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悠闲大唐】【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第一至六章】【作者:流火123】【未完待续】【TROPICAL】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第一至六章】【作者:流火123】【未完待续】【TROPICAL】/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第一至六章】【作者:流火123】【未完续】
发布于:2022-05-30

,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8-1-6 22:17 编辑

,

(一)

,

我叫王家程,今年23岁,是刚毕业不久但是还没找工作的无业游民一枚。

,

我的妈妈林梦溪,今年四十多岁,正式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

,

她虽然四十好几了,却有着令年轻女孩都羡慕的白皙肌肤,冷艳的五官,和高挑的材。

,

穿上高跟鞋一米八有余的妈妈有着一对木瓜似的大子和两

,

更令人血脉喷张的是,也不知道为什幺,妈妈对穿内衣似乎有着天然的抗拒,经常地真空出街,走在路上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人的注意力。

,

至于我的爸爸,那基本上可以无视了,这个男人天天混迹于各种赌场,甚至还经常地出国去赌,放着的妈妈独守空房。

,

可能对妈妈来说,爸爸是他生命中的真吧,所以一直没有跟这个不负责的男人离婚。

,

由于一些原因,我和我的未婚妻目前仍然和妈妈居住在一起。

,

说到我的未婚妻,我就不得不自豪地介绍一下她了。

,

说实话,能赢得这样的女人的芳心,的确是让我做梦都笑醒的幸事。

,

我的未婚妻宋婉玉,是网络上着名的「女神」,也是一位高将近一米八的高挑美人,是我从小的青梅竹马,她没读研究生,大学毕业就早早打拼了,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

,

故而有一干练的气质。

,

她有着小麦色的皮肤,比妈妈小些却依旧一手握不下的大,的腹肌,以及结实的大腿。

,

当然引人注目的就是她引以为傲的蜜了。

,

通过这美,她不知道在网络上吸引了多少粉丝,也让为未婚夫的我略吃醋。

,

我和婉玉虽说一直和妈妈住在一起,但是由于公司里的业务,妈妈最近一直出差在外,只有我们俩在家。

,

我和婉玉都是年轻人,而且也都去健房锻炼,所以也比别人旺盛不少,再加上这几天家里就我们两人,我们在妈妈走后便一致决定在家中就赤诚相了,省得每次望来了还得衣服。

,

这天下午,我和婉玉闲的没事正在网上浏览色论坛,我的视线忽然被一个新发出的帖子吸引了,「我是如何让四十岁妇成为我的胯下之奴的。」我神使鬼差地点了进去,而婉玉的注意力似乎也被这篇帖子吸引了,不过她不屑地评论道:「你们男人真是变态,别以为我们女人都是那种如狼似虎看到大就想上的的人!」

,

我一听,乐了,出其不意了一把婉玉毛发浓郁的下体,不出意料已经漉漉的了。

,

「嘿嘿,那是谁看到标题就水直流呀?」

,

我挥了挥沾她的手,笑着说。

,

「讨厌鬼,好啦,至少我是的女人,可以了吧,」婉玉败下阵来,帮我舔干净了手上来自她的水,白了我一眼,「赶快看看吧,我也挺兴趣的。」

,

刚开头是这样一段话:「我是一个高一学生,这次和爸爸出来开会,见识见识世面,这次来的一个爸爸手下的阿姨材简直爆了,我不过多看了两眼,这个婊子竟然当场发飙打了我一耳光,完全不给我和爸爸台阶下,这事儿自然就不能这幺算了,晚上酒会的时候爸爸就让人给她酒里下了正常人两倍的烈春药,丢到一个仓库里呆了一天,现在这女人可是已经处在里无法自拔了呢。我爸说了,只要我能让这个女人自愿成为我的玩,她就是我的人了,所以本公子决定在网上直播调教过程。」

,

「这孩子,一看就是个无法无天只用下体思考的顽固子弟。」婉玉摇了摇头,笑道。

,

文字下方,附了一张照片。

,

照片中是一位被绑在床上的材高挑的女人,跟妈妈差不多高,双眼被黑布完全蒙住,脸上出不自然的潮红双臂捆在了床头的两根柱子上,上的黑色西装已经凌乱,一双雪白的大子从白衬衫里漏了出来,两颗巨大的紫黑葡萄早已坚硬了起来。

,

而她的下,黑色短裙已经掀起,紧闭的双腿正不自觉地扭着,的黑色薄丝已经被水打。

,

一只脚上的高跟鞋不知道去了哪,的丝足微曲着,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折磨。

,

「咦?这……怎幺好像妈妈的材呀?「我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不过老婆在旁边,我也不敢明说。虽然我们家比较开明,什幺事也都互相流,婉玉甚至连她以前怎幺被初恋男友调教怎幺破处都毫无保留告诉我了,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前段时间我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了妈妈新鲜的体。那个晚上和婉玉进行了一场激烈的」

,

大战「后,我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可能是还未睡醒,我走错的房间推开了妈妈房间的门,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沈睡着的雪白的赤体,长腿,巨,,炫目的光让我一阵恍惚。更让我啧啧称奇的是,妈妈即使熟睡,下体都着一根巨大无比的按摩,那时按摩依旧在运作,熟睡中的妈妈下体流出的水在干净洁白的床单上打出一幅的图画。我当场就吓醒了,赶紧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的我在妈妈的大腿后侧靠近部的地方看见了一朵妖艳的纹。「再往下看看吧。「我心想。接着往下翻,第二张图上出现一个只穿着紧内的瘦弱少年的背影。「的确是年轻的高中生。「婉玉点了点头。这第二张图上,床上的女人上已经被扒光,这少年的手正按在少妇的巨大山上,手上还抓着两只跳,一看就是在给少妇的头贴跳。「本少爷要先调教调教她的下体,肥大的子稍后再享用,先用跳做做准备工作。」底下的文字如是说。

,

再往下翻的图,这个女人已经换了一种姿势:双手一起绑在最高的床柱上,肥大的高高撅起,似乎像是在等的进入,那一对巨大的子因为重力的原因下垂,竟然碰到了床面,看得我一阵咂舌。

,

「啧,没想到给这个老货换个姿势都能高潮,看来本少爷这个药很不错嘛」

,

「为什幺越看越像妈妈呀。」

,

我心里想着。

,

下一张图上,美妇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而她的后面,少年终于出了自己狰狞的下体,做势要进去。

,

「好大,天呐!」

,

我似乎听见旁边的婉玉由于震惊发出的嘀咕。

,

偷偷瞄了一眼婉玉,发现这个小货正在泛着眼地盯着屏幕上那个跟少年年龄完全不符的巨大。

,

确实,我的其实不算小了,完全能足婉玉这个女孩的,但是和屏幕上那个雄伟男根一比,根本就是小蛇和大龙的区别,我的心里也升起了一丝自卑。

,

「怎幺了,小浪货,想老牛吃嫩尝尝人家小少年的大啊~」我悄悄了一把婉玉结实的,在她耳边说道。

,

「那是,你看你这小吧,还能足得了老娘?老娘要是有机会,肯定跪着舔他脚也要让那根子进老娘的洞里爽爽~」婉玉笑一声,鄙夷地看着我绵绵的子,道。

,

「啧,是哪个小货昨晚在床上跟我求饶喊我爸爸的?」我也不屑地鄙视她。

,

「这个……这个……好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嘛~」婉玉一听,红着脸凑到我跟前,用前两只大波不断蹭着我的胳膊撒娇。

,

说实在的,婉玉还是特别我的,每次开玩笑也只开一句就和我道歉。

,

「好啦,本少爷要享用老货的后庭啦先,你们是不知道,刚刚那个老货是怎幺求本少爷肏她的呢,哈哈哈,没想到这个职场强人也有低声下气的一天,要不是被绑着说不定都要来舔本少爷的脚了呢」楼主写道。

,

接下来的几张配图,基本都是这个瘦弱少年抽着美妇后庭的照片,偶尔还搭配了几张蒙眼美妇销魂的表。

,

文章的最后,是两张不一样的图,第一张,是这个美妇完全跪趴在地下,像个小狗一样舔舐着少年的脚趾。

,

而她的颈部,则佩戴着一个金色的项圈,一条锁链延到少年的手上。

,

说真的,一个四十几岁成熟的美妇,完全赤着,像个母狗一样给一个小她两轮的孩子舔脚,这视觉冲击力绝对无与伦比。

,

而第二张图就更惊爆了,只见少年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而美妇则躺在少年正下方的地上,下半完全进沙发下面,只有部以上出沙发。

,

她的双上是少年的双脚,隐约可以见到的是,少年的脚趾似乎正在着美妇紫黑色的头亵玩。

,

而且她的双手还在尽力稳住自己的部,让少年能够踩住更多的。

,

这明显就是熟妇主给少年做房地毯嘛。

,

文章最后,这「贵公子」

,

写道:「彩总不能一次结束的嘛,再加上本少爷也累了,会药褪去估计她就该恢复成那个贞洁烈妇了,先放过她一马,下次再接着调教,嘿嘿本少爷这个药可是用了一次就会想用第二次,虽然不会记得发作期间的体记忆,但是会越来越亲近在她体内留下痕迹的人,最后变成本少爷奴的啊!最后就让这个老货来尽尽自己的本分物尽其用给少爷我暖暖脚吧~」图片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我心里有些疑惑这个是妈妈被调教了,但是却也不敢肯定,再加上一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纹,所以也并未说出自己的猜测,而是一把推倒旁边还沈溺在少年狰狞幻想里的婉玉,在她的后庭里狠狠征伐了起来。

,

不得不说,婉玉确实是有做一个极品便器的潜质,她的两个小洞无论我怎幺肏,第二天总是会恢复如初,紧致依然。

,

(二)新的来客

,

本来我们还期着续集的彩,我也一直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妈妈,但是这个少年却似乎失踪了一般,没有了下文,再加上我在这期间给妈妈打了两次电话,发现她一切都好的时候,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恢复了原本的生。

,

一个月之后,妈妈从外地出差回来了。

,

一个月没见妈妈似乎又更加光彩照人了,只见她穿着件深V的白色上衣,由于部巨大,一件好好的上衣硬是给她穿成了脐的样式,出了那平坦洁白的小腹。

,

更加的是,由于妈妈依旧没有穿内衣,她那深色的晕在薄薄的白色下清晰可见,头处也微微凸起,好不。

,

而妈妈的下则是一条牛仔短,刚刚好盖住部,似乎只要她一弯腰,的就会蹦出外。

,

她的大长腿下,蹬着一双10cm左右长度的高跟鞋,将其修长笔直的大腿承托得更显修长。

,

而这双高跟鞋则是完完全全透明的样式,妈妈那洁白又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美脚显无疑,更添几分风姿。

,

不过,比起妈妈的打扮着装,更让我好奇的是跟在妈妈后面的小男孩,这小男孩大概初高中年纪,瘦瘦小小的,低着头紧紧跟在后面,似乎很害羞的样子。

,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老总家的儿子,吴凡,因为一些原因要来我们家住上一阵子,你们小俩口要好好照顾人家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妈妈似乎充歉意地对着婉玉看了一眼。

,

而当我看向这个叫吴凡的孩子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婉玉那引以为傲的蜜。

,

这让我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爽,对这孩子的第一印象也下降了不少。

,

「啊!我先回去换个衣服!」

,

婉玉突然一声大叫,随后跑进了房间中。

,

我这才想起来由于以为只有妈妈一个人回来,婉玉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其他什幺衣物都没有穿,故而刚刚其实婉玉突起的头和下体都是真空的,下体可能看不见,但是在外过多的美腿也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有些色色的让我不舒服的小男孩,但婉玉倒是看上去很喜欢这死孩子,一直在逗着他玩,这孩子偶尔被逗乐了也跟着笑笑,不过我总觉他看着老婆的眼神里泛着一丝光?「这孩子这段时间跟我睡吧,家里也没有多余的床了,吴总说这孩子晚上有点怕黑,必须得有人陪着才能睡着。」妈妈宣布了一个让我有些惊讶的决定。

,

「这幺大了还怕黑呀?」

,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想到婉玉和妈妈异口同声道:「死一边去,还跟这幺小的小朋友计较。」

,

我随即哑火,提起他们两人的行李就进了房间,也省的在这受气。

,

「对了,晚上要吃啥啊?老妈你们才回来要不然我们去下馆子吧?」我从房里探出头来,问道。

,

「啊不用了,今天妈妈来做吧,一个多月没回来你们小俩口估计下馆子也下腻了吧。」

,

妈妈笑着说道。

,

「小弟弟,你想怎幺样呀?下馆子还是吃你林阿姨烧的呀?」婉玉还不忘问吴凡一句。

,

「我……我想吃林阿姨的。」

,

吴凡小声说道。

,

「哦。」

,

应了一声之后就进了房间的我没有注意到,听了这话的妈妈脸颊飞过一道红晕。

,

「开饭咯」

,

随着妈妈一声喊,我们一家和吴凡围坐在了桌前,我和婉玉的位置上已经倒好了一杯白酒和一杯红酒,而妈妈那边则就是白开水(这也是妈妈的习惯)。

,

「来啦,最后一道菜,老汤。」

,

端上最后一锅汤之后,妈妈去了我们的对面,和吴凡小朋友坐在了一边。

,

「嘤」

,

妈妈做下的那一瞬间,娇躯一颤,脸上出一丝不自然的表。

,

「妈你怎幺了?」

,

婉玉赶紧问道。

,

「阿姨您没事吧?」

,

(三)梦中被

,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这几天我一直七八点钟就困得不行,最多九点便彻底支撑不住早早回房休息了,每晚例行的耕耘婉玉也停滞了好几天。

,

不过婉玉和妈妈也都没说什幺,只是安我让我压力别太大了,找工作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想了想,可能也真是这段时间找工作太累了吧,便没再多想。

,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我依旧迷迷糊糊九点多就上了床,但是不知为何,体却燥热难忍,虽然很迷糊但下体的肿胀却清晰无比让我快要爆炸。

,

正当我想先打一把手枪发一下时,朦胧中似乎房里进来了人,我想努力睁大眼睛,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但是体的女人姿。

,

「小玉,是你幺?」

,

我大叫道。

,

那女人没有答我的话,似乎迟疑地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略有些迟疑但很快转为娇地说:「很难受了吧,不要自己手了,妈妈帮你弄出来吧。」

,

「嗯?小玉,今天怎幺想玩母子扮演啦?没办法,那就陪你玩吧,刚好我也想跟妈妈…嘿嘿嘿。」

,

我依旧迷糊,丝毫不知道说出这句话之后会付出什幺样的代价。

,

眼前的女人似乎体一颤,但随即镇静了下来,慢慢走到我的正前方,在我双腿间趴了下来,由于我困的实在起不了,只觉到自己坚硬到快要爆炸的被一团温的包裹了起来,随后一上一下地开始运。

,

我的由于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这样的外部刺激下,很快便把持不住关,了出来,喷了眼前女人的一脸,不知为何这次的量也比以前大了许多,竟然让她脸都是我的。

,

她似乎想要擦拭脸上的白,但不知怎幺地突然停止了作,随后一只手开始像挤牛般撸起了我疲下去的,另一只手则向上住了我的头,我只觉一阵电流通过我全,没过几分钟又如之前一般坚硬。

,

见我又鼓了起来,她换了个姿势,坐到了我的两腿之间,随后出修长笔直的双腿,用一双玉足住了我的吧,做起了塞运。

,

上除了女人玉足的温之外,还有丝线的一丝丝硌脚,不过随着塞运的进行,却是有一种别样的快。

,

我努力睁开眼,果然发现眼前女人洁白修长的大腿上似乎穿着一双的渔网袜。

,

「小玉终于肯给我足了!还穿了我超喜欢的渔网袜!我可是求了她好长时间啊。」

,

迷糊的我兴奋地想着,似乎又想到这是母子扮演游戏,于是用尽全力气喊到:「妈妈慢点,啊,儿子好爽!」

,

喊完这句话,我再也没力气说话了,只能尽量保持一丝清醒。

,

不过我似乎觉眼前的女人体又僵硬了一下。

,

可能是刚刚一次了太多吧,这次我明显坚持了更长的时间,不过在眼前女人的渔网袜和温的美足的双重攻势下,我又一次缴械投降了,这次的则是全部到了女人的美足和大腿上。

,

依旧是没有擦拭,这一次她则是直接上嘴,眼前的女人一边含着我的,一边微微撑起了我的部,在我的眼上涂了一点冰冰凉的药膏,这药膏碰着皮肤时是冰冰的,但是三秒一过我就觉一阵燥热在间传来,后庭不由自主地张开。

,

而女人则将一只手指慢慢送进了我的后庭。

,

此刻的我一边觉进了一个温暖的环境,一边又觉一根冰冰凉的手指进了我自己都从来未触碰过的燥热的处女地。

,

于是,我的,又一次,毫无保留地硬了。

,

「唔」

,

眼前女人似乎被我突然巨大的噎住了,但是依旧没有松开嘴,而是赌气般地又塞进了两根手指,随后微微松口深吸一口气,然后头一沈,主开始起了深喉口。

,

而她的手指也没有闲着,在我的后庭中不断抽着。

,

脑中昏沈的我只觉一阵阵电流冲向我的大脑,带给我无穷尽的快,很快,第三发毫无保留地献给了眼前的女人,似乎我刚好卡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时间点,她捂着嘴咳嗽了两声,随后幽怨地白了我一眼,将一嘴全部了下去。

,

我心里似乎有些对不起小玉,张口迷迷糊糊地说道:「妈妈对不起,实在是你的嘴太舒服了。」

,

又是双手的一阵摆弄,我的吧再一次重振雄风。

,

不过这一次却是带了一点点的疼痛,「啊,好像到极限了,有点疼了,能不能停止了,咱们下次再战吧?」

,

我不禁求饶。

,

「不行哦我的宝贝,妈妈可还没足呢,你都了这幺多次了,可得让妈妈的小足一下吧。」

,

我也没多想,疼痛很快被睡意取代,只是略微有些疑惑要是以往这几次高强度自己早就不行了怎幺这一次却坚持了这幺久。

,

说完,她两腿一跨,准地将我挺立的吧送入了她的小,随后体前倾,埋头于我的前头,大的部则上下了起来。

,

不过在进去的那一瞬间,我似乎觉眼前的女人似乎皱了皱眉头,不太舒服,随后好像受了什幺刺激一般,脸上出舒服的表,开始自己了起来。

,

「我这算是被强了幺?」

,

在朦胧中,受着头和吧双重刺激的我心里不禁想到。

,

在女人体内出两发后,我再也撑不下去了,遂沈沈睡去。

,

吴凡也关心地问道,还扶了一把妈妈的后背。

,

「凡凡真乖,阿姨没事,可能…可能是挂到什幺东西了。」妈妈跟我们摆了摆手,搂了吴凡一把,安道。

,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我注意到婉玉的脸似乎有些红,双腿有些紧绷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不禁有些疑惑和担心:「老婆,咋了?

,

红酒喝多了幺?要不要回去休息呀?」

,

「哦哦没事,看会电视就好啦,谢谢亲的的关心~mua」老婆说着,亲了我一口。

,

不过也不知是怎幺地,平时一嗨能嗨到一两点的我还没到八点就困得受不了了,坚持了一会之后便早早回房休息了。

,

随即睡得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幺。

,

(四)堕落伊始(一)

,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的脑子依然有些晕晕乎乎的,除此之外还觉全糊糊的很难受,上散发着一刺鼻的腥味。

,

闻着这腥味,我似乎回想起昨夜的疯狂,赶紧往旁边望了望,映入眼帘的是婉玉熟睡的容颜。

,

「果然是婉玉呢。」

,

不知为何我心中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婉玉上的惨状,我的吧瞬间又硬了起来。

,

只见婉玉全只盖着一件毛毯护着肚子,除此之外她的部,等等全部暴在空气中。

,

从她秀美的美足,粗壮结实的大腿,一直到英气的俏脸,是已经干了的斑,几乎将她的全肌肤都覆盖了,浑散发着一比我上还浓郁的腥臭味。

,

而她的小,更是惨不忍睹。

,

那浓的黑森林处仿佛一片沼泽般泥泞不堪,森林深处的小洞依旧完全打开无法闭合,甚至还有些许依旧在流出(不过已经干涸了)。

,

「看来昨晚婉玉也太过疯狂了呢,连体内的都没处理就困的睡着了。」我心里不由想到。

,

「嘤」

,

这时,一声嘤咛传来,婉玉似乎被我的作惊醒。

,

「婉玉小宝贝昨晚是怎幺了,竟然强了为夫呢,你这小浪货就这幺幺?」

,

我笑着凑了上去,一只手在她的一只紫色葡萄周围画圈圈,一只手起了她的另一只咪咪,在她的耳边低语。

,

说实话,婉玉因为常年锻炼,咪咪起来都特别有弹。

,

「啊?是幺?老公抱歉呀,昨晚的事我有些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下面一直好一直想做来着。」

,

婉玉挠了挠头,似乎有些抱歉。

,

「嗯……没事,老公喜欢被我们小玉强。你看,老公这里又硬了……」我笑着指了指又坚硬起来的下体,道。

,

婉玉似乎有些意,又有些发了起来,不过随即她好似想起了些什幺,摇了摇头,「抱歉啦,亲的,婉玉的昨晚似乎用的太多了今天早上还有点疼呢,能不能不做了?我…我给你用嘴吹出来吧。」婉玉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地绕着手指,说道。

,

「唔,那好吧,那就烦亲的老婆啦。」

,

「讨厌,我们还没结婚呢」

,

婉玉笑着拍了一下我的睾丸,随后便将我的大子放入嘴中。

,

不过似乎是她有些错估了我的大小,嘴刚开始张的有些太大,单但即就调整了过来,开始吮吸了起来。

,

在婉玉的檀口里了三发之后,我的才勉强了下来,随后抱着婉玉进了洗手间,开始清洗我们上疯狂后的排物。

,

「奇怪,似乎我比之前更持久了?」

,

我不由想到。

,

「嘛,算了,这是好事呀,今天还得继续找工作呢。」这样的朦胧中被女人的况似乎每周都会发生一到两次。

,

刚开始我还调笑一下第二天早上一躺在我床边熟睡的婉玉,后来也默认不再问了。

,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不知为何我递出的简历依旧杳无音讯,每天我都处于一种烦躁和焦虑之中。

,

这天下午,我回到家,发现婉玉正在客厅做着仰卧起坐。

,

此时的她穿着一纯白的T恤和一条运紧短。

,

由于大量的运,婉玉的上已经被汗水彻底打,再加上没穿,那两座山上的褐色的晕,以及紫黑色头都清晰可见。

,

至于她的下短,我明显发现这条短似乎有点小了,紧紧崩在她粗壮的大腿上,透过微张的两腿,我甚至能看见婉玉下体鲍鱼的形状在紧上被完美勾勒。

,

而她那令所有男人都血脉喷张的巨曲线,自然也一览无余。

,

不知是已经做很久了还是怎幺回事,她每一次起脸上都会出艰难的表,似乎在忍耐着巨大的痛苦。

,

不过这也能理解,腹部的锻炼确实不轻松。

,

「小货,还有客人在家呢,你就穿的这幺暴,在客厅里锻炼?」我不由笑骂道。

,

「亲的你回来啦,」

,

婉玉看见我进了家门,停下了锻炼,「你还好意思说人家,这套衣服还不是你给人家选的,就算是在凡凡小弟面前暴,那也是你怂恿的!」不知为何,婉玉似乎有些不高兴,听见我的调笑,柳眉一竖,张口便回怼道。

,

我一楞,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确实是我当时虫上脑想看婉玉锻炼时候的材帮她特意选了一套小一些的,说实话,被婉玉这幺一说我心里似乎还有些小兴奋,似乎…有那麽一些些小期她暴在吴凡这个死小孩的面前。

,

不过为了掩饰尴尬,我随口回答道:「是我选的怎幺了,你不是还有别的衣服幺?有人在家你就穿这一套?你不会还没结婚就真想给老公我戴绿帽子吧?」不知为何,原本脾气很好的我今天好像很烦躁,特别容易被点着,正常时候这些话应该是随口一句开玩笑的,可今天我却越说越气,最后甚至说出了以前的我根本不会说也不会去想的话。

,

婉玉一楞,眼睛瞬间就红了,「行啊,你这个绿帽奴,这幺想让老娘给你戴绿帽是吧,行,老娘记住了。」

,

我一看婉玉似乎生气了,心里一慌,赶紧扔下包想要冲上去抱住婉玉,不过临到近前却被她一把推开了。

,

「,老娘不需要你的安,上还有汗呢,抱什幺抱。」随即气嘟嘟地拿了换洗衣服,走进厕所洗了起来。

,

这时,妈妈房间的门忽然开了,吴凡睡眼惺忪地和妈妈一起走了出来。

,

略过吴凡,我又一次被妈妈吸引住了。

,

这时的妈妈着一件紫色丝绸睡衣,隔着半透明的睡衣能清晰地看见她那光洁的皮肤,平坦的小腹,的肚脐。

,

而且像往常一样的是,妈妈并未穿,故而我能很完完全全地看见妈妈洁白的山上那两颗高耸的紫黑葡萄。

,

妈妈的下面倒是穿了一件黑色的字,但是很明显这条内有些小了,前面的布片只能半遮住妈妈的私部位,那浓的黑森林根本不是这小小的布片所能完全遮挡的。

,

「嘿,这妈妈也真是的,是要诱小朋友幺?」我心里恶趣味地想着。

,

「刚刚发生什幺啦?我和小凡在屋里睡午觉都被你们吵醒了。」妈妈没好气地问道。

,

「嗨,没事,就是和婉玉发生了点小矛盾,有时间我给她道个歉,赔个不是,就过去啦。」

,

我挥了挥手,解释道。

,

「哦,是幺。那就好。那我陪小凡再去睡会了,小孩子就要多睡会嘛。」妈妈说完,打着哈气搂着吴凡又进了房间,锁上了门。

,

「怎幺觉妈妈的婉玉好像都特别喜欢这死孩子呀?他有什幺好的?」我心里泛着嘀咕。

,

转眼间又过了两天。

,

这天下午妈妈和婉玉带吴凡到市里逛街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

闲着无聊,我又登上了之前那个色论坛。

,

版头的一个置顶华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浪熟妇和神儿媳的调教系列》「这题材很少见嘛」

,

我里心想,点开了这个帖子。

,

「嘛,本少爷又回来了,上次本来想继续更新的,结果临时有事耽搁了,本少爷现在这说声对不起啦。不过嘛,现在本少爷来送福利啦。说起来这浪货也是,调教熟了之后,那次为了求本少爷的龙根宠幸,也为了让本少爷原谅她作为一个婊子竟然敢打主人耳光的错误,竟然告诉我说她有个准儿媳,如果我能肏她她就帮我把她儿媳也给收了。你们说这浪货是不是比最下的婊子还?(不过这也是本少爷那药的功劳呀,哈哈哈,现在这个婊子已经完全将本少爷放在心里首位了,为了求本少爷开心那可是……哈哈哈」文章开篇就彻底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其实我潜意识里应该也是一个妻控,也曾幻想过婉玉这个成熟健美又野的女人体被其他男人压在下,只是婉玉这个我,我怎幺也不舍得将她拱手让给别的男人,更何况我也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表出这种倾向。

,

「喔唷,这个作者更新了嘛,跳票了那麽长时间才更,我倒要看看他都干了啥。」

,

我不禁在心里想着,却是回忆起了之前我跟婉玉一起看到的那篇太监了的帖子。

,

「我自然是不会辜负我的婊子奴的一片苦心啦,跟老爹随便找了个理由老爹就让她把我带着一起回家了嘻嘻,先放一些在飞机上的福利吧。」文字下面的配图似乎以飞机头等舱为背景,第一张图是合影自拍的视角,画面中举着手机的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只能看到半张脸,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他赤上,穿着一条宽松的三角内,只是那和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巨根却是突破了三角的包裹,狰狞的头在外面,着实震撼。

,

而他旁边,则是一个白嫩高挑的赤女体,只见这个体女人极其亲地靠在男孩的肩膀上,也是只照出来半张脸,出了幸福的微笑。

,

而女人巨大的爆上,却是出了一只小手,正在做着状,将女人的房得完全变形,那房根本不是一个少年的手能包括的,大半都从指缝间溢了出来,好不。

,

至于女人的另一只手,则是放在自己的浓森林处,一看就是正在自。

,

第二张图,依旧是在头等舱,这个女人正蹲在头等舱床的另一头,双手抱头,双腿向两边张开,向着少年的方向尽力展示出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本应私的部位,只不过由于女人的双腿实在太长,两边的膝盖都顶到了墙上。

,

而她的部,则由于上的姿势,被凸显得更加巨大,白嫩的山上两颗巨大的葡萄坚硬地立着,似乎正在等少年的宠幸。

,

第三张图,这个女人趴在了少年的两腿间,正用双臂努力地着自己两颗巨型球,而少年那根比一般成年人都要大的吧,正穿过女人双根部的小洞,那根吧的长度让女人那超规格的部都无法完全淹没,头部分完全探出外,被女人的小嘴包裹,使其形成一个非常的形状。

,

而她的头,则是望着镜头,只不过脸的上半部被打了非常重的马赛克,完全看不出来是什幺样的脸庞,只能从出的向上弯曲的嘴角,受到是浓浓的幸福和意。

,

第四张图和第三张图的姿势完全一样,只是这个女人的嘴已经离开了少年那狰狞的紫色头,完全张开在镜头前,嘴里是浓浓的白色体,那浓度使隔着屏幕的我仿佛都能闻到一淡淡的腥臭味。

,

第五张图,则更加劲爆了。

,

少年依旧躺着,完全没,照片上的女人正坐在少年的腰部,少年那狰狞的巨完全没入了女人的体内。

,

这女人一手握着自己的巨,两根手指似乎正在搓着自己早已坚硬的头,另一只手则捂住自己的嘴,似乎不想发出声音。

,

而她那另一只未被抓着的房,突兀地,违反重力规则地悬浮在空中,让屏幕外的我都能想象出来那女人得有多激烈。

,

这张图下面配着一段文字:「本少爷本来说飞机上不好做,让她休息休息,毕竟连日来的调教也很辛苦,但是这逼自己忍不住把本少爷强了,那一边自己扭腰一边还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的样子实在是浪,。为了惩罚逼强本少爷的行为,本少爷决定下飞机就给这老婊子逼和菊里塞点东西,直到晚上到她家,服侍本少爷爽了才给拿下来好了。」文字下方,则是一张似乎在电梯里的图片。

,

这张照片似乎是到女人两腿之间垂直向上拍摄的,图里女人两条粗壮的大腿间,是一条黑色的布条,不,应该是字。

,

此时这个字正兜着两根巨大的按摩,我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和图中的假,发现我的竟然还没它们大,心中不由泛起一些自卑。

,

这两根巨大的假自然是在女人的两个小中,那条起固定作用的黑色字自然早已被水打。

,

虽然女人的上被虚化了不太看得清,但是似乎是一件白的的衬衫,而虚化掉的电梯广告我似乎也有点眼熟,「这好像是我们这栋楼的电梯?」不过转念又想:「嘛,应该是巧合吧,巧合,巧合。」然而心里却越想越不对劲,遂继续看了下去。

,

「嘻嘻,这张照片是我让老货在他们楼道电梯里了子拍摄的,这婊子一子下面就透了哈哈哈。马上就要到家了,让这老货带着两根自还要在儿子准儿媳面前装成一副正常样子想想就刺激啊,希望这老货的儿媳够味才好。」

,

文字说道。

,

我压下心中的疑问,接着看了下去,而接下来的内容却让我眼睛渐渐红了起来。

,

(五)堕落伊始(二)

,

我压下心中的疑问,接着看了下去,而接下来的内容却让我眼睛渐渐红了起来。

,

原因无他,接下来的内容让我完全确定了这就是发生在我家,这个被调教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而看标题,似乎婉玉也……?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慢慢读了下去。

,

「说真的,没想到,随便找个货,家里的儿媳竟然是网络上的神?太让我惊讶了,这个女人确实值得当本少爷的奴。看她那巨,那肌腿,那,,一看就是一匹野马,我都迫不及等着看她在本少胯下婉转承欢了。那天晚上,这个老货自己给自己儿媳妇的碗里下了本少的药,并给他儿子饮料里下了安眠药,真啊。现在老货的奴儿子已经睡觉去了,那小婊子还在忍耐本少的春药,不过本少忠实的母狗奴已经去化啦!」文字下面的图片,正是我家沙发,婉玉依旧坐在那里,不过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她的紫色字已经扔在了旁边,而妈妈完全赤,跨坐在我未婚妻的上。

,

只见妈妈在深地和婉玉做着舌,二人的美嘴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

婉玉的衬衫已被妈妈掀起一边,妈妈一只手抓着婉玉巨大而又坚挺的美,一只手向了婉玉的下体。

,

这沙发上一白皙的体熟妇,一小麦色的成熟野的半女人,组成了一副画卷。

,

「本少让老货逗弄了这小母狗三十多分钟,这老货可真是不留啊,每次总在她儿媳高潮前一秒生生停住然后等她稍稍冷静了再接着逗。啧啧啧,本少终于懂了什幺叫‘女人最懂女人了’。不过这小母狗也是厉害,这种况下,本少让她跪在地下求我肏她她竟然还有神志犹豫,不过很快这点神志就被自己的丈母娘摧毁啦哈哈哈,现在小母狗在舔本少的脚求肏呢。」看到这,我的心里不禁大怒,「这到底是什幺药,竟然让妈妈和婉玉变得…变得如此。」

,

我实在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当下的心。

,

这段文字的配图似乎是妈妈拍的,吴凡大马金刀坐在我家沙发上,他的面前跪着婉玉那小麦色的健美躯。

,

由于是跪姿,婉玉那的蜜显得比平时更加巨大,再加上完全赤的躯,更是色气无比。

,

而婉玉此时,正在乖巧地舔着吴凡的左脚,照片刚好拍出了婉玉的香舌探进眼前少年脚趾缝的一幕。

,

而吴凡的另一只脚,则踩在了婉玉的头顶,似乎在宣誓着主权。

,

「不得不说,小母狗的口技真是不错,而且她自己说这口技是在她未婚夫上练习的,现在用来服侍本少爷了。」

,

图片下方还有一行小字评价。

,

「嘛,终于要开始享用神的美了呢,本少还是有些激的。」随着这行文字的是一组组图,此时这组照片的背景似乎换到了妈妈的卧室,而小玉和妈妈都已经完全赤。

,

第一张照片,婉玉跪趴在床上,努力向后起自己完美的部,而妈妈则跪在她的部面前,一只手撑开婉玉的两瓣,另一只手准备往眼处涂抹一些透明的药膏,而吴凡则是坐在妈妈床边的梳妆台旁,起二郎腿看着这的一幕。

,

「丈母娘帮准儿媳眼涂膏准备给大吧肏,看着就刺激,」文字解释道,「这可是本少特供发春膏,涂了之后要是没东西进去,女人怕是会被眼死。」

,

第二张照片,婉玉依旧保持着母狗般的姿势,只不过后面的人已经换成了吴凡,他的已经对准婉玉的部,不过还未进去。

,

至于妈妈,则跪在吴凡后,将整张脸都埋到了少年的里,估计是在舔眼。

,

第三张照片,则是一张婉玉蜜的特写,只不过还有几个大小不一,深浅也不尽相同的红手印,另显一分凌之美。

,

「不得不说,这神的部,正面看就是不一样,打起来都特别有觉,我先让老货打了自己儿媳妇的五分钟,这老货下手真狠啊,「啪啪啪」的一下接着一下,那个深色手印就是她的,本少嘛,自然怜香惜玉,轻轻打了几下就好了。

,

现在本少要享用美呐。」

,

看着下面的解释,我不禁怒火中烧。

,

「让妈妈去打儿媳妇的,一打就是五分钟?这小孩子完全不把妈妈和婉玉当人啊!」只不过,虽然我心里充怒意,可是下体早就已经坚硬如铁快要爆炸了。

,

第四张照片,除了吴凡那根雄伟的吧已经彻底没入小玉的内,以及小玉因为巨物没入菊而痛苦地扬起的头之外,其他都是和上张照片无异,妈妈也依旧下地帮吴凡这个比她小两轮还多的小男孩舔着,或者说清理着眼。

,

第五张照片,吴凡已经在婉玉的体内出了一发,婉玉失神地趴在一旁,依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高高起,而妈妈正在一脸陶醉地用嘴帮着吴凡清理着他上的和自己准儿媳水的混合物。

,

紧接着的第六张照片,是婉玉菊的特写。此时婉玉的菊已经彻底被吴凡的巨物撑开,目测短时间之内是别想合拢了,大张的菊彻底将婉玉巨的内部暴在了空气中,而且更刺激的是,从照片中还可以看到婉玉眼中残留着的大量白色的,她的就像个超大号的容器,盛放着这个小少年出的……很明显,他出的由于角度原因,无法流出婉玉的菊,只能像这样积累在我未婚妻的体内。

,

下面的第七张,依旧是婉玉眼的特写,只不过现在她的菊已经被一个塞塞住,将男孩的锁在了婉玉的体内。「真的,不愧是神啊,这真的是紧到爆炸,这是我玩过最的了,真是不虚此行啊。为了让小母狗好好记住本少爷的,本少让老货拿了个塞给她塞住了,接下来本少要享受儿媳妇的啦。」

,

我见吴凡用了儿媳妇这个词,心中一楞,「妈的这小孩把他当妈妈的老公,当我和婉玉的爸爸了啊,等他回来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虽然我心里对吴凡的行为很是暴怒,但是不知为何,我和婉玉一起叫这个小孩爸爸的场景在我的脑中却是挥之不去。

,

我的视线转向了第八张图片,这张照片是一张婉玉的全特写。

,

此时的婉玉躺在床上,手腕和脚踝被两条皮绳绑在一起,两条粗壮的大腿由于捆绑的原因不得不往两旁打开,将那本来只属于我的黑色森林以及里面的幽深洞窟完全暴在眼前的陌生小男孩视线中,那小由于向两边的张力,已经基本打开,仿佛在害羞地欢迎着眼前的这根老公以外的男人的巨龙。

,

的小腹即使因为体位的原因蜷缩着也看不出来一丝赘,只有野的肌轮廓。

,

接下来的第九张,跟上面的顺序一样,也是一张吴凡双手抓着婉玉脚踝将她的大腿使劲往下压,使她的小张开得更加彻底的图片。

,

此时的吴凡挺枪但还未入婉玉的小,只不过妈妈此时并未继续舔着吴凡的眼,而是坐在小玉脑袋旁边,两只手将小玉的头扭向自己的部,小玉此刻虽然因为头部的姿势脸上出些许痛苦的表,但却依旧顺从地出香舌,舔舐着丈母娘已经完全起的头。

,

而妈妈脸上也丝毫没有一丝一毫凌辱儿媳妇的负罪,反而一脸舒爽。

,

第十张图,毫无意外的是吴凡的巨根没入小玉体内。

,

不过这时的妈妈却又换了一个姿势,大咧咧地坐在了婉玉,她的准儿媳的脑袋上。

,

从照片的角度只能看见婉玉的香舌从出的小嘴里出,艰难地舔舐着自己丈母娘早已泥泞的小。

,

再往下,这组图的最后一张,不出所料地是婉玉小的特写。

,

照片里,婉玉的黑森林已经彻底泥泞不堪,黑森林中的小也如眼一般彻底合不拢了,一白色的浓正从大张的小里溢出……

,

(六)彻底堕落

,

写在前面:之前有读者反应婉玉和妈妈应该是婆媳关系而不是丈母娘,我已经改正。

,

——————————————————————————————————————

,

说来惭愧,作为这篇调教贴中两位女主角的儿子,未婚夫,我心里除了怒气之外,还有些许的期,正当我要往下看时,却听见门外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

看了看钟,却惊讶地发现已经晚上七点了。

,

我赶忙关上论坛,提上子,拍了自己坚硬如铁的吧两下,希望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赶快下去。

,

整理好之后,我便开门走了出去。

,

「你们回来了呀,玩的怎幺样?」

,

我强忍着怒意,装成一副什幺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出门和刚回来的三人打着招呼。

,

说实话,眼前三人,啊不,眼前两位女的打扮让早已熟悉婉玉和妈妈材和穿衣风格的我刚刚才冷静下去的吧又了一把。

,

吴凡左边的美女,一的小麦色皮肤,充成熟英气的脸庞,无不显示这是一位多幺优秀的女,这,就是我的未婚妻,婉玉。

,

只不过,这位「优秀女」的上,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抹,这件抹似乎不够宽,只能遮住婉玉大中间的部分,紧紧勒住的抹将她上下部的勒得向外凸起,那两颗大葡萄的轮廓也清晰可见,而更过分的是,这件抹的中间,开了一个心形的大洞,将婉玉深邃的完全暴在空气中。

,

而她那平坦的肌小腹,可能是由于天气原因,布了汗水,看起来格外。

,

至于她的下,是一条黑色的牛仔,也是紧紧的,完美地展现了婉玉作为网络「神」的粗壮肌大腿和挺的蜜。

,

她的脚上,则蹬着一双透明的凉鞋,涂了黑色指甲油的美足别有一番风味。

,

吴凡右边的那位美女,自然就是我的妈妈了,此时的妈妈一白衬衣黑短裙黑丝袜加一双目测15cm的高跟鞋,完全一副都市白领的打扮。

,

为什幺说呢?只见妈妈的白色短袖衬衣,上面的四颗扣子全部解开着,只有下面的两颗还在努力维系着这个衣服;那篮球般巨大的豪,依旧没有的衬托,让人觉随时会从衬衫中划出来;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要是有谁从侧面或者后面望去,完全能看见妈妈那两颗紫黑色的头。

,

而妈妈的黑色短裙,也是短到不能再短,只到她部的位置,只要妈妈稍微一弯腰,不,甚至都不用弯腰,只要走上几步,那的就有可能暴在路人的眼皮下。

,

要是平时的我,看到这幺的装束,可能会一下,但是完全不会多想。

,

可是已经知道部分真相的我,却是更加气愤。

,

「我们三个人玩得很好呀,凡凡小弟特别会玩呢。」婉玉冲我一笑,吴凡的头,说道。

,

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赞赏,但是在我心里却完全变了味。

,

「那个,妈,婉玉,我刚刚想起我们家是不是冰没了?这幺热的天吴凡小弟总得吃些冷饮,刚好你们才回来,我带小弟下楼看看有什幺他喜欢的冷饮吧?

,

,

愤怒的我完全没有多想,强装镇静想要把吴凡拉到楼下好好问问清楚。

,

「哇,真,谢谢王哥!」

,

「没想到这王八戏还做得挺足。」

,

我心里想。

,

「行,那你们赶快去吧,我和婉玉去烧几个菜,你们记得早点回来吃。」妈妈拉着婉玉去了厨房。

,

要不是我看到了之前那个帖子,怎幺也想不到这两个我生命中最的女人,这段时间一直在旁边这个少年的下婉转承欢。

,

愤怒的我路上一句话都没说,拉着吴凡一路走到楼下的公树林深处。

,

「看来王哥应该是知道咯?估计是因为我发的那个调教贴吧?」刚松开手,我还没发问呢,吴凡便冷静地说道。

,

「是啊,快说,你这个王八把我妈和未婚妻怎幺样了?」我愤怒地冲他大吼。

,

「王哥消消气嘛。我发的两篇帖子你都看到了幺?」吴凡依旧冷静地反问道。

,

「看了,别耍样,快说。」

,

「看了那就好,背景我就简单介绍一下了,你应该也知道,你妈那个货,去开会的时候,不过因为我多看了她两眼部,就给了我一耳光,好在我爸喜欢我,让我自己看着办。刚好我手上有那种春药,我给她起名‘贞妇’,意思是多幺贞洁的烈妇,吃了这种药,都得变成的货。而且这药吧,还有个副作用,就是让女人越来越亲近给她的男人。如果一个月每天都服用这种药,那麽这个女人就会将这个月内给她最多的人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无论这个人让她干什幺,她都完全不会拒绝。怎幺样,够劲吧?」吴凡说着,还不忘向我炫耀一番。

,

「别BB,快说。」

,

我冷冷地看着他。

,

「好好好,我说。想必你也猜到了,你妈早已经被我调教成功了,现在就算是我让她去街上光衣服跳舞她都会义无反顾呢。你妈之后为了让我原谅她扇我一耳光的事,在我给她喂了三倍剂量的春药并晾了她一天之后,她跟我说……啊算了,这话我可不好意思说,直接给你听录音吧嘿嘿。」说着,他拿出手机,开始播放一段录音:「主…主人,求求您快给逼婊子吧,逼快要坏了。逼已经意识到逼的错了,为了让主人原谅,逼还有一个儿媳妇,逼可以帮主人得到她。」这一听就是妈妈的声音,只不过听上去妈妈似乎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

,

「那你儿子怎幺办呢?」

,

这是吴凡的声音。

,

「不管他,主人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

妈妈回应道。

,

此时的我心里一凉意突然涌来,脸色有些发白。

,

「看到了吧,这是你妈妈让我做的哦~在后面嘛,我就来到你们家,然后你妈在盛饭的时候在你老婆,啊,不,现在还不能叫老婆,那就未婚妻好了,在你未婚妻的碗里加了四倍的春药。四倍啊,我都不敢这幺用,你妈对儿媳妇真狠,」说着,吴凡还摇了摇头,「然后又给你下了点强效安眠药,不过这药还有些微的壮功效就是了,一次两次没啥,要是多了,嘿嘿,你应该体会过。」「你这个混!」我又一次忍不住怒吼道。

,

「不过嘛,我已经将你说的这些话录音了,你要是现在给我妈和婉玉解药并且回去的话,我可以不曝光他们。」说着,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录音笔。

,

「哈哈哈,」

,

吴凡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曝光?你会幺?你这录音要是传出去,她俩人是保住了,但是贞洁名声,可就全毁了哦。还有,究竟谁威胁谁啊?」吴凡忽然神色一冷,捣鼓了两下手机,播放了一段让我如坠冰窖的视频。

,

视频可以看出是在我的房间拍摄的,只见床上的我光着子,似乎迷迷糊糊快要睡着,让我有些面色发红的是,画面中的我虽然快要睡着,下体却如擎天柱般挺立,而我的手正握在我的上上下撸着。

,

这时,镜头中出现了一个高挑,白皙的女影,正是我妈妈,只见她慢慢走到我的床边,然后画面似乎跳了一下,继续播放,「很难受了吧,不要自己手了,妈妈帮你弄出来吧。」妈妈轻声说道,随后,她着我的,慢慢走到我的床边,画面又跳了一下,然后便是妈妈握住了我的,开始给我打起了手枪。

,

随后,之前那梦中被的场景,在我眼中,被这个视频清晰浮现,而且,我叫小玉的那两次全部被剪辑掉了,但是诸如:「妈妈慢点,啊,儿子好爽!」这样的话,却是完完全全被记录了下来。

,

原来,那强我的女人不是小玉,是真的我妈妈!而此时的我哪里猜不到,每天早上起来,婉玉上的浓,肯定都是眼前这个小王八出来的!只是因为春药或者是他的命令,婉玉才说不知道。

,

「我…我竟然和自己的亲生妈妈做了幺」我心头大乱。

,

「怎幺样,这个视频够劲吧?现在,似乎该轮到我来给王哥讲条件了哦?」吴凡嘻嘻一笑,似有些俏皮地说道。

,

不过,在我看来,他这就是恶魔的微笑!我浑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膝盖一「咚」的一声跪在了吴凡面前,我知道,这死小孩敢这幺玩,肯定就不止这一份视频。

,

「您怎幺样才能把我妈和未婚妻还给我,怎幺样才能把这段视频删了?」我低着头,不想看他,连称谓都不知觉地变成了「您」。

,

「先把你的录音笔拿来。」

,

吴凡冷冷地说。

,

我听话地上了手中的录音笔,他摆弄了两下,似乎格式化了里面的所有内容,接着说,「你妈和你未婚妻?还你?这个不可能哦。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主献上你的妈妈和未婚妻,然后足我的一切要求,来恳求我不要把视频发出去吧?不然,嘻嘻,你以后的求职路可就断咯~你们家的人生也就彻底毁咯。」他意味深长地笑着。

,

「我…我答应您,无论您说什幺条件,我都会遵循,希望您不要把视频传出去。」我彻底低下了我的头,虽然我很不甘,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是我面前的唯一的出路。

,

「好吧,那首先,把衣服全了,着跪在我面前。」「着?」我一楞,不由大怒,「你Tm玩我呢吧?」

,

「玩你?对,我就是在玩你,」

,

吴凡年幼的脸上表渐渐冰冷,「视频哦,而且这里很少有别人经过,又是晚上,我没让你去那边就不错了。」说着,他向着公大门那边努了努嘴。

,

我彻底绝望了,慢慢站了起来,下了上的T恤和下的短,出了经过锻炼的健体,在一个少年的面前。

,

「内也要哦。」

,

「妈的。」

,

我骂了一声,但还是不愿地下了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

这样,我,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完全,彻底不设防了。

,

只不过,让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是,可能是暴在外面的原因,我的竟然毫不争气地硬了起来!「看来,王哥也是个变态嘛,这样都能起。」眼前掌握着我们一家生死的少年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的。

,

「接下来,一只手握住,一只手着一只头,不要质疑,照着做!」没办法,我只能照着要求做出这种姿势,然后,只见面前闪光灯一闪,我这羞耻的姿势便被彻底记录了下来。

,

「你在干什幺!」

,

我脸一红,出声道。

,

「嗯?」

,

吴凡眉头一跳。

,

我心一冷,不再做声。

,

「好的,那麽,接下来,跪下,当着摄像头的面,说出你的献妻献母宣言吧,不过,要比这张纸上面只多不少哦。」说着,他拿来了一张纸,让我看一遍上面的文字。

,

我一脸铁青地读了一遍这个纸上的宣言,吴凡也趁着这个时候准备好了摄像。

,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镜头念道:「我,王家程,在此宣誓:

,

一,?我的母亲,林梦溪;我的未婚妻,宋婉玉,从今天开始,作为她们的儿子,未婚夫,我愿意将二位女士献给吴凡主人,作为他的玩,如果没有吴凡主人的允许,我未婚妻宋婉玉,母亲,林梦溪的,将作为吴凡主人专用处理器。

,

二,?从今以后,只要是吴凡主人对于二女的调教,我必须在一旁旁观,但是没有他的允许,我不能出现在女士们的面前,也不允许打手枪。

,

三,?我,绿奴王家程,不得做任何让吴凡主人不开心的事。

,

四,?此宣誓词永久有效,如若主人有任何想到的条款,可以任意补充。」念完这屈辱的条款,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似乎就这幺妥协也不错」我心想。

,

「那麽接下来,该宣示主权了,」

,

吴凡顿了顿,又下了新的命令,「过来,求我,让我允许你为我口。」似乎念完这个奴隶宣言,我的所有反抗念头都消失了,默默用膝盖移到吴凡前,随后整个人完全跪拜了下去,道:「请吴凡主人…」我还没说完,吴凡忽然打断了我:「唔…你未婚妻,你妈叫我主人都叫得我耳朵出茧子了,不想再听主人了,让我想想啊,既然我干了你妈,要不这样,你呢,就喊我爸爸吧。」「妈的这死小孩,我诅咒他家迟早要跪。」

,

我的心里有一万头泥马飞驰而过,但是不敢表出来,只得无奈改口:「请……请爸爸让儿子为您口。」「哈哈,好的乖儿子,来,帮为父把子拉链解了,这跟就赐给你了。

,

,

吴凡掐着腰狂笑。

,

我只得顺从地解开他子拉链,这一瞬间,一只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巨龙,混合着一刺鼻的腥味,打到了我的脸上。

,

这是何等巨大的啊,我的虽然已经不算小了,但是眼前这根比我的大了足足将近一半,又粗又长。

,

我强忍着腥味,以及被强迫为同口的屈辱,下了这根,回忆着婉玉以前给我口的,为眼前比我小十几岁的男孩,进行屈辱的同口服务。

,

「啊!乖儿子,做的不错嘛,我的宝贝儿媳第一次为我口的时候,甚至差点没含进去呢。而且不得不说,你的口技和你老婆有的一拼,不去做鸭可惜了。

,

不过嘛,和你妈,还差那麽点。」

,

他似乎想让我更加屈辱,在我卖力吐的时候,还用语言调笑我。

,

我大约光着子吐了一二十分钟吧,吴凡忽然按住我的头,将他的巨根完完全全入了我的嘴中(之前由于尺寸问题我只含了一半),那粗大的头甚至顶到了我的嗓子里,让我有些喘不过来气。

,

「这就是深喉幺?」

,

我强忍着窒息,受着巨大的在我的口腔中的抖。

,

突然,一热流从头中涌了出来,冲进了我的嗓子,我强忍着咳嗽,将那热流全部进了肚子。

,

「味道有点咸」

,

我甚至还在品味着眼前这个男孩的。

,

我下地张开嘴,向着吴凡展示自己一滴没漏,将他的全部喝了下去。

,

「儿子做得好,比你老婆强多了,你老婆当初在吃爸爸的时候,一口都没喝完,没办法,我只能惩罚她喝了自己婆婆一泡尿了。话说儿子的你喉咙,和你老婆的有的一拼耶,为父很喜欢。」吴凡评头论足了一番,像小狗一样了我的头。

,

了两下后,我不着痕迹地闪开了他的手,问道:「现在行了吧,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啪」

,

他忽然闪了我一耳光,「怎幺跟长辈讲话的?」。

,

「妈的,死小孩,以后要你好看。」

,

我只敢在心里骂道,但是嘴上还是服从地改口:「请问爸爸,您还有没有什幺吩咐,没有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怎幺,你就这幺想看你妈和未婚妻被爸爸调教?」他用脚踢了一下我早已因为屈辱坚硬如铁的,然后掉头往回走去。

,

「今晚就看爸爸怎幺调教你的逼妈妈和母狗老婆的吧,哈哈哈」

,

字数:17016

,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悠闲大唐】【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第一至六章】【作者:流火123】【未完待续】【TROPIC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