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50种口吃技巧】【人间烟火】6–论我妈的【六间房秀场】

【人间烟火】6–论我妈的【六间房秀场】/

【人间烟火】6–论我妈的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夏小白

,

2021/05/31第一会所次发

,

字数:4000

,

正文:

,

夏小白过了一会跑到厨房将电饭锅里的饭添完,还有小半碗,在电饭锅里放一点水泡着方便等下好清洗。

,

回到客厅听到熟悉的火连天的手撕鬼子,试探着半坐在茶几侧边,看妈妈只是抬起眼皮瞟了一下自己,指着剩下的菜没有多说什么就低头继续看资料,他就放心坐下来。妈妈意思很明显,饭

,

低头菜干饭,耳边不由分说地传来电视里神级编剧的超神级脑洞,光听声音就很有画面,所谓声临其境。

,

“同志们,抗日已经到第七个年头了。还有最后一年了,大家一定不要放弃。”哦,这是预言帝。

,

夏小白一边听一边勾起了关于这部“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相关记忆点,首先就是日本鬼子在中国逃难的八年。然后一些

,

“阎王要你五更死,你不到三更”这是谁要抢阎王爷的,真是不想了。

,

“八百里外,一枪干掉鬼子的机枪手”八百里,一里500米,换算就是400千米。嘶………恐怖如斯。好像还有一个“我就是要用石头把飞机炸下来”的补天五彩石。鬼才是也

,

“我爷爷九岁的时候就被日本鬼子残忍地杀害了。我恨日本鬼子!”这是一位逻辑帝或者是倒装句?

,

现在突然想起来,妈妈说这些语句是有一点意思,其中有大智慧。

,

“噗嗤~”

,

“噗嗤~”

,

两道笑声,夏小白没忍住,鼻子喷出了饭,赶紧用手捂住,一脸茫然地看向另一道笑声来源处————端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看着期刊的妈妈。

,

看她脸色波澜不惊,脸上带着特有科研人员的冷静与秩序,半垂下的眸子微微转向自己像在疑惑着自己看她干什么。不过顺着她的主要眼神看向电视就看到,一大片穿着黄色军服的日本鬼子举枪(真的)围着一个倒地受伤的女人,一个日本军官上前正在疯狂大笑,并且口出狂言,“哈哈哈哈你中了我的计了”

,

夏小白抽纸擦了鼻子,没有理会指出妈妈耳根与粉颈的那一抹羞红,而疑惑的是电视中一幕浓浓的既视是怎么回事?嗯?

,

菜的筷子微微一抖,夏小白整个子都在轻颤,想起以前妈妈跟自己说“大智慧”时一脸讳莫如深的表。轻颤的子将抖下的菜重新起,吃进肚子里体安静下来,嗯,我我妈的。

,

众所周知,,是一种植物,各位不要用自己多余的联想以此攻击别人原本单纯的想法。

,

夏小婉余光看到自己傻儿子将掉在茶几上的菜回去重新吃掉,真是………亲生的。

,

两人也没有发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客厅里只有电视里的枪鸣轰、菜时筷子与碗碟碰撞的轻微“哐当”声以及查看杂志时的翻阅“唰唰”声,三者井井有条,自有条理。

,

夏小白吃完饭将碗放在茶几上,抽纸擦嘴,瞄了一下妈妈夏小婉,准备挪下位置坐在沙发上,哪想刚悬空妈妈好像刚刚看完杂志一样,一眼看过来,标记阅览重点的笔帽倒转轻轻敲着茶几,富有节奏。

,

夏小白刚悬空的又坐了下来,认命般地收拾着碗碟。先将装三素丝的碟盘与蒸茄子的碟盘与自己吃干净的碗叠在一起,然后看着电视方向仍在重播的电视剧。

,

撇了眼老神在在仔细翻阅期刊的夏太后,叹了口气,起一手端叠好的空盘一手端仍有剩余的菜汤放到厨房的水槽里,挤了点洗洁,拧开水龙头,又拿着干净的抹布回到客厅。

,

《家庭帝位》

,

开着空调的房屋让夏小白不知怎地也觉到一丝热意,一边擦着茶几,躁不安的心蠢蠢。

,

我是谁啊?

,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此诗也仅可窥自己一丝真意。

,

不想此时竟手持抹布除秽尘,世间几多这般人。想此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撰紧手中抹布,我夏小白要忍受你这鸟气?

,

眼随心,望向从小到大在家里占据主导地位的暴君,素手葱根捻书卷,清眸丹述平常。

,

细声默念时红的嘴一张一合,薄薄的瓣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像直接抓住夏小白心一样,我的妈妈不可能这么可。

,

“咕噜~”口水,了。正常况。

,

形轮廓清晰优美,峰和谷十分明显,属于典型的M。夏小白暗自一通伪理的分析,向自己内心发誓刚才只是在观察形而已,再望。

,

“咕噜~咕噜”,了了。正常况。

,

“唰唰唰”,干劲十足地擦完茶几,看着外面的太,“咕噜~”,这破天气真热啊。想起刚才的愤怒,不由叹,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人生就像这张茶几,上面摆了杯。呜…………。

,

将抹布与妈妈那剩一点菜汤的碗拿到厨房,夏小白正准备将菜汤倒入另一边水槽,然后放水洗碗时,脑海中浮现刚才所看到的一幕。

,

红嘴、薄薄的瓣、立体的角,或秀美,或英气、或慈、或严厉、清雅与美艳无形的织在一起。偶尔不经意体验的细腻嫩,让自己有时竟想将其吮吸进肚子里。

,

色色的想法控制着夏小白的手没有倒掉那残汤,他的嘴一步步的接近,触碰到冰冷的碗沿才让他清醒过来,将碗放洗碗池上面的台子上,倒退一步,耳根子通红,肯定是最近瞎想太多了,不然自己何时竟然这么地鬼畜。

,

夏小白垂着头,我真不是人。

,

不过转念又一想,客观地来说,我只是为了更好的避免食物的浪费而打算采取合理的行为,如此一来,菜汤不会被浪费,我也不得不地多吃一点还可以长体,结果正义。

,

真是,完美。点点头,表示赞同自己的想法。想着就直接上前拿起碗,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菜汤。“嗝~”

,

然后将旁边妈妈夏小婉做的吃完菜没有喝完,剩余的清汤白菜一咕噜倒进水槽里。毕竟,吃多了对体不好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

夏小白不想洗碗,至少现在不想,撑得慌。“嗝~”,在冰箱里拿出葡萄,端着慢悠悠的走回客厅,将葡萄放在夏小婉前,然后瘫在她旁边的沙发上,两手着自己的小肚子,表示自己吃多了暂时不了。

,

夏小婉没有表示什么异议,休息是可以的嘛。看着蕴含大智慧的神剧,自顾自的标记出学生们需要关注的论文重点。

,

窗外火伞高张,风吹散了空中堆集的云,在夏小白眨眼间,天空中的白迹又随风而聚。

,

不知过了多久,影视的氛围逐渐转为哀愁,纸张来回翻阅的“嚓嚓”声,夏小白受着旁淡淡的清凉,浅浅呼吸一口如同在远古森林内部中央水潭边一样,骄穿过参天巨树,而自己躺在深幽寒潭上方,又有轻风带来丝丝清香,弥漫进鼻中,夏小白瘫着的子逐渐往下,想了想,站起来决定躺在沙发上睡个午觉。

,

准备躺下时就觉后背被锐物抵住,他猜想应是一只笔。

,

少年记不得是多少次叹气,这个恶婆娘。站起来转头看着妈妈视线仍然在期刊上,右手单手握着书口,左手持笔以笔帽一端抵住自己肚子。(注:站着转过来自然是肚子)

,

夏小白右手接近夏小婉握笔的左手,一把抓住她洁白无瑕的手腕,一如既往的细腻绵,有着不符合正常况下的弱无骨,白嫩清凉。

,

曾经夏小白还暗戳戳地以为母子二人是体有病,认为可能是体气虚,失衡。

,

由他偶有涉猎的中医基础理论辩证所得,多数是肾不足引起的,肾乃一气是根本,肾不足时,对各脏腑组织器官的温煦作用减弱,所以会出现寒冷体质。而且这也和百度上名医的在线回答一模一样。

,

直到在冬天钻被窝才发现,原来冬天上是暖乎乎的,还有好香。当时只以为自家人是特殊况,医生能有什么错呢?直到遗书事件………。我他……,不,我我妈的。

,

《他妈的》不如《我妈的》的文明,更适合某些方面社会的进化演变。

,

“他妈的”这三个字本就是卑劣的天才发明,激烈而凶狠。而“我妈的”就很温和了,相比而言更符合主流提倡的文明进化要求褪去兽的需要。(注:《论他妈的》是鲁迅先生一篇杂文,字数不多。里面鲁迅先生对“他妈的”有着独特的理解———卑劣的天才发明。在此借用。)

,

简单的就可以想象,当人们将“他妈的”这四个字替换为“我妈的”又有多少人说得出口呢?

,

此时的人们是否会更可能去反思,反思为何会骂人,为何会控制不住自己,文明是否会因此前进一点;或者,说出口了又能有多少侮辱的意味含在其中,世间又能减少何其多的争斗。

,

所以,为了文明,为了和平。建议大家替换自己常用骂人语言,让“去他妈的”去他妈的。

,

夏小白晃晃脑袋,想试试在自己脑里能不能听到海的声音。

,

毕竟都说脑海脑海的,又有俗语说别人脑子进水了,是否为外界的“某种概念”被我们所吸收。相对于我们本来说进去的东西就如大海相对于水滴。但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且行且看。(注:可知论不可知论?)

,

思考长久之后,在妈妈疑惑的眼神转过来时夏小白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

夏小婉严肃地看着夏小白,脸上没有平时的淡淡笑意,也可以看出并不是那种刻意的冷漠。那是独属于深度科研时的严谨周,干净利落。轻启朱,话语是简明扼要的

,

“还有事?”之所以多一个“还”字她知道他知道。

,

夏小白认为“还”字代表促,代表她没有忘记。代表………,他也不知道。目光游离,眼神四处乱瞟。

,

此时电视播放午间新闻,播音员字正腔圆的播报传到夏小白耳朵

,

“孟加拉国达卡恐怖袭击案宣判七人被判死刑”

,

夏小白觉得天命在我,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来了,左手指着电视

,

“妈,快看,达卡袭击案七人被判……”

,

还没有说完就被夏小婉打断

,

“闭嘴,再不洗碗,下一个就是你”

,

夏小白突然觉得生了无生趣,放开了好好嫩好的皓腕,觉自己被玷污了………站在原地。

,

夏小婉抽手回来,用左手握住书脊,右手拿笔标记刚才记下的重点。“唰唰唰”地标记十几页,抬起头时,旁边已没有了傻儿子的影,以及那串葡萄。

,

“傻儿子~还想拖”

,

嘴里嘟囔着,低下头,脸上挂着笑意,继续浏览着期刊。

,

贤者状态的夏小白将葡萄端回冰箱,放到下方的冷冻室,打算冰镇一会。骂骂咧咧的拿起抹布开始清洗碗筷、电饭锅、蒸盘………,虽然也不是很累,可是偶尔夏小白做起来会有一点屈辱,伤害不强,侮辱极大。

,

清洗第一遍,用混杂洗洁的抹布擦了一下厨房的台子、电磁炉、油烟机,拧开水龙头,用清水清洗第二遍,将碗筷整理好放入厨柜与悬挂的木质筷架,用清洗干净的抹布再重复一遍刚才的作,最后清洗水槽,抹布拧干摊开平放在厨台上。

,

完事了,洗干净手。将葡萄从冰箱冷冻室取出,清水稍稍冲洗一番。

,

夏小白想了想,又放回两串在冰箱中间的微冻室,从冷冻室最下方的冰格中取出自己特意冰冻的冰盒,按住盒底用手轻轻一顶,标准规格的小冰块稀里哗啦落在早准备好的藤编篮子里,这是姥姥亲手取材做的。

,

将葡萄铺在上方,随后再拿一盒冰盒,将小冰块随意倒在上面,在橱柜里取出与篮子配对的白色塑料水果盆,将装冰块葡萄的藤编果篮放在里面,这是为了防止等会冰块融化滴水不好收拾。

,

将冰柜上层冷藏室里的矿泉水倒入冰盒,放回矿泉水,再将冰盒放入下方冷冻室,关闭冰箱,夏小白端着果盆走了出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50种口吃技巧】【人间烟火】6–论我妈的【六间房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