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雯雅婷动画】【女干部们的情色表演】 -不相信这是真的【探探】

【女干部们的情色表演】

【女干部们的色表演】 -不相信这是真的
发布于:2022-05-29

,

当我怀着激的心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

,

确确实实是发生了,而且是我亲眼看到、听到的。事是关于我他*的,我妈妈

,

叫于丽丽,今年四十岁,是一个大学的干部,在学校妇女工作委员会任职。

,

她是一个比较古板的人,做事勤勤恳恳,与其他人关系也不错,总之,妈妈

,

就是个普通的中层干部,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不在妈妈就职的大学上

,

学,但就在那个大学附近,所以我常常到她那儿去玩,学校的领导也认识一些。

,

妈妈那个办公室在行政楼三楼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妇女工作嘛,也不是学校

,

的重点,所以也没受到什么重视。妈妈办公室里的几个女干部我都认识,平时都

,

管她们叫阿姨,有七、八个都是像我妈妈一样四、五十岁的女人,看起来都是家

,

庭妇女,见到我倒也挺客气的。

,

我想她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官场的明争暗斗吧,毕竟妇女委员会既没权也不管

,

钱,工作倒是挺清闲的。妈妈平时的工作比较轻,每天都按时回家煮饭做家务,

,

多年来我也很喜欢这种生。可是每到我们放了寒假到过年前的这段时间,妈妈

,

好像比平时要忙一些,每天一大早就赶着去上班,周六、周日有时还要加班。

,

我以前问过妈妈,放寒假了,还有很多工作吗?怎么比平时还忙?妈妈总是

,

说放假了,要总结一年的工作,整理许多资料之类的,我也没大在意,但心里总

,

觉得有些奇怪。

,

不知不觉又到今年寒假了,总算可以好好娱乐了。

,

今年年末的时候学校几个行政部门换届,妇女工作委员会也在其中。以前的

,

主任由于年龄的关系被换下来,妈妈顺利地当上了女工委的主任。这几天她比较

,

开心,毕竟努力工作了这么多年了,终于在四十岁的时候当上了主任,我也替妈

,

妈开心。

,

一到寒假以后,妈妈和往年一样忙碌了起来,今年当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

,

劲了,每天早出晚归的,好像在赶着做什么,每天回到家还似乎挺累的,但看起

,

来又挺开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一样。

,

这个星期六,妈妈早上七点匆匆吃完早饭就急着往外走,我说:「妈,星期

,

六还要上班呐?」

,

她说:「以前不也是这样吗?年末事多,大家都要加班的。再说今年才当

,

上主任,更要卖力一点,你说是不?」说着就笑嘻嘻地走出了门.

,

我心中年年浮起的疑惑又一次冒起来了,而且比以前的更盛,「她们到底有

,

什么工作呢?」在窗口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我暗暗问自己。不行,今年一定要

,

弄清楚!我决定明天偷偷跟着她去看看。

,

第二天,妈妈又七点刚过就要出门,我说:「妈,今天我要到一个同学家去

,

玩一玩,可能晚点回来。」

,

她说:「好的,不要玩得太玩晚哦!」说着就转离开了。

,

等她一关门,我立即穿好衣服、穿上鞋子出了门,看看妈妈已经骑着电自

,

行车出发了,我立即从车库中取出自己的山地自行车向她离开的方向猛追。还好

,

她骑得不是很快,不一会儿我就远远地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女人,那就是妈

,

妈。

,

我一直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半小时后跟到了学校,「妈妈是来上班的。」

,

我心里想。学校放假后就没什么人了,同学大多数都回家了,整个校显得

,

很冷清。她骑车并没有到行政楼,这引起了我的注意,难道她们不在这儿办公?

,

只见妈妈把车骑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座小楼。那是一个废弃的小楼,记得以

,

前是校文艺部排练用的,后来综合楼建起来以后这里就不用了,小楼显得比

,

较破旧,也没有人去注意它。

,

「她去那儿干嘛?」我心里暗想。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车,我特意把它停

,

到了图书馆旁的一个暗处,我想也不会有人会去那里的。

,

等我再跑到那废弃的小楼时,只见楼前已经来了七、八个女的,我躲在旁边

,

的一片小树林里偷看着,认出了都是女工委的骨干教师,和妈妈在同一个办公室

,

的。她们都是四、五十岁的女人,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这我前面已经说过了。

,

五分钟后,有一个人骑着车来了,也是女工委的教师,和她们一样年纪.

,

,

对妈妈说:「于主任你来啦?不好意思,来晚了。」

,

妈妈笑着说:「不晚,刚好。最近真是辛苦你们了,我们进去吧!」

,

妈妈走在前面,后面一共七个同事跟着她。妈妈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小

,

楼门上一把生锈的锁,门开了,她们都跟了进去,我听见门在里面锁上了。我的

,

疑惑更盛了,几个女老师到这废弃的小楼来干什么呢?

,

我从树林里出来,围着这座小楼打转,发现有一扇窗户的锁是坏的,于是打

,

开窗户,小心地爬了进去。里面地面积了厚厚的灰尘,看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

一楼没有人,在二楼传来了几声响,我轻轻地走上了二楼,觉自己像个

,

小偷一般。

,

声音从一个房间传出来,我走过去,门是关着的,确实是里面传出女人的说

,

话声。我在房间外面转了一圈,窗户都有厚厚的窗帘隔着,完全看不到里面,这

,

可怎么办呢?这时我看到还有个后门,于是轻轻地推了一下,门开了一条缝,还

,

好后门只有一把弹子锁锁着门把手,很松。

,

我偷偷地蹲在那里,从门缝中看到了里面的况.

,

妈妈和女工委的七个老师

,

确实在里面,这个房间应该是以前的舞蹈房,前面的一幅墙是一个大镜子,地上

,

铺着厚厚的地毯,看起来这个房间一点也不脏,不像是废弃几年的。房间的四周

,

放了好几台取暖器,已经全部开起来的,我渐渐地觉得一暖气扑面而来,里面

,

应该很温暖吧!

,

我侧耳倾听,听见里面的说话声,本来四周也很安静,声音还是很容易听见

,

的。只听妈妈说:「昨天的彩排效果比较好,这几天每天都有进步,今天我们再

,

来练习改进一下,大家准备一下吧!」

,

我心生疑惑:「什么彩排,搞得这么神,妈妈平时也没说过啊!」

,

只见她们纷纷下了鞋子和大衣放在一边,「难道她们要跳舞?都四、五十

,

岁了还跳什么舞?」我心想。

,

这时妈妈把她那件紫色的毛衣也下了,里面是白色的秋衣,其他老师也

,

下了毛衣,我心里又是一惊:「她们要干嘛?」这时他*的举更是令我瞠目结

,

舌,她居然解开了自己子的拉链,利地把子了下来,「她们这是……」

,

我心里不敢想下去了。

,

其他老师也下了子,八个人都穿着秋衣秋。妈妈停了一下,问:「大

,

家还冷不冷?」

,

「不冷了,于主任。」

,

「这里挺暖和的。」

,

这时我也看清了那七个老师,有和妈妈同一学院的李媛、张天娅,文学院的

,

张素芳、王俐莎,外语学院的赵娟娟,艺术学院音乐系的关玲玲,还有服装裁剪

,

设计专业的庞燕。

,

妈妈笑着说:「还是庞老师的主意好,今年让大家都穿上紧保暖内衣,省

,

得像以前那样又要订做又要换,还不舒服。」

,

大家都附和道:「是啊!这主意好,真不错.

,

,

庞老师也笑笑说:「我也是想自然一点,当然省事一点也好。呵呵!」

,

我一听,想:「还有往年,难道她们每年寒假都在做这个……」我来不及想

,

下去,继续看。

,

她们八个确实都穿着紧内衣,与一般的秋衣还不太一样,紧紧贴在上

,

凸显出女的材,特别是妈妈,一雪白的内衣,房大而坚挺,又圆又

,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女人,太有魅力了!其他几个老师也不错,各自

,

穿着不同颜色的紧衣,好像都年轻了许多,女的魅力充份散发了出来。

,

我的巴渐渐硬了起来,我了挺起的裆,不禁了口口水。妈妈打开

,

了放在地上的一部录音机,一阵欧美酒吧用的音乐立刻喷涌而出,音乐中还

,

杂着许多暧昧的元素。

,

妈妈拍了拍手说:「我们开始!」大家一字排开,开始了一连串的作,抬

,

手、踢腿、转、扭腰,十足的舞曲。

,

跳了五、六分钟后,妈妈拍了三下手说:「one two three,

,

上衣!」大家立刻熟练地下内衣,在头上甩了两圈就往后一扔,立即八个

,

裹着八对房了出来。其中数他*的最大最挺,戴着红色的太诱人了,

,

大半截都在外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房,连同其他七个老师的,

,

真是太刺激了!

,

妈妈说:「起来!」大家立刻抖自己的上,八对房一上一下地跳

,

着。正当我看房正爽时,妈妈突然叫道:「one two three,姐

,

妹们,子!」大家立刻下了保暖,作还挺一致的,下后立即往地上

,

一放,向前走了一步,后面留下了八条子。

,

每个老师都穿着一条三角衩,妈妈穿的是那条平时常晾在台上的米黄色

,

内,再普通不过了,但在今天看来却有说不出的。其她老师也是穿的普通

,

内,只有庞老师比较时髦,穿了一条很色的蕾丝内。

,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的下,妈妈喊道:「扭起来!」大家转过来,整

,

齐地扭着,八个大正好对着我,我觉都透不过气来了。

,

扭了几分钟,我暗想:「难道还要全部光?」

,

没等我多想,妈妈背对着我说话了:「one two three,取

,

!」只见八个人一边还扭着,一边把手背到背后解的扣子!

,

大家又是整齐地下了,只见她们都右手拿着自己的,左手用手臂

,

和手掌遮住了头,转过来,笑着把在手里转了三圈,由中间的妈妈先把

,

摔了出去,另外七个老师立即把抛了出去。

,

她们还在扭着体,妈妈对着前面说:「想不想看?」随后又说:「姐妹

,

们,愿不愿意继续?」

,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愿意!只要于主任发话!」

,

妈妈说:「一个一个来!」

,

她自己先把左手从房上移开,双完全暴出来,两边的老师一个接一个

,

袒了自己的双,一下子八对房齐唰唰地展示在我的面前。我下面涨得忍不

,

住了,猛地拉开子拉链,掏出巴搓弄起来。受不了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

,

么多子在眼前晃。

,

她们像刚才一样上下抖着子,只见八对头上下弹着,我看到他*的

,

头是浅棕色的,比其他几个老师的都。妈妈喊着口号:「one two

,

three,one two three!」

,

大家跟着她的口号整齐地上下抖着自己的双,文学院的张素芳的子虽

,

然有些下垂,但她还是卖力地笑着、跳着,尽地展示着自己的体.

,

就这样又激地跳了几分钟,最激的时刻就要到了,果然,妈妈说:「姐

,

妹们,还愿不愿意屄?」

,

大家又一起说:「愿意!」

,

妈妈说:「姐妹们,one two three,衩!」大家一齐弯

,

下腰掉自己的衩,像刚才那样把内在头上转了几圈奋力地向前扔了出去。

,

我看到八丛浓的黑毛了出来,外语学院的赵娟娟毛最最黑,看起来超

,

级。我先看了妈妈,又一会儿看看这个老师,一会儿看看那个,不知不觉脸

,

已经通红,当然头也因为充血而变得红红的。

,

她们又做出了令人更为刺激的作:一起转过去,跪在地上,双手撑地,

,

抬起上下拱着,好像叫人去。一会儿妈妈说道:「分腿!」大家立刻分开

,

了自己的双腿,八个屄齐齐地展示出来,一样还是在上下拱着,看起来比刚才

,

更加刺激了。

,

一会儿后她们又站了起来,还是分开腿,向前顶着胯,一边还着自己的

,

毛,一会儿又弯下腰,让一对大房垂下来晃着。衣舞表演今日到了最后的

,

高潮部份,我也觉自己要高潮了,巴传来阵阵酥。

,

她们又激地舞了一会儿,最后妈妈一声令下:「姐妹们,劈腿!」大家一

,

起朝着前面仰躺下,把腿分得开开的,八个屄尽地展示了出来,她们一边上

,

下扭还一边着自己的。

,

我看到这里忽然到下面一热,猛地了出来,直接喷在了门上。衣

,

舞表演在这样的高潮中结束了,我赶忙偷偷跑去厕所,用餐巾纸把巴擦干净,

,

又往的脸上抹了一把水,暂时平静了一下,我做梦也没想到妈妈和那些老师

,

会做出这样的事。

,

我弄好后又偷偷地走到了后门,透过门缝中看着里面的况.

,

老师都有些累

,

了,人人都拿着餐巾纸擦头上和子上的汗。

,

妈妈说:「这次彩排的效果不错,大家辛苦了!」

,

老师们好像还沉浸在兴奋中,个个笑嘻嘻地说:「是于主任指挥的好啊!」

,

妈妈说:「哪里哪里,主要还是靠大家的支持啊!这次要谢张天娅老师,

,

她特地在家里偷偷下载了大量衣舞的视频,还刻在光盘上给大家学习,有几次

,

她为了不让家里人发现,还到三更半夜才睡觉.

,

要是没有她,我还真不知道衣

,

舞应该怎么跳呢!」

,

张天娅老师听了笑着,脸有些红,妈妈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表示谢.

,

妈妈接着说:「还要谢关玲玲玲老师,她作为音乐系的为了给表演选择合

,

适的背景音乐,特地在网上找了好多,一点一点听过去,还到路边的地摊上找了

,

许多酒吧舞曲的磁带,我们用的这盘磁带就是关老师自己剪辑合成的,效果很好

,

啊!」说着她又去拍了拍关老师,关老师也笑笑。

,

说话过程中大家还都是一丝不挂的,很自然,没有一个人去穿衣服。

,

妈妈又说:「跳衣舞时还是有一些地方要注意的,衣舞在于挑逗,和健

,

美还是有区别的。」

,

大家听了点点头,妈妈接着说:「比如说扭,作要自然。」说着她抬

,

起双手扭了几下,又说:「李老师,我觉你这个作有些僵硬,再来试试。」

,

李老师也抬起手,扭着自己那肥大但有些下垂的。妈妈用手调整了她

,

和腰部的作几次,说:「像这样就可以了,这几天再练习一下。」李老师

,

笑着说:「好的。」其他老师也自己扭着练习了几次。

,

妈妈又说:「抖房的时候要让房充份地抖起来,跟上音乐的节奏,把

,

体的力量集中在上半。」她自己抖了一下做了个示范,然后让每个老师都依

,

样抖一下给她看,看完后她比较意,点点头说:「嗯,大家都做得很好,很有

,

觉.

,

,

妈妈又说:「、房讲完了,下面要讲讲我们女那个部位了,这也是

,

不得不讲的。领导都特别喜欢看那里,这也是最挑逗的部位,所以我们跳到后面

,

时一定要把双腿充份分开,把那里完全展示出来,不要有所顾忌。」

,

妈妈还是比较保守的人,在这样的场合始终没有说出「屄」那个字,但我

,

觉从妈妈口中说出这番话特别,竟然冠冕堂皇地叫各位老师屄。

,

妈妈又说:「正式表演前大家一定要穿上干净的内衣,颜色鲜艳一点好,

,

领导们喜欢这样。还有,和衩尽量小一点、贴一点,不要太大,这样显

,

得。还有,衩要穿三角,平角的就不要穿了,的时候也不太方便。」

,

妈妈停顿了一下,了自己的,可能是有些累了,继续说:「那天可

,

以在上抹上一点香水,不要太刺鼻的就行了;还可以涂点粉,这样皮肤比较光

,

,容易衣服。还有,下一定要洗干净,我们都这把年纪了,那里也不会太

,

嫩了……」说着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其他老师也会心地笑着。

,

妈妈接着说下去:「但我们一定要保持那里的清洁。还有一点,表演前不要

,

喝太多水,免得到时想上厕所引起尴尬。」

,

没想到妈妈想得这么周到,一场衣舞就像正式的全校演出一样准备了这么

,

多。后来她们又陆续排练了几次,我一次也没错过,一遍遍欣赏了她们彩刺激

,

的表演。

,

最后大家都有些累了,妈妈说:「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各自的歌

,

今天就不练了,大家回去自己练习一下。」她们就开始有说有笑并穿衣服。

,

「还要唱歌?」我心里暗想。

,

一看天色已晚,我立刻猫手猫脚地下楼从那窗户爬出去,飞也似地跑到图书

,

馆,骑上自行车疾驰而去。生怕被妈妈发现了,我还特地绕了一条路才回家。

,

(二)

,

自从昨天我看到妈妈和她的同事一起组织衣舞排练后,内心一直很激,

,

竟然没有到这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反而到很刺激。

,

妈妈回家后还是像往常一样做饭,也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异常。我也像往常一

,

样看书、上网,晚上偷偷地打手枪,想想她们跳的舞就无比刺激。

,

一连几天,妈妈早上一走后我就偷偷地跟上去,也不用这么急了,反正已知

,

道在哪里.

,

每天我都看她们一遍遍地练习衣舞,每个老师的体不知看了多少

,

次,直到现在,我看到这几个老师时都能清楚地回忆起她们的子、和屄,

,

巴就不自主地硬了起来,特别是妈妈那诱人的体,给我印象最深刻了。

,

每天我都要带上许多张餐巾纸,看到忍不住的时候就去厕所打手枪,每天得

,

要好几次呢!每次了以后没过一会儿就又硬了,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

,

快过年了,有一天妈妈排练前说:「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大家这段时间练

,

习的效果非常好,今天练习两遍就行了,大家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

这天她们就练了两遍,妈妈又代了一些事,然后她们从隔壁一间废弃的

,

教室里搬过来几张沙发椅放在舞蹈房的后面。我一直躲在男厕所里透过门缝偷看

,

着,原来她们还准备了这些,真是想得周到啊!搬好后她们又把沙发椅上的灰尘

,

擦得干干净净的,打扫了一下就走了。

,

激人心的日子就要到了,我按捺住内心涌起的激之,就连扑面的寒风

,

也显得不那么冷了。

,

第二天,妈妈照常早早就出门了,我也等她一走也出发了。今天骑得比较快

,

一些,因为要赶在领导到之前先隐蔽在小楼附近,我特别想看看是哪些校领导要

,

看她们的表演。到学校后我还是把自行车挺在图书馆旁边的暗处,然后偷偷走

,

到小楼旁边的小树林中,目不转睛地看着门口的况.

,

妈妈和七个老师都到了,妈妈笑着对大家说:「都准备好了吗?呵呵,不用

,

紧张,又不是第一次了。」

,

老师们都说:「于主任,你放心吧,我们会演好的。」

,

妈妈又代了几句,看看表说:「领导也快到了,我看你们先上去准备一下

,

吧,一会儿我带领导们上来。」大家表示答应。

,

妈妈开了门,七位老师都进去了,妈妈又把门锁上,在小路旁等着,还不时

,

地看看表.

,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听见路上传来了车声,是两辆普通的面包车,不

,

是校领导坐的那种豪华轿车啊,会不会是他们呢?

,

正想着,车在小楼前停下了,妈妈上前去看,只见两辆车上共下来了七、八

,

个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为首的一个和妈妈热地打起了招呼,我仔

,

细一看,那不是我们学校的张校长吗?果然来头不小啊!

,

我听见妈妈说:「张校长你好啊!今天怎么坐这车来了?」

,

张校长说:「呵呵,还不是怕被人发现,特意租了两辆旧面包车,这样不会

,

引人注意嘛!哈哈哈……」

,

其他领导也附和着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说:「还是张校长想得最周到了。呵

,

呵!」我一看,这不是教务处的处长么?

,

在他们说话时,我把每个领导都看清了,一共有七个人,他们是张校长、王

,

副校长、吴副校长、校党委韩书记、校研究生部袁部长、教务处处长,还有一

,

个我最熟悉,是校工会金主席,女工委就是他管的,我在行政楼常看见他。

,

校长问妈妈:「于主任,都准备好了吗?」

,

妈妈说:「都准备好了,张校长,你放心吧,一定彩!」

,

张校长又呵呵地笑了起来:「你可是由我们金主席亲自提拔的,听他说你业

,

务水平很高嘛!」

,

金主席走过来说:「是啊,于主任工作一直令人很意的,张校长你就等着

,

好好享受吧!」

,

「哈哈哈……」张校长又笑了起来,看来他今天很开心。

,

韩书记好像不怎么多话,对张校长说:「老张啊,别光顾着说话了,我们

,

都进去吧,免得在外面被人……」

,

张校长说:「哦,是是是,我们都进去吧!」

,

妈妈开了门,领着七位校领导进去了,门后面传来了锁门的声音。我在那

,

里等了五分钟,估计他们都进去了以后,才偷偷地从窗户爬了进去,走上二楼,

,

楼道里没有人,一定是都进房间了。

,

我伏在后门边,从门缝里看去,果然八个老师和七个领导都进去了。他们正

,

在聊天,我也没仔细听,都是讲一些吃药方面的事,领导们年纪都有些大了,做

,

这种事吃药也不足为怪,何况今天的刺激这么大。

,

妈妈和女老师都了衣服、鞋子,看来都准备好了。

,

领导们又说了一会儿话,张校长搓搓手说:「大家看看,可以开始了吗?」

,

看来他有些按捺不住了。张校长才过四十,近年来年轻有为,应该是比

,

较旺盛才对。其他领导表示可以进行了,看来都有些兴奋了。

,

妈妈走过来说:「只要张校长一句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

张校长说:「那就开始吧!」

,

七位领导坐在了沙发椅上,校长说:「于主任,开始吧!」

,

妈妈站在七位老师前,笑着说:「下面请各位领导欣赏我们女工委老师带来

,

的集体衣服表演!」各位领导拍了几下手。

,

妈妈按下了录音机的开关,几秒钟后,激的摇乐喷涌而出,那音乐我再

,

熟悉不过了,最近天天听的。随着音乐声,她们做着各种极其挑逗的作,跟排

,

练时的一样,最后内衣内全部光了,八个风韵的体晃着,每个人都很投

,

入。

,

领导们也有些坐不住了,一会儿就有人一件衣服,衣舞跳完,个个都变

,

成轻装上阵。张校长又带头鼓掌,大家纷纷表示意,个个都面红光的。

,

妈妈又走上前说:「下面请欣赏各位老师的激演唱!」

,

只见音乐系的关老师换了一盘磁带,播出了民歌,那不是妈妈最喜欢的《好

,

日子》吗?难怪她这几天一直在听。

,

妈妈站在前面,一丝不挂地唱完了整首歌,其他七个老师也没有穿衣服,而

,

是手牵手站在那里,整齐地左右摇晃着,作为伴舞,每唱一会儿还要转过去,

,

好让领导们前面后面都看个够。我看见几乎每个领导都有意无意地把手放到自己

,

下处,是个正常的人都会有反应的。

,

妈妈唱完后,加入了伴舞的行列,换上了李老师,就这样每个老师都体唱

,

了一首拿手的民歌。她们唱得都不错,各个领导听得津津有味的。

,

八位老师唱完后,妈妈又上前说:「下面就是各领导和女工委的老师流,

,

可以是任何形式的男女流。」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已经微微有些红了,不

,

知是热还是觉难以启齿:「请领导先选择流的对象。」

,

大家都叫校长先选,校长笑笑说:「那我就选于主任吧!呵呵!」后面六位

,

领导也各自选了一位老师。最后还有王俐莎老师没有被选,大家都谦让道:「还

,

是给校长吧!」校长推辞不过,答应了。

,

激的流开始了,我看着妈妈、王老师和张校长那一对。妈妈笑着说:

,

「张校长,这里这么热,我看您还是把子了吧!」

,

张校长说:「好!好!」说着掉了长和秋放在一边。他里面穿了一条

,

平角短,没什么特别的,巴把短撑了起来,上面还有一点水渍.

,

妈妈说:「张校长,要不,你站起来,我来给你那个……王老师在后面帮你

,

推一下?」妈妈还是比较保守一点,没有把那个说出来。

,

张校长说:「好啊!」他站了起来,王老师走到他后,双手搭在校长的肩

,

膀上,子贴着背脊推了起来,张校长下面更挺了。

,

妈妈蹲下来,看着校长,张校长笑着点点头,妈妈慢慢下了他的内,张

,

校长的巴还算比较大的,也比较硬,看来他体质还不错.

,

妈妈握住了他的巴,轻轻地搓弄了起来,张校长一副很爽的样子,不住地

,

称赞:「嗯,于主任的手真能干,难怪金主席老是称赞你,真不错!王老师推得

,

也不错,你们都做得很舒服。」妈妈和王老师都笑笑,继续为校长服务。

,

其他几位老师也开始了工作,都在为领导搓巴,领导则在老师的体上

,

来去。韩书记年纪最大,有五十多岁了,可能那方面不太好,李媛老师帮他搓

,

了好一会儿还是半不硬的。李老师为了让帮他硬起来,已经开始用推和舌头

,

舔了。

,

妈妈又帮张校长手了一会儿,一边还不时地看着校长,问他舒不舒服,以

,

此来刺激他。我看见张校长半闭着眼,享受着手推和推的快。

,

房间里渐渐传出了女人的叫声,的气氛越来越浓烈了,有几个老师已

,

经把领导的巴放进了嘴里,我专注于看妈妈那一对,无暇仔细看别人的景。

,

妈妈小声地问:「张校长,要不要我用嘴帮你做一下?」

,

校长说:「好啊!那就烦你了,于主任。」

,

「到这时候还要客气,领导到底是和普通人做事不一样啊!」我心里想。

,

妈妈出了舌头,轻轻地舔着校长的头,同时自己也发出了叫声,听起

,

来无比诱人。张校长也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声音。

,

头舔了十几圈后,妈妈直接把巴含进了嘴里,前后套着,速度由慢至

,

快。张校长的叫声更大了,双手还不停地按着他*的头,让她吸得更深一点,妈

,

妈也顺从地把他的巴连根没入口中,还不断地加大来回吐的频率,像a片中

,

的女人一样,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在后面的王老师也一边推一

,

边在校长的耳边着,很是配合。

,

剧烈口了一会儿,校长忽然说:「于主任,我……我要……」说着只见妈

,

妈的嘴停止不了,但是巴还含在口中,张校长「啊啊」地叫了两声,妈妈等

,

了一下,又缓缓吸了几下。

,

「难道……」我想。

,

这时妈妈吐出了巴,只见上面沾了白色的,张校长居然直接在

,

妈妈嘴里了!

,

张校长说:「于主任,不好意思,我没来得及就……」妈妈闭口不作声,做

,

了几下的作,看来她把进去了!

,

然后妈妈说:「没关系,张校长,让你在嘴里是应该的,那样更舒服。我

,

来帮你舔干净吧!」说着她用舌头把校长头上残留的舔得干干静静的。

,

这时我又听见男人的高叫声,我一看是金主任也了,他把在了庞老

,

师的脸上。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激烈了,大家都放开了去玩。

,

校长缓了一会儿,说:「于主任,你的口真不错!真的很到位!」妈妈笑

,

笑没说话。

,

张校长蹲下来,了把他*的说:「于主任,你的不错嘛!来,站

,

起来。」妈妈顺从地站起来,校长示意妈妈转过去。

,

校长突然想起还有王老师,回头笑笑说:「王老师,你的房真的很舒服,

,

谢谢你!现在你可以去为其他领导服务了,让他们也爽一下吧!」

,

王老师笑笑说:「谢谢校长!好的!」她去问其他领导是否需要两个人的服

,

务,教务处的处长接受了,她又用大子帮处长推起了巴。

,

校长回过头来,双手弄着他*的,不停地「啧啧」称赞着:「嗯,真

,

不错,又大又圆,比我家那个干瘪的不知好了多少倍!」

,

妈妈迎合着:「嗯,难得玩一次,校长你不要客气啊!尽管弄!」

,

校长居然一头埋入了他*的大中,疯狂地舔着,甚至还咬了几下,看来

,

他是太喜欢他*的大了,这也难怪,我看到他*的,巴也会硬一硬。

,

校长尽地玩弄了一阵,渐渐向他*的屄转移,他一边着,一边把手

,

绕到前面他*的毛,妈妈则用手弄着自己的大子,大声地叫着,显出

,

一种很爽的样子,不知是真爽还是为了迎合校长而故意叫的。

,

校长玩够了,又示意妈妈转过来面向着他,看来他要玩屄了。妈妈自己

,

把双腿分得开开的,把屄向前挺着,就像跳衣舞时那样,样子诱人极了!

,

张校长将头埋入他*的双腿间,出舌头对他*的屄就是一阵乱舔,他*的

,

叫声更大了:「张校长……你……舔得太舒服啦……啊……嗯……嗯……我不

,

行了……好……好舒服……啊……啊……」

,

张校长也很舒服,不住地称赞:「于主任,你的屄好美,很好吃,比我老婆

,

的好玩多了!」

,

我看见他*的屄里流出了许多水,张校长贪婪地吮吸着,就像那是圣水一

,

般,不一会儿,他嘴角上已经沾了白的水。

,

舔了好一会儿,我看见张校长开始把手向自己的巴,我看到那里已经明

,

显地硬起来了。他突然站起来说:「来,于主任,帮我搓。」就拉过他*的手放

,

在自己的巴上。

,

妈妈问:「用嘴还是用手?」张校长说:「不,用那里.

,

」他指指他*的大

,

。

,

这时他*的子因为兴奋而变得更坚挺了,张校长弄了几下,把起的

,

头含入口中一阵舔吸,双手还不住地他*的和屄,手指还不住地往屄里

,

抠,妈妈好像有些受不了了,轻轻地抓住校长的手说:「张校长,那里……那里

,

轻一点,嗯……」

,

不一会儿,张校长也受不了了,停止了吮吸,示意妈妈蹲下来,妈妈心领神

,

会地把张校长的巴在自己的双之间,用力按紧,上下搓起来。张校长目

,

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作,眼中放出无限足的光。

,

推了十分钟,张校长说:「于主任,你推得太好了,我们开始做那个吧!

,

你在下面。」妈妈立即躺在地上,双腿分得开开的,把大屄对着张校长.

,

,

校长蹲下来,对准他*的屄就是猛地一,连根没入了。他居然不戴套!

,

妈妈「啊」地一叫,张校长显得更兴奋了,开始由慢至快,深深浅浅地抽

,

起来,和a片中看到的一样,也没什么特别的。他搞得很投入,一直没有说话,

,

看来很享受他*的大屄。

,

了十多分钟,张校长还没,看来体质还不错.

,

他把巴拿出,说:「于

,

主任,从后面来一下。」妈妈有点吃力地爬起来,双手搭在沙发上,把高高

,

地起。

,

张校长还是没多说话,掰开他*的就是一阵疯狂的猛抽猛,他*的

,

体在他撞击下一前一后地晃着,嘴里发出了很大的叫声。这时我注意到房间

,

里的男女叫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每个领导都在干着下的女老师,我简直

,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与a片中看到的群场面已无异了。

,

再看张校长的时候,他抱着他*的腰,在一阵极其剧烈的抽之后停住不

,

了,大口地喘着气,看来是了。果然,他抽出了巴,上面沾着白色的

,

和水,从他*的屄中也淌出了,看来道已经被灌了。妈妈有些无

,

力地坐在地上,还把张校长的巴舔得干干净净.

,

张校长显得很意,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声音太小我没听见。每个老师

,

和领导搞完后,还进行了换,妈妈先后和吴副校长、袁部长和教务处的处长

,

搞过,过程都差不多,这里就不再详述了。其中袁部长喜欢,她在了妈妈

,

的后门里.

,

他们一共乱了几个小时,最后每个人都疲力尽了,地上到处是衣服、

,

子和卫生纸,大家都尽地释放了自己的.

,

走的时候张校长和其他领导都对

,

女工委的工作赞不绝口,特别是夸妈妈安排得好,做得也非常舒服。最后校长给

,

每个老师发了一个红包。

,

天都快黑了,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才离去,看来还意犹未尽.

,

我偷偷地跑到

,

三楼,看着他们全部离开后才爬出去,真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在我的眼皮地下发生

,

了。

,

从此我对妈妈和她的同事以及校领导的态度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人的

,

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雯雅婷动画】【女干部们的情色表演】 -不相信这是真的【探探】