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凤白泠独孤鹜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命里相逢】【全本】【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

【命里相逢】【全本】【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

【命里相逢】【全本】
发布于:2022-05-29

,

☆、001

,

斯语凝被领进酒店房间后,经纪人代她,如果想还清你父亲欠的赌债,就要好好伺候今晚的人,他在娱乐圈可说是呼风唤雨的人。

,

她从小丧母,父亲平时好赌,几次三番被追债逃生,可是他不会吸取教训,一旦手里有钱就会去赌,她半工半读,才上到大学,在给社团拍平面照时,被现在的经纪公司发掘,进入了娱乐圈,但是她混得并不好,一没背景,二没才能,只靠着还算过得去的相貌接些广告和龙

,

如果不是她父亲跪在她面前忏悔,发誓以后再也不赌了,她根本不会来到这里,也许在娱乐圈潜规则是很正常的况,但她没那麽大的野心,能够自给自足就足了,跟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上床,任何人心里都会抵触。

,

她不知道今晚的大人物是谁,事前高层很郑重地会见了她,要她千万别得罪这个人物,否则后果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高层的警告很奏效,她一直担心受怕到现在。

,

经纪人叫孙繁璐,别人都唤她孙

,

,

,她带好几个艺人,斯语凝是个无名小卒,签约后才看过几次经纪人,这次竟特地请她回家,不用说定也是为了那个大人物。

,

孙繁璐话不多,但都到点上,到家后,她对斯语凝说临时抱佛脚并不晚,男人喜欢有经验的,同时又是个矛盾体,希望跟自己上床的是个无经验,没被别人占有过的人。

,

为数不多的几次谈话,孙繁璐这次说得最多,又是如此赤的话题,第一次有人跟斯语凝讲这麽深入的事,她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

孙繁璐放入一盘光碟,打开电视快进定格,画面停留在一根狰狞的上,转头跟斯语凝说:“你是去伺候他,该懂的必须要懂,至于技巧如何,就看你造化,首先要学的是

,

口

,

,你看看人家是怎麽做的吧。”

,

当看到男的时,斯语凝就面红耳赤了,在生理书上看到男器官都让她别扭,现在一下子要她看这劲爆的画面,她全都觉得不对劲。

,

“你最好认真学学,不然吃苦头的会是你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用在这里矫了。”

,

孙繁璐说话很不留面,她按了下遥控器,画面开始起来。

,

画面上一双白净的手上红肿的,握住它套弄,接着有人含住两颗下的球,入口中片刻又吐出来,如此反复,加上手上的套弄,慢慢发生着变化,开始粗长,原先趴趴,现在渐渐站立起来。

,

而后那张嘴又来到头上,先是出舌头,用舌尖顶弄,拉出一条条的长丝,然后开始绕着头舔舐,在冠状会多加停留,可以看出的主人很享受。

,

一手套弄柱,一手,这边含住头吮吸,可谓是掌握住了男的器官,恰恰又是他们的肋,让他们无所遁形。

,

画面里的男人按住那女人的头,就在她口里冲刺起来,部一前一后摆,而那两个袋不断地拍打她的下巴,她脸上却是享受,没一会儿,就看到她喉咙做了的作,然后那根拔了出来,前端挂着浓白的体。

,

斯语凝中途移开视线好几次,都被孙繁璐勒令要看,她委屈得想哭,她不清楚自己能否做到这地步,但她觉得反胃恶心。

,

“如果你连这个程度就接受不了,我劝你还是早日放弃,你别忘了是你主找我,如果做不到还是别勉强,得罪他不是你我可以承担的。”

,

“我可以。”斯语凝下定决心道。

,

“那就继续。”

,

之后的才是正题,斯语凝强迫自己看到底,她所看到的就是今晚要发生在自己上的事,她替自己悲哀,世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而她要出卖体来获取报酬…

,

☆、002

,

等经纪人走后,斯语凝怀着忐忑的心走到浴室沐浴,借着热水的冲击,她发似的哭了一场,贞是每个女生都很注视的东西,她就要给一个没见过面的人了。

,

面对镜子,一双通红的眼睛,像兔子一样,会儿金主看到她这样子会倒劲胃口吧,她打趣自己。

,

经纪人给她准备的是一件丝绸睡衣,半透不透的,引人遐想。

,

直到做好心理建设,她挪出浴室,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10点了,她不知道他什麽时候来,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她只能耐心地等。

,

她打开电视,按着遥控一直换台,心也如频道一样静不下来,现在退缩是不现实的,她倒希望那人快点来,如今心七上八下的滋味更难受。

,

就在她困得眼睛快合上的时候,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顿时手脚僵硬,黑亮的眼珠四处转,心乱如。

,

觉到那人的呼吸越来越近,斯语凝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后悔没该把灯关上,看不清脸应该不会这麽尴尬,她尝试着做微笑的作,面部肌却不受控制了。

,

“程新坤让你来的?”

,

斯语凝点了点头,在她听来,此人清冷的声音很是悦耳,小心地转头去看他,他型笔挺,轮廓深邃,看上去大约有30多岁,她心里庆幸,起码不是啤酒肚半秃顶的中年人。

,

程新坤是他们公司的

,

,

总,她今天还是第一次见他。

,

“洗过澡了?”

,

“嗯。”

,

接着他就进到了浴室,斯语凝才大口地呼出一口气,那人在旁,她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将视线转到浴室的门上,里面有着他体的轮廓,盯着看了好久,一直到水声停止。

,

他出来时就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部,上的水滴未擦拭干净,随着走沿着皮肤下来,正一步步地走向床沿,斯语凝一紧张就拼命往旁边移。

,

“我不会吃了你,你不必这麽紧张。”

,

他扔给她一条干毛巾,用手指指了指漉漉的头发,坐到床上,斯语凝颤抖地拿起毛巾,小心翼翼地替他擦头发,两人之间只剩下沈默。

,

电视上在播放着午夜剧场,高亢的吵架声倒是给斯语凝减少了很多尴尬,她很认真地擦拭头发,直到他的手按到她手上,被吓了一跳的斯语凝就如木头般杵在那里。

,

“睡觉吧。”

,

这个睡觉不知道是单纯睡觉的意思还是要做些别的来助睡眠,她慢地下床想把毛巾挂回浴室,被他一手揽住腰部。

,

“啊!!”她条件反地尖叫出声。

,

“毛巾扔地上吧。”

,

斯语凝不舍地把毛巾扔到地上,然后爬上床,躺在他下,被困在双臂里,紧张得眼神乱瞟,体不受控制地发抖。

,

他用手轻她的脸部,大麽指轻轻摩擦她的嘴,而后低下头吮住,斯语凝被吓得睁大双眼,被地让他着,不知该作何回应。

,

他说:“把嘴张开。”

,

斯语凝轻启朱,他的舌头一下子钻进来,在她嘴里搅,跟陌生人口齿融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到恶心,不由多看了一眼上方的脸,正好接触到对方的视线,顿时红了脸庞。

,

他离开斯语凝的嘴,还舔了舔她嘴角的唾,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

,

斯语凝老实地摇了摇头,她忘记问清楚了,心里警铃大作。

,

“我叫陶宇森。”

,

☆、003

,

“陶先生…”斯语凝礼貌地喊道。

,

陶宇森觉得这人挺有意思,是人是鬼他一看便知,她不像装的,是真的不认识自己,没有刻意要巴结他,只是小心地讨好,看她青涩的样子,肯定没做过这些事,这项认知倒让他心大好。

,

于是开口问她:“你叫什麽?”

,

“斯语凝,语文的语,凝结的凝。”

,

“语凝,名字挺好听的。”

,

“谢谢陶先生。”

,

“你陶先生前陶先生后的听着怪别扭,尤其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

,

两人相对暧昧的姿势,使得斯语凝不知所措地看他,她处理不好这些人际关系,她进娱乐圈以来,一向是明哲保,只求生安逸,不求大富大贵,如果有开工就做好本分,她也清楚每行都有它的规则,她不想说自己有多出淤泥而不染,只想对得起自己。

,

看着斯语凝憋红了脸却说不出一个字,他更有了逗她的冲,说了连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话,既然已出口便无反悔的余地了。

,

他说:“叫一声老公听听。”

,

斯语凝震惊地看他,倒把陶宇森看得不好意思了,他还是第一次冲口而出这样的话,尤其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又是这种不大上得了台面的关系。

,

也许该说斯语凝有着自的魅力,吸引着他的眼球,她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任何讯息都能在她眼中读到,让人一看便知她在想什麽。

,

这种床上的趣,斯语凝又怎麽会不懂,但结结巴巴地就是喊不出口,她深怕惹得陶宇森不高兴,就大胆地凑上去他,毫无技巧可言,只是一味地辗转嘴。

,

她没接过,读书时也有人追过她,不过她都提不起兴趣恋

,

,

,今天是她的初,她心跳加速,这种大胆地举使她羞赧,开始觉得脸上火辣辣。

,

难得美人主献,陶宇森好好享受了一把,他含住斯语凝的嘴吮吸舔舐,又撬开她的牙关,舌头长驱而入,在她口中搅弄戏耍,舌尖绕着她的打转,唾从她的嘴角慢慢流下,又被陶宇森挑回自己口中。

,

斯语凝被得快窒息缺氧,陶宇森才放开她,此时她双眼盈水雾,眼神迷离,脸通红,像摘的美艳朵,而作为采集人,陶宇森无疑是兴奋的,这种心他是第一次有,当看到斯语凝时,他就像久逢甘的路人,心中雀跃。

,

睡衣下斯语凝的体若隐若现,里面未着一物,看到这幅景象,陶宇森呼吸开始变沈重,眼睛如野兽般紧紧盯着下的人,望着她。

,

当陶宇森掀开斯语凝的睡衣时,她发颤的样子令他心头一紧,止不住地怜惜,他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别怕,我不做了好不好?”

,

斯语凝的眼角慢慢下泪水,哽地说:“我…我不要紧的。”

,

陶宇森轻着她的头发,带笑道:“口是心非的小东西,都抖成这样了。”

,

“陶先生,我真的没关系,你尽管…做。”最后一个字几乎是鼻子里发出来的。

,

“行了,陪我睡觉吧,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

斯语凝还是眼带泪光地看他,如果她今天没和陶宇森发生关系,等于白来一趟,她爸爸那笔烂债就没法还,这卑的想法令她觉羞耻。

,

陶宇森躺倒在斯语凝的旁边,将她搂在怀里,肌肤相亲的地方显得火热人,斯语凝的心毫无规律的猛跳,她慢慢地出手,小心地握住那根炙热的,马上觉到旁的人呼吸一窒。

,

☆、004

,

陶宇森握住她的手腕,手劲大到她吃痛,顿时让她的勇气全部流失,如此大胆厚脸皮的举已经是她的底线,她没设想过被拒绝的场景,现在她变得难堪。

,

“对不起。”斯语凝收回手,那炙热的觉依旧还停留在她掌心,迟迟驱散不去。

,

“唉…”陶宇森叹了口气,将斯语凝搂到怀里。他是真心觉得这小女生很讨他喜欢,一击即中他内心的地方,所以不想勉强她。

,

彼此间只剩呼吸声,斯语凝僵硬地躺在陶宇森怀里,闭着眼睛促自己快点睡着,意识却十分清醒。

,

“跟我说说你有什麽难处吧。”陶宇森知道怀里的人没睡着,打破沈默问她。

,

“我需要钱。”

,

就这简单的四个字,逼得她到这样的地步,在这个社会生存,谁不为五斗米折腰,陶宇森也料到她不为钱就为利,但这麽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他倒吃了一惊。

,

“要多少?”

,

“120万。”

,

120万对他来说是小数目,同时他也愿意帮她解一时之困,拍了拍她的后背,说:“明天我开张支票给你,女孩子最难得的就是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别再轻易出卖自己的体了。”

,

以他们现在的姿势说这段话,不免显得没有说明力,陶宇森便不再说话。

,

“陶…陶先生…”斯语凝眼里闪烁着水光,忍着迟迟不哭出来,这120万对她来说犹如救命稻,那个人对她再也不好,也把她养大,养育之恩不得不报。

,

而陶宇森轻易就帮了她,不得不说让她激万分,事先下了再大决心,心里还是怨念着她的父亲,她也有着贞观念,希望那个人是自己的所,体换让她觉得很卑,但是陶宇森使她的信念开始摇,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她也许可以接受吧。

,

斯语凝趁着灯光微弱,凑上前住陶宇森,学着他舔弄对方的嘴,她全心地投入,想要取悦对方。

,

陶宇森并未回应,任她笨拙地亲自己,过了一会儿,斯语凝挫败地停下,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凭他的阅历,肯定见过各色各样的女人,就她这样毫无技巧的技,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吧,想到这,斯语凝口闷闷的,很不舒服。

,

“睡觉吧。”

,

听到陶宇森平静地说出这三个字,斯语凝更加挫败,她调整好姿势,这次她背向陶宇森躺好,自尊心受到不小打击的样子。

,

陶宇森靠上来,把她圈入自己的怀里,难得地解释:“如果哪天你心甘愿跟我上床,我会很高兴。”

,

斯语凝立即转,竟然看到陶宇森在笑,原本刚毅的面部和了好多,不禁看得入迷,于是陶宇森的嘴角更加上扬。

,

嘴轻触了下她的额头,又凑近她耳边,说:“别怀疑自己的魅力。”

,

说这句话时,他的声音低沈又沙哑,就像蚂蚁在轻刮她的心房,又又。

,

靠在陶宇森的前,他的心跳显得清晰有力,斯语凝渐渐分不出跳的是自己的心脏还是他的,意识也慢慢模糊。

,

第二天醒来时,边的人已经离去,斯语凝心里有着失落,她洗漱完出来才发现床头有张支票,金额就是120万,另外旁边还有张纸条,也是陶宇森留下的,上面写着他有事先离开,还留了他的私人号码。

,

斯语凝留恋地着那几个阿拉伯数字,迅速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将号码存进去,在编辑联系人的时候,打了陶又删去,拍了拍火辣辣的脸颊,输入了宇森,然后保存。

,

☆、005

,

斯语凝想打个电话表示谢,又觉得太唐突,犹豫了好久,决定发条信息过去,也不会打扰到陶宇森。

,

她删删减减,总算编辑好信息,看了没错别字,没语病,点击了发送。

,

她写道:陶先生,谢谢您。这钱我会慢慢还您的,就是周期可能会比较长,您可以算我利息,总之很谢您,打扰了。

,

她等了一会儿,没收到回信,略带失落地出了酒店。

,

回到家,她给斯义成打了电话,跟他说钱凑齐了,但是这是最后一次帮他,她说到做到,斯义成听到钱有着落了,忙着应好好好。

,

地下赌庄的讨债一次比一次凶狠,他东躲西藏了好几天了,就指望着这个女儿给他解决问题,果然没让他失望,叫她立即汇钱过来了。

,

从银行出来,斯语凝重重地呼了口气,肩上的重任总算可以卸下,接下来她不会再帮斯义达,也没有那个能力再帮他,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努力赚钱了,按她以前那种接工作的方式,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还清陶宇森的钱。

,

正发愁的时候,孙繁璐的电话进来了,斯语凝礼貌地叫了声孙姐。

,

孙繁璐的态度跟先前有了微妙的变化,话语中带了点奉承,斯语凝猜想是由于陶宇森的关系,可是孙繁璐并不知道的是陶宇森没对她做什麽。

,

“语凝,你明天来公司一趟吧,最近刘导有部戏要开拍,还差一个女三号,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

“有有,孙姐,明天几点?”斯语凝忙答应。

,

“早上9点。”

,

“好的,我会准时到的。”

,

没想到这麽快就有工作的机会,别说女三号,就算是龙套,她也愿意演,能赚多少是多少,她不想欠着陶宇森。

,

挂掉电话后,发现手机有条新信息,正是陶宇森发进来的。

,

她点开后,就短短的几个字,却让她心跳加速。

,

陶宇森的短信写道:不必着急还我,我不缺这点钱。

,

斯语凝立即回他:陶先生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表示谢。

,

发完一分锺不到,陶宇森的电话就进来了,说实在的,斯语凝有些紧张,发短信是对着屏幕,打电话必须面对陶宇森的声音。

,

“事都解决了?”陶宇森的声音显得慵懒磁,勾得斯语凝心头的。

,

“嗯,陶先生你中午有空吗?”斯语凝期地问。

,

“中午约了人谈事,晚上吧。”

,

“嗯好,那晚上7点,在富丽饭店见。”

,

“要我去接你吗?”

,

“不不…”斯语凝边说边摆手,想想陶宇森又看不见,连忙停止这傻气的作,约好了时间地点,她依依不舍地挂掉电话,直到屏幕暗下来,她才回家。

,

富丽饭店对于她来说有点奢侈,但是请陶宇森这种有份有地位的人吃饭,她也只能想到这里了,再贵她的钱包就吃不消了。

,

斯语凝住的房子两室一厅,处在郊区,房租便宜,所幸她不红,从来没有被狗仔跟踪的烦恼,中午她弄了两个菜填肚子,然后开始打扫房子。

,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3个小时,斯语凝打开电脑,搜索陶宇森,陶家家大是非多,陶宇森的大伯突然被架空,而让陶宇森上位当了最大决策人,这背后发生了什麽外人不得而知,但是看关于陶宇森的报道,他从来不笑,斯语凝觉得他笑起来更好看。

,

☆、006

,

斯语凝到的时候,陶宇森已经在了,被服务员领到位置上,然后开始点菜。

,

既然是斯语凝请客,所以就由陶宇森做主,他只是叫了两份晚餐,倒让斯语凝不好意思了,跟他说没关系只管叫东西吃,不必替她省。

,

陶宇森问她喝不喝酒的,斯语凝点了点头,于是他叫服务员开了瓶红酒。

,

斯语凝刚踏足娱乐圈时,被叫出去应酬过几次,她的酒量不说多好,起码酒后能克制自己,让脑袋保持清醒状态,所以小喝点她完全没问题。

,

斯语凝帮陶宇森倒上酒,酝酿了下绪,对他说:“陶先生,这杯我敬你,谢谢你慷慨相助,日后我会慢慢还你。”

,

陶宇森也举杯,说:“像我之前说,还钱不及在一时,解决问题了就好。”

,

因为喝了几杯,斯语凝胆子大了,开始和陶宇森攀谈起来,其实基本上都是她在讲,陶宇森专注地望着她听,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被陶宇森看久了,她脸上一片酡红。

,

斯语凝最漂亮的就是眼睛,圆溜溜的,乌黑的瞳孔映照着陶宇森英俊的脸,看得如痴如醉,等她意识到盯着人看了太久,马上害羞地捂住两颊。

,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陶宇森叫了服务员过来买单。

,

“我打车回去就行了。”

,

“你请我吃了顿饭,饭后送你一程才会显得我绅士点。”

,

斯语凝也不再推辞,两人出来后,乌云遮住了月光,看来快要下雨了,司机已经把车开到门口,陶宇森打开车门让斯语凝进去,而后自己也坐进去。

,

他问了斯语凝的住址,跟司机说了后,对斯语凝说:“住那麽远不会不方便吗?”

,

“也还好,主要那里房租比较便宜。”

,

“没考虑在市区租房或者买房吗?”

,

“现在房价那麽贵,负担不起。”斯语凝老实地说道。

,

“你现在房租多少?”

,

“月租2000。”

,

这个时候斯语凝并未把两人的闲聊放在心上,送她到家后,想请陶宇森上来坐坐,看这天色,他就拒绝了,说下次有机会再来吧。

,

第二天见过孙繁璐,谈好了接的剧的细节后,又被她叫到了办公室。

,

孙繁璐看了她一会儿,才缓缓道来:“这次的拍摄地点会集中在市内,你住的远未免不方便,公司提供了一处住房,月租跟你原先差不多,你收拾一下搬过来吧,那环境也还不错。”

,

“孙姐,房租真的跟我原先差不多?”斯语凝不可置信地问。

,

“这个公司也出了部分,员工福利嘛,接下来你好好努力。”

,

“嗯,我会的,谢谢孙姐。”

,

在斯语凝快走出办公室时,又被叫住,“对了,忘记通知你一声,明天你会有个新助理,有什麽尽管跟她说。”

,

斯语凝的原本不热衷的事业,突然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公司对她几乎是放养状态,现在又是演女三号,又安排新助理的,她边可从来没跟过助理,一向是能自己做她就自己做,不得不想是不是遇到了陶宇森这个贵人。

,

虽然他们的认识不光彩,但是斯语凝很谢陶宇森,心里似乎还有着隐隐不知名的愫在发酵…等斯语凝搬入新住所,发现跟自己原先住的环境大不相同,虽然也是两室一厅,但是装修看着就前卫崭新,而且还是黄金地段。她心里有个猜测,又不敢证实,怕自作多。

,

当天晚上,她翻来覆去没睡着,就盯着手机上那个刚存入的号码,灯光暗下去她又按起来,如此反复直到手机没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凤白泠独孤鹜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命里相逢】【全本】【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