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怎么样丰胸】【女子特种兵】(全)

【女子特种兵】(全)/

(一)偷  玛利亚是一个26岁的少妇,她和丈夫肯结婚4年了,但是没有孩子。丈夫肯是个职业军人,是勇者联邦的一名军官,他们生在勇者星球。结婚不久后由于家�生况一般,于是他参加了对亚特星球的战争,常年不在家。  玛利亚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由于风月星球的进攻家人都死了,就剩下她自己孤零零的生存著。她从小就为了生存干过很多,但是漂亮的女人边总是有狂风浪蝶侵扰她,开始玛利亚不是很习惯更是反,但是日子久了她也发现靠自己的体挣钱又多又快,于是她当过衣舞女和应招女郎,他们也是这样认识的。结婚后为了生丈夫在外面打仗,自己折在到处找著工作。  开始玛利亚到过商店,去过公司但是那�的人只想和她上床,玛利亚到是不反对,因为丈夫长期不在家自己也有需要吗,再说她本来也是靠这个吃饭的。不过他们都不敢保证玛利亚的工作只能是临时工,玛利亚当然不傻,不会为个临时的工作去和人上床,于是她还在努力的找著工作。  丈夫离开她已经有半年多了,自己开始靠手还能兴奋现在已经没什么觉了。  有一天,天气出奇的热,玛利亚的家�也很热,玛利亚到上的衣服在自己上很不舒服,由于家�就自己一个人,她光衣服在家�干什么都到很凉快,也有种莫名的兴奋。  这一天她没有出去,在家看电视、做饭、洗衣服、吃饭都是光著子,一幻想到可能有人偷窥更是兴奋的流出了水。可是玛利亚看看根本不可能,家�的窗户都挡著窗帘,于是她大胆的打开了窗帘,看著外面美丽的夜色。不过今夜月光不是很亮,外面几乎没人。玛利亚壮著胆子就穿了一件丈夫的大衬衫来到了外面。  这时已经是午夜2点,靠近郊区的她家附近的居民都睡觉了。玛利亚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小路上,立著耳朵听附近有没有声音,确定没人后玛利亚拖下衬衫全著走在小路上。  受著微风吹过自己的体,真是兴奋,想像著有人在偷窥自己,越想越兴奋当场躺在地上手了起来,「不、不要……不要强我……求求你们……」  她完全沈浸在自己的幻想�,直到流了一地的水后又在地上撒了泡尿才回家。  就这样玛利亚越来月喜欢暴自己,也经常去那块地手。那一天玛利亚和平时一样来到那�手,正在她沈浸于自己的幻想�时,一个手在了她的上,吓的她马上回到了现实中。  看见一个流浪汉站在自己的面前,那流浪汉见四周没人,下子要强玛利亚,玛利亚高声喊叫著:「救命啊……救命啊……」  那个流浪汉一口咬在玛利亚的大子上用沙哑的声音说:「叫吧,这�没有人除了我。哈哈,好久没有尝到女人了。」  就在他想进一步强玛利亚的时候,他的子被提了起来,玛利亚看见一个材魁梧的警察,站在了面前。  那个流浪汉被打倒在地,那个警察出手,「小姐你还好吗?用我送你回家吗?」  玛利亚这时到那个警察象守护神一样,她赶紧穿上衣服抱在警察上,「你……你能送我吗?……我怕……」  于是玛利亚在警察的陪同下回到了家�,出于客气她请警察进了屋,为警察倒了杯水。  「小姐,你自己住吗?」那个警察充雄的声音问道。  「是的,我的丈夫在外面当兵打仗。」玛利亚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了他。  于是两人坐在一起聊起了自己,玛利亚才知道他叫强尼是警察局的局长,今天是到朋友家玩路过这�。玛利亚到和强尼越聊越投机,强尼还对她说希望她去他的局�工作,他可以帮玛利亚找到工作什么报酬都不要。  强尼看看表已经很晚了,于是提出要走。玛利亚去送强尼,因为听说自己要有工作了,于是给了强尼一个辣辣的热。就是这个让强尼有种错觉,于是他回抱住玛利亚,给了她一个长长的,手还在玛利亚的体上乱著。  玛利亚本想推开这个冒失的男人,但是体却做著相反的作,双手抱著对方的头,任由他在自己上胡来。俩关上门一直热到床上,一在路上就了一地,到床上时已经的相以对了。  强尼吸吮著玛利亚的大子,玛利亚的手抓著久违的男人吧,急切切的放到自己那已经成河的小处,强尼没费力气的就了进去。可能是太久没有做了,玛利亚到强尼的吧比自己老公的大好多,自己被他干的好舒服,他的技术也是那么好。  其实强尼也是个中高手,知道要是能吧这个旷妇征服了,那以后她就是自己的了,于是用出浑解术「啊……啊……太久……太久没这么爽过了……哦…  …老公……你好……好啊……吧好大……啊……干的我……我好爽……�…  …�面好涨……哦……哦……顶到了……」玛利亚忘的叫著强尼见玛利亚这么快就要高潮了,心�知道看来这女人好久没被干过了。 「玛利亚……我要是你老公……可不会把这么漂亮的老婆一人放在家�……  我要天天你……你是我过最美的女人……我比你老公怎么样……」  玛利亚听这强尼的话,泪水流了下来,想想自己守了这么久的空房今天还是被一个男人打开了。  强尼见玛利亚流下了泪水,以为她想起了丈夫道歉道:「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问。下回不会了。」  玛利亚听到强尼的自责抱著强尼的头,「不……我……我喜欢你……这么  我……我好久没受到女人的滋味了……好……好久……你的更猛烈些吧……  我……我整个人都是……都是你的了……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俩人了很久,强尼了好多次终于不行了和玛利亚相拥而睡了。  从那以后强尼经常来玛利亚家过夜,还教玛利亚拳脚和枪法还给了玛利亚一套女警的服装。强尼信守诺言让玛利亚也成了一名真正的警察,有时也和人上街巡逻。  一天晚上,玛利亚在街上巡逻,见一个黑暗的小巷有异常的静于是她开车来到了那�。用灯一照原来几个小流氓在打劫一个老人,玛利亚拿出枪吓跑了那几个小流氓。  「先生你没事吧?」那个老人看著玛利亚的材和容貌愣了一下,哀求道:「小姐能……能送我回家吗?」  玛利亚开车老人指路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老人的手忽然在了玛利亚的子上。  「你干什么,再不停止我开枪了。」玛利亚怒吼著,那个老人根本就不怕,反倒按住了玛利亚。  玛利亚到自己有力没地方使,「放手啊,我要叫了。」  老人把开玛利亚的警服,「美丽的警察小姐,这�是废弃的工场,是没有人的。」  玛利亚到自己完了,浑没有力气。  老人把玛利亚拽出警车,将她放在车头的机器盖上,慢慢的解开玛利亚的衣服,将她的短裙周了上去。他下自己的子,陋出那恐怖的吧。  「警察小姐,来让你尝尝我的吧吧,我保证你一生都忘不了。」说完下玛利亚的内就将吧进了小内。哦好大的吧啊,比强尼的还大,进去还爽。  俩人再这空旷的工场,以汽车为垫子干了起来。玛利亚从来没有和人在这种地方穿著制服过,于是兴奋的心转成了体的快。玛利亚被老人的有节奏的晃著体,汽车也跟著剧烈的摇晃。因为没人加上内心的兴奋,玛利亚叫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她看著老人那粗黑的吧在自己的小�进进出出。  强尼的是强烈的向暴风雨一样,而老人的是温的,给女人另外一种享受。 「哦……天啊……你太猛了……人老……吧可不差……应……应该是……  玩女人更老道……哦……强……好强的吧啊……」玛利亚著。  老人干了一会儿,又要玛利亚给他口。玛利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听话,跪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吃起老人的吧,老人每一下抽都是深深入喉,玛利亚到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但是老人的手死死的按著她的头,逐渐的她习惯了这种觉也可以说是喜欢上了这种觉。  玛利亚一边为老人口一边手著,嘴�的吧一涨,一浓浓的带著惺惺的味道全流到了玛利亚的喉咙�。玛利亚跑到一边干呕,老人来到她后拍拍她的背,叫她开车走离开那�。  两人开车来到一个医院的后门,一路上都是老人开车,玛利亚在旁边为老人口。到了地方老人代著玛利亚来到了一个房间,看来是卧室的样子,不过老人好像很熟悉这�,竟然一路没让你发现。玛利亚疑惑的看著老人。  老人拿出一个灌水的针筒,叫玛利亚趴在桌子上,玛利亚没有力气反抗知道对老人为命侍从。  老人将水全部灌到玛利亚的眼�,灌的玛利亚肚子都有点变大玛利亚哀求道:「求求你了,让我去卫生间吧,我快憋不住了,求求你了。」  老人往后一指,「那�就是,去吧,别想跑。」  玛利亚飞快的跑道卫生间,她到马上就要拉出来了。就著样几次,每次老人都问拉的是什么,玛利亚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变态,直到玛利亚说拉的全是水老人才罢手。  「宝贝,这是灌肠对女人的皮肤有好处。」怕玛利亚不信,还将一打书给了玛利亚,玛利亚一看说上还真是那么说的,于是就将信将疑的信了他。  老人见自己的吧立不起来,叫玛利亚给他口还是不行,于是老人抱著,玛利亚,像父亲一样聊起天来。  玛利亚很早就失去了父,被老人这么一弄还真有种再和爸爸聊天的觉,也就说出了一切。原来老人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也是主人,于是老人让玛利亚做自己的干女儿,还让玛利亚休息是来医院工作给她开双份工资。对玛利亚来说也是不少钱了她欣然同意了,看看天要亮了,玛利亚也要回家了老人和玛利亚换了电话才放她走。  就这样玛利亚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和强尼都是白天在家做,晚上下班后到老人那�去工作。老人还教了玛利亚不少医疗方法和紧急救护,和那天制服她的手法。玛利亚发现老人比较喜欢穿制服的女人,于是玛利亚将一套警服和护士服改装后陪老人玩。  玛利亚把有了干爸的是用电话告诉了肯,肯也十分高兴。一天肯休假回到家�,见自己家的窗户没有挡窗帘,以为老婆不在家想从外面看看家的样子。他透过玻璃看见玛利亚在�面穿著一警察的褐色服装,黑色的长皮靴大开著衣领,厕著子掀起衣服下面的一角,一个美白的肥出现再他面前。  玛利亚有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嘴上,上衣一开。肯知道�面应该什么都没穿,肯想著自己老婆没人的体,到自己的吧硬了于是想马上进屋安一下老婆,就在他想进屋的一瞬间他看到一个男人的厕。肯当时愣在那�,看著自己老婆把衣服全敞开,一个男人一下将自己老婆扑倒在床上,还用手铐将老婆的双手铐床头的钢管上。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肯到自己怒火上升,想进去杀了那对夫妇,不过理智和军人的冷静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也许是老婆太久没有人安了。  肯回头看著那个男人抱著老婆疯狂的抽著,老婆的在门外都听的见。看著老婆颤抖的双腿肯缓缓的走开了,大脑一片空白,漫无目的的游在街上。肯到很累有家回不去找了个小酒点住下了,想想自己在军队也是经常和军混再一起,看来大家互补相欠了,他失眠了一夜才在早上睡了。  过了一天肯有了神也想开了决定回家看老婆,当他在晚上走道家门口时见老婆要出去,于是肯决定跟踪她,看看玛利亚到底要干什么去。  肯跟踪玛利亚来到一个医院,肯看著医院的牌子到很熟悉好像再那见过,不,是听说过,对了这是玛利亚和我说她任的干爸开的医院,对就是这�我还有他的照片是玛利亚和他和照的。  肯用出特种部队的手进了医院,但是这么大的医院怎么找啊?正在肯发愁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了是玛利亚,肯跟踪玛利亚来到一个房间前,玛利亚进去了,肯轻轻把门开了一道缝隙,门虽然上了锁不过对于特种兵出的肯来说著太容易了。  肯轻轻把门开了一道缝,透过缝隙看见玛利亚在�面穿著一件完全透明的紧护士服装,头戴一顶护士帽下就是一个白色长靴�面什么都没穿,肯都能看见玛利亚那剃去毛出肥嫩的小。  玛利亚在一个老头面前跳著诱人的舞蹈,肯好好看清楚了那个白发老人,天啊那不是玛利亚的干爸吗,肯到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倒下。  肯看见自己老婆躺在病人的检查床上,又是搂又是暴自己的部。她干爸像个正经医生检查病人一样在玛利亚的部、口腔、部、眼�检查著,然后拿出一个黑色的假进了玛利亚的眼�。 玛利亚还故意娇叫著:「医生……人……人家的小逼要……要医生的真吧  检查……要……要不人家病不好……」  玛利亚的干爹对玛利亚道:「可是……医生的吧没硬起来啊?」  玛利亚抓著老头的吧就放在了嘴�。肯看的出来那么长的吧肯定次次入喉,因为他以前也想让玛利亚为他那么口,玛利亚不同意说难受。  肯越想越生气:「肯都没有这样让玛利亚口过,就过几次玛利亚的眼她还不高兴许久,你这个死老头今天都干了。」  肯紧金的撰著拳头,看著老人把吧进了玛利亚的小�,每一次冲击玛利亚眼�的假也跟著抽著,原来老头把假和自己绑在一起了。肯听著玛利亚像女一样的叫床声,转就走了。他不想再见到自己老婆在别人的吧下颤抖,更不想听见自己老婆被别人干的声。  肯没有回家,提前结束了假期回到了部队,写了一封信给玛利亚但是他没有寄出去。一个月后玛利亚在警察局长强尼的下的时,她的电话响了她本是不想接因为高潮马上就到了又怕是干爸的电话,等高潮一过玛利亚才接起响个不停的手机。  「你好,我是玛利亚。」  电话的那边一个陌生的声音:「是肯的妻子吗?」  玛利亚听到「肯」这个名字体一震:「是……是的……哦!」  强尼还在用他的吧抽著玛利亚,玛利亚一边著一边听著电话,电话的那边声音一沈:「对不起夫人,肯阵亡了,请你三天后来军部拿肯的遗物。」  电话撂下后玛利亚推开上的强尼倒在床上痛哭,强尼的子喷洒在玛利亚的上,他低头安著玛利亚。泪水、和玛利亚的水将整个床单浸。  三天后玛利亚来到军部拿走了肯的遗物和军队给的钱,由于没有找到肯的尸体就走了一下过程,弄个空棺材下葬了。  玛利亚回家看到肯没有发的信,发现肯回来过也看到了自己的。玛利亚发誓要为肯报仇,于是她告别了强尼和干爸,报名参加了军队。  在军队经过3个月的训练由于玛利亚当过警察和护士她被分配到特种部队,一个全是女人的部队。在上课时玛利亚就知道这个部队不仅要作战还要会护理和给前方的战士服务,为了报仇玛利亚加入了她们,在去亚特星球作战前每个女人都打了针,这几个针可以防止女人怀孕,还可以发水,为前方战士到母亲般的温暖,也不用怕病的防御针。  这个部队还要学习技巧、衣舞、和如何俘获男人以及最关键的杀人。  在特种部队强化训练了4个月,女人被带上飞船前往亚特星球的沙漠战区,也是肯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二)战场  经过半个月的太空旅行玛利亚来到亚特星球的伊腊壳的基地,一打开飞船的舱门进入眼前的是一片沙漠和军营。和玛利亚一同到达的还有20万人的各种兵种,作为特种兵的她们刚下飞船就被分配到各个大队。  玛利亚和几个女兵被分配到SK战斗大队,那是一个全由女兵组成的大队。  玛利亚来到报道地点,一个女军官接了她们,「各位女士,现在开始你们就是联邦的军人了,我不管以前你们是干什么的,现在你们就要完全服从命令。明白吗?」  新来的女兵们高昂的喊道:「明白长官!」于是女军官开始分配这些新手的战斗单位。  玛利亚被分配到「3D」分队当战地护士,玛利亚拿著东西,跟著长官来到「3D」分队。  「报告长官,新兵玛利亚前来报道!」玛利亚进到「3D」的休息室对著大家喊道。  一个黑人妇女来到她面前,「你就是新来的护士吧,我是队长珍尼,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下……」  黑人队长带著玛利亚和全体队员认识了一下,原来这个小队有11个女人,加上玛利亚就是12个了,不同的肤色不同的种族,玛利亚担任队内的护士和断后队员。  经过几天的生玛利亚和大家的关系还算不错,离来到伊腊壳已经一个星期了。  这天那个黑人队长珍尼来到休息室,「姑娘们,快点去拿装备,我们要出发了。」大家慌忙去拿自己的装备。  玛利亚拿上自己的M4和沙漠之鹰以及救助用品,跟著队友到外面集合。看著有几万人站在广场上,没有什么演讲和宣誓,大家跟随著大部队向沙漠深处进发了。  没走多久玛利亚就第一次亲经历了战争,「轰……」的一声,前方不远处已经开战了。玛利亚和队友们一直跟在男兵的后直到进入城市,当巷战开始的时候玛利亚觉自己还是个局外人。  「玛利亚,你在干什么?要提高警惕,子弹不分男女的!」冲锋手西娜对玛利亚高声喊道。  玛利亚这才回过神来,拿起手中的M4保卫自己,突然她看见有一个人穿著和自己上不同的衣服,玛利亚拿起手中的枪「哒哒……」两声就干掉了对方。  对于第一次杀人的玛利亚来说,真是又紧张又兴奋,当看著对方上的血时,玛利亚害怕了,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还是后面的阻击手凯丽推了她一下才回过神来。  再往前走就越来越危险了,玛利亚和战友们一直走在一起,因为队长说这样安全。看著边的坦克一辆辆开过,见到地的死人,有自己人也有敌人。  玛利亚和队友们在一座残破的房子�度过了战场上的第一夜,天亮后继续战斗。经过3天的连续战斗,大家都非常的疲惫,玛利亚也习惯了战争的残忍和激烈。  终于战斗在第5天结束了,玛利亚她们得到一个去西面休息的机会,女兵们来到一个寂静的营区,那�远离战区。当大家下车后队长珍尼对大家道:「姑娘们,很高兴大家还著,我们有6天的时间在这个地方休息。让我们尽的享受光美酒和男人!」女兵们兴奋的吼叫著。  下车后玛利亚见到有一小队男兵在那�迎接她们,西娜刚下车就和一个强壮的男兵亲到一块,紧接著两人的衣服就一件件到了地上。  一个男兵来到玛利亚边,抱起玛利亚,玛利亚受到惊吓,用力的捶打著那个冒失的男兵,男兵将玛利亚扔在地上嘴�嘟囔著走掉了。这时阻击手凯丽来到玛利亚边,「玛利亚,这没什么,我们是特种作战部队,和男兵作也是我们的任务。趁现在还著,要尽的享受人生,战死了就连作都没机会了,你还是去安一下那个家伙吧。」  玛利亚听到凯丽的话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是啊,死了什么都没有了。玛利亚寻找著刚才的那个男兵,想为他做点什么,再说自己也好久没有作了。  晚上大家在营地�休息,玛利亚见每个女人都去找男人了,自己想上洗手间但又不知道在哪。于是她自己在荒无人烟的沙漠�游,问了一个男兵洗手间在哪,男兵说:「这�到处都是。你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了,要是害怕我可以陪你去。」  玛利亚不喜欢有人看著自己方便,更不喜欢在男人面前方便,于是谢绝了对方,自己走到远点的地方撒尿。正在她方便的时候一只手在了她那的上,玛利亚尖叫一声连子都没提就想拿枪,可是她忘了她没有带枪,后的人披白纱向她走过来。  玛利亚第一想法就是逃跑,可是那个人比她更快的抓住了她。白纱人将玛利亚按倒在地就往下撕她的衣服,玛利亚的力量明显不够,在她的反抗中她的衣服还是被撕开了,那个男人还用玛利亚的内挡住了她的嘴,叫玛利亚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个人将自己的吧到玛利亚的小逼�,双手按著玛利亚的手,嘴在玛利亚的子上吸咬著。  玛利亚挣扎著,到小逼�很痛,比平时逼痛多了,她开始想到自己可能会死,也许到上帝那�会和肯见面向肯道歉。但是理智告诉她她更想著,著总比死了好。  玛利亚叫不出声音,泪水流到了脸上。她在想也许她要是开放点现在应该和哪个男人在床上享受著,可现在她却躺在沙漠上被一个看上去是敌人的人强,也许凯丽说得对,到了这�就应该享受,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玛利亚想到可能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了,也放开自己随著那个人的每一次撞击而晃著。  「砰……」的一声枪响,那个人倒在了玛利亚的上,鲜血流到了玛利亚的子上。  玛利亚惊恐的爬起来看著对方,那个白天的男兵来到她边,「小姐,这�是战场。不要离开基地太远,记住了,下回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男兵转走开,玛利亚默默的跟著他回到了营地。  第二天玛利亚穿著迷彩服,�面什么都没穿,因为昨晚都丢在沙漠�了。她在营地�找著那个男兵,在一个汽车的后面玛利亚见到了刚才的男兵,那个男兵站在那�撒尿。玛利亚走到他的后用手帮他把著他的吧,那个男兵的尿也尿完了。  玛利亚跪在他刚刚尿的地上,用嘴将他头上剩余的尿舔干净,那个男兵一边享受著玛利亚温暖的口腔,一边打开玛利亚的上衣著玛利亚的子。玛利亚看著对方说:「谢谢你昨晚救了我。」  那个男兵将她抱在上,下自己的子将吧到玛利亚的小逼�,「没什么小姐,我喜欢你的回报。」  玛利亚体靠在汽车上,两腿在男兵的后随著男兵的抽摇晃著,两人热了好久男兵才将嘴巴放在她的子上。玛利亚在将近半年后才再次受到真正的,她放开压抑很久的内心在空旷的沙漠�的著。 「哦……哦……亲的……你让我又复了……哦……女人……女人根本离  不开……男人的吧……哦……亲的……我那�空旷了……好……好久……让  我疯狂吧……我……我亲的吧……」玛利亚的声在沙漠�是那么的清晰。男兵在玛利亚的叫声中越发的卖力,几乎根根到底的玛利亚死去来。  玛利亚的叫声将不远处的一个男兵引了过来,那个男兵顺著玛利亚的来到她面前。玛利亚将衣服铺在地上,自己跪在上面,高高的起那雪白的,两个男兵一前一后的站在玛利亚的边,年轻的士兵将他那还带著玛利亚的水和自己的吧放在玛利亚的面前,后来的士兵下自己的子将吧到玛利亚的眼�,手指还在玛利亚的小逼�抽著。  玛利亚由于后面的冲击,一对大子快速的晃著。  玛利亚出手将另一个男兵的吧放到嘴�,闻著那浓厚的的味道让玛利亚更加兴奋,每次都尽量让他的吧到喉咙�,把著那个男兵的来支撑自己的体,玛利亚的手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  寂静的沙漠�三人体碰撞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男人的声让玛利亚无比的兴奋,她到自己浑的都在颤抖。玛利亚到自己又要不行了,这次是彻底的兴奋了:「哦……我……我不行了……我要……唔……」玛利亚的嘴再次被人用吧塞住。  玛利亚到两个男人也快到的时候了,她清晰的到两个吧在变大,果然先是眼�的吧在她的门�出了浓浓的,然后嘴�的吧也了出来。  玛利亚的脸上大腿上到处是男人的,自己的水则喷洒到后面那个人的小腹上。玛利亚转过来,用舌头将两个男人上的水和舔吃了个干净。由于沙漠�水很少,玛利亚没法洗去上和脸上残留的,那两个男兵用自己的尿将玛利亚上和脸上的清洗干净。  玛利亚和两个男兵说笑著回到了基地,她看见西娜像狗一样趴著,也是前后两个男人,西娜的上也是。玛利亚靠在那个年轻的叫金的士兵上,那个士兵也不在意刚才用尿刚刚清洗过的玛利亚的大子,正用嘴那子上吸吮著。  西娜带著的来到玛利亚的边,「玛利亚,你看这是什么?」西娜手�拿著一个水壶。  玛利亚看著问道:「哪来的水啊?」  西娜示意玛利亚和她一起走,两人来到一个小棚�,很珍惜的用那点水洗澡,生怕浪费了。两人洗完玛利亚亲著西娜,「谢谢,哪来的水?」  西娜神的小声说:「嘘,这是他们给我的。你要知道水在沙漠�是很珍贵的,所以男兵总是剩下水来讨好女兵的。」玛利亚这才知道刚才为什么他们要用尿来清洗自己,西娜还告诉玛利亚在严重缺水的时候士兵们经常相互喝对方的尿,这也是常有的事。  玛利亚和西娜走出小屋,看见金在叫她,玛利亚赶到金的边,「什么事,金?」  金带著玛利亚来到他的帐篷,给了玛利亚一件男式衬衫和一顶贝雷帽。玛利亚穿上衬衫再想穿衣服时金制止了她,「玛利亚,你想热死啊,这�是沙漠,就穿衬衫就可以了。」  玛利亚听从了金的劝告,就穿了一件衬衫,�面空空的。金又将衬衫的口子全部打开,「玛利亚,你的毛长出来了,我帮你修剪一下好吗?」  玛利亚顺从的躺在金的床上,金拿起刮胡刀,小心翼翼的给玛利亚修剪著毛,「玛利亚,你知道吗,我们为什么要把毛剃干净?」  玛利亚看著金在为自己修剪毛,著金的头道:「我也不知道啊。」  金亲了玛利亚的毛一下,笑呵呵的说:「这�缺水,卫生也不好,为了剩水,还不出味道,女兵都把自己的毛剃掉。」  玛利亚躺在床上,想起自己的丈夫的吧也是光秃秃的。金见玛利亚不说话了,拿起手中的刮胡刀将没刮掉的毛全部刮干净。金和玛利亚刮完毛一起来到他的汽车旁,金穿著迷彩和背心在检查自己的通信车。  玛利亚穿著金的军用男式衬衫,敞著怀,衣服半盖著那对大子,下光光的,整个光秃秃的部暴在沙漠的微风之中。  金跑回屋子拿了个照相机出来,让玛利亚戴著耳机遮著半拉子,高高挺著那刚刚剃干净的部。为玛利亚照了几张相片,说留作纪念,玛利亚故意摆了几个应当的姿势让金为她拍照。  几天后金又来找玛利亚了,「玛利亚,假期快结束了。我也要走了,今天能让我多照几张吗?」  玛利亚装出生气的样子,「不行,除非……」  金焦急的问道:「除非什么?」  玛利亚自己还没想好于是乱说道:「除非你听我的话一次,我才答应。」金也没问什么一口答应了。  两人来到金的屋子,金给了玛利亚几件衣服,玛利亚这几天一直穿金给她的男式衬衫。玛利亚见到好多漂亮的衣服大多是女的,「金,为什么不给我这几件穿?」玛利亚娇怒道。  金笑嘻嘻的对玛利亚说:「这些都是给你的,我明天就走了,回家去了,你能给我留个电话吗?」玛利亚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著回去,但还是留下了电话。  玛利亚拿起金放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著让金照相。金到还不过瘾,于是让玛利亚下面上根黑黑的假吧,摆出各种的姿势。金快速的按著快门,一会的功夫就照了好几个胶卷。  最后金下自己的衣服,冲向了玛利亚。玛利亚穿著件空军的服装,不过这个服装只有袖子和短,短还是只有腿没有子的。  玛利亚将整个部暴著,金的吧在她的眼�进进出出,那个黑色的假吧还在玛利亚光突突的小逼�。  金的屋子�不一会就又出现了几个男人,他们将玛利亚按在地上对她进行强,说是强其实是群而已。玛利亚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本能的著,金在一旁疯狂的照著照片。  玛利亚的眼�小逼�嘴�和手上都是吧,她到自己连喘气都很困难,不过道眼�的吧又让她异常兴奋,发不出声音的玛利亚只能是剧烈的摇晃著体,强烈的男人吧的臭味让玛利亚不能正常呼吸。当男人们把涂她的体后,玛利亚强烈要求他们用尿来清洗自己,5、6个吧同时出了黄色的尿,将玛利亚清洗干净。  玛利亚对金叫道:「金,你过来,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把我的尿喝了。」金看著玛利亚愤怒的样子,和玛利亚来到沙丘上。玛利亚坐在沙子上面,将尿道对准金的嘴,一泡的尿在光下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到了金的嘴�。  第二天,玛利亚她们的假期结束了,金也回到了勇者星球。玛利亚和战友们回到战场的基地等著新的命令。  一个漆黑的夜晚,玛利亚她们被空投到一个沙堡的旁边(dust2)。珍尼小声的下著命令:「第一队从那边去B点埋炸弹,第二队和我去A点,大家要小心了。任务完成后到这�集合,明白吗?」  「明白。」队员们轻声的回答。玛利亚跟著队友向B点慢慢前进,当她们悄悄来到B洞的时候听见�面有说话的声音。  小队长娜塔莎用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小心,手表一秒秒的走著,再不进攻时间就不够了。但是怎么才能悄悄的干掉这几个守卫呢?玛利亚有了一个想法,对小队长说了。小队长决定由玛利亚先去。  玛利亚放下枪,穿著金留下的内衣,慢慢的走向了B洞。几个守卫见有人过来,拿起枪对著黑影,「不许,把手举起来。慢慢的走过来,要不我们就开枪了!」  玛利亚举起双手,扭著走到了守卫跟前,守卫见走来的是个女人,还以为是上面派来的军,于是邪笑著将手在玛利亚的子上,「小妞,就你一个啊,叫我们兄弟怎么开心啊?」  玛利亚将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子上,「谁说的,我姐妹们马上过来,上面我们刚侍候好,现在来伺候你们这些辛苦的人。」玛利亚向后面挥挥手,几个穿著军装著的女人向这边走来。  守卫们见了这么多美女,兴奋的叫著争抢著女人。女人们的子很快就被扒到了腿上,男人们出自己的吧不由分说的到了女人的小逼�。  队长趁著大家都在兴头上自己拿著C4悄悄的往B的埋弹点上跑,就在这时一个穿著像军官模样的男人来到洞�,「你们是谁?」就这么一句,将守卫们从中拉了回来,女人是好但生命更重要。  玛利亚趁守卫们一愣的工夫用手将她上的男人头扭断,其他人也学著玛利亚的方法杀死了自己上的男人。可是那个长官已经将枪拿了出来,队长娜塔莎用飞刀中了他的头,那个军官没有来得及抠扳机就去见上帝了。  玛利亚等人快速穿上衣,但是还是有点慢,就连手杀人都因为子在小腿上而到不方便。  玛利亚等人解决掉B点的守卫后将C4埋在了B点,然后按原路跑回了接应地点,在她们逃跑的时候听见了刺耳的警报声音。在接应地点二小队狼狈的跑了回来。当飞机上了天,下面的敌人对著飞机疯狂的击。玛利亚清楚的看见一个人跑到了火箭那�,对准飞机就要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AB两点的C4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将整个火箭发器炸了个粉碎。  经过让人窒息的一夜后,玛利亚她们离开敌战区回到了基地休息,上级还特地表扬了她们。  经过大家的研究,她们将战斗服装修改了一下,上衣成了拉链式的,子在她们诱惑敌人作后穿衣服再战斗的时间,并为她们配备了先进的可以放在靴子�的神经刺。但是女人嫌天气热,将上衣换成了和差不多的松紧短衣,鞋子也换成了可以藏刀的长靴。  「3D」小队也得到了几天的短暂休息时间。              (三)深入敌后  这一天,特种大队的总长官叫玛利亚到他办公室一趟,玛利亚穿著新的战斗服装来到总队长的办公室。  「报告,3D小队玛利亚前来报告。」玛利亚站在门口敲门。  「进来。」室内一个男人的声音低声道。  玛利亚进到屋内,看见一个长的脸大胡子,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军官。  玛利亚来到他的桌子前,那个军官上下打量著玛利亚,他来到玛利亚跟前:「玛利亚,听说你很有指挥才能,本次dust2的作战也很突出。我想提升你为女子特种队Team9战队的队长。」大胡子长官刚说完就将门反锁上了。  玛利亚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谢谢长官的提拔。」  玛利亚刚说完就到大胡子军官的手已经到了自己的子上,紧接著他就将玛利亚抱住了,「玛利亚你的军装真漂亮,听说是你设计的对吗?」  玛利亚今天没有兴趣作,于是推开大胡子军官,「长官,这是军队,请你尊重点我。」  大胡子军官见玛利亚不识抬举,于是拉上窗帘,将玛利亚按在沙发上,「你还装什么,女子特种兵是干什么的你也不是不知到。我也就是军,婊子你就是让男人消遣的。」  那个军官下子就要上玛利亚。玛利亚本来就是个放的女人,不过还是不喜欢人家叫她女。就是那种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的人。  玛利亚用在军队学到的功夫反抗著,没想到那个军官比玛利亚厉害多了,没几下就制服了玛利亚。  大胡子军官将玛利亚按在沙发上,抽出皮带狠狠的在玛利亚的上抽打,玛利亚痛的嗷嗷直叫,最后玛利亚还是屈服在皮带的惩罚之下。  外面的士兵听到玛利亚的喊叫声,也装做没什么事的样子,因为军队经常有军官强女士兵的事,他们已经习惯了。  玛利亚跪在大胡子军官不赖尔的脚下,晃著被皮带打的通红的,「求求你,不要在打我了,你要我怎么作就怎么作,求求你了。」  不赖尔看到玛利亚已经屈服,他坐在椅子上拍拍自己的腿,「像狗一样的爬过来。」  经过战争的洗礼后玛利亚已经知道了权利和死亡,于是她像狗一样爬到不赖尔的边,为他解著腰带。  不赖尔突然站起来将玛利亚再一次的按在沙发上,将吧到玛利亚的小逼�狠狠的发著。  玛利亚由于到撞击时的疼痛,小逼更加的紧的不赖尔爽透了,玛利亚也逐渐从痛楚到了被强的爽,子的不赖尔的手中被抓的伤痕累累,自己的手按著沙发的靠背来支撑两人的体,子随著猛烈的撞击,而高频率的晃著。  她都到由于子太大晃时带来的疼痛,「长官……轻点……我疼……哦……哦……我的啊……」  不赖尔也不说话就是低头猛玛利亚,这时不赖尔的电话响了,他看看电话在看看下的美女,由于电话是警备司令部的专线他不怠慢。  不赖尔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听著电话,玛利亚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将头埋在不赖尔的吧处为他口。  不赖尔边听著上级的命令边享受著:「哦……舒服……」不赖尔不经意间说了一句。  「什么,不赖尔什么?说清楚点……」电话的那边追问道。  不赖尔马上说:「没有长官,我说知道了。」  不赖尔的吧在玛利亚的嘴�慢慢的膨胀了起来,不一会一浓浓的全到了玛利亚的嘴�。玛利亚喝光看著不赖尔,不过不赖尔的电话还没有打完,不赖尔挥挥手示意玛利亚出去,玛利亚转就走,这时不赖尔摀住电话,「玛利亚晚上过来,我等你。对了把眼洗干净点,这个给你现在进去。」  不赖尔给了玛利亚一个假吧,看著玛利亚当著他的面将假吧到了自己的小逼�,晃著出去了。  玛利亚来到外面守卫们看著玛利亚,又看见她的小逼�了根假吧,他们的吧高高拨起把裆顶的老高。  玛利亚走在路上突然想撒尿,可是她不敢自己去因为有上次的经验了,她就地找了一个魁梧的男兵,「嗨,你能帮我吗?」  那个男兵见一个美女穿著包的衣服下面还著一个假吧,再问自己能否帮她。  男兵走过来,「需要我帮什么啊?尊贵的特种兵小姐。」  玛利亚听见有人这么叫她开心的要命,「我希望你陪我去撒尿,好吗?」  男兵陪著玛利亚来到一个沙丘处,玛利亚因为子是裆和的,都不用解子蹲在那�就尿。  当玛利亚要起的时候那个男兵来到玛利亚前,对著玛利亚的尿道舔了个干净。  玛利亚抱著他的头,「怎么,最近没有女人吗?」  士兵笑著对她说:「是啊,好久没有女人了,你们来了我也只能看。我只是个小士兵没有机会和女人作。」  玛利亚拍拍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姐姐今天有事哪天在找你,把你的饿名字留给我,对了还有部队。」  小兵将自己的名字给了玛利亚,玛利亚看见他才20岁叫多尼。  晚上玛利亚来到不赖尔的屋子,不赖尔叫玛利亚换上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玛利亚穿上一件深兰色的衣服,这个衣服分三块一个是部上抱著的小短上衣一边有个连接到腰部的小布条,腰部是一个宽皮带,下面是一个一边超长一边超短的裙子。玛利亚躺在床上,将裙子往边上一周用惹火的眼神看著不赖尔。  不赖尔挥挥手他后出现了几个披著斗篷的人,玛利亚以为是要玩群,拍拍自己的小逼示意他们一起来,不赖尔转问:「这样的女人做你们的队长没意见吧?」  披著斗篷的人说:「还要看看她的本事。」  玛利亚一听是女人的声音,玛利亚站起来,「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几个人下斗篷,玛利亚惊讶的看著它们,几个女人不、应该说几个怪物,一个黄皮肤的长的绝对漂亮的长发女人,再看她的下面长著男人的吧,比不赖尔的吧还要大。 另一个是金发的白人不过她竟然长著六个子两个一排往下排了三排子一  直到小腹处。后面是一个苍白的皮肤不像人一样黑黑的头发配上黑黑的眼圈,嘴上还有两个耳环给人一种吸血鬼的觉。她的边是一个棕色皮肤褐色头发前并排长著三个子的妖怪。  最后面是一个长著四个子上下各两个的女人,金黄的头发让她更加妖艳不赖尔对我们说:「你们从今天开始叫Team9小队。」  不赖尔为我们一一介绍,原来它们都是其它星球的雇佣兵。那个人妖叫华是来自泰星球的她们星球都是雌雄一体,六个子的是库娃来自罗斯星球,那个像吸血鬼的叫丽是一个真正的吸血鬼,那个并排三个子的叫梅林来自遥远的波斯星球是个职业杀手,最后的妹是一个变人和玛利亚是同乡他在医术最高的克�星球作了变和变形手术以前他是个变态杀狂叫维多利亚。  经过介绍后大家相互认识了一下,不赖尔对我们说:「现在各位小姐们有一个艰巨的任务等著你们来完成。因为各位都是雇佣兵所以玛利亚是队长,队长要是死了你们谁也别想拿到钱明白了?」  几人沉默了一下说道:「明白,先生。」 不赖尔带著我们来到一个的机库叫她们上了一架飞机然后对我说:「自  己要小心,到了那�去女狼酒吧找一个叫双的男人,他是我们的联系员。要是出了事也找他,他回安排你们回来的。」又给半个硬币,「你拿这个他,他就知道了。」  玛利亚几人在飞机上沉默了好久,玛利亚还是第一个说话了,「各位,为了能安全完成任务,还是大家流一下吧。」  大家还是沉默玛利亚也没有办法。  「各位要到地方了,准备跳伞吧。」  玛利亚的Team9小队顺利的降落到地面,玛利亚见没有人掉队,于是,几人化装成当地妇女的样子,准备在天亮城门开启的时候混进去。  经过一晚的商量还是梅林想到了好方法,说我们是远道来的女要道女狼酒吧工作,于是天亮后我们六人像加�森敢死队一样,混到城门口准备进城。  「你们的进城证件,哦美女啊,干什么的是不是间谍啊?我要检查。」一个强壮的守卫对玛利亚她们色咪咪的说道。  「先生,我们是去女狼酒吧工作的,你要是看上姐妹们,有时间就过来捧场啊,姐妹们一定好好照顾你。」玛利亚边说边用体磨擦著他。  这个色狼著玛利亚的子,「妹妹,原来是卖的啊,哥哥可没钱啊。」  我们几个女人一起来到他的边,华用子曾著他的脸,「只要你放我们过去,喜欢哪个就哪个陪你,好吗,兵哥哥。」  那个守卫头被华娇爹爹的声音搞的不行了,于是把手进玛利亚的裙子�著玛利亚的小逼道:「到时候不会不认识我吧?」  库娃将自己的饿内下给了他,「你拿这个找我们就可以了,我们一定不要你钱的,好吗兵哥哥就让姐妹们过去吧,要不在著让你干一回啊。」  那个守卫头也想干一回,于是库娃决定留下来让我们先进去,我们就这样混到了aztec城,进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女狼酒吧。  当我们进到女狼酒吧时很多的男人用色咪咪的眼神看著我们。  「请问双在吗?」玛利亚对著服务生道。  一个材高大的男人来到玛利亚面前,「你找我有什么事?」  玛利亚对著双,「是大老板介绍我们来工作的。」  玛利亚将半个硬币给对方,对方见到半个硬币后抱著玛利亚,「哦,我等你们好久了。兄弟们这就是新来的艳舞女郎。」  后的男人们兴奋的高声嚎叫著。  「跟我来。」双小声对玛利亚说著。  玛利亚和队员们跟著双来到地下室,双将门关的严严的,「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了好几天了。不过司令部不好进,我是没有办法,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可以帮助你们其它的忙。」  玛利亚和队员们商量了一下,「双,这�的指挥官经常来玩吗?」  双拍拍口,「当然,我这�可是aztec城�最好的院,他们是我的长客。」  玛利亚点点头,「那就好办,今晚你贴出广告说,全星际最好的女来这�表演。」  双点点头,「那好办,我现在就去。」  我们说说留下的库娃,库娃在玛利亚她们走后,和守卫的头来到外面的野地�。  守卫的头急急忙忙的光自己的衣,库娃躺在剁上向守卫的头挥挥手又抛个眼,「来啊兵哥哥,我都等不急了。」  守卫的头冲向库娃手去抓库娃的子,突然他到自己的手臂也碰到想女人子一样的球,他野蛮的抓开库娃的衣服,「哦,天啊你是……是来自罗斯星球的女人(罗斯星球是一个盛产美女尤其是多妹的星球,罗斯星球的女人很受各个星球有钱人的喜,因为她们都是高级女),我真为什么走运了。」  库娃躺在垛上,上就剩下一个一根绳子将小分成两半的内,守卫的头将绳子分开,自己的吧到了库娃的小逼�,「哦……的好爽啊,像……  象好多小手在抓我的吧啊……哦……」  库娃下一用力,使出罗斯星球特有的功小逼内的紧缩,自己虽然没什么兴奋的,不过为了快点完成任务装出被人干的兴奋的样子,「哦……YES…  …好厉害的吧……好……好久没有……这么爽了……」  库娃六个子上下左右的不均匀的摇晃著,守卫的头用手按住这只子那只子又在晃。  库娃想逗逗他,「兵哥哥……我的子……子晃的好……好痛啊……好辛苦啊……帮我……帮我按住它们……好吗兵哥哥……」  守卫的头用双手按住两只子,又用嘴咬住一只,可是还有三个子在淘气的晃著,守卫的头弓著,腰著库娃,可是这个姿势很累,没几下他的吧就在库娃的小逼�出了浓浓的,他也没有力气了爬在库娃的上大口的喘著粗气,「天啊……罗斯星球的女人真要命啊,累死我了。」  库娃还没有尽兴刚刚有点觉,见这个男人已经败下阵来,「兵哥哥来啊,妹妹还在等你那,怎么了?」  守卫的头努力著用手来支撑自己的体可是努力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库娃让这个没用的男人躺在自己上,俩人在暖暖的下午光的照耀下睡在垛上。  傍晚的时候守卫头送库洼来到「女狼」酒吧,临分手时库娃还亲了他一下,「别忘了我啊,经常来找我哦!」  守卫头嘴上回答,「好的,一定来找你。」心理可想著:「这个女人在也不找她了,她会将我吃的就剩下骨头。」  库娃进到店�就看见吸血鬼丽,「嗨,怎么就你自己啊?她们那?」  丽坐在吧台前的转椅上,喝著手中的红酒,「都在等你回来开会那,你怎么和他干了一下午啊,他的吧很厉害吗?」  库娃拍著丽的边走边说:「什么啊,一个没用的男人,战斗力还不如华那。」  俩人来到�面的室见大家都在,相互询问著库娃下午的战况。  玛利亚拍拍桌子,「好了,现在开会。我们的目的是混进aztec城炸掉他,不过听说城守是奥马尔,是恐怖霸王拉邓的第一手下。我们现在要想个方法能进去,大家说说看。」  大家说了几个计划,于是决定先在「女狼」酒吧工作著,等时机成熟的。  晚上8点「女狼」酒吧正式开场,双穿著男式内拿著麦克风,「各位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本酒吧来了几个罕见的舞娘,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她们。」  台下掌声如雷鸣,库娃和维多利亚俩人穿著火红的外套,踩著音乐的节奏在台上跳起火辣的衣舞。色的毛在暗暗的灯光下若隐若显,给人一种神的觉,没几分钟丽的边坐了前来搭茬的男人。  梅林白色的古老中国肚兜,三个子肚兜根本就盖不住,大半的子的外面,长长的肚兜将她的小逼盖住一点还是有很多在外面,白色的肚兜陪上黑色的毛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她端著酒到处为男人倒酒,男人们再她的上过足了手隐。  华穿著学生的水手服,因为衣服太短雪白的子连头的暴在外,下的加的喜。  玛利亚穿著红色的改良旗袍坐在一个位子上,边的男人为她献上自己的一切本事逗她开心,旗袍的边上的口一直开道她的还往上一点,瘦小的上衣将她的那对大子包的紧紧的,搁著衣服你就能看见她突起的头。  华端著盘子在女客的桌子旁送著食物,一个女客人对华道:「服务生,还有什么好东西吗?这个太难吃了。」  华问:「小姐,你要什么啊?」  几个女人笑成一团,「我们要……要你在食物�加点作料,怎么样啊?要那种白白的从男人体�出来的,对女人有美容作用的东西。」  华站在那个女人面前,「小姐,你要的东西需要你自己从我的�面弄出来,小妹我可不会弄。」  那桌女人笑成一团一个将手放在华的吧上努力的弄著,华笑著:「小姐还是嘴快点。」  女人趴下来用嘴为华口,华兴奋极了抓著自己的子,小嘴撅著。另一个货坐在沙发的靠背上,华用嘴为她舔著小逼。  没多旧久华推开女人,「我……我要了……」说完一到了女人们的食物上,华又将他么搅拌一下,「各位小姐请慢用。」  女人们吃著用拌成的食物,还不忘记给华小费。  这时台下的声音突然高了好多,原来他们看见台上跳舞的女人一个是六个子一个是四个子,俩人还做著的作。又几个男人拿出大把大把的钱扔在台上,他们下自己的衣服冲到台上将俩女的洞统统,没有进去吧的男人开始对她们的几个子下手,搞的子上竟是牙印。  很多男人搞了一会就出了,弄的俩女的眼小逼和嘴�都是,就连脸上子和大腿上都是。有的人连她们的脚都不放过,舔的她们脚上都是口水还有人用俩女的手抓著自己的吧手。  玛利亚和一个几个男人来到洗手间,玛利亚爬在马桶上男人们一个个排著对有顺序的进去干著这个漂亮的少妇。  玛利亚到这样太慢还不过瘾,于是她叫了三个男人进来,一个男人坐在马桶上玛利亚坐在他上将他的吧在自己的眼�,一个男人站在玛利亚面前将他的吧从正面到玛利亚的小逼�,最后的那个男人站在旁边,玛利亚厕著头为那个男人口。  兴奋的玛利亚水狂奔,上也是,口都不用喝水直接喝就可以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一波男人在玛利亚的上得到足后,玛利亚拖著疲惫的子走道了大厅。  来到大厅见客人都走了,外面的天也亮了,看见舞台上的库娃和维多利亚躺在那�不睡著了,她们俩的上像洗了澡一样漉漉的到处都是男人流下的,有的还在往下流淌著。  华躺在沙发上,吧已经变的的,下都是女人的水和不知道谁的,衣服也不知道哪�去了,一对大子上都是牙印和还有不少的水。  玛利亚见自己的上也是在流淌,小逼处更是滴答滴答的淌著水,玛利亚没有看到丽和梅林,她到处的找著,最后在双的屋�见到下体著双两个吧的梅林,在地下室见到躺在男人尸体上的丽,那个男尸的吧还在丽的眼�瞪著眼睛,看来是高潮时死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经营,酒吧的生意越来越好,玛利亚等人也去勘察了好几次,不过还是找不到进入aztec城的方法。  一天,就在大家发愁的时候,玛利亚看见外面有一队士兵押著几个体女人往aztec城去。  玛利亚叫来在梅林上的双,「双,这是怎么回事啊?」  双不愿的离开梅林的体到玛利亚边看著下面的队伍,「哦……这是被抓去的外来女人,听说是给不能出城的士兵消遣的。没几个能著回来。」  玛利亚听到双的话,一个进入aztec城的办法就出现在她的脑海�。              (四)绝地作战  经过大家的研究,认为玛利亚的方法不错,大家准备了一下,过了几天开始执行计划。  玛利亚几人由于在酒吧打架打死了几个基地守卫,被警察抓进了aztec城,一路上玛利亚的Team9六个女人光著子走在被光晒得脚的石子路上。边的几个守卫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非礼她们,玛利亚几人被得下水直流。  等到达aztec城后她们被送到内城的监狱看管。要说监狱,不像我们印象中的,这个监狱干净多了,玛利亚的Team9小队所关的监狱就她们六个犯人,听说其她的都被监狱长给玩死了。  玛利亚等人穿上了监狱给的囚服,其实就是一件套头的衣服,�面什么也没有,衣服也不大,正好盖住她们的。玛利亚她们讨论著怎么出去和怎么进攻(有CS常识的人都知道aztec这个图对匪徒最不利),过了这�还要进入城堡cbble�将奥马尔干掉才完美。  这时一个女守卫走过来,「维多利亚出来。」  维多利亚看看边的战友,玛利亚过去对维多利亚说:「要顶住。」维多利亚点点头和那个女看守走了出去。  玛利亚等人焦急的等著维多利亚。  「长官,我们要不要手啊?」丽问著,所有的人看著玛利亚等著她的回答。  玛利亚也知道要是回答不好,自己马上就会被这几个杀人狂杀掉,要是现在手时机又不太好,不手的话维多利亚就会有生命危险。玛利亚在牢房�走来走去,四双眼睛看著玛利亚。  「五分钟后手,首先去救维多利亚。有机会就干掉奥马尔,一定要小心。」  几人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玛利亚到又长又快,内心十分矛盾。  「哦,宝贝……舔舔我下面……哦对……我那�都快发霉了。」梅林和库娃两人在牢房�就开始相互的舔著。  玛利亚真想给她们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一群败类。  两个女人的叫床声将守卫引了过来,那个男守卫隔著栏杆看著两个浪女玩。  库娃抓著自己的子对著守卫直放电,「哦……宝贝……你不来吗?」  守卫不敢进去,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他下子将吧过栏杆,库娃走到他面前跪在地上为他口。这个守卫一只手抓著栏杆一只手抓著库娃的子,瞇著眼睛享受著他人生最后一次口。丽走过去亲著守卫的脸舔著他的脖子,梅林在一边用手摩著他的。  那个守卫看来十分的享受哦,就在他即将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库娃使了个眼色。梅林用最快的速度将守卫上的钥匙拿了下来,库娃更是狠心将守卫的吧一口咬掉,可怜的守卫连痛苦的喊叫都没有发出来就让丽将他咬死了。  梅林拿著钥匙打开监狱的门。玛利亚看著守卫那血淋淋的吧处,他的脖子也留下了两个牙印。库娃将守卫的吧吐在地上,拿起水来漱漱口,将嘴角的血擦掉。几人穿上包袱�的女子特种兵的服装,拿起地上的AK47走出了监狱。  再说被带走的维多利亚,维多利亚被女守卫带到监狱长的办公室,「狱长,你要的犯人带来了。」女守卫对著屋�喊道。  「好,叫她进来。你回去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道。女守卫将维多利亚推进黑漆漆的屋子�,杀人无数的维多利亚也到了莫明的恐惧。  「把衣服都了,慢慢的走过来。」维多利亚下衣服,慢慢的走到了桌子前面,一个长得非常巨大的男人像个怪物一样堆坐在那�。维多利亚走到那个巨人的前面,巨人看著她,「四个子的女人,好久没玩了。过来先给我口。」  维多利亚战战兢兢的走过去,跪在那个巨人的前面。  这个巨人竟然没有穿衣服,赤的坐在超大沙发上。维多利亚用手将他的吧拿了起来,还没有起的吧就已经是维多利亚见过最大的了。维多利亚用嘴上下的舔著那个超大的吧,她知道这个吧太大,不可能像平时一样口,更不敢想像将它放到自己的小逼�是什么样子,就算不死也是个残废。  维多利亚一边为这个巨人口,一边想著自己的战友是否会来救自己。维多利亚想到这可能是自己人生最后一次了,她含著泪舔弄著巨大的吧。那个巨人躺在沙发上,拿出一个假吧给了维多利亚,「自己弄吧。」  维多利亚将假吧到自己的小逼�,一边为巨人口一边享受假吧带给自己的快。一只巨大的手抓在维多利亚的子上,狠狠的拧著她的子。  巨大的疼痛和高潮的快让维多利亚的小逼�流出了水,水和尿一起冲出了维多利亚的体内。那个巨人看见维多利亚的失禁开心的大笑,一又多又浓的喷洒到维多利亚的脸上,由于太多弄得维多利亚的上和脸上全是。  「什么事,什么!!那几个女人逃狱了!」监狱长拿著电话疯狂的叫著,维多利亚一听几个女人逃狱,就知道是玛利亚她们。  维多利亚狠狠的在监狱长的吧上咬了一口,可是由于他的吧太大,根本没有咬断。监狱长痛得嗷嗷直叫,一挥手将维多利亚打出好远,「婊子,你敢咬我,我要杀了你!」监狱长愤怒的冲向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顺手拿了个东西就向他打去,台灯深深的入监狱长的体�,可是他还是没有倒下。他用缓慢的速度冲向维多利亚,他的吧当啷在他的胯前,维多利亚吓坏了,以为自己死定了,手一到了台灯的头,维多利亚用最快的速度将头到座�。监狱长巨大的躯在原地站住了,一道电光击中他的心脏,「咚……」的一声他就倒在地上了。  维多利亚飞快的跑出监狱长办公室。  维多利亚跑了一会见对面有几个人向她的方向冲来。维多利亚躲到一个大柱子的后面,五个熟悉的女人影从她边跑过。  「玛利亚!」  「谁,维多利亚吗?」五个人转拿著武器对著发出声音的柱子。  维多利亚跑出来,「你们终于来了。」几人抱在一起痛哭。  「好了,这不是哭的时候,快跑!」玛利亚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六个女人拿著AK47,向城堡cbble的埋弹点冲去。  cbble是一个阻击手占优势的场地。几个人来到aztec城后面的城堡cbble,丽在大家马上要走到B点的时候,在出口处对著对面的阻击点就是一盲狙。随著枪响,一个人「啊……」的一声结束了生命,大家用诧异的眼光看著丽。  丽边走边说:「这没什么,我哥哥是著名的狙神Johnny-R,我是他训练出来的。」大家一听有狙神Johnny-R的妹妹,更加放心。丽在前面一把AWP开道,大家在旁边相互掩护著很快就到了埋弹点,玛利亚将偷来的C4安放在埋弹点。  几个人快速的往指定地点撤退,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哪�跑,我奥马尔来了!」一颗子弹随风杀到了丽的前,丽低下头躲过了这一枪。  随后MP5、AK47、M4、AWP和AUG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丽连续干掉了敌人几个狙击手,这时一个狙击手的枪对准了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维多利亚的AK47一枪就把他爆了头。  维多利亚看看丽,「呵呵,世界上不光有Johnny-R,还有HeatoN的妹妹。」  C4的声音越来越快,Team9小队边打边退,几个人都挂了彩,就在她们快被包围的时候,C4终于响了,她们想到更多的是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几个人以三前三后的队型往aztec城撤退,两把AK47开路,一把AUG跟在她们后,后面的三个人断后。面对一把不比Johnny-R差多少的狙,加上HeatoN的妹妹那把神乎其神的AK47和M4的叉火力,让敌人不敢头。  「嗒嗒……」的枪声将寂静的夜晚划破,丽连开镜的机会都没有,也幸亏受过Johnny-R的真传,一把盲狙,枪枪毙命。  就在她们马上要冲出的时候,「啪……」的一声,丽的右手被子弹击中。  挡在Team9小队面前的不是别人,是一个成名以久的战队aAa,一个靠战术生存的队伍。对方五个人的队型已经展开了,一把AWP架在玛利亚她们回家的路上,四把M4将狭窄的路死死的封锁了。  和对方一火,玛利亚的Team9小队就到了敌人的强大,玛利亚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还是被敌人的子弹穿到了,左小腿已经负了伤,鲜血不停的往下流。六个人的小队有两人负伤了,这时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能站出来。  战场上从来都不缺英雄,维多利亚这个曾经的杀人狂,到自己体内血澎湃,突然站起来在对方阻击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枪就将敌人的头打爆了。  aAa不愧是世界级的战队,在阻击手死亡的况下对玛利亚她们进行了近乎疯狂的击,一时间将玛利亚她们压制在石头后面不敢出来。  这时库娃将自己的内了下来,包在一个小石头上面往天上一扔。因为内几天没洗,再加上战斗时上的灰,白色的内都变成了灰色,aAa见一个灰色的像闪光弹一样的东西飞过来,大家马上趴下,等看清是一个内的时候,因为到被羞辱,aAa战队的火力更加强大了。  库娃这回拿出真正的闪光弹扔向了对方,aAa以为还是假的,没有理会这个真正的闪光弹,但等闪光弹将他们闪得眼前一片白,他们没有乱,而是蹲在石头后面朝对面击。Team9小队抓住这个机会,用手雷开路冲向了aAa小队。aAa小队见没有机会了,跳下水逃生去了。  两架「阿帕奇」突然出现在敌人的后对著敌人疯狂的扫,丽抓住奥马尔回的机会,一个盲狙结束了他彩的一生。随著奥马尔的倒地,敌人乱作一团,玛利亚等人的上空来了一架「大山猫」武装直升机。玛利亚的Team9小队有惊无险的离开了aztec城。  回到基地后玛利亚的Team9小队得到了上面的嘉奖,小队所有人可以回到勇者星球休假两个月。  在回去前玛利亚的小队在基地的酒吧�和其它部队进行了一场联欢,玛利亚穿上西班牙斗牛舞�女郎穿的衣服,将半个子在外面站在桌子上随著音乐边跳边唱「卡门」。  「……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一点也不希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Lamout……Lamout……什么叫,什么叫意,还不是大家自己骗自己;什么叫痴,什么叫迷,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你要是上了我……你就是自己找晦气,我要是上了你……你就死在我手�。」  玛利亚边唱边晃著自己的体,还不时的掀起她自己的裙子,当台下的男人们看到玛利亚�面什么也没有穿的时候,疯狂的叫声和掌声掩盖了一切,也让大家暂时忘记自己还在战场。玛利亚每次出大腿和子的时候,台下就是一片高潮,还有几个西班牙地区的军人上来给她伴舞。玛利亚唱完,亲了一下伴舞的男兵,跳下了台。男兵为了讨好玛利亚她们,将啤酒放了她们的桌子。  几天后玛利亚和她的Team9小队踏上了回去的路途,玛利亚决定用这个休假去热带渡假。等玛利亚坐上回家的飞船时,她在飞船的卫星电视上看到一个色电影,还是军队的。玛利亚在看的时候发现女主角是那么的眼熟,将电视定格后仔细一看,原来就是自己上次在休息的时候和男兵们疯狂的场景。  玛利亚拿起电话第一个打给了金,因为她记得金当时在录像,「金吗?我是玛利亚,我的录像你是不是作成带子卖了?」  「哦,是玛利亚,对啊。你现在可是出名的色电影女演员了,回来看看你的大海报吧。不要谢我哦,这没什么。到地方给我来电话,我接你,拜拜。」  玛利亚生气的将电话挂断,这回她才知道为什么她走到哪�都会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了。玛利亚走出房间到刷卡处一刷才发现自己的卡�面钱多了不少。  玛利亚坐在咖啡厅,不一会就有好多人来找她问她是不是色影后玛利亚,玛利亚开始还否认到后来她也习惯了被人叫「奥斯卡」色影后了。  还有一个大色导演来请她去排戏,玛利亚一口否决了。就这样每天来烦她的人还是很多,直到她到达勇者星球。               (五)双飞  玛利亚回到勇者星球后休息了一个月,每天看著老公肯的照片暗自流泪她推掉了所有的约会。  一个月的假期玛利亚天天坐在肯的坟前回忆著当年俩人美好的时光,想著俩人在一起去海边旅游的日子,海还是那个永不停息的海,人还是当年的玛利亚只不过只有她一人少了当年边的那个她呵护她的肯。  日子也一天一天的流失,玛利亚坐在山上看著那远去的夕,本能的将头往旁边靠去,那个刚才还在安她的肯已经不在,只有山风轻轻的吹拂过玛利亚的双肩将她的长发轻轻吹起好似肯在摩她的长发。  玛利亚隐隐约约的看见肯在她的边,用他的强而有力的双臂为玛利亚遮挡著山风的吹袭,迷迷糊糊中玛利亚又到了肯的存在到肯对她的呵护。  回到战场后玛利亚有种能和肯相逢的觉,这种觉很强烈很强烈。  Tenam9小队的成员见玛利亚回来后心就很不好,于是她们想安一下她们的队长。可是事与愿违,Tenam9小队有接到了新的任务,她们被空投到敌后去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刺杀对方的头。  cbble又称城堡是对T是比较难的,玛利亚她们到了巴格达后和容易的混进了城�和当地的报人员接了头,一个全从头包到脚的黑衣妇女。再她的小旅馆�住了1个星期后玛利亚她们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的靠近了城郊的cbble城堡。  连续的几个叉掩护的阻击点加上1000名共和国卫队,这可以说是她们经历过的最难的一次战斗。可是很奇怪的是她们很顺利的进入了城堡�面,一切都是那么的蹊跷,越往�走玛利亚越有一种不祥的觉。  一个男人在监视器�看著玛利亚她们的一举一,他的后是刚才还和玛利亚她们在一起的联络员,对这是个圈套。在玛利亚她们刚刚进入小屋子�时屋子的门自的锁上了,接著几十把枪对著她们。  「欢迎各位小姐的到来,子弹不长眼睛的,请你们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将手�的枪放在地上。谢谢合作!」在喇叭�一个男人的声音对她们说道。  队员们看著玛利亚,玛利亚刚拿起枪一颗子弹就穿过了她的手,枪掉在了地上,接著这些雇佣兵们纷纷将手�的武器放下了,几是个男人将她们抓了下去。  在黑暗的地牢�,玛利亚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士兵近来看看憔悴的玛利亚,他将玛利亚抓起来按在墙上,丝毫没有同心的将他的吧进了玛利亚的小逼�。  他已经是今天的第五个来玛利亚的男人了,前一个男人的还在玛利亚的小逼和嘴�没有干。已经木的玛利亚只是嘴�叫著肯的名字,她已经体力不支隐约的看见了上帝的样子。  她的子在那人的冲击下来回的晃著,双手被绑在后,绳子将她的子捆  上的勒痕和鞭子的痕迹一道道还没有消去,几天来玛利亚没有哦见到她的队友也没有一个人来救她连食物和水都没有。她唯一的食物就是男人们的和尿水,玛利亚就靠它们到现在今天她在也坚持不住了,那个士兵只是低头的著玛利亚根本不去碰她的大子,那是因为玛利亚的上都是这几天来男人在她上发后流下的。一难闻的味道在玛利亚的上散发著。  三天后玛利亚屈服了,她说出了她知道的一切。她被带到一个城堡的养伤,半个月的时间玛利亚有好了起来,她已经不在相信总统所说的话,因为根本没有人来救她也就是说她们被抛弃了。  等玛利亚伤好了以后发现自己每天吃的药�有种东西和品一样,让她使不出来力气,一天不吃就很难受。接下来玛利亚就被一个没有吧的男人调教了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玛利亚学会了怎么服伺男人,怎么取悦男人也知道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个亲王的私人宠物。  来到金碧辉煌的大厅�,玛利亚看见一个带著面的男人坐在一个黄金的椅子上,边三、四个同样带著面的女人。多数的女人都是赤著上,下围了各种各样的布,也有的穿著透明的衣服�面和玛利亚一样空空的。  那个男人坐著向玛利亚挥挥手,玛利亚走到他的边,他将手慢慢的进玛利亚的下,著玛利亚的小逼。玛利亚的小逼像小嘴一样吸吮著他的手指。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著吗?」男人轻声的问著玛利亚。  「我不知道,也许你喜欢我的体。」  男人叫玛利亚坐在他的腿上,「不……因为你的小逼是人间极品,是它救了你。你应该怎么报答它?」  玛利亚用手著对方的吧,「让它吃饱,也让你开心。」  男人出玛利亚水的手指,站在柱子边。玛利亚下面和裙子一点一点的舔著男人手指上的水。他们后的四个女人这时也疯在一起,她们相互的舔著对方的体,咬著对方的子和小逼,的声让玛利亚更加兴奋。  玛利亚跪在地上将男人的吧从他的裆�拿了出来,看著这个大的吧玛利亚真想将它一口吃下。她用手摩著这根吧,用嘴为它作著清洗。  男人用手温的著她的头,玛利亚津津有味的吃著吧,将它的大头含在嘴�,从头一直舔到。那个男人将自己的衣服下,手著玛利亚的大子,亲著玛利亚的脸。玛利亚边享受著子的刺激边用手抓弄著他的吧。  男人一只手把著柱子,另一只手将玛利亚的大腿高高抬起,将自己的吧进玛利亚的小逼�。一个半月没有吧的安,让玛利亚的小逼将他的吧紧紧的吸住,像吸吮东西一样包著那根大吧。  男人叫玛利亚转过去,用手把著柱子男人从后面进玛利亚的眼�。玛利亚到小逼还是空虚她将自己的手指深进小逼�,还故意想和男人的吧搁著碰一下。  「亲……你要了我的命……我好……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哦……」  男人的撞击越来越猛玛利亚到快支持不住了,她将双手缠绕在柱子上,小脸紧紧的贴在柱子上,子随著男人的撞击前后没有规则的晃著,水一的顺著大腿流了下来。男人将他的吧拔了出来,玛利亚将�面的吸吮著一口口喝掉。  休息了一会,男人有抱起玛利亚将她人整个倒了过来,站在上面披开玛利亚的大腿将他的吧进了玛利亚的小逼�。玛利亚看著他的吧在自己的小逼�进进出出,可是这样她腰很痛。  「求你了……我好难受啊……我的子需要安……」  男人没有关她的哀求。几分钟后也许他累了,他坐在椅子上玛利亚坐在他的上,将自己的子进他的嘴�。体上下的的套弄著,每一下都力求能撞到心上。  「哦……哦……哦……顶到了……让我死吧……死了也开心……」玛利亚到体内的吧在变大变粗她知道男人要了,果然一打在玛利亚的心上。  男人抱著玛利亚不让她,玛利亚趴在他的上亲著他英俊的面孔,任由水和从俩人的合处流出来。这时一个没有吧的男人走过来将他们的水擦干净。  由于玛利亚富的经验和样的玩法让她很快就受到了宠。  一天,玛利亚和主人去牧场玩,她穿著骑手的服装,不过子和暴在外面,玛利亚骑在马上马鞍上面有一个假那是主人为了玛利亚在马上兴奋用的,玛利亚将假进自己的小逼�后骑马跑了一圈。 当她要下来是一个仆人样子的男人光著子没有吧的男人走过来低头跪在  地上,当玛利亚踩著他走下后他过来将玛利亚下的水舔干净时俩人愣住了。  「玛利亚,你怎么在这?」男人叫著她的名字。  「你是肯?你真的是肯。」玛利亚疯狂的叫著。  这时主人的声音传来,「玛利亚过来。」  玛利亚看著肯,「我怎么能找到你?」  肯亲著玛利亚的脚,「晚上1点后厨房见。」  玛利亚回到了主人的边,看著肯给大家送食物,肯也看著被几个男人著的玛利亚。  人算不如天算从那以后,玛利亚在也没有见到肯,玛利亚天天打听肯的下落直到一年以后玛利亚才见到患重病的肯。  肯被抛弃在一个小屋�有很久了,因为是传染病没有人敢接近肯,任由他自生自灭,但是大家很奇怪为什么他还著,只有肯自己知道,他知道有一天玛利亚会回到他的边,他要再见他最的人最后一面才肯离去。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生物,只要他有一个信念他的生命就不会完结直到他在完成他的心愿尤其是在等他最的人时,他的生命回越发的顽强。  一个漆黑的夜�,玛利亚顶著大风悄悄的拿著点食物来到了肯的小屋,她轻轻的抬起肯的头,将食物和水一点一点的喂给快要死去的肯。  肯说不出来话,流著悔恨的泪水看著玛利亚,外面的风还是那样的吹著,吹的小屋和风一起夜色�晃。  小屋�是那么的寒冷,肯却到无比的温暖,慢慢的肯到自己似乎好了不少,他到自己和玛利亚又坐在海边看夕,和的海风吹在他们上,肯终于说出了他的最后一句话:「玛利亚……来生我……还要和你在一起……」  玛利亚抱著肯,「我们永远在一起,今生今世,来生我们还在一起。」  肯带著他幸福的微笑飞向了天国。  玛利亚知道肯死了,这是无法避免的,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抱著心的肯直到天亮,天亮后玛利亚在旁边用手和木为肯挖了一个坟,将肯永远的埋在那�。  墓碑是木头做的上面用玛利亚的血写著「永生最的人肯」。  从那以后玛利亚每天守在肯墓前为肯唱著家乡的歌谣,和肯聊天为他做伴。  十多年后,肯的坟边长著两棵树,它们相依相位像一对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拥抱在一起。  当地的人经常可以在风雨加的夜晚,看见一男一女相互以为著坐在那�,还可以听见女人的歌声和他们相互忏悔的声音,以及低低的哭泣声。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说什么?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么!推吧~~~我最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怎么样丰胸】【女子特种兵】(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