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鸿蒙圣主】【卖妻】【作者:landfire】【完】【王李丹妮未删全婐照片】

【卖妻】【作者:landfire】【完】【王李丹妮未删全婐照片】/

【卖妻】【作者:landfire】【完】
发布于:2022-05-30

,

(一)序章

,

我们是在上世纪的失业的,在那场席卷全国的下岗狂潮中,我和我的妻子在同一个月里都成了失业者,我所在的是一个有着5000人的中型国企,从事的是质检的工作,从中专毕业后就在这个厂里,我自信很称职这份工作,我还在职工大学拿到了大专的文凭,但这一切都没有保住我的饭碗。我还记得我最后走出厂门前时,含泪的师傅和皮笑不笑的人事部经理……

,

我老婆在我下岗后一个星期也被“优

,

负债累累的纺织厂终于被兼并了,善于溜须拍马的车间主任却坐上了副厂长的宝座,在再次拒绝他的无耻要求后,我老婆下岗了。

,

我和我老婆有一点积蓄,想做一点小生意,那样总算可以养家糊口。那一年,我那个闯深圳的表哥回来了,从他口中我第一次听到了“风险投资”这个名词。然而,这个名词成了我恶梦的开始。

,

在他的反复游说下,我们将所有的钱给他投资,第一个季度他如数给我们寄回了百分之三十的红利,在利益的驱使下,我和我的老婆发了我们所有能想得到的关系,借到一笔六位数的巨款给了表哥,正如大家所猜想的,那笔钱就象一颗投入大海的小石子,瞬间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我的表哥……

,

我们真的变成了无产阶级,欠了一帐的无产阶级。为了逃避讨债者,我们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南方混了半年后,终于发现这里不适合我们,低微的学历和狭窄的专业技能使我们只能从事最地层的体力劳。一天,在一张破旧的报纸上我看见了一条新闻,大概内容是假人口贩子在骗得卖人款后,又带着女人逃走了。在南方我好像听人说过这叫“放飞机”什幺的。

,

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老婆: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我老婆绝对算得上是美女,秀丽的脸,乌黑飘的长发,魔鬼般的材,三围36,,她的房十分漂亮,大而挺拔,嫣红的头在钱币大小的晕的衬托下特别可;她的私处温暖而紧,每回都让我无比销魂。这样的尤物,怪不得让那个卑鄙的胖子垂涎三尺。

,

在山穷水尽的日子里,她曾经主提出去做那一行,但被我严辞否决了,我无法忍受每天都被戴上绿帽子的受。现在我们要重新面对这一困境时,我对她提出了我的想法——-卖妻。她竟然同意了,我知道她是我的。于是,我开始了我的伪人口贩子生涯……

,

经济差异影响了地区发展,也影响到了地区的社会生,包括婚姻。很多地区,尤其是偏远山村,由于穷,本地女人都嫁出去,而外地的却不愿嫁进来,造就了许多“光棍村”。于是人口贩卖应运而生。第一次,我们到西南某省,我把老婆卖给了一个40多岁的老光棍,那个家伙几时见过这幺漂亮的女人,眼睛发直只盯着我老婆,以至于我们由于初次行骗出的许多破绽他都没有发现。我顺利的获得了元钱。在约定的乡村旅馆等了两天后,我老婆回来了,我们一起逃离了那个地方,那个老光棍甚至连我老婆的体都没有看到。有过初次经验后,我们手段越来越成熟。一年内我把我的老婆卖了九次,存款早就远远超过了位数。

,

并不是每次都那幺成功,那次,老婆终于被别人干了,虽然她激烈反抗,但还是在“公婆”的协助下被“生米煮成熟饭”,她是四天后才逃出来的,眼睛红红的。

,

我们回到城里,头一次在那座城市最高档的三星级宾馆住了一晚。那天她足足洗了一个小时澡,然后,我们疯狂的做,我的肩膀被她咬出了血……那晚,我在她耳边说:“我们赚够了就回去还债,然后重新做人……”

,

(本篇是序章,所以色部分较少,下面笔者会尽量写的更彩,希望大家支持。)

,

卖妻(二)初入地狱

,

landfire警告本文含有、暴力等少儿不宜内容,不喜者请勿继续观赏。〔本故事节、人物都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这一天,我们来到西北的一个十分偏僻小村庄,因为在火车上我们听说了,这个村庄有一大半的成年男子在打光棍。

,

我推推搡搡的代着老婆进了这个村庄,我的老婆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也装出人贩子凶神恶煞神,在村里稍作打听,我就锁定了目标——村西的秦家,他家有三个儿子都没有娶老婆,由于他家自己有辆农用车,平时跑跑运输,算是村里的富户。我很快找到了秦家,一个老汉接了我,他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个够,又更加仔细的打量了我老婆,幸好我这几年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没有出什幺破绽。

,

“怎幺样?老爷子?这种货色可不多见啊。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你看看,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一看就是个好媳妇。”

,

老汉沉思了半晌“嗯~~,是不错,但是我儿子没有回来,我得让他们看看,谁喜欢就做谁的媳妇。”

,

我老婆突然吵闹起来,这也是事先设计好的,毕竟是被卖的人,要装得象一点。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老实点!”本来还应该加个耳光的,我心一没打下去。

,

不久他的三个儿子相继回来了,三个家伙都长得象个铁塔,最矮的也比我高半个头,看到屋里有个天仙般的姑娘都眼睛发直,听老汉说明原委以后,都争着说,“爹,这个妞嫁给我吧。”老汉一见三个儿子都喜欢,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三个儿子眼看要打成一团。

,

老汉忙提高声音说到:“还是给老大吧,你们两个还年轻嘛。”两个弟弟虽然反对,却也没有办法。到了下午,七千元人民币又流进了我的腰包。我放心的回到十几里外的旅店等我的老婆胜利大逃亡。

,

三天过去了,我的老婆没有回来,我有点不祥的预,但我坚信她会回来的一个星期过去了,老婆还是没有回来,超过最长记录了。

,

到了第十天我决定去接应老婆。缩头缩脑的进了村,很远我就看见了老汉正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抽旱烟。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是这老头天天在守着,怪不得我老婆逃不出来。等了半天,老头寸步不离门口。我见没什幺机会,只好偷偷往房后去。到了厨房墙根底下,抬头从窗户往里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这一看,让我看到了一幅令我目眦俱裂的场面:

,

我的老婆着上,浑上下只系了一条布厨巾,正在切菜,她显然吃了不少苦,我第一次看到她雪白的体这样在白日下暴在我面前,她眼圈有点黑,眼睛红肿着,左脸颊微微肿起,依旧秀丽的面容显得十分憔悴,乌黑的长发胡乱扎在后面。的房上竟而有好几道抓痕,原本小巧的的头比以前胀大了不少,连背上和上都有伤痕。

,

这个混,居然打我老婆。我正准备轻轻叫她,突然,一个虎背熊腰的家伙轻手轻脚推门进来,正是秦家老大,他走到我老婆后,我老婆仍然没发现,突然秦大把他的脏手把放到她的房上。

,

“啊。”我老婆吓了一跳,立刻挣扎着想躲开。

,

那个混却用力的她在双峰上搓起来,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我老婆一边惊叫一边想反抗……“货,还想挨打吗?”

,

这句话好像很有效,我的老婆立即停止反抗,乖乖的任凭他上下其手。

,

“继续切菜。”秦大命令道。我老婆只好强忍着羞辱切菜。

,

秦大把那块厨巾扯下来,随手扔到一边,左手继续玩着她的子,右手手指到我老婆的私处,分开瓣,探查起来。玩了一会儿,他忽然把带解开,出早以起的巨大的,光黑紫的头就有两寸多长,小孩手臂粗细,我一看就知道老婆的小肯定受不了这幺大的东西,那个混也不作什幺,直接就把家伙进我老婆小中,奇怪的是我的老婆只轻轻的哼了一声,我看见有滴答滴答的白色体从老婆的私处流出,她竟然流水了吗?

,

我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家伙竟然当着我的面干我的老婆……

,

卖妻(三)窗外偷窥

,

landfire警告本文含有、暴力等少儿不宜内容,不喜者请勿继续观赏。

,

秦大粗长的在我老婆的嫩里抽着,我很奇怪,我老婆的道为什幺容得下这幺大的(起码比我的长三分之一),我和她做时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她。现在这个蛮汉却用粗大的家伙毫无顾忌的干我老婆。

,

秦大加快了抽的节奏,我老婆早就无法切菜了,双手撑在灶台边缘,修长的美腿左右岔开,向后撅起来,我老婆的毛很少,只有户前部有稀疏的一点,美丽的洞暴无遗,大得惊人的在美进进出出,还有白色的体被带出来,那个家伙的体从后面猛烈的撞击我老婆的,直撞得“啪啪”的响,我老婆的上也跟着摇晃,由于体前倾,两只房垂下来显得更加,跟着节奏,球晃来晃去,那个家伙够厉害的,抱紧我老婆的腰,猛烈地干了一刻多钟,每回都直到底,我想他的到我老婆的子了。

,

我握紧双拳,正想趁他快时上去和他拼命,可转念一想,自己未必是他的对手,一下打不死他,万一他的两个兄弟来了,我的小命非玩儿完不可。

,

那个家伙终于把从我老婆的洞里拔出来,我以为他要了,没想到他把又向我老婆的眼,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排的器官也可以用来。

,

他的一点一点的进我老婆的眼,显然这里比前面的洞要紧得多,那个家伙一边,一边埋怨:

,

“是不是今天早上老三得太狠了,逼松了好多,妈的,老子昨天只干了六回,他干了八回,早上还要干,不知道是我的老婆还是他的老婆。”

,

听到这里,我差点晕了过去,原来还有老三也过我的老婆了,不知道秦家老二有没有……?

,

“老二大概是前几天你的太猛了,昨天只干了四回,你这个娘们还真经。”

,

话说完他加快了速度,一下将八九寸长的到底,我老婆痛苦的尖叫了一声。

,

秦大慢慢在我老婆眼里抽起来“叫什幺叫,昨天你的腚眼被了几次?”

,

我老婆哼哼几声,好像没有听清楚。北方话腚眼就是眼的意思。

,

“妈的,老子问你,昨天腚眼被干了几次?你敢不吭声?!”他重重的了几下。

,

“十~~十几次”老婆表痛苦地用很小的声音回答。

,

“,到底是十几次。”他我老婆眼的节奏快了起来,由于直肠壁将他的包得很紧,进去时有“噗噗”的空气被排出的声音,有时抽得太猛,拔出门时又有“啪”的拔塞瓶盖的声音。

,

“大概是十二次吧。”我老婆低声回答,美丽脸早就羞得象一块红布。

,

一时间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什幺时候,秦大终于了,大团白色的在我老婆雪白的上,我终于明白了,开始我老婆洞里流出的是他们的……完

,

卖妻(四)惊人真相

,

被干了这幺久,我老婆好像也有点虚了,几乎上半都趴在了案台上,呼呼的喘着气,眼因为被巨大的撑得久,还没有闭合,一圈凸起的皱褶,象一朵刚刚绽开的朵,往里面可以看得见一些白色的将要凝固的体。不知道是哪个混把进我老婆的直肠里。再看看她引以为傲的美,肥美的大向两边微微张开,可以看见里面粉红的嫩,滴答滴答的体还在不断的沿着缝流出。看到美丽的老婆被人成这样,我心里当然无比的愤怒,但是我的下却不知不觉起了一点变化。

,

以前我老婆的是闭合的很紧的,一直以来,她的小都象处女一样的漂亮。今天我却发现她的大边缘有点发黑,难道是光线不好的原因吗?

,

秦大拔出慢慢萎缩的大巴之后,发现头的前面了一点黄色的固体,很显然,那是我老婆的屎,他对此好像很不意,一把抓住我老婆的长发,粗暴地把她拖到自己前,我老婆的侧面正好对着我“快给老子舔干净!”

,

我的老婆皱了皱眉头,就闭上眼睛,双手扶起那根依然很长的,用她的小嘴含住吮吸起来,我清纯可的老婆居然在用嘴舔一个肮脏莽汉的大巴,上面还有她自己的屎!!

,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四顾寻找趁手武器,就要爬窗冲进去拼命。

,

“秦大,到后山劈点柴来,俺的骨头又有点酸疼,寻思着这几天该下雨了。”

,

老汉在大门外喊了一声。

,

“哎,”秦大不愿的答应了一声,他的大巴在我老婆的舔弄之下本来又有抬头的意思,老汉一打断,只好依依不舍的将从我老婆嘴里取出,匆匆系好带出了厨房,临走时对我老婆说:“好好做菜,老子回来要是没饭吃,嘿嘿”

,

糟糕,那家伙要朝房后来了,我只好赶紧逃走……

,

×××××××××××××××××××××××××××××××××××

,

我无打采的走在狭窄的田埂上,美丽的老婆居然被别人糟蹋成这样,那几个混秦家兄弟,居然把我的老婆当成公用的,连我都不敢碰的眼都被他们过了。我不敢想像这十天我老婆是怎幺度过的,这群粗鲁的农民轮流使用我老婆漂亮的小和门……

,

“老王头,你一瘸一拐的咋啦?”

,

“唉,碰到秦老二那个阎王了,俺老汉年纪大,稍微闪慢了点,他怪俺挡了他的道,踢了我一脚,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

“幸好老兄你碰到的不是秦老三,不然连骨头只怕也断了。”

,

“是啊,这群小兔崽子,成天在外头横行霸道……”这个声音越说越气愤“嘘……,小声点,让他们听见你就完了。”

,

“是啊是啊,俺还是回去敷药去。”那个沮丧的老头一跛一跛走了他们的对话让我大吃一惊。

,

天啦,我竟然把老婆卖给了这里最凶的恶霸。我忽然明白了:秦家在村里算是较富的,按理说在本村娶几个媳妇应当很容易,而秦家三兄弟却一个媳妇也没娶上,主要是因为他们兄弟太恶了,谁也不敢把女儿嫁给他们,还有他们过人的能力……

,

我的血都快凝固了,我我的老婆,一定要把她救出来,一个声音在心底呼喊。半晌后,我决定重新返回秦家,趁只有老汉在家时,把老婆救出来。不得已干掉那个老家伙也是没办法的事。

,

当我潜回秦家时已经是晌午时分了,老汉已经进屋,农用车停在门前的坪里,看来秦家兄弟回来了,计划又要落空。我不死心,再次潜到厨房外的窗下,果然,我老婆已经不在那里。又转了一圈,我蹑手蹑脚来到堂屋的窗户下,一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我探头偷偷向里瞟了一眼,秦家几个人正在吃饭,还有我老婆,居然坐在秦大的上,还是一丝不挂,我又快气晕了,由于秦老头坐朝窗户方向,幸好在侧头菜,他头转回过来时,我赶紧缩了回去……

,

卖妻(五)营救

,

landfire警告本文含有、暴力等少儿不宜内容,不喜者请勿继续观赏。

,

由于秦老汉正对窗户坐着,我只好爬到窗户的另一侧,斜着朝里面张望。我娇小的老婆一丝不挂的坐在秦大的上,更气愤的是,秦大的还在我老婆的户里,午时光线强烈,我清楚的瞧见那根分开,已经完全没入我老婆的小。秦二和秦三坐在两侧,秦三正在得意洋洋的弄我老婆的房,她出痛苦的表,但不敢作声。秦二却在在埋头吃饭。看到这番景,我气得浑发抖,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我很清楚,牛高马大的秦氏兄弟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把我撂倒。

,

就在这时,“哐”一声,我不小心弄倒了一根竖在旁边的扁担。

,

“谁?”秦家兄弟中有人吼了一声。我吓得魂飞天外,急忙爬到房屋的一侧墙角躲起来。

,

秦二快步走出来察看,发现没有人。“大概是对门张家的大黄狗吧,下回老子迟早吧那条畜生煮来吃了。”秦二嘴里嘟嘟囔馕的回了屋。

,

“那条畜生上回被我打了一扁担后,再也不敢上咱家转悠了,恐怕有生人来了,我去看看。”

,

我听见秦老三在屋里说的,吓了一大跳。往哪躲呢?突然,我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堆垛,北方的弄家都习惯在家门口不远堆了很多柴,用来引火的。顾不了那幺多,赶紧一头扎进堆里。秦老三左瞧瞧,右看看,没发现什幺,只好讪讪的回屋了。

,

躺在堆里,我开始寻思救我老婆的办法。自从我卖妻以来,从来没有碰到这种事,虽然老婆也失过几次,但那些家里大都对她很好,好吃好喝,更别说她;这几个秦氏兄弟,简直就是怪物,秦大自己买来的老婆,居然三个人共享,每个人一晚可以五六次,可怜我那个娇小美丽的老婆,要应付能力那幺强的三个大汉,想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居然有了一点反应,我这才想起,我有十几天没有碰我的老婆了。

,

想来想去,我也没有想出什幺周全的办法:报警是不行,估计秦家兄弟没什幺大罪,我却要坐好几年牢;硬来更不行,没救出我老婆,只怕自己的命也搭上了;回去找他们谈判,把钱还给他们?也不行,以秦家兄弟的霸道,万一他们人也要,钱也要,我不是落得个赔了夫人又赔钱?干脆,晚上趁他们熟睡时再找机会。

,

好不容易熬到了黄昏时分,我再次潜到秦家房下,就听见秦家兄弟正在争吵:“我先上,昨天是你先来的,今天轮到我了。”是秦老二的声音。

,

“二哥,你昨天只了四次就不行了,今天还是把机会让给俺吧。”这个粗豪的声音我听得出是秦老三。

,

我趴在窗沿偷偷向里瞧,我老婆依旧赤的,正跪趴在炕上(注:北方天气寒冷,炕就是可以在下面烧火取暖的床),秦家三兄弟也光了衣服,秦大正站在炕上,九寸大巴正放在我老婆的小嘴里,我老婆正努力的在为她口。(我曾经试过要老婆和我口,老婆虽然不愿意,但因为我勉强答应了。但在口时因为她受不了男人的味而呕吐,从此我再也不敢对她提口了。)没想到她现在却为一个丑陋的农民舔巴,看他们三兄弟的大,都是黑亮黑亮的,显然很少清洗……

,

秦大一边在我老婆口中进出,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弟弟争吵。突然他口道,“争啥争,两人一起上不就行了,一个她的逼,一个她的腚眼。”

,

两个弟弟四目相对,“是啊,我们怎幺没想到啊。”两人爬上炕,拿着比划了半天,互相挤来挤去,没找到一个好姿势,同时我的老婆。

,

“可是要怎幺呀?”两人面面相觑。

,

我的老婆早就吓得浑发抖,“饶了我吧,两个人同时干会要了我的命啊。”她吐出口里的巴,连忙求饶。

,

“妈的。”秦大一个大耳刮子打在我老婆的脸上,“赶快给老子舔,老子可没叫你停。”

,

我老婆赶紧扶起大巴又放进嘴里。

,

秦老大斜着眼想了半天,“有了。”

,

于是指挥两个兄弟把我的老婆一顿搬弄,将我老婆下半边子悬在炕外,侧躺在炕上,然后抓起她上面的一条腿,用力向上劈开。

,

形成一个钝角,由于没什幺毛,我老婆的户和眼完全暴出来,双腿分开到极限,疼得我老婆只咧嘴,没想到我老婆有这幺好的韧。

,

“自己抱好!货。”秦大命令。

,

我老婆只好用右手抱住自己的右腿,悬在空中。她的眼正对着后面的秦老三,户对着前面秦老二。

,

秦家两个弟弟一乐:“哥,真有你的。”于是不客气的举起大巴分别对准目标开。

,

秦二的巴首先进我老婆的小里,秦三却费了一些力气,由于我老婆的道里已经有了一支那幺长大的家伙,本来就比较紧的门自然就更加难进去了。秦老三用手使劲的分开我老婆的,将顶到我老婆的眼处,第一下只进去了一点,我老婆一痛,眼一收缩,巴又退了出来。秦老三一生气,使劲拍打我老婆的,只拍几下,我老婆的就红了。秦家老大正跪在炕上把巴塞入我老婆的嘴里,我老婆叫不出声,只能呜呜的哀鸣。

,

秦老三运足了力气,再次将粗大的物塞入我老婆的眼,这回总算进去了,我老婆疼得直翻白眼,她的眼没有做任何,当然难以忍受,由于我老婆因为疼痛,户剧烈收缩,前面的秦二到奇爽,更加卖力的我老婆的小,直得我老婆粉红的随着进出而翻进翻出。秦三的大老二也在我老婆的门里慢慢的起来,我亲眼看见他往外抽时,黑亮的上带有一点血丝,他把我老婆的眼弄伤了。

,

秦大一边用巴我老婆的嘴,一边两只大手不闲着,玩弄着我老婆坚挺的房,一只手用力搓挤,好像要挤出一样,另一只手把她小巧嫣红的头扯得老长,连房也扯成了圆锥型,再一松手,子一阵乱晃,痛得我老婆呜呜哀鸣。

,

两个弟弟分别在我老婆的眼和小里猛,直了好几百下。

,

哥仨边还边闲扯。

,

“哥,城里的小妞就是不一样啊,瞧这个货,皮肤又白又嫩,子又大,长得更是不赖。”秦二说道。

,

“可不是吗,比我以前在镇上小旅馆干的那个老板娘强多了,子大得多,逼也紧得多。”秦大回答,又用力抓了一把我老婆的子。

,

“还有啊,这个娘们经啊,咱们干了十多天,还是这幺漂亮,一点事都没有,”秦三边我老婆的眼边说……老二最先顶不住,打个冷战,在我老婆的小里,多得直流出我老婆的户,老大立刻和他换,用早就硬得象铁棍样的大巴继续我老婆的小,全不顾里面有弟弟的。而秦老二也把萎缩的塞进我老婆的小嘴里。

,

老三又干了好久才了,又和小弟弟刚刚挺起的秦老二换位置,由老二门……三个黑色的和一个白色的体在灯影下混战着,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躲到了远处。

,

大约过了五六个小时,房子里的灯终于熄了。我不敢靠近,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我估计他们该睡着了,到窗口,听见三兄弟惊天地的呼噜声。

,

探头往里看,黑暗中三个恶人确实睡着了,我老婆在大炕的最里面,好像正坐着偷偷哭泣。

,

“老婆。”我轻轻喊了一句。

,

我老婆子一颤,好像听见了。

,

“老婆,我来救你了。你快点过来。”

,

她挣扎着终于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好长时间才绕过秦家兄弟,爬下了炕,来到窗前。

,

“你~~你怎幺现在才来,我……”

,

我嘘了一声“你快从门口出来,我等你。”

,

“不行,门被他们锁起来了,钥匙绑在秦大手上。”

,

我想了半天,只好要我老婆从窗子爬出来,那是一种用短木支起的窗户,并不大,我费了好大的劲把她弄了出来,险些弄掉了支窗的木。

,

我终于救出老婆了,我们抱头痛哭。为怕秦家兄弟追上,我们只好连夜逃跑。

,

(六)逃亡

,

虽然已是初夏,但是夜间依然很冷,我把衬衣下给赤体的她穿上。夜那幺黑,沉沉的云时不时遮住昏暗的月亮,加上我们只顾心慌意乱的逃命,高高低低的走了一段路后,很快我就发现我们迷路了。

,

我老婆被那三个汉子了那幺久,浑酸痛,怎幺也走不了。

,

“我背你。”想到三个凶神恶煞的秦家兄弟,我不知哪来的劲头,背起她就往前走。路上我们俩不知摔了多少跤,终于来到一座小山前。

,

翻过那座山,秦家兄弟肯定找不到我们了,我对自己打气。但两条腿已经渐渐不听使唤了。老婆怜的用袖口帮我擦干额头上的汗水,“我们歇歇吧。”

,

不行。万一他们追来怎幺办,想到我美丽的妻子要是再落在那群恶人手上……几小时前那场羞辱的场面在我眼前浮现。我咬咬牙,继续朝前走。

,

天色越来越暗,终于一点月光也看不见了。好像要下雨了,妻子小巧的躯好像也越来越沉重。倒是她的房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压在我背上,热力不断透过来,由于山路高低不平,那两团也时松时紧的按摩着我的背部。虽然我知道在这种紧急关头不该有别的想法,但是我的体却偏僻不争气,两条腿越来越,但那个地方却越来越硬。

,

终于我再也走不了,两个人一起倒在山路旁的地里。

,

“你怎幺样了。”爬到我的边,老婆真切的呼唤我。我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一段山路已经让我的体力完全透支了,现在我只觉到四肢百骸都痛。她爬到我的边,用手温的着我的脸,的峰压在我的上臂上,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她,把她压在下。急切的向她的,她没有躲避,我贪婪的吸食着她的晶,舌头到她的小嘴里探索着。我的一只手轻轻的进衬衣,着她的房。另一只手,解开子,掏出早已高耸的小弟弟,顶到她的源洞口。

,

“不”她突然轻轻推了我一下,语音里饱含幽怨之意。我恍然醒悟,我怎幺能在这个时候要求饱受伤害的她和我做呢?

,

“啪~啪。”我重重的打了自己两巴掌,“我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

“别这样,”她无力的拉住我的手,“要怪就怪我们命不好”

,

就在这时,一滴冰凉的水珠落在我的脖子上,接着一点,两点水珠落下来。

,

“不好,下雨了,快走。”我扶起老婆,两人相互搀扶着朝前走,我再也无力背她了。怎幺办,怎幺办?雨越下越大,还伴随着闪电,雷鸣。突然在闪电的指引下,我们发现前面不远处山间一个棚,两人跑过去躲了进去,这是一个低矮的壁用木头搭的棚,顶上盖的茅,两头都是通的,进去后我连腰都不直,里面摆着两条做工粗糙的长凳,旁边竖着一捆破烂的席,大概是伐木人用来歇脚的。

,

我们俩都透了,在两条长凳上相对而坐,半晌无语。

,

“你……受苦了,”我首先打破沉默。

,

她没有作声,肩膀一抖一抖的,只是默默的流泪,借着电光,我看见了她憔悴的面容上是泪痕,我的心一酸,出手去帮她擦拭她眼泪。她突然扑进我的怀里,脸依靠在我的肩头哭了起来,我紧紧的抱住她。这些天来她受了太多的苦,而我这个作丈夫的却一点也没有办法帮她分担,她哭了好久,仿佛要把积压在心底的痛苦都哭出来。忽然,她离开了我的怀抱,下了衬衣,再次赤的站在我面前。

,

“帮我擦干净子。”她的对我说。

,

一道电光闪过,把她的皮肤照成了银白色,我的妻子依旧那幺美丽人,房依旧挺拔高耸,腰肢依旧那幺纤细。

,

我从汗衫上撕下大幅的白布,手在雨水里淋,帮她擦拭体,首先是的膛,然后是光洁的背部,再是平坦的小腹,再往下时我不禁犹豫了一下,她默默的拿起破席,摊在地上,然后躺下,两腿M字分开。我的心一酸,将白布搓洗干净,再认真的替她擦拭下体,分开她的略略外翻有些红肿的,我闻到一腥臭味,白色的混的缓缓的滴出。都是那些恶棍干的好事,我把那些仔仔细细的擦了干净,但又有从道里流出,我不得不把白布裹在手指上,到里面去擦拭,她的体颤了一下,我尽量慢慢的,不弄痛她,终于,再也没有肮脏的东西流出。忽然我一阵冲,把嘴凑上去舔她那饱受伤害的,“不,不要,那里脏……”她想紧双腿,但只住了我的头。

,

我抬头坚定的说,“都是我让你吃了那幺多的苦,现在让我帮你舔干净,补偿一下我的过失”我听到她的啜泣声,不知道是悲伤还是。

,

我先是亲着她的,渐渐舔到了她的芯,巧的舌头顶开包皮,轻触的小豆。

,

“啊~~~”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坐起来,捧起我的脸,狂起来。我也以热回应,两人一同躺倒下来……外面依旧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大风带着一些雨丝吹入透风的棚,我们全然不顾,在雷声最响亮的时候,我进入了她的体,她的体腔内温暖而,壁紧紧的裹住我的话儿,我小心翼翼的抽,唯恐弄伤了她,她明白我的心意,却促我,“快点,再快点。”

,

我更加兴奋,加快抽的速度,而且一次比一次得更深,膛在她的上摩擦,她也发出恼人的声。

,

大约抽了几百次后,我大吼一声,将在她体内的最深处。她也娇喘连连,昏了过去。(完)

,

(七)再落魔爪

,

天亮了,雨已经停了,我睁开眼,看见妻还躺在我的臂弯里酣睡,美丽的睫毛上还挂有一滴晶莹的泪珠,但嘴角却含有一丝微微的笑意,雨后的光洒在她天使般人的脸上,我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了一下。

,

“嗯……”,她在梦中呓语:“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手臂翻过来,紧紧抱着我。

,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

她的子一震,竟然醒了过来了,扑到我怀里,嘤嘤的哭起来。

,

“我怕,我真的好怕,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

雨后的山路有些,我们小心翼翼的下了山,来到了另外一个村庄。我们走入了一个农户家,看到我们两个衣不蔽体的狼狈样子,这一家人当然很惊奇。我没有过多的解释,给了他们一百五十元钱,相当于这个贫困家庭一个月的收入,向他们买了一套女人的衣服,给我老婆换上,我仍然穿那件衬衣,虽然已经很脏了。热的农民还为我们做了一顿热腾腾的早餐。我老婆换上了一件半旧的布薄春衣和一条青色的长,嫌别人穿过的内衣脏,所以里面是真空的。只要到了镇上,什幺衣服都会有的。那件衣服显然小了一点,我老婆虽然个子不高,但部却很,把薄薄的衣服撑得紧绷绷的,头的形状清晰可辨,害得我都无心吃饭。

,

“老婆,你真美。”

,

我老婆发现我看的部位,脸一下就红了,白了我一眼:“讨厌,你坏死了。”

,

吃完饭,我们问明了往镇上走的路线,就告辞出发了。日已三竿,照得我们暖暖的,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

大约走了五六里路,我突然听见后面汽车的引擎声,下意识的我回头一看,吓得我肝胆俱裂,一辆农用车从后面开来,车斗里赫然站着魂不散的秦家的老二和老三,正在四处张望。开车的正是秦大。他们显然也看见了我老婆。

,

“在那里,在那里!”兄弟俩欢呼起来,秦大也加足了马力开了过来。

,

“糟糕,快逃。”我拉着惊慌失措的老婆就往小路上跑,小路很窄,汽车是决计开不过来的。

,

“那娘们想跑,我们下去追。”

,

我回头一看,汽车停在岔路口,秦二和秦三没等农用车停稳就跳下车来追。眼见离我们不到100 米了。

,

“你先跑,”我用力推她:“我来挡住她们。”

,

“那你……”我老婆犹豫的望着我,不肯走。

,

“我不要紧,他们要抓的是你,不会把我怎幺样的,快走,快走,啊……”我急得口不择言。

,

我老婆迟疑了一下,“那你小心。”终于向前跑去。

,

我一咬牙,朝秦家兄弟冲过去。老三最先跑到我面前,我不假思索,一拳朝他面部击去,那家伙材虽然很魁梧,但反应却不慢,子向左倾,躲过这以拳,右手已经牢牢抓住我的手腕,我使劲想挣,却不了分毫。他抓住我的手腕向后一拧,顿时将我的手反剪到了背后,“去你的吧!”秦三从后面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不想和我纠缠,向前追去。

,

我爬了两步,死死的抱住他的大腿,没想到平常在电影里经常看到的经典节,居然也有自己亲自演绎的一回的时候。秦三挣了两下,没有摔。这时秦二早就赶上来想帮忙。

,

“别管我,快去追那个婆娘。”老三对他二哥吼道。

,

秦二急忙朝我老婆追去。我苦于只有两只手,再也分不出来救我老婆。突然,我觉得眼前金光直冒,原来是秦三那醋钵大的拳头打在我的脸上,我觉得鼻子有点,大概是流血了吧,接着一拳,两拳的打来,我仍然不放手,模糊的视线中,我看见秦二离我老婆越来越近,她尖叫着在前面逃,不远处站着几个看热闹的农民,一脸漠然的神。终于我支持不住,松了手,被秦三一脚踢到路旁。这时,我老婆也被秦二象老鹰抓小一样抓住了。我彻底绝望了,一凉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心头。秦二将我老婆双手扭在后面,推了过来。她也在拼命的挣扎,但在粗壮的秦二面前,她的挣扎是那幺无力。

,

“我跟你们拼了。”我爬起来,一头撞向旁边正在笑的秦三。那个家伙猝不及防,被我一下撞在腰眼,疼得蹲了下去,我也撞得晕头转向,没想到竟然一击得手。我振作神,正要去救老婆,猛然觉得肩头被人抓住,一大力将我的子转了过来,是秦大。不知道什幺时候他已经下了车,一拳重重打在我的脸上,我仰天栽倒在地上,一时间再也爬不起来。

,

这时候,围观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很多村民都从屋里跑出来看热闹。我和老婆仿佛又有了一丝新的希望,“救命啊,救命。”我们俩拼命呼救,但围观的人只是相互窃窃私语,并没有出手的意思,甚至没有一个人出来讲句话。没想到秦家兄弟在邻村里也有这幺强的震慑力,没人敢得罪他们。

,

这时,秦大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我们俩捆了起来,我从手到脚都被绑了起来,的绳子把我绑得象个粽子,丝毫也不了,秦三不费力气就把我扛在肩上,扛起我之前不忘重重的踢我几脚。我老婆则只把双手绑在前,留着长长的绳头牵在秦二手里。到了车前,我象破袋一样被重重的摔在车斗里。

,

“啊,你不要紧吧?”我老婆惊呼一声。

,

我咬着牙苦笑一下。我老婆的处境也强不到哪里去,在厮打中,薄薄的衣衫被撕了好几道长口子,出白嫩的肌肤。双手被秦二牵着,也没有办法遮掩。旁边几个粗俗的村民已经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

“上去吧。”我老婆被半抱着强迫上了车。

,

车开了,围观的村民也散去了。我的心一片死灰,这难道是报应吗?我们两人骗了那幺多农民的钱,到头来终于落在这几个恶农手里。

,

秦三和秦二在把粗糙的大手到我老婆的衣服里放肆的了起来,我老婆的部激烈的起伏着,被两个魁梧的大汉在中间,她根本无从反抗。

,

“放了她,放了我老婆,你们这帮畜生。”我声嘶力竭的喊道。

,

“你老婆?她是你老婆?”秦二很惊异。“你这个王八,自己老婆也拿出来卖啊?”

,

我一时语塞。

,

“她是你老婆,好,我就当你面玩你老婆。”秦三笑着,“嗤”。只听见衣衫撕裂的声音,我老婆左的半幅衣襟被撕了下来,一只白亮的房失去束缚,蹦了出来。

,

“不要,求你。”我老婆低声哀求,却毫不管用。秦三的大手在用力玩弄着这只房,将它成各种形状。

,

“混。”我低吼一声,费力的扭着子,慢慢移到秦三面前。

,

“绿毛王八,你还想怎幺样啊?”秦三恶狠狠的一脚踢在我口。

,

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八)凌

,

一阵全的凉意把我激醒,睁开眼,看见秦老三拿着一空水桶朝着我笑,我全的衣服被扒光,双手被绳子吊在房梁上,这里好像是秦家的堂屋。我全淋淋的。

,

看来水正是秦三泼的。醒来后才发现浑上下象骨头散了架样的痛,大概是搏斗时被他们揍的。我老婆也被吊在房子中间,绳子吊得太高,她只有大脚趾勉强可以触到地,衣服也同样被剥光了,原本梳理好的长发也变得散乱,遮住了半边脸,秦大和秦二正在拷打她。

,

他们每人手持一块长约两尺的宽木片,正轮流抽打我老婆的,每打一下都发出「啪」的巨响,还有一声惨叫,每一下都在我老婆肥美白皙的上留下一道木片宽度的紫红色的痕迹。由于双脚几乎碰不到地,她的子被打得晃来晃去。

,

「不要打我,求求你们,要我干什幺都愿意。」我老婆有气无力的哀求,美丽的眼睛里充了哀伤。她的哀求反而激起了秦家兄弟的,打得更起劲了。

,

「放开她,要打你们就打我。」我狂吼道。「打女人算什幺,┅┅有本事来打我。」

,

话音未落,我的小腹已经挨了一拳。

,

「你想挨打,找我啊。」接着秦老三一拳接一拳的朝我揍来,下手毫不留,每一拳都令我痛入骨髓,由于体被吊着,我只能向沙袋一样的挨打。

,

「老三,轻点儿,别把这小子打死了。」秦二喝了一句。「打死又怎幺样?」秦三嘴上顶道,但下手却轻了不少。大概真的怕把我打死。「你这臭婆娘,」秦大抓住我老婆的长发,强行把她的头抬起来。「居然敢半夜三更跟野男人逃跑,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我不是野男人,她是我老婆。我是她老公。」我挣扎着说道。

,

「你老婆?」秦大放开我老婆的长发,转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脸。

,

「小子,你已经把她卖给了我,不管她以前是不是你老婆,现在她是我的老婆,想打想骂都由我。你给我记好了!」说完,一个大耳刮子打过来,直打得我体转了半个圈,耳朵嗡嗡乱响。

,

「话又说回来,你小子连自己老婆都肯卖,也真够缺德的!」秦大嘿嘿的笑了几声。

,

「我┅┅」我一时说不出话来。终于,我鼓足勇气,向他们哀求:「三位大哥,是我不对,是我该死,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夫妻,我把钱全都退给你们┅┅」

,

「钱嘛,是这个吗?」秦二手里拿着一张存折,那是我贴收藏的存折,没想到被他们搜了出来。

,

「四万三?你们骗了不少钱嘛,有多少俺们这种老实巴的乡下人受骗啊。」(靠!你们还算老实巴?)我决定豁出去了,「只要你们放了我们,我把存折上的钱全给你们。」听到这句话,三兄弟的眼睛都一亮,毕竟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三人躲到一旁小声讨论了半天。最后秦大走到我面前:「我们不要你的钱,我们只要人。」

,

我的心一沉。秦三嬉皮笑脸的走到我面前,拿木片拨了拨我的老二,它现在正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这个玩意儿也叫巴吗?象条小虫?只要你的这玩意儿能比我们兄弟任何一个人的巴长,我们就放了你们俩。」兄弟三个人的家伙我都见过,简直就是庞然巨物。

,

我的老二本来就偏短,要想超过他们无疑是做梦。「哎哟!」秦三举起木片抽打我老婆,打得她高声惨叫。「行了行了,咱们别老打她,想点新鲜的玩法。」秦二提议道。秦三不愿的停止了抽打,我老婆的早就被打得通红。见他们终于停止了,松了口气。由于木片很宽,抽打时与皮肤的接触面积很大,因此虽然打得很响,但伤得并不重。

,

「┅┅有了,」秦三不知想到了什幺鬼主意,凑到秦大的耳朵边上不知讲了什幺。秦大摇了摇头,「爹一定不会同意。」

,

「那咱就不用的爹的,别的东西也能代替啊。」说完秦三匆匆转不知去找什幺东西了。秦二站在那里也是一头雾水,不知秦三想出什幺鬼点子。不一会儿,秦二拿了两只玻璃杯和几张纸过来。他先把东西都放在桌子上,然后掏出了一盒火柴,然后冷笑了几声,不怀好意的盯在我老婆的房上,我老婆被他的目光瞧得害怕起来。

,

他撕了一片纸,用火柴点燃,然后拿起一个玻璃杯,走近我老婆,突然他把燃烧的纸扔进玻璃杯,然后迅速用玻璃杯将我老婆的晕部分扣进去,杯子中的空气由于燃烧越来越少,慢慢将房吸进玻璃杯,火因为缺氧也熄灭了。杯子牢牢的吸附在房上。

,

「啊!」我老婆惊叫一声,不知道是因为房被到了,还是因为受到这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接着秦三对我老婆的另一只房又如法制,一只玻璃杯吸附了上去。我这才知道他刚才对秦大说的是「拔火罐」。秦大怕老头子不高兴,没想到秦老三用玻璃杯代替火罐,在我老婆房上用起来。

,

现在两只玻璃杯紧紧吸附在我老婆的房上,将深红的晕部分全都吸了进去,嫣红小巧的头由于气压的作用在玻璃杯中起来。三兄弟都被这样糜的场景吸引了,目光紧紧盯在有点充血的头上。好不容易,秦大才透过气来:「有意思,真不错。亏你想得出。」

,

「好戏还在后面呢。」秦三得意的说。

,

「火罐当然是要用拔的。」说完手到玻璃杯上。「不要┅┅」我老婆惊叫到。「不要?那杯子就永远留在那里罗?」秦三?#123;侃的说。

,

「不是,┅┅」我老婆红着脸低声说到。杯子被慢慢拉起,饱的房也随着被拉起。吊起的体也被向前拉。渐渐的房被拉成纺锤形,杯子还紧紧咬住不分开。我老婆不住呼痛。

,

秦三手上一使劲,「啵」,一声轻响,一只杯子被拉了下来。被释放的房弹了回去,颤抖不已,白嫩的上有一圈明显的杯痕,体也在晃来晃去的。手上毫不停顿,秦三用同样的方法把另外一只杯子也拔了下来。

,

「好玩,我也来试试。」秦二从老三手中抢过杯子┅┅三人轮流在我老婆的房上「拔火罐」。搞得她惨叫连连。看到自己的妻子被残酷的玩弄,我却没有一点办法,用尽全力也只能无用的晃一下体。「混,混┅┅」我低声的喃喃道。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停止了这种恶戏。

,

我忽然发现,我老婆鲜红的头已经惊人的挺起,原本小巧的头现在变得以前的两三倍长,房好像也大了一些。秦家兄弟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哈哈,这个货的头变长了。」秦二用中指轻弹了一下高度起的头。「呜┅┅」我老婆低声的一声。「我再去找点好玩的。」秦三又跑到屋里不知拿什幺去了。

,

不一会,他回来了,手里拿着几根普通的黄色的橡皮筋。

,

我隐隐约约猜到了什幺。只见秦三拿一根橡皮筋给秦大,「大哥,看我的。」

,

他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住我老婆的头,用橡皮筋绕住头,把一头从橡皮圈里穿出,用力一拉,直到橡皮圈陷进头根里,让血无法循环。秦大觉得有趣,照样将橡皮筋绑在高耸的头上。我老婆已经痛得说不出话,只能用悲哀的眼神看着他们在自己上肆。

,

秦三饶有兴趣地将橡皮筋拉长,拴着的头连同房一同被拉长。然后突然一松手。「啊┅┅」我老婆又是一声惨叫,上留下一道红印。接着另一只头也遭到同样的命运。三个人轮流进行着这种新的玩法,我的老婆简直就成了他们的玩。不知道为什幺,看到老婆遭到这样暴的对,除了愤怒,我的老二反而有了一点反应。「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家伙。」我大声咒骂。

,

「哦,我差点忘了你。我给你也准备了一根。」秦三笑着着我,拿了一根橡皮圈走到我面前。蹲下来,将橡皮圈折叠几重套在我的老二前端,几乎陷进里,痛得我直咧嘴。「我受不了啦。」秦大怪叫了一声,解开带,掏出早就暴长的棍,顶到我老婆的下。「大哥等一下,这种姿势不方便。」

,

秦三喊道。「哦,你还有什幺好办法?」秦大转气急败坏的说。只见秦三拖过两条半人高长板凳。平行放在我老婆体两边,然后托起她的两条长腿,成钝角放在两边长凳上,由于毛极少,部完全暴出来,两片肥厚的大由于双脚大开,微微有些张开,透出里面粉红的嫩。

,

我老婆羞辱的挣扎了一下,「货,还想我们继续整治你吗?」听到这话,她只好停止无谓的反抗,任由他们观看自己的处,眼泪倏倏的往下流。「呵呵,老三,我现在才发现你这幺聪明。」

,

老大连连夸赞。用巨大的顶开,硬进未经的小里。「我也来了。」秦二也忍不住,挺起高昂的巨物,走到我老婆后,要去我老婆的门。试了好几次,没有成功,他吐了点唾沫到大的头上,用力一挺,好像终于进去了。再次传来我老婆嘶哑的惨叫声。看到他们当着我的面强妻,我急火攻心,又晕了过去。

,

(九)蛇鼠一窝

,

当我悠悠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冰冷的泥地上,呼吸之间,不少细沙尘土都进入鼻腔之中,难受得很。

,

浑上下都酸痛不已。小风刮过来,全凉飕飕的,再一看,原来自己仍然是一丝不挂,几件脏衣物胡乱搭在部。

,

抬头看看四周,这里正是村口的公路,远处,几个小媳妇正偷偷捂着嘴笑,还有几个男人也漠然地看着,好象已经见怪不怪了。我顾不得村民们的耻笑,匆匆将衣服穿起来。回想起昨天那一幕,我的心如刀绞一样,我可以忍受任何对我的侮辱与殴打,却无法忍受他们三个对我美丽的娇妻的凌。

,

看到妻子无助的体在三个强壮男人的狂滔巨浪挣扎,自己却毫无办法,我就恨不得一头撞死过去。

,

垂头丧气的我终于回到了镇上,走进旅店时,由于我一褴缕脏兮兮的样子,差点被当成要饭的赶了出来。老板娘及时的认出了我。

,

「哎哟,大兄弟,咋弄成这样了?」我无语。热的老板娘忙安排我洗个澡,叫伙计找了一旧衣服给我换上,还弄来了伤药。

,

「大兄弟,饿了吧,吃碗面吧。」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端了上来,上边还扣了一个荷包。

,

「谢谢,」我激的说。「别客气,出门在外谁没有个三长两短的。」

,

晚上,我躺上床上怎幺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秦家三兄弟的狰狞面目和妻悲伤无助的表就在脑海里浮现。

,

一直到凌辰时分才昏昏睡去。「臭婊子,还敢反抗?」一个耳光重重??在妻子秀丽的面部。一根丑陋粗壮的向的芯顶去。

,

「不要,」妻子忍辱含羞抗拒道。秦大哪管那幺多,噗地一声,挺枪入。秦三绕到后面,扳开我老婆的缝,仔细观察我老婆的眼,「妈的,干得这幺松了。我看就是俺的手也能进去。」说完真的把五只手指撮成勾状,往妻子的门里??。「啊,痛啊。」我老婆一阵惨叫。秦三费了老大的劲,也只放进了五个指尖。

,

「不行的,老三,」秦二在边上嘲笑。「女人的?眼哪能放得进你这幺粗的手?」「老子偏不信这个邪。」秦三运足了气,硬撑开我老婆坚韧的扩约肌,把手往里推进。

,

「不要!」我老婆尖叫。┅┅

,

「不要!┅┅」我也一声怒吼,一下坐起来。

,

原来是一场恶梦,我长吁了一口气。醒来以后,我再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眼前都是我妻子的影子。第二天早上,我终于作出一个决定——报案。一起床,我就向老板娘问明了派出所的方位。

,

我也知道一些法律,明白以我们俩犯的买卖人口罪、诈骗罪至少得判好几年。

,

但一想到妻子处于那样的水深火热中,我便毫不犹豫地向派出所走去。一位老所长热地接了我,听到我说的案,他不禁吃了一惊。「照你这样说,你们犯的罪可是很严重的,至少要判几年的刑啊。」「我知道。」我平静的说。「只要能救出我妻子,多坐几年牢我也愿意。」

,

「那好,我叫小张给你记录。」老所长匆匆出去,不久,叫了一个年轻人进来。

,

姓张的年轻警察很认真的询问记录案,连末枝细节都问得很详细。不觉一个上午已经过去。午饭时,派出所的人还请我吃了热乎乎的馒头,丝毫没有把我当犯人。

,

吃完饭以后,老所长对我说:「走吧。」我们上路去解救我的妻子。搜查时秦氏兄弟并没有阻止,反而出乎意料的配合,我领着民警在屋里前前后后的搜了个遍,却没有发现我老婆的踪影。

,

我不死心地又搜了一遍,仍然一无所获。这时,秦家老三开口说话了:「这个家伙不是上次来咱家偷东西的贼小子吗?被俺们打了一顿后来放了。居然跑来污告我们。」

,

老所长严肃地批评他们,「这就是你们不对啦,抓到犯罪嫌疑人应当给我们处理,看把人家打得,下回不要再犯了。」

,

我冷冷地看着他们演双簧,觉自己象一个白疑。「你还有什幺可说的?」慈祥的老派出所长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

,

我还能说什幺?我说什幺也不会有用。X我因为企图偷窃和诬告他人被判治安拘留八天,派出所长告诉我,念我初犯,这还算从轻处罚。我彻底失去了信心,在牢里长吁短叹。「有人来看你了。」大门被打开。

,

我在这里没有一个熟人,谁会来看我呢?这时,秦大走了进来,「??,没想到是俺吧。」我头也不抬,懒得理他。秦大根本不理会我的表,继续说道:「俺是来警告你,不要再来找那个妞,她现在可是俺的媳妇,要是把俺逼急了,俺把那个婆娘剁成一块块的扔到河里去,谁也得不到!!」

,

我的体一震。「怕了吧,看你这幺可怜,三年以后,要是那个婆娘能给秦家留个种,俺就让你把她带走。」说完秦大径直走了.八天后,我被从牢里放了出来,蓬头散发的回到旅店。

,

老板娘见到我的样子又大吃一惊:「哟,大兄弟,你又怎幺啦?」

,

我一声不吭回到自己的房里,老板娘跟随进来,「大兄弟,受了什幺委屈,有什幺话就跟嫂子说。」看到她一脸真诚,我再也无法抑制心中压迫以久的悲奋,将事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

「啊?你得罪了秦家兄弟?那可不是好玩的。他们是远近有名的恶人,去年他们打死了一个外乡人,案子到现在还没破。最后不了了之了。」我不由心中一凛,秦大的威?#123;又在耳边响起。「我们本地人尚且怕他,你们外地人更加斗不过他们的。可怜的兄弟。」

,

一只温暧的手着我的头发。我的体一颤。猛地,我想起秦家兄弟曾提到的风的老板娘。难道是她?我开始注意观察她,她个子不高,比我老婆还矮一点,大约三十左右年纪,皮肤有点黑,但却细嫩,脸型很小,眼睛、鼻子、嘴都是小小的?涫悄?p眼睛,眯起来时真有些勾人。脯鼓鼓的,腰也很细。一暧流从我下腹升起。正在这时,她的手偏巧到我的额头上。「兄弟,瞧你头冷汗是不是病啦?」我一把抓过她的手,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哎哟,兄弟,这是干嘛。」

,

老板娘半推半就地抗拒着。我不费什幺力气就剥光了她的衣服。在她的帮忙下,我又掉了自己的衣服。她的房虽然不大,却很结实,头是褐色的,我的双手粗暴地弄着它们。「嗯,轻点,冤家。」她着。我哪管那多,一只手继续搓着她的子,头却低下来用力吸吮另一只头。高高举起的在她的源洞口蹭来蹭去。

,

「嗯,好舒服,唔┅┅」她的双手主抱紧我。我把一只手探到她的下,那里早就漉漉的了。于是,立刻挺枪入。

,

「唔┅┅」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我抱得更紧了。洞里潮而又温暖,壁紧紧裹住我的老二,让我觉无比的舒服。我缓缓地抽,她发出了销魂的,了一百多下后,她主翻了过来,采取女上式。

,

岔开双腿,将小对准我高举的长枪慢慢坐下去。这时我才看清她的户,不象我的老婆的,瓣是粉红的,她的大和头一样也是褐色的,而且有些外翻。她卖力地用小上下套弄我的,子也随着体上下晃。

,

我仰面看着觉得有趣,手拈住她的子,玩弄起来。终于,她有些累了,干脆伏在我上,鼓鼓的子压着我的膛。我奋力抽几下后,在她的体内。我渐渐萎缩的留在她的体内并不拔出来,我们就保持这样的姿势休息。我的手到她的部,沿着缝我一直到她的门,突然,我心念一,一根食指进她的眼。

,

「讨厌,怎幺到那里去了。脏。」老板娘想拨开我的手。忽然间我的力仿佛又恢复了。「我就想玩那里。」我翻过来,强迫她摆成跪姿,然后从她的户中掏了一把糊糊的东西涂在重振雄风的上,扶稳了,朝有一圈皱褶的紧的门顶去。她的眼并不象我想象中的那幺紧。

,

我的顶开韧的扩约肌,进入地个比小更狭小的世界。我似乎也染了秦氏兄弟的一些暴格,在经过适应的缓慢抽之后,便开始暴干她的门。

,

不顾一切的猛。仿佛我已化为粗暴的秦氏兄弟正在狂逼我的老婆的眼。老板娘哪里受得了,只管杀猪般的嚎叫。别人大概是见得多了,不见有人过来理。不知过了多久,我将全部在老板娘的门里,昏昏地睡了过去。老板娘也支持不住,倒在我旁边。

,

等我醒来时,风的老板娘还在睡梦中。看到她的眼里还一流出我的,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歉意。

,

我收拾好行李,在桌上压了五百元钱。离开了旅店,坐上长途汽车离开了这个小镇,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绝的地方。

,

【完】

,

40011字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鸿蒙圣主】【卖妻】【作者:landfire】【完】【王李丹妮未删全婐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