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书连网小说】【妈妈的不归之旅——旅程的终末】【吸血鬼女孩】

【妈妈的不归之旅——旅程的终末】【吸血鬼女孩】/

【妈妈的不归之旅——旅程的终末】
发布于:2022-05-30

,

作者: ccav1988

,

2021/04/19发表于: sis

,

是否首发:是

,

字数:6,628 字

,

妈妈的不归之旅——旅程的终末

,

门卫老伯娴熟开着那辆帝都313吉普车,带着我向着城市最高的大楼开去。

,

四周的景色熟悉而又陌生,工厂被拆掉了变成了一层层的楼房,超市,购物商场

,

那些以前从没有的东西。窄小的道路路变成

,

夫肖塘的公司建设的呢?随着我的胡思乱想,车开到了一栋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

老伯带着我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直接到了顶楼。进入一间的巨大的办公室,一座

,

高背的老板椅背对着我。我叫出了丈夫的名字,老板椅转回来却是一个年轻貌美

,

的女人。

,

她笑了笑说:「董事长不在,我是董事经理,我叫龚蕾,你可以叫我龚总。」

,

「我的丈夫呢?」我问道

,

「董事长去谈一个重要的合同,现在这里的事都由我负责。包括嫂子你的

,

事。」

,

「我的事……」我的心里和疑惑。我的事还没有说她怎么会知道。

,

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龚蕾拉上了屋子里的窗帘。一副幕布缓缓降下,投影

,

仪里一部我拍过的影片正在放映。

,

荧幕里的我穿着村长给我买的趣粉色女仆制服。双手被绑在房梁上面,腿

,

被绑在没有凳面的四角凳上。冰熊帮的调教师用黑色的绳一圈圈绕紧我那大

,

的房。最后在根处打了八字结。通红肿胀的房在挤压下头慢慢向外渗出

,

白色的,线一样的向下流去。

,

「你可以叫我龚蕾,也可以叫我龚总,当然最适合你叫我的名字应该是蓝猫

,

主人。对吧,嫂子或者说是姐姐。」

,

我的心里震惊、悔恨、愤怒、凄凉、羞耻,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但是体

,

还是条件反一般的跪下低头,双眼不能看主人的腰部以上是反复镶嵌进大脑皮

,

层的铁律。

,

「衣服就不必了,这里毕竟是集团总部办公楼,况且我对你体的了解超

,

过我家的马桶。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会买你的定制片子当你的主人,为什么要

,

对你的体改造。这事说来话长,从名字你也可以看出来我是龚xx的女儿。看你

,

的表你显然认识他,就是新闻里那个。当然我不是上得了台面的那种,我是他

,

的私生女。集团这些年拿的地拿的合同银行的贷款都是我在里面出力,可以说没

,

有我就没有集团。说实话,我很嫉妒你于老师。嫉妒你一生下来就有合法的份,

,

帅气的丈夫,可的儿子。而我永远只能在影里,越嫉妒只能越在你上发

,

。你越悲惨我越快乐,很变态吧?」

,

「本来我的计划是让你和董事长离婚,扫清最后的法律障碍。再回那个烂地

,

方慢慢的当个臭婊子烂死。我有什么新的想法也可以在你上慢慢的玩。但是我

,

忽然改主意了,万一哪天旧重燃可不好。那个破地方也不是百分百能看好你。

,

而且姐姐这么好的一副皮从电脑上看还是很有隔阂的。放在我边能减少距离

,

。」

,

我低着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的人生,我的家庭,我的丈夫,我的孩子。

,

就因为一个小姑娘的一句话就永远的坠入了地狱。

,

「哦,我差点忘了。女奴不经过主人允许是不能说话的。现在我允许你随便

,

说话。」龚蕾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扶起我。让我坐到会客的沙发椅上。

,

那一瞬间我想过无数把她骂死的对话,但是多年的辱生涯让我知道任何的

,

反抗都只会是自促其辱。只是忍住了说:「你想怎样。」

,

龚蕾沏好两杯咖啡,给我一杯。边饮边说:「以前我觉得你离开了肖塘,肖

,

塘就是我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并不保险。你以前的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要

,

在这里,你生长的的地方重复一下。在这里把你的名声搞坏搞臭让世人都知道你

,

是条的母狗。我让你说话可是没有让你瞪我,看来你这双漂亮的眼睛也需要

,

修一下。放心吧,这里的医疗水平也很高。首先是和肖塘离婚,然后为了不浪

,

费你的特长集团正好有一个民工子弟学校缺老师。给你安排去那里教书,缺少了

,

教师的份这个游戏也就没意思了。不教书的时候你可以继续干老本行去发廊夜

,

总会卖。对了,公司也有不少工地,那里的民工应该很欢迎你。不过这边的收

,

入比较少,一次也就几块钱。最后呢我有个搞科研朋友有个特殊的实验项目,你

,

可以成为一个很好地材料。

,

我忍住浑的颤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蹦出:「我要是不同意呢?」

,

「那也很简单,你继续去罗勒安拉普那个鬼地方当你的女,代孕子,被

,

客人扩张刑讯的奴,继续去拍那些电影接受私人订制。但是要和你儿子搭

,

伴,你上有的她都要有,你做的那些他都要做。顺便我会请最好的医生给他做

,

全套变手术。反正他在一直对我也不尊敬,我也很难当好这个后妈。你如果不

,

听我的那就别怪我手下无了。」

,

儿子,我的儿子,我的命门。我只好点了点头。

,

后来的日子好像按了录像机的快进。一个和肖塘有九分像的男人拿着肖塘的

,

全套证件和我办了离婚。学校也在蓝猫主人的运作下把我转到了一个民工子弟学

,

校。那里的学生上课干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学习的。我只要机械地讲课就好,既

,

不提问也没人回答我。就是开家长会的时候会有些少许尴尬。毕竟我在蓝猫主人

,

的安排下在附近的艳色街卖有时也去工地串场。难免有嫖过我的家长认出我,

,

不过还好有默契,家长们从不在学校拆穿我。在小发做的事后抽烟的时候才会

,

偶尔问问孩子的成绩。唯一让我夜夜难过的是我过去的亲戚朋友们渐渐知道了我

,

女的份。现在的他们以我为耻。

,

其实我也已习惯,这么多年的下。在家乡教教书,挨挨。闲适的就像

,

度假一样。龚蕾平时也很忙,偶尔有时间才来调教一下我,顺便拍些视频或者照

,

片。

,

她也没有忘记第一次和我说话时,我对她怒目而视的仇恨。用她的话来说:

,

本来是想给你摘掉眼球,但是一个瞎子有什么意思。就让我半瞎不瞎,以后经常

,

瞪瞪眼。眼睛上被用生物胶水永久地上了蓝色的美瞳。中间是可变透明的,据

,

说技术来自外国一种可变玻璃磨砂或者透明的专利。平时就只能看清眼前四五十

,

厘米的东西,再远就像高度近视的人一样只能模糊一片。不过并不影响我和人做

,

,还有人说我这样拼命瞪大想看清事物的眼睛比以前更楚楚人。在学校教课

,

的时候,校长手里有一副特殊的磁力眼镜在讲课的时候戴上可以让我的视力恢复

,

正常,当然他也是龚蕾的人,喜欢在午休的时候把我按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干我

,

后面。最讽刺的是龚蕾在术前还让我在上百种款式颜色中挑出我喜欢的,这可能

,

是我唯一的自由了吧。

,

海外留学生让我变了很多。我也坚守和龚蕾的约定在拿到学位之前不能回

,

国,她和爸爸在塔西提岛的婚礼我也硬着头皮去了,给足了她面子。出去留学的

,

日子里网上再也找不到妈妈的直播或者视频,现在的妈妈到底怎么样了?暑假里

,

龚蕾突然同意我回国一次,我迫不及地买好机票回国找到龚蕾,问她妈妈的下

,

落。

,

「我的小少爷你真的想找到你妈妈么?也许你们不相见才是最好的。」龚蕾

,

调笑着说。

,

「别废话了,你们结婚我也同意了。不让我回来我也认了。现在我要你兑现

,

承诺。」我说道。

,

「行吧,最近也没什么事。我就陪着你。」

,

我坐上龚蕾的车开到一处工地旁。龚蕾戴上墨镜,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工

,

地的负责人一路小跑着来到我们跟前。

,

「是总经理来了,您也不提前和我们说一声,我们都没准备……」

,

「别那么多废话,带我去娱乐室。」

,

「那这位是……?」

,

「没事都是自己人就是看看。」

,

「好的,好的。」工头一边苍蝇一样搓着手一边谄地说。

,

我们一路跟着工头左拐右拐。进了工地深处的一处简易房。第一进是个赌场

,

里面乌烟瘴气,都是打将,打牌的。第二进是个用三合板隔开的小屋。工头带

,

着我们进了里面的监控室。

,

监控室的屏幕里二进三面都是木墙,在腰部的高度每面墙都开了几个大洞。

,

每个洞下面都有一个皮坐垫让女人的坐在上面,洞里出两条女人的大腿,

,

洞口用皮帘子遮蔽着。女人们的被斜向上呈对勾一样被两条皮带拉着固定到墙上。

,

民工们了子就开始墙上的女人。也有人用手指入女人的道里出出入入

,

的指,不时有人的大力扇着掐着女人的。更过分的是有人对着大腿猛掐,

,

掐的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换来墙里的一阵尖叫。在墙的另一面女人们从墙洞中

,

出自己的的头,可以给客人口或者被客人按着头深喉。

,

这种院我在美国也没见过。龚蕾解释道这是她参照了新兴的超市建的自选

,

型院。可以方便民工快速的出货,比传统的一个单间一张床翻座率要高得多。

,

以前一个人一天最多接一二十个客人,现在可以接二三十个。而且这种板房

,

拆装都很方便,带着这些女和赌场在她的工地巡回。很容易的就把发的工资收

,

回一大半。

,

「七号就是你妈,这里有遥控摄像头你慢慢看吧。」龚蕾指着监控台对我说。

,

我赶紧把摄像头转换到七号。妈妈的脸和之前大有不同,嘴变得厚肥大,

,

像两条小香肠。嘴也比以前宽了很多,左右脸上两条深深的法令纹,颧骨高耸,

,

鼻子垫的很高,下巴短了一截。眉毛被完全剃掉再用眉笔画上。只有眼睛没怎么

,

变还能依稀认出原来的样子。妈妈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

我回头疑惑地看着龚蕾。龚蕾哈哈一笑解释道:「之前你妈让那些洋鬼子整

,

的太高端了,不太适合这里的工地环境。逼的时候,民工和她都有点放不开,

,

正好前几年我开了家美容院。每次有什么新的项目就拿她的子练练手,顺便培

,

训一下新员工,我想想都有什么:填充,垫下巴,削颧骨,注玻尿酸和

,

杆菌,自体脂肪,细腰抽肋骨,这要在外面做可要不少钱呢。」

,

这个狠的巫婆,我回过头调整镜头继续向下,妈妈的房膨胀到惊人的H

,

杯,腰却细的盈盈一握。

,

这时候妈妈头部来了一个民工。民工下子,出几天没洗的黑褐色大

,

巴。妈妈双手小心地翻开包皮,出的头布黄白色的包皮垢。妈妈稍稍皱了

,

皱眉头用舌头一点点把包皮垢舔下到嘴里。然后用地给民工做起了口。

,

「七号今天接了几个客了?」龚蕾指着监控问工头。

,

「到现在十六个了。」工头翻着监控室的账本说道。

,

「虽然还没到三十个的定额,今天就先这样吧。让她洗洗干净,今天我找她

,

有事。」

,

「是的,总经理。」

,

趁着工头走出监控室,屋里只有我和她的时候。龚蕾说:「趁着现在没人,

,

我和你约法四章,只要你能遵守。我就依照约定带你看看你妈过的是什么样的生

,

。如果你违反任何一条我保证她会永远消失你再也找不到。」

,

「第一条:你不能和你妈语言上流。除非经过我同意。」

,

「第二条:你们不能有任何体上的接触,除非我让你们这么做。」

,

「第三条:这几天你不能向任何人表示你的份,你妈眼睛上有可控半透明

,

隐形美瞳,不戴上特制眼镜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你只要不近到她半米之内她也

,

认不出来,对外人就说是我的远房亲戚。来这里跟我学做生意的。」

,

「第四条:每次见面必须你我你妈三个人在场你们不能单独见面。」

,

「行,我同意了。」我想了想说。这几年我在外国留学那几个保镖名为保护

,

实际上监视我。我也没有办法不同意。只能见招拆招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

等了大半个小时,妈妈才在浴室洗干净,漱口完毕出来。

,

「给你的纳米银消水你上下两张嘴都喷了么?可别再弄回来什么脏病。」

,

「龚总,都喷好了。」妈妈低眉垂目恭敬地对龚总说。

,

「那你就跟着我吧,今天心好放你假。这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也喜欢玩

,

这个以后他也是你的主人了。」

,

妈妈连忙对我鞠了一躬,我刚想躲又想起了龚蕾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

「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呀?新娘有什么想么?」

,

「这都要谢谢总经理成全。」妈妈虽然经百战,这会居然也羞红了脸。

,

后来我才知道,龚蕾居然把妈妈嫁给了工地的一个民工。董事长的前妻嫁给

,

一个民工!这种落差实在是让我觉到神的冲击。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我的生

,

母亲。

,

龚蕾带着妈妈先去了一个专给新娘化妆的廉价发廊。画上了大红大绿的农村

,

新娘妆。换上了一红色传统新娘服,头上顶着个红色盖头。就在工地的简易房

,

门口等迎亲。

,

一会儿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来了新郎穿着一廉价的西服,带着朵大红,

,

远远地和妈妈说了几句就牵着妈妈的手走上了面包车。龚蕾开车带着我在面包车

,

后慢慢地跟着。从城里走到郊区,从郊区又开到了山里。整整开了五个小时才到

,

新郎家的山村。

,

龚蕾把我放下就走了,临走之前说她都提前打好招呼了。我作为集团代表当

,

妈妈的娘家人。至于妈妈本来的娘家人因为她卖的份早就断了联系。

,

我想我也确实是妈妈的娘家人,可惜因为和龚蕾的约定不能表明份。可能

,

很久以前我就在潜意识里认定妈妈的后半生只能靠这样生了。

,

从村口走到举办婚礼的祠堂时,我发现这新娘服的特别。子是开档的,两

,

腿并上不会走光。只要有一点前后的运,就能看到光溜溜的女和白的

,

。口处也因为妈妈大的房撑得很开。一路上接亲的人和村里的闲汉不断

,

有人把手进妈妈的裆和口掏挖索。妈妈也被得不断,两腿之间

,

滴落。

,

新郎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一拜天地之后,二拜只能拜村里的长老,夫妻

,

对拜以后。挑掉盖头出妈妈那张过度整容的蛇熟女脸。婚礼就算成了。

,

后面就是一些无聊的闹洞房阶段,山村的习俗离不开黄段子和。最后妈妈

,

和新郎一起钻到被子里扔掉上所有的衣物。开始男上女下的做才罢休。

,

我的脑子里嗡嗡的,虽然之前看过妈妈很多视频。在那个小村里也看到过妈

,

妈和不同人的做。但是这么明媒正娶还是给了我很大的打击。妈妈从此就是别

,

人的妻子了,我又多了一个后爸。

,

我在酒席上和人闲聊才知道,新郎叫刘二,今年也四十多岁了。父母因为贫

,

病早死了,是村里东家一口饭,西家一杯水养大的。本来这么穷这辈子都娶不上

,

媳妇了。但是龚蕾做媒,不要彩礼把妈妈免费嫁给了她。

,

村里人也知道妈妈在城里是个站街的小姐,还是个二婚头。所以也没有对良

,

家妇女的尊重。能揩油就揩油,能占十分便宜绝不占九分。刘二也没什么可以报

,

答村里人的,只能默许每个人都占占妈妈便宜。在这种屈辱的环境下,我一杯杯

,

灌着自己。直到酩酊大醉,第二天龚蕾把我接回城里。坐着当天的飞机我又飞回

,

了美国。

,

龚蕾让我回国只是要我看妈妈屈辱的再嫁过程。回到美国的那几个月我浑浑

,

噩噩。无能为力而又痛苦的神占据了我的全部。半年以后我才慢慢调整过来,

,

我能做的唯一的事只有逃避。

,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我在美国毕业,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每年都有一笔

,

家族信托基金给我,维持了我中产的生。直到这一天洛娃居然找到了我。他和

,

从前大变样,完全按照真仙教的要求留了大胡子。

,

「我找到你妈了。」他说

,

「我知道她在国内。」我回答道。

,

「不,他在这里。」

,

洛娃带着我到了城里的一处展览馆,这里巡回展出了一家叫人体工厂的标本

,

展。洛娃带我到一处叫做生命之的展厅。这里有许多婴儿标本,从最初的受

,

胚胎。到一周的胚胎,两周,三周。一个月,两个月,直到第九个月。都是放在

,

福尔马林罐子里的胚胎。最后一个是一个女标本,皮肤被剥离,两个房分在

,

两边,一只胳膊支在展板上。另一只挠着头,肚子被切开,里面赫然是一个成型

,

的婴儿。

,

这个体型难道是……我心里一阵后怕,后背渗出了大片的汗。洛娃已经不是

,

当年那个调侃真仙经文的小青年。他的脸上一宗教的悲天悯人,手向下按了按

,

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

,

我像丢了魂一样开车带着洛娃回到了我的小别墅。路上好几次差点撞到行人,

,

洛娃从宽大的袍子里拿出海事卫星电话用听不懂的外语不断指挥着。

,

夜里,人体工厂的负责人根哈斯被洛娃的手下五大绑的请了过来。在洛娃

,

亲切地用锤子打断他的第五根手指后,根哈斯代了所有的事。

,

「我早就想做出一组每个不同年龄段的连续人类胚胎标本。但是只能看天吃

,

饭的用不同人种年龄段的凑。效果一直很差,完全不能体现一个人在母体里的不

,

同形态。我想要是同一个母体产出的不同胚胎那有多好,但是一直找不到志愿者。

,

直到我在国做展览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搞房地产的女企业家。她很欣赏我的作品

,

和创意,她说她的集团有一个很缺钱的女人可以帮我。」

,

「那个女人是一个女,一直用某种药物避孕。停掉药物以后基本每次排卵

,

都会受。然后每隔特定的时间就取出她体内的胚胎,完成我的作品,她每天都

,

要被十到三十个不同的男人这样很容易流产。在那位女企业家的建议下我在

,

她的子颈上做了个小手术。」

,

「用烧红两个小圆环,内小外大套在她的子颈上然后用医用螺丝拧紧。每

,

次确定卵子成功受完毕就收紧,等要取出胚胎的时候就手术放松。有时候女人

,

迟迟不排卵,我也会打一针促进她排出卵子。」

,

「最后你杀了她?」我用英语咆哮道。

,

「我可不会做杀人的事,是那位女企业家和我说她在快要生产的时候得病死

,

了。我在二十四小时内得到了她的遗体做成了最后的母与子标本。本来我是想最

,

后用一个完整的婴儿做标本,并没有想把母体也做成这样。但是歪打正着,这样

,

的效果出奇的好。」

,

没等根哈斯炫耀完,洛娃用铁锤像开西瓜一样把他的脑袋打碎。我在屋里嚎

,

啕大哭,没想到母亲就这样被害死了。洛娃静静的等我哭完,问我要不要报仇。

,

我红着眼睛用力点头。

,

那之后我卖掉了我的别墅和车,用信托做抵押从地下钱庄借了一大笔钱。全

,

部捐给美国重庙。过了不知多久,我在唐人街刷盘子的间隙。看到了一则新闻,

,

国着名房地产大亨,卜福思女富豪榜排名第一人龚蕾被自杀式人体炸弹炸死。

,

我流着泪看着天,妈妈我给您复仇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书连网小说】【妈妈的不归之旅——旅程的终末】【吸血鬼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