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乐园】(1-7)

【乐园】(1-7)/

看向旁边有如悬崖般巨大高耸且朝远方无限延过去的人造建筑,一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其实我平常是不会经过这�的,但是因为常走的路今天在施工,只好走这条路到学校,所以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靠近地看这栋建筑。这栋建筑是国家最高阶层所居住的地方,而且我们国家有女权至上的传统,所以这�一般是女王和女贵族的居住地,不过除了她们之外,这�也经常会从民间选取年轻女子进入其中,但听说被选进去的人从来没有再回来外面过的,唉,有一对和我很要好的双胞胎学姐在一年被选了进去,不知道现在过的怎样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上学快迟到了啊。气喘吁吁地跑进学校,没想到才刚到教室就看到一个穿黑袍的人站在讲台上,我疑惑地看著那人,不过那人并没有任何反应,我也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不过我才坐没多久,我们的导师就突然冲进来说:「雨凡呢?」「我在这�。」「恭喜妳,妳获得进入城堡的资格,等一下这位小姐将会带妳过去。」导师说著却没有任何喜悦的神色。说完后,那名黑袍人就慢慢地向我走了过来,她的步伐很小,我要逃的话,一定能逃的掉,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反抗过,也不知道反抗会有什么下场。这样一犹豫之下,黑袍人已经来到我面前并抓住我的手了,她的力气大得惊人,我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她就这样慢慢地将我带往早上看到的那栋建筑。我们学校离城堡其实不太远,不过因为黑袍人走路的速度非常慢,简直就像著什么东西在走路似的,所以我们了相当多的时间到达城堡。才刚进入城堡,门一关上,那名黑袍人就突然拿出一块手帕往我的口鼻遮去,我一惊之下想要反抗,但在她的巨力之下没多久就被迷昏了。—张开眼睛,映入我眼中的是一片白色的天板,我想起却发现我不但全赤,四肢还被奇怪的器扣住了,几次挣扎结果一点效用都没有。「怎么回事啊!」在我大喊的同时,突然有一张清秀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接著她不由分说地扶著我的脸就亲了下去,甚至还将舌头进我的嘴�搅。「做、做什么啦!」「像妳这种久久才会出现一次的高水平,我当然要给些优啊。」「什么优?」「妳不知道吗?每个进来的人都必须经过人体改造,而人体改造的过程痛苦和快各半,特别是刚开始时可是非常痛的啊,所以说刚才亲妳的时候也顺便将『能够将痛苦转变为快的药』传进妳的嘴�了,妳是第一个试验者喔。」「那我可不可以不要改造?」「当然不行。」她笑得很开心。说完后她就转过象是去准备器的样子,果然过没多久她就推出一个装各式怪模怪样器的台子。她从中拿出一个方形的道在我的肚子上按压了一阵,接著就拿起一把手术刀往我的腹部划了一刀,同时,一有如电击般的快直冲我脑门。「啊~~~」「很爽吗?等一下还有更爽的呢。」她一边说著,一边用手在我的腹腔内翻搅,一种和刚才剧烈刺激不同的奇妙酥也在腹部不停地游走。过程中她还不断地自言自语:「……这个要移上去点……哎呀,以后不吃固体食物,所以……把这个和尿道接在一起……这个不用了……再放入人造器官17号……这边切掉一些……好了,第一阶段完成!」虽然听起来有些可怕,但是我早就臣服在这种特殊的快之下了,就只是不时的发出的。这时候她突然拿出了一根巨大的子,目测至少有五十公分长,形状看起来有点像……男人的那一根,拿起来后她专心地在上面涂一层色的,接著就笑著把那根进我的道中。好胀啊~~~才将像头的部份入,我的小就已经了,而她似乎也不打算继续深入的样子,就让那东西继续著。然后她拿出一罐霜状的药品,先是将其倒了一部份到我的腹腔中,再均匀地涂抹在内脏上,特别是生器官的部份,她轻轻地用手套住我胀的道,并开始来回套弄,内外壁同时刺激之下,激烈快让我爽到快说不出说了。「喔~~~喔~~~啊~~~小~~~好、好紧~~~啊~~~啊~~~要坏、坏掉了~~~不行了啊~~~」接下来她将目标转往我小巧粉嫩的部,那种药品象是不用钱似的大量倒在我的部上,将原先就相当白皙的房涂得更白了,我粉红色的娇嫩头变得更加显眼,而她当然也不会放过这�,她一边将我的房成不同形状,一边用熟练的技巧拨弄著我小巧致的头。「啊~~~喔~~~头~~~快、快要~~~啊~~~融化了啊~~~啊~~~好爽~~~啊~~~要、要高潮了啊!」高潮过后,快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剧烈,部和下体觉越来越热,酥像潮水般一波波涌了过来,这时后她突然又将在我道�的那根器往内推了好几公分,那瞬间贯穿的快将我脑中轰成一片空白。接下来,她重复著刚才的作,来回著我的部及道,并不时将各种药品涂抹在我上,我的房随著她按压有了飞越的成长,从刚开始勉强可以算是B杯,到现在至少也有E杯的程度。而下体的部份则是每次高潮,她就将那根器往内推进几公分,现在少说也有八成是在我的道内了,快也随著受的面积增大有了惊人的成长,整个过程中,我从还能喊出句子,到后来连单词都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地「啊啊啊」发出秽的叫声。突然,下体一紧,我又高潮了,和之前不同,她这次将那根器入几公分后,立刻一口气抽出,那种剧烈的摩擦让我马上又了一次。接著,她又将那根状的器涂色,但这次她将那根器进了我的门�,并开始重复刚才的作,门和刚才的道相比又有种特殊的快,说不上来哪边比较舒服。不过我原先还以为那根器会进我的食道�,没想到门似乎在一开始时就被与消化道分离了,几乎变成像道一般的存在。又经过了好几次高潮,门的部份终于也完成了,我也累得快虚了,勉强向她反应,她却又扑上来亲了我一下,同时,她口中有一颗甜甜的球状物也送入我的口中,根据她的说法这是用来快速恢复体力的特制糖果。果然才过没多久,我的体力就恢复了,而她也开始了第三阶段的改造。她从一个充不知名体的长筒罐中抽出一根长度不下刚才器的物体,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根男人的,和刚才不同,眼前这根看起来是纯粹的有机体,不是什么机械之类的东西,而且这根的末端断面还被她涂了奇怪的胶。「我可不可以改造到这样就好了?」「当然不行啊。」一样是灿烂到不行的笑容。说完后,她就将我刚恢复原状的大拨开,并开始挑逗我的核,直到我的核完全充血硬了起来,然后她就将那根在我的核上。接上后,她并没有停止她的作,只是将目标转往我其他的地带持续地,过了几分钟后,她又拿出了有著一根细管的奇怪球状物放进我的腹腔中,并�面不断地拨弄,不知道在做什么,而同时,我也到我的下体越来越热,一的觉逐步地往那根蔓延。逐渐地,我开始觉得我的所有神经都往那根集中,前所未有的奇异快不停地传到我的脑中,终于,在那传遍整根时,我又高潮了。这次的高潮不只是水大量涌出而已,这根刚装上的也出了它第一发浓浓的,这种两处同时爆发的快瞬间席卷了我全,达到了我从未想象过的舒爽。「妳利用我把妳的腹部缝起来的时间,先休息一下吧,要适应这些器官还要好几天呢。」一张开眼,我就看到经过改造而形成的房正沈甸甸地压在我的部上,而粗大高挺著将我的视野分成了左右两半,了四肢,原先扣住我的器已经松开了,我撑起体坐在手术台上。这一,让巨大的和我嫩的大腿轻轻摩擦,没想的这样稍微的摩擦就让我新生的产生一酥。看了一下四周,确定帮我手术的人不在后,就用双手握住,没想到这根出乎意料的,才不过握著而已,我的小就开始分泌出了。适应了一下后,我忍著想要大声叫的望,开始缓缓套弄起这根大,随著手掌的来回,快也就如雪球般越来越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偷偷自的紧张,才不到五分钟,快就已经累积到顶点,双手飞快地抽,接著脑中一空,快就随著小及的爆发一并喷出,撒全。而体则是绵绵的象是被掏空了一样,同时,也有一种奇妙的舒畅传遍全。「太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帮我手术的人已经站在我旁了,她还带来了一大堆见都没见过的仪器。「那个……」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叫我瑜婷就好了,先把这杯喝完吧,等下还有很多测试要做呢。」她将手中的递给我后,就转去整理她的实验器了。我看著眼前这杯纯白的体,她并没有明讲这是什么的,但我想多半是人吧,之前所受的教育似乎在告诉我不应该喝,但是我已经很久没吃任何东西,再加上刚完,现在肚子饿到快不行了。还是喝吧,我下定决心,结果这些才一入口,温的口就充斥整个嘴巴,一香甜的气息也立刻传遍口中,就连下后,也久久不散。这是我第一次喝到那么好喝的,没两三下子,我就将整杯差不多五百cc的喝完了。而瑜婷看见我喝完之后,就将一条条线路贴在我的头、部、根部及小等部位,而这些线路则是接在手术台旁的仪器�。这仪器大约一百二、三十公分高,形状方方正正的,分成上下两部份,正对我的这面看起来相当平,除了上半部有一个大概三、四个拳头宽的洞之外,没以任何的按钮或图案,而侧面则是相反,布著各式的按键、图表或是显示器。瑜婷专注地看著仪器上的数据,有时手调整了一些东西,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才对我说:「来,将妳的进这个洞�面。」我听著她的指示,将有些疲的扶了起来并入那个洞中,虽然这个洞还蛮大的,但我的现在有点,所以我了一些时间才整根塞了进去。确定我进去后,她按下了几个按钮,随后这个洞的内壁就象是充气般膨胀起来,并不断地挤压我的。在这激烈的刺激下,我的当场就再度起了,沈寂的快也随之高涨,才没多久我又有了的冲,但就在要到达极限的时候,这台机器又突然停了下来,从侧面跑出了一长串写数字的纸条。瑜婷看了一下纸条后,就对我说:「果然还是太快了,不知道手术是哪�出了差错,妳的度太高了。」她低著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说:「对了,是那个能够将痛苦转变为快的药。」「怎么了,药效还没退吗?」「不,这应该算是副作用吧。」「耶?耶?」「别那么紧张啦,应该是只有度增强而已,这也不算是太糟糕的副作用,不过这会影响到后来的分级测验呢,恩……」「什么分级测验?」「妳在这�调整完后,需要移居到城堡内其他地方,但在此之前必须借由能力测验来决定妳是『自由民』或是『奴隶』。」稍微停顿了一下后,瑜婷又继续说:「这两者的地位差别相当大,不幸成为奴隶的话,首先会有贵族来看看新来的奴隶是否可以当自己的女奴,如果被好的贵族挑到就算了,但如果被有奇怪癖的贵族挑上,那可就很惨了,而且就算没有任何贵族看上眼,也要留下来帮城堡处理一堆低的工作,终只能在分派的小范围内生,几乎不可能再翻了。」「那怎么办?」奴隶什么的,我可是敬谢不。「我等一下帮妳做个小手术,提升妳承受快的能力就行了。」说完,她就离开房间去准备手术器了,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她终于回来了,并带著一堆奇怪机器。她走到我边后,就从其中一台机器上抽出一根根连接著细管的长针,并在长针及我早就硬挺的上涂透明的体,接著便将长针一根根地在我的上。长针刺入的瞬间,痛觉也同时穿透我的,虽然不像想象中强烈,但一根接著一根地,却也让我十分地不舒服。几分钟后,连接在仪器上的长针终于全数在我的上了,大无比的上了闪著光金属长针,看起来真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突然,我的一痛,原来是这些长针开始振,而连接长针的细管也充了不知名的白色体,一点一滴地传入我的大当中。随著时间过去,上的痛觉逐渐转淡,随之而起的是因振产生的酥,这觉由弱转强,没过多久,我就忍不住了起来。这时瑜婷突然用手抓住我的,用力一拔,稍早前猛力抽也还连接在我上的竟然就这样被拆了下来,原以为会有鲜血狂喷的场景,没想到只看到下体连接处慢慢浮现数十点红斑。然而这样一拔,由产生的酥当然也就立刻消失无踪,但我被挑起的却没有因此停歇,双手分别对下体及部展开了激烈的攻势。在我自的同时,她拿著从我上拆下来的巨大,在旁边用了许多奇怪的器在我的上不知道做些什么。终于,在十多分钟后,她又捧著我的过来了,向之前接上时一样,的末端涂胶,不过现在我的高涨,核早就充血起,所以她直接就将这根大了回来。或许是因为之前已经接过一次,这次的觉上升的相当快,才不过几十秒,就传遍整个,也再次回到我的掌控之下。「啊~~~啊~~~好爽喔~~~啊~~~啊~~~太了~~~啊~~~」「喔~~~~~~啊~~~啊~~~小、小又要~~~啊~~~啊~~~」我手的目标又转回这根粗大的,这根依然相当,但每当我认为要到极限的时候,却都能忍住的冲,让快更上一层,这次的自就在我的叫声中持续了半个小时以上,最后才以一发热烘烘的做结。「妳先休息一下,大概两个小时我再来继续一开始的测试。」她说,接著就整理了一下器准备离开,离开房门前她又突然转过头说:「对了,不要偷偷打手枪喔。」听到她说的话,我到脸上微微一热,的确,如果她不提醒,我很有可能又开始玩弄起自己的,算了,先来想想两个小时要怎么打发吧。我东想想,西想想,却想不到有什么好方法,干脆躺回手术台上继续睡。—「起来啦。」瑜婷甜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立刻撑起体,同时也有一快从下体传来,一看之下,果然又起了。「妳还真急啊,和刚刚一样,先入这个洞中,耶?等我一下,我先接个电话。」她从白袍中拿出一台手机,讲了几句话之后,就对我说:「有贵族要来手术,我先帮妳设定成自模式,等一下妳就跟著机器的指示行。」说完,她就低下头来设定机器,然后快步离开这�。「请您先将放入这个孔当中。」没有音调起伏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看向那台机器,机器上那个洞旁闪著光芒示意我入。我将放进去之后,机器的内壁像之前一样快速膨胀起来挤压我的,但这次我已经做过调整,不至于像上次这样一下子就到达极限了。挤压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我的快仍然在继续累积,和爆发还有相当程度的距离,但也许是设定如此,还没等到我到达极限,挤压就停了下来。结束了吗?我想,可是就在这时,洞中突然分泌出的体,随后整台机器的上半部开始大幅度地来回移,套著我的抽了起来。刚才的快还未消退,现在又受到如此的刺激,上的快疯狂地涌入我的脑中,将理智一举打散,少了理智的压抑,我的腰不由自主地摆了起来,以追求更大的快,而嫩的房则是在这剧烈的摇晃中舞成了一阵阵波。「好、好爽啊~~~怎么会~~~啊~~~这么舒服~~~啊~~~啊~~~」「啊~~~啊~~~不行~~~又、又要~~~啊~~~得好、好紧~~~啊~~~啊~~~」这阵狂暴地抽持续大概十分钟后,稍停了一下,这时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附近传来一阵阵的叫声,但这台机器马上又有作了,洞内壁包覆著我的开始旋转,我立刻发出,其他细微的声音也就被盖了过去。之后每十分钟或是我逼近极限时,这台机器就会停止一会儿,再换下一个作,时而,时而扭转,还有更多是我无法形容的奇怪作,每每都将我搞得叫连连,而停止时间附近传来的声也是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秽。过了不知道多久,最后我终于将囤积已久的狠狠地爆发出来,全都灌进这台机器�。但这台机器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它从原先洞的下方出了一个状的凸起,并发出声音:「请您用道套住这个凸起。」我依言套入后,如同刚才一样,这根状物随即膨胀了起来,将我的道塞得的,道壁紧绷的觉让我水直流。我享受著道的胀,果然十分钟后,机器的上半部又开始摆,就象是之前一样。在这猛力地抽送下,道传来了一波波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快,虽不够激烈,但却更加地绵绵不绝,而和刚才不同,这次机器并不管我是否高潮,只是每十分钟换一个作,如此继续下去。「喔~~~喔~~~好啊~~~啊~~~啊~~~高、高潮了~~~咿呀!」「好爽~~~啊~~~啊~~~原、原来小也~~~喔~~~喔~~~也可以这么爽~~~啊~~~啊~~~」突然,在这台机器的最后一个作进行到一半之时,快象是山洪爆发般倾泻而出,我的小及也同时喷出了的体。喷发后,四肢无力,我就迷迷糊糊地倒回手术台上睡著了。「妳怎么又睡著了啊?」瑜婷带著笑意的声音传入我耳中,同时我的手到一拉力,一看之下,原来她想将我拉起来。我顺著她的力道站起来,没想到却有些站不稳,赶紧扶著旁的仪器才稳住体。「器的测试做完了,妳也差不多该开始适应重心改变后该如何走路了,我带妳到附近逛逛当作练习吧。」说完,她就牵著我的手往门外走去,一路上我走得摇摇晃晃,疲的不停和双脚发生碰撞,才没多久又硬挺了起来。她也注意到了这点,并说:「别担心,妳现在只是不习惯而已,在一开始手术时,我就有调整过重心,也特别加了个随著移的配重,虽然还是与原先有点不同,但应该一下子就能适应了。」又说:「至于的话,如果妳不想让晃来晃去,这根的根部很容易弯曲,妳可以把靠著体绑起来。」一边说著,她一边将我的向上弯,直到整根卡进我饱的部中,她才拿出细绳将我的绑在体上。不这样做还好,一这样做,我每走一步,就会和嫩的部摩擦,舒畅的快也就不停地从上传来。看著眼前在雪白的中若隐若现的头,我心中竟然有种想要含住它的望,这望随著我所走的每一步渐渐地膨胀,我终于忍不住出舌头舔弄。我品尝著头的滋味,好奇怪的味道,还有种腥味,但却不讨人厌,混杂著旁边的香,反倒更加诱人。「喂,我不是带妳出来自舔的,真是的,我帮妳解开。」瑜婷突然转过头对我说,然后就过来把我的从部中解放出来,让我的直挺挺地在前面。「到了,就是这�。」她说,并打开眼前这扇门。「这�算是仓库吧,不过那边有些展示用品,我们过去吧。」她指著放圆筒的那一角说。走进一看,才发现圆筒中装的原来是一根根型态各异的,我到有些错愕,不过瑜婷倒是相当开心地向我介绍这些。「妳看看这�,这个就是妳上装的『标准型』,未起前长三十五公分,完全起长五十公分。」她指著第一个圆筒中说。「再看一下这�,这个可是『韧型』,这根的特是可以自由弯曲,甚至可以弯下来入自己的道中。」她指著另一个圆筒中一根略为细长的说。「还有这个,『双根型』,由两根三十公分的组成的,经过练习后,还能够控制两根之间的角度。」她指著两根呈V字形的说。「再来这个是『儿童用标准型』,专门给十岁左右的小孩使用的,尚未起前长二十五公分,起后三十五公分。」她指著一根较小的说。……就像这样,她一路指著各种不同的介绍下去,了一个多小时候才将所有圆筒介绍完,但她似乎是解说上瘾了,拉著我继续介绍体改造的其他部份。她打开一个看起来颇为的金属箱子说:「这是『人造器官17号』,讲白话一点就是小型的人工心脏,要维持五十公分的长时间起,对心脏来说是沈重的负担,所以说我通常会放入这个,再重新接一个循环系统,并灌入高效率的人造血。」她又打开一个箱子说:「这个是『人造器官31号』,负责制造出的体,这是标准款的,会制造出除了子外,全都和一样的体,而『人造器官32号』则是能制造出如同女水一般的体,『人造器官33号』则是……『人造器官52号』……好了,人造器官就介绍到这�吧。」没注意到我一脸无趣的表,她又拉著我到处逛。「啊,对了,还有这两个呢,这两个介绍完,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好了。」她抽出一个金属箱,并拿出一根比我还要巨大的说:「这个是某位贵族特别订制的,不过她还没来取货,那位贵族有个奇怪的癖,她喜欢强别人的觉,不,这样讲不太对,应该说她喜欢入完全没的道中,也因此她经常要我帮她将新选的女奴改造成无法分泌水,不过我实在不喜欢做这种去除某项功能的手术,我比较喜欢这种增加或增强功能的,扯远了,总之,一个多月前,我向她提议这种,听完我的说法后,她当然是一口答应。」她顿了顿又说:「这根起后长七十公分,但宽度是『标准型』的两倍以上,不只如此,这根的表皮内侧有能够大量吸收体的组织,最多能吸收二十公升的体,吸收后还会继续加粗,而且为了避免体太早被疏导系统排入膀胱及人造器官中,疏导系统在这根起时是无法流通的。」瑜婷放下根后,又拿起了另一根说:「这根也是一位有奇怪癖好的贵族订制的,那位贵族非常喜欢一边用扩张器看著女奴的道内部,一边与另一个女奴,不过她希望能用更直接的方式同时进行这两件事,于是就找上了我。」她拍了拍自己的口继续说:「所以我将视觉细胞改造并移植到表皮,但毕竟和眼睛大不相同,因此我又加了一个能将讯号整理、转换的小型人造器官在�面,只要与大脑接通成功,那位贵族只需闭上双眼,底下的就会代替眼睛的功能,而且比原先有更大的视角。」讲完了之后,她将两根特制的收好,就带著我走出门外。「怎么这么晚了,那剩下两个地方只能去其中一个了,牧场区和物区妳想去哪�?」听到她惊讶的语气,让我到有些无言。「那就牧场区吧。」我随便说说,反正我都没差。听到我的回答后,瑜婷就拉著我的手往另一扇门走去,其实我现在已经比较习惯了,除了摇来摇去不太舒服外,我已经能自由地行走了。一走出门外,我就看到一片广大的原野,要不是几十公尺高的地方有天板,我才不相信这是在城堡�。「这是物区的一部分,因为物区主要是玩赏质,所以说有较大的场地,牧场区相较之下小了非常多。」她向我解释,接著就带我往一条小路走去,我们又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牧场区所在的房子。其实牧场区也不能说是小啦,甚至比我的学校还要大些,但比起物区的一望无际就差了不少。而牧场区的外观看起来也颇为正常,但我走进去后,第一个看到的是许多一层楼高的巨大圆桶,以及相当多看起来十分的仪器,一个个穿著白袍的工作人员拿著资料走来走去,完全不象是一般的牧场。瑜婷跟我解释说这�是负责后续处理的部份,接著就带我到另一个房间,在那�可以透过玻璃从上往下看实际饲养的地方,但我才一接近观看处,就立刻反地向后退了一步。这哪�是牧场啊?底下饲养的可是人类啊!这些人被一行行地排在通道两旁,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的长竿上,上半向前倾,使得原先应该就远比我大的房看起来更加巨大无比,一对大的房前端各连接著一个汲器,从每个汲器末端延出的细管全都汇聚到另一个更粗的管子�,往其他地方送去。至于她们的下体,粗大的被戴著一个不停振的套状物,而这套状物的顶端也连接著输送管,她们的小、门甚至是尿道也全都各种不同的管线。而且不时有人走在通道上,看著每个人面前的仪器,看完仪器后,有时是将上方的管子拉下塞进被饲养的人嘴�,让她们进食,有时则是按了几下按钮,眼前被饲养的人随即颤抖了起来。但是在这种况之下,她们还是出爽到极点的迷离表,还不停地扭体、高声叫,甚至连隔著玻璃窗我都还能听见这些秽的言语。顿时之间,我到相当不舒服,呼喊了几声,瑜婷终于注意到我了,我跟她讲了我不舒服的事,她才心不甘不愿地带我回去。说实在的,这�的人都不觉得奇怪吗?还是我之后也会变得像她们一样不觉得奇怪吗?不,我才不会那样呢……接下来几天,瑜婷也都不打算让我好好地休息一下,总是用再过没多久就要进行测验这个理由,强硬地逼我测试各种基本能力,以及学习各式各样的技巧,其中不免做了很多次行为。其中当然有几次是和瑜婷做的,而我也终于看到了瑜婷的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在实验室�的关系,她的体显得有些些瘦弱,肤色也相当地白皙,看起来十分地可。至于最重要的下体和部,看起来倒是和平常的少女没什么两样,这也让第一次看到她体的我有些小吃惊,不过这当然是表象而已,像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改造自己。那天,就在我还在惊讶的时候,她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有些类似手机的东西,并飞快地按了好几个按钮,突然,她的部和就像吹气球似的快速地膨胀起来,她白嫩的肌肤也染上了一层潮红,整个人兴奋到不行,娇喘连连。膨胀的时间其实很短,大概还不到十秒,不过看到她那付的模样,我的马上就硬了,抓住她狭小的肩膀当施力点,我挺起我的大就要入她泛滥的小�。这时,她却突然打了我的头一下,并反过来用双手在我的上游走、,渐渐地她将重点集中到我的部、以及小,用难以预测的高超手法不断挑逗我的,让我沈浸在快当中,才没多久我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高潮过后,她才开始讲解的技巧,并牵著我的手在她的上做示范,虽然有她的手帮忙,但一开始时我的作还是十分生涩,让她不断地纠正我,到后来她终于不耐烦了,去拿了一组道回来。回来后,她开始将一片片皮肤色的小贴片贴在我体各处,当然下体和部是贴得最集的地方,贴完我上后,她也在自己上贴这些贴片。根据她的解释,这用来单方向传递觉的仪器,不过由于还在实验阶段所以准备步骤有一点烦,而她准备这个仪器目的是为了让我能同时受到受的人的觉,好加快我学习技巧的速度。之后她又说这同时也是个惩罚,只要我不能让她达到高潮,我也会同样在这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状况下不停徘徊。组装好了之后,我继续在她的上练习,在这个道的帮助之下,我这次倒是进展的相当快,不一会儿,我们两个就双双达到高潮了。完了之后,瑜婷掰开她的小,并示意要我入,说是当我的奖励,我当然是毫不客气地狠狠了进去,用力地来回抽著,而且在刚才的仪器影响下,我同时到和道传来的激烈快,爽到我当时完全说不出话来。而之后和瑜婷的大多也都是像那次一样,先练习著各种不同的技巧,练习完后,接著马上疯狂的做,而且瑜婷的部和大小都是可以随时调整的,让我每次都有不同的受。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终于来到离开实验室的一天,也就是今天。躺在床上,我回想著这几天的乱生,渐渐地我的下体又稍微了,突然,瑜婷冲了进来,说:「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妳,负责测验妳的人已经来,是一个超级烦的人,她从来都不遵守固定的测验方法或标准。」她顿了一下后又继续说:「不过也不要太难过啦,还是有些好处,以她的地位,她之所以要来当测验的考官就是要亲自看看有没有能力很强的新人,所以妳只要能通过她的测验的话,出去以后她应该会很乐意帮助妳。」「蛤?」「蛤什么蛤,喝完这杯,就准备要出去了。」瑜婷说完,就递给我一杯纯白的。我喝完了之后,瑜婷便拉著我的手,将我带往离实验室不远的测验场,一到那�,我就看到一名全赤的女坐在一个装饰华丽的床边,她看起来大约27、28左右,既还算年轻却有另一种成熟的风味,部非常非常,有种只要轻轻一挤就能挤出的觉。而她下体的虽然还没起,但却已经十分巨大,真不知道她兴奋时会多壮观,不过除此之外外观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次的外貌水平真高啊,不过技巧就不知道是如何了呢?」床上的女人说著,明明是普通的一段话,但搭上她的脸与表却有种说不出的秽,光是这样就让我的有些反应了。「等不及了啊?看在妳长得够好看的份上,这次测验的规则就简单好了,只要妳能在三十分钟内让我高潮,而且妳也还没的话,就算妳合格了。」「哪�简单了啊?上次我可是手、口、道、全都用上了,再加上了一次,还是了二十分钟才让妳高潮啊。」瑜婷突然嘴进来,而且,真的假的?瑜婷都要二十分钟?她的技巧我可是亲自体会过的啊。「哎呀,那是对妳才这样,对刚进来的人我会放水啦,而且等下测验中我绝对不用手和嘴巴怎样?」因为她的最后一句是对我说的,我也只好点头表示没问题。「那就开始计时吧,呦,那么急~~~」由于时间紧迫,她话还没说完,我就扑了上去,将她压倒在床上,手口并用的对她的房展开攻势,而另一只手则是下探到她小与的接处,同时对两个地带进行挑逗。好,她的部远比看起来的更加嫩,才一压,手掌立刻陷入雪白的当中,一边体会著的触,我也一边运用起这几天所学的技巧,对她的房开始,并一步步往头接近。不,她的部似乎不只是嫩而已,还有些奇怪的触对了,好像是不同方向的弹不同,难怪这么的房不会下垂。而一开始就针对另一个头的嘴巴也逐步增强舔弄的力道,还慢慢加上了轻咬的作,每咬一下就会有香浓的涌进我嘴中。「喔~~~喔~~~技巧~~~恩~~~啊~~~还算是不错~~~喔~~~恩~~~」「不过~~~喔~~~喔~~~太没胆了~~~恩~~~喔~~~不敢入的话~~~恩~~~喔~~~是不可能合格的~~~恩~~~啊~~~」这我当然也知道啊,不过太早进去的话,我可没把握撑太久。又过了几分钟,随著抠弄著小的左手越来越,我将的区域慢慢往她的下体移去,我的小嘴含住了她大的头,并用舌头不断地刺激,右手握著她的开始套弄,而左手则是整个手掌探入她的中扭。「喔~~~喔~~~啊~~~好、好爽~~~啊~~~恩~~~真了不起~~~啊~~~啊~~~」「啊~~~恩~~~这口、口的技术~~~啊~~~啊~~~真的~~~喔~~~是刚进来的人吗~~~恩~~~啊~~~啊~~~」她的叫声随著我的越来越大,但却迟迟没有要高潮的迹象,只剩下十分钟,也是该入的时候了。「啊~~~好紧~~~喔~~~差、差点就出来了~~~」「啊~~~啊~~~贯、贯穿了~~~啊~~~啊~~~大~~~啊~~~啊~~~」我和她的声音同时响起。这时,我的嘴巴和手也没闲著,双手著部随著下体的摆为她,嘴巴也是任由她的在�面驰骋。「啊~~~再来~~~喔~~~喔~~~啊~~~再大下一点~~~啊~~~恩~~~喔~~~我、我的小~~~喔~~~啊~~~」「喔~~~喔~~~、~~~喔~~~啊~~~也、也好爽~~~啊~~~恩~~~喔~~~」她疯狂地叫,壁也著迎合我的抽,觉终于快要高潮了,不过我的同样也快速往临界点奔去。突然,我的传来了奇怪的觉「那是什么鬼!」一条条白色细绳般的物体爬了我的,还在不停地,一部分慢慢地往我的小前进,另一部份则是攀上了我的腹部,目标似乎是我正在进行的部。「喔~~~喔~~~那是我养在体内的~~~恩~~~小型、兽~~~喔~~~啊~~~找洞钻~~~喔~~~啊~~~是牠们的天~~~啊~~~啊~~~」已经有大约十几条白虫进入我的小当中了,道不断传来酥的快。「这、这不公平~~~喔~~~哪有~~~啊~~~啊~~~用兽~~~啊~~~喔~~~帮忙的~~~喔~~~喔~~~啊~~~」「恩~~~喔~~~这些兽也~~~啊~~~也一样会刺激我~~~啊~~~啊~~~不、不行了~~~啊~~~啊~~~」这时,有三只白虫成功攀上了我的峰,并全都钻进了我的孔当中,奇妙的快瞬间传遍全。「喔~~~喔~~~这、这是什么~~~啊~~~怎么会~~~喔~~~喔~~~好、好爽~~~啊~~~啊~~~」这样一来,快一瞬间就到达了极限,我强忍著的冲,对理应也到高潮边缘的她展开狂暴的塞运。「喔~~~啊~~~啊~~~太、太猛了~~~啊~~~不、不行~~~喔~~~喔~~~要高潮了~~~啊啊啊!」太好了,时间还有半分钟,神一松,到目前为止最剧烈的快立刻冲进我的脑中「喔~~~喔~~~我也是~~~啊~~~啊~~~要、要了~~~啊啊啊!」在我们两个人双双达到高潮之后,瑜婷也马上加入战局,她挺起她巨大的就往我早已不堪的蜜了进去,并疯狂地来回抽,如此强烈的刺激让刚刚高潮的我脑袋一片空白,随后才发出高声叫。同时,考官的道壁再度紧,刚才所不用的白皙双手及双也贴上了我的躯开始刺激我的,紧实的包覆和轻的触令我的下半又不由自主地摆了起来,对著她温暖的体内不停冲刺。突然间,我小�的充实瞬间消失,原先填道的快速缩小,本来只是轻按著我肩膀的瑜婷整个人贴到我的背上,嫩的房从后方挤压著我的体,在我受这触的时候,她的却又再度膨胀了起来,深深地卡进我的体深处。而她空出来的双手也没闲著,一只下探到菊抠弄著,另一只则是到前方为我不断进出考官小的手。在她们两个的双重攻势之下,没多久我又再次高潮了,但她们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反倒还改用更为剧烈的刺激方式,使得我高潮的余韵都还没消退,下一波快又立刻涌了上来,一波接著一波地,将我的理智完全淹没,只能盲目地追求快以及任由她们摆布,最后,在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过后,我终于累倒在床上。—再次张开眼睛,我已经不在刚才的房间�了,而是在平常做测验的地方,那位考官也走了的样子,剩下瑜婷一个人不知道在旁边做些什么。「我睡了多久啊?觉整个脑袋昏昏沈沈的。」我问。「妳醒了啊,我看看喔,大概三十一个小时左右,说实话,妳的体力也太差了吧,竟然这样子就不行了。」瑜婷笑著抱怨。「被妳们这两个像变态一样的女人合击我哪受得了啊?」「呵呵,变态是吗?这我可不承认啊,以这�的观点我可能还比妳正常一点呢,不过明娜倒是真的还蛮变态的。」「谁啊?」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耶?她没说吗?就是负责测验妳的那个人啊,她对自家的奴隶可是出名的残忍啊。」瑜婷有点讶异地回答。「呃其实也不是完全看不出来,是说她的名字怎么老气?」「她那年代的名字本来就是这样啊,她至少比我大了二十岁吧,没注意过她的确切年龄。」「等等,那这样她不就超过三十岁了,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岁上下啊。」她也保养得太好了吧。「是至少四十五岁,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我们都会做一些使老化变慢的改造啊,到死前看起来通常也不会超过四十岁。」二十五岁?我还以为瑜婷和我差不多岁数呢。「真的假的?这也太夸张了吧。」「哈,还其他更离谱的事妳没遇过呢,反正妳等一下离开这�后,多得是遇到的机会。」「什么?」等一下就要离开?「喔,忘了和妳说,妳通过测验后就取得了平民的资格,必须搬到平民的住宅区去,手续我都在妳昏睡的时候处理完了,只差一个『本人登记』的步骤而已,妳直接过去就可以,恩,其实算算时间妳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太赶了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现在突然要我离开,我哪知道该怎么办啊。「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只要出门后一直往前走就会到平民住宅区了,然后妳会看一道矮矮的围墙及中间空著的门,通过门的时候,它会告诉妳分配到的宿舍怎么走,大概就是这样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我不太常去那。」她稍微讲了一下该怎么过去后,又接著说:「如果妳真的不适应的话,我再去帮妳问看看可不可以留在这�,还有,如果遇到什么烦的话,除了找我之外,也可以去找明娜,她还蛮欣赏妳的。」虽然说我知道依她的个来说,这就只是单纯的回答问题,但这种直接明了的回答方式还是让我有点不舒服,觉她好像要赶我走的样子。「是这样吗那我要走啰,妳可以陪我走到大楼外面吗?」我慢慢地走到房间的门口「恩。」她点点头,然后就跟了上来。走在走廊上,我不知道要和她讲些什么,就只是默默地走著,突然,我发现我的因为与双腿的摩擦又挺立了起来,这时我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呃那个,有衣服吗?」我问瑜婷。「恩,只有我平常披著的白袍而已,问这个做什么?」瑜婷一脸疑惑地看著我。「我想说这样光溜溜的出去不太好吧。」「有差吗?那�的人好像也不穿衣服吧,不过妳要的话,我是没什么关系啦。」说完,她就跑回大楼深处。我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后,她带了一件纯白色的长袍回来,并拿给我穿上,看了看我穿上后的样子,恩,有点象是暴狂呢,算了,总比没穿衣服好。离开这栋大楼,并和瑜婷道别后,我沿著门前的大道直直往前走,大概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吧,我终于看到了瑜婷所说的门。一到门的下方,立刻响起略带有机械音质的女声,它详尽地说明了该如何走到我的宿舍,可是就是因为太详细了,而且讲得也颇快,所以我最后根本就没记到多少东西,只知道我是第二十七舍的,算了,只能进去再问了。好了,就这样吧,接著,我将注意力从门移到住宅区内部,看著街道上的人群,我第一个想就是谁跟我说这�的人都不穿衣服的啊?街上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赤著体的,其他的人都有穿著衣服,虽然我觉得那些衣服好像也没多正常。象是什么护士服、女警制服、OL套装之类的多得不符合正常比例,而且这些衣服也和平常所见的不太一样,这些服装更加强调女的材曲线,除此之外,有的人是衣服只穿上半,门还了一支不停振的狗尾巴,有的人是直接穿著趣内衣坐在路旁张开双腿自,接著马上就有人忍不住上前缠了起来,那人也有的人穿著所谓的女仆装,但是那人的女仆装口大开,大的部大半,连头都快了出来,还有的人是穿著女学生的水手服,可是和她上沾的不知名体及裙子完全遮盖不住的巨大一结合,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秽。接著,我第二个注意到的当然就是她们下体那一根根巨大的了,虽然说有不少人将收进衣服内,但光是赤者的就多到我快要看不完了。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光的、粗糙的、一根的、两根的、三根的、触手的,甚至连形状都有不少诡异的变化,单是看就让我的小又了。不行,还是先找到宿舍比较重要,我摇摇头让自己稍稍清醒一点后,就随便抓一个旁边的人问路,那人看起来约十八、九岁,穿著淡黄的小可及纯白的热,奇怪的是她还为她的套上一个布制的套子。「不好意思,请问一下第二十七舍怎么走?」我问。「哦,真巧,我刚好也住那�,离这�还蛮近的,我带妳过去吧,对了,我叫做紫庭,请多指教。」说完还出一只手来和我握手。握手后,紫庭就顺势拉著我钻进一旁的小巷子�,在巷弄中左转右拐地,不一会儿,就来到我的目的地──第二十七舍的大厅了。出乎我意料之外地,这�的大厅华丽的几乎象是饭店一般,只不过这�没有所谓的柜台,而且装饰品都是以「」为主题就是了。就在我还在看著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艺术品时,紫庭又拉著我往�面走,来到通往电梯的走廊,但我却在踏进走廊时被挡了下来。「啊!对吼,妳照理说应该还没做『本人登记』,妳有看到走廊口旁边的地上一个做成形状的东西吗?将它完全入体内,等个一分钟左右,就完成最后的登记了。」紫庭恍然大悟地说。照著她的指示我找到了那个物品,并用我的小将它慢慢下,因为刚才在街道上就已经有点兴奋了,所以说毫不费力就坐了下去,坐下的同时也有种充实充我的下体。「喔~~~可以吗?」「不行,这样可能会出现错误」「恩~~~恩~~~喔~~~啊~~~可、可以了吗~~~恩~~~这样子~~~好、好难受啊~~~啊啊啊!」有一热流突然从体内那根物体中冲了出来,让我当场也到达了一个小高潮。「这样就完成了,走吧。」紫庭出手,让我可以扶著她站起来。「对了,妳是哪一房的?」走进电梯后,她又问。「503的样子。」「不会吧,真的这么巧,我也是503耶,那这样我们以后就是室友了呢。」「耶?真的假的?这真是太好了呢。」也许是因为即将成为室友的关系,我们两个在到房间的路上聊得相当热络,可惜一下子就到房间了。或许是我期太高的缘故,看到房间时我其实是有点失望的,虽然不是说不好,毕竟这房间已经远比一般的宿舍大上不少,而且连一般饭店中地毯、吊灯、电视、电冰箱也都一应俱全,但是却缺少了我原先期的场景。「这�不像我所想象的有很多玩嘛。」我抱怨。「喔,那个要另外付一些代币才行,不过我们先不用那些来玩一下如何?」她一边说著,一边将上的衣物下。除下衣服后,棕色的长发直接披在她饱的部上,将娇嫩的粉色头和洁白无暇的肌肤微微遮盖住,顺著近乎完美的腰往下则是挺的部以及巨大却雪白的,真是令人惊讶,她的几乎就和她的肤色毫无差别,此外,这根的形状也颇特别,几乎看不出有头的部份,而且包皮似乎也非常非常地厚,远超过一般的厚度。「妳的好特别喔。」我说。「妳是说颜色还是形状啊?」「都是。」「颜色是我自己保养的结果,不是我在自夸,虽然有不少人也会做这类的保养,但像我这样白皙的肯定没几个人,至于形状嘛,是这样用的。」说完,她就用手将前端给掰了开来,出�面皱折的壁。「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要进去了喔,啊~~~」扶著她的,我狠狠地了进去,没想到这一只入了三分之一。「喔~~~这�面好紧~~~喔~~~比我过的都要紧的多~~~啊~~~」「这就是这根的特色啊,我来帮妳吧,喔~~~喔~~~好粗~~~啊啊啊!」她抓准我用力的时机,同时将腰向前挺,双方同时施力的状况下,我的终于完全了进去,前所未有的紧实壁包覆著我的,让我差点就要出来了。这时,我们两个的距离拉近到可以接触对方体的程度,紫庭扶著我的脸轻了一下,她就改以手为主要的攻势,一下子玩弄著我的房,一下子又握著自己的抽,让我叫连连。「喔~~~啊~~~喔~~~好紧~~~太、太爽了~~~啊~~~喔~~~恩~~~妳的~~~喔~~~喔~~~喔~~~」我缓缓地抽送著我紧紧住的,过没多久我就到达临界边缘了。「啊~~~好~~~喔~~~喔~~~~~~恩~~~恩~~~~太、太大了~~~我快~~~喔~~~快要不行了~~~喔~~~啊~~~啊~~~」「恩~~~啊~~~妳的~~~真、真是太了~~~喔~~~喔~~~竟然还会~~~喔~~~啊~~~啊~~~吸、吸我的不行~~~要了~~~啊啊啊!」忍耐了一阵,我终于坚持不下去,热的体全都爆发出来了。在紫庭特殊的中爆发了之后,我的也慢慢变了出来,整个人倒在地上喘气,真是太舒服了啊。不过这时我的下腹突然传来一阵尿意,看了一下四周都没发现厕所,于是我向紫庭问:「这�的厕所在哪�?」「跟我来吧。」她说,然后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厕所不在�面吗?我还以为只是我没看到暗门而已说。」「这�没有暗门那么高级的东西啦。」她笑著说。「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厕所要放房间外啊?」「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空间的问题,我们的公共浴室可是大澡堂呢。」「耶?真的吗?」就这样我们聊著天,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宿舍的尽头,而厕所的牌子就挂在楼梯旁的一扇门上。「就是这�了,妳自己进去吧。」照她的话,我推开颇有质的门,进到厕所�,不过却当场傻眼了。呃怎么和我印象中的厕所差那么多,那排有点象是骑马机的东西是什么啊,还有房间另一侧那面著水幕的镜子,漂亮是漂亮啦,不过却让我更困惑了啊,好像是这种造型的男生厕所没错,可是我们的尿道没有移到上啊。就在这时,救星出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子走了进来,毫不犹豫地就坐到那个象是骑马机的东西上,双手抓,体向前倾,让户能抵住机器前方的凸起。「啊~~~」她突然大叫一声,体还不断抽搐,觉上似乎是失禁了。一定要这样吗?只不过是小便而已,有必要玩到失禁吗?不过尿意越来越强了,还是只能硬著头皮上了。我模仿刚才那女子的作,扶著跨坐到机器上,接著调整体,好让尿道能够被凸起上面的小孔完全住。「呀啊啊啊!」我才刚调整好位置,机器就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电流,往我的根部及小电去,剧烈的快立刻让我的下体爆发,尿、水全都从我体内狂而出。太爽了,不过每次上厕所都这样,我的体会撑不住啊。「这�的厕所也太刺激了,妳们也都是这样被电到失禁的吗?」我忍不住问紫庭。「耶?另外一侧不是有正常的厕所吗?」「妳是说那面镜子?」「是啊,不是有水流过吗?」「可是那是男生用的吧?」「所以要稍微用点技巧才行啰,下次我来教妳好了,对了,妳可以先陪我去喝点水吗?」「恩,没问题啊。」我回答,反正也没什么事。听到我的回答后,紫庭就带著我往宿舍内部走,大概过几分钟她才终于停了下来,话说这宿舍还蛮大的嘛。这时,我注意到左手边的小空间�有两个奇怪的人,该不会这就是饮水机吧。那两人被固定在墙上,双手被环扣住,双腿用支架从膝盖处撑著,不过两边的支架间隔很大,使得她们的部完全展在我们的面前,也高高起。「这要怎么喝啊,直接用嘴吗?」我问。「是这样的,要用在�面的按摩。」紫庭说,然后就抽出其中一人小�的按摩。接著,她从旁边拿了个免洗杯装在按摩下端,组装好了后,就把按摩回那人的小中快速抽几下。「啊~~~喔~~~喔~~~啊~~~」在按摩的抽之下,那人马上发出娇的叫声,小也立刻洪水泛滥,杯子一下就装了。「妳要不要喝喝看?」紫庭将杯子递到我前面。我点点头后,就接下杯子,喝了一小口,没想到酸酸甜甜的,还蛮好喝的,一下子就把剩下的喝完了。「对了,她们的也可以用吗?」我问正在装下一杯水的紫庭。「她们很少,也没有什么喔。」「为什么?」「那样负担会太大,只好牺牲掉那部份了。」紫庭喝了口水后说。「这样会不会太狠了啊?」「那也是没办法的啊,奴隶是没有权利反对的。」说完,紫庭将空杯丢到垃圾筒。「幸好我不是奴隶啊。」我说,然后就跟著紫庭回房去了。「哇啊!」才打开门,一带著香甜气味的体立刻溅得我和紫庭脸都是。「哈哈,紫庭妳也太没防备了,耶?旁边那位是?」眼前笑得很开心的女孩问。她看起来比我还年轻一点,大约十三、四岁左右,不过实际年龄我就不确定了,这�的年纪完全没办法由容貌看出来。而和娇小的形不太相称,她的前挂著一对雪嫩的巨,峰上的蓓蕾形状有点特殊,是管状的,大概两、三公分长,前端还残留白白的,至于下体,则是有两根比我们稍短的高高挺立著,此外倒是看不出有啥特别的。「她是我们的新室友,叫做对了,我都还没有问名字呢。」紫庭说。「我叫雨凡,请多指教。」「我是映文,现在是不是该好好招一下新室友。」映文笑著说,说完,立刻冲上前来将我压在门旁,一边用她的房住我的大,还一边将她特殊的头塞到我嘴边,象是希望我去吸吮它似的。看到她这模样,我当然也就毫不客气地含住了她的头,没想到我才轻轻一咬,马上就涌出了鲜甜的,从管状的头入了我口腔深处。「妳的好好喝喔。」我放开她前的蓓蕾称赞。「还有更的呢。」她开心地说。突然,一阵火热的觉从小闯了进来,带来酥的快,然后随即退去,不等我喘息,一道冰凉的快又从小传来,消退后又换热浪袭来,如此反复不断。「恩~~~喔~~~好~~~喔~~~这是什么啊~~~喔~~~喔~~~好热~~~呀啊~~~又变、变冷了~~~啊~~~啊~~~」「怎么样~~~这是我刚换装的、的~~~恩~~~只要起~~~喔~~~喔~~~就一边热~~~一、一边冷~~~啊~~~妳的~~~好、好舒服~~~啊~~~啊~~~」她一面叫,一面向我解释。「喔~~~喔~~~太、太爽了~~~啊~~~啊~~~我快不行了~~~喔~~~啊~~~啊~~~喔~~~喔~~~」在这种新奇的快之下,我一下子就到达高潮的边缘,爽到快说不出话来。「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恩~~~以后多跟我玩吧~~~喔啊~~~紫庭妳也来吗~~~啊~~~啊~~~别、别那么激烈~~~啊~~~喔~~~啊~~~」就在这个时候,在旁边看的紫庭也忍不住了,她挺起巨大的就往映文的菊了进去,狂暴地抽起来,连我都受到她的力道。「喔~~~呀啊~~~太深了~~~啊~~~啊~~~菊、菊~~~会坏掉~~~啊~~~喔~~~喔~~~菊要、要~~~啊~~~啊~~~不行了~~~啊~~~喔~~~喔~~~」「啊~~~啊~~~我、我也是~~~啊~~~喔~~~喔~~~好热~~~好粗~~~啊~~~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啊!」在紫庭近乎疯狂的抽送下,映文立刻娇叫不已,对我这边也无法维持两根互入了,火热的那边奋力深入我的小中,灼热的快依然让我到达了这轮的第一次高潮,映文也被我的水冲得出热的浓。映文后,我扭体,让她的自然出,然后我便将原本深埋在她的转进她的小中。没想到她的小超紧实的,才一入就传来强大的快,而且她的壁不光只有皱折而已,每推进一些皱折的形状都完全不同,有些地方还混杂著许多微小的凸起,刷过去就会传来特殊的酥。「喔~~~喔~~~这小好~~~喔~~~啊~~~啊~~~得好、好紧~~~啊~~~啊~~~耶~~~喔~~~啊~~~啊~~~谁我~~~啊~~~啊~~~」原本空著的小突然到一阵充实,转头一看,是一名陌生的女子,而我也是这时才注意到旁边已经围了不少人,各式各样的在眼前耸立著。这个人向我出手后,就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其他人也冲到我们的边来,找到洞就,原本的3P马上变成多人混战。就这样,一根根形状、功能不同的在我上发,而我的也不知道过多少人的,直到我终于在这场由、、水及女体的混战中累倒了为止。这么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大家一起来跟我推爆!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由衷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乐园】(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