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花宵道中】【女子私密会所】【第一部】【作者:快嘴华文】【合欢门唯一男弟子未删减免费下载】

【女子私密会所】【第一部】【作者:快嘴华文】【合欢门唯一男弟子未删减免费下载】/

【女子私会所】【第一部】【作者:快嘴华文】
发布于:2022-05-29

,

1.镇所之宝

,

黄子萧跪在床上,陷入了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境地。在他面前,有两座分开的峭壁,峭壁又白又嫩,在和微暗的灯光照下,白嫩的峭壁散发出诱人的暧昧光。

,

峭壁之内是山谷,山谷的终点是山涧。山涧的涧体比白嫩的峭壁更加白嫩。山涧的中央长了郁郁葱葱的萋萋芳,羞羞答答地覆盖住了最深处。

,

但黄子萧仍是能够透过浓的芳,看到芳覆盖住的最深处流出来的潺潺泉

,

一个声音响起:「帅哥,你就别再犹豫了,我今天可是专门奔着你来的,快点,别再让我久等了。」

,

声音娇,充了无限的期。

,

黄子萧艰难地抬起头来,犹豫着道:「大姐,我看咱们还是按照规定的服务项目进行吧。」

,

「帅哥,你可要想好了,按照固定的服务项目进行,你最多才能得到五百元,要是按照我的意思进行,我会额外付给你小费的。小费可不小哦,我已经开出了价码,你不同意吗?」

,

看着面前这个全发着白之光的少妇,黄子萧不禁哑然了。

,

如果他不是给她服务,而是单纯的男欢女,他会无所顾忌地抱她亲她她,尽自己的最大力量足她。但现在她是来找自己消费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玩物,黄子萧虽然已经熟悉了这个私高档休闲会所的环境,但仍是让他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

这个私的高档休闲会所,是专门供那些有钱的女人来享乐的。

,

这个少妇开出的价码是五千元,但前提是让黄子萧先用他吃饭的家伙去给她服务。

,

在这之前,黄子萧已经按照她的吩咐,给她做完了全的按摩。当然了,给她做全的按摩是规定的服务项目,按摩完了之后,再捣一捣她,捣的她足了,黄子萧就把规定的服务项目做完了。他完,她走人。她消费了一千元,黄子萧从中分得五百元,那五百元是归会所所得。

,

但这个少妇非要在按摩之后,捣一捣之前,要侵犯黄子萧吃饭的家伙,这让黄子萧很难接受。

,

原先也有的富婆贵妇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都被黄子萧毫不犹豫地给拒绝了。

,

但面前的这个少妇,好像很有来头,似乎得罪不得。黄子萧在临进屋给她服务时,领班曾特意代过他。

,

「8号,这个贵妇咱们可万万得罪不起,她可是专门奔着你来的,你可要给她服好务,她无论提什幺要求,你都要足她,千万别让她不意。」

,

8号就是黄子萧。8号在这个私高档休闲会所里,那就是镇所之宝。只有非常出类拔萃的,才能配使用8号。

,

黄子萧不解地问道:「为何?」

,

领班道:「你就别问了,你按我代的去做就行了。快点去吧,她已经进屋了。」

,

进屋之后,黄子萧看到了一个芙蓉出水般的美妇正站在屋子中央。屋中的光线微暗,目的就是调节暧昧气氛。但在她那雪白肤色的反衬下,似乎使屋中的光线陡然亮了很多。

,

她这是才蒸过澡,她的上裹着一件橙色浴巾,秀颈香肩在外,两条粉腿犹如两根华丽的白色玉柱支撑着她那婀娜多姿的材。

,

香娇玉嫩的她,美目盼兮地看着进来的黄子萧,轻舒粉臂,便环抱住了他的脖颈,粉嫩的红便印在了他的嘴上,娇声道:「帅哥,终于把你盼来了,我还担心来晚了,让别的娘们把你先占了呢。」

,

黄子萧虽然被她又抱又亲的,但他却是站着不,好像有些无于衷,只是冲她淡淡地笑了笑,低声道:「谢谢你的青睐,我会给你服好务的。」

,

「呵呵,是吗?这可是你说的,你要为我服好务。来吧,帅哥,把我抱到床上去吧。」

,

黄子萧这才双手将她横抱起来,她的双手不停地地着黄子萧俊朗的脸颊,显得很是不释手。

,

她声腻腻地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小伙子了,我很庆幸能够在这里碰到你,帮我圆了一个梦。」

,

黄子萧想低声问她是啥梦?但最终他没有问。他很清楚自己的行当,干这行的,要少说话,多做实事。至于是什幺实事,地球人都知道。

,

黄子萧开始给她做起了按摩,她声腻腻地道:「帅哥,把我的浴巾掉吧。」

,

黄子萧道:「不行,按规定做按摩的时候,是不能掉浴巾的。」

,

她竟然撒起娇来:「不嘛,我就喜欢和你相连的觉。」

,

黄子萧想起了领班的叮嘱,只好将她上的浴巾除去。当将她的浴巾除去,看着她那皎若秋月的玉体,黄子萧的体内突然升腾起了潮涌翻的火。

,

2.提升价码

,

潮涌翻的火,促使着黄子萧想不管不顾地立即侵犯她。但职业使然,让黄子萧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

,

在这个地方,不是男人玩女人,而是女人玩男人。已经颠倒,被侵犯的只能是自己,自己绝对不能侵犯对方。

,

黄子萧来这个私高档休闲会所有一段时日了,她是让他第一次有主侵犯的贵妇。

,

做完了按摩,就到了要捣一捣的环节了,但她却喊停了,让他用他那吃饭的家伙给她进行服务。

,

虽然她是第一个让黄子萧有了主侵犯的女客人,但黄子萧从内心里是非常排斥这个作的。

,

以前有很多的女客人提出过这种要求,但都被黄子萧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

黄子萧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贵妇,气质如此高雅,竟然也提出了这个要求。

,

贵妇看他没有回答,直接又道:「你嫌我给的价码低是吧?」

,

黄子萧不禁哑然,更加愕然了。就在这时,她又开口说话了:「一万怎样?」

,

倏忽之间,她就将价码从五千元升到了一万,五千元是价码,而一万元就成了诱惑。

,

黄子萧心中砰砰直跳,他仔细凝视着面前的这个贵妇,他的脸颊和神态更像极了一个人,惹的这个贵妇心中春潮澎湃,不由得娇声问道:「帅哥,一万元你也无于衷?那好,我来问你,你之前有没有给别的女人这样服务过?」

,

黄子萧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给别的女人服务过。」

,

她顿时灿笑,万般风涌向娇容,目光迷离,声腻道:「我今天就让你这样给我服务,这毕竟是你的初次,我要完全享有。这幺说来,一万的价格也有些低了,我直接给你八万,怎样?」

,

黄子萧有些发懵了,她竟然将价码一下子从一万提高到了八万。八万元对自己是个什幺概念?那就是让自己少受那些为寻求刺激来到这里的富婆贵妇的1 60次的。

,

为了让自己少受1 60次的,豁出去受这一次的,很值!

,

再者说了,面前的这个贵妇,不但貌美,气质更是高雅,雪白的子,犹如才出水的芙蓉,显得一尘不染。想必她那山涧也会很干净吧。

,

想到这里,黄子萧不能再犹豫了,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会为你服好务的。」

,

她一听他同意了,顿时娇体发颤犹如枝招展,道:「好,你可要做到我足为止。」

,

黄子萧只好又点了点头。

,

她随即闭上了双眸,扭着胯部,让山涧以绝佳的位置对准了黄子萧的脸。

,

黄子萧慢慢趴下子,探头嘴向山涧寻去。

,

人穷志短,为了八万,这次只有豁出去了。自己的嘴巴面对的不是什幺流着泉水的山涧,而是绿绿的钞票。

,

自己的每一下舔舐,都是在舔舐着钞票。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根本就用不着去拼命,仅仅是舔舐,就净赚八万,值了!

,

黄子萧闭目回想着培训技师教授的作,认真地做着。黄子萧以前虽然没有对任何女子实打实地试过口技,但却是受过正规的培训。作规范,几下之后,就变得劲道老辣,宛如一个口技高手,让美妇甚是受用。

,

不知道进行了多久,黄子萧的嘴和舌头都木了。

,

美妇全发酥发,觉体内的泉水都快流光了,方才罢休,嘴里娇喘着吩咐道:「好了,你快进入吧。」

,

黄子萧终于获得了大赦,抬起头立起了子,口舌上虽然沾了泉水,但也顾不得了,匆忙深深地呼吸了口气。随即手从床头拿过套套,准备拆开。

,

美妇迫不及,手就将他手中的套套夺过,扔到了地上,道:「不要用套套了,快,快点进来。」

,

黄子萧吃了一惊,忙道:「不行,这是我们的规定,必须要用套套。」

,

美妇娇喘地道:「我就要和你贴,不能用套套。」

,

黄子萧仍在坚持:「这可是我们的规定啊。」

,

美妇很不耐烦地道:「我的话就是规定,我说了算,你快点,快点进入。」

,

她边说边迫不及地自己起了手。

,

黄子萧被迫运起来。

,

3.文静秀气的女朋友

,

春天的清晨,空气清新,凉爽舒适,在这个时候,人是最愿意睡懒觉的。

,

一声呼喊传来:「黄主席,该起床了,今天的论坛可要你来主持呢。」

,

黄子萧懒得睁眼,挪几下子,全疲倦地随即又要再睡,但那个声音又再次呼喊起来:「黄主席啊,你再不起床,今天的论坛要泡汤了。」

,

黄子萧只好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开口埋怨道:「就你事多,让我再睡几分钟嘛。」

,

「时间真的要来不及了,你还没吃早饭呢。」

,

喊黄子萧的人,是黄子萧同寝室的同学兼好友候志凯。

,

黄子萧坐起子,双手用力搓了搓脸,觉自己的嘴和舌头还有些木。昨晚他从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同寝室的同学都已经睡了。

,

他自己躲在洗手间里,哭无泪地刷牙,将一个新买的牙刷都给刷烂了,不知道刷了多少遍,几乎将自己的嘴和舌头都快刷没皮了,方才罢休。

,

倒在床上,难过了好大一会儿,方才疲倦地入睡。

,

今天是休息日,但学校里有个论坛要进行,这是上个星期就定下来的事,是学生会发起组织的。

,

而黄子萧正是学生会的主席,这个论坛就要由他来主持。黄子萧本来想当个甩手掌柜,但学生会的其他干部不同意。论形象气质,黄子萧最佳,论普通话,也是黄子萧说的最好。选来选去,大家一致认为只有黄子萧当主持人最为合适。

,

没办法,这是组织决定的,黄子萧又是学生会的主席,他不能以权谋私,只能服从组织的决定。

,

候志凯是黄子萧的老铁,他早就为黄子萧打来了早饭。

,

黄子萧起床之后,拿起牙缸牙刷,先到洗手间又刷了次牙,嘴和舌头不但木,还被刷的有些发疼。

,

刷牙洗脸过后,黄子萧回到了寝室,面对桌上的早餐,却是没有一点胃口。

,

黄子萧穿戴整齐,道:「志凯,咱们走吧。」

,

「哎呀,你怎幺不吃早饭?」

,

「不饿。」

,

「论坛要进行一天,你又是主持人,不吃早饭,你能撑的下来吗?」

,

侯志凯边说边手将黄子萧拽着坐了下来。

,

黄子萧也很清楚,这顿早餐如果不吃,自己真的撑不下来。他只好硬皱着眉头吃起早餐来。没想到才吃了一口,顿口烦恶,立即捂住嘴跑了出来,匆匆跑进洗手间,呕呕地呕吐起来。

,

侯志凯看他这样,很是担心,立即紧跟着追了过来。

,

「子萧,子萧,你没事吧?」

,

黄子萧呕的无法回答他,只好冲他连连摆手,心中一阵巨大的辛酸涌来,双目瞬间,眼角掉出几滴泪来。

,

人在呕吐的时候,都会呕的眼睛流泪。但黄子萧不但呕的眼睛流泪,而是心酸的真的流泪了。可侯志凯以为他眼中的泪是呕吐呕出来的,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

「子萧,你是不是病了?要不,我去给你请个假吧,让其他人去顶替你主持?」

,

黄子萧站起来,深深吸了几口气,道:「我没事,可能昨晚吃的不合适,有些反胃。」

,

说着,拧开水龙头,洗了几把脸。

,

当再次返回寝室的时候,黄子萧看也不看桌上的早餐,他怕再次呕吐。直接打上领带,将那平时舍不得穿的西装穿戴整齐,又蹬上锃亮的皮鞋,道:「志凯,咱们走吧,时间快到了。」

,

侯志凯紧跟在黄子萧的后,向学校的大礼堂走去。

,

走到礼堂门口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子萧,你终于来了,呵呵,我担心你迟到了呢。」

,

随着话音,一个材高挑,文静秀气的女孩欢快地跑到了黄子萧的面前站定,似水,含脉脉地看着黄子萧。

,

侯志凯呵呵笑道:「李寒香,你那目光也朝我这瞅瞅,哈哈……」

,

她顿时被侯志凯说的不好意思起来,羞涩的雪腮绯红,白了侯志凯一眼,低声啐道:「去一边去。」

,

侯志凯哈哈笑着躲到了一边。

,

李寒香是黄子萧的女朋友,两人也是同班同学,黄子萧是学生会主席,李寒香是文学会的会长。文学会隶属于学生会。

,

两人从大学一年级下学期谈起了恋,现在已经是大四了,再过几个月就毕业了。两人的恋关系一直非常稳定,李寒香也是很多女同学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因为黄子萧实在是太优秀了。

,

黄子萧有刘德华般的俊朗面容,周发般的潇洒材,陈道明般的儒雅气质,学业出众,更备领导组织才能。

,

4.风度翩翩

,

黄子萧深地看着李寒香,声轻道:「寒香,你还好吧?」

,

李寒香一愣,道:「我们两个不是天天见面吗?你怎幺还这样问?」

,

现在轮到黄子萧一愣了,是啊,两人天天见面,但黄子萧晚上都要到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觉和李寒香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细心地关心李寒香了,更很久没有和她那样了。自从黄子萧进入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和李寒香进行过肌肤上的亲热,他觉自己现在太肮脏了,自己不能玷污了圣洁的李寒香,总是在潜意识里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早就让李寒香有了警觉,提高了警惕,她怀疑他又有了新欢,但经过仔细地暗中观察,她并没有发现他和哪个女同学有过亲热的往,这才稍稍放了点心。

,

黄子萧忙掩饰地道:「寒香,这段时间我有点忙,没顾得上照顾你,这才这幺问的,呵呵。」

,

李寒香恨不得立即就扑进他的怀里,好好和他温存一番,娇地道:「你这段时间都是忙得什幺呀?每天下课后,都见不到你的人影。」

,

「学生会的事多,又加上要写论文,时间变得非常紧。」

,

李寒香很是体贴地点了点头,地道:「子萧,这段时间你都瘦了,要注意体。」

,

「嗯,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

李寒香仔细凝视着他,很是心疼地道:「子萧,你今天看上去很是疲惫,也没神,昨晚没有睡好吗?」

,

黄子萧忙道:「昨晚吃的有点不合适,不碍事的。」

,

「现在好了吗?」

,

「好多了。」

,

「今天的主持,你能坚持下来吗?」

,

黄子萧故作轻松地道:「能,没有问题。」

,

李寒香声轻道:「走吧,论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今天的任务很重,此次能否成功,就全靠你这个主持人了。」

,

黄子萧点了点头,和李寒香并肩朝大礼堂里走。

,

侯志凯追了上来,调侃地道:「子萧,你别重色轻友,见了女朋友,就把哥们都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

李寒香白了他一眼,道:「就你话多,你要是真这幺说话,那你去当这个主持好了。」

,

侯志凯忙道:「别,我私下里话多,但到了台上,就啥也说不出来了。」

,

黄子萧笑道:「既然这样,那你就赶紧闭嘴吧。」

,

这次论坛的规格很高,学校的校领导层都出了,省电视台也派来了摄制组。这次论坛涵盖的面也很广,包括经济领域,政治形态,意识领域,价值观念等方面,上午是选出的学生代表进行典型发言,下午则是展开辩论。

,

为主持人的黄子萧,要在每个学生代表上台作典型发言之后,随即进行现场点评,这种高度的脑力劳和繁重的体力劳,很快就让黄子萧吃不消了。在中间休息间隙,他从上掏出几百元来,让侯志凯火速出去给他买点糖果和咖啡。糖果用来补充体力,咖啡用来提神。不然,再这幺下去,他非瘫倒在台上不可。

,

吃了几块糖果,喝了被浓咖啡之后,黄子萧这才渐渐有了气神,随即又神抖擞地站在了台上,风度翩翩,潇洒自如。

,

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突然,大礼堂后方起来,像是从外边进来了一队人。

,

学校的团委书记飞速跑了过来,低声对黄子萧道:「子萧,稍等,省委宣传部的陈部长和省电视台的郝台长还有吉瑞集团的林董事长来了,你先对领导进行一番介绍,让陈部长讲几句话后再接着进行。」

,

说着,将一个小纸条递给了黄子萧。

,

黄子萧看到纸条上写着: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振杭。省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郝均山。吉瑞集团董事长林云娜。

,

黄子萧顿时明白了,这是怕他将领导的职务和姓名报错了。

,

黄子萧随即对着麦克风道:「同学们,请大家稍等,省里的领导也到了咱们的会场,这是领导对咱们此次的重视,请大家欢迎!」

,

说着率先鼓起掌来,随即大礼堂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

学校的领导都跑到门口去迎接,不一会儿,一队人簇拥着三个主角闪亮登场了。

,

陈振杭五十多岁,官气浓厚,气度不凡。郝均山人到中年,半个秃顶,脑门锃亮。林云娜雍容华贵,保养甚好,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但估计也得五十开外了。三个人被簇拥着来到了主席台前方的空地上。

,

黄子萧立即介绍起来:「同学们,这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振杭部长,请大家欢迎!」

,

陈振杭立即回首高抬双手向同学们挥手致意。

,

接着,黄子萧又向同学们介绍了郝均山台长,郝均山也如陈振杭那样,高抬双手向同学们挥手致意。

,

随后,黄子萧又介绍起来:「同学们,这是吉瑞集团林云娜董事长,请大家欢迎!」

,

林云娜材饱,虽然略显臃肿,但举手投足间却十分干练,还透出浓浓的霸气,她面带微笑,向同学们挥手致意。

,

最后,黄子萧又对着麦克风道:「下面请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振杭部长给我们讲话,大家欢迎!」

,

在热烈的掌声中,陈振杭登上主席台,黄子萧立即将手中的麦克风递给他,他对着麦克风说了一大堆话,虽然是官话套话,但也不是什幺话,主要是鼓励同学们积极努力向上的。

,

让黄子萧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

,

5.春心萌

,

省电视台台长出面无关紧要,吉瑞集团董事长出面也无关紧要,关键是宣传部长陈振杭的出面。陈振杭可是省委常委,他一出面,规格就上去了,此次,将成为省内新闻联播中的重要内容,当然,黄子萧也会登上电视屏幕了,这是黄子萧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

看着落落大方,温文尔雅主持的黄子萧,坐在台下观看的陈部长,私下里对郝台长道:「这个小伙子的外形不错,气质很好,我们宣传口很需要这样的人才。」

,

郝台长立即笑道:「陈部长,我早就关注这个小伙子了,他叫黄子萧,是学生会的主席。」

,

陈部长知道,能成为学生会的主席,那肯定是整个大学里最杰出最优秀的人,陈部长暗暗记下了黄子萧的名字,更加欣赏地注视着黄子萧。

,

而林云娜董事长则是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风度翩翩潇洒自如的黄子萧看个没够。这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帅哥,她心里竟然有种发的觉,特别想占有他。

,

中午结束的时候,陈部长和郝台长以及林董事长离开了会场。

,

黄子萧累的筋疲力尽,虽然仍是没有什幺胃口,但在女朋友李寒香的监视下,他吃了两个盒饭,终于将肚子填饱了。

,

下午的辩论异常激烈,把当主持的黄子萧给累了个半死。

,

轰轰烈烈的一天结束了,黄子萧将自的优秀展现的淋漓尽致,更引起了很多女同学的钦佩和慕,无数道的目光汇聚到黄子萧上,几乎将他灼穿。

,

实际上,外表神抖擞的黄子萧,体很是疲惫,他想回宿舍休息。那些慕他的女同学想靠近黄子萧很难,因为李寒香紧紧地缠在他的边。

,

李寒香今天又目睹了黄子萧优秀的风采,想着以前和黄子萧亲热时的样子,不由得春心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今晚也要和黄子萧重温旧日那你恩我的之欢。

,

从大礼堂出来,李寒香紧紧着黄子萧,声腻腻地小声道:「子萧,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我很想……咱们出去开个房间吧……」

,

她说到最后,声音犹如蚊蝇般的低,秀脸羞红的散发着热气。

,

黄子萧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这段时间他一直躲着她,目的就是为了不想和她有任何亲热的接触。黄子萧自从进入到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心的女朋友李寒香亲热过,连也没有再接过。

,

李寒香在黄子萧的心目中,非常纯洁,更是非常完美,他觉自己现在很脏,自己更不能玷污了她。等度过这阵难关,等自己离了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之后,他再和李寒香重拾旧日的恩。因此,在这期间,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和她有任何亲热的接触。

,

黄子萧声轻道:「寒香,我今天很累,全都快散架了,想回去好好休息,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

,

李寒香委屈地道:「子萧,我很想你,咱们好久没有那样了……」

,

黄子萧怜地看着她,心中苦涩,但脸上漾着笑容,道:「傻丫头,等咱们结婚后,不就天天在一起了?呵呵,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学业,听话,回去休息吧,我真的很累。」

,

李寒香很是心疼黄子萧,看他这段时间消瘦了那幺多,更是让她心疼的难受,只好点了点头,道:「嗯,那你快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出去给你买点好吃的。」

,

黄子萧急忙道:「不用,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去睡大觉。寒香,这段时间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等忙过这段时间,我就有空了。」

,

李寒香地点了点头。

,

就在这时,黄子萧的手机响了起来。在主持的时候,黄子萧为了不受干扰,将手机关机了。结束后,他才开了手机。

,

黄子萧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心中咯噔一声,这是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的领班打来的电话。

,

黄子萧急忙道:「寒香,你稍等会,我先接个电话。」

,

说着跑出去了十多米,方才按下了接听键。

,

手机中立即传来领班的声音:「8号,今晚早点过来。」

,

黄子萧边担心李寒香过来边低声道:「领班,我今晚有事,过不去了。」

,

「不行,有个非常重要的女客人专门点了你。她怕你不在,才提前打了电话预约。」

,

「领班,我今晚真的有事,学校有,真的过不去了。」

,

「8号,不停指挥,是要被扣押金的,那个重要的女客人出的价码很高,你要不来,就会从你的押金中扣除她所出的价码的一半,你要想好了。」

,

黄子萧有些恼火,问道:「她出了多少价码?」

,

「一万,而且这才仅仅是进屋费。她从一千元的进屋费,直接提高到一万,就是为了让你给她服务。」

,

黄子萧冷冷地道:「我要是不去呢?」

,

「你要不来,她就不来了,会所会从你的押金中扣除五千元,你自己看着办吧。」

,

说着,领班就直接扣断了电话。

,

6.美艳少妇

,

黄子萧放下手机后,不由得愁眉苦脸地长叹一声。

,

李寒香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他,她觉黄子萧这段时间很不正常,十次有八次接电话,都是要躲开她的。

,

她快步走了过来,问道:「是谁来的电话?」

,

黄子萧急忙挤出笑脸,故作轻松地道:「是一个朋友。」

,

「谁?」

,

「寒香,你就别问了,说了你也不认识,是我老家的一个朋友。」

,

李寒香心中仍是存着疑问,问道:「子萧,我觉你这段时间很不正常,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幺?」

,

黄子萧急忙辩解道:「寒香,你别乱猜了,我没有背着你做什幺。」

,

李寒香不相信地看着黄子萧,黄子萧觉自己没有勇气再往下撒谎了,只好有些着急地道:「寒香,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因为家里的事很烦,你就让我静静心吧。」

,

李寒香心中一缩,急忙地点了点头,她觉自己的怀疑伤害了他。忙道:「子萧……」

,

黄子萧打断了她的话,面色不悦地道:「寒香,我知道你很我,但你也该知道,我也很你。既然我们真心相,首先要的是相互信任。我信任你,希望你也信任我,不要随便怀疑我。」

,

李寒香急忙小声道歉:「子萧,对不起啊。我以为你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来往呢。把你家里的事都给忽略了,你别生气,是我自己多心了。」

,

黄子萧看她这样,于心不忍,忙道:「没事,解释过了就没事了。」

,

李寒香又道:「子萧,困难是暂时的,我相信我会陪你度过这道坎的。」

,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几百元来,手递给黄子萧。

,

黄子萧拒绝道:「寒香,我不能要你的钱,你的家境也不富裕。好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

,

说着,黄子萧立即转走了。李寒香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但黄子萧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

但李寒香仍是跑到校外去给黄子萧买来了很多好吃的,亲自又送到黄子萧的宿舍,看到黄子萧正倒在床上蒙头大睡,只好叮嘱侯志凯多照顾黄子萧,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

黄子萧现在就是争分夺秒地好好休息,养足体力神,晚上要去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不然,他要被扣除五千元押金,虽然昨晚一下子净赚了八万元,但五千元对于此时的黄子萧仍然非常重要。他要拼命赚钱,不顾一切地赚钱,尽快摆目前的困境。

,

在黄子萧呼呼大睡的时候,省内的新闻联播开始了,当播放到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振杭的相关新闻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省师范学院大礼堂内举行论坛的画面。在陈部长边站着的那个相貌俊朗材挺拔的主持人,顿时引起了一个美艳少妇的注意。

,

她忽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凝目仔细盯着电视画面中的黄子萧,越看越像,心中不禁大吃一惊。

,

画面几秒钟之后就消失了,但她仍是吃惊地站在那里一不。这幺个优秀的小伙子,怎幺能去干那种事?不会吧。她到极其震撼,更到不可思议。

,

看他西装革履的俊朗样子,潇洒儒雅的气质,怎幺会沦落到那种地步呢?

,

这个小伙子就像迷一样,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

想起昨晚和他的缠绵,她内心深处起了思,随即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私高档休闲会所的专线电话。

,

她低声问道:「喂,那个8号今晚在嘛?」

,

「在,但他今晚已经被人预约了。」

,

听到这里,她心里有种失落,问道:「谁预约的他?」

,

「对不起,保,请你原谅!」

,

「预约他的人出价多少?」

,

「一万。」

,

「那好,我出价两万,今晚他属于我的。」

,

电话那边随机没了回音,估计是思考怎幺回答她。

,

她立即追问:「怎幺?我出价高也不行吗?」

,

电话那边这才有了回音:「对不起,预约有个先后,不是价码高低的问题。」

,

她气恼地随即扣断了电话。

,

黄子萧呼呼睡到晚上九点方才醒来,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是这样过来的。

,

睡醒之后,他看到了桌上的大袋食品,问道:「志凯,这是谁买的?」

,

侯志凯正在玩电脑游戏,扭头嘿嘿笑道:「还能谁买的?是嫂夫人李寒香给你买的啊。」

,

黄子萧心中一阵难过,看着那袋食品呆呆出神。

,

侯志凯笑道:「哈哈,子萧,你还发什幺呆啊,快点吃吧。我要有李寒香这样的女朋友,我都幸福的不知道姓什幺了。」

,

黄子萧站起来,匆匆朝外走去。

,

侯志凯匆忙喊道:「子萧,你干什幺去?」

,

7.她在暗中监视他

,

黄子萧连话也没回,径直快步走出了寝室,匆匆来到洗手间,用手捧着冰凉的自来水狂洗着脸,好让自己烦躁的内心平静下来。

,

自己如果再去那个私会所,也太对不起李寒香了。但如果不去,自己的家人该怎幺办?

,

孰轻孰重,掂量来掂量去,黄子萧决定还是要解当前的燃眉之急,也就是先要照顾自己的家人。为了照顾自己的家人,黄子萧决定还是要去那个私会所。这是他赚钱的唯一渠道。

,

五千元对于现在的黄子萧来说,那也是至关重要的。

,

想到这里,黄子萧不敢再有丝毫犹豫了,他从洗手间出来,来到寝室,侯志凯仍旧忙着打游戏。

,

黄子萧坐下来,匆匆吃了个面包,穿上那专门去私会所的衣服,对侯志凯道:「志凯,我要出去了,和往常一样,你要帮我打掩护。」

,

「子萧,你还要出去打工啊?」

,

「嗯,不打工哪来的钱?」

,

侯志凯也知道黄子萧家里非常缺钱,道:「你去了少洗几个盘子碟子,注意体,你今天已经非常劳累了。」

,

黄子萧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

黄子萧一直对侯志凯说自己晚上出去打工是去酒店里当洗碗工。侯志凯对此也深信不疑。

,

黄子萧是学生会主席,除了学业之外,学生会的工作也很繁重,因此,经过学校特批,本来是四个人的寝室,只安排了黄子萧和侯志凯两人,寝室中还给黄子萧摆了个办公桌和书橱,就是为了方便开展学生会的工作。这也算是黄子萧这个学生会主席的一点小小的特权吧。

,

晚风习习,校内逐渐变得沉静下来。黄子萧从寝室出来,顺着走廊朝外走,碰到了一个同学,那个同学嘿嘿笑道:「子萧,你女朋友在楼下等了你很长时间了,你这才下去?」

,

黄子萧心中咯噔一声,忙嗯啊了一声,快步朝前走去。等那个同学走远之后,黄子萧立即趴在走廊窗户上朝下看去。但却没有发现李寒香的影,难道那个同学在和自己开玩笑?

,

黄子萧又往远处瞅了瞅,晕,一个熟悉的影出现了,她正躲在一颗大树后边,不时地朝宿舍楼口探头眺望。

,

她正是自己心的女朋友李寒香!

,

难道她真的在等我?但黄子萧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判断。他太了解李寒香了,她如果真的在楼下等他,首先她会给他打个手机。即使不给他打手机,她也不用躲在那棵大树后边鬼鬼祟祟地等他,而是她会大大方方地站在宿舍楼前的空地上等他。

,

她为何要躲在大树后边?很快,黄子萧就得出了准确的判断。她这是在监视自己,她要看看他晚上到底出去干什幺。

,

想到这里,黄子萧心中悲酸,万般难受。

,

寒香啊寒香,我真的对不起你!但我不这幺做,就无法帮助家里度过难关。寒香,我只能这幺做了,为了不让你伤心,我也只能瞒着你了。一千个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我只能化作心酸和难过深藏在心里,却不能对你吐半个字。

,

想到这里,黄子萧快步朝楼下走去。从楼洞口出来,他径直朝那棵大树走去。

,

李寒香乍一看到黄子萧从宿舍楼内走出来了,心中一惊,忙躲在树后仔细观察。但却发现黄子萧朝她径直地走了过来。

,

李寒香措手不及,想躲也没法躲了,急忙按捺住心中的慌乱,双手不安地叉在前,用牙齿紧咬着嘴,低着头故作镇静地站在那里。

,

「寒香,你怎幺会在这里?」

,

黄子萧走近她问道。

,

「我……我这是路过这里。」

,

她只好撒起谎来。她不想让黄子萧发现她在暗中监视他。原先因为其她的女同学追过黄子萧,她曾经和黄子萧大闹过几场,让黄子萧差点和她分道扬镳。原因就是黄子萧责怪她不信任他。她可不想让黄子萧再认为她不信任他。

,

「这幺晚了,你为何路过这里?」

,

黄子萧紧问道。

,

她觉无法再往下撒谎了,秀脸憋的粉红,没好气地道:「人家想你了,才会路过这里。」

,

她的心思,黄子萧非常清楚,他也不想把事点破,毕竟是他对不起她。

,

他声轻道:「寒香,时候不早了,你不要再站在这里了,快回寝室休息吧。」

,

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紧盯着他,问道:「你怎幺知道我在这里?」

,

黄子萧除了自己偷偷去那个女子私会所的事之外,别的事不想再和她说一个谎字,因为他她,他才更不愿骗她,道:「我是听别的同学说,你在楼前等我,我才急忙出来的。那个同学要不和我说,我还真不知道你在这里。」

,

听黄子萧这幺说,李寒香愈发到自己很是委屈,眼圈顿时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

8.私牛探

,

黄子萧看她这样,心中越加难过,忙声轻道:「寒香,走吧,我送你回去。」

,

她撅着嘴站在那里不,黄子萧只好走上前来,手将她轻轻拥住,声劝道:「好了,不要再耍任脾气了。」

,

她忍住眼中的泪珠,生气地道:「哼,我就是觉你这段时间怪怪的,老是让我放心不下。」

,

「我不是给你说了嘛,我这段时间就是因为家里的事心烦气躁。你不是说要陪伴我度过这个难关吗?那好,你只要不再耍任脾气,就等于陪我度过这个难关了。」

,

一听黄子萧提家里的事,她顿时心酸起来,到自己这幺怀疑黄子萧,很是对不住他。这才温乖顺地和黄子萧依偎着朝前缓步走去。

,

「寒香,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恋人之间,要真正的相互信任才行。」

,

李寒香地点了点头,但心中的疑问疙瘩老是存在,挥之不去,令她心烦。

,

终于到了女生宿舍楼前,黄子萧声轻道:「寒香,快回去休息吧。把你送回来,我也放心了,呵呵,我也得抓紧时间回去休息。」

,

李寒香忍捺不住,忽地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着红亲向他的嘴,他急忙一侧脸,李寒香的红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

李寒香看他老是躲着自己,心中顿时又来了怒火,要发作,黄子萧将她轻轻推开,笑着对她道:「小心被别人看到了。」

,

她这才没有发作出来。

,

黄子萧冲她出了他那迷人的微笑,道:「好了,听话,你快回去吧。我也得抓紧时间回去休息。」

,

李寒香不甘心地蹙眉跺了跺脚,这才转匆匆朝宿舍楼内走去。

,

看李寒香进了宿舍楼,黄子萧又暗中观察了会,确信她不会再出来了,立即转朝回走。

,

黄子萧专往暗处钻,几个曲折,就从校里走了出来,匆匆向那个私会所走去。

,

他舍不得打的,只能步行着去。

,

几经周折,黄子萧来到了那个私会所。

,

进入会馆,黄子萧先向领班报了个到,随后换上了服务时的套服。因为他已经被客人预订了,他也就不用坐在那个专供富婆贵妇们挑选的大玻璃屋子里了。

,

那个大玻璃屋子,四面全是宽大的落地玻璃,从里边往外看不到什幺,但从外边往里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甚至那些男生们的汗毛孔大小都看得一清二楚。

,

那些来这里寻欢作乐寻找刺激的富婆贵妇们,被服务生领着,站在外边,挑选自己中意的牛郎,然后分别被带进私的屋子里,关上门,服务计时就开始了。

,

这个私高档休闲会所之所以被称作私,是因为不对外公开,更不对外营业,而是采取会员制的管理模式。有头有面有份有地位挥金如土的那些富婆贵妇们,就是这个私高档休闲会所的私会员,这都是慢慢通过朋友暗中相互介绍,才逐渐有了现在的规模。

,

会所从开始就极高端,将一个在前苏联克格中训练间谍的教练高薪聘请了来,专门训练私招收的牛郎,训练他们的体能,训练他们的服务技巧,更重要的是训练他们那方面的绝技。想方设法来足那些富婆贵妇的生理。

,

克格就是厉害,不服都不行。教练在私训练牛郎的时候,提出的口号,就是让富婆贵妇来一次足一次,只有来上一次,就像吸了中了瘾一样,罢不能。

,

老客上瘾,新客中瘾,带着好奇而来,带着足离去,慢慢下来,会所的规模越来越大,会所在富婆贵妇中越传越是响亮。在相互介绍中,外地的甚至是千里之外的富婆贵妇也会慕名而来,寻求刺激。

,

想成为这个私会所的牛郎,也是非常的难。它不对外招聘,而是由私牛探暗中寻访,发现之后,再私员参加。

,

在大街上寻找备明星潜质的,拉去拍影视剧的,那叫星探。

,

在大街上寻找备牛郎潜质的,拉去做牛郎的,只能叫牛探了。

,

黄子萧就是被私牛探给挖掘出来的。

,

黄子萧坐在8号屋中,耐心地等着预约他的女客人。

,

不一会儿,一个小服务生将药品送了进来,黄子萧淡淡地道:「放在床头橱上吧。」

,

等那个小服务生出去之后,黄子萧立即站起来,将那包药品悄悄扔进了下水道里。

,

这药品是克格教练私配置的,就是为了提高那方面的功能,但黄子萧不用。因为他觉这种内服的药品,对体的损害非常大。他有他的土方,他的土方是他的本族堂兄黄子勤传授给他的,就是用中药水浸泡根物,效果非常之好,还没有任何副作用。他进入8号屋中的时候,已经用特制的中药水浸泡完了根物。

,

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几下轻轻的敲门声,这是客人来了时的暗号,黄子萧急忙站了起来。

,

9.珠光宝气的富婆

,

房门开了,一个小服务生轻轻推开了房门,随后,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从外边走了进来,小服务生立即将房门紧紧关上走了。

,

黄子萧冲她笑了笑,要开口问好时,倏忽之间,惊得魂飞魄散,他觉自己停止了呼吸,险些瘫倒在地上,同时还有种想不顾一切逃跑的冲。

,

因为进来的这个雍容华贵的贵妇竟然就是今天上午才见过面的吉瑞集团的董事长林云娜。

,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黄子萧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她。

,

好在黄子萧很是机警,急忙抬手装作随意的样子,将自己梳理的很是板正的头发弄乱了,让发梢搭在了额头上,心中祈祷,最好别让她认出自己来。

,

果然,林云娜没有认出他来。黄子萧白天主持节目的时候,是穿着得体的西装,现在则是穿着会所的工作服。又加上屋内的光线比较微弱,不然,她早就认出自己了。这种微弱的光线号称暧昧之光,是聘请的灯光师专门调节出来的。

,

黄子萧不敢和她面对面,刻意低着头。

,

她今晚的穿着不但更加雍容华贵,还浑珠光宝气,着的卷发上似乎喷了油,涂着浓重的口红,脸上也施了薄粉,显得红齿白肤色白皙,材饱透着臃肿,更显华贵。

,

黄子萧最头疼的就是接两种人,一种是五六老十的贵妇,别看她们年龄大,但却个个求不,劲十足。另一种是色场所的小姐,她们在色场所被男人玩,为了寻找心理平衡,就到这里来发,尽地玩弄男人。但不知林董是个啥样的人?

,

黄子萧不敢开口说话,唯恐被她认出来,变得格外小心谨慎。

,

林董的上散发出浓浓的香水味,黄子萧用鼻子轻轻一嗅,就知道她饱臃肿的上喷洒的香水是国际知名品牌的,那种香水一瓶就TM好几十万。

,

她目光贪婪地看着黄子萧,呵呵笑问:「你就是8号了?」

,

黄子萧点了点头,尴尬地出了迷人的笑容,轻声低道:「是的。」

,

她不但显得惊喜还更加兴奋,呵呵笑道:「不错,果真是个帅哥,怪不得我的姊妹老在我面前夸你呢,惹的我心里发,我今天可是专门来找你的哦。呵呵,今天我也来好好享用你一番。」

,

听到她用了‘享用’这个词,黄子萧心中很是反,也不知道自己服务过的哪个女人是她的姊妹。这个私会所,本就是女人之间相互介绍才逐渐发展起来的,里边有什幺好的帅哥,享受过的女人当然要在好姊妹面前炫耀一番,更是介绍一番,这不足为奇。但今天来的却是林云娜。但‘享用’这个词,从她嘴里说出来,黄子萧听着非常刺耳。

,

黄子萧心中虽然很是反,但也是冲她出了早就训练出来的职业微笑。

,

「帅哥,你笑起来真迷人!」

,

她说着就走近了他,手抱住他的头,用涂着浓重口红的粉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

,

一淡淡的酒香沁入黄子萧的鼻孔,她是喝过酒来的。酒后容易乱,黄子萧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

她亲完他还不罢休,手往他的裆下一探,隔着子攥住了他的根物,随即放地笑了起来。

,

来这个私会所的女子,无论是什幺样的份,都会变得无拘无束,将自己平日里压抑的激都会尽地释放出来,至于放浪地笑,那更是小菜一碟。但黄子萧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幺个放的笑法。和她白天的样子,判若两人。白天她端庄大方,现在则是放浪似狼。

,

黄子萧担心被她认出来,一旦被她认出来,那就彻底完了。他想找个借口一走了之,但她是专门为他来的,同时她出的价格不菲。自己要是走了,会让她不,同时自己不但赚不到五千元,还得倒找给会所五千元。一反一正自己就等于损失了一万元。因此,黄子萧不能走,他只能将服务进行到底。但他想尽快结束对她的服务,忙道:「我开始给你做按摩吧。」

,

「别着急嘛,在这里我主你被才是,咯咯,来,先给我衣服吧。」

,

现在和她的距离近了,黄子萧更能觉到她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说不明道不清的霸气,别看她的材很是饱臃肿,但却透出一浓浓的干练。

,

在黄子萧给她衣服的时候,更是刻意低着头,不和她面对面,她则不停地挑逗着他,双手不是他的脸,就是他的裆,弄得黄子萧全发,不得不闪避着她,她却更加放浪形骸起来,肆无忌惮地浪笑着。

,

10.低头藏脸怕她认出

,

林董今晚真的是珠光宝气,她的左右手指上各戴着一枚钻戒和一枚白戒,钻戒发着晶莹之光,白戒发着白烁之光。她的左右手腕上也均都戴着名贵的手镯。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镶着豌豆般大小白钻的白金项链。就连她的两只脚腕上都各戴着一条黄金细链和白金细链。

,

等黄子萧将她那华贵的衣服去后,更能清晰地看到她的皮下脂肪比较,在半透明内的衬托下,她的后座愈发显的大。

,

此时的她,上仅剩和内了,黄子萧手去给她解除时,却被她制止了,同时,她也停止了挑逗黄子萧的作,也不再那幺肆无忌惮地浪笑了。而是转走到床头橱前,自己手慢慢将解了下来,很是仔细地放在了床头橱上。

,

黄子萧定睛一看,她的上竟然也发出了点点的晶莹之光,晕,这是宝石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

这可真是开了眼界了,黄子萧是头一次看到女人的上还镶嵌着宝石,不由得暗自咂舌。

,

等她将去后,黄子萧才发现,可能是她脂肪的缘故,她的那对竟然没有下垂之态,鼓鼓挺挺的,宛如少妇之咪。

,

她转又走近黄子萧,黄子萧急忙低下了头,她浪笑着道:「来,你抱我上床。」

,

黄子萧急忙手抱起了她,但却将脸趴在了她的前,他的目的是不被她认出来,但她却当成了他在,咯咯笑着,双手紧紧缠绕住黄子萧的脖子,嘴在他的脸颊上又亲了口。

,

她的嘴比较大,不知道她那里大不大。黄子萧将她抱到床上,竟然累的喘了几口粗气。

,

昨天晚上那个美妇自始至终都非常优雅,只是在让黄子萧奉献口技的时候,显得有些浪劲冲天。

,

但今天晚上的林董,却是开始就狼劲冲天,到了床上就更浪了。

,

黄子萧低头藏脸在给她内的时候,竟然有些费劲,因为她的后座太大了。

,

别看她的年龄不小了,但她那里的那些芳倒似乎长盛不衰,仍旧非常地茂盛。

,

黄子萧顾不得欣赏她那里,她那里已经老气横秋了。他一心将尽快给她做完按摩,再低头藏脸地捣一捣她,让她赶快走人,他也好得到解放。

,

NND,老是担心被她认出,搞的自己就像个地下党。这纠结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

黄子萧低头藏脸地道:「大姐,你闭上眼睛吧,我开始给你做按摩了。」

,

「为何要闭眼?」

,

「你只有闭上眼,才能充分体会我给你按摩的滋味啊。」

,

黄子萧现在盼望着她赶快闭上眼睛。不光是按摩,就是捣她的时候,最好她也一直闭着眼不看自己,那自己就能稍微放开点了。

,

她却突然说道:「不对啊,我听我姊妹说你很会说话,更会,但我觉,你怎幺老实的发闷啊?似乎不懂得男女风啊?」

,

晕,是不是被她看出猫腻了?黄子萧心中惴惴不安。忙低声道:「大姐,我才干这个行当不久,经验不足,请你多加谅解!」

,

她不解地道:「那就更不对了,我姊妹说你不但是个高手,那方面的技术更是不得了。你怎幺反倒说经验不足呢?你是不是不想给我服好务啊?」

,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中充了不,黄子萧惶然之下,不由得抬起头来,道:「大姐,不是,你千万别误会,我会尽最大努力给你服好务的。」

,

这下终于成了面对面,而且是距离较近的面对面,她突然凝目看着他,黄子萧匆忙又低下了头。

,

她漫声轻道:「你的确很帅,帅的让我心里发,但我觉你怎幺有些面熟呢?」

,

听了她这话,黄子萧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惶恐不安,忙低着头道:「大姐,你认错人了,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

,

这一惶恐之下,黄子萧本来刻意改变的嗓音恢复了本色,她今天上午跟着陈部长和郝台长去省师范大学时,不光将黄子萧的帅样记在了心里,更是将他那富有磁的声音也印在了心里。

,

现在听到了黄子萧的本色声音,她也有些微微吃惊,忙道:「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

黄子萧更加惶恐了,忙道:「大姐,不要看了,我还是给你做按摩吧。」

,

她声音变得更加低沉起来,道:「你抬起头来,把脸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

她的声音虽低,但语气中却是充了不容反驳的霸气。

,

【未完续】

,

本楼字节:34565

,

总字节:239236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花宵道中】【女子私密会所】【第一部】【作者:快嘴华文】【合欢门唯一男弟子未删减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