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爱我就别想太多演员】【前秦虎女】(01-04)

【前秦虎女】(01-04)/

正文 【前秦虎女】(01-04)    第一节:乱世鸳鸯    五胡十六国可以称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时代,除了偏安南方的东晋外,    长江以北皆长年陷于战乱,各处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人口锐减。    秦汉以来在黄河流域的灿烂文明几乎就这一多年的时间内灰飞烟灭。    公元357年,自苻坚登上前秦国的宝座后,横扫六,一统北方。    正当姓以为和平盛世正要到来之时,由于苻坚一意孤行,结果于淝水败    于晋军,元气大伤而一蹶不振。于是之前被迫降秦的鲜卑族和羌族等豪强纷纷起    兵反秦,苻坚此前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再次四分五裂。    话说苻坚有一族孙名叫苻登,文武双全,苻坚称帝时封他为扬武将军兼凉州    刺史,正当意气风发之时,就碰上了淝水之败,麾下兵损失无数。    之后邺城的慕容兄背叛苻坚,兴兵攻打长安,苻登兵败,只得退守到河州    重新整顿兵马,河州太守毛兴很热的接了他。    一日,苻登与毛兴在校场检阅三军时,一队全副武装的女兵吸引了他的视线。    在一位威风凛凛的女将军指挥下,女兵们前进后退,进攻防守皆有条不紊。    苻登不禁暗暗称奇。    只见那女将军长着一个鹅脸,柳叶眉,一双凤目炯炯有神,粉白的脸皮显    得嘴特别的红艳,那高高的鼻樑使她那漂亮的脸里透出一男子般的英气。    苻登深深的着迷了。    「不想太守治军如此有方,连女子也训练有素。」    「将军过奖,彫虫小技,让将军见笑。」    「敢问那指挥的女将为何人?」    「此乃吾之小女,小名娘,年方十八。」    「哦?这可真没想到啊!太守之女真女中豪杰也!」    「将军过誉,我这小女自幼便舞刀弄枪,全然不像一女儿家,让她去学针    线女工,却是死不从。我也不好勉强,思现今乱世,若能习得武艺防也不    失为一件好事,故也随她去了。那些女兵女将也是她亲手带出,个个骁勇不亚于    男儿。」    「令嫒真是女中豪杰,敢请他丈夫定是人中之龙。」    「只可惜真龙尚未现呢,我那女儿常说非英雄不嫁。咳,就她这样子,也    不知谁敢娶她。」毛兴听罢苦笑着说。    「哦」苻登听罢不由得心中一。    阅兵之后,毛兴设宴款苻登,城中诸将皆有赴宴,苻登双眼一次又一次地    扫遍众人,就是没看到娘的影。    毛兴看出苻登的心事,便说道:「小女平素只与她手下的女兵女将在一起,    极少参加我们将士的宴会。若将军想见小女,在下可命人唤她过来。」    被毛兴看破了心事的苻登羞得脸通红,连忙摆手否认:「太守误会了,我    并无此意。再者令嫒虽是女中豪杰,呆在一大群男人里面喝酒也不太妥当。」    毛兴说:「既然如此,不如明日请将军到女营中好好视察一番,在下也好叫    小女与将军相见。」    其实苻登心中巴不得能早点见到娘,只是不好明说,既然毛兴把话说到这    个份上,乾脆就来个顺水推舟:「如此,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毛兴军中的女营仍是其女儿一手所建,原本只有娘和她一手带大的贴侍    婢,后来通过在战乱中收留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女孩和妇女,并从中物色一些人选    加以训练,几年过去手下竟有三千余人,于是毛娘在父亲的支持下乾脆建立一    个女营归她一人指挥,而她从小带大的贴侍婢也就成了女营中的将军或队长。    娘手下的贴侍婢,有些是从原本伏侍她的侍女中挑选,如符兰、崔巧、    范江等;有些是来自毛兴手下军官的女儿,也算是将门出,如张秀兰、斛律婉、    朱美玉、彭燕等。    而虎妞则属一个例外,她与众多女兵一样也是娘在民间收留的。    当年娘只有十五岁,便随父亲出征凉州,在一个被凉军掠夺的村庄里发现    一个失去了父母的女孩,那女孩只比娘少几岁,且长得浓眉大眼。    一般的女孩在碰到军队时往往都吓得不知所措,或害怕得放声大哭,但虎妞    却视若无物,可能因为父母死于军队的手中,面对着全副武装的秦军眼里还透着    一仇恨的目光。    娘不禁暗暗称奇,不但和她搭话,还把上的乾粮分给她,在得知她    父母是死于凉军之手并表示秦军就是要北上讨伐凉州时,虎妞还大声地表示要加    入秦军,为父母报仇。    毛娘便喜欢上了这个勇敢的女孩子,不但把她收入自己的贴侍婢,还给    她取了「虎妞」这个名字。    在女营建立之后,虎妞与张秀兰则为娘的左右副将。    言归正传,次日,苻登便与毛兴一行人前往女营,毛兴便引女儿娘与他相    见。    却说那苻登原本就被娘的美貌和英姿所吸引,在女营中看到娘治军如此    有方,慕之心油然而生,而娘也素来仰慕苻登的勇武,再看到正值而立之年    的苻登如此高大英俊,上散发出阵阵儒将之风,春心不禁怦然而,两人可以    说是一见锺。    毛兴见状更是乘机进言,希望能将女儿嫁给苻登,两家以结秦晋之好,苻登    自然是欢喜得一口答应,众人于是挑选了吉日在毛兴府上为两位新人举行了婚礼。    因苻登再三叮嘱,国家正处危急存亡之时,喜庆之事不宜过份铺张,所以婚    礼也没有搞得太奢华,倒是娘却做了一番心的準备,她挑选了一件十分华丽    且昂贵的氐族传统外套作为婚衣,虽然宽大但不失端庄。    浓的秀髮垂在脑后,上面还繫着一个镶着金色凤凰的髮结,脸上扑了一层    淡淡的脂粉,发出阵阵的芳香,两条弯弯的眉毛修得如细柳一般,本来就长得漂    亮的娘经过打扮后更显得楚楚人。    当她在婚宴上出现时,众人皆为之而倾倒,苻登更是看得如癡如醉,拜过天    地以后,娘便逕自洞房之中,苻登继续与众人饮酒。    苻登的酒量一向不错,参加婚宴的众位官员将领一来一往的敬酒对他来说简    直是小儿科,要是在平时他非把众人喝趴下不可,只是今天,他的心思全在娘    上了,想到一会就要和娘行鱼水之欢,不用喝酒就已经脸红耳赤,血脉贲张    了,眼睛彷彿已经看到娘的体。于是几个来后便假意不胜酒力而退场,然    后三步踏着两步奔至洞房里。    这洞房在经过娘的心布置下也是显得相当的体面和气派。    在房间的天上挂着一排整齐的粉红色灯笼,在灯笼里那和烛光下,整    个洞房都染上了艳丽的粉红色,这样的颜色很容易会激起新婚男女的慾。    床前摆着一上等云石製成的桌子,上面摆着一盘的水果和酒壶酒杯。    苻登甫一打开房门,一阵桂的芳香味便扑鼻而来,洞房大门一关,芳香的    气味则变得更加浓厚,似乎瀰漫了整个房间,连被褥衣裳都充了香气,而娘    的体被一种不同于芳香的甘美之气包围着。    娘见苻登进了洞房后,便快步迎到门前行礼。    苻登心中虽然早已兴奋到巴不得一把抱着娘,然后疯狂地做,但碍于    份,行为不好如此粗野,只得装得如平常一般,彬彬有礼地请新娘子就坐。    娘平日虽英气十足,但此时洞房烛夜,也显得如黄闺女般的羞涩,整    夜都没怎幺说过话。    苻登一时也不知说什幺好,只是拿起酒壶,给娘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酒,然    后自个一口喝尽,竟忘了与对方碰杯。    看到苻登那害羞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娘不禁「扑哧」一笑,这下子苻登就    更紧张了,只好陪着傻笑了一下。    这时娘对苻登说:「夫君光是喝酒岂不乏味?妾为夫君舞蹈助庆。」    苻登这下倒觉得新鲜了,没想到一个自小舞刀弄枪的女孩子还懂舞蹈,便说:    「哦!到底是女孩子家,好!我也好一睹贤妻的舞姿。」    于是娘离开了座位,快速地去上的礼服外套,只见里头穿着几层用丝    绸编织而成的舞衣,每一层舞衣的式和颜色各异,但搭配得巧而玲珑,没有    丝毫混乱的味道,看来是早有準备。    娘再去鞋袜,赤着一双美足,对着苻登行了个礼后便开始她的「飞天」    之舞。    她所跳的舞是天上才有的,人间难得见几,娘每舞一节,就把一件的舞    衣以优雅的舞姿缓缓地落,把上的肌肤逐渐呈现在苻登的眼前。苻登看着    娘且且舞,每掉一件,苻登的心则「扑通」的跳一下,当最后一件丝绸内衣    从她的上落时,整个人已经赤条条的呈现在苻登的面前,苻登不由得屏息了。    娘的皮肤有如丝绸般光白皙;上的肌和脂肪的分布是恰到好处,体    态既又健美;双圆且挺拔,展现出一副青春健康的形象,一对棕红色的    晕在白皙的皮肤中特别的显眼,晕周围的毛孔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边缘,再衬    上那颗如玉米粒大小的头,看上去就像是镶在双上的两颗红宝石。    衣虽然了个光,但娘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舞得更激烈了,上的肌    伴随着舞姿呈现出各种优美的曲线,双在失去内衣的约束后也在调皮地跳    着。    苻登则张大着嘴发呆,脸一阵红热,脑中闪过各种各样的幻想,半晌发不了    声。    最后娘再来了几个漂亮的转体后便对着苻登行礼以示舞蹈结束。    苻登足足呆了好几分钟才清醒过来,不停地拍着双掌,连连称讚:「我平日    只知贤妻巾帼不让鬚眉,有万夫不当之勇,真没想到贤妻跳起舞来竟也如此婀娜    多姿,宛如仙女下凡啊!」    娘嫣然一笑,说:「妾已为夫君舞蹈助庆完毕,现在该行周公之礼了吧?」    娘的倒把苻登吓了一跳,正要送到嘴边的酒杯「啪」的一声跌落在地    上。    不等苻登过神来,娘已一步一步地走近,这下子苻登再也忍不住了,像    疯似的紧紧抱住娘,把嘴牢牢的贴住她的双热了起来。当苻登不断地    娘那嫩的背部时,那野兽般的慾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娘也十分,一边    和苻登接,一边不停地他的衣服。苻登乾脆把她整个儿抱起丢在床上,上    剩下的布料也稀稀拉拉地个光,再来一招饿虎扑食,把娘紧紧的压在下,    之后两条赤的躯便在床上不停地翻。    娘彷彿不觉得疲累似的,相当地向苻登发起进攻,全表现出喜悦的    样子。    她的高潮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往往只深呼吸一两次,接着就比刚才发出更    激烈的「攻击」,苻登被娘的肌肤包围住,觉得自己反而一直处于下风,娘    无限的也不断地持续着,她好像知道如何重複激起男人的慾望。    几个后,娘已经把苻登压在了下,而苻登似乎再也无力反抗了,双    手也只是在娘的腰部与部间来游走。    也许是觉得苻登已无法刺激自己,娘则把双手放在前用力地自己的    房,拇指和食指来不停地刺激自己那业已涨成黄豆般大小的头。    娘自觉得是仙死,而苻登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呼吸变得越来越困    难。    「我不行了!」苻登惨叫了一声后便败下阵来。    随着火山喷发之后,苻登四肢乏力地摊在床上,气喘如牛地吸取新鲜的空    气。    而娘彷彿仍未足,还在用舌头不停地舔苻登的体。    看着苻登那双眼翻白的样子,娘调皮地笑道:「论比刀剑,我不如夫君;    但论近搏,夫君就不是妾的对手了。」    苻登听罢只得苦笑,迷迷湖糊地晕睡过去了。    当晚过后,两人更加恩,每天出双入对地检视三军,居室后要幺切磋剑    术,要幺谈论时政,到了晚上自然少不了切磋「近作战」的技巧。    一年之后,娘为他生下一个儿子,苻登更是对她宠有加,为儿子取名为    苻崇并立为世子。    之后三年,苻登一边招兵买马,一边与各路叛军周旋,企图再次返长安。    一日,苻登正与众将商议如何应付慕容氏的进攻时,忽然闻报长安已被慕容    沖为首的燕军包围,而姚苌与乞伏国仁等前秦叛将也将长安附近的城镇攻下了。    如此一来河州也变得无险可守,无奈苻登只得带兵北上抱罕与前秦的残兵会    。    在毛兴父女的辅助下,苻登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并向北攻打前秦叛将吕光,    渐渐扩充自己的地盘。    就在形势开始有利于前秦一方时,长安却被慕容沖攻破,败走至新平的苻坚    被叛将姚苌所杀,不久姚苌取代了慕容氏佔据长安自称秦帝,史称后秦。    苻坚死后不久,其子苻丕又被慕容垂击败死,眼看前秦就要灭亡了。    这时毛兴等人纷纷劝苻登称帝,以续苻坚的基业,苻登应允,并在抱罕正式    称帝,大敕境内,立娘为皇后,苻崇为太子。在临时搭建的皇里群臣山呼万    岁,苻登到属于他的时代终于来到了。    第二节:义释慕容嫣    苻登在抱罕称帝后虽保住了前秦,但形势仍然不乐观,现在他们仅仅只佔有    关中的部分地,而且列强环伺:北有吕光,南有姚苌,东有慕容垂,西有乞伏    国仁。    「乱臣贼子!」苻登看着地图狠狠地骂道,这些人之前都是苻坚一手提拨起    来的将领,淝水一败后就全部叛乱了,苻登决心要复兴苻坚的基业,讨伐这些叛    徒,目前却地小兵微,力不从心,一时之间陷入了沈思当中。    这时毛兴开口了:「陛下不必担心,从表面上看形势对我大秦不利,但是细    心分析,危机却可一一化解。」    苻登眼睛一亮,连忙问道:「愿闻其详。」    「陛下,吕光此人虽叛先帝而据凉州,但此人心中併入中原的大志,再者    此前我们屡败吕光,只要我们向他示好,承认他在凉州的势力範围,如此可    保北面无忧。乞伏国仁与姚苌素来不和,此番他又自称秦王,姚苌自然不,我    们可以派细作到陇西、长安散布谣言,可使他们互相牵制,自然无暇北顾,我们    大可放心夺取关中要地上郡。」    「卿言之有理,只是慕容垂势大,且善于用兵,进攻上郡恐有一番恶战。」    「陛下,慕容垂虽是当世难得的将才,但他的眼光只在关东七州,无一统北    方之志,塞外的拓拔氏一直虎视关东,只要我军不威胁到关东地,料慕容垂亦    不会轻易出兵来救。再者慕容家族内部并不团结,当中自立者甚多,之前慕容    泓自立燕王以致内讧就是一例。那佔领上郡的慕容光,虽为慕容垂的族,但两    人一直不和,若我们攻取上郡,慕容垂必然袖手旁观。只要得到上郡,大半个关    中地则可掌握于手。他日再南下讨姚,夺长安,一统关中。到时候消灭乞伏    国仁与吕光自然轻而易举,之后再倾关陇之兵与慕容氏一决高下,光复先帝的基    业就不再是梦想了。」    毛兴的一席话说得苻登两眼放光,掌大笑道:「毛卿家真乃朕之诸葛孔明    也!」于是採纳了毛兴的战略,在确保后方安全后,便挥师东进了。    毛皇后也带着她的女营随军出征。前秦大军浩浩蕩蕩的杀往上郡,一路上燕    军兵败如山倒,慕容光多次发信到邺城求救,终无音。    「混慕容垂!他是想藉秦军的手来干掉我哩!」慕容光一脚踢翻了桌子。    这时坐在他旁边的一位女将开口了:「兄长莫急,那苻登不过是一丧家之犬,    我领兵来会他一下。」    那位女将是慕容光的妹妹,名叫慕容嫣,长六尺,生得是面貌清秀,是慕    容家族中少有的美女,更兼自幼学习骑,习得一本领,有万夫不当之勇。慕    容光大喜,便点起三千兵给慕容嫣,让她出城迎战。    这时秦军已经杀至上郡郊外的严家村,燕军便在严家村处扎营,与秦军对峙。    「敌军大将是何人?」苻登问探子。    探子答道:「陛下,敌军大将乃慕容光之妹,慕容嫣。」    「哦?」苻登捋了一下鬍子,对着娘笑道:「不想慕容光那竖子也有如贤    妻一般的女中豪杰。」    毛皇后笑答:「不是穿个盔甲带点虾兵蟹将便能当将军的,我去会会她。」    于是毛皇后带领手下女营的战士们迎战慕容嫣。    巳时时分,两军阵前对垒,只见慕容嫣一戎装,头戴蚝尾金盔,横刀立马,    好不威风。    毛皇后看见心中暗暗称讚,头对着一群女将喊道:「谁敢出战?!」    符兰首先出列拱手,说:「我愿取此女首级!」言罢便提起地七尺尖枪,拍    马而出。    「汝乃何人,速速报上名来!」慕容嫣见对方一员女将上前,便大声发问。    「吾乃大秦皇后帐下小将符兰,特来取妳命!」    「哈哈哈,既称小将也敢前来送死,赶快家餵去吧!」    「哼,取你狗命足矣!看枪!」    符兰也不多话,挺枪拍马便向慕容嫣冲去,慕容嫣熟练地舞起手中的白虎长    刀,一下子就把符兰的猛刺给隔开了。    然后二人在马上枪来刀去打了四五个,慕容嫣瞅着一个破绽,起手一刀    在符兰的右臂上划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啊呀!」符兰痛得大叫了一声,慕容嫣乘其右手一鬆,再反手一刀,把她    的长枪给打落在地。    符兰失去了兵器只得捂着伤口,双腿用力一挟马肚,赶快撤退。    「婆娘休走!」慕容嫣挥舞着大刀便要?a href=’/xianxia.html’ target=’_blank’>仙侠础?/div>    这时虎妞看见符兰吃了亏,立刻拍马出营,大喊:「老娘来当你的对手!」    舞起画戟便与慕容嫣接战。    二人在尘土飞扬当中大战了二十多个不分胜败,毛皇后恐虎妞有失,马    上鸣金收兵,慕容嫣也是第一次碰到这幺难缠的对手,见对方收兵也不好穷追,    只得营。    虎妞到营中好不生气,对毛皇后抱怨道:「娘娘为何鸣金,俺差点便何取    她狗命!」    毛皇后笑着说:「我恐妳有失,故唤你来。何况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    秀兰笑着贴在毛皇后的耳朵小声地说:「娘娘是怕那慕容嫣有失吧?」    毛皇后眉头一皱,小声地嗔怪道:「要妳多嘴。」然后接着说:「那慕容嫣    也是一名勇将,若能将她收入女营,定使我们如虎添翼。因此我决定智取此人。」    当晚毛皇后便修书一封,差人送往苻登的营。    第二天毛皇后便在寨门前高挂免战牌,任凭燕军在阵外叫骂,就是不出战。    「姓毛的!莫非怕了老娘不成?我看你手下的娘们只好家餵,省得来这    里丢人现眼!」慕容嫣见里头毫无反应,自己也陪着一起痛骂。    秦营里头的虎妞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和她拚命,只是毛皇后下了军令,只得隔    着寨棚光瞪眼。    如是者过了两天,慕容嫣决定发夜袭,但是秦营日夜都守得如铁桶一般,    燕军一近里头便乱箭出,慕容嫣无奈只得收兵营。    此时慕容嫣是进退两难,正在帅营中苦思时,传令兵入营稟告,说一上郡快    马到此。    慕容嫣便命传使者进来,只见此人头大汗,一脸惊慌地报:「将军,苻登    昨晚乘夜攻城,上郡,失守了。」    「什幺?」慕容嫣闻报差点晕厥过去。    她这下意识到被秦军给耍了,毛皇后的女营在这里牵制着她,而力部队早    跑到她后去了。    慕容嫣稍定了定神,接着问道:「那,那兄长他怎幺样了?」    使者从怀中抽出一封书信,说:「慕容大人已漏夜出城,临走时写下这封书    信要小人给将军。」    慕容嫣连忙拆信观看,慕容光在信中说恐慕容垂等人加害,已南下投姚苌去    了,也希望她不要东归,免得受害。同时提到若有机会,便向秦军投降,将来可    做内应。    慕容嫣看罢书信,一呆坐在椅子上,她不想投降,但此时又无家可归,    思前想后了几个时辰。    这时副将向慕容嫣进言:「将军,那毛后必然晓得上郡陷落一事,早晚会攻    过来。将军如不愿降,可以先退守至严家村西边的竹林山,那里易守难攻,短期    内可保不失,小人自修书一封前往邺城讨救兵,慕容大人虽与慕容垂不和,但与    将军无关,我看他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慕容嫣无奈,只得同意,当夜便悄悄拔寨而起前往竹林山。    燕军虽打醒十二分神提防秦军追来,而毛皇后这边彷彿毫不知晓,一路上    没有半个追兵,燕军顺利抵达了竹林山。    慕容嫣下令军士安营布防后,天已渐渐放亮。    慕容嫣几天以来都没有解衣卸甲,更兼一夜疲惫,她知道竹林山内有一清溪,    便打算前往好好洗个澡。    她安排好山中各处布防后便带着数个贴卫兵前往清溪。    那清溪两边长了青竹,幽幽的水流声更添几分诗意,慕容嫣心也变得舒    畅了起来。    她命令几个卫兵守在外面,自己一人便来到岸边,把那充汗臭灰尘的盔    甲内衣了个光,高高兴兴地跑入溪中,那溪水只有半水深,慕容嫣便坐在    水中把整个子没进水里,让那潺潺流过的溪水洗制体上的汗渍汙垢。    正当慕容嫣闭着双眼享受着那美好的溪水时,突然听到周围一阵,还伴    随着几下刀剑的碰撞声。    慕容嫣当场惊得出了一冷汗,正想跑岸边穿衣时,只见小溪两旁冲出了    几十个女兵,手持长枪对準溪中。    这时毛皇后与几个女将慢慢地从竹林里走出,笑着说:「慕容将军,我们知    道妳只能逃往这里,早就在此布下伏兵,现在妳手下的军队已经被我们杀败作鸟    兽散了。」慕容嫣的头彷彿被重重地敲了一下,觉这几天来自己完全被对方玩    弄于掌之中。    儘管两岸的全是女兵,但也觉到无比的羞辱,双手下意识地护住了双,    脸儿「嚓」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毛皇后继续发话:「我见慕容将军也是难得的女中豪杰,如妳肯归顺于我,    定加以重用。」    慕容嫣凤眼一扬:「呸!卑鄙无耻的小人,不敢与我在战场上一决高下,专    玩这些谋诡计,算什幺英雄好汉!」    虎妞听罢便哈哈大笑:「我们儘是妇人,哪来的好汉?再说连兵不厌诈都不    晓得还当什幺将军?俺看妳还是趁早家餵吧。」    虎妞这下反讥把慕容嫣气打不到一处来,只得骂道:「士可杀不可辱,妳们    要杀便冲上来,少得斗嘴!」    毛皇后说道:「将军如不肯降,我也不想为难。只是若这样放妳走,恐众姐    妹心中不服。前番虎妞与妳大战未分胜负,我让她与妳再较量一番,若妳赢了,    便放妳走;若妳输了,便要归顺我,如何?」    未等慕容嫣答嘴,虎妞已走到岸边,放下兵器,也把上的衣甲了个光。    只见那七尺长的虎妞,黝黑的皮肤上全是结实的肌,腹部那六块「小方    格」是清晰可见,连双也几乎无半点脂肪,尖尖的向前起,晕上的汗毛又    黑又尖,粗旷得与汉子一般。    慕容嫣顿时吃了一惊,心想若上次再与她多斗几个,未必是她的对手。    虎妞光后逕自走入水中说:「俺不要妳上岸,免得妳说有诈。俺也和妳一    样光光,徒手决胜负,如何?」    慕容嫣思也没别的选择了,倘能打倒眼前这个「黑大汉」,可能还有一线    希望。    于是慕容嫣也摆出了应战的架势,对着岸上的毛皇后说:「妳可要说话算数,    就算我取她命妳也不能反悔!」    毛皇后笑着答:「既是决斗,生死各安天命,我决不食言!」    慕容嫣材也煞是好看,雪白的体好似一块心塑出的酥油,和戎马    生涯的女子们一样,慕容嫣的双比一般的妇女长得要结实和挺拔,一对小小的    晕如同冬天的梅一般,散发出淡淡的娇美。    此时在小溪中央,两个一刚一,一黑一白的体已摆出了作战的架势了。    慕容嫣虽然肌比不上虎妞,但也绝非等闲之辈,两个对峙了一,她突然    发出一虚招,乘虎妞隔挡之时,一记重拳打在虎妞的小肚子上,虎妞痛得子向    下一弯,慕容嫣便一个重肘打下,把虎妞打在水中。    慕容嫣顺势用双手卡住虎妞的脖子,企图将她溺死于水中。    虎妞虽一开始吃了亏,但也不惊慌,一双结实粗壮的大腿猛地向慕容嫣肚子    一踢,慕容嫣的子以双手为圆心在半空转了个8度,背部重重的拍在水面    上,双手只得鬆开虎妞的脖子。    虎妞从水中跃起便要反攻,慕容嫣也很地从水中冒起,两人紧紧地贴在    一起扭打起来,水溅起一浪又一浪,此此景好似在油炸一块双层年糕。    两个女孩子在水中厮打了半个时辰仍不分胜败,但虎妞力气显然比慕容嫣充    足,之后慕容嫣的体力渐渐不支,慢慢的只有还手之力了。    虎妞乘胜追击,突然卖了个破绽,等慕容嫣出拳时绕到她的背后,双手紧紧    抓着她的双臂,大喝一声便向后一拗,此时慕容嫣已力气不支,对这突如其来的    猛力无法反抗,双手只得被虎妞牢牢卡住。    随后虎妞用左手如绳般紧紧地缠住她的双臂,双腿用力一压,慕容嫣双膝    便重重地跪在水里。    虎妞的右手一把抓住慕容嫣那漉漉的头髮,大声问道:「认不认输!」    这时慕容嫣四肢已无法,可仍倔强地喊道:「去妳的!」    虎妞的右手便把她的头压入水中,一串儿气泡「咕噜咕噜」地从水面冒出,    然后又把她的头拉出水面,又问:「认不认输!」见对方没反应,又把她的头压    了下去。    慕容嫣自知失败,但又不想认输,只是一言不发。结果几个来后便由于呛    水太多晕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嫣到脸被人拍打了几下,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只觉    双手无法,猛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仍是赤条条的,只是双手已被绳反绑    着。那两个女兵见慕容嫣醒来,便架着她进入帅营。    在帅营里面,毛皇后已经端坐中间,两旁女将也是等候多时,还有那个虎妞    依旧是一丝不挂的坐在旁边,一边得意地看着她,一边用布不停地抹去头髮与    上的水。    毛皇后问道:「刚才我已说过,若妳输了便要归顺,请问将军意下如何?」    慕容嫣这时想起了慕容光给她留下的书信,心想不若顺水推舟降了。    但她终究是倔强之人,想到自己受尽了屈辱,怎有脸面苟存于世。    于是答道:「这个条件方才只是娘娘自己提出,我并未答应,何来投降?」    正在擦头髮的虎妞听罢便整个跳了起来,把毛巾一丢冲上前喊道:「妳这婆    娘,想要反悔?!」    慕容嫣答道:「就当我反悔吧,我们慕容家只有断头将军,没有投降将军!    要杀便杀,何需多言!」    毛皇后柳眉一皱,便说道:「推出去,斩了。」    虎妞听了立马取起大刀,目凶光对着慕容嫣说:「这下正好砍下妳这颗头    当战利品。」    慕容嫣说:「妳来凑什幺热闹?」    虎妞答道:「俺不但是娘娘手下的大将,也是这个女营的行刑刽子,既要斩    妳,当然由俺刀。」    慕容嫣笑道:「真是没想到,妳叫虎妞是吧?刚才我确实输得心服口服,死    在妳的刀下也甘心,只是至少妳也得穿件衣服才好行刑吧。」    虎妞毫不在乎地说:「怕什幺?这里全是女人,就算有男人任他看呗,看见    俺这肌他们也得害臊。」    女将们听罢尽皆哄堂大笑。    「既如此,那走吧。」慕容嫣转便要走出帐外。    毛皇后本来就喜欢慕容嫣的手,这下看见她如此坚贞不屈,心里更是喜欢,    连忙说:「且慢!」然后快步走上前来,拔出小刀割断绑着慕容嫣的绳子,同时    接过旁边递上来的战袍,一把披在慕容嫣的上说:「将军真乃女中豪杰,我怎    忍心加害,将军若不嫌弃,留下与众姐妹一起共图大业。」    看着毛皇后那充诚意的目光,慕容嫣心中一阵激,说:「我只是败军之    将,哪里值得娘娘如此看重,我们慕容家族背叛秦,此番还有何面目再为秦将。」    毛皇后握着慕容嫣的手说:「那只是慕容垂等人之过,相信并非将军本意,    若妳肯留下,我定奏明上赦免妳的罪责。」    慕容嫣听罢,马上下跪拱手,说:「慕容嫣愿为娘娘执鞭随镫,效犬马之劳!」    毛皇后大喜,连忙扶起她说:「将军快快请起。」    慕容嫣说:「娘娘无需多礼,日后唤我嫣儿便好。」    虎妞把刀一收,笑着说:「今天且寄下妳的脑袋。」    慕容嫣也笑着说:「我看妳还是先穿上衣服吧。」    毛皇后拍着手说:「不必,众位姐妹连日来辛苦了,大家一起去竹林山的清    溪洗澡去!」众女将齐声吹呼。    当日下午,那条平日宁静的山溪成了女营将士们的乐,女兵们个个宽衣解    甲,纷纷跳入水中,一边洗去上的汗汙,一边相互戏水,好不热闹。    在竹林山周围守卫的女兵们听到里面那热闹的戏水声,心中直的,都盼    着她们快点洗完,好换她们前去。    而毛皇后与众位女将则在清溪的上游处,一边享受着潺潺流过的清泉水,一    边聊天谈心,觉人生最写意也莫过于此。    这时虎妞打趣说:「若这时有男人看到如此场面,定当口喷鲜血数升而死。」    慕容嫣则接口说:「是看见妳这个黑大汉才吓死的吧?」    众人皆大笑。    虎妞嗔怪地说:「我看妳还没教训够,要不要再来一次啊?」    慕容嫣摆起架势,笑着说:「来便来,怕妳不成。」    两人于是又扭作了一团,只是这不是以命相搏,仅是嬉戏而已。旁边的    女兵女将也在旁吶喊助威,整个山谷都充了女孩子们爽朗的笑声。    自此,慕容嫣便正式成为她们当中的一员。    夺取上郡之后,秦军继续挥师南下,几个州县望风而降,前秦的声势日益壮    大,颇有捲土重来之势。    第三节:彭燕之死    自前秦军南征两年以来,攻北地,取陇东,已经渐渐威胁到后秦的势力範围    了。    前段时间与陇西的乞伏国仁打得死去来的姚苌不得不与之议和,以便集中    力量来对付苻登。    慕容光自从上郡败北投靠了姚苌后,很快就得到了重用。一来他对关中的    况比较熟悉,二来姚苌希望将来东征与慕容氏兵时,也有个知彼的参谋。    「朕有点小觑那苻登了,没想他几万人竟能扩张得如此迅速。下一步他    们一定会夺取安定,以打开我们的北大门。」    「陛下不必担心,安定守将杨任谋略过人,其妻孟凤也是当世少有的女中豪    杰,其勇不让鬚眉。苻登要吃下安定恐怕不会那幺容易。再者,在下南下之前已    修书与小妹,要她假意投降苻登,以做内应。」    「令妹可靠否?」    「陛下请放心,在下与小妹自幼同手足,绝无问题。」    「哈哈,很好。所谓知己知彼,战不殆。慕容卿可修信与令妹,共图    大事。」    「遵旨。」    安定城外,两军对垒,双方都飘着「秦」字大旗,不同的是苻登方为黑色,    姚苌方为红色。    「乱臣贼子,竟敢堂而皇之地打出我大秦的旗帜!」苻登气得双眼冒火。    后秦将杨任望着黑旗飘舞的阵地,头高呼:「谁敢出战?」    「我来!」杨任话音未落,一员大将已拍马出阵。    此非别人,正是杨任之妻孟凤,她生于将门世家,在家父兄长的耳濡目染下,    学得一本领。    孟凤时年二十有三,但材腰粗膀阔,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称,方正的脸形中    透出一秀气,只见她披凤纹甲冑,头扎红布,双手各握一把斤短柄圆锤,    威风凛凛地立马于阵前,对着苻登那边大喊:「哪个敢出来送死?!」    苻登点了点头说:「早闻得杨任有一妻孟氏勇盖男儿,看来是名不虚传呢。」    这时偏将范统拱手道:「陛下,小将愿出战阵斩此人!」    苻登同意后,范统纵马出战,直取孟凤。    孟凤只是冷笑一声,从容地接下了范统的猛攻,随后两人打了三个,孟    凤看準了一个破绽,右手一锤就往范统的脑门敲去,只听得「啊呀」一声惨叫,    范统被敲得脑浆迸裂,当场死于马下。    「大胆泼妇,竟敢害我兄!」偏将王重成挺枪而出,孟凤依旧不慌不忙,    两把大锤舞得是虎虎生风,几招过后王重成已经显得力不从心,孟凤地闪到    他后,猛的一锤砸下,王重成的脊骨顿时断开数段,口喷鲜血倒地而亡。    两军甫一开战,前秦军便出师不利,后秦军见将夫人连胜两场,全部齐声    吹呼,士气倍增。    这时女营中的虎妞看不下去了,不等毛皇后的命令,便提戟上马飞奔而出,    指着孟凤大喊:「俺来会会妳!」    由于虎妞戴着头盔,孟凤初看还以为是一少年将军,这时才知道对方也是个    女人,便哈哈大笑:「苻登小儿无人矣,竟派一女娃子过来送死!」    虎妞也懒得答她,挥舞着长戟便直刺孟凤,这次孟凤碰到了对手,没想到这    个女子竟和她一样利害。    两个打了十个也不分胜负,而苻登则下令士卒擂鼓助威,虎妞看準空隙,    一戟便刺中孟凤的手腕,一只重锤「轰」的一声跌落了地面。    孟凤见势头不对,立刻转而逃。    苻登看见机会到了,马上下令全军冲锋。    这时苻登手下的将军们看见风头全让女营的人抢去了,心里都忒不服气,都    想着冲上去为男将们挽点面子,见苻登下令冲锋,个个都一马当先,锐不可挡。    杨任见夫人虽然落败,但想己方士气正旺,便也下令全军冲锋。    于是两军陷入混战状态,地面扬起黄沙,人与马皆陷于其中,时隐时现,    刀来枪往,银光乍现。    前秦军人数虽少,但个个都奋勇当先,很快就佔了上风,后秦军渐渐地抵挡    不住而纷纷后退,不得已杨任只好下令全军退入城中。    之后杨任下令坚守不出,前秦军要攻城时,城头上便箭如蝗下,登时死伤无    数。    无奈只得后退数十里,机出战。    孟凤在城头上看见远远的苻军阵地,不解地问杨任:    「夫君何故坚守不出,我方日前虽然战败,但人数上仍佔优势。彼方毕竟是    长途至此,更兼多番攻城失利,气势早已消尽,此番若再次出战,必能大败苻军。」    「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为最上策。苻登小儿仅仅带着陇中那三万多人便能横    行至此,并非等闲之徒,前日贤妻阵斩的两员敌将皆是急于立功的无名之辈,千    万不能掉以轻心。我正是观他们长途至此,粮必然不多,只要我们坚守城池,    他们若不能破,数日之后必然退兵,到时再机会击之,岂不万无一失。」    「倘若苻军于附近村落抢粮又当如何?」    「哈哈,若如此彼更是自死路。近年粮食欠收,附近米粮皆短缺,任其抢    掠也不过能多顶数天。更况苻登小儿自称正义之师,四处张榜安民,倘若他们抢    粮必定失尽民心,到时更是寸步难行。」    「夫君高见!」    确实不出杨任所料,前秦军的粮已经不多,且粮食运输困难,若几天后还    攻不下安定城,大军就只能撤退,但若此时退兵,则可能会被后秦军追击,再者    一旦附近县城复被后秦军佔领则前功尽弃。    而后秦军拒不出战,又把城守得如铁桶一般,苻登为想攻城之法急得如热锅    上的蚂蚁。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军中粮已经越来越少,军队因每天分得的米粮    过少而常与军需官兵发生冲突,看着逐渐生变的军心,众将仍然一筹莫展。    却说女营这边,也面临着一样的况,而且分配给女营的粮数量本来就不    多,不少女兵一天才分得一顿的粗粮,看着姐妹们个个面黄肌瘦,负责军需配给    的女将彭燕心中自是焦急万分。有一天,她与手下两个小队长说:「如今安定久    攻不下,皇上又不肯退兵,再这样下去,姐妹们就得要饿死。依我看,我们可向    附近的小县取些许粮食来。」    其中一个小队长听了慌忙制止:「不行,皇上有令,切不可扰州县姓,    违者军法处治。再说粮食现在虽缺,但仍能支持数天,我想皇上若不能攻下城池    也会下令退兵吧。」    彭燕听罢气呼呼地说:「娘娘早就劝过陛下了,只是不听。妳也看见了,那    男兵们一天两顿分得少点就大吵大闹,我们这边一天只有一顿,而且还混着米糠,    又有谁闹了?真是的,上次对阵人家一个娘们就把男营两员大将给做了,若不是    咱虎妞姐打败了她,怎会打胜仗?凭什幺他们还比我们要吃得多。等到要退兵时,    姐妹们就算不饿死也没气力撤了,到时岂不是当追兵们的靶子。」    小队长见她执意要去,连忙劝阻:「姐姐三思,大家素知娘娘军法无,若    姐姐违了军法,要被杀头的啊。」    彭燕说:「与其姐妹们在这里饿死,我宁愿牺牲自己!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到    姐妹们挨饿,万一娘娘问罪起来,我一人担起!」    小队长拗她不过,只得同意。    于是彭燕等几十个女兵趁着外出巡逻之机,来到离营地较近的小县向姓    要粮食。    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来大量的耕地荒废,二来大量的粮食通常都会被    各路的地方势力强行徵集,因此粮食对于姓来说珍贵如黄金。    他们看见彭燕等人来粮,心中自然是一个不爽快,但看到对方全副武装,    再加上村中大多只剩下些老弱病残,无法反抗,只得忍气声的依了。    傍晚,毛皇后正在帅营中发愁,突然觉得帐外好像热闹起来了,她不由一阵    担心,以为姐妹们也因伙食问题起哄了,于是令一旁的张秀兰到外面察看。少顷,    秀兰营稟报:    「娘娘,并非因缺粮,是彭燕去了附近的小县,向当地村民借了几十石大米    来。正準备下锅做饭。」    「什幺?她疯了?谁让她这样做的?!秀兰,马上下令停止做饭,并给我传    彭燕进来!」    秀兰不由得出了一冷汗,她心料大事不妙,但只得应允。当彭燕入帐时,    毛皇后便大声喝问:    「彭燕!方才听说你到附近小县去取粮,可有此事?」    「娘娘,确有此事。」    「妳!妳难道不知军中有令不得扰民?违令者处斩?」    「知道,我已有心理準备了。任凭娘娘处置!只是在这之前,请娘娘听妹妹    一言。我们大军至此已有月余,军中粮早已贫乏,既然攻城不下,陛下又不肯    退兵。再者,娘娘也见,几次战斗皆我们女营立功最多,但粮食却分得最少,如    今个个面黄肌瘦,妳叫姐妹们心中如何服气?我愿用一条命来换姐妹们的饱腹。」    毛皇后流泪答道:「妹妹啊!军法事小,妳可知道这样做会毁了陛下的一片    苦心,如今大秦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陛下为复兴先帝(苻坚)基业,一边南征    北战,一边张榜安民,一路秋毫无犯,为的就是要争取民心,若失民心则失天下    也。我军现时只有三万人,能扩张至此,除了众将领和众位姐妹竭尽心力外,    皆因得民心之故。现今关中战火连年,姓粮食欠收,妳去抢粮,那幺妳叫小县    姓如何度过这个冬天?倘若此事一传开,陛下日后如何取信于天下?大秦基业    又何时能复?」    毛皇后一席话,说得彭燕心中后悔不已,只是羞愧落泪,无言以对。    毛皇后心中也是矛盾万分,经过一阵痛苦的思考后,下令将抢来的粮食原封    不的奉还,同时下令将彭燕推出帐外斩首。    彭燕听罢便下跪哀求道:「娘娘!我这条命死不足惜,只是姐妹们此番难    得能够填胞肚子,若把粮食返还,岂不伤了姐妹们的心?」    毛皇后哭道:「妳跟我多年,应知道我执法无!妳实在不应该去做这样的    傻事!」    这时虎妞也出来劝阻:「娘娘,小燕确实是违了军法,但我们把粮食返还也    不至于影响我军名声吧?念在小燕一片赤诚之心,让她戴罪立功吧。」    在场的女将都纷纷离座,恳请毛皇后三思。    毛皇后的心如被千刀万剐一般难受,泪水已像断线珠子一样落下,悲痛地说:    「我既为女营统帅,也是大秦的皇后,倘若我带头徇私,日后陛下将如何服人?    再者纪律若不严明,军心必乱,大家长年来的努力将前功尽弃。」    随后毛皇后抽出火籤向前一丢,喝道:「押出去,斩!」    火籤一出,大家知道已经无能为力了,只得流着泪到原位。    彭燕想到粮食竟要完璧归赵,觉得自己这是白死了,苦笑了一声后,对着    準备为她上绑的女兵喊道:「慢!」然后很迅速地把上的盔甲与衣服了个    光,出了她那纤瘦的体。    彭燕哭着说:「我虽瘦弱,但也有几两。既然不能取来粮食为姐妹们充,    我愿献出这个。虎妞姐,等会斩我头后,可将此送往厨子处,就算不能每    个姐妹都吃得上,至少也得让她们喝上一口汤吧。」    在场姐妹看罢皆痛哭流涕。    彭燕等两个女兵把她反绑好后,笑着说了声:「娘娘,各位姐姐,彭燕去了。」    然后才点头示意让那两个女兵把她押出帅营。    这时营中的女兵们刚刚兴奋了还不到几分钟,就只能眼瞪瞪地看着粮食再度    运走,顿时全像洩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地上。    当看到赤着子的彭燕从帅营里被押出时,更是双目呆滞地看着她,半晌    也说不出一句话,不知是愤怒,是悲伤,还是失望。    彭燕今年刚好二十,在众位女将当中年龄最小,她的材苗条而纤瘦,透过    黄黄的皮肤隐约能看到骨与髋骨的纹路,也许是饿了好多天的缘故,腰两边的    排骨纹路比过去要清晰得多,两个小巧而緻的房轻轻的挺在前,再加上本    清秀可人的面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惹人怜的小姑娘,只有当她穿上盔甲才    会透出些许的英气。    日薄西山下的天空,如同泼墨画一般美丽,太的余光使天空杂着一道道    漂亮的红霞。    此时虽是傍晚时份,但周围的景色乃清晰可见。    看着两边面容苍白的姐妹们,彭燕心中一酸,哽地说道:「姐妹们,让妳    们饿肚子是我的失职!今日,我,愿意献出这个子来为大家充,姐妹们    ,妳们都有好久没吃上了吧?等会,我走了以后,大家不必客气,我    会到很欣的。」    两边眼光呆洩的女兵听了都忍不住抽泣起来。    来到了营地中央,押送她的两个女兵把她按跪下去后,都掩着脸慢慢地走开。    这时虎妞抽出大刀,忍住了快要涌出的泪水,小声的问道:「小燕,临别之    前,还有什幺要求吗?俺要是能做到的,一定会帮妳。」    彭燕停了一阵,缓缓地说:「会返还米粮之时,可把我的首级一併带上,    告诉村民那抢他们粮食的人已被处死,这样也许能弥补我所犯下的过错。另外,    告诉娘娘,和我同去的姐妹们只是因为听从了我的命令,她们是无辜的,希望娘    娘不要责罚她们。」    虎妞看到彭燕临死之时仍在为大秦、为姐妹着想,一阵涌上了心头,手    上的刀变得越发沈重,沈重的几乎挪不。    她继续问道:「还有吗?」    彭燕扭过头,笑着对虎妞说:「没有了,多年来一直受虎妞姐姐照顾,实在    是激不尽。最后就拜託姐姐让我痛快地走完最后一程吧。」    虎妞终于忍不住了,两行泪水如缺堤一般涌出,哽地答道:「一定!小燕,    妳就放心上路吧!」    彭燕这时才如释重负一般,直了那细细的脖子,颈骨那一块块的关节透着    那黄嫩的皮肤是清晰可见,那是一种行刑刽子最喜欢的脖子,找下刀的适位    置是轻而易举。    平日那把轻便的大刀,虎妞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举起,深呼吸了一    大口,才下定了决心,大喝一声:「小燕,得罪了!」猛然斩下的大刀呼呼作响,    地上的黄沙也伴着飞扬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好似坠入云雾一般,当听得物体跌落    地面的清脆响声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扭过了头,儘管比斩首血腥一倍的场面    她们都见过了,但她们仍不愿意看到彭燕人头落地时那悲惨的场面。    一刺鼻的血腥味随着傍晚的凉风补鼻而来,大家都忍不住哭出声了。    当大家睁开眼睛看时,彭燕那没了头的娇躯已经直挺挺地趴倒在地上了,    地的鲜血和着地上的黄沙结成一大滩的红泥。    而虎妞则耷拉着脑袋一步步地走向帅营覆命,右手无力地提着那把闪着血光    的大刀,左手则握着彭燕首级上的头髮,鲜血还在首级的脖子里一点点地滴出来。    「将军!」彭燕手下的两个小队长跑了上去,枕在她的尸上纵痛哭。    太终于消失在地平线上了,一个年轻的生命也随之而消逝。    第四节:智取安定    晚上,毛皇后一个人呆坐在帅营中,双眼无神的望着帐顶,傍晚发生的事    一次又一次地闪过她的脑海。    她採纳了彭燕的建议,让张秀兰返还粮食的同时,带着彭燕的首级一起去,    顺便昭示大秦的军纪严明。    就在粮食被运走的时候,有几个女兵还真的抽出小刀径直走到彭燕的尸体前    打算割,结果被那两个小队长死死护着。    「妳们要干什幺?」    「明知故问,快让开!」    「妳们疯了,是自家姐妹,妳们这样做还算是人吗?」    「我们当然知道,那妳们又知不知道我们打了多少天的仗?饿了多少天吗?    再说,那也是彭燕姐的心愿,妳们没听到她说吗?」    「她说了妳们就要吃她的了?彭燕姐就是为了让妳们能吃饱才甘愿牺牲自    己去借粮的,妳们这样做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可那粮食在哪里?还不都还去了。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不希望,既然    妳们不让我们吃她的,那妳们把储备的粮食都拿出来啊!」    「不!没有娘娘的命令,谁都不能!」    「那就给我们开!若是等彭燕姐的尸体发臭了,那她就真的白死了。」    「我们女营有三千多人,彭燕姐就算膘肥厚又如何够分?」    「反正有人不愿吃,愿吃的人来分好了。」    「畜生!」    外头激烈的吵闹声使得毛皇后与众女将纷纷走出帐外,众人一见毛皇后都停    止了喧哗,这时那个小队长哭着跪倒在毛皇后面前说:「娘娘,请您可怜可怜彭    燕姐吧。这件事我们也有责任,倘若真的要吃,就请娘娘赐死我们两个,让她们    吃我们的吧!」    毛皇后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一时如鲠在喉。    虎妞的脸则气得铁青,握着刀大喊着:「谁想吃别人的,就自己先来!」    没想到当中有个女兵还真的站了出来,说:「娘娘,并非我们做姐妹的绝,    妳看看姐妹们现在的样子,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会饿死了。与其就这样饿死,还    是死在刀下来得舒服。如果妳们认为我是自私小人,那好,虎妞姐,妳现在就杀    了我,我愿意给大家当粮食。」    正当虎妞不知如何是好时,毛皇后这时却慢慢地下了自己的盔甲和衣服,    赤体地跪在了大家的面前,说:「我带着各位姐妹南征北战已有数年,今天    发生了这样的事,则说明我治军无方,应负起全部的责任。姐妹们,妳们没有错,    错的是我。虎妞,把我的头砍下来,让大家吃我的吧。」    毛皇后这下突如其来的举把大家都吓懵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于是全都    跪了下来哭着说:「娘娘,是我们错了!请您不要这样,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们也不了。我们答应您,再也不吵闹了,一切听您的命令!」    想到这里,毛皇后闭上了双眼,儘管她使出苦计来平息了军心,但也明    白这是治标不治本,倘若形势继续这样下去,军心还是会乱的。一联想到将来会    发生的事,她还真恨不得虎妞当时就这样给她来一刀,一了了。    正当毛皇后打算前往营找苻登商量时,慕容嫣突然入帐,伏在地上哭道:    「嫣儿请娘娘恕罪!」    毛皇后吃了一惊,以为是因刚才所发生的事。连忙说:「嫣儿何故如此,    方才只是我个人的念头,与各位姐妹无关。」    慕容嫣答道:「非为此事,嫣儿有事一直瞒着各位姐妹!」说罢便从怀里掏    出一叠书信,递了上去。毛皇后在阅读这些书信时,慕容嫣继续说:「其实当日    上郡破城之时,出逃的兄长遣人送信与嫣儿,希望我能假意降于娘娘,日后好做    内应。我不愿忍辱偷生,便一心求死。但娘娘的气量打了我,此时我已决心归    顺娘娘。然而在长安的兄长以为嫣儿如他所言做了内应,近日常派一探子与我    联繫,好机会让杨任出城反击。娘娘对我有恩,我若背叛则天地不容。可    是嫣儿自幼与兄长相依为命,倘我背叛兄长,则兄长定为姚苌所害。这几天我只    顾塘塞那探子说时机未到,心中自是矛盾万分,不知如何是好。今日看到彭燕妹    妹那一幕,实在令我心如刀绞,不忍心看到姐妹们自相残杀。如今嫣儿只好背叛    兄长以救姐妹们于水火。」    毛皇后心中一阵,连忙扶起慕容嫣说:「我素知嫣儿是重义之人,如今    看来果然不假。可此番要妳背弃兄妹之,真的是难为妳了。」    慕容嫣哭着说:「要是我早点告知娘娘,今日又何以发生如此惨事,彭燕妹    也不至于首异处啊。请娘娘恕罪!」    毛皇后安她说:「嫣儿何罪之有,事已至此,悔已无益。如今我已有一计,    倘能破城,嫣儿便是大功一件。」说完便前往营去找苻登商议去了。    当晚子时,慕容嫣独自一人来到营外附近的小树林处,半晌,一个黑衣人从    旁边闪出。    「你来啦?」    「慕容将军今晚前来,是否时机已到?」    「正是,看到女营椽门上挂着的人头吗?」    「看到,好像是到外面取粮而被处斩的女将吧,之后好像还有一阵乱,不    过离兵营太远,看不清楚,想必军心已乱。」    「说得不错,如今军中早已无粮,那苻登妻毛氏专横独断,一意孤行,如今    女营中的将士们早已对其恨之入骨。」    「慕容将军之意是?」    「明日子时,我假意有事稟告,乘机杀了毛氏。我在女营数年,颇得军心,    只要我取得毛氏首级,女营众将必听我指挥。到时举女营之兵造反,火烧苻军大    营。苻军营也早因粮不继而军心生乱,若营中突然起火,再加女营反叛,必    然无心作战。到时杨大人只需见到苻军营中起火便出城来攻,则大事可成。」    「如此便好,小人立刻返城中告知杨大人。」    探子返安定城后,便将慕容嫣的计策告知杨任。    杨任拍腿大声叫好。    孟凤还稍有疑虑,问道:「这慕容嫣的话是否可靠?」    杨任笑道:「夫人放心,那慕容嫣是慕容光大人安排的内应,一直以来都与    我方通风报信;再者敌军粮食不继,军心大乱也早是意料中之事,必定无诈。传    令下去,命三军明日二更做饭,做好应战準备,只等苻军营中起火,全军杀出,    一举破敌!」    次日半夜,厉兵抹马的后秦军已经整装发,就等杨任的一声令下了。    一直在城门上的杨任果然看到前秦军的营寨起火,不久便喊杀声四起,大火    迅速扩展至前秦军的全营。    「是时候了,出击!」听到命令后的孟凤便率领后秦军杀出城门,直奔敌寨,    谁知冲入去后竟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孟凤自觉背脊一片冰凉,知道中计了。    正要撤退时,前秦军突然从四面杀出,打了后秦军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就溃    不成军,抱头鼠窜。    只有孟凤和少数军队杀出重围,撤向安定城。    「快开城门,夫君!快开城门!」孟凤一边对着城上高喊,一边焦急地头,    看看前秦军是否快要赶到。    就在这个时候,城头上的红色秦字大旗一换,全部变成了黑色秦字旗。    只见慕容嫣已经站在了城头,大笑说道:「孟凤将军,此城已为我等所有,    妳等已经无路可走了,还不速速下马投降?」    原来就在孟凤出城进攻前秦大营时,慕容嫣已率女兵前往安定城,自称已取    下了毛氏首级并带女营将士过来相投,杨任只道慕容嫣仍己方内应,全然不知有    诈,便让其进入,结果女营将士一入城便大开杀戒,杨任本人也死于乱军之中。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孟凤的头彷彿被自己的重锤狠狠地敲了一下,没想    到短短几刻钟后形势就完全逆转过来了。    她冲着城上大喊:    「可恶的慕容嫣,妳竟敢背叛我们?」    「谁跟妳们说我是妳们这边的?是杨大人自作聪明罢了。」    「混帐,没想到妳们慕容兄妹早就串通好了!」    「别误会,此事与兄长无关。只是在下将计就计而已。」慕容嫣还不忘为慕    容光辩护。    「那我夫君何在?」    「在这里!」    慕容嫣把一个首级高高的举起,大声说:「安定太守杨任首级在此!守将皆    已尽数剿灭,汝等已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若能早降,则宽大处理;若仍违抗    天兵,则与杨任下场相同!」    孟凤与手下籍在城头上的火把清楚地看到,那个确实是杨任的首级。    孟凤自觉心中一绞,嘴中一甜,一鲜血自口中喷出,差点坠马倒地。    而逃到城下的后秦军本来就已经被打得心惊胆战,再看到安定被佔,太守被    杀,当场斗志全无,在听到后面前秦军喊杀声越来越近时,全都作鸟兽散了。    「妳们这些可耻的家伙,要逃走吗?混!」孟凤一边骂,一边用锤攻击那    些逃走的后秦军。    谁知这下子虽惹怒了他们,当中有些胆大的便向孟凤袭击。    这时慕容嫣乘机向下大喊:「若能生擒孟凤者,不但既往不咎,而且赏金    两!」    那几个后秦军一听更是来了劲,孟凤招架不住,被一个从后面跳上来的后秦    士兵扑下了马,其余士兵便从四面围上,死死地按住孟凤,使其弹不得,并像    剥皮似的不停地掉她的甲冑与上的衣物。    「叛贼!叛贼!」孟凤除了张口痛骂已无可奈何,之后只能任由众人将她铣    剥个乾净,然后把她的双手扭到背部,结结实实的捆绑起来,像一头宰的母    猪。    这时后面的前秦大军已经追赶至城门下,那些反叛的后秦军纷纷出武器以    示投降,并把五大绑的孟凤当作投诚的证明。    看到自己光溜溜的站在一大群男人面前,孟凤又羞又气,一边大骂叛徒,一    边痛骂苻登。    看到己方大军已至,慕容嫣则下令大开城门,苻登与毛皇后便领着大军高奏    凯歌入城。    看着一丝不挂的孟凤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痛骂,苻登又好气又她笑,对着毛皇    后说:「朕免得被别人说闲话,这女?a href=’/qitaleibie/situ/’ target=’_blank’>司徒桓推櫱耍裟芙邓膊皇辉?/div>    猛将;若不能降,明日将她于城中斩首,也好在姓面前显我军之威。」    大军入城安置好后,女兵们便把孟凤押入临时搭建的女营当中。    那孟凤看见周围已无男人,总算是少了些屈辱,也摆出了坚贞不屈的气概,    昂首阔步地进入女营当中,前的一双大左右地晃,样子十分稽,众女兵    皆掩口而笑。    这下子孟凤倒觉得彆扭,大声地喊道:「笑,有什幺好笑的?妳们光了还    不一个样?」女兵们笑得更大声了。    四更时份,在安定的校场里,女将们分坐在两边,毛皇后正襟危坐在中间,    四周的火把把校场照得如白昼般明亮。    「带上来!」毛皇后一下令,两个女兵便把孟凤押了上来。    「跪下!」两个女兵边喊边用膝盖拚命撞她的腿,孟凤却用力顶着,纹丝不    。    毛皇后微笑了一下,便扬手示意:「算了,由她吧。」    那两个女兵才罢休,走到一旁命了。    孟凤脸型方正且浓眉大眼,看上去年龄比较大,但实际上却与女将们年龄相    仿。    她肤如凝脂,材粗壮同时略显肥胖、一对大的房像两个皮水袋一样挂    在前,完全是一个成熟妇女的形象。    她双手虽牢牢地被绑在后,但仍然腰竿笔直地站着,表从容地看着毛皇    后。    「孟将军在战场上的勇武,我至今记忆犹新,一度还把我们逼入了绝境。只    是上天不亡大秦,今我们反败为胜,将军却为阶下之囚,实在让人歎世事之无    常啊。」    「哼,如果不是那姓慕容的小畜生背叛了我们,今天站在这里的就是妳毛    娘!」    「孟将军此言差矣,嫣儿自上郡一战后,一直是我们女营中的一员,所谓妳    等的内应,不过是妳们自作聪明,而我们也不过是将计就计。」    「我说不过妳,既然已落入妳手,任凭处置!」    「如此,不知孟将军是否有意归顺大秦?」    「笑话,我本来就是大秦之将,何来归顺之说!」    「姚苌恩将仇报杀害先帝,还僭越秦之国号,实乃无耻之徒!杨太守当年也    是大秦之将,何故助纣为?」毛皇后提高了语气说道。    「当今二秦双争和昔日二赵双争有何差别?所谓天子,有能力者皆可当之。    我夫君当年在苻氏麾下不过是个无名偏将,苻氏无半点恩泽加于我们;后来却蒙    姚苌大人提拨才得以为安定太守,此等大恩自当涌泉以报。如今我夫君也死于妳    等之手,我若降于妳们,日后还有何面目去见夫君?妳无需多言,我孟凤今日只    求一死!」    话已至此,毛皇后知道已经没可能收孟凤为己用,心中不禁一阵婉惜。    一旁的虎妞几乎气得要冲出去揍她,只是毛皇后一直用眼神制止着。    另一旁的张秀兰看出了毛皇后的心思,小声地对她说:「娘娘,此人武功高    强,若不为我等所用,日后必为祸患。不若如陛下所言,明日将她押往市曹斩首    示众。」    毛皇后没有答秀兰,在思考了一阵后,便对孟凤说:「如此,我只好成全    将军了。本应于明日午时在市曹把妳处斩,只是我惜将军也是一位难得的女中    豪杰,而且好歹也是安定太守的夫人,若当着安定姓面前受刑,只恐将军一世    英名就会因此而玷汙了。」    听完毛皇后的一席话,一直绷着脸的孟凤这时才出了笑脸,答道:「为    女将,断头于市曹也并非屈辱。不过娘娘气量,孟凤佩服。孟凤还有一个请求,    希望死后能与夫君同葬。」    毛皇后点了点头说:「就算将军不说,我也有此打算。」    孟凤心中一阵激,于是慢慢的跪了下来,说:「孟凤在此谢过娘娘。」    毛皇后知道孟凤已準备受刑了,于是将目光移向虎妞,向她点头示意。    早就看孟凤不顺眼的虎妞便抽出大刀,迅速走到了她后命。    孟凤头看了一眼虎妞,笑着说:「没想到是妳来刀,妳的画戟舞得不错,    可不知这刀法如何?」    虎妞瞪了她一眼吼道:「死到临头还不老实,俺砍人脑袋时妳还没从娘胎里    出来呢。给俺跪好一点,免得受罪!」    孟凤大笑了几声便过头去,再没吱声。    孟凤没有像一般人那样闭目受刑,眼睛始终睁着,腰竿也挺得笔直,宛如一    座小山。    毛皇后从籤筒里取出一支火籤,稍稍拿了一会,孟凤看见毛皇后还有点犹    豫,于是稍稍弯下了腰,长了脖子后大声地喊道:「来吧!」    毛皇后这才把火籤向前一丢,大声喝道:「斩!」    虎妞手上那把映着火光的大刀,如同殒石一般从孟凤的脖子间迅速扫过,那    颗斗大的头颅随着火光一起坠落到地面,并向前了好几圈,毛皇后婉惜地闭上    了双眼。    孟凤的一腔热血在火光的映衬下有如岩浆喷发一样,甚为壮观。    最后那肥的躯体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直至鲜血流尽。    虎妞用孟凤那浑圆的大腿抹乾刀上的血迹后才捡起她的头颅,并高高的举起,    人头里的血仍「嘀嗒嘀嗒」的往下流,众女将齐声讚歎虎妞之快刀。    行刑结束后,虎妞呈上孟凤的首级。    只见孟凤双眼圆睁,略大的嘴向前出,出了瓠犀般的牙齿,好像仍然    着。    毛皇后用手上了她的双眼后,下令把孟凤以及杨任的尸首埋葬在校场旁边。    同时又另选一好地,把彭燕的尸首安葬好。    一切安顿好后,天空已经渐渐发亮。众将士好好休息了一天后,毛皇后大    摆宴席,镐赏女营战士。    毛皇后记了慕容嫣头功,并升任其为女营麾下的御前大将,但慕容嫣自觉有    背兄长,婉拒了封号,并把赏金全部分给了手下的女兵们。    原本一筹莫展的前秦军终于取得了胜利,夺取了安定城,如此一来,后秦的    国境已无险可守,前秦的大军随时可以长驱直入。    苻登入城后便下令三军严守纪律,对城中姓秋毫无犯,城内原本惶惶的人    心很快就安定下来了。    趁着后秦军一时未敢来攻,苻登一方面加强城池的守备,另一方面也以此为    根据地,大量地募兵集粮,準备下一轮的进攻。正文 【前秦虎女】(05-09)    正·宗oo站o请o大o家o到***点阅o读    写o电o子o邮o件o至、diyianhu@qq.    o可o获o得o最o新oo    bai du oo 第|一||o既o是    ..    第五节:鱼水之欢    正当苻登準备一鼓作气进攻长安时,毛兴却加以劝阻,他认为众将士长年征    战早已疲惫不堪,再加上姚苌知道安定已失必定重兵把守长安附近重镇,若此时    南征恐于我军不利,倒不如乘胜之势,向位于秦州那些仍处于观望的地方豪强晓    以利害,联他们一起攻姚苌则事半功倍。    苻登十分赞同,于是让毛兴自带一队人马前往秦州,自己则据守安定,休养    生息。    女营的战士们也渐渐地从彭燕死后的悲伤恢复了过来,经历过这次后,姐    妹们变得比过去更加友和团结。    苻登把太守府稍稍翻新了一下便将其当作自己的行,他与毛皇后因长年征    战,已好久没一起相处过了,二人决定在新的行里好好地过上一段日子。    当晚,苻登到居室就寝时,毛皇后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毛皇后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丝绸舞衣,体的轮廓是晰可见,与体几    乎没有别,但隔着这样一件漂亮的舞衣反而增添了一份神的美。    她把一头浓的秀髮高高的梳起来,并繫着髮结,柳眉如墨,红如。    还有一双白嫩的美手、雪白的酥、白皙的粉颈及一对的赤脚。    苻登看到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出来。    与平日在战场英气十足相比,此时的毛皇后才真正显示出作为女的怃。    当她看见苻登进房后,便快步走上前去迎接,赤足踏在地毯上没有半点的声    音,彷彿如同仙女一样飘然而来,苻登是彻底的着迷了。    苻登着迷,不仅仅是因为毛皇后那怃的打扮,也是因为让他忆起他    们在河州的那段快乐如神仙般的日子。    自他在抱罕称帝并开始收复前秦领土后,夫妻两人几乎没有好好地在一起相    处过,即使偶尔在州县一起同室而睡,也因为过于疲劳或枕戈旦而不能尽地    行夫妻之乐。    而这次难得可以暂时放鬆地过上一段日子,熊熊的慾火很快地再次燃烧起来。    「恭迎陛下前来。」    毛皇后那温的声音让苻登整个人都溶化掉了,他扶起毛皇后,看到她那若    隐若现的娇躯,就有了一想把她立刻压在下发洩慾望的冲。    看透了他心思的毛皇后并没有马上足他,而是把他拉到床边的酒席坐好,    并为他的斟了一杯酒,轻声地说:「为妻已好久没为陛下跳舞了,今夜我将    为陛下表演祝胜之舞。」说罢,毛皇后退后了几步,缓缓地摆起了舞姿。    起先,毛皇后的舞姿激烈而又粗犷,连续几次高高的跃起,彷彿处战场的    战士一般,完全是北方少数民族的战舞风格,五彩缤纷的丝绸舞衣就如同光环一    样围绕在女武神的体,最后毛皇后摆出一个后羿日的姿势,以表示战舞的结    束。    「好!真!贤妻真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啊!」苻登高兴得连连鼓掌讚歎。    毛皇后对着苻登深深地鞠了一躬后,双手便放到后面的衣带上,一边解开带    结,一边以诱人的笑容看着苻登。    苻登知道她要舞衣了,「咕噜」地了一下口水,心脏如万马奔腾一般,    全的血在血管里高速地流。    几下子的功夫,那半宽不紧的舞衣鬆下来了,毛皇后用力一扯,一个娇艳    滴的体便展现在苻登的眼前。    说起来,苻登已有好几年没有认真地欣赏妻子的体了。    也许是因为生育过的缘故,毛皇后的材显得比过去腴,依旧且挺拔    的双上,呈棕黑色的晕在雪白的皮肤上十分的抢眼,两颗如黄豆大小的头    长长的向前凸起,有了一种成熟少妇那端庄的觉。    把舞衣甩到一边的毛皇后仍未停止舞蹈,与刚才那刚强的舞姿截然相反,她    的四肢与腰部好像变得如蛇一般,腴的肌肤呈现出各种各样的折纹。    毛皇后凤目微闭,小嘴微张,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让人觉这是一个正在    接受神仙恩泽的天女一样。    这次的舞并没有固定的套路,完全是随而发,反而令她的体显得更千    娇。    苻登正看得血脉贲张的时候,毛皇后边舞边走到他的跟前,双手慢慢地去    他上的衣服。    苻登并不急于自己手衣,因为他知道妻子懂得如何令他更加兴奋。    两三下的工夫,苻登也与妻子一样全赤了,他那古铜色的皮肤使毛皇后    的肌肤显得更加雪白。    毛皇后慢慢地跪在他的面前,出舌头轻轻地舔着他那倒竖着的钢。    儘管只是喝了两三杯,但此时苻登已兴奋得如酗酒一般浑,正当他想    把钢猛地塞进毛皇后的嘴中时,毛皇后已经站起,用力把他重新按倒在椅子上,    然后慢慢地坐在他的大腿上,把他的钢完全塞入自己的下体里。    这一下子,苻登的脑袋便如触电一般,浑打了一个大大的寒战,整个人    觉就快要窒息了。    毛皇后并未因此而放过他,她用双手把苻登的头埋进自己的双当中,同时    腰部也一上一下的运着。    一直强忍着慾火的苻登这下忍无可忍了,他如同野兽般嚎叫了一声,双手抓    着毛皇后那健美的大腿,把她整一个托了起来,两三个箭步冲到床边把她按倒在    床上。    苻登双手依然抱着她的一双大腿,把它们搭在自己的双肩上,下体不断地向    毛皇后发起冲锋。    毛皇后紧闭着双眼,表既痛苦又享受,双手则舒展至床头,两个房像果    冻一样前后抖着。    冲锋了一阵后,苻登慢慢放下了她的大腿,双手转而去搓那两个调皮的    房,毛皇后的双腿则叉在苻登的部上来地摩擦,并不时地把手指塞进口中吮    吸着,冲刺得头脑快要炸开的苻登最后整个儿地压在了毛皇后的上。    毛皇后那激狂的求方式,让苻登不服输地向她施力。    一边是销人魂魄的声,一边则是罕闻的昂亢声,这场搏足足持续了半    个时辰,最后在苻登的狼嚎和毛皇后的惨叫声中结束。    随后,整个世界清静了下来。    但他们仍意犹未尽,一边喘着气,一边不时地接。    苻登用手拔弄着毛皇后的秀髮,歎地说道:「自从朕抱罕举兵以来,还是    第一次与贤妻这样激地享受鱼水之欢呢。这四年来,朕与贤妻都忙于战事,虽    偶有在州县同睡,也不敢放心纵,往往是衣不解带,了事。」    毛皇后妩地笑着说:「是啊,妾都好久没有如此忘我地与陛下搏了,    没想到陛下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厉害呢。想起在河州时的生,几乎隔几天就与    陛下云雨一番,真是如神仙般快。」苻登藉着房间内的烛光,目不转睛地鑒赏    毛皇后那诱人的体。    「娘嫁给朕已有八年了啊,这玉体也越发成熟可人了。」    「陛下是嫌妾老了?」    「哪有,娘在朕的心中永远都是最年轻的。」    「讨厌!」毛皇后嘟着小嘴说。    两人毕竟太累,几句话过后,便慢慢的睡着了。    次日卯时,熟睡了一夜的苻登惺惺忪忪的醒了过来,他向来有早起的习惯。    手向两边了一下,发现毛皇后好像没在床上,便猛然坐起,打开床帘后才    发现原来她早就起来了,只见她仍然一丝不挂,正懒洋洋地趴在窗前,右腿很自    然地跪在窗前的一张小凳子上,那只白里透红的脚掌看上去十分诱人,衬着    垂直站着的左腿,一直一弯的曲线更突显人体之美。    此时太正慢慢地从地平线上升起,透过窗外那丝丝的光,毛皇后那健美    的背部看上去就如同一件玉石雕成的艺术品。    休息了一晚的苻登,体力也恢复了,看着毛皇后那诱人的体,一强烈的    慾望又开始在心中燃起。    他也乾脆不穿衣服,然后走到妻子的背后,双手轻轻地抱着她的小腹。温    地说道:    「为什幺不穿上衣服啊?这样很容易着凉的。」    「妾正是想享受一下那种与自然接触的觉。」    「说实在话,朕有时真的想抛开一切,天天与贤妻过那神仙般的日子。」    「妾何尝不想,只是妾既为大秦之皇后,当以天下为重。何况陛下负    国恨家仇,又如何能只顾儿女长。」    「贤妻言之有理,朕消灭姚贼,平定北方时,崇儿也该长大了。到时朕便    让位与他,我们一起隐居去过神仙般的日子如何?」    「只怕那时妾已变成老妪了。」    「别说傻话,照现在的形势,少则三年,多则五年,中原必能平定。」    「三、五年也是十分的长远啊,何不珍惜眼下这来之不易的时光,好好的过    一下神仙般的日子?」毛皇后这时转过来,含脉脉地看着苻登。    「娘」    两人深地接起来,苻登顺势把毛皇后按倒在地上,就地云雨了一番。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双方并未爆发新的战争,前秦军也渐渐养蓄锐,军队    的数量也发展到五万了。    然而就在万事俱备的时候,一个坏消息传了过来。    之前南下秦州的毛兴成功地游说王统、杨壁等人起兵攻姚,然而姚苌却棋高    一着,暗中策反王统等人,那些人本来就是贪利小人,在受到姚苌的利诱之后竟    率兵进攻毛兴。    毛兴到底是一代名将,轻易地抵挡了他们的进攻。    然而正当毛兴打算返安定时,不料内部发生了叛变,结果在混战中毛兴被    杀。    毛兴之死不但意味着联诸侯攻姚苌的计划破产,苻登也因此失去了一名    重要的谋臣。    父亲的意外亡让毛皇后痛哭了三日,并誓言要为父报仇。    苻登知道要彻底击败后秦,兵力方面仍然欠缺,不过现在形势的变化迫使他    必须要进攻。    于是苻登在安定为毛兴发丧,并举行誓师大会,前秦五万大军浩浩蕩蕩地往    长安方向杀将过去了。    第六节:关中争夺战    儘管以计谋解了秦州之围,但面对苻登的五万南下大军,姚苌不敢有丝毫的    大意,也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前往秦川与苻登决战。    从人数上来看,姚苌明显是优势,但是苻登的军队士气充足,斗志昂扬,每    个士兵的头盔上全刻有「死」或「休」等字眼,打起仗来皆以一当,更兼苻登    指挥得当,几场战斗下来,前秦军均以少胜多,后秦军是节节败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爱我就别想太多演员】【前秦虎女】(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