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樱花免费真人直播软件】【亲戚关系】【完】【WWW.147QQQ.COM】

【亲戚关系】【完】【WWW.147QQQ.COM】/

【亲戚关系】【完】
发布于:2022-05-30

,

第一章、帮舅妈搬家

,

那天我去探望舅妈,舅妈已经和舅舅离婚快十年了,却未曾再婚。

,

舅舅年轻时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那时,舅妈年轻貌美,不过才十七岁就被舅舅娶进门,严格来说,应该是拐骗进门才对。所以舅妈娘家对舅妈十分不谅解,也不再和她连络。

,

婚后不到一年,生了表妹小怡后,又过了两年,舅舅本难移,勾搭上另外一个年纪比舅妈还轻的女孩子,舅妈愤而和舅舅协议离婚,那

,

我母亲因为亲生父亲早年过世,外祖母在大陆上与外公再婚后,逃难到台湾,这才生下了两个阿姨与舅舅,所以最大的阿姨与母亲的年纪差了有十五岁之多,而舅舅与母亲的年纪差更多了。是以,我今年十九岁,已经上了大学,而大阿姨才三十七岁,舅舅三十五岁,小阿姨也才三十一岁而已。

,

那天会去探望舅妈,是因为舅舅拜托我去帮舅妈搬家。

,

来到舅妈家,看到舅妈已经将要搬的物品都打包好了,搬家工人过一会会来。我与舅妈问好,舅妈笑着我的头说:「阿兴,几年不见,你已经长这幺大了。」我有些腆,说:「以前看舅妈结婚典礼的时候好漂亮,几年不见,舅妈还是和刚结婚时一样年轻呢。」舅妈脸色有些异色,轻斥了声,说:「老了,你还记得舅妈结婚时的模样。」我知道她想到舅舅就有些生气,所以赶紧说:「当然……不过舅妈现在比以前更迷人。」舅妈转去收拾东西,说:「以前的事,别再提了。喔,对了,你怎幺会来这里?」我回答:「大概是小怡告诉……说你今天要搬家,所以我来看看有什幺要帮忙的。

,

舅妈,小怡呢?」

,

舅妈说:「大概还在学校打球吧,这丫头,才不过小学六年级,野的很,老是静不下来,你这大表哥也该劝劝她,专心念书才是。」我耸了耸肩,说:「我和小怡也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我这个大表哥。舅妈,你东西都收好了吗?有没有什幺要我帮忙的?」舅妈四下看看,说:「应该都差不多了,就等搬家工人来。」说着,电铃响起,我去开门,原来是搬家工人到了。于是我帮舅妈指挥工人,将家一一搬上卡车,舅妈告诉我新家的地址,和搬家工人随车先到新家去,留下我将旧家整理整理,收拾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

空的屋子里,剩下我一个人,我看地面凌乱不堪,先打扫了一回,又到卧室里东翻翻、西瞧瞧,突然,我发现舅妈床旁的柜子里好像有个包包忘了带走,于是将之拿起来,随手翻看。

,

一看之下,大吃一惊,里面原来是几本A书,还有一根女子自用的按摩。不小心打开开关,按摩不但开始震,头的部份也开始旋转。我啼笑皆非,不晓得舅妈怎幺会将这种个人隐的东西留在这里。

,

将电按摩关上,塞进包包里,沈思片刻,不知道舅妈这东西还要不要?只是,无论如何,这东西绝不能留在这里,免得下一个房客来看到,对舅妈会有些不尊敬的想法。但是就这样拿给舅妈,也是十分尴尬的事。

,

想了想,起去柜子里随便拿了些旧衣服,和包包放在一起。心想:这样一起拿给舅妈,若是舅妈问起,就说没有看包包里面的东西,只是收起来带给舅妈,这样,舅妈应该就不会到不好意思了。

,

正要关上柜子,突然又发现另外一个抽屉里,舅妈留了些内衣在里面。

,

我心想:舅妈怎幺这幺糊涂,东西也没收拾好,就叫工人来搬家,哎。

,

拿起舅妈的内衣,发现舅妈也挺好玩,一个人,净穿些万分的内,不但有蕾丝边,有几件裆还是薄纱透明的,其中还有一件,下体处竟然是有开洞。我拿在手上,心中不由得一汤。我毕竟才十九岁,对男女间的事虽然还未曾体会,但和一般少男一样,碰到这种事,难免会兴奋起来。

,

我用力摇摇头,将内衣与包包也放在一起,又去其他地方收拾了一会,看看已经收得差不多了,回到卧室,坐在因为太旧而没有搬走的双人床上,眼睛瞪着那堆东西发呆。

,

体里血不断沸腾,我几次出手朝向那堆东西,又收了回来。叹口气,我还是拿起那个包包,翻出那几本A书,打了开来。

,

头一本A书里,大概和我自己收藏的差不多,一男一女做,一男二女做,二男一女做,反正就是做那回事。我虽然没有真实经验,但A书看多了,对这些图片倒也没什幺大不了的反应,只是下面裆开始肿胀了起来。

,

拿起第二本,翻到第一页,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来第二本的内容竟然是国外早期的一种A书,怎幺说呢,就是全家乱伦的那种图片。父亲女儿、母亲舔儿的乱程度,我从来也不曾看过。

,

在这里大概介绍一下,封面写着大大的:LOLITA;我当然不知道这个辞汇是什幺意思,只不过从此这个字眼便深深印在脑海中。

,

第一页,是一家四口,穿着整齐地坐在餐桌前用餐,不过父亲与母亲的脸上都充了邪的笑容,而小女儿与大儿子也笑着回视父母,小女儿手中还抓着一根热狗,出舌头舔着,当然是充了的暗示。

,

第二页,父亲站起来走到小女儿旁,着小女儿的肩膀;大儿子将椅子推开少许,而母亲便蹲在大儿子前手去解大儿子的带。

,

第三页,小女儿眯起眼睛,父亲将她的上衣解了开来,着她幼嫩的头,另一只手也解开自己的子拉;母亲这时已经掏出大儿子的,抬脸与大儿子两人相视而笑。

,

第四页,小女儿手抓住父亲的大,笑着望着那根巨,张开口,正要放入嘴里,父亲两手叉腰,显得挺威风的;母亲已经将大儿子瘦弱的含入嘴中,眼睛还是望着大儿子,而大儿子这时已经闭上双眼,享受这份快。

,

第五页,父亲抱住小女儿的头,巨几乎有三分之二含在小女儿的嘴里;而母亲这时也专心地舔弄大儿子的。

,

第六页到第九页,都是差不多的景,只是母亲一边趴着舔大儿子的,裙子已经拉了上来,内也褪了下去,出长毛的;小女儿转头含着父亲的巨,格子的裙子也整件了下来,出光洁无毛的部,而大儿子同时也反手去妹妹的。母亲的与小女儿的放在一起,一个秽,一个纯洁,成为极端奇特的景象。

,

第十页,父亲拉起小女儿,叫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根丑恶的巨就要进小女儿稚嫩的户里;母亲也抬起,用手扶住大儿子的,正往自己的道里塞进去。

,

第十一页,父亲的巨终于进小女儿的户里,但是大概因为小户塞不下这幺大一根巨,所以只进去了三分之一,小女儿背对镜头,看不到脸上的反应;母亲的紧紧地包覆住大儿子瘦小的,整根了进去,只留下在外面,母亲半转过脸,嘴张得大大的,似乎正在叫。

,

第十二页到第十四页,差不多。

,

第十五页,父亲将小女儿放到地毯上,与母亲并排仰躺,大儿子与父亲两人如同比赛般,一个着小户,一个着毛。只见父亲这时已经将巨几乎有半根都进小女儿的道里,而大儿子的在母亲的道里,从留下一滴滴的水,沾得大儿子都是。

,

第十六页,父亲与大儿子都抽出来,两人笑着互相击掌,好像摔角换手般景。

,

第十七与第十八页,父亲着母亲的道,而大儿子也同时着妹妹的户。

,

第十九页,大儿子毕竟年少,终于了出来,滴在妹妹已然成了个大洞的户门口,脸上表好像爽到了极点,只差没有听到他的叫声;母亲兴奋地看着儿子的大头,好像十分欣。

,

第二十页,大儿子躺在旁边,已然无力再战;母亲爬到小女儿户前,用舌头帮小女儿舔乾净大儿子流下的,父亲仍抱住母亲雪白的大,奋力往里抽着巨。

,

第二十一页,母亲趴在小女儿上,小女儿出舌头舔着母亲的房,一手着母亲的,小户刚好就在母亲的部下方,父亲的巨仍然在母亲的道里,大儿子这时也回过神来,兴奋地看着这场大战。

,

第二十二到第二十五页,父亲有时入母亲的道里,有时入小女儿的户里,大儿子也坐过来与母亲接。

,

第二十六页,父亲终于受不了,站了起来,母亲与小女儿都坐起来一同舔着父亲的,母亲用手指抠着父亲的眼,小女儿则着父亲的,大儿子不甘寂寞,也在后面偷着妹妹的小头。

,

最后一页,父亲张大了口狂叫,在母亲与小女儿的脸上,母亲快乐地出舌头吸吮父亲浓浓的,小女儿似乎怕被到眼睛里,双眼紧闭着,大儿子坐在旁边,眼瞧这边,微微地笑着。

,

我看到这里,已经受不了了,掏出,坐在床上开始套弄。一边翻阅着那几本A书,一边拿起舅妈的内放在脸上呼吸,可惜舅妈的内是洗乾净的,没有什幺味道,但是在A书的刺激之下,我好像也变成那个大儿子着母亲的户般,幻想着舅妈的道,在舅妈的来回摩擦。

,

下体传来一阵酥,我知道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只要再套个十来下,就可以出我心的。平常这时总是忙着找卫生纸,这时我知道这个旧床铺没人要,就算了我的也没关系。

,

于是闭上双眼,左手抓着舅妈的内,将两根指头抵在内的裆,想像这就是舅妈的,右手快速地套着我的……喔……突然,我觉到有人在轻轻着我的,我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表妹小怡笑嘻嘻地趴在我前面,正眼不转睛地瞧着我自。

,

也不知道是高潮来临还是被吓到了,我「噗嗤、噗嗤」一声,将全部在小怡的脸上。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爽快的一次,同时也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验——在别人脸上。

,

第二章、我的

,

小怡笑嘻嘻地缓缓坐起,随手拿起舅妈的内,将她脸上我的擦去,没说什幺。我吓呆了,也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就这样挺着一根,在小怡面前晃来晃去。

,

小怡低下头,翻着刚才我看的那些A书,我噤口无言,也不敢乱,一些没完全出的慢慢沿着留了下来。

,

小怡终于说话了:「大表哥,你……这样舒服吗?」我这才回过神来,迟疑地说:「是……是呀,小怡你……」小怡笑了笑,说:「还不把子穿起来,羞不羞人呀你。」我连忙把还没消肿的塞进子里,拉上拉,不小心还了皮一下,痛又不敢说,站起来,默默地站在一旁。

,

小怡边翻着A书,边说:「大表哥,你这样是不是叫做“自”?男生自都要这样看书吗?

,

也要拿女生内放在脸上啊?好奇怪,我从来没看过男生自的样子呢!」我羞愧地说:「小怡……对不起,这……真对不起,我是因为……」没想到小怡大方地说:「没关系,这是人自然的需要,我了解。」我想不到小怡才十二岁,小学六年级,怎幺会有这幺开通的想法。一般像她这幺大的小女孩若是看到了刚刚的景象,应该会是吓得尖叫躲开,要不然就是呆呆地看着不敢说话,哪有一个小女孩会像她有这般成熟的思想。

,

小怡站起来,笑着说:「我可要去洗把脸了。」说着走去浴室,东瞧西瞧,看不到毛巾,只有走回来拿了件她母亲留下来的衣服,又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哗啦哗啦地洗了个脸,这才回来对我说:「大表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对不对?」我硬着头皮说:「是啊,大概有两年多了。前一次见面好像是过年你回外婆家的时候,我了你一面,是吧?」小怡一副天真的模样,说:「我记得那天你和外婆他们打将,好像输了不少哦。」我边收拾床上的东西边说:「亏你还记得,那天我可输惨了,大概有三千多吧……对了,小怡,你妈妈到新家那里去了,你怎幺还留在这里?你不知道新家的地址吗?」小怡说:「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住了这幺多年的房子,留下一些回忆。」我「喔」了声,心想,这小鬼的心思还挺细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碰面。

,

将舅妈的东西找了个塑胶袋装起来,塞进我的背包,对小怡说:「这样吧,我骑车送你去新家。小怡……你不会把我刚刚的事告诉你妈妈吧?」小怡鬼地说:「当然……不知道,就看你怎样贿络我罗。」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她的头一下,说:「这下糟糕了,被你抓住小辫子,好吧,会儿请你吃麦当劳,这总可以了吧。」小怡歪着脑袋想想,点头说:「勉强啦,不过我可要选最贵的套餐哦。」我边走出去边说:「好啦,好啦,一切都随你。」来到麦当劳,看着小怡在我面前吃吃喝喝,还又点了支冰淇淋,小怡笑着看我,竟还出舌头缓缓地用舌尖舔着冰淇淋,那副样子好像在嘲笑我刚刚的丑态,暗示我A书上舔的模样。

,

我摇摇头,莫可奈何,只有问小怡:「你对男女之间的事倒底懂多少?为什幺看到……也不会害怕?莫非……你有过类似经验?」小怡舔着冰淇淋,也不回答我这问题,只是随口说:「嗯,不多,也不少吧。大表哥,你以为非得要有经验才会懂得这些吗?少笨了,我们同学早就大家都在讨论这些事,我还算比较保守的呢,」她突然小声靠近我,「告诉你喔,我有个同学叫做阿惠,她懂得的可多了,什幺自啦,高潮啦,这些名词都是她告诉我们的。」我吃了一惊,从没想到现在国小女生也这幺新潮开放,讷讷地说:「你们年纪这幺小,怎幺这幺……」我还没说完,小怡不屑地「哼」了声,说:「年纪小又怎幺样?告诉你,我那同学阿惠,她早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是有经验的女人了。」我张大了口,心想,这……这不太好吧。忍不住问小怡:「她有没有告诉你,她是跟谁……?」小怡带着一丝羡慕,又有些忌妒地说:「阿惠是跟她哥啦,第一次的时候,阿惠四年级,她哥国中一年级。有一次,阿惠她爸和她妈出去旅行,家里就剩下阿惠和她哥,她哥在自的时候被她撞见,于是就和她上了床。」小怡突然有些兴奋地看着我,说:「就和我们今天一样耶。」我苦笑着说:「不一样,我又不会和你上床。哎,别说这个了。」小怡贼嘻嘻地笑着:「为什幺别说了?我知道,听我这样讲,你那里又“起”来了,是不是?」听到小怡这样说,我确信她知道男女之间的事还真不少。

,

吃过麦当劳,我根据舅妈给我的地址,骑车带她到她的新家。一进门,就看到舅妈头上缠着毛巾,正独自吃力地搬着家,我赶忙上前帮忙。

,

我问:「舅妈,那些工人呢?怎幺没有帮你搬东西。」舅妈气呼呼地说:「别提了,那些可恶的工人,说了我就气。明明讲好价钱的,搬到这里,又要加钱,我不肯给,他们放下东西转就走,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搬,累死我了。」我笑了笑:「搬家公司就是这样,没办法,他们吃定你一个妇道人家,不给钱就不搬。」舅妈有些伤地说:「是啊,我也知道,谁教我孤家寡人一个,想讲道理又怕他们粗,可我也不愿吃亏,只好打发他们走,凡事自己来啦。」我拍拍脯,说:「不打紧,一切有我,你放心。」幸好经过成功岭的六周训练,这些粗我还应付得来。

,

舅妈瞥了小怡一眼,问说:「你怎幺会碰见这丫头的?」我脸上红了红,小怡看着我微笑说:「我回家里找东西,刚好看见大表哥……」我心中噗咚噗咚地跳,「……在帮你收东西,就叫他载我过来。」舅妈说:「喔,什幺东西?啊,忘了告诉你,」舅妈转头对我说,「我那里留的东西都是不要的,打算过几天去包一包丢掉,你收了也是白收呢!」我脸上又是一红,实在没勇气将背包里舅妈那袋东西拿出来还给她,这时心中才想到,好险小怡没看到她妈妈那根按摩,否则不知道会怎幺想。咦,不对呀,她还是看到了那堆A书,这下她应该知道她妈妈的了。哎,不对,是我的。

,

帮着舅妈将家归定位,又将纸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好,小怡懂事地在旁帮忙。我见到一旁还有些纸箱,打开其中一只,正要将东西拿出来,舅妈有些慌乱地说:「那些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先放着吧。」我点点头,转到一旁,与小怡两人互换了个眼色,我这才明白,为什幺舅妈那些A书和按摩留在那里不要了,原来舅妈另外有“新货”,旧的不想带过来,只好暂时放在旧家,准备另行找机会扔掉。

,

忙了好久,终于整理得差不多,我们三人直起发酸的腰,看着新家慢慢成形,有了家的觉,心下都好是安。

,

舅妈抬手看看表,惊叫:「哎呦,现在都六点多了,忙了一个下午,小怡,你和大表哥吃过中饭了没?」小怡笑说:「来之前大表哥带我去麦当劳吃过了。」舅妈道:「也不会替妈妈带一点,可饿死我了,中饭也没吃。」我这时才想到,在麦当劳时,我上的钱全都奉献给小怡堵住她的嘴,自己只喝了杯可乐,这时肚子咕噜咕噜地直叫,可也饿极了。

,

舅妈看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阿兴啊,真是抱歉,让你忙了这幺久,也没什幺好招,过一会,舅妈带你和小怡去吃馆子去。」我笑说:「好啊,舅妈,只是我得先打个电话回家。」舅妈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说:「我可忘了,这里电话还没牵。这样吧,你到巷口打公用电话,顺便帮舅妈带几瓶饮料回来。小怡,你帮大表哥拿东西去,我先洗个澡。」于是我和小怡走出门外,望了望方向,到一旁便利商店,小怡进去买饮料,我在店门口打公用电话回家,告诉妈妈我在舅妈家,吃过饭回去。

,

放下电话,小怡也买完出来,我对小怡说:「多谢你刚才没有告诉你妈妈……中午的事,否则我就完了。」小怡说:「放心,你请我吃麦当劳,我不会出卖你的。不过……」我有些紧张,问说:「不过什幺?」

,

小怡看了我一眼,狡猾地说:「不过有件事你要答应我,要不然我就要告诉妈妈你拿她的内套在头上自。」我气道:「小怡你……你真是诈,不是说好麦当劳就可以了吗,还有什幺事?」小怡笑笑,说:「放心,不是坏事,对你也有好处的。」我问说:「倒底是什幺事,快说啊。」

,

小怡说:「我现在还没想到,不过想到的时候,你可不许耍赖,听到没有?」我无奈地说:「好吧,谁叫我做了亏心事,一切都依你。」小怡高兴地哼着流行曲,抱着饮料回去了,我沮丧地跟在她后面,心想,被这小鬼要胁,可真是痛苦的一件事,但,倒底她要我做什幺事?莫非……我想到小怡在麦当劳里对我说的那些话,什幺她的同学阿惠,什幺上床……想到这里,心中一跳,难道这小鬼真的想要和我上床?我可还是处男哪。不过,小怡可也是处女呢。想到这里,心中有点茫然,也有点兴奋,真是说不出的觉。

,

第三章、舅妈的

,

回到舅妈家,小怡放下饮料,就打开电视想看,怎奈画面一阵乱跳,小怡对我叫:「大表哥,快帮我修电视机。」我绕到电视后面瞧了瞧,说:「笨,你家电视还没有接天线哪,当然没画面。」小怡愣了愣,说:「那怎幺办,不管,你要帮我修好。」我叹口气,起到外面台去,看有没有现成的天线可以接上的,看了半天,发现似乎隔壁有接一条有线电视的缆线,心生一计,回屋里找出工,打算从中暂时跨接过来。

,

在台上忙了半天,回头叫小怡帮我把老虎钳拿来,怎料小怡不知道什幺时候溜出去玩了,大概是等得不耐烦,自己先跑了。

,

将老虎钳拿来,正要起线头,忽然听到后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

我回头去看,发现舅妈家的台,是可以通到客厅与主卧室的那种。我现在站的位置,正好在舅妈卧室外面,只是舅妈房间的落地窗将窗拉上,看不到里面。

,

仔细听那声音,好像是以前看A片的时候,女主角那种哼哼唧唧的爽快叫。我停下作,又专心听了一下,脸上通红,确定那声音正是从舅妈房间传出来的,心中七上八下,有些想偷偷看舅妈在做什幺。

,

其实也不用多猜。自从发现舅妈的按摩,便知道舅妈因为离婚多年,又因为小怡的缘故,没有另外去找对象,这些年来,舅妈大概就是靠那些按摩渡过寂寞的夜晚。

,

我并不会就此认为舅妈是个乱的女人,换了是我,我当然也会这幺做,又何况今天中午我也曾经……舅妈大概是以为我和小怡买东西还没回来,趁刚洗过澡,自行解决一下。

,

我心中非常矛盾,不知道是否应该偷窥舅妈自。想了想,终于按耐不住男的望,偷偷压低子,从舅妈房间落地窗的窗旁边缝隙,往房间里面偷看。

,

就见到舅妈果然躺在新买的床上,旁边散落着浴巾,全赤,两腿大开,一手握住自己的大,一手拼命在下体处摩擦。

,

从我这个角度,没办法看到舅妈部的详细景象,心中有些懊恼,但想到终于看到舅妈的,又同时窥探了舅妈的隐私,不由得我不兴奋起来,裆也胀得有些难受。

,

舅妈突然翻了翻体,吓得我赶紧躲开形,躲在一旁大概半分钟,忍不住,又将脑袋到窗细缝旁,眯着眼睛瞧。

,

舅妈这时换了姿势,趴跪在床上,得老高。由于舅妈的正对着我这个方向,我看得清清楚楚。舅妈左手撑住子,另一手在户里抠抠弄弄,中指还入道里,不断进出摩擦,食指轻扣着,无名指和小指则轻着舅妈的会部。

,

舅妈磨了半天,我也在台掏出套了半天,未几,见到舅妈子颤抖了一下,不断左右摇,好像快要到达高潮。我也想和舅妈同时出,怎奈得中午已经过一次,而且偷看的时候心既紧张又害怕被发现,硬是不出来。

,

舅妈仰起头,右手还在户里,左手则塞进嘴里吸吮着,一下子,舅妈便倒在床上,似乎高潮过去,全力。雪白的大还是对着我,我却再也不敢继续偷看,于是赶紧将老二放回子里,起继续假装接电视天线。

,

过没多久,舅妈换上轻便的休闲服,若无其事地走到外面来,看我在做什幺。

,

我粗手粗脚地将天线拉到客厅,接上电视,电视机倏地出现了画面,我拍拍手说:「终于接好了,舅妈,你和小怡有电视可看了。」舅妈出奇怪的笑容,说;「可真多谢你了,阿兴,舅妈今天才知道,家里没有个“男人”可真是不行。」我奇怪舅妈为何强调“男人”这个字眼,不敢多话,打算去厨房洗手。

,

舅妈说:「阿兴啊,你到我房间浴室去洗手好了,我那里有肥皂。」我点头应了,走进舅妈房间的浴室,洗好手,顺便尿了一泡尿,正要打开门出去,发现浴室浴缸旁放着一件舅妈穿过的内。我迟疑了下,走过去拿起内,轻轻放在鼻子前面,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尿臊味混着一种成熟女的体香扑入鼻中。

,

我禁不住拿着舅妈的内,另一只手便开始搓弄我已经胀大的老二,越搓越快,正要出来,舅妈在外面问:「阿兴,怎幺洗个手这幺久,快出来我们去吃饭去。」我吃了一惊,又缩了回去。无奈,放下舅妈的内,照着原先的样子放好,恙恙然打开浴室门出去了。

,

与舅妈、小怡在外面吃过晚饭,回到舅妈家,小怡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节目,舅妈和我坐在餐桌前,喝着下午买回来的饮料。

,

舅妈说:「阿兴,你今年多大了?十九是吧,舅妈应该没记错。怎样,有没有女朋友?」我不好意思地说:「哪有,才刚上大学,我又不帅,怎幺会有女孩子喜欢我。」舅妈说:「乱讲,你的条件不错啊,只要你敢开口,有哪个女孩子抵挡得住你的魅力。」我笑说:「舅妈别开玩笑了,真的没有嘛。」

,

舅妈斜望了小怡一眼,说:「舅妈不是跟你开玩笑,改天舅妈帮你介绍个女孩子,不过能否成功就看你自己的工夫了。」我摇摇手,说:「舅妈别闹了。第一,有舅妈如此美貌的女人在眼前,条件再不错的女孩子也被舅妈比了下去;第二,我帅不帅自己心中明白,也不是讨女孩子欢心的那种型,连吉他啦,运啦都比不上其他同学。哎,要是真得有机会认识女孩子,想必对方也看不上我。」舅妈握住我的手,鼓励我说:「别自暴自弃,舅妈知道你一定有比别人“强”的地方,是不是?」我看着舅妈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眼光中充了莫名的奇怪含意,额头上顿冒出汗来,赶紧抽回手,说:「舅妈我要回家了,改天再来看你。」舅妈脸色一变,叹口气,坐着不说话,我也不敢。

,

舅妈又看了小怡一眼,小怡还是盯着她的电视看。舅妈悄声对我说:「来我房里一下。」说着起到房间去了。

,

我心中又是紧张害怕又是有些幻想期,莫非舅妈?……不会吧,别多心了。

,

随着舅妈来到她房中,舅妈拍拍床铺说:「来,坐下,舅妈有些事对你说。」我依言坐下,两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

,

舅妈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个小包包,说:「这就是你帮舅妈收拾的东西,是不是?」我吓了一跳,那包东西正是我中午在舅妈旧家发现的那些A书和按摩,但是我不是放在背包里吗?怎幺会被舅妈发现。

,

舅妈走到我旁坐下,看着我,说:「别害怕,其实,舅妈知道你已经发现舅妈的了,这……你会不会看不起舅妈?」我义愤填膺地说:「不会,舅妈,我不会看不起你,这些……不过是人自然的需要罢了,不是吗?」我也套用小怡中午对我说的那番话。

,

舅妈说:「那就好,舅妈怕你觉得舅妈是个乱的女人,其实我……哎,你也知道舅妈和你舅舅离婚这幺多年,始终是一个人过,有的时候,女人难免有些需要,舅妈不是圣女,只好靠这些东西渡过夜晚。你懂吗?」我脸上一红,低头说:「我懂。」

,

舅妈拿起我的手,放在那根按摩上面,眼中泛出奇怪的神色,说:「你以前见过这些东西没有?嗯?」我想缩回手,怎奈舅妈抓住了不放,我讷讷地说:「没见过。」舅妈说:「你知道女人怎幺用这些东西吗?」

,

我头低得更低,说:「……就是放进去,打开开关。」舅妈轻轻地笑着:「放进哪里啊?告诉舅妈。」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抬头看着舅妈说:「放进舅妈的……道里去。」舅妈笑说:「呦,阿兴终于开窍了,你知道舅妈为什幺问你这些吗?傻小子。」我这时终于了解舅妈的用意,也笑着说:「当然知道,舅妈,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傻小假的东西毕竟比不上真的东西来得受用。舅妈,其实我……」舅妈手遮住我的嘴,说:「舅妈知道下午你在外面偷看舅妈,舅妈是表演给你看的,你知道吗?傻小子。」我惊讶地说:「你……那幺……」

,

舅妈靠在我耳朵旁边说:「要不是小怡在这里,舅妈早就……嘻,你愿不愿意和舅妈上床?」我听舅妈这样直说,心中突然又想起了道德与伦理课本中的教条,迟疑地说:「舅妈,你是我舅舅的太太……」舅妈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你虽然口中叫我舅妈,心中可还把我看作你舅妈?况且,我早已和你舅舅离婚了,现在,我可是单一个人。你不要老是把我想做是你的舅妈,要是我是你在街上认识的一个女人,你就愿意和我上床了吗?」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答:「愿意……」

,

舅妈说:「那就对了。这样,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叫小怡去找她同学阿惠玩,你过来。」我望着舅妈,两人慢慢一起笑了起来。舅妈又握了我的手一下,起说:「好了,你该回家了。」我兴奋地趁舅妈不注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跑到客厅拿起背包,对小怡说道:「我回去了。」小怡转头看看我,又去看电视,口中说:「拜拜,别忘了我说的事哦。」我心中一愣,朝斜倚在卧房门口的舅妈挥挥手,便骑车回家去了。

,

第四章、姨妈的

,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后急忙拿起电话要打电话给舅妈,抬头一想,才想起舅妈的电话还没装上。无奈,面对着母亲在餐桌坐下闷闷地吃着早餐。

,

母亲奇怪地问我:「阿兴,你放暑假不出去玩,留在家里做什幺?平常见你四下乱跑,怎地今天这幺乖?」我正因为望薰心,一心只想要和舅妈上床,一闷气没处发,放下豆浆,对母亲吼着:「我自有打算,不出去便是不想出去,你别管我!」母亲吃了一惊,瞪着我不说话,我吼完心中有愧,低着头也不讲话,母亲叹口气,放下手中报纸,离桌回房。

,

我反省了一阵子,心想平常我不是这样不孝,母亲现在一定很伤心。于是起到母亲房间,敲敲门,母亲正一言不发地折着衣服。

,

我讷讷地说:「妈,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母亲又叹口气,说:「算了,你也这幺大了,我是不该再管你……对了,你昨天帮舅妈搬家搬好了没?还有没有要帮忙的?」我一听,顺势说:「嗯,还有一些,舅妈说看看我今天有没有空,再去一次。」母亲点头说:「这样,你就再去帮帮你舅妈。想你舅妈,年纪轻轻便独自一个女人过日子,你若是能帮帮她,便要尽力,知道吗?」我说:「当然,我一定会帮她的。」说这话,心中不禁暗笑,我当然会帮舅妈“舒舒服服”的。

,

母亲一拍脑袋,说:「我差点忘记了,你小阿姨昨天说,要你帮她骑摩托车去迪化街买帖中药,你先帮你小阿姨送过去,再到舅妈那里。」我有些不乐,说:「买什幺嘛!好啦,把药方给我。」母亲戳戳我前额,瞪了我一眼,把药方拿给我,又给我六千块,嘱咐我到哪里哪里去买,我依言骑车出门。

,

到了迪化街,找到那间中药房,店里就只有老板一个人,看着报纸,我上前递给他药方单子,他端详半晌,贼嘻嘻地望着我直笑。

,

我不悦地说:「烦你给我五帖。」

,

那老板上上下下仔细地看着我,笑着说:「少年的,这可是你要吃的?」我不耐烦地说:「才不是呢,你管这幺多做什幺?你抓药就是了。」那老板说:「对嘛,我想也是,你年纪这幺轻,若是得吃这药,可真是不幸呵。」我奇怪地问:「这药……是吃什幺的?」

,

老板嘻嘻地笑道:「这是专门治疗男人痿不举的汉方,你瞧这帖虎鞭……还有这……哗,可都是昂贵的药方呢。年轻人,给你个建议,我另外给你个药方,男女都可以吃的,这男女之间哪,不单是一方面的事,要两个人一起努力,才能协调,你说是不是?」我心中一,想到舅妈,于是说:「你这帖药方还是帮我抓,钱不是问题,另外你说的那什幺药,也给我一点。」老板点点头,过一会,给我一大包中药,说:「这是你药方的药。」走到门口四下看了看,回到店里,从一个抽屉里神兮兮地掏出另外四个小瓶子,快速地塞到我手里,小声地说:「年轻人,可别害我,这药要是有效,千万别告诉别人是我卖给你的。」我皱起眉头,拿起一个小瓶子,东看西看,老板「喂」了一声,立即将我的手压下来,瞪着我说:「可别让别人看到哪,笨!」听到他骂人,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说:「这是什幺药,这幺见不得人?这药怎幺吃呢?」老板轻声说:「这药便是传说中的春药。可我这春药和别人的不同,怎幺说。别人的春药,不是男人自己用的就是害女人用的,外敷内服不可混用。我这春药不仅男女都可以用,既可以服用,又可以抹在那里,包你金枪不倒。」他左右看看,又靠近我一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这药加在饮料里,不用怕喝错杯子,反正男女都会,女人喝了,态十足,比什幺强药片还够力,男人喝了,固巩鞭,更加有力。怎样,不赖吧!」我扬眉问:「这幺厉害,这药叫什幺名字?」

,

那老板站直了子,笑嘻嘻地说:「这是我心调配的,没有名字,你就叫它“妹妹药”吧。」我重复了他的话一遍:「妹妹药……嗯,果然比药还厉害,可说是妹药才是。」老板手问我要钱,我听他说出这四瓶的价钱,讶异说:「不贵嘛,不如你再给我来个三罐。」那老板瞥了我一眼,冷笑道:「再三罐,你当这是康倍特啊,告诉你,一个女人只要一罐,就从此对你服服贴贴,下次也不用再喝了。你别这幺贪心,反正我这店也不会倒,用完了,好用,再来拿。」我想想也是,便转头要走,那老板又叫住我:「年轻人,千万别说是我卖的,我也不会承认哦。」我说:「放心,这种事我也不了干系,不会说的。」那老板点点头,最后又吩咐:「一瓶可以混四杯饮料,别用多了,否则怕你会受不了。」我挥挥手,骑上摩托车,离开迪化街往小姨妈家去。

,

路上,我想到这妹药,心中不禁热力十足,想到用这药让舅妈态十足的模样,就爽得差点闯红灯。突然,我一个紧急煞车,停在路边,想到一件事。

,

小姨妈为何要买这帖药方?莫非是小姨父……不行?

,

不会吧,小姨妈今年三十一,结婚快五年了,小姨父也才三十三左右,怎幺会有这种问题?若真是如此,那小姨妈可不是守寡嘛,哎,小姨妈老实说条件也不错,怎料到碰上这等事。

,

重新上路,边骑边想:那五帖中药当然是给小姨妈,至于这妹药嘛,当然是给我来帮忙她。帮忙谁?嗯,除了舅妈,小姨妈也可以来试试看,不,怎幺说舅妈和我没血缘关系,和她上床顶多算是偷,但是小姨妈却是母亲的妹妹,和她……上床,好像不太好。

,

摇摇头,有些不屑自己竟然有乱伦的念头。

,

到了小姨妈家附近,停好车,按按电铃,小姨妈帮我开了门。

,

小姨妈笑着欢迎我进屋去,我将中药给小姨妈,在客厅坐下,问小姨妈说:「小姨妈,就你一个人?」小姨妈说:「当然,你小姨父上班去了,结婚后又不准我出外上班,霸道的很,留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死了。刚好,你来陪我聊聊天。」我想到舅妈,说:「不成哪,过会儿我有事……」又想到那瓶妹药,不禁有些心,心想:不如先试试看这妹药的威力,反正我自己把持住,让小姨妈等小姨父回家两人解决就成了。于是又说:「好吧,反正那不重要,只是几个臭男生去打球。」小姨妈高兴地转到厨房,问我:「要喝些什幺?」我赶紧说:「果吧,谢谢小姨妈。」心想,果有颜色,妹药混在里面看不出来,第一次试验,小心一点比较好。

,

小姨妈端了两杯和一瓶剩不到一半的苹果出来,我愣了愣,心想,这苹果虽然有颜色,却是透明的,算了,老天不能事事如我意。于是假装手接,拨了杯子一下,其中一杯登时了出来,泼在小姨妈上。

,

我和小姨妈惊呼一声(当然我是假装不小心的),小姨妈笑说:「不打紧,我去换件裙子。」我连忙道歉。

,

等小姨妈到房间去的一瞬间,我打开一瓶妹药的瓶盖,先加了一些在两杯里,又将剩下的全倒在那瓶苹果里。将苹果摇一摇,果然什幺都看不出来,心中得意,就等这药效发挥出来。

,

小姨妈换了件粉色的连洋装,在沙发坐下,顺手将那杯倒了一半的杯子拿起来,我连忙说:「小姨妈,我帮你倒。」拿起苹果将杯子倒。

,

小姨妈笑着喝了,我看着她喝下我的妹药,紧张地手心直冒汗,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管他,我也拿起苹果喝了大半杯。

,

小姨妈说:「阿兴,上大学好不好玩?有没有女朋友?」我说:「还没啦,哪有这样快的。」

,

小姨妈说:「快?想当初我大一刚进学校没多久,就被别人追走了,你是男生耶,怎幺不主点?」我腆地头,说:「我很用功啊,没想到这些事。小姨妈,你大一时追你的是不是小姨父?」小姨妈呵呵笑着:「才不是呢,你小姨妈哪会这幺没用。那时,追我的是大三的一个学长,他人又帅,材又好,是学校的体育健将。后来,我大二,他大四的时候分手了。」我问:「是小姨父介入你们之间,把你横刀夺抢走了?」小姨妈说:「不是,是另外一个男生,和我同年级,我因为和他讨论功课,日久生,便和那学长分了手,和这人在一起。」我说:「哗,没想到,小姨妈这幺多。」

,

小姨妈拨了拨头发,斜倚在沙发里,微笑着说:「当然啦,我可是我们系上的系呢。」我恭维道:「看得出来,小姨妈长这幺漂亮,以前一定有很多人追。那幺后来怎幺认识小姨父的?」小姨妈好像药力开始发作了,仰头窝在沙发里,两腿缩在怀中,闭着眼睛笑咪咪地说:「说来话长,反正是我男朋友去当兵的时候,有一次,他放假回来,我没注意到日期,一不小心……要上医院,可是他收假回军队,临走把我托给他的同学,就是你小姨父,就这幺样子认识的。」我「喔」了声,心中明了怎幺一回事,八成是上医院堕胎。想想不对,又问:「小姨父怎幺没去当兵?」小姨妈愣了愣,张开双眼,看着天板,闷闷地说道:「他……子不好,不用当兵。」我心中奇怪,痿可以不用当兵吗?

,

小姨妈皱皱眉头,手又倒了一杯果喝下,说:「这天气怎幺这幺热,开了冷气还直冒汗。」我体里这时也开始冒火,由下体处传来一阵,觉到那根慢慢在膨胀当中。

,

我大胆地问:「小姨父他怎幺了?是平板脚?还是……?」小姨妈叹口气说:「你小姨父他……」转过子看着我,我发现小姨妈的双眼中炯炯有神,好似要喷出火来了,虽然叹气,可也一点也不像幽怨的样子,「……他天生肾脏不好,只要太久,体力支撑不住,便会昏倒。」我眼前开始发晕,小姨妈的样子,好像变得十分迷人,她颈中流下的汗水,闪闪发光,诱惑着我目不转睛地瞧着发呆,好想看到汗水流到小姨妈房的模样,由处往下滴落,慢慢往下,慢慢往下……小姨妈「嘤」了一声,把脚放下来,又拨了拨头发,说:「你坐坐,我去冲个凉,这鬼天气……」说着起走到房间卧室。

,

我屏气凝神,尽量克制自己的火,目光却跟随着小姨妈走路时左右摇晃的部,我知道,有事要发生了。

,

第五章、小姨妈的床

,

小姨妈去房间的浴室冲凉,我坐在沙发里冒汗,只有走到厨房去用水龙头洗脸,冷水扑面,神智有些清醒,但火仍旧压不下来。

,

好像听到有些声音,仔细听,原来是小姨妈在叫我。

,

我走到房间,小姨妈在浴室里叫我:「阿兴啊,小姨妈忘了拿乾净衣服,你帮我拿拿,在衣橱左边柜子抽屉里。」我依言拉开抽屉,想找件内衣给小姨妈,当然趁机观赏了小姨妈的那堆内在美。

,

翻着翻着,找到一件,的薄纱透明睡衣。我拉起睡衣的肩带,整件睡衣展现在我眼前。

,

看着睡衣,幻想小姨妈穿着那件睡衣时的模样:粉红色的头看得一清二楚,诺大的房将睡衣撑起一个拳头高,小小的肚脐,下面是细细带子绑着一小块布的子,透明的裆中间出黑黑的一块……突然耳后传来笑声:「阿兴,你在干什幺?」

,

我吃了一惊,赶忙将睡衣藏在后转过去,小姨妈由浴室里探出脑袋,笑着看着我。我讷讷地说:「帮……帮你找衣服啊。」小姨妈笑说:「那件也可以啊,你拿来给我啊。」我呆了呆,鼓起勇气,将那件睡衣和一件如同我幻想中一样的字内,拿给小姨妈,小姨妈笑嘻嘻地望着我,又望了我牛仔裆处一下,接过睡衣,将浴室门关上。

,

我呆呆站在浴室门口,等了一会,浴室门开了,小姨妈果然穿着那件诱人的睡衣,脸上充了笑容,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

我看着小姨妈两粒房在薄纱睡衣下轻轻地抖,说:「小……姨妈,我……」小姨妈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带我走到床铺前,坐下。

,

我又说:「小姨妈,这……我……」

,

小姨妈手捂住我的嘴,开始除去我的上衣,望着我的肌赞叹:「阿兴,你挺壮的,姨妈不知怎幺搞得,想要看看你,你……可别害怕。」说完竟然俯低子,出舌头,开始在我的膛上舔舐。我觉小姨妈的舌头在我的晕四周绕来绕去,有些,也很刺激,我闭上眼睛唤道:「姨妈……我好舒服。」小姨妈不理会我,两只手在我上来去,过了不一会,又解去我的腰带,说:「来,乖孩子,站起来。」我依言站起,小姨妈便将我的牛仔了下来,看着我内中央鼓起来的那条痕迹,欢声道:「好,好,果然是好孩子。」出手,在内外面着我的。

,

我起来,站在床上,任凭小姨妈替我,小姨妈似乎嫌不过瘾,竟又下我的内,我那已经憋了许久的老二,「咚」的弹跳了出来,打在小姨妈的脸上,小姨妈「呼」的一声,不由分说,便将我的老二塞进她的口中。

,

我「啊!啊!」叫了起来,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刺激,这是我第一次的经验,第一次的口,也是第一次的乱伦。

,

小姨妈右手握住我的根部,往嘴里套送,左手从跨下到后面轻我的睾丸,我只觉得老二在小姨妈温暖的嘴里,由头处传来一阵一阵的包覆,睾丸也被得的,好是舒服。

,

小姨妈轻轻地吸吮我的头,舌头在头四周绕着舔着打转,有时还钻钻马眼,有时又卷起我整跟棍子。我不禁抱住小姨妈的头,腰部自然开始蠢。

,

小姨妈突然停了下来,抹抹嘴,笑说:「舒服吗?」我睁开眼睛,笑着说:「当然,我第一次这样。」小姨妈要我坐下,说:「来,帮姨妈把衣服掉。」我哪里客气,几乎是扯的将小姨妈那薄得不能再薄的睡衣了下来,小姨妈用手撑住体,举起大腿,笑说:「还有一件啊。」我根本懒得慢慢小姨妈的字内,将两边细绳的结一拉,小姨妈茂的森林便滋长在我眼前,只见中间一条缝,两片小冒在大外边,几滴水沾在大腿内侧,闪亮人。我像是饿虎扑羊般,将整张脸埋进小姨妈的大腿间,舌在小姨妈的户上来回舔弄,小姨妈张大了口,叫着:「哎,哎……,哎,上面些,哎……洞洞,洞……」我这时终于相信,一些A书小说里叫床的描述都是骗人的,什幺「亲哥哥」,什幺「大巴哥哥」,拜托,在这个时候,谁管你哥哥不哥哥,「啊」都来不及了。

,

不过,看看色小说还是有好处的。我根据A书的描述,两手端着小姨妈修长的大腿,用舌头卷舔小姨妈的,还不时用舌尖探入小姨妈的道里。虽然用舌头入不深,但小姨妈这时已是说不出话来,不住颤抖,拼了命将户往我脸上蹭。

,

我这时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左边,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右边,一会儿舔小姨妈的会部,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就是不再将舌头入小姨妈的道里。

,

小姨妈好像忍不住了,唤道:「洞,洞……」

,

我忍住笑意,又将舌头在小姨妈整个户外围绕了一圈,这才将脸抬起,出右手的中指,朝小姨妈已然洞开的道口直直了进去。小姨妈「啊」狂叫了一声,两手住的大,死命搓,我右手中指像在打快打旋风般,快速地在小姨妈道里进出抽,左手轻轻着小姨妈的,小姨妈这时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

,

我一边用手指着小姨妈的道,一边扶起我那已经硬得有些疼的老二,准备进小姨妈的洞洞里,突然,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办不到。

,

哎,我也真是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还不能抛除伦理的束缚,或许是因为帮小姨妈用手指抽得太专心了,以致于望稍减,道德心又冒了出来。

,

总之,我决定,今天不干小姨妈了。

,

但是又不能这样就算了,我想了想,便转趴到小姨妈上,和小姨妈成六九的姿势,将我粗直的,入小姨妈的嘴里。

,

小姨妈在下面「呜……呜……」不能言语,我也不管小姨妈会不会难受,开始在小姨妈的口中抽,同时右手中指还是在小姨妈的道中进进出出。

,

小姨妈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几次想将我的腰部推到她的下体处,都被我拒绝。我这时手指和舌头并用,着道,舔着,小姨妈大腿蹬了蹬,紧,将腰部下体努力往上抬到最高点(当然,这也造成我的到她的口中最深处),然后,我就到中指被住,一热热的暖流喷了出来。

,

小姨妈高潮了,我好快乐,这是我第一次让女人有高潮,我舌头不停地舔,不停地吸,小姨妈的快要被我搞烂了。

,

过了片刻,小姨妈放松腰部,我知道她高潮过去了。突然,觉小姨妈的嘴开始,小姨妈的舌头又在我头上回旋,但这次不一样的是,小姨妈是仰躺着,我是趴着干,要深要浅随我控制。

,

我大腿着小姨妈的头,腰部上下起伏,将在小姨妈小小的嘴里不断地抽,小姨妈竟然还手到我的门口,浅浅地往里,刺激我的扩约肌,我的脸还是埋在小姨妈的下体,两手从小姨妈大腿外侧绕到里侧,拨开小姨妈的大,出的道口沾了小姨妈的水。

,

我越越快,鼻子埋在小姨妈的之中,一阵酥由后腰传来,我知道快要了,赶忙起拔出,未料小姨妈压住我的,嘴紧紧含住我的头,舌头不住舔舐,我再也受不了,腰部往前一撞,老二直到小姨妈的喉,一浓冽的由体深处涌上来,头阵阵收缩,「噗嗤噗嗤」混着小姨妈的口水在小姨妈口中。

,

小姨妈大口大口地将我的了下去,半滴不剩,我抽了几下,转仰倒在小姨妈的床上。

,

这时脑中没了别的思想,只有一圈一圈的彩虹在眼前漂,我,好似在云端一般,飞呀飞呀,慢慢的,慢慢的,开始觉到我的体、我的重量、我的头、我的口、我的小腹、我的老二……天呀,小姨妈还趴在我那里,不住口地吸着我那渐渐消肿的。

,

我疲惫地开口说:「小姨妈……好舒服喔。」

,

小姨妈笑着看着我,突然,双眼一瞪,打了我一耳光,骂道:「你这死孩子,刚刚为什幺不进来?害小姨妈死了。」我苦笑说:「小姨妈,对不起,我……我想到你是我的姨妈,不敢……」小姨妈微笑着说:「怎样,吃到甜头了?下次可要更卖力些罗。说,下次不进来?」说着住我已经萎缩的老二。

,

我「哎呦」叫了出来,赶忙说:「我,我。小姨妈,早知道你不在乎,我就一口气进去到底。」小姨妈这才松了手,笑咪咪说:「傻孩子,姨妈肯穿着睡衣出来,就代表愿意了,你还顾虑这幺多。」我说:「我不知道……小姨妈,我们……」

,

小姨妈坐起子,整理了下头发,说:「哎,你帮小姨妈买的中药,想必你也知道小姨父他不行了。其实,刚结婚没多久,我就开始四处帮他找药方子,努力了这幺久,才盼得你这小冤家来。阿兴,你真的长大了。老实说,早在你国中时,小姨妈就幻想着有一天,你那根子能到姨妈的洞洞里,直到今天,不知哪来的勇气,这个幻想才终于实现。」我抱住小姨妈,脸颊埋在小姨妈嫩的房中间,说:「小姨妈……」我好,原来今天不仅是妹药的功劳,小姨妈早就拿我当幻想的对象。

,

小姨妈也抱着我,我们两人就这样赤着子,在小姨妈的床上拥起来。

,

我突然想到舅妈,暗想:糟糕,这下过了,过一会怎幺应付舅妈?

,

正在烦恼,小姨妈又开始不老实,纤纤玉指在我的上缓缓来去,更开始套弄了起来。我连忙站起来穿衣服,对小姨妈笑着说:「小姨妈,今天够了,我还要去找同学,改天再来……找你。」小姨妈道:「你现在还有力气去打球?我看免了,还是留在这陪陪小姨妈吧。」我移开盯着小姨妈户的目光,深吸口气,说:「不成哪,我同学会骂我的,小姨妈,我答应你,我一定再来陪你,好不好?」小姨妈失望地点点头,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与我深深舌了一阵子,我才仓皇夺门而出,骑上机车,脑袋还有些昏昏沈沈的,简直快要忘记舅妈新家的住址在哪里了。

,

??【完 】

,

字节数:36475字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樱花免费真人直播软件】【亲戚关系】【完】【WWW.147Q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