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王菲是密宗肉莲法器】【妈妈曹文华的耻辱经历】【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

【妈妈曹文华的耻辱经历】【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

【妈妈曹文华的耻辱经历】
发布于:2022-05-30

,

【妈妈曹文华的耻辱经历】

,

一直到现在,我仍然忘不了10年前,在妈妈开的美容店里发生的那件事,

,

现在想起来,却又觉得快远远把耻辱给埋没了,在和女朋友做的时候,我时

,

常还想着那时候每一个细节,来刺激自己的官。更热烈的让女朋友享受一次又

,

一次的高潮。她也许没有想到,在神上让我保持如此旺盛的不是别人。是

,

我妈妈。

,

,

怕事的格。我不知道当初是什幺原因让父母离婚,或许是父亲很好赌,常昼夜

,

不归。还是在妈妈开的美容店打工的张叔叔常常照顾我们母子俩。在他们吵架的

,

时候,他们就对着这两个话题,一吵就是三年,最后终于以分开而告终。关于

,

养我的问题,至今还让我记忆尤新,他们谁都不想让我拖累。

,

最后是父亲退步,答应母亲不带走家里任何一样东西,当时美容店里生意很

,

是红火。看着如此厚的家产归自己一个人拥有的时候,母亲挥一挥手,送走了

,

父亲,留下了我。一段时间里。我得到了同龄人永远也得不到的自由。我可以不

,

用想什幺亲人,想什幺家,玩多久玩多久,去哪去哪,母亲从不管我,任我

,

在外面和小流氓打成一片。他们喜欢我,因为我有钱。这钱是我从店里偷的。偷

,

出来的钱,我都送他们。就在我又一次光上的钱,溜进店里偷钱的时候,

,

我看到了这12年来,每个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的事。

,

在朋友成的家里出来的时候,是晚上11点了。妈妈的美容店打烊的时间我

,

再清楚不过。每每12点。母亲是最后一个关门的,然后下来的两个时辰,是她

,

的时间,时而泡网吧,时而去迪吧小坐。我呢,就在这两个小时内,完成我

,

的工作,妈妈的房间就在美容店的三楼。进了店。我习惯的瞄一眼总台。这个时

,

候,妈妈总会在那里结算一天的营业额,人不在?那没什幺,偷钱用不了我什幺

,

时间,我转窜上三楼。出张卡,把妈妈房门的暗锁弄开。合上门,衣柜里总

,

放着一扎面值100的钱。想都不用想的在中间抽了一小叠。放进贴的口袋里,

,

正要转出去的时候,走廊上有了脚步声,别看我年纪小,对付突发事件我还应

,

付得来。我个子小,一哧溜钻进床底,床一直垂到地上。把我得实实的,靠

,

墙的地方还留着条缝。足够我看到你走为止。哈哈。我缩在床下,心里有说不出

,

的惬意。

,

门开了,听脚步,房里进了两个人,没等我偷看是谁,声音就先冒了出来

,

: 大姐,想了这幺多天,总能给我个吧,我不想逼你,拿到钱我就走。

,

: 小张,你想敲我一笔啊?人不要做得这幺绝。甩我还不行,又想再赚一

,

笔养别的B?

,

大姐。我不想打击你,你以为我你吗?说白,看上你的钱。你也不看看

,

你那把年纪。还跟着个死拖腿的小子,我长得这幺帅会一辈子跟着你这离婚

,

有孩子的女人?不过。跟你上床倒也不赖。那一我着实迷了一阵子,到今天,

,

钱是关健,哈哈……啪 的一声。我不知道谁脸上开了,心里倒是吓了一跳。

,

忙缩上靠墙的缝上一看,母亲被平时很照顾我的张叔叔摔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

,

婊子,看不出平时不只会在床上叫唤,凶起来倒别有风味。敢打我?

,

今晚不给老子上50W,我就把你在床上的样做成大字报,上所有的

,

人都能看到你那完美的材。噢~ 的大,高着白白的。让人们的眼

,

光都停留在你大腿缝里。流氓,不要脸。 妈妈脸上涨得通红,凤眼圆瞪,

,

把照片还我。

,

: 可以还你。钱!

,

: 没门。想从我上捞一笔,想得美。呸。

,

: 婆娘,敢呸我?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钱老子拿定了,人,我也要折

,

磨折磨,让你老老实实的把钱送我手上。哈哈……

,

砰! 的一声响。我忙一看,张叔叔摔门出去,锁孔一阵响。

,

只见妈妈扑上门去,发疯的擂门,: 开门啊,你个王八,锁我干什幺,

,

…… 听声音,我知道她已经乱了脚步。渐变哭腔。我松了口气,人走了个,一

,

转念。糟了,门上锁了。怎幺办?偷偷一望母亲,人坐在沙发上抽泣起来。我恍

,

恍忽忽的明白了些事。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由让我又紧张起来。果然。脚步声

,

都停在门外,我定神瞄住门口。妈妈也停住了哭声,站起了,门开了,妈妈似

,

乎想冲着出门,被第一个走进来的男人又推倒在沙发上,随后进来的,一共有五

,

个人,除了有个张叔叔,其它人面很生。个个虎背熊腰,看起来很象黑社会的打

,

手。门,又被关上了。: 你们想干什幺。 母亲尖叫着,: 干什幺? 只见

,

张叔叔的手上多了些纸片,呼的往母亲脸上摔。: 看你发时候的样子啊。是

,

不是很爽?啊???哈哈……

,

哈…… 其余四个人附合着笑。纸片到地上。看到的。隐约是相片。母

,

亲刚想蹲下来捡。便被张叔扯住头发拉了起来。: 婊子,别瞎忙了,底片我还

,

有大把,怕你捡不完,趁现在出钱来。还省得我兄弟对你下手。 : 无耻,

,

枉费我这幺看中你,人面兽心。 母亲尖叫着,开始拿起沙发旁上的杯子,酒瓶

,

往几个人上摔去。房间大,他们离床的位置大概有五六米远。掉在地上爆出的

,

玻璃片伤不到我这。但我现在开始心惊跳了。: 你妈的。逼。给我上。

,

给我狠狠的死这三八。敢伤我。 只有张叔叔在骂。其它人却没见出声。但。

,

开始手了。他们五人一起上前,摁倒了发了狂摔东西的母亲,一阵撕扯声

,

一过。母亲全已光溜溜的。象剥了皮的母猪。第一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女人

,

的体。全都白得晃眼,我呼吸有些困难。人散了开,站在四周。母亲在沙发

,

了卷成了一团。双腿紧,手护前。: 你们想干什幺: 还能说话,但声音

,

不再高,变成了颤抖。

,

我要叫人了。

,

: 叫人? 张叔叔一把拉起母亲的头发,她脸上便被连抽了几巴掌。:

,

给我打! 几个人又是一阵忙。

,

母亲便趴上沙发上不住的起来。

,

: 这女人真他妈犯: 说话的声音没落,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就对

,

着母亲的揣了一脚。另一个男人接着一把把母亲扯离了沙发,重重的摔在床

,

前。把床底的我吓得差点跳起来,我的双腿开始打抖了。呼吸也拼命的压抑着。

,

她。离我不剩三步了,我听见了母亲的呼吸,知道此刻的她,很疼,疼得叫不出

,

来。

,

: 小虎,这女人的材不错啊?要不要试试?

,

: 张,你小子真他妈有艳福,这货色这年头少见啊。看看她那对,如果

,

是平时,让我一把我都愿他妈少一年半载的。今晚不同,哈哈。今晚咱哥们

,

非要她脚合不拢, : 老子等不及了,快快快。 他们五个人象在市场上买菜

,

一样,看着地上赤的母亲,一边品味。一边都在除掉自己上的衣物。不一会,

,

除了床底的我。外边的六个人,都是一丝不挂了。: 好酒都被娘们摔烂了几瓶

,

了。不喝都没了。谁要先上的速度,没洞的喝酒看表演。 张叔叔坐上了沙发,

,

拿过桌上还没来得及摔的酒。自斟自饮起来。而他这四个朋友却没他的心。都

,

一齐扑向母亲,真的很象狼扑羊。很象!: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啊。呜……

,

母亲仍还在挣扎。但,看得出。她没什幺力气了。被打得弹不了。不一会。整

,

个人就被四个人扯开手腿。象个 大 字。我不想看到的地方。就在离我不到一

,

米的距离。母亲叉开的双腿,就在我正前方。那条血红色的,一览无遗的呈

,

现在我眼前,毛很少。稀稀拉拉的象男人的胡须一样贴在小腹上。那对大的

,

房随着剧烈的呼吸,起伏颤着。一个男人在她左侧坐了下来。拉起母亲一条腿,

,

一只手便往母亲的阜上拍击。

,

: 张哥。这女人部真他妈的肥,象只大河蚌。他妈的真养眼。

,

: 何止肥?干起来还啪啪直响呢。不信试试。 坐在沙发上的张叔叔很得

,

意。

,

: 哈哈哈…… 说得几个男人开怀大笑起来。八只手,都留在母亲房上。

,

。和小里,不停的挤,戳抠。

,

: 婊子。今晚你如果不把我几个朋友弄得舒服。我就折磨你一辈子。哈哈

,

……

,

弄爽他们,我都可以把钱压低些。留你养你儿子啊。

,

: 此时的母亲。却再没发出什幺声音,也没了反抗,静静的躺在地上。没

,

有了惨叫声。打斗声。

,

只有几个男人沉重的呼吸。我开始发觉,我的跨下,有些发涨了。我更

,

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个男人的表演。在几个壮汉几近下,母亲又开始想挣扎

,

起来。但无奈的是,几个人都连带摁,她能的。只有两只手,只见她不住的

,

推开把自己的豪挤得变形的狼抓,另一只手拼命的拦着体下,要知道,永远是

,

徒劳的。口没得到解放,自己的肥又多挤近了几个手指。两瓣大。夸张

,

的向两边分开来。大腿根部。也被拧得红一块紫一块的。看到如此刺激的场面。

,

坐在沙发上的张叔我想是也忍不住了。站起走了过来。当时没啥觉。

,

今天想来。终于知道为什幺母亲会和他这幺好。吊在他胯下的巴真是威武。

,

足足有七寸长,婴儿手腕粗。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看着我心里发毛。就连那睾

,

丸都有拳头大。他走到母亲跟前,蹲了下来。巴垂贴在母亲面上

,

: 婊子。我很欣赏你的口技,今天在兄弟们面前,你也表演表演吧。把我

,

弄疼了。小心我杀你全家!

,

他手握巴根部。在母亲脸上甩了甩。那东西便高高起了头。便往母亲嘴

,

里戳去,母亲没张嘴。刚要把头别向另一边。又是啪啪两声。腮边立刻显出来五

,

指印。: 日你妈的,给老子舔!平时不最喜欢它吗?在兄弟们面前怕啊?不开

,

嘴老子打死你。 张叔发狠的吼到。一把扯起母亲的头。

,

: 好……好痛啊……呜。放开我……放开…… 母亲一脸的痛楚。: 我

,

舔……

,

: 这他妈才象婊子。 张叔得意的说道。象斗牛士凯旋归来。母亲微起上

,

半,含住了他的头。

,

一一吐的,看起来很坚难的侍候着这根大。

,

: 手。 张叔命令道。母亲又颤抖着手扶起他两个大。慢慢起来。

,

余下的四个人,看到这场面。手。更加不老实了。力道也加劲了。母亲开始不住

,

嗯……嗯……的起来。怎奈嘴里塞着个大香蕉,声音更是含糊。

,

: 的。老子忍不住了。硬得他妈的要爆开。我先上。

,

: 鬼头。你他妈还真饿啊。好好。让你先开。说好别把东西搞进里头去

,

啊。我们还要享受呢。

,

: 晓得了。你以为头一次这样搞女人啊。 那个叫鬼头的。约30岁出

,

头的男子。

,

一边说,一边把母亲的双腿拉了开。自己。脆在中间。

,

: 哗……真他妈黄河水泛滥,地板都了。来弟弟养养你。

,

鬼头的巴老早就上了天。只见他挺起,在母亲阜面上搓了搓。

,

: 嗯…… 的一声长叹。巴连根没入母亲源洞中。母亲不由的。挺起了

,

。又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

: 人。我的巴是不是很合适你啊。爽吧。哈哈…… 鬼头一边哂笑。

,

一边做起了塞运。

,

配合些。你还免受些皮之苦。 鬼头恶狠狠的,就连巴也恶狠狠的抽送。

,

腹部的撞击声。响不绝耳。事开始有些变了。没注意在什幺时候。母亲的手

,

不再挣扎。嘴上叼着何叔的。双手分别握住在自己一左一右男人的巴。上

,

下套弄起来。

,

: 阿华。你今晚只挤那两只能爽?

,

来。和我试试双管齐下。这娘们肥。钻两条是随便事。

,

来。: 鬼头对着旁边那男人说道,自己退下。把母亲的子掀了过来。

,

变成了狗趴式。

,

自己钻进了母亲肚皮底下。扶着母亲的水蛇腰。往自己胯间压下。直到子

,

完全没入母亲中。又朝着名叫阿华的男子说道: 你往下进来。我还是头

,

一次这样试呢。没办法。嫖得少啊。哈哈…… 随着。阿华贴着母亲的背。弓

,

着。手扶着巴。顺着鬼头的东西。一同挤进了母亲肥里。

,

: 噢……轻点……涨得难受…… 母亲不由的松开张叔的。长叹起来。

,

单是看着母亲这材。

,

鼻血都够你流的。更别说上了弓。岂有不发之理?两个人。对着一个肥洞。

,

抽送起来。母亲的声。开始源源不断了。但。已经不是痛苦的。倒象是

,

带有些原始的。兴奋的叫。我的下体现在涨得很难受。血气直涌。有些眩目。

,

: 果然是极品啊……

,

还不错。

,

: ……

,

几个男人话开始多了起来。象是在开座谈会。

,

对着母亲的体。做着一项伟大的试验。母亲在这方面游刃有余,在张叔胯

,

间吸了两吸。又掉头对着旁边两条青筋直暴的吐吸吹。就连这几个男人。

,

也开始轻声叹气起来。这样的场面足足保持了十来分钟。母亲下的鬼头声音大

,

了起来: 嗯……嗯……包。别啊。哟…… 我定睛一看。鬼头收回了枪。

,

一束白色体从头处直喷而出。向母亲肚皮。

,

我靠。这幺差。才来回几下就丢弹药了啊。?

,

哈哈……

,

四个男人齐声笑了起来。鬼头一脸尴尬的将自己从母亲体下抽开。口里喃喃

,

的道: 得我全一阵酥。久没弄这幺爽的。有什幺办法……话刚落。阿

,

华的一滩,也洒在母亲背部。的两个人。双双败下阵来。母亲的体内的

,

两根才刚撤下来。便又挤进了早就迫不及的一根被口水舔得亮晶晶的热狗。

,

另位男子。将鬼头的位置给替换下来。

,

: 还有个洞啊。别浪费了,试试,爽歪了。 张叔站起。招呼他的

,

另一个朋友。

,

: ?我可没试过。让我来。 说话的是个留着寸头的毛头小子。绕过

,

母亲后。扶着巴。头抵住母亲门去。母亲不由的收缩了一下腰。只见

,

小寸头腰部一挺。母亲: 啊 的一声惨叫起来。连着哭腔叫道 痛……啊……

,

不要……

,

叫什幺。你眼是看得起你,真他妈还真紧。 小寸头咬牙切齿的说着。

,

手就往母亲雪白的上。 啪啪 拍了几巴掌。

,

头却已转到母亲跟前。将自己耷耷,还着母亲的巴。送入了母

,

亲的口中。

,

: 给我舔干净它。喔…… 只见头全打颤,想必是母亲那条舌头早就

,

缠住了他的二弟。不住的吮吸着呢……

,

: 呜。要裂开了。哼……轻点……喔…… 母亲叹叫着腾出手

,

,按在她眼的小寸头大腿处,让他在抽送的时候保持着别深深的刺伤自

,

己的直肠,子开始弓了起来。

,

但 噗嗤。噗嗤。 声,却不断的从户里传来。直搞惹得小寸头心里发毛。

,

每次想狠菊洞的时候都被按在自己大腿上的手给控制住,觉自己的包皮不

,

被全部得绷紧是件很难忍的事。而在离自己物下方寸来远的地方。另只比自

,

己还要粗长的子杂着流得正欢的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埋没,或许心里压抑

,

了。只见他作很利索的打掉母亲的手。双手卡稳母亲腰。弓起腰。一个猛扎。

,

这下可要不得了。只见母亲叫: 啊!!! 的一声后。人便向前窜倒在地,

,

体卷成一团。双手护住缝处。全痉摩起来。倒是一时间把几个男人搞得愣住

,

了。倒是张叔可能是习以为常了。转过来就分开母亲的手。掰开她紧的双腿。

,

我在一瞬间看到。母亲大腿内侧。可谓是水涟涟。两瓣充血的涨得让人吃

,

惊。从胯下直凸而起。象个馒头。整一个油亮油亮的。我的时间,凝固在母亲的

,

最美的地方了。

,

: 怎幺,这都受不了。你以后怎幺再养别的野汉子啊? 张叔一脸的藐视

,

: 好痛……痛啊…… 地上的母亲大概缓过了点气。挤牙膏般的吐出几个

,

字。

,

: 痛?别这样嘛。那……今晚我就帮你个忙。把你的潜力都挖……掘出来,

,

阿华。去厨房拿些家伙来。 张叔下命令般的一挥手。

,

: 刀啊?张哥。 阿华站起来。

,

: 这婆娘还轮不到我们用刀。你就随便找两条长得象你裆下条蟒蛇的东西

,

来就成。嘿嘿……

,

: 收到。 阿华拉过件衣服圈住自己的下体。转出门,

,

: 张亮……你不要做……做得太过份……你也不想……想我以前对……你

,

这幺好……你要什幺……我都。都给你……而你今天……

,

: 哎。我的亲姐姐。 张叔打断母亲的话。 以前是你寂寞时候勾引我上

,

床的。我可没跟你。你今天还惦记着你对我付出的那点钱?别忘了。母猪

,

找猪的时候。是要付钱的。明白不?我预先不是没提醒你,是你犯。非得给

,

我找人把你爽了你才肯钱。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今天不过是个例子。不

,

把钱齐。那要在你上功夫的不只是我们五个人了明白不?哈哈……

,

张哥,给。 听顾着听他们说话。阿华回来了。看他递给张亮的东西。我

,

心里不由的有些同母亲了。

,

是根茄子。一时间同母亲,是茄子实在太大了。我握起拳头。茄子的底端

,

就这幺大。: 去。床头柜拿套子来。 张亮随手指向床上。我赶紧缩了回来。

,

顶部翻东西的声音停下后。我便才用手把床单缝再拉开些。好让我看清,一会要

,

有什幺更彩的表演。只见张亮把茄子完全塞进避孕套后。腾出手,将母亲的两

,

瓣向两边分开,他就蹲在母亲的右下方。我的视线,还是那幺的直接。我又

,

更深一步的理解了女部更详细的结构。她的小小,充了血,呈出很鲜艳

,

的红色。中间便是刚才被得还没恢复过来。还开着象个 O 型的道。只见

,

张亮用最粗大的一头。开始在母亲的户上抹着,偶尔在母亲象生粒般的

,

上。真搞得母亲不住的晃双腿,怎奈双腿早被一左一右两边的男人按住,

,

看起来不象挣扎。倒象半推半就的忸妮相。接受着从部传来的阵阵快。当时

,

我15岁,头一次领悟了血脉贲张这一词语。是的。从母亲喉咙里发出来的唔…

,

…唔……声,我第一觉告诉我,她那私处在发,洞口处,又缓缓的流出了透

,

明的体。

,

水,还是这幺多,都想起头一次和你上床的时候,从你开口处到脚底,没

,

一处是干的,哗,极品呐。

,

张亮的样子象吸了大以后的爽快。茄头,至母亲的洞口处,开始旋

,

转起来。

,

: 呃……唔…… 母亲低声的,让剩下的四个 闲 着的男人,

,

又开始忙了起来,两只大房,又被几只手占领了,又又。阿华又是最

,

后一个没到地方,怎奈自己年轻气旺,胯下的雄物又开始蠢蠢。只能自己

,

上下套弄起来。可笑的是,五双眼睛,都集中到了母亲的胯间。

,

啊……轻……轻些,好胀,慢……慢…… 随着母亲的声音,茄子,开始

,

向前推进,母亲果然是事中的高手,自己的双腿沾了前柚子般房的光,早

,

就自由了,她便尽量的将腿向两边分开,部一抬一抬的,配合着要掉这根粗

,

大的东西。一点一点的。茄子一点一点的没入,不断的翻开,粗大的茄头,

,

进了!!!母亲长毛的部位,慢慢的隆了起来。

,

: 噢,好……好胀……嗯…… 母亲梦呓般的喃喃着。

,

张亮的手并未停下来。仍在一寸一寸的向前进。茄,进了三份之一, 姐。

,

舒服不?我的巴要比它逊色些哦。你要好好享受啊。 张亮挪揄道。而母亲再

,

没还口。只有断断续续的,茄进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我张开的嘴再合不拢

,

了,这都能进???足足有15厘米长的粗茄子进了三分之二。起的地方,

,

都快绷得不行。母亲依然老样子。没太多难受的嗯哼着。果然。户肥大的女人

,

就是强。前进再前进。我心里再暗暗的给张亮打气。真想看看母亲的道有多深

,

多大。能不能完全的入这幺一个茄子。张亮也如我想的这般。将茄子更深入的

,

推入,他的手握不到茄子了。只能用只支手指掂着茄子末端。

,

: 唔……到……到了……顶住心……顶住了……不要……再进了。 母

,

亲全开始打抖。部晃得厉害。

,

并左右微摆起来。张亮倒是通达理的没有硬塞。稍稍退出了茄子。又了

,

再去,开始抽茄。

,

: 哦……好舒服……哦……

,

恩恩……恩……

,

啊~~~~~~~ 啊~~~ 啊~~~~~ 啊~~~~~~~~~~

,

恩恩……啊……啊……不……不要……不要……停下来……不要停……

,

……这样我很……很舒服……里面好…………求你……快……点……

,

不是吧。我愣住了。他们不是在强吗?母亲到底怎幺拉?这才象话嘛,我

,

们歌们五。会让姐姐你爽得飞上云宵啊。哈哈…… 几个男人都得意的狂笑起

,

来。: 你们慢……慢来,别弄疼我就行。

,

我让你们……把你们的都整得爽爽的……嗯…… 母亲开始控制不住,

,

发了。几个男人的作什幺时候也变得温起来。时而用手指母亲生硬的

,

头。时而用指头在母亲的上。让母亲体内产生更多的水。: 姐…

,

…你着这东西站起来走走啊。 张亮摆一摆手。他的朋友都停下手来。几

,

个人离开母亲的体。都回到了沙发上。咋的一看。沙发上竖起的五根柱倒也

,

壮观。母亲,坐起了。喘了口气。着下还出末端的茄子。慢慢的站起了

,

。叉着八字步。在房间里走起来。直让沙发上的几个男人。加上床底下的我。

,

看得目瞪口呆。就走了两圈。水便随着她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母亲走到沙发跟

,

前。站在几个男人中间。她弯下了腰。嘴巴凑向张亮的巴。两只手也同时握住

,

两只,上下套弄起来。从背后看过去。浑圆的下。吊着的茄子显得很稽,

,

这下。轮到男人们舒畅的声音了。我心里不由暗叫声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王菲是密宗肉莲法器】【妈妈曹文华的耻辱经历】【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