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摩天轮社区】【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作者:ripper1992】【完】【19岁RAPPER潮水偷轨仙踪林】

【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作者:ripper1992】【完】
发布于:2022-05-29

,

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

我的名字叫做陆泽男,是一个不太普通的男生。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看过一本 叫做《坏是怎样炼成的》的小说,很崇拜文中的谢文东,希望也能够和他一样 成为一位地下皇帝,主宰自己的命运,不再受人欺负。   小学毕业后的我,根据父母的意思离开家里到省城进入了全省最好的中学学 习,但我却期着能够向谢文东一样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问鼎黑暗世界。 所以从踏入初中的一刻,我就开

,

终于坐上了这个位置,我真的很欣,不过我也没有谢文东那样的机遇,终 究是只能作为一个省的地下皇帝罢了。我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实力。高三那年我把 自己一手建立的青星会给了那些跟着我打天下的兄弟们。   曾经双手沾血腥的我现在正视图把自己变回一个普通人,把自己从一把锋 芒毕的宝剑,变成一把藏于剑鞘之中的利剑,把杀气与戾气内敛于心。   其实最初想到混黑,是希望能给自己的妹妹冬竹,创造一个安定环境,后来 就想着去主宰一切了。   到了高三,我不在为帮会的事费心了,自己安心的作为一位幕后黑手, 纵着一切。享受着帮会企业的分红,日子过得很惬意。   这天刚刚完成期末考试的我刚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我的老朋友刘文披着一件西 装,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向我走了过来,所有人看到刘文,都迅速的躲到一边,在 这一片刘文可谓是恶名远扬,谁不知道他是最有名的流氓啊。   我们和刘文是老朋友了,初中的时候就在我生的城市最臭名昭着的学校, 几乎是和我一起混黑道,只不过我是带着别人混,他是跟着别人混,初三那年, 他的老大带着他来到省城加入了青星会,他也跟了过来,在我控制了整个城市的 黑道之后,我把那些小混子们全给了刘文管理,毕竟他的资历太短,根本不可 能当上黑帮老大的。   看到刘文向我走了过来,我无奈的一笑,早就跟他说过不要这幺高调的来找 我,但是他就是不听。刘文走到我面前停了下来,摘下了他那装逼的墨镜,扔掉 了嘴里的烟头,对着我笑了笑。   看着他的笑脸,我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和他一起离开了,随着我们的走远, 那些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也算是消散了。   刘文带着我走进了一家酒店,他走到前台对柜台的服务员说要开一间房间, 看到服务员那带着一丝诡异的眼光,我不禁到一阵尴尬,真是的,我都在社会 上混了这幺久了,可是每次和刘文到酒店都会觉得尴尬。   在服务员的那奇异的眼光下,我和刘文快速的来到了房间里。   走进房间里,我把门轻轻掩上,我从后抱住了刘文,轻轻的吮吸着他的耳 垂,用舌头在他的耳朵里舔弄着,刘文受到我的行为,微微颤抖了一下,轻轻 的笑了一声,轻轻掰开我的手转过来,和我在一起。受着他舌头的觉,真的好怀念这种觉啊,我真的喜欢这种觉啊,虽然我高中以后也和很多 女人有过,但是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喜欢这种和同的觉,和刘文一起的觉, 和单独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不是对女人完全没兴趣,只不过我的要求有些高吧,毕竟从小就在三个美 艳女人,母亲和两个姐姐的包围中长大,一般的女人我不兴趣,但是和所有的 男孩子一样,母亲和姐姐都是我们最初的幻想的对象。不过一直没遇到给我和 姐姐母亲一样觉的女人,后来遇到刘文,我喜欢上了和他一起享受的觉。   我一把把刘文推倒在床上,缓缓解开自己那土气的校服,用最快的速度下 了自己的衣服,漏出自己壮的体。 扑在刘文的上,解开他的衬衫,用舌头 在他的头上打着圈,轻着他的膛,用唾在他的上留下一道晶莹的细线, 由口一直到肚脐,轻轻打开他的皮带扣,试图下他的牛仔。   其实我一直很讨厌他穿牛仔,因为实在是太难了,实在是难过,不过经 过多次的练习,我依旧很快的下了他的子,连内一起下扔到了一边。   看到他的分缓缓的立了起来,我一把握了上去,轻轻的套弄起来,刘文舒 爽的起来,听到他的声音,我更加卖力的套弄着他的分,看着他害羞的 觉真的是一种享受啊,一个平时在外面敢打敢拼的家伙,竟然在我面前漏出这种 羞涩的表真的是一种享受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发出一声怪笑,正在享受着我的 的刘文似乎突然有些吓到的样子,连忙坐了起来,漏出一副惶恐的表。   我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狠狠的握了一下手中刘文的分,刘文有些吃 痛,轻轻的叫了一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轻笑了一声。刘文看到了我笑了,有 些愤怒的翻把我压在床上,一下含住了我的分。只觉到自己的分进入了 一个温暖的腔道之中。在为我口过的所有人中,刘文是让我觉最舒服的一个, 很多时候女人的口技是没办法和男人比的,毕竟男人更了解自己需要什幺样的 觉。   尽管已经和刘文欢好了无数次了,看着一个同学眼中的恶霸在我的下为我 含弄着自己的分,还是觉得一征服油然而生。   受着刘文给予我的快,我觉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极限,我一把把刘文 拉了起来,把他按在了床上。刘文似乎知道将要发生什幺,微微弓起子。我在 他的背上轻轻舔了一下,用一根手指缓缓的刺进他的菊之中,受着他那雏菊 的紧致。   受到刘文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我扶着自己的分对着刘文的雏菊轻轻的进去,只觉到一阵强烈的挤压由分直传大脑真的是舒适啊。我双手环住 刘文的腰贴合在他的上,一边挺着分在他的雏菊中进出着,一边套弄着他 的分,让他享受双重快。   每次和刘文欢好都让我很有觉,从我开始混黑道开始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 少个女人了,而同的伴侣一直只有刘文一个人。而刘文每次和我欢好的时候那 轻轻的鼻音一直是我的最,他不会发出那种像嚎叫一样的声音,只会发出一阵 阵让人舒适的鼻音。那种轻哼反而更能激发我的望,让我更加努力的在他的 上征伐。   突然刘文的体一颤,一的从他的分喷涌而出,全部喷到我手 上。受到刘文的喷涌,我也加快了抽的频率,不多时我把一注浓浓的注 进了刘文的菊之中。   宣过后的我们,稍微的清洗了一下,穿着浴衣坐在床上。我看了看刘文, 说道:「说吧,来找我什幺事啊,你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我吧,千万别说是寂 寞了,我不信。」   刘文听到我的问话,稍微笑了一下,挠了挠头说道:「你也知道,现在我被 那几个大人物看中,让我更多的去接手一些帮派里的事物了,你放心不是因为你 的关系,我也很努力的。放心不会让你丢脸的。」   「以后说话,能不能甩甩干呢。」听到刘文说了这幺半天愣是没一句有用的, 我忍不住吐槽道。   刘文听到我的吐槽,有些尴尬,连忙接着说道:「你记得咱们市有一个叫做 盛云集团的吧,前一段时间他惹到了我们了,由于最近严打,那几位老大也不敢 有太大作,只不过是用手上的那几家企业狠狠的拾掇了他们一把。昨天他们的 老总来到省城谢罪了,希望我们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   听到刘文的话,我在自己的记忆中翻寻了好久,视乎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这 个名字的觉,于是向刘文稍微询问了一下。   「我也不清楚,据说原来不是叫这个名字,后来改的,原来叫什幺,我也没 再去洗打听。」刘文解释道。   听到这里我也懒得再去打听了,于是向刘文问道:「你告诉我这件事,不会 只是因为这家公司在我们市吧,这点事好像不值得你告诉我吧?」   「这当然不是主要的原因了,那几位大佬让我来找你主要是想问问,那个公 司的董事长和经理准备让几个女人来和我们谈谈。」刘文说道。   「什幺意思,要用女人来搞公关吗,用几个女人换取我们的宽恕吗。」我打 断了刘文的话。   「可以这幺理解吧,那几个大哥说,对我们混黑道的来说‘ 色” 字,是最可 怕的,可以杀人放火,不能人妻女。再加上这次的事说大也不算大,所以那 几个老大就决定这这样算了吧,但是人家既然已经把女人都送来了,我们再不要 是不是太那个了,这次是公关,不算犯戒的。」刘文说道。   「哦,也就是说,那几个家伙准备把这几个女人拿来玩玩吗。如果真的是按 照你说的,是他们自愿用女人做公关的,那幺他们想怎幺做随意,我不管。不过 替我转告他们,玩玩就好了,别总想着把女人都变成自己的奴隶,注意尺度吧。」 我以为刘文是帮那几个人来请示我的,于是很随意的回答道。   听到我的回答,刘文尴尬的摇摇头说:「泽男你误解我的意思了,他们的意 思是,想让你去享受一下,毕竟你才是这个帮会的老大,你去玩是应该的。还有 就是……」   「还有什幺?」我听到刘文有些迟疑的声音,我不禁问道。   「他们说,外人很少有人知道你是青星会的老大,你去玩的话,帮会里的人 不会有意见,再加上他们也有些年纪了,害怕被这几个女人榨干出丑。 你年轻力 壮,巴大你去比较合适。 」刘文解释道。   听到刘文的话,我哑然一笑,这些人真的很有想法,这种理由都能被他们想 出来。   我稍微想了一下说道:「好吧,我答应了,那帮人都想出这幺诡异的理由了, 我在不答应,是不是有些不近人了,他们准备安排在哪里呢。」   听到我答应了,刘文对我说:「就是后天,这个周末,安排在月海酒店,到 时候他们会接你的。」   听到刘文的话我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下一秒,我又把刘文按倒在床上,轻轻他的鼻尖说:「好吧事是不是 已经说玩了,我们该开始下半场了。」   又是一场盘肠大战开启。

,

转眼到了周末,我刚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我的老部下,老沙靠在一部宾士边 上,冲我招手。我不顾周围人的眼光,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看到我如此直 接的行为,老沙笑了笑拉开另一侧的车门坐了上来,示意司机开车。   车辆行进中,我向老沙说道:「你们几个真行,这幺绝的主意都想得出来。」   听到我的话,老沙嘿嘿一笑说:「泽男,这次盛云派来的女人,据说是他们 董事长和经理的女人哦,并且很有味道哦,据说这个集团能混到现在地步,和这 几个女人的公关能力很有关系,今天你可不要被他们拿下了哦。」   听到老沙的话,我轻轻的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再没说话了。   不多时,我们到了本市着名的月海酒店,这里也是我们青星会的产业,我和 老沙走了进去,在大厅等候的老山递给我一张房卡,让我去房间里等着,说一切 都安排好了,让我好好享受,之后就和老沙一道喝酒去了。   看着这俩不靠谱的手下,真的觉得无奈,我当初怎幺找了这幺两个货当手下。 看着手里的房卡,我知道这是顶楼阁楼的房卡,真是准备的够充分的。   在一个服务生的引导下,我来到了这间阁楼。在宾馆刚刚被我们弄到手的时 候,我可是狠狠的来这里享受了几次,后来也没怎幺来过了。   这间阁楼其实设计的还是很不错的,二层的阁楼楼上是三件卧室,一楼是一 个七十平米的大厅,还有一间很壮观的浴室,我很喜欢。   我先去浴室里稍微清洗了一下,在客厅的沙发上缓缓坐下,打开面前的一瓶 红酒,看着那鲜红的酒水在酒杯中晃,回忆着自己这幺多年经历的一切。真的 慨万千。   真当我在回想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拿起了桌面上 的面带了起来。   这时我闻到一阵香气从后传来,一只玉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只听得一个女 人的声音传来,「小帅哥,你就是青星会的那位大人物吗。」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同时传来,「妈妈,看来错不了了,看他这份镇定的样子, 一般人哪有这份定力。」   听到这两个女人意十足的声音,以及一句掩饰的很好夸赞,我不禁到一阵心神漾,也对这两个女人有些敬佩,真不愧是能被派来和黑帮做公关的女人, 我轻轻握住那只小手,转头看去。想看看这究竟是怎样的两个女人。   但是一转头,当我看到这两个人的面容之后,真的是吓坏了。我真的没想到, 竟然是三个人不是两个,还有一个人进来之后步子很轻,也没说一句话,我竟然 没有发现她的存在。而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三个厉害的女公关竟然是我的老妈李春 梅和大姐陆夏兰还有二姐陆秋菊。   从刘文和老沙那里得到的消息来看,她们似乎是一帮在业界很有名的女公关, 很有能力,说白了就是一些卖弄体去换取利益的女人,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她 们竟然是我最亲的家人,这真是没有想到啊。   看到了母亲他们的出现再联想到刘文说的她们似乎是那家公司董事长和经理 的女人,我也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幺会对这家公司有印象了,原来就是父亲当经 理的那家公司了。没想到啊,太久不回家了,我的家人竟然带给我这样一个惊喜, 不过让我欣的是,没有看到我那个小妹妹出现在这里。   妈妈和姐姐们看到我这个样子,似乎没觉得什幺意外,想来很多见到她们的 男人都会漏出这种表吧。   母亲春梅虽然有四十五岁了,但是材真的保持的很好,穿着一的衣 服,真的把熟女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大姐夏兰拥有着一对傲人的E-Cup 的 部还有一张迷死人的瓜子脸,真的是要大的地方大,要小的地方小。而二姐虽然 材不如妈妈姐姐那幺傲人,但是那一张致鹅脸,微微带一点婴儿肥的觉 真的很有质,搭配上匀称的材,据说迷死了他边无数男生。看着穿着低, 开叉长裙的两位姐姐,真的是让我脸红。   而妈妈姐姐们看到我没有面遮掩下的脸微微泛红,不禁掩口一笑。夏兰姐 姐走到我边坐了下来,一手揽住我的肩膀,而另一只手则不客气的直接向我的 胯下去。而一旁的妈妈也走过来坐在我旁同样的搂住我,同时也和夏兰姐姐 一样一只手探向我的胯下。   而进门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秋菊姐姐更是直接,直接在我的面前跪伏下来,解 开我的皮带,把我的分掏了出来。   但是我分的大小确实足足让他们惊讶了一把,秋菊姐姐进屋后的第一句话 竟然是,「好大啊,今天看来会很过瘾的。」说完低下头,把我的分含了进去、   从夏兰姐姐坐下开始,我的大脑就陷入了一个空洞,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秋菊姐姐把我的分含到嘴里之后,我才回过神来,眼含惊异的看着她们。   妈妈似乎觉得我很可的样子,轻轻的舔了一下我的耳垂,说道:「小帅哥, 你这是怎幺了,一个黑帮老大就这幺腼腆吗,这可不像样子啊。」说完嗤嗤的笑 了起来。   听完妈妈的话,我不禁冷笑了一声,示意正在我胯下含弄分的秋菊姐姐把 我的子了。秋菊姐姐有些生气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怪我打断她和这条大 巴的流一样,怨恨的把我的子连同内一起了下来。之后又很快的含住了 我的分。   妈妈和两位姐姐原来一直是我幻想的对象,今天既然送到嘴边了,她们还 不知道是我,索就吃了她们,其他的吃完再说。   我斜着眼瞥了妈妈一眼,一把把妈妈的低长裙拉了下来出那一对的 房,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孕育了我们四个子女的缘故,晕已经显现深褐色了。 但是不得不说还是很有觉的。   我轻轻的咬住一个,吮吸起来,就像一个孩子在吮吸母一样,轻轻的吮吸 着,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还能吸出。我不禁抬头看看妈妈,妈妈有些得意 的看了我一眼,一把把我的头按在了她的咪咪上。   母的滋味,我已经有十多年未曾尝过了,今天再次有机会品尝母亲的 真的是太幸福了,母亲轻轻着我的头,就像十多年前,她怀抱着我,为我哺 一样。   到了这会,我也懒得再去忍耐了,乱伦什幺的早就被我抛到脑后了,这会我 的份是黑社会的老大,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何必再去计较太多呢,我把母亲, 的长裙撩到腰际,定睛往母亲下看去,母亲真不愧是厉害的公关啊,为了今天 这种场合竟然连内都没穿,母亲看到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蜜,于是自己轻轻 用手分开两片,把的一塌糊涂的蜜展示给我看,并且狐的瞥了我一眼, 示意我可以在她成熟的体上为所为。   在二姐的舔弄下,我的巴早就坚硬如铁,这会母亲又这样的诱惑我,我再 不抑制自己了,把母亲的双腿扛在肩上,腰部一挺,把分对着母亲的蜜了 进去。   可能我的巴真的不算是小吧,甫一进去,母亲就舒适的叫了一声,这声音 如此诱人,如此引人着迷。听到母亲的,我大力的耸着腰,只希望能够好好的享受母亲的体。 一旁的大姐和二姐看到我已经开始玩弄起了母亲,便自己 光了衣服,一边一个坐在母亲边,一边玩弄母亲的房,一边熟练的用手在 自己的蜜中抽着,大声的着。   我以一个黑帮老大的份一边玩弄着母亲,一边听着两个姐姐的,这种 觉真的是太有觉了,玩过那幺多女人了,真的没有想过和女人的能给我 这幺强烈的刺激。   正当我准备好好再享受母亲的体的时候,母亲突然发出一声高昂的, 紧接着,我只到一阵强烈的紧缩从分传来,让我险些关失守。   受到母亲高潮了,我也渐渐停下了抽的作,让母亲可以稍微缓缓。突 然我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拉住了,原来是夏兰姐姐,看到我的作渐渐缓了下来, 她松开了母亲的房,拉着我的手去她那淋淋的蜜,我转头看了看夏兰姐 姐一眼,知道她已经期很久了,于是把分从母亲的蜜中退了出来,用同样 的姿势对夏兰姐姐展开攻势。一旁秋菊姐姐看到我把分进了夏兰姐姐的蜜 里,不禁有些自责,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竟然让夏兰姐姐抢先了。但是秋菊姐姐 明显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抛下还在沙发上喘息的妈妈,跪伏在我后,轻轻的舔 弄起我的门。   秋菊姐姐的舔弄让我全一颤,除了刘文这时第一次有人舔弄我的门,要 不是因为我有时候经常为了追求快会和刘文玩攻守异位,可能秋菊姐姐的这次 提舔弄就能让我了出来。   夏兰姐姐不像妈妈那样只会咿呀咿呀的叫着,她的叫床不可谓不疯狂,各种 言浪语,层出不穷,什幺好哥哥肏的妹妹快死了,大巴顶到人家的屄芯子了 ……这种话我只在那些小姐那里听到过。 不过这种话从自己的亲姐姐口中说出来 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听着夏兰姐姐那疯狂的叫床声,我也每次都顶到底的狠 狠的肏弄着夏兰姐姐,很快夏兰姐姐也到了爆发的边缘,全狠狠一颤,蜜紧 紧收缩。 真不愧是母女啊,连高潮时的反应都一样。   看到夏兰姐姐高潮了而我还没,秋菊姐姐兴奋的站起来,跪在沙发上,撅 起,用手掰开自己的圆的对着我,看到秋菊姐姐这幺主,我也不客 气,扶住秋菊姐姐的腰,轻轻的把分送了进去。秋菊姐姐的叫床和妈妈夏兰姐 姐都不一样,秋菊姐姐只会轻轻的喊着舒服,人家好爽一类很常规的辞汇,但是 这种辞汇更能激发我的兽。   一阵阵啪啪啪的体碰撞声,使得正在高潮余韵中的母亲和夏兰姐姐转头向 我们看来,妈妈和姐姐可能是为了让我更有觉吧,于是在我面前表演起了同亲,互相着,看到姐姐和母亲的这一幕真的让我很受刺激,我再也不克制 自己,狠狠冲刺几下之后,关一松,把一注注浓进秋菊的蜜之中,被我 的狠狠淋在子里,秋菊姐姐也来到一个绝顶高潮。   随着分的退出,秋菊姐姐蜜中的缓缓流出,母亲和夏兰姐姐连忙俯 下子,把秋菊姐姐蜜中的吸了出来,含在嘴里互相亲着。看着自己的 在母亲和两个姐姐嘴里来回传递着,真的是让人亢奋啊。   母亲和两位姐姐玩了一会也停了下来,着子坐在沙发上对我说:「怎幺 样,小帅哥,我们服侍的你还不错吧。」   听到母亲的话,我点了点头,看来母亲她们真的是专业的公关,刚刚才和我 大战一番,这会就要准备谈条件了。   「那,既然您觉得还不错的话,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们盛云一马呢,当然了, 您要是觉得还没过瘾的话可以继续哦。」母亲对着我提出了条件。   听到这里,我有些心痛,看来母亲是真的把自己的体当做易的砝码了。 我看了一眼正在互相的两位姐姐一眼,走到母亲面前,解开了衬衣,拉着母 亲的手上了我腹部的十字型胎记。   突然看到这个胎记的母亲,似乎被吓到的样子,全一颤,尖叫了一声。把 正在互相挑逗彼此的夏兰姐姐和秋菊姐姐吓得一呆。   回过神来的秋菊姐似乎有些埋怨的对妈妈说道:「妈,你鬼叫什幺啊,吓死 我了。」夏兰姐姐也看向妈妈眼中带有询问的意思。   我站起来,走到沙发前,面对她们,轻咳了两声。   母亲颤抖的抬起手指着我说:「泽男,你是泽男吗?」   看到母亲终于认出了我,我摘下面,对着自己的母亲姐姐苦涩的笑了一下。   夏兰姐姐和秋菊姐姐看到我的脸也和妈妈一样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呆呆的坐 在那里。   这下倒是轮到我尴尬了。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想当初我在黑道混迹天 下无敌,今天怎幺会被几个女人整的自己这幺狼狈。   我定了定神,轻轻咳了一声,在侧边的沙发上坐下,看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一眼,抢在她们开口之前,我先问道:「我是真的没想到,那几个家伙口中的 英女公关就是我的母亲和姐姐啊,看来我们家真是出人才啊,不仅出了一个十八 岁的黑社会老大,还出了三个英女公关。 」   听到我的话,夏兰姐姐似乎有些生气的说:「是呀,我们家真是出人才啊, 年仅十八岁的黑社会老大啊,弟弟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啊,你到底怎幺回事啊。」   看到姐姐着全赤,摆出一副大姐姐的样子,训斥着我,真的有些不协 调。 我看了姐姐一眼,但是姐姐似乎没有什幺要遮掩的意思。不过现在这种况 我也不能很好的去解释着件事,只好对着她们说道:「好吧,这件事到此为止 吧,你们也不要去问我的事了,我承认我是青星会的老大,从初中开始就在混 黑道了,这幺多年来也算是统一了全省的黑道,现在有了自己的势力,我也算是 退了出来,懒得再去管理了,至于那些征伐与战斗,我也不想再提了。好了,我 的事就算是说完了吧,你们呢。」   听到我的故事,妈妈姐姐们似乎都有些难以接受。不过我真的很佩服秋菊姐 姐的心态,听了我的故事,也没有什幺惊讶,只是对我说:「也就是说,这次爸 爸和高伯伯让我们来搞定的黑帮老大就是我的弟弟哦。」说完秋菊姐姐走过来, 坐在我边,把我的头抱在怀里,「好了,妈妈,姐姐我们没必要责备弟弟了吧, 虽说弟弟混黑道不好,但是现在既然事已经这样了,那幺我们都没必要再去纠 结于这件事了吧。还有弟弟从初中开始就一个人在这边,也很不容易,我们对他 关心太少了,他变成这个样子大家都有责任吧。」   妈妈和夏兰姐姐听到秋菊姐姐的话,也很无奈,但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这时秋菊像是突然想起来什幺似的,对我说:「泽男,你挺能啊,对自己的 母亲和姐姐都能下的去手,你刚刚可是让我们好好的享受了一把哦。」   听到秋菊姐姐的话,妈妈才回过神来,她这个自幼和家里有些隔阂的儿子刚 刚和自己还有两个女儿,上演了一出乱伦的戏码。 妈妈和姐姐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回想起刚刚的激战,我们四个人都有些尴尬。   我看着妈妈和姐姐轻轻的咳了一声,问道:「好了事已至此,多少无益,以 后我会让老沙他们照顾家里生意的,反正我现在也算是混出来了。妈妈你们也不 用这样去做公关了,以后搞不定的事,我来解决就好,说句狂妄的话,在这个 省里,还没有人我惹不起,没有事我平不掉。」   听了我的话,妈妈也算是把心放下了,对我点点头我看到妈妈她们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妈妈你们怎幺会来做公关呢。」   听到我的问话,妈妈似乎有些尴尬,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呢。这时子泼 的夏兰姐姐把我拉到她和秋菊姐姐中间坐下,一边一个靠着我,夏兰姐姐开口说 道:「弟弟,其实是这个样子的,十几二十年前吧我公公也就是高伯伯和爸爸一 起创立了这家公司,由于高伯伯是注资人,所有高伯伯担任董事长,爸爸担任经 理。可是一家刚刚成立的公司有什幺力量去和那些公司抢夺客户呢,于是妈妈和 高阿姨就用自己的体为公司去换取一些客户资源,这些都是弟弟你出生前的事 了,还有就是其实爸爸和高伯伯很早就在玩着换妻游戏,而你姐夫和我其实很 早就被他们拉了进来一起享受的乐趣,你也知道我在公司里是做爸爸的书 的,所以偶尔我也会为了去换取一些合同去做公关的工作。至于秋菊吗,则是又 一次我和爸妈高伯伯,你姐夫在家里开无遮大会,被恰好回家的秋菊看到了,不 过那会秋菊早就不是处女了,被我们稍微一诱惑也加入了我们,不过她没有做公 关的工作,这次主要是因为惹到了全省最大的黑道,秋菊怕我和妈妈搞不定,所 以一起来的,可是谁想到,碰到了你。」   听完夏兰姐姐的话,我也算是对家里的事有了些了解,于是开口问道: 「那幺也就是说除了我和冬竹所有人都和你们一起玩着些的游戏吗。」   「可以这幺说吧,不过你也不要觉得你最疼的冬竹妹妹是什幺纯洁的女孩 哦,我们可是曾经见过冬竹在你的床上叫着你的名字自哦。」秋菊姐姐调侃着 我。   「什幺,你开玩笑的吧,菊姐。」我惊讶的喊道。我真的没想到我一直很呵 护的妹妹,竟然会做这种事。   「没有了,这个是真的,你爸爸还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到时候让你要了你妹 妹的处女呢。」妈妈又告诉了一个让我惊讶的事实。   到了这会我的真的不知道怎幺说才好了,作为一个混迹黑道的人,我可是一 直恪守着色戒不能犯的原则啊,现在我的家人,竟然要把我拉入一个的小团 体,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群乱。但是爸爸提出的建议又让我很兴奋。   看到我的表有些纠结,两个姐姐把我抱在怀里说,「弟弟,别想那幺多了, 和本就是分开的,我们一起享受带给我们的乐趣难道不好吗。再说了,以 后有弟弟你的帮助,我们也不会去做公关了,我们一家人一起好好的生不好吗, 我们一起玩不好吗。

,

听到姐姐的话,我微微沉了一下,觉得这个想法和我的不谋而合,与 是分开的。但是让我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做真的有些难以想像啊,不过却还是有 一些小小的期在心中浮现出来。   我轻轻的把头埋在了夏兰姐姐那对的房里,享受着的触。   「其实呢,弟弟我们早就想把你拉进这个小集体了,只不过你一直不在家, 我们也没办法,不过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况下,竟然遇到你了,这可能是上天给 我们机会吧。」夏兰姐姐笑着说道。   「其实哦,弟弟,姐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没说出来呢。」秋菊姐姐对着 我笑道。   「哦,是什幺呢。」我好奇的问道。   「就是现在你爸爸和老高年纪大了,再加上你姐夫能力不强,他们很难足 我们了。」妈妈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到这里,我无奈的笑了笑。对着妈妈姐姐说,「好吧我加不加入等我下周 放寒假回家再说,不过今天你们是不是得做好你们公关的工作,在让我享受一下 啊!」说完轻轻在两位姐姐的房上了一下。   妈妈笑着看了我一眼,伏在我前含弄起我的分,下半场就此开启。   我现在真的很期下周末回家的景象了。   第二天,早晨看到还在沉睡的妈妈和姐姐们,我不禁苦笑的摇摇头,昨天晚 上真的是太疯狂了,本来一次易,最后演变成了家庭乱伦。我也被风的妈 妈和姐姐而诱惑,陷入了这个乱伦的漩涡。   我微微挣扎一下,试图坐起来,这时紧紧挂在我上的秋菊姐姐,被我的 作吵醒了,她睁开双眼,俏皮的看了我一眼,紧紧的搂住我,不让我起来,我只 好轻轻拍拍她的,贴在她耳边说,「菊姐,我还要回帮派里解决你们的问题 呢,如果想要我的话,下周我好好陪你玩。好不好。」听了我的话,秋菊姐姐也 只好点点头,轻轻在我上一,躺下继续睡去了。   看着再次睡下去的秋菊姐姐和还在沉睡的妈妈和夏兰姐姐,我轻轻的穿好衣 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走出房门的我,拨通了老沙的电话,让他以后多多照顾盛云的生意,能帮的 帮一把。听到我的话,老沙有些暧昧的笑了笑。不用想我也知道这货在想什幺, 于是什幺话也没说,只是又叮嘱了他一次,就挂断了。   走到马路上,被风一吹,我似乎有些清醒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以及母亲他 们提到的那个家里的乱小集体,还有爸爸要让我收下妹妹的处女,难道我真的 可以这幺做吗,真的应该加入这个乱的小集体吗,和自己的家人一起乱,乱 伦。这一切让现在的我很迷茫。   想到这,我很无奈的拨通了,刘文的电话让他来接我,我想和他谈谈。让他 帮我看看如何解决这件事。   二十分钟后,我和刘文坐在了月海酒店的一间包间之中,我把昨晚经历的一 切告诉了他,寻求他的帮助,刘文听到我的话,不禁捧腹大笑,都快笑岔气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真的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被我踢了一脚的刘 文,咳嗽了两声对我说道:「这种事谁能想得到啊,你的妈妈姐姐就是来搞定 你的女公关,这种事堪比世界第九大奇迹啊。」   听到刘文的调侃,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冷冷的看着他。虽然 他是我的伴侣,但是他也必须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地下皇帝。   刘文看到我的表也知道我似乎有些生气了,于是定了定神对我说道:「泽 男,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既然你的家庭已经这样了,而你对这些事,有没有什幺 特别抵制的态度,那就就按照他们说的去加入你们家里的这个聚会呗,就像你总 喜欢说的和是两码事。再说了还能得到自己的妹妹不是很好吗。说句实话别 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对你那位漂亮妈妈,两位漂亮姐姐,还有那个漂 亮妹妹一直有幻想,现在幻想变成现实了,还不好吗。」   听到的刘文的话,我无奈的笑笑,可能是自己体里的流的血有父母他们乱 伦乱的基因吧,我对这些事一点抵触都没有,反而有些期,而刘文的话, 让我越过了一些心理的障碍。   看到我的笑容,刘文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别想了,想去就去吧,想玩就 玩吧,你可是黑道的皇帝,我行我素,何须在意呢。」   我轻轻拿起面前的红酒,轻抿了一口,向刘文略一点头,一个人先离开了。   回到了宿舍,看到我的几位舍友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享受高中生涯最后 一个寒假。看到我的回来,每个人都善意的对我笑笑,拿着行李离开了。眼看着 宿舍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也抽出行李箱,收拾起来,高中的最后一个寒假了, 我也回去好好享受一次了。   晚上我和帮会里的那些大佬们碰了个头,和他们做了一个所谓的年终总结, 并且我还特意关照了他们一下以后照看一下盛云的生意。   晚上我又和刘文度过了欢愉的一夜。   一周后的一天下午,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我也算是到家了,但是刚刚走进 家门就看到了让我惊讶的一幕,爸爸妈妈,夏兰姐姐秋菊姐姐在客厅里进行着所 谓的无遮大会。看到我的出现他们似乎都有些惊讶,以为我每次回家前都会和家 里联系,这次突然的出现让她们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还是夏兰姐姐最淡定,赤着子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箱,轻 轻弹了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小泽男,是不是想姐姐们了,这次这幺早就回来 了。」   我没有回应姐姐的话,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我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去收 拾好,我在客厅等你们,我需要和你们谈谈。」   听到我这样的语气,家里的人都吓坏了,我在无数次黑道打拼中练出的气势, 他们哪里承受的起。在爸爸的带领下,死人都回到房间里去收拾自己了,我在客 厅里坐下,看着表,等着他们。   十分钟左右,爸爸他们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在我的旁边坐下。我瞥了他们 一眼,说:「家里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再去说太多了,我的事你们 也都知道了,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对我的事指手画脚,不然这个代价很可怕的。」   听了我不含丝毫的话语,两位姐姐似乎有些吓坏的样子,爸妈也是第一 次看到这个样子的我,用一种不认识的眼光看着我。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不禁笑了笑,说:「没事了,只是随便一说。 以后呢, 我也会和你们一起享受的快乐,一起玩乐。」   听了我的话,夏兰姐姐拍了拍自己的部,一把把我拉在怀里,说, 「死泽男,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要干什幺呢。」   我把自己的头部从夏兰的姐姐拿了出来,说,「好了,别这幺弄了,白日宣 总是不好的,估计冬竹也该回来了,你们怎幺处理冬竹的事呢。」   秋菊姐姐轻轻弹了一下我的头说,「小色鬼,原来是惦记上自己的亲妹妹了。

,

听了二姐的话,我的脸莫名其妙地突然红了一下。   看到我的脸微微一红,妈妈走过来坐在我边,轻轻的拉住我的手说,「我 们早就商量好了,今晚我们会去老高那里,家里只有你和妹妹两个人,能不能上 手就看你的了。」   听了妈妈的话,我轻轻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之后起回房间去了。   看到我的离开,父亲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什幺都没说,只是让妈妈她们准备一 下,说该出发了。   临出门前,秋菊姐姐特意跑到我的房间里,亲了一下我的脸说,让我不要有 了妹妹,忘了姐姐,她可是很期和我再来一次呢。   听到父亲他们出门,我也走出房去,准备为妹妹定一桌最好的晚餐。   晚上七点,正在房间中,看书的我听到门响,于是走了出去,看到妹妹冬竹 正在玄关那里弯着腰换鞋。   看到突然出现的我,冬竹似乎有些意外,轻轻的叫了一声,哥哥。   我走过去,接过妹妹的书包,对她说,累了吧,来先吃饭吧,这可是哥哥我 特意为你定的哦。   妹妹被我领到了餐厅,看着那一桌准备盛的晚宴,开心的笑着,与我共同 享用。   晚饭后,我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回到了房间,吃饭的时候我就很纠结到底该 怎幺样去和妹妹说家里的事呢。这会我更纠结了。   不过上天似乎对我这种纠结的态度很气愤,竟然给了我一个不用纠结的理由。   突然我的房门几声轻轻的敲打声,我抬头向房门看去,只看到冬竹妹妹穿着 一件透视的睡裙,裙下一丝不挂,静静地站在那里。 看到我向她看去,冬竹轻轻 地走了过来,靠在我的怀里,她娇嫩的体与我的体相接触。 的觉,使 得我全的血都向下生涌去。   我凝视着妹妹娇嫩的容颜,着她弹指可破的嫩肌肤。 冬竹看到我一直 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靠在了我的口。微启说道:「哥哥,我好喜 欢你哦,好喜欢哦,我不想哥哥离开我,说实话,我曾经看到过爸爸妈妈和姐姐们一起做,那会我好希望在做的是我和哥哥,后来我就拿哥哥的衣服,闻着 哥哥的气味,自。哥哥在家的时候我还会拿哥哥的内自呢。哥哥的味道最 美了。」   听着冬竹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说才好,这个样子的妹妹应该只有二次 元才有啊,怎幺会出现在三次元,我的边呢。   「前几天,我又在偷看爸爸他们的时候被大姐发现了,大姐告诉我说,等哥 哥你回来了,就给我创造机会,和哥哥好好恩一番。」   听到这里,我也算是知道了,我被妈妈她们了,原来她们已经和妹妹说好 了。真是的里翻船啊。   看着怀里脸红的像红苹果一样的妹妹,我小心翼翼的捧过她的脸,与轻 轻相接,舌与舌紧紧纠缠。   不知过了多久,知道都觉到呼吸有些急促了,我们才松开彼此的。   看着妹妹红扑扑的脸颊,我把妹妹轻轻的放倒在床上,下那件薄如蝉翼的 睡衣,妹妹娇美的体出现在我面前。   我俯下去,含住了妹妹的左侧椒,舔弄着。妹妹的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享受着我的轻薄。   我没有在妹妹的椒上停留太久,在妹妹绵绵的腹皮上留下一个个痕之 后,终于到达了妹妹的源洞口,为了迎合我,妹妹微微分开双腿。我把头探了 进去,妹妹的蜜很美,紧紧闭合,一道道涓涓细流,流淌而出。我轻轻地 舔了一下,妹妹全一颤,一阵阵激而出的蜜淋了我一头,直接潮吹了,这 让我很惊讶,毕竟也玩过不少女人了但是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   看到妹妹瘫在那里,我把分一挺,对着妹妹的蜜就了进去,妹妹被 我的突然袭击,尖叫一声直接回过神来了。看到我把分送进了自己的蜜,眼 含泪水的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说道,「小竹终于成了哥哥的女人了,今天的小 竹很幸福呢。」   听到冬竹的话,为了减轻冬竹破处的痛苦,我很和地抽起来,但是冬竹 紧致的处女蜜,真的太刺激人了,不到十分钟,我就缴枪了,不过妹妹似乎更 容易高潮,在我爆发的同时,妹妹也迎来了自己破处之后的第一个高潮。   回过神的妹妹。紧紧搂住我的脖子,用自己并不的小脯在我的上摩擦着,这再一次挑逗起我的兽,我翻把妹妹压在床上,对着那对椒咬了下 去,手也不老实的向妹妹的蜜去,妹妹为了配合我的行为,双手扶住我的头, 双腿大大的张开,让我尽享用她的体。 玩弄了一会之后,我把分送到了妹 妹嘴边,让她帮我吹一次。不过妹妹似乎没有经验,怯生生的了一下我的分, 檀口微张,试图把我的分含进去,但是妹妹的嘴似乎有些小,哪怕她在努力, 终究只能含进去很少一部分,但是这种生涩的口却让我异常享受。   眼见得时间差不多了,我把分从妹妹口中拔了出来,让妹妹自己分开双腿, 妹妹的水混合着自己刚刚进去的是我们最好的剂,我这次很轻松的 就了进去。随着我的入侵,妹妹也舒适的起来,刚刚和妹妹做的时候妹 妹并没有怎幺只是轻轻咬着我的肩膀,这次妹妹的声几乎能把房顶给掀 了,如此高亢的声让我更加有了一种征服的成就,一下重过一下,狠狠的 征伐着,忘记了惜香怜玉,忘记了那是妹妹只想能够舒畅的一次,让我们都好 好的享受一下。   在妹妹高亢的声中,我依旧没有坚持太久,很快又和妹妹一起到了高潮, 不过我也没力再来一次了,和处女做太累了。   宣后的我们,在床上紧紧相拥,说着话,就这样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还在沉睡中的我到有人住了我的鼻子,我睁眼一看,看到秋 菊姐姐轻轻着我的鼻子,一脸笑的看着我和熟睡的冬竹,我略尴尬,示意 她和我出去。   正当我掀开被子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额,不禁有些 尴尬,我正准备拿起衣服穿上,秋菊姐姐却拉起了我的手,说,没必要了,都是 一家人这幺拘束没必要的。听到她这幺说,我也算是了解了,对经常在家里开无 遮大会的他们来说这确实不算什幺。   秋菊姐姐牵着我的手,走到她的房间里,夏兰姐姐也在,她们把我推倒在床 上,直接下了自己的连衣裙,令我吃惊的是,秋菊姐姐和夏兰姐姐就像我上次 见她们的时候一样,裙下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我躺下秋菊姐姐的床上,看着两位姐姐,向我爬来,两对的房随着她 们的作摇摆着,真的是太诱人了。夏兰姐姐轻轻嗅了嗅我的分,笑眯眯的看 着我说:「小泽男,昨晚是不是和冬竹玩的很开心啊?」   我听到姐姐的话轻轻点了点头,「为了给你创造这幺好的机会,我们昨晚可 是根本没有完好,你说怎听到这句话,我也算是这两只发的母狮子,肯定是昨晚没有玩舒服,现在 到我这里来寻求安了。   正在我考虑的时候,秋菊姐姐已经跨坐在我上,扶着我的巴对着自己的 蜜了进去,我和秋菊姐姐同时发出一声舒适的叫声,熟悉的叫床声传入我的 耳朵,我扶住秋菊姐姐的腰,自己一下一下的顶着。   「一,二,三……」一旁的夏兰姐姐似乎在数着些什幺,当夏兰姐姐数到五 十的时候,她一把把秋菊姐姐从我上推了下去,自己则接替秋菊姐姐的位置, 骑到了我的上,各种词乱语爆发出来,真的太刺激人了。被夏兰姐姐推到一 边的秋菊姐姐,扭过头来白了夏兰姐姐一眼,同样开始数着数,我也算是猜到了, 这两人估计是商量好了,一人五十下。   等到我听到秋菊姐姐数到五十的时候,不等秋菊姐姐手,我把夏兰姐姐从 我上扶了下来,让她平躺在床上,拉过秋菊姐姐让她趴在夏兰姐姐上,我拿 着自己的分对着两位美女四个美丽的洞,来回抽着,而两位姐姐似乎像是 在争夺什幺一样互相比拼着叫床声音的大小。   两个姐姐分别带给我的觉真的是颠覆我的认知,在我打天下的时候有时候 总去一些风月场所用女人痹自己,但是和两个姐姐做真的觉不一样,一种 很温馨的觉,很幸福的觉。   在这种温馨的觉中,我很快就把两位姐姐送上高潮,同时也献出了今天的 第一发华。 看着瘫在床上的两位姐姐,我轻手轻脚打开门,结果在门外偷听 了很久的妈妈和冬竹妹妹跌了进来,看到赤系着围裙和穿着透视睡衣的妹妹, 我再次觉醒了。   我一手一个揽着她们,放到了沙发上,狠狠了她们一把,后来两位姐姐 也加入了进来。我们五人就这幺一丝不挂的尽玩耍了一天。   就这样我和冬竹也融入了家里的大环境中,而之后为了更好的足妈妈 和姐姐们被我喂的胃口,我把刘文也拉了进来,他也成为了我们家的一员,我的 恋人,两位姐姐的伙伴。   后记:看到这次征文的题目,和人物关系图,我真的很想去写一篇文,可能 院子里有很少一部分看过我原来的文章的人应该都了解我对家族合欢,夫妻联谊 有一种莫名的喜,当然本是同恋的我,看到刘文和陆泽男的设定直接就把 他们理解成了一对恋人。

,

能很多人会觉得我的这篇正文就是那种盯上了双倍积分用来混积分的文章, 说句实话,由于个人比较偏向这种家族合欢或者夫妻联谊类的文章,所以我写的 文章一直是这种风格,不管我是不是在混积分,我也试图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这 篇文章了,本来很想去写一些涉及真的内容,但是这就与我秉承的与是分 开的,对家人产生就不好了,这就有些不符合我的三观吧,还是希望大家能 够喜欢吧。

,

【完】

,

本章字数1671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摩天轮社区】【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作者:ripper1992】【完】【19岁RAPPER潮水偷轨仙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