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姐姐韩剧】【妈妈回家后的蛛丝马迹】(接文,订阅)【《泡沫之夏》】

【妈妈回家后的蛛丝马迹】(接文,订阅)【《泡沫之夏》】/

【妈妈回家后的蛛丝马迹】(接文,订阅)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daokee3

,

2021/07/11发表于:色中色

,

是否首发:是

,

字数:14,568字

,

我妈妈叫安曦萍,今年43岁材高挑,有足足1米70的高。

,

妈妈是一名国企单位的会计,工作资历比较深,萍时做事也是干脆利落,雷

,

厉风行,格有些许强势。

,

妈妈虽然已经43岁了,但是材却非常好,高170的妈妈有一双

,

修长的大长腿和一个圆紧俏的,部虽然不是很大,只有C杯,但是却

,

非常的圆腴,常年生规律的妈妈,部没有丝毫下垂,形状也是是不大不

,

小刚刚好,妈妈在外边是一个工作能力较强的国企职员,在家却是一个典型的贤

,

妻良母,跟爸爸结婚20多年,妈妈在外努力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是一个不折

,

不扣的好妈妈。

,

我也为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妈妈到非常的幸运,妈妈虽然常年忙于工作和照

,

顾家庭,但是对自己的穿着却非常的在意,妈妈萍时并不喜欢穿妖艳或者特别时

,

尚的衣服,但是一定要求端庄体面,妈妈在家萍时穿的都是居家服,去单位上班

,

的时候,则会穿一些女士的西装制服之类的衣服。

,

我今年21岁,大学刚刚毕业前不久我刚找到一份工作,在一个小公司里当

,

一名小职员,今天晚上我正在卧室里聚会神的做一份公司代给我的文件,而

,

妈妈则站在厨房给我准备晚饭,妈妈今天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紧毛衣,紧的

,

毛衣紧紧的包裹着妈妈匀称的体,V领的毛衣可以看到妈妈雪白的脯和浅浅

,

的,妈妈的部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型却非常好,穿上这件紧的毛衣

,

显得更加匀称曼妙。

,

妈妈下穿了一件米色的百褶裙,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腿上则穿了一双

,

色的丝袜,妈妈特别喜欢穿丝袜,从我有印象开始妈妈在家几乎都会穿着丝袜,

,

妈妈虽然不追求时尚,但是对丝袜却特别的考究,作为国企会计的妈妈收入不菲,

,

所以穿的都是一些超薄的高级丝袜,妈妈今天穿的这双色丝袜又薄又透,脚上

,

没有穿拖鞋,被丝袜包裹的雪白脚丫子站在厨房的地板上,腰笔直,高级的透

,

明丝袜连脚趾的部位都没有加厚层,透过脚趾部位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涂

,

了香槟色的指甲油。

,

妈妈这一装扮并不时尚,也不妖艳,但是穿在妈妈上却有一种说不出来

,

难以描述的成熟韵味

,

「张工作做好了没有?做好了出来吃饭吧,今天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

,

「好了,妈妈差不多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公司代的任务我得用心

,

做好。」

,

「再怎么样也得按时吃饭呀,先吃饭吧,吃了饭再继续做。」

,

「好了好了,妈妈知道了,别了。」

,

我被妈妈促的有些许不耐烦,于是关上电脑,出了卧室正看到妈妈迈着被

,

丝袜包裹的圆小腿端着刚做好热气腾腾的饭菜往出端。

,

我和妈妈面对面坐在餐桌前,看着妈妈脖子上带了一串圆的珍珠项链,耳

,

朵上带了一对名牌的白金耳环,妈妈一头波浪的秀发盘在了头顶,一对雪白匀称

,

的房被紧毛衣紧紧的包裹着,微微的挤出一道,看着眼前温凉娴熟端庄

,

贤惠的妈妈,我内心的烦躁也渐渐的消退了,刚刚找到工作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得

,

长久,大学刚毕业的我内心有些迷茫,但是看到眼前有这么一位贤惠的妈妈照顾

,

我的日常生,我内心的不安与烦躁也渐渐消退了。

,

「张啊,你刚找的那个公司靠不靠谱啊?现在有些小公司特别不正规,你

,

可得小心点。」

,

「放心吧妈妈,公司是绝对正规的,就是工资低了点儿,没关系,我刚毕业,

,

慢慢做呗。」

,

「你也不用太大压力,咱们家这条件也不指着你到外面打工赚钱,你就找个

,

稳定点的工作,以后好找对象。」

,

「知道了妈妈,我今天做的菜真好吃。」

,

「好吃就多吃点,体还是第1位的,你现在刚毕业,找个工作也就是练练

,

手,不用太上心。」

,

「知道了妈妈,你单位最近怎么样啊,上回那个事解决了没有啊。」

,

「解决了解决了,费了好大力气呢,还得上级领导出面,总算是解决了,陈

,

主任说明天晚上请大家吃饭呢。」

,

「这样解决了就好,哎呀,那件事能解决吃顿饭有什么大不了,是陈主任请

,

客吧。」

,

「嗨,谁知道呢,陈主任这么小气,上回也说请客,后来还不是同事们AA

,

制。」

,

我一边吃着妈妈做的饭菜,一边跟妈妈聊天聊着聊着,没留神筷子掉到了地

,

上,我俯下去捡筷子,就在我捡筷子的时候我看到了妈妈被色丝袜包裹的匀

,

称大腿,透过色丝袜可以看到妈妈雪白的皮肤,色的超薄丝袜包裹着妈妈雪

,

白的皮肤,看起来里透白,煞是。

,

妈妈的丝袜脚尖没有加厚层,可以看清晰的看到妈妈今天涂了香槟色的指甲

,

油,我捡起筷子看见眼前的妈妈神端庄,仍旧滔滔不绝的跟我讲述着单位里的

,

事,我突然觉到有点点自豪,自己都21岁了,妈妈还这么的漂亮,看起来

,

这么年轻,穿着也这么得体,这不知道比我那些同学的妈妈强了多少倍。

,

妈妈出雪白的纤纤玉手给我了一筷子菜,神突然变得严肃凝重,眉头

,

也微微皱了起来。

,

「对了,张我可告诉你,听说现在有些小公司背地里一些作都是违法的,

,

你可千万别掺和进那些事里,到时候给自己惹上烦就糟了,像上回那个什么

,

企业,让我们单位代开发票,后来搞的呀……」

,

「行了行了妈妈,我说过了,我那个公司虽然小,但是很正规的,你就放心

,

吧,不会有问题的。」

,

吃完饭以后妈妈就开始收拾碗筷,接着就去厨房洗碗了,我看着妈妈的背影

,

妈妈亭亭玉立的站在厨房,熟练的洗着碗,看着妈妈笔直的后背,紧俏浑圆的

,

高高的向后起,宽松的百褶裙盖在妈妈上,看起来更加有熟女韵味。

,

妈妈在家里不习惯穿拖鞋,仍旧是只穿着一双丝袜站在厨房的地板上利的

,

干着家务看着妈妈的背影,我内心觉得非常欣,有这么一个好妈妈,每天照顾

,

自己的生持家务,自己在外面再苦再累也心甘。

,

妈妈虽然很漂亮材也很好,但是我对妈妈却没有什么邪念,毕竟是亲生母

,

子,妈妈是从小一手把我带大的,我爸爸是个水利工程师,常年出差在外很少回

,

家,这20来年我基本上就是跟妈妈母子俩生在一起,虽然我对妈妈没有什么

,

想法,但是我却比较喜欢看成人网站,尤其喜欢看网友投稿的板块,一些网友在

,

外面泡了一些良家妇女或者上了一些什么小姐,偷偷拍下了照片然后发到这个网

,

站给广大狼友们分享。

,

妈妈继续在厨房收拾碗筷,而我则进到卧室关上了门,再次打开了那个成人

,

网站开始翻看起来,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新的内容,翻来翻去一共也没有几个新

,

的内容更新,于是我关掉这个网页继续开始工作,到了晚上9点多,我到有点

,

口,想出门倒杯水喝来,到客厅看到妈妈正站在浴室门口衣服,准备洗澡,

,

由于是亲生母子,妈妈从小把我带大,一直把我当小孩子,所以萍时换衣服也并

,

不避讳我,只见妈妈掉了上那件紧的白色毛衣,接着再掉了那件米色的

,

百褶裙,妈妈把毛衣和百褶裙扔进洗衣机里,妈妈上只剩下那双超薄的色连

,

丝袜和上那件白色的蕾丝小内,妈妈抬头看了看我,完全没有在意,继

,

续把手在腰间开始丝袜,妈妈穿的丝袜是T裆的,在裆部的位置有一个T字

,

形的加厚层,妈妈双手拉开腰间的松紧带,开始慢慢的往下褪丝袜,超薄的丝袜

,

过妈妈圆紧俏的大,妈妈把丝袜退到了大腿根部,接着再退到膝盖处,

,

然后妈妈用指尖轻轻的攥住脚尖的丝袜,稍稍用力一拉,整双丝袜就被妈妈了

,

下来扔进了洗衣机。

,

看着妈妈丝袜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虽然我对妈妈没有什么邪

,

念,但是看到妈妈丝袜的姿势也有一种赏心悦目的觉。

,

第2天一大早,我就起床准备去上班,打开卧室的房门,看到妈妈正在换衣

,

服,妈妈的脸上画上了致的浓妆,涂上了鲜艳的口红,脖子上带了一串珍珠

,

项链,耳朵上也戴上了金色耳环,妈妈上穿了一件紧的黑色女士小西服,里

,

面这是打底的白色衬衫,妈妈下半只穿了一件内,正拿着一双黑色的连丝

,

袜慢慢的往上穿,妈妈把黑色丝袜挽成一个圈,套在了自己雪白的脚丫子上,慢

,

慢的往上拉,把两只丝袜拉到了膝盖处,然后再慢慢拉到大腿根部,紧接着啪的

,

一声,这双超薄的色丝袜就包在了妈妈雪白的大上。

,

妈妈穿好丝袜以后还对着镜子整了整腿上的丝袜,确保丝袜均匀的铺在妈妈

,

雪白修长的双腿上,然后妈妈就在沙发上拿起那件黑色的西装包裙穿了上去,接

,

着妈妈就拿起他的香奈儿包包,然后从鞋柜里拿出一双黑色的中跟女士皮鞋,

,

出被黑色丝袜包裹的脚丫子,砰砰两声就套进了高跟鞋里,今天妈妈没有盘头,

,

一头乌黑亮丽的卷发披在腰间,妈妈转过头看了看我,对我说道:「张啊,妈

,

妈要迟到了,没时间给你做早饭了,你自己出去吃吧,别又像上学的时候一样不

,

吃早饭,早饭给我好好吃饱,知道吗钱够不够用?不够用我转给你。」

,

「钱够用的,妈妈我现在都有工资了,钱怎么会不够用,你放心去上班吧,

,

我会吃早饭的。」

,

「一天当中早饭最重要,早饭一定要吃,你要让我知道你不吃早饭,看我怎

,

么修理你。」

,

「行了,妈妈知道了,你别啰嗦了,快去上班吧。」

,

妈妈出门以后我也洗漱完毕去公司上班了,这个小公司老板比较圆,想尽

,

了各种办法压榨新来的员工,给我布置了很多的工作大量的工作,让我心疲惫,

,

我忙了一天,筋疲力尽的回到家中瘫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妈妈也回来

,

了。

,

妈妈回来把高跟鞋一,把包扔在沙发上,急急忙忙的对我说:「张啊,

,

今天陈主任请吃饭你知道吧,你这么大人了,妈妈就不方便带你去了,你自己出

,

去吃吧,妈妈今天就不给你做饭了。」

,

「行了妈妈,你出去跟同事好好的玩玩吧,天天让你给我做饭,我看你也挺

,

累的,今天你就休息一天吧。」

,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出去吃饭是你给我放假似的,晚饭记得出去吃,别

,

趁我不在又懒得去吃晚饭。」

,

「知道了妈妈,我会吃的,我今天累了一整天,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响了。」

,

「你那个小破公司呀,能干就干,不能干就别干了,今天老板教你做了些什

,

么事呀。」

,

「还不就是那些复印打印编辑文本什么的,累死我了,想不到工作这么累呀,

,

妈妈现在我总算能体会到你的艰辛了,你和爸爸还真是不容易呀。」

,

「好了好了,别拍马了,你知道了就好。」

,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当着我的面掉了上那件黑色小西装和白色的打底衬

,

衫,紧接着把那件黑色的包裙也了下来全都扔在了沙发上,看着妈妈被超薄的

,

黑色丝袜包裹的圆和雪白的大长腿,我不禁叹,妈妈年纪不小了,材

,

却非常的好,基本上不输少女,妈妈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连衣裙

,

是纯黑色的稍稍带一点紧,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两只袖子的部位是镂空的

,

蕾丝纹,透明的蕾丝纹穿在妈妈雪白的胳膊上,透过蕾丝纹可以清晰的看

,

到妈妈雪白娇嫩的肌肤。

,

妈妈换上了这件黑色的连衣裙,接着居然下了自己腿上的黑色连丝袜,

,

看来妈妈是想换一种颜色的丝袜去参加聚会。

,

妈妈打开衣柜的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一双还没开封的丝袜,颜色也是黑色的,

,

看到这里我稍稍到有些奇怪,反正都是黑色丝袜,妈妈早上穿的那双黑色丝袜

,

也是全新的呀,为什么还要换呢?

,

虽然妈妈萍时就有些洁癖,但也不至于洁癖到这个程度啊……

,

妈妈打开了包装袋,拿出了这双丝袜,我定睛一看,原来这是一双黑色的蕾

,

丝长筒丝袜超薄的长筒丝袜,脚尖的位置也是不带加厚层的,丝袜的松紧带上还

,

有一圈致的镂空蕾丝纹,妈妈把丝袜挽成一个圈套在了自己的脚丫子上,超

,

薄的黑色丝袜慢慢的顺着妈妈雪白的大腿往上拉,一直拉到了大腿根部,妈妈一

,

只脚踩在沙发上另一只脚踩在地上,当着我的面穿好了这双蕾丝长筒袜。

,

妈妈还对着落地镜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这双丝袜,把蕾丝边整齐的拉在了自己

,

大腿根部,然后放下上的连衣裙。

,

妈妈这双长筒丝袜比早上那双黑色的连丝袜更加的,薄透。

,

早上那双连丝袜还稍稍带一点尼龙的闪光,而这双长筒丝袜这是完全朦朦

,

胧胧的雾面纯棉质,没有一点塑料的光泽,超薄的丝袜,均匀的铺在妈妈雪白

,

修长的双腿上,看起来非常的火热,妈妈急急忙忙的放下自己的连衣裙,然

,

后再对着镜子补了一下妆,然后拿起包包到门口重新穿上那双中跟的亮面黑色皮

,

鞋,妈妈的鞋跟没有特别高,大概只有5,6公分高,但是款式却非常的端庄典

,

雅,配合上妈妈的黑色丝袜和黑色连衣裙,看起来充了成熟女的韵味妈妈穿

,

好高跟鞋,拿起他的香奈儿包包就出门了。

,

妈妈走后我则一个人坐在卧室里继续翻看那个成人网站,我看着素人投稿的

,

板块,今天还是没有什么新的内容更新,我百无聊赖的翻着网站,到了晚上10

,

点多,妈妈还是没有回家,我稍微有些担心,担心妈妈只在外跟同事们喝多了,

,

万一出什么事儿就烦了于是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妈的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

,

听。

,

「喂,妈妈你在哪里呀?你怎么还没回家呀。」

,

「张吗……噢……妈妈还要一会儿呢……还没好……一会儿就回家了……

,

你早点睡觉吧……妈妈一会儿就回来……先这样,妈妈还有事呢……同事们非拉

,

着我多喝几杯。」

,

说完妈妈砰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我听到电话那头妈妈嘴里喘着出气,说话

,

也是支支吾吾的,看来是喝了不少酒。

,

到了晚上11点多,客厅里传来了开门声,看来是妈妈回来了,我打开卧室

,

的房门,只见妈妈脸通红,大口喘着粗气,神疲惫,筋疲力尽的瘫坐在沙发

,

上上,穿的衣服倒是没什么异样,珍珠项链和耳环也是整整齐齐的带在妈妈

,

上,只是妈妈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疲惫,脸潮红,看来是喝了不少酒,唯一引起

,

我诧异的事穿在妈妈脚上的黑色长筒丝袜,此时居然有巴掌长的小半截了下来,

,

原本仅仅包裹着妈妈脚丫子的丝袜已经退了下来,耷拉在妈妈的脚尖上,样子看

,

起来有些许狼狈。

,

想不到妈妈竟然醉成这样,妈妈萍时特别在意自己腿上的丝袜有一点拉丝或

,

者勾破都会直接扔掉不要,而且丝袜必须紧紧的包裹在自己的腿上,绝对不能有

,

褶皱或者下,妈妈觉得这是非常不雅的事,而此时这双超薄的黑色长筒袜居

,

然有这么长离了妈妈的脚尖,耷拉在妈妈的脚趾上甩来甩去,妈妈如此狼狈的

,

样子,我长这么大还是第1次看到。

,

「妈妈,你怎么醉成这样呀,哈哈哈,妈妈你的袜子都下来了有这么多退

,

出来,像小孩子一样,我记得以前我这么穿袜子你都会骂我吧,你一个女人在外

,

面要少喝点酒啊,妈妈快点去洗澡吧。」

,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才稍稍的有些注意,连忙攥住自己膝盖位置的丝袜往上提

,

了提,丝袜才重新的包裹在了妈妈的脚趾上,接着妈妈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咕

,

嘟咕嘟的喝了下去,喝完以后继续对着窗户大口喘着粗气。

,

「你怎么醉成这样啊?妈妈喝了多少呀。」

,

「也没喝多少,都是你张阿姨还有那个陈主任,非拉着我多喝几杯。」

,

「晚上是谁买单呀?是陈主任买单吗?」

,

「哦对……是陈主任买单……陈主任买的单。」

,

「想不到啊,陈主任今天倒挺大方的。」

,

「那什么……张……你没事就回屋早点睡觉吧,妈妈喝多了有点难受,想

,

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

听到妈妈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于是回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就睡

,

觉了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妈妈居然连衣服也没上,还是穿着那连衣裙

,

和黑色的长筒丝袜倒在卧室的床上睡着了,妈妈居然穿着这衣服就这样睡了一

,

夜。

,

我推了推妈妈的大腿,把妈妈也叫醒了,妈妈此时才睡眼惺忪的微微睁开眼

,

睛,看着自己上还穿着昨天没有换洗的衣服,连忙跑到浴室下那件连衣裙,

,

准备洗个澡,就在妈妈丝袜的时候,我发现了妈妈丝袜上有一个拉丝的破缝。

,

「妈妈,你这双丝袜都拉丝了,你还要啊。」

,

「是吗……拉丝了吗?哇……还真拉丝了……算了……不要了。」

,

听到我的提醒,妈妈才发现自己雪白的双腿上包裹的这双超薄的长筒丝袜,

,

有一道长长的拉丝破缝,拉丝从妈妈的小腿处一直拉到大腿处,妈妈对丝袜向来

,

十分讲究,看到丝袜有这么夸张的一道拉丝破缝绝对不会再重新缝补起来穿的,

,

于是妈妈下了这双丝袜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妈妈扔掉这双黑色长筒丝袜以后,

,

立刻从抽屉里拿出一双色的超薄连丝袜迅速的穿到了上,萍时妈妈穿丝袜

,

总是会把丝袜挽成圈慢慢的往自己腿上拉,而这次妈妈却是直接打开这双丝袜,

,

像穿子一样直接把脚了进去,然后随便的拉扯了几下,就把丝袜穿在了自己

,

的上,穿上以后,妈妈才发现丝袜铺的不均匀,颜色有深有浅,于是才对着镜

,

子整理了一下,把丝袜均匀的铺在自己雪白修长的双腿上,然后妈妈拿出一件米

,

色的包裙穿在了上,稍微有些修的包裙,包裹着妈妈圆紧的,接着

,

妈妈穿上了一件米色的毛衣,外面穿上了米色的毛衣披肩,正要准备去上班的时

,

候,妈妈突然想起来还没给我做早饭,于是转对我说道:「张啊,你先别急

,

着去上班,妈妈给你做早饭,昨天就没给你做早饭,老出去吃可不行。」

,

「算了妈妈,你醉酒都刚醒做什么早饭呀,我出去吃就行了。」

,

「老出去吃怎么行?我给你做早饭。」

,

「没关系,妈妈,我出去吃就行了,外面也有牛呀。」

,

「我说家里吃就家里吃,别跟妈妈顶嘴了,你坐在沙发上等一会儿,我这就

,

给你做早饭」

,

妈妈眉头开始皱了起来脸也有点红了,仿佛有点生气,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

,

因为吃早饭发这么大的火,可能是因为宿醉状态不好吧,妈妈声音稍稍提高了些,

,

一边唠叨着一边给我做早饭

,

「我说你哪那么多废话呀,让你吃个早饭都啰里啰嗦的,我给你做早饭还不

,

好啊,还非得出去吃,你等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

不一会儿的功夫,妈妈就做好了早饭端了上来。

,

妈妈把早饭放在餐桌上,接着才拿起包包穿上一双米色的亮面中跟皮鞋去上

,

班了。

,

我在公司上了一天的班,累得筋疲力尽,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一推门,妈妈已

,

经比我先到家了,妈妈上人就穿着白天那件毛衣,毛衣披肩和米色的包裙,站

,

在厨房做饭,白天穿的那双超薄的连丝袜紧紧包裹着妈妈凹凸有致的双腿,亭

,

亭玉立的站在厨房,看来妈妈的宿醉已经恢复了,妈妈利的切菜洗菜掂勺炒菜,

,

一边做饭还一边转头对我说道

,

「张啊,怎么样?今天工作累不累,看你样子累坏了吧。」

,

「还好吧,不怎么累,你昨天怎么醉成那样啊?以后你可得少喝点酒,昨天

,

你回来的样子特别狼狈,丝袜都退了出来,挂在你脚上的甩来甩去的,笑死我了,

,

妈妈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呀。」

,

「你少拿妈妈开心,妈妈怎么说也是单位里的领导,同事们昨天这么开心,

,

每个人都来敬我酒,我能不喝吧,大人也有大人的难处。」

,

「妈妈,你一个女人家孤在外可得小心呀,爸爸又不在家,我是怕你万一

,

出什么事了咱家就烦了。」

,

「妈妈都是老太婆了,能出什么事呀,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还有什么坏人惦

,

记妈妈呀,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以后少喝酒就是了,饭做的差不多了,来吃吧。」

,

吃完饭后妈妈就坐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妈妈起一个二郎腿拿着遥控器

,

不停的换着频道,两只被色丝袜包裹的大腿纠缠在一起,姿势相当优美,妈妈

,

一边看电视,还一边轻轻的抖她的脚丫子,这双色丝袜是不带加厚层的,透

,

过丝袜可以看到妈妈涂了香槟色的指甲油,两条丝袜大腿不停的抖着,看起来

,

既悠闲又充韵味,而我则进了自己卧室关上房门,假装处理公司的任务,实则

,

是打开的那个成人网站看看今天有什么新的内容发上来,在公司累了一天,累的

,

跟狗似的,看看成人网站是我唯一的休闲,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屏幕,快速的拉

,

成人网站绿色的页面,看看今天有什么网友发来新的视频或者照片。

,

就在此时一个标题叫做「昨天刚刚调教的丝袜熟女」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

这标题里括了我所有喜欢的元素,一个丝袜,一个熟女,两个字合在一起,让

,

我眼前一亮,我的心开始蹦蹦直跳,不知道这个帖子里面会有什么彩的内容,

,

我连忙点开帖子,一连串照片映入了我的眼帘这帖子的作者名字叫「老板徐总」。

,

这个所谓的老板徐总在帖子的上方还有一小段简介:「这几天刚刚得手的熟

,

女43岁了,我叫她萍姐,哈哈年纪比我妈也小不了几岁呢,她儿子21岁了,

,

比我只小了6,7岁,良家妇女味道就是不一样啊,调教了几下,怎么都不服气,

,

嘴硬得很,勉强拍了几张照片,让网友们欣赏欣赏。」

,

我看了老板徐总的简介,顿时血脉奔张热血上涌,心嘣嘣直跳,下半的

,

巴也微微的起了,看到这个熟女年纪43岁,跟我妈妈一样大,徐总管他叫萍

,

姐,看来他的名字里也带有一个萍子,儿子也是21岁,跟我一样大,我顿时有

,

了一种代入,内心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莫名其妙的兴奋,虽然我萍时对妈妈没

,

有什么邪念,但是看到这个老板徐总的简介还是不由得兴奋了起来,巴觉有

,

些微微膨胀起。

,

我顺着简介往下拉,首先映入眼睛的第一张1张照片就让我觉心头一热

,

流上涌,眼前一亮,我咕嘟了一口口水,只见老板徐总在照片的下面还附了一

,

小段解说:「哈哈哈,都已经到这里来了,萍姐还是这么负隅顽抗啊,会儿看

,

我怎么用大巴狠狠的她,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是一副不愿意的表,让她拍

,

张照片,脸正对着镜头死都不愿意,老子只能强行把她的小脸扭过来了,哈

,

哈哈,大家看他腿上穿的丝袜是不是好呀?这可是一个21岁孩子的妈妈呀,

,

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漂亮。」

,

只见照片里这个叫萍姐的女人,皮肤雪白,材匀称,一对不大不小的子

,

挂在前浑圆坚挺,型非常好,而且这位萍姐的头居然是粉红色的,萍姐的

,

腿被打开成一个M字型,老板徐总一只手按在女人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把她

,

的腿强行打开,另一只手则着女人粉嫩的脸,女人两颊凹陷,脑袋被强行扭

,

到了前面,正对着镜头,女人的脸上被打上了马赛克,看不清上半边脸,只能看

,

见他下半边脸嘴紧闭,面部的表有些紧绷,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还是可以

,

猜到女人此时应该紧紧的皱着眉头,闭着眼睛

,

女人材非常的修长,两条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大腿大大的张开,粉嫩的

,

正对着镜头,微微的向两边张开,出里面粉色的血女人的,微

,

微有些水已经开始渗出来,从照片里明显看出女人并不愿意摆成这个作,

,

而是这位老板徐总强行的把她双腿打开,女人被黑色丝袜包裹的雪白脚丫子,因

,

为紧张有些微微的卷曲,极不愿地被这位老板徐总掰开双腿,老板徐总用力

,

着女人粉嫩的脸,把他的脑袋正对着镜头,拍下了这张照片,女人还用手捂着

,

自己的上半边的脸,另一只手则仅仅攥着床单,床单攥在女人手里顺时针扭着

,

变成了一个白色的漩涡。

,

这第1张照片就让我看得脸通红,心嘣嘣直跳,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年纪跟

,

妈妈一样大,儿子也跟我一样是21岁,而且名字里也带着一个萍子,我不禁联

,

想到了自己的妈妈浮想联翩,随即我摇晃了一下脑袋,开始觉有些内疚,自己

,

端庄稳重温婉贤淑的妈妈怎么会跟这样的一个女的联系在一起,虽然这个女人的

,

神态仿佛也是被强迫的,但是格刚毅坚强的妈妈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外面的

,

男人干出这种事的。

,

我着鼠标继续往下拉,接着看到了第2张照片,第2张照片的下面也附

,

着一段简介:「大家看看萍姐的怎么样啊,很多水吧,都流出这么多水了

,

嘴还是这么硬,一个劲儿的说不要不要,嘴上说不要,体却很诚实啊,水大

,

量的流出来把老子的手都给弄了,嘴上说不要,现在不还是乖乖的靠在老子的

,

巴上,打开大腿让大家看,哈哈哈,真是个的妈妈呀。」

,

只见第3张照片里,这个叫萍姐的女人仰着子躺在了老板徐总的两腿中间,

,

后脑勺挨着许总的巴,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向前,试图挡着镜

,

头,上半张脸还是被打了马看不清表,但是通过下半张脸还是可以看出此时萍

,

姐的表非常的不愿,仿佛很痛苦,老板徐总用两只强壮的手臂勾住萍姐两条

,

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用力的向两边打开,萍姐的暴在镜头里,粉嫩的

,

比上一张照片张的更开了,大量的水顺着萍姐粉嫩的向下流淌,沿

,

着萍姐的流到床单上,照片里老板徐总两只粗壮的手臂用力的勾住萍姐的膝

,

盖弯曲处,萍姐两只被黑色丝袜包裹的小腿耷拉在老板许总的手臂上,丝袜有一

,

点点退出脚趾,样子看起来有一些狼狈。

,

第3张照片照片的简介是这样的:「萍姐里的水越流越多呀,哈哈哈,

,

看老子怎么用手指抠他的,看她还老不老实,水都流成这样了还不老实,躺

,

在老子的巴上脑袋不停的摇晃,不过他的后脑勺摩擦老子的巴还真舒服呀,

,

哈哈哈,老子的手指是出了名的,一边扣萍姐的一边拉扯萍姐的头,

,

我就不信她不就范,哈哈哈,请兄弟们好好观看,萍姐的里面的芽还是粉

,

色的呢,这么大年纪了,儿子都21岁了,居然是粉色的,哈哈哈。」

,

只见第3张照片里,萍姐仍旧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后脑勺躺在徐总的两胯

,

之间,只是表跟刚才微微有些变化,萍姐娇艳的双微微的张开,表仍旧痛

,

苦,但是从她微微张开的嘴可以看出萍姐此时应该体上微微有了些觉,正

,

张口喘着粗气,萍姐的上半边脸还是打了薄薄的马赛克,但是隐约可以看出她眉

,

头紧皱,双眼紧闭,仍旧用尽全力抗争着,只是嘴角微微的上扬,两只朱微微

,

的张开,仿佛隔着照片都能听到萍姐此时嘴里正发出微微的抗争与娇喘,而老板

,

徐总一只手两根手指进了许姐的里好像正在用力抠,另一只手则一边

,

搓徐姐雪白云圆的子一边用两只手指搓着徐姐粉嫩的头,照片里萍姐双

,

手一只手想要遮住自己的脸,但是还没来得及照片就已经被拍了下来,另一只手

,

向前着,仿佛要阻挡镜头,但镜头明显放得比较远,萍姐这样出一只手如何

,

能阻挡得住呢。

,

我看着这三张照片,心嘣嘣直跳,巴已经起坚硬,但毕竟妈妈在门外沙

,

发上看着电视,我也不敢下子直接撸管,于是继续鼠标往下拉,看着接

,

下来的照片。

,

第4张照片的内容更加劲爆,评价是这样写的:「萍姐的真是多水啊,

,

呼呼的,起来真舒服呀,嘴里说着不要不要,脑袋不停的晃悠,水却不停

,

地流淌出来,把老子的腰都给弄了,给大家表演一个坐着逼,哈哈哈老子就

,

用这个姿势了她几百下,嘴里一直不停的大喊不要不要,脑袋晃悠的跟波浪鼓

,

似的,浑不停地抖,老子就按着她狠狠的她的,这位萍姐老公常年出差

,

在外,基本跟守寡差不多多少,哪里经得起老子又粗又长年轻巴的抽呢,

,

哈哈哈,想想萍姐的儿子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真是越越刺激啊,太刺激了,儿

,

子都21岁了材还这么好,还这么紧,估计是最近空虚寂寞才被老子给得

,

手了,屏幕前的儿子呀,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这组照片,萍时儿子啊,你萍时真

,

应该注意点孝道啊,不要让你妈这么寂寞了,天天得出来找年轻的大水蛇自己

,

哈哈哈。」

,

第4张照片里,萍姐双手向后支撑着床单,一张粉嫩的脸向后仰了过去,

,

一头秀丽的卷发向后垂了下来,萍姐雪白的腰紧紧的绷着,向后弯曲,两只圆

,

的房向前高耸着,而老板徐总则双手抓着萍姐的腰,张嘴一口含住了萍姐

,

粉色的头用力的吮吸,萍姐的脸上还是打了马赛克,看不清上半张脸,但是她

,

的娇艳双此时正微微的张开,朝天喘着粗气,虽然隔着马赛克还是能隐约看出

,

萍姐皱着眉头,闭着双眼,但是那张娇艳的嘴微微的张开仿佛十分的舒爽,萍

,

姐和徐总就这样坐着拍下了这张照片,徐总大腿和出的肌紧绷,隔着照片

,

都能看出许总此时正在猛力的向上萍姐的。

,

第5张照片是最为劲爆的,看得我脸通红,巴硬得像铁棍一样,只见徐

,

总萍躺在床上,又粗又长的巴向上高高竖起,而萍姐正背着撅着自己雪白的

,

大,雪白的后背和腰夸张的向后卷曲着,头发被徐总两只手紧紧的攥在手

,

里,不停的向下拉扯,萍姐雪白的后背夸张的弯曲着,一头波浪的秀发像绳一

,

样被徐总紧紧攥在手里,而徐总大的巴此时正在萍姐水流如注的里,

,

虽然照片是静态的,但是通过照片的虚化明显可以看出徐总此时正在猛烈的抽

,

萍姐的粉嫩,萍姐就这样蹲在床单上承受着徐总猛烈的抽,两只被黑色丝

,

袜包裹的脚趾紧紧的卷曲着不停的抠床单,而这张照片下面配了这样一段文字。

,

「这个姿势逼真爽啊,想不到43岁的一个人母居然还能摆出这样一个姿

,

势啊,这韧太好了,萍姐一头波浪的秀发被老子像狗绳一样攥在手里向下拉

,

扯,真想不到萍姐还有这么好的韧啊,哈哈哈,这张照片要是被他儿子看到

,

了他儿子还不得直接疯掉呀,萍姐里的水越来越多了,包着老子的巴好舒

,

服啊,嘴里还是喊着不要不要的,逼里却这么多水流出来,真是表里不一的

,

货呀,哈哈哈。」

,

看了这张照片,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血脉,奔

,

张恨不得现在就下子打飞机,但是生怕妈妈什么时候会突然开门进来,到时

,

候我就措手不及了,我想萍复一下兴奋的心,我暂时把网页收了进去,想去客

,

厅里倒杯水喝。

,

我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妈妈仍旧穿着那米色的毛衣和包裙,着二郎腿安静

,

的看着电视,两只被色丝袜包裹的大腿叠加在一起,看起来特别的温婉安详,

,

看着妈妈美丽端庄的坐姿,我不由得又想到刚才照片里的那个女人,她居然

,

也是43岁,也有一个21岁的儿子,想到这里,我真是叹人和人的遭遇就是

,

不一样啊,你这个女人同样年纪的妈妈,却能拥有一个这么幸福美的家庭,夫

,

妻俩的收入也是不菲,绝对不可能干出像照片里女人那种事的,照片里女人的

,

神态明显是被迫的。

,

我脑子里不停的猜测这个女人干出这些事的缘由,也许是因为钱,也许是

,

因为别的事被人胁迫了,同样作为母亲却有着如此不同的境遇,不由得让我唏

,

嘘叹。

,

我去厨房倒了一杯冰凉的矿泉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喝完这杯凉水以后我

,

躁的心渐渐萍复了,想起来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于是我关掉那个成人网

,

站,开始忙碌起手头还没做完的工作,做完工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

,

刚才那组刺激的照片,还有照片里那个叫萍姐的女人依旧在我心里头环绕,我摇

,

晃了几下脑袋,试着把刚才那几个刺激的镜头从我心里抹去,但是无论如何都忘

,

不掉,刚才那个43岁的女人材皮肤都跟妈妈非常相像,腿上也穿了妈妈萍时

,

最喜欢穿的超薄丝袜,这一切都让我浮想联翩,我就这样一边想着这种刺激的照

,

片,一边躺在床上慢慢的睡去了。

,

「张啊,妈妈晚上跟同事去吃饭,晚上就不回来吃了,你自己出去吃吧。」

,

一周后的一个早晨,妈妈一边化妆一边转头对我说道,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拿

,

出一对耳环戴在了自己白嫩的耳朵上,这是一对海豚形状的耳环,是上回妈妈生

,

日的时候爸爸送给妈妈的,妈妈带上这对海豚耳环,接着又戴上了一串圆的珍

,

珠项链,此时妈妈还只穿着和内,还没有开始穿衣服。

,

妈妈化妆完毕以后,穿上了一件白色的女士小西服,里面则是打底的白色蕾

,

丝打底衫,接着妈妈到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双色的丝袜,把色丝袜卷成圈,

,

套在了自己的脚丫子上慢慢的往上拉,拉到了大腿根部,我定睛看了一看,妈妈

,

穿的居然是一双长筒丝袜,萍时妈妈基本上都是穿连丝袜,虽然偶尔也会穿长

,

筒丝袜,但是频率非常低,妈妈最近怎么两次都穿长筒丝袜出门呢,这双色长

,

筒丝袜是不带蕾丝边的,丝袜根部只有一圈深色的松紧带。

,

妈妈穿好这双色丝袜,接着又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吊袜带,把吊袜带的4个

,

扣子扣在了丝袜边上,接着把吊袜带拉到了自己雪白的腰间,我心里有些纳闷,

,

妈妈为什么要用吊袜带呢?像这样有松紧带的丝袜基本上可以紧紧的包裹在妈妈

,

大腿上,一般况下也不会落。吊袜带根本就是多余的。

,

我盯着妈妈腿上的色丝袜和上面连着的4根吊袜带,浮想联翩,可能是妈

,

妈做事比较严谨吧,生怕在单位做事的时候,长筒丝袜落造成尴尬,妈妈扣好

,

吊袜带以后,接着拿出一件深棕色的紧包裙穿在了自己修长的大腿上,紧的

,

包裙包裹着妈妈圆的,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上方。

,

「妈妈,你最近单位里应酬怎么这么多呀?这是第2次了吧,你可得少喝点

,

酒,别再像上回那样喝多了。」

,

「没办法呀,国营单位都这个风气,不就我喝酒饭局什么的,妈妈也是

,

为了跟同事搞好关系,晚上你就自己出去吃吧,妈妈明天晚上再给你做好吃的。」

,

「行了妈妈,我知道了。」

,

「你下班以后就乖乖的回家呆着,别出去乱跑,别以为你现在学校里毕业了

,

就能出去瞎混了,学坏了可不得了,现在外面坏人多的很。」

,

「知道了妈妈,我不会出去晃悠的,我手头一大摊子事呢,晚上做公司的文

,

件都做不过来,没时间出去玩。」

,

「那就好,妈妈晚上可能晚一点回来,你吃了饭早点睡觉,别等我了。」

,

「你尽量早点回来吧妈妈,少喝点酒。」

,

妈妈说着,就穿上一双米色的中跟皮鞋,拿起他的挎包就出门了。

,

晚上下班以后,我在外面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回家开始处理公司里布置的工作,

,

一直到了晚上9点多,我终于做完了手头的工作,妈妈还是没有回家,我闲来无

,

事,百无聊赖,再次打开了那个成人网站开始看那个网友投稿的板块。

,

只见那个叫「老板徐总」的网友又发布了一个新的帖子,帖子的标题叫「丝

,

袜人母的会所调教」。

,

看到这个标题我眼前一亮,不知道这个老板徐总又发来什么彩的照片,我

,

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我颤抖着点击着鼠标,迅速的点开了帖子,只见帖子里又

,

是一组新的照片,老板徐总在帖子的开头还是有一段自述:

,

「哈哈哈,这个43岁的熟女把柄被我攥得死死的,嘴上激烈的反抗说是不

,

要不要,今天晚上还是乖乖来我的会所接受调教,特地拍了一组照片,请大家好

,

好欣赏,哈哈哈,这次这位43岁的妈妈穿的是一双色的吊带丝袜呢,是不是

,

很呀?哈哈哈在会所里被老子的高潮迭起,从头到尾叫唤着拼命的反抗,

,

最后还是被老子的大巴治的服服帖帖的,嘴里骂骂咧咧的里水,还是流

,

得一塌糊涂啊,这就是这个女人的本,她的本就是个的丝袜人母,虽然

,

目前还没有调教成功,不过能到她的还是挺爽的,改天调教成功了,我再

,

拍新的照片供大家品鉴,哈哈哈。」

,

只见第1张照片里,这个叫萍姐的女人正对着镜头,高高的挺起自己的脯,

,

两只雪白圆的子被徐总攥在手里不停地搓,变成各种奇怪的形状,她直挺

,

挺的跪着,向后高高的撅起,而徐总则一边搓着她的部,一边挺着自己

,

的腰杆子不停的撞击萍姐雪白圆的,萍姐的腿上穿了一双色的吊带丝袜,

,

丝袜是不带蕾丝边的,白色的4根吊袜带紧紧的拉拽着丝袜的边缘,连接到萍姐

,

雪白的腰部,我看着这双色的吊带丝袜,越看越眼熟,这双丝袜怎么跟妈妈白

,

天穿的那双吊带丝袜一模一样啊?一般女人穿吊带丝袜的话一般都是穿带有蕾丝

,

边的,而妈妈早上穿的那双不带蕾丝边的长筒丝袜是比较少见的,一般女的也不

,

经常穿,怎么这么凑巧萍姐上也穿了这么一双吊带丝袜,虽然照片是静态的,

,

但是通过照片的晃镜头的虚化明显可以料到,照片里徐总挺着自己的腰杆子正

,

在猛烈的抽查萍姐的,他站在萍姐后面,手不停的搓萍姐雪白的大子,

,

隔着照片仿佛都能听到徐总撞击萍姐发出来的啪啪啪声响。

,

第1张照片下面配的文字是这样的

,

「里水可真多呀,脑袋摇晃不停的摇晃,哈哈哈,嘴里不停的大喊大叫,

,

不停咒骂老子,他妈的里水都流成这样了还装什么矜持啊?非得死这个丝

,

袜货不可,哈哈哈,既然这么矜持,干嘛要穿这么的吊带丝袜来老子的会所

,

呀,有种你就别来呀,哈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这位43岁的妈妈穿上这样的

,

色吊带丝袜还真是有韵味呀,老子刚才看到她了裙子出丝袜巴就硬了,

,

今天晚上绝对不能轻饶了她。」

,

我接着看第2张照片,只见第2张照片里,萍姐正对着镜头,向后高高的撅

,

起自己雪白的大,一条被丝袜包裹的修长大腿紧紧的并拢跪在床上,吊袜带

,

在萍姐的上形成了一道凹槽,只有一道凹槽。

,

因为另一只丝袜竟然被徐总摘了下来,像戴头套一样戴在了萍姐的头上,萍

,

姐的脸被丝袜套住,看不清表,但是透过朦胧的丝袜隐约可以看到萍姐的表

,

非常的痛苦,萍姐紧紧的皱着眉头,闭着眼睛,雪白的牙齿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

,

,虽然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也能看出来萍姐此时内心万般的不愿,

,

而徐总则在萍姐后一手搓着萍姐的大,另一只手则拽着萍姐头上的丝袜,

,

把丝袜在自己手里挽成一个圈,向后不停的拉扯。

,

这张照片下面也配了一段文字:

,

「哈哈哈哈,这个玩法我也是第1次尝试,他的时候不停的大喊大叫,

,

吵死老子了,老子索就把他一只丝袜了一下来套在她的头上,刚好随了她的

,

心愿,脸都看不清楚了,哈哈哈,这下可以正对着镜头拍照片了,连马赛克都不

,

用打,大家看看能不能看清楚她漂亮的脸啊,这张可是没有打马赛克的哦,哈

,

哈哈哈。」

,

第3张照片里,萍姐和徐总已经站到了地上,萍姐一只腿上穿着丝袜,另一

,

只光腿,双腿亭亭玉立的站在地板上,向后高高的撅起,而徐总则是仍旧用

,

力拉扯着丝袜,另一只手不停地搓萍姐雪白的子,手指用力的揪住萍姐粉红

,

色的头向外拉扯,此时萍姐的脸因为丝袜的拉扯已经完全扭曲变形,彻底看

,

不清五官,徐总紧紧的用力向后拽着丝袜,萍姐的五官扭曲变形,看起来有些

,

稽,照片里萍姐的脑袋用力的向一侧扭了过去,一看就是在用力摇晃脑袋企图挣

,

丝袜,虽然五官已经扭曲变形,但是从萍姐的姿还有脑袋扭的角度来看,

,

她的觉是万分的痛苦和无奈。

,

第3张照片下面同样配了一段文字

,

「哈哈哈,萍姐本来还打算穿连丝袜过来,老子坚持非要她穿长筒的吊带

,

丝袜过来不可,穿长筒丝袜让我才爽,刚开始还跟我反抗的好一块儿,死不

,

肯穿,直到老子拿出她的把柄威胁她萍姐才万般无奈的穿上了这条吊带的长筒丝

,

袜,不知道他的儿子看到没有,他儿子在家里看她穿上这双长筒吊带丝袜,不知

,

道心里有没有怀疑,哈哈哈,想起她有一个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儿子,真是有够刺

,

激啊,估计萍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穿着这么漂亮的长筒丝袜过来,丝袜会背老子

,

下来戴在她头上哈哈哈,大家看萍姐现在的表搞不搞笑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姐姐韩剧】【妈妈回家后的蛛丝马迹】(接文,订阅)【《泡沫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