻止我对罗星的殴打,甚至来不及穿鞋。直到

,

现在进了屋,妈妈才后知后觉地把光着的小脚踩进了拖鞋里。

,

一走进来,见我和爸爸都坐在客厅,妈妈便生气地道:「小明,瞧瞧你干的

,

好事,把罗星打成这样,还好我们两家经常走,罗星他妈妈才决定不报警也不

,

追究。」

,

我在心里冷笑一声,确实经常走,罗星的巴都走到你的小里去了。

,

我抬起头来看着妈妈,道:「老妈,我为什么打罗星,原因你不知道吗?」

,

见我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妈妈刚消下去的气此时又升了上来,她向我走

,

过来,抬起手臂就准备打我:「小明,你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

我条件反般地闭上了眼,但我还是努力克制住了内心的恐惧,没等妈妈的

,

耳光落下,我连忙开口道:「那天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爸爸也知道了!」

,

妈妈顿了顿,慢慢把抬起的手臂放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爸爸,说:「那

,

天晚上什么事?」

,

见妈妈还在装傻,我直接说:「就是我悄悄玩游戏那天晚上,爸爸加班,你

,

说你去公司办点事,其实是去罗星家里了吧?」

,

妈妈瞪大了眼睛,表有些诧异。

,

我怕妈妈再打我,又接着补充道:「你们那天晚上干的事被人拍下来了,有

,

视频为证!」

,

我这一句话说完,妈妈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被紧运内衣包裹的脯也接

,

连上下起伏着。

,

最后,我继续补充:「视频爸爸也看了!」

,

我的话说完,妈妈还是没有打我,我确认自己暂时安全了。

,

妈妈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静静地看着我,随后,又把目光缓缓投向爸爸。

,

爸爸跟妈妈对视,一脸的紧张,他慢慢点了点头:「是……」

,

然而紧接着,爸爸又抢着说道:「梦莉,那、那个视频是假的,肯定是假的

,

……对吧?」

,

坐在沙发上的爸爸,抬头望向站着的妈妈,脸上的表很复杂,像是在请求,

,

就差没直接跪下来求妈妈点头承认,那个视频是假的了。

,

然而妈妈听了,却没到任何诧异,一脸的云淡风轻,说:「什么视频?肯

,

定是假的啊。」

,

「对,我就说嘛。」

,

得到妈妈的回答,爸爸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便笑了起来。

,

我转头看一眼爸爸,此刻爸爸脸上笑起来比哭还难看,角一跳一跳的,像

,

是抽筋。

,

接着妈妈便转往走廊而去:「时候不早了,都早点睡。」

,

妈妈离开客厅进了屋,爸爸也一把从沙发上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儿子,

,

早点睡吧。」说完便也往走廊去了。

,

我愣在原地,看一眼爸爸,无奈地摇了摇头。

,

关掉客厅的灯,我沿着走廊往里面的卧室而去,路过爸妈的房间,我隐隐约

,

约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

「梦莉,你……你跟罗佩兰她儿子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

,

声音是爸爸的,爸爸的声音很轻,好像生怕打扰了妈妈一样。

,

然而紧接着,妈妈的声音却是格外洪亮,她吼着爸爸道:「张明强,我的事

,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了?」

,

妈妈这番话吓得爸爸沉默了数秒,才接着道:「是……我不问了。」

,

最后是妈妈冷冷的声音:「关灯,睡觉。」

,

听完他们的对话,站在走廊上的我失望地摇了摇头,然后便回房间去了。

,

第二天是星期天,老妈和老爸都不会去公司,一早起来,爸爸就去弄了一桌

,

早餐,我们三人围在餐桌前吃着。

,

有了昨天的事,吃早餐时,妈妈冷冷地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餐

,

桌上便一直沉默着。

,

吃着吃着,爸爸开口道:「小明,今天星期天,不出去玩儿?」

,

我摇头。

,

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爸爸很刻意地笑了一声,说:「昨天那个视频肯定是

,

假的,你真不应该意气用事,都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去把人家罗星打一顿……」

,

我抬起头来,用平静的目光望向爸爸,我真是服了,到现在爸爸还说这样的

,

话,他不仅欺骗自己,还想欺骗我,仿佛把我当成了一个傻逼。

,

爸爸似乎并未理解我目光里隐含的意思,他接着说:「现在的电脑技术这么

,

发达,不是有什么Ai换脸吗?那个视频绝对是别有用心的人找黑客搞的。你也知

,

道,你妈她为集团公司的总裁,有多少人想陷害她?商场如战场,有时候一个

,

不小心……」

,

爸爸说完,转头看一眼边的妈妈,道:「梦莉,你说是吧?肯定是这样的,

,

对吧?」

,

「嗯。」妈妈嗯了一声,头也不抬,端着碗抿了一口粥。

,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我把手上的碗往桌上一顿,站起来转就往屋里走:

,

「我吃好了。」

,

爸爸还在喋喋不休:「小明,回头你把那个视频删了,知道吗?」

,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耐烦地道。

,

回到房间,关上门坐在电脑前,回想起爸爸刚才的那副嘴脸,我已经看清楚

,

了,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窝废,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

但我还是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做,为集团公司的副总裁,即使在工作

,

上,妈妈都从不会向任何人低头,为什么,却对罗星这样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丑陋

,

少年,毕恭毕敬?

,

说难听点,以妈妈的份和妈妈的家族实力,就算妈妈真有什么把柄落在罗

,

星手上,都不需要妈妈出手,只需要妈妈给边人一个眼神,弄死罗星,还不像

,

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妈妈还是要这样做呢?卑微地给罗星舔着巴,像个

,

女一样骑在罗星上,用小在罗星的巴上抽,妈妈到底是怎么了?

,

我气不过,打了罗星,妈妈还护着他,让我。我知道,就算我现在直接去

,

问妈妈,也问不出个什么结果,爸爸又是个窝废……

,

要解开这个谜团,现在,就只能靠我自己了。

,

我习惯地打开电脑,像往常一样登上QQ,正要打开游戏,却发现我现在

,

根本就提不起任何兴致。

,

一想到妈妈和罗星的事,我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痛起来,根本没有玩游戏的心

,

思。

,

就在这时,电脑屏幕右下角闪了一下,一封QQ邮件弹出来了,标题写着:

,

给小明的重要视频之二,请过目!

,

一看到这样的标题,我的脑袋就「轰」地一响,视频来了!

,

邮件标题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我瞬间汗毛倒立、浑颤抖。我战战兢兢

,

地把鼠标移到右下角,点开邮件。

,

邮件除了标题,依旧没有一句话的内容,附件同样是一个视频,我把视频下

,

载下来,颤抖的手握着鼠标,双击打开。

,

监控画面里,挺着大肚子的罗姨战战兢兢地扶着门框,往房间里面看。

,

罗星脸的血,低头靠墙而坐,妈妈蹲在他的面前扶着他,转头对我吼道:

,

「小明,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去,!」

,

坐在床沿的我刚打完罗星,还在喘着粗气,听到妈妈让我的话语,我的脸

,

上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俨然已经呆在那里了。

,

见我不,妈妈又冲着我高抬起了手臂:「不?还想我再扇你一耳光吗

,

?」

,

妈妈这句话吼完,我整个人打了一个激,坐在床沿立刻弹了起来。

,

我看向妈妈的眼神里带着疑惑、不解,还有愤怒,但我什么也没说,径直往

,

门口走去。

,

见我了,妈妈再不看我,而是扶着罗星,关切地问:「怎么样罗星,需不

,

需要打120?」

,

看到这里,我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昨天晚上罗星家的监控画面!

,

视频的开头,妈妈冲进罗星房间,阻止了我对罗星的殴打。

,

进度条还有很长,昨天晚上我离开罗星家之后,妈妈还在上面呆了一会儿,

,

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带着好奇,继续看起了录像画面。

,

听到外面大门关闭的声音,靠坐在墙壁的罗星缓缓抬起头来,他那张脸早已

,

经布了血迹,看上去森森的,有点骇人。

,

罗星偏过头,往屋子外看一眼,然后缓缓开口:「他走了?」

,

蹲在罗星面前的妈妈脸上带着急切的神,她也跟着回头看一眼门口,接着

,

对罗星道:「小明走了,小明走了,主人。」

,

罗星的嘴角笑将起来,这笑容跟他一脸血迹的面庞配合着,让人看了心里直

,

发怵。

,

妈妈似乎相当心疼,她也不嫌脏,一只白嫩小手瞬间贴在了罗星那布血迹

,

的脸庞上轻轻,开口道:「主人,有没有怎么样,需不需要打120?」

,

他看妈妈一眼,没有回答妈妈的话,而是冷冷开口道:「他是怎么知道我们

,

的事的?」

,

罗星的眼神带着寒光,像是一把利剑直朝着妈妈刺去,妈妈体颤抖一下,

,

神色慌张,连忙摇头:「不、不是我,主人,我不可能把我们的事告诉小明的。」

,

罗星靠坐在墙壁没有说话,他冷笑着盯着妈妈,妈妈急忙又解释起来:「主

,

人,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可能……」

,

罗星没有去听妈妈的解释,而是抬起头来,望向门边,把眼神投向了手扶门

,

框,挺着大肚子的罗姨。

,

迎着罗星冰冷的目光,罗姨同样慌张起来,开口说道:「星星,我没有,妈

,

妈怎么可能把这些告诉小明呢……」

,

「那就奇了怪了,袁姨没说,你也没说,那小明是怎么知道的?这个世界上

,

还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事?」

,

罗星自言自语起来。

,

妈妈蹲在罗星面前,白皙的手掌紧贴罗星的面庞,妈妈用自己的手指为罗星

,

去脸上的血迹。

,

罗星看着眼前的妈妈,黑色的紧运内衣、黑色的紧运,光着小脚

,

踩在地上,蹲坐在自己面前。

,

盯着妈妈那张刚运完,还布香汗的脸颊,罗星缓缓开口:「你儿子下手

,

有点狠啊……」

,

妈妈张了张嘴,看着罗星,像是要说什么。

,

紧接着,罗星毫无征兆,抬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

第六章

,

「啊啊啊啊啊……」

,

看到罗星朝妈妈扇过去的这一巴掌,坐在电脑前的我浑怒火瞬间又被点燃,

,

我双手紧拳头疯狂砸在桌上,紧紧地咬着牙齿发出一声怒吼。

,

我在心里不住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能为妈妈做些什么?

,

然而视频之中,罗星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扇在妈妈脸上,妈妈却默默忍受着

,

什么也没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反抗的意思。

,

就在数秒前,妈妈还抬起手臂给了我一耳光,然后狠狠地冲我吼叫,让我

,

;数秒之后,罗星却有样学样,一耳光扇在了妈妈的脸上。

,

虽然当时的妈妈吼过我、打过我,然而看到视频之中妈妈被罗星如此对,

,

我的心还是迎来阵阵绞痛。我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即使当时的我已经把罗星打了

,

个半死,却依然没能保护好妈妈。

,

「挨打的滋味怎么样?嗯?」罗星靠坐在墙,看着蹲在自己前的妈妈,笑

,

着问道。

,

「对、对不起……主人……」妈妈手贴着自己刚被打过的脸颊,低头轻声说

,

道。

,

「对不起就完了?小明刚才打我的时候,比这狠多了。」

,

罗星咬着牙,接着抬手,对着妈妈另一边的脸,又是重重一耳光砸过去。

,

「啪——」

,

罗星那只脏手扇在妈妈白嫩的脸颊上,发出一声脆响。

,

靠在门口向里面探视的罗姨都不忍观看,见罗星一巴掌打在妈妈脸上,罗姨

,

紧闭双眼,脖子不由自主朝后一缩。

,

罗星这一耳光下去,妈妈再也忍不住,红的眼眶瞬间流下两道清晰的泪痕。

,

是啊,从来都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女总裁,此刻却卑微地蹲在这个少年

,

面前,任他欺辱。这叫妈妈怎么不流泪?

,

罗星这一巴掌扇完,手刚一放下,紧接着便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

「咳咳咳咳咳……」

,

也许是我刚才把他打得太惨,让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

听到罗星的咳嗽声,妈妈也忘记了自己脸上的火辣,她子往前,从蹲在

,

地上变成了跪在地上,双手扶着罗星的肩膀,看着他,关切地道:「主人,你有

,

没有怎么样?上哪儿不舒服?」

,

咳完之后,罗星摇摇头,抬手撇过妈妈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后自言自语

,

道:「哼,这小明打起人来还挺疼,我不是他的对手。」

,

妈妈跪在罗星面前,本来放在罗星肩膀上的手被他拍下,此刻妈妈的双手便

,

撑在了地板上。

,

「主、主人,你不要生气,我、我真的没把这些事告诉小明。你打我吧主人,

,

你打我吧!」

,

妈妈仿佛哀求一般,跪在罗星面前不住地说着,脸上的两清泪也一直顺着

,

往下流。

,

罗星听到妈妈的话,缓缓抬头,冷笑着道:「你应该把小明教育成一个跟他

,

爸一样的窝废,但是你没教育好。我不能教育小明,但是我可以教育你……」

,

「是……主人,你教育我吧。」

,

妈妈带着哭泣的嗓音,嘴里不断重复着卑微的话语。

,

「哼哼。」

,

罗星冷笑一声,紧接着子突然一发力,一把向前扑了上去。

,

罗星手掐住妈妈的脖子扑向妈妈,妈妈被他瞬间扑倒,从跪着的姿势,变

,

成了仰卧在地的姿势。

,

罗星骑在妈妈上,膝盖狠狠地顶在妈妈前,抬起两只手,左右开弓,照

,

着妈妈的两边脸颊连打了十几个耳光。

,

「啪——」

,

「啪——」

,

「啪——」

,

罗星的巴掌甩在妈妈的脸上,持续不断的清脆响声在房间里飘,而妈妈则

,

紧闭双眼默默承受,同时眼角止不住地流泪。

,

「小明打我,我就打他妈,哈哈哈哈哈。」罗星一边打着妈妈的脸,一边狂

,

笑着说,「看看是我经得住打,还是袁姨你经得住打!」

,

看到画面中的妈妈仰躺在地,被骑在上的罗星狠狠扇着耳光,我却不再像

,

刚才那样发出激烈的怒吼。此时的我坐在电脑前,眼睛里的监控视频画面逐渐变

,

得模糊,我哭了。

,

眼见着这样的画面,挺着大肚子、手扶门框向里面观望的罗姨都看不下去了,

,

她向前探出了手,却又不敢真的上去拉住罗星,只是嘴里小声道:「别、别打了

,

星星,别打了。」

,

听到罗姨的声音,罗星果然停止了对妈妈的殴打。他缓缓抬起头,一道寒芒

,

从他的眼里向罗姨过去。

,

罗姨瞬间闭嘴了。

,

接着,罗星又低头看一眼被自己的膝盖压在下的妈妈,轻笑一声,说:

,

「也对,不能打了。毕竟是高贵的女总裁,打破相了,就不好玩儿了……」

,

说完,罗星又抬起头来,看着门口的罗姨,冷冷地道:「把门关上。」

,

罗姨听了这话,也不敢说什么,手拉着罗星房门的把手,从外面带上了门。

,

于是房间里就只剩罗星和妈妈两人了。

,

罗星低头再看一眼妈妈,接二连三的耳光消停之后,妈妈也不再哭了,只是

,

脸上还布了泪水,晶莹的泪光在妈妈的脸上闪闪发亮,让此刻的妈妈显得楚楚

,

人。

,

然而罗星却根本不会去想什么怜香惜玉,他的几根手指从妈妈紧运内衣

,

的领口进去,抓住妈妈的运内衣,就把妈妈的上半提了起来。

,

「来,让我好好教育教育你。」

,

罗星狠狠地说着,提着妈妈来到床边,然后一把将妈妈甩在了床上。

,

妈妈躺在床上,两条被紧运包裹的修长美腿还直愣愣地向前出,妈

,

妈眼睛盯着天板,不知道等自己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

把妈妈扔在床上之后,罗星走到衣柜旁,拉开衣柜底层的抽屉,在里面翻找

,

一阵,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手里着一个粗长的假。

,

罗星走到床边,一条腿弯曲着,膝盖顶在床上,俯看着妈妈的脸,说:

,

「哈哈,我不会像小明那样下手不知道轻重,袁姨,你可以在外面继续维持你高

,

冷女总裁的人设,但是……该教育还是要教育的。」

,

罗星一边说着,一边手拿假,用假的头在妈妈脸上轻轻拍打。

,

妈妈眼神里填了畏惧,她望着罗星的脸,只低低地说了一声:「嗯。」

,

随后,罗星的手便到了妈妈的腰间,很快便解开了妈妈腰上紧运的

,

扣子,接着便粗暴一扯,把妈妈的运连着内都给扯下。

,

妈妈的紧运被罗星从腰间扯下,一时之间,不仅出了白的大腿,

,

妈妈腿间那粉嫩的小也同样暴无遗。

,

看着下妈妈那任人摆布的样子,罗星狠狠地说了句:「来吧,看看是小明

,

欺负我疼,还是我欺负他妈疼,哈哈哈哈。」

,

说完,罗星手拿着粗长的假,照着妈妈粉嫩的小便狠狠捅了进去。

,

「啊——」

,

妈妈突然之间忍不住地放声大叫起来。

,

假的尺寸格外巨大,比起罗星的巴来说,这根假不仅更加粗壮,

,

长度也远超罗星的巴,当然,比起我的,就更不用说了。

,

捅进妈妈的小里,还有一半在外面,但妈妈却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

,

痛苦,放声大叫了起来。

,

「啊啊啊……好痛,好痛啊主人。」

,

妈妈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她仰头看着罗星,目光中饱含着祈求,期望罗

,

星能稍微温一点。

,

然而罗星哪里会管这么多,他仿佛是要把对我的恨,全都发在妈妈上一

,

般,拿着假照着妈妈的小一捅到底,捅进去之后,又狠狠地抽出,接着,

,

便又一次捅了进去。

,

「啊啊啊啊啊……」

,

妈妈不住地发出叫声,这声音,比我打罗星时叫得还要更加惨烈。

,

刚才罗星骑在妈妈上疯狂扇他耳光的时候,妈妈忍受下来了,然而现在,

,

面对粗长的假对自己小的冲击,妈妈却再也承受不住,一边哭泣,一边爆

,

发出让人怜惜的叫声。

,

罗星见下的妈妈一边惨叫一边哭泣,他冷冷地说道:「袁姨,知道小明刚

,

才打我有多痛了吧?」

,

「呜呜呜……」

,

妈妈的泪水已经弄了她的脸,凄凉的哭声响彻整个房间,这样的画面任谁

,

看了,都只会紧紧地抱住妈妈,给她安。

,

然而罗星却是一个铁石心肠的魔鬼,他手拿着假,又一次狠狠地照着妈

,

妈的小捅了进去。

,

「啊啊啊……痛啊……」

,

十分干燥,没有,就这么硬生生地向妈妈的小捅进去,妈妈只

,

觉自己的下体像是要撕裂了一般,那种痛苦从小传遍了妈妈全,让妈妈的

,

体忍不住地颤抖,两条修长的美腿也不断扑腾着。

,

罗星开口了:「痛?痛就忍着,一会儿就不痛了。」

,

说完,罗星继续拿着假对着妈妈的小捅着,只是这一次,罗星的作

,

渐渐放缓,开始变得温起来。

,

「呜……」

,

罗星的作放慢,妈妈的叫声也逐渐变小,即使是被罗星玩弄成这样,妈妈

,

却也没生出哪怕一丝一毫反抗的念头,默默忍受着罗星对自己的折磨。

,

随着不断地在妈妈小里进进出出,妈妈的体也逐渐开始起了反应,

,

一丝丝晶莹的体从妈妈粉嫩的小开始分泌,不一会儿,握着假的罗星,

,

便惊奇地发现了这样的变化。

,

「哎,这么快就有反应啦?」

,

罗星把一把抽出,看到妈妈的小开始往外滴水,他再一看假的前

,

端,那里也已经开始变得晶莹透亮。

,

妈妈虽然停止了抽泣,然而自己体的变化和罗星的话语又让妈妈顿羞耻,

,

只看到妈妈的小脸瞬间变得微红,跟她紧窄的小同样粉嫩。

,

罗星看看假的前端,又看看妈妈的那一张粉嫩脸庞,他摇了摇头,叹了

,

口气,笑着道:「我明明是在教育你,怎么搞得像是在给你服务一样?」

,

说完,罗星拿着假,头对准妈妈的小,再一次了进去。

,

「啊……」

,

紧接着又是妈妈的叫声开始起伏。

,

罗星保持着进妈妈小里的作,看着妈妈道:「怎么?还痛?」

,

妈妈摇了摇头:「不是……」

,

罗星这下明白了,笑起来:「哦,这他妈是真把你搞舒服了啊。」

,

听了这话,妈妈的脸庞更加羞红,忍不住地抬起手臂,用手臂挡住了自己的

,

眼睛。

,

于是罗星便加快了手上的作,拿着假在妈妈的小里不断地进进出出,

,

而妈妈也同样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激烈叫声,不过这一次,妈妈的叫声并不是因为

,

痛苦……

,

「啊啊啊啊啊……」

,

罗星越听到妈妈的叫声,便越觉得兴奋,手上的作也越来越快。

,

「啊啊啊啊……主人……我要来了……啊……」

,

妈妈话音一落,只看到罗星把假从妈妈小里抽出的瞬间,妈妈那粉红

,

色的小口便向外喷出了一阵晶莹的体来……

,

「哦,我,喷水了!」

,

罗星像是看见了什么天下奇观,他把往床上随手一丢,俯下去,长

,

了脖子,目光紧盯着妈妈的小,细细观察起来。

,

「别……别看,人家害羞……」

,

妈妈昂起脖子看了一眼,见罗星这作,她又连忙把头放下去,继续用手臂

,

挡住自己的眼睛。

,

然而罗星根本不去管妈妈在说什么,他看着妈妈不断潮吹的小,看得津津

,

有味。

,

妈妈那粉嫩的小一阵一阵地抽搐,从那里向外喷出一强有力的水渍,

,

妈妈高潮了好久,那水才渐渐停了下来。

,

水停下之后,罗星这才笑着道:「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人前高贵

,

冷艳的女总裁,居然被我三两下给整潮吹了,哈哈哈哈……」

,

妈妈正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听了罗星的话,妈妈便更加不好意思,紧紧地

,

住了自己的腿,还侧过去,两条长腿弯曲着并拢了。

,

妈妈侧之后,变成了背对着罗星的姿势,然而罗星并不愿意妈妈就这样逃

,

避,他手扯着妈妈上紧运内衣的肩带,叫到:「干嘛袁姨?你以为这样

,

就算了?」

,

妈妈被罗星扯着,便又翻了个,对着罗星,睁眼看着他:「主人……」

,

罗星朝妈妈勾勾手指:「你爽完了,我还没爽呢,过来,给老子舔巴。」

,

说完,罗星便把自己上的子了下去,他又看了看自己上的T恤,白

,

色的体恤早就被自己流出的鼻血给染红,他想了想,也把T恤给下了,就这么

,

赤体,站在床边。

,

妈妈懂得罗星的意思,只见妈妈慢慢地从床上爬将起来,爬到床边,便改为

,

了跪坐的姿势,而罗星则赤体站在那里,向前挺了挺自己的巴。

,

妈妈出她那光白嫩的小手,五根纤细修长的手指对着罗星那黝黑粗长的

,

轻轻一握,接着便开始上下撸了起来。

,

罗星的子又往前挺了挺,他出手去探到妈妈脑后,单手解下了妈妈头发

,

上的发绳,于是妈妈那本来绑着马尾的秀发便披散开来。

,

散开的乌黑秀发披散在妈妈的脑后,让妈妈瞬间变得更加,一无限温

,

的气息从妈妈上散发出来。

,

而这时候,被妈妈小手握着的罗星的巴也逐渐膨胀,他的头开始发胀,

,

紫红的头朝着妈妈的脸,俨然是一耀武扬威的神。

,

妈妈向下看了看,见罗星的巴已经硬起来,于是妈妈便微微低头,握着罗

,

星的巴就往自己的边送。

,

「唔……」

,

妈妈又一次将罗星的头含进了嘴里,同时不断地吐起来。

,

而罗星则两手叉着腰,跟随着妈妈的作,他的体也向前一挺一挺的……

,

「哦……舒服,真舒服,不愧是袁姨的小嘴。」

,

罗星叹一声,低头看着趴在床边给自己口的妈妈。

,

此时妈妈一头长发披在脑后,虽然已经停止哭泣,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

一边含着罗星的巴不断吐,一边睁大眼睛望着罗星的样子,看上去是那么地

,

楚楚可怜。

,

妈妈嘴巴卖力的吐,让罗星也逐渐兴奋起来。他把手按在妈妈头上,闭上

,

眼睛,站在床边尽享受妈妈的口,随着妈妈舌头的舔弄,罗星脸上的神也

,

渐渐发生变化,最后,他低沉着声音说道:「快,加快速度,我要出来了。」

,

妈妈听了便乖乖地加快了吐罗星巴的速度,时不时地还喉头一,给罗

,

星来了个深喉,弄得罗星体一颤,更加忍不住地向前挺自己的体。

,

「啊……」

,

罗星大叫一声,巴还在妈妈的嘴里,他好像就已经出了。

,

受到嘴里突然一热,妈妈紧闭着眼睛,舌头向外顶,想要吐出罗星的巴,

,

然而罗星却手死死地按住妈妈的头,低头对妈妈道:「不准吐出来!」

,

妈妈听了,便只好强忍住那难受,两瓣红紧紧地包住罗星的棍。

,

于是从罗星头喷而出的,全都一滴不落地进了妈妈的嘴里。

,

(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LPL夏季赛】【妈妈、同学、录像带】(5-6)【美胸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