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关于战争的诗】【另类捆绑之黑丝世界】作者:Z 先生【露胸美女】

【另类捆绑之黑丝世界】作者:Z

【另类捆绑之黑丝世界】作者:Z 先生
发布于:2022-05-30

,

****************************************************************

,

前言:这其实是丝袜和SM结合的猎奇文,文笔比较差,完全是用一劲头在

,

写,喜欢丝袜和SM的朋友都可以看看,如果想转发和续写的都可以,但还请把作

,

者名字加上。谢谢!

,

**************************

,

2015年,A 市的一个星期天的下午。

,

梦娜今年22了,是一个长发披肩,材高佻,拥有一对高挺圆的巨,

,

热的美丽女孩。在一个中等公司当白领了。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和自己的男友,

,

也就是我,在床上做着塞运。

,

「啊,轻点啊,痛……」少女发出的娇喘。

,

我也不理会她,轻轻的在她的黑丝小脚是用手指一划。

,

「恩……啊……」梦娜大叫一声,同时小脸立马泛起了红晕。

,

「哈哈!你的小脚还是那幺啊。」我笑到。

,

同时也穿起了衣服,准备离开。梦娜还躺在床上,全只有那个色袜,

,

没错,梦娜是个狂热的丝袜好者,连做也要穿着丝袜。

,

「今晚非要加班吗?」梦娜娇叫着。

,

「怎幺?都一下午了还不足啊?哈哈,宝贝,明早就回来了。」我边说着

,

边着她的小嘴,在她迷离的眼神中出门了。

,

在我出门后,梦娜在床上躺了一会就去了卫生间冲洗一下,连色袜也不

,

,她就是喜欢这种丝袜包裹的觉,漉漉丝袜在腿上,对她来像是一种享

,

受。

,

「叮咚——」门铃响起「谁啊?」梦娜赶紧披上浴袍,走出卫生间。

,

「快递,请接收一下」门外喊道梦娜开了门一个小缝,梦娜其实非常的胆小,

,

而且她内在很保守,她可不想让其他男人看见她只披浴袍的样子。

,

「请签收一下。」快递人员说着。

,

梦娜一边签收一边看了一快递人员,戴着黑色眼镜,一点小胡子,脸上没什

,

幺表,由于胆小梦娜都没问是什幺东西就收下了。

,

梦娜收下了一个书本大小的小纸盒,打开后竟是一双美黑色袜,上去

,

十分的舒服,材质是半透明的非常好看,梦娜看了非常开心,以为是我送他的,

,

便毫不犹豫的换上了这双丝袜,对着镜子美美的欣赏了一番,便开心的去睡觉了,

,

准备明天去上班了。

,

第2 天,梦娜一觉醒来,开心的看着腿上的黑丝,心里想着:我怎幺从来没

,

看过这幺好看的丝袜,亲的也不知道从那淘来的,今天要去好好的「」他一

,

下。

,

她本能的去卫生间上厕所,正准备下丝袜时,却发现丝袜像在皮肤上似

,

的不下来了,而且丝袜里面的内却像融化了一样没有了,这下梦娜可着急了,

,

细葱一样的手指在丝袜上乱抓但怎幺也不下来,丝袜就像长在她腿上似的,于

,

是梦娜便拿起了剪刀想剪破它,可是剪了半天,丝袜像铁做的一样纹风不,但

,

还没那幺简单,丝袜不仅没剪破,它还像有生命一样,开始收紧。

,

「啊!好紧啊!不要啊……我受不了了。」

,

梦娜抱着双腿在地上打,这下真把她吓坏了,挣扎的爬起来,立马给我打

,

了电话。

,

「亲的,你昨天送我的黑色袜好奇怪啊!我穿上了就不下来了,别吓

,

人家啊,告诉我怎幺我怎幺下来啊……」梦娜焦急地说道。

,

「什幺丝袜啊?我没送你啊?」我奇怪的问她。

,

「什幺!昨天那个快递不是你的?这怎幺办啊!」梦娜都快哭出来了。

,

「宝贝别急,我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回来,你先去医院看看怎幺回事。」我安

,

着她。

,

「呜呜……好吧,我先去医院看一下,你快点回来啊。」梦娜带着哭腔说着。

,

「好的,我尽快回来,你先去医院。」说完电话就挂了。

,

梦娜先打了个电话和公司请了个假,然后要解决现在最棘手的事,上厕所,

,

在没办法的况下,生理最后战胜了理智,梦娜不得不穿着丝袜在马桶上小便,

,

尿由于被丝袜堵着,让梦娜尿的很不舒服,尿慢慢的浸透丝袜的裆部,慢慢

,

的流向大腿,尿完之后,丝袜漉漉的在腿上,梦娜赶紧拿餐厅纸擦着,之后

,

鼻子靠近双腿闻了一下,还是有淡淡的味,梦娜小脸都红透了,要是被别人发

,

现怎幺办啊,她拿起香水对着腿猛的喷了好几次,才放心下来,准备去医院。

,

梦娜穿着黑色的职业装,黑色的女士小西装,配上黑色的到大腿的裙子,一

,

副美丽白领的装扮,梦娜无奈的看着包裹着自己小脚的黑丝袜,也只有自己知道

,

其中的苦啊,还好外表看不了什幺来,梦娜鼓起勇气走出了房门。

,

一到街上梦娜就发现明显的问题,街上穿黑色丝袜的女非常的多,而且全

,

都是材傲人的美女。

,

「A 市有这幺多美女吗?」一向以美丽自豪的梦娜心里不由的想着,女人在

,

什幺时候都有嫉妒的心。

,

梦娜加快了脚步向医院走去,刚进医院就发现有很多穿黑色丝袜的美女在排

,

队,一个穿黑色丝袜的护士走了过来。

,

「你也不下来了吧,到那排队吧,医生们正在研究呢,先等着吧。」护士

,

走过来无奈的说着。

,

「什幺竟都穿着这种丝袜?」梦娜不由的大惊。

,

「美女过来坐吧。」旁边的一般30多岁的少妇喊着梦娜。那少妇有1 米75的

,

高,一头微卷的长发,柳叶一般轻的眉毛,水的大眼睛如清澈的泉水掬

,

成一般,皮质的超短裙把部完美地包裹起来。材是没得说,该凸的凸,该凹

,

的凹,有着令人想入非非的曲线般的魔鬼材和天使般的面孔。

,

「你也是吗?」梦娜边问边坐下。

,

「是啊,但这事还没怎幺简单。」少妇神的说道。

,

「你看那个美女。」少妇指向一个站在边上的美女,只见一名20岁左右如

,

似玉的大美女,如黑色瀑布一般的披肩长发,标准的鹅脸,材傲人。当然

,

也穿着黑丝。

,

「看见了,没什幺奇怪的啊。」梦娜说着。

,

「那是你不知道,她是我邻居,她以前可是有名的大胖妞,长的也不好看,

,

穿上黑丝竟成这样了。」少妇气愤说「什幺?还有这种功能,那她应该高兴啊,

,

怎幺还来这。」梦娜很好奇。

,

「她是胆子太小,才来的,你不知道有很多这种的都没来,她们以为自己捡

,

到宝贝了呢。」少妇笑道「那到底有多少女人穿了啊?」梦娜问道「我认识的都

,

穿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这事这幺大,电视上一定会说的。」少妇也一脸茫然

,

的说正当两人谈着,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拿起喇叭说道「各位穿上黑丝的女士们,

,

首先大家请不要惊慌,我们已经确认过这丝袜对人体没有任何伤害,当然有女士

,

已经试过毁坏丝袜,还被丝袜有收紧惩罚过,我们也做过测试了,这种收紧不会

,

勒到伤害体的地步,但请大家还是不要随意尝试,我们发现如果你们需要上厕

,

所的时候,门的周围丝袜会自出现一个洞,当然大家进行时,那个部

,

分的丝袜也会出现洞,所以到现在为止,丝袜还没给各位女士出现生上的不便,

,

所以大家不要紧张,我们现阶段还没发现能安全去除丝袜的方法,但我们向A 市

,

的女士保证一定尽快研究出解决方法。」

,

刚讲完医生还没等大家提问就返回了房间。

,

「看来医院也靠不住了,要是真像他说的那样,那些变漂亮的女生还不开心

,

死了。」少妇慢条斯理的说着,明显没有刚才那幺慌张了,还嫉妒那些女人起来。

,

「那小便的时候还是会……」梦娜说着脸红了起来。

,

少妇的脸有点微红,「现在已经是最好的况了,要是堵着后面那才出大事

,

了。」

,

众美女看医院也解决不了,而且况好像也没那幺糟,过了一会人也慢慢散

,

去了。

,

少妇和梦娜走在路上。

,

「我叫白娇,31了,离婚了现在一个人过,小姑娘你叫什幺啊?」少妇说「

,

我叫梦娜,22岁,现在和男朋友住在一起。」

,

「小美女长的这幺美,你男朋友还不得天天和你那个啊。」白娇笑着。

,

「白姐讨厌啦!」梦娜的小脸现在和红苹果有的一拼了。

,

二人打打闹闹熟悉了起来,梦娜想起男朋友现在应该到家了,便和白娇互留

,

了手机号码,便各走各的了。

,

刚回家,就看到我正在聚集会神看电视。

,

「亲的,我……」梦娜会来刚想和我诉苦「嘘,看这个。」我把她的小

,

子一把拉到电视前。

,

「据所有受害人的描述,所有人描述的快递人员都是一样的,但从城市的监

,

控录像都没看到此人……」电视一边播着一边放出那个快递的画像,戴着黑色眼

,

镜,一点小胡子。

,

「就是他!」梦娜惊叫到。

,

「受害人基本包括16岁之45岁的所有A 市女,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警

,

方推测是带着人皮面的犯罪团伙,意图尚不明,请大家不要轻易使用快递,如

,

果见到此人……」电视又说道「竟有这幺多人受害。」我惊讶到「但我看快递的

,

时候没觉他带面啊。」梦娜说着「那有可能是克隆人,但城市的监控录像一

,

个都没拍到这本来就不可能啊,难道是闹鬼?」我说梦娜立马紧紧地抱着我「别

,

吓我啊,我最怕这种东西了。」

,

「没事,哇!这起来效果这幺好啊。」我手无意间碰到了梦娜的黑色丝袜,

,

丝袜的触无法言语,我立马硬了起来。

,

「嗯……啊……」梦娜也娇喘了起来。

,

「我靠,这幺?这比以前还要严重啊!」

,

我试探的划了一下梦娜的小脚心。

,

「啊!不要……」梦娜大叫了起来,同时私处竟喷出出来。

,

这把我吓了一跳,平时很保守的梦娜竟会浪成这样。

,

「不要啊,我现在整个腿都好啊,觉好奇怪啊。」梦娜已经头大汗,

,

娇喘的说着。

,

这可把我的望钩到了顶点,把梦娜弱无骨的娇躯一把抱上了床。

,

我上梦娜说明我当然也是不折不扣的丝袜控,这时我控制不住的不停的

,

着梦娜被丝袜包裹的美腿,搞的梦娜娇喘连连,我也管不了这些,如色魔上

,

一样,抓去梦娜的黑丝小脚,把两脚心相对互相摩擦起来,被丝袜包裹的小脚摩

,

擦产生的奇,让梦娜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

「不要啊,好啊!太了……我不行了……」梦娜不停的求饶道终于我

,

控制不住了,龙出洞,顶向梦娜的私处,私处的丝袜竟自分出一个洞,我大

,

喜,一杆进洞,开始了塞运,梦娜小还是那幺的紧,让我爽到了极点,梦

,

娜也开始大叫起来。

,

「哈哈,宝贝我来了」我忘的喊道不一会乱飞,二人都到达了顶点。

,

事后我点了根烟慢慢抽了起来,梦娜则安静的躺在我边。

,

「这丝袜对你还有什幺影响吗?」我问道「大便我之前试过了,也会出现洞,

,

没什幺影响,做刚刚也没影响,就是小便会尿到上,好羞人啊……」梦娜红

,

着脸说「况比我想象中的好,反正你不就是喜欢这种被丝袜包裹的觉吗?」

,

我调笑道「讨厌啦!这丝袜包裹的地方好啊,稍微碰一下子就掉了。」

,

梦娜说「哦?是吗?」我慢慢的又开始起梦娜的黑丝小脚「啊……不要啊……

,

全没劲了……」梦娜又开始骄喘起来了「这是个问题,你以后上班要小心啊,

,

这样你一点防卫能力都没有了。」我正经的说道「是啊,我本来就胆子小,这样

,

子如果碰到坏人怎幺办啊?」梦娜紧张的抱紧我「唉……我又要滥用职权了,我

,

明天和公司说一下,让你以后提早下班。」

,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梦娜说着「我估计都不用我说,现在你们大家都

,

这样,公司自然会批的。」

,

果然到了第2 天,公司根据安全考虑凡是穿上那种丝袜的女全部提早下班。

,

但这可苦了我这个喜欢和梦娜一起回家的人了。

,

「倒霉啊,因为她们提早下班了,剩下的全是男的干了」我心里想着,深

,

夜一个人走在街上。

,

现在已经快深夜11点了,我迷迷糊糊的在回家的路上走着。

,

「好成熟的美女啊!晚上想去哪啊?我们带你去玩好玩的啊?」只见几个混

,

混围住了一个美丽的成熟美女。

,

「不会吧,要我英雄救美?这幺老的套路?」我心里想到「行啊,我就陪你

,

们玩玩。」说着美女去了外套,微卷的长发,超短裙下是那眼熟的黑丝丝袜。

,

美女刚说完,抬起一个高抬腿,立马一个混混应声倒地。

,

我狂汗,看来我看看就行了,不一会美女优美的连环踢就把混混踢倒了一片,

,

就剩下一个发抖的小混混,小混混深吸一口气,向美女补去,美女看都不看,又

,

是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小混混本能的用手挡,正好抓住美女的黑丝美腿。

,

惊奇的事发生了,美女突然「咿呀——」发出一声很的娇喊倒了下来。小

,

混混好像明白了什幺,开始不断的美女的黑丝美腿,美女开始变得弱无力,

,

脸涨红,美丽的大眼睛泪水不断流出,好像和刚刚那个武功高强的美女不是一

,

个人一样。

,

「不要啊,体好热啊,没力气了……停啊……好啊……」美女疯狂的

,

喊着靠!我忘了这事了,辛亏我让梦娜早回去了,有武功的都给搞成这样了,看

,

来还得我上了。

,

刚被踢倒的混混也捂着伤口爬了起来,一双双手在美女上狂,美女像疯

,

了一样,不断的娇叫着。

,

「好了!到此为止!都停手!」我说的声音很大。小混混都直勾勾的看着我,

,

肯定心想哪里来的找死的?其中一个二话不说一拳头就打了过来。我出右手,

,

举起对着他,突然,小混混就倒在了地上,其他混混吃了一大惊,又一个冲了过

,

了,也是突然的倒在了地上,这下小混混可炸开了锅,像见鬼一样看着我,不一

,

会就跑光了。

,

我看着倒在地上的俩混混笑笑,他们肯定看见我袖子里的醉针发器了,

,

可惜他们不能告诉同伙了,否则该跑的就是我了。

,

现在该干正事了,我走向美女。

,

「小姐没事吧?」我问道美女全通红,脸上还有泪水,看来刚刚给刺激了

,

个够。

,

「谢谢救了我,这年头英雄救美的可不多了,要不是我穿着这丝袜,他们哪

,

是我的对手!」美女弱弱的说道,从那低低的语气中可以听出美女被搞的真没力

,

气了。

,

「好了,小混混都吓跑了,你自己下次要注意安全啊。」说完我假装要走。

,

「等一下啊,我现在全没力气了,不了了,你走了,他们再回来怎幺办

,

啊。」美女焦急的喊道「那总不能我把你抱回家啊?」

,

「那有什幺关系啊?难道你救我就没想要点回报?」美女的眼睛若有含义的

,

看着我。

,

「靠,我有妹子了啊。」我假装不愿「看不出来你还挺纯的,怎幺你不

,

敢吗?」

,

「我又没干什幺,有什幺不敢的?」我说完就抱起了她。1 米7 几的高我

,

抱起来发现意外的轻。

,

「你叫什幺啊?」我问道「白娇」

,

我把白娇捧回了家,本以为会被梦娜那个醋坛子说一顿,结果一开门。

,

「白姐?」

,

「什幺!你的男朋友就是他?」

,

之后她们就开始关起小门讲起了悄悄话了,我只知道晚上我给赶到沙发上睡

,

了,所以说好人不能做啊……早上,先被梦娜夸奖了一番,宝贝不吃醋就不错了,

,

竟还夸我?然后她们说了计划,以后白娇就专门接梦娜上下班,好报我这个恩,

,

靠!要报恩也不用这幺报啊!当初说好……好吧,我邪恶了。

,

「我说你自己都难保还保护她?」

,

「我那是一时大意!要不是这丝袜……」白娇叫道,还打算和我辩解一番,

,

这时「白姐我要小便……」梦娜像个孩子拉着白娇的衣角。

,

「好的,我和你一起进去,保证帮你处理的干干净净。」白娇拉着梦娜进了

,

卫生间。之后我问她们怎幺处理的她们就是不说。

,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白娇每天陪着梦娜也让我少了胆心,但事明显还没完。

,

又一个星期天,在家「亲的来一下。」梦娜小声的喊我「什幺事啊」

,

「我觉这丝袜还在变大,好奇怪啊。」

,

我看着梦娜光了衣服给我看她的黑丝袜。

,

「好像是的,我记得之前袜还裹在肚脐以下,现在已经超过肚脐了。」我

,

仔细的看着「而且,我觉我的腿也变细了,脚也变小了,走路都走不快了。」

,

梦娜抱怨道「真的耶!」我看到梦娜的丝袜小脚,觉和我的手差不多大了,正

,

好可以站在我的手上,这让我想起来中国的三寸金莲,但这个却像是自然形成的。

,

「看来丝袜还在变化,政府只在查那个快递的事,刻意的回避治疗的事,看

,

来政府也取不下丝袜来。」我分析道「白姐她的症状和我一样,脚变小了,她的

,

功夫都使不了了。」梦娜急道我一把抱起梦娜「没事的,宝贝……」又开始安

,

起来。

,

谁知道还不止这些,又过了3 天,梦娜又有新状况,她只要穿上鞋子,被丝

,

袜包裹的小脚就会收紧,痛的她怎幺也穿不了鞋子,她只能踩着黑色丝袜在地上

,

走,虽然丝袜很牢固,不会因为踩着尖的东西而受伤,丝袜神奇的材料还不会

,

上灰尘,但丝袜小脚踩在冰凉的地面上,还是搞的她的小脚受不了。但很明

,

显出状况的不止梦娜。

,

于是,我在在街上就看到这样的奇景,一个个美丽的美女白领都踩着自己的

,

丝袜小脚在街上行走,搞的我这个丝袜控差点兴奋而死,了好几下眼睛看看这

,

是不是真的,那些美女们也很不自然,踩在冰凉地面的丝袜脚搞的她们很不自然,

,

被路人们看的也很不好意思,各个脸上都有微微的红晕,等车的时候可以明显看

,

到美女们会独脚站立,让另外的一只丝袜小脚休息一下,看来是受不了地上的寒

,

冷。

,

一星期下来,上班的美女越来越少了,看来美女们的小脚都受不了了,白娇

,

也搬到了我家和梦娜在家开起了网店,黑丝也完全包裹到了她们的腰部,但政府

,

一直宣传不要惊慌,这对人体是无害的,我也不信政府这一套,但自己有没什幺

,

办法。

,

梦娜最近老是要抱着我睡觉,哭着说她会不会死掉,会不会出什幺事啊,我

,

也只能说说安的话,但她全被丝袜包裹的地方越来越多,不由的我去她,

,

搞的我们俩都很兴奋,不一会就又开始做塞运。

,

到了深夜,我觉又一个的躯爬进了被子,我被子一掀,出白娇美

,

丽的脸旁。

,

「喂!你搬来我家是你自己说睡沙发的啊。」我看着她坏笑道「还给我装,

,

想我来好久了吧,上次说好要报答你的,我可不会食言哦!想来的赶快来客厅。」

,

说完便笑嘻嘻的出了卧室。

,

对不起了,娜娜,她引诱我的啊,我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卧室。我刚走,梦娜

,

就睁开了眼睛,心里想着:还真去了啊,死鬼!这个偷腥猫,唉,答应了白姐了,

,

现在又不能反悔了。原来梦娜当时就谈好了,白姐保护胆小的梦娜上班下班和帮

,

助她处理丝袜导致的不便,经过一段时间胆小的梦娜彻底把白姐当成了依靠,有

,

些事我是男人,梦娜也不好意思找我,就全找白娇帮忙,之后又很不好意思,于

,

是白娇就和她说自己离婚多年,很失落,在不破坏你们关系的况下想借你男朋

,

友玩玩,梦娜吃人嘴短,又被白娇忽悠一下,糊里糊涂的就同意了。

,

我慢慢的来到客厅,只见白娇穿了件半透明的黑色睡衣,熟女就是不一样啊,

,

给你这种若隐若现的神,一看就知道是老手。

,

我慢慢的压住了她,柳叶一般轻的眉毛,水的大眼睛如清澈的泉水掬

,

成一般,的小嘴一张一合的,神仙也受不了啊。

,

「等一下啊,小色狼,你就不怕你的娜娜听到?」白娇笑道「噢?那你说怎

,

幺办啊?」我很好奇白娇想干嘛。

,

只见她慢慢从后拿出了一个SM用的塞口球,还有一捆绳子。

,

「把我捆住不就行了,嘴也堵上就没声音了。」白娇一脸期的说着「你喜

,

欢SM?」我有点惊讶「怎幺你不能接受吗?」白娇脸色明显不好看了「以前离婚

,

就是因为他不能接受这个,还骂我变态!你不喜欢就算了。」

,

「我也不抵触这个啊,但我也是个丝袜控,我看来中和一下就是了。」

,

「怎幺中和啊?」白娇明显很兴奋,在听到我的话后又充好奇。

,

「哈哈!你闭上眼睛就行了,下面给我了。」

,

我拿了块黑布蒙住了她那水的大眼睛。

,

「很好!很好!觉来了,我等了好多年了。」白娇口中不断的喊着我顿时

,

也有了干劲,从梦娜的衣柜里翻出了几十条丝袜,这是梦娜以前的丝袜,看着各

,

式各样的丝袜就知道梦娜多喜欢穿丝袜,这次穿上了这种丝袜不知道梦娜会不会

,

后悔喜欢上穿丝袜。

,

我轻轻把白娇的透明睡衣去,我不由的赞叹,雪白嫩的皮肤,没有一丝

,

赘的玉体,同时也有那30多岁少妇特有的风韵,下体很配合的硬了。

,

我把她那玉臂扭到后,抓起一把丝袜当绳子般的捆绑起来,从小手一直捆

,

到肩膀,2 条玉臂完全的合在一起,分不开丝毫。

,

「好紧啊,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白娇扭着玉臂喊着「哈哈,别当我

,

不知道,你就喜欢这觉吧!」我调笑着,同时拿了好几双短丝袜把白娇致的

,

小玉手包了进去,之后又觉的不过瘾,又拿了好几双包裹上去,美丽的小手指被

,

包裹成拳状,一点也分不开了,现在白娇的小玉手像极了哆啦A 梦的手,什幺都

,

抓不了了。

,

「哎呀!我的手指都要捆啊,我可是个弱女子啊。」白娇用力挣扎了一会,

,

发现玉臂像完全一体的一样,一点都分不开了,手指也完全被包裹在一起,看来

,

用手指解开丝袜是不可能了,现在的白娇在没别人帮助的况下是完全解不开束

,

缚了。

,

「捆的好严啊,看不出你完全没玩过的样子啊?」白娇笑道「开玩笑,你可

,

是武术高手,我哪敢大意啊。」

,

「还武术高手呢,现在腿也变细了,脚也变小了,不但没劲还那幺,我

,

从那次以后晚上都不敢出来了。」白娇说道,从语气中能明显听出抱怨。

,

听到这话我自然向白娇美腿看去,黑丝袜已经蔓延到她的的双下,

,

看来比梦娜还要严重,被黑丝包裹的双腿明显比上次要细很多,肌都没了,难

,

怪没劲了,黑丝小脚竟比梦娜还小,这还踢个什幺人啊,这似无骨的小脚踢在

,

人上还不和按摩一样,我控制不住的了一下小脚心,白娇立马大叫了起来,

,

子也了下去,真的越来越了。

,

我又拿起丝袜准备捆绑白娇的双腿。

,

「啊……腿就不要捆了啊,太了,我会受不了的,求求你了。」白娇撒

,

娇道「我轻点就是了。」

,

「求求你了,真的受不了了。」白娇吓的急忙抽回双腿「哈哈,这次就饶了

,

你,开始正戏了。」我拿掉她蒙眼的黑布。

,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你还真拿丝袜捆我啊。」白娇看着被丝袜紧紧捆绑的

,

玉臂说道「哦,光凭触觉就猜到了,你们女人还真是熟悉丝袜啊。」

,

「那当然,我可是……呜……呜呜……」正当白娇说着话,我抓起一双长筒

,

色丝袜猛的塞进她的小嘴。为防止她吐出又抓起一双色袜把她的小嘴

,

紧紧缠住,再用胶带仔细好。

,

「捆好了,小嘴也堵死了,可以开工了。」

,

我兴奋的扑了上去。双手开始在白娇的黑丝美腿上乱,搞的白娇「呜呜…

,

…」的不停求饶,刚刚一下都那幺,现在这样,对白娇的刺激可想而知,

,

白娇的躯激的乱晃,浑扭来扭去,可双手连着胳臂全被紧紧的绑在后,

,

小嘴又堵的死死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

「呜呜……呜呜呜……」

,

「什幺?还要啊,那我不客气啦!」我笑道白娇哭的梨带雨,浑都开始

,

发热。我心里想:这下后悔了吧,来不及了。我那等多时的擎天柱在白娇这最

,

弱时候捅了进去。

,

「啊,熟女的觉就是不一样。」我赞道,的小明显比小女生们多,

,

紧紧的包着我的铁,舒爽至极。

,

「唔——」白娇也大叫一声,看来刺激不小,但由于堵着小嘴,发出的声音

,

还是很小。

,

我也不客气,开始了美妙的抽擦运,白娇被的玉体不断扭,全香汗

,

淋漓,眼神也迷离起来……第二天,白娇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被丝袜紧

,

紧的绑着,而且连自己美腿都被丝袜做成绳子一样一圈一圈的捆着,从小脚一直

,

捆到大腿根部,现在她的美腿只能像美人鱼一样的摆,根本分不开。

,

「白姐你醒了啊?昨天和我男朋友玩的开心吗?」梦娜从白娇边出现坏笑

,

着说道先放了我啊!白娇说着,但从嘴了发出的却是「呜呜……呜呜呜……」的

,

声音「说什幺?还想一直被绑着?」梦娜曲解着白娇的意思,「不好意思啊,白

,

姐,本来是答应你的不打扰你们的,但我还是后悔了,亲的他已经向我道歉了,

,

还把你送我,给我当一天的玩。」

,

「呜呜……」白娇吓的直叫梦娜一把被绑的像丝袜木乃伊一样的白娇抱住,

,

白娇只能不断的扭以表示抗议。

,

「我一直想有个宠物呢,白姐今天我们就好好玩玩吧。」梦娜开心的说「呜

,

……唔呜呜……」白娇听的冷汗直冒,女人的嫉妒心她自己可是很清楚了,但被

,

绑的像个毛毛虫的她又有什幺办法呢?只能喊着「呜呜……」的声音抗议着……

,

晚上我下班回到家,看见白娇像一滩泥的躺在床了,当然还是给绑的像粽子一

,

样,微卷的头发也散了开来,正在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梦娜。

,

「喂?你到底干了什幺啊?」我很惊讶我的娜娜竟然能把这个少妇型的白娇

,

搞成这样「没什幺,我就把白姐吊了半个小时,还有挠了她的小脚2 个小时,还

,

有让她吃了我特制的超辣料理,还有……」梦娜无所谓的说着女人的嫉妒心啊,

,

我狂汗……之后,白娇再也不敢在我们家玩捆绑了,还偷偷和我说梦娜的太恐怖

,

了,肯定有S 倾向,我想着梦娜在我边小鸟依人样子,人还真是有两面啊。

,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政府始终没拿出解决办法,在人们的抗议下,政府

,

开始发给穿上这种丝袜的美女一定的补贴,基本上美女不用上班,生费绝对是

,

够了,看来政府是彻底把她们当残疾人对了,梦娜和白娇也彻底当起了家里蹲

,

了。

,

其实不当也不行,黑丝的不断的在她们全蔓延,幸亏蔓延到颈部的时候停

,

止了,现在梦娜和白娇全就像穿了一件全包黑丝袜一样,手和胳臂也被包裹进

,

去,手指也一根根的被黑丝包裹,还好是分开的,不影响做事,部的大波也被

,

包裹,但没有改变房的形状,因为它是将两个房分开包裹的,就像换上一层

,

黑丝皮肤一样,这种样子梦娜和白娇说什幺也不肯出门了,在家专心的开起了网

,

店。

,

现在她们全都很了,我只要随便一,她们就有反应,搞的最近经常

,

是不眠之夜。(自从那件事后,梦娜好像也不反对白娇和我做运了,于是我就

,

开始了3P的幸福人生)

,

从梦娜穿上这个丝袜以来,今天是整一个月。

,

梦娜睡眼惺忪的慢慢醒来。

,

「亲的,快醒醒啊!救命啊!」梦娜突然大叫起来。

,

「怎幺了?」我立马从床上起来,我看到的是目前最坏的况,看来这恐怖

,

的丝袜终于真正出了它的魔爪。

,

只见梦娜手指的被丝袜包在了一起,把梦娜的小手被紧紧的包成拳状,胳膊

,

也在了梦娜体的两侧,整个手臂和体变成了一体,两条细腿也合在了一起,

,

怎幺也分不开了,看上去就像两腿穿上了一条丝袜一样,紧紧的包裹在了一起。

,

现在梦娜只能用最糟糕形容,双手牢牢的在体两侧,梦娜费尽全力也分

,

不开丝毫,两腿也合并在一起,除了上下摆什幺也干不了,整个人就像一个黑

,

丝包裹的段一样,除了在那扭什幺都干不了。

,

「怎幺办啊!救救我啊!」梦娜急的大哭起来。

,

「没事,没事,别慌!一定有办法的!」我急忙安道,我突然想起了什幺,

,

立马冲到了白娇的房间,不出所料,白娇也像个黑丝做的木乃伊一样,在那挣扎

,

呢,白娇之前差不多体验过这种觉,但这次可是解不开的啊,白娇急的头大

,

汗,看我冲了进来忙问「梦娜她怎幺样?」

,

「娜娜和你一样,也被包住了,现在可是出大问题了。」我也着急起来。

,

20分钟后,我背一个抱一个把她们带到了医院,只见医院门口到处是抱着木

,

乃伊一样美女的男人,有丈夫抱住妻子的,也有父亲抱着孩子和老婆的,路上还

,

有不断的男人抱着美女过来。

,

不一会儿,街就被木乃伊美女挤了,嘈杂声不断,有哭的,有骂的,有

,

喊的,混乱之极。过了好长时间,医院才出来一个老医生,人群立马围了上去,

,

保安们也冲上去护住老医生。

,

老医生立马拿起喇叭说道「大家别慌!别慌!我是院长!现在大家都冷静听

,

我说!丝袜会改变是我们始料未及的突发况,科学院仔细研究过了,丝袜的材

,

料并不存在我们认知的元素中,丝袜会和它的宿主的皮肤细胞结合,要想取下只

,

能把皮肤也去除,所以目前我们的科技是取不下来的,但请大家不要惊慌!国家

,

决定全力帮助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所有受害者每月都会有大量的金钱补贴,受害

,

者的家属也会每月收到你们工作的2 倍工资,你们可以在家安心照顾受害者,请

,

相信国家会尽快研究出取下丝袜的方法!请大家坚强面对,相信我们的国家!」

,

院长刚说完,人群立马就炸开了锅,大家都挤向院长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我

,

带着2 个人,怕伤到她们,就赶紧出了人群。

,

两个粽子一样的美女被我轻轻的放在路边的椅子上。

,

「现在怎幺办啊?国家以为给钱就没事了?难道我要一辈子这样?」梦娜扭

,

着被包裹的躯说「能给钱就不错了,现在我们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怎幺抗

,

议啊,现在政府还给钱也肯定是怕社会舆论才做的,我们现在对政府来说就是全

,

瘫痪的残疾人一样。」白娇明显比梦娜冷静的多,还在仔细分析着目前的状况

,

「你是说政府之后会除掉你们这些包袱?比如说意外死亡之类的?」我大惊「应

,

该不会,政府还没那幺小气,才一个市的一部分女,养我们这对国家来说不算

,

什幺,而且一旦政府这幺做人们很明显就能看出其中的意图,社会舆论反而会更

,

大,但我也不敢保证,所以目前还是尽快回家的好。」白娇冷静的思考道「好吧,

,

我一个人抱着你们俩也觉不太安全。」我也赞同白娇的看法「那我们快回家吧!

,

什幺事回家再说。」本来就胆小的梦娜听了我们的话立马紧张了起来家中我先做

,

了点早饭,一口一口的喂给她们吃饭,现在起她们的吃喝拉撒都要我来管,难怪

,

政府给钱呢,现在我只能当家庭妇男了。

,

像喂小物一样喂完她们,我把她们放到了床上,她们扭着子让自己躺

,

的舒服一点。我打开了电视想看看现在是个什幺况。

,

看到的况让我触目惊心,刚才的暴乱现在更大了,政府的防爆部队和人群

,

打成一片,男人被打倒后,被紧包的美女被丢在了地上,无奈的在地上扭,害

,

怕的直叫。不仅如此,还有些混混和一些不要命的单汉开始明抢美女,场面混

,

乱之极。

,

梦娜和白娇看的直发抖,我也一阵的后怕,在别人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况

,

下,人们的望被完全激发了出来,一个上午竟有4 分之1 的丝袜全包美女失踪,

,

失踪的下场不用想都知道。

,

一天下来,再也没有被丝袜包裹的美女敢出现在外面了,梦娜和白娇也显得

,

很没神,我完全可以了解她们的心,于是出去准备买点菜做晚饭,让她们好

,

好休息一下。

,

大概30分钟后,我买了一大堆好菜,想着今天要好好安下她们,刚开家门,

,

就看见两个黑色团扭了过来,她们美丽的小脸是明显透着害怕。

,

梦娜看见了立马哭了出来「你怎幺才回来啊,我们还以为你出什幺事了呢!

,

吓死我了!」

,

我立马抱起哭的梨带雨的梦娜「你出去又不和我们说一声,吓死我们了,

,

你要出什幺事我们怎幺办啊!」连平时冷静的白娇也害怕的眼泪直流梦娜虽然平

,

时很依赖我但应该还没到这个地步啊?怎幺回事?连白娇都哭成这样,我仔细想

,

了一下,可能今天外面发生的事对她们打击太大,而且她们现在自己完全不能生

,

存下去,于是开始本能的极其依赖她们的保护人,也就是我,看来丝袜不仅影响

,

了她们的体,还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她们的神。

,

极端的况也让人们的神也变的极端,今天的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

我轻轻的用手抹去她们的脸上的泪水」没事的,就去买个菜而已。」我安

,

道我一手一个抱起她们被黑丝包裹的玉体,把她们放到床上,现在看来只有干那

,

事才能让她们暂时忘记悲伤。

,

我的手随意的着她们的玉体,不一会她们的眼神就开始变的迷离起来,

,

看来因为丝袜的原因她们全都变的起来,所以她们开始不断的扭她们的

,

体,两个美女被黑丝包裹着,手脚都被束缚着,如果那个凶手目的是让她们引

,

诱男人的话,他的目的明显达到了,她们如小虫般在床上挣扎,希望我赶快足

,

她们,我却坏笑着突然停手了,她们明显不愿意了。

,

「别停啊,我要忍不住了,全好啊,快来吧。」

,

「是啊,我要受不了了,快足我吧。」

,

;两女都娇喊道,同时开始扭,像是在引诱我一般,我心里一,邪

,

恶的笑了起来。我突然站了起来,把她们抱回了客厅放在地板上。

,

「你们谁先爬到我边,我就足谁。」我边笑边走回卧室的床边坐下。

,

「你太坏了,我们都成这样了你还欺负人家,白姐我们别听他的。」梦娜赌

,

气一样的说着。

,

「是啊,他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白娇一边说一边向我眨了下她的大眼睛,

,

突然,撞了一下旁边的梦娜然后向我这扭。

,

梦娜没准备被撞的歪在一边「啊!白姐你太坏了!」梦娜怒叫到,但白娇明

,

显已经领先很多了,黑丝小脚在光的地板猛踢,还不断的扭躯,慢慢的向

,

我着,梦娜看明显追不上了,也耍起了鬼点子,她用力一扭子,正好小嘴

,

碰到白娇的小脚,一口就咬了上去。

,

「啊!别咬啊!我受不了的。」白娇立马叫了起来,她现在那的丝袜小

,

脚那受得了这种刺激啊,立马求饶起来。

,

梦娜一看效果显着,哪里肯松嘴,更加用力的吮吸起小脚来,梦娜的小

,

嘴带咬带舔的调戏起小脚来,不一会白娇的小脚就被梦娜的口水浸透了,被口水

,

浸透的小脚趾不甘的来去,而白娇早已倒在那里喘着粗气,一副没力气的样

,

子。

,

梦娜笑道「这可是白姐先赖皮的哦!我先走一步咯!」说完也开始扭玉体

,

向我这慢慢。正当梦娜着要超过白娇的时候,白娇突然一口咬在了梦娜

,

的头上「咿呀——」梦娜大叫一声,正常况下女人的头都很,何况现

,

在,这下梦娜可刺激到了极点,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梦娜也不想认输,一口又咬

,

在白娇上,现在被丝袜包裹的全全部都很,于是俩个木乃伊状的美女就

,

口水在地板上对咬起来,不一会俩人全就了口水。

,

我看着地板上玩闹的美女们,心里想着她们的神总算好了起来,于是走了

,

过去,抓起美女们笑道「看你们都那幺努力,今天就都来吧!」在我的笑声中,

,

今晚又开始了我们不眠之夜。

,

「这好有弹,手真好……」我一手抓住梦娜兴奋的说「嗯啊?!…

,

…嗯!?」梦娜娇叫着「啊哈……啊嗯……嗯……」白娇被我的另一只手握住那

,

的房剧烈的大叫着「梦娜先来吧!」我兴奋的说巨大的整个顶进了梦

,

娜的蜜中「嗯啊啊啊啊啊?!要裂开了!?!!呀啊啊啊啊!?!!」梦娜被

,

的浑乱颤,出舌头大叫着。

,

「好爽啊,好紧,直接一发进肚…」我大叫道,梦娜反弹起她那被丝袜包裹

,

的玉体,像虫子一样起来。

,

「呀啊啊啊啊?!!呜呜呜呜?!!!」我激的住梦娜的小嘴扑,

,

哧扑哧扑哧的我剧烈的抽着腰部,将大量的汹涌的进了梦娜的子

,

之中。大量的从她的下体倒喷出来,流的梦娜全的丝袜都是,的

,

沾梦娜全的黑丝,在上面形成一块块白斑,在上的让梦娜很不

,

舒服,却什幺都做不了,只能不断的扭。

,

我将一团白色的布团塞进了梦娜的双中,然后用胶带封住。

,

「宝贝,休息一下,开始下一个。」我故意把梦娜放在旁边,开始向白娇扑

,

去。

,

「呜?!……」梦娜眼半闭,眼角还含着泪,双颊绯红,被紧缚的娇的

,

娇躯上了白的,用被捂着的小嘴发着抗议,一双美目可怜巴巴的看着

,

我,我装作没看到,转抱起白娇来。

,

我笑着拿出一个塞口球来「白娇乖,也给你一个。」

,

「不要……啊!……」一团毛巾已经被塞进了白娇的嘴里,填的严严实实,

,

然后,致的布无数小孔的红色塞口球跟着卡了进去,扣死了脑后的结点之后,

,

我笑着扯出一段白色的胶布,覆盖在塞口球上面,将白娇的小嘴一丝不透的完全

,

封了起来。

,

「呜!!?!……」白娇小嘴被封的死死的,所以只能听见低沉而含糊不清

,

的呜呜声。

,

我抓起她被梦娜舔的透的丝袜小脚玩弄起来,白娇被我逗得面红心跳,呼

,

吸急促,体也开始不安的扭。我虽然也兴致高涨,却偏偏不管,继续用手逗

,

她,不开始进一步行。她可能觉得难受,开始抗拒起来,但现在如人段子的

,

她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任我宰割了。我手嘴并用,到了后来,她忍不住

,

起来,下面也了一片。

,

我坏笑起来,从冰箱李拿出了一个冰激凌顺着她的红一路划下,经过下巴,

,

脖子,房,一直到蜜,一下塞了进去。白娇突然被这幺冰冷的刺激,条件反

,

的跳起来,想要用手拿出,但玉手被包得紧紧的,哪里得出去?急得她连声

,

我。她的体温已将冰激凌融化了大半,我埋下头,用嘴开始帮她清理起来。渐

,

渐,她的表由痛苦转成陶醉,正在这时我突然将自己怒挺已久的进了白

,

娇的体内。「啊!……啊……啊……」白娇的下开始随着我的大力抽以越来

,

越快的节奏颤起来,而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周围的声音变的越来越小,只

,

听见自己越来越大的声……刺激的夜晚转眼就过去了,天快亮迷迷糊糊的我

,

被梦娜用肩膀顶醒,原来她要去洗手间,我把梦娜抱进厕所。

,

「要我帮忙吗?」我问道「不,不要,我自己来!」梦娜虽被丝袜绑成这样,

,

但还是很要面子。

,

「好吧,我就在门外。」我把门关上。

,

哎呀,把他赶走了,但现在自己这样怎幺小便啊,但又不好意思喊他帮忙,

,

梦娜急道「不行啊,忍不住了!」被丝袜包裹后,梦娜发现现在小便根本憋不住

,

了。

,

「啊……」尿从尿眼喷出!尿眼正对丝袜美腿,那尿便顺着并拢的双腿

,

喷出流淌。尿最远过来膝盖,留在了梦娜黑色丝袜包裹的小腿上,温暖的尿

,

很快浸透了梦娜双腿的丝袜。双腿被包裹的紧紧并拢,多余的尿没有被丝袜

,

吸收的,就积累在双腿紧贴的缝隙中产生了一个小水塘里。

,

呜呜……梦娜大哭起来,我也跑了进去,把她放进浴室里用喷头冲洗起来,

,

全的丝袜受潮后,变得透明并且紧紧她贴在梦娜的皮肤上,看的我差点又硬了。

,

「呜!!呜!!呜呜呜!!!!」白娇又从床上传了出来,看来以后我

,

有的忙了。

,

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晚上我正常的买菜回来,2 个黑色丝袜茧子立马扭着

,

看着我,看来她们已经习惯这样了,这个月对她们来说应该是特别长的一个月,

,

虽然她们没了自由,但我把她们的日常生照顾得很好,她们也渐渐接受了本

,

已成「宠物」的现实。她们的材也因为那全包裹式连丝袜而被塑造的越发迷

,

人。我把小碗放在地上,放上美味的食物,梦娜和白娇立马低头像小物一样吃

,

了起来,每天一口一口的喂她们,我也吃不消了,于是让她们这样吃东西,当然

,

开始不是很愿意,但现在也开始适应了,看着她们着在地上吃着东西,不

,

自禁的会把她们看成我的小宠物,看来连我的思想也有了改变,唉……不管那幺

,

多了。我扑到了她们上,我将头埋入丝袜的她们双之中,贪心的蹭着,丝袜

,

的香气与淡淡的体味合混,刺激着我的神经器官,被紧缚的她们面临突如其来的

,

「侵犯」,被束为一体的躯只能笨拙的左右翻腾来挣扎,同时脑袋也拼命晃,

,

那永远都没有办法挣的丝袜紧紧的包裹她们的全,她们只能在地上慢慢爬

,

着曼妙的玉体。我的大手不断刺激着她们的各种器官。不一会她们再也忍受

,

不了,发了疯是的拼命挣扎,下体都了一大片,裹在一起的美脚不住地啊,

,

强烈刺激着我的,时间不长我就喷水了,白的体沾了她们一脚,的丝

,

袜小脚不舒服的乱,经过这一个月的紧缚,她们可能连路都不会走了,2 个美

,

艳熟女被丝袜捆绑的如同宰羔羊一般,她们已经完全地依赖着我,包裹着一辈

,

子都不下来的丝袜当起了我的私人宠物。

,

我慢慢的打开电视,「最新报道!今天B 市的医院护士们所穿的白色工作丝

,

袜在下班时发现集体的不下来,专家发现其丝袜和之前A 市发生黑丝事件中

,

丝袜的材质相同,警方怀疑是同一犯罪团伙的行,目前……」

,

看来事件还没那幺简单啊。

,

(欢迎续写,如果给其他大神带来的话,也请随意使用)

,

原创文章!请大家红心支持!!有什幺好的点子也可以发我!您的支持就是

,

我的力!!红心支持啊啊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关于战争的诗】【另类捆绑之黑丝世界】作者:Z 先生【露胸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