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国产蜜芽尤物在线一区】【南阴旧事】(04)【很很橹】

【南阴旧事】(04)【很很橹】/

【南旧事】(04)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两只大狗熊

,

2020/04/30发表于:Sexinsex

,

是否首发:(是)

,

字数:5,034

,

第04章

,

马副主任的姐夫是市委某位领导的书,有些能量,他既然开了价钱,那这

,

事就能给办。

,

关键两万块钱不是个小数目,徐涛一时半会也凑不到这么多钱。

,

在外奔波了一天,第二天傍晚,徐涛回家,还不到五点

,

先到家了,一开门,竟多摆着两双鞋。

,

一双女士穿的高跟皮鞋,另一双则是普通的黑色男士皮鞋。

,

茶几旁两位客人背对着大门,听见开门声同时转过来。

,

「小涛回来了啊。」

,

两人同时发声,徐涛这才看清,原来登门拜访的不是外人,是小姨和小舅。

,

姥爷膝下共有四名子女,大舅和姥爷在乡下,大女儿徐芝在市里。而小姨

,

小舅则在临市,母亲曾说小舅的媳妇是临市的富贵小姐,小舅婚后便入赘了过去,

,

小姨则后来投奔了小舅,兑了个服装店卖服装。

,

小舅是姥爷家最小的孩子,今年不到四十,而小姨则刚四十岁。小舅是小

,

学老师,穿的讲究,举手投足间也散发着一文人气息,小姨则市侩了很多,

,

着近年来年轻人流行的爆炸头,一紧的衣服,着肚脐。

,

屋里烟雾缭绕,小姨两指着烟,不时吸上一口,她老烟枪了指甲都被熏的

,

焦黄。

,

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对坐的三人继续谈论起来。

,

小姨缓缓开口:「大姐,你的事我也想帮忙,不过这年头服装店也不好干,

,

货我有不少可钱真拿不了太多……」

,

小舅也说:「姐,我们家秀芬钱管得严,我这三千块也是牙缝里攒下的,如

,

果让她知道了,又得跟我闹腾……」

,

小姨也跟着附和说:「我最多也只能拿出三千元……」

,

徐芝叹了口气:「我这有四千,小涛给了我七千,你们这又六千,加起来

,

也才一万七,还差三千怎么办呢……」

,

三人长吁短叹。

,

徐涛了鞋进屋,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道:「妈,我这还有

,

两千,你拿着凑一凑看还差多少。」

,

三人没想到徐涛突然回来,又突然拿出了两千元钱,愣了一下,徐芝连问

,

道,小涛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

徐涛挨着母亲坐下,从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上,缓缓吐了个烟圈,故

,

作轻松道:「朋友那拿的,妈这你就别管了,你说说咱现在还差多少钱吧。」

,

一万七再加两千就是一万九,现在只差一千元了!

,

一千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座四人兜里零钱凑一凑差不多也够了,这场

,

会议开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差不多了。

,

片刻,徐母下楼买了些熟食,徐涛在家里炒了几个小菜,四人开了瓶酒就开

,

心地吃喝起来。

,

小舅吃菜不喝酒。

,

小姨喝酒不吃菜。

,

解决了近期的心头大事,母亲总算可以敞开了喝,把种种烦恼都抛在了脑后,

,

一瓶五十度「老南江」差不多都被徐芝和小姨『徐华』喝了。

,

酒足饭饱后。

,

徐涛送小姨小舅回去,徐涛家太小住不下,舅舅他们家在临市,最早的汽车

,

也得明天发车,所以小舅一早就在车站旁订好了招所。

,

「小涛你妈喝多了,你快在家陪着你妈,不用送。」

,

小舅连连劝阻。

,

「不行!小涛没喝酒,再说这么晚了不好打车,快小涛你扶着点你小姨!」

,

徐芝吩咐道。

,

几人争论了半天,小姨小舅终于同意徐涛开车送他们回去。

,

三人一行黑下楼,小舅走在最前面打着手电照亮,他喝的最少,所以并不

,

醉,后面的小姨则喝了最少半斤,醉眼朦胧的,她酒量好,还没倒。

,

「小涛别着急,慢点走,扶好你老姨。」

,

小舅在前面叮嘱道。

,

「放心吧老舅,小姨这板,我俩膀子一边都扛一个都不费事……」

,

刚说完,徐涛一不留神,突然踩空,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

「哎呀慢点,慢点……」

,

小舅不住道。

,

小姨穿着高跟鞋本就一瘸一拐地,还被他带着差点摔倒,这一下整个人趴在

,

了徐涛背上。

,

两团的东西压在后背,徐涛向后一扶,正好扶在小姨的腰上。

,

「小姨真瘦……」

,

徐涛一双手竟不小心顺着衣服进了里面,到了小姨的肋巴骨。

,

来不及体会,徐涛连忙抽手出来,因为徐华已经察觉到了,并不安地扭

,

子,徐涛心虚地一把抄起小姨的腿弯就那么直直地把她背了起来。

,

吭哧吭哧地下了楼,小姨好像忘了刚才那般,两只胳膊挂在徐涛肩膀,搂着

,

徐涛的头一边在耳边吹气一边直夸徐涛力气不小,徐涛红着脸点头,终于把小姨

,

塞进了车里,小舅坐进去后,徐涛发了车子。

,

到了车站招所,自然又是一阵飞狗跳,小姨酒劲上来了,耍起了酒疯,

,

嘴里涌出了一些陌生人名,嚷嚷着干他们的爹妈,引得招所人人侧目,徐涛

,

尴尬得不行。

,

安顿好小姨小舅,徐涛驱车回家,到了家,客厅内仍是离开的模样,杯盘狼

,

藉,母亲徐芝侧卧在小床上,支着头看徐涛忙前忙后地收拾屋子。

,

收拾完,徐涛看母亲仍没打算回屋,便拿起外套,打算出去跑车。

,

「小涛你等会儿。」

,

这是半个多月来母亲第一次私下主与他说话。

,

徐涛已经穿好了一只鞋,闻言顿了一下,旋即继续穿另一只。

,

徐芝起,取出徐涛傍晚的信封打开,里面是一摞崭新的百元大钞。

,

「小涛你这两千元哪来的,还有那七千元,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

徐芝不解。

,

徐涛扫了一眼信封,不耐烦道:「不是说了么,朋友那借的,你问这么多干

,

什么?」

,

徐芝着急:「你是我儿子,我问问你还不行吗!你老实说,这钱你到底哪

,

来的,谁会借你这么多钱,你快说!」

,

徐涛头一扭,拧开房门。

,

徐芝突然狂奔过来,拽住徐涛不让他出门。

,

两人在门口吵吵嚷嚷拉拉扯扯,徐涛拗不过,只好了鞋坐回到小床上。

,

徐芝搬着凳子坐在徐涛对面,语重心长地问他,是不是干什么犯法的勾当

,

了,还是接触了社会上的不良人员……

,

徐涛不耐其烦,怒道:「我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我吃管我喝,还管

,

我拉屎放?我现在用不着你管了,你管好自己还不够么。」

,

徐芝也火了:「你是我儿子我不管你管谁!你是我生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

,

得干什么,我让你说你钱哪来的,这两千元是谁给你的,还有你那七千元,你一

,

天跑车挣多少钱我没数?钱到底怎么来的,说!」

,

徐涛脖子一梗,懒得继续争辩,抬便要走。

,

徐芝正在气头上,哪顾得上其他,顺老娘者生,逆老娘者死!她心里这么

,

吼道。

,

徐芝猛地推了徐涛一把,徐涛刚抬起的与床板子又重重接触了一回。

,

「啪──」脆声响起,徐涛脸上挨了一巴掌。

,

徐芝从小对徐涛的教育就这样,稍有不顺心,拉过来便是一顿大耳刮子,

,

年龄小的时候徐涛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但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徐涛开始跑

,

车之后,兜里逐渐有了钱,不用再一点一点向母亲手要钱之后,徐涛心里逐渐

,

发生了变化,他不再害怕徐芝了,也不必再担心她的受,不然上次也不会一

,

冲打了她。

,

徐芝没发现徐涛的变化,她以为徐涛还是以前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乖

,

儿子,掐着腰兀自嚷嚷个不停。

,

「说啊……」

,

「你说啊……」

,

「不说是不是,不说我打死你……」

,

徐涛出离愤怒,憋在心里二十年的火一下撒了出来,他扬起手,一巴掌抽了

,

出去,瞬间五个指印出现在徐芝脸上。

,

徐芝懵了,儿子疯了,上次徐涛打她,她以为是儿子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

,

东西,害得她后怕了好久,可这次她清晰地受到徐涛的气场,那种类似旧社会

,

农民反抗的压迫气场。

,

儿子在逆伦!

,

他竟然不顾伦理道德攻击自己的母亲!

,

「疯了,疯了,徐涛你疯了!」

,

徐芝状若疯狂,扑上去与徐涛扭打成一团。

,

揪头发,抓脸,啃胳膊,徐芝无所不用其极地攻击徐涛。

,

一边阻挡母亲,徐涛一边思考,原来这个女人也只是普通人,愤怒也只会用

,

这么低级的攻击方式,不知不觉间徐涛已经看透了母亲。

,

这难道就是曾经自己畏惧到极点的母亲吗。

,

徐涛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只会唯唯诺诺的小孩子了,他已经不需要向任何人

,

低头,包括曾经尊敬的母亲。

,

徐涛捉住母亲的两条胳膊反手一剪,徐芝根本不是徐涛的对手,轻而易举

,

地被徐涛把胳膊锁在后背。

,

「妈,我上次说过,你每打我一下,我都会打回来,咱们要公平。」

,

徐涛把母亲的上半压在小床上,他凑近了头继续说道:「妈,以后您只管

,

给我洗衣服做饭,其余的事儿子不用你管,况且你也管不了。」

,

徐芝在这个屋子何曾受过这等屈辱,被儿子制住下半跪在地上,上半

,

被压在床上,不甘、愤怒令徐芝破口大骂。

,

「你妈,畜生,白眼狼,狗娘养的……」

,

她十句话倒是有一半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

「有些人刀架在脖子上了,为什么还不肯服呢。」

,

徐涛想起一句话:「得让你长点记。」

,

这是小时候徐芝经常对徐涛说的。

,

对,长点记!

,

徐涛腾出一只手,轻轻母亲撅起的:「妈,你以前可没少打我的

,

,现在我也要你尝尝这种滋味,你准备好了吗?」

,

徐涛报复的快越来越强烈,他几乎是颤抖着声音说出的这句话。

,

他要干什么?徐芝还没反应过来。

,

现实已经到来。

,

啪啪啪,啪啪啪──

,

集的拍打声响起,徐涛的巴掌已经接连不断地落在徐芝的上。

,

从羞辱到绝望,徐芝哭了,儿子这是怎么了,她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

徐涛打上瘾了,两手替着抽打,徐芝早就放弃了抵抗,她把胳膊埋在脑

,

袋下面,眼泪汹涌而出。

,

歇了口气,徐涛喘息着问:「你服不服?」

,

徐芝没吭声。

,

「服不服!」徐涛黑着脸又问了一句。

,

徐芝依旧没吭声。

,

「不服是吧,!」

,

徐涛猛然拽住徐芝的腰,她今天穿着一件尼龙长,腰是弹力绳。

,

徐涛用力向下一拉,子连内瞬间被拉至膝盖。

,

白腻的顿时出来!

,

啊!徐芝大叫起来,她剧烈挣扎,整个下体暴在空气中,这才是做母亲

,

最极端的屈辱。

,

「不服!我叫你不服!」

,

徐涛按住挣扎的徐芝,手掌噼里啪啦地落在她的,徐涛掌掌用尽力气,

,

几十几下后,徐芝的便被打得皮开绽流出了鲜血。

,

徐芝眼泪流干了,她放弃了挣扎,毕竟她是个年过四十的女流之辈,哪敌

,

得过二十出头的壮年小伙。

,

母亲认命了一般放弃抵抗,徐涛也渐渐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一坐在小

,

床上,从兜里出支烟点了一支。

,

徐芝仍安静地趴着。

,

一支烟抽完,徐涛缓缓开口:「我认识了一个卖走私烟的伙计,那七千元钱

,

一半是我这几个月跑车攒的,一半是帮他卖烟赚来的……还有这两千元,也是今

,

天找他借的。」

,

徐芝静静地,徐涛又说:「放心吧,卖假烟判不了几年,最多拘留,况且

,

警察有那么多小偷强盗去抓,哪有闲工夫搭理我。」

,

徐涛疼惜地看着母亲的,连忙找出药膏来给母亲擦。

,

「以后你要死要跟我没关系,还有,你就是死,也别死在我这边。」

,

徐芝冷漠地站起,任凭两腿间黑乎乎的丛毛暴在徐涛面前,她提起

,

子。

,

徐涛不去看她,拎起衣服出了门。

,

欠老吴两千元,欠小姨小舅六千元,还得抓紧跑车还上。

,

……

,

母子俩又恢复了冷战,或许说从来就没缓和过,之前,两人互相置气,现在

,

则是彻底无视对方了。

,

两人吃多少做多少,各吃各的,自己顾自己,成为了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

两天前,徐芝去马副主任家,把钱送了上去,马副主任拍着脯保证,妹

,

子这事包在咱老马上,徐芝千恩万谢。

,

徐涛也一如既往地早归晚出,似乎生又恢复了平静。

,

直到十一假期,厂里开表彰大会,通常这次会议是在年底开的,这次提前了

,

四个月,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天终于来了。

,

主席台上,一排厂领导正襟危坐,最中间的,是市里面的某位高级领导,大

,

领导轻拍了几下麦克风,洋洋洒洒地念起了稿子。

,

从这个厂的历史讲起,又讲了南市的建设过程,最后讲到这些年来厂里受

,

过表彰的工人们……

,

礼堂里不少人听得哭了出来,悲伤的气息在蔓延。

,

最后大领导说起了企业的改革结果──一切到了盖棺定论的时候了。

,

在场的每位工人都得到了一份合同书,有人是续约书,有人是解聘书,在场

,

三分之二以上的人收到的是解聘书,只要在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名字,从此以后,

,

他们与这个厂子就再也不存在任何关系了。

,

霎时,哭喊声一片。

,

徐芝也拿到了自己的一份合同书,她颤抖着打开来,一页一页地看,相比

,

于别人,她心中有点自豪,因为她不会被解聘,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毕竟送了

,

钱了的嘛。

,

可是当她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最后一行字:「现与徐芝解除劳关系,

,

并给予补偿八千二百三十五元整。」

,

徐芝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徐涛接到胡红梅电话的时候还在睡觉,电话里是胡姨焦急的声音:「小涛,

,

你快来礼堂,你妈晕过去了!」

,

「什么!」徐涛一个跟斗爬起来,瞬间冲出门去。

,

黑色的汽车在车流中左冲右突,一路上徐涛几乎是按着喇叭赶过来的,到了

,

礼堂,一片乱哄哄的,哭天抢地声震耳聋,主席台上的领导早就走光了,只剩

,

下一个不知什么主任在维持秩序。

,

徐涛在人群中焦急地寻找母亲的影,突然一个人拉住他,正是胡姨,胡姨

,

焦急地说:「你怎么才来啊,你妈已经被救护车拉走了!」

,

「我妈她怎么了,怎么救护车都来了呢!」

,

徐涛急得一头汗。

,

「好像是什么休克,我也不太懂,挺吓人的,都吐沫子了,你快去看看吧,

,

在市第三医院……」

,

徐涛连忙驱车去往三院。

,

到了三院打听了半天才知道母亲已经进了急救室,半个小时后,灯终于亮了,

,

母亲被推了出来,她已经苏醒了,看到等在外面的徐涛,虚弱地道:「瞎了,

,

瞎了……」

,

徐涛大急:「母亲怎么瞎了呢!」

,

徐涛仔细一听,原来她说的是:「钱瞎了……」

,

唉!钱白送了。

,

(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国产蜜芽尤物在线一区】【南阴旧事】(04)【很很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