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RELIABLE是什么意思】【卖身】【作者:不详】【完】【碧海银沙】

【卖身】【作者:不详】【完】【碧海银沙】/

【卖】【作者:不详】【完】
发布于:2022-05-29

,

我再看见小玲时她不认得我,我也几乎不认得她了。分别有七年时间,她变了很多。她从一个小丫头变成了贵妇。

,

她有了风度仪态,我真希望得到她,但这是不可能的了。现在的她已不是从前的她。她艳光四地进入了那家大酒店的餐厅。我停步站在对街上等着,希望在她离开时再看一次,看得比较清楚。

,

上一次,我得到她时,她祗有十九岁。

,

她来得很突然。有一天早上,她到我家来按门铃。我前

,

我问她什幺事,她瑟瑟缩缩的,我叫她快讲。

,

她讲了。原来她是要借钱。这事站在门口讲特别难为,怪不得她瑟瑟缩缩的了。

,

我马上拒绝了她。我记不起我讲过了什幺,我实在太辛苦。她失望地走了。

,

午夜时,她却再来了。

,

我看见是她,便问她什幺事。

,

她说:「我来了!」

,

我说:「我知道你来了,我看得见!」

,

她说:「那些钱,你说叫我现在来…」

,

我说:「我讲过什幺?」我实在记不起了。

,

她说:「我决定答应你…我来陪你!」她说着已脸通红,挤了进来就冲入浴室。

,

她在里面久久不出来,我不知道她搅什幺鬼。后来我敲门她,她在里面说:

,

「太难为呀…你…关掉一些灯我才出来!」

,

我答应她,她开门了,但仍是站在浴室门口,背对着我。我说:「我不是讲过不能借钱给你吗?」她说:「你说有条件,要我陪你,我就…我就来了!」我实在记不起了,也许我是以此为藉口使她快走。我说:「我有这样讲过吗?

,

那真对不起了,我早上还没有酒醒,不知道自己讲过什幺!」她哭起来了:「你答应了我的!我这样没面子来了,现在你又反口!」「但是,」我说,「你究竟要多少钱?」她说:「两万元,我有急用!」我说:「那不是大数目,我给你好了,你不用还我也不用陪我,我祗是乱讲,我不喜欢这样威胁人的!」她说:「但是美宝姐不也是这样的吗?」我是通过美宝认识她的,美宝是风尘女子,也是借口借钱偿而搭上我的。美宝一定告诉了她。我与美宝有过一段,是半易式的,这段已结束,美宝已嫁了人。

,

我说:「美宝是不同的呀!」

,

她说:「你是不肯借给我了!」

,

我说:「我不是不肯,我祗是说你用不着给我什幺,但是…我现在没有两万元,过两天好不好?」她大哭起来了:「你又拖我了!」我扶着她的肩安她,我告诉她人不一定有这个数目在手头的。

,

但结论就是我要过两天才能给她这钱,她不放心。

,

我说:「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难道你赖在这里等两天?」她倚在我的怀中饮泣着:「我知道我陪了你的话你就不会反悔,美宝姐说你是很负责任的!」这时我就知道小玲是很想和我的了。我已经答应了给她钱,她还要以作订,如她不是想,她早就拿着我那句诺言跑掉了。我知道的,以前她对我很好,见到我总是笑脸相迎,以前她还是个大孩子,现在她已经成人了。

,

我知道女人是很厉害的,她们好比是老鼠笼而我们男人是老鼠,老鼠笼不会跑不会追老鼠,但老鼠贪吃还是会钻进老鼠笼而被捉,而责任是在老鼠;谁叫牠钻进去呢?表面上人总是男追女,其实是女人选定了自己喜欢的男人才安排香饵打开笼门。假如她不喜欢这男的,笼门就永不会为他打开。

,

现在小玲这老鼠笼就为我打开了大门,而笼中的香饵就是她的青春美貌,温香玉让我抱个怀。我又很乐意让她捉我,而责任还是在我;是我用二万元诱惑她的。实在财色兼收的是她,责任却是在我。

,

但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这老鼠仍是很乐意进入这老鼠笼的。

,

我轻轻她的耳朶,她震了一震,耳朶是很的。我由她的耳朶到她的嘴,我嗅到她呵气如兰,她果然是有备而来的,已先清洁了口腔。她整个人了,我要托住她的背,否则她要掉到地上了。这一托,我的掌心也托住了她的的背带,这是我不久就要解除的。

,

我在她的耳边说:「进房去吧!」

,

她也不反对,我就扶她进房。

,

我其实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假如是在三个月以前,我会给她钱叫她走的,但是当时我扶她进房,除了知道她是很愿意的之外,还有好几个原因。第一是我当时经济况很差,生意大败,有许多债都未还,一时上未有二万元,但破船还有三斤钉子,二万元对我来说仍不是个大数目,过几天我是腾得出来的,反正一百几十万都欠了,也不差这两万。

,

我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叹,我愿意帮她。第二是经济的打击使我心很差,我想与一个女人亲近一下以求发。第三个原因就是经济的困扰使我好一段时间未与女人亲近过,我很有需要。第四个原因是她实在很美丽,又青春,很有吸引力,她要这个价钱,也是值得之至的。

,

我让她躺在床上,开始她的脸和颈子。我的手也不规矩起来,我由她的臂和腰开始,手游走上去隔着衣服住她的头部份这个点。一触她就震得很厉害,像触电似的。

,

她太害羞和了,但这也远胜那些无于中,像死鱼似的女人。但害羞也是一种障碍,于是我采取渐进法,碰一碰头,她震一震我就拿开手,然后再来再来,让她习惯,果然几次之后,她不震了,我可以隔着她的衬衣和轻搓她的头,她发出快的,眼晴闭得紧紧的。这时我就开始解除她的衣服了。她上穿一件衬衣和一条窄裙,我先解衬衣的钮子。她一手按住,似乎制止。

,

我说:「你是不是不愿意呢?」虽然我知道她是愿意的,我祗是学有些政客,来一下假民主手段。

,

她很低声,梦呓似地说:「不,不是呀…是有些…我是有些怕… 我怕呀!」我说:「怕我?我也是男人而已,你不怕别个男人却怕我?」她扭着子辩解:「没有别的男人呀!…我没有做过…这事!」这使我甚为意外,我以为她已做过了,那就多做一次也没有所谓,原来她还是处女,那幺害羞是正常的。虽然我的已很硬了,我还是说:「你没有做过,还是不要做的好。」我真的认为,为了二万元,她付出的代价是太大了。

,

她又扭子,撒娇似地说:「我们…我们讲好了的呀!你是不是怕弄大我的肚子?」「这是一个原因,」我说,「我这里又没有避孕用品。」「不怕的,」她说,「美宝姐教过我算日子,这几天都是安全期,你可以在我里面!」说着她的脸又红得很了。

,

女人真不可小觑,原来她已有成竹,讲是男人主,其实什幺时候不是女人主?

,

好呀,既然她不怕,我就再进一步,我的嘴吧着她的脸,右手下去着她的膝,然后沿大腿而上,进入她的裙下,再上去,到达她的两腿之间,手掌进腿缝使两腿分开,手指的部份便隔着三角衭的衭裆兜住她的户。我可以觉到我兜住的户是饱的,像一个小馒头。而这一兜一触之下,她又震得很厉害了。

,

我就这样兜着不;愿意的人也等于快,太多的快就变成了,就让她习惯一下把。这就是一种引导,对一个处女而言,逐步会好些,一下跳到她会难以接受。我一面兜住她又一面她的脸,渐渐她就不震了,这时我兜住她的手又有进一步的作,就是中指起来。

,

中指所在也正是她的核所在,中指一曲,便扣到了她核,中指头的部份就按到她的核上,指头一前一后地,便是隔着那内衭的衭裆在揩擦她的核了。她又震,但不避我也不按停我的手。

,

揩擦了一阵,那核胀硬,而那内衭的衭裆也了。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这样舒服吗?」她娇憨地说:「好舒服呀,怪不得美宝姐说你能使人魂销的!」她的脚一直,全都震一震,这震却是整条脊骨直震到脚尖的。此时她兴趣很浓了。

,

我说:「现在我为你掉衣服吧!」

,

她又扭子说:「熄些灯吧!难为死了!」我说:「你这样美丽,我怎可以错过欣赏的机会呢?我和美宝也是这样的!」她搬出美宝来,我也搬出美宝来了。事实上视觉的欣赏也是男人最重要的一环,女人是多不明白的,她们不看男人的体,总把灯关得黑黑的,把黑暗加入为增加趣的气氛。但美宝接触男人多,她是明白的。

,

于是她不再异议。我是丛老手,女人的衣服的步輙我也是懂的。首先衬衣的钮子都解开了,深蓝色的衬衣下面是一副湖水绿的,衬着白哲的皮肤和深深的渠,真是人心魄!

,

下一步是除去那条窄裙而不是除去,女人是很奇怪的,初给你看时,她宁可给你先看户也不愿给你看房,所以我就暂不让她的双光。三角衭出来了,也是湖水绿的,因为了,衭裆那一块也显得深蓝,所谓青出于蓝蓝出于青也。跟着我就把这三角衭也下来,她还畧抬部迁就我。

,

三角衭去了,由于她害羞地着腿子,我还看不见户,祗看见那酒涡似的肚脐,畧为饱的小腹,和毛间那丛珠般的水。

,

跟着我便暂时离开她,手把衣服都去了。她虽闭着眼睛,应该也知道正在发生甚幺的。

,

她觉她的手被拉去拿住一件东西,她轻轻索了一下,才知道是我那硬挺了的。她「咦」一声放了手。我说:「你也要摩摩这位好朋友呀!」我再把她的手拿过来,她便把玩起来了。她本已有意,诱导自然是很容易的。

,

过了一阵,我把收回,腾到她的体上空,两手支撑着上,下畧降,便降到她的两腿之间,挺前,头便顶住了她的道口。

,

她相信我要入了,仍闭着眼睛,楚楚可怜地说:「我会不会痛呀?」她已觉到了头背后的强劲。

,

我说:「我不能保证什幺,但我会先让你嚐嚐甜头!」说着我就向她进攻起来。如果有人看着,就会以为我是正在和她了。其实还未曾。原来有经验的男人是可以调较的角度的,如调低一些,就会撞他她的道口而入,但调高 一些就头撞着她的核,无路可进,每冲一下祗是撞一下核,这样不断冲刺,就使她的核得到美的磨擦然而又不会入。

,

她了,两手在我的肩上越捉越紧,人也在震着,跟着她吐出长长的一声「呀」,全剧震,把我捉得死紧,脸也紧贴在我的膛上。她已得到了一生第一次高潮。

,

我让她静下来,头仍顶住她的核,我说:「美宝有跟你讲过这个吗?」她娇笑一声:「这叫『前菜』!」好个小丫头!原来她是做足了访问才来的。这正是美宝最喜欢的方式,也给了它这个「前菜」的名堂,就是先用头磨擦得到一次高潮,然后才让我大事抽。

,

小玲算是损失吗?她把处女膜卖给我,还要从中取得最高的享受呢!

,

我说:「主菜来了,让我替你解下。」

,

她不反对,而扣子是在前面的,她用不着抬高上也可以解开。那湖水绿的解去了,出的双美得惊人。

,

她是富士山型的,每只房的形状就像风景照片上的日本的富士山,根部濶而顶上尖,山尖上白雪的分布况就一如她那玫瑰红色的晕,尖顶畧为凹兹,没有明显的头。这种型的房是很少的,在此之前我祗是听闻过而没有见过。

,

我观赏了一阵,又分开她的大腿,观赏一下我磨擦过而未看过的浅藕色的户。

,

跟着她忽然叫:「好难为呀!」便像砧板上的鱼似的一翻,变成伏在床上而背脊朝天。

,

好一个工于心计的小丫头,她又要享受美宝推荐的另一种方式了。

,

好,我们既然是在做一件享受的事,我就让她享受一下吧。

,

我蹲在她的边,出右手,用中指点住她背部中央的脊骨,就沿脊骨向下去。有些人是很享受这种接触的,美宝就是,现在小玲发觉她也是,她销魂地起来了。

,

我游到她的尾龙骨又游回来,这样来回了几次,然后我的中指游到她的上,再下去,游到她的大腿后面,再游下去,轻轻划过她的膝背,到达她的腿肚,然后飞到另一腿的腿肚,沿着同样的路綫回头,再照样下来,这样多次,每次在前后,我都用手指从背面搔搔她的户和毛,知道那里都已透了。

,

终于她又整个人抖一抖,幽幽地说:「我要死了!」这是极度快的表示,因为我所触的都是高度的区。

,

这时我的服务期结束了,我一翻就跨到她的背上,仍然硬挺的进她的,头找到了她的道口,乘着逼了进去。

,

她的小腿一上一下地拍着床,叫道:「我怕呀!」因为她也觉到她已被入了。

,

我不再体贴她了。我再猛的一冲,她「呀!」的叫一声,震了一震,彼此都觉得有些东西被冲破了,而我再也忍不住,狂猛地冲刺起来,那暖紧使我太舒服了,我的大腿和小腹拍打着她的,发出着「拍拍」的声音。

,

她的越来越强烈,反映着她的快程度越来越高,直至她又「呀…」的叫起来,她的户收缩起来,紧吸着我的,那是因为她应到了我时的跳的自然反应。我积聚了好一段时间的都出来了,而且不是装在一个避孕套里,而是装进了她刚被开拓了的户里。

,

跟着就是快过后的慵倦,缩小变了,回出来了,我离开了她的背上,在旁边躺下来。她也翻转,仰天而躺,此时又不怕被看见难为了。

,

她说:「刚才你进来时我真怕,美宝姐说痛得要死的!」我说:「美宝的初次不是给我的,我不知道,但你是不会有机会经历那种痛了!」她坐起,说:「我要去洗澡!」我点点头,她下床走出去,带着她的衣服。我看着她那优美的綫条消失在房门外,颇意犹未尽。但我能叫她回来吗?

,

她再回来时已穿好了衣服,头发也弄整齐了。她说:「我先走了,明天晚上再来。」我说:「我要再过两天才拿到钱呀。」她说:「我知道,不过讲好了陪你三次,我就不能反悔,要做足。」讲好了三次?我倒不知道,原来在惺忪中开出了这幺辣的条件,而她也同意了。不过这也好,我还有机会细细品嚐她。

,

第二天晚上她又来了,我已有了心理准备,她也没有那幺害羞了,我可以尽享受她。这一次我采取面对面的方式进入,而我也发挥了一贯水准,支持了很长时间,使她四次达到高潮,她的眼睛都不愿张开了,也出了非常多的汗,额上和鬓边的发丝都被汗住了。

,

后来她长叹一声说:「这样才是呀,美宝姐讲的是这样的!」这小丫头,真不肯吃亏,我享受她,她也要尽量享受我!

,

再第二天晚上,是第三次了,她更会享受,她要我先从后面再从前面入,她说两者都很有刺激,又两者不同,从后面行事我的毛可揩着她的门,从前面进入则揩着她的核,各擅胜场,两者都要享受,但时则以我在前面最为理想。

,

这次我把二万元给了她,她以后就不来了。我找她她不肯来,还叫我不要再找她。我也提不出什幺好条件,我没有钱,没有一个好的将来给她,我祗能给她慾的享受,而她正如多数女人一样,计划人生时并不把慾放在太高的位置。

,

之后我未再见过她,直至今日,那幺多年之后。

,

我在对街等到她从那酒店出来,有一部司机驾驶的豪华汽车把她接走了。显然她把自己的生计划得很成功,相信他已嫁了个理想的丈夫。

,

我没有过去招呼。当年她都已不肯继续和我来往,以今日的环境肯定更不肯,而且我也沉了下去,今日我已潦倒街头,即使她与我打招呼,我也要诈作不认识了,经济水平差得太远时,人是话不投机的。

,

我也一直未有机会问她那时为什幺急要那二万元,但显然那钱已为她解决了困难。

,

字节数:12075

,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RELIABLE是什么意思】【卖身】【作者:不详】【完】【碧海银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