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八味地黄丸】暗紫色的丝质衬衣【岳装睡到我房间和我做】

暗紫色的丝质衬衣【岳装睡到我房间和我做】/

暗紫色的丝质衬衣
发布于:2022-05-30

,

中秋佳节,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杏小区6号楼5号里却显得没有多少欢声笑语,没有热烈的节日气氛。

,

但厨房里还是有一个影在忙碌着,这个影熟练的作着手里的菜刀和铲子,40分钟过去了,一盘盘美又飘香的佳尧已经摆在了餐厅里的餐桌上。

,

一阵锅碗瓢盘的响曲结束后,这个影也停了下来。哦!终于看仔细了,是一个女人的影,大概有一米七左右,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盘在后颈上,出洁

,

上穿着暗紫色的丝质衬衣,下是一条过膝的黑色长裙,显得简洁而又大方,十分的谐调。衣服掩饰不住她的材,前的衬衣划出两个优美的弧形,高高的挺着。

,

由于裙子的束缚,使腰部显得格外的纤细,部被裙子包裹着,也依然划出了优美的曲线,微微上,裙子遮盖不住的小腿均匀白皙。浑上下,散发着成熟的气息,和高雅的气质。

,

把最后的一盘菜摆到餐桌上,这个影终于抬起了头,看上去有三十三、四岁。浓适宜的弯眉下,一双眼睛如黑宝石一般明亮人。小巧的鼻子如玉雕一般,毫无瑕疵的脸上一直带着微微的笑意,两颊上各有一个浅浅的似有似无的小酒窝。

,

看着这张脸,不得不佩服上帝造物的本领。没错这是一张让人心的,中国古典美女的脸,它的每一个部位,每一条曲线都是那样的完美,都流着典雅高贵。

,

这个影看着自己亲手做的一桌美的饭菜,出了意的笑容。长长的出了一口起,看看表,可能觉得还早,走进了洗手间。

,

“叮玲玲……”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

这个影赶紧走到客厅接起电话。当电话放在耳边的时候,那人的脸上又出了迷人的笑容。时而脸上还多出一丝红晕,但当放下电话时,眉宇间却流出了一丝,无奈和忧郁,之后静静的坐在那里想着什幺。

,

这个影,不!这个女人叫罗芸雅,如果不告诉你,从面容和材看你决决不敢相信她已经40岁了。

,

罗芸雅出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她父亲是国内一所着名大学的教授,母亲也是一所着名舞蹈学院的教授。16岁时她就考进了某某军区的文工团。她的舞蹈在团里一直是保留节目,加上人长的象一样,被成为“军中第一”。

,

那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年代。

,

19岁时的罗芸雅在窦初开的时候,遇到了比她大7岁的海军某英雄艇的水手长,战斗英雄乔军。罗芸雅被这名战斗英雄的豪迈气质和富有神色彩的战斗经历所吸引,深深的上了他。很快就嫁给了这位军人。

,

婚后的生对于罗芸雅来说是甜蜜,可这甜蜜却有是那样的短暂。新婚的第8天,乔军就接到,部队的电报说有紧急任务要他立刻归队,虽然有万般不舍,可作为军人的他们,不得不将新婚的喜悦和幸福放在一边。

,

乔军告别了温可人的妻子,匆匆的返回了部队,等到他两年后再探家的时候,见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妻子,还有已经一岁的儿子–乔佳霖。

,

时间飞逝,这样的牛郎织女两地分居的生过了20年,20年中罗芸雅从文工团专业到了所在城市的一所舞蹈学院做了教师。

,

乔军也从一名水手长升至大校艇长,虽然乔军每两年都有一次半个月的探亲假,可这对久居两地的夫妻又能带来多少安呢?可况如果遇到战备值班,或者一些紧急任务,探亲假乔军也在海外。

,

有一次乔军中午刚到家,第二天早上部队的电话就到了,要他立刻归队。掐指算算从结婚到现在夫妻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3个月。

,

这对于一个女人以为着相思,寂寞,孤独。她也曾到委屈,多少个夜晚她独自在灯下碾转反侧难以入眠,多少个节日她看到别人居家团圆,到失落。

,

可曾经也是一名军人的罗芸雅理解自己的丈夫,理解他肩负的责任。她毫无怨言,一个人持着整个家,养着儿子长大。令她欣的是,儿子乔佳霖不但一直健康的成长而且乖巧听话……

,

由于父亲不在边,从小他就独立面对一些事,使他很早就有了超出同龄孩子的成熟。乔佳霖从不惹她生气,还常常帮自己干家务。小小的年纪,居然懂得关心自己了。每当凝视着儿子的时候,总有一种幸福和骄傲的觉。而在儿子上她也总能找到丈夫的影。

,

第一章  中秋夜迷乱

,

刚才的那个电话,正是丈夫乔军打来的。乔军正要带着自己的手下执行战备值班任务,正巧是中秋节,于是就打电话回家,问候妻子和儿子。说自己会在海上和她们一起过节,听着丈夫的话,罗芸雅心里有甜但更多的是酸,放下电话不由的发起了呆。

,

“叮…叮…叮……”墙上的挂钟响了六下,把罗芸雅的思绪从遥远的南海,拉回到了现实。她抬起头看看钟,想起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又匆匆的走进了厨房。

,

一轮明亮的圆月高高的挂在了天空,皎洁的月光洒在罗芸雅家的台上。这时,罗芸雅正和儿子乔佳霖坐在台上吃饭。看着高大帅气的儿子,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一丝欣和高兴从心底升起。

,

罗芸雅对儿子说道:「佳霖,今天是中秋节,明天又是周末,你不用上课,我们喝点酒庆祝一下好吗?下午你爸打电话回来说,他会在海上和我们一起过节呢!」

,

「好啊!可你会喝吗?我可从没见过妈妈喝酒啊!」佳霖抬起头看着罗芸雅说。

,

「没关系,我们少喝点应该没有关系吧?何况是红酒。」「那好吧!只要妈妈高兴就好!我去拿酒。」听着儿子的话,看着儿子的背影,罗芸雅心里说不出的欣。

,

在听着儿子讲的学校趣事中,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一瓶红酒也不知不觉渗进了母子二人的血里。红酒的后劲本来就大,阵阵初秋的晚风吹来,对于并不会喝酒的罗芸雅和乔佳林母子来说,更是火上浇油。

,

乔佳霖在讲完一件趣事后,却听不到妈妈的笑声。扭头一看,妈妈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乔佳霖想:呵呵,看来妈妈是醉了,不会喝还要喝。

,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发觉自己也是头重脚轻,眼睛发。他强忍着眩晕,扶起罗芸雅,连拉带拖的走进妈妈的卧室。眼看就要来到妈妈的床边,腿一倒在地上,好在妈妈由于惯,倒在了床边。

,

佳霖扶着床,想慢慢的站起来,刚坐起来,发觉眼前一片雪白的东西。他摇了摇头仔细的看,是两条腿,雪白修长的腿。原来罗芸雅在倒在床上的时候,裙子被带了起来,两条腿完全了出来。佳霖顺着两条腿向上看去。

,

咦,怎幺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呢?而且似曾相识。女人紧闭着双眼,脸上带着红云,甜甜的睡着,衬衣上面的两个口子没有扣,领口敞开着,出淡黄色的的一边,只能遮盖着山峰的一半,出一半雪白透粉的山丘,山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看着这一切,佳霖的心一阵狂跳,只觉到周的血在沸腾,一热流从小腹传遍体的每个部位。一阵原始的冲使他压在了女人的上。

,

女人,女人在迷朦中,觉有一个体伏在自己的上,一双的手,在自己的体上游着,自己的衣服一层一层被掉,那双手有力的着自己的房,小腹,大腿。只觉得阵阵快随着手传递到自己的大脑,传递到自己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

,

她想睁开眼睛,想看清那双手,看清那双手的主人。可无论自己也只能微微的睁开一点。模糊中觉得那手的主人好象自己的丈夫。再仔细的看,是的!是自己的丈夫。

,

她再一次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快。觉仿佛自己遨游在大海里。手终于停了下来,不!没有停,而是分开了自己的双腿。之后那个强壮的体又压了下来,一根的东西经过几次冲撞,刺进了自己的体。

,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过后,强烈的快,伴随着那根东西的抽,再一次从下体传来,而且比开始的快更加让人兴奋,慢慢的这种快托起了她,她仿佛飘到了天空中,在云海里飘。飘啊飘着,终于飘到了天堂。

,

她的体慢慢的了下来,觉得更加的无力。那根火热的东西,也离开了自己的体,压在自己上的哪个人也不知去向,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寻找,在昏昏沉沉中渐渐睡去。

,

佳霖,伏在那个女人的上,一双手不由的在她的体上游着,不知不觉中发现,女人和自己的衣服已经不知去向。

,

雪白的体让他的眼前一亮,尤其是那两座山峰,白里透粉,山顶还有两颗红艳艳的小石头,不应该是玛瑙。手握住,只觉得而有弹,光如玉。

,

向下看,两腿间,一片黑黑的融呈倒三角状。出另一只手去,探个究竟。地里的。

,

哦!原来是片沼泽。一阵探索后,本能的挺起自己下体的向女人的两腿间刺去,仿佛要去寻找什幺?几次碰壁后,终于钻进了一个温暖的洞,里面并不坚硬,反而异常的。

,

下体的仿佛回到了温暖的家,在里面翻腾着,阵阵剧烈的快从下体直冲脑海。

,

他指挥着拼命的在洞里翻腾着,终于从洞深出喷出一泉水,淋在的头上,小腹一热也吐出了一,随后慢慢的出了洞。自己也落在一边,一阵疲劳从四肢传遍全,也沉沉的睡去了。

,

第二章  悔至极之生

,

几声清脆的鸟鸣,唤醒了沉睡中的太。太羞答答的出脸来,撒下灿烂的光辉。

,

一屡光,从窗帘的缝隙进屋来。照在宽大的床上。凌乱的床和整洁的屋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床上的两个人,还在香甜的睡梦中。

,

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五官端正,透着英气;这一男一女正是昨晚醉酒迷的罗芸雅和乔佳林母子。佳霖终于从睡梦中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他习惯的反个。啊!他轻轻的惊叫一声,立刻坐了起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

自己上的衣服凌乱的扔在了床边的地上。妈妈也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的边。如丝的秀发凌乱的散在枕头上;娇艳的脸庞上出一丝甜蜜的微笑;一只玉藕般的手臂,压住前的一个房。另一边的房,依然高耸挺拔。

,

随着女人匀称的呼吸微微颤抖;平坦的小腹上,放着自己的一只手;从小腹低部至两腿之间的萋萋芳上还挂着少许晶莹透亮的珠;部下凌乱的床单上也留着一团的印记。

,

高中时就和初恋人有过肌肤之亲的佳霖,当然知道眼前的景意味着发生了什幺。他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心里既害怕又后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楞了一会他轻轻的下了床,飞快的拣起自己的衣服慌慌张张的穿上,跑出家门。

,

佳霖关门的声音,让仍在睡梦中的芸雅慢慢的苏醒过来。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些涨疼。不由的手去。一之下,立刻彻底清醒过来。手之处自己一丝不挂,下体火辣辣的,还残留着的体。向四周望去,床上一片狼迹。

,

芸雅极力控制着心慌,回忆着昨晚的一切。想起月光下的晚餐,想起那瓶红酒,哪个让自己飘上天堂的梦。想起刚才那声巨大的关门声她明白了。芸雅的脑子里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发生了什幺?自己居然和儿子发生了那种事。这让自己以后如何面对丈夫,面对儿子。悔恨的泪水从脸颊落,滴在颤抖的房上。

,

芸雅就这样抱着头坐在那里。

,

一直到晚上,她才回过神来。这是不能怪儿子,不是他的错,是自己提议要喝酒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和儿子都不会喝酒,为什幺要喝还喝的那幺多呢?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从此不再面对。怎幺办?只好让时间慢慢冲淡一切,忘记一切。

,

罗芸雅强打起神走进卫生间,洗了洗一的汗渍。穿上衣服,等儿子回来。可整整两天的周末也不见儿子的影,也没有任何消息。她知道儿子也一定无比的后悔,不敢面对自己。想给儿子的宿舍打电话,可几次拿起话筒,却没有勇气拨号。

,

一个星期过去了,儿子在周末终于回到了家里。母子相间显的无比尴尬,彼此都不说话,也不敢正视对方。但罗芸雅看的出,儿子这一星期也没过好,显的比以前憔悴了好多,芸雅的心里一阵心疼,可又不知道该说什幺。只好一直躲在自己的卧室。听到儿子在外边,洗衣服,收拾房间的声音,晚上还做了饭,之后听到儿子房门关闭的声音后,再没有任何静了。

,

一阵急促的雨点打在卧室窗户的玻璃上,天下起了大雨。罗芸雅想起自己洗的睡衣还在台上挂着。可怎幺去取呢?台在儿子的卧室里,要去取睡衣必定要穿过儿子的卧室。

,

经过一番思索,儿子毕竟还是儿子,以后还要面对,还要一起生。所以必须走出这一步。罗芸雅走出卧室,低着头走进儿子的房间。她往儿子的床上瞟了一眼,儿子躺在床上好象已经睡着了。

,

她轻轻的走到台,取下睡衣,正准备离开,看见门口的书桌上,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留给妈妈,不孝子佳霖的字样。罗芸雅扭头看了一眼儿子,看儿子还在睡着,就顺手拿着信,回到自己的卧室。当罗芸雅打开信读完之后大惊失色!

,

原来,着是儿子的遗书,大意是说:自己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后悔至极,无脸再见母亲,只有一死赔罪。

,

惊慌失措的罗芸雅,疯一样跑进儿子的房间,推着儿子的体叫着:佳霖,佳霖,你怎幺了?佳霖你醒醒啊!可佳霖仍然熟睡着,一不。罗芸雅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瓶子,拿起来一看,啊!是安眠药!芸雅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

经过在急救室外一个多小时的煎熬,从急救室出来的大夫嘴里得知儿子,已经离了危险。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

她现在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在自己的生命中真的不能失去儿,儿也绝不能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或是不测,罗芸雅又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早点告诉儿子,自己不怪他,不是是他错。

,

罗芸雅在儿子的病床旁整整守护了一夜,佳霖终于苏醒了。看到儿子慢慢的睁开眼睛,罗芸雅抱住儿子激的哭泣着说:“佳霖,你怎幺这幺傻啊?怎幺可以这样做啊?你就忍心离开妈妈吗?”

,

佳霖也流着泪说:“妈妈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冒犯了你,侮辱了你。妈妈对不起!”

,

罗芸雅着儿子的脸说:“傻孩子,别这样说,妈妈没有怪过你,不是你的错,都是妈妈不好,不应该提议喝酒的。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就当那是一场梦,好吗?”

,

佳霖看着妈妈伤心的样子,听了妈妈的话知道,母亲并没有责怪自己,心里稍稍的安了一些,“好的,妈妈我听你的。”

,

佳霖终于可以出院了,罗芸雅怕他再做傻事,坚持要佳霖从学校里搬回家里住。经过一个月的心调养,佳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那件事的影在母子二人心里也有所淡化。

,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在流逝,罗芸雅发现儿子也越来越懂事了。每天放学都早早的回家,帮自己干家务,也又开始饭后和自己一起聊天,给自己讲学校的趣事了。看到儿子正慢慢的找到开朗的自我,芸雅的心里也到了一丝安。

,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罗芸雅在学校指导学生排练节目的时候,不慎从舞台上掉了下来。右腿被摔成了骨折。

,

住院的一个星期,佳霖请了假在医院专门服侍妈妈。后来罗芸雅回家修养,佳霖仍然周到的服侍着母亲。每天做饭,熬药,扶我起来锻炼。陪我聊天解闷。

,

每天都聊到很晚,聊的罗芸雅很开心。儿子的细心体贴让罗芸雅到无比的欣和高兴。

,

有时看着儿子忙碌的影,还会想到远在天涯的丈夫,听着儿子温的叮嘱和问候,也不由的会想起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自己,照顾过自己。心里免不了一丝酸楚和委屈。

,

在罗芸雅的心底,儿子的形象已经有了一丝变化,眼前的儿子好象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孩子,还是一个细心体贴的男人。慢慢的罗芸雅发现,如果哪天儿子有事,不能陪自己聊天,晚上自己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罗芸雅开始依赖起儿子了。

,

在儿子心周到的照顾下,罗芸雅的腿终于好了。可儿子也到了要期末考试的时候。由于复习紧张,佳霖又搬回了学校的宿舍。开始开始还没什幺,很快罗芸雅就总觉得好象少点什幺似的。家里整天冷冷清清的。很不习惯。

,

晚上总希望还可以有儿子陪自己聊天。在日常生做一些事,总想起和儿子以前一起做的景。一想到这些心底就莫名的升起一甜蜜。每次儿子回来,罗芸雅都异常开心,觉得自己仿佛沉浸在明的光里。

,

罗芸雅反复的问自己到底怎幺了?怎幺会这样依赖起儿子了?无数给答案,在罗芸雅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最后一个让自己害怕的想法浮现了出来:自己不仅是依赖上了儿子,而且上了自己的儿子。

,

罗芸雅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这种想法,同时也压抑着内心深出的对儿子的。她开始有意的回避这种想法。可总也控制不住,总是无意中想起儿子,一想起儿子就既喜又悲。

,

喜的是一想起儿子,想起和儿子在一起的景就觉得甜蜜,温馨,悲的是儿子不能时刻陪着自己。一天夜里,朦胧中罗芸雅看见自己穿着婚纱,亲热的挽着那个男人的手,开心的走进了一间新房,但一直看不清那个男的是谁。直到那个男人把自己压在下时,才看清是自己的儿子佳霖。

,

佳霖温的着自己,摩着自己的体。正要结合的时候,罗芸雅从梦中惊醒。一阵不安和羞涩后,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异常了。

,

罗芸雅吓的出了一冷汗,暗骂自己不知羞,怎幺可以做这样的梦。可一回想起梦里的景,心底还是不由的一阵窃喜。日子不停的走着,越来越多的事让罗芸雅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佳霖的,她不安着,压抑着,可也甜蜜着。

,

每次佳霖回家的时候,看到儿子罗芸雅就会觉得不好意思,不敢正眼看他。

,

细心的佳霖,发觉妈妈有些不对就问罗芸雅怎幺了?罗芸雅总是脸上一热敷衍过去。

,

佳霖的考试终于完了放了寒假,罗芸雅的生日也来临了。另罗芸雅惊喜不以的是,佳霖送给自己的礼物是9朵鲜艳的红玫瑰。

,

罗芸雅问儿子:“佳霖为什幺要送玫瑰给我啊?”

,

佳霖红着脸,吐吐的说:“因为……因为妈妈漂亮象玫瑰一样,只有玫瑰才配的上妈妈啊!”

,

听了儿子的话,芸雅开心极了。晚上怎幺也睡不着。明白自己不是因为儿子的夸奖才这样高兴。而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儿子的心里很漂亮,得到儿子的肯定而高兴。可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上了自己的儿子。罗芸雅的心翻腾着。

,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自己享受着与佳霖间浓浓的母子亲所带来的快乐时,同时自己也有着如寡妇一样的深深的孤寂,这种孤寂在夜深人静时,更浓,更难以排遗。

,

自己也是个女人,也望人的关心,体贴,想要一个男人来疼她、她,拥抱她,亲她。虽然多年来,曾有无数个优秀的男人对她表达慕之意,但作为一名光荣军属的她,不可能另外找一个男人,这二十年来,除佳霖与在记忆中越来越模糊的丈夫之外,她一直视其他男人为无物。

,

可是,她能因此而上自己的儿子吗?那毕竟是乱伦,是社会所容许的事呀。但罗芸雅有想起这段时间以来,面对佳霖对自己的体贴,关心不正是自己多年想从丈夫上得到的吗?

,

佳霖的英俊逍洒,如玉树临风般的英姿让自己除了到骄傲外,自己就不为儿所迷吗?每当夜深人静,想起记忆中那遥远的丈夫时,她不也时常将儿子当成了丈夫了吗?乱伦是为世俗礼教所不容,但对儿子强烈的依赖和,也是自己无法控制的啊!

,

只要自己和儿子是相的,只要自己和儿子谨慎保,又有谁会知道呢?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罗芸雅终于想明白了。她决定不再委屈、不再压抑自己、不再隐藏自己对儿子的。

,

第三章  除夕夜更浓

,

在寒假里罗芸雅母子又回到了可以天天在一起聊天的日子,罗芸雅在儿子边好开心,她有意让自己在他面前尽量表现的不是妈妈,而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

她们一起做饭,收拾房间,一起逛街,佳霖给芸雅参谋买衣服。晚上睡觉前总要聊一会,有什幺事罗芸雅总问儿子,罗芸雅希望让佳霖知道她在依赖他,罗芸雅也注意到佳霖也很喜欢和自己一起干,聊天,也不象以前那样对自己很敬畏,而是很自然,就象普通男女一样自然。

,

而佳霖看妈妈的眼神也在变化,每当罗芸雅穿一些漂亮的新衣服时,他总是盯着看,见妈妈看他又赶快躲开。逛街时,穿过马路的时候,佳霖会轻轻握住罗芸雅的手,拉着她闪避来往的车辆,后来更进一步,偶尔会用手挽住罗芸雅纤细的腰,嘴里说着「小心、小心」,每当这时,罗芸雅的脸上就会有些红,却没有拒绝。

,

罗芸雅也会陪佳霖去看一场电影,或是到城外郊游。所有的改变都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和谐。罗芸雅在快乐中,温馨中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望浪漫的少女时代。在她的眼里,儿子佳霖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温体贴了,她幸福着,遐想着,憧憬着。

,

时光如流水,转眼间已经到了农历大年二十九。晚上,从睡梦里醒来的罗芸雅,披着衣服去卫生间。打开卧室的门,见卫生间的等亮着,远远的看见,佳霖站在里面手里拿着什幺,仔细一看,天啊!是自己的,正被儿子拿着。

,

佳霖端详和半天,慢慢的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着,罗芸雅觉得自己的脸一阵,心象一只小兔子一样蓬蓬只跳,一莫名的兴奋不知从何而生,赶紧轻轻关上自己的房门。心一阵狂跳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喜悦,看来佳霖对自己也有意思,罗芸雅心里更吃了一个定心丸,她明白自己期的快要来临了。

,

除夕之夜,辞旧迎新。在外边热闹的鞭声中,罗芸雅母子吃过年夜饭,坐在罗芸雅的卧室欣赏春节晚会。晚会结束了,也迎来了新的一年,看看挂钟已经2点多了,佳霖起要回房间。

,

罗芸雅躺在被子里说:“佳霖,再陪妈妈聊一会好吗?你看这幺久了,我都习惯每天和你聊天了。”

,

佳霖听话的坐在床边,可两人都突然不知道该说什幺了。罗芸雅一直看着电视,佳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这样房间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久,墙上的挂钟又响了三声。

,

罗芸雅说:“佳霖,妈妈觉得你长大了好多,知道关心妈妈了。谢谢你前一段照顾妈妈。”

,

佳霖还是低着头不是说话,憋了一会才低声问:“妈妈,那件事…你…你还怪我吗?”

,

罗芸雅一听,脸上不由的一红,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可她知道如果不回答,一定会伤害佳霖的。于是说:“傻孩子,妈妈怎幺会怪你呢?妈妈从来就没有怪过你,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妈妈也有错啊!现在妈妈倒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一起干,聊天。和你在一起妈妈很开心,觉得很安全。那件事妈妈已经忘记了,你以后也不许再提了。”

,

佳霖这才抬起头,吃惊的看了罗芸雅一眼,又低下头说:“妈妈,我告诉你一个,你不要生气好吗?”

,

“傻孩子,妈妈怎幺会生你的气呢?什幺事说吧!”

,

“我…我…喜欢你…!”说完佳霖的头低的更很了。

,

听了儿子的告白,罗芸雅坐起来深的看着佳霖说:“傻孩子,妈妈看的出来,你没看出来妈妈也喜欢你吗?妈妈现在很依赖你?”

,

佳霖听了妈妈的话,猛然抬起头问:“真的吗?”

,

罗芸雅足勇气羞涩的点了点头说:“难道你没觉到,妈妈现在在你面前已经没有妈妈的样子了吗?我现在在你面前不一直都是个女人吗?”

,

佳霖听了妈妈的话,激的一下子抱住了罗芸雅,罗芸雅也紧紧的抱住了儿子。他们就这样一直抱着,谁也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抱了多久,一直听到楼下有人说话,而且越来越多我们才分开。

,

当母子两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脸都觉得发汤,泛红。彼此对视了一眼还是没有说话,但眼神里传递着彼此的意因为要去给佳霖的外婆拜年,吃过早饭,母子二人就提着东西出去了。

,

在罗芸雅的母亲家,佳霖表现的的很不错,没有流出什幺,但两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对视。吃过晚饭,罗芸雅和儿子,打车回家,一路上到家里,两人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

罗芸雅不好意思开口,佳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罗芸雅在洗手间里一边洗澡,一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体。

,

从坚挺结实的玉到纤细的玉腰,再从左右膨胀浑圆起腴的美,到达修长珠圆的粉腿,那种带有的曲线美是那些仅仅是自夸年轻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

罗芸雅美眸微启,陶醉地道:“如此美丽的体。”

,

她心中一阵欣喜脑中不由浮现出昨晚和儿子紧紧相拥的景……暗道:“我这美丽的体终于可以得到心的人的安了。”

,

想到这她芳心一阵莫名的兴奋,加之自荑传来的肌肤丝绸般光及胜棉的触,让罗芸雅自己也不禁砰然心,春湖一,更加怜用力地着香肌玉肤的每一处。

,

随着玉手的,娇躯泛起一阵阵酥的异,心中的之火渐渐地升起。她双手轻轻地按着令女人惊羡,让男子痴想隆的玉,可能是太久没有男人的弄,酥反较以前更有弹,宛如处女般坚挺结实。

,

想到街上男人色眯眯的目光,罗芸雅芳心叹道:“这幺好的东西终于又可以找到主人了。”

,

她左右手各按住一玉,春葱般白嫩的手指住珠圆小巧般的珠,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地玩耍着。的嫩受到这番刺激,一波波似非,似非无法言喻的觉涌入心头,素手弄住坚挺的圆更为恣意地弄起来。

,

她纤纤玉指住殷红的珠用力搓着,不时还用尖尖的指甲刮磨着珠,酥中带着点刺疼的觉,更让罗芸雅兴奋,白玉半球形饱的玉在她这般刺激下,充血膨胀起来愈加显得盈傲挺,莲子大小红玛瑙般的珠也硬挺起来,变得硬梆梆的,围绕在珠四周粉红的晕变成了妖娆的红色,并且直向周围扩散。

,

香口舒爽地「啊!啊!」轻轻地声急促不已,回在室内。

,

隔室的佳霖听到洗手间里的,以为妈妈出了什幺事,他立跑过来,敲门问道:“妈妈,你怎幺了?”

,

罗芸雅一慌,连忙放下手道:“没,没什幺。”

,

秦佳霖道:“嗯!”他怀疑惑地转回了房。

,

罗芸雅洗过澡,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对襟长睡衣,回到自己的房间,躺进被子里,然后叫儿子进来聊天。看着佳霖走进房间,罗芸雅知道今天要发生什幺,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

,

佳霖坐在昨晚的地方后,罗芸雅又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又是一阵寂静,罗芸雅终于开口了:“佳霖,你冷吗?”

,

“嗯,有点冷。”

,

“那你也上来吧,坐在被子里就不冷了。”

,

佳霖子一阵,由于了一会,慢慢的上了床,靠着床头坐进了被子里。看着儿子那紧张的样子,罗芸雅的心里暗暗的笑着,看着英俊温的佳霖,她的心觉得无比的温暖,不由的把子一歪,头靠在了佳霖的肩膀上。佳霖的体微微的一震。

,

“佳霖,妈妈很冷,你可以象昨天晚上一样,再抱抱妈妈吗?”罗芸雅微微抬起头看着儿子说。

,

佳霖看了妈妈一会,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了妈妈,罗芸雅也轻轻的挪着体,紧紧的挨住佳霖。

,

罗芸雅躺在儿子的怀抱里,受着儿子强壮的手臂和无比的温暖,她轻轻的抬起一条腿,慢慢的放在佳霖的腿上。

,

这下佳霖终于爆发了,他使劲抱住妈妈,手不停在妈妈的上摩着,最终在罗芸雅的房上停了下来,轻轻的着。

,

可刚了两下,又紧张的缩了回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

罗芸雅又抬起头,微笑着拉着佳霖的手说:“傻孩子,妈妈不怪你,妈妈你!”

,

说着把佳霖的手从睡衣的对襟处进去,直接放在自己的房上。

,

佳霖的手再一次握住了妈妈的房,一只手居然还不能完全握紧,所触之处嫩细腻,异常,但中又不失弹。罗芸雅微红着脸闭着双眼,躺在佳霖的怀里,温顺的承受着儿子的摩,也不知道是嘴还是鼻子里发出一阵轻轻的姣。

,

随着佳霖的,睡衣的对襟不知不觉中向两边敞开,罗芸雅那如雪赛霜的脯完全展现在佳霖的眼前。佳霖一看之下,只觉得浑的血都停止了流,不由的屏住呼吸,呆呆的盯着罗芸雅前的那两座玉女神峰。

,

只见那部的肌肤,如玉似脂,在灯光的照下,微微反着光彩,一对房高耸、挺拔、、浑圆。白里透粉,晶莹剔透。没有丝毫因为生育而下垂的痕迹,是最令人心的半球形,向前挺出,峰顶的嫩红晕不算很大,却是那样的均匀,顶端上那两个的头鲜红滴,不大不小,象两个闪光的玛瑙,随着罗芸雅的呼吸调皮的颤着,实在太迷人了。只看的佳霖口干舌燥,呼吸紧促。

,

罗芸雅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可突然半天都不见静,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儿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看自己赤的房,心里一阵羞涩,再看到儿子那傻呆呆的样子,不由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佳霖被妈妈一笑惊醒过来。

,

佳霖再也按耐不住,一把将妈妈抱个怀,伏下子,两只手在妈妈光娇嫩的玉体上肆意游,火热的嘴遍了罗芸雅的每一寸肌肤。那对房在佳霖的手里被挤压的变了形,嫩的肌肤从佳霖的指缝里钻出来,两个红艳艳的头,倔强的抬起了头。

,

罗芸雅在儿子近似疯狂的摩和亲下,两颊绯红,呼吸越来越急促,脯不停的起伏着,只觉到浑燥热,体微微的发抖,微闭着双眼,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两条腿紧闭着,不停的来回磨擦,两只纤纤玉手也紧紧抱着佳霖,在佳霖的上索着,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姣人心扉,使的整个室内的气氛变得而春光旖旎。

,

不知不觉中,的衣服都落到了床下,此刻佳霖的小腹内一团烈火烧的浑发,那个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涨的发疼。

,

罗芸雅也被儿子摩的眼如丝,娇喘如兰,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让的房不停的颤抖,那芳从中的源洞早已经是,泉水潺潺了,大腿内侧和部下的床单上也已经是洪水泛滥。可内心的羞涩使她不敢张开眼睛,只是任由儿子轻浮着,等着。

,

佳霖已经顾不上再去欣赏这迷人的景象,分开妈妈的双腿,让那个已经粗壮的对准,那泛着清泉的源洞,奋力一挺部,只听“滋”的一声,竟一头扎了进去。

,

罗芸雅只觉得一根火热的东西,猛的进自己的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啊……”的叫出声了,只见她粉眉紧皱,咬着,两只手用力的抓住床单。

,

而此刻的佳霖,热血沸腾,那里去注意妈妈的神,而是失去了平日里的温,象发疯一样,奋力的挺着部,巨大的,不停的在罗芸雅的小里翻腾搅。

,

渐渐的罗芸雅的眉头舒展开了,抓着床单的手,也抱住了佳霖的背部,两腿主分的更开,住佳霖的腰,微微的抬起部,向前迎送。

,

每次佳霖的探到洞底的时候,罗芸雅的嘴里就会发出娇的,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与两人体的撞击声,汇成天下最听的响曲。

,

一对房随着佳霖的挺上下摆着,真是“娇声声心扉,波层层耀乾坤”。

,

经过佳霖十几分钟的疯狂,罗芸雅的体突然变得僵硬,但随即又放松了下来,一热泉喷淋在佳霖疯狂的上,佳霖也浑一颤,一发发弹进罗芸雅的体内,罗芸雅的子也是一震颤抖,长长的:“啊……”了一声,体如泥一样滩在床上,佳霖也无力的从妈妈的体上落下来。

,

母子两的呼吸从急促妈妈的平静下来,整个房间也边的寂静。

,

一切都结束了!不!不是结束,这仅仅是个开始,对罗芸雅和佳霖来说,这仅仅是她们的开始,以后的日子还会很长,以后的响曲会更加美妙听。

,

第四章 意深深母子

,

远处的天空中还挂着半个月亮,东方的已经开始慢慢出了鱼肚,虽然在寒冬,但充足的暖气使罗芸雅的卧室依然温暖如春。房间里静悄悄的,两雪白的体错着陈列在海蓝色的床上。昨晚罗芸雅和儿子佳霖的终于得到了的洗礼后疲惫的躯仍然沉浸在甜蜜的梦乡里。

,

佳霖的体微微的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觉脸上的,用手一是一缕乌黑的秀发,这才想起昨晚与妈妈那场的碰撞。

,

一扭头,妈妈还躺在自己的边,秀发散乱的落在枕头上,凤眼紧闭,秀挺的鼻子均匀的呼吸着,嘴角出足的微笑,两个小酒窝若隐若显。一只如春笋般细嫩的小手搭在小腹上,前圆的玉高高挺起,仿佛在向自己示威,深深的漾着无限的春意。下腹下端那片芳上还残留着晶莹透亮的珠,一条雪白的腿微微弯曲,正搭在自己的上。

,

看着妈妈这迷人的躯,回想着昨夜的景,佳霖的心简直要飞上蓝天,心里暗道:妈妈,我美丽的妈妈,你是我的了?这是真的吗?

,

正在佳霖被妈妈娇美的玉体迷惑的时候,罗芸雅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正看到佳霖呆呆的目光。不由的一低头,看见自己的体一丝不挂的,暴在儿子的视线里,再想起昨夜的缠绵,不由得到无比的羞涩,娇嫩的脸颊一下红到了脖子。下意识的一手护住房,紧闭住两腿,一手护住下体。

,

这一娇羞无比的作,在佳霖眼里是最美的风景,再加上那被护住一半,若隐若显的房和凄凄芳,让佳霖更加心。看到儿子还是呆呆的盯着自己的体,罗芸雅更加羞涩:“不要看嘛!羞死人了!”一声娇美的呢喃,把脸埋在佳霖的怀里。

,

佳霖从迷茫中清醒过来,出手拖着罗芸雅的下巴慢慢的把妈妈的头抬了起来。罗芸雅羞涩的躲避着佳霖的目光,两腮绯红,不胜娇羞的样子,让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会心。

,

佳霖深的看着罗芸雅。罗芸雅也稳定下绪,心想:真是的,自己不正是喜欢自己深的儿子可以这样温的自己吗?何况昨天子都已经给了他,自己的一嫩让儿子了个遍,还害什幺羞啊!以后啊不天天要他看吗?于是,也抬起充秋波的双眸,不再躲避佳霖的目光。

,

佳霖深深的看着妈妈许久,温的说:“妈,谢谢你!”

,

罗芸雅微微的一笑出,错落有序,洁白无暇的牙齿微道:“谢我什幺啊?”

,

“谢谢你让我你。让我拥有你。”

,

“傻瓜,那是因为妈妈也你啊!”听了佳霖的话,罗芸雅无限娇羞的说。

,

佳霖轻轻的拥住妈妈的娇躯,一手轻着罗芸雅吹弹即破的粉颊,无限的说:“妈妈,你真美,我真幸福!”

,

罗芸雅听到儿子的赞赏,心里无比欢喜,可表面上却微微的噘起小嘴,低着头:“说得好听,妈妈已经老了,哪比得上你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同学啊?只怕你现在是一时的新鲜,没过多久,就会嫌我老,不要……”

,

佳霖没等妈妈把话说完,就用手指堵住罗芸雅的嘴,“不!妈妈,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女人,是最完美的。你一点也不老,看上去只有20多岁。我就你成熟的风韵,高雅的气质。妈妈,你放心,我会永远你的!”

,

听了儿子的深告白,罗芸雅的心里如蜜一样甘甜无比,再看到儿子被自己逗得那副严肃的样子,又觉得好笑,不由的“咯咯…咯咯…”笑出声来。那笑声如百歌唱,又象黄莺试喉。前的也笑得上下波。鲜红滴的,时张时合。看得佳霖腹中一热,真想含在嘴里,尝尝它的味道。

,

想起自己虽然已经和妈妈有过两次肌肤之亲,可第一次是在醉酒后,根本记不得是什幺景,昨晚也因为过于冲,没有机会一尝妈妈的。他呆呆的看着罗芸雅的嘴问:“妈妈,我可以和你接吗?”

,

罗芸雅听到儿子这傻傻的提问,觉得又好笑,又羞涩,脸上飞上两朵红云。

,

她轻轻的着儿子宽阔结实的膛,娇羞万分的白了儿子一眼低声道:“傻儿子,妈妈现在什幺都给了你,还这样问,真是个小傻瓜。”

,

佳霖一听,知道妈妈已经把自己完全献给了自己,心里一阵狂喜。又一次抬起妈妈的脸,慢慢的把嘴凑了上去,寻找罗芸雅的。罗芸雅也羞涩的闭上眼睛,仰着头等着儿子充意的亲。

,

四瓣火热的嘴终于碰在了一起,轻轻的碰撞着,摩擦着。渐渐的佳霖用力向下去,吮吸着罗芸雅的,用舌头开启她微闭的牙齿,双臂紧紧的抱着她。

,

慢慢的,罗芸雅的体也热了起来,在佳霖的怀里变得,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终于,罗芸雅也张开了嘴,让佳霖深深的下去。轻轻的吐出香舌与佳霖的舌头绞缠在一起。微闭着双眼,温顺的蜷缩在佳霖的怀里,受着儿子从舌间传来的意。

,

佳霖痴迷的吮吸妈妈的香小舌,的品尝着妈妈香妙舌上的津,大口大口地入腹中。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传递着彼此无限的深,融化了相拥着的母子。

,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意的传递,随着体热量的增加,随着妈妈坚挺的在自己膛上轻轻的摩擦,随着妈妈光的躯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佳霖的念也在飞快的膨胀,心在加速,他念横生,心旌摇,下体的倏地充血膨胀起来,一下就直挺挺地抵压在妈妈温的神的三角地区。

,

罗芸雅到佳霖的硬度和热度。口中发出的声渐高,呼吸粗,只觉得从下体的源洞深处涌出热热的体,顺着大腿根部向下流着。

,

佳霖也是渐起,神魂飘,更为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头,按着酥。

,

罗芸雅微微低下了头,目光正好落在佳霖那异常健壮的上。只见它昂首挺,青筋凸现,缠绕在上,涨红发紫壮的头含着两滴眼泪。罗芸雅心中到一阵莫名的紧张、羞怯和恐慌。

,

盈的佳霖气息粗重猛然扑压在妈妈玉温香白皙的娇躯上,随着他的作,胯下硬若铁杵如火碳的在罗芸雅腻白净的玉腿内侧,在芳丛生的户上撞来撞去。罗芸雅只觉得浑血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

,

佳霖呼吸显得相当急促,心儿剧烈地跳挺起又粗又壮又长又的向母亲的部去。硬实的大头直撞得罗芸雅部隐隐一阵巨痛。

,

“啊…痛啊!”罗芸雅惊叫一声,奋力把佳霖从上推开。罗芸雅慢慢坐起来,分开两腿低头向自己的源洞口看去。佳霖也从惊慌中清醒过来,顺着妈妈的目光看去。只见芳从中的源洞口早已经是泉水潺潺,在灯光的照下反着亮光。中间洞口嫣红如血,仍然在向外涌着泉,两瓣玫瑰似的,高高的肿涨的,显的更加饱。

,

罗芸雅一看之下,脸羞的象石榴一样。一下扑到佳霖的怀里,两只玉手握成粉拳,捶打着儿子的膛,娇声道:“讨厌,都是你害的,昨天晚上光知道你自己舒服,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人家,你看把人家都弄的都肿起来了。疼死人了。讨厌嘛!”

,

此刻的佳霖,也到很后悔,后悔昨晚一时冲,只顾奋力的冲撞而把妈妈的下体弄得又肿又涨。罗芸雅微瞪着凤眼,噘着小嘴,扭着躯不胜娇羞的嗲声嗲气的佳霖上来回蹭着,这那里还有一点妈妈的样子,全然一副青春少女在人怀里撒娇的模样。

,

佳霖看到妈妈这副娇羞妩的模样,心里一,知道妈妈并没真的怪自己,而是因为害羞。赶忙拥住妈妈的娇躯,在妈妈的耳边道:“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会把妈妈弄成这样。对不起。妈妈不要生气好吗?

,

你打我吧!”

,

正如佳霖所想,罗芸雅哪里会生儿子的气啊?听了儿子的话,抬起头,害羞的白了佳霖一眼:“哼!小东西,嘴上光说好听的,妈妈。就是不心疼人家,你不知道你爸常年不在家,妈妈一生才做过几次啊,你的那个又那幺大,我怎幺受得了啊!”说完又噘起了小嘴。

,

“好妈妈,是我不好,但我看到你的体,实在太美了,我太冲了,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妈妈。别生我的气好吗?”

,

佳霖看妈妈还是不理自己又忙说:“好妈妈,求求你了,不要生气了好吗?

,

我认罚好不好?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别这样不理我啊!”

,

罗芸雅看到儿子着急的样子,怕真的吓坏了他。于是又破涕为笑。说:“好了,妈妈也不罚你,只要你以后能好好的妈妈就行了。”

,

“妈妈,你真好,我真幸福!”佳霖抱住妈妈,在妈妈的脸上使劲了一下说。

,

罗芸雅紧紧的蜷缩在心的儿子的怀里,受着儿子的,倾听着儿子的诉说,不时的和儿子调笑着,娇笑声,喘息声,体在床上的翻声,回在春意昂然的房间里。

,

正在罗芸雅和佳霖母子二人,赤的相拥在一起,打闹调笑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这天地间人的景。罗芸雅接起床头的电话。

,

电话是佳霖老家的伯父打来的,说过年了想让佳霖回去祭祖上坟。正和儿子沉浸在无尽幸福之中的罗芸雅怎幺舍得让儿子现在离开,可又找不到合适的推辞理由,只好答应下来。放下电话,罗芸雅一脸委屈的告诉了佳霖,佳霖也不愿意离开娇美的妈妈,可妈妈已经答应了伯父,只好从命。

,

【全文完】字数:1344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八味地黄丸】暗紫色的丝质衬衣【岳装睡到我房间和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