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汗脚脚臭】【嘉颖的异世界淫魔之旅】(04)圣骑士的追捕&淫魔的反击【作者:诸星团】【敲大背】

【嘉颖的异世界淫魔之旅】(04)圣骑士的追捕&淫魔的反击【作者:诸星团】【敲大背】/

【嘉颖的异世界魔之旅】(04)圣骑士的追捕&魔的反击【作者:诸星团】
发布于:2022-05-30

,

作者:诸星团

,

字数:12605

,

此时此刻,皮格斯城的北门已经被圣骑士们所封锁,任何从此出入的人都需

,

要接受严格的检查,不管你是贵族子弟也好,还是平头百姓也好。在芙蕾雅圣教

,

的魔法师经过相关法力所强化的透视之眼下,鲜有魔能够瞒天过海的离开这里。

,

而一旁负责守卫这里的几名圣骑士,则是拔出宝剑,手持盾牌,从头盔下的眼睛

,

里,

,

们了。」在前面的几名挑着担子的苦力检查通过而走出城门后,接下来他们准备

,

对一辆乘坐了4 名年轻女子的马车进行检查。

,

「怎么办,潇潇?这里竟然,有圣骑士过来把守了,我们十有八九,是打不

,

过他们的啊。」

,

「要是现在掉头离开,他们肯定会更怀疑我们的份,到时候各个城门一封

,

锁,我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

「那,就硬着头皮接受他们检查?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

「嗯,只能赌一把了,对了,只要我一释放能爆发,你们也一起变成魔,

,

到时候趁乱逃跑就是了。现在计划有变,先不去小镇过夜了,能到哪里过夜,就

,

先去哪里吧。」

,

「好的。」在使用魔意念互相流后,面对圣骑士们的促,装作什么事

,

都没有发生的潇潇驾着马车,不紧不慢的来到了芙蕾雅圣教的魔法师与圣骑士面

,

前。在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后,果然,魔法师脸色大变,用手指着她们大喊道:

,

「她们是魔,别让她们跑了!」话音刚落,刚才还是村姑打扮模样的潇潇忽然

,

浑上下粉色光芒大作,紧接着,一道强有力的粉色光束径直击中了魔法师,紧

,

接着,马车上其他三人也纷纷变成魔的样子,一道道强弱不一的魔能光线

,

从她们小腹上的纹发出,直接让几个圣骑士差点跌下马来。借此机会,潇潇一

,

拉起缰绳,直接让马车前面的两匹马加速快跑。

,

「驾!」只见两匹马似乎知道马车上驾车人的想法,快速的奔跑了起来。很

,

快,这辆马车就快速的离开了皮格斯城城门很远的位置。马车速度之快,以至于

,

让圣骑士们都没能回过神来。

,

「笨!快追啊!」被能爆发弄了个七荤八素的魔法师很快就从地上爬了

,

起来,他急忙命令旁的圣骑士,去速度追击刚跑离城门不久的魔们。毕竟皮

,

格斯城里还有残余的魔,本就是大事,要是让她们跑掉了,那就更不得了了,

,

只怕自己也会被教会所处分,更不用说那些跟工人一样存在的圣骑士了。在教

,

会眼里,自己用高军饷,大价钱,好马好武器好装备养的圣骑士如果连小小的

,

魔都搞不定,那可就让人贻笑大方了。

,

一时间,七名圣骑士手拿长枪或者骑士长剑,骑着高头大马,朝着潇潇她们

,

驾车逃离的路线而去。比起潇潇所驾驭马车相配套的两匹普通的挽车马,圣骑士

,

的马明显在速度上,耐力上要更好一些。没多久,他们就离前面潇潇等人所乘坐

,

的马车不远了。以至于可以清晰的看到前面马车上魔的样子。

,

他们大喊着前面的马车停下,一边挺着骑枪或者骑士长剑而去,对于他们来

,

说,这几个魔自己可以先斩后奏,按照教会的规定,对付逃走的魔,圣骑士

,

们可以就地处决她们而非抓回来后再接受审判后处死。「不好啊,他们,他们要,

,

追过来了。」「可恶,我的法力,在刚才过城门时候,都用尽了。」「我还有一

,

点法力,让我先来对付他们。别追我们了,看招!」嘉颖抬起手,只见几个魔

,

能量构成的光弹,从她右手并拢的食指与中指处发出,对着后越来越近的圣骑

,

士就打了过去。不过很显然,圣骑士们似乎预料到了这个魔的攻击技能,竟然

,

都躲了过去。

,

「别想跑了!马上停下!」

,

「抵抗是徒劳的,就地投降,接受教会的审判才是你们的最好归宿!」

,

圣骑士们加快了追击的速度,他们一边大声呐喊着,命令前面的马车停下,

,

一边纵马紧追不舍。对于他们来说,抓到/ 杀死一个魔,就意味着500 兹尼赏

,

金的入账,这相当于他们近两个月的收入。这对于生普通不那么宽裕的圣骑士

,

来说,这无疑是非常富有诱惑力的存在。

,

「我们走这边,看到了吗?那条河上有一座木桥。」

,

「不过看样子,那座木桥,似乎摇摇坠的样子。只怕马车走在上面,会塌

,

下去。」

,

「管他呢,能过去就好。」

,

潇潇一边驾着马车,让马转向,朝着附近的一条跨过一条河的木桥上驶去,

,

一边让其他人把重要东西随带好,要是马车不慎坠河了,这样也不会丢失什么。

,

而在她们后,圣骑士们看到了她们试图过河的向,也调转马头,朝着她们现

,

在的方向追去。

,

这座宽窄只能容纳一辆马车经过的木桥是几十年前的附近一个村庄的人为了

,

进城方便而集资修建的,不过后续该村庄因战乱而被废弃,木桥也得不到该有的

,

修葺而显得破败不堪。平日里也没有人去走这座已经摇摇坠的木桥。如今,潇

,

潇驾着马车,快速的从这座木桥上驶过。

,

「吱呀呀……」伴随着木头晃,木板破碎的声音从桥面上传了过来,这座

,

年久失修的木桥在这辆马车车轮的碾压,马蹄的践踏下,在勉强支撑了一小会后,

,

终于是支撑不住这突如其来的重量与碾压而塌了下去,紧接着,快要过桥成功的

,

潇潇等人也和马车一起,从崩塌的桥上掉到了河的浅滩上。陷入泥滩的马因受惊

,

而奋力挣扎着,没等潇潇回过神来,这两匹受惊的马就摆了缰绳与车辕的控制,

,

朝着附近的树林里跑了过去。不管潇潇等人怎么喊,它们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

而河对岸的圣骑士们,也直接驾马试图过河来抓捕这四名陷入泥滩里的魔。

,

「他们追过来了。」「快走啊!」艰难的从泥滩里爬出来的潇潇不顾上是脏

,

兮兮的泥巴与沙土,一边把其他人从泥滩里拉起,一边接过其他人丢过来的行李。

,

不过现在,圣骑士们已经骑着马直接渡河追过来了。由于是枯水期,因此骑着高

,

头大马的圣骑士并不担心会被河淹死的风险。只不过由于岸上的泥沙与污泥,河

,

里的淤泥,这些外界条件的影响下,让他们过河的作迟缓了不少。

,

潇潇拿着装着钱与自己衣服的行,拉着跑丢了一只脚鞋子的嘉颖的胳膊,

,

同时没有忘记后的姐妹,让她们跟着自己与嘉颖去朝着附近的树林里跑,在她

,

们后,是互相搀扶着的萝拉与戴安娜,她们拿着行,一泥巴与沙土的跟着

,

前面的二人朝着树林跑去。毕竟树林里,骑兵是不方便施展的,这样一来,她们

,

就有反击的空间了。「依我看,能不能,抓到一两个圣骑士玩一玩呢?」

,

「潇潇,你疯了吧,现在我们能够逃离他们的追捕,就不错了,还何谈抓住

,

他们。」

,

「他们骑马上岸,就是最好的机会。」潇潇忽然用并拢的手指朝着冲在最前

,

面的一名刚刚骑马上岸的圣骑士一指,一道粉色的光束就照了过去,直接击中了

,

他的坐骑。受惊的马直接把他掀翻在泥泞不堪的河滩上,由于上沉重的盔甲,

,

使得他竟然难以站起来在这样的地方。

,

「兰森,你没事吧。」

,

「没事,我,我能,站起来,你们去抓住那几个魔!别让她们跑了,我稍

,

后会过来找你们的。」

,

「知道了!」

,

其他的圣骑士在得到他的命令后,按照他的意思,并没有停下来照顾他,而

,

是选择继续追击逃往树林里的魔。茂的树林,对于骑着高头大马的圣骑士来

,

说很不方便,于是他们纷纷下马,摘下头盔,直接拿着骑士剑与盾牌继续追击。

,

他们相信,以魔那弱小的体格,是跑不了多远的,更不用说与自己发生正面对

,

抗的况了,面对圣骑士附魔的剑与盾,她们是毫无胜算的。

,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不过圣骑士们还在树林里寻找着魔的踪影。虽然

,

说没有火把一类的东西照明,不过对于经历过专门训练的他们来说,在黑暗里作

,

战,这不算是什么难事。「还没找到她们吗?朗格?」

,

「没有,连她们的气息,都找不到了。」

,

「要不,我先回去叫一下援兵,到时候再细致的搜捕,也不迟啊。」

,

「笨,又想偷懒耍?!老子早就看不惯你的这种做法了,瑞科,这次,

,

你负责打头阵,别到关键时刻就想跑!」

,

这名叫瑞科的年轻圣骑士在被同伴训斥一顿后,只好走到队伍前面,继续一

,

手拿剑一手拿盾的寻找起魔的踪影。忽然,他似乎踩到了什么,疼的哇哇直叫

,

起来。「我的腿,我的腿,被,被什么,给住了!」由于太过于疼痛,他直接

,

把剑丢到了一旁,抱着被一个巨大的捕兽住的左腿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

「废物,一点也不会忍耐吗?切,一个捕兽而已,你还穿的是铁靴,并没

,

有受伤,回去养几天就好了。」在用力的把他左腿上的捕兽掰开后,这名叫瑞

,

科的圣骑士只好一瘸一拐的跟在其他人后,这次由队伍里资格最老的弗兰迪带

,

头。

,

在抓捕魔上,弗兰迪一直都非常有自信,死在他手里的魔起码得有十多

,

名了,更不用说那些被捉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卖力的去抓魔,无非是奔着赏

,

金去的,和他认识的人都知道,他有一家子人需要养。弗兰迪的妻子是全职太

,

太,有时候去做些手工赚赚零钱,他有两个孩子,一名是刚刚成为见习骑士

,

不久的女儿,另一名则是还没到上学年龄的儿子,更不用说他那常年卧病在床的

,

父母了。这个况也迫使他需要更卖力的去做抓捕魔等计了,单纯靠军饷,

,

是无法养自己一家人的。

,

「魔在前面,抓住她!」

,

「快点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

忽然,前面忽然闪过一个影,这让圣骑士们兴奋不已,他们忘记了疲惫与

,

黑暗,继续呐喊着,拿着剑与盾追了上去。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影一直在他

,

们二十多米外,不管怎么追击,始终是无法追上。而冲在最前面的弗兰迪并

,

没有意识到,自己离其他同伴是越来越远了。不过他并不在意自己此时已经是孤

,

军深入的况,在以往几次行里,自己一直都是孤军深入式作战,并取得了不

,

小的战果。如今自己面临的不过是四名魔而已,他相信,自己可以凭借一己之

,

力把她们都消灭干净。

,

忽然,一个绳索套子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直接套住了他的脖子上。「什么

,

人?」突如其来的紧勒让他的脸憋的通红,他用手拉住套在脖子上的绳索,不

,

过无济于事。就在他准备用剑去砍断绳子的时候,忽然,一道影在他眼前飞过,

,

直接把他踢的是不由得后退几步。没等他回过神来,又是一记飞踢,在他上,

,

由于力度比较大,以至于他手里的剑都被震落了下去。紧随其后的,是他的两只

,

手直接被人用绳子反绑住了。现在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从猎人变成了猎物,

,

而且还是魔这一弱小存在的猎物。

,

「你就是,魔?!」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子,弗兰迪第一次觉到了什么叫

,

害怕。现在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离大部队去孤军深入的追击,但凡有一个同

,

伴在旁,自己也不会被魔这种屈辱的方式所抓获。

,

「是的呢,我就是,魔。」面前打扮上暴的金发女子忽然莞尔一笑,

,

然后用手托起了他的下巴。「本以为是个帅小伙,没想到是一个老大叔,胡子拉

,

碴的,一点也不好看。」她继续评价着弗兰迪现在的样子,同时把手一挥,又从

,

不远处跑过来三名魔。她们打扮的同样是走暴风格的,乍一看与城里

,

院的女差不多,不过她们充的眼瞳与后背处的尻尾在告诉弗兰迪,她们

,

就是魔。

,

「干得漂亮,嘉颖,要不是你的提醒,我可能就想不到这个点子呢。」

,

「在扔绳索抓住他上,应该是潇潇姐姐的功劳呢。」

,

「不说了,把他捆起来,还有把他的武器带走,今晚,我们可是得到了新的

,

牛了呢。」

,

被扒下上铠甲的弗兰迪只能被她们死死的按在地上,并被绳索捆了个严严

,

实实。他刚准备大声呼救的时候,一条散发着女人水与尿味道的内已经把

,

他嘴巴堵了个严严实实。「不要幻想让你的同伴来救你了,你就乖乖的当我们的

,

牛就是了。」这时候,一名棕发魔在用自己刚下的脏内堵住他嘴巴

,

后,顺手给了他几个耳光。「戴安娜,等到了地方怎么玩他都可以,我们走!」

,

「好嘞!」

,

就这样,自诩是这群圣骑士里资格最老的弗兰迪被这四名魔捆绑起来抓走

,

了。不过他的同伴并不知道这一点,在他们四散寻找了半个多小时后,其中一人

,

似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

「你们发现没,弗兰迪,他,不见了。」

,

「是不是在和魔对决呢,别忘了,那可是四名魔。」

,

「不可能,就算是对决,总该有喊杀声吧。你听听,什么声音都没有。」

,

「是啊,那是不是这种可能,他被魔抓走了?」

,

「瑞科,你老毛病又犯了。又害怕什么魔?别忘了,弗兰迪可是老前辈一

,

样的存在,在对付魔,兽人,哥布林以及黑魔法师上可是响当当的存在。怎么

,

可能被几个废物魔抓走了?」「就是,要是弗兰迪凯旋而归,非得打你一顿不

,

可,瑞科。」

,

「废物就是废物。」

,

在其他资格老些的圣骑士把这个叫瑞科的新人圣骑士骂了一顿后,他们继续

,

寻找起魔的踪迹,不过现在多了寻找弗兰迪的任务。不知走了多远,忽然,地

,

面上一套铠甲出现在他们面前。「是,是弗兰迪的,铠甲?!」带头的圣骑士颤

,

抖着蹲下拿起了这件有圣骑士与芙蕾雅圣教标志的铠甲。「没错,是弗兰迪的,

,

上面有一他上的烟味。」他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急忙让其他人围过来看。

,

「那么,弗兰迪到底去,哪里了?」再次寻找一圈无果后,已经心慌意乱的

,

圣骑士们只能拿着这套铠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树林。弗兰迪这样的老前辈

,

忽然失踪,再加上树林里树枝与树叶被风吹过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足可以让他们

,

内心里开始畏惧起来。现在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尽快找教会那里,好让更多

,

人加入到寻找弗兰迪的队伍里。不过没有人留意到,瑞科的眼角已经流下了委屈

,

的泪水。

,

「放,放开我,你们这些臭婊子,肮脏的魔!」此时在一座废弃村庄的一

,

处宅院的房间里,面对面前四名魔的嘲讽,弗兰迪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不过

,

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他现在是魔俘虏的现状。「是吗?我们就是你所说的肮

,

脏的魔,不过,你在我们眼里,不过是除之而后快的人渣呢。」一名粉色头

,

发的魔似乎有点生气了,她用穿了高跟皮靴的脚,用力的踢了踢他的体,以

,

提醒他现在的份。

,

「潇潇,那么怎么对付他?」

,

「依我看,我们姐妹四人,轮流把他榨干,是最好的选择呢。」

,

「不过,这样如何?我们所在的村庄是一处废弃很久的地方,平日里基本无

,

人来,莫不如在这里休整几天,期间把他养成我们的牛,也是不错的选择。

,

大不了临走前把他榨干就是了。」

,

「很好,看样子,嘉颖的提议很呢。对付圣骑士这种迫害我们魔姐妹的

,

人渣,当成牛养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潇潇笑着把圣骑士的子与铁

,

靴下,任凭他怎么骂,怎么喊都无济于事。一方面这里是个废弃村庄,平日里

,

基本无人来这里;另一方面,潇潇已经布置了一道魔法结界在这里,只要没有教

,

会魔法师过来,就不会有人找得到她们的踪迹。因此,她们准备好好的玩弄这个

,

被俘虏的圣骑士了。

,

「看起来,很有力的巴呢,我吹一吹气,就硬的不成样子了呢。」

,

「据我所知,圣骑士都是芙蕾雅圣教的忠诚教徒,那个教会一直宣传禁什

,

么的。估计这个大叔,得很久没有体验过什么是吧。」

,

「或许,是处男都有可能。」

,

「处男的话,就太过分了吧。」

,

在魔们有说有笑的氛围里,弗兰迪只得低下了头,他承认,自己输了,而

,

且没有败给什么强壮的兽人,狡猾的哥布林,而是一群魔的手里。「哎呀,这

,

家伙,杀了我们三十个个姐妹呢。」这时候,萝拉拿起了一个从他衬衣上搜到的

,

针,见识比较多的潇潇立马认出,这是消灭以及捕获魔三十人的铜质纪念章。

,

「那么,为了给三十名姐妹报仇,我们就把他好好的养着,当我们的牛,

,

让他用自己的来赎罪!」

,

「好主意,不过,应该谁先来呢?」

,

「嘉颖应该最合适,毕竟今晚能够抓到他,她的功劳是功不可没呢。」

,

「还是潇潇姐姐吧,要不是她关键时候击倒那个魔法师,只怕我们都出不了

,

城。」

,

在讨论一番后,还是决定让潇潇先行开。不过弗兰迪还是不肯屈服,他继

,

续大声的咒骂着面前的四名魔。「我死后,会上天堂,而你们死后,只配进入

,

火狱,明白吗?!」虽然说弗兰迪清楚自己的处境是基本上没有路了,不过他

,

还是没有忘记继续诅咒着她们。不过很快,当着他的面干净衣服的潇潇,不怀

,

好意的笑了笑,然后把自己刚下来的黑蕾丝头团成一团塞入他嘴巴里,并且

,

用一条黑色长筒丝袜勒住它,不让弗兰迪把它吐出来。「这次,你就说不出什么

,

了呢,什么入火狱,我们魔与魔教会,可不这么认为的。」她小腹上的纹

,

开始发光,直挺挺的照进了弗兰迪的眼睛里。在几分钟后,弗兰迪只觉到浑

,

都力量似乎都直奔下体而去,至于自己脑子里到底要想什么,则是一片空白。

,

他上的衣服被光,不过他的手还是被绳索反绑在后,可以看到,一根

,

粗壮的巴傲然挺立在他下位置。按照潇潇的建议,等今晚玩完他后,再喂一

,

些水以及拿一些吃的给他,别让他那么快就死了。「嘿嘿嘿,就让我品尝一下传

,

说中禁很久很久的圣骑士的滋味吧。」潇潇把自己已经泛滥成灾的魔美

,

掰开,让他看了个清楚外面与内里构造。

,

「你这个圣骑士,知道女人的私处各个部位名称吗?如果不知道,姐姐我就

,

给你讲解一下。外面这两片粉嘟嘟的,叫,可以从判断一个女人经

,

验况,不过这点对魔来说无效;上面这个小豆豆呢,叫,刺激它女

,

人就会发的哦;里面,叫做道,专门容纳你们男人大巴的,当女人兴

,

奋的时候,会流出许多水从里面的哦;这片膜,叫处女膜,如果女人没有做过,

,

她就是有这片处女膜的。不过本魔由于再生处女的纹存在,所以不管与多少

,

男人上床,都会一直再次生成处女膜的哦。」不紧不慢讲完自己下器的知识

,

给这名不知道多久没有与女人上床过的圣骑士后。看着他憋得通红的脸与喘着粗

,

气的样子,嘉颖,萝拉与戴安娜不由得大笑不已。因为他的样子,像极了未经人

,

事的处男。

,

然后,在凌辱对方的心理上得到足的潇潇,拨开自己紧紧闭合的粉嫩瓣,

,

再不紧不慢的对着他的巴坐了下去。由于有足够多水,因此入并不费

,

劲,而且弗兰迪不知道多久没有做过了,经过潇潇纹的能照刺激他的

,

望后,他的巴已经明显的变大了许多,像极了大槌。「我的处女膜,就这样

,

被你这根废物巴顶破了呢。」熟悉的破处快再次传来,让潇潇忍不住颤抖了

,

一下体。

,

在觉到他完全没入进自己体内且顶到子口后,她开始了熟练的一上

,

一下体来。对于这名圣骑士来说,虽然他还是有些排斥这个魔用这种方

,

式玷污自己,不过她给自己巴带来的别样快,开始让他逐渐的沉醉于其中。

,

从他被内与丝袜堵住的嘴里,发出一阵阵愉快的哼声来。「很喜欢吧,本姐姐

,

的蜜,是不是觉上与以往大不一样?如果大不一样,那就对了,因为姐姐我

,

可是怎么玩都不会坏的魔哦。你的巴一直在呼喊着,让我来拯救它。你看,

,

我已经来拯救你这根难耐的巴了呢。」伴随着潇潇阵阵欢笑声的,是嘉颖

,

等三名魔在一旁欣赏这一艳景的谈笑声。

,

对于弗兰迪而言,现在的自己体验到了以往从未享受过的快,他内心里

,

承认,自己已经足足三年多没有与妻子享受过鱼水之欢了。而且就算是与妻子做

,

,也是很简单的抽送,等自己要了的时候再出去。目的也很简单,只为了

,

传宗接代,毕竟按照教会的教义来讲,男女的目的只能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存

,

在的。如果为了体与神上的足而做,那么是会遭到天谴的。

,

「管什么天谴不天谴,好好的享受做过程,就不管这么多了。」在弗兰迪

,

的脸上,一抹享受之色浮现了出来,很显然,现在的他开始享受起这名粉色长发

,

的魔带给自己从未体验过的快与乐趣了。而潇潇似乎也读懂了他的想法,

,

她直接面对面的以骑乘位姿势与这名圣骑士做,同时用力的表演起了摇play,

,

一对白的,足有H 杯的巨这样一来回晃,直接把弗兰迪的眼睛都看直

,

了。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女人的子在足够大的况下,晃起来,对男人来

,

说可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

「姐姐的大子,很美吧,你看,头都是很可的粉色呢。」潇潇的眼瞳

,

变成了粉色的心形,这直接把弗兰迪看的呆住了,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美人的

,

眼睛也可以这么好看。与此同时,潇潇的体的更激烈了,她榨神器级别

,

的道让弗兰迪的巴沉迷于其中而不能自拔,层峦叠嶂的膣与褶皱刮蹭着他

,

头与冠状以及,刺激的他望越发的强烈。终于,在潇潇加快了

,

体上下速度十几下,并连着高潮了两次后,一极其浓郁的白从他

,

的头马眼里奔涌而出。尽数淋撒在她的道深处。

,

「了好多呢,不过,谢你如此浓厚的,又可以滋养我了呢。」潇潇

,

意的从一旁的行李包裹中,拿出了一条还算干净的红色蕾丝衩穿上。她的脚

,

上,已经换上了便于的皮带凉鞋。虽然说包裹落到了脏兮兮的河里与泥滩上,

,

不过包装的比较好,因此里面的东西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与脏污。

,

「该我了呢,今天晚上,每一个姐妹都要从这名禁了很久的男人上,榨

,

取上一发那积攒多年的浓厚哦。」嘉颖笑嘻嘻的出了刚换上了灰色袜的

,

美足,踩在他还在坚挺的巴上。「真的很大呢,这可是来自于魔的足服务

,

哦。」她一边笑着,一边轮流用自己包裹着灰色丝袜的美足踩在他的巴上,同

,

时她也没有忘记欣赏他憋的通红的脸。对于嘉颖而言,欣赏一个一直秉承禁主

,

义的男人,被女人用这种方式玩弄的样子,实在是一大享受。

,

「很想要了吧,那么,就让姐姐足你吧,你这个废物圣骑士。」在用自己

,

丝足玩弄他的巴几分钟后,嘉颖选择继续以骑乘位姿势让自己已经泛滥成灾的

,

肥美鲍鱼和他的巴合,现在她已经把腿上灰丝褪至膝盖处。虽然说弗兰迪已

,

经了一次,不过很显然他是禁了很久,因此上的「存货」也非常多,

,

巴也可以一直傲然坚挺着。这方面不像是之前那个叫罗尼迪的富家公子,到包养

,

嘉颖等人的最后一天里差不多连都不出来几滴了。

,

由于已经与潇潇做了一次,因此这次嘉颖就没有觉他还在抗拒做的意思。

,

伴随着她的鲍鱼一上一下的他的巴,很快,弗兰迪的巴就被他的水弄

,

得漉漉的。再加上魔体特有的效果,已经让他的巴也不下来了。

,

「好舒服哦,还是哥哥您的巴,能足颖儿的望与想法呢。就让颖儿我,带

,

着你去的天堂,一起让我们彼此快乐起来吧。」现在嘉颖以骑乘位的姿势与

,

这名叫弗兰迪的骑士欢,她的糯甜美,且直入人骨头里的话语,让弗兰迪几

,

近忘记了自我,忘记了自己的信仰,追求的信念,甚至是,自己的家庭。

,

更不用说嘉颖的正在发出和光芒的粉色纹正对着他的眼睛,经历过潇潇

,

的纹发光洗脑后,再加上现在嘉颖的纹发光洗脑。已经彻底粉碎了他脑子里

,

的一切良知,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之前为什么要跟一个傻子那样去追求所谓的禁

,

苦修,为什么要从自己那并不是很多的军饷里扣出一部分钱给芙蕾雅圣诞的教

,

堂布施,为什么要相信什么跟着教会的规矩做事才可以死后上天堂。「哎呦,憋

,

坏了呢。姐姐倒是想听听,你想说什么。」在把他围着嘴巴的丝袜,堵着她嘴巴

,

的内取下后,很显然被憋坏了的弗兰迪立马变了个人似的吼道:「让,让我,

,

与你们,做到死吧,我,我不想再当什么,狗圣骑士了!我愿意,当你们的,

,

牛。」

,

听到这句话后,正在与他做的嘉颖,以及一旁围观的潇潇等魔意的笑

,

了。对于潇潇与嘉颖来说,纹发光的洗脑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不仅击垮了他心

,

中的信念,也心甘愿的堕落,并愿意当自己等魔姐妹的牛。「那么,

,

就多和你做一做呢。你的巴,顶的人家的蜜,好舒服呐。」嘉颖一边愉快的

,

着自己体,以便于和他的巴达到更进一步的快。

,

与此同时,弗兰迪也发出一阵阵代表快的声来,不过嘉颖不得不佩服,

,

他的巴在自己榨神器一样的蜜里了这么久,而且期间自己已经高潮了

,

两次,他却还没。不过就在嘉颖即将达到第三次高潮的时候,忽然一声低吼

,

从弗兰迪口中发出,紧接着,他的体就一阵猛烈的抽搐。紧随其后的,就是连

,

珠一样的。量大且浓厚的很快就灌入到嘉颖的道深处与子里,但

,

是很快就以眼可见的速度,被她的膣壁与子壁所吸收干净,转变为滋养体

,

的养分。毕竟这名禁很久的圣骑士,在质量与数量上,肯定胜过自己最初

,

遇到的那5 个冒险者,以及后续做暗娼时候遇到的嫖客了。

,

心意足的嘉颖这才离开了这名圣骑士的体,接下来是萝拉。她首先与这

,

名叫弗兰迪的圣骑士来了个接。已经被魔的纹发光以及她们富含成分

,

体弄得意乱神迷且神魂颠倒的弗兰迪,直接和她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接。虽然

,

说他嘴巴很臭,且弥漫着一难闻的烟味,不过这不影响萝拉与他的互相亲。

,

毕竟为魔的萝拉并不在意他上的这些在常人看来难以接受的气味。

,

弗兰迪贪婪的着来自她口中的香津,殊不知,他又一次喝下了一些药

,

到体内。双手被解开束缚的他选择了主出击,这次他直接让萝拉吸吮他的巴

,

来。萝拉也很顺从的张开嘴,直接下了他这根巨物来。

,

「好刺激,好舒服,用嘴巴吸吮巴,原来是这么的爽,亲的魔小姐,

,

好好的,吸吮我的巴吧,它很需要,你们的体来安它呢。」

,

「是吗?能让小女子用体服侍您,实在是小女子的荣幸。」

,

萝拉继续吸吮着弗兰迪的巴,在摄入进体内的魔体作用下,他看到自

,

己的做对象,变成了纯洁而又美丽的贵族小姐。而且当他看到「贵族小姐」在

,

顺从的舔舐自己巴的时候,一抹傻呵呵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你这名贵族小

,

姐,可要好好的服侍我哦,要不然,我会生气的。」

,

「是吗?我会尽心尽力的服侍好大人您的。」

,

萝拉的舌头刺激着弗兰迪的头,头马眼,等部位,同时也没有

,

忘记用手弄他的子孙袋。被她这样的芊芊玉手刺激自己的子孙袋,直接让

,

弗兰迪是兴奋不已。「我,我要,要,进贵族小姐的嘴巴里了。我,我玷污,

,

她了。」在她的嘴巴里了自己巴近十分钟后,再也忍不住的弗兰迪没有忍

,

住自己的望,直接让白的尽数的流进了萝拉的嘴巴里。而萝拉,

,

则是带着意之色的下了这些腥臭扑鼻的白体,看起来,像极了一名通

,

于之道的女。

,

「还,还有一名,修女小姐呢。」弗兰迪笑嘻嘻的搂住了穿着修女服的戴安

,

娜。不过谁又能想到,在变成魔前的戴安娜是一名暗娼,不过她有时候喜欢穿

,

修女服来掩饰自己的份,以便于去寻找有相关需求的男人。「修女的体,可

,

是圣洁的哦,不过要想净化世人的苦难,唯有门这一至污至秽之地,方为唯一

,

的门路。」话音刚落,戴安娜已经主的把自己的修女服裙摆撩起,这时候弗兰

,

迪才发现,她穿的是黑色连体丝袜,不过在裆部位置,却是有一个用边装饰的

,

开口,直接让她的阜与后庭菊蕾毫无遮掩的了出来。

,

「想不到修女小姐,你的打扮也这么呢。」

,

「是神的旨意,让本修女如此打扮。」

,

「看样子,你已经迫不及的想要迎合我的入了呢。」弗兰迪狂笑着用手

,

弄起她杂丛生的阜的蜜那里,在被她流出来的水弄了手后,他把这

,

些体涂抹在她的菊蕾周围做。伴随着戴安娜发出的一声娇啼,弗兰迪的

,

头正在水的下,一点点的没入进戴安娜的后庭菊蕾里。戴安娜也知趣

,

的撅着,任凭他把着自己的,用力的让巴在自己后庭里做着塞

,

运。作为很享受这次的回应,她也发出了的与娇喘声来。

,

「戴安娜看起来很享受这个圣骑士的巴入后庭的觉呢。」

,

「是啊,记得她与那个废物公子哥做时候,特别喜欢用自己足他的

,

巴入。」

,

「她喜欢就好,反正只要进入我们魔体内的,都会被吸收,变成养分

,

的哦。」

,

弗兰迪仍旧用力的抽送自己的巴,他似乎忘记自己是这四名魔的

,

牛这个事实了。不得不说,魔的菊蕾也别有一番风,而且并不像普通人的

,

那里很是肮脏,这让他很是欣。「,了,修女小姐,谢你,你的门,

,

我,我要,要了。」弗兰迪的体一阵抽搐后,他拍打着戴安娜的,然后

,

就出了和之前一样浓厚的在她的直肠深处。

,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

「很简单,继续养着他,按照我的计划,先在这里蛰伏三天左右。每天我们

,

都和他做就是了,离开前,把他彻底榨干就好。到时候尸体大不了丢入井里就

,

可以,反正这种地方,也不会被人发现在短时间里。」

,

「明白。」

,

「还是潇潇的主意不错。」

,

处在神被控制的弗兰迪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到了尽头。不过他仍旧

,

忘乎所以的与自己眼中非常美丽的女子欢,而且她们也没有亏自己,把各种

,

美食美酒给自己当一日三餐。当然,潇潇等魔是不会告诉他,给他吃的酒食里

,

面都混入了魔的水作为「调味料」。这更是刺激了他的望,现在是第二天

,

下午,吃过饭的他正在与嘉颖激烈的做。

,

「大巴哥哥,干的颖儿,都,都直不起腰了呢。」

,

「不过你的道,却在挽留我的巴呢哦。」

,

弗兰迪不顾面前摆出狗爬式姿势的金发魔发出的阵阵娇喘,他直接用力的

,

把自己巴再一次一到底。然后拿起了一旁她下不久的粉色蕾丝内闻了闻,

,

一水与尿,还有魔特有的体香混合起来的味道,让他陶醉不已。这气

,

息对于现在的弗兰迪来说,远胜过芙蕾雅圣教的教堂焚香,里盛开的鲜,

,

街道上年轻女子上的喷的香水,刚烤好的烤与酿好的葡萄酒所散发的香气。

,

「婊子,你不是很喜欢男人的巴吗?那就让你再享受享受吧。」话音刚落,弗

,

兰迪的巴抽送速度明显加快了起来。几分钟后,又是一浓厚的,灌入嘉

,

颖榨神器一样的道深处,然后再被膣所快速吸收。魔的体对于,

,

差不多是来者不拒的。

,

在他们旁的,是欣赏这一幕的潇潇,萝拉与戴安娜这三名魔。对于她们

,

来说,嘉颖在经验与作上,显得非常娴熟,像极了一名老资格的魔。

,

谁又能想到,她才成为魔没多久,就已经如此熟练了,按照潇潇的经验判断,

,

只能说明她在变成魔之前,就是一名以乱,放而著称的存在或者干脆就是

,

与戴安娜一样的娼妇,而且乱程度更深。

,

但是正享受这的弗兰迪并不知道,现在芙蕾雅圣教的圣骑士团,已经放

,

弃了对他的寻找。按照骑士团的长老话讲,弗兰迪多半是已经遇难了,毕竟圣骑

,

士对魔来说就是死对头。一旦魔抓到了圣骑士,往往会用很残忍的方式对

,

他们。就算是找到了弗兰迪,也基本上是被她们玩坏了。因此莫不如继续培养下

,

一名可接替他位置的圣骑士。

,

「找了弗兰迪整整一晚上外加近一白天,还是没找到。」

,

「是啊,莫不如,报一下死于魔袭击,就可以了。这样就不需要我们翻来

,

覆去的寻找了。」

,

「可是,他可是我们的老前辈啊,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

「这你就不懂了,就算是把他找到,估计也得被魔玩废了,那样教会还得

,

给他一直开军饷。要是报个阵亡,直接一次给他家人一年军饷作为问金就可

,

以了。」

,

说完,圣骑士分队队长见其他人没有异议后,就选择直接报备了弗兰迪的阵

,

亡通知,并派遣一名斥候,去把这个不幸的信息告诉给他家人。实际上其他人就

,

算是有意见,迫于他的权威也不敢太声张。到了第二天中午,他的妻子——一

,

名年近五旬的中年妇女,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来到了圣骑士在皮格斯城的驻地,

,

哭哭戚戚的在她丈夫的阵亡通知书上签了名。然后,分队长,随军牧师在安她

,

与两个孩子一阵子后,2400兹尼的恤金放在钱袋子里,与一枚纪念章一起给了

,

这名可怜的中年妇女与她的两个孩子。

,

看着他们三人缓缓的离开军营后,分队长长舒了一口气——并没有出现他预

,

想中家属闹事的况,要是那样,估计又得多给一些恤金什么的了。

,

「据说她的大女儿在王国军队骑兵那里当见习骑士?」

,

「是啊,一个女孩子家,就要继承父业继续当骑士,虽然不是圣骑士,不过

,

也可以了。」

,

「弗兰迪也是惨啊,还有五年就可以退休了,在以往什么杀兽人,屠黑魔法

,

异教徒上都没出什么事。结果偏偏在抓捕魔上出了事。」

,

「或许,这就是运气吧。」

,

「到时候弗兰迪的家属举办葬礼的话,我们几个人能去的就去一下吧。免得

,

寒了他家人的心。」

,

「有理。」

,

在谈论完弗兰迪的事后,刚目睹了他家属来签署阵亡通知书的凄惨一幕的

,

圣骑士们也各忙各的去了,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汗脚脚臭】【嘉颖的异世界淫魔之旅】(04)圣骑士的追捕&淫魔的反击【作者:诸星团】【敲大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