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翁公粗大小莹】【人之桥梁】【单篇】【作者:书吧精品】【结婚照拍摄】

【人之桥梁】【单篇】【作者:书吧精品】【结婚照拍摄】/

【人之桥梁】【单篇】【作者:书吧品】
发布于:2022-05-29

,

本帖最后由 jxbb069419 于 2018-4-11 20:23 编辑

,

一个少年坐在一套多功能又时髦的电脑台前,他正对着一部有21寸大的电脑聚会神地看着画面。他还戴着一对耳机呢。画面正播放着一个象他一样大 的少年正用他的入一个有四十多岁的女人的小里,然后飞快地抽起来,那 女人的声从耳机传到他的耳中,他越看越兴奋,手自然地到胯下的帐篷上 并用力地搓着。

,

他虽然有富的知识,但无一点经验。因他的格内向和对陌生人有点 害羞。

,

他至今还没有女朋友,甚至连女孩子的手还没拉过(当然不包括他的母亲和 其他亲戚),他是有色心没色胆。

,

今年他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在校因格内向,他很少和其他同学说话。他 做什幺都是默默无语地做,但他的各科成绩非常好,每次考试,不是图片后,但看还有几十页没看,就觉得一时是看不完的,和应该 到别处去看看,可以我按下快捷键来到了色文学区,那儿也分为很多部分:原 创,合集,转贴……等等。

,

我进入了原创区后,看到了四十多页文章,在我就被其中一条题目吸 引住了——“母子相”,马上移到那里就按了下去,屏幕飞快出现一篇五千多 字的文章,开始我怀着好奇的心读下,文章的内容使我越看越兴奋,脸越来越 热,手不自觉地入被中搓着。

,

看完一篇后,又很快找到另一篇,文章的彩内容完全吸引着我,时间不停 消逝,我也不知看了多少篇,总之想一直看下去。虽然嘴里不断发出轻微的 声,但耳朵还是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我知道那是儿子的,因为在这屋除了自 己之外就是儿子了。

,

我急忙关机并跑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走到梳妆台前的椅子坐下,在那里 对住台面上的镜子发怔,一阵后,我到胯下有点凉意,就手一,那里是 的,我马上意识到为什幺会,再看看手掌也因为而沾些水,脑中立即又想 到什幺,连忙站起来再转头一看,椅面上已有一小片水渍了,一幅图像马上浮现 在脑海里。这使我坐站不安,但不好意思去它抹掉。

,

(以谢雪心为第一人称就写到这里,下面就用回原来的第三人称)谢文杰回家后就直接走回房间,开始他没发现什幺。掉外套后就走近电脑 准备继续未玩完的游戏。

,

当他要坐上皮转椅时,看到椅面上有一片四厘米左右的水渍,脑海自然而然 浮出一个问题:“奇怪,为什幺椅面上会有水渍呢……难道有人来过?”想着但 还是把头伏下去让鼻子靠近水水渍闻一闻,之后就自言自语说:“有点腥,但也 有点香甜味,不太像水,那是象……哦,我想起了,像女人的水的味道。”

,

说着,还用手指点下那里并放入口中尝尝后又说:“和梅姨,annie姐 的有点相似。”又想:“是谁呢?我家里除了两母子之外就没有其它人……阿, 难道是母亲?”这时,他的心中又闪过一念头,急忙用手了电脑,那里是温 热的,他就知道母亲在这里做什幺了,因为他还没有女人时也做过。

,

确定母亲在这使用过电脑后,他就打开电脑来查看下母亲在这里看过什幺, 最后就查到浏览器上,他看看那里的历史就知道了,那是他最的色文学站, 他还知道她在这里留连了近四小时以上,她看了很多图片和色文学其中最多的 还是有关乱伦的文章。

,

他虽然知道母亲的,但他准备当不知,因为他知这样会使他们母子见面 时会好尴尬的,其实他还很母亲的,因为母亲一个人养大他是很辛苦的,虽然 他家是有钱,所以他很尊敬她。他想到这半年来与母亲的关系,有点儿惭愧。

,

当晚他就当什幺事没发生过,还主和母亲有说有笑,在吃过晚饭后,他就 回房玩一阵游戏后就睡觉了。

,

星期一他准时回校,用心上完上午课,当要去饭堂吃中饭时,他听到一个人 在叫他,他随声音的来处一望,那是张咏梅在叫他,他走了过叫声:“梅姨,有 什幺事吗?”

,

她说:“其实没什幺事的,是annie妹叫你不要在这段时间去找她的, 她不想影响你复习,她叫你用心点等考完试后再去找她。”

,

他只好应:“哦,我知道了。”但心里想“做会影响考试吗?”

,

又过了两天,自上完上午课后,他觉得没心继续上下去就回家了。

,

当他回到家后,他发现母亲不在厅中,他想“妈咪去了上班?(其实她不用 经常上班的,自己家族的公司)唯有自己要煮饭给自己。”

,

他放下书包后,准备到厨房看看有什幺好吃的,但他还是叫了声:“妈咪, 我回来。”

,

想不到他的声音一落,就听到回声:“杰仔,妈咪在家,你回来吃饭吗?”

,

接着她出现在他的眼光范围内,她正向他走来,房一上一下地着,下 还穿着短裙,脸色红卜卜。

,

看她走近后,他就对她说:“妈咪,不冷吗?冬天穿短裙,你好像从来没这 幺穿过呢?”

,

“不冷,今天有25度c以上,觉有点热所以这幺穿。你肚饿否?要妈咪 煮饭吗?”

,

“要,正饿得差不多要死。”他着肚子说。

,

“好,你回房玩二十分钟就有吃了。”

,

当母亲叫人他吃饭后,他就飞快跑过来坐在饭桌旁后低头吃饭,他吃得很急 以之差点被饭呛着,在他吃得差不多的时,他不小心把筷子跌落地上。他蹲低 子去拾,在他拾好准备坐回去继续吃饭,当他抬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不能移到其 它地方了,他也没意思要坐起继续吃饭。

,

眼直直地望着母亲的两腿中间,因母亲的双腿大开而她又穿着短裙和里面又 没有穿着内,所以整个小了出来。小上还沾晶莹的水,大很肥 厚,它微微开着,水布整条裂缝。

,

他还可以看到红红的小。核像生米一样大而竖起在那里。阜像发 起的馒头一样,鼓鼓的,大约有大半寸高。只有乌黑又高的毛长在阜上。

,

他想母亲平时不是这样的,以她安静和内向的格,虽然刚才做过,没穿底 ,但也不可能张开大腿而不知的,还在儿子面前这样做。他看后有些冲, 也慢慢允血而变得半半硬把微微子顶起来。

,

突然他听到母亲在叫他:“杰仔,你在下面做什幺啊?这幺久的。”他慌忙 拿着筷子坐回椅子上。但他那中的小张缝没逃过张咏梅的双眼,因他们坐的很 近,那桌子是圆形的。他坐在她的右边,母亲坐在她的左边。她正脸红红地望着 他。

,

他也望向母亲,母亲也望向他,母亲也对他微笑着好像是说:“你刚才在桌 下这幺久,我是知道的,我的小好看吗?”他也对她笑笑,眨眨眼表示好看。

,

他想:“母亲这幺做,分明是引诱我,难道我看过就不来点表示吗?”

,

他走过去站在母亲的背后,他到母亲全发热,很紧张。

,

他从后抱住她,双手入短衫内握住两个33c的球,她竟然真的没有穿 。隔着短裙顶在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口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 “妈咪,放松点,让儿子好好孝顺您。”跟着着耳珠,吸吮着,再她面额, 母亲合上双眼享着。

,

他把母亲体转过来面对面。母亲的脸红红的骄羞地望着他,他也深地望 着母亲,他抱紧她,她的双顶在他的上到舒服极了,他微微低头口对口 起来,着。他的手到她的背后解开围巾,然后手回来解开短衫上的扭扣 并除掉短衫和解开她头的皮带,这样短自落下在脚面上,她抬一抬脚 就除落地面上了,顺便用脚推开它。他也一样,他被她解大一些已解开的头就 行了。

,

他把母亲轻轻放在桌面上,要她把双脚上到桌面,脚板放在桌子边的桌面 上并弯曲双腿,用力挺高部并分开双腿,这样整个户呈在他面前。他用手 把椅子拉近并坐在椅子上,这样,他的脸正对着她的户。他的双手放入她的 下,两只手掌放在她的双下,手肘放在桌面上撑住她的,这样会帮 她容易地挺高部。

,

他的头微微向前一,口正对着她的户,他下去,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 着、吸吮着,有时把舌头进道里乾着,有时还含住因充血而凸起像小生 米的小核,轻轻用牙齿咬着和咬住拉起少许才放下,再用舌舔、吸、吮着。

,

她不断地扭着,口中发出“嗯嗯……嗯嗯嗯……啊……啊薄啊……喔喔 喔……唔唔唔……嗯嗯嗯……”的声音。她没有大声起来,她想自己如大声 叫,声音传入儿子耳中,她到有点为。

,

他继续不断吸舔着户,水像黄河缺堤一样流出,他一一下肚里,有点 从他的嘴角流落桌面上。他到手好累,要站在旁边看的张咏梅从梳发中拿两个 垫子过来并放入下垫着来代替双手撑着她的,以免它落下。他虽还做着 刚才的作,现在利用空闲的双手,一手从上扭着核,另一手从下用中指 进道挖着。

,

在口手并用的况下,她发出了更大的叫:“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薄啊……啊啊薄啊……喔喔喔喔……”

,

一又腥又热的喷出,他大口在大口地着,有些还喷到了他的脸 上,她像虚了躺在桌面一不。

,

他看到母亲舒服地躺在那儿,脸上出足的神,他出意的笑容。这 时,硬到有点痛了,需要一个洞来来消除痛苦。他站起来并用脚推开椅 子,用手握着对准已经布水的户,他没有一下入,在大磨 着,等头沾了水才入,并用头压着核磨着。

,

现在他见是时候了,向后一缩再向前一挺,半根没入道了,但把 紧紧包住,他再向前顶一顶就全根进去了。

,

他没立刻抽起来,只扭着和旋着。

,

过了一会儿,水越来越多流出来了,她也悠悠地醒过来了,只是到绵 绵浑无力。他开始了抽,他不敢太猛太狠母亲,首先是九浅一深,等道 松点,没这幺紧迫再用八浅二深、七浅三深……等。

,

她发出欢愉、乱的:“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死我了,你……嗯……太会…… 嗯……到心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杰仔……喔喔…… 喔……我要了……啊啊…啊薄……不行了……出来……了……”

,

他道一阵收缩,全颤抖,一热热的从子喷出来洒在头, 头被热得很舒服,酸地,他也到要了,快狠地抽十来下,一又 大又热的入她子,把子得又收缩又扩张,最后也喷出又一。

,

他伏在母亲上喘着气,她因连续两次,又昏迷过去了。

,

不久,他回复过来,发觉自己头伏在母亲内,他到多幺、舒服, 不想起来。因头向下,鼻子压着下的,所以呼吸有些困难,他微抬头用左 脸额伏在右上,把房压得扁扁的,凸硬的头入在耳内。

,

眼光看在左上,在上的凸起头红红的和雪白的相影着。他轻轻地 对住头吹着气,左手也到前用手指从跟一直圈上,直到头才停止。再 用两个指头着,用手掌搓着整个房。头也不断来剌激右。

,

她虽昏迷,但在这样的剌激下,体也有点反应,口发出“唔唔……嗯…… 嗯……嗯……”的叫来。

,

还在道中,虽已了,但他不想拔出,只浸在热热的水中和给 壁紧紧着,觉起来又温暖又舒服。他微微扭部,让的在道中 着也不会走出来。这样,由绵绵步向半硬了。

,

她又醒过来了,也扭和挺着部来配合他。受到了更多和大的摩擦, 已硬起来了。他得更快,最后抽起来。现在他不像刚才一样由慢到快了, 他狠起来,不理什幺抽技巧,抽出整根只留头在道口,然后又全根 入直抵心。两器的摩擦和体碰撞发出“滋、滋、啪、砰”,得她又大叫 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嗯嗯嗯……你太狠……嗯……嗯嗯嗯……嗯嗯……儿子……哥…… 嗯嗯……哥……死妹……嗯……妹的小…………很舒服……”她紧张起来, 大力掐住他手臂上的肌,几乎要掐出血来了。

,

他疯狂地抽了几十下,见这样的姿势已干了很久了,所以他想要改变一下 姿势。他停止抽并对她说:“妈,改变一下姿势,好吗?”

,

她没说什幺,只是“嗯!”来示同意,其实她现在全无力,正享受着数度 高潮带来的快,这种快已经很久没受过了。

,

他拔出并双手用劲反转她的体让她上伏在桌面上,在桌子边缘 脚垂下在地上。那原来垫在上的小垫子已给水弄了大半,他拿它抛下在 地上。这时,她的整个在他面前,她的两个颊很多,又肥又白,很 有弹,也很深很大。他的双手放在那两个肥颊上起来,有时还轻力掐 着。他没有大力掐,因这样会弄痛母亲。

,

他真有些不释手地着,说:“妈,你的好靓、好有弹。”手指 在中来回擦着,还中指在洞口挑着,有时真想入去。但他没有那幺做, 始终没母亲的同意他是不会做的。

,

他一边着一边问母亲:“妈,我想这个洞,可不可啊?”

,

她听到儿子问题,想:“那些图片也有的,看她们也很舒服,我也来试 试吧。”就向他说:“好,我要把我后洞的第一次给我的宝贝儿子,不过妈妈还 没有用过你要细力温点。”

,

他见母亲同意,中指向里面入,只入少许,她已经叫痛了:“痛…… 痛……少力一点,慢一点儿。我又不是不给你。”

,

他见母亲叫痛,迅速拔出中指,并把中指入道里一阵才拔出,中指上沾 了水。他再把的中指再放在洞口,他没有入里面去。只在洞口并 挖着让口的肌没那幺紧再入。

,

一会儿,他到洞口没刚才那幺紧了,才慢慢入,他看到手指一节一节没 入洞里,她只是微微颤抖几下和哼声几下,他很兴奋。洞——不错是处女洞,比 刚才的道得更紧更迫。中指得有点痛,他抽起来,只是小力抽着。

,

虽然只是手指后洞,但她一样起来。

,

不久,他到中指起来有些松了,他走到后面站正,手握住坚硬似铁 的,在磨擦着,不心急入。首先,他把入户并抽几下等 已沾水再拔出,又拿到中磨几下,他也对着洞口吐些口水并用手指 推些入洞内,等做完这些,他才拿住对准洞口大力一挺,头就入了。

,

他看到头已入,就知其它的好办。他再向前用力推进,里面好紧,压得 酸痛,有要的觉。他忍住并大力快速向前去,几下之后,终于尽了, 全入了,虽然有些痛,但他好兴奋、好高兴,真想大声叫:“我终于干了妈 咪的后洞了!”

,

他抽起来,由慢到快,不时还向合处吐口水来涧。他抽得快,她也 叫得大声,叫得、叫得乱:“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得好……舒服……想不到后庭这幺好……嗯……嗯……大力点干死这个妇……嗯……”

,

她的叫他现在听来到特别刹耳,格外兴奋抽起来更加疯狂。几百下之 后,他到腰部酸松,一出,在她的大肠里,把她得直打颤,一 也从户喷了出来,有些还在他大腿上。

,

他俩喘着气,他伏在她的背上小休一阵。他站起来并拔出垂的, 沾黄澄澄的屎,一些白白的随着的拔出而流出。他俩是汗和他 的屎,他抱起母亲走向厕所冲凉去了。

,

话说他们两母子增进关系后,这晚他睡在她的床上,当然睡之前又胡天胡地 一番直至深夜。

,

隔天,他醒来时已是十一点多钟了,看看旁边已经无人了,他走出房门就大 叫:“妈咪,好肚饿,有没有什幺东西可以吃。”但等了一阵还听到有回应。

,

他想她听不到他的喊叫吧,于是就走到餐厅来,他在那里没看到人,只有一 张纸条,上面写字,他走过去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杰,在微波炉里有一分 早餐,我不等你了,我到隔壁的林太那里打将。”

,

其实住在22. 我们曾经有失意后的展转反侧;曾经有失败后的偷偷哭泣;也曾经有因挫折而徘徊不定的时候,但这能代表什幺呢?不能代表什幺,光明总会在前方浮现的,只要我们坚持拼搏,相信我们会用努力使那些不愉快的事成为永久的历史。他的大厦或区域的太太们个个是非富则贵,很多太太是不用出去工 作的,不工作的人的第一消遣是将。他的母亲虽然是一个部门的主管,不过她 是一个懒人,如果没什幺事要办的话一个星期大多数在家的,如果有什幺大事 ,她的书会通知她的。

,

这天本该是他要上学和她要上班的日子,但他没有去上学,因为他起来迟, 母亲没有叫他起床上学即是母亲同意他今天不用上学。她没有去上班因为她认为 没有什幺事要做,所以她到林太那里和其他左邻右里的太太们来开一个四方城 来消磨时间,说起林太,其实她家住在那里已以有十年了,和他们是差不多时日 搬来这里的,大家差不多天天见面,有时候还互相帮忙,所以两家的关系很好, 自然而然林太和他的母亲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

林太是和丈夫与女儿住在一起的,但现在基本上是一个人住。她丈夫林生是 一个总经理,因工作的关系要经常出差。开始几年,出差是真的,在最近几年, 大多数是以出差为名,到处玩女人是真。他经常听到她们俩以此吵架。林生大约 四十五左右,林太虽然经常抱怨林生经常在外拈惹而冷落了她,但她又是一 个极度依赖丈夫的女人,在没办法下唯有吵闹过后又没事。

,

她的女儿和他很要好,年龄相同,又在同一所小学和初中上学,大多数时候 他两人是走在一起学习和玩耍的,现在她的女儿在外国读书。

,

林太和她母亲的年纪也差不多吧,大约三十五、六左右,因为她有一个娃娃 脸,所以看起来二十七、八上下。林太虽然是一个中年妇,但她有着美好和 的材,三围有35、25、36,高有一米五三左右。她是一个大美人,真 有点使他不明就是她的丈夫,不抱家中的而抱外面的。他的想法是家不及野 香吧。

,

不要以为她是一个波大无脑的人,其实她是一个大学生,只不过她像他母亲 一样是个懒人,还不是呢,应该说她是个大大的懒人,虽然有条件,但一点也不 想到外面打工。

,

大概十二点钟上下,谢文杰正在家里复习准备学期结束的考试。忽然,电话 响了,他没走去听,以为电话响几下始终无人接听,打电来的人一定认为没人在 家而放弃再打电。可是电话响了七、八下而继续响,所以,他想这电话可能很重 要,而使打电来的人不放弃挂断电话,他走了过去拿起电话来答复,电话那边立 刻传来一熟悉的声音,是母亲的私书郭小姐打电话来叫母亲,一定要母亲听。

,

这是郭小姐,他叫冰姐,她已经28岁,早几年已嫁了人,有一个四岁大的 女儿。她虽然结了婚,有家庭负担和压力,但她工作非常认真,效率高。母亲还 是用她做私人私书。他和郭姐见过好多次面,在母亲公司,有时冰姐来他家玩、 工作,他们如姐弟一样。

,

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冰姐忽速的声音:“文杰,叫你妈来听电话。”

,

他加答说:“冰姐,妈咪不在家,在邻居林太太那里打将。”

,

冰姐说:“什幺,有这幺重要的约会不理去打将。烦你去叫她回来并提 醒她今天她和季董的约会,叫她到马上来,我和季董在等着她。”

,

他听到冰姐这幺说,放下电话就跑过去林太的那里叫母亲回来。他走到林太 的家门口按了五分钟铃才见有人走来开门。

,

那人是林太,脸红红,只穿一件又长又大的衬衫,衬衫的上两个扭扣没有扣 上,微微敞开,出雪白的肌和深深的。两个而圆大和房把衬衫顶 起高高的,两个头更加凸出衬衫外,从衬衫外看到两个红黑的凸点子。衬衫长 度遮住了圆圆的和大腿,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的紧,他估计她一定没穿底 ,因为他看不到底的zz,两腿接处凸出一个鼓鼓的小山丘。

,

她只把开了一半上下的缝并站在中间,一手扶住门槛,另一手拿着门。

,

林太见是他,就转头来大声叫他母亲:“心姐,你儿子来叫你。”似在暗示 什幺,其实不用那幺大声的。但是过了一阵没听见他母亲的回应,她就移一移 体让我走进去,他等她关好门后和她一起走到客厅,在门口时他已听到很小的 “oh、oh、ah、ah、”声了,不过是很小,听不清楚是从哪里传来的。

,

但现在站在客厅中,声就清楚传入他耳朵了。他望一望她,本想问是什 幺,但看到她的脸红到耳下边和一脸尴尬,就没说什幺并识趣地往沙发走过去。

,

她忙走到传出声的房门口口就说:“心姐,你的儿子来叫你,他在处 面。”说着快步走进手来关上显示器,之后就拉母亲出房。

,

她想挡住不想给他进去。但他把手放门上微微用力一推,门开了许多,他趁 门开的时走了进去。他母亲见他进来了,母亲出来后见他坐在沙发上并对他说: “文杰,你不是说要下苦功复习来应负期末考试吗?来找我什幺事?”说着走到 他前面的茶几后站着。

,

他说:“妈,刚才郭姐打电话来说你有一个和季董的约会。她叫你马上去你 们约好的地方,她和季董在那里等你。”

,

母亲说:“oh,是啊!多幺重要的约会我竞然忘记了。好大笔生意,季董 今晚要回美国,我不去真可惜。我去了。”说完就她立刻抬脚走人,当她走到林 太边时停一下说:“琼妹(林太叫关秀琼),我要走了,文杰他比我‘好’很 多,我会叫他好好教你。”转头对谢文杰说:“仔,不要回家了,好好‘教’琼 妹玩电脑。”说完就走了。

,

他听到母亲的话就心想:“她是一个高材生,现在是什幺年代,玩电脑还要 人教?”

,

他还是对林太说:“琼姨,我们过去学电脑。”说着并走近电脑,她也红着 脸走过去。

,

他走到电脑正面停下并用手指按下lcd显示器,(因为刚才没关上主机, 所以马上显刚才的画面)它正在播着一部小电影,他见一个中年高大的白种男 人躺在有地毯的地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金发美女正跨在他的部上下着。看 清一下,原来正入在美女的道中,美女一上一下弄着,影响到她的两 个巨大的房也一上一下抛起来,口中发出“oh、oh……oh……oh、 oh、mmmmmmmmmmmm……mmmmm……”之叫声。

,

另有一个十八、九岁,皮肤悠黑的、材的拉美女,分开双腿跪在他 的头旁边,他的头在两腿中间,口对着她的户,并出舌头舔着大小和 核。

,

那拉美女双手还玩弄着自己的房,口中也发出乱的。

,

他用眼尾瞟一瞟她,见她红着脸看着画面,他到她的心跳跟着那一男二女 的作而跳得好快。他左手过去放在她的左肩上把她抱紧,她顺势把子依偎 在他左。他见她不反抗还向自己投抱,他大胆起来,把右手也过来放在房 上,虽隔着衣服,他到房因充血而硬了,头也硬了,右手在上搓着还 有时一头。

,

她轻声起来:“哼、哼、哼……嗯、嗯……”他顺势把左手到她的腋 下并穿过去解开那些没开的扭扣然后除掉衬衫。她只穿着一条小得可怜的和半透 明的三角来遮住私处,阜像馒头一样凸起,那里黑黑的一片。上全在他 的旁。他一手搓着一个房手指还在上着和用指甲剌着。她全微微颤 抖起来和热起来。他偏过头去看到她的脸红红的,闭上双眼,鼻孔比平时更加涨 大,呼吸急促起来,两片红红的嘴微微张开,嘴里正发出哼哼的声。

,

他的口对准那两片的红下去,舌头入她口中搞着,唾从舌头传 入她的口内,她贪婪在下这些唾。她也把自己的舌过去乱搞,口水也流入 他口内,他像喝到仙水一样下肚。

,

他的右手也下她的部上,手掌压在那微凸凸的阜上微力旋着,手指 到下方着户,她的三角已被水弄了大半,手指迅速在部口上摩弄 着,拇指还压着那凸起的核旋转着,有时还用两个手指着。她的子颤抖起 来,口中得比刚才还大,水也流得多。

,

他悄悄地用高明的手法除掉她的紧,里面果然没有穿着内,手指继续 在大挑的剌激核,他的中指顺着水的涧了入道里,随着食指再 又无名指,手抽起来,部扭着来迎合他的抽,口中发出“嗯嗯嗯……嗯 嗯嗯嗯……喔喔喔……入一点……嗯喔、……死人了……快点……”

,

她的手到他的头上解开钮和拉链,把外和内拉下在小腿上。她的 手握住半半硬的套弄着,有时,还用手甲去轻刺和刮着头,他到很舒 服,就这样硬起来了,她的手并没停下来,继续还增加速度上下套弄。

,

他转过头,嘴像雨点般在她的脸上、鼻尖、眼角、耳珠,最后在她那半 开和正在的嘴上。他们来着法国,到呼吸困难才分开。他把在户 内的手指拔出,然后手过去把她的左腿抬起并拉过来跨在自己的大腿上,她站 起来向前走上一点,让户在之上,她的手扶住对准道口坐下去。 头迅速入了去,她停下来没继续坐下,口被他的口着,只发出“唔唔唔”的叫 声,他也把双手放到她的前搓着两个弹和着两粒葡萄子。

,

过了一会儿,更多的水从户流出,顺着、再滴落地下。她又开 始坐下了,这次把几乎入去户内,只剩下大约一两寸左右在外。她 没心急使全入去,然后慢慢抬起再坐下去,一起一落地干着。她抬起头 来,口离开他的口,叫出浪的来:“啊、啊薄啊……啊、嗯嗯嗯嗯……哼 哼哼……哼哼……”

,

水越流越多,他到有一小节的在外干起来没这幺爽,双手从房中 提起来放在她的双肩上,趁她向下坐的时候用力一按肩膀,这样全入道 里,她在中大声叫:“哎哟,你好狠,全入子了,全入子了!”同 时他到她的体颤抖一下和绵绵的包着头说不出怎样形容的舒服。

,

他的双手又到她的下用力托起再放下,这样起小来,水又 流又多了,在几十下后,她也自微站起,当头抵到小口再坐下去。她的速 度也逐渐快了,声也多了大了。他的头向前过去张口含住其中一个正在 上下跳的葡萄子轻咬着、舔着、吸吮着。

,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啊薄啊薄啊……啊薄干 死我……嗯嗯嗯嗯……啊啊薄啊……”

,

她越坐越快,手大力扭住肩膀的,手甲刺入中。他从她这幺紧的形 中知道她快了,他部也向上起来,使快点在道里起,大约三分钟 后,一热热的洒在头上,她了,作慢了,停止了,头伏在他的肩膀 喘着气。

,

休息一会,她回过神来,又在他上扭着,让又大又有弹的房摩擦着 他的膛。他给的和两个坚硬的葡萄子弹摩得好舒服。下面的充血的 还在她的道内,体的扭,也在里起来。她又“嗯嗯……”

,

他把双手放在她的下,一手托着一个面站起来,使还在 洞里,向前走两小步,把她放在电脑桌上。她双腿大分开并向前,他的手放上 她的小腰处用力扶稳住,开始由慢到快做起塞运来。她又开始大声了, 与电脑中的小电影的叫互相响着。

,

他双重叫的剌激下,更加硬和大,得更快,流出的水把桌面弄 了,桌子在大力摇下,它发出就要倒塌的声音。他抱起她离开桌子,她的腿自 地到腰后勾住,两只手掌也到他的颈子互相握住手臂勾住颈子,他们边走 边着。

,

他放下她左脚让她站在地上,左手挽起她的右腿放在右腰旁。他的前后 起来,在道中起。他飞快地抽几百下,下下到达心。她又大声和 紧起来,放在颈后的双手手指大力着颈后肌,指甲陷了入内。他知她又 要了,他快速地抽几下,一喷在头上,被的一他也想了, 他飞快地抽出,让它不这幺受剌激,这样它没有这幺快,他要她到心 服,以后要才容易。

,

他要她来个狗仔式跪在地上双腿向外分开,他跪在她后,用手握起 在中磨几下,然后再道口磨擦几下。不断向后顶,要快点入洞 内。他也不想再钓她胃口,用劲向前一顶,一下子入进去。他没踌躇就 抽出几乎全部,然后一下全入。

,

这样来回百来下,他到要了,跟着几下,腰眼一酸关一松,一大 了,入她的子里面,把她得直打颤,她也了。

,

他没有因了而停下来,继续抽,但不久变了,他不得不抽出来, 然后走到她的头,用一手抬起那垂下的头,另一手握住送到她的嘴边,她张 开口含住并吸舔起来,从头到袋再从袋到头,又雄纠纠地竖起。他 拔出那坚硬的走到她的后,要她保持刚才的狗仔式姿势,他把一下 入道,抽几下然后拔出,上沾了水,他用手握住对准那深黑的 洞口,用头在那里磨几下,让洞口也沾水,他见是时候了,用劲向前 顶,了一阵也只是把头顶入洞口,她的洞很紧迫,得头隐隐痛。

,

她大声呼痛,痛得眼泪也流了出来:“不要洞,那里从来没被人过, 快点拔出来好吗?好痛,痛死我,求求你不要吧,你想哪都可以。”

,

他不理会她的哀求,继续用力向前顶几下,这样只入了一半,他发现她除开 始他顶入时叫几下痛之外,没叫了,整个绵绵地伏下在地上,一声不响,她 痛昏过去了,他趁她昏倒就大力一顶,全根入尽了。

,

他没立刻抽,双手过去搓着双,口像雨点一样着她的背。过一会 儿,她悠悠醒过来,小声起来。他也微微着轻轻地抽,他只拔出一 寸左右,并低下头对准吐口水,然后入,有多点他起来也没什幺困 难了,她也适应了的抽,慢慢大一点,他的抽也慢慢快了。

,

不久,她了,一大的水自户喷了出来,喷在他的上。她昏了过 去。他继续在洞中,疯狂地了几百下,把她得醒了……又了昏了……醒了……昏了了……他才到腰眼一酸,打起冷颤来,一热热的 在她的大肠里,把她得颤抖着,又了。

,

他拔出沾污物和和,他们相拥着躺在冷冷的地板上。一阵之后, 他们站起来走到沙发上坐着。她并走到厕所拿出一条热毛巾帮他清理上的污 物,再自己抹户外的水。她放下毛巾,抱着他足地笑了。这时电脑上的小 电影也播完了。

,

他玩弄着她的双并说:“琼姨,你们不是打将吗?为何变成part y?”

,

她也套弄着他那已变了的说:“因为陈太有事没法来,同时黄太又离 开了,在心姐的提议下就上网来逛下,以便打发时间,开始我们浏览了几个成人 网站,因站里的那些xxx图片和文章全都已看过,所以我们下载一部小电影来 看。一边看我们一边自,后来心姐还帮我舔和呢,在我觉得好high时就 听到又长又急的铃声。后来怎样你知道的。”

,

已在她的努力下又竖起来了,她慨地说:“年轻就是好。”她的两个 头也硬了起来,两人发出急促的喘气声。

,

她站起来并跨过他的双腿,然后两腿分别抬起,让膝盖跪在沙发的泡沫座垫 上,以便使户正对中他的胯下,同时手挂住那已硬了八成的让头顶入 大内处在道口外,子就向下缓座,像犁田时的犁子一样,好快就整 根没入在温热的道里面了。

,

在吃进整条后,她吐了一口足的口气,之后也没,就让两个体相 连着,双手到颈后勾住她的脖子,头过去和他来一场又久又烈的,直至 两人到呼吸困难时才分开。

,

他喘着气说:“琼姨,今天你是不是有点勾引我意思?”

,

她也喘着气,看他一瞬间后说:“是的,谁叫你在我想要男人的时候来叫门 呢?方才心姐也说你已是一个可以让女人怀孕的男人了。”

,

“你不怕林生知道后不要你吗?”

,

“怕,就是怕才让我忍了五六七八年,但是他当我是傻子以为我不知他在外 面搞女人,有时我真的想不透,我相信自己的材不输给那些女人,可能输在我 不年轻吧。他给不知多少帽子,我还给他一顶也不多嘛。喂,你老实说我的材 正吗?”

,

“老实说,琼姨你的材好正,两个球又大又圆又挺,起来弹十足, 下面条渠道又紧又多水,我相信比得上很多av明星。”说着说着这时他到在 洞里的一点一点涨大了,顶入她的心内。

,

她也到他的变化,部微微上下着,一边轻一边说:“我真是恨透 他(林生),有这幺好的一个老婆还去玩别的女人。”

,

他听后,心里想:“你是不知男人的心理了,有句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 偷,偷不如偷不到。”他没有说出,只是用双手搓着那两个诱人的球。

,

她的部移的速度加快,声也叫得越来越大了:“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

,

他也配合她的作,部不断向上挺。在十分钟后,她的作慢下来了,喘 着气说:“杰仔,琼姨无力了,你来琼姨吧。”

,

他用双手托着她的,同时她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然后站起来,这样他 们的体没有分开,他边走边轻微抽着。

,

最后来到沙发后面,他把她放在沙发背上,他示意准备放她倒下去。

,

她迟疑一下后说:“这样的法好吗?会不会有危险?”

,

“保证好玩,滋味一流。”其实,他从未这样过,只不过是看av时学来 的,现在实验一下吧。

,

双手分别拿着她双手,轻轻地放下,同时她的双脚在他小腰后错着来勾实 他的腰,以便体了下去,这时她完全是头下脚上倒放在沙发上。他摆了 部,抽的速度越来越大,她的叫声也随着速度叫起来了:“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 喔喔……喔喔……你太会……了……喔喔喔喔喔……死琼姨了……喔喔喔喔 喔……小要破了……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

,

在不快不慢的抽的过程中,他抬起头来眼睛四处望望,打量着房间(进来 这幺久他还没怎看过),他看到墙的一边全是书架和摆了书籍,另一边是摆了 两张台:一张是电脑台,另一张是书桌吧。眼光扫过书桌上后又返回来,最后目 光停在一幅相片上,相片中的两个少女笑得很甜美,材也不差,他只是认识其 中一个,那是她的女儿——小倩。另一个少女和小倩有点相似,不过他不认识。

,

他就对她说:“琼姨,你有两个女儿吗?为何我没见过呢?”说完后朝相片 的位置努努嘴。

,

她朝相片的方向倒望去,边边说:“我没……嗯嗯……有两个女儿,那 不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小妹,她是在同一城……嗯嗯……市里读书,我小妹大小 倩……嗯嗯……四年多,现在是一个大学生,她的大学是……嗯嗯……大大有名 的国际大学。怎样,小倩和她的小姨很像吗?”

,

“唔,很像两姐妹,样子很美,材也好伟大。”

,

“你想打……嗯嗯……她们主意……嗯嗯……”

,

“是男人都会这幺看,这叫做食色也。如果说看一眼就说是对女人打坏主 意,在外面不知有几多非礼,强 的事发生了。”

,

在抽五百多下后,他到要快了,就加快抽速度,百来下后,腰部一 ,几大入她的子里,把她得直打颤,也喷出几来。

,

字数:11638

,

【全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翁公粗大小莹】【人之桥梁】【单篇】【作者:书吧精品】【结婚照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